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皇朝文獻通考 > 皇朝文獻通考 卷二百一


[201-1a]
欽定四庫全書
皇朝文獻通考卷二百一
 刑考七/
  刑制
  乾隆三十二年定差役疎縱新疆人犯改發伊犁
  等處例
諭向來發遣新疆人犯中途竄逸者除將該犯緝獲正
 法外其餘踈縱之差役例應問擬絞候一年不獲請
[201-1b]
 㫖正法此等兵役管觧重犯膽敢怠玩疎縱不可不
 嚴示儆戒所有新疆人犯脱逃之案除審係有心賄
 縱仍照與囚同罪例定議其餘應問擬絞候監禁一
 年之兵役為首情重者著改發伊犁等處既足以昭
 懲創而若輩年力强壮堪資力作非若積匪猾賊反
 教人為非者可比於屯田墾闢自属有益其由新疆
 改烟瘴及黒龍江等處人犯如有脱逃者本犯既照
 新疆例拿獲正法其疎縱兵役亦著照新定發徃伊
[201-2a]
 犁等處之例辦理互見徒/流門
  定改發新疆人犯仍發内地條例大學士刑部議
  向例應發項欵二十三條内有按其情節尚非積
  慣兇徒昜於約束者六條仍照例分别僉妻發徃
  所有積匪猾賊囘人行竊等項一十六條改發之
  處槩行停止詳見徒/流門
  是年
頒行新修律例先是三十一年刑部奏
[201-2b]
大清律自乾隆五年至今二十餘載條例増改不一雖
  經五次修緝止就現定新例依類編入其從前舊
  例與新例不合之處俱未增刪改併請將歴年欽
  奉
上諭及議准内外臣工條奏并吏戸禮兵工部議有與
  刑名交渉應纂入條例者分類編緝至是告竣進
 呈刋刻通行
  改定獨子留養之例刑部奏准凡獨子㽞養如該
[201-3a]
  犯本有兄弟併侄出繼可以歸宗者及本犯身為
  人後所後之家可以另繼者概不得以留養聲請
  三十三年申定觧審命盗重犯遺漏填註年貌議
  處之例刑部議准觧審命盗重犯及軍流徒遣立
  發囘原籍收管審訊等犯務於批文内載叙事由
  開明年貌疤痣箕斗令沿途地方查明轉遞如有
  中途雇倩頂替情事除本犯觧役人等照例䆒擬
  外將簽差不慎之員分别議處如原文内未經開
[201-3b]
  載將原解之員照例議處
  又定流犯在配脱逃按配所定地充發例詳見徒/流門
  又定直省秋審令道府廵歴審勘例
諭阿思哈奏各省每年秋審請照京師按册覆讞之例
 停其提犯到省一摺所奏甚是而其中尚有計議未
 盡周到之處葢此等罪犯所有案情乆經督撫臬司
 等確核詳定及秋審届期亦不過循用故事就招册
 分别情實緩决可矜三項而在省過堂時亦從不聞
[201-4a]
 有聲屈平反之事徒令囚徒輾轉提觧紛擾疎虞種
 種不免自應酌議停止以省具文第各屬成案頗繁
 研究務宜詳慎若概免提觧而執法之司惟知抱牘
 從事於貌稽辭聼之義猶屬未協朕意從古案部録
 囚原有舊典在督撫統轄全省臬司亦刑名總滙勢
 難親臨州縣一一按問至本管道府職司既專而分
 轄地方又不甚遼逺若令於每年審録之前巡歴所
 屬逐案審勘其情罪無疑義者自可㑹册具申上司
[201-4b]
 間遇有獄成未孚臨時呼寃之犯仍應據實另繕招
 册將本案犯証一併觧送司院覆訊定擬是於减除
 陋例之中兼寓慎重祥刑之意立法庶為盡善至道
 府録報各册無論情罪有無與原案異同俱令加結
 偹案以杜徇庇屬員及有心翻駁諸弊於責成尤有
 專屬其應如何酌定條例著該部詳議具奏尋議嗣
  後應令道員廵歴皆以冬季為期於所屬業經定
  案應入秋審人犯即率同知府各該州縣一一研
[201-5a]
  訊詳加覆勘造册加結申送如有情罪未協臨時
  呼寃之犯訊非揑詞翻異者即另繕招册將犯証
  觧送司院聼候覆審該道府亦出具印結偹案倘
  有事本寃抑而徇庇屬員不為辨明及案無可疑
  有心翻異者經該督撫查出嚴叅議處如該督撫
  不加覺察别經發覺一併議處從之
  定私帶人口出口之例刑部奏准東三省出口之
  人若將在京所買奴婢不照例當官立契載入口
[201-5b]
  票私帶出境該守闗兵弁拏送刑部如訊係拐賣
  即照拐賣例治罪如無拐賣情事照冐渡闗津律
  治罪
  定囘民行竊刺囘賊二字刑部議覆陕甘總督呉
  達善條奏嗣後囘民行竊概刺囘賊二字初犯刺
  臂再犯刺面若結夥三人以上及執持䋲鞭器械
  例應改發者仍再刺改遣二字
  定官犯收禁司監及臬司監視行刑之例奉
[201-6a]
諭向來各省應入秋審官犯俱於各州縣獄中監禁勾
 决本到轉行該地方正法辦理尚未妥協嗣後各省
 官犯於定案時即在按察司衙門收監既與齊民犯
 罪者稍示區别而臬司獄禁稽察更為周宻亦可免
 疎虞替代諸弊於防微杜漸之中仍寓仁至義盡之
 意至勾本到省並著照刑部决囚之例將情實官犯
 全行綁赴市曹即令按察使監視行刑將奉到諭㫖
 當塲開讀按照予勾之犯騐明處决於體例既為畫
[201-6b]
 一而省㑹之地共見共聞如此立法森嚴益可使官
 寮共知儆將此通諭知之著為令
  定拏獲竊盗審出多案闗查贓証確鑿即歸犯事
  地方完結例刑部議覆浙江按察使曾曰理條奏
  拿獲竊盗承審官即行嚴訊除贓至滿貫及三犯
  計贓五十両以上律應擬絞者俱即歸犯事地方
  完結外若審出多案應照積匪猾賊例擬遣者其
  供出隣省隣邑之案承審官即行偹文專差闗查
[201-7a]
  若贓証俱屬相符毫無疑義即令拿獲地方迅速
  辦結毋庸將人犯再行闗觧别境倘或贓供不符
  首從各别必應質訊或隣境拿獲人衆勢須移少
  就多者承審官即將必應移觧質訊縁由詳明各
  該上司簽差妥役將犯移觧隣邑從重歸結如有
  借端推諉及删减案情希圖就事完結者即將原
  審之州縣官分别叅處
  定文武官加級私罪不准抵銷例奉
[201-7b]
諭内外文武各官遇有承辦事件如失察遲延之類其
 錯誤本屬因公自應將紀録加級抵銷若意渉營私
 於政事官箴皆有闗係而該員得籍此為獲符吏議
 不能持其後殊非黜渉公明本義嗣後吏部兵部議
 處文武各員被議之事本屬因公者仍照例准抵外
 其因犯私罪交部議處者一概不准抵銷著為令
  定赴京越訴之例都察院左都御史素爾納奏稱
  外省民人赴京控告請分别辦理發還刑部遵
[201-8a]
㫖議覆凡控訴案件如州縣判斷不公曽赴督撫衙門
  控訴仍不准理或批斷失當及雖未經在督撫處
  控告有案而所控案情重大事屬有據者刑部都
  察院等衙門核其情莭奏
聞請
㫖查辦其命盗等案事闗罪名出入者即將呈内事理
  行知該督撫秉公查審若審係刁民希圖䧟害揑
  詞妄控報復私讐即按律治罪其僅止户㛰田土
[201-8b]
  細事則將原呈發還聼其在地方衙門告理仍治
  以越訴之罪
  定窝留造賣賭具分别乆近治罪例刑部議准凡
  容留製造賭具之房主如訊不知情仍照不應重
  律治罪外如審係貪得重租知情包庇但在一年
  以外者將房主與造賣賭具為首之犯一例問擬
  發邊逺充軍即在一年以内亦將房主照製造為
  從及販賣為首例杖一百流二千里若在半年以
[201-9a]
  内將房主照販賣為從例杖一百徒三年倘地方
  官不將窩留造賣月日研究明確從重定擬者將
  承審之員嚴行恭處互見徒/流門
  申嚴統兵軍官茍圖安逸之罪奉
諭提鎮膺專閫重寄平時訓練弁兵加意整頓遇地方
 偶有奸宄竊發督辦勦捕機宜尤當奮勇身先為戎
 行表率乃緑營漸染惡習一味恇怯偷安並不肯實
 心出力如前次李時升朱崙等臨陣畏葸誑詞欺餙
[201-9b]
 其罪為國法所不容已明正典刑宣示中外諒武職
 大員共知炯戒不意近日復有總兵王巍於䑓灣賊
 匪黄教紏衆滋事一案觀望逗留以致積匪蔓延毫
 無措置因令觧京交軍機大臣㑹同刑部按律正法
 以肅軍紀自來緑營㣲末員弁希心進取尚有勇徃
 自効之人稍遷至遊守已覺改歩及擢用提鎮則自
 謂志願已定專務敦體養安臨事退諉自全貽悞軍
 務亦所不顧曾不思力圖感奮殱賊奏功固得邀酬
[201-10a]
 渥典不幸身攖鋒鏑勤事捐軀國家自必賜䘏褒旌
 澤及後裔若以一時倖生詭避不惜失律僨轅既負
 惡名更罹顯戮以彼絜此孰得孰失至愚亦當猛省
 嗣後務各洗心滌慮激發天良痛懲痼疾以冀承受
 朕恩如尚不知悛改前事之鑒具在毋謂朕三令五
 申之不預也將此明切申諭提鎮等知之
  定改發烟瘴賊犯在配竊盗例詳見徒/流門
  定子孫罪犯致祖父母父母自盡分别斬絞例時
[201-10b]
  廣東省民人何長子誘姦㓜女何大妹致已母廖
  氏服毒圖頼身死該撫將何長子擬以斬决具題
  奉
諭何長子祗應照子孫過失殺父母例科斷著改為絞
 决嗣後有案情似此者均照此問擬著為令其有應
 行分晰定例者著該部詳議具奏尋議子孫因姦因
  盜以致祖父母父母憂忿戕生或畏累自盡者均
  照過失殺例治罪若罪犯應死及謀故殺人事情
[201-11a]
  敗露致其祖父母父母自盡者即照本犯罪名擬
  以立决從之
  定改發極邉烟瘴充軍之竊盗在配復犯行竊分
  别枷號例詳見徒/流門
  增定管押餉鞘兵役失事治罪例兩江總督高晉
  奏准管押餉鞘失事之兵役如有知情同盗仍照
  舊例分别首從定擬外其違例雇替託故潜囘無
  故先後散行者减首犯罪一等其依法管觧偶致
[201-11b]
  疎失審有確據者减二等治罪
  改定尊長被殺子孫受賄私和例先是刑部奏准
  親屬得贓私和命案者計贓准枉法論從重科斷
  至是議覆御史成徳條奏凡祖父母父母被人殺
  而子孫受賄私和無論贓數多寡俱擬杖一百流
  三千里互見徒/流門
  改定娶親屬妾例互見徒/流門
  定逃兵刺字及混收逃兵入伍之例刑部議准京
[201-12a]
  外在伍兵丁脱逃該營立即通移各標協營一體
  查拿定限一百日實力嚴緝其有自知畏悔於限
  内投囘者杖一百枷號一個月不准入伍若被緝
  獲及逾限投囘者除枷責不准入伍外俱照例刺
  逃兵二字若各營員召募兵丁不確查來歴將别
  營犯法逃兵混收入伍將失察之員照㧞補非人
  例議處
  定比照叛逆縁坐分晰减流例奉
[201-12b]
諭本日勾到河南省情實招冊内有徐庚一犯因伊子
 徐國泰興立邪教照大逆縁坐律問擬斬决改為監
 候核之原案該犯本不知情特縁伊子坐罪是以停
 其予勾但思向來辦理逆案内縁坐各犯秋審時經
 九卿法司均照例列入情實而朕悉凖罪人不孥之
 義並予從寛免勾固屬法外施仁然其中酌理凖情
 亦當有所區别如逆犯家屬内所有兄弟妻子自當
 按例縁坐至本犯之父則更較别項親屬不同設使
[201-13a]
 於伊子肆行悖逆之事原係知情是該犯之父教子
 不軌即屬逆案正犯不得謂之縁坐倘伊子所犯平
 時實不知情及並未同居無從覺察者事發之日遽
 行因子及親一概坐以大辟於情既覺可憫於義尤
 屬未協嗣後遇有此等逆案家屬應照大逆縁坐律
 治罪而該犯之父實不知情者應如何酌量定擬明
 著為令著大學士九卿㑹同刑部悉心詳議具奏尋
  議除反逆正案之親屬仍照律縁坐外其有人本
[201-13b]
  愚妄或希圖誆騙財物興立邪教名目或因挾仇
  編告邪説煽惑人心種種情罪可惡比照反逆定
  罪之案若該犯之父實不知情並不同居無從覺
  察審有實據者將本犯之父照謀叛之犯父母流
  二千里律改為流三千里安置其比照反逆縁坐
  之祖父及伯叔亦一體確審分别減議互見徒/流門
  臣/等謹按律載大逆縁坐無知情與不知情之分
  葢因謀為不軌起意非一日紏合非一人該犯親
[201-14a]
  屬無論籍之逺近不得謂無從覺察是以並坐駢
  誅所以快人心而申
 國憲至於比照反逆之案其正犯亦實係狂悖不法
  不得不嚴加懲治而問刑衙門於縁坐比照亦遂
  相沿定例不為區别辦理我
皇上聖明周燭於比照縁坐案件如本犯父母平時實
  不知情者
勅部分析减流於法無可逭之中寓格外矜全之意斯
[201-14b]
  誠
聖主欽恤明刑如天好生之大徳也
  申嚴各旗外任官員交結本管王公之禁刑部遵
㫖議定各旗王公所屬人員除服官在京者如遇年節
  生辰仍准其向各門徃來其現居外任因事來京
  者概不許以本管王公處謁見通問違者本人從
  重治罪該管王公亦一体懲治
  增定已聘未婚之妻犯姦本夫殺死姦夫例時廣
[201-15a]
  西廵撫宫兆麟題奏龍州民人盧將自㓜聘定黄
  寧嫜為室尚未成婚與梁亞受通姦本夫聞知徃
  捉殺死姦夫照罪人不拒捕而擅殺律擬絞監候
  奉
㫖三法司核擬具奏尋議凡聘定未婚之妻與人通姦
  本夫將姦夫殺死審明姦情屬實除已離姦所非
  登時殺死不拒捕者仍照例擬絞外其登時殺死
  及逐至門外殺之者俱照本夫殺死已就拘執之
[201-15b]
  姦夫夤夜無故入人家已就拘執而擅殺律擬徒
  例擬徒其雖在姦所捉獲非登時而殺者即照本
  夫殺死已就拘執之姦夫滿徒例加一等杖一百
  流二千里如姦夫逞兇拒捕為本夫格殺照應捕
  之人擒拿罪人格鬭致死律勿論從之
  三十五年增定誣良為盗分别强竊治罪例刑部
  議覆江蘇按察使吳壇條奏律載誣良為盗雖分
  别有無捉拿拷詐定罪而所誣之或强或竊並無
[201-16a]
  輕重之别夫行竊得贓最重止於絞候而用强之
  盗至輕亦即駢首是竊强之罪既有等差其誣告
  之罪亦當區别應如所請將前例内誣指良民為
  盗一句酌改為誣指良民為竊再於本條之末添
  入若誣指良民為强盗雖無拷打嚇詐等項情事
  亦發邊逺充軍如有拷詐等情即發極邊烟瘴數
  語並將後例内俱照誣良為盗例治罪一句改為
  俱照誣良為竊例分别强竊治罪從之
[201-16b]
  増定地方文武官諱盗為竊分别定擬例江蘇按
  察使條奏地方文武官員因畏疎防承緝處分恐
  嚇事主抑勒諱盗或改强為竊者均照諱盗例革
  職承行書辦杖一百若抑勒苦累事主致死或刑
  傷至篤癈者除革職外照故勘平人律治罪該管
  司道府㕔州不行查報督撫不行查叅者俱交部
  照例議處如有奸民以竊報强挾制官長希圖誣
  良索詐者許州縣官詳明督撫另委别州縣查訊
[201-17a]
  照例辦理部議應如所請從之
  定竊盗脱逃致事主身死例刑部議准竊盗逃走
  事主倉皇追捕失足身死及失財窘迫因而自盡
  者如審無拒鬭情形贓少罪輕不致滿徒者將賊
  犯照因姦釀命例杖一百徒三年互見徒/流門
  增定偷竊衙署未得財擬徒例詳見徒/流門
  改定因戲誤殺旁人例
諭據巴彦弼等奏烏嚕木齊傭工人楊奉隆與鐵匠楊
[201-17b]
 元戲耍誤將鐵銼搪傷李剛越日身死將楊奉隆依
 因戲而誤殺旁人照因鬭毆而誤殺旁人律减一等
 杖一百流三千里一摺雖係按例定擬但思戲殺與
 鬭殺所因縱有不同至於誤殺旁人則情罪本無區
 别今鬭毆誤殺之例既問擬交候而因戲誤殺者何
 以獨減等擬流從前定例原未允協夫戲殺雖出無
 心而既以戲戕其生即不得不比例擬抵正所以重
 民命而慎獄情且以尋常而論則與甲相戲固與乙
[201-18a]
 無干而既致誤殺則甲與乙有何分别若多一誤殺
 旁人末减之例是於兇犯過存姑息而死者不可復
 生揆之情理豈為得平况此等案犯秋審時斷不致
 入於情實俟數次緩决後原可邀恩减等何妨照鬭
 毆律問抵暫繫囹圄而必欲遽為開脱耶著刑部將
 因戲誤殺旁人之例另行改議具奏尋議因戲而誤
  殺旁人者即照因鬭毆而誤殺旁人以鬭殺論律
  擬絞監候其减等擬流之例即行删除從之
[201-18b]
  定監犯越獄軍流徒犯脱逃他人捕獲獄卒觧役
  主守人等俱不准免罪例時浙江巡撫熊學鵬題
  奏改發烟瘴竊犯陸貴隴在司監越獄經海寧縣
  拿獲正法其禁卒人等審係無賄縱情弊援限内
  能自捕得及他人捕得皆免罪定擬奉
諭禁卒拘管獄囚理應嚴宻防守乃漫無檢束致監犯
 得以潜逃其玩法誤公罪已難逭設係限内自行捕
 獲猶得云情有可原若他人獲犯與彼奚渉亦竟得
[201-19a]
 邀寛免何以杜弊懲頑舊例未為允協著刑部另行
 核改具奏尋議嗣後監犯越獄之案如百日限内能
  自捕得准其依律免罪如他人捕獲或囚已死及
  自首概不准免罪其軍流徒犯在配及中途脱逃
  主守押觧人等亦照此例定擬
  定重大案情毋得委員審訊例奉
諭外省督撫每遇應行審擬之案動輒委員審訊最為
 惡習其在尋常案件或可循用審轉成規若事闗重
[201-19b]
 大及案涉疑難亦復假手下僚則瞻徇朦蔽顢頇了
 事諸弊皆所不免獄情何由得明嗣後督撫於應行
 提審𦂳要案件務須率同司道等親行研審毋得仍
 沿委員陋習著為例
  定官莊壮丁脱逃例吉林將軍傅亮奏准官莊壮
  丁如有逃走該管官即行具報緝拿獲日照例懲
  治至發遣人犯入在官莊内者如有脱逃亦令報
  部獲日究其有無行兇為匪按其原犯罪名照脱
[201-20a]
   逃例分别定擬該管各官按照逃人名數分别議
   處
   定滿洲旗人犯盗刼不得聲請情有可原例時
  盛京刑部侍郎朝銓題奏毆傷事主盗犯齊要齊郭
   齊里照律正法其遞送財物及把風之蘇薩勒噶
   齊等情有可原照例免死發遣經部改擬削去旗
   籍發烏嚕木齊為奴奉
 諭該犯等身係旗人乃竟甘心為盗實屬從來所未有
[201-20b]
  閲之不勝駭愕豈得僅照尋常盗案為之差等科罪
  况强盗已行得財律皆擬斬原屬不分首從經我
皇祖聖祖仁皇帝法外施仁分别情有可原一條量為末
  減此以加之民人犯法尚可云憫其愚氓無知若我
  滿洲素風淳朴今以百餘年來未有之事而忽見此
  下流敗䫫實為之愧憤難釋即我八旗聞之亦當切齒
  痛心安得不力挽澆風大加懲創我
皇考世宗憲皇帝嘗以旗人殺死旗人情罪最為可惡特
[201-21a]
 命秋審時入於情實予勾用昭炯戒自後鬭狠之風
 因之歛戢今該犯等不知顧惜顔面畏法自愛至於
 身犯盗案毋論原擬不足蔽辜即部議削籍改發新
 疆為奴亦不足以示儆此本著交刑部另行定例㑹
 同法司核議具奏並將朕明罰勅法正所以保全愛
 䕶滿洲世僕之苦心通諭八旗知之尋議蘇薩勒噶
  齊等均照强盗已行得財律擬斬立决嗣後滿洲
  旗人有犯盗刼之案俱照强盗本律定擬不得以
[201-21b]
  情有可原聲請
  申嚴鬭毆傷重違例抬騐例
  增定私渡臺灣各禁例吏部刑部兵部議准凡拿
  獲偷渡過臺灣客民如尚在陸路客店道路未登
  舟以前客頭船戸客民俱照本例减一等發落如
  已登舟無分大船小船已未出口將客頭船戸客
  民即照偷渡本例治罪若不法客頭船戸内有積
  慣在於沿海村鎮引誘包攬招集男婦老㓜數至
[201-22a]
  三十人以上者無論巳未登舟一經拿獲即將客
  頭船户年力强壮者發遣新疆給種地兵丁為奴
  年老殘廢者改發極邊烟瘴充軍至拿獲偷渡客
  民務須嚴究沿海陸路在何村鎮客店㑹集將該
  處兵役澳甲地保客店究明如止於失察兵役杖
  一百澳甲地保客店人等杖七十如有賄縱情弊
  計贓從重論兵役澳甲人等能於客店聚集時拿
  獲及首報偷渡客民者雖在本汛亦按照拿獲偷
[201-22b]
  渡客民計名給賞若將並非偷盗之人輙行妄拿
  圖功邀賞及挾嫌嚇詐情事仍各照本例從重治
  罪
  改定偷刨人参例
 盛京刑部侍郎朝銓奏改凡拿獲刨參賊犯嚴審明
  確如有身充財主雇人刨採及積年在外逗留已
  過三冬者不論參數多寡俱發雲貴兩廣烟瘴地
  方管束若並無財主實係一時烏合各出資本及
[201-23a]
  受雇偷採或隻身前徃得參者均杖一百流三千
  里未得參者杖一百徒三年代為運送米石者亦
  如之旗人有犯該軍流者削去旗檔照民人一體
  問擬犯該擬徒者免其充配折加枷號兩個月責
  令各該管官嚴加管束除八旗正身兵丁不准再
  食錢糧外其餘壮丁各色人等仍令各當本身差
  徭至折枷之後如有再犯不分刨參已得未得俱
  銷去旗檔問擬附近充軍旗下家奴俱發駐防兵
[201-23b]
  丁為奴
  定竊盗窩主統計各贓科罪例凡造意分贓之窩
  主不得照竊盗律以一主為重應統計各主之贓
  數在一百二十兩以上者擬絞監候其在一百二
  十兩以下亦統計各贓科罪
  定
 内務府所屬莊頭鷹户人等犯軍遣流徒等罪照民
  人定擬例奉
[201-24a]
諭鷹户謝天福等與民人髙士傑等擅將三教菴木植
 折毁賣錢分肥内務府審擬將髙士傑等擬以杖徒
 謝天福等因係旗人折加枷號完結固屬循照向例
 但鷹户人等雖𨽻内務旗籍而散處近京各州縣實
 與民人無異若犯事到官不當與在城居住當差之
 旗人一例問擬今於民人髙士傑等擬以實徒而謝
 天福等則援旗人例折加發落同罪異罰不足以示
 平允且使若輩恃有此例勢必任意滋事毫無畏忌
[201-24b]
 所謂愛之適以害之嗣後内府所屬莊頭鷹户海户
 人等如犯軍遣流徒等罪俱照民人一例定擬俾各
 知所儆戒畏法安分未始非因事成全之道
  三十六年定熱審减等以發落時為凖例原審具
  題未届熱審而在熱審期内發落者均照例减等
  若發落時已逾熱審即在熱審期内定擬者概不
  准减免
  増定金刄傷人問擬杖徒之犯仍犯金刄傷人例
[201-25a]
  刑部議准閩省沿海府屬如有金刄傷人問擬杖
  徒之犯或在配所或徒滿囘籍仍執持金刄傷人
  者俱發近邊充軍互見徒/流門
  改定偷刨人參計數治罪例凡旗民人等偷刨人
  參人至四十名以上參至五十兩以上為首之財
  主及率領之頭目并容留之窩家俱擬絞監候為
  從係民人發雲貴兩廣烟瘴地方係旗人削去旗
  檔同民人一體發遣係旗下家奴發駐防兵丁為
[201-25b]
  奴均於面上刺字所獲牲畜等物給付拿獲之人
  充賞參入官擬絞人犯遇
赦减等者亦照為從例發遣其未得參者各减一等販
  參人犯拿獲時查明參數照財主頭目偷刨人參
  例减一等治罪免其刺字至刨參人犯内有家奴
  訊係伊主知情改縱者將伊主杖八十係官交部
  議處不知者不坐其潜匿禁山刨參人犯被獲治
  罪逓囘旗籍後復逃往禁山者各於應得本罪上
[201-26a]
  加一等問擬若係旗下家奴即發黒龍江等處給
  與披甲人為奴將疎縱之該管官交部議處互見徒/流門
  臣/等謹按向例人至百人以上參至五百兩以上
  擬絞監候至是以福建巡撫鐘音題奏刑部議覆
  改定
  删改邊外為民律奉
諭律例内有邊外為民條欵與現在斷獄事宜不甚允
 協者著刑部另行定例具奏尋議例載邊外為民者
[201-26b]
  共計十三條烟瘴為民者一條惟科塲代替𫝊遞
  夾帶及姦民附和苖人伏草捉人二條係邊外為
  民專例其餘十二條俱係一罪而分軍籍民籍軍
  籍則發充軍民籍則發為民今衛所乆經裁汰均
  屬州縣管轄其所犯之罪既同自不冝復有軍民
  之分請將原例所開情罪相同而分别軍民定擬
  者則將為民字様删除一體改發充軍
  改定盗牛治罪之例二十隻以上不計贓數多寡
[201-27a]
  擬絞監候其雖在二十隻以下如計贓至一百二
  十兩以上者仍照律擬絞監候
  增定解送馬匹倒斃分别降革定罪例
諭兵部舊例觧送軍營馬匹倒斃六十匹以上者不計
 多寡概予革職而止實未平允著軍機大臣㑹同該
 部按所觧馬成數分晰定例具奏尋遵
㫖議定凡分起觧送之文武各員照軍營賠𥙷馬匹之
  數每百匹准其倒斃三匹如倒斃三匹以上至二
[201-27b]
  十匹者交部照例分别議處二十匹以上者杖一
  百三十匹以上者杖六十徒一年三十五匹以上
  者杖七十徒一年半四十匹以上者杖八十徒二
  年四十五匹以上者杖九十徒二年半五十匹以
  上者杖一百徒三年如有盗賣别情從重治罪至
  總理督觧之員令其督觧總數按其倒斃多寡亦
  即照此分别議處治罪互見徒/流門
  申嚴嘓匪糾夥刦奪之罪刑部奏准川省嘓匪紏
[201-28a]
  夥五人以上在於場市人烟凑集之所横行搶刼
  者不論曾否得財為首照光棍例擬斬立决為從
  同搶者俱擬絞監候若拒捕奪犯殺傷兵役並事
  主及在場之人者審明首犯即行正法梟示在場
  加功及助勢者俱擬絞立决同謀搶奪而拒捕奪
  犯之時並未在場者仍照光棍為從本例擬絞監
  候其在野攔搶止二三人者除實犯死罪外犯該
  徒罪以上不分首從俱發雲貴両廣極邊烟瘴地
[201-28b]
  方嚴行管束
  增定凌虐罪囚例刑部奏准凡遞解人犯除原有
  杻鐐照舊外其押解人役若擅加杻鐐非法亂打
  披剥衣物逼致死傷及受財故縱並聼慿狡猾之
  徒買求殺害者除實犯死罪外徒罪以上俱枷號
  兩個月發烟瘴充軍
  申定生員代人作証如虗加等治罪例
  定州縣拿䕶鄰境盜犯分别本境有無承緝未獲
[201-29a]
  例御史髙樸奏拿獲鄰境盗犯之員著令該督撫
  查明該員任内果無本境脱逃未獲盗犯案情摺
  内聲明具奏可否送部引
見恭候
欽定若本境有逃盗未獲只照例議叙分别加級紀録
  部議應如所請從之
  改定威逼人致死三命例舊例威逼人致死一家
  三命以上發邊逺充軍至是刑部遵
[201-29b]
㫖議定凡豪强兇惡之徒恃財倚勢因事威逼挾制窘
  辱令平民寃苦無申情極自盡致死一家三命以
  上者擬斬監候其致死一家二命及非一家但至
  三命以上者擬絞監候如無前項情節仍照例分
  别擬軍
  定民人於新疆犯事不准編發内地例
諭據實麟奏民人岳生梅在哈喇沙爾地方因劉士彦
 索債爭閙用所佩小刀扎傷劉士彦耳輪等三處傷
[201-30a]
 痕限内平復請將岳生梅從重定擬枷號三個月滿
 日觧交山西巡撫定地流三千里等語所辦未為允
 協内地情罪較重之犯俱改發新疆今以内地民人
 在新疆犯法轉得令其復還中土何以凖情法之平
 嗣後除發遣新疆人犯在配所滋事不法者仍按定
 律從重分别定擬外其有内地民人於新疆地方犯
 至軍流之罪如在烏嚕木齊一帶者即發徃伊犁等
 處其在伊犁一帶者即發徃烏什葉爾羌等處而在
[201-30b]
 烏什各城者亦發徃伊犁等處並視其情罪量為酌
 定輕者發各處安挿編管重者給厄魯特及囘人為
 奴如此明示區分庶衆人共知炯戒而立法更為詳
 妥將此諭令刑部並通行新疆各處辦事大臣等知
 之互見徒/流門
  定竊盗遇
赦後再犯之例刑部議准御史張敦均條奏凡竊盗已
  經邀
[201-31a]
恩得免併計之後再行犯竊復遇
恩詔後犯案到官審係再犯三犯俱按照初次
恩詔後所犯次數併計照律科罪
  定尊長故殺卑㓜如有敗倫傷化恩義已絶者照
  平人定擬秋審情實例
諭刑部議覆河南廵撫何煟審擬林朱氏與林朝富通
 姦啇謀買藥毒死伊媳黄氏一本將林朝富擬以斬
 候其林朱氏擬發伊犁等處給厄魯特兵丁為奴雖
[201-31b]
 比該撫原議發駐防兵丁為奴稍為加重而核其情
 罪實不足以蔽辜凡故殺子孫定例原以子孫先有
 違犯或因其不肖一時忿激所致是以照例科斷若
 其中别有因事起意致死情節較重已不得復援尋
 常尊卑長㓜之例定罪林朱氏因與林朝富通姦為
 伊媳黄氏撞見始則欲汚以塞其口黄氏不從復慮
 其礙眼啇謀藥死其亷耻盡䘮處心慘毒姑媳之恩
 至此已絶不但無長㓜名分可言乂豈可僅照發遣
[201-32a]
 完案俾得靦顔存活使倫常風化之大閑㒺知懲創
 而堅貞之烈婦無人抵命含寃地下將明刑弼教之
 謂何嗣後凡遇尊長故殺卑㓜案件内有似此等敗
 倫傷化恩義已絶之罪犯縱不致立行正法亦應照
 平人謀殺之律定擬監候秋審時入於情實以儆無
 良而昭法紀著將此通諭中外問刑衙門知之
  臣/等謹按三十五年六月刑部題覆西安民婦老
  趙氏因偏愛伊女圖分田産將寡媳趙氏縳毆空
[201-32b]
  屋欲令餓斃經伊孫王磨折兒咬繩潜逸老趙氏
  慮其年長記讐令雇工焦喜財哄誘王磨折兒掀
  入井内用石塌斃老趙氏問擬杖徒法司議以不
  准収贖
上以老趙氏不惜伊夫伊子永絶宗嗣忍心慘毒著發
  徃伊犁給厄魯特為奴刑部於林朱氏一案准此
  科斷然林朱氏因姦殺媳其滛兇殘忍較之老趙
  氏因偏愛殺孫情罪尤重一例科斷實不足以蔽
[201-33a]
  辜我
皇上權衡至當
特勅照平人謀殺律定擬為滛兇傷化者示儆他如繼
  母故殺前妻之子及故殺卑㓜圖頼他人者皆核
  其情罪量為加重則儆兇殘正所以厚偷紀斯為
  明刑弼教之
至意也夫
  三十七年定遣犯脱逃自首及父兄首告准免死
[201-33b]
  一次之例
諭據徐績奏軍犯李作良自配逃囘利津原籍經該犯
 之父李海赴縣首禀例應如罪人自首免死但該犯
 屢犯竊案在配又不能安分殊屬玩法仍擬斬决等
 語此等軍犯逃囘原籍自屬怙過不悛之徒本無足
 惜但現經伊父首告禀於律既有如罪人自首之條
 自可量從末减李作良著從寛免死仍發原配地方
 嗣後有似此者俱照此例行但因首告而貸死已屬
[201-34a]
 法外之仁祗可一次若到配後仍不知懲艾復敢脱
 逃雖有父兄等再為首告亦不准其寛减於情法更
 為允協著為令
  更定新疆改遣烟瘴人犯酌發省分安置例詳見/徒流
  門/
  改威逼父母例文為子孫不孝致父母祖父母自
  盡並分别情罪定擬例
諭三法司核擬阜寧縣民陳有茂與胞弟陳有盛爭閙
[201-34b]
 致伊母葛氏服滷身死一案照子威逼父母致死例
 擬以斬决陳有茂因田價細故與弟連次爭閙復逼
 妻㝷死圖賴其弟以致伊母憐愛少子忿激自盡核
 其情罪較重自屬法所難寛惟所引子威逼父母例
 文於義實為未協明刑所以弼教若以威逼二字屬
 之子孫於父母祖父母言之不順豈可著為法令此
 等凖情定罪當改為子孫不孝致父母自盡定為例
 條庶足以飭倫常而示懲儆所有此案即著照此改
[201-35a]
 正苐子孫不孝其親情節輕重不同亦有未可概擬
 斬决者並著刑部詳悉酌議具奏尋議凡子孫不孝
  致祖父母父母自盡之案如審係本無觸忤情節
  但其行為違犯教令以致抱忿輕生自盡者擬以
  絞候妻妾於夫之祖父母父母有犯罪同若妻妾
  逼迫夫致死者比依妻毆夫至篤疾者律擬絞奏
  請
定奪軍民人等因事逼迫本管官致死者比依逼迫期
[201-35b]
  親尊長致死律定擬從之
  定銅厰預給工本銀兩侵盗之例雲南巡撫李湖
  奏准雲南等省銅厰經放預給工本銀兩如課長
  爐户有尅扣分肥侵吞入已情弊照常人盗倉庫
  錢糧例計贓科罪責成該管之員稽查倘狥隐不
  究察出題恭
  定假借古錢名色私鑄私販照私錢律治罪之例
  從大學士髙晉請也
[201-36a]
  定蠧役犯贓刺字之例廣西按察使朱椿條奏蠧
  役犯贓定有治罪之條但若輩素性狡猾夤縁熟
  慣日乆事冷鑽營入署或原官去任改名復充或
  更易姓名潜徃别邑充當姦巧日滋地方官無從
  辯識請照竊盗例刺字尋刑部議准蠧役除照例
  分别贓數治罪外無論首從徒罪以下以蠧犯二
  字刺臂流罪以上刺面白役有犯一體辦理倘犯
  贓刺字後仍盤踞衙門充當者照更名重役例治
[201-36b]
  罪如有私毁刺字者即照竊盗銷毁例治罪若定
  案時將應刺字之犯不行刺字及刺字後仍無覺
  察濫准充當者該管官交部議處
  增定旗下家奴發配俱行僉妻例
諭㫖向來旗下家奴有酗酒行𠒋者一經本主報明該
 旗即行送部發遣其妻室有年老殘癈及不願隨帶
 者俱不同發定例未為周宻如近日秦璜即有將發
 遣家奴之妻留佔為妻之事不可不另定章程以防
[201-37a]
 流弊葢家奴犯法其妻亦屬有罪之人自當一體發
 遣但此等犯罪旗奴自不值官為資送若其中果有
 實在不能隨帶者或令於親屬依棲或聼本婦另嫁
 自不便仍留服役以杜嫌疑嗣後該部旗遇有發遣
 家奴之案俱照此辦理著為令
  定親母因姦謀死子女發伊犁給兵丁為奴例
諭㫖刑部奏河南羅山縣民潘九思與王李氏通姦主
 使王李氏勒死伊子王孟隆一案該撫何煟將王李
[201-37b]
 氏照平人謀殺加功律擬以絞候於情理未妥請改
 發伊犁為奴部駁甚是上年河南省林朱氏因姦謀
 汚伊媳黄氏不從用藥毒死一案其處心積慮慘毒
 非常姑媳之恩已絶是以降㫖照平人謀殺律定擬
 為滛兇傷化者示儆至此案王李氏聼從姦夫謀死
 伊子其滛兇殘忍固不足齒於人類但母子為天性
 之親與姑媳之義以人合者本屬有間若以子死之
 故令其母繯首抵償於情理究為不順著照刑部所
[201-38a]
 擬發徃伊犁給兵丁為奴通諭中外問刑衙門知之
  增定繼母因姦殺死前妻之子女例刑部遵
㫖議繼母因姦起意將前妻子女致死㓕口者不論現
  在有無子嗣將姦婦擬絞監候如姦夫起意本婦
  為從而其夫已故只此一子致令絶嗣者亦擬絞
  監候若其夫尚有子嗣者將本婦發徃伊犁給兵
  丁為奴
  改定考試夾帶換卷雇倩𫝊遞等弊治罪例刑部
[201-38b]
  奏准凡應試舉監生儒及官吏人等但有懷挾文
  字銀兩當場搜出者枷號一個月滿日杖一百革
  去職役其越舎與人換冩文字或臨時換卷並用
  財雇倩夾帶傳遞與夫匠軍役人等受財代替夾
  帶𫝊遞及知情不舉察捉拿者俱發近邊充軍若
  計贓重於本罪者從重科斷官縱容者交部議處
  受財者以枉法論其武塲有犯懷挾等弊俱照此
  例擬斷
[201-39a]
  三十八年定漕船被竊船戸舵工不行救䕶例刑
  部議定漕船被盗船户舵工人等除勾留容隠分
  贓仍照例治罪外如失事時有頻呼不應不力為
  救䕶者分别强竊照窩主不行不分贓例各減一
  等治罪失察之該管員弁分别議處其有拿獲别
  幚盜首及竊盗積案巨窩者交部分别議叙
  增定囘民結夥搶奪分别人數情罪定擬例凡囘
  民搶奪結夥在三人以上不分首從俱發黒龍江
[201-39b]
  等處給兵丁為奴如有脱逃被獲請
㫖即行正法如數在三人以下審有糾謀持械逞强情
  形者發極邊烟瘴地方充軍若止一次乗間徒手
  攫取尚無逞兇情狀者仍照本例擬徒
  定伊犁等處卡倫緝捕逃人不力例刑部遵
㫖議定伊犁等處盤獲逃犯究出經過卡倫地方未經
  查拿者將該處失察經過官員並失察之地方官
  及該管大臣交部分别議處兵丁鞭七十如有藏
[201-40a]
  匿負罪潛逃之犯將失察官員並失察之地方官
  及該管大臣分别議處兵丁鞭八十
  纂修
 大清律例告竣修改條例四十九條續纂新例五十
  條
頒行中外
  定傳授迷人藥方未得財擬斬候監禁例刑部奏
  准凡用藥迷人圖財案内有首先𫝊授藥方與人
[201-40b]
  以致轉𫝊貽害者雖未同行分贓亦擬斬監候永
  行監禁
  改定擬罪錯誤分别處分例時湖南永順縣民潘
  文科與彭氏通姦殺死本夫一案該撫初擬潘文
  科依鬭毆殺律絞監候彭氏擬以枷責經部駁覆
  審究出實情將彭氏依律擬以凌遲處死潘文科
  擬斬立决三法司㑹議應如所題完結其審議錯
  誤之廵撫按察使知府知縣等官照遵駁審出實
[201-41a]
  情例均免查議嗣經吏科給事中富爾敏條奏吏
  部議准凡督撫具題事件内有情罪不協律例不
  符之處部駁再審該督撫及司道等官虗心按律
  例改正具題將從前舛錯之處免其議處其死生
  出入之案原問之州縣核轉之知府俱無庸復與
  㑹審如有原議徒杖罪名駁審後改為凌遲併斬
  絞立决者將承審核轉之府州縣均照斬絞重犯
  不能審出實情例降一級調用從之其監候以下
[201-41b]
  罪名錯誤議應降調離任之員
上以其人或有平日辦事尚屬勤能乃以一𤯝概加鐫
 調未免可惜應畧為區别著該督撫出具考語送部
 引見著為令
  嚴留養揑結之例刑部議准凡有死罪人犯如實
  係親老丁单仍請照例留養若本非獨子地方官
  知情揑報以故出論如有受賄情弊以枉法論失
  察者交部議處其鄰保族長人等有假揑出結者
[201-42a]
  照證佐不言實情减本犯罪二等治罪受財者以
  枉法從重論
  定决不待時重犯不拘停刑月日例
諭本日據薩哈岱鐘音奏拿獲分發為奴脱逃之俄羅
 斯費約多爾等三犯因八月為停刑之月飭交該縣
 嚴行監禁於九月初四日正法一摺固屬照例辦理
 但此等脱逃要犯自應决不待時豈可拘於常格况
 停止行刑月日原指尋常案犯而言若遇𦂳要重犯
[201-42b]
 應鞫應决者均宜隨時審辦設或拘泥舊文繋獄太
 乆難保無防守懈弛乗間越獄自𢦤等事致令倖逃
 法網殊有闗係嗣後除尋常案件仍照定例月日停
 刑外其有兇盗逆犯干渉軍機應行立决及當加刑
 鞫者均即隨時辦理聲明咨部不得拘泥舊例著為
 令
  定厄魯特囘子脱逃治罪例理藩院奏准凡厄魯
  特囘子逃走被獲如闗係重情仍聼理藩院定擬
[201-43a]
  奏
聞請
㫖外如止係犯逃無論拿獲投囘初次枷號一個月鞭
  一百給主嚴加管束二次發福州廣州賞給旗下
  官兵為奴其京城居住並王公等帶來家下厄魯
  特囘子逃走仍照旗下家人逃走例分别次數年
  月辦理
  定私入
[201-43b]
 盛京圍塲竊盗例
 盛京圍塲内有私入打鎗放狗驚散牲畜者不論次
  數係旗人發遣各駐防省城當差家奴發遣為奴
  民人發附近充軍其私入採取蘑菰砍伐木植者
  擬以滿徒分别旗民辦理起獲鳥鎗入官牲畜器
  物賞給原拿之人失察私入之該管官查明邊界
  照例叅處
  定聞拿投首减等例江蘇按察使胡季堂奏准聞
[201-44a]
  拿投首之犯除律不准首及强盗自首例有正條
  外其餘一切罪犯俱於本罪上减一等科斷
  定逃盗能捕獲他盗投首减等例刑部議准山東
  巡撫徐績奏准凡盗首傷人逃逸後若能捕獲他
  盗投首照傷人盗犯自首擬軍例减一等杖一百
  徒三年
  改定毆死贖身放出奴婢例刑部奏准旗員毆死
  贖身及放出奴婢並該奴婢之子女者降一級調
[201-44b]
  用故殺者降三級調用旗人枷號四十日鞭一百
  民人杖一百徒三年毆死族中奴婢杖一百流三
  千里係官員亦照旗員之例辦理
  申定救親情切之案分别情罪不得概擬减等例
諭例載救親情切一條原因父母被人毆打勢在危急
 伊子聞聲救䕶實有迫不得已情狀因致傷人其情
 實有可原是以向例准於疏内聲明兩請候㫖若其
 父母與人尋釁鬭毆其子踵至從而加功至斃人命
[201-45a]
 是父子逞兇共毆並非情殷䕶救豈可不嚴究實情
 照例論抵若復巧為援引開脱竟使濟惡重犯倖逃
 法網何以昭勅法之平尋刑部定例人命案内如其
  子與人口角父母主令伊子毆打致死或父與人
  尋釁鬭毆其子踵至助勢共毆斃命俱仍照律科
  罪不得概擬减等
  三十九年定歃血訂盟分别治罪例
諭李侍堯奏揭陽縣賊匪陳阿髙等聚衆結盟經巡撫
[201-45b]
 徳保核審擬以絞候發囘監禁匪徒林阿裕等潛謀
 刼獄已交李侍堯嚴審從重定擬矣此案皆由陳阿
 髙擬罪過輕匪徒見其乆繫囹圄遂爾潛謀滋事致
 皆身罹重辟及查核原案則陳阿髙之問擬絞候尚
 係徳保比例加重舊定之例原未允協夫以歃血訂盟
 豈有十人内外與多至四五十人者可漫無區别乎
 即如陳阿髙一案結盟至四十餘人之多又該犯年
 僅二十二嵗而衆皆推之為首即屬匪黨渠魁更非
[201-46a]
 序齒結拜弟兄者可比自當另定例條以示懲創著
 刑部詳悉妥議具奏尋議凡異姓人但有歃血訂盟
  焚表結拜弟兄者照謀叛未行律為首者擬絞監
  候為從減一等若聚衆至二十人以上為首擬絞
  立决為從者發雲貴兩廣極邊烟瘴充軍其無歃
  血訂盟焚表事情止序齒結拜弟兄聚至四十人
  以上為首者擬絞監候為從減一等若年少居首
  並非依次序列即屬匪黨渠魁首犯擬絞立决為
[201-46b]
  從發雲南兩廣極邊烟瘴地方充軍如序齒結拜
  數在四十人以下二十人以上為首者杖一百流
  三千里不及二十人者杖一百枷號兩個月為從
  各减一等
  定私製籐牌之禁御史李潄芳條奏廣東省盗案
  多有用籐牌搇壓事主者民間私藏鳥鎗定有例
  禁籐牌亦係軍所用之物平民不應私製請一
  例查禁尋吏部議准凡民間如有私製籐牌者照
[201-47a]
  私製鳥鎗例杖一百失察之文武地方官亦照例
  議處
  定助逆謀殺祖父母父母絞决例
諭據熊學鵬奏審擬貴縣民犯李老悶因行竊敗露與
 蘓觀謀死伊母梁氏移屍謀頼一案已將李老悶照
 例即行凌遲示衆並聲明同謀之蘇觀律止擬絞監
 候但該犯助逆㓕倫非尋常謀殺人加功者可比請
 將蘇觀即行絞决等語所辦甚是向來於此等罪犯
[201-47b]
 概不立案定擬故於同謀加功之犯亦無專條今於
 逆惡兇犯必令明正刑誅以快人心而申法紀惟同
 謀加功者尚未議及若僅照尋常謀殺之律定擬絞
 候實不足以蔽辜此等案情各省或有相類者亦未
 可定若不明立科條懸擬參差未為允協嗣後如有
 此等加功之犯均照此定擬該部即纂入例欵遵行
 原摺並交部存案
  定私開軍䑓文報治罪例兵部議准凡軍䑓文報
[201-48a]
  如有將報匣夾板及兵部加封事件擅敢拆動以
  致洩漏事情者該管大臣立即查究供證明確無
  論官兵馬夫即按軍法從事其專管䑓站之文武
  員弁革職拿問管轄䑓站大員交部議處至軍營
  徃來文移扎禀有闗軍需糧餉調遣兵馬及陞調
  恭革官員等項發遞時俱用釘封鈐葢印信如䑓
  站書吏人等私自拆閲者查出究明問擬滿流䑓
  站官弁交部分别議處
[201-48b]
  定篤疾殺人分别致死罪由例刑部議准四川總
  督文綬條奏凡篤疾殺人罪犯應死者實係鬭殺
  及戲殺誤殺方准依律奏
聞取自
上裁其蓄意謀害及有心故殺者俱依律擬罪不准聲
  請
  定圍塲過失殺傷例
諭昨日圍塲内有虎鎗䕶軍因射生失手誤傷圍墻䝉
[201-49a]
 古兵之事已交行在刑部問擬刑律於此事向無專
 條而兵部田獵例載凡人用箭傷平人者分别鞭責
 追銀給與被傷之人即因而致死者僅追銀兩鞭一
 百亦不擬抵圍塲向用此例揆之情理未為允恊此
 等雖傷出無心但其人因傷致斃人命攸闗又豈可
 僅以責罰完結而圍塲内控弦馳射乃得心應手之
 事更非刑律過失殺所云耳目心思所不及者可比
 若不另定科條則隨手施放誤殺誤傷者尚知所懲
[201-49b]
 儆乎即如刑律戲殺條下載比較拳棒之類傷人死
 者以鬭殺擬絞自可為此事比例若傷而未死又當
 别有等差其應如何分别定擬之處著軍機大臣定
 擬具奏尋議圍塲内射獸兵丁因射獸而傷平人致
  死者照比較拳棒戲殺律擬絞監候仍追銀給付
  死者之家如係前鋒䕶軍親軍領催及甲兵等追
  給銀一百兩係跟役追給銀五十兩若傷而未死
  前鋒等項及甲兵頭等傷者將本犯鞭一百罰銀
[201-50a]
  四十兩二等傷者鞭八十罰銀三十兩三等傷者
  鞭七十罰銀二十兩如係跟役所罰銀數各减十
  兩給與被傷之人互見贖/刑門
  更定嫡孫衆孫為庶祖母服制并有犯分别科斷
  例禮部議准江西按察使歐陽永䄎條奏凡嫡孫
  衆孫為有子之庶祖母照伯叔祖母之條服小功
  五月有毆傷者照毆傷庶母例减一等至死者擬
  絞監候謀故殺者擬斬監候秋審時酌量情節辦
[201-50b]
  理若庶祖母毆殺嫡孫者仍同凡論
  改定守土文員失陷城池與武職同罪例舊例被
  賊侵入境内者發邊逺充軍是年八月以山東逆
  匪王倫邪教聚衆侵擾陽穀縣其失陷城池之知
  縣刑部照律擬軍奉
諭陽穀縣知縣張克紳係守土之員賊至不能保禦城
 池竟若置身局外當與把總孫雲龍同罪乃僅發邊
 逺充軍此係前明部臣左袒文員之弊斷不可行張
[201-51a]
 克紳著照守邊將帥失䧟城寨律擬斬監候以昭平
 允仍著該部明白囘奏尋遵
㫖議定守土州縣不能保禦城池與武職均照守邊將
  帥失䧟城寨律擬斬監候從之
  定旗人住居庄屯一體發遣例
諭周元理奏審擬船戸劉治偷賣漕米發烟瘴充軍從
 犯分别擬徒其從犯内有方天秃聲明係旗人應折
 枷鞭責固屬照例辦理但同係旗人其間亦各有分
[201-51b]
 别如果身居京師食餉當差在官執役旗人身犯流
 徒等罪原可折枷號完結若在屯居住及各處庄頭
 與民人混處日乆即與民人無異則犯法亦當與同
 科嗣後除京城之滿洲蒙古漢軍現食錢糧當差服
 役之人及外省駐防之食糧當差如犯流徒等罪仍
 照舊鞭責發落外其餘住居荘屯旗人及各處莊頭
 並駐防之無差使者其流徒罪名俱照民人一例發
 遣著為例互見徒/流門
[201-52a]
  定五城提督順天府各衙門案件闗係罪名出入
  及應行遞解者送交刑部例
諭軍機大臣㑹同刑部議奏五城御史遇有詞訟案件
 闗係罪名出入非笞杖所能完結者但送刑部辦理
 已依議行矣至遞解人犯一事五城提督等衙門向
 俱自行辦理究不免有流弊嗣後五城提督順天府
 各衙門遇有應行遞解人犯除籍係直𨽻就近遞囘
 者聼各該衙門照舊辦理外其餘應解囘别省人犯
[201-52b]
 均著叙明案由交送刑部核明應解與否妥恊辦理
 交該地方官嚴行管束並著刑部三月彚奏一次以
 照慎重各該衙門不得仍前自行遞籍著為令
  四十年改定大逆縁坐有職人員仍發為奴例
諭㫖前㩀𢎞晌等奏查審逆犯吕留良之孫吕懿兼曾
 孫吕敷光捐納監生一事係户部辦理錯誤現已另
 降諭㫖至檢閲刑部原議作為另户之案竟係錯㑹
 朕㫖朕前諭將發遣之曾為職官及舉貢生監出身
[201-53a]
 者免其為奴於戌所另編入旗戸當差係指尋常為
 奴遣犯而言其真正反叛及强盗免死减等人犯原
 㫖即在開除不辦之列若吕留良子孫係大逆重犯
 縁坐即屬反叛豈可援輕罪有職人員概免為奴出
 户致令逆惡餘孽得仍竄籍良民實不足以示懲創
 而申法紀嗣後如遇辦理此等案件不特舉貢生監
 不應减免即官職甚大者既為逆犯子孫罪在不赦
 亦不當復為區别尋經刑部定例凡大逆縁坐及强
[201-53b]
  盗免死减等發遣為奴人犯俱不准出户倘逢
恩詔亦不准與尋常為奴遣犯一體辦理互見徒/流門
  申嚴職官聚賭例凡現任職官有犯屢次聚賭加
  重發徃烏嚕木齊等處効力贖罪者仍先照賭博
  本例枷號滿日再行發徃
  定毆死為奴遣犯妻子例跟隨本犯在主家倚食
  服役被主責打身死照毆死雇工人科斷其自行
  謀生者仍以凡論互見徒/流門
[201-54a]
  酌定拿獲脱逃斬絞人犯分别定擬條例先是三
  十九年十一月奉
上諭凡有罪應入情實人犯經二三年後始行就獲到
 案其本罪應斬絞監候者均著改為立决至是三法
  司核覆山東巡撫楊景素題奏拿獲刨坟絞犯王
  學孔等改擬立决
諭此案法司仿照上年諭㫖擬改立决一本所辦未免
 誤㑹朕意前㫖所云凡有重罪應入情實人犯經二
[201-54b]
 三年始行就獲均改為立决者原指謀故殺等犯情
 罪重大者而言若此等刨坟為首及三次人犯雖例
 應擬絞入情實然皆貧民無奈為之有司民之責者
 當引以為愧而其犯實無人命之可償也即入本年
 秋審情實足矣有何不可待而改為立决乎嗣後問
 擬斬絞監候之犯經二三年後始行就獲者何項應
 改立决何項仍應監候並著刑部悉心核議酌定條
 例具奏尋議斬絞情罪稍輕之犯逃脱二三年後就
[201-55a]
  獲應仍監候者五十五條情罪重大斬監候改立
  决者四十九條絞監候改立决者十八條從之
  增定過失殺大功以下尊長例舊律無明文皆以
  凡論至是刑部議定比照過失殺期親尊長律量
  减杖一百仍追埋葬銀
  定和姦後拒絶致死例刑部議奏凡因姦殺命之
  案不論强姦和姦概擬斬决情罪似無區别請嗣
  後如有先經和姦後因别故拒絶致被殺死者本
[201-55b]
  人既失節於先難與貞良同論應仍照謀故鬭毆
  本律定擬從之
  定强盗引線之人分别科斷例刑部遵
㫖議定强盗引線除盗首先己立意欲刼某家僅止聼
  從引路者仍照例以從盗論罪外如有盗並無立
  意欲刼之家其事主姓名行刼道路悉由引線指
  出又經分得贓物者雖未同行即與盗首一體擬
  罪不得以情有可原聲請
[201-56a]
  定子弟犯姦盗殺傷等案父兄同行加功加等治
  罪例江蘇巡撫薩載具題宿遷縣民劉俊等强搶
  良家之女姦占為妻將劉俊擬絞監候其父劉殿
  臣照為從律擬以杖流
諭此案劉殿臣係劉俊之父當伊子告知欲搶孟池之
 女為妻即應嚴斥禁阻乃轉同徃幚搶實屬悖理自
 有應得之罪若於其子犯案内照為從問擬則名不
 不正而言不順何可為訓明刑所以弼教豈有坐父
[201-56b]
 兄為子弟從犯之理此乃風化所繫讞獄者不宜掉
 以輕心夫父兄之教不先已難辭不能約束之咎今
 劉殿臣明知其子强暴横行反親徃増勢以成其惡
 此即敗䫫之尤不可不示懲儆著交刑部為父兄不
 能管束子弟轉同行加功者如何按犯科條分别定
 罪之處即行悉心妥議具奏尋議凡父兄子弟共犯
  姦盜殺傷等案如子弟起意父兄同行助勢除律應
  不分首從及其父兄犯該斬絞死罪者仍按其所
[201-57a]
  犯本罪定擬外餘俱視其本犯科條加一等治罪
  概不得引用為從字様從之
 
 
 
 
 
 
[201-57b]
 
 
 
 
 
 
 
皇朝文獻通考卷二百一


蘭亭考 蘭亭續考 寶刻叢編 輿地碑記目 寶刻類編 古刻叢鈔 名蹟錄 吳中金石新編 金薤琳琅 法帖釋文考異 金石林時地考 石墨鐫華 金石史 欽定重刻淳化閣帖釋文 求古錄 金石文字記 石經考 萬氏石經考 來齋金石刻考略 崇陽石刻集記 金石文考略 分隸偶存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 竹雲題跋 金石經眼錄 石經考異 史通 史通通釋 唐鑑 唐史論斷 唐書直筆 通鑑問疑 三國雜事 經幄管見 涉史隨筆 六朝通鑑博議 宋大事記講義 兩漢筆記 舊聞證誤 通鑑答問 歷代名賢確論 歷代通略 十七史纂古今通要 學史 史糾 御批資治通鑑綱目 御批資治通鑑綱目前編 御批續資治通鑑綱目 評鑑闡要 孔子家語 荀子 孔叢子 新語 新書 鹽鐵論 說苑 新序 揚子法言 潛夫論 申鑒 中論 傅子 中說 帝範 續孟子 伸蒙子 素履子 家範 帝學 儒志編 太極圖說述解 通書述解 張子全書 注解正蒙 正蒙初義 二程遺書 二程外書 二程粹言 公是第子記 節孝語錄 儒言 童蒙訓 省心雜言 上蔡語錄 袁氏世範 延平答問 近思錄 近思錄集註 雜學辨 御定小學集駐 朱子語類 戒子通錄 知言 明本釋 少儀外傳 麗澤論說集錄 曾子全書 子思子全書 邇言 木鍾集 經濟文衡 大學衍義 西山讀書記 心經 政經 項氏家說 先聖大訓 黃氏日抄 準齋雜說 性理羣書句解 東宮備覽 孔子集語 朱子讀書法 家山圖書 讀書分年日程 辨惑編 治世龜鑑 管窺外篇 內訓 理學類編 御定駢字類編 第九冊 御定駢字類編 第十冊 御定駢字類編 第十一冊 御定分類字錦 第一冊 御定分類字錦 第二冊 御定分類字錦 第三冊 御定子史精華 第一冊 御定子史精華 第二冊 御定子史精華 第三冊 御定佩文韻府 第一冊 御定佩文韻府 第二冊 御定佩文韻府 第三冊 御定佩文韻府 第四冊 御定佩文韻府 第五冊 御定佩文韻府 第六冊 御定佩文韻府 第七冊 御定佩文韻府 第八冊 御定佩文韻府 第九冊 御定佩文韻府 第十冊 御定佩文韻府 第十一冊 御定佩文韻府 第十二冊 御定佩文韻府 第十三冊 御定佩文韻府 第十四冊 御定佩文韻府 第十五冊 御定佩文韻府 第十六冊 御定佩文韻府 第十七冊 御定佩文韻府 第十八冊 御定韻府拾遺 第一冊 御定韻府拾遺 第二冊 格致鏡原 第一冊 格致鏡原 第二冊 讀書紀數略 花木鳥獸集類 別號錄 宋稗類鈔 西京雜記 世說新語 朝野僉載 唐新語 次柳氏舊聞 唐國史補 劉賓客嘉話錄_因話錄 明皇雜錄 大唐傳載 教坊記_幽閒鼓吹_松窗雜錄 雲谿友議 玉泉子 雲仙雜記 唐摭言 中朝故事_金華子雜編 開元天寶遺事 鋻誡錄 南唐近事_附錄 北夢瑣言 洛陽搢紳舊聞記 賈氏譚錄 南部新書 王文正筆錄 儒林公議 涑水記聞 澠水燕談錄 歸田錄 嘉祐雜誌 東齋記事 青箱雜記 錢氏私志 龍川略志 龍川別志 後山談叢 孫公談圃 孔氏談苑 畫墁錄 甲申雜記_聞見近錄_隨手雜錄_補遺 湘山野錄 玉壺野史 侯鯖錄 東軒筆錄 泊宅編 珍席放談 道山清話 鐵圍山叢談 國老談苑 唐語林 墨客揮犀 楓窗小牘 南窗記談 過庭錄 萍洲可談 高齋漫錄 默記 揮麈錄 玉照新志 投轄錄 張氏可書 聞見錄 清波雜志 清波別志 雞肋編 聞見後錄 北窗炙輠錄 步里客談 桯史 獨醒雜志 耆舊續聞 四朝聞見錄 癸辛雜識 隨隱漫錄 歸潛志 東南紀聞 山房隨筆 山居新話 遂昌雜錄_樂郊私語 輟耕錄 水東日記 菽園雜記 先進遺風 觚不觚錄 何氏語林 山海經 山海經廣註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