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大金德運圖說 > 大金德運圖說 御題大金徳運圖説 有序


[000-1a]
御題大金徳運圖説有序/
  大金發祥於愛新水愛新者國語金也故建國即
  以金為號乃因金色白遂欲從而尚之妄矣且五
  徳之運説本無稽縱如所言亦取其或生或剋議
  者以宋為火徳遼為水徳大金當為金徳夫宋雖
  南遷正統自宜歸之宋至元而宋始亡遼金固未
  可當正統也若夫商尚白周尚赤其見於經者亦
  祗白馬騂剛之類各從其色至如上衣下裳元纁
[000-1b]
  相稱則三代同之而徳運之論固未之前聞也自
  漢儒始言五徳迭王遂推三皇五帝各有所尚後
  更流為䜟緯抑又惑之甚矣夫一代之興皆由積
  徳累仁豈遂五行之生剋而服御所尚自當以黄
  為正餘非所宜元明制度尚黄不侈陳五徳之王
  其義甚正本朝因之足破漢魏以後之陋説因題
  是編並闡而正之
徳運相承雖有之繼
[000-2a]
天立極豈因斯六經未見明文紀兩漢方傳家語辭不
出五行生剋術那闗萬姓順違為即云正統當歸正亦
曰基仁乃永基八帝瑞符縱殊别一時色尚已參差説/者
謂五徳之王各以相生為序而所尚之色即從其所王/之徳如伏羲木徳神農火徳黄帝土徳少皥金徳顓頊
水徳帝嚳木徳帝堯火徳虞舜土徳皆以次遞嬗而色/之所尚惟黄帝尚黄與徳相合若羲農少皥皆不言色
顓頊尚赤帝堯尚白用其所勝之色帝嚳尚黑用所/由生虞舜尚赤用其所生則又理之所不可通者也
中圖大土應守表衆居尊黄實宜土為中央正位黄宜/為中央正色王者居
中立極自當以黄為貴/豈他色之所得尚哉朝夕惕乾惟益勵休祥䜟緯底
[000-2b]
須奇勝朝未議國朝述足破千秋萬古疑
[000-3a]
欽定四庫全書     史部十三
 提要         政書類二儀制之屬/
  大金徳運圖説一卷
    臣/等謹案大金徳運圖説一卷金尚書省會
    官集議徳運所存案牘之文也案金史本紀
    金初色尚白章宗泰和二年十一月更定徳
    運為土臘月辰詔告中外至宣宗貞祐二年
    正月命有司復議本朝徳運是書所載盖即
[000-3b]
    其事書前為尚書省判次為省劄列集議官
    二十二人其中獨上議狀者六人合具議狀
    者八人連署者四人其集議有名而無議狀
    者太子太傅張行簡太子太保富察烏葉修
    撰富珠哩阿拉費摩諳逹登四人疑原書尚
    有所脱佚其所議言應為土徳者四人言應
    為金徳者十四人如諫議大夫張行信力主
    金徳之議而金史行信本傳稱貞祐四年以
[000-4a]
    參議官王澮言當為火徳詔問有司行信謂
    當定為土徳而斥澮所言為狂妄其立説先
    後自相矛盾殊不可解又書中但有諸臣議
    狀而尚書省臣無所可否考史載興定元年
    十二月庚辰臘享太廟是終金之世仍從泰
    和所定土徳而未嘗重改疑是時當元兵深
    入宣宗南遷汴梁此議遂罷故尚書省亦未
    經奏覆也五徳之運不見六經惟家語始有
[000-4b]
    之而其書出於王肅偽撰不可據為典要後
    代泥於其説多侈陳五行傳序之由而牽合
    遷就附會支離亦終無一當仰䝉我
皇上折𠂻垂訓斥妄祛疑本宅中圗大之隆規破䜟緯
    休祥之謬論闡發明切立千古不易之定論
    是編所議識見皆為偏陋本不足録然此事
    史文簡畧不能具其始末存此一帙尚可以
    補掌故之遺並恭録
[000-5a]
聖製弁諸簡首俾天下後世曉然知騶衍以下皆妄生
    臆解用以祛曲説之惑焉乾隆四十六年三
    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 校 官 臣/ 陸 費 墀
[000-6a]
欽定四庫全書     史部十三
 提要         政書類二儀制之屬/
  大金徳運圖説一卷
    臣/等謹案大金徳運圖説一卷金尚書省會
    官集議徳運所存案牘之文也案金史本紀
    金初色尚白章宗泰和二年十一月更定徳
    運為土臘月辰詔告中外至宣宗貞祐二年
    正月命有司復議本朝徳運是書所載盖即
[000-6b]
    其事書前為尚書省判次為省劄列集議官
    二十二人其中獨上議狀者六人合具議狀
    者八人連署者四人其集議有名而無議狀
    者太子太傅張行簡太子太保富察烏葉修
    撰富珠哩阿拉費摩諳逹登四人疑原書尚
    有所脱佚其所議言應為土徳者四人言應
    為金徳者十四人如諫議大夫張行信力主
    金徳之議而金史行信本傳稱貞祐四年以
[000-7a]
    參議官王澮言當為火徳詔問有司行信謂
    當定為土徳而斥澮所言為狂妄其立説先
    後自相矛盾殊不可解又書中但有諸臣議
    狀而尚書省臣無所可否考史載興定元年
    十二月庚辰臘享太廟是終金之世仍從泰
    和所定土徳而未嘗重改疑是時當元兵深
    入宣宗南遷汴梁此議遂罷故尚書省亦未
    經奏覆也五徳之運不見六經惟家語始有
[000-7b]
    之而其書出於王肅偽撰不可據為典要後
    代泥於其説多侈陳五行傳序之由而牽合
    遷就附會支離亦終無一當仰䝉我
皇上折𠂻垂訓斥妄祛疑本宅中圗大之隆規破䜟緯
    休祥之謬論闡發明切立千古不易之定論
    是編所議識見皆為偏陋本不足録然此事
    史文簡畧不能具其始末存此一帙尚可以
    補掌故之遺並恭録
[000-8a]
聖製弁諸簡首俾天下後世曉然知騶衍以下皆妄生
    臆解用以祛曲説之惑焉乾隆四十六年三
    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 校 官 臣/ 陸 費 墀
[000-9a]
欽定四庫全書
 大金徳運圖説
   省判
貞祐二年正月二十二日丞相面奉聖㫖本朝徳運公
事教商量呈檢本部照得徳運之説五經不載惟家語
有云古之王者易代改號取法五行終始相生自漢以
來並用其説故以庖犧氏為木徳神農為火徳黄帝為
土徳少昊為金徳顓頊為水徳厯代相承各以一徳興
[000-9b]
運周而復始自明昌四年十二月十一日奉章宗勅㫖
本朝徳運仰商量當時本部為事闗頭段呈乞都省集
省臺寺監七品以上官同共講議蒙都省准呈集官講
議在後累年講究勘當未定至承安四年十二月蒙都
堂再選定朝官十餘員置所講究定奪至承安五年二
月二十日章宗皇帝再有勅㫖商量徳運事屬頭段莫
不索選本朝漢兒進士知典故官員集議後得長處當
時蒙都省再選到官四十餘員置所集議其官員議論
[000-10a]
既多不能歸一至泰和元年都省將衆人前後議論編
類成六册轉進過其間衆人議論不同其岐有四刑部
尚書李愈以為本朝太祖以金為國號又自國初至今
八十餘年以丑為臘若止以金為徳運則合天心合人
道合祖訓翰林學士承㫖党懐英取蘇軾書傳之説以
為禹以治水得天下故從水而尚黑書云禹錫𤣥圭是
也殷人始以兵王故從金而尚白詩曰有客有客亦白
其馬是也欽惟太祖皇帝興舉義兵剪遼平宋奄有中
[000-10b]
土與殷以兵王而尚白理同本朝宜為金徳此盖遵太
祖之聖訓有自然之符應謂宜依舊為金徳而不問五
行相生之次也户部尚書孫鐸侍讀學士張行簡太常
卿楊庭筠等以為唐為土徳五代朱梁自前世已不比
數後唐本非李氏子孫又强自附於唐之土徳外石晉
十二年劉漢四年郭周九年皆乘時攘竊其祚促短何
足以當徳運宋不用趙垂慶之言不肯繼唐統廼繼郭
周為火徳是彼自失其序合為閏位聖朝太祖聖訓完
[000-11a]
顔部色尚白白即金之正色自今本國可號大金又嘗
有純白鳥獸瑞應皆載之國史請依舊為金徳上承唐
統此盖亦依太祖聖訓自然符應而取越惡承善越近
承逺之説也祕書郎吕貞幹校書郎趙泌以為聖朝先
遼國以成帝業遼以水為徳水生木國家宜承遼運為
木徳此盖别是一説也惟太常丞孫人傑造為傾險之
論以為宋運已絶禮官所以言不及宋而委曲擬承唐
者意以為宋猶未絶豈彼之心不欲以絶宋乎人傑作
[000-11b]
此險語本意欲朝廷繼宋運而為土徳而忮心求勝故
也大理卿完顔薩喇直學士温特赫大興應奉完顔恩
楚𢎞文校理珠嘉珠敦等皆以為合繼宋運而為土徳
至泰和二年奉章宗勑㫖繼唐底事必定難行繼宋底
事莫不行底麽吕貞幹所言繼遼底事雖未盡理亦可
折正不然只從李愈所論本朝得天下太祖以國號為
金只為金徳復如何當年十月二十五日尚書省奏遼
㨿一偏宋有中原是正統在宋其遼無可繼張邦昌劉
[000-12a]
豫皆本朝取宋以後命立之使守河南山東陜西之地
即本朝之臣耳吕貞幹何得言楚齊更覇不可强繼宋
孽李愈所論太祖聖訓即是分别白黑之姓非闗五行
之叙皇朝滅宋俘其二主火行已絶我乘其後趙構假
息江表與晉司馬睿何異若准完顔薩喇孫人傑等所
議本朝合繼火徳已絶汴梁之宋以為土徳是為相應
奉勑㫖准奏行於是告於宗廟改用辰日為臘及頒詔
書布諭天下奉行至今今來契勘若便輕易議論縁事
[000-12b]
闗頭段自章宗朝選集衆官専委講究前後十年纔始
奏定告廟頒詔其重如此既見欽奉聖㫖教商量縁係
國家徳運當慎其事擬乞從都省依前例選集羣官再
行詳議採用所長庻得其當
   省劄
貞祐二年二月初三日承省劄禮部呈該承省劄奉聖
㫖本朝徳運公事教商量事縁為事闗頭段擬乞選官
再行詳議尚書省相度合准來呈今㸃定下項官須議
[000-13a]
指揮
 太子太傅張行簡
 太子太保富察烏葉解任/
 吏部尚書完顔伯特
 越王傅完顔伊爾必斯
 諫議大夫張行信
 翰林待制完顔烏楚
 直學士趙秉文
[000-13b]
 大理卿李居柔
 刑部郎中富察伊爾必斯
 吏部員外郎納塔謀嘉
 户部郎中赫舍哩烏嚕
 左司諫吕卿雲
 濮王府尉阿里哈希卜蘇
 右拾遺田庭芳
 刑部員外郎吕子羽
[000-14a]
 修撰富珠哩阿拉
 修撰舒穆嚕世勣
 修撰費摩諳逹登
 應奉崔禧
 應奉黄裳
 應奉穆顔烏登
 編修王仲元
右仰就便行移逐官不妨本職及已委勾當同共講究
[000-14b]
施行不得違錯准此
   議
自前來議論有四説不論所繼只為金徳刑部尚書李
愈之説也繼唐土運為金徳户部尚書孫鐸太常卿楊
庭筠等之説也繼遼水運為木徳祕書郎吕貞幹之説
也繼宋火運為土徳太常丞孫人傑之説也大理卿完
顔薩喇直學士温特赫大興校理珠嘉珠敦等皆以為
合繼宋運為土徳後奉章宗敕㫖繼唐底事必定難行
[000-15a]
繼宋底事莫不行底麽吕貞幹所言繼遼底事雖未盡
理亦可折正不然只從李愈所論本朝得天下太祖以
國號為金只為金徳復如何尚書省奏遼據一偏宋有
中原是正統在宋其遼無可繼張邦昌劉豫皆本朝取
宋以後命立之使守河南山東陜西之地即本朝之臣
耳吕貞幹何得言齊楚更覇不可强繼宋孽李愈所論
太祖聖訓即是分别白黒之姓非闗五行之叙皇朝滅
宋俘其二主火行已絶我承其後趙構假息江表與晉
[000-15b]
司馬睿何異若准完顔薩喇孫人傑等所議本朝合繼
火徳已絶汴梁之宋以為土徳是為相應奉敕㫖准奏
行今來見奉聖㫖本朝徳運公事教商量奉到如此今
則見有一議論以謂汴宋既亡劉豫嗣掌齊國本朝滅
齊然後混壹中原宋為火火生土劉齊當以土運土生
金本朝合為金徳
[000-16a]


[000-17a]
 
 
 
 
 
 
 
 
[000-17b]
   應奉翰林文字黄裳議
右裳伏承省劄仰講議本朝徳運者傳曰君子大居正
又曰王者大一統正者所以正天下之不正統者所以
統天下之不一也由不正與不一然後正統之論興正
統之論興然後徳運之議定自近代言之則唐以土徳
王𫝊祀三百土生金繼唐而王者徳當在金朱温唐之
羿浞固無足道朱邪存勗以賜姓號唐滅梁之後僅得
四年復為異姓嗣源所奪是可以當徳運邪厥後石晉
[000-18a]
興亡實係契丹劉漢父子通及四載郭威以逆而得柴
榮自外而繼是皆不足以當徳運明矣惟汴梁趙宋傳
祚數君差優於五季然考其實則趙宋以柴氏之臣欺
孤兒寡婦以取其國初不能併契丹復唐故地而其後
嗣君與契丹通好其實事之夫欺奪柴氏是不能正天
下之不正也實事契丹是不能統天下之不一也其臣
如趙垂慶張君房董衍軰諛説其君欲使承唐為金徳
者非一使當時牽合而從之猶不足以塞後世之公議
[000-18b]
况妄為火徳也哉我尚可以繼之也哉我太祖之興也
當收國改元之初謂凡物之不變無如金者且完顔部
色尚白則金之正色自今本國可號大金神哉斯言殆
天啟之也繼以太宗遂平遼宋夫遼宋不能相正而我
正之不能相一而我統之正統固在我矣光承唐運非
我而誰事固有不求合而自合者設無太祖聖訓本朝
徳運固應金行况乎言與天合而復有純白鳥獸自然
之瑞哉故自丑日為臘以來時和嵗豐中外禔福干戈
[000-19a]
偃息者八十餘年嗚呼休哉金得其正也泰和之初議
者以汴宋甞帝中原為可繼於是改金為土曽不知遼
亦甞滅晉而得中原矣本朝實先取遼何獨不繼哉既
閏遼矣而宋獨不可閏乎哉改之誠是矣其天時人事
之應果愈於前日邪抑不及邪夫秦能并六國一四海
作法立制後世有不可改者直以不道漢尚越之而繼
周以區區簒奪之宋且甞事遼我獨不能越之而承唐
乎誠能復金徳之舊則上以副祖宗之意下有以慰遺
[000-19b]
老之思袪除不祥感召善氣在此舉矣臆見如此伏俟
裁擇謹議貞祐二年二月日應奉翰林文字黄裳狀
   翰林待制兼侍御史完顔烏楚議
右烏楚欽依見奉聖㫖商議本朝徳運事烏楚先於章
宗朝已與完顔薩喇温特赫大興孫人傑郭仲容孫人
鑑等以為本朝繼宋宋為火徳火徳已絶火生土我為
土徳是為相應奉勑㫖准奏行今據烏楚所見本朝徳
運止合依先朝奉行為土徳似為長便貞祐二年二月
[000-20a]
日翰林待制兼侍御史完顔烏楚狀
   承直郎國史院編修官王仲元議
右仲元承尚書禮部符承省劄備該今來見奉聖㫖本
朝徳運公事教商量仲元品職雖卑亦令預商量之數
謹按歐陽修正統論有曰君子大居正王者大一統正
者所以正天下之不正也統者所以合天下之不一也
自古帝王之興必有至徳以受天命豈偏名於一徳哉
而曰五行之運有休王一以彼衰一以此勝此厯官術
[000-20b]
家之事不知出於何人伏覩本朝之興混一區宇正歐
陽修所謂大居正大一統者也收國之初太祖皇帝以
金為國號取其不變之義非取五行之數也必欲順五
行相生之徳則前此章宗皇帝宸斷繼亡宋火行之絶
而為土徳雖當日改辰為臘然大金之號亦自仍舊以
冠厯日而不相妨也以此看詳止為土徳是為相應須
至申者貞祐二年二月日承直郎國史院編修官王仲
元狀十六日應奉崔伯祥連署訖
[000-21a]
   翰林直學士中大夫兼太常少卿提㸃司天臺
    趙秉文議
右秉文議除與編修王仲元相同外竊詳聖朝之興併
滅遼宋俘宋二主遷其寳噐宋為已滅章宗皇帝宸斷
以土繼火已得中當宜不可越宋而逺繼唐以此看詳
止為土徳是為相應須至中者貞祐二年二月日翰林
直學士中大夫趙秉文狀
   翰林修撰舒穆嚕世勣刑部員外郎吕子羽議
[000-21b]
右世勣等伏承禮部符文令議徳運事竊見前來朝廷
論議固已詳備但各執所見或以為金或以為木或以
為土彼此不同世勣等愚見既太祖聖訓謂完顔部色
尚白則是太祖宸斷已有所定也當時瑞應復有純白
鳥獸之異則是天意固有所命也章宗勑㫖謂只從李
愈所論以為金徳復如何則是章宗聖意初亦有所疑
也據此合無止為金徳仍舊以丑為臘謹議貞祐二年
二月日翰林修撰舒穆嚕世勣刑部員外郎吕子羽狀十
[000-22a]
六日大理卿李和甫連署訖十八日户部郎中赫舎哩
烏嚕連署訖
   右諫議大夫吏部侍郎張行信議
右行信准禮部告示集議國家徳運事竊以徳運之説
其來久矣自伏羲以木徳王炎帝為火軒皇為土五帝
三王相承以叙皆取五行生旺之氣也蒼周訖籙木宜
生火秦雖强大傳五世併六國自為水行逆統失次及
漢祖開創斷蛇著符旗幟尚赤此自然之應協於火徳
[000-22b]
故漢初惑臣誼異説雖暫為土其後終為火徳承周之
統魏晉以降劉石燕秦迭據中國以世業促褊不獲推
叙元魏興自𤣥朔物色尚黑此亦自然之應協於水徳
故魏初雖繼秦為土理有未愜及孝文纉業覽朝賢之
議卒定為水徳逺承晉運周隋暨唐更無異論以其序
順而理得也降及五代簒亂相尋地世促更甚於苻
秦燕趙其不足推叙亦明矣且梁與晉周皆以簒取豈
獨梁為閏位後唐三姓俱非李氏子孫豈得仍為土運
[000-23a]
石晉一紀劉漢四年本史各不載其所王之徳謂之金
與水者無所考據盖趙氏簒周不能越近承逺既繼周
木猥稱火徳必欲上接唐運以自誇大故逆推而强配
之以漢為水以晉為金而續後唐之土是皆妄説附㑹
不可信也然則唐土之後當啟金運朱梁以下無可言
者宋昩於所承自稱火徳逆統失次亦與秦水無異此
國朝所以繼宋為土有可疑者也五行之運豈有斷絶
考次推時天意可見自唐之僖昭墜緒於西本朝始祖
[000-23b]
已肇迹於東氣王於長白祚衍於金源奕世載徳遂集
大統太祖開國之始謂部色尚白白者金之正色乃以
大金為號天輔年間又多有純白之瑞凡此數者皆暗
相符應運之為金亦昭昭矣或謂部色尚白國號為金
太祖本不言及五行之叙難便據之為運是不知漢獲
赤帝符尚赤元魏居𤣥朔尚黑當初亦非論徳運也何
妨漢之為火魏之為土晉之為水哉盖帝王乘五徳之
運王有天下於開創之初必有自然符應協於五徳不
[000-24a]
得不據而言之也今蒙集議徳運所宜行信愚見若考
國初自然之符應依漢承周魏承晉之故事定為金徳
上承唐運則得天統合祖意古典不違人心亦順矣若
夫汴宋之火前無所承失其行次自為五行之閏位不
足繼也謹議貞祐二年二月日右諫議大夫兼吏部侍
郎張行信狀二十日左司諫吕祥卿連署訖
   朝請大夫應奉兼編修穆顔烏登等議
右烏登等竊見自古推定徳運者多矣有承其序而稱
[000-24b]
之者有協其符而取之者故二帝三王以五行相因備
載於漢史此承其徳運之叙而稱之者也迄於漢世不
取賈誼公孫臣之議卒以旗幟尚赤此協其斷蛇之符
而取之者也由是觀之承徳運之序協天之符瑞乃明
哲所行之令典也欽惟太祖一戎衣而天下大定遂乃
國號大金以丑為臘是時雖未甞究其徳運而聖謀自
得其正其與天之符瑞粲然相合矣何以言之且自李
唐王以土徳其後朱梁不能混一天下不得附於正統
[000-25a]
誠為然矣而後唐本姓朱邪非李唐之苖裔而强附於
土徳究其失則後唐當為金石晉為水劉漢為木後周
為火亡宋為土既土生金而聖朝以丑為臘者誠可謂
黙獲徳運之正矣况自國初甞獲純白鳥獸之瑞兼長
白山素係國家福幸之地且白者既為金色而太祖國
號為金其與天之符瑞灼然協矣美哉得徳運之正協
天之符瑞以致四夷咸懐六合同風干戈永息禮樂興
隆八十餘年寂然無事逮乎章宗之朝議論徳運而孫
[000-25b]
人傑等備言當繼於宋可謂得其事之實者也然而不
究亡宋失序為火徳之由乃謂之土生於火以辰為臘
今若正其宋失更火為土則本朝取宋自為金徳若是
則得其徳運之正而協於天之符瑞矣貞祐二年二月
十六日朝請大夫應奉兼編修穆顔烏登少中大夫吏
部員外郎納塔謀嘉中大夫濮王府尉阿里哈希卜蘓
中議大夫刑部郎中富察伊爾必斯通奉大夫越王傳完
顔伊爾必斯中奉大夫吏部尚書完顔伯特同議
[000-26a]
   右拾遺田庭芳議
右庭芳伏為承本部告示集議徳運事者竊惟從來徳
運之稱不一大率有三或以本土物色之竒為之應或
以當時符瑞之殊為之合或以曩朝王跡之始為之繼
其間有一於此即可為其運號不必以五行相生為序
論夫本朝於是有所得之者多何以知之盖聞本朝肇
跡之方多出金寳且金之正色也尚白本地又有長白
山其中是物自生而白此為金徳是其物色之竒應之
[000-26b]
者一也兼天輔之初有純白鳥獸屢甞來見此為金徳
是其符瑞之殊合之者二也又聞曽論本朝合繼唐之
土徳謂唐為有道之統自梁以下皆起於亂無可接之
於是者至於宋也雖如䥫中之錚粗如可取及見趙垂
慶等言猶不從之反繼柴周以為火徳是其自失唐之
正統之序意者以謂當其𤣥運有以待其來兆金之應
也兹者若繼於唐亦猶漢之越秦繼周之例此為金徳
是其與王跡之始繼之者三也又聞故老相傳國初將
[000-27a]
舉義師也曽遣人詣宋相約伐遼仍請定其國之本
號時則宋人自以其為火徳意謂火當克金遂因循推
其國號為金自想為得不知伊本統非為火果是因其
自背還自速其俘降識者又謂金得火則乃能成噐由
宋假於其火轉成金國之大也宜然是故向來以丑為
臘者八十餘年應是當時已有定論後疑失其文本不
得其詳爾今來議者本欲復其金之號徒自膠其反本
之説其間有所疑議者二請試釋之一則强為遷就謂
[000-27b]
劉齊繼宋宋火也火當生土本朝廢齊齊土也土當生
金是不知宋已失序固非為火之正齊又出於臣使之
封抑非為土之正如此序本朝為金徳之運似非折中
一則議者復謂宋或為火以金忌於火為避不知宋非
為火已如上説設如宋本為火曽不知五行造化衰火
不能克於旺金且如昔之秦為水運水當克火漢為火
運火徳忌水然則秦終為漢滅之者得非以秦徳衰而
漢徳旺之故耶以此叅詳如以本朝為金徳之運委是
[000-28a]
相應至如以五行上推移之則亦是以徳之衰旺見其
運之隆替可使慎終如始為其戒爾良以金之為言名
則取其堅固不變為體本以貴其剛明有斷為徳則知
金主於義義以合宜者行一切與奪間决然無疑者是
追觀太祖已行之迹固有其義若然是謂開其金運之
先貽則於後使燕翼者也今則如能必復金徳之運必
依祖義則事自然無所不斷位自然無所不固如不依
祖義徒慿運號則亦猶宋人向曽以河清為天水郡之
[000-28b]
瑞應以萬嵗山真武廟為鎮北方之術殊不稽於人事
畢竟何如右謹議伏承尚書禮部詳酌是望
   省奏
尚書省奏准尚書禮部舉竊聞王者受命開統皆應乎
五行之氣更王為徳方今併有遼宋統一區夏猶未定
其所王伏覩今來方以營造都邑并宗廟社稷竊恐隨
代制度不一有無委所司一就詳定奏訖奉聖㫖分付
詳定須議指揮右下詳定内外制度儀式所可照撿依
[000-29a]
准所奉聖㫖詳定訖分朗開立狀申以憑再具聞奏施
行不得住滯錯失付詳定所准此
[000-30a]
欽定四庫全書
 大金徳運圖説
   省判
貞祐二年正月二十二日丞相面奉聖㫖本朝徳運公
事教商量呈檢本部照得徳運之説五經不載惟家語
有云古之王者易代改號取法五行終始相生自漢以
來並用其説故以庖犧氏為木徳神農為火徳黄帝為
土徳少昊為金徳顓頊為水徳厯代相承各以一徳興
[000-30b]
運周而復始自明昌四年十二月十一日奉章宗勅㫖
本朝徳運仰商量當時本部為事闗頭段呈乞都省集
省臺寺監七品以上官同共講議蒙都省准呈集官講
議在後累年講究勘當未定至承安四年十二月蒙都
堂再選定朝官十餘員置所講究定奪至承安五年二
月二十日章宗皇帝再有勅㫖商量徳運事屬頭段莫
不索選本朝漢兒進士知典故官員集議後得長處當
時蒙都省再選到官四十餘員置所集議其官員議論
[000-31a]
既多不能歸一至泰和元年都省將衆人前後議論編
類成六册轉進過其間衆人議論不同其岐有四刑部
尚書李愈以為本朝太祖以金為國號又自國初至今
八十餘年以丑為臘若止以金為徳運則合天心合人
道合祖訓翰林學士承㫖党懐英取蘇軾書傳之説以
為禹以治水得天下故從水而尚黑書云禹錫𤣥圭是
也殷人始以兵王故從金而尚白詩曰有客有客亦白
其馬是也欽惟太祖皇帝興舉義兵剪遼平宋奄有中
[000-31b]
土與殷以兵王而尚白理同本朝宜為金徳此盖遵太
祖之聖訓有自然之符應謂宜依舊為金徳而不問五
行相生之次也户部尚書孫鐸侍讀學士張行簡太常
卿楊庭筠等以為唐為土徳五代朱梁自前世已不比
數後唐本非李氏子孫又强自附於唐之土徳外石晉
十二年劉漢四年郭周九年皆乘時攘竊其祚促短何
足以當徳運宋不用趙垂慶之言不肯繼唐統廼繼郭
周為火徳是彼自失其序合為閏位聖朝太祖聖訓完
[000-32a]
顔部色尚白白即金之正色自今本國可號大金又嘗
有純白鳥獸瑞應皆載之國史請依舊為金徳上承唐
統此盖亦依太祖聖訓自然符應而取越惡承善越近
承逺之説也祕書郎吕貞幹校書郎趙泌以為聖朝先
遼國以成帝業遼以水為徳水生木國家宜承遼運為
木徳此盖别是一説也惟太常丞孫人傑造為傾險之
論以為宋運已絶禮官所以言不及宋而委曲擬承唐
者意以為宋猶未絶豈彼之心不欲以絶宋乎人傑作
[000-32b]
此險語本意欲朝廷繼宋運而為土徳而忮心求勝故
也大理卿完顔薩喇直學士温特赫大興應奉完顔恩
楚𢎞文校理珠嘉珠敦等皆以為合繼宋運而為土徳
至泰和二年奉章宗勑㫖繼唐底事必定難行繼宋底
事莫不行底麽吕貞幹所言繼遼底事雖未盡理亦可
折正不然只從李愈所論本朝得天下太祖以國號為
金只為金徳復如何當年十月二十五日尚書省奏遼
㨿一偏宋有中原是正統在宋其遼無可繼張邦昌劉
[000-33a]
豫皆本朝取宋以後命立之使守河南山東陜西之地
即本朝之臣耳吕貞幹何得言楚齊更覇不可强繼宋
孽李愈所論太祖聖訓即是分别白黑之姓非闗五行
之叙皇朝滅宋俘其二主火行已絶我乘其後趙構假
息江表與晉司馬睿何異若准完顔薩喇孫人傑等所
議本朝合繼火徳已絶汴梁之宋以為土徳是為相應
奉勑㫖准奏行於是告於宗廟改用辰日為臘及頒詔
書布諭天下奉行至今今來契勘若便輕易議論縁事
[000-33b]
闗頭段自章宗朝選集衆官専委講究前後十年纔始
奏定告廟頒詔其重如此既見欽奉聖㫖教商量縁係
國家徳運當慎其事擬乞從都省依前例選集羣官再
行詳議採用所長庻得其當
   省劄
貞祐二年二月初三日承省劄禮部呈該承省劄奉聖
㫖本朝徳運公事教商量事縁為事闗頭段擬乞選官
再行詳議尚書省相度合准來呈今㸃定下項官須議
[000-34a]
指揮
 太子太傅張行簡
 太子太保富察烏葉解任/
 吏部尚書完顔伯特
 越王傅完顔伊爾必斯
 諫議大夫張行信
 翰林待制完顔烏楚
 直學士趙秉文
[000-34b]
 大理卿李居柔
 刑部郎中富察伊爾必斯
 吏部員外郎納塔謀嘉
 户部郎中赫舍哩烏嚕
 左司諫吕卿雲
 濮王府尉阿里哈希卜蘇
 右拾遺田庭芳
 刑部員外郎吕子羽
[000-35a]
 修撰富珠哩阿拉
 修撰舒穆嚕世勣
 修撰費摩諳逹登
 應奉崔禧
 應奉黄裳
 應奉穆顔烏登
 編修王仲元
右仰就便行移逐官不妨本職及已委勾當同共講究
[000-35b]
施行不得違錯准此
   議
自前來議論有四説不論所繼只為金徳刑部尚書李
愈之説也繼唐土運為金徳户部尚書孫鐸太常卿楊
庭筠等之説也繼遼水運為木徳祕書郎吕貞幹之説
也繼宋火運為土徳太常丞孫人傑之説也大理卿完
顔薩喇直學士温特赫大興校理珠嘉珠敦等皆以為
合繼宋運為土徳後奉章宗敕㫖繼唐底事必定難行
[000-36a]
繼宋底事莫不行底麽吕貞幹所言繼遼底事雖未盡
理亦可折正不然只從李愈所論本朝得天下太祖以
國號為金只為金徳復如何尚書省奏遼據一偏宋有
中原是正統在宋其遼無可繼張邦昌劉豫皆本朝取
宋以後命立之使守河南山東陜西之地即本朝之臣
耳吕貞幹何得言齊楚更覇不可强繼宋孽李愈所論
太祖聖訓即是分别白黒之姓非闗五行之叙皇朝滅
宋俘其二主火行已絶我承其後趙構假息江表與晉
[000-36b]
司馬睿何異若准完顔薩喇孫人傑等所議本朝合繼
火徳已絶汴梁之宋以為土徳是為相應奉敕㫖准奏
行今來見奉聖㫖本朝徳運公事教商量奉到如此今
則見有一議論以謂汴宋既亡劉豫嗣掌齊國本朝滅
齊然後混壹中原宋為火火生土劉齊當以土運土生
金本朝合為金徳
[000-37a]


[000-38a]
 
 
 
 
 
 
 
 
[000-38b]
   應奉翰林文字黄裳議
右裳伏承省劄仰講議本朝徳運者傳曰君子大居正
又曰王者大一統正者所以正天下之不正統者所以
統天下之不一也由不正與不一然後正統之論興正
統之論興然後徳運之議定自近代言之則唐以土徳
王𫝊祀三百土生金繼唐而王者徳當在金朱温唐之
羿浞固無足道朱邪存勗以賜姓號唐滅梁之後僅得
四年復為異姓嗣源所奪是可以當徳運邪厥後石晉
[000-39a]
興亡實係契丹劉漢父子通及四載郭威以逆而得柴
榮自外而繼是皆不足以當徳運明矣惟汴梁趙宋傳
祚數君差優於五季然考其實則趙宋以柴氏之臣欺
孤兒寡婦以取其國初不能併契丹復唐故地而其後
嗣君與契丹通好其實事之夫欺奪柴氏是不能正天
下之不正也實事契丹是不能統天下之不一也其臣
如趙垂慶張君房董衍軰諛説其君欲使承唐為金徳
者非一使當時牽合而從之猶不足以塞後世之公議
[000-39b]
况妄為火徳也哉我尚可以繼之也哉我太祖之興也
當收國改元之初謂凡物之不變無如金者且完顔部
色尚白則金之正色自今本國可號大金神哉斯言殆
天啟之也繼以太宗遂平遼宋夫遼宋不能相正而我
正之不能相一而我統之正統固在我矣光承唐運非
我而誰事固有不求合而自合者設無太祖聖訓本朝
徳運固應金行况乎言與天合而復有純白鳥獸自然
之瑞哉故自丑日為臘以來時和嵗豐中外禔福干戈
[000-40a]
偃息者八十餘年嗚呼休哉金得其正也泰和之初議
者以汴宋甞帝中原為可繼於是改金為土曽不知遼
亦甞滅晉而得中原矣本朝實先取遼何獨不繼哉既
閏遼矣而宋獨不可閏乎哉改之誠是矣其天時人事
之應果愈於前日邪抑不及邪夫秦能并六國一四海
作法立制後世有不可改者直以不道漢尚越之而繼
周以區區簒奪之宋且甞事遼我獨不能越之而承唐
乎誠能復金徳之舊則上以副祖宗之意下有以慰遺
[000-40b]
老之思袪除不祥感召善氣在此舉矣臆見如此伏俟
裁擇謹議貞祐二年二月日應奉翰林文字黄裳狀
   翰林待制兼侍御史完顔烏楚議
右烏楚欽依見奉聖㫖商議本朝徳運事烏楚先於章
宗朝已與完顔薩喇温特赫大興孫人傑郭仲容孫人
鑑等以為本朝繼宋宋為火徳火徳已絶火生土我為
土徳是為相應奉勑㫖准奏行今據烏楚所見本朝徳
運止合依先朝奉行為土徳似為長便貞祐二年二月
[000-41a]
日翰林待制兼侍御史完顔烏楚狀
   承直郎國史院編修官王仲元議
右仲元承尚書禮部符承省劄備該今來見奉聖㫖本
朝徳運公事教商量仲元品職雖卑亦令預商量之數
謹按歐陽修正統論有曰君子大居正王者大一統正
者所以正天下之不正也統者所以合天下之不一也
自古帝王之興必有至徳以受天命豈偏名於一徳哉
而曰五行之運有休王一以彼衰一以此勝此厯官術
[000-41b]
家之事不知出於何人伏覩本朝之興混一區宇正歐
陽修所謂大居正大一統者也收國之初太祖皇帝以
金為國號取其不變之義非取五行之數也必欲順五
行相生之徳則前此章宗皇帝宸斷繼亡宋火行之絶
而為土徳雖當日改辰為臘然大金之號亦自仍舊以
冠厯日而不相妨也以此看詳止為土徳是為相應須
至申者貞祐二年二月日承直郎國史院編修官王仲
元狀十六日應奉崔伯祥連署訖
[000-42a]
   翰林直學士中大夫兼太常少卿提㸃司天臺
    趙秉文議
右秉文議除與編修王仲元相同外竊詳聖朝之興併
滅遼宋俘宋二主遷其寳噐宋為已滅章宗皇帝宸斷
以土繼火已得中當宜不可越宋而逺繼唐以此看詳
止為土徳是為相應須至中者貞祐二年二月日翰林
直學士中大夫趙秉文狀
   翰林修撰舒穆嚕世勣刑部員外郎吕子羽議
[000-42b]
右世勣等伏承禮部符文令議徳運事竊見前來朝廷
論議固已詳備但各執所見或以為金或以為木或以
為土彼此不同世勣等愚見既太祖聖訓謂完顔部色
尚白則是太祖宸斷已有所定也當時瑞應復有純白
鳥獸之異則是天意固有所命也章宗勑㫖謂只從李
愈所論以為金徳復如何則是章宗聖意初亦有所疑
也據此合無止為金徳仍舊以丑為臘謹議貞祐二年
二月日翰林修撰舒穆嚕世勣刑部員外郎吕子羽狀十
[000-43a]
六日大理卿李和甫連署訖十八日户部郎中赫舎哩
烏嚕連署訖
   右諫議大夫吏部侍郎張行信議
右行信准禮部告示集議國家徳運事竊以徳運之説
其來久矣自伏羲以木徳王炎帝為火軒皇為土五帝
三王相承以叙皆取五行生旺之氣也蒼周訖籙木宜
生火秦雖强大傳五世併六國自為水行逆統失次及
漢祖開創斷蛇著符旗幟尚赤此自然之應協於火徳
[000-43b]
故漢初惑臣誼異説雖暫為土其後終為火徳承周之
統魏晉以降劉石燕秦迭據中國以世業促褊不獲推
叙元魏興自𤣥朔物色尚黑此亦自然之應協於水徳
故魏初雖繼秦為土理有未愜及孝文纉業覽朝賢之
議卒定為水徳逺承晉運周隋暨唐更無異論以其序
順而理得也降及五代簒亂相尋地世促更甚於苻
秦燕趙其不足推叙亦明矣且梁與晉周皆以簒取豈
獨梁為閏位後唐三姓俱非李氏子孫豈得仍為土運
[000-44a]
石晉一紀劉漢四年本史各不載其所王之徳謂之金
與水者無所考據盖趙氏簒周不能越近承逺既繼周
木猥稱火徳必欲上接唐運以自誇大故逆推而强配
之以漢為水以晉為金而續後唐之土是皆妄説附㑹
不可信也然則唐土之後當啟金運朱梁以下無可言
者宋昩於所承自稱火徳逆統失次亦與秦水無異此
國朝所以繼宋為土有可疑者也五行之運豈有斷絶
考次推時天意可見自唐之僖昭墜緒於西本朝始祖
[000-44b]
已肇迹於東氣王於長白祚衍於金源奕世載徳遂集
大統太祖開國之始謂部色尚白白者金之正色乃以
大金為號天輔年間又多有純白之瑞凡此數者皆暗
相符應運之為金亦昭昭矣或謂部色尚白國號為金
太祖本不言及五行之叙難便據之為運是不知漢獲
赤帝符尚赤元魏居𤣥朔尚黑當初亦非論徳運也何
妨漢之為火魏之為土晉之為水哉盖帝王乘五徳之
運王有天下於開創之初必有自然符應協於五徳不
[000-45a]
得不據而言之也今蒙集議徳運所宜行信愚見若考
國初自然之符應依漢承周魏承晉之故事定為金徳
上承唐運則得天統合祖意古典不違人心亦順矣若
夫汴宋之火前無所承失其行次自為五行之閏位不
足繼也謹議貞祐二年二月日右諫議大夫兼吏部侍
郎張行信狀二十日左司諫吕祥卿連署訖
   朝請大夫應奉兼編修穆顔烏登等議
右烏登等竊見自古推定徳運者多矣有承其序而稱
[000-45b]
之者有協其符而取之者故二帝三王以五行相因備
載於漢史此承其徳運之叙而稱之者也迄於漢世不
取賈誼公孫臣之議卒以旗幟尚赤此協其斷蛇之符
而取之者也由是觀之承徳運之序協天之符瑞乃明
哲所行之令典也欽惟太祖一戎衣而天下大定遂乃
國號大金以丑為臘是時雖未甞究其徳運而聖謀自
得其正其與天之符瑞粲然相合矣何以言之且自李
唐王以土徳其後朱梁不能混一天下不得附於正統
[000-46a]
誠為然矣而後唐本姓朱邪非李唐之苖裔而强附於
土徳究其失則後唐當為金石晉為水劉漢為木後周
為火亡宋為土既土生金而聖朝以丑為臘者誠可謂
黙獲徳運之正矣况自國初甞獲純白鳥獸之瑞兼長
白山素係國家福幸之地且白者既為金色而太祖國
號為金其與天之符瑞灼然協矣美哉得徳運之正協
天之符瑞以致四夷咸懐六合同風干戈永息禮樂興
隆八十餘年寂然無事逮乎章宗之朝議論徳運而孫
[000-46b]
人傑等備言當繼於宋可謂得其事之實者也然而不
究亡宋失序為火徳之由乃謂之土生於火以辰為臘
今若正其宋失更火為土則本朝取宋自為金徳若是
則得其徳運之正而協於天之符瑞矣貞祐二年二月
十六日朝請大夫應奉兼編修穆顔烏登少中大夫吏
部員外郎納塔謀嘉中大夫濮王府尉阿里哈希卜蘓
中議大夫刑部郎中富察伊爾必斯通奉大夫越王傳完
顔伊爾必斯中奉大夫吏部尚書完顔伯特同議
[000-47a]
   右拾遺田庭芳議
右庭芳伏為承本部告示集議徳運事者竊惟從來徳
運之稱不一大率有三或以本土物色之竒為之應或
以當時符瑞之殊為之合或以曩朝王跡之始為之繼
其間有一於此即可為其運號不必以五行相生為序
論夫本朝於是有所得之者多何以知之盖聞本朝肇
跡之方多出金寳且金之正色也尚白本地又有長白
山其中是物自生而白此為金徳是其物色之竒應之
[000-47b]
者一也兼天輔之初有純白鳥獸屢甞來見此為金徳
是其符瑞之殊合之者二也又聞曽論本朝合繼唐之
土徳謂唐為有道之統自梁以下皆起於亂無可接之
於是者至於宋也雖如䥫中之錚粗如可取及見趙垂
慶等言猶不從之反繼柴周以為火徳是其自失唐之
正統之序意者以謂當其𤣥運有以待其來兆金之應
也兹者若繼於唐亦猶漢之越秦繼周之例此為金徳
是其與王跡之始繼之者三也又聞故老相傳國初將
[000-48a]
舉義師也曽遣人詣宋相約伐遼仍請定其國之本
號時則宋人自以其為火徳意謂火當克金遂因循推
其國號為金自想為得不知伊本統非為火果是因其
自背還自速其俘降識者又謂金得火則乃能成噐由
宋假於其火轉成金國之大也宜然是故向來以丑為
臘者八十餘年應是當時已有定論後疑失其文本不
得其詳爾今來議者本欲復其金之號徒自膠其反本
之説其間有所疑議者二請試釋之一則强為遷就謂
[000-48b]
劉齊繼宋宋火也火當生土本朝廢齊齊土也土當生
金是不知宋已失序固非為火之正齊又出於臣使之
封抑非為土之正如此序本朝為金徳之運似非折中
一則議者復謂宋或為火以金忌於火為避不知宋非
為火已如上説設如宋本為火曽不知五行造化衰火
不能克於旺金且如昔之秦為水運水當克火漢為火
運火徳忌水然則秦終為漢滅之者得非以秦徳衰而
漢徳旺之故耶以此叅詳如以本朝為金徳之運委是
[000-49a]
相應至如以五行上推移之則亦是以徳之衰旺見其
運之隆替可使慎終如始為其戒爾良以金之為言名
則取其堅固不變為體本以貴其剛明有斷為徳則知
金主於義義以合宜者行一切與奪間决然無疑者是
追觀太祖已行之迹固有其義若然是謂開其金運之
先貽則於後使燕翼者也今則如能必復金徳之運必
依祖義則事自然無所不斷位自然無所不固如不依
祖義徒慿運號則亦猶宋人向曽以河清為天水郡之
[000-49b]
瑞應以萬嵗山真武廟為鎮北方之術殊不稽於人事
畢竟何如右謹議伏承尚書禮部詳酌是望
   省奏
尚書省奏准尚書禮部舉竊聞王者受命開統皆應乎
五行之氣更王為徳方今併有遼宋統一區夏猶未定
其所王伏覩今來方以營造都邑并宗廟社稷竊恐隨
代制度不一有無委所司一就詳定奏訖奉聖㫖分付
詳定須議指揮右下詳定内外制度儀式所可照撿依
[000-50a]
准所奉聖㫖詳定訖分朗開立狀申以憑再具聞奏施
行不得住滯錯失付詳定所准此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