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欽定八旗通志 > 欽定八旗通志 卷二百二


[216-1a]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八旗通志卷二百二
  人物志八十二
   大臣傳六十八漢軍鑲白旗二馮屈盡美蕭張問/政 白如梅 國相 永藻
    白潢/ 沈廷正/ 劉輝祖/
    屈盡美
   屈盡美漢軍鑲白旗人由廕生補佐領順治九年
   授兵部啟心郎十八年六月遷大理寺少卿七月
[216-1b]
   遷宏文院學士十月授廣西巡撫康熙二年六月
   疏言粤西兵燹後人民稀少武藝未嫻請停癸夘
   科武鄉試
允之十二月擢廣西總督是時平樂府猺獞流劫富川恭
   城修仁荔浦四縣三年六月盡美攻谷塘下井諸
   寨擒斬二千餘又𠞰恭城縣毛塘等猺分攻鳯頭
   牛尾諸寨檄湖廣兵堵截清溪源口盡美率兵由
   石口寨進賊敗遁擒逆首黄天貴諸寨相率降九
[216-2a]
   月令監軍道黄惟鍛攻修仁縣古西猺寨誘擒賊
   首廖萬千移師擊永福縣六貢窠賊周晚並妖賊
   李太平斬之進𠞰南隘街村及八排巴山村皆捷
   賊悉平四年裁缺回京候補六年六月授漕運總
   督七月疏言現裁推官漕糧乏員監兑臣已通行
   各省令知府監兊以速漕務
上以盡美不請㫖擅通行下部察議部議於同知通判内
   斟酌委用盡美降二級准抵尋疏言楚省有漕府
[216-2b]
   分同知均有清軍及經收厰税責糧務乃通判職
   司應専責監兑從之七年江西巡撫董衛國奏嵗
   暮回空糧舡未到兑糧必致遲悞
上令盡美明白回奏尋奏運糧河道變遷始則清口被淤
   繼則淮水漲發又黄家觜駱馬湖等處稽阻致糧
   船遲到現促即日南下八年衛國復疏報上屆尾
   運船隻至今仍未盡到新漕不能依限過淮部議
   盡美遲悞降三級調用得
[216-3a]
㫖依議解任未補官卒
    張問政
   張問政漢軍鑲白旗人順治九年由貢士授直𨽻
   唐縣知縣十三年行取以御史用十五年八月補
   河南道御史十一月
命巡按廣東十六年九月疏言廣東烟瘴之域文武視為
   畏途致委署濫而吏治日淆查衞所守備千總屯
   糧責任攸闗現在部選到任者十八員未任者一
[216-3b]
   員委署者十六員至香山等十五所則現缺無官
   請
勅部將選補各員早令赴任庶委員可撤軍糈不誤又疏
   言兵以衛民民以養兵廣東兵驕潮州駐防為甚
   一年兩次戍守倐換倐更兵民日成水火鎮臣許
   爾顯莅任後約束嚴明兵民相帖臣抵潮郡士民
   懇留該鎮皆謂防兵少一畨更換民獲無窮休息
   是知該鎮久駐不但潮民稱便凡經過州邑並受
[216-4a]
   其福現經平南王尚可喜題定一年一換請嗣後
   三年一換以綏靖地方均下部議行十七年四月
   疏言鹽餉闗係軍需分毫難容逋欠查富賀一埠
   餉納廣東商居廣西營商張標等倚總兵馬雄勢
   逋餉三年致鹽道鹽司莫可追求在張標等固法
   無可貸而馬雄以封疆大臣庇奸抗課祈
勅部嚴追以懲積玩得
㫖張標等提問馬雄降二級留任康熙二年
[216-4b]
命巡視兩淮鹽政尋奉
㫖内陞以正四品銜食俸借補湖廣道御史十二年六月
   遷光禄寺少卿八月轉大理寺寺丞九月遷大理
   寺少卿十八年五月遷太僕寺卿七月遷通政使
   八月擢工部右侍郎疏言前因兵餉不繼開例捐
   納道員以上定例不准捐復獨廢黜知府許援例
   復職自開此例部選還職不一其人有甫經革職
   即納銀候選者名為急公實則馳心名利之場借
[216-5a]
   此營私取償於下吏及百姓耳雖未敢必其全屬
   不肖然前無可取後復何效貪汚既足敗檢庸懦
   亦堪誤事請嗣後降調知府援例復職試其才猷
   量予同知等缺三年無過方予陞轉其革職知府
   祗許降捐同知既不没急公之義復不輕方面之
   任飭官方清吏治似為有益部議知府係州縣表
   率其因公降級者仍准捐納還級以原官用革職
   概不准捐從之十九年因病乞休
[216-5b]
諭解任調理二十年卒
賜祭葬如例
    白如梅子色純/
   白如梅漢軍鑲白旗人初任佐領順治十一年正
   月授督捕右理事官十月遷都察院左僉都御史
   十二年十二月授山西巡撫十三年四月疏言外
   省大吏亷訪屬員劣蹟去之惟恐不速原非先審
   而後劾及由按察司轉行府㕔各官逐欵研訊須
[216-6a]
   證據明確乃得定案斷不能事事與原㕘相合故
   督㕘撫審撫㕘督審不令原㕘者究擬所以防流
   弊也乃在外讞牘例係通詳必待原㕘者批允方
   得繕疏未免强求情節符合駁而又駁請嗣後惟
   許承
㫖究擬者核詳定案原㕘上司不得批駁果見有徇庇開
   脱情弊另行據實糾㕘將承問及批允之官議處
   則苛求絶而讞擬公矣疏下部議如所請十七年
[216-6b]
   以督催協濟陜西四川兵餉加兵部尚書銜又以
   協濟雲南四川兵餉全行起解加太子少保十八
   年六月疏言陽和巨鎮僅一守備難資彈壓請以
   新平㕘將更調朔州為雲西極邊請以馬邑守備
   移駐天成陽和二衛屯糧舊多逋欠應令中路通
   判移駐陽和稽屯清餉又言晉省鑄錢向於太原
   平陽潞安汾州設爐十座大同設爐二十座多少
   不均請減大同爐座之半増入省城庶不致此贏
[216-7a]
   彼絀矣疏並下部議行九月擢陜西總督康熙四
   年五月裁併山西總督於陜西即以如梅任之是
   年冬厄魯特台吉阿喇納所屬䝉古越定𦍑廟邊
   界逰牧山丹衛遊擊房玉柱理諭不從率兵驅逐
   衆䝉古抗鬭傷害我兵十數人我兵合擊乃遁去
   鎗斃及斬死者二百餘人獲馬二百餘牛羊千餘
   如梅疏報不言我兵陣亡及陣獲馬匹牲畜而僅
   云互如對敵殺傷蒙古三十餘人五年九月
[216-7b]
上察知其事
勅理藩院遣官以所獲牲畜給還䝉古台吉阿喇納
恩卹陣亡受傷兵丁下部察議如梅隠諱罪應革職任
命留太子少保革去總督十五年九月卒子色純初任内
   院副理事官順治二年遷刑部啟心郎九年遷𢎞
   文院學士充纂修
太宗文皇帝實録副總裁官十一年充順天鄉試正考官
   擢吏部侍郎十三年四月以員外郎朱世徳司𣙜
[216-8a]
   河西務虧缺税銀吏户二部援
恩赦免議部臣並坐瞻徇色純罷任六月起秘書院學士
   明年充
  經筵講官十五年遷禮部侍郎兼文華殿學士十七
   年六月
命署河道總督色純以祖玉銘老病疏辭八月授總督倉
   場侍郎康熙二年考滿加工部尚書銜仍督倉場
   事四年至七年屢以漕糧全完予紀録八年八月
[216-8b]
上以前此鰲拜輔政時薦劾不公
特詔舉行察典以色純不孚衆論
命降二級隨旗行走十三年七月起為江西巡撫時逆藩
   吳三桂耿精忠反賊黨分道窺伺江西色純既之
   任疏言逆賊逼脅良民割去髮辮意謂
天兵所到必以無辮加罪因而鼓惑人心負嵎死守若得
明勅領兵將弁專戮抗拒賊人其愚懦之民被脅割辮者
   概行寛免則脱歸恐後不為賊用矣至逆賊屯聚
[216-9a]
   多在城池村莊之外敗竄後所留悉是良民宜令
   無所驚怖被賊擄掠子女許各認領並免收繫疏
   下兵部議行十二月色純遣逰擊李天柱敗精忠
   偽將王九萬等於㑹昌又敗之湖城擒偽副將楊
   權又遣逰擊田振敗賊西塘擒偽都司鍾喜泰等
   十四年二月遣天柱敗三桂偽將陳昇於湯村復
   龍泉縣又遣同知顧岱宣諭興國瑞金雩都諸土
   賊降其魁謝吉祥曾鳳謝大全等十一月卒於官
[216-9b]
賜祭葬如例諡勤僖二十三年正月
上諭大學士等曰督撫乃封疆大臣通省民命所闗
世祖皇帝時所用者尚屬循良逮至輔臣時用張長庚白
 如梅張自徳賈漢復屈盡美韓世琦等匪人致百姓困
 苦已極今相沿成習尚未盡改現在浙江湖廣總督江
 寧巡撫員缺必擇賢能補授方於地方有濟十二月
諭八旗漢軍都統等曰國家自
祖宗定鼎以來委任漢軍官員與滿洲一體其中頗有宣
[216-10a]
 猷効力者如孟喬芳張存仁輩朝廷亦得其用比年漢
 軍居官者大不如初每赴外任多㩦傔從汰侈麋費惟
 務黷貨累民恣肆放逸未能謹守法度如張長庚賈漢
 復白色純等不可勝舉屢加申飭尚多因循未見改轍
 兹者巡行江南衆口一辭稱江寧知府于成龍清亷愛
 民朕已超遷為安徽按察使又特召其父賞賜以示褒
 美亷吏至意凡爾八旗漢軍自今以後悉宜洗心滌慮
 痛除舊習或子弟官守在外宜各貽書訓勉果有潔已
[216-10b]
 愛民如于成龍者朕立行擢用如猶怙非不悛國有常
 法不能為此輩貸也三十三年三月復
諭大學士等曰從前總督張長庚屈盡美巡撫白色純韓
 世𤦺等居官不善不數年間子孫窮困由此觀之徒貽
 惡名此輩所貪取者今安在哉
    馮國相
   馮國相漢軍鑲白旗人父有功
太宗文皇帝崇徳八年從征明中後所前屯衛凱旋授佐
[216-11a]
   領順治元年隨都統葉臣征山西以紅衣礟攻克
   太原城二年隨都統金礪征湖廣撃敗偽總兵馬
   進忠於武昌獲賊船十有三敘功予雲騎尉世職
   五年授杭州協領七年九年疊遇
恩詔晉世職至三等輕車都尉十八年卒國相襲職康熙
   十三年吳三桂叛據湖南國相隨順承郡王勒爾
   錦往征賊將陶繼智劉之復等犯宜昌國相領隊
   發礟撃郤賊衆尋隨貝勒察尼敗賊於岳州十八
[216-11b]
   年正月隨都統根特敗賊虎渡口遂進征灃州常
   徳屢立戰功十九年凱旋授佐領尋授㕘領三十
   年十二月擢鑲白旗漢軍副都統三十四年調右
   衛左翼副都統時噶爾丹侵擾邊境國相率兵至
   阿爾蘇台偵賊聲息明年
上親征駐蹕克嚕倫河國相運礟至軍前即隨撫逺大將
   軍費揚古等由西路督兵敗賊於昭莫多俘獲無
   算是年冬還京授鑲白旗漢軍副都統三十六年
[216-12a]
   叙功予雲騎尉世職合所襲之職為二等輕車都
   尉尋調鑲黄旗漢軍副都統四十一年擢正藍旗
   漢軍都統五十七年十月卒
賜祭葬如例子毅襲騎都尉六十年由㕘領授廣州副都
   統明年擢廣東提督雍正元年十月卒於官祭𦵏
   如例子瀚襲騎都尉三年四月
上以八旗公庫事務惟國相辦理時綜計眀析下部議叙
   於現襲之騎都尉加一雲騎尉十年九月
[216-12b]
諭九卿曰原任都統馮國相謹慎小心樸誠自矢服官辦
 事從無過愆向來各旗公庫俱有虧空惟馮國相所管
 正藍旗全無欠缺此即其出納謹嚴操守潔清之明騐
 伊係朕藩邸之人知之有素應否入賢良祠㑹議具奏
   尋九卿以詳考事實洵為賢良大臣允宜入祠議
   行乾隆元年
 詔九卿核議已祀賢良諸臣之應追諡者列奏
 賜國相諡曰桓僖
[216-13a]
   蕭永藻
  蕭永藻漢軍鑲白旗人父養元管佐領永藻由廕
  生補刑部筆帖式康熙十六年六月授内閣中書
  十七年四月遷禮部員外郎襲管佐領二十四年
  八月遷郎中二十七年監督湖口闗税務尋授御
  史二十八年八月遷内閣侍讀學士三十四年七
  月遷順天府尹三十五年十二月擢廣東巡撫三
  十七年三月疏言開爐鼓鑄原為便於兵民而設
[216-13b]
  粤東偏在海隅用錢無多開鑄將及三年錢文倍
  增錢價益減現在每千市價三錢二三分不等兵
  丁月餉按定例而支照市價而用已屬苦累距省
  遥逺各營搬運需費領一兩之錢不及數錢之用
  民間亦因錢價日減貨物難行請暫停鼓鑄從之
  八月疏言鼔鑄雖停其局内存錢照舊塔放兵餉
  自夏徂秋錢價更賤兵丁月餉無幾請即支給全
  銀俾有實濟俟錢價稍昻再行搭放十一月疏言
[216-14a]
   兩廣鹽政沈愷曾一年差滿請展限一年俾清理
   積年未完課銀五十餘萬兩未銷鹽引一百餘萬
   道部議並従所請三十八年十月疏言開山掘礦
   招集多人羣聚一方良莠混雜臣受事之初再三
   飭禁近有長寧縣匪徒集衆私採臣即飭恵潮道
   察究完結知縣尤鵬翔不先通報請
勅部議處下部議革鵬翔職三十九年正月疏言廣州府
   屬之南海畨禺東莞新㑹四縣幅遼濶逼近海
[216-14b]
   洋最為難治必須選調賢能前撫臣髙承爵選員
   請調南海東莞部議二縣不在欠糧難完應調之
   列未准行臣思在昔荒逃甫復故止就欠糧議調
   今遷復日久不患民賦逋欠而患盜賊未弭請以
   清逺乳源茂名海豐知縣張象乾姚炳坤錢以塏
   白章調補南海畨禺東莞新㑹四縣得
㫖如所請行後不為例十二月給事巾湯右曾疏劾永藻
   與總督石琳于瓊州府屬擾害黎峝致黎人争鬬
[216-15a]
   事遲至一載始行具題其交相徇庇可知縱貪殘
   之屬員朘民漁利吏治安得不敝民生安得不困
   民生既困遂為盜賊如在海則有電白陽江在山
   則有英徳翁源及普寧縣富美寨等處横行刦掠
   雖經𠞰滅而民間受害已多不知平日之察吏安
   民者奚在也
上遂調廣西巡撫彭鵬至廣東永藻調廣西仍
命回奏下部察議應降二級調用得
[216-15b]
㫖從寛留任四十年三月入

諭曰彭鵬在廣西居官甚好爾可效彼所行爾在廣東時
 盜案甚多牽連數百人俱罹法網近復有黎人之事爾
 居官果善豈致如此爾所薦人亦未必賢嗣後但當擇
 清亷者舉之居官既亷辦事自善即錢糧稍有未完百
 姓自為彼勉力急公也爾其識之先是彭鵬疏請禁革
   廣西私派積弊
[216-16a]
上命永藻察奏十一月疏言粤西向因軍興差役浩繁費
   無所出從田糧加派銀兩迨承平後士民倡議照
   糧攤派以應公務名曰均平相沿已久是以前撫
   臣題請禁革臣莅任伊始即屏絶餽贈嚴飭所屬
   不許於正供外妄派絲毫竊恐愚民易於蠱惑不
   肖有司仍蹈故轍乞
勅部行文勒石嚴禁以垂永乆至布政使派修衙署銀係
   各屬自捐惟左州知州劉正國私派民間銀八十
[216-16b]
   兩應議罪其巡撫衙署所有鋪陳器具僉稱在省
   司道府凑集供應非出派捐臣已盡數發還謹一
   併題明事下部議如所請劉正國革職逮問四十
   一年五月疏言粤西僻處邊陲猺獞雜處而南寧
   太平慶逺思恩四府地接交夷兼轄土州縣司峝
   寨五十餘處尤為難治前經九卿議定四府屬員
   缺擇桂林平樂等府品級相當者調補三年俸滿
   陞用惟是南太慶恩四府㕔州縣共二十九員桂
[216-17a]
   林平樂等五府知縣以上共五十八員當奉行之
   始尚有久任之員可以選擇迄今一十六年除調
   補劾陞任病休外多係任事日淺才守未知即
   有久任者亦係循分供職與選擇調補之例不符
   前撫臣彭鵬于調補各員恐以地方之美惡為趨
   避酌一掣籖之法實屬至公嗣後四府官員缺出
   應仍以五府内之亷能者掣簽調補如無可調之
   員請
[216-17b]
㫖特簡補授
上是其言下部議從之四十五年四月内遷兵部右侍郎
   時湖廣總督石文晟疏劾容美土司田舜年違制
   不法各欵
上命左都御史梅鋗内閣學士二格㑹審與文晟異議復
命永藻與大學士席哈納侍郎張廷樞往湖南察審還奏
   舜年已故被控僣越各欵俱虚誣控之向久忠等
   擬罪如律文晟不能詳察草率題應議處從之
[216-18a]
   四十六年正月擢都察院左都御史九月遷兵部
   部尚書四十八年十二月
命同副都御史王度昭往湖南察審巡撫趙申喬提督俞
   益謨互訐事覆奏益謨違例抽取衡州協兵餉三
   十五名致兵丁缺額應革職所訐申喬貪虐各欵
   俱不實但申喬每事刻意苛求失大臣體亦應革
   職
詔令益謨休致申喬從寛留任四十九年四月調吏部尚
[216-18b]
   書十一月授文華殿大學士五十六年三月
命在議政處行走六十一年
世宗憲皇帝御極以永藻勤慎亷潔加太子太傅銜
命往馬蘭峪總理
陵寢事務五年十一月宗人府奏閒散宗室廣善
恩給公銜在
陵寢居住越分請
安永藻不行攔阻應革職得
[216-19a]
㫖蕭永藻向來操守甚好每自恃其有操守驕矜偏執諸
 事任意朕因其年逾七旬為舊日大臣加恩優待念
景陵事重特命伊總理且令就閒散之地以頥養暮年正
 所以善全之也乃不知感恩事事推諉瞻徇不實心辦
 理如請安來京不候㫖即去此等疎慢之處甚多惟知
 阿諛允禵以長其傲慢狂肆之罪而其特行條奏者則
 裁汰舊設之官員減去祭祀之乳牛以為節省錢糧之
 計不知大體深負委任著革職仍在
[216-19b]
陵寢地方居住効力七年正月卒年八十有六
    白潢
   白潢漢軍鑲白旗人由筆帖式授内閣中書遷侍
   讀康熙三十九年授福建糧驛道四十二年丁父
   憂四十五年補山東登萊青僉事道四十九年遷
   貴州分守貴東㕘議道五十三年遷貴州按察使
   五十五年擢湖北布政使未赴
命䕶理貴州巡撫五十六年六月改江西布政使七月擢
[216-20a]
   江西巡撫五十七年疏言江西湖口縣闗地形甚
   險兩山揷江夾峙商船候騐停泊虹橋港逼近山
   脚夏秋僅容小船一二百冬春水涸往來報税必
   由梅花洲嘴紆行十餘里過水漲則江湖二流横
   激港口微風即蹈不測惟闗右里許山勢開濶有
   武曲港可容千艘但冬春亦涸請自江岸至港口
   大為挑濬於港口建草壩二以阻淤沙外加排樁
   以固壩根可利停泊商民俱便部議如所請行五
[216-20b]
   十八年疏言江西科第之盛逺勝浙楚康熙三十
   五年奉
㫖増額江西七十五名浙江七十一名湖廣七十名是向
   來中額多於浙楚四十一年浙江湖廣二省以督
   臣郭琇撫臣趙申喬請照江南中額増至八十三
   名江西未經題請不增至五十年
特㫖增直省中額浙楚又各增十六名江西僅增十五名
   近科入場士子多至一萬二千餘人而中額不得
[216-21a]
   比於浙楚通省合詞請題廣額懇
恩將江西鄉試中額照浙楚一例取中疏下部議從之五
   十九年七月疏言州縣因公挪用虧空錢糧請照
   霉爛倉榖例者不論在任解任及分賠之知府能
   於限内全完准其開復如所請行尋因病乞補京
   職授户部右侍郎十月擢兵部尚書六十一年十
   一月
世宗憲皇帝御極
[216-21b]
命潢協辦大學士事務十二月晉
  文華殿大學士潢具疏懇辭
諭曰朕素聞爾居官操守甚好巡撫江西時綏輯地方甚
 有禆益及任兵部尚書清勤恪慎
皇考每加優奬今朕以機務重大資爾料理爾即遵㫖供
 職不必固辭時恭纂
聖祖仁皇帝實録以潢充總裁官雍正元年
賜詩一章有蓼蕭多雨露應及老成人之句三年七月以
[216-22a]
   病乞解任從之先是江西南昌吉安撫州饒州四
   府有落地税銀千三百餘兩各以大使徵收潢以
   官役費浮於税不免苛徵將四處税銀停徵巡撫
   司道公捐銀代完假造商民名冊報部税大使已
   無職掌仍舊設立後任相沿辦理未奏至是江西
   巡撫汪漋奏其事並請裁汰大使
上諭大學士等曰此項税銀不應徵收則白潢當奏請於
聖祖仁皇帝施恩豁免若係應徵則令商民完納何得公
[216-22b]
 捐完課曲市私恩似此沽名邀譽豈人臣事君之道至
 汪漋凡事不能據理而行乃將白潢所行悖理之事奏
 聞冀朕批示爾等同九卿詢問回奏尋奏白潢沽取虚
   名擅變舊例應嚴加議處汪漋妄行凟奏亦應察
   議部議白潢照溺職例革職汪漋降二級調用課
   税仍照舊例徵收税大使不得於額外勒索從之
   乾隆二年潢卒三年九月
上諭原任大學士白潢向在巡撫任内有清廉之名告
[216-23a]
  休後縁事革職今聞病故著給還大學士銜以示優
  待大臣之意
    沈廷正
   沈廷正漢軍鑲白旗人康熙四十一年由筆帖式
   授湖廣羅田知縣四十六年十二月遷陜西商州
   知州五十三年八月遷蘭州府同知雍正元年二
   月遷臨洮知府六月調延安二年七月
上以廷正居官聲名甚好加道銜改西安知府未赴任即
[216-23b]
   擢河南開歸河道三年十二月遷河南按察使嗣
   奏豫省臨河州縣應以黄河為界分管南北以便
   巡防其附近兑漕水次之沿河地方豫為廣貯倉
   糧以濟漕運至丁銀俱按地派徵以廣
皇仁事下部議行四年三月遷福建布政使八月部議廷
   正任延安府時㑹審虧空案限滿擅挪西安貯庫
   銀代完應革職得
㫖沈廷正在豫省開歸道按察使任内聲名俱好從前此
[216-24a]
案乃畏懼年堯勢力逼勒所致並非伊之本意從寛
免革職五年四月奏言閩省倉庫多虧缺督臣髙其倬
  深知陋弊令臣委員查辦閩省捐監積榖通一百
  八十二萬四千二百二十二石除征臺軍需并連
  江水災豁免及㕘追虧空等項外餘各屬貯倉榖
  據稱有累年發糶尚未買補并前任流交現存榖
  價者有碾米給兵尚未徵補者有累任流交民欠
  及發價採買未補者現存貯數合之原額數未及
[216-24b]
  半此倉貯之所以有名無實也平糶原以濟民秋
  收應照數買補無如各屬延緩概存價銀今俱令
  解貯司庫以杜侵挪秋成時發還買補又兵米原
  係地方徵收支放祗縁青黄不接時暫借倉榖碾
  給乃借後任民拖欠以致累年未清今飭所司照
  數徵補不得以完作欠又流交榖價乃累任州縣
  交代倉貯缺額遂折價移交近年榖價稍貴不敷
  買補價雖實貯榖已虚懸更有流交民欠一項據
[216-25a]
   稱發價採買未交累任相沿僅存空領穀無實貯
   以上各項前於三年奏報案内俱皆揑造實貯此
   畨徹底盤查飭令各屬據實具結各道府仍照徃
   年概出實貯印結臣詳明駁換而限期迫屆隨將
   報到榖數彚造草冊呈送督撫經署撫臣毛文銓
   令臣將三年揑報實貯改作四年平糶臣查三年
   揑報實貯榖數一切流交民欠存價未買等項在
   内若改作四年平糶固可符揑報實貯之數然臣
[216-25b]
   何敢改移年分自蹈欺妄各府縣與巡撫通同一
   氣紛紛具報買補將完何從前艱於採買而此時
   如此之易欺飾顯然臣寧受巡撫與屬員之怨不
   敢少有瞻顧據實上陳得
㫖朕原謂毛文銓不妥髙其倬亦慮其偏於善柔爾此奏
 甚屬可嘉秉公正色勉力為之六月
上命常賚為福建巡撫以廣東巡撫楊文乾赴閩㑹同盤
   查廷正即以通省各項倉榖及累年未完正襍錢
[216-26a]
   糧江浙運閩米榖糶賣價銀各數按項造冊徹底
   清理内有虧空那移官侵吏蝕及虚開民欠者通
   詳題㕘仍勒限完補至存庫榖價有多寡之不同
   地方有産榖不産榖之分或往隣省購買或於本
   地採買仍立限運回收貯先後具疏以
聞均䝉
嘉奬十一月擢貴州巡撫六年五月部議廷正於延安府
   任内失察甘泉縣侵蝕給賞老民銀兩應降一級
[216-26b]
   調用得
㫖從寛留任又
諭曰沈廷正任内處分之案甚多朕俱開恩寛宥者因伊
 前在福建布政使任内將通省錢糧倉榖未清之項徹
 底查眀據實陳奏朕遣楊文乾等前往確查始將積年
 虧空盡行清理實係沈廷正陳奏之力朕彼時不將沈
 廷正之奏宣示於衆者因沈廷正現為閩省藩司恐清
 查之員有所瞻顧牽制且藩司專司通省錢糧凡各屬
[216-27a]
未清之項或有干渉沈廷正之處今楊文乾等將各項
清查歸結沈廷正已陞黔撫而福建藩司任内並無絲
毫未清之項實屬不徇情面實心任事之員則朕屢次
加恩寛宥之由理應曉諭内外知之七月疏言布政使
  祖秉圭與臣籌畫糶借倉糧並嚴禁地方官於秋
  收後派民買送米穀事臣自入境時即訪聞黔省
  各府州縣去嵗平糶倉糧減價太多致秋成時官
  民買補維艱又賣糧惟委佐襍官監糶豪棍衙蠧
[216-27b]
  各揑户口争先糴買窮民終日不得顆粒及糴買
  時府州縣親戚家人勾同書吏將戥頭斗面任意
  髙下臣飭各屬親身監糶不致欺隠秋成斷無不
  敷買補之理所有派發民間買送之弊嚴行禁革
  至借給倉糧在祖秉圭謂糶不如借臣愚以為糶
  糧尚有價銀存庫而借糧多係豪衿地棍串通滑
  吏為之誘一二窮民以呈首借領内多假托姓名
  或秋收少薄或經手官陞遷事故藉口延挨虚懸
[216-28a]
   倉儲故青黄不接時只宜平糶不得輕借若地方
   實係歉收窮民嗷嗷待哺無力糴買又應仰體
皇仁一面酌量照例借給一面繕摺奏
聞此暫時權宜非可定例與平糶並行也得
㫖覽借糶二議汝所見是又奏言黔省各路生苗陸續向
   化惟黎平鎮逺平越都匀與楚粤接壤生苗多干
   法紀而八萬古州九股生苗盤踞深山現經按察
   使張廣泗化誨招撫清理疆界臣以張廣泗隨帶
[216-28b]
   出力官兵須加賞賚即投順生苗亦應賞給花紅
   銀牌且張廣泗行營需費甚多請將司庫捐納公
   費銀一千兩以五百為豫備賞賚官兵苗民之用
   以五百給張廣泗為行營盤費
諭速行給與毋遲是月調雲南巡撫仍署貴州巡撫十二
   月疏言前撫臣何世璂奉
勅建龍神祠將祀明臣王守仁之陽明書院移其牌位改
   作神祠查王守仁謫貴州龍場驛丞時講明聖賢
[216-29a]
   之學化民牖俗黔之人士始知誦習詩書臣考之
   記載訪之輿論王守仁實有功名教是以陽明書
   院素為貴州省城士子瞻仰讀書之所請仍其舊
   别建龍神祠宇得
㫖此舉妥協之至何世璂素留心理學伊等皆各立門户
 互相是非若云無心之失何至錯誤若此不必究論俯
 順輿情改建為是七年正月赴雲南任五月疏言曲靖
   府属陸凉州馬厰因上流水漲淹麥臣仰體
[216-29b]
皇上恵愛邊黎至意將馬厰被淹田地應輸本年糧折銀
   一千餘兩免徵奉
㫖當日正以地非沃壤所以作為馬厰也照汝所請料理
   八年六月奏言宣威州新由土司改設州治請設
   學正一員下部議行八月授河東河道總督九月
   遷都察院副都御史仍留河道總督任九年六月
   奏言東省運河堤岸為漕艘往來要津汶上所轄
   之何家壩當汶河西岸蓄水濟運衝刷流沙為南
[216-30a]
   北運河闗鍵因建立年久堤岸潰缺一遇汶漲沙
   流入運劉老石頭二口遂致墊淺澀急須照舊
   整理俾蓄洩有資俟估詳題請修築臣又念黄河
   工程較運河更為緊要今屆伏汛親由曹縣芝麻
   庄一帶查勘各工俱各平稳惟豫省儀封北岸趙
   家寨工程當全黄頂衝現今大溜掃灣直射堤根甚
   為險要星夜防䕶而祥符程家寨工偪近省城最
   為緊要業將北岸開挖引河𨗳溜北徙正在守候
[216-30b]
   開放間北風連作全河勢注南岸臣親率各員駐
   宿引河工所俟水勢漲發風色順利即當相機開放
諭亟宜恪秉誠敬以祈神佑竭力防䕶以盡人事也九月
   調直𨽻河道總督十年二月以病解任回旗閏五
   月卒
    劉輝祖
   劉輝祖漢軍鑲白旗人乾隆二十六年武進士授
   藍翎侍衛三十一年授四川永寧協左營都司三
[216-31a]
  十四年解馬赴雲南軍營三十六年隨征金川由
  西山溝攻喇嘛寺復由東山梁渡河攻卡丫三十
  七年三月敗賊於達烏等處得
㫖優叙尋遷福建建寧鎮標中營逰擊十一月隨大軍
  克甲爾木山梁夜渡河攻西山賊碉輝祖復偕守
  備崔文傑率昭通等兵踰溝破其石卡奉
㫖議叙十二月調陜西黄甫營逰擊三十八年五月遷
  陜西陽平闗㕘將六月賊夜窺我當噶爾拉大營
[216-31b]
  知有備退擾陜兵營輝祖督兵百五十施鎗石力
  戰達旦殺賊八十餘額受石傷事

賞戴孔雀翎擢湖南長沙協副將十一月署甘肅寧夏
  鎮總兵十二月大軍分陳抵格藏橋輝祖隨公奎
  林潜由深嘉卜攻斯第博堵以皮船渡奪木城二
  三十九年三月駐防絨布寨五月
命統領陜西兵六月隨大軍進攻穆谷七月偵賊伏卡
[216-32a]
  卡角山溝亟擊之賊敗入庚額特碉卡輝祖督兵
  分隊誘戰賊匪不出輝祖即駐守穆谷九月賊百
  餘乗雨擾西山梁土把總阿甲所守卡擊走之十
  二月攻賊碉賊潜出箐斷後援至敗遁四十年正
  月賊復出箐迎擊之殺傷甚衆六月攻布咱克分
  賊勢七月卒
諭曰劉輝祖在川省軍營四載帶兵打仗尚屬出力今
 因病身故亦屬可憫著加恩照總兵王萬邦之例交
[216-32b]
 該部議卹具奏尋
賜祭葬入祀昭忠祠
恩廕其子徳陞以巡捕營千總用
 
 
 
 
欽定八旗通志卷二百二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