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欽定八旗通志 > 欽定八旗通志 卷一百七十七


[191-1a]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八旗通志卷一百七十七
 人物志五十七
  大臣傳四十三滿洲正藍旗三/性桂 阿克敦 錫伯/諾岷 陶岱/蘓昌
  明山/
   錫伯
  錫伯滿洲正藍旗人姓𤓰勒佳康熈十四年以䕶
  軍隨前鋒統領穆占討叛鎮王輔臣于平涼時偽
[191-1b]
  總兵髙鼎蔡元據龍州仙逸關列陣于關山河岸
  錫伯先登䧟陣左右衝突身被數創益力戰大敗
  之叙功列頭等賞銀五十兩復隨大軍破平涼城
  外賊于虎山墩王輔臣降進征湖廣十六年隨將
  軍鄂鼐擊賊于洞庭湖舟師進逼君山戰數日賊
  固守岳州不敢出十八年隨將軍林興珠擊賊首
  吳國貴敗之遂復武岡州進克楓木嶺二十年隨
  將軍賚塔敗賊將何繼祖于黄草壩抵雲南城下
[191-2a]
   大將軍彰泰賚塔合兵營歸化寺賊渠吳世璠以
   衆萬餘驅象迎敵官兵分隊進攻錫伯列第二隊
   直前破賊叙功二等賞銀四十兩二十七年由前
   鋒授典儀三十五年隨征噶爾丹三十八年遷驍
   騎校四十七年遷侍衞五十年遷前鋒㕘領六十
   一年授左翼步軍總尉雍正二年加副都統銜食
   俸時青海平定議設將軍副都統于寧夏駐滿洲
   馬步兵三千四百三年二月
[191-2b]
特命錫伯為寧夏將軍領八旗兵由殺虎口經卾爾多斯
   部進横城口六月抵寧夏任七月奏八旗官兵陸
   續到齊沿途水草豐盛兵眷安妥得
㫖錫伯帶領官兵沿途並無擾累生事善為料理甚屬可
 嘉下部議叙加一級四年奏阿拉善谷内地寛可作牧
   厰請將喀朗塢西南至中衞為緑旗牧厰喀朗塢
   東北至石觜子為滿兵牧厰官兵等駝馬按數出
   牧下部知之七年十月以勤慎奉職
[191-3a]
諭加太子少保十一月
諭曰錫伯係征𠞰南省頗著勤勞之人現今大臣中與伊
 相似者甚少而伊復于軍前衝鋒䧟陣得有傷痕簡任
 將軍以來約束兵丁盡職効力為將軍中特出之人可
 給騎都尉世職准襲二次八年十月卒于官奏入得
㫖錫伯居官勤慎老成練達軍前効力著有成勞簡擢寧
 夏將軍撫輯兵民整飭營伍實心黽勉邊疆重地正資
 料理今聞溘逝深為憫惻賞銀一千兩以為䘮事之資
[191-3b]
 靈櫬准入京城大臣侍衞等迎奠下部議䘏
賜祭𦵏如例諡襄壯子喜柱襲騎都尉職
    陶岱
   陶岱滿洲正藍旗人姓𤓰勒佳由主事歴遷户部
   郎中康熈三十三年二月
上以積貯米穀有禆
命截留山東漕米二萬石從天津海運至三岔口交
  盛京户部收貯
[191-4a]
命陶岱督運
諭曰此路易行但不可欲速船户習知水性風勢必須相
 風勢而行毋堅執己見其一路水勢地形詳悉識之此
 路既開日後運米事可無難矣尋遷内閣侍讀學士六
   月擢内閣學士八月山東巡撫桑額疏請以登州
   等處米從天津運三岔口
諭曰前運米至盛京大有禆益學士陶岱現在天津著將
 天津現存米五萬石從海口運至三岔口之處㑹同地
[191-4b]
 方官議奏陶岱以天津現存米四千石榖三萬六千石
   以榖易米不敷五萬石之數議將近河州縣現存
   捐輸米内撥足五萬石運往得
㫖近河州縣糧米著停止起運俟明春河南山東兩省漕
 米到後截留五萬石運送三十五年二月奉
命以海運至
  盛京之米給散科爾沁之貧乏者六月遷户部右侍
   郎尋轉左侍郎三十六年調吏部右侍郎三十七
[191-5a]
   年二月
上以朝鮮告饑籲請于中江開市貿榖
命陶岱運米三萬石往朝鮮以萬石賚之二萬石平糶七
   月疏言臣于四月進中江將賞米萬石分賑其二
   萬石交户部侍郎貝和諾監視貿易國王李焞具
   表謝章下所司
御製海運朝鮮記以紀其事三十八年五月署兩江總督
   八月奏言
[191-5b]
聖主南巡省視惟恐貧民艱食截留漕米十萬石照時價
   減糶又貯十萬石備緩急前因淮揚等處米貴請
   將留貯米動用四萬石照前減糶荷䝉
俞允今淮揚等處小民仍艱粒食且督修河工人等羣聚
   需米甚多請將所餘米六萬石照前減價發糶疏
   入格于部議
特允所請三十九年正月疏免泗州盱眙地丁等項錢糧
   尋授倉場侍郎四十年以漕船由外河運至石壩
[191-6a]
   致抵通遲誤陶岱不將經紀勒索旗丁事審奏部
   議降一級罰俸一年
諭曰陶岱向署兩江總督聲名甚劣既授倉場仍不改前
 轍非可任用之人著降五級隨旗行走尋卒
    性桂
   性桂滿洲正藍旗人姓王氏先世居義州
  國初來歸康熈四十五年性桂由天文生補欽天監
   博士洊授靈臺郎五十九年遷五官正六十年補
[191-6b]
   刑部主事六十一年二月遷禮部員外郎五月授
   監察御史巡視福建鹽政雍正五年遷大理寺卿
   六年三月
命查浙江倉庫錢糧九月奏言臣清查黄岩縣倉庫後就
   近察看鎮標之海門汛并對岸台協之前所汛原
   設將弁防駐陸路並無哨船二處外即重洋内有
   支港請增小快船數隻又海門至黄岩前所至台
   郡每數里應增礮臺營房撥兵駐查凡沿河營汛
[191-7a]
   均照台州寺前橋例設哨船巡緝得
㫖嘉允十一月授都察院左副都御史七年二月擢漕運
   總督三月署浙江總督七月兼署杭州將軍八年
   赴總漕任九月
上命將倉場侍郎岳爾岱總漕張大有議覆巡漕御史苗
   夀等條奏漕船過淮陋規及敬陳管見兩摺交性
   桂議奏尋議漕船陋規等款一幫船到淮原有津
   貼費倘例外苛索私相授受經承計贜論罪旗丁
[191-7b]
   同究處一旗丁倩人造冊奸徒自名冊房串同派
   費應禁革令本幫字識繕冩一過淮時運官親赴
   盤糧㕔投文吏役上號不許留難一漕臣盤驗米
   色攙雜短少即應綑責中軍官稽察行杖人役作
   弊一江浙幫出鎮江口竪桅從前催漕之員就便
   查看未免多事應俟過淮日漕臣親驗揚州三岔
   河係各幫總滙選幹弁彈壓禁止恃强爭先一汛
   地員弁不顧風色水勢混催漕船渡黄者議處踈
[191-8a]
  虞加等治罪一委宿遷營逰擊駐白洋河徐州營
  副將駐臺莊八閘稽查弁兵于逆流添夫輓運不
  得勒詐又議敬陳管見等款一旗丁造船每板薄
  釘稀六七運便杇腐嗣後嚴飭糧道給足料價其
  監造之衞守備及經胥等不得希圖陋規違式仍
  督該丁賠造至漕臣親驗囘空歸次領銀速修接
  運旗丁以杇腐漕艘横觸民船勒詐者革治一各
  衞僉定正副二丁赴次交兌如革丁生監等竄入
[191-8b]
  即究運官失察容隠分别叅處疏入均如所請行
  十年四月授刑部尚書七月調兵部九月復署漕
  運總督十二月奏請截留漕糧四十萬石于蘓松
  等處被灾州縣平糶又疏稱廬屬幫船雖𨽻江北
  較之江寧等處更逺三百餘里又有大江之險原
  定十二月過淮毎致違限情實可原請改限正月
  庶不遲悞領押弁員亦免叅處俱下部議從之十
  一年正月回兵部尚書任六月
[191-9a]
命同内閣學士雙喜往北路軍營協理軍需十三年七月
   辦鄂爾坤糧餉事務八月調補吏部尚書乾隆元
   年仍留鄂爾坤尋患病來京調理
 遣御醫診視三年十一月疏請休致得
 㫖卿才品優長簡任銓衡正資料理覽奏以老病求罷
  情辭懇切著以原官致仕十二年八月卒
 賜祭葬如例諡恭簡
    阿克敦
[191-9b]
   阿克敦滿洲正藍旗人姓章佳康熈四十八年進
   士改庶吉士五十一年授編修五十二年二月充
   河南鄉試副考官十月充
  日講起居注官五十三年十二月
特㫖阿克敦學問好前典試聲名亦好著授侍講學士五
   十五年轉侍讀學士五十六年九月朝鮮國王李
   焞病目遣使來購空青
命阿克敦齎
[191-10a]
賜之十月充
  經筵講官尋遷詹事府詹事五十七年十月擢内閣
   學士六十一年四月朝鮮國王李昀請以其弟李
   昑立為世弟
命阿克敦偕侍衞佛倫往封十月擢兵部右侍郎十一月
   兼翰林院掌院學士時恭纂
聖祖仁皇帝實録
命阿克敦為副總裁雍正元年三月
[191-10b]
恩賜二品廕生四月充
  日講起居注官七月
命專管翰林院掌院學士事尋充
四朝國史副總裁二年五月充
  大清會典副總裁十一月充繙譯鄉試副考官十二
   月
命偕散秩大臣舒魯封李昑為朝鮮國王三年二月充治
   河方畧副總裁七月兼左副都御史十二月授禮
[191-11a]
   部左侍郎仍兼兵部侍郎四年三月充繙譯鄉試
   副考官四月調兵部左侍郎兼國子監祭酒是月
   兩廣總督孔毓珣請
陛見
上命阿克敦往署總督兼署廣州將軍福建汀州府八屬
   例銷粤鹽毓珣奏准汀州府引課知府總其成嵗
   具印領自備鹽價水脚赴潮領運分發八縣協辦
   銷售十二月阿克敦䟽言汀州八屬雍正元年至
[191-11b]
   三年共未完課餉銀四萬九千四百二十八兩請
   仍照前督臣楊琳所奏委官辦理發帑融銷以雍
   正四年為始先完額引方輪舊引帶銷庶免新舊
   混淆其未完銀勒限清部議如所請每年所銷鹽
   觔銀除歸還水脚等項仍儘數解庫又疏言粤省
   瀕海一帶盜賊出没全賴左翼碣石二鎮總兵訓
   練巡防方能安戢聞碣石總兵陳良弼秉心貪黷
   凡漁船出口俱勒陋規㧞補亦多索取左翼總兵
[191-12a]
   藍鳳令二子冒名補把總倚勢累兵似此劣員實
   不宜于重鎮得
㫖據實上奏殊為可嘉現揀擇勝任之人爾即具本題叅
 可也初廣東巡撫楊文乾議將髙要等五縣圍基頂衝
   改築石工次衝改作樁埽計費數十萬金借庫銀
   修築且有開捐之議阿克敦意與相左文乾專摺
   奏請五年正月阿克敦疏言查廣東沿江之髙要
   髙明四會三水南海五縣向有圍基俱係土工開
[191-12b]
   竇建牐以時蓄洩毎年十一月後地方官督率鄉
   民按畝分工加卑培薄民不為苦官無所費至田
   畝間被淹圍基衝决多因江漲但水性不猛非必
   石工樁埽方能抵禦請仍循舊法令地方官農隙
   督民修補倘遇江水驟漲遣員巡查防衝决圍基
   即能保固毋庸改築費帑且無一勞永逸之理得
㫖所奏甚是尋請以廣州肇慶屬圍基專責廣南韶道肇
   髙亷羅道督修與毓珣㑹疏以
[191-13a]
聞下部議行廣西梧州府蒼梧縣之芋莢山産礦沙奸民
   聚黨偷挖經毓珣通緝未獲至是阿克敦嚴飭捕
   獲潘十八潭六等十四名皆有旗械為首之李亞
   展亦于陽江獲訊事
聞奉
諭此案朕時刻繫念今覽此事就緒甚為慰悦四月調吏
   部左侍郎六月署廣東巡撫八月疏劾肇髙㢘羅
   道王士俊侵嵗羡銀千餘兩請徹底清查
[191-13b]
諭曰徹底清查固屬當然但王士俊尚屬有用之員當嚴
 加訓飭令其遷改九月署廣西巡撫十二月疏報廣西
   省雍正四年分民屯田共六十六頃四十五畝有
   竒應徴銀米水田于六年起科旱田于十年起科
   部議如所請先是文乾宻㕘阿克敦于廣南韶道
   林兆惠採買木厰被刦不嚴緝新㑹縣獲盜犯龍
   門營汛被刦軍器均囑令屬員審作竊賊從寛批
   結電白山聚盜多人白日沿刦匿不奏又侵蝕粤
[191-14a]
   海關火耗銀令家人索取暹羅國米船規禮銀請
   查審嚴追又毓珣叅奏阿克敦侵蝕太平關火耗
   銀並請查追六年六月
特㫖阿克敦著革職交孔毓珣楊文乾審奏尋文乾卒八
   月
上特遣通政使留保工部郎中喀爾吉善往㑹毓珣署廣
   東巡撫傅泰嚴訊嗣留保等奏訊阿克敦稱盜犯
   各案承審官審覆是竊非盜並未囑令寛辦又各
[191-14b]
   盜俱經嚴緝因失事未久旋即離署未具題粤海
   太平兩關火耗銀舊規分作司事束修工食並非
   侵隱至内地洋船無票者例繳船禮為雜項公用
   船户葉舜徳係福建人非暹羅米船向有舊規實
   非勒取但均未禁革願賠補等語阿克敦所供究
   屬矯餙除諱盜侵耗輕罪不議外應坐令家人索
   取暹羅米船規禮依律擬絞又因士俊前揭告阿
   克敦袒䕶布政使官達婪贜不行查叅毓珣等遵
[191-15a]
㫖會訊定擬具奏並下部議斬監候七年十二月山東巡
   撫費金吾以䟽濬濟寧嘉祥及江南徐州沛縣水
   道請派員督修
特㫖原任侍郎阿克敦前在廣東任内尚無貪贜犯法等
 情著寛免釋放往河道工程効力以贖前愆九年七月
上以準噶爾擾喀爾喀㳺牧
命撫逺大將軍馬爾賽由阿爾台進𠞰授阿克敦為内閣
   額外學士辦理撫逺大將軍印務十一年十二月
[191-15b]
命阿克敦辦理扎克拜達里克糧餉十二年六月
召還七月西路北路將軍皆言兵力有餘賊勢窮蹙可進
   討
上特遣阿克敦偕侍郎傅鼐副都統羅宻往準噶爾
諭噶爾丹策凌以
寛大之恩開其迷誤畫清邊界不得踰越十三年四月囘
   京奏稱噶爾丹策凌請將哲爾格西喇呼魯蘓為
   我喀爾喀㳺牧地界
[191-16a]
上以阿克敦等奏摺併地圖宻寄北路副將軍策凌詳悉
   定議尋策凌議奏往者喀爾喀㳺牧尚未至哲爾
   格西喇呼魯蘓應如所請行至彼處厄魯特㳺牧
   必以阿爾台山嶺為界若㳺牧逼近防守實難斷
   勿令過山嶺
上從其議閏四月署鑲藍旗滿洲副都統五月署工部右
   侍郎八月充八旗通志副總裁九月
 命守䕶
[191-16b]
泰陵乾隆元年
 恩賜二品廕生二年閏九月管理
泰陵工部事務三年正月噶爾丹策凌遣使求策凌轉奏
   喀爾喀與厄魯特以阿爾台山嶺為界俱照現在
   駐牧
 上以其詞恭順
 命阿克敦為正使偕副使侍衞旺扎爾台吉額黙根齎
 敇往
[191-17a]
諭議定地界十二月阿克敦等率噶爾丹策凌來使哈
  柳自準噶爾囘京奏稱噶爾丹策凌今議定界請
  循布延圖河南以博爾濟昂吉勒圖烏可克嶺噶
  克察為界北以孫多爾庫奎多爾多輝庫奎至哈
  爾竒喇博木喀喇巴爾楚克為界彼處之厄魯特
  毋踰阿爾台山嶺喀爾喀亦祗于扎布堪㳺牧相
  距遼逺庶可兩無牽掣又請進藏煎茶并懇貿易
上以噶爾丹策凌既遵
[191-17b]
㫖定界嗣後近邊居人各安故土更無爭競
允其進蔵煎茶貿易事
欽派大臣與來使哈柳議行是年授工部右侍郎四年
  七月轉左侍郎八月充繙譯㑹試副考官十二月
  充一統志副總裁五年三月調刑部右侍郎尋轉
  左四月教習庶吉士閏六月調吏部左侍郎七月
  充
 經筵講官六年四月協辦步軍統領刑名事務七年
[191-18a]
   三月署正白旗漢軍都統八年六月授鑲藍旗滿
   洲都統十年三月充㑹試正考官五月充
五朝國史副總裁兼翰林院掌院學士六月充
  日講起居注官十一年閏三月擢左都御史兼議政
   處行走五月授刑部尚書十二年八月充順天鄉
   試正考官十三年正月
 命協辦大學士事務四月奉
 㫖不必協辦是月翰林院奏進
[191-18b]
 孝賢皇后冊文繙譯錯誤奉
 㫖此非無心之過文意不通可比且此文留中欲細覽
  交出及看出大不敬背謬之處欲傳㫖詢問則阿克
  敦等皆散去此皆阿克敦因前日解其協辦大學士
  之故心懐怨望且伊于
皇考時獲罪起用朕洊用至尚書數年來實無出衆宣猷
  之處而毎以文學老成自命不得陞用輙懐怏怏阿
  克敦著革職交刑部治罪部議以阿克敦怨望大不
[191-19a]
  敬依律擬斬監候六月奉
㫖阿克敦著照革職留任之例在内閣學士上行走効
 力贖罪仍署工部侍郎事務閏七月
上諭刑部事務𦂳要滿洲尚書員缺朕于各部侍郎内
 詳悉評量或才堪辦事而踐歴未久或才力未充而
 統率非宜一時未得其人阿克敦前雖獲罪尚係舊
 人且其獲罪不因辦理部務錯謬尚可棄瑕録用著
 署刑部尚書是月即以原銜充
[191-19b]
 經筵講官協辦步軍統領衙門刑名事務授鑲白旗
  漢軍都統九月充㑹典館總裁又充清漢篆文副
  總裁十月兼翰林院掌院事務充
 日講起居注官十二月協辦大學士充
 國史館總裁十四年二月以金川平加中外在事諸
  臣秩
諭曰阿克敦久膺委任歴著清勤宜一體加恩以昭風
 勸著加太子少保七月
[191-20a]
上幸木蘭
命留京辦事兼署步軍統領十月
賜紫禁城騎馬十二月
賜御書協中輔治額十五年七月
上巡幸河南
命留京辦事九月兼署左都御史十六年正月署步軍
  統領十九年四月
上以阿克敦七十夀辰
[191-20b]
賜御書賛元錫嘏額五月
上幸
 盛京
命留京辦事二十年正月以目疾請假
上允之
遣太醫診視復經屢次陳情
命以原官致仕二十一年正月卒遺疏上得
㫖阿克敦簡任中外宣力有年上年因患目疾特予致
[191-21a]
  仕俾得安養兾其痊愈今聞溘逝深為軫惻遣散秩
  大臣率同侍衞往奠茶酒賞銀一千兩辦理喪事應
  得䘏典察例具奏尋
 賜祭葬如例諡文勤子阿桂現任大學士以軍功封一
   等誠謀英勇公
    諾岷
   諾岷姓納喇滿洲正藍旗人先世居輝發祖恩國
   泰以習漢書應天聰八年禮部試
[191-21b]
賜舉人崇徳元年入内祕書院辦事順治元年授禮部理
   事官八年擢禮部侍郎洊陟本部尚書十三年四
   月
上以六部堂官不能實心辦理各予降革恩國泰于典禮
   未協降三級留任十五年十二月罷康熈八年八
   月復任工部尚書尋調禮部十年正月以原品致
   仕十二年九月卒
予祭𦵏如例父那敏康熈十八年授三等侍衞二十四年
[191-22a]
   授佐領雍正二年授額外副都統尋署鑲白旗事
   五月授正白旗滿洲副都統六月遷鑲黄旗滿洲
   都統十一年八月卒諾岷由筆帖式授户部主事
   遷本部員外郎中雍正元年三月擢内閣學士兼
   署工部侍郎四月授山西巡撫七月疏言山西連
   遭荒歉兼以虧空纍纍臣奉
命賑恤饑饉查補虧空但州縣任非其人恐民困方甦者
   又致擾累錢糧方清者復被挪移請
[191-22b]
勅部揀選賢能官二十員發晉補用九月又請揀發三十
   員俱䝉
俞允十二月疏言州縣錢糧屢經盤查一時難窮底裡現
   查出虧空尤甚者指名㕘奏其餘各州縣湏通行
   調任令將倉庫互相盤查方能徹底澄清又言前
   任巡撫徳音㕘奏無抵虧空各員均革職留任奈
   不行完補益増虧空應同現查出虧空各員請革
   職者一併勒令離任嚴審查追俱如所請行又疏
[191-23a]
   言山西各營官兵不敷月糧例係折給自行採買
   奈連嵗歉收今夏米價更昂應照時價酌議夏秋
   二季米價太原蒲州大同各營毎石折給銀一兩
   二錢平陽汾州各營一兩五錢右衞殺虎口各營
   一兩一錢暫増數月糧價官民大有裨益部議駁
特㫖允行二年三月疏言太原平陽二府所轄州縣居通
   省三分之二地方遼濶經年不能周其地是以從
   前虧空知府毫無覺察今細察輿圖莫若照直𨽻
[191-23b]
   州之制分轄請將太原府屬之樂平盂縣夀陽分
   𨽻平定州定襄静樂分𨽻忻州五臺崞縣繁峙分
   𨽻代州河曲興縣分𨽻保徳州平陽府屬之臨晉
   榮河萬泉猗氏分𨽻蒲州安邑夏縣平陸芮城垣
   曲分𨽻觧州太平襄陵稷山河津分𨽻綘州蒲縣
   鄉寧分𨽻吉州大寧汾西永和分𨽻隰州一經分
   理則太原平陽所𨽻州縣各止十一地近則易周
   糧少則易核不惟虧空之弊可杜即刑名詞訟亦
[191-24a]
   簡而易理至直𨽻州各有倉庫向無專責恐致侵
   挪請將蒲州解州吉州綘州隰州錢糧就近令河
   東道盤查平定忻州代州保徳州錢糧令雁平道
   盤查其舊設之澤州遼州沁州錢糧令糧驛道盤
   查如通同隱匿失察照議處知府例處分又言山
   西掌印都司專督屯糧兼轄衞所今衞所議裁錢
   糧刑名原屬布按二司兼理請將該都司首領經
   歴裁汰均如所請行直省各官向無養亷州縣俱
[191-24b]
   徴收火耗藉資日用上司所需即取給州縣貪吏
   以此藉口上司曲為容隱弊竇滋多至是諾岷奏
   請將山西一年所得耗銀提解司庫除抵補無著
   虧空外分給各官養亷而山西布政使髙成齡復
   請倣山西之例通行直省
上以剔除積弊必更定法制耗羡必宜歸公養亷湏有定
   額
詔總理王大臣九卿集議㑹各省皆以次奏請議遂定是
[191-25a]
   舉也
上獨申睿斷因時制宜創行萬世良法以諾岷首發其議
諭奬其通權達變于國計民生均有禆益三年正月以病
   乞假
命解任回旗調理先是貝子允禟以罪發往西寜其眷屬
   過山西從人擅毆生員諾岷奏請提審并請將貝
   子允禟
勅交宗人府嚴察治罪後任巡撫伊都立審奏貝子允禟
[191-25b]
   䕶衞烏雅圖等在平定州擅毆生員應請按律治
   罪得
㫖此案内有太監李大成為允禟首領太監豈有不知此
 事之理諾岷審時以李大成患病竟為脱卸遽行發囘
 諾岷係滿都䕶屬下之人滿都䕶與允禟比隣而居原
 屬同黨似有瞻狥强為掩餙諾岷大負朕恩伊都立疎
 忽殊甚仍著伊都立將李大成審出實情具奏嗣經伊
   都立嚴審李大成毆生員事屬實前審時李大成
[191-26a]
  諉以患病不知諾岷即未曾根究其瞻狥開脱屬
  實請交部嚴加議處部議革職十二年九月卒
   蘓昌
  蘓昌滿洲正藍旗人姓伊爾根覺羅祖滿丕官都
  統有傳父蘓保襲雲騎尉康熈五十九年蘓昌由
  監生考取内閣中書雍正七年遷侍讀十二年遷
  浙江道監察御史乾隆元年
命巡察吉林等處二年七月奏請于黑龍江船厰各設
[191-26b]
  理事通判得
㫖允行又言船厰將軍衙門及所屬寧古塔三姓白都
  訥阿爾楚喀刑名案件向俱船厰理刑司審理皆
  本處旗員通清漢文諳律例者甚少審擬罪名多
  與律例不符輾轉駁詰案内干連人犯監禁日久
  非慎重刑名之意請揀在京員外郎主事各一筆
  帖式二往辦事
詔下部議船厰旗民詞訟有通判專管其理刑司員外
[191-27a]
  郎無庸增惟主事由京選補筆帖式由該處選補
  三年襲世管佐領尋轉禮科給事中四年巡視西
  城六年正月署廣西按察使七月調署安徽按察
  使七年實授十年五月丁憂囘旗仍在御史上行
  走十二月補工科給事中十一年正月擢奉天府
  府尹六月奉天各屬被水蘓昌條奏辦賑三事一
  奉天向來辦賑因乏公項脚價無出並不于四鄉
  設厰各屬幅遼濶村民赴城領賑往返數百里
[191-27b]
  情殊可憫請照例分貯米石于四鄉適中之地脚
  價動正項核銷一辦賑胥吏飯食紙筆之費因無
  項可動不無賠墊請酌州縣大小定其名數按日
  給費令不得藉口需索一委員勘灾監賑酌給盤
  費並跟役飯食倘有通同侵欺等弊嚴叅治罪
諭曰所議尚屬可行而實力稽查妥協辦理則汝一人
 之責也勉之九月奏清查㳺民三事一山海關迤北
  至喜峯口一帶邊墻缺處㳺民冒險繞越請咨直
[191-28a]
  𨽻總督古北口提督巡防奉天沿西一帶交錦州
  副都統率該府加謹巡查一内地㳺民出古北喜
  峯等口由八溝塔子溝繞入奉天境内請令總督
  提督轉飭塔子溝通判河屯協副將實力巡查一
  奉天之南金復雄盖四城與山東登萊二府相對
  商㠶私載民人勢所不免奉天甲丁散居屯莊輪
  班赴城供差似難坐守海濱各口又無墩堡請飭
  商船俱于有官兵處停泊上㟁以便稽查如無引
[191-28b]
  票即遞囘原籍下部議行十四年擢廣東巡撫十
  六年署兩廣總督初廣西巡撫舒輅奏于思陵土
  州沿邊種竻竹以杜私越嗣土目頭人等乘勢侵
  夷地夷人不甘土目遽以夷人㧞竹毁墻揑報蘓
  昌檄道府查明押令頭人歸所侵地因奏言鎮安
  太平南寧等府沿邊二千餘里處處界連交阯無
  論種竹難徧設辦理稍疎必致轉滋事端請通查
  及早更正疏入
[191-29a]
上以舒輅輕率舉行下部察議又奏言廣東承辦楠木
  案内各員核减長支銀三萬六千八百兩有竒前
  經奏明勒追不能完者各上司分賠但分賠人員
  有無從著追者請再均派攤賠
諭曰蘓昌此奏非是分賠之例原專為侵貪之員虧蝕
 正帑上司不早為覺察是以責令分賠以專其責成
 耳核減長支已非侵貪可比即謂其不能實力稽查
 估報不行核實亦應令賠所應賠本分而止若又將
[191-29b]
 同賠案内他人應賠之分均攤代賠於情理殊未允
 協且既有他人攤賠將併應賠之員俱稱無力完繳
 徒使案牘紛煩輾轉攤派徒失政體而亦毫無禆益
 前因粤西張永熹一案曾經明晰曉諭今蘓昌仍有
 此奏或他省尚有似此辦理者著通行傳諭知之十
  八年正月以協拏増城逆匪王亮臣不力
諭停其議叙八月奏言瓊州為海外瘠區貧民生計維
  艱查有可墾荒地二百五十餘頃請招民開墾免
[191-30a]
  其陞科
詔如所請十一月
命來京候㫖十九年授吏部侍郎二十年署戸部侍郎
  二十二年兼署工部侍郎二十四年正月署工部
  尚書九月授湖廣總督二十五年疏言辰州協兵
  毎月額支米三斗毎石折銀六錢前經總督孫嘉
  淦以六錢不能買一石題准將停運黔米二萬石
  派給提標等十四標營辰州協毎兵得米一石四
[191-30b]
  斗又每秋預給來年一季米銀餘仍支折色自行
  買食查辰州逼苗疆山多田少米價素昂兵丁嵗
  支米一石四斗及預給一季米銀僅供半年口糧
  其餘額支折色銀毎斗六分一月之銀不敷半月
  之米請借朋扣銀一千五百兩差員往常徳買運
  存俟次年本色支完後按月搭放照原買價於餉
  銀内扣還仍將此銀永逺存留按年買運源源接
  濟得
[191-31a]
㫖如所議行時在籍御史孫紹基指稱與臬司沈作朋
  同官撞騙婪贓蘓昌叅奏抵罪並請
敇部嚴定囘籍之員與督撫有司彼此交接處分部議
  均定為降三級調用二十六年四月疏言湖北徵
  收漕耗除支給旗丁食米餘俱照時價易銀撥充
  咸寧等縣不敷水脚及養亷公用查各官養亷現
  有額定耗羡税銀十五萬有盈無縮其不敷水脚
  亦有各屬所剩水脚銀六千餘兩撥給不須此項
[191-31b]
  耗米變價湖北通省額榖僅五十二萬餘石續又
  增買賑榖四十萬石較他省為少且界連江浙毎
  多撥運協濟若將此項耗米存貯各州縣附入常
  平額榖内則通省嵗可増二萬七千石倉貯漸裕
詔如所請是月蘓昌宻叅巡撫周琬情性乖張奏事多
  倒提年月揜飾已過
上調蘓昌為兩廣總督
命新任湖廣總督愛必達秉公體察愛必達尋奏琬遇
[191-32a]
  事偏執有意與蘓昌掣肘並匿灾徇庇劣員
詔革職赴巴里坤効力二十七年疏言潮州溪河經海
  陽揭陽普寧三縣為閩粤衝衢奸匪剽掠為害請
  於海陽縣屬之鱟門山揭陽縣屬之方坑楓口竹
  橋各設一汛兵八名以四名防汛四名配船查緝
  並撥原防普寧縣外委一員移駐適中之楓口汛
  往來督巡下部議行二十八年七月疏叅碣石鎮
  總兵王陳榮貪黷敗檢得
[191-32b]
㫖革職論罪如律十月加太子太保二十九年正月疏
  言廣東社倉榖前經督臣李侍堯等酌議額貯在
  五千石以上者所餘息榖照廣西例變價解貯備
  賑不及五千者餘息併入額榖内部議准行臣查
  廣東社榖捐自民間與廣西出自常平餘息者不
  同且廣東産米不敷民食社榖自宜多貯以補常
  平不足若因額貯過多即將息榖變價遇嵗歉再
  買給賑是糶於榖賤之時而糴於榖貴之日一石
[191-33a]
  原價不能得五六斗現糧且赴司領銀往市易榖
  䟦渉實多未便請嗣後息榖不拘額數統存州縣
  備賑免其變價解繳庶積榖日充
詔如所請六月調閩浙總督先是蘓昌以廣東鹽運使
  王槩列計典卓薦而槩於署糧道任内浮收倉榖
  虧帑婪贜至是為廣東巡撫明山所劾御史羅暹
  春因劾蘓昌在粤年久不能及早舉發非年老糊
  塗即有意瞻徇况近在同城豈真一無見聞不劾
[191-33b]
  反舉不公不明豈復堪節制海疆
諭曰此奏是失察之咎蘓昌實不能辭至節制海疆乃
 出自朕簡用非御史所當言羅暹春著飭行蘇昌明
 白回奏八月
諭曰前御史羅暹春叅劾蘓昌保舉運使王槩一摺在
 蘓昌於屬員虧帑既漫無覺察又登之卓薦自有應
 得之咎言官據實指叅乃職所應爾是以批諭發京
 初不以為非是特其摺内有若非年老糊塗即屬有
[191-34a]
 意瞻徇措詞忿激㡬於唾罵其意若有必欲甘心於
 蘇昌者踪跡殊為可怪昨閲刑部審擬廣東叅革知
 縣劉紹氾一摺該犯即係與羅暹春江西同鄉而蘇
 昌又即叅處該犯之總督其為藉詞潛行報復實啟
 黨援朋比之風不可不悉心體究創懲以防流弊因
 諭刑部堂官悉心查訊今據奏到羅暹春與劉紹氾
 雖無瞻狥實跡然該御史具摺叅劾不即于蘇昌失
 察原案發抄之時又不於劉紹氾審擬已經定案之
[191-34b]
 後該御史亦自稱形跡之間百喙莫辯等語此等以
 鄉情各酬私怨其事本無實証豈對簿駁詰遽肯輸
 情吐露然亦不值因此即革職審問也封疆大吏果
 有㒺上行私確據臺垣自應據實糾彈顧立言亦自
 有體中外大臣皆經朕簡用茍其事不干大戾即朕
 亦不遽加以斥罵御史雖欲自著風力亦豈得以年
 老大臣盡斥之為糊塗且前如來保今如尹繼善傅
 森陳宏謀諸臣屢經敭厯其齒安得不老而生平奉
[191-35a]
 職無愆豈遂一例槩以衰庸肆為詆訕可乎明季科
 道惡習立幟分門借敢言之號行傾險之謀假公濟
 私無所不至為害甚大我朝百餘年來整綱飭紀朝
 政肅清斷不容有營私搏撃之人復得稍萌故智但
 遏邪防弊持之不可不堅今羅暹春之奏其為劉紹
 氾而發本非有証佐可質而任意詬毁已情見乎詞
 且不先不後之間自供亦無容置喙此而陽為不知
 於人心政事所關非細羅暹春著交部嚴加議處是
[191-35b]
  月蘇昌覆奏自請嚴議並下部議得
㫖蘇昌降五級從寛留任羅暹春從寛免革職加恩以
  主事用三十年
上南巡
御製詩賜之曰楚粤曽宣績浙閩兹撫封外中久敭歴
 聲望益舂容早是心如水應知夀比松自當隨蹕輦
 奕葉本從龍三十一年臺灣淡水㕔屬鱟壳莊民為
  生番焚殺五十餘人同知李浚原詳報不實蘇昌
[191-36a]
  叅奏革職檄按察使余文儀往㑹臺灣鎮派兵嚴
  緝並條奏安戢事宜五款一逼近番界之零星住
  戸悉遷附大莊一民莊酌撥弁兵移駐捍衞一近
  山各莊建望樓嚴守望一禁墾界外荒埔免越界
  滋衅一清查熟畨産業民人不得侵佔得
㫖如所議行三十三年來京
陛見
命在紫禁城内騎馬尋卒
[191-36b]
賜祭葬如例諡慤勤子富綱現任雲貴總督
   明山
  明山滿洲正藍旗人姓伊爾根覺羅雍正五年由
  閑散襲佐領遷叅領縁事革職乾隆十九年
詔給主事銜在軍機處行走旋補戸部主事遷員外郎
  二十年署甘肅寧夏道二十二年遷山西按察使
  二十四年正月遷浙江布政使二十五年奏嚴禁
  窩賭二條一拿獲賭博應將造賣賭具者追出治
[191-37a]
  罪查雍正十三年刑部議准湖南巡撫鍾保條奏
  賭博案内不將造賣人供出即將買有賭具之犯
  照販賣賭具為從例杖一百徒三年後律例館改
  照不應重律杖八十定例既輕犯者益衆請仍照
  原例問擬杖徒一窩賭必有聚賭之人往來兩隣
  無不悉知嗣後如有經旬累月開場窩賭者許左
  右隣舉首照例給賞徇隠照不應重律杖八十若
  得財准竊盜計贓從重論部議允行二十六年丁
[191-37b]
  母憂仍在軍機處行走二十七年五月署江西巡
  撫八月授廣東巡撫九月疏請禁印官蟒衣跪迎
  督撫
上是之部議允行十月疏言臣自江西起程聞浙江被
  水將來米價必昂江西本年米價甚平陳陳相因
  請
勅江西浙江撫臣酌量情形如需接濟即碾撥江西常
  平榖二三十萬石運浙浙江民食有資江西又可
[191-38a]
  收出陳入新之益得
㫖嘉奬二十八年正月奏言廣東府㕔貯榖前撫臣鶴
  年奏令附近州縣碾放春夏兵米秋後徴收還倉
  查廣州通判倉貯榖八萬二千七百八十餘石嵗
  撥南海番禺東莞順徳新㑹香山増城清逺八縣
  兵米僅六千二百石十三年始出易一週粤地潮
  濕久貯黴耗堪虞請自乾隆癸未年始除増城清
  逺二小縣仍照舊數碾放其南海畨禺東莞順徳
[191-38b]
  四縣每年各加撥千石新㑹香山二縣毎年各加
  撥六百石連原撥數共出陳榖萬一千四百石七
  年即可全數易新
詔如所請行六月調陜西巡撫十一月復調廣東巡撫
  先是鹽運使王槩署糧道浮收兵米折銀萬餘兩
  入已各埠虧餉銀檄運同保成往查槩向保成跪
  求保全總督蘇昌明山兄也未行叅劾明山莅任
  奏請革任
[191-39a]
諭曰此奏可嘉之至蘇昌竟為其所愚而汝不顧弟兄
 私情即行叅奏不負朕任用之恩矣勉之槩尋擬罪
  如律三十年閏二月調江西巡撫暫留署兩廣總
  督六月奏言崖州僻處海島産榖素少額貯榖五
  千三百七十八石有竒額外榖一千一百七十四
  石有竒連年碾放兵米所存無㡬查髙州府電白
  縣有溢額榖七千餘石與崖州連近請撥運五千
  石與崖州額貯榖額外榖共一萬一千五百五十
[191-39b]
  二石餘為定額歸善縣額貯榖十一萬餘石為數
  甚多上年平糶尚有應買補榖價請截六千一百
  七十四石二斗六升價銀批解充餉即以抵崖州
  加貯額部議從之三十一年二月調西安巡撫三
  十三年十二月擢陜甘總督三十四年十一月以
  成縣知縣湯尚箴縱役索詐滋事不早糾叅部議
  革職
諭曰明山著革職從寛留任十一月以烏什換班兵所
[191-40a]
  乘用馬明山不照定例咨新疆大臣交原領兵收
  放遽令入新收項下
上以所奏取巧交部嚴議部議革任
詔免之三十六年五月以前調任江西巡撫時令首縣
  修改衙署事發
諭曰前據髙晉查審知府李枝昌一案内有墊用前任
 巡撫明山修理書房銀兩之事因令該督撫秉公確
 查並令明山明白囘奏旋據明山覆奏彼時因書房
[191-40b]
 窄狹拆去截板所費不過十餘金俱係隨時發價而
 所需工匠不得不令首縣代僱因自請交部議處朕
 以明山所奏如果屬實尚不致有干吏議而其事既
 係首縣承辦無難澈底根查因交高晉一併查明具
 奏今據高晉奏查明山於廣東調任江西時即先行
 札飭中軍傳諭南新兩縣修改衙署所費約五百餘
 金現有印封原札可據呈覽與伊回奏所稱無涉等
 語實出情理之外明山不應如此督撫到任修理衙
[191-41a]
 署令首縣代辦亦事所常有但不當以累及屬員即
 或發價稍遲其罪亦小乃經傳㫖詢問並不據實直
 陳輙敢托詞揑覆希兾朦混封疆大臣為朕所倚任
 顧可心存欺隠乎且小事如此則何事不可為大事
 尚足信乎明山著交部嚴加議處復
諭曰明山現在交部嚴加議處伊係革職留任之員部
 議自應革任向來督撫遇此等處分或事屬公過或
 情尚可原每以人材難得酌量加恩仍予留任今明
[191-41b]
 山於覆奏衙署一事敢於欺飾朦混其心已不可信
 且其近日辦事動輒舛錯頓不如從前之精到亦既
 屢令軍機大臣嚴飭矣然人材難得尚望其改過自
 新今竟敢為欺飾若此豈可復膺封疆重寄明山著
 即解任聽候部議尋議革任三十七年三月授副都
  統
命為烏魯木齊領隊大臣疏言烏魯木齊増駐滿兵三
  千於城西北建官署兵房由内地撥緑旗兵千五
[191-42a]
  百乘春建造備今秋滿兵移駐但計程緑旗兵四
  月方到工而滿兵今秋出口即需住房臣酌撥烏
  魯木齊差屯兵二百先行工作俟内地兵到接辦
  修市肆百間收租備
恩賞暨公用移涼州理事同知駐烏魯木齊新城以資
  彈壓從之四十四年九月卒子海寧官至浙江巡
  撫五十五年十月卒
諭照總督例給予䘏典
[191-42b]
賜祭葬諡勤毅
 
 
 
 
 
 
欽定八旗通志卷一百七十七


文簡集 方齋存稿 考功集 雲村集 小山類稿 夢澤集 甫田集 泰泉集 西村詩集 天馬山房遺稿 蘇門集 愚谷集 遵巖集 陸子餘集 念菴文集 皇甫司勳集 楊忠介集 荊川集 瑤石山人稿 張莊僖文集 洞麓堂集 具茨詩集 青霞集 滄溟集 山海漫談 楊忠愍集 弇州四部稿 讀書後 方麓集 存家詩稿 海壑吟稿 伐檀齋集 備忘集 石洞集 宗子相集 衡廬精舍藏稿 薛荔園詩集 鯤溟詩集 亦玉堂稿 溫恭毅集 震川集 四溟集 蠛蠓集 少室山房集 穀城山館詩集 宗伯集 臨臯文集 淡然軒集 涇臯藏稿 小辨齋偶存 高子遺書 少墟集 石隱園藏稿 仰節堂集 願學集 學古緒言 檀園集 忠介燼餘集 幔亭集 白谷集 集玉山房稿 宋布衣集 倪文貞集 凌忠介公集 申忠愍詩集 茅薝集 陶菴全集 聖祖仁皇帝御製文集 世宗憲皇帝御製文集 御製樂善堂全集定本 御製文集 御製詩集 梅村集 湯子遺書 兼濟堂文集 范忠貞集 林蕙堂全集 精華錄 堯峯文鈔 午亭文編 讀書齋偶存稿 松桂堂全集 曝書亭集 于清端政書 愚菴小集 抱犢山房集 文端集 西河集 陳檢討四六 蓮洋詩鈔 張文眞集 西陂類稿 鐵廬集 湛園集 古歡堂集 榕村集 三魚堂文集 因園集 懷清堂集 二希堂文集 敬業堂詩集 望溪集 存研樓文集 香屑集 鹿洲初集 樊榭山房集 果堂集 文選註 六臣註文選 文選顏鮑謝詩評 玉臺新詠 玉臺新詠考異 高氏三宴詩集 篋中集 河嶽英靈集 國秀集 御覽詩 中興間氣集 極玄集 松陵集 默庵集 雲峰集 秋澗集 第一冊 秋澗集 第二冊 牧庵文集 雪樓集 曹文貞公詩集 芳谷集 陳剛中詩集 秋巖詩集 玉井樵唱 蘭軒集 清容居士集 此山詩集 霞外詩集 申齋集 西巖集 蒲室集 弁山小隱吟錄 續軒渠集 定宇集 艮齋詩集 知非堂稿 雲林集 梅花字字香集 中庵集 文忠集 靜春堂詩集 惟實集 勤齋集 石田文集 矩菴集 道園學古錄 道園遺稿 楊仲宏集 范德機詩集 文安集 翠寒集 檜亭集 伊濱集 淵穎集 文獻集 圭齋文集 待制集 所安遺集 閒居叢稿 至正集 圭塘小槁 禮部集 積齋集 燕石集 秋聲集 雁門集 杏庭摘搞 安雅堂集 傅與礪詩_文集 瓢泉吟稿 筠軒集 俟菴集 滋溪文稿 青陽集 鯨背吟集 經濟文集 近光集_扈從集 純白齋類稿 圭峰集 蛻菴集 五峰集 野處集 夢觀集 金臺集 子淵詩集 午溪集 葯房樵唱 栲栳山人詩集 梅花道人遺墨 玩齋集 羽庭集 不繫舟漁集 居竹軒詩集 句曲外史集 僑吳集 詠物詩 鹿皮子集 林外野言 傲軒吟稿 師山集 友石山人遺稿 聞過齋集 學言稿 北郭集 玉笥集 青村遺稿 鶴年詩集 貞素齋集 一山文集 江月松風集 龜巢稿 石初集 山窗餘稿 梧溪集 吾吾類稿 樵雲獨唱 桐山老農集 靜思集 九靈山房集 灤京雜詠 雲陽集 南湖集 佩玉齋類槁 玉山璞稿 清閟閣全集 麟原文集 來鶴亭集 雲松巢集 環谷集 性情集 花谿集 樗隱集 東山存稿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