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欽定八旗通志 > 欽定八旗通志 卷三十九


[053-1a]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八旗通志卷三十九
 兵制志八
  教閲京營/ 直省/ 兵籍/
   京營
  領侍衛府三旗親軍教閲之制鑲黄旗每月於初
  二十六兩日習騎射二次於初六十一二十一二
  十六等日習步射四次正黄旗每月於初三十七
[053-1b]
  兩日習騎射二次於初七十二二十二二十七等
  日習步射四次正白旗每月於初四十八兩日習
  騎射二次於初八十三二十三二十八等日習步
  射四次
  八旗驍騎營教閲之制每月於初四初八十三十
  八二十三二十八等日習射六次都統以下各官
  親徃監視春秋二季擐甲習步射二次由旗定期
  咨部擐甲習騎射二次由部定期通行又春月分
[053-2a]
  操二次合操一次秋月合操二次預奏操期仲春
  孟秋之日按期登城習鳴螺兵部遣官稽察嵗以
  為常其八旗漢軍鳥槍兵於春秋月各演鳥槍四
  十五日嵗仍合操二次季秋月試礮於蘆溝橋每
  旗各出礮十位演放五日間三嵗則於蘆溝橋以
  鳥槍營兵與礮營兵合演槍礮籐牌兵每年春秋
  二季四旗合操四次八旗合操二次又於初冬分
  派各旗演習步圍每年二次或三次
[053-2b]
  八旗前鋒營教閱之制每月於初二初六十一十
  六二十一二十六等日習步射六次春秋二季擐
  甲習騎射二次又於左右翼内各分前鋒之半兼
  習鳥槍月演十次均由統領督率所屬如法訓練
  每年秋季前鋒統領㑹同䕶軍統領奏聞率所屬
  兩營官軍演習步圍兩三次
  八旗䕶軍營教閲之制每月於初二初六十一十
  六二十一二十六等日習步射六次春秋二季擐
[053-3a]
  甲習騎射二次與前鋒營同
 圓明園八旗䕶軍營教閱之制每月習步射六次春
  秋二季習騎射演放鳥槍與八旗䕶軍營同
  八旗步軍營及巡捕營教閲之制八旗步軍習步
  射城門驍騎習鳥槍均以春秋操演步軍翼尉同
  城門領更畨考閲内九門外七門安設礮位每屆
  三年四門一次隨同八旗運徃蘆溝橋輪流演放
  巡捕營㕘將遊擊月考其屬之弓矢守備千把總
[053-3b]
  各練汛兵春秋習鳥槍與城門驍騎同
  内府三旗教閲之制每月習射六次春秋二季擐
  甲習射二次每年立冬後内府䕶軍並尚虞處侍
  衛鷹狗房執事人等演習步圍又遴選三旗䕶軍
  學習馬射等技藝各以時操演
  火器營教閲之制每月演習步射六日騎射六日
  馬上技藝六日各於本旗教場齊集其鳥槍礮䕶
  軍驍騎該管官按日於本旗公所考騐合操日八
[053-4a]
  旗分左右翼行陣施放槍礮九次至第十次礮與
  鳥槍連環施放無間每年秋季俟八旗漢軍礮位
  演放完竣後奏請徃蘆溝橋演礮五日
  健鋭營教閲之制每月逢四九日期合操雲梯䕶
  梯鳥槍大隊鳥槍馬上三槍過馬騙馬札槍貫跤
  等技藝逢二七日期合操雲梯䕶梯鳥槍馬上三
  槍及騎射步射舞鞭舞刀等技藝其餘日各於本
  旗較馬步射施放鳥槍恭遇
[053-4b]
駕駐圓明園自三月初一日起每日左右翼輪流演水
  戰用船四逢八日期大操用船八若遇啟
駕廵幸行圍以後則按三八日期操演凡較閲每年自
  七月十六日開操至次年四月十六日止若遇閏
  七月即於閏七月十六日起其封開印信日暫停
  八旗設立教場鑲黄旗教場在安定門外正黄旗
  教場在徳勝門外正白旗教場在東直門外鑲白
  旗教場在朝陽門外正紅鑲紅兩旗教場均在阜
[053-5a]
   成門外正藍旗教場在崇文門外鑲藍旗教場在
   宣武門外各設演武㕔該都統等以時督率訓練
   順治七年
世祖章皇帝諭我朝以武功開國頻年征討不臣所至克
 㨗皆恃騎射今荷
天庥天下一統勿以太平而忘武備尚其益習弓馬務造
 精良
   康熈十二年
[053-5b]
聖祖仁皇帝諭漢軍不能騎馬者甚多每旗應設一營操
 練火器議政大臣等集議以聞尋議覆八旗漢軍鳥槍
   驍騎毎佐領下増十八名共二十名演習鳥槍得
㫖火器關係武備甚為𦂳要應嚴加操演以裨實用
   雍正五年
世宗憲皇帝諭火器營甚屬𦂳要馬上教習熟練方為有
 益凡屬滿洲以騎射為根本不可専習鳥槍而廢棄騎
 射兵丁在馬上射箭放槍著加意熟習再兵丁内有自
[053-6a]
 己養馬學習鳥槍技藝及勤謹効力當差者爾等即當
 勸勉以優等記名其或行走不及者亦當誘之于善教
 訓兵丁湏如教訓自己子弟不可遽加苛責若有下愚
 不移之人或經再三教訓仍然行止妄亂者豈可留之
 京師爾等當即行奏聞發遣
   十年
諭兵可百年不用不可一日不備帝王之治天下未有不
 以武備為先務者而兵丁之演習武藝亦未有不勤加
[053-6b]
 訓練而能有成者從來士農工商各習一業茍不専心
 竭力則其業必不精况兵丁所司戰鬬之事非膂力剛
 强不能披堅執鋭非習藝嫻熟不能克敵宣威奈何怠
 惰茍安虚度嵗月不思設兵之本意不意己身之職業
 乎國家承平日乆人耽安逸武備漸覺廢弛今當邊陲
 用兵是以令勤操演又不令直班俾得専心訓練復給
 以飯銀資其日用無非體恤勤勞也爾等各宜勉力學
 習如騎射長槍之類必令純熟精强成國家之勁旅以
[053-7a]
柔弱怯懦為恥以安逸華麗為戒人之力量用則日増
不用則日減如出城操演正可演習步行又何必騎馬
乘車若此等者一經察出必從重治罪
  乾隆三年
上諭聞得䕶軍披甲旗人内有不肖之徒入班唱戱者
 亦有不入戱班自行演唱者既係旗人自當勤習騎
 射清話武藝乃入此等卑習㒺顧身名是何道理朕
 昨較獵南苑見兵丁於行圍之道及馬上甚屬生踈
[053-7b]
 不堪此皆平日不勤習武藝沉於戯玩之所致也八
 旗大臣前鋒統領䕶軍統領等均有教育旗人之責
 乃平日並不將該管人等留心稽查約束以致如此
 放蕩著交各該管大臣等嗣後将此等之人務必嚴
 查約束倘仍不留心致使旗人不習武藝任其流入
 此等卑習或經朕訪聞或被㕘劾朕惟該管大臣等
 是問並著步軍統領亦嚴加察拿又
上諭八旗弁兵等䝉
[053-8a]
皇祖六十一年教養之恩不啻天髙地厚我
皇考臨御十三年宵旰焦勞施恩沛澤為旗人籌畫生計
  者至周至渥朕即位以來仰體
皇祖
皇考聖心無時無刻不以贍養旗人為念凡有益於伊等
  生計者悉已次第舉行即如近年之中借給餉銀數
  百萬兩原議按月扣除未幾仍行豁免在國帑所費
  已多而於旗人究未能永逺補益今再四思維八旗
[053-8b]
  生齒日見其繁若於每佐領下各添兵額則食糧者
  加増於原數而閒曠者自少似為養贍旗人之本計
  除各王公屬下包衣外查八旗滿洲䝉古現有十六
  嵗以上壯丁七千六百餘名五嵗以下㓜丁一萬六
  千四百餘名漢軍壯丁現有二萬五千一百餘名幼
  丁七千一百餘名又圓明園八旗壯丁現有五百餘
  名幼丁一千餘名共計五萬七千九百餘名著将滿
  洲蒙古佐領共八百八十二個每佐領添食四兩之
[053-9a]
 䕶軍一名領催一名食三兩之馬甲二名食二兩之
 養育兵十名圓明園八旗每旗添養育兵四十二名
 至於漢軍佐領共二百七十個半伊等人丁雖衆其
 中力能營運者尚多且佐雜千把皆可録用與滿洲
 蒙古不同今酌量毎佐領添領催一名馬甲二名養
 育兵六名通計加添䕶軍領催馬甲四千三百三十
 餘名養育兵一萬七百七十餘名每嵗需銀四十三
 萬九千餘兩需米九萬六千三百餘石至於八旗佐
[053-9b]
 領人數多少不一若照額加添或佐領人數不敷或
 有人丁而不願披甲者應於人多之佐領下挑補其
 如何辦理妥協之處著軍機大臣㑹同議政王大臣
 八旗大臣詳加妥議具奏此朕逾格加恩之舉旗人
 等當思國家之經費有常弁兵之額數有定将來生
 齒愈繁豈能更有増益朝廷曠典不可屢邀惟有謹
 身節用崇儉去奢以為仰事俯育之道不至匱乏則
 朕之施恩為不虛而旗人亦永享安寧之福矣
[053-10a]
  四年
上諭滿洲兵丁素以騎射馬上技藝甚為𦂳要是以奮
 勉習學該管大臣官員等亦留心訓練滿洲兵技藝
 甚屬强健逺過緑營兵丁今滿洲兵丁為習俗所染
 惟好安逸不甚演習技藝該管将軍大臣等又不以
 操演為事技藝漸至廢弛逺不及先矣今聞四川撫
 標親隨兵丁之缺例應以滿洲兵丁内挑取經四川
 副都統永寧以補巡撫親隨馬甲之缺由滿洲兵丁
[053-10b]
 内桃選五人送徃該撫挑取令各射步箭二枝並無
 一人射中者至副都統永寧原有管束兵丁訓練熟
 習之責今兵丁技藝如此生踈皆伊平日不留心訓
 練所致於滿洲風氣大有關係永寧著嚴加申飭務
 須将兵丁等留心訓練俾各致精鋭若仍似此踈懈
 不以為事經朕查知必行治罪據四川省如此其他
 省駐防兵丁亦恐如此著通咨各省駐防将軍副都
 統等各加奮勉訓練不得怠玩
[053-11a]
  五年
上諭塞爾徳陽泰身為副都統不以公務為事又致令
 行私作弊實負朕恩著革職交刑部議處具奏協領
 蘇通阿等亦行私作弊著交兵部嚴察議奏其辦理
 不明之協領鐵圖等及将家生子挑甲之該管官員
 理應交部察議但人數衆多且伊等亦係遵塞爾徳
 陽泰之言而行者俱著從寛免其交部将軍係一省
 大臣理應如是辦理恩施出自朕躬嗣後右衛官兵
[053-11b]
 若感戴朕恩遵奉将軍法令改過急公竭力行走不
 但於爾等生計有益亦可永受朕恩該部知道又
上諭内扎薩克之六㑹所備兵丁及軍器已連閲三年
 因伊等預備操練甚好是以此次朕加恩賞賚派出
 備兵之王貝勒台吉官兵今凖噶爾噶爾旦策零甚
 屬恭順諸凡俱照朕所指示而定並無事故若每年
 仍𣲖大臣前徃查閲蒙古等預備馬匹牲餼徃返行
 走未免勞苦嗣後每年派大臣之處著停止俟二三
[053-12a]
  年後理藩院将派大臣前徃查閲之處具奏請㫖爾
  等可曉諭派出備兵之王貝勒台吉官員等将各㑹
  兵丁仍不時操練俾軍器銛利整齊以副朕體恤伊
  等之至意毋謂暫不查閲即行怠忽伊等若稍怠忽
  致兵丁訓練荒踈軍器𧇊缺不全一經派往查閲大
  臣叅奏朕斷不寛恕著特此明白曉諭又
 上諭八旗兵丁赴蘆溝橋演槍砲定例三年一次於九
  月内舉行兵丁人等雖預領有本月分錢糧但家間
[053-12b]
  養贍與在橋日費不能兼顧未免拮据今屆操演之
  期朕心軫念著照訓練營舊例賞給一月飯銀以示
  優恤再應用帳房亦著照訓練營之例赴工部關領
  俾營制齊一以肅觀瞻仍交該管官於完操之日查
  明繳部嗣後三年一次赴橋操演俱著照此例行
   六年
 上諭朕行圍回京之後恭讀
太宗皇帝實録内載昔
[053-13a]
太祖時我等聞明日出獵即預為調鷹蹴毬若不令徃得
  請隨行今之子弟惟務出外遊行閒居戯樂在昔時
  無論長幼争相奮勵皆以行兵出獵為喜爾時僕從
  甚少人各牧馬披鞍析薪自㸑如此艱辛尚各為主
  効力國勢之隆非由此勞瘁而致乎今子弟遇行兵
  出獵或言妻子有疾或以家事為辭者多矣不思勇
  徃奮發而惟耽戀室家偷安習玩國事能無衰乎此
  等流弊有闗於滿洲風氣是以䝉
[053-13b]
太宗皇帝諄切訓諭朕此次行圍諸王大臣中竟有耽戀
  室家托故不願隨徃者朕已為姑容亦不必明指其
  人夫行圍出獵既以操練技藝鍊習勞苦尤足以奮
  發人之氣志乃滿洲等應行勇徃之事若惟事偷安
  不知愧恥則積習相沿實於國勢之隆替甚為闗係
  嗣後倘有不知悛改仍蹈前轍者朕斷不輕為寛宥
  可遍行諸王大臣及官兵人等知之
   七年
[053-14a]
上諭向來直𨽻山西沿邊副叅将等缺准以侍衛章京
 等員補用原以滿員騎射素優防禦闗隘自屬相宜
 而於緑營旗營伍恐未能周知是以止将邊缺補用
 朕思直𨽻一省為京畿重地所有營汛均屬𦂳要若
 将己任邊闗将備滿員之内擇其通曉營務者調補
 内地以在京滿員補用邊缺則於職守既無遺悞而
 滿員亦得藉此疏通向來沿邊副叅等缺以三分補
 用緑旗以七分補用滿員今内地副叅等缺應酌以
[053-14b]
 七分補用緑旗以三分補用滿員在緑旗將弁原於
 各省通行陞轉非若滿員之有界限分缺無多實無
 佔礙之虞而滿員歴任邊疆留心營伍亦收駕輕就
 熟之益其如何分缺揀補及如何定例題陞之處該
 部詳悉妥議具奏
  十年
上諭國家養育兵丁将責以披堅執鋭䧟陣摧鋒之用
 故當召募之始必擇其身材强壯技藝可觀者方准
[053-15a]
 入伍朕聞外省兵糧缺出惟馬糧係督撫提鎮親行
 拔補至步糧則由營員騐放因而狥情示惠徃徃將
 猥弱不堪之人混行収録虚縻糧餉者有之又向例
 兵糧缺出先儘餘丁頂補餘丁不足始募民人充伍
 查餘丁一項原係將營中清出火糧收養兵丁子弟
 每名月給餉銀五錢既可貼補兵丁之不足且以造
 就人材立法本非不善乃兵丁因餉銀有限凡子弟
 之壯大者多令别業資生而以幼小羸弱之丁充補
[053-15b]
 其數徒然佔食半餉難以造就人材國家何能收養
 兵之實用直省督撫提鎮等宜思設兵者經國要畧
 簡募者教練先資既徃者姑不究兹後遇有兵糧缺
 出無論馬步戰守餘丁務湏親自騐收不可憚勞委
 之營弁倘一時事冗不能親閲亦必令親信大員代
 㸔庶有一兵即得一兵之用於詰戎之道方有禆益
 其不實力奉行或經科道查叅必重處不貸該部即
 遵諭通行又
[053-16a]
上諭八旗前鋒䕶軍等三年考騐一次原恐該管大臣
 等不勤加訓練漸至踈懶是以特派王大臣等閲㸔
 分别等第以示懲勸自此例定後已經騐㸔二次勸
 優懲劣各知奮勉此次考騐著暫行停止交該管大
 臣章京等不時勤加訓練勿致臨時竭蹷並曉諭兵
 丁等令其平素勤習務期騎射技藝各極精熟俟下
 次考騐出派王大臣閲㸔時遇有庸劣者朕惟該管
 大臣章京等是問又
[053-16b]
上諭國家設立營伍修明武備所為折衝禦侮之用必
 訓練精熟於平日斯可奮勇决勝於臨時是以陸路
 設營汛沿海設水師皆湏勤演習收實效者自去年
 朕命大臣查閲營伍後陸路該管大員頗有竭力整
 頓氣象而水師操演則不過将演就陣法塞責了事
 其操舟破浪之法官弁兵丁茫然不知以為此水手
 之事漫不留意即至柁工水手其能熟練者亦屬寥
 寥平日操演之時各船進退尚且参差徃來間斷茍
[053-17a]
 其臨敵何以致用夫水師以舟為主出沒風濤去來
 倐忽必掌柁者能操縱自如而搶風折破浪冲波
 水手等盡能嫻習即官弁兵丁等亦皆心領神㑹不
 待呼應而自靈然後猝然遇敵駕駛輕㨗一舟之中
 臂指相使如一人之身則應變制勝無難向來水師
 員弁仍以水師用原欲其熟悉情形收得人之效今
 則視為故套該管者不加察徼倖者茍延玩是育材
 之善政為伊等之㨗徑矣著通行申飭沿海将軍督
[053-17b]
 撫都統提鎮等務遵朕㫖實心訓練實心甄别毋得
 仍前玩忽虚應故事又
上諭八旗滿洲舊習原以操練騎射技藝為要兵丁内
 擇其善者挑為前鋒䕶軍訓演操練俾至勇健實欲
 我滿洲舊習不致荒廢凡有差役之處不落人後耳
 故每月六次步射春秋騎射三年一次考騐成例具
 在使兵丁盡善盡美練至勇健者皆賴該管大臣章
 京等盡心訓導乃此數年來朕嘗恐舊業荒廢屢申
[053-18a]
 訓諭今見前鋒營兵丁尚屬可觀而䕶軍營兵丁該
 管大臣章京等平素甚不以訓教為要務視操演如
 故事兵丁等亦惟求安逸並不勤習直至考騐之時
 始各勉力習學似此懈怠舊習必至漸廢兵丁如何
 尚能勇健䕶軍統領等實負朕簡用之恩著嚴加訓
 飭嗣後務循舊例親徃操演指教兵丁即視如子弟
 力回惡習以期技藝純熟倘再似此懈怠不勤經朕
 察出必将該管大臣官員及兵丁等治罪决不寛貸
[053-18b]
 将此通諭知之又
上諭八旗兵丁習學騎射技藝甚屬要務從前考射前
 鋒䕶軍等以示懲勸優者已加恩賞賚矣驍騎營兵
 丁未經増入此項考騐之列今將八旗滿洲蒙古漢
 軍上三旗包衣佐領䕶軍校驍騎校親軍前鋒䕶軍
 領催馬甲拜唐阿等特出派王大臣與該管大臣公
 同考騐射布把其中三枝以上者分别記名中數不
 及而様式好或弓硬而骨幹强健者亦令取記再年
[053-19a]
 邁殘疾不能射箭然久於營伍抑曽効力行間平素
 步射差務較好現不獲入考者各該管大臣詳細聲
 明亦著増入俟朕閲後酌量賞賚庶幾可望兵丁互
 相鼓舞優者愈加勤勉而劣者亦知奮發學習皆底
 於善所有派出王大臣等即行考閲分别等第将各
 記名數目交軍機處彚奏
  十一年
上諭適閲前鋒統領䕶軍統領帯領引見之兵丁弓力
[053-19b]
 甚軟且射法生踈撒放亦不清楚箭出均未能至把
 即落於地滿洲人等騎射本為要務今朕步射之弓
 力不甚勁不過六七力然尚能貫把者亦由撒放耳
 前鋒䕶軍等皆係精鋭之兵有如是射箭之理乎前
 鋒統領䕶軍統領等並無别辦事件専司訓練兵丁
 宜念我朝根本盡職勤練俾兵丁等各皆精鋭試思
 引見之人皆係遴選技優者不過如是其餘尚可觀
 乎此皆該管大臣章京等平素怠玩並不訓練所致
[053-20a]
 朕從前已降㫖申飭此次復從寛免其治罪将此傳
 諭伊等嗣後務各實力訓練以期盡善若仍如是怠
 惰不加勤勉朕斷不寛宥必将該管大臣章京等一
 體治罪至該都統等皆藉事辦理旗務並不将馬甲
 等騎射為事射箭之日亦不過令其一箭塞責並不
 留心訓練醸成怠玩之習且伊等有何應辦之事職
 司管兵可不以教育為務乎著嚴行申飭
  十二年
[053-20b]
上諭據八旗䕶軍統領奏稱定例内䕶軍校缺出俱視
 其本佐領有出過兵年陳者揀選補授但此十數年
 間将曽在軍前出力保舉人員俱已用完今所餘者
 雖係有兵並無别項勞績且又已逾年嵗騎射平常
 者多伊等仗賴必至陞階而以騎射竟不為事差使
 亦不奮勉安於茍且從事其次應陞著有勞績少年
 人等亦思伊等之前有人己身暫不能陞進而不肯
 奮力効勉者有之嗣後補放䕶軍校時本佐領年陳
[053-21a]
 有兵之人員内如有優者仍著揀選補放外如雖係
 有兵而並無别項勞績且騎射生踈人亦平庸者即
 裁除其名以其次應陞人員内惟以騎射尚優並能
 管轄差使勤奮者揀選補放等語但䕶軍校有管教
 䕶軍之責且係精鋭之營當以其人去得足以管轄
 者揀選補用今據䕶軍統領等現在陞用其餘有兵
 人員内甚不得人請另行通融辦理等語所奏甚是
 著照伊等所請辦理至前鋒統領圓明園䕶軍營亦
[053-21b]
 著照此辦理但諸事有一利即生一弊今既如此更
 定後人去得騎射優者固屬可得然奉行日久漸滋
 瞻徇迴䕶之弊將曽經出征人員内尚可陞進而竟
 裁除以至寃枉者亦所不免如辦理不公有以不應
 裁除者任意裁除以不應陞之人徇情揀選補放者
 准其被曲之人赴領侍衛内大臣前出首其内大臣
 等奏聞時朕另派大臣查辦朕特派大臣等豈又瞻
 徇情面耶必然秉公查辦設或並無被曲而圖倖進
[053-22a]
 濫行誣告者必𫿞責治罪朕降此諭㫖特為預防滋
 弊以得用人之公而軍前効力之人不致寃枉之意
 其中如有無知之人希圖倖進以長控告之習乃不
 應控告者濫行控告仍照定律治罪著通行曉諭大
 臣官員以及各兵丁等知之
  十四年
上諭去嵗金川用兵朕思我滿洲兵向用雲梯攻城因
 命八旗於前鋒䕶軍内擇年壯人材勇健者千人特
[053-22b]
 命大臣監視操演所選兵各奮勉學習不數月間皆
 已精練隨征金川功成凱旋如令仍回本營隨旗行
 走則伊等前功徒費且我滿洲舊日技藝仍至廢弛
 若將伊等専設一營演習均可為精鋭兵於緩急之
 用更有禆益遇有行幸令伊等隨徃圍獵學習行走
 更得嫻熟俟回軍之日不必令回本營専令大臣數
 人管轄特簡大臣一人總統其如何設營伍操演遇
 行幸隨蹕再如何施恩使得陞轉之途著大學士公
[053-23a]
 同管轄操演之大臣等詳議具奏尋議准設立健鋭
  營雲梯兵一千名専習雲梯鳥槍馬步射馳馬躍
  馬舞鞭舞刀諸技又於昆明湖設趕繒船以前鋒
  軍習水戰駕船駛風之技
  十五年
上諭朕前降㫖沿邊及直𨽻地方營協恭用八旗滿洲
 人員原因滿員弓馬素優人材驍勁習於勞苦整頓
 營伍是其所長是以令其分缺補用今行之數年邊
[053-23b]
 方營伍漸次整飭而滿員之於外任相宜者亦俱經
 擢用嗣後緑營分用滿員所有都司以上各缺應令
 稍為裁減俾得其平至文員選用道府按俸推陞另
 立班次行之既久部院之能辦事者亦俱以俸次陸
 續外補該堂官雖欲留之而不可得夫内用外用均
 為國家任事之職而為滿為漢在朕初無町畦髙下
 之見雖朕因材器使自可不拘成格若其著為定例
 遵循者又當隨時斟酌以核人材而均銓政著吏兵
[053-24a]
 二部查明滿員外用分班分缺定例量加裁酌另行
 詳悉定議具奏又
上諭滿洲舊習惟以馬步射清語為要前因侍衛及八
 旗武官步箭庸劣徃徃有半不到地出溜者經朕節
 次降㫖訓飭大臣等理當仰副朕㫖毋致廢棄滿洲
 舊習善為盡心訓練官兵本日領侍衛内大臣前鋒
 統領䕶軍統領等𢃄領引見人員内多有步箭庸劣
 半不到地出溜者此皆弓軟步射生踈之所致也至
[053-24b]
 侍衛等尤非尋常武員可比更宜以馬歩射為要若
 如此可乎此次朕惟將該管大臣及侍衛等治以罰
 俸處分並未從重治罪嗣後引見人員内仍有似此
 者被朕查見時朕必将該管大臣等從重治罪将該
 員即時懲責斷不寛宥至朕時常演射行圍原為令
 官員兵丁等習學田獵恐将滿洲舊習荒廢特欲整
 飭之意耳若計安逸朕在宫庭花苑内何樂不得朕
 尚不圖安逸以身率先各都統等除訓練官兵之外
[053-25a]
 伊等又有何事辦理朕如此屢降諭㫖訓飭伊等反
 不輔朕以復滿洲舊習訓練官兵此與違背朕㫖何
 異有是理乎再補放武員但視其騎射馬步技藝而
 已並不賴伊等辦事又何必論其聰明辦事可否耶
 嗣後帯領侍衛武官等引見時朕但視其馬步射清
 語優長者録用若技藝庸劣雖人去得朕亦不用将
 此通行傳諭領侍衛内大臣前鋒統領䕶軍統領八
 旗都統等務體朕意各将所屬官員兵丁訓練以期
[053-25b]
 優長朕如此開導訓諭而伊等仍照前不以為事此
 即有意背㫖自尋其辜仍望朕施恩寛貸可乎慎之
 勉之特諭又
上諭朕前因緑旗營伍廢弛兵力軟弱皆由将弁不能
 約束訓練所致是以分用滿員以資鈐轄邇來因簡
 用過多業将遊擊以下之缺量加酌減今觀侍衛協
 領叅領等人員内才具稍優者皆已陸續外用副叅
 等缺仍屬過多旗員内漸少出色之人而緑旗員缺
[053-26a]
 亦未免稍偏朕因材器使内外原屬一體但隨時委
 用輕重務在合宜自應量為調劑且向來滿員内任
 者即藍翎侍衛亦皆以為榮初無欣羡外任之意若
 樂於外任可以偷安且多得俸薪則所見卑鄙已甚
 滿洲淳樸之風當不出此總之操縱在朕向之多用
 緑旗不可嘆向隅今之簡用滿洲不可嘆阻塗所有
 分缺簡用之處該部另行定議具奏
  十六年
[053-26b]
上諭侍衛等乃武員之表率騎射尤為𦂳要去嵗因侍
 衛等步射庸劣業經降㫖儆飭皆已治罪本日引見
 之侍衛等步射仍屬庸劣多有半不到地出溜者是
 何道理其步射庸劣之哈魯等十四員交領侍衛内
 大臣嚴加議處具奏至領侍衛内大臣本係専任管
 教侍衛之人平時並不善為訓練以致如此庸劣甚
 屬怠惰将領侍衛内大臣等俱交部查議即如竒通
 阿豐安伊等更有何事並不将侍衛等盡心訓練尤
[053-27a]
  屬非是著将竒通阿豐安嚴加查議具奏
   十七年
 上諭朕恭閲
太宗文皇帝實録内載崇徳元年十一月癸丑日
上御翔鳳樓集諸親王郡王貝勒固山額真都察院官命
  宏文院大臣讀大金世宗本紀
上諭衆曰爾等審聴之世宗者䝉古漢人諸國聲名顯著
 之賢君也故當時後世咸稱為小堯舜朕批覧此書悉
[053-27b]
 其梗概殊覺心徃神馳耳目倍加明快不勝嘆賞朕思
 金太祖太宗法度詳明可垂久逺至熈宗合喇及完顔
 亮之世盡廢之躭於酒色盤樂無度效漢人之陋習世
 宗即位奮圖法祖勤求治理惟恐子孫仍效漢俗預為
 禁約屢以無忘祖宗為訓衣服語言悉遵舊制時時練
 習騎射以備武功雖垂訓如此後世之君漸至懈廢忘
 其騎射至於哀宗社稷傾危國遂滅亡乃知凡為君者
 耽於酒色未有不亡者也先時儒臣巴克什達海庫爾
[053-28a]
 纒屢勸朕改滿洲衣冠效漢人服飾制度朕不從輙以
 為朕不納諫朕試設為比喻如我等於此聚集寛衣大
 袖左佩矢右挟弓忽遇碩翁科羅巴圖魯勞薩挺身突
 入我等能禦之乎若廢騎射寛衣大袖待他人割肉而
 後食與尚左手之人何以異耶朕發此言實為子孫萬
 世之計也在朕身豈有更變之理恐日後子孫忘舊制
 廢騎射以效漢俗故常切此慮耳我國士卒初有幾何
 因嫻於騎射所以野戰則克攻城則取天下人稱我兵
[053-28b]
 曰立則不動摇進則不回顧威兵震懾莫與争鋒此畨
 徃征燕兵出邊我之兵威竟為八大臣所累矣故諭爾
 等其謹識朕言欽此朕每敬讀
聖謨不勝欽凛感慕深惟國家開創之時我
祖宗躬親勞瘁勤求治理矩矱相傳罔敢渝越以立萬世
  之丕基至於今咸受無疆之福者皆仰遵
明訓所致也我朝滿洲先正遺風自當永逺遵循守而勿
  替是以朕常躬率八旗臣僕行圍較獵時時以學習
[053-29a]
  國語熟練騎射操演技勇諄切訓誨無非率由舊章
  期以傳之奕禩永綿福胙惟是我
皇祖太宗聖訓所垂載在
實録若非刋刻宣示則累朝相傳之家法外庭臣僕何由
  共悉且自古顯謨令典多泐之金石曉諭羣工我
皇祖太宗之聖睿特申誥誡昭示來兹益當敬勒貞珉永
  垂法守著于紫禁箭亭御園引見樓及侍衛教場八
  旗教場各立碑刋刻以昭朕紹述推廣至意俾我後
[053-29b]
  世子孫臣庻咸知滿洲舊制敬謹遵循學習騎射嫻
  熟國語敦崇淳樸屏去浮華毋或稍有怠惰式克欽
  承
彞訓冀億萬世子孫共享無疆之庥焉特諭又
 上諭自設立健鋭營遴選兵弁並駐劄以來教演技藝
  甚多今又練習水戰自應奨勵著施恩賞予養育兵
  缺一百名於伊等子弟内挑取以資生計又
 上諭看來八旗世襲官員内並不學習清語騎射庸劣
[053-30a]
 不堪者甚多皆由幼時襲官賴有俸養惟求安逸該
 都統等又不勸勉教訓所致此項官職皆伊等祖父
 宣力所得伊等承襲後因年未及嵗即閒散安逸並
 不學習正事恣意流蕩遂成無用之人若令其當差
 伊等亦得長進其年已及嵗之官亦多旗下差務無
 多惟以安逸為事及挑選侍衛時俱退避不前著将
 此等一併揀選分與䕶軍營按伊等品級在章京䕶
 軍校䕶軍上兼行並勉力教演騎射若果行走勤奮
[053-30b]
 即奏補實缺伊等藉此學習亦屬教養幼穉之道應
 如何分派差使行走補用令于旗差足數有餘之處
 著軍機大臣㑹同八旗都統前鋒統領䕶軍統領議
 奏又
上諭馬步騎射係我滿洲最要之材技今旗下人等皆
 安於逸樂並不以此為要勤加習學且亦不知先輩
 時技藝不能如人即大愧恥務求至善故朕力革流
 習遵循舊制每每身先操演騎射率衆行圍不憚勞
[053-31a]
  瘁又令各宜務期至善所降諭㫖甚多是以因朕常
  閲步射尚知畏懼畧加學習若無朕前射箭之事則
  益不以為事而該都統亦並不董率勤習矣将此傳
  諭領侍衛内大臣八旗都統前鋒統領䕶軍統領等
  嗣後武職官員内凡陞調及世襲于引見時除向來
  看視步箭不議外其引見向不射箭之補放印務章
  京人等並侍班引見官員亦俱著射箭又
 上諭䕶軍前鋒皆係精鋭之兵弓馬騎射乃我滿洲至
[053-31b]
  要之材技必湏鼓舞教訓不時操演以臻精鋭䕶軍
  前鋒等每月雖有一定射箭日期然該管大臣官員
  等視為故事未必悉力教演至三年一次欽派王大
  臣驗看軍政雖係奨優懲劣之例但為期甚逺伊等
  亦不過臨期鹵莽操演一經驗看過後仍復荒棄便
  不勤習豈能至于嫻熟從前
皇考思及兵丁騎射最闗𦂳要曽特降
諭将前鋒䕶軍挑選引見並有奨賞録用者亦有因庸劣
[053-32a]
 不堪致将該旗都統等責處治罪者此特教養兵丁
 之道著交前鋒統領䕶軍統領等䕶軍校前鋒䕶軍
 内有材堪造就騎射優長每翼挑選前鋒校各十名
 前鋒二百名上三旗每旗各挑選䕶軍校二十名䕶
 軍二百名下五旗每旗各挑選䕶軍校十五名䕶軍
 一百五十名請㫖欽派王大臣閲看此内如有上好
 前鋒校前鋒著於每翼揀選十五名䕶軍校䕶軍每
 旗著揀選十名奏請引見如此則兵丁等互相鼓舞
[053-32b]
 演習技藝而亦可視該都統等董飭之賢否以定功
 過矣嗣後以此為例按年俱如此辦理本年於朕哨
 圍回鑾後著前鋒統領䕶軍統領等即行遵照揀選
 請㫖欽派王大臣閲看又
上諭八旗世職官員皆係承襲伊等先人宣力所得之
 職現食俸禄除旗下官差外並無操演之處惟安於
 逸樂遂至清語技藝均屬不堪朕曽降㫖将尚可造
 就之人揀選引見其有出色者挑取侍衛中平者令
[053-33a]
 在䕶軍營當差清語騎射皆令演習此特軫念伊等
 先人勤勞教養旗僕之意但此等引見人員皆係揀
 選八旗才具優長者其内如有不堪者尚應革退令
 别人承襲其旗差行走之世職官員内庸劣之人因
 不令引見反不勤學此特導之漸染惡習耳况滿洲
 世僕並非伊等自身宣力所得之官不過承襲世職
 即因不能清語騎射革退令别人承襲實屬分所應
 得原議殊未詳盡此等旗差行走之世職恩䕃等官
[053-33b]
 應如何考驗並此次考驗後應如何作為常例之處
 著交八旗都統另行議奏又
上諭向例八旗兵丁軍械每年出派王大臣查騐一次
 但每年查騐殊覺繁冗兵丁亦屬多費嗣後著三年
 一次查騐朕今已展查騐限期如屆查騐之年派出
 王大臣斷不可仍前塞責了事務湏詳細實心查騐
 倘仍不以為事朕必親身閲兵若閲兵時有不齊者
 必将王大臣治罪决不姑貸其查騐時除八旗驍騎
[053-34a]
 營官員兵丁及前鋒䕶軍包衣䕶軍著仍照例查騐
 外其包衣佐領下馬甲及王屬包衣兵丁之軍械俱
 著無庸查騐又
上諭八旗滿洲官員原俱在城内居住即偶有年老告
 退之人移於京城左近坟塋地方居住尚可至南城
 外皆係漢大臣官員住居之所滿洲官員不應在彼
 居住今聞滿洲官員内亦有移在南城外居住者殊
 屬不合著交八旗都統嚴行飭禁現住之人俱令移
[053-34b]
 居城内並著派御前大臣及侍衛等㑹同廵城御史
 将現在南城外居住滿洲皆係何人並係何等官職
 查明奏聞又
上諭旗員步射一端甚闗𦂳要朕節經降㫖曉諭從前
 已有因䕶軍營射箭致䕶軍統領俱被飭責者之八
 旗都統寧不知耶豈以䕶軍前鋒始操演步射旗下
 官員即不當操演步射乎本日正藍旗滿洲旗分帶
 領引見官員看來步箭多有半不到者是何道理實
[053-35a]
 屬不堪八旗都統了無事務於官員等步射自應教
 演似此因循廢弛伊等皆所司何事将此着通行傳
 諭八旗王大臣嗣後旗員步射如再有似此半不到
 者惟伊等是問又
上諭騎射國語乃滿洲之根本旗人之要務朕今嵗校
 閲京城世爵其射箭尚可觀及人材英俊者已施恩
 選取侍衛並分在各處令其學習行走其射箭甚劣
 不堪教化者察明革職别行承襲至各省駐防亦皆
[053-35b]
 有世爵若不教訓騎射國語伊等近于素餐安逸之
 習必致學為不善著各省将軍都統等将伊等不時
 教導務使騎射優嫻國語純熟如有教訓不化騎射
 甚劣者該将軍都統等即指名叅奏革職别行承襲
 将此通諭知之又
上諭因八旗世職多有自幼承襲惟躭於安逸将騎射
 技藝不以為事故經朕降㫖令将尚可觀者帶領引
 見分在各處學習行走其餘庸劣者八旗都統等請
[053-36a]
 限訓練令其陸續帯領引見此特朕軫念伊等先人
 勤勞教養旗僕之意今引見訓練之世職等看來皆
 不過平等而已並未有練至優長者但此係初次朕
 亦不究姑從寛貸其稍有傑出見長者仍記名奨勵
 其甚屬不堪者始革退二人俟再逾三年朕仍閲看
 彼時仍如此等情形斷不寛恕令伊等務湏加意勤
 習八旗都統等皆有教養旗人之責平日若将旗員
 視如子弟加意訓練騎射何致生踈况演習射藝清
[053-36b]
 語既無閒曠之暇不致遊蕩亦於伊等生計稍有禆
 益此次尚屬平等姑容從事嗣後都統等若仍不以
 為事至朕閲看之時方趕𦂳教演一經查獲不得怨
 悔也将此著通行傳諭八旗再此次世職官員以朕
 閲看各将技藝趕𦂳演習俱至平等矣看來尚知悛
 改可期造就其中經朕記名者著賞緞三疋著該都
 統等再行𢃄領引見除其革職及因有事故未經引
 見之官員外其餘人員俱著加恩各賞縀二疋又
[053-37a]
上諭八旗世職官員亦同職任官列入軍政一體填註
 才守皆屬虛名並非實據該員等惟應計其騎射技
 藝平時當差如何耳嗣後八旗世職官員免其入于
 軍政着該都統等三年一次帯領引見于引見時将
 其平時當差如何之處一併聲明将此着永為令
  十九年
上諭旗員外補緑營盖以八旗營兵素為嚴肅而旗員
 嫻熟騎射訓練整飭自足以表率士卒乃近來外任
[053-37b]
 武職旗員來京引見者弓馬率多平常竟與緑營官
 弁舉動相似即奏對履歴清語亦覺生踈是不獨不
 能振剔戎行而轉濡染其陋習此豈簡用之本意嗣
 後務當各加奮勉留心學習倘仍躭於安逸一膺外
 任遂置弓馬於不問以致平時技藝漸就荒廢該督
 撫提鎮等即行據實叅奏兵部堂官有本兵之責於
 堂考時亦當慎加甄别但如堂考緑營官弁視為奉
 行故事而已總之旗人騎射是其本務不得與緑營
[053-38a]
 比况膺将領之寄将為標營凖則者乎可将此㫖通
 行傳諭凡外任武職旗員令其各録一道懸之公署
 其部推新任者即由兵部謄録俾領赴任晨夕觀瞻
 知所警戒
  二十一年
上諭昨據前鋒統領䕶軍統領等帯領引見人内因多
 有胡亂挑射或不到箭把擦地而去者經朕申飭将
 前鋒統領䕶軍統領等交部察議矣今日兵部帯領
[053-38b]
 引見副都統記名人員内䕶軍叅領滿丕等三人步
 射平常未到箭把甚屬不堪朕已将伊等戒飭但䕶
 軍恭領除進班外更有何事時常勤習馬步箭清語
 是伊本等要務伊等果将此等武藝為要務須演習
 可為兵丁法則而伊等步射亦不致平常矣此等步
 射平常者皆由平素並不勤習至引見時始急忙上
 𦂳所致前鋒統領䕶軍統領等所司何事伊等果於
 平素嚴飭該叅領等令其各自勤習不時親看演射
[053-39a]
 何至如此耶此又非難事朕屢經嚴行飭諭仍有如
 此者皆由前鋒統領䕶軍統領等自取朕之咎責也
 但此次只責懲歩射平常者嗣後若復如此經朕查
 出必将該管前鋒統領䕶軍統領等一併飭責决不
 寛宥著通示前鋒統領䕶軍統領又
上諭從前朕以滿洲習氣純樸而騎射步箭優長較之
 漢人實為精强能耐勞苦可為緑旗官兵儀型是以
 加恩将滿洲陸續陞用緑營其陞用之人宜感戴朕
[053-39b]
 恩用心勤習馬步騎射滿洲國語為各該管官兵儀
 型今看來陞用緑營人員並不勤習馬歩騎射只圖
 安逸差使無多遂致廢棄武藝生踈或有不及緑營
 人員者似此光景朕用伊等何為尚可為漢人儀範
 耶是以朕從前曽降有諭㫖著交兵部将朕從前所
 降諭㫖並此次諭㫖皆彚寫鐫板通飭遵行嗣後遇
 有補授緑營官員即刷給一分令其不致廢棄滿洲
 舊習用心勤演馬步騎射滿洲國語倘伊等仍不勤
[053-40a]
 勉不以演習武藝為事朕必加重懲治决不姑貸
  二十二年
上諭外省駐防将軍及緑營之提鎮出行則皆乘輿夫
 将軍提鎮有總領官兵之責若養尊處優自圖安逸
 亦何以表率行伍而作其勇敢之氣况旗人幼習騎
 射即緑營中亦必以其弓馬優嫻始歴加陞用乃一
 至大僚轉至狃於便安忘其故步此豈國家簡擢之
 意耶京師都統副都統既皆乘馬而滿洲侍郎則無
[053-40b]
 論年逾六旬亦俱不得乘輿即朕巡省所至尚每日
 乘馬而行乃外省武職獨相沿陋習此甚非宜嗣後
 将軍提鎮概不許乘輿其編設轎夫并著裁革如有
 仍行乘坐者照違制律治罪可通行傳諭知之
  二十五年
上諭馬步射清語係滿洲根本甚為𦂳要前曽降㫖所
 有八旗散職官員每三年閲看一次今嵗正值閲看
 伊等之期已按旗閲看矣其中稍可造就之子爵伯
[053-41a]
 清額等三十二人令在侍衛上行走輕車都尉嵩山
 等四十一人令在䕶軍營行走輕車都尉李文貴等
 九人令在鑾儀衛行走其餘人員内不惟步射好清
 語熟者甚少竟有步射甚劣不能清語者滿洲人氏
 於馬步射清語皆屬分内應學之事散職官員除進
 班之外並無别項差務益當勤學且間二三年始閲
 看一次即使庸劣者習二三年後尚有不工之理乎
 此皆平素希圖安逸不肯勤學而該管大臣又不嚴
[053-41b]
 加教訓所致其習甚惡若不力為整飭相沿日久必
 致滿洲故業盡失除其中稍可者朕皆姑容辦理外
 輕車都尉劉文靖騎都尉富柱長在登保雲騎尉闗
 柱堆清額恩騎尉王至誠三官保步箭甚劣不能清
 語本應将伊等罷黜警衆今特施恩此次暫行寛免
 俱罰俸一年嗣後旗員等務湏上𦂳勤學馬步射清
 語各該管上司亦不時教演倘仍前怠惰不學及該
 管大臣等不嚴加教訓至下次閲看時仍復如此朕
[053-42a]
 决不輕貸
  二十六年
上諭馬步騎射乃滿洲舊務至前鋒䕶軍俱係精兵尤
 當熟練今屆期考騐八旗前鋒䕶軍等騎射朕特𣲖
 王大臣考騐其中騎射生踈者均宜治罪但近年前
 鋒䕶軍等因無曽拴馬伊等未得演習其中恐有馬
 箭生踈者如騐看生踈不得不治其罪如治其罪伊
 等無曽拴馬未得演習情又可恕著加恩此次考騐
[053-42b]
 前鋒䕶軍時不必騐看馬箭惟騐看步箭如步箭生
 踈斷不寛恕必責懲示衆昨於前鋒䕶軍營均已賞
 給馬匹拴養此際該管大臣官員等必令伊等勤勉
 訓練如伊等不肯勤學該管官員又不肯努力訓誨
 至下次騐看時仍有生踈者不惟将兵丁治罪將該
 管大臣官員等一併治罪再考騐伊等分作兩翼騐
 看甚需時日此次出派大臣較多著每翼分為二處
 騐看至上三旗包衣䕶軍等亦當考騐即著交現派
[053-43a]
 大臣等一併騐看
  二十七年
上諭據鐵保奏巡察所屬營兵看得遊擊阿林太不能
 騎射且辦事遲鈍守備馬陞騎射生踈已咨明總督
 将此二員叅奏等語旗員補放緑營員缺特因滿洲
 人員騎射素優可作緑營官兵表式並非欲令伊等
 在外安逸徒佔緑營之缺也伊等自應加意勤習騎
 射可以為法緑營何致偷安怠惰馴致騎射生踈從
[053-43b]
 前朕屢經頒發諭㫖即漢人身為武員尚不應出此
 况滿洲乎在該管大臣等理應不時查騐一遇此等
 人員立即叅奏何以拘泥成例直待将行軍政時始
 行叅奏耶阿林太等身係遊擊不能騎射皆由平日
 任意懈弛不勤練習之所致除将阿林太馬陞着交
 部嚴加議處外並著通行曉諭各省督撫提鎮務将
 所屬武職不時留心察閲令其勤加練習嗣後倘仍
 有此等不能騎射之人不惟該員等罪無可逭必将
[053-44a]
 該督撫提鎮等一體治罪
  三十二年
上諭前據定長奏䕶送健鋭營兵丁酌雇竹兜應用並
 跟役亦為雇兜乘坐一節所辦全屬不知事體已經
 傳㫖申飭官兵奉派進勦自應奮徃遄征固無緩坐
 肩輿之理至於兵丁跟隨僕役責在効力服勤尤宜
 身奈勞苦即云道途遼逺乗騎不敷自應給與應得
 馬價或願沿途轉雇或願省費徒行皆未為不可若
[053-44b]
 如定長所奏使輿儓之賤得一體乗兜而驅策舁送
 者皆地方清白良民毋論道路傳聞駭人觀聽且使
 該役等見所過地方如此多方體恤必将因惰生驕
 諸凡抑勒平人繹騷鄉里勢又何所不至其於軍行
 政體所闗甚重若僅傳㫖教誡不足示懲定長著交
 部嚴加議處並通諭官兵經過地方各督撫知之
  三十九年
上諭馬步箭乃滿洲舊業向以此為要務無不留心學
[053-45a]
 習今國家昇平日久率多求安将𦂳要技藝全行廢
 棄不習因循懦弱竟與漢人無異朕痛恨之滿洲臣
 僕俱世受國家豢養之恩理宜自勵成材期與國家
 効力乃不知自愛竟成廢物甚屬不堪如朕已逾六
 旬仍每嵗行圍木蘭特欲令滿洲臣僕服習勤苦熟
 諳技藝之意若不如此則滿洲各大臣侍衛官員兵
 丁等必致俱不能騎射矣國家與滿洲臣僕鼓勵教
 導之例至詳且備即如設立前鋒䕶軍等各營特派
[053-45b]
 大臣官員訓練又每旗設立十五善射十五缺每遇
 缺出揀選時不論王公文武大臣侍衛官員拜唐阿
 兵丁閑散宗室概行挑取帯領引見復按其班次将
 王公文武大臣官員概列於前因伊等熟練步箭每
 於伊等内挑取者居多拜唐阿兵丁排列於後挑取
 者甚少但王公大臣官員挑選十五善射或圖美名
 或為戴翎者多伊等或於未得之先尚以步箭為事
 及既挑之後即棄而不習反不若将拜唐阿兵丁等
[053-46a]
 多挑幾人伊等尚知各務陞途不時習練嗣後所有
 十五善射之缺惟将拜唐阿兵丁及各該旗閑散宗
 室揀選𢃄領引見挑取之後仍令在原差上行走務
 令加意練習如果嫻熟准該管大臣保舉於應陞處
 列名即以藍翎侍衛陞用倘不留心練習以致生踈
 者即行叅革至王公大臣侍衛官員内步箭果有嫻
 熟者挑取十五善射時不必佔拜唐阿兵丁閑散宗
 室等缺即於上三旗内每旗另添設十五缺将下五
[053-46b]
 旗王公大臣侍衛官員一併歸入揀選𢃄領引見挑
 取如此辦理則王公大臣官員内步箭好者既不至
 廢棄而兵丁陞路亦不致壅滯矣著交該管大臣将
 現在十五善射作何分别挑取並新定之缺作何揀
 選𢃄領引見之處詳加核定請㫖永逺為例
  四十年
上諭健鋭營火器營俱由滿洲兵丁内揀選好另立之
 營所闗最為𦂳要現經管理此二營之大臣等操練
[053-47a]
 演習固屬盡心但因日久風氣漸弛即如在軍營則
 有詈罵将軍在本營即有偷盗馬匹之事若不及早
 整頓必至流為不堪大有闗係著𣲖舒赫徳總管火
 器營派福隆安總管健鋭營舒赫徳福隆安不必輪
 班前徃操練著每月去一二次查看整頓風俗嚴行
 約束毋令為匪並技藝務操演致精熟嗣後該二營
 官兵内如仍有無恥行為卑賤者朕惟伊二人是問
  四十一年
[053-47b]
上諭考驗未上衙門世職等步射務令每人多射數箭
 從嚴試看始可分别優劣定其等第從前遇考試之
 年𣲖出之王大臣騐看步射不過令人射三箭即行
 挑選此特王大臣等欲迅速竣事耳嗣後派出考試
 世職之王大臣等必令各員俱射五箭加意詳閲再
 定其等第揀選不得祇射三箭即行定擬也其軍政
 等處特𣲖王大臣考試步射者俱照此一體遵行著
 為令
[053-48a]
   直省
  八旗駐防營以将軍都統副都統掌其教閲訓練
  騎射演放槍礮並以時親臨閲試第其優劣以為
  賞罰春秋合操均與京營同八旗水師營每年春
  秋二季将軍都統副都統等督率官兵分駕戰艦
  金州福建乍浦廣東赴海口黒龍江齊齊哈爾黙
  爾根江寧于江面天津赴海口每年四月起八月
  止均擇天氣晴和潮平風順時出洋列陣張帆起
[053-48b]
  碇掌號鳴礮以次操演停操之後仍各率官兵講
  習水務
  陸路緑旗營總督所屬為督標巡撫所屬為撫標
  提督所屬為提標總兵所屬為鎮標總督節制巡
  撫提鎮提督節制鎮標每嵗秋季霜降日申令本
  標官兵校閲于演武場前一日各營将弁肅隊伍
  赴教場豫立軍營屆日黎明軍士擐甲列陣中軍
  建大纛于場正中将臺上𫝊令合操中軍揚旗麾
[053-49a]
  衆臺下舉礮三軍中鳴角擊鼓步騎甲士列隊行
  陣施放槍礮連環無間並如京營之制若長槍籐
  牌㓲刀短兵之屬各因其地之宜以教士卒皆有
  成法閲畢試材官将士騎射技勇申明賞罰犒勞
  軍士各釋甲歸伍漕運總督河道總督屆期教閲
  本標官兵亦如之其各營将弁隨時訓練本管軍
  士分按日期緑營水師有内河有沿江沿海出洋
  信候各省不同每嵗春秋季月或夏秋之季乗艦
[053-49b]
  列陣揚帆駛風鳴角發礮操演演具如軍律
  乾隆元年
諭各省營伍離提鎮遼逺不能親身稽察該督撫酌量
 地方營制如何令提鎮等隔數年一次親身察閲詳
 議具題尋議准直𨽻提督分所屬為三路嵗閲一路
  三嵗而遍馬蘭宣化正定三鎮嵗各一閲泰寧天
  津二鎮二嵗各一閲山東兖州鎮臨清沂州等處
  分路嵗閲登州鎮西南東南等處分路嵗閲二嵗
[053-50a]
  而遍山西太原大同二鎮嵗各一閲河南南陽河
  北二鎮嵗各一閲江南提鎮嵗各一閲江西南昌
  南贛二鎮嵗一閲二嵗而遍閩浙總督蒞任一閲
  水師提督一嵗閲海壇閩安烽火門等處一嵗閲
  金門南澳銅山等處二嵗而遍陸路提督一嵗閲
  興化福州福寧建寧延平等處一嵗閲泉州漳州
  龍巖汀州邵武永春等處二嵗而遍海壇金門南
  澳台灣四鎮水師嵗一閲福寧汀州建寧漳州四
[053-50b]
  鎮陸路嵗一閲浙江提督三嵗一閲定海黄巖温
  州三鎮嵗各一閲衢州處州二鎮嵗各一閲湖廣
  總督蒞任一閲提督嵗閲湖南湖北二嵗而遍襄
  陽宜昌永州鎮筸四鎮嵗各一閲陜甘總督五嵗
  一閲提督三嵗一閲延綏興漢河州凉州寧夏西
  寧肅州七鎮嵗各一閲四川川北重慶建昌松潘
  四鎮三嵗各一閲廣東左翼右翼髙州瓊州碣石
  潮州南澳七鎮嵗各一閲廣西提督三嵗一閲左
[053-51a]
  江右江二鎮嵗各一閲雲南貴州提鎮所屬酌數
  年内一閲各疏報出巡回任日期及各營汛官兵
  技藝是否純熟軍装器械是否齊全以待部核
  十年
諭國家設立營伍修明武備以為折衝禦侮之用必訓
 練精熟於平日斯可奮勇决勝於臨時是以陸路設
 營汛沿海設水師皆湏勤演習以收實效自去年朕
 命大臣察閲營伍後陸路該管大員頗肯竭力整頓
[053-51b]
 氣象而水師操演則不過将演就陣法塞責了事其
 操舟破浪之法官弁兵丁茫然不知以為此水手之
 事漫不留意即至舵工水手其能熟練者亦屬寥寥
 平日操演之事各船進退尚且参差徃來間斷茍其
 臨敵何以致用夫水師以舟為主出沒風濤去來倐
 忽必掌舵者能操縱自如而搶風折艥破浪冲波水
 手等盡能嫻習即官弁兵丁等亦皆心領神㑹不待
 呼應而自靈然後猝然遇敵駕駛輕㨗一舟之中臂
[053-52a]
 指相使如一人之身則應變制勝無難向來水師官
 弁仍以水師用原欲其熟悉情形收得人之效今則
 視為故套該管者不加察徼倖者茍延玩是育材之
 善政為容身之㨗徑矣著通行申飭沿海将軍督撫
 都統提鎮等務遵朕㫖實心訓練實心甄别毋得仍
 前玩忽虛應故事
  十一年
諭國家設立營制所以嚴拱衛而固苞桑務在精選鋭
[053-52b]
 以儲干城勤訓練以資捍禦所謂兵可百年不用不
 可一日無備也從前因各標營日漸廢弛朕命大臣
 前徃山東河南江南等省先行閲看並降㫖申飭復
 於督撫提鎮奏摺中時加批諭令其實力整頓今各
 省操演之法大扺旗纛戈甲期以飾觀步伐陣圖似
 為練習其實在技勇精强弓馬嫻熟者甚少在水師
 營汛亦不過演就水陣聊以塞責而已即軍政薦舉
 未能盡屬公當徒為具文以是整飭戎行豈能使壁
[053-53a]
 壘一新士氣日奮即如西北稱勁旅而江浙多柔脆
 不知既以為兵自應鼓其鋭氣使弱者日進於强豈
 可任其委靡不加振作盖營伍之中兵馬錢糧甲胄
 器械皆宜事事留心向來虛冐兵糧私扣朋馬夤縁
 㧞補挪措軍装等弊猶未盡除而教訓演習惟事粉
 飾因循怠忽尚沿舊習殊非設兵衛民之意是必立
 定年限専差大臣閲看庶将弁知有責成不敢怠廢
 而各兵亦知有考騐時時警惕技藝不致生踈於戎
[053-53b]
 行自有裨益朕前㫖與以三年之限著兵部請㫖並
 未定有分省察閲之年分今已閲之省則已過二年
 其餘則未命前徃也其如何分年分省差大臣徃閲
 著該部定議俟臨時酌量或自京師命大臣前徃或
 即命本省督撫察閲尋議定自乾隆十二年為始閲
  直𨽻山西陜西甘肅四川十三年閲湖北湖南雲
  南貴州十四年閲福建浙江廣東廣西十五年閲
  山東河南江南江西周而復始但地方遼濶若止
[053-54a]
欽命大臣一人勢難周遍至甘肅處極邉安西提標駐
  塞外若令閲川陜之大臣並閲則廣逺難周請于
  應閲直𨽻等省之年差徃直𨽻山西一人陜西四
  川一人甘肅一人應閲湖北等省之年差徃湖北
  湖南一人雲南貴州一人應閲福建等省之年差
  徃福建浙江一人廣東廣西一人應閲山東等省
  之年差徃山東河南一人江南江西一人兵部于
  每年開印後将應閲之省分並滿大學士領侍衛
[053-54b]
  内大臣都統尚書侍郎名單開列奏請或
欽㸃大臣前徃或即令該督撫就近察閲恭候
欽定再向來各省督撫提鎮原有分年察閲營伍之例
  嗣後各省如遇
欽㸃大臣察閲之年該省督撫提鎮停其察閲至當提
  督簡閲之年則各鎮停簡閲當督撫簡閲之年則
  提鎮概停簡閲
  十八年
[053-55a]
諭各省標營分年特派大臣查閲又督撫提鎮有統轄
 操防之責例應以時巡視所以簡軍實嚴武備也是
 以各兵之漢仗技勇為本至於旗幟衣㡌期足以别
 隊伍整軍容無缺可矣奚事増美焉近來外省營汛
 每遇大員蒞閲徃徃先期部署為一切觀美計製造
 旗幟更易號衣公費不足遂坐扣兵糧以致伊等生
 計為艱是營伍未有整頓之實而兵丁先被扣餉之
 累殊非巡查簡閲之本意嗣後查騐兵丁務覈其實
[053-55b]
 毋以旗章衣服粉飾外觀至或有欽差大員經過營
 汛地方兵丁循例站隊者亦俱無庸張設旗幟總之
 整飭戎行全在漢仗技勇其縁飾之具皆屬無益之
 虚文而因以扣餉瘠兵則尤其大不可者著通行各
 省督撫提鎮咸共知之
  二十二年
諭今日朕至杭州省城其接駕之緑營兵丁有奏簫管
 細樂者夫身𨽻行伍當以騎射勇力為重戍樓鼓角
[053-56a]
 不過用肅軍容即古者鐃歌鼓吹之詞亦以鳴其得
 勝之氣耳若吹竹彈絲技近優伶豈挽强引重之夫
 所宜相效此等緑營陋習各省均所不免可傳諭各
 省督撫提鎮等轉飭所屬標營嗣後營伍中但許用
 鉦鼓銅角其簫管細樂概行禁止又
諭外省駐防将軍及緑營之提鎮出行則皆乗輿夫将
 軍提鎮有總統官兵之責若養尊處優自圖安逸亦
 何以表率營伍而作其勇敢之氣况旗人幼習騎射
[053-56b]
 即緑營中亦必以其弓馬優嫻始歴加陞用乃一至
 大僚轉致狃於便安忘其故步此豈國家簡擢之意
 耶京師都統副都統既皆乘馬而滿洲侍郎則無論
 年逾六旬亦俱不得乘輿即朕巡省所至尚每日乗
 馬而行乃外省武職獨相沿陋習此甚非宜嗣後将
 軍提鎮概不許乘輿其編設轎夫並著裁革如有仍
 行乘坐者照違制例治罪可通行傳諭知之
  三十九年尚書公福隆安奏鳥槍一項於軍器中
[053-57a]
  最為得用而進步連環尤為鳥槍中鋭利之法八
  旗勁旅凡遇専操㑹操惟演九進十連環使之精
  熟是以所向無敵至各省緑營兵丁操演鳥槍不
  過按照陣式虛應故事施之臨事全屬無用即如
  征勦金川所有緑營兵丁放槍俱不得力直至𣲖
  出京城健鋭火器兩營兵前徃始各展其所長轟
  擊殪賊幾無虚發近日臨清勦捕逆匪亦得京兵
  之力其效已可概見伏思各省緑營原設鳥槍兵
[053-57b]
  與其循習虚文莫若練資實用請飭令各省督撫
  提鎮詳查本省原設鳥槍兵若干俱令照健鋭火
  器二營進步連環鳥槍法式一體演習并飭該管
  大員董率将領兵丁専心學習務使進退如法操
  練精嫻庶臨用並能致勝而防守愈昭嚴飭矣
  五十年
諭國家設兵衛民可百年不用不可一日無備陜甘兩
 省係邉陲要區設兵不為不多乃逆回兩次滋事緑
[053-58a]
 營兵丁懦怯退縮致賊匪得以蔓肆鴟張此皆承平
 日久督撫提鎮不能實心整飭各營将弁不加操演
 講習因循怠玩以致兵備廢弛屢經降㫖嚴切訓飭
 若能如福康安加意整頓于各標營内挑出兵丁一
 半専意訓練俾軍律嚴明士氣勁鋭一變緑營懦怯
 之習兩省共有三萬餘勁旅設或地方稍有不靖又
 何患不立時撲滅耶在雲貴四川兩廣福建等省係
 沿邉沿海重地自應照福康安所辦于各營内挑選
[053-58b]
 壯健勤加訓習使各有數萬勁旅庶平時足以重操
 防而臨時可以供調遣即腹地亦當如此留心簡練
 各省皆係總督専主營政而山東山西河南江西係
 巡撫兼提督銜著将福康安原摺抄寄各省總督及
 山東山西河南江西巡撫一體留心不動聲色皆有
 精兵之備亦一至要也又
諭鳥槍實為行軍利器著傳諭各省督撫務令兵丁時
 時操演嫻熟兵役奉差捕賊毋得施放空槍以期共
[053-59a]
 收實效又聞各省營伍槍兵每不得㧞補馬戰及外
 委等以致槍兵無向上之心甚或以羸弱充數殊不
 知臨陣殱賊鳥槍弓矢尤為得力自應将熟練槍手
 一體㧞補俾知上進有階則更争相鼓勵踴躍演習
   兵籍
  凡八旗親軍前鋒鳥槍䕶軍於䕶軍驍騎步軍教
  養兵壯丁内㧞補䕶軍於驍騎步軍教養兵壯丁
  内㧞補驍騎於步軍教養兵正身壯丁内㧞補步
[053-59b]
  軍於正身壯丁及户下人内㧞補教養兵於正身
  幼丁内㧞補領催於䕶軍驍騎内選充均由叅領
  佐領選應補之人呈都統統領等簡覈録其材力
  驍勇者既入伍令各旗籍具名按季報部以時稽
  其盈縮駐防兵由該管官於駐防壯丁内㧞補若
  駐防官子弟有嫻習騎射願於任所充伍者聽
  凡直省考㧞營兵以人材强壯技藝優嫺者充補
  騎兵㧞於步戰兵步戰兵㧞於守兵守兵㧞於餘
[053-60a]
  丁無餘丁乃募於民督撫提鎮本標及相近營汛
  均親考㧞餘令副叅考㧞仍於巡閲屬營時覈之
  考㧞失實及虛佔名糧者論如法營兵令五人聫
  名具保互相覺察其有不遵約束生事擾民容姦
  保慝離次失伍有干紀律者皆論如法並坐其長
 
 
 
[053-60b]
 
 
 
 
 
 
 
欽定八旗通志卷三十九


御纂詩義折中 田間詩學 詩經稗疏 詩經通義 毛詩稽古編 詩所 詩札 詩傳詩說駁義 續詩傳鳥名卷 詩識名解 詩傳名物集覽 詩說 詩經劄記 讀詩質疑 毛詩類釋 詩欵辨證 三家詩拾遺 詩瀋 詩序補義 虞東學詩 韓詩外傳 周禮注疏 周官新義 周禮詳解 周禮復古編 禮經會元 太平經國書 周官總義 周禮訂義 鬳齋考工記解 周禮句解 周禮集說 周官集傳 周禮全經釋原 周禮註疏刪翼 周禮述註 周禮纂訓 周官集注 禮說 周官祿田考 周禮疑義擧要 儀禮注疏 儀禮識誤 儀禮集釋 儀禮釋宮 儀禮要義 儀禮逸經 儀禮集說 經禮補逸 儀禮鄭註句讀 儀禮商 儀禮述註 儀禮析疑 儀禮章句 補饗禮 禮經本義 宮室考 天子肆獻祼饋食禮 儀禮釋宮增注 儀禮小疏 儀禮集編 內外服制通釋 讀禮通考 禮記注疏 月令解 禮記集說 禮記纂言 禮記集說 禮記大全 月令明義 表記集傳 坊記集傳 緇衣集傳 儒行集傳 日講禮記解義 欽定禮記義疏 深衣考 陳氏禮記集說補正 禮記述註 禮記析疑 檀弓疑問 禮記訓義擇言 深衣考誤 大戴禮記 夏小正戴氏傳 三禮圖集注 三禮圖 學禮質疑 讀禮志疑 郊社禘祫問 參讀禮志疑 禮書 禮書綱目 五禮通考 書儀 家禮 泰泉鄉禮 朱子禮纂 辨定祭禮通俗譜 春秋左傳注疏 春秋公羊傳注疏 春秋穀梁注疏 春秋釋例 春秋集傳纂例 春秋集傳微旨 春秋集傳辨疑 春秋名號歸一圖 春秋年表 春秋尊王發微 春秋皇綱論 春秋通義 春秋權衡 劉氏春秋傳 劉氏春秋意林 春秋傳說例 孫氏春秋經解 蘇氏春秋集解 春秋辨疑 崔氏春秋經解 春秋本例 歸田類稿 白雲集 稼村類槁 桐江續集 野趣有聲畫 月屋漫稿 剡源文集 剩語 養蒙文集 牆東類稿 青山集 桂隱文集 水雲村稿 巴西集 屏巖小稿 玉斗山人集 谷響集 竹素山房詩集 紫山大全集 松鄉集 松雪齋集 吳文正集 金淵集 山村遺集 湛淵集 牧潛集 小亨集 還山遺稿 魯齋遺書 靜修集 青崖集 養吾齋集 存悔齋稿 雙溪醉隱集 東庵集 白雲集 畏齋集 默庵集 雲峰集 秋澗集 第一冊 秋澗集 第二冊 牧庵文集 雪樓集 曹文貞公詩集 芳谷集 陳剛中詩集 秋巖詩集 玉井樵唱 蘭軒集 清容居士集 此山詩集 霞外詩集 申齋集 西巖集 蒲室集 弁山小隱吟錄 續軒渠集 定宇集 艮齋詩集 知非堂稿 雲林集 梅花字字香集 中庵集 文忠集 靜春堂詩集 惟實集 勤齋集 石田文集 矩菴集 道園學古錄 道園遺稿 楊仲宏集 范德機詩集 文安集 翠寒集 檜亭集 伊濱集 淵穎集 文獻集 圭齋文集 待制集 所安遺集 閒居叢稿 至正集 圭塘小槁 禮部集 積齋集 燕石集 秋聲集 雁門集 杏庭摘搞 安雅堂集 傅與礪詩_文集 瓢泉吟稿 筠軒集 俟菴集 滋溪文稿 青陽集 鯨背吟集 經濟文集 近光集_扈從集 純白齋類稿 圭峰集 蛻菴集 五峰集 野處集 夢觀集 金臺集 子淵詩集 午溪集 葯房樵唱 栲栳山人詩集 梅花道人遺墨 玩齋集 羽庭集 不繫舟漁集 居竹軒詩集 句曲外史集 僑吳集 詠物詩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