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皇朝文獻通考 > 皇朝文獻通考 卷三百


[299-1a]
欽定四庫全書
皇朝文獻通考卷三百
 四裔考八/
 北
  俄羅斯
  俄羅斯國東北至海南接喀爾喀準噶爾哈薩克
  土爾扈特西接西洋諸國秦時為渾庾屈射丁靈
  諸國匃奴冒頓單于始北服之漢時郅支單于北
[299-1b]
  降丁令并有其地北魏時為烏洛侯國有于巳尼
  大水所謂北海也唐為骨利幹國居瀚海北其地
  北距海元時為阿羅思吉利吉思昂可新地元史
  稱吉利吉思南去大都萬有餘里其境長一千四
  百里廣半之有謙河西北流注于昂可剌河北入
  於海今俄羅斯有昂噶喇河即元史昂可剌河也
  昂可剌者元史謂即唐之骨利幹也今名俄羅斯
  即元阿羅思轉音也相傳其國舊無汗號處西北
[299-2a]
  近海計由之地其酋名依畨瓦什黒魚赤者因族
  姓擾亂求助于西費耶斯科國假其兵力服屬諸
  族自立為汗厯三百餘年今其酋皆稱察罕汗云
  其地寒多隂蕃林木稀人烟分八道曰西畢爾斯科
  曰喀山斯科曰佛羅尼使斯科曰計由斯科曰司馬
  連斯科曰三皮提里普爾斯科曰郭羅多阿爾哈連
  斯科曰莫斯窪斯科一斯科所屬城堡名柏興多
  者至百餘少或一二十餘蒙古語謂民居為拜甡
[299-2b]
  俄羅斯與䝉古隣接疑即其轉音又即明人所云
  板升者也官制汗左右近侍官四得専政每斯科
  設總管官一彼中名噶噶林每柏興設頭目田則
  什一而税凡業打牲者納貂䑕狐狸銀䑕灰鼠其
  不打牲者嵗納銀錢二百法律凡叛逆犯上者肢
  解遇敵敗北者斬刼奪人及殺人者俱斬傷人者
  斷手偷盜倉庫官物者視贜之多寡有劓刵者有
  以火灼之而發遣者私鑄錢者鎔銅灌口内以殺
[299-3a]
  之私賣烟酒者重責籍其家遣其人因姦殺死本
  夫者本婦則埋于地露其首以殺之姦夫則懸于
  樹以殺之犯姦者本婦重責不離異姦夫重責又
  罰銀入官其幼童與女子姦者重責之配為夫婦
  俗尚天主教不知朔望或二十九日或三十日或
  三十一日為一月十二月為一嵗每嵗按四季大
  齋四次或四十日或三十餘日以冬季大齋完日為
  嵗初平時皆逢七齋戒知節儉厭兵戎性矜誇貪得
[299-3b]
  喜詼諧好詞訟每逢吉日男子相聚會飲醉則詠
  謌跳舞婦女不避生客争相炫飾遊戲為隊行歌
  于途卑賤見尊者免冠立地而叩尊長不免冠平
  等相遇皆免冠立地而叩男子與婦人遇男子免
  冠婦人立地而叩以去髭髯為姣好髮卷者為美
  觀婚嫁亦用媒妁聘娶之日往叩天主堂誦經畢
  方合巹殯殮有棺俱送至堂内塟埋不飲茶服氊
  褐苧布以麥麫為餅餌不為飯每食用匙及小义
[299-4a]
  無箸俗尚貿易務農者少知種而不知耘不以牛
  耕居河濱者善泅用𤓰種大小銀錢有值三文十
  文五十文百文者亦有紅銅錢與小銀錢通用以
  十六寸為尺十二兩為斤千步為里後改五百步
  為里其木則有杉松馬尾松楊樺叢桞櫻薁榆剌
  玫其榖則有大麥小麥蕎麥油麥及稷其蔬則有
  蘿蔔蔓青白菜王𤓰芫荽倭𤓰葱蒜獸畜則有駝
  馬牛熊狼堪達韓野猪鹿狍黄羊狐狸兎貂鼠銀
[299-4b]
  鼠灰䑕磎鼠磎鼠行地中遇陽氣即死身大有重
  萬斤者骨色白潤類象牙性最寒食之可除煩熱
  骨可成器彼中名麻門槖窪禽則有鷹鵬鷂鵏海
  青鴉鴨鷄又有聶木沁鷄大如鵝脚髙尾短有蒼
  黒色而花紋者有白色青斑者其冠色不時變幻
  人稍侵之即鳴翅立冠下垂比户畜之俄羅斯稱
  西費耶斯科國為聶木沁云魚則有鮰鯺鯉石
  斑鯽魴鰱鴨嘴哈打拉他庫木舒爾呼松阿禪
[299-5a]
   勾深牙魯四帖里烈帖鄂莫裏樂則有鐘鼓喇叭
   木笛哨呐銅絃箏胡琴其土宜風俗物産大略如
   此明時阻于朔漠未通中國
  本朝順治十二年其國察罕汗始遣使來朝貢方物
上嘉其誠款降
敇及
恩賜令來使齎回國
勅曰爾國逺處西北從未一達中華今爾誠心向化遣使
[299-5b]
 進貢方物朕甚嘉之特頒恩賚即俾爾使臣賫回昭朕
 柔逺至意爾其欽承永效忠順以副恩寵十三年遣使
   奉表來朝貢方物以來使不諳朝儀却其貢而遣
   之還十四年復遣使奉表進貢途經三載以十七
   年五月至表稱俄羅斯一千一百六十五年語多
   矜夸廷臣咸謂其不遵正朔宜逐之奏入得
㫖察罕汗雖恃為酋長表文不合體制然外邦從化宜加
 㴠容以示懐柔俄羅斯逺處邊陲未沾教化乃能遣使
[299-6a]
 奉表而至亦見慕義之忱來使著該部與宴貢物查收
 察罕汗及其使量加恩賞但不必遣使報書爾衙門可
 即以表文矜詡不令陛見之故諭而遣之康熙十五年
   五月察罕汗又遣陪臣尼果頼罕伯里爾鄂維䇿
   進貢方物奏言俄羅斯僻處逺方從古未通上國
   不諳中華文義及奏疏禮儀兩次抒誠致多缺失
   今特敬謹遣使奉貢仰祈矜宥得
㫖准其通貢初順治間俄羅斯部落曰羅刹者竊據黒龍
[299-6b]
   江築城雅克薩之地侵擾索倫達呼爾等及是諭
   察罕汗嚴禁羅刹毋擾邊陲而羅刹仍復潜侵凈
   理溪等處遷延不返二十一年八月遣副都統郎
   談公彭春率兵往達呼爾索倫覘羅刹情形將行
上面諭曰羅刹犯我黒龍江一帶侵擾民人昔發兵進討
 未獲翦除近聞蔓延至赫哲費雅哈侵掠不已爾等此
 行可聲言捕鹿沿黒龍江行圍徑薄雅克薩城下勘其
 形勢度羅刹斷不敢出戰爾等還時其詳視自黒龍江
[299-7a]
 至額蘇里水程并訪自額蘇里至寧古塔道里偕薩布
 素往勘以聞十二月郎談彭春等自達呼爾索倫還以
   羅刹情形具奏
上諭議政王大臣等曰據郎談等奏攻取羅刹甚易朕意
 亦以為然第兵非善事宜暫停攻取於黑龍江呼瑪爾
 二處建木城遣寧古塔將軍巴海副都統薩布素以烏
 拉寧古塔兵千五百戍之相幾集事二十二年四月巴
   海等奏言黑龍江呼瑪爾距雅克薩城遼逺若駐
[299-7b]
   兵兩處勢分道阻倘羅刹増兵儲粟更難為計宜
   乘其積儲未偹速行征𠞰
上以所議未合機宜令巴海留守烏拉以副都統瓦禮祐
   偕薩布素統兵往俟抵彼相度形勢於可進之時
   奏請進兵又經王大臣等議請將建城駐兵之處
   移於黑龍江呼瑪爾中間額蘇里之地并設四驛
   從之尋復於黑龍江建城以薩布素為將軍領之
   設堠於呼瑪爾自黑龍江至烏拉置十驛由水路
[299-8a]
   輓運至黒龍江為永戍地時羅刹之衆有過黑龍
   江者降其兵目三十餘人赦不誅並安揷之九月
上諭理藩院尚書阿穆呼郎曰俄羅斯國羅刹等無端犯
 我索倫邊境匿報特穆爾等逃人朕不忍加誅屢行曉
 諭令歸故地還逃人廼執迷不悟轉肆焚掠因特遣重
 兵駐守其地頃者羅刹遇我將卒降其三十餘人朕體
 好生之德皆加豢養今彼若悔過則已否則必干天討
 或路逺難歸傾心投誠者朕亦納之加恩撫䘏使得其
[299-8b]
 所爾院可遵㫖具文遣來降番人宜番米海羅莫羅對
 再行往諭彼有何言令其回奏時羅刹屬人多來歸者
   令編為一佐領使彼此相依有資二十三年正月
   薩布素等奏言宜乗四月冰解時遣官兵先徃招
   撫不即降則進兵滅之尋報遣夸蘭達鄂羅舜等
   於正月十一日抵羅刹境令宜番等造其居開諭
   之因以鄂羅春留質之子三人來并招撫米海羅
   等二十一人送京安揷五月遣徃軍前之輕車都
[299-9a]
   尉瑪喇奏言羅刹之在雅克薩尼布楚二城者各
   止五六百人於額爾古訥河口至布爾瑪台河口
   十餘處築室耕田以自給喀爾喀與尼布楚人亦
   時與交易資生請令喀爾喀車臣汗禁止交易再
   令黒龍江將軍水陸並進作攻取雅克薩狀因取
   其田禾則羅刹不久自困量遣輕騎𠞰滅似易時
   將軍薩布素等亦以收取羅刹田禾為宜隨降
㫖令薩布素等酌議由水陸路進兵孰便并諭車臣汗知
[299-9b]
   之㝷以薩布素請停進𠞰坐失事機得
㫖申飭十二月徵福建籐牌兵二十四年正月以瑪喇為
   副都統㕘贊軍務先是
上以薩布素上疏引罪命都統公瓦山侍郎郭丕往會薩
   布素等詳議應否攻取之處至是瓦山等與薩布
   素會奏我兵於四月水陸並進先撫後𠞰如不克
   則毁其田禾以歸
上因命都統公彭春督師命左都督何佑等率福建籐牌
[299-10a]
   官兵五百人往發盛京兵五百人代黑龍江兵守
   城種地再令降
勅諭曉羅刹使送回雅庫以息兵爭三月達呼爾頭目倍
   勒爾等往偵雅克薩情形擒羅刹噶瓦力喇等七
   人以歸噶瓦力喇等偹述其酋約束所屬禁持兵
   器往來並懼求援狀
上命人給時服一襲俟大兵進𠞰時示以寛大之意而釋
   之五月都統公彭春等率師抵雅克薩城下遵
[299-10b]
㫖宣諭促令歸巢羅刹遷延不還乃分水陸兵為兩翼急
   進攻城中大驚頭目額里克舍等窮迫詣軍前乞
   降彭春等復宣
上恩徳額里克舍率所部咸垂涕望闕稽顙受命遷歸雅
   庫彭春等復雅克薩城並以逃人還捷奏至
上諭王大臣曰羅刹擾我黑龍江松花江一帶三十餘年
 其所竊據距我朝發祥之地甚近應速為翦除是以命
 將行師深入撻伐今收復雅克薩地得遂初心至於撫
[299-11a]
 綏外國在使之心服不在震之以威近遣侍衞闗保等
 往軍前諄諭之曰朕以仁治天下素不嗜殺爾其嚴諭
 將士毋違朕㫖以我兵力羅刹勢不敵必獻地歸誠爾
 時勿殺一人俾還故土宣朕柔逺至意兹一一奉行朕
 甚嘉焉七月釋羅刹宜番等四人歸國十月以都統公
   彭春等為頭等第一軍功二十五年正月羅刹復
   來城雅克薩地
上命將軍薩布素等率所部兵二千往𠞰八月
[299-11b]
諭薩布素等河冰將結熟籌防禦之法薩布素奏言於城
   三面掘壕築壘壕外置木樁鹿角分汎防禦城西
   對江另設一軍復派𠞰禦之兵於東西兩岸偹江
   路來援之羅刹為持久計時荷蘭國入貢使臣稱
   與俄羅斯接壤因
諭議政王大臣等向者羅刹犯雅克薩尼布楚地曾諭察
 罕汗來使尼果賚等撤回其衆竟不覆奏意尼果賚未
 達前㫖於察罕汗復令被擒羅刹持書從喀爾喀地宣
[299-12a]
 諭亦不復奏因發官兵招撫羅刹不戮一人令其頭目
 額禮克舍等持書歸去羅刹聞我師歸復據雅克薩朕
 思本朝頻行宣諭曽未一答而雅克薩羅刹又死守不
 去或尼布潮諸地阻隔前書未達或雅克薩羅刹皆彼
 有罪之徒不便歸國俱未可知其以屢諭情節為書付
 荷蘭國使臣轉發察罕汗處令其收回雅克薩尼布潮
 羅刹於何處分立疆界則兩界人民均得寧居不失永
 相和好之意再依此作書發西洋國轉達之八月
[299-12b]
命副都統愽定率築城官兵二百人赴薩布素等軍前參
   贊軍務九月察罕汗遣使上疏言
皇帝所賜之書下國無通解者及尼果賚歸始悉情節以
   下國邊民搆釁請察明作亂之人收回正法除遣
   使議定邊界外謹先齎書以獻並乞撤雅克薩之
   圍
上諭大學士等曰俄羅斯以禮通好馳使請解雅克薩之
 圍朕本無屠城之意其令薩布素等解圍近戰艦立營
[299-13a]
 城内羅刹聽其出入俟俄羅斯後使至定議二十六年
   正月遣太醫院官二人往視軍士之患疾者令雅
   克薩城羅刹就醫無禁十月遣兵部尚書鄂爾多
   等往黒龍江籌議儲糧永戍之䇿二十七年三月
   察罕汗遣費岳多羅等至
上命領侍衞内大臣索額圖都統公佟國綱尚書阿喇尼
   左都御史馬齊䕶軍統領瑪喇等往二十八年十
   二月㑹議於尼布楚歸我雅克薩尼布楚諸城定
[299-13b]
   議邊界一以北流入黒龍江之綽爾納即阿倫穆
   河相近格必爾齊河為界循河上流以至於海凡
   山南一帶流入黒龍江之溪河盡屬中國山北一
   帶之溪河屬俄羅斯一以流入黒龍江之額爾古
   訥河為界河之南岸屬中國北岸屬俄羅斯凡獵
   户人等不許越界犯則擒治一切行旅有准往來
   文票者許貿易勿禁不留逃人議定乃盟立碑界
   上釋兵而還三十二年十月察罕汗遣使進貢嗣
[299-14a]
   是遣使通市無間四十四年十一月俄羅斯貿易
   來使至
上閲其文字曰此喇提諾托忒烏珠克俄羅斯三種文也
 外國之文有三十六字母者亦有三十字五十字母者
 源與中國同但不分平上去而尚有入聲其兩字合音
 甚明中國辨四韻極精以兩字合音不甚𦂳要故知者
 漸少若中國所有之字外國亦有之特不全耳五十一
   年兵部職方司郎中圖理琛使土爾扈特國假道
[299-14b]
   俄羅斯奉
㫖此役於俄羅斯國人民生計地理形勢均須留意歸而
   悉其山川風俗為異域録以獻其略曰嵗在壬申
   五月二十日出都城宿沙河行六日出張家口六
   月初二日越興安嶺又十餘日至巴顔布拉克當
   興安嶺上又二日至西拉布里度十六日至瀚海
   南界之阿爾哈林圖枯布爾十七日至瀚海中朱
   爾輝地十八日至瀚海北界之哈囊布拉克又四
[299-15a]
  日至那拉特勞赤又三日至達布蘇台又三日地
  勢漸下七月初三日自鄂什欣布里度下興安嶺
  北至汗山東枯爾布里度其東南二十里許即𠞰
  滅噶爾丹之招木多地也初五日至土喇河岸宿
  三日土喇河自根特山右發源向西流入發源杭
  愛山之鄂爾渾河又魯倫河自根特山左發源向
  東流入呼倫河又東流為額爾古訥河又東北流
  入黒龍江其鄂爾渾河環布隆汗山向西北流入
[299-15b]
  色楞格河自此而北至俄羅斯國界皆山又十日
  至博拉兩旁皆山色楞格河自西南來向東北流
  入俄羅斯境又一日至蘇布克圖為俄羅斯分界
  處又二日至楚庫柏興近色楞格河南岸河寛五
  丈水清流溜楚庫河自東南來至柏興南十里
  入色楞格河二河交滙處又色楞格河東岸民皆
  樓居無城垣四面皆山俄羅斯與䝉古人雜處俄
  羅斯官衣番薩非翅遣官兵列旗幟鎗礟鼓吹迎
[299-16a]
   導至公署後凡至館驛儀衞悉如之且言我國人
   每年來中國貿易屢蒙
至聖大皇帝深恩天使此來一切輿馬供頓豈敢遲悞謹
   已馳報察罕汗矣張宴饋食執禮甚恭五十二年
   正月十四日有厄爾庫城頭目費多爾伊番訥翅
   准托波爾總管噶噶林移會遣俄羅斯官温多里
   卧畨那非翅以察罕汗命來迓乃啓行至烏的柏
   興在楚庫柏興東北二百餘里山髙大多林藪濱
[299-16b]
   河有田疇色楞格河自此折而西北流烏的河自
   東南來遶柏興之西入色楞格河山有石大如掌
   層疊相附質薄而明如玻璃然可飭牕牖其頭目
   出妻子獻酒張樂跳躍以為娛越三日至柏海爾
   湖南岸之博索爾伊斯科其間小柏興六七處間
   有田疇柏海爾湖在烏的柏興西北三百餘里南
   北百餘里東西千餘里色楞格河自西南來巴爾
   古西木河自東南來昂噶拉河自東北來俱入於
[299-17a]
  湖别一河從湖西北流出亦名昂噶拉湖内有地
  曰鄂遼漢洲寛五十餘里長二百餘里洲上有山
  岡産杉松榆栁多野獸布拉特䝉古五十餘户居
  之湖内多魚及獺十二月下旬冰始堅三月盡乃
  解周迴諸山環抱林木蒼鬱煙波渺瀰極目無際
  二十二日至柏海爾湖北岸之果落烏斯那越三
  日至厄爾庫城沿途山不甚髙昂噶拉河自東南
  來遶城向西北流厄爾庫河自西南來入昂噶拉
[299-17b]
  河無墉垣有市井民樓居皆俄羅斯族少䝉古人
  跡矣凡附近小柏興皆厄爾庫城所屬號稱雄鎮
  頭目費多爾伊畨訥翅以前途迎候官未至乞少
  留則相與騎射捕魚為樂二月二十二日迎候官
  愽爾科泥册班訥非翅至自托波爾云河未泮陸
  行多泥陷不可行至五月初四日始乗舟下昂噶
  拉河河西北流厄爾庫河東入之水清溜急大於
  色楞格河兩岸髙峯絶壁激浪如矢有五伯克八
[299-18a]
  破落克九西費喇境絶竒險俄羅斯語懸崖謂伯
  克瀑流謂破落克水石相激成湍溜處謂西費喇
  所謂五伯克者曰滅提别西曰巴達爾滿斯克曰
  多達爾斯克曰滅費斯克曰費達木克所謂八破
  落克者曰博合滅爾訥曰皮牙乃曰巴敦曰多爾
  規曰沙滿斯克曰阿普林斯克曰木爾蘇克曰四
  鐵烈洛什所謂九西費喇者曰鄂標木索斯奈曰
  洛什曰柏格曰郭洛活瓦曰郭費殷斯克曰噶什
[299-18b]
  那曰鄂費夏那曰鄂爾吉那曰郭薩牙也昂噶拉
  河流千餘里水漸濁伊里木河自東北來入之濵
  河積雪有嵯峨至丈餘者間有田疇把鋤而耕者
  順流十九日水程三千里至伊聶謝柏興西為伊
  聶謝河昂噶拉河西流入焉又東北流入北海者
  也伊聶謝柏興居民千户俗多畜鹿以供乗載名
  曰俄倫其地去北海一月程夏至前後夜不甚暗
  雖日落猶可弈棋不數刻東方即曙而日出矣駐
[299-19a]
  伊聶謝柏興五日乃舍舟而陸過麻科佛斯科嶺
  越宿至麻科斯科一小村落也在伊聶謝柏興西
  北二百五十餘里西傍揭的河河自麻科佛斯科
  佛落克嶺發源環流麻科斯科向西北流入鄂布
  河寛六七丈多紆曲水色赤多蚊䖟土燕巢於河
  崖之間有鄂斯提牙斯科者其人别一種類散處
  揭的河濱林莽間捕貂作貢又有西洋將軍雅那
  爾者為俄羅斯所擄伊里木城頭目喇法林帖携
[299-19b]
  之來謁見中國衣冠不勝仰慕叩頭獻酒而去初
  五日登舟順河流晝夜行水程二千五百里十二
  日至那里木柏興即揭的河入鄂布河處也鄂布
  河西北流一千四百餘里入額爾齊斯河又西北
  流入北海大於伊聶謝河水濁溜緩衍波四溢洲
  渚甚多濵河地勢平坦多林木由那里木柏興放
  舟之次日風大作波濤洶湧舟楫傾欹俄羅斯
  人頗不諳操舟㡬至危殆二十四日至蘇爾呼忒
[299-20a]
   柏興越二日行六百里至薩馬爾斯科額爾齊斯
   河自南來向西北流河東岸有土山設驛站那里
   木柏興蘇爾呼忒柏興薩馬爾斯科地俱窪下無
   田疇從托波爾托木斯科挽運以供食云由額爾
   齊斯河遡流而上越六日至狄木演斯科在薩馬
   爾斯科西南六百餘里額爾齊斯河至此東北流
   漸濁而大越二日頭目葛禮果禮者同舟赴托波
   爾城越九日至其地噶噶林馬提飛費多里魚翅
[299-20b]
   遣所屬俄羅斯官衣畨鄂畨那西赤迎候自河岸
   至公署儀衞尤肅噶噶林隨趨至執手叩請中國
至聖大皇帝萬安云我國人民時往中國貿易屢沐
大皇帝深恩今
天使到此有干預我國之事否因諭之云我
大皇帝萬邦畏懷中外一體加恩愛恤不止俄羅斯一國
   也兹特
命使臣齎
[299-21a]
勅往諭土爾扈特國汗阿玉竒因傳詢爾國商人哈密薩
   爾言沿途輿馬供億不敢違悞是以取道爾國前爾國商
   人乞請准送能通經典之人入中國我大臣轉奏荷蒙
恩准使者囘京可以携去噶噶林曰其人現在預偹至我
   察罕汗聞中國
天使大人辱臨不勝忻悦特飭我等敬謹䕶送毋敢違
   慢又曰中國承平日乆想
天使受
[299-21b]
大皇帝恩享用安樂復諭之曰我
大皇帝不嗜殺戮是以時和年豐臣民禔福我輩優㳺極
   樂難以殫陳噶噶林曰中國
聖人仁愛國家殷富四方寧謐聞之已久我先察罕汗在
   時上下無事當時臣宰俱享逸樂今察罕汗幼時
   好與兒童為戰鬬戲從前同戲諸兒今皆為將二
   十年來我國戰甲不少解即如沙漳汗恭喀爾汗
   費頁斯科國厄納特赫國哈薩克國哈拉哈爾巴
[299-22a]
   國䇿旺阿喇布坦阿玉竒諸國皆互相爭競惟中
   國河山清晏洵為極樂因問土爾扈特貝子阿拉
   布珠爾事甚悉越日有衣畨鄂畨那西赤者求見
   曰我國有近侍大臣四員可以専擅行事遇大政
   君臣往來會議中國亦如是乎諭之曰中國事無
   巨細皆具題請
㫖遵奉施行豈敢云擅且
至尊固無往會臣議之禮也駐托波爾八日城内天主堂
[299-22b]
   二十餘駐兵二千前後所過諸柏興皆有教堂設
   官兵此為都會故尤盛額爾齊斯河繞城之西濱
   河有庫車回人流離至此俄羅斯人名之曰塔塔
   拉自額爾齊斯河西南遡流入托波爾河九宿至
   圖敏途中皆以塔塔拉供挽運受笞楚禁之乃止
   時有西費耶斯科國人被擄於俄羅斯乃來舟中
   鼓吹絃歌以為娱由圖敏西北遡土拉河舟行五
   百餘里至鴉班沁多田疇不駐兵自是復捨舟而
[299-23a]
  陸地勢漸下越九宿至費耶爾和土爾斯科城在
  鴉班沁西北四百餘里土拉河自西北來繞城東
  南流東岸石山嶻嶪止二宿過費耶爾和土爾斯
  科佛落克嶺在城西北二百餘里嶺不甚大而峯
  巒競秀泉脈爭流野花爛然土拉河發源嶺東托
  波爾河發源嶺西别有喀穆河發源嶺北水色赤
  溜急折而西南流入佛爾格河嶺西北有山名帕
  付林斯科髙出羣峰土人云冬夏積雪不消人跡
[299-23b]
  罕至越七宿至索里喀木斯科在嶺西南二百餘
  里沿途皆山藪值大雪巖壑積素喀木河自東北
  來向西南流有烏索爾科河自東北入焉西北境
  有方木鹽井四十餘越三宿至改郭羅多在索里
  喀木斯科西北四百餘里喀木河自西北繞而東
  南流有别爾馬羈人雜處其地與俄羅斯言語不
  通盖又一部落附俄羅斯有年者多田疇不駐兵
  自此西北行至莫斯科窪城二千二百餘里自改
[299-24a]
  郭羅多越四日至索羅博達有西費耶斯科國人
  五千餘户舊以被擄居此又一日至黑林諾付在
  改郭羅多西南四百餘里有費牙忒喀河遶而西
  南流入喀木河地勢彌下沿途小柏興甚稠密田
  疇亦廣遥望林木鬱然俄羅斯全境凡八道自入
  俄羅斯界至此皆屬西畢爾斯科道噶噶林馬提
  飛費多爾魚翅所轄境也越六日至喀山在黒林
  諾付西南五百餘里佛爾格河喀木河夾左右而
[299-24b]
  流有木城凡八門一面得二里周圍八里有郭外
  環以木為鹿角置城隅别有車爾米斯及土爾扈
  特人居之車爾米斯人皆削髪言語殊異亦别種
  也地設管理喀山斯科道總管顧比爾那忒費多
  爾薩馬落費赤統之又三日至西木必爾斯科在
  喀山南三百餘里有舊城形勢略如喀山城佛爾
  格河遶而西南流又西南五百餘里至薩拉托付
  為俄羅斯土爾扈特接壤處時康熙五十二年十
[299-25a]
  一月十六日也佛爾格河東北來繞而南流水漸
  濁溜緩土爾扈特人名之曰額濟爾河有巨艘寛
  二丈長十餘丈亦有寛一丈長七丈餘者四五艘
  時俄羅斯博爾科尼冊班諾費赤遣通事及頭目
  馳告土爾扈特國汗阿玉竒於五十三年六月至
  土爾扈特國使事告蕆旋返斾渡河七月下旬至
  喀山十一月初七日至托波爾十二月初五日噶
  噶林來見曰我察罕汗近在三皮提里普爾城而
[299-25b]
  此城舊屬西費耶斯科國地為我國所有隨以我
  汗之名名之今嵗我汗與西費耶斯科國戰勝之
  擄其䕶船二十一將軍一兵八百今付蘭楚斯諸
  國俱來援以是堅守不即下曩時我國又與圖里
  耶斯科國王拱喀爾汗搆兵取其阿藻城近復議
  和倂還其城自阿藻城東北盡隸我疆矣又云我
  汗春秋四十一歴事二十八年曩時我國並未稱
  汗自依畨瓦什里魚赤始稱汗至今二十三傳計三
[299-26a]
  百五十餘載第十三代汗始征取喀山托波爾阿
  斯塔爾汗諸地今已百六十年矣十二月二十二
  日乃啟行越七宿至塔喇斯科在托波爾東南一
  千二百餘里額爾齊斯河自東南來西北流塔喇
  河自東南來入額爾齊斯河越十四宿至托木斯
  科在塔喇斯科東南二千五百餘里為俄羅斯準
  噶爾哈薩克哈拉哈爾巴四國接壤處鄂布河自
  東南來西北流托木河自東南繞西而西北流至
[299-26b]
  百里外入鄂布河有塔塔拉與巴爾巴忒人雜處
  夏秋飲行潦冬春食冰雪俄羅斯準噶爾兩國徵
  其税入焉自托木斯科至伊聶謝一千六百餘里
  有楚里木河自麻科佛斯科山發源西南流入鄂
  布河又十日至伊里木城在伊聶謝東南二千餘
  里四面皆山林伊里木河自東北環流其城入通
  古斯河自伊里木城往厄爾庫城東南行千有餘
  里由昂噶拉河舟行陸路亦可達餘略如來程所
[299-27a]
   歴不復書云圖理琛于五十一年奉使至五十四
   年三月二十七日歸京師初凡通市諸物有噶噶
   林印記者准市餘則否五十六年七月俄羅斯邊
   城頭目以文來請于將軍托留欲私行貿易
上命托留移文切責之雍正五年三月察罕汗遣使表賀
上登極附貢方物八月遣郡王額駙䇿伯四格侍郎圖
   理琛等與俄羅斯使臣薩瓦定議自額爾古訥河
   岸至阿魯哈當蘇阿魯竒都勒齊克達竒林俱為
[299-27b]
   我斥堠應以相對之楚庫河為界自此以西沿布
   爾古特山等處以博木沙畢鼐嶺為界立石以誌
   不許越境滋事及容留逃盜人等犯者互相查挐
   並以恰克圖口為常互市所人數不得過二百定
   例遣理藩院司官一員照料修京城俄羅斯館來
   京讀書幼童及教習等官給養贍願回者聽隨
召見薩瓦等
賞賜有差並優
[299-28a]
賜察罕汗尋遣薩瓦歸國十月理藩院奏俄羅斯頭目郎
   喀呈請以商人馬匹牛羊留張家口外牧放從之
   令郎喀嚴約所屬毋許滋事遣司官一員照料並
   飭附近張家口諸總管如俄羅斯貿易商人馬匹
   牲畜遺失為查而歸之勿俾困于行旅乾隆二年
   監督俄羅斯館御史赫慶奏言俄羅斯互市止宜
   在於邊境其住居京城者請禁貿易止令以貨易
   貨勿以金銀相售在京讀書子弟不可任其出入
[299-28b]
   使知内地情形輿圖違禁等物禁勿售與七年八
   月俄羅斯人越界斫柴得
 㫖申飭黒龍江將軍伯第務竭力巡察勿得仍前怠玩
   二十二年準噶爾平六月侍衞順徳訥窮追阿睦
   爾撤納至額爾圗拉與俄羅斯喀比潭相見於額
   爾齊斯河上索阿睦爾撒納未得取喀比潭印狀
   歸七月俄羅斯頭目來言曰阿睦爾撒納近以二
   人徒步投我國濟河無踪疑死於水矣參贊大臣
[299-29a]
  富徳率順徳訥等往偵虚實時有達瓦齊屬人自
  俄羅斯境脱出者為言本年七月初遇阿睦爾撒
  納攜八人入俄羅斯境被獲將軍兆恵等以

特命理藩院移咨令遵不納逃人之例擒獻二十三年
  正月俄羅斯遵奉行移不敢諱匿述阿睦爾撒納
  避罪闌入我界渡河幾斃於水旋以痘死且出其
  尸於邊界之恰克圖城迺遣親王齊巴克雅蘭品
[299-29b]
  爾等驗而歸之俄羅斯西北境有數小部落曰西
  費耶斯科曰圖耶斯科曰博爾托噶里牙曰付蘭
  楚斯曰雅爾馬尼牙曰宜大里牙曰宜斯巴尼牙
  曰狄音曰和爾斯提音曰布魯斯竒曰博爾斯竒
  曰别穆斯竒曰賽薩林木斯竒曰昂假爾斯竒曰
  賀蘭斯竒曰博玻林木斯竒西費耶斯科者前以
  兵助俄羅斯汗依畨瓦什里魚赤遂有俄羅斯之
  那爾瓦城後察罕汗索歸其城不許連兵不解者
[299-30a]
  數嵗卒為俄羅斯所敗二十六年土爾扈特汗渥
  錫以俄羅斯征調不息又徴其子入侍與合族台
  吉挈全部來歸中國土爾扈特者凖噶爾四衞拉
  特之一也渥錫之曾祖阿玉竒與䇿妄不睦竄歸
  俄羅斯居額濟勒之地至是歸附或謂不宜納俄
  羅斯之屬部
皇上謂逺人來歸不可不納且舍楞即我之叛臣歸俄
  羅斯者一再索取訖未與我如以此折俄羅斯彼
[299-30b]
  將何辭以對卒納之俄羅斯卒不敢以此為言三
  十年十一月奉
諭㫖恰克圖貿易一事近因俄羅斯不遵舊制違背禁
 約甚且多收貨税苦累商人是以降㫖停止原以俟
 其自知悔過抒誠祈請再准其通商貿易恐桑齊多
 爾濟身係蒙古未能深曉事宜復派大臣前往稽查
 彈壓協同辦理其所以責成者甚重當桑齊多爾濟
 起意私通交易時丑達係特派大臣理應正言阻止
[299-31a]
 阻之不從即應據實㕘奏乃不惟不行阻止參奏並
 且通同舞弊貿易多次核其賘私竟至數千兩之多
 藐法營私殊出情理之外及經挐解來京尚敢冀免
 顯戮在路延捱負恩喪心實屬可惡此斷不可以一
 日容留丑達巳依議正法至額爾經額係隨往司員
 若丑達等恰遵禁令嚴絶貿易則額爾經額決不敢
 自行罔利其情較丑達稍輕是以改為應斬監候
 此中輕重權衡朕惟一秉至公毫無成見期協乎情
[299-31b]
 罪之至當而已可將此曉諭中外并軍營辦事大臣
 知之四十六年正月奉
諭據車登多爾濟等奏俄羅斯之固必爾那托爾等呈
 稱遵伊主之令將現在住京之俄羅斯喇嘛學滿漢
 話之俄羅斯學生照例派出喇嘛學生前往更换請
 㫖允准等語俄羅斯喇嘛學生住京已屆十年著施
 恩即照車登多爾濟等所奏准固必爾那托爾遣人
 更换
[299-32a]
  臣/等謹按俄羅斯地處極北據使臣圖理琛所録
  夏至前後不甚暗日落猶可奕棋不數刻即曙而
  日出正與唐史所載骨利幹國事相符又圖理琛
  所録俄倫地去北海一月程而荷蘭入貢使臣稱
  與俄羅斯接壤又其俗皆奉天主教與西洋諸國同豈
  其國近北海而又接西海歟在北魏時為烏洛侯
  國疑侯字乃俟字之悞即俄羅斯轉音耳然地雖
  荒逺亦不應使臣三四年而後歸伏讀
[299-32b]
御製土爾扈特全部歸順記定為俄羅斯故為紆繞其程
  觀土爾扈特之來祗八月而已至益可見矣其國
  自羅刹歸誠以後恪守分界且遣使入貢幼童來
  京讀書洵所謂
聲教四訖臣古來未臣之國非甚
盛徳何以致此哉
  左哈薩克
  左哈薩克在準噶爾西北境西為右部哈薩克北
[299-33a]
  為俄羅斯東去塔爾巴哈台南去伊犁皆千里其
  部曰鄂爾圖玉斯駐伊什爾河傍無城郭全境東
  西千里南北六百里環璄皆山山脈自西而東其
  南境之山曰喀拉巴克喀爾海又東為喀爾克圖
  哈薩拉克山又東為扎拉圖哈薩拉克山又東為
  勒克楞山踰山而南入準噶爾境齋爾界又東為
  鄂綽沁吉斯山又東為阿爾津沙拉什保台山又
  東北為阿爾輝西里接準噶爾境額敏界自喀拉
[299-33b]
  巴克喀爾海山西北行折而東為厄勒伊們山伊
  什爾河源出焉又北為尼雅克圖山又東為尼滿
  哈濟蘭山又東北為喀爾瑪竒爾哈山又東為阿
  克竒拉山又東為巴顔山又東為毫哈薩拉克山
  將軍哈達哈曽敗阿布賚於此又東南為阿巴拉
  爾山又東至塔爾巴哈台而止羣山内外源泉經
  絡其自喀拉巴克喀爾海山出者為綽多爾圖郭
  勒由是而東為克巴什博爾濟爾郭勒又東為哈
[299-34a]
  薩拉喀泉又東為博爾格得克泉又東為額特倫
  泉又東北為什納噶泉沮洳渙散燦若列星又東
  為奎蘇泉又東為阿爾齊圖泉又東為青吉斯泉
  又北為阿林泉又東為阿濟蘇泉又東為烏爾圖
  泉又東為色爾格郭勒又東為罕拉海圖泉又東
  北為薩嘉爾郭勒又東為楚庫魯克郭勒又東南
  踰山入塔爾巴哈台界其西北境為伊什爾河沿
  河西北行二百里為哈薩克春吉索波藍地苦寒
[299-34b]
  自是以西地益曠𣺌折北而西行二千里為依底
  克山當搭拉斯河東南境其汗族為首領者名蘇
  爾統居無常處盛夏常在伊什爾河平時逐水草
  事㳺牧地廣人稠甲於他部其頭目首戴髙頂冠
  其頂或紅或白頂尖有孔正面用氊一幅旁二幅
  兩縫當前一縫當後俱嵌黄皮或用氆邊飭以
  皮狐貉貂䑕之屬衣錦衣寛而長帶用五色絲縧
  有流蘇足穿紅黒皮履頭目之婦辮髪雙垂耳貫
[299-35a]
  珠環服錦鑲長袖衣冠履與頭目同其民人首戴
  氊帽正面開口不飾以皮衣毼束布帯履革鞮男
  婦皆同其風俗物産及文字大略與準噶爾同言
  語稍異境西北隅有獨樹五株拏䕃廣可容二
  百騎名鄂哷引噶克察黙多年代莫紀為西域神
  物哈薩克過其下者必膜拜供獻而不敢稱其名
  舊傳其地為古大宛今詳考之盖漢康居國也晉
  魏以降康居國西遷其地屬今右部哈薩克詳右
[299-35b]
  部傳其國久阻中華聲教乾隆二十年二月準噶
  爾平
詔遣使往諭其汗阿布賚言於使臣侍衞順德訥達永
  阿曰向聞
大皇帝臨御中土以山川之故貢譯不通今
天威逺播掃伊犂興黄教實無疆之福敢以誠心歸於
  徳化九月順徳訥以其使博落布拜等歸伊犂適
  阿睦爾撤納以伊犂叛明年走哈薩克阿布賚納之
[299-36a]
詔遣將軍達爾黨阿由西路哈達哈由北路先後以大
  軍進阿布賚遣和集博爾根以兵從阿睦爾撒納
  走努拉自率千騎西行㑹於毫哈薩拉克山下以
  待我師七月將軍達爾黨阿兵至於雅爾拉與和
  集博爾根前隊罕巴巴諾羅斯等二千餘兵遇賊
  設伏佯敗我師分阿里衮鄂寳哈寜阿明瑞為左
  右翼將軍達爾黨阿副將軍扎拉豐阿執纛以中
  軍進齊努渾瑪瑺特通額爾登分部從之風馳雷
[299-36b]
  動鋒鏃並發賊倉猝不及顧潰於山麓斬首五百
  七十級餘敗去我兵進努拉擒大頭目楚魯克是
  時和集博爾根引二千騎西行我軍逼之列而陣
  出入鏖戰良久獲其纛礟斬首三百餘級賊遁初
  順徳訥歸自哈薩克以阿布賚恭順狀

詔復遣賚
敕書
[299-37a]
賜蟒服七月至博爾喀爾綽濶為哈薩克所阻不得達
  時將軍哈達哈方别遣扎薩克三都布等擊阿布
  賚兵於毫哈薩拉克山下斬首百餘級奪其馬匹輜
  重無算阿布賚敗走師從之復斬百餘級獲大頭
  目昭華什由是三戰三捷師至於伊什爾伊什爾
  者阿布賚巢也於是達爾黨阿哈達哈兩軍合楚
  魯克昭華什既獲而見将軍極陳阿布賚之欲内
  附也將軍縱之還俾往諭曰
[299-37b]
大皇帝命將討叛爾從賊則死若擒以來臣僕無二於
  時阿睦爾撒納懾我軍威已濳竊哈薩克馬十餘
  騎逃回博囉塔拉等處二十二年將軍兆恵㕘贊
  大臣富徳等復將兵西征阿睦爾撒納知大兵且
  至倉皇北走我師急躡之適阿布賚以兵來㑹遣
  其弟阿布勒比斯等為前隊與我軍遇陳情請罪
  願受約束於是兆恵等復遣使往諭阿布賚乃遣
  亨集噶爾等奉良馬四表請内附其文曰自臣祖
[299-38a]
  額什木汗楊吉爾汗以來未通中國聲教今祗奉
大皇帝諭㫖加恩邊末部落臣暨臣屬靡不懽忭感慕
皇仁願率全部歸於鴻化永為中國臣僕聞於
 朝
詔受之秋阿布賚使臣來朝
賜宴熱河之萬樹園觀燈火及迴

皇上較射於圓明園大西門外得與觀焉阿布賚既臣
[299-38b]
  於我遣兵來助擒賊導我師行而自以計擒阿睦
  爾撒納於阿爾察圖不獲阿睦爾撒納奔俄羅斯
  執其從賊阿布濟齊巴罕來獻初努拉之役和集
  博爾根以殘兵遁及是聞阿布賚降乃與喀拉巴
  拉特者親率其屬三萬户款於軍門曰外臣不識
  文字謹以身詣降將軍兆恵為啟帳命東向坐將
  軍南向坐列筵食之牲體哈薩克俗必持咒破戒
  始食於是乃言為
[299-39a]
大皇帝臣豈敢稱禁因共飽食引觀花馬射懸鎻子甲
  射之徹其益大駭服叩首去左部咸服十二月
  定哈薩克貿易之地於烏嚕木齊二十三年五月
  哈薩克拜濟格特部拜布拉克等獲台吉布庫察
  罕六月哈薩克哈爾津等獲厄魯特和碩皆獻於
  軍械送
 京師二十四年阿布賚偕其兄阿布勒巴木比特弟
  阿布勒比斯爾與其頭目伯克訥等來朝貢方物
[299-39b]
賜宴並
勅書文綺玉磁等物二十五年六月阿布勒巴木比特
  阿布賚阿布勒比斯遣使呼圖拜阿塔等來朝九
  月阿布賚遣使杜勒特合特來朝貢方物
賜冠服二十七年六月阿布賚遣使貢馬二十八年正
  月遣使臣來朝
上御紫光閣
賜宴與觀大閲賞賚有加七月明瑞奏言阿布賚之弟
[299-40a]
  阿布勒比斯稱前成衮扎布為將軍時曽諭哈薩
  克有彼此不納逃人之約
上以成衮扎布雖經還彼逃人並無嗣後彼此不留之
  約阿布勒比斯因縁前事妄生冀幸特飭止之二
  十九年三月左哈薩克阿布爾色伊木畢忒遣使
  臣肯濟哈拉等十二人來三十年左部鄂托爾濟
  使臣等十七人來
召見錫賚三十四年左部汗阿布賚遣子幹里蘇爾統
[299-40b]
  及陪臣雅拉爾噶布氏等十五人來
賜幹里蘇爾統雙眼翎寳石㡌頂兩團龍補掛蟒袍荷
  包陪臣雅拉爾噶布氏冠服有差三十八年左部
  汗波羅特使臣阿克台里克及阿布爾比斯之子
  阿第爾蘇爾坦及其使達伊爾十五人來貢四十
  一年閏十月奉
諭多敏奏烏梁海塔奔等盜薩哈克馬匹甚多著即正
 法為從之阿穆爾巴圖貝克著發烟瘴充軍四十六
[299-41a]
  年阿布賚蘇爾坦使臣哈喇托霍來四十九年左
  哈薩克阿布賚使臣鄂托爾齊八人來朝
  臣/等謹按漢書西域傳烏孫東與匈奴西北與康
  居西與大宛南與城郭諸國相接今準噶爾部為
  漢烏孫回部為天山南城郭諸國哈薩克在準噶
  爾西與漢書所云烏孫西北與康居接者相合盖
  左部哈薩克在準噶爾北合右部哈薩克而言正
  當西北二境也又史記云康居東羈事匈奴漢書
[299-41b]
  云匃奴殺漢使者西阻康居又云烏孫北附康居
  是匃奴之西烏孫之北為康居地明甚康居國王
  冬治樂越慝地馬行七日至王夏所居蕃内顔師
  古曰王每冬寒夏暑則徙别居不一處今哈薩克
  汗阿布賚夏則居伊什爾等處冬則居哈薩拉克固
  斯古爾班察爾等處所謂冬夏别居者其俗亦正
  相類則是康居之為哈薩克証諸史傳無可疑者
  若以哈薩克産馬甚良謂即大宛汗血之種則西
[299-42a]
  北諸部産馬處多且史稱大宛為城郭之國今左
  部哈薩克逐水草無城郭風俗與大宛殊至右部
  哈薩克境内間有城郭與康居五小王所治窳匿
  等城方位相符說見後右部哈薩克篇内
  右哈薩克齊齊玉斯諤爾根齊附/
  右哈薩克東與左部接東南與準噶爾接南與布
  嚕特安集延納木干諸部接西南踰塔什干西六
  百餘里其部曰齊齊玉斯烏拉玉斯其山川最著
[299-42b]
  者西南為格根河又西南為納穆爾河又南為雅
  哈爾斯河又西南為錫爾河又西為薩哈斯河又
  北為塔拉斯河格根河西近塔拉斯者為哈喇庫
  勒為達布遜淖爾其薩哈斯錫爾兩河之間岡巒
  綿亘為移呼扎爾山為哈喇綽克多嶺為奔阿錫
  魯嶺為柯格納斯嶺嶺北大澤為騰吉斯周圍數
  百里葢小海也海之東南崖有部名沙爾又薩哈
  斯河南有達拉什城噶拉楚克城錫爾河西北有
[299-43a]
  波拉克城其東有那穵喀忒城又南有蒿達克城
  由蒿達克西踰錫爾河為塔什干其城寄居右哈
  薩克部内不相統屬而别自為部右部之汗曰阿
  北里斯其巴圖爾三曰圖里拜曰輝格爾徳曰薩
  薩克拜而圖里拜實専政阿比里斯駐塔什干城
  不事事受成而已其俗大略與左部等其地為古
  康居西境乾隆二十一年左部降其汗阿布賚告
  於順徳訥曰哈薩克之有三玉斯如準噶爾之有
[299-43b]
  四衞拉特也鄂爾圖玉斯則我為政矣他如齊齊
  玉斯烏拉玉斯者皆族兄為之當與偕來作中土
  臣乃使其弟阿布勒比斯往而㕘贊大臣富徳方
  以兵索逆賊哈薩克沙喇至右部遣䝉固勒岱赫
  善等往撫次軍於莽格特城外是時圖里拜等方
  與塔什干回人圖爾占戰䝉固勒代等單騎入兩
  陣間指揮宣檄即解甲聽命於是圖里拜等詣軍
  門納款奉馬進表以降其文曰伏念臣者久思内
[299-44a]
  附逺處邊末與左部阿布賚各長一方為準噶爾
  阻絶末由自通近聞左部輸服被
恩優渥恭惟
天賜恵臨祗領
宸訓得均隸臣僕誠懽誠忭謹遣臣子弟入
覲瞻仰
天顔如天覆育之
聖人在上臣願竭衰駑奮勉自効永無二心倍於左部
[299-44b]
  二十三年圖里拜遣其子卓蘭及輝格爾徳之弟
  博索爾滿朝
 行在
賜宴避暑山莊與觀大閲二十七年十一月齊齊玉斯
  部之努爾里汗巴圖爾汗各遣使臣來朝貢馬同
  時諤爾根齊部哈雅布汗遣使塞徳克勒偕來貢
  馬
上御紫光閣
[299-45a]
賜宴諤爾根齊部亦哈薩克别部云二十八年右哈薩
  克使及齊齊玉斯使臣呼巴什波羅特諤爾根齊
  使塞德克勒俱
賜宴三十四年右哈薩克阿布勒比斯遣子卓爾齊及
  各部落使人入
覲賞卓爾齊雙眼翎寳石帽頂兩團龍補服蟒袍荷包
  四十六年西部努喇里之子並哈薩克汗阿布勒
  比斯之子噶岱等迎
[299-45b]
駕四十八年右哈薩克努喇里之子並哈薩克汗阿布
  勒比斯之子噶岱等入
覲於賢良門五十年五月右哈薩克阿布額之子塞徳
  克蘇爾坦等八人来朝
上於太平莊行宫慰問
  臣/等謹按漢書所云烏孫西北與康居接者當今
  準噶爾西北兩面應兼左右哈薩克而言畧見前
  傳矣更以歴代史傳考之漢書西域傳康居有小
[299-46a]
  五王一曰蘇□王治蘇□城二曰附墨王治附墨
  城三曰窳匿王治窳匿城四曰罽王治罽城五曰
  奥鞬王治奥鞬城凡五王屬康居晉書西域傳康
  居國其王居蘇□城風俗衣服略同大宛唐書西
  域傳或曰柘支曰柘折曰赭時漢大宛北鄙也西
  南五百里康居也王姓石治柘折城故康居小王
  窳匿城地據此則康居小五王所居為大宛北鄙
  當屬漢康居全部之西境也今哈薩克右部偏西
[299-46b]
  應屬康居小五王地又小五王境接大宛是以建
  有城郭略與大宛同俗今右部駐塔什干城與左
  部之逐水草無城郭者稍異知即唐書所謂康居
  小五王故地為大宛北鄙者而以相傳哈薩克即
  大宛之説㕘之或與右部為近是爾
 
 
皇朝文獻通考卷三百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