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皇朝文獻通考 > 皇朝文獻通考 卷二百九十八


[297-1a]
欽定四庫全書
皇朝文獻通考卷二百九十八
 四裔考六/
 南
  意達里亞厄勒祭亞羅瑪尼亞翁加里亞波羅尼/亞莫斯哥未亞大尼亞諾而勿惹亞雪
      際亞鄂/底亞附
  意達里亞在歐邏巴州南境其地周一萬五千里
  三面環地中海一面臨高山土田饒沃州郡繁多
[297-1b]
  其最大者凡六城曰羅瑪曰勿搦祭亞曰彌朗曰
  納波里曰熱孥亞曰福楞察羅瑪城周一百五十
  里地有大渠曰地白里由城外百里入於海四方
  商舶軿集於此相傳天主耶蘇亡後其徒名伯多
  禄寳禄者於羅瑪城衍教嗣後常有教王居之列
  國咸致敬禮凡有大事必請命焉其左右嘗簡列
  國王侯至戚五六十人分領教事城中有七山其
  大者曰瑪山人煙稠密舊無泉造一高梁長六十
[297-2a]
  里梁上立溝接逺山之水近地曰羅勒多其西北
  為勿搦祭亞城建海中有一種木植為樁入水千
  年不腐其上鋪石造屋備極精巧城内街衢俱引
  海水環流兩傍可通陸行城中有橋梁極濶上列
  三街俱有民居不異城市橋高可下度風帆有勿
  里諾湖在山巔從石峽㵼下聲如迅雷聞五十里
  有異泉出山石中物墜其内半月必生石皮又有
  沸泉高丈餘不可染指投畜物於中頃刻糜潰其
[297-2b]
  南為納波里地極豐厚其地名哥生濟亞有兩河
  一河濯髮則黄濯絲則白一河濯絲髮俱黒從納
  波里至左里城有石山相間國人穴山通道廣可
  容兩車其四周皆小山山洞甚多入内可療疾每
  洞各主一疾因有百洞遂名曰一百所云其名島
  有三曰西齊里亞有大山噴火不絶山四周多草
  木積雪不消常成晶石石沸泉如醋物入即黒國
  人最精天文造日晷法自此地始曰摋而地泥亞
[297-3a]
  亦廣大有草名摋而多泥人食之輙笑死曰哥而
  西加有三十三城産犬能戰一犬當一騎國人布
  陣騎間以犬此意達里亞山川形勢之大較也其
  俗尊奉天主自國郡至閭井咸設天主堂有掌教
  者専主教事稱為神父其堂一切供億皆國王大
  臣民庶轉輸不絶每七日瞻禮一次名曰彌撒此
  日百工悉罷通國往焉聴掌教者講論經典勸善
  戒惡女婦則别居以聴其婚娶臨時議婚不預聘
[297-3b]
  通國皆一夫一婦無二色者土肥饒産五榖米麥
  為重果實更繁出五金以金銀銅鑄錢為幣衣服
  有天鵞羢織金縀毯罽之屬又有利諾草可為布
  質細而滑敝可搗為紙極堅靱君臣冠服有差等
  相見以免冠為禮男子二十以上槩衣青色兵士
  勿論女人餙金寳服羅綺佩帶諸香至年四十及
  未四十而寡者則否釀酒以葡萄不雜他物可積
  至數十年有樹頭果曰阿利襪熟可為油生最繁
[297-4a]
  味美而用多其核可為炭滓可為鹻葉可食牛羊
  凡國人畜大小麥為上戸葡萄酒次之阿利襪又
  次之畜牛羊者為下㑹客不盡飲偶犯醉者終身
  以為垢食用金銀玻璃及磁器用桌椅如中國屋
  有三等最上者純以石其次磚為墻柱木為棟梁
  其下土為墻築臺最高累六七層至十餘丈下一
  層入地中可藏窖瓦用鉛或輕石板或陶瓦歴久
  不壤工作極精巧羅瑪城有名苑中有流觴曲水
[297-4b]
  銅鑄羣鳥遇機一發鼔翼而鳴各具本類之聲造
  舟預庀物料指顧可成西齊里亞島有天文師名
  亞而㡬墨得者嘗遇敵駕數百艘臨其島則鑄一
  巨鏡映日注射敵艘光照火發一時燒盡又其王
  命造一極大舶舶成將下海牛馬駱駝不能運㡬
  墨得用巧法苐令王一舉手舟如山岳轉動須㬰
  下海又造一自動渾天儀十二重層層相間七政
  各有本動凡日月五星列宿運行遲疾與天無異
[297-5a]
  以玻璃為之重重可以透視其駕車國王用八馬
  大臣六馬次四馬二馬戰馬皆用牡騸則弱不堪
  戰矣尚文學設學校郡國有大學中學鄉邑有小
  學各選學行最優之士為師生徒多至數萬人小
  學曰文科有四種一古賢名訓一各國史書一各
  種詩文一文章議論學者自七八嵗至十七八學
  成師儒試之優者進於中學曰理科有三家初年
  學落日加譯言辨是非之法二年學費西加譯言
[297-5b]
  察性理之道三年學黙達費西加譯言察性理以
  上之學總名斐録所費亞學成試之優者進於大
  學乃分為四科聴人自擇一曰醫科主療病疾一
  曰治科主習政事一曰教科主守教法一曰道科
  主興教化皆學數年而後成又試之然後入官凡
  試士法師儒羣集於上生徒北靣於下一師問難
  畢又當一師一日止試一二人一人遍應諸師之
  問如流乃取中凡讀書以天主經典為宗専設檢
[297-6a]
  書官詳㸔羣書母或異説設書院日啟門二次聴
  士子入内抄寫誦讀云大學四科之外别有度數
  之學曰瑪得瑪苐加専究物形之度與數度其完
  者為㡬何大數其截者為㡬何多二者或脱物而
  空論之則數者立算法家度者立量法家或體物
  而偕論之則數者在音相濟為和立律吕家度者
  在天迭運為時立厯法家亦皆設學立師但不以
  取士耳隨處皆有貧院養鰥寡孤獨及殘疾有㓜
[297-6b]
  院育小兒有病院養病者各城邑遇豐年多積米
  麥饑嵗以常價糶之國中有天理堂選盛徳鴻才
  無求於世者主之凡有舉動征伐必先質問合天
  理否以為可然後行賦税皆自輸無徵比催科之
  法詞訟極簡小事里中和解大事乃聞官官府設
  三堂凡訟先訴第三堂不服訴第二堂終不服則
  上之國堂凡判事不先加刑俟事明罪定然後刑
  之封内略無戰鬬惟世族英傑嘗合數千人名義
[297-7a]
  㑹皆一可當百遇警則成師旅焉其國人來者自
  述其政教風俗之槩如此元以前未通中國明萬
  厯九年有利瑪竇者始泛海抵廣州二十九年遂
  入京師中官馬堂以其方物進獻嘉其逺來給賜
  甚厚利瑪竇安之遂留不去嗣後來者益衆皆祖
  述其説略言天下有五大州一曰亞細州自中國
  至日本安南西域等國是也二曰歐邏巴州南至
  地中海北至氷海東至阿比河西至大西洋即利
[297-7b]
  瑪竇所生本國也三曰利未亞州南至大浪山北
  至地中海東至西紅海西至阿則亞諾海是也四
  曰亞墨利加州地分南北中有一峽相連峽南曰
  南亞墨利加南起墨瓦蠟泥海峽北至加納達峽
  北曰北亞墨利加南起加納達北至氷海東盡福
  島是也五曰墨瓦蠟泥加州相傳歐邏巴屬之伊
  西巴泥亞國王念地為圜體西往可以東歸命其
  臣墨瓦蘭者往訪沿亞墨利加東偏展轉經年忽
[297-8a]
   得海峽亘千餘里以墨瓦蘭首開此區遂即其名
   命曰墨瓦蠟泥加也又盛誇天主之教為天地萬
   物主宰時禮部侍郎沈㴶給事中晏文輝等斥其
   邪説惑衆乞加驅逐崇禎初厯法疏舛禮部尚書
   徐光啟請以其國新法相㕘校開局纂修報可書
   成未用㑹
  本朝建元始採取其説先後命西洋人湯若望南懐
   仁等為欽天監官先是欽天監按古法推算康熈
[297-8b]
   八年十二月置閏南懐仁言雨水為正月中氣是
   月二十九日值雨水即為康熈九年之正月不當
   閏置閏當在明年二月
上命禮部詳詢欽天監官多直懐仁言乃改閏二月並許
   自行其教餘凡直𨽻各省開堂設教者禁康熈九
   年六月國王阿豐肅遣陪臣瑪訥撒爾達聶等奉
   表進貢金剛石飾金劔金珀書箱珊瑚樹珊瑚珠
   琥珀珠伽南香哆囉絨象牙犀角乳香蘇合香丁
[297-9a]
   香金銀乳香花露花幔花氊大玻璃鏡等物得
㫖西洋地居極邊初次進貢具見慕義之誠可從優賞賚
   尋遣瑪訥撒爾達聶等歸國行次山陽縣瑪訥撒
   爾達聶以病故加
恩諭祭十七年八月阿豐肅遣陪臣本多白壘拉奉表貢
   獅子并奏言凡在西洋所屬瞻仰巍巍
 大清國咸懐尊敬願率諸國永逺沾恩等日月之無窮
   時天主降生一千六百七十四年也
[297-9b]
上召見於
  太和殿宴賚遣歸五十六年廣東碣石鎮總兵官陳
   昻疏言天主一教各省開堂聚衆在廣州城内外
   者尤多加以洋舶所滙同類招引恐滋事端乞循
   康熈八年例再行嚴禁毋使滋蔓從之五十七年
   兩廣總督楊琳疏言西洋人開堂設教其風未息
   請循康熙五十六年例再行禁止五十九年西洋
   人徳里格以妄行陳奏獲罪得
[297-10a]
㫖從寛禁錮雍正元年
恩詔釋徳里格於獄時浙閩總督覺羅滿保疏言西洋人
   於内地行教聞見漸淆請除送京効力人員外俱
   安置澳門其天王堂改為公廨奏入得
㫖西洋逺夷住居各省年久今令其遷移可給與半年之
 限並委官照㸔毋使地方擾累沿途勞苦二年十二月
   兩廣總督孔毓珣疏言西洋人先後來廣東者若
   盡送澳門安置濱海地窄難容亦無便舟歸國請
[297-10b]
   令暫居廣州城天主堂内年壯願回者附洋舶歸
   國年老有疾不能歸者聴惟不許妄自行走衍倡
   教説其外府之天主堂悉撒為公廨内地人民入
   其教者出之三年二月毓珣又言廣東香山澳有
   西洋人來居此二百餘年户口日繁至三千餘丁
   邇年常從外洋造船回澳已及二十五艘請著為
   定額毋許添置彼處頭目以𤓰期來代者許留餘
   悉隨船歸國俱報
[297-11a]
可三年八月意達里亞國教化王伯納第多遣陪臣噶達
   都易徳豐等表謝
聖祖撫䘏恩并賀
上登極貢方物使臣歸國令齎
敇諭其王曰朕纉承大統勉紹
前徽王地處極逺特遣使賫章陳奏感
先帝之垂恩祝朕躬之衍慶周詳懇至詞意䖍恭朕甚嘉
 慰使臣逺來已加禮優待至西洋寓居中國之人朕以
[297-11b]
 萬物一體為懐教以謹飭安静果能慎守法度行止無
 愆自當推愛撫䘏兹以爾使臣歸特頒斯敕並賜粧縀
 錦縀大縀二十次緞四十王其領受悉朕惓惓之意又
 加賜國王貂皮人參洋漆器芽茶紙墨絹扇并文綺四
   年六月釋西洋人畢天祥計有綱於獄初天祥等
   於康熙間以罪繫廣東獄及是教化王伯納第多
   請援徳里格之例釋天祥等從之乾隆五十年十
   月奉
[297-12a]
諭前因西洋人吧吔哩咉等私入内地傳教經湖廣省
 查拿究出直𨽻山東山西陕西四川等省俱有私自
 傳教之犯業㨿各該省陸續解到交刑部審擬定為
 永逺監禁苐思此等人犯不過意在傳教尚無别項
 不法情事如呈明地方官料理進京者原屬無罪因
 該犯等並不報明地方官私在各處潜藏暗相傳引
 如鬼蜮伎倆必致煽惑滋事自不得不嚴加懲治雖
 坐以應得之罪朕仍憫其無知僅予圈禁今念該犯
[297-12b]
 等究係外夷未諳國法若令其永禁囹圄情殊可憫
 所有吧吔哩咉等十二犯俱著加恩釋放如有願留
 京城者即准其赴堂安分居住如情願回洋者著該
 部𣲖司員押送回粤以示矜恤逺人法外施恩至意
  傳聞意達里亞旁有八九國西洋人艾儒為職方
  外紀道諸國山川風俗略言由意達里亞東行為
  厄勒祭亞當歐邏巴極南境地分四道凡制度文
  字皆為西土之宗其人喜啖水族東北有羅瑪尼
[297-13a]
  亞都城周環三層生齒殊衆城外居民綿亘二百
  五十里一聖女殿門開三百六十以象周天附近
  有高山名阿零薄有河水一名亞施亞白羊飲之
  變黒一名亞馬諾黒羊飲之成白有二島一名厄
  歐白亞海潮一日七至一名哥而府出油蜜極美
  遍島皆橘柚香櫞之屬由厄勒祭亞東北行為翁
  加里亞物産極豐牛羊可供歐邏巴一州之用有
  四水甚竒其一從地中涌出即凝為石其一冬月
[297-13b]
  常流至夏合為氷其一以鐵投之即如泥再鎔又
  成精鐵其一水色沈緑遇凍則成緑石永不復化
  由翁加里亞東北行為波羅泥亞國分四區區居
  三月一年而遍地甚冷冬月海凍行旅常於氷上
  厯㡬晝夜望星而行其屬國波多理亞地易發生
  種一嵗有三嵗之獲海濱出琥珀從石隙流出初
  如油出穴便凝由波羅尼亞東行為莫斯哥未亞
  東西經五千里南北經八千里中分十六道有窩
[297-14a]
  爾加河最大支河八十皆為尾閭以七十餘口入
  北髙海部内兵力甚強日事吞併其地夜長晝短
  冬至日止二時氣候極寒雪下則凝室宇常用火
  温行旅為嚴寒所侵驀入温室耳鼻輙墮于地八
  月四月皆衣皮裘惟國王許習文藝餘雖貴戚大
  臣亦禁學有大鐘不撞惟王即位及誕日以三十
  人揺之造大銃長三丈七尺用藥二石可容二人
  入内掃除又有蜜林其樹皆為蜂房國人各界其
[297-14b]
  樹為恒産厄勒祭亞羅瑪尼亞翁加里亞波羅尼
  亞莫斯哥未亞五國皆在意達里亞東境其在西
  北境者有四大國曰大尼亞曰諾而勿惹亞曰雪
  際亞曰鄂底亞大尼亞沿海産菽麥牛羊最多海
  中魚蔽水靣不藉網罟隨手取之諾而勿惹亞寡
  五榖山多材木鳥獸海多魚鼈人性馴厚喜接逺
  方賓旅雪際亞地分七道屬國十二多五榖五金
  財貨市中貿易以物相抵鄂底亞在雪際亞南亦
[297-15a]
   繁庶此四國者與熱爾瑪尼亞相隔一海套道阻
   難行西史稱為别一天下其南夏至日長六十九
   刻其中長八十二刻其北夏至日輪横行地靣半
   年為一晝夜葢意達里亞南際地中海而四國則
   北際氷海云
   臣/等謹按西洋去中國水程八萬里其道由地中
   海西出大洋南行過福島東南行泛利未亞海過
   大浪山折而東行過西南海東北行過小西洋又
[297-15b]
   東行至吕宋入廣東境逺泛重洋傾誠慕義我
  朝接待錫賚之典亦不與他國同其貢使來時用内
   務府司員佐以彼國供職
  中朝者送逆廣東境上貢物無定額亦無定期但船
   不得過三隻每船不得過百人正副使來京者不
   得過二十人餘俱留廣東聴賞凡
賜敕書俱令本使自賫歸不遣朝使與海洋諸國同葢念
   海道險逺使臣孤危故也至意達里亞人所稱天
[297-16a]
  下為五大洲盖沿於戰國鄒衍裨海之説第敢以
  中土為五洲之一又名之曰亞細洲而㨿其所稱
  第五洲曰墨瓦蠟泥加洲者乃以其臣墨瓦蘭輾
  轉經年忽得海峽亘千餘里因首開此區故名之
  曰墨瓦蠟泥加洲夫以千餘里之地名之為一洲
  而以中國數萬里之地為一洲以矛刺盾妄謬不
  攻自破矣又其所自述彼國風土物情政教反有
  非中華所及者雖荒逺狉獉水土竒異人性質樸
[297-16b]
  似或有之而即彼所稱五洲之説語涉誕誑則諸
  如此類亦疑為𠞰説躗言故其語之太過者今俱
  刋而不紀云
  博爾都噶爾亞伊西巴尼亞熱爾瑪尼亞博/厄美亞拂朗察法蘭得斯附
  博爾都噶爾亞在歐邏巴極西境周七百里西濱
  大洋地分五道四方商船皆聚都城有大河曰徳
  若經都城西入海通海大市凡六水泉二萬五千
  國有二學曰阨物曰哥應㧞歐邏巴髙士多出
[297-17a]
   此學有耶蘇㑹士蘇氏者著陡禄日亞書最精土
   産果實絲綿多水族善釀葡萄酒即過海至中國
   不壊園囿有周數十里者禽獸充牣異國名王過
   其地往射獵焉俗有仁㑹恤孤寡㷀獨商舶至或
   有死無主者收行李訪其戚屬還之國王隨處遣
   官為孤子治家長則還所有且加益焉明以前未
   通中國入
  本朝西洋諸部落向風内面雍正五年四月其國王
[297-17b]
   名若望者遣陪臣麥徳樂表貢方物
上優加宴賚
賜敕書於國王令麥徳樂賫歸國乾隆十八年三月遣陪
   臣巴哲格等表貢方物
 命欽天監監正劉松齡前途導引至京
 召見巴哲格等
 賜宴並
 賜敕書
[297-18a]
 諭博爾都噶爾雅國王曰覽王奏并進方物具見悃忱
  洪惟我
聖祖仁皇帝
世宗憲皇帝恩覃九有光被萬方因該國王慕義抒誠夙
  昭恭順是以疊沛
温綸並加寵錫今王載遴使命逺涉重瀛感
列祖之垂慈踵闕庭而致祝敬恭式著禮數彌䖍披閲奏
  章朕心嘉悦既召見使臣遂其瞻仰之願復親御帳
[297-18b]
  殿優以宴賞之榮西洋國人官京師者晉加顯秩慰
  王逺念茲以使臣歸國特頒斯敕其錫賚珍綺具如
  常儀加賜彩縀羅綺珍玩器具等物王其祗受悉朕
  睠懐先是雍正五年朝貢於常賞外
特賜國王人參四十觔庫縀二十五疋磁器一百三十件
   洋漆器六十六件紙三百張墨二十匣字畫絹一
   百張及荔枝酒哈蜜𤓰松糕茶糕芽茶香餅燈扇
   香嚢等物又加賞來使倭縀磁器漆器紙墨扇絹
[297-19a]
  等物至乾隆十八年又
特賜該國王龍縀四疋粧縀花縀線縀各八疋百花粧
  縀十二疋綾紡絲各二十二疋羅十三疋杭綢七
  疋册頁一付瑪瑙玉器六件琺瑯器二種漆器十
  九種磁器三十三種及紫檀木器畫絹香袋香餅
  紙墨扇茶又加賞正使畫絹紙墨扇茶及文綺又
  隨
敕書賜國王龍縀片金各二疋蟒縀倭縀各三疋粧縀
[297-19b]
  七疋花縀六疋閃縀花縀青花縀藍縀青縀㡌縀
  線縀各四疋綾紡絲各二十二疋羅十三疋絹七
  疋又因端陽節加賞國王紗四十疋葛百疋及香
  囊香串宫扇藥錠等物并正副使紗葛香串藥錠
  宫扇等物念其逺來從優錫予焉二十五年廣東
  南海縣民林六因縁入教至於變易服餙娶妻生
  子經兩廣督臣李侍堯等奏准比照左道惑衆為
  從例治罪以維風俗部議從之其國東境為伊西
[297-20a]
  巴尼亞又東北為拂朗察又東北為法蘭得斯又
  東北為熱爾瑪尼亞博厄美亞彼中紀載盛稱諸
  國山川風俗可得而略述云伊西巴尼亞有二大
  名城曰西未利亞近地中海曰多勒多城在山巔
  有巧工製一水器能盤水至山城晝夜轉動不煩
  人力有河名寡第亞納伏流地中百餘里其上穹
  窿若橋梁舊為牧場又有塞惡未亞城乏甘泉從
  逺山逓水架一石梁上作水道擎以石柱綿亘數
[297-20b]
  十里又一都城皆火石砌成故其國相傳有三絶
  謂一橋萬羊牧其上一橋水流其上一城以火石
  為之也有渾天儀大如屋各重天轉動度數悉與
  天合製此象者注想十七年造作三年曽未重作
  一輪多勒多城中有銀殿髙丈餘濶丈餘内有一
  小金殿髙數尺近又造一瞻禮堂有黒白玉琢成
  古王像六髙一丈八尺堂内三十六祭臺中臺左
  右編簫二座各三十二層每層百管管各一音合
[297-21a]
  三千餘管凡風雨波濤謳吟戰鬬與夫百鳥之聲
  皆備國人極好學有共學二所在撒蔓加與亞
  而加古有名賢曰多斯達篤者著書最多每日
  得三十六章盡屬奥理其遺像兩手各持一筆又
  又有王名亞豐肅者好天文厯法撰厯學全書制
  圖象為今西法之宗初博爾都噶爾亞國君乏嗣
  伊西巴尼亞之君為其昆仲乃權署其國事後復
  自立君長不相統云博爾多噶爾亞國人傅作霖
[297-21b]
  以天文家來仕
 中朝與劉松齡同官而松齡為熱爾瑪尼亞人在博
  爾都噶爾亞東北五千里其國王不世及或用本
  國臣或用列國君請命教王立之其土人散處各
  國為兵極忠實各國䕶衛宫城皆選此國人充之
  工作精巧能於戒指内納一自鳴鍾所屬有法蘭
  哥地人質直易信行旅過者輙詈之或不答則喜
  延入具酒食為計緩急謂已嘗試可信托也多葡
[297-22a]
  萄善造酒常沽往他處又有屬國名博厄羙亞者
  地生金掘井恒得金塊有得羅林日亞者最侈汰
  其王一延客堂四周皆列珊瑚儼如屏幛由博爾
  都噶爾亞東北行踰伊西巴尼亞法蘭得斯拂朗
  察乃至其地云拂朗察地周一萬一千二百里分
  十六道屬國五十餘其都城名巴理斯其國王能
  以手愈人瘡每嵗一日療人疾法蘭得斯地不
  甚廣人居稠密
[297-22b]
  臣/等謹按西洋人尊奉天主謂之陡斯言天主始
  制天地萬物而主宰之使無尊主斡旋其間則日
  星何以循次萬物何以托命是所謂天主者盖懸
  指所以然之理自以耶蘇為扶世立教之人而其
  説益堅今審其致力之端大約以保全性靈為亞
  尼瑪之學亞尼瑪譯言性靈也以私為惡之根以
  欲富貴欲逸樂為私之榦以驕傲嫉妬貪吝忿争
  饕餮滛慾怠惰為欲之枝於是有伏傲平妬觧貪
[297-23a]
  熄忿塞饕坊滛䇿怠之七克以自守其亞尼瑪亦
  似與聖賢克己之意符者至所云欲知正性當觀
  人已不殊事而推親屬於路人齊死生為一致其
  心漠然無復有疾痛苦癢之相闗則自成一説與
  老佛之意同矣意達里亞博爾都噶爾亞為歐邏
  巴二大國久仰
 盛朝風聲抒誠稱貢餘國之人亦多筮仕中華寄居
  閩廣百餘年來不可殫述其山川風土隨地異形
[297-23b]
  自利瑪竇始為全圖流傳中國厥後龎我迪繙刻
  西洋地圖衍為圖説艾儒略輯為職方外紀其言
  未免夸張正莊子所云存而不論者若其㡬何原
  測量法義諸書籍以考核天文獨為精審而又勤
  於測驗巧製彛器
 本朝璇玉所窺亦資其用俾殊方異能之士服官専
  司實足補郭守敬諸家所未備惟天主一説則但
  使自沿厥俗勿俾流傳致淆聞見屢奉
[297-24a]
聖明飭禁意至深逺此誠我
  朝仁育義正之懐收其人必盡其用安其俗不存其
   教而覊臣旅客來庇仁宇者又靡不體恤周詳内
   外一視所由獻玉貢琛重趼疊迹無間於八萬里
   而遥也
   英吉利
   英吉利一名英圭黎國居西北方海中南近荷蘭
   紅毛畨種也距廣東界計程五萬餘里國中土地
[297-24b]
   平衍宜麥禾果豆有一山名間允産黒鉛民為開
   採輸税入官國人出入處左有那邨右有加釐皮
   申村皆設立礮臺二邨中皆有大海駕船往來海
   邊多産火石王所居名蘭侖有城距村各百餘里
   其俗信奉天主每七日一禮拜誦經不食齋不理
   事男女不問年少長以相悦而成婚姻或有以媒
   合者女率贅男而居婦亡則更贅於女不置妾媵
   男戴三角帽具鞋襪衣制窄小男下體著褌女則
[297-25a]
  施裙而已色以紅緑白為吉青為凶相見脱㡌握
  手為禮多佩刀飲食用金銀器人有䘮即日營殯
  𦵏所親送𦵏相與掩土而歸男女閉户號泣不設
  位斷烟火所親饋之食則食七日後始開門舉火
  王姓名世系逺者不可考其近者為弗氏京也治
  傳子昔斤京也治昔斤京也治傳子非立京也治
  即今之王也我
 朝康熙間英吉利始來通市後數年不復來雍正七
[297-25b]
  年後互市不絶初廣東碣石鎮總兵官陳昻奏言
  臣徧觀海外諸國皆奉正朔惟紅毛一種奸究莫
  測其中有英圭黎諸國種族雖分聲氣則一請飭
  督撫闗部諸臣設法防範乾隆七年十一月英吉
  利巡船遭風飄至澳門海靣遣夷目至省城求濟
  廣東總督䇿楞令地方官優給貲糧修整船隻令
  俟風便歸國先是其互市處所或於廣或於浙二
  十二年部議英吉利不准赴浙貿易於是皆收泊
[297-26a]
  廣東每夏秋交由虎門入口其土産則有大小絨
  嗶嘰羽紗紫檀火石及所製玻璃鏡時辰鐘表等
  物精巧絶倫二十四年方嚴絲斤出洋之禁兩廣
  總督李侍堯奏近年英吉利夷商屢違禁令潜赴
  寜波今絲斤禁止出洋可抑外夷驕縱之氣惟本
  年絲斤已收請仍准運還奏入報
可是年英吉利夷商洪任輝妄控粤海闗陋弊訊有徽
  商汪聖儀者與任輝交結擅領其國大班銀一萬
[297-26b]
  三百八十兩按交結外國互相買賣借貸財物例
  治罪二十七年英吉利夷商白蘭等求仍照前通
  市兩廣總督蘇昌請照東洋銅商搭配綢縀之例
  酌量配買得
㫖每船准買土絲五千斤二蠶湖絲三千斤其頭蠶湖
 絲及紬綾縀疋仍如舊禁止不得影射取利自是英
  吉利來廣互市每船如額配買嵗以為常其明年
  并准帶綢縀成疋者二千斤所屬有亞齊國
[297-27a]
  臣/等謹按絲斤綢縀向無明禁乾隆二十四年御
  史李兆鵬奏請禁止絲斤出洋嗣後凡私販絲斤
  出洋者照偷運米榖例治罪是年九月兩廣總督
  奏綢縀綿絹出洋應否與絲斤一并定議處分亦
  經奏准照例科斷惟銅商不在禁例旋因英吉利
  夷商籲請每船准配買土絲二蠶絲共八千斤此
皇上加恵英吉利之特恩也二十九年三月兩江總督
  尹繼善江蘇巡撫莊有恭合詞請弛絲禁
[297-27b]
上諭曰絲斤出洋之禁行之日乆絲價未減抑有更貴
 者可見生齒繁衍取多用宏物情自然之勢其故非
 盡由出洋也今尹繼善等議請弛禁莊有恭並稱前
 撫浙時體察杭嘉湖三郡民情亦以絲斤弛禁為便
 浙江情形如此餘省亦可概見盖縁出洋絲斤本係
 土絲及二三蠶者非内地綢縀必湏精好物料可比
 况英吉利噶喇巴等俱已特㫖准其酌帶配用外洋
 諸國亦宜一體弛禁其如何立定章程及設法稽查
[297-28a]
 之處俟各督撫奏到該部詳議以聞旋據兩江總督
  尹繼善江蘇巡撫莊有恭奏商人范清洪楊裕如
  等船如願帶絲斤者每二三蠶絲一百二十斤抵
  綢縀一捲其帶多者以此抵算每船總不得逾一
  千二百斤浙閩總督楊廷璋浙江巡撫熊學鵬福
  建巡撫定長奏商船每船准配土絲一千斤二蠶
  絲一千斤兩廣總督蘇昌奏請於二十七年
恩㫖八千斤外再加増粗絲二千斤總以萬斤為率其
[297-28b]
  往噶喇巴暹羅安南等處之本港洋船約三四十
  隻一年可往來一二次每船亦准帶粗絲一千六
  百斤前後均經户部彚奏請
㫖遵行仰見
皇上體恤民瘼無㣲不至始則慮絲價日昻官為禁止
  迨行之無效隨時變通廣商人之利益裕閭閻之
  生計而仍於寛大之中示以節制令地方大吏悉
  心稽察毋使奸商於成額外影射増加斯内外兩
[297-29a]
  利行之久逺而無弊矣
  干絲臘
  干絲臘在西北海中與英吉利相近風俗與英吉
  利同其國王姓名傳國世次無考每嵗駕夾板船
  來廣東互市㨿吕宋速巫等處為貿易之處干絲
  臘國常分遣小王鎮守吕宋云
  臣/等謹按佛朗機在明時既襲據吕宋今干絲臘
  亦分守吕宋葢舊國已空島夷互据難以實稽也
[297-29b]
  荷蘭
  荷蘭俗稱紅毛畨亦曰紅夷在西北海中西北與
  佛朗機接去中國水程五萬餘里其國有大山名
  那蘭山山麓建城名那蘭城其人深目長鼻鬚眉
  髮皆赤足長尺二寸其國受
 朝敇稱王名列外服其臣下官爵見於奉使者亦有
  户部官總兵官等名俗奉天主教與英吉利同性
  強悍好争雄所恃惟巨舟大礮舟長三十丈廣六
[297-30a]
  丈厚二尺餘樹五桅後為三層樓旁設小窗置銅
  礮桅下置二丈巨鐵礮發之可洞石城震數十里
  世所稱紅夷礮即其製也柁後置照海鏡徑大數
  尺能照數百里其所役使名烏鬼入水不沉走海
  靣如平地然舟用夾板重大難轉或遇淺沙即不
  能動而其人亦不善戰故挫衂每多其土産有馬
  珊瑚哆囉絨嗶嘰丁香檀香自鳴鐘氷片琥珀鳥
  鎗火石皆充貢物又産禾麥豆及金銀瑪瑙玻璃
[297-30b]
  大絨羽紗縀花氊胡椒所製刀劍可屈伸縈繞如
  帶國土既富遇中國貨物不惜厚貲故華人樂與
  為市明萬歴中荷蘭來侵吕宋泊香山澳入澎湖
  嶼尋㨿臺灣時
 本朝天命初年也天命三年荷蘭與噶喇巴合將入
  澎湖求互市明發兵擊敗之崇徳二年復為明將
  鄭芝龍所破餘衆猶㩀臺灣教習土畨耕作築平
  安赤嵌二城以自固順治九年鄭成功冦鎮江敗
[297-31a]
   歸謀取臺灣㑹荷蘭通事何斌逋夷負遁鹿耳門
   説成功以水師從鹿耳門入與荷蘭相持乆荷蘭
   戰屢敗棄臺灣走十年廣東巡撫奏報荷蘭願備
   外藩謹修職貢十三年六月國王墨投為也甲必
   丹物馬綏極遣陪臣杯突髙嚙惹諾皆色齎表朝
   貢并請貢道經禮部議奏荷蘭從未入貢今重譯
   來朝誠我
  朝徳化所致應五年一貢貢道由廣東入得
[297-31b]
㫖荷蘭慕義抒誠航海修貢念其道路險逺可八年一朝
 以示體恤逺人之意八月貢使歸國
賜敕諭曰惟爾荷蘭國墨投為也甲必丹物馬綏極僻在
 西陲海洋險逺歴代以來聲教不及乃能緬懐徳化効
 慕尊親擇爾貢使赴闕來朝䖍修職貢朕甚嘉之用是
 加賚文綺白金以報孚忱至所請朝貢出入貿易有無
 雖灌輸貨貝利益商民但念道里悠長風波險阻若貢
 期頻數猥煩多人朕皆不忍著八年一次來朝員役不
[297-32a]
 過百人令二十人到京所擕貨物在館交易爾其慎乃
 常職祗承寵命康熙三年大兵渡海攻鄭錦等進克厦
   門荷蘭國率舟師助𠞰以夾板船乗勢追撃斬首
   千餘級遂取浯嶼金門二島事由靖南王耿繼茂
   奏

上嘉其功
賜國王文綺白金等物先是二年三月荷蘭遣其户部官
[297-32b]
   老磨軍士丹鎮總兵官巴連衛林等朝貢六年五
   月國王噶嘍吧王油煩馬綏極再遣陪臣奉表入
   貢有刀劍八皆可屈伸馬四鳳膺鶴脛迅速異常
   二十五年六月國王耀漢連氏甘勃氏遣使賔先
   吧芝表獻方物請定進貢限期五年一次又貢船
   例由廣東入但廣東路近而泊地險福建路逺而
   泊地稳嗣後請由福建入部議應如所請是年定
   减荷蘭貢額
[297-33a]
賜敕諭曰朕惟柔逺能邇盛代之嘉謨修職獻琛藩臣之
 大節輸誠匪懈寵賚宜頒爾荷蘭國王屬在遐方克抒
 丹悃遣使齎表納貢忠藎之忱良可嘉尚用是降敕奬
 諭并賜王文綺白金等物王其祗承益勵忠貞以副朕
 眷由是職貢彌謹雍正初年通市不絶夏秋交來廣由
   虎門入口至冬乃回嵗以為常乾隆元年
 特命裁减荷蘭税額
 諭曰朕聞外洋紅毛夾板船到廣時泊於黄浦地方輸
[297-33b]
  稅之法海船按梁頭征銀二千兩左右再按則抽其
  貨物之税此向例也近於額税之外將伊所擕置貨
  現銀另抽加一之税名曰繳送與舊例不符非朕嘉
  恵逺人之意著該督查例裁减並宣諭各夷人知之
   荷蘭故居西北地號西隴去中國絶逺自通市後
   常佔居噶喇吧地六年為羣畨所擾以漢人有罪
   遣居西隴者禦之㨗則徙還噶喇巴後連戰輙㨗
   將以無辜漢人投西隴代遣者還衆不受命荷蘭
[297-34a]
  乃殺漢人事詳噶喇巴傳二十七年准荷蘭
  國夷商每船配買土絲五千斤二蠶湖絲三千斤
  是年十月其商人許力等呈稱彼國無織紉之工
  求量帶綢縀經兩廣總督蘇昌奏准每絲千斤扣
  帶綢縀入百斤著為例云
  臣/等謹按明史載鄭和七下西洋歴諸番國獨未
  至所謂荷蘭者厥後高㠶巨艦東來市易而其本
  國在西洋者相去固絶逺也乾隆六年浙閩總督
[297-34b]
  䇿楞奏稱西隴為荷蘭祖家去噶喇巴甚逺所謂
  西隴者當即西洋故地荷蘭雖佔居噶喇巴而荷
  蘭之名久通
 朝貢
綸錫頻邀故仍其故號以著
聖化之逺云
  佛朗機
  佛朗機一名和蘭西亦紅毛番種也東與荷蘭接
[297-35a]
   其國都地名巴離士至中國水程五萬餘里從羅
   令山峡出口境絶險國王姓無盧䝉名雷士堅治
   父名雷士吉多治祖名雷士爹利治逺代世次不
   可考其人長身高鼻猫晴鷹嘴卷髮赤鬚恃強陵
   轢諸國無所不往衫袴垂至脛皮屨服用𤨏袱西
   洋布貴者冠賤者笠見尊長輙去之飲食不用匙
   箸富者食麫貧與奴僕食米婚娶無媒妁佛前相
   配以僧為証謂之交印國有大故亦多與僧謀人
[297-35b]
   死貯布囊以𦵏土産有象犀珠貝市易但伸指示
   數雖累千金不立約契有事指天為誓不相負餘
   風俗略同和蘭英吉利諸國我
  朝順治四年八月廣督佟養甲疏言佛朗機國人寓
   居壕鏡澳與粤商互市於明季已有歴年後因深
   入省㑹遂飭禁止請嗣後仍准畨舶通市
上從之自是每嵗通市不絶惟禁入省㑹其族類有居吕
   宋者詳吕宋傳來粤互市或從其本國或從吕宋
[297-36a]
  國至云
  臣/等謹按佛朗機在前史為佛郎機其番人巨礮
  大艦肆掠諸國横行海島今皆安帖洋靣與倭人
  之震懾
天威同一致矣
  瑞國
  瑞國在西北海中達廣東界俱係海洋計程六萬
  餘里國中土地平衍有大山三一曰庇髙天牙禮
[297-36b]
  花閲三四年輙有光燭天望之若烟火四靣巉巖
  壁立千仭人迹不能到一曰布農故巴棃自山麓
  達於頂俱白沙童然無一草一木一曰化倫仕髙
  勞華山中産紅銅民為開採納於王王所居土名
  仕的哥盧國人㑹聚之地土名乙頓巴棃距王居
  七百餘里國中四靣皆大澤汪洋千頃國人之散
  處者非駕船不能往來乙頓巴棃葢泊船總滙處
  也凡大市鎮當國人貿易之期則有官司至若古
[297-37a]
  司市者故市鎮皆設館舍以供駐宿置班衙以供
  使令其人信奉天主俗同英吉利通市始自雍正
  十年後嵗嵗不絶每春夏之交其國人以土産黒
  鉛粗絨洋酒葡萄亁諸物來廣由虎門入口易買
  茶葉瓷器諸物至初冬回國乾隆二十七年
特㫖准配買絲片是年十月瑞國商棉是呾等呈稱夷
  等外洋各國雖有絲斤不諳織作以不能自織之
  國若止准帶絲斤仍屬無由服用現在瑞國已缺
[297-37b]
  乏綢縀二三年懇先准帶綢縀成疋者二千斤由
  兩廣總督蘇昌代奏以聞并請嗣後每絲千斤止
  准帶綢縀入百斤毋得額外多求至現在瑞國懇
  先帶綢縀二千斤之處為數無多臣等仰體
皇上優恤逺夷至意業准其帶往奏入
上從之其國王姓名世系逺者無考近而可知者曰土
  的亞多傳子非里地力非里地力傳子亞敦非里
  地力是為今瑞國王云
[297-38a]
  嗹國
  嗹國地居西北方凡厯海洋六萬餘里始達廣東
  界國中土地平衍山澤少著名者有一山土名士
  嗹國人皆從此出入前臨大海左右設礮臺距王
  城五十里王所居土名顛地墨王名非厘徳歴王
  父為奚成王祖為奚厘成其逺者無考其國人風
  俗則信奉天主多同英吉利土産黒鉛琥珀白金
  及大青葡萄亁之屬自雍正間有夷商來廣通市
[297-38b]
  後嵗以為常每夏秋之交由虎門入口至廣東易
  買茶葉瓷器絲斤至冬初風信到時駕船而歸本
  港商人無至其國者
 
 
 
 
皇朝文獻通考卷二百九十入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