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欽定八旗通志 > 欽定八旗通志 卷首之四


[006-1a]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八旗通志卷首之四
天章四
皇上御製詩二
  賜安徽巡撫髙晉
江分上下各撫治簡劇因之寄任殊以汝慎勤應勝此
鳳廬其念洊災區
  賜河道總督白鍾山
[006-1b]
南巡江國周遭厯不使河干負弩朝嘉爾導疏合優叙
肯因小節課臣僚
 二十一叔父慎郡王輓辭十韻
同庚亦契韻年少久相隨
膝下陪聞禮
床前領弄飴後来雖各學時復有聨詞見樂善堂/全集中及我
親機政惟
王合表儀乙夘冬由貝/勒晉封郡王嘉言聞進牘碩畫見司旗曾命/管理
[006-2a]
旗/務閒趣兼工畫清辭獨剰詩晚年務置醴用杜/甫語雙鬢早
添絲都為去/聲一兒棄遂教百事隳未能規子夏因與繼
孫枝王早失子無嗣因命/皇六子出嗣祀事
叔輩晨星在顧瞻寜弗悲
  仲冬南苑大閲紀事
廿年一舉寜為數乾隆己未大閲/至今葢廿年矣周禮分明節候論便
設軍容示西域時哈薩克布魯特塔什/罕回人等皆令預觀佇看露布靖堅
邇日盼將軍兆恵/喜音殊切於懐好齊以暇千旓颭既正還奇萬礮
[006-2b]
喧風日晴和士挾纊非予恩也摠
天恩
  賜浙閩總督楊應琚
岱甸烏臺建銅邱幕府開節移閩海要人喜福星来三
世封疆寄平生經濟材予心深所託元氣貴栽培
  故大學士黄廷桂輓辭
華鐙廣樂正陳時扼擥驚聞辰尾騎
慈慶朝儀難並輟强州酉節物淚雙垂
[006-3a]
屈指軍興逮五年儲胥事事合機先凡軍需事宜有經/朕先時規畫而傳
諭批示甘肅尚未奉到者/及郵牘至無不適相脗合亶惟良弼蒼生福痛惜摧心
敢問

馬利軍行粟賑民彌留兩事尚諄諄遺疏内深以調飤/馬匹及地方賑卹
諸務籌辦未竟為憾/覽奏衋傷不忍終幅鞠躬盡瘁今誠已葛亮而來此一

運籌力疾尚勞心驛館誰為下鵲鍼時以督辦軍需赴/涼州雖抱疴日劇
[006-3b]
猶勉力視事邉地素少良醫經布政使蔣炳奏聞即命/福隆安挈御醫前往診治甫行而惡耗遽至可勝慟悼
賜賻行將歸故里椒漿寫痛定親臨
封疆厯三十餘年公正㢘明衆共傳
皇考時臣所餘幾鼻酸然復思愀然
  故大學士黄廷桂靈柩至京親往賜奠
事繁食少赤星頽易簀諄諄餉務裁公謹卒官父子感
馬光還陜士民哀忍將巫祝先桃茢載共公卿酹玉罍
奪我良臣一何遽不教留聽凱歌迴
[006-4a]
  賜將軍兆恵書扇
火嶺炎蒸劇將軍未解鞍國威揚萬里臣節率三單贈
奬赤心篤持同白羽看黄香思漫引存問悉平安兆恵/母年
髙時遣/人存問
  固濟爾巴圖魯璊綽爾圖盡節詩
璊綽爾圖者索倫侍衛員曾以血戰功因賜號旌賢璊/綽
爾圖於乾隆二十一年冬随大兵進𠞰阿/睦爾撒納與哈薩克力戰有功特賜是號固濟爾何謂
敢勇能摧堅亦云其勇耳大節乃炳然兆恵定回城哈/什
[006-4b]
哈/爾驛章一一宣云有瑪穆特被回擄去年其人厄魯特
隨軍厮役焉將軍遣偵騎彼亦隨往旃時將軍遣散秩/大臣達什䇿楞
及璊綽爾圖莫寜察岱屯等率兵百人/前行捉生口瑪穆特莫寜察厮養也忽被賊回遮衆
寡敵實難矢盡守空屋奮突揮以拳莫寜察戰沒岱屯
命亦捐璊綽爾圖在傷重飲劍艱猝被生縛去至霍集
占前卓立唾賊罵裂眥髪衝冠巴圖魯侍衛豈懼爾狂
㹪天兵今少至數萬繼進連以千敵爾萬汝滅踵不旋
霍集占乃怒持刀向頸剸其達什䇿凌同時遭繫牽霍
[006-5a]
集占忿詈爾厄魯特人叶/脣齒應相依何受中國官鐵
鈎鈎四肢其死最可憐是皆所親見飾語敢取愆徒以
無足數旦夕命茍延渠逃定回城乃復得見天兆恵聞
此語既悦繼涕漣悦以我有人涕以已所遣叶/據實厯
詳陳痛淚不忍看心與帥臣同恩加寜惜駢璊綽爾圖/等前已有
㫖勅部照陣亡例賜卹今悉其死事/英烈狀復命察其子嗣優加恩卹為齒睢陽張為舌
常山顔古有今豈無詩録其人𫝊
  雙義詩有序/
[006-5b]
  副將軍富徳至葉爾竒木既定回城痛去嵗將士
  之沒於王事暴骨沙場為之築墳表墓因以奏聞
  葢隨將軍兆恵力守者固已無恙而旁出捉生及
  在途值賊者猝致捐軀實出逆料時則納木扎爾
  三泰適以奉差而往遇難而殉此雙義之詩所由
  作也夫雙忠戡亂於無形雙烈表節於有北今之
  雙義亦復炳然此皆我八旗世臣與國同休戚者
  在諸人含笑九泉已知世禄之必被而朕捫心午
[006-6a]
  夜奚啻手足之如傷用兵既非得已盡節豈所樂
  聞且即此役而言非生擒二酋何以雪我三軍之
  恨哉然既建大業寜免㣲疵即走卒厮養頗切同
  仇則知我國家豢養旗人萬年鞏固之基而非周
  秦漢唐一興兵而天下驛騷怨聲載道者比此又
  朕所深慶幸者夫
雙忠昔集事雙烈能忘身二事皆/見前集兹作雙義詩其故得
細陳曰納木扎爾曾贊北路軍奮勇剪逆賊封伯酬其
[006-6b]
納木扎爾先以都統叅贊北路軍務曾擒/喀爾喀叛逆青滚雜卜論功加封伯爵副都統三
泰英氣頗超人均御前侍衛素悉厥忠純兆恵富徳輩
從戎久効勤欲代俾將母將軍兆恵富德母俱年髙比/嵗領軍討賊故特簡二臣往
代/之二臣被選掄去嵗黒水役事見/前固守遣索倫致信愛
隆阿權退催後援可支百日間速進莫逡巡將軍兆恵/等猝被賊
遮時愛隆阿拒河駐後將軍兆恵自圍中遣索倫二人/間道傳語大兵未集可速迴阿克蘓俟後軍一齊進援
將軍及叅贊輕進徒俱焚當待師並来何慮狂狙狺時/授
納木扎爾為靖逆將軍三㤗為叅贊大臣/之信兆恵已知之故亦令暫迴以俟後軍爾時二臣者
[006-7a]
馳驛往軍門過愛隆阿營却近黒水濱所遣人未遇礮
聲前忽聞知賊與我戰聞戰恥退奔徒攜百餘騎赴義
命同捐叶/凶信驛遞来痛淚傷心魂使早知拒守退俟
熊羆羣同進可樹功何致均沉淪即先至一日合兆恵
軍屯亦可旋今嵗奚煩以身殉叶不前復不後此實若
有神富徳自和闐重至黒水津葉爾竒木降諸事粗䖏
分痛念我將士沙場化為燐黄頭雖不備掩骼權為墳
猿鶴昔屬幻邱隴今可循因以此事奏西望揮淚頻豐
[006-7b]
碑旌墓門千秋西海垠捐軀固臣節在爾非所論在予
則何忍此恨終當伸夷考六人蹟事異心同均與國休
戚共寜止曰藎臣史筆多訛𫝊永言𫝊其真
  賜明瑞有序/
  叅贊大臣毅勇公明瑞以逆酋大小和卓木望風
  先遁率前鋒鋭卒往遮而賊間道通信逆酋遂
  兼程走明瑞追及之於霍斯庫魯克以逺馳之旅
  摧拒險之徒銜枚列隊者甫九百人鳴哨據梁者
[006-8a]
  且六千指而能折負隅之勢揚卷籜之風轉戰三
  時辟易百里擒生斬級輜重畢收而將軍富德等
  亦以兩城既定統師㑹𠞰逆豎計日可擒非其志
  秉忠誠曷以功隆摧陷雖古名將孰克方兹爰賜
  是詩以彰其績
世胄更勲戚少年能老成從軍俾習事屢戰得英聲適
以狂狙遁因將勁旅征欲遮先信漏不捨竟踪横地利
彼雖擅人和我實勍騎惟九百到賊乃數千迎少卒勝
[006-8b]
其衆勇還濟以誠朂哉俘二豎衛霍遜功名
  將軍兆恵富德差乾清門侍衛来請安詩以賜之
數年萬里未為遥遥在將逢隔五朝却為勞儀待旋蹕
時將軍等凱旋近郊擬以二十/七日上 陵回程具儀迎勞如三秋念轉無聊
  二月廿七日郊勞出征將軍兆恵富德及諸將士
   禮成紀事
京縣郊南親勞軍
圜壇陳
[006-9a]
纛謝成勲出師本意聊嘗試西陲之役始以厄魯特諸/台吉率衆欵附請兵甚力
我喀爾喀牧圉勢不可以錯處滋患無寜及其鋒而偏/師嘗試特計因其地以撫之故 禡旗命將之典槩未
舉行語具乙亥告成碑記兹準夷既平而回中諸部以/次戡定實荷 上蒼 宗社鴻庥非敢謂先時逆
覩及/此也奏凱今朝備禮文釋甲弢戈罷征伐論功行賞筞
忠勤膝前抱見詢經厯國朝舊制凡出征將領成功還/者行抱膝跪見禮以示優異今
即遵/行一瞬五年戚以欣
同心萬里那暌違畢竟歡言賦采薇勇將歸来兼福將
黻衣著得解戎衣漫稱偃武修文日恐即嬉文恬武機
[006-9b]
飲至寜誇暢和樂持盈益勵慎幾㣲
  三月朔日御殿定邉將軍兆恵副將軍富徳等率
   成功諸將士朝謁詩以紀事
黄麾簇仗正衙排奏凱来朝樂孔皆脱劎釋冰摇玉佩
卷班按隊叩金階幸逢耆定干戈戢况值熙和風日佳
范士燮言予敢忘惴矜保㤗是長懐
  大學士来保八十壽辰詩以賜之
八袠棃鮐茀祿增三朝禁近亮勤稱温城過闕毋忘下
[006-10a]
東海為閭知有興矍鑠齊眉叶琴瑟徘徊繞膝侍孫曾
皤皤元老多黄髮時大學士史貽直/亦年七十九矣自是明廷大吉徴
  夀五弟和親王五十夀辰
星臺太史報書雲邸第佳辰瑞靄氛體似吹葭氣方熾
算同刺繡線添紋年齊蘧使對尼父詩例髯仙夀夘君
掞藻謾稱鶺鴒頌惟懐敬業昔同羣
  賜山西巡撫鄂弼
旬宣此初任嘉爾副予望出政宜除細移風在奬良公
[006-10b]
為衆官表儉是晉民長保障休輕視家聲朂繼芳
  閲健鋭營習武
健鋭垂營制勤教子弟兵果然實效獲遂用大功成耆
定敢因懈詰戎益致精簡良行賞遍弧矢亦親抨
  昆明湖泛舟示尹繼善
泛舟昆明攜近臣繼善南来亦同舸忽然博古謂盛世
襲彼漢名似弗可笑而謂之意固佳黒土原非沿刼火
未聞神池自堯乎皆見三/輔黄圖詎始茂陵劉郎那道古且置
[006-11a]
言今時即云襲漢我不辭闢疆二萬里以外用兵纔閲
五載遲西海一帶皆吾屬嵗嵗入貢朝丹墀伊犂耕牧
日孳息烽火不作寜邉陲一狼千羊非所喻試問元封
能爾為
  書箑頭賜駐守伊犁内大臣阿桂
典屬今時班定逺冠軍昔日霍票姚阿桂於平回部時/以厯戰奏竒捷今
統留駐伊犂兵循行諸部屯政撫輯/合宜其勇決沉㫁殆兼霍班之美雪塗無藉持清暑
欲扇仁風萬里遥
[006-11b]
  賜兩江總督尹繼善
保障資三省忠勤著兩朝節樓無過久尹繼善於雍正/七年巡撫江蘇
旋兼節制厯兩江雲貴川陜諸重任/而兩江至今凡三莅前後三十餘年幕府獨稱超善得
軍民服兼能上下調暇還工作誦吉甫可同條
  賜江南河道總督髙晉
撫皖昔㕘俎督淮今建旌髙晉昔為安慶巡撫時/命為副總河俾習河務簡賢
我惟切盡職爾應誠兩世司河務髙晉髙斌/之嫡姪也一心如水
清朂哉為國幹便是繼家聲
[006-12a]
  賜湖廣總督愛必達
荆襄資坐鎮江浙逺来迎曰有世臣藎常懐報國誠清
勤課吏治疾苦達民情久靖苗疆術無過不擾行
  賜閩浙總督楊廷璋
西粤昔開府南閩今建牙兼知亦舊制閩浙總督駐衙/於閩兼知浙省
舊制/也勝任得卿嘉政有羣黎感身無大耋嗟廷璋年七/十三精神
尚/健老成方倚賴調攝意湏加
  賜江西巡撫常鈞
[006-12b]
百戰得歸身九歌出牧臣常鈞於西師屢著功/績凱旋疉擢至豫撫無端泛
河洛有術免沈淪熟路輕車易去秋楊橋漫口以胡寳/瑔素習豫省水利有㫖
對調然方水注聞封時常鈞督塞/五門頗寓行師之律厥功甚鉅賢勞體恤頻西江魚
米地休息且同民
  賜安徽巡撫託庸
連疆来接駕咨政引同舟共濟義應繹勤宣業可修老
看身益壯人實食無浮虹宿被灾地欽哉善恤賙
  賜奠大學士来保輙復成詩
[006-13a]
一世篤勤行
三朝禁近臣老成惜多謝去嵗大學士史貽直梁/詩正半年相繼而沒厚重
有誰倫那問生由命因知夀底真来保夀至/八十四嵗且看市㕓
上應有輟舂人
  夀莊親王七十誕辰
吾叔長上/聲吾十六嵗於今亦届古稀年近尊行裏無雙
老闔藩衛中有數去/聲賢友愛深承
宗帝澤引教平/聲迴憶
[006-13b]
祖皇邉康熙六十一年奉鎗箭/皇祖㫖令王教子由来齒德光朱邸恒藉
儀型福夀綿
  臨協辦大學士尚書武毅謀勇公兆恵第酹酒
重坎昔已濟百年今忽消大星落昨夜宻席尚前朝前/日
養心殿軍機大臣等同進朕謂宜就第攝養昨日兩命/御前侍衛挾醫往視稱小差今早亟問則已報逝矣
一痛嗟何及千勞憶匪遥恨無執手訣城闕鎖深宵
  賜江南總督大學士尹繼善
綸扉昨已命和羮江國仍資扈蹕行明代稱賢必王守/仁
[006-14a]
永/漢家推盛則韋賢/當/封疆㡬處皆時望旌節卅
年獨老成亦識心殷依北闕待宣入閣贊樞衡
  賜江南河道總督髙晉疊舊作韻
東南稱澤國保障畀雙旌詎在工穿鑿惟應盡敬誠隄
堅幸黄刷口拓暢淮清年来清口宣洩之法髙晉善體/朕意於啟閉尺寸一以髙堰五
壩為程不惜拆清口壩之勞費是以屢/年五壩不過水下河田廬並資利益實爾推行善毋
須揚頌聲
  賜湖廣總督吳達善
[006-14b]
甘陜贊軍餉滇黔建棨牙兩湖俾治劇萬姓庶䝉嘉公
不和斯鮮俗有湖北督撫常不知之諺或惑於形家之/説以為地勢使然此謬論也葢公豈有不和
者/明期照莫差官方誠闒茸湖北吏治自愛必達周琬/以来因循欺蔽較各省為
劣兹命督撫諸/臣力挽頽風可弗意為加
  賜閩浙總督蘇昌
楚粤曾宣績浙閩兹撫封外中久敭厯聲望益舂容早
是心如水應知夀比松自當隨蹕輦奕葉本從龍
  賜安徽巡撫託庸
[006-15a]
又下大江来舟行許扈陪率因諮衆隱遂以訪羣材節
操古松似精神秋水哉恐妨悞程吏數日便教迴
  坐天成寺樓得句命尹繼善和韻
石級髙縈䇿馬登春山羃䍥曉烟澄峯排兩闥爭輝日
澗轉千盤尚帶氷松較六朝還更古天懸一鏡不須鐙
寺樓老翰相攜坐問爾棲霞可得能
  大學士尹繼善隨圍因請詩走筆成什調之
久置馳生耳後風過五旬後雖毎嵗行圍然不/似向年御飛騎下峻阪矣偶然蘭
[006-15b]
阪驟雲驄雖抛射鵠五年閲向喜射鵠幾暇常集侍衛/等試射中的恒十之八九
自壬午以後因臂病不能如志弗為者/五年於兹而馬射則仍縱送如常也原屢中去/聲麚片
刻中廿四日圍中發矢連斃五鹿廿五日行圍復殪其/三尹繼善見之驚為神異因命其射一疲卧之鹿
則第三箭始著鹿身/轉蹷起帶箭而去祗以賤良衆屬目笑稱馬步一張
緑營不嫻馳騁馬弓之力率減於步弓遂有以馬步/一張弓誇於衆者若我滿洲則馬射更為得力故其
弓較步弓尤强尹繼善久莅/外任習聞緑營語因戯及之隨圍老翰催成什譎諫相
如同不同
  題李世倬皋塗精舍圖
[006-16a]
圖寫臯塗著壁懸偶來即景賞雲煙誰知常住舍中者
已閲人間二十年是圖丁夘所作/逮今二十年矣
  閲武
健鋭練精旅香山聚隊居知方素嘉爾閲武便臨予所
尚赳桓實寜誇聲勢虚展伸佈行雁偏伍列麗魚撫壯
誠欣矣問勞尚憫如藉兹成偉績前此平定回部時健/鋭營士卒所至奮勇
先登屢奏攻堅陷/陣之捷遂成大功耆定可忘諸
  將軍公明瑞輓詩
[006-16b]
蠻結之捷鼓勇進孤軍深入心牽縈屢催繼援竟弗援
額爾登額以恭贊統兵自旱塔沿途逗遛屢經傳㫖飭/責撫臣鄂寜亦十檄進援木邦接應將軍彼並置之不
問/僨轅駑馬誠堪驚然猶因糧𠞰猛宻計當兩路兵合
并誰料援師竟避賊額爾登額既退葸貽誤致老官屯/匪孽尾随大軍伺隙又以猛夘一
帶多有賊蹤彼自生驚阻遂由/内地繞至宛頂復恇怯不進强弩末被魯縞輕蜂屯
蟻襍截歸路將軍體恤諸孱兵攜數勇士獨殿後不虞
去/聲要害命傾將軍公明瑞自大山移駐猛腊率衆擊/賊連勝殱數千指以緑營疲病者多不
忍棄去令將領䕶行而身自殿後接仗臂胸被創竟致/捐軀都統扎拉豐阿䕶軍統領觀音保總兵李全亦俱
[006-17a]
陣/歿嗟哉捐軀因為國痛惜如失股與肱雙忠雙烈及雙
駐蔵副都統傅清左都御史拉布敦以鋤兇死事表/曰雙忠而定北將軍班第恭贊大臣鄂容安為伊犁
賊黨所迫倉猝捐軀是為雙烈黒水之役恭贊/伯納木扎爾侍郎三泰遇賊被害是為雙義三逢斯
四何為情大臣竭忠報國節義炳然罕覯兹/後先嫓績三而且四深用憮然要當專祠
表勲績俾爾千古存如生恨緬事益難中止雪仇大舉
期功成
  將軍公明瑞及領隊大臣都統扎拉豐阿䕶軍統
   領觀音保靈櫬至京親臨奠酹即事成什
[006-17b]
全師原是出蠻陬何事三臣命獨休將軍公明瑞師次/小猛育額爾登額
逗遛不接應以致旱塔木邦之賊并力邀遮時以營中/病疲之卒誼難徑棄三臣矢志不肯輕還殿後接戰臨
陣捐/軀被阻稜稜恥生返捐軀赫赫永名留殿軍無愧孟
之反隕節同如趙慶州故里櫬歸臨奠酹酒杯釃盡淚
還流
  題𢎞旿畫翠巘髙秋
千尋翠巘嵌丹楓秋色臨平想像中石渠寳笈有王䝉/臨平秋早畫軸上
等/真蹟楊昇曾未見款識仿/昇筆法精神直欲逼思翁
[006-18a]
  攜和親王遊山作
雨後春山恰好登牽来御馬與同乗卅年前興爾應憶
七字立成我尚能莫負韶光繪如許試看霜鬢㸃俱増
偶然屧步休誇健近寺或步陟王/稱健步能濟勝許掾風流底足稱
  閲武
自葺實勝寺爰居健鋭營鋪敦恒藉是開拓竟因成緬
甸何無賴王師斯有征重臣奉命討耆定貴先聲
  題李世倬畫
[006-18b]
曾是皋塗命寫真林仍羅落嶺嶙峋獨憐盤礴為圖者
却已多年作古人
  書扇賜經畧大學士傅恒
炎徼熾煩暑軍營區畫頻大端應悉記細務不辭親世
上誰知我天邉别故人朂斯風到處揚武並揚仁
  經畧大學士傅恒奏報收撫猛拱土司賜詩示奬
猛拱輸誠舟濟師朱波早是失藩籬猛拱土司渾覺遣/其頭目脱猛烏猛
至騰越誠願備舟濟師比經畧大學士傅恒軍次戛鳩/江夷目等已陳舟江岸遂由允帽寨口渡江今奏報八
[006-19a]
月二十四日至南底河脱猛烏猛復率猛拱城長来迎/並艤舟河干待渡傅恒先遣領隊大臣公奎林統勁旅
五百往定其城俟後隊全至盛兵以莅猛拱乃江外一/大部落緬匪恃為扞蔽今既收撫其地則彼之門户已
失在我實操勝勢亦如平/準夷時之先取烏梁海也烏梁海譬先收附準噶爾斯
易掃夷身先去/聲諸軍共辛苦心嘉碩輔佛肩仔秋霖中
喜瘴江渡已趲兵行兩月期傳恒於七月二十日自騰/越統兵進𠞰出闗以後路
益﨑嶮兼之秋雨地濘積潦甚深平時驅馬可涉之溪/非舟橋不得渡他人當之鮮有不畏難生阻者而傅恒
督率士卒結筏成梁且有横一木於水靣身先踐渉為/衆倡以此人皆感勵指顧集事雖當雨多漲盛之時我
軍安渡無滯據奏九月初十日計可至蠻暮與副將軍/阿桂㑹師即議分路攻取老官屯較前嵗師期早將兩
[006-19b]
月/云伊犂耆定久戈詎緬昏狂事疥搔西陲底定已慶/戢櫜故於回部
獻俘時曾有從今更願無斯事之句實朕志也至緬夷/僻在荒徼初未嘗有勤逺拓邉之意即其始作不靖尚
不欲動衆聲討乃賊酋敢恃險逺抗我顔行且寛以一/年待其悔罪仍冥頑負固此則國體所繫勢難中輟不
得已用兵之苦心/ 上天實鑒之昔實謀猷贊帷幄今資奔走効弓刀
東山那學謝安逸上蔡還過裴度勞佇待紅旗飛報捷
重開紫閣勒勲髙前此西師之役惟傅恒與朕同志獨/贊成功曽於紫光閣圖形䇿勲列在
第一今以事鉅人少不得已命前往經畧乃劬勩備/嘗茂績尤著佇大捷迅奏閣畫再標用彰懋賞耳
  臨和親王府第酹酒永言誌痛
[006-20a]
視疾起居執手詢旋聞哀信達楓宸維屏維翰有為恃
斯邁斯征無更親弱質兒孫憐汝偝
髙年妃母養去/聲予申二裕貴太妃居宫中今年八十有/ 自難慰遣予當代為申養以頤
之髙年/ 志一朝喪弟兼賢輔自顧何心慶六旬
  臨大學士忠勇公傅恒第賜酹酒
瘴徼方欣輿病迴侵尋辰尾頓增哀鞠躬盡瘁誠已矣
臨第寫悲有是哉千載不磨入南恨半塗乃奪濟川材
平生忠勇家聲繼汝子吾兒定教培
[006-20b]
  賜山東巡撫富明安
承宣久佐方伯治安撫遂教幕府開能繼前規重本務
大學士阿爾㤗前撫山東時董飭所屬専務實政於農/桑水利諸事區畫周詳治行稱最崔應階繼之亦守而
弗失曾諭富明安當一/禀成規而更勤於察吏勤求諸吏舉清裁繁滋户口誠
庶矣宜異古今其逺哉齊魯大邦小無數一人可具穎
陽材
  賜兩江總督髙晉
壤接因來輦路迎六年一日此丹誠防河積穀胥籌度
[006-21a]
察吏安民屬老成省嵗稔多原致喜去嵗江以南秋收/均有十分髙晉云
乃數年来/所僅見任官賢少輙為怦俞哉回任勤諸政豈在劬
勞扈蹕行
  憶故大學士忠勇公傅恒用去嵗臨第賜酹詩韻
去嵗滇南力疾迴恰斯靣晤憶生哀傅恒去嵗自滇南/迴於天津復命迄
今一年餘兹復駐/此追憶為之黯然樸齋即景依然也前席言人何往哉
由古同為閲世客祗今誰是作霖材自憐無助涓埃者
後進方當竭力培
[006-21b]
  賜大學士髙晉回兩江總督任用去嵗賜詩韻
昨年曾晤路旁迎去春東巡髙晉以江省封圻毘/接奏請来迎還任時曾賜以詩黄閣
旋除鑒素誠四月内尹繼善大學士缺出中外殊難其/選以髙晉敭厯有年服官公正即為簡畀
仍兼節/制兩江適以潦淤萃畿輔去秋近京積雨較多永定河/及北運河並有漫溢之處應
通行相度修治髙晉素諳河務經理詳慎特令/来京道便㑹同裘曰修及周元理悉心勘辦召来相
度議平成南人望汝還為快北闕惟兹别漫怦内外需
材贊治理苦心簡任敢輕行
  閲武
[006-22a]
八旗子弟兵健鋭此居營聚處上/聲無他誘初建健鋭營/於此掄八旗
勇壯之士居之以其地離京城逺無習俗外誘而/列營聚處技易精勤平定西陲時用之頗著成效勤操
自致精一時看斫陣異日待干城亦已收明效西師頗
著名
  賜山東巡撫徐績
新疆宣力數年更徐績由山東按察使進京命駐哈宻/辦事又調赴烏魯木齊前後凡三年
簡授齊東安撫行詎曰繭絲惟保障况兹路熟就車輕
小㢘大法視斯率察吏安民篤以誠風土休言夙所悉
[006-22b]
矜知則闇學知明
  賜閩浙總督鍾音之任
海江保障寄儀刑弗動色聲措輯寜述職咨詢近前席
歸轅荏苒别明廷兩疆所部連康嵗一路應知是福星
朂爾莫渝終始志昭昭原不若惺惺
  臨故大學士傅恒墓賜奠
佳城咫尺蹕途傍莅止因之酹桂漿已厯廿年次輔弼
又經三載隔隂陽先兹於汝應相恨後此顧予轉自傷
[006-23a]
無忌昭陵雖有例那教賜奠痛文皇
  賜伊犂將軍舒赫徳
伊犂萬里撫軍民不比堂㢘取㫖頻此豈僅為保障寄
因之特用老成人固思舊侣歡常聚其奈嚴疆倚獨諄
食少事煩正何礙如斯我亦倍精神
  詠題壁玉韘賜將軍阿桂
闓體誠資挽六鈞玉工琢作刻崖人漫嗤沙苑詩無謂
用方岳/秋崖事可識浯溪筆有神臂病多年疎射鵠心厪邇日
[006-23b]
望書麟良球等度奚相稱合賜燕然勒績臣
  書扇賜將軍阿桂六韻
掌握師行掄俊豪事無巨細一心操功成九仞尤應慎
志洽諸軍實所褒探路欲因乘怠隙阿桂奏督兵進𠞰/巴占賊人因係近
巢險隘悉力抵拒官軍屢攻未下兹於菑則大海山梁/之西探有昆色爾喇嘛寺又西為章噶若由昆色爾將
章噶占得則菑則大海拉枯喇嘛寺均已攔截其内賊/自不能踞守届時或順山腿下至河邉或涉水而西皆
可繞出勒烏圍之南以㫁其與噶喇依往来之路海蘭/察親至其地審度情形統兵往𠞰約於初三四間即可
奮力前進以我精鋭擣彼空虚諒無不/克云云所籌甚合機宜亟盻捷音速至攻碉直可壓危
[006-24a]
撓我居避暑原無暑卿效賢勞真是勞嘉予七言錫書
扇凱歌三㨗換征袍勉之指日親郊勞紫閣銘勲崇爵

  於郊臺迎勞將軍阿桂凱旋將士等成凱歌十首
郊臺仍是此郊臺何幸重修盛事来漫謂數年經契濶
精神注似日相陪
勲臣率拜列靈旗郊勞之儀陳將軍叅贊等得勝纛於/臺上朕親率成功將士及王公大臣
等行禮是時臺下/鳴螺鐃歌樂作軍士鳴螺赫武儀樂奏鐃歌行抱見
[006-24b]
拜纛禮成御幄次將軍叅贊趨至座前行抱見禮各/加撫慰賜坐賜茶猶循 祖宗以来之家法也

家法萬年垂
已已班師本受降非擒賊滅冦故/未行郊勞之典庚辰郊勞典鴻厖放
牛歸馬予素志凱獻何期此見雙
準部回城定五年金川小冦亦如前嘉予將士久敵愾
不覺對之増惻焉
地險加之衆志堅促浸逆賊恃其地險碉堅蟻衆齊心/抗拒其事雖小於平定西域而逐步
[006-25a]
力戰而得攻𠞰之艱/視前不啻數倍過之林碉步步戰而前小於昔事難過
倍慰意恒因意
鑿穴而居避火器終於靣縛出蕃城官軍圍攻賊巢用/大礮四面轟擊賊
衆皆鑿地而匿以避礮火今䑕窟垂破逆酋膽落計窮/因率其弟兄甲爾瓦沃襍爾斯丹巴並其兩土婦及助
惡大頭人丹巴沃襍爾阿木魯綽窩斯甲尼瑪噶喇克/巴暨兩喇嘛並大小頭目二千餘人出寨跪捧印信乞
免誅戮遂/悉就擒獲貪生螻蟻固如此聚族將焚語豈誠先是投/出番衆
僉稱聞逆酋等毎言若官軍攻至巢穴窘迫無計即相/聚焚死不肯為官兵所得彼時即以畨人之性最忌自
戕不過故作妄語欺飾以圖狡脱/屢諭將軍等嚴防今果不出所料
[006-25b]
倏經于役五春秋棧道﨑嶇似坦郵棧道雖險較之/金川則坦途矣
路花紅復栁緑阿誰致悔覓封侯
脱却戎衣換吉衣龍章示奬特恩稀郊勞時將軍等俱/甲胄覲謁隨行奏
凱而還俾衆觀仰軍容之盛入朝後始解甲易吉服/將軍阿桂實為此事首功特賜四團龍補以示優異
心戮力還掄最便解天閑賜六飛將軍阿桂及副將軍/豐昇額叅贊海蘭察
並賜御用鞍/馬乘以扈行
兵洗金川永不波潢池跋扈竟如何良鄉近逺多黎庶
歡喜都来聴凱歌
[006-26a]
凱歌亦豈易為聞五嵗辛勤勞衆軍我實未曾安五夜
㡬多憂慮與平分
  賜協辦大學士吏部尚書一等誠謀英勇公阿桂
   六十夀辰
功髙殊衆賜冠衣夀日充閭耀吉輝謀勇奏平定玉壘
歸来俾協贊黄扉六旬慶自今伊始廿四考當逾古稀
不説保全朂黽勉嘗謂史稱宋太祖能保全功臣以為/善事夫欲保全之是心中已先有一
彼將有過或我將疑彼之念非待臣以誠之道也君之/與臣惟願其長享令名以宣猷佐理何必預設保全之
[006-26b]
意/哉名同郭令豈其非
  閲武樓閲武因成六韻誌事
節前閲武甸場寛組練生光了弗寒可勿用仍要以備
不忘危敢恃其安新疆舊部兹同扈北路西戎許並觀
大兵平定兩金川以其地安營設鎮而令其餘各土司/分年入覲俾益懐徳畏威兹初次舉行派定明正等十
八處土司土舍頭人共二十四員名命成都將軍明亮/攜以入朝與朝正外藩及年班回部並哈薩克使臣等
同與朝賀宴賚適於閲武樓閲武因命舊藩新部/及此次瞻謁之土司甲爾叅德沁等皆得與觀破險
衝鋒或經見邇年攻𠞰金川我八旗將士越險摧堅勇/鋭百倍番衆等皆見而畏懾至若滿洲兵
[006-27a]
行陣嚴肅簡練精强則/其昔時所未聞見也正旗堂陣俾初看銷兵氣共陽
和鬯訓旅心殷揚覲難示義方還頒禮賜閲武禮畢所/有在事之將
校兵衆等皆/循例行賞武臣莫重詡登壇
  臨大學士舒赫徳第賜酹酒
扈蹕將襄事中途忽永辭日安聖母山陵大禮于廿五/ 奉 地宫後恭㸃
行神主例應滿漢大學士各一員襄事因令舒赫徳扈/ 乃舒赫徳忽於十九日晡遘疾亟遣御醫診治以冀
速痊不意其勢日加劇病中猶以欲襄廿五大典/為惓惓至廿二日酉時遽爾溘逝聞之實深震悼失斯
佐惜矣屬我命逢其今年正月遭子之聖母大故二月/杪又有皇四 喪今舒赫德忽
[006-27b]
復病歿雖皇四子事闗天性不能不傷而舒赫德佐子/政務實國家得力大臣一旦失之痛惜尤甚此皆由今
嵗流年駁雜所致星/命家言理或有之也中外力宣久絲綸心謹司老成漸
凋喪觸緒總興悲
  蘇爾相詩
差往緬屯因被羈庚寅春因緬匪懇求解老官屯圍時/曾有奉表還人納貢之説久渝不至
命雲貴總督彰寳遣人往詢而彰寳遽遣都司蘇爾相/持檄往緬境乃匪目諾爾塔將蘇爾相羈於老官屯蘇
爾相屢欲引決不得留彼八年丁酉春匪目得魯蘊願/將蘇爾相送還禀致邉吏總督圖思徳據以入告然不
免露遷就完事之見為緬匪所窺復爾居奇翻悔而緬/目綻拉機又從中掣其肘益致反覆遷延幸余預料圖
[006-28a]
思徳之才識拘淺非能任其事者因改令撫黔而調李/侍堯代其職并命阿桂往彼相機籌辦二人措置得宜
緬匪始知畏懼于四月廿七日差人將蘇爾相及其隨/往之弁兵等送還内地阿桂等因訊錄他犯供詞以奏
乃知蘇爾相在彼/情事為之矜憫今知悔罪送還為兵傳後實非佳也
事貴先聲信有之緬地水土惡劣前此官軍至彼輙多/染病且有死亡者實非可用武之地
故決計不復加兵昨嵗平定兩金川受俘誅逆令所留/緬目秤官猛等數人與觀皆惴慄觳觫不敢仰視因縱
之歸秤官猛等遂於緬地𫝊述中國威武會緬酋懵駁/已死其子贅角牙繼立頗知悔懼而得魯藴等又深慮
獲罪天朝終難安處因思表貢還人求許/開闗通市其悔罪之心實由先聲所懾也癘地瘴鄉憐
久汝氷天雪窖豈殊其設如比儗伊家武無子無妻謂
[006-28b]
過伊
 蘇武直未降匈奴如衛律李陵耳氷天雪窖囓雪餐
 氊豈能度十九嵗之久歸而為典屬國賜之二百萬
 漢之奨忠不為不厚而李陵猶謂之薄葢彼既降虜
 所謂出婦無好辭耳至於娶妻生子則武故不得謂
 之全人而亦令其嚙雪餐氊以延嵗月乎司馬遷所
 云附青雲之士者史之美在此而史之病亦即在此
 矣因用武事故並及之
[006-29a]
  觀䕶軍氷技行賞
嵗暮家家多窘迫例因氷技沛恩施乍驚此日憑觀處
大異常年侍
覽時彩徹旌旗遵國制持仍弓矢耀軍儀常年走隊時/按八旗旗色
各負小旌與弓矢相間今嵗因在二十七/月之内盡徹旌旗惟令持弓矢習射云習勞佈恵非
無事要即其中酌用之閲氷技本以嵗暮行賞兵丁因/令照常演肄定其等差而今昔
相形益/覺悽愴
  追復睿親王封號并復其宗嗣襲封予諡配享詩
[006-29b]
   以誌事
  稽宗盟之軼事展親兼以褒功覈方䇿之遺聞申
  枉因而繼絶睿親王者屬本懿藩分居執政勤勞
  王室棐忱洵同姓之良綏定燕京偉績更諸王之
  冠顧以任隆見嫉亦或氣盛招尤履霜之釁潛積
  於多年戴盆之寃頓興於既逝指斂衣為左證理
  知所必不然肆羅織以深文獄甚於莫須有徒以
  衆怨之搆成貝錦而執作爰書尚非
[006-30a]
親政之年矯綸綍而竟從重典繄予恭披
實錄鑒王實有大勲當危疑推戴之時拒羣議而匡扶
沖主迨戡亂肅清之際迎
聖駕而肇建丕基且誡比列之謟䛕朂以尊
君親上復斥同懐之愆戾加以義正詞嚴厯厯具存班
  班可考緬其誠藎皎如白日青天嘉乃壯猷允矣
  信今傳後使果有不軌之志未嘗無可乘之機乃
  貞心既矢於寢興豈逆跡轉萌於泉壤無端而暴
[006-30b]
  其罪狀毎惻於中如是而坐以叛名宜昭其屈念
  疇昔非由
親決弗嫌成案之翻為國家特叙成勞惟協公評之當
  用是復其王爵仍教世襲茅封並為録彼宗支咸
  使列于
玉牒葺園寢而春秋祀享配
太室而殿廡筵班補列𫝊以連篇準易名之一字推
祖宗之恩意辨誣足勝金縢勉子姓以欽承守緒奚煩
[006-31a]
  鐵劵爰成四韻並引長言
流言恐懼似周公公則生前王已終睿親王之寃獄與/周公之被流言相
似然公之受謗在生前故恐懼可以有待王則遭誣於/身後故是非無以自明然予恭閲 實録為之昭雪
較諸感風雷而𤼵金縢/者似尤光明正大耳無倖位心真是睿有開基業孰
齊忠謚增一字非私恵論定千秋付衆同配食襲封推
祖澤睦親惇叙朂宗功
  命仍稱禮鄭豫肅諸親王及克勤郡王原封爵號
   并予配享詩以誌事有序/
[006-31b]
  溯維城於王室同扶有永之
鴻圖考列爵於宗盟各著非常之偉閥事在本朝為極
  盛蹟皆前古所罕聞毎以繹尋
實錄之文因有追叙成勞之典粤稽禮邸實惟讓王四
  路分殲薩爾滸助揚
神武連營並克山海闗奮厲師貞翊
聖明而特表藎誠誅逆惡而不徇私義至鄭王屬居近
  派䝉
[006-32a]
太祖育自宫中初定平壤之盟旋鼓寜逺之勇遵化歸
  化頻建豐庸松山杏山疉施勝算翦强藩而成一
  統識裕先機膺攝政而疏千言監陳
前憲若夫論功之最惟豫尤超幼統偏師荷嘉名之
肇錫獨抒長䇿舉大勢以全規洎入燕京遂專閫節破
  潼闗而追流冦狂魄尋僵平江介以定中原游魂
  自滅又如肅武親王之百戰稱雄而秦地恢城蜀
  疆殪賊勲尤崇也他若克勤郡王之屢征奏捷而
[006-32b]
  降納朝鮮計圖明塞略更優焉是為同姓之股肱
  名皆炳著並照當年之耳目人所艷稱乃日久而
  舊號俱更雖世及而遺風幾泯爰命復原封之字
  俾同竹帛以常新並教列配享之廂咸侑馨香而
  弗替餘凡類似悉予詳求念櫛風沐雨之勞使徴
  獻者知宗功之不朽比礪山帶河之永期襲次者
  懐祖烈以毋忘用紀長歌並疏小引
貝勒讓帝如汝陽最長太祖大事禮親王於諸子中為/ 而功德隆茂衆望皆屬 太
[006-33a]
宗禮親王因作議書言紹承大統必得聖君始能戡亂/致治以成一統自顧徳薄願共推戴 四貝勒嗣位
入朝遍示諸貝勒大臣衆皆喜/宗辭讓再三王意益懇切乃 從太/ 之薩爾滸戰我
武揚薩爾滸之戰禮親王同薩爾太宗隨事/太祖立功詳見向所作 滸山書 推戴
沖主出丹誠叶/不私子孫徳尤彰親王世祖嗣位時禮/ 之子碩托孫阿
達禮曾謀立睿親王禮/親王發其謀並誅之
宫中育養子姪行其名曰濟爾哈朗叶太鄭親王為育/ 祖親姪幼
於宫中號/和碩貝勒戰功多矣難致詳同攝政亦抒謀臧逺取雲
貴見早强鄭親王病劇未能世祖臨問泣對曰臣受取/ 三朝深恩 仰答不勝感痛惟願以
[006-33b]
雲貴滅桂王統一四海為念王之世祖為之/大慟逆藩日後之謀果不出 先見也幼領偏師
建績昂褒䝉
聖嘉錫美名叶宗豫親王幼統偏師輙有功呼爾/太 嘉之 賜號額爾克楚直入
潼闗賊奔商旋師平定江南疆功莫大焉䇿允良王之/戰功
甚多難以縷舉至其破潼闗逐闖賊/及平定江南尤其功之最著者也整兵入蜀肅親王
陣斬巨冦張獻忠叶/悉平内地讋諸羗肅親王射殪張/獻忠並削除羣
賊平定/陜西禮親王子智獨長克勤郡王為禮親/王長子有謀勇濟以悃素
復勇往叶/盟定朝鮮勣克襄克勤郡王常同大貝勒阿/敏及鄭親王征朝鮮克四
[006-34a]
城諭朝鮮王李倧降時阿敏懐異志欲直趨朝鮮王京/倧挈孥奔遣其臣進昌君求和衆議許之阿敏不允克
勤郡王宻與鄭親王定議駐師平山城遣使往諭倧報/命願嵗貢方物遂許其降既盟告阿敏阿敏以未與盟
仍縱兵大掠勸之不聴復令/倧弟李覺與阿敏盟乃班師恨未得與定北京叶郡克/勤 王
於崇德三年以疾薨于軍與入太宗聞而慟/哭加以 恩禮故未及 闗定燕京也是皆巨擘
輝天潢與復舊號並配享叶/其未及者付考章並教一
一稽宗盟叶封其餘宗室諸王貝勒等有功績顯著/其 爵後經降奪者並命宗人府查奏
寃彰善示後蘉

[006-34b]
宗恩澤予衍慶本支百世奕禩昌
  過禮烈親王園寢賜奠因成六韻
朝家讓帝溯前聞而衆太祖上賓王於諸皇子中最長/ 望皆屬 太宗王之子岳託
薩哈璘請從衆心推戴王曰此吾素志也乃作議書曰/紹承大統必得聖君始能戡亂致治以成一統願奉
 四貝勒嗣位入朝遍示諸貝勒大臣衆皆喜以告乃/太宗辭讓再三王言益懇切衆議亦堅 太宗
從/之路便椒漿賜奠勤由潭柘至香山蹕路/經王園寢因臨酹酒唐較寜王無
逼抗吳逾太伯有功勲烏喇平/聲突陣如風捲王嘗從征/ 太祖
烏喇布占㤗率兵三萬以拒衆皆願戰慮布太祖尚未/欲加兵王曰我士飽馬騰利在速戰所 占泰不出
[006-35a]
耳今彼兵既岀平原曠野可一鼓擒也克其太祖因命/進兵王随 太祖親突陣大敗之遂 城布占㤗
遁走王復統精兵截戰又/敗之布占泰僅以身免撫順攻城卜雨欣天命三年/四月
太祖伐明大軍兩路進㑹天雨何慮太祖欲還軍王曰/天雖隂雨我軍皆有禦雨之具 沾濕且天降此雨
以懈明邉將之心使吾進兵出其不意耳是雨利於我/不利於彼也 太祖善其言遂進兵下撫順東州馬
根單三城及堡/寨五百餘處寛甸勇而誅上將天命四年二月明遣/經略楊鎬大發兵四
路来侵明總太祖率師親征王督兵於界藩山斬敵百/人又敗 兵杜松等於薩爾滸山又明總兵馬林營
尚間崖總兵潘宗顔營斐芬山互為犄角直入太祖命/步兵接戰敵兵自西突至王即怒馬迎戰 其陣遂
同諸貝勒大敗敵兵斬獲過半總兵劉綎由寛甸路来/犯 太宗督兵登岡衝擊王率左翼兵自西夾攻敵
[006-35b]
衆披靡劉/綎歿於陣凌河恕以免監軍天聰五年八月我軍圍大/凌河城明兵来援距城十
五里而軍我右翼兵衝入敗之生擒明監軍道張春等/春見 太宗不跪 太宗欲誅之王曰我前此所
獲無不收養且此人既以死忠為貴奈何/殺之以遂其志乎 太宗悦遂赦春滅親大義棄
孫子崇德八年八月子碩太宗升遐親王世祖嗣位郡/王阿達里及貝 託謀立睿 多爾衮王發
其謀俱伏誅碩託為王第/二子阿達里則其孫也陪祀推恩展禮文今年正月/降㫖以王
及睿豫鄭肅克勤諸/王同配享 太廟三酹不禁清淚落
祖宗遺澤逮礽雲
  閲武
[006-36a]
城内移来火器營聚居訓練藝圖精火器營兵向居城/内隨八旗操演技
藝不能精熟癸巳年始于西頂北之藍靛厰度地建葢/營房移城内火器營兵之半聚處于此並派大臣董率
之俾就近以時肄習衆兵既得訓/練且省賃居之費較前已覺改觀紛華習令逺諸市賃
僦費仍省衆兵子弟八旗厪教養本根百世示權衡五
年一閲原非數入/聲技熟因之命賞行
  閲侍衛射
閲射闗戎詰班分侍衛官廿年曾未舉不閲侍衛射二/十年矣兹命毎
日掄侍衛二十人校射於出入賢/良門閲之按三旗次序輪閲一周幾暇試親看發矢旌
[006-36b]
雙中人發二矢其俱中射/侯者即賞以旌之闓弓愧獨難向閲射時必親/射俾衆共觀曾
有發二十矢中十九者自臂痛以来久/疎射事雖技癢而不能强為心甚歉然殿庭躬教衆芳
躅緬貞觀
  賜奉天將軍𢎞晌
各省將軍駐奉天任最繁旗民紛雜處文武董雄藩用
簡宗臣俊同為
聖祖孫朂哉勤教養培此故風存
  賜吉林將軍福康安
[006-37a]
從征能奮武福康安以侍即命征𠞰金川奮勇著績録/其功授嘉勇男世爵列紫光閣前五十功
臣/貳部亦通文知可棟梁任因教節鉞分迎鑾仍扈蹕
鑒悃匪嘉勤汝父家聲在福康安為故大學士/忠勇公傅恒之子勉之尊
所聞
  示盛京五部侍郎
陪京五部備官儀實各亮工有所司詎祗養髙勝國似
盛京設户禮兵刑工五部毎部侍郎一人掌之凡盛京/之事各視其職分屬焉非若勝國陪京備員虚設為投
閒置散/之地也亦常掄彦内朝移侍郎中遇才猷練達之人用/之京部或外省督撫者皆有
[006-37b]
之/曹郎互半中兼外五部司官向用本處人員雍正五/年 皇考以各員素多串通欺
隱之弊概行撤回調補京缺而京見命在京各部堂官/㨂員發往補授乾隆八年幸盛 各員頗知黽勉積
習亦經悛改令將各司員半用本地人員半由京員遷/調俾其不礙陞途乾隆十八年復諭吏部議盛京即中
員外主事各缺用京員十之七/本地人員十之三以歸平允臺職應全罷允宜明季/南京
兼設都察院官屬更無所事/事我朝盛京則不置此職也大異南京紛議論徒資撓
亂竟何禆
  酹克勤郡王園寢
毎陳開國䇿均合
[006-38a]
聖人心王戰功頗多且於天聰時陳奏善撫降人及請/於山海闗通州燕京三處急圖其一以定丕基
並請駐兵金州瞭哨諸/事 太宗皆嘉納之不少赳桓衆
獨嘉幹略沉佳城留故里致奠重躬臨彰善俾觀感伊
予此意深王之後襲封者改為平郡王今春以開國勲/藩爵延于世自應仍其初封之號俾襲爵者
顧名追念無忘其先人體國勲勞常懐効勉於訓示/宗親有益曾命軍機大臣㑹同宗人府核議著為令
  賜奠功臣掦古利墓
主吏勇過漢長孫陪似唐溯思同麥飯恩合奠椒漿百
戰英惟勝一心誠且良揚古利以功授超品一等/公世襲罔替公號曰英誠
[006-38b]
兩朝勲績赫異姓獨封王揚古利幼從其父來歸因/太祖深異之日見信任
亦命入侍且尚主毎從征伐必身先士卒而著詔之止/ 不止或受傷猶裹創行以故功績最多 崇徳初
隨征朝鮮誤中礮傷而歿武勲太祖/臨哭之慟親視含斂追封 王
  賜奠費英東墓
來歸識超衆獨入目無前費英東自少從先兵太祖征/討三十餘年身 士衝突
堅陣當其鋒者莫不披靡嘗從攻葉赫城上矢石雨下/ 太祖再命之退對曰勢垂危必不退也竟拔其城
嘉諭萬人敵其從費英太祖伐明取撫順也明兵来援/礮驚 東馬旁逸衆皆不前費英東回
馬大呼揮諸軍並進遂破之/ 太祖拊髀嘆曰萬人敵也從征三十年薦賢奨以
[006-39a]
豫劾惡誨於先我善必太宗嘗諭羣臣曰費英東見人/不 先自斥責而後劾見人善必先
自奨勸而後舉故被劾者無怨言被舉者亦/無驕色未聞諸臣以善惡直奏似斯人也開國思殊
績贈封理合然
  賜奠額亦都墓
冠世稱勇獨丁年識
主真額亦都年十三手刃父仇避居嘉木湖村居數嵗/ 太祖過其地額亦都識為真主遂從行驍勇
善戰能以少擊衆所向克捷跨堞太祖知其能日見信/任嘗攻巴爾達城率鋭先登 而戰飛矢貫股著于
堞揮刃斷矢戰益力被五十餘創不/退卒拔其城而還其勇果類如此忠攄實異衆
[006-39b]
恩顧亦超倫風雨精神㑹松楸碑碣陳元孫能繼勇額/亦
都元孫豐昇額襲果毅公爵昨為副將軍征𠞰金川奮/勇著績嘉其克紹祖風於公號加繼勇以旌之惜因病
不能永年撫/念為之嗟嘆奕世有良臣
  故大學士兼兩江總督髙晉輓辭
本以修隄藉碩謨詎虞病不起中都昨嵗豫省漫口較/大非姚立德等所
能辦因髙晉熟悉河防諭率諳工將備馳赴工所/董視堵築不意其忽遘沈疴歿于工所為之悼惜祗縁
下楗虧工屢祥符之時和驛八堡及儀封之十六堡漫/口皆合而復開屢費工作今時和驛已經
堵閉堅實而儀封之工于臈月十八甫經合龍十九日/復又蟄塌引河亦復淤淺仍湏挑濬為從来築河所未
[006-40a]
見髙晉葢因績久/弗成憂慙致疾更值僨轅敗事殊髙晉之姪髙樸在/葉爾羗勒索回人
珍寳並借開採宻爾岱山玉為名以牟已利苦累回衆/若非及早敗露幾至釀成事變已屬罪不容誅甚至串
通奸商遣家人同其私販玉石至蘇州售賣得價鉅萬/實出情理之外其家人過江寜時曾持髙樸禀與髙晉
候安髙晉並不詰其赴蘇之故轉徇其請給與回程䕶/票殊不類髙晉所為因傳諭詰責髙晉慙怖引罪自覺
無顔病遂因而日積使如是而/不知愧懣又不成其為髙晉矣漠不闗心豈卿也愁因
致疾究忠乎考終入祀夫何恨前據袁守侗等奏髙晉/痰𠻳咯血經久不瘳漸
致不能眠食病頗危篤因遣太醫院堂官陳世琯令乾/清門侍衛布彦達賚偕其馳驛往視并諭髙晉加意調
養戒勿力疾親赴工次以冀速痊昨髙晉自奏服藥相/投已能進米飲知榖味兹忽據袁守侗等奏報髙晉於
[006-40b]
此月初六子時氣脱而逝為之嗟惋不置髙晉秉公持/正察吏恵民為督撫中傑岀者即其嫻於河務一時亦
罕有其匹深惜失此得力大臣且念其勤勞王事詔入/祀賢良祠並遣侍衛前往奠醊復其生前降革處分并
予卹典飾終之禮備至/髙晉亦可以無憾矣寜識懐賢痛惜吾
  懐舊詩二十三首内録十二首/
   三先生三首内録一首/
   龍翰福先生
  先生名福敏康熙丁丑翰林
皇考在藩邸即延其課予弟兄讀雍正初巡撫浙江遷
[006-41a]
  湖廣總督嗣以撫浙時過愆罷歸未幾復起用洊
  厯左都御史余踐阼後優禮之尋授大學士先生
  服官政績無所表見而方正嚴憚且能多方誘迪
  於課讀為長余初就外傅始基之立實有以成之
  故毎追念不置云
今古既殊宜其教亦異施古方教數去/聲年今為出閣時
出閣讀書明季諸臣常爭之我朝書者家/法皇子皇孫無不六嵗就外傅讀憶半舞勺嵗
六嵗/時也
[006-41b]
皇考掄賢師即從師授經詎惟習少儀循循既善誘嚴
若秋霜披背誦自幼敏匪曰詡徇齊日課毎速畢師留
為之辭余幼時日所授書毎易成誦課常早畢先生即/謂余曰今日之課雖畢曷不兼治明日之課比
及明日復然吾弟和親王資性稍鈍日課恒落後先生/則曰弟在書齋兄豈可不留以待之復令予加課俟具
既畢同散彼時孩氣未嘗不以為怨今思之則實/有益於已故余所讀之書倍多實善誘之力也以此
倍多讀胥益平生資誰知童時怨翻引老日悲不失赤
子心能無繾綣思嗚呼於先生吾得學之基
   五閣臣五首内録三首/
[006-42a]
   故大學士鄂爾泰
  鄂爾泰康熙乙夘舉人官内務府員外郎
皇考素知其名
登極初
特擢江蘇布政使遷雲南巡撫尋晉雲貴總督兼轄廣
  西經理三省苗疆改土歸流其績最著餘亦多恵
  政所在吏民徳之雍正九年授大學士
召還入閣辦事並軍機大臣余踐阼後深加倚任乾隆
[006-42b]
  十年卒於位遵
遺詔配享
太廟入祀賢良祠鄂爾㤗性嚴正且鎮靜有古大臣風
  誠亦不可及已
業師祗三人其三情向剖謂徐張嵇見/三先生詩
皇考重英賢率
命書房走鄂爾/㤗廷/錫以閣臣蔡珽/海/列卿九胡煦/
成/天統/勲詩/正啓/運基/瀚/来先後其時學亦成云師
[006-43a]
而實友不足當絳帷姓名兹舉偶鄂其中巨擘内外勤
宣久初政命總理初即位時循例置總理事務王大臣/四人荘親王果親王鄂爾㤗張廷玉
皆所有遺詔/中 人也顧問備左右具瞻鎮百寮將美恵九有好
惡略失尚性陽隂則否遵
詔命配享旌善垂不朽
   故大學士一等忠勇公傅恒
  傅恒為滿洲勲戚世家
 孝賢皇后親弟也初由侍衛侍御前旋授内務府總
[006-43b]
  管擢侍郎為軍機大臣遷尚書協辦閣務乾隆戊
  辰經略金川晉大學士兼程統兵進𠞰莎羅奔郎
  卡聞而怖讋欵服乞降以功封一等忠勇公西師
  之役與余同志襄贊軍務克成大勲圖畫紫光閣
  功臣列第一及緬甸逆命傅恒堅決請行己丑春
  授經略率勁旅往討自戛鳩濟師以後身先士卒
  艱瘁備經遂收服猛拱所至獲勝進攻老官屯時
  已染沈疴猶復力疾督𠞰逆酋畏懼懇請解圍而
[006-44a]
  余亦因其地水上惡劣豫降㫖撤兵庚寅春還朝
  病日危篤至七月中遂不起余親臨賜酹喪儀視
  鎮國公入祀賢良祠傅恒在綸扉二十三年日侍
  帷幄藎誠素著顧年未五旬鞠躬盡瘁喪我賢臣
  毎念及傷且惜焉
世臣更近戚丹誠素所信命之習政事幹材亦日進金
川往經畧旌旗改觀奮金川莎羅奔即卡小醜陸梁初/非難治而督臣張廣泗措置乖
方老師玩冦致巤軰勢益鴟張及遣訥親前往董辦又/復畏葸偷安憚於臨敵以致績久弗就因各治其罪命
[006-44b]
傅恒率師經畧親履行陣連克堅碉壁壘一新遂/擒戮奸渠梁爾吉逆酋聞而喪胆始悔罪乞降然其
時其勢未宜深入迅郎卡既怖讋特許歸降順即卡窘/迫投誠
傅恒尚欲進兵不允所請余察其時勢/祗可如此蕆事乃詔許受降即令班師凱旋贊黄閣章
服三錫晉傅恒既成功賜以紅寳石頂金黄帶四團龍/補以示寵異其後奨賜首功如兆恵等皆視
以為/例西師兩用兵同心却衆論坐謀無不協用蕆大功
建其後征緬甸力請往抒藎猛拱既収服官屯進圍困
祗以水土劣兵後多病頓值彼悔罪請爰撤師旅振傅/恒
攻老官屯晝夜不輟期在必克逆酋畏懼願納欵懇請/解圍傅恒却勿許然余念瘴鄉水土惡劣又聞軍士多
[006-45a]
病不宜久居其地先期諭令撤兵傅恒始/奉命還比歸而病入膏肓不可救矣惜哉然因受瘴深
兼悔隳功悶遂以永辭世飾終典空綣嗟我社稷臣所
期寜在近年少長上/聲於余騎箕惜且恨
   故大學士來保
  來保侍
皇祖二十餘年厯官一等侍衛
皇考時改内務府總管余即位授尚書六曺俱遍乾隆
  十二年擢大學士為軍機大臣二十九年卒於位
[006-45b]
  入祀賢良祠來保性端謹年躋大耋神明不衰老
  成之度足為庶寮矜式毎詢以康熙年事娓娓可
  聴而於
巡幸行圍諸典尤悉葢其在
御前最久也善相馬余嘗作歌以賜亦其餘事之足稱
  者
初供批本職後充侍衛䕶弓矢固所習慤勤更其素止
進恒有常不失尺寸處洊陞掌内府亦久䝉
[006-46a]
恩遇因命長部曺旋贊絲綸布更踐既已深老成遂獨
叶/雖無赫赫名却有休休度讀書通大義萬石猶後

 
 
 
 
 
[006-46b]
 
 
 
 
 
 
 
欽定八旗通志卷首四


春秋師說 春秋左氏傳補註 春秋金鎖匙 春秋屬辭 春秋胡傳附錄纂疏 春秋春王正月考 春秋書法鉤元 春秋大全 春秋經傳辨疑 春秋正傳 左傳附注 春秋胡氏傳辨疑 春秋明志錄 春秋正旨 春秋輯傳 春秋億 春秋事義全考 春秋左傳屬事 春秋胡傳考誤 左氏釋 春秋質疑 春秋孔義 春秋辯義 讀春秋略記 春秋四傳質 左傳杜林合注 日講春秋解義 欽定春秋傳說彙纂 御纂春秋直解 左傳杜解補正 春秋稗疏 春秋四傳糾正 春秋平議 讀左日鈔 左傳事緯 春秋毛氏傳 春秋簡書刋誤 春秋屬辭比事記 春秋地名考略 春秋管窺 春秋闕如編 春秋宗朱辨義 春秋通論 春秋世族譜 春秋長歷 惠氏春秋說 春秋大事表 春秋識小錄 惠氏春秋左傳補註 春秋左傳小疏 春秋地理考實 三正考 春秋究遺 春秋隨筆 春秋繁露 古文孝經孔氏傳 孝經注疏 孝經指解 孝經刋誤 孝經大義 孝經定本 孝經述註 孝經集傳 御定孝經注 御纂孝經集註 孝經問 駁五經異義 鄭志 經典釋文 公是七經小傳 程氏經說 六經圖 六經正誤 九經三傳沿革例 融堂四書管見 四如講稿 六經奧論 明本排字九經直音 五經說 十一經問對 五經蠡測 五經稽疑 經典稽疑 孟子傳 讀四書叢說 輶軒使者絕代語釋別國方言 釋名 羣經音辨 急就篇 史記集解 史記索隱 史記正義 讀史記十表 史記疑問 前漢書 班馬異同 後漢書 補後漢書年表 兩漢刋誤補遺 三國史辨誤 宋書 南齊書 梁書 陳書 魏書 周書 南史 新唐書糾謬 舊五代史 五代史纂誤 遼史 遼史拾遺 金史 元史 竹書紀年 竹書統箋 前漢紀 後漢紀 元經 唐創業起居注 筠軒集 俟菴集 滋溪文稿 青陽集 鯨背吟集 經濟文集 近光集_扈從集 純白齋類稿 圭峰集 蛻菴集 五峰集 野處集 夢觀集 金臺集 子淵詩集 午溪集 葯房樵唱 栲栳山人詩集 梅花道人遺墨 玩齋集 羽庭集 不繫舟漁集 居竹軒詩集 句曲外史集 僑吳集 詠物詩 鹿皮子集 林外野言 傲軒吟稿 師山集 友石山人遺稿 聞過齋集 學言稿 北郭集 玉笥集 青村遺稿 鶴年詩集 貞素齋集 一山文集 江月松風集 龜巢稿 石初集 山窗餘稿 梧溪集 吾吾類稿 樵雲獨唱 桐山老農集 靜思集 九靈山房集 灤京雜詠 雲陽集 南湖集 佩玉齋類槁 玉山璞稿 清閟閣全集 麟原文集 來鶴亭集 雲松巢集 環谷集 性情集 花谿集 樗隱集 東山存稿 東維子集 鐵崖古樂府 復古詩集 麗則遺音 夷白齋稿 庸菴集 可閒老人集 石門集 玉笥集 明太祖文集 文憲集 第一冊 文憲集 第二冊 宋景濂未刻集 誠意伯文集 鳳池吟稿 陶學士集 西隱集 王忠文集 翠屏集 說學齋稿 雲林集 白雲集 林登州集 槎翁詩集 東皋錄 覆瓿集 柘軒集 白雲稿 密菴集 清江詩集 清江文集 蘇平仲文集 胡仲子集 始豐稿 王常宗集 白石山房逸槁 滄螺集 臨安集 尚絅齋集 趙考古文集 劉彥昺集 藍山集 藍澗集 大全集 鳧藻集 眉菴集 靜菴集 北郭集 鳴盛集 白雲樵唱集 草澤狂歌 半軒集 西菴集 南村詩集 望雲集 蚓竅集 西郊笑端集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