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皇朝文獻通考 > 皇朝文獻通考 卷一百九十二


[192-1a]
 欽定四庫全書
 皇朝文獻通考卷一百九十二
  兵考十四/
   教閲
   臣/等謹案馬端臨兵考於教閲中備載歴代帝王
   閲兵儀注豈不以訓練之法固宜倡之自上哉顧
   英武之辟史不數人餘則因襲故事徒存條教而
   己我
[192-1b]
  朝
列聖相承皆
天授聖武健行不息方䇿所載自
太宗文皇帝天聰年間即
躬率大貝勒等演習行陣是為
 大閲之始
列朝皆舉行之以為恒制
 皇上纘承
[192-2a]
前烈每年
 親巡塞外校獵行圍俾衆人處承平極盛而不至耽於
   晏安於訓武習勞之義意至深逺若夫
  南苑西厰於逺人欵塞之時屢行
 大閲之禮奏定儀注益加完備至於
 天弧親御
 神武當陽尤為史牒所罕見於鑠哉聲靈赫濯
家法相傳以為億萬世丕丕基此固
[192-2b]
 聖朝之實事實功非前代之靡文所可同日而道也由
   是内而京營教閲外而直省教閲其肄練以法其
   巡察以時
 訓諭頻申凡所以整飭戎行懲警怠玩者益復著明深
   切謹以次條載焉
 大閲
   天聰七年
太宗文皇帝舉行大閲時滿洲行營兵未出八旗䕶軍舊
[192-3a]
   漢人馬步軍滿洲步軍俱集分八旗䕶軍為左右
   翼舊漢人馬步軍為一營滿洲步軍為一營俱四
   靣環列前設紅衣礮三十位及各種大小礮隊伍
   既成乃上奏
上擐甲乘馬率大貝勒代善及諸貝勒先
周視衆軍畢陞
御座諸貝勒率䕶軍如對敵狀䕶軍在前貝勒率親軍立
   於後呐喊三次傳令聞礮聲三即喊而進聞䝉古
[192-3b]
   角聲即退於是衆軍皆依令而進依令而退次舊
   漢人馬步軍次滿洲步軍亦如對敵三喊而進攻
   礮軍礮軍亦聲礮對戰
閲畢復
諭八旗䕶軍統領等官曰凡臨陣對敵必各依隊伍並馳
 而前若有不依已之隊而退縮他人後棄己之隊而混逐
 他人隊及他人既進而却立觀望者或斬或籍没或鞭
 責或革職或罰贖量罪之輕重處之至整隊進攻稍有
[192-4a]
 先後勿以我先爾後為言但以遇敵不退却能撃敗為
 主若争論先後是居心不良亂之道也如敵不戰而走
 則選精騎追之追時䕶軍統領勿往但引纛結隊躡後
 而進倘追兵誤入敵伏或衆方四散追逐遇敵兵旁出
 䕶軍統領即接戰
   崇徳八年
大閲於瀋陽城北郊兵部貝勒岳託率滿洲八旗䝉古二
   旗舊漢軍一旗共十一旗行營兵俱集前列舊漢
[192-4b]
   兵礮手次滿洲蒙古步兵次騎兵次守城各處應
   援兵次守城礮兵以序列綿亘二十里許
上臨閲駐馬蒲河岡聲礮三衆軍呐喊如之步伐止齊軍
   威嚴肅
上嘉奬之頒賞
   順治十六年
世祖章皇帝諭大閲典禮三年一行永著為例連年尚未
 修舉著即傳諭八旗官兵整肅軍容候秋月朕親行閲
[192-5a]
 視
   康熙十二年
聖祖仁皇帝大閲於南苑八旗王以下四品武官以上及
   前鋒䕶軍俱擐甲於晾鷹臺兩旁按隊排列滿漢
   大學士尚書以下三品官以上及各衙門堂官翰
   林科道等官於臺上分兩翼立鳥鎗手在臺西排
   列
上擐甲登晾鷹臺
[192-5b]
御黄幄
命上三旗内大臣都統䕶軍統領前鋒統領各領隊自西
   行至東排列諸王貝勒等亦各領本旗官員䕶衛
   按隊行至東排列鳥槍齊發鳴號發喊自臺東結
   陣馳至西依兩翼排列
閲畢
上諭兵部尚書明珠曰今日陳列甚善可著為令又
命樹侯臺下
[192-6a]
親發五矢皆中的又
命内大臣舅舅佟國維内大臣阿宻達䕶軍統領桑遏新
   陞真定總兵張華善一等侍衛費耀色對秦吳丹
   䕶軍叅領法喇納等射
上復騎射一發即中外藩王以下仰見
上騎射超神軍容嚴整相視駭異
上乃卸甲復登臺
御黄幄
[192-6b]
命諸王貝勒貝子公内大臣侍衛内閣都察院諸臣及外
   藩王貝勒等俱於臺上分兩翼坐八旗都統副都
   統尚書侍郎及文武各官俱於臺下分兩翼坐
賜宴
   十六年
大閲於南苑
命鑲黄旗正白旗内府佐領下官䕶軍驍騎擐甲列晾鷹
   臺東鳥槍兵亦以次列臺東北向
[192-7a]
上擐甲
命内大臣侍衛大學士學士起居注諸臣俱擐甲先
周視衆軍畢
御晾鷹臺黄幄
命内大臣侍衛及兩旗官兵俱乘騎列隊鳴號角前隊進
   次隊繼之殿復繼之東西往來數次呐喊馳驟槍
   礮齊發復歸隊
閲畢
[192-7b]
命於臺下樹侯
上率内大臣侍衛馬步射各四次
命大學士學士起居注官及各官兵以次射畢
上復登臺
御黄幄
命内大臣侍衛大學士學士起居注官以次列坐官兵俱
   於臺下分旗列坐
賜宴
[192-8a]
   十九年
大閲於南苑
命鑲黄旗正黄旗正白旗内府佐領下官兵擐甲序列晾
   鷹臺東鳥槍兵以次排列北向
上擐甲
御晾鷹臺黄幄
命内大臣侍衛禁軍等按翼分列鳴號角列陣槍礮齊發
   十步一進十進而止
[192-8b]
閲畢
上馬步射
命内大臣侍衛各以次射畢列坐
賜宴
   二十四年
大閲於王家嶺麓先是
諭兵部國家武備不可一日懈弛舊例每歳必操練將士
 習試火礮爾部即傳諭八旗都統等預為整備朕於十
[192-9a]
 八日將親閲焉時喀爾喀土謝圖汗子多爾濟厄爾徳
   尼阿海台吉等以朝貢來京請於理藩院尚書阿
   喇尼轉奏云臣等聞
皇上大閲逺方之人願一覩軍容
上曰從來撫綏萬邦在徳教不在威武故兵者不得已而
 用之今四海昇平偃兵不用然訓練士卒簡閲軍器所
 以修武備也喀爾喀台吉既請觀可允其奏又有厄魯
   特固魯木錫台吉噶爾丹博碩克圖汗來使塔西
[192-9b]
   蘭和卓等亦請觀
上亦命隨往是日
上自午門出宣武門八旗都統各率所部將士擐甲胄佩
   弓矢建旗纛自灣子里夾道分列至拱極城前鋒
   軍自蘆溝橋夾道分列至王家嶺麓其東則排槍
   其西則紅衣巨礮皆次第陳列
上登王家嶺陞
御座軍中吹螺角三發巨礮三既而排槍並發前後聲絡
[192-10a]
   繹不絶者久之又
命發巨礮於是八旗所列紅衣將軍及諸火器盡發凡二
   次巨礮所擊樹侯欄墻應聲而倒時阿海台吉及
   衆䝉古等驚懼失色有匍匐仆地者阿海台吉少
   息語阿喇尼曰我等初見士馬精壯兵甲堅利已
   知
 聖朝軍威無敵於天下今觀火器轟烈如此愈覺破膽
   矣
[192-10b]
上命阿喇尼𫝊諭曰朕惟以寛仁撫馭欲使薄海乂安家
 給人足近者悦逺者來此本懐也至兵為㐫器非可輕
 試苐念古來世際承平不忘武備閲兵乃本朝常制耳
上御行宫
召扈從諸王内大臣及阿海台吉等
賜食旋復
御黄幄設布侯校射
上先射五發皆中次令諸王貝勒八旗善射者校射
[192-11a]
上還宫
   三十年奏定本年春季開操每佐領下前鋒各一
   名䕶軍各六名鳥槍䕶軍各一名驍騎各四名䕶
   軍驍騎各二名每旗礮十每礮兵十名火器營兵
   千五百名前隊前鋒四百名前鋒叅領六人侍衛
   四人每佐領下䕶軍各三名每旗䕶軍叅領三人
   每佐領下鳥槍䕶軍各一名每旗鳥槍䕶軍叅領
   二人每佐領下驍騎各二名每叅領下散秩官二
[192-11b]
   人驍騎校二人漢軍每旗礮十每礮官一人兵十
   名鳥槍兵千五百名官校每旗各五人二隊每佐
   領下䕶軍二名每旗䕶軍叅領三人每佐領下驍
   騎一名漢軍驍騎二名每叅領下散秩官二人驍
   騎校二人協隊前鋒二百名前鋒叅領各二人侍
   衛三人每佐領下䕶軍一名每旗䕶軍叅領二人
   每佐領下驍騎一名每叅領下散秩官一人驍騎
   校一人䕶軍纛每旗三驍騎纛每叅領二都統前
[192-12a]
   鋒統領䕶軍統領副都統㕘領等均令帶海螺既
   成列令鳥槍䕶軍火器營兵各放鳥槍一次再鳴
   螺進兵至所指處鳴螺收兵回兵時每翼䕶軍統領一
   人副都統一人每旗驍騎叅領一人每旗䕶軍五
   十名䕶軍叅領一人䕶軍校每叅領下二人驍騎
   四十名驍騎營每叅領下驍騎校一人領催二名
   令殿後回兵
   三十一年
[192-12b]
大閲於玉泉山八旗前鋒䕶軍驍騎及火器營兵擐甲胄
   分翼排列
上由右翼至左翼先
周視衆軍畢登玉泉山
御黄幄乃吹角發礮三馬步軍鳥槍齊發以次退立
命八旗鳥槍兵演連環旋轉二式各放槍一次翼日
   復
閲於玊泉山
[192-13a]
   三十四年
大閲於南苑擇西紅門内曠地八旗官兵槍礮按旗排為
   三隊第一隊漢軍火器營鳥槍步軍居中礮位列
   左右滿洲火器營鳥槍列礮之兩旁第二隊前鋒
   兵居中八旗䕶軍列兩旁第三隊列八旗䕶軍兩翼
   則設應援兵
上擐甲率
  皇子等均擐甲前張黄蓋内大臣侍衛大學士各部
[192-13b]
   院大臣均扈從繼以豹尾班侍衛後建黄龍大纛
   二上三旗侍衛擐甲胄按次隨從先
周視衆軍畢火器營立於馬軍前正中鳴角者三撃鼓步
   軍舁鹿角大礮衆兵齊進鳴金而止發鳥槍一次
   如是者九第十次火器營馬步軍槍礮連環齊發
   無間鳴金而止開鹿角為八門後二隊馬軍出既
   成列鳴角譟而進復鳴角收軍立於本陣結隊徐
   旋其殿軍立於後
[192-14a]
閲畢
駕還行宫
特降勅諭申明軍令宣示於大閲之地是日未閲前官兵
   均
賜食既閲後
賜酒
   雍正六年奏准
 大閲官兵數目及營伍器械嗣後遇
[192-14b]
 大閲列陣首隊前漢軍火器營官兵排立每旗鹿角二
   十舁鹿角棉甲兵八十名鹿角兩旁引繩兵四名
   長槍二十連枷棍二十每旗神威將軍礮十礮手
   三十名御礮車驍騎百有十名鳥槍百䕶礮鳥槍
   驍騎百名叅領纛十執纛驍騎三十名小旗二十
   負小旗隨礮領催二十名紅旗二麾旗領催二名
   金五鼓一鳴金驍騎十名舁鼓棉甲兵四名撃鼓
   驍騎二名海螺五鳴螺驍騎五名每旗叅領二人
[192-15a]
  散秩官十人驍騎校十人漢軍鳥槍營每旗設纛
  一執纛領催一名驍騎三名隨纛散秩官一人領
  催二名驍騎二十名叅領纛五執纛驍騎十有五
  名紅旗二麾旗領催二名鳥槍領催二十名鳥槍
  驍騎二百名小旗二十二鳥槍二百二十金五鼓
  一鳴金驍騎十名舁鼓棉甲兵四名撃鼓驍騎二
  名海螺十有三鳴螺驍騎十有三名每翼都統二
  人每旗副都統一人叅領二人散秩官五人給使
[192-15b]
  官二人驍騎校七人以上八旗漢軍都統副都統
  十有二人將校三百十有二人礮手二百四十名
  隨礮領催驍騎二千二百三十二名鳥槍領催驍
  騎二千三百有四名舁鹿角舁鼓引繩棉甲兵七
  百三十六名共兵五千五百十有二名應用大纛
  八叅領纛一百二十紅旗三十二小旗三百三十
  六神威將軍礮八十鳥槍二千五百六十鼓十有
  六金八十鹿角一百六十海螺一百四十四連耞
[192-16a]
  棍一百六十長槍一百六十八旗火器營總統五
  人每旗設纛二執纛䕶軍四名紅旗一麾旗䕶軍
  二名小旗十冇二負小旗鳥槍什長十有二名海
  螺十鳴螺䕶軍十名鳥槍䕶軍叅領二人䕶軍校
  十有四人鳥槍一百二十䕶軍一百二十名驍騎
  營每旗子母礮六每礮小旗一負小旗隨礮領催
  一名驍騎九名纛一執纛驍騎二名叅領一人散
  秩官五人驍騎校五人鳥槍驍騎營每旗設纛二
[192-16b]
  執纛驍騎四名紅旗一麾旗驍騎二名小旗十有
  二負小旗領催十有二名海螺十鳴螺驍騎十名
  鳥槍叅領二人散秩官七人驍騎校十有四人鳥
  槍一百二十驍騎一百二十名以上八旗火器營
  總統五人將校四百人鳥槍䕶軍九百六十名鳥
  槍什長九十六名鳥槍驍騎九百六十名鳥槍領
  催九十六名礮領催驍騎四百八十名執旗鳴螺
  䕶軍領催驍騎二百七十二名共兵二千八百六
[192-17a]
  十四名應用鳥槍一千九百二十海螺一百六十
  纛四十紅旗十有六小旗二百四十子母礮四十
  八首隊前鋒營每翼前鋒統領一人每旗前鋒叅
  領一人前鋒侍衛一人每佐領下前鋒一名於前
  鋒數内每旗撥前鋒校八人小旗八海螺四鳥槍
  人數按撥出前鋒之數每前鋒二名用鳥槍前鋒
  一名䕶軍營每翼䕶軍統領一人每旗䕶軍叅領
  五人每佐領下䕶軍二名每旗䕶軍統領纛一八
[192-17b]
  旗海螺共五十四每䕶軍四用小旗一驍騎營每
  翼都統二人每旗副都統一人㕘領二人每叅領
  下散秩官二人驍騎校二人每佐領下領催驍騎
  二名每旗叅領纛七海螺七每驍騎四用小旗一
  以上首隊大臣共十有六人將校二百九十六人
  兵四千四百有十名兵額各按佐領/分撥後仿此應用纛共六
  十四前鋒營小旗六十四海螺一百四十二此内
  撥出前鋒營統領一人前鋒叅領二人侍衛二人
[192-18a]
  前鋒二百名䕶軍營䕶軍統領一人䕶軍叅領八
  人䕶軍四百名驍騎營副都統二人叅領八人散
  秩官十有六人驍騎校十有六人驍騎三百二十
  名再於火器營内撥出鳥槍䕶軍叅領四人鳥槍
  䕶軍一百六十名鳥槍驍騎叅領二人鳥槍散秩
  官四人鳥槍驍騎一百六十名共撥大臣四人官
  六十二人兵千二百四十名於退兵時殿後次隊
  䕶軍營每翼䕶軍統領一人每旗䕶軍叅領三人
[192-18b]
  每佐領下䕶軍三名每旗䕶軍統領纛一八旗海
  四十八每䕶軍六用小旗一驍騎營每翼都統
  一人副都統二人每旗驍騎叅領一人每叅領下
  散秩官一人驍騎校一人每佐領下驍騎一名每
  旗叅領纛四海螺四每驍騎四用小旗一以上共
  大臣八人將校一百四十四人兵三千五百二十
  有八名舊制將校一百八十六人兵四千二百五/十六名後裁去長槍營將校四十二人兵
  七百二十八/名存今額應用纛四十海螺八十左右兩翼應
[192-19a]
  援兵䕶軍營每翼䕶軍統領一人每旗䕶軍叅領
  二人每佐領下䕶軍一名每旗䕶軍統領纛一每
  䕶軍四用小旗一驍騎營每翼都統一人副都統
  二人每旗驍騎叅領一人每叅領下散秩官一人
  驍騎校一人每佐領下驍騎一名每旗叅領纛三
  海螺三每驍騎四用小旗一以上左右兩翼應援兵
  隊大臣八人將校一百三十六人兵千七百六十
  四名舊制將校一百七十四人兵二千三百五十/九名後裁去長槍營將校三十八人兵五百
[192-19b]
  九十五名/存今額應用纛三十二海螺二十四鑾儀衛䝉
  古畫角十官七人鳴角軍二十一名五旗諸王䝉
  古畫角十官十人鳴角軍二十名海螺十有二鳴
  螺親軍十有二名以上蒙古畫角共二十官共十
  有七人鳴角鳴螺軍共五十三名禁約讙譁每旗
  䕶軍叅領一人䕶軍校一人䕶軍四十名滿洲䝉
  古漢軍三旗合委散秩官八人驍騎校八人驍騎
  三百二十名以上官共三十二人兵共六百四十
[192-20a]
  名滿洲䝉古漢軍三旗合委傳宣官八人驍騎校
  八人䕶軍校八人共二十四人以上八旗各營共
  委出大臣四十九人將校千三百六十一人兵萬
  八千七百七十一名陣後共設三十四營左翼漢
  軍火器四旗四營滿洲火器四旗四營前鋒四旗
  一營四旗䕶軍營與驍騎營相間立八營右翼漢
  軍火器四旗四營滿洲火器四旗四營前鋒四旗
  一營四旗䕶軍營與驍騎營相間立八營每營廣
[192-20b]
  二十四丈長四十丈各營相去各一丈共三十二
  丈自立營處至次隊排列處相去七十五丈次隊
  䕶軍驍騎排列每旗廣一百十有一丈共廣八百
  八十八丈自次隊至首隊排列處相去十有五丈
  首隊䕶軍驍騎排列每旗廣一百十有一丈共廣
  八百八十八丈首隊左右應援兵排列每旗五十
  五丈五尺共廣四百四十四丈合計首隊䕶軍驍
  騎兩翼䕶軍驍騎排列共廣千三百三十二丈首
[192-21a]
  隊之前前鋒排列每旗廣十有二丈共廣九十六
  丈自首隊至鹿角排設處相去二十五丈漢軍鹿
  角火礮鳥槍排列廣三百三十八丈滿洲火器營
  鳥槍䕶軍驍騎排列每旗廣三十七丈共廣二百
  九十六丈漢軍鹿角火器營兵滿洲火器營兵排
  列共廣六百三十四丈自鹿角排設處至初次進
  步相去二十丈自初次進步至第十次每進七丈
  五尺九進共六十七丈五尺首隊兵出鹿角外排
[192-21b]
  列去鹿角排列處十有五丈呼噪前進五十步駐
  立去鹿角外排列處二十五丈殿軍殿後處去前
  進駐立處十有五丈前離八旗號纛五丈八旗號
  纛距
閲武臺一百五十丈自立營處至
閲武臺相距四百十有二丈五尺
  又議准八旗叅領佐領閒散世爵䕶軍校驍騎校
  及領催䕶軍驍騎應令都統副都統選賢能簡精
[192-22a]
   鋭整飭槍礮旗纛金鼓畫角海螺鹿角之屬開列
   王公大臣銜名請
簡命數人管領行陣豫期操演其列營布陣進止步武應
   繪圖恭呈
欽定
   又
世宗憲皇帝大閲於玉泉山
命諸大臣黎明巡視各官兵
[192-22b]
賜酒食俟日出和暖時始令披甲列玊泉山西南平曠之
   地前隊按旗列八旗紅衣大礮各火器及騎步鳥
   槍第二隊第三隊䕶軍驍騎以次列前鋒䕶軍驍
   騎兵分翼列左右按旗各舉大纛軍容整肅已時
上躬擐甲胄
御玉泉山巔黄幄
賜諸王列坐幄中諸大臣列坐幄旁幄前吹海螺三官兵
   皆吹海螺三齊放大礮及騎步鳥槍九進步連環
[192-23a]
   齊放聲震山谷向前趨進時官兵齊聲發喊乃收
   兵復原伍
閲畢
賜扈蹕領侍衛内大臣豹尾槍侍衛俸銀
  乾清門侍衛俸銀盔甲並
賜在事大臣貂皮官員縀疋兵丁餉銀各有差
   七年
大閲車騎營兵於南苑
[192-23b]
賜諸王文武大臣及官兵食畢辰時大將軍傅爾丹等令
   車騎營車騎火礮鳥槍並馬步軍士各按方位旗
   色於晾鷹臺前排列已時
上御晾鷹臺黄幄升座
賜諸王大臣等坐幄前鳴海螺三軍中相繼鳴海螺營内
   擊鼓展旗槍礮齊發諸軍分隊各依旗色列陣操
   演畢乃呐喊仍歸本陣隊伍
上顧謂大學士張廷玉等曰伊等操演可稱熟練且今日
[192-24a]
 天氣晴朗朕甚慰悦然此車騎營兵不過數分中之一
 耳他如盛京察喀爾等處精兵尚多也
上又謂浙江總督李衛曰此不過操演軍兵之一法耳至
 於遇敵決勝相機度勢神而明之運用之妙存乎其人
 豈必拘拘排列陣伍然後可以制敵大學士等奏曰
皇上天兵所向無敵臣等仰瞻可為見所未見
大閲畢
賜將軍及官兵等銀兩各有差是日
[192-24b]
上駐蹕南苑西紅門
   乾隆三年兵部議奏
 大閲之禮照順治十六年定例三年一次具奏請
 㫖其辦理事宜照雍正六年規制舉行奉
 㫖朕於明年大閲嗣後遇朕親閲之年該部豫期具奏
  先命王大臣操演仍三年一次請㫖
   是年又奏准
 皇帝閲兵之年由兵部先期疏列諸王並領侍衛内大
[192-25a]
  臣都統前鋒統領䕶軍統領銜名恭候
欽㸃演兵其本年八旗合操及㸃騐器械均停止至管
  隊大臣除滿洲火器營總統前鋒統領各率本營
  兵排列外管領漢軍火器兵應用都統四人副都
  統八人首隊應用都統四人䕶軍統領二人副都
  統八人次隊應用都統二人䕶軍統領二人副都
  統四人左右兩翼隊應用都統二人䕶軍統領二
  人副都統四人共四十二人由演兵王大臣簡選
[192-25b]
  繕名籖具奏恭候
欽命應用將校甲兵由演兵王大臣行文各旗按佐領
  分撥應用火礮鳥槍盔甲軍器旗纛鹿角金鼓䝉
  古畫角海螺由演兵王大臣行文各該管衙門先
  期修理備用八旗大臣於出場馬匹未回之先演
  該期撥出大閲之官兵於本旗教場若滿洲蒙古
  漢軍三旗合演於兩黄旗教場若四旗合演或於
  安定門外或於仰善窪俟場馬全回演兵王大臣
[192-26a]
  等先於仰善窪合八旗演一二次再往
 南苑演一二次酌令擐甲
  四年奏准
大閲之儀其詳見後恭録/ 大閲儀注
  是年
皇上大閲於南苑
命大臣巡視官兵
賜酒食日出官兵甲胄列南海子前隊按旗列八旗大
[192-26b]
  紅衣礮各火器及騎步鳥槍第二隊第三隊䕶軍
  驍騎以次成列前鋒䕶軍驍騎分翼列左右按旗
  各舉大纛軍威嚴整已時
上躬擐甲胄連發五矢皆中的乘騎
周視衆軍畢
御晾鷹臺黄幄
賜諸王列坐幄中諸大臣列坐幄旁幄前鳴海螺三軍
  中皆鳴海螺三齊放大礮及騎步鳥槍九進步連環
[192-27a]
  齊放向前趨進時齊聲發喊乃鳴金收軍復原伍
大閲畢
賜在事大臣官員貂皮俸銀及兵丁餉銀各有差是日
上駐蹕南紅門
 行宫
  十七年奏准八旗漢軍管理藤牌叅領八人散秩
  官驍騎校各十有六人領催四十名散秩官驍騎/校領催即於
  礮營内委/撥兼管藤牌兵八百名遇
[192-27b]
大閲令其守䕶礮位入隊操演
  二十年奏准
大閲日陳騎駕鹵簿於
 行宫門外
駕出作鐃歌大樂奏壯軍容之章樂章詳/樂考
回鑾作鐃歌清樂奏鬯皇威之章
駕將出聲礮三
駕御帳殿開操軍中三舉礮
[192-28a]
大閲禮成
駕回行宫聲礮三將士各歸營釋甲胄
  二十三年
皇上大閲於南苑卯刻
命大臣巡視官兵
賜酒食辰刻列陣前設漢軍鹿角火器滿洲火器次八
  旗前鋒次䕶軍驍騎左右兩翼以次成列已刻
駕至南紅門
[192-28b]
御晾鷹臺圓幄建龍纛
上躬擐甲胄率王公大臣侍衛等射
命右部哈薩克使臣卓蘭等及布爾古特諾起等從觀
上親發七矢皆中的乘騎
周視衆軍畢還
御晾鷹臺黄幄
賜諸王列坐幄中諸大臣列坐幄旁右部哈薩克使臣
  卓蘭等及布爾古特諾起等咸在列幄前鳴螺羣
[192-29a]
  螺皆鳴鼓行而進紅旗舉槍礮盡發如是者九繼
  以連環槍礮開鹿角衆兵發喊乃鳴金收軍復原
  伍
大閲畢
賜兵丁等銀兩有差未刻
命行圍酉刻
賜扈從王公大臣及右部哈薩克使臣卓蘭布爾古特
  諾起等觀火戯是日
[192-29b]
駐蹕舊衙門
 行宫
  二十八年
皇上大閲於
 暢春園之西厰是日
上御大西門幄次
賜愛烏罕來使和卓宻爾哈㧞逹克山來使阿布都爾
  阿咱木霍罕來使巴巴什克西哈薩克烏爾根齊
[192-30a]
  部來使塞徳克勒啟齊玉斯部來使烏呼巴什布
  魯特部及回部年班入覲之喀什噶爾諸城阿竒
  木伯克等宴
命諸王滿漢文武大臣朝正外藩䝉古王公貝勒貝子
  額駙台吉入宴回部郡王霍集斯等並預坐宴畢
上御幄次前帟帳
閲健鋭營八旗火器營前鋒䕶軍漢軍槍礮陣法
命諸回部使臣皆與觀
[192-30b]
大閲畢
諭此次大閲於前一日晚間傳行次日兵丁即全帶器
 械前往伺候妥協此方不負滿洲世僕朕嘉悦焉著
 加恩將大閲内所有兵丁毎人賞給半月錢糧其餘
 雖不在操演之内但聴傳即往亦著加恩每人賞給
 半月錢糧之半
大閲儀注大清儀注依載/ 通禮恭
皇帝大閲間三歳兵部奏請舉行得
[192-31a]
㫖疏上王公大臣名
欽命六人總理閲兵事宜徧飭八旗火器前鋒䕶軍驍
  騎諸營各修整戎器甲胄金鼓旗纛之屬移欽天
  監諏閲武吉日以
聞乃下所司戒備如式
  右簡帥戒辦諏吉
  前期二月八旗佐領分撥將校甲兵
命八旗都統副都統前鋒統領䕶軍統領各勒所部練
[192-31b]
  兵於演武場教軍士習旌旗指麾金鼓螺角作止
  之節知行陣進退之法持五兵之便嚴明紀律前
  一月有司豫擇
大閲之所除地為場總理閲兵王公大臣㑹集統軍將
  帥率弁卒擐甲合操於内申令如前儀
  右先期訓練
  前二日有司豫於
 行宫供張武備院卿率官校赴
[192-32a]
大閲處列
御營張
 幄殿設
御座於正中張圓幄於
 殿後設
御用甲胄弓矢於帳内櫜鞬具八旗將校甲兵並赴
大閲處依式布步騎軍營左翼鑲黄正白鑲白正藍四
  旗在東右翼正黄正紅鑲紅鑲藍四旗在西其前
[192-32b]
  各列漢軍火器營四滿洲火器營四次前鋒營一
  次䕶軍營驍騎營相間各四每營横二十有四丈
  縱四十丈前後相隔各一丈翼日總理閲兵王公
  大臣督諸軍各𪧐軍幕禁止讙譁依分建纛金鼓
  甲仗威儀悉備
  右立軍幕
  前一日鑾儀衛陳
大駕鹵簿步軍統領勒所部辟除
[192-33a]
御道左右
皇帝乘輿出宫詣
 行宫導從大臣侍衛前後扈從王公百官接
駕送
駕如儀詳郊儀注/南
  右
駕詣行宫
  屇日五鼓鑾儀衛陳騎駕鹵簿樂部鐃歌樂於
[192-33b]
 行宫門外乃饗軍士食
命王大臣率内務府官監視之既畢饗諸軍皆擐甲出
  營列陣列陣之制去陣前四百十有七丈建大纛
  以為軍表左翼鑲黄正白鑲白正藍以次而東西
  上右翼正黄正紅鑲紅鑲藍以次而西東上陣内
  諸軍各按旗依表為隊最前為漢軍火器營滿洲
  䕶軍火器營驍騎火器營並列而各别其隊漢軍
  驍騎火器營每旗鹿角二十長槍二十連耞棍二
[192-34a]
  十棉甲兵八十名左右引繩兵各四名神威將軍
  礟十各載/以車掌礮車兵百有十名礮手三十名鳥鎗
  百䕶礮鳥鎗兵百名叅領纛十執纛兵三十名小
  旗二十負旗領催二十名紅旗二麾旗領催二名
  金五鳴金兵十名鼓一舁鼓兵四名擊鼓兵二名
  號螺五鳴螺兵五名領以叅領二人散秩官十人
  驍騎校十人漢軍鳥鎗營每旗設纛一執纛領催
  一名䕶纛兵三名隨纛散秩官一人領催二名兵
[192-34b]
  二十名叅領纛五執纛兵十有五名紅旗二麾旗
  領催二名鳥槍二百二十負小旗領催二十名兵
  二百名金五鳴金兵十名鼓一舁鼓兵四名擊鼓
  兵二名號螺十有三鳴螺兵如其數領以叅領二
  人散秩官五人給使官二人驍騎校七人毎翼統
  以都統二人毎旗副都統一人滿洲驍騎火器營
  毎旗設纛一執纛兵二名子母礟六行則駕以馬/發則就地支
  以木架左右髙/下視逺近為節每礮小旗一負旗隨礮領催一名
[192-35a]
  兵九名領以叅領一人散秩官五人驍騎校五人
  䕶軍鳥槍營每旗設纛二執纛䕶軍四名紅旗一
  麾旗䕶軍二名小旗十有二負旗什長如其數鳥
  槍百二十鳥槍䕶軍如其數號螺十鳴螺䕶軍如
  其數領以䕶軍叅領二人䕶軍校十有四人驍騎
  鳥槍營毎旗設纛二執纛兵四名紅旗一麾旗兵
  二名小旗十有二負旗領催如其數鳥槍百二十
  鳥槍兵如其數號螺十鳴螺兵如其數領以叅領
[192-35b]
  二人散秩官七人驍騎校十有四人統以火器營
  大臣五人合漢軍滿洲火器營統兵大臣十有七
  人將校七百十有二人兵六千三百七十有六名
  其後間二十有五丈為首隊兵八旗前鋒居中八
  旗䕶軍驍騎各按翼按旗分列前鋒之左右前鋒
  營毎左領出前鋒一名每前鋒二用鳥槍前鋒一
  名毎旗撥前鋒校八人建小旗八螺五負旗鳴螺
  兵如其數合為一隊列於各旗漢軍火器之次領
[192-36a]
  以前鋒叅領一人前鋒侍衛一人統以毎翼前鋒
  統領一人䕶軍營毎佐領出䕶軍二名合四人建
  小旗一每旗建䕶軍統領大纛一䕶以䕶軍叅領
  五人統以毎翼䕶軍統領一人驍騎營毎佐領出
  領催驍騎二名合四人建小旗一毎旗號螺七叅
  領纛七䕶以叅領二人散秩官二人驍騎校二人
  統以毎翼都統二人每旗副都統一人合首隊前
  鋒䕶軍驍騎統帥十有六人將校二百九十有六
[192-36b]
  人兵四千四百有十名中分前鋒營統領一人叅
  領二人侍衛二人前鋒二百名䕶軍營統領一人
  叅領八人䕶軍四百名驍騎營副都統二人叅領
  八人散秩官十有六人驍騎校十有六人驍騎三
  百二十名再於滿洲火器營内分鳥鎗䕶軍叅領
  四人鳥鎗䕶軍百六十名鳥鎗驍騎叅領二人鳥
  鎗散秩官四人鳥鎗驍騎百六十名於退軍時為
  殿又後間十有五丈為次隊兵八旗䕶軍驍騎各
[192-37a]
  按翼按旗分列䕶軍營每佐領出䕶軍三名毎六
  人建小旗一毎旗各建䕶軍統領大纛一號螺六
  領以䕶軍叅領三人統以毎翼䕶軍統領一人驍
  騎營每佐領出驍騎一名每四人建小旗一毎旗
  各建叅領纛四號螺四毎叅領下出散秩官一人
  驍騎校一人領以驍騎叅領一人統以毎翼都統
  一人副都統二人合次隊䕶軍驍騎統帥八人將
  校百四十有四人兵三千五百二十有八名大軍
[192-37b]
  左右分張兩翼為協隊按旗相屬斜行雁綴成列
  䕶軍營毎佐領出䕶軍一名每四人建小旗一毎
  旗各建䕶軍統領大纛一䕶以䕶軍叅領二人統
  以每翼䕶軍統領一人驍騎營每佐領出驍騎一
  名毎四人建小旗一每旗各建叅領纛三號螺三
  每叅領出散秩官一人驍騎校一人領以驍騎叅
  領一人統以毎翼都統一人副都統二人合協隊
  䕶軍驍騎統帥八人將校三百三十有六人兵千
[192-38a]
  七百六十有四名
御營外左右設鑾儀衛䝉古畫角十鑾儀官七人鳴角
  軍二十有一名其前設五旗諸王蒙古畫角十官
  十人鳴螺軍二十名承傳鳴螺親軍十有二名按步
  撥乘騎斜行接至鹿角前八旗䕶軍每旗各出䕶
  軍叅領一人䕶軍校一人䕶軍四十名滿洲䝉古
  漢軍合委散秩官八人驍騎校八人驍騎三百二
  十名禁約讙譁又合委傳宣官八人驍騎校八人
[192-38b]
  䕶軍校八人承傳軍令總
大閲之衆統帥凡四十有九人將校凡千三百六十有
  一人步騎兵卒凡萬八千七百七十有一名辨旗
  纛之等正黄正白正紅正藍四旗各如其色體尚
  方鑲黄鑲白鑲藍以朱鑲紅以白體方末鋭䕶軍
  旗斜出未鋭皆繪金龍裁朱繒為火燄上綴朱纓
  紅旗則綴黒纓滿洲䕶軍驍騎火器營暨䕶軍營
  驍騎營皆於旗端標識號帶驍騎帶色從本旗其
[192-39a]
  將領纛上飾豹尾䕶軍帶色以白將纛豹尾飾如
  之漢軍火器營將纛製小及半文以飛虎前鋒䕶
  軍建方旗如其旗之色將纛豹尾飾如之諸軍指
  麾小旗惟不裁火燄餘製並如前式辨甲胄之别
  八旗驍騎鎧甲從其旗之色胄纓將以朱軍以黒
  八旗䕶軍鎧甲將以白軍以藍胄纓將以黒軍以
  朱漢軍營舁鹿角軍衣裲襠無袖施礮軍不介胄
  衣罽袍短鎧餘軍士各從其旗之色若統帥大臣
[192-39b]
  甲則細鎧胄則貂尾雁翊各以其等諸軍既成列
  司礮以三礮列於軍前乃各息聲待令
  右列陣
  軍陣既嚴兵部尚書侍郎詣
 行宫奏成列司礮舉礮三鐃歌大樂作奏壯軍容之
  章
皇帝乘騎出行宫侍衛二十人前引大臣十人騎而導
  後䕶領侍衛内大臣二人侍衛班領率豹尾班侍
[192-40a]
  衛執槍十人佩刀十人佩弓矢十人騎而從
駕入
御營
躬御甲胄扈從王公大臣侍衛親軍咸擐甲侍班滿漢
  九卿記注官皆蟒袍補服豫於
御營前恭竢兵部尚書奏請
閲兵
皇帝佩刀出
[192-40b]
御營屬櫜鞬乘騎前張黄龍曲蓋一武備院官掌之兵
  部尚書侍郎二人騎導前引後扈如前儀總理閲
  兵王公大臣滿大學士乘騎隨從三旗内大臣散
  秩大臣率親軍舉黄龍大纛三旗侍衛親軍各從
  侍衛什長親軍校隨纛扈
蹕有執事王公附豹尾槍後隨行
皇帝入自左翼出右翼由列陣中路行經驍騎䕶軍前
  鋒諸隊前火器營諸隊後陣前將校甲兵各就列
[192-41a]
  迴身以向恭竢
駕過後如初
皇帝周視隊伍畢還至
御營前降騎釋櫜鞬
御幄殿諸大臣侍衛咸降騎隨入前引大臣分列
 殿前東西靣後扈大臣侍衛翼立
御座左右
 殿外東西列豹尾班侍衛建黄龍大纛各一侍衛親
[192-41b]
  軍按隊環衛總理閲兵王公大臣大學士兵部尚
  書侍郎立於
 殿外階上西位東靣執事王公侍班九卿記注官分
  翼立於階上東西面
御營前左右列侍衛各六人八旗傳令官在其下均立
  馬以竢滿洲索倫䝉古善馭馬侍衛三十不擐甲
  按翼立侍衛後備馭驚軼之馬
皇帝賜王公大臣坐各就位一叩坐届時兵部尚書出
[192-42a]
  班跪奏鳴角開操興復位鑾儀使率鳴螺角軍進
御營前蒙古大角鳴承傳海螺以次遞鳴達於軍陣司
  礮三舉礮諸軍隊内擊鼓螺角畢鳴承傳之鳴螺
  兵返騎以次退至
御營左右乃行陣擊鼓鳴螺舁鹿角整隊前進鳴金止
  一字承列領隊甲士麾紅旗槍礮齊發鳴金止再
  擊鼓鳴螺整隊而進鳴金麾旗發槍礮如是者九
  初進以二十丈再進以七丈五尺為率至第十進
[192-42b]
  大小礮連環槍齊發無間鳴金三乃止開鹿角為
  八門首隊前鋒䕶軍驍騎甲士以次出次隊軍隨
  之火器營兵列於後鹿角門闔諸軍出鹿角外既
  成列八旗齊鳴螺譟而進左右翼兵雁綴斜行成
  列並進軍中鳴金止乃鳴螺振旅而退為殿之滿
  洲火器營軍及首隊前鋒䕶軍驍騎各立於本旗
  軍表之下八旗漢軍火器營分鹿角為八行本旗
  都統建龍纛整隊而退首隊兵殿後兵均鳴螺結
[192-43a]
  隊各列於初成列之地兵部尚書出班跪奏
大閲禮成
皇帝入
御營釋甲胄扈從王公大臣侍衛各退咸解甲具吉服
  隨
駕還行宫司礮舉礮三鐃歌清樂作奏鬯皇威之章將
  帥各率弁兵按隊歸營解甲撤幕申嚴約束依次
  入城
[192-43b]
  右
大閲禮成
  翼日鑾儀衛陳
大駕鹵簿
皇帝乘騎回鑾警蹕如前儀
駕還宫
恩加賞賚各有差
  右
[192-44a]
駕還宫以上儀注見/ 大清通禮
  京營教閲
  凡領侍衛府三旗教閲之制鑲黄旗每月於初二
  十六日習騎射二次初六十一二十一二十六日
  習步射四次正黄旗每月於初三十七日習騎射
  二次初七十二二十二二十七日習步射四次正
  白旗每月於初四十八日習騎射二次初八十三
  二十三二十八日習步射四次
[192-44b]
  凡八旗驍騎營教閲之制毎月初四初八十三十
  八二十三二十八日習射六次都統以下各官親
  往監視春秋二季擐甲習步射二次由旗定期咨
  兵部擐甲習騎射二次由兵部定期通行又春月
  分操二次合操一次秋月則㑹諸營大操一次預
  奏操期仲春孟秋之月按期登城習鳴螺兵部遣
  官稽察嵗以為常其八旗漢軍鳥槍兵於春秋仲
  月各演鳥槍四十五日歳仍合操二次季秋月演
[192-45a]
  試礮位於蘆溝橋間三歳則於蘆溝橋以鳥槍營
  兵與礮營兵合演槍礮其漢軍藤牌兵每年春秋
  二季四旗合操一次八旗合操一次其初冬演習
  步圍每年二次或三次
  凡八旗前鋒營教閲之制毎月初二初六十一十
  六二十一二十六日習步射六次春秋二季擐甲
  習騎射二次或四次又於左右翼内各分前鋒之
  半兼習鳥槍月演十次均由統領督率所屬如法
[192-45b]
  訓練又每年秋季前鋒統領㑹同䕶軍統領奏聞
  率所屬兩營官軍演習步圍兩三次
  凡八旗䕶軍營教閲之制每月初二初六十一十
  六二十一二十六日習步射六次春秋二季擐甲
  習騎射二次或四次與前鋒營同
  凡八旗步軍營及巡捕三營教閲之制八旗步軍
  習步射城門驍騎習鳥槍均以春秋操演步軍翼
  尉同城門領更畨考閲内九門設大礮各十外七
[192-46a]
  門設大礮各五每門礮手二巡捕三營叅將遊擊
  月考其屬之弓矢守備千總把總各練汛兵春秋
  習鳥槍與城門驍騎同
  凡内府三旗教閲之制毎月騎射六次春秋二季
  擐甲習射二次又毎年立冬後内府䕶軍並尚虞
  處侍衛鷹狗房執事人等演習步圍又遴選三旗
  䕶軍學習馬射等技各以時操演
  凡火器營教閲之制毎月逢四九日演礮逢二七
[192-46b]
  日演鳥槍逢六較射冬季則八旗合操毎年秋後
  奏請往蘆溝橋演放子母礮十日
  凡
 圓明園八旗䕶軍營教閲之制毎月習步射六次春
  秋二季習騎射演放鳥槍
  凡健鋭營教閲之制毎月逢四九日演雲梯大隊
  三槍逢二七日演躍馬騙馬三槍舞鞭舞刀射箭
  逢三五八十日演水戰其一六日各於本旗校馬
[192-47a]
   步射放槍遇
 駕駐圓明園每日演水戰常日用船四四旗各二十五
   人共百人逢八日大操用船八八旗共二百人均
   翼領率所屬隨時訓練
   順治七年
世祖章皇帝諭我朝以武功開國頻年征討不臣所至克
 捷皆恃騎射今荷
天庥天下一統勿以太平而忘武備尚其益習弓馬務造
[192-47b]
 精良
   時定八旗驍騎營每月初二初六十二十六二十
   二二十六等日較射春秋擐甲胄步射二次騎射
   二次前鋒營䕶軍營毎月較射六次與驍騎營同
   春秋二季擐甲胄馬步射一二次均以三年考騐
   甄别
   又定每年較閲自七月十六日開操至次年四月
   十六日止若遇閏七月即於閏七月十六日起凡
[192-48a]
  封印日至開印日暫停
  又定每年春秋兵部具奏行文八旗春以二月十
  五日起三月初一日止秋以七月十五日起八月
  初一日止各於本旗城上演吹海螺仍委司官巡
  察
  又定八旗大礮及鳥槍由兵部三年一次奏請運
  往蘆溝橋演放一月其總理演放之都統令八旗
  具奏其官軍分三班屇期兵部列本部堂官職名
[192-48b]
  請
簡一人前往察閲
  八年題准八旗演武教場各隨旗建設
  十二年奏准凡演弓矢火器毎年春季八旗前鋒
  䕶軍馬步兵俱令較射竪的於三十一弓之地每
  人箭五枝射二回中一箭以上者毎箭賞銀五錢
  中八箭以上者加賞弓一張並演放鳥槍竪的於四
  十一弓之地毎人放十槍中一槍以上者每槍賞
[192-49a]
   銀五錢中八槍以上者加賞折弓價銀三兩其箭
   的高五尺闊一尺入地一尺至於紅衣法貢隔年
   一次於十月初一日起演放十日竪的於八十弓
   之地毎紅衣法貢一座各放五次紅衣中一次者
   賞銀一兩法貢中一次者賞銀五錢其的高七尺
   闊五尺入地一尺至射箭放槍常期春季二月十
   六日起四月十六日止又毎年春二次秋二次令
   披甲習射
[192-49b]
   十三年定冬季農隙之時令官兵披執操演
   十八年改設鑲黄旗教場於安定門外正黄旗教
   場於徳勝門外正白旗教場於東直門外鑲白旗
   教場於朝陽門外正紅鑲紅兩旗教場均於阜城
   門外正藍旗教場於崇文門外鑲藍旗教場於宣
   武門外各設演武㕔該都統等以時督率訓練
   康熙十二年
聖祖仁皇帝諭漢軍不能騎馬者甚多毎旗應設一營操
[192-50a]
 練火器議政大臣等集議以聞尋議覆八旗漢軍鳥槍
   驍騎每佐領下増十八名共二十名演習鳥槍得
㫖火器闗係武備甚為𦂳要應嚴加操演以禆實用
   十九年定紅衣等礮毎年春秋二季演放
   二十一年停止春季演放紅衣等礮止令秋季於
   九月初一日起演放一月
   二十八年奏准毎年秋季由兵部具奏八旗漢軍
   在蘆溝橋演放槍礮於九月初一日八旗各運大
[192-50b]
   礮十位至蘆溝橋西毎旗立槍營礮營各一毎旗
   都統或副都統一人率叅領佐領散秩官驍騎校
   兵丁礮手前住行文工部修礮車並支火藥火繩
   木牌毎日早八旗各放礮百出記打牌中的數目
   總記一月每日飯後列陣演放進步連環槍礮餘
   暇演槍打牌凡赴橋兵丁礮手豫支九月餉為整
   裝及盤費開操日太常寺奏遣都統一人承祭八
   旗或都統副都統率叅領佐領各官校隨班行禮
[192-51a]
   畢乃發礮越十日兵部奏遣兵部堂官一人騐操
   是日預設綵棚於八旗之中都統叅領先赴礮場
   差官校導兵部堂官過橋聲礮三至礮場衆迎入
   綵棚兵部堂官正坐都統副都統旁列坐叅領佐
   領旁侍坐傳令乃放礮各十出兵部司官筆帖式
   分騐各旗均記中的數目畢乃各乘馬官校仍前
   導都統隨行至將臺叅領等預列陣於臺前兵部
   堂官登將臺都統副都統叅領佐領官校各入本
[192-51b]
   旗隊傳宣官於臺下執令旗傳開操乃鳴海螺嚴
   鼓而進鳴金而止槍礮均演九進十連環畢乃收
   陣鳴螺而還立原處以候再演既操畢兵部堂官
   具題復

   三十年奉
上諭八旗兵如不每月操演則不能熟練各該管大臣將
 各該旗官兵操演如遇大雨令其停止
[192-52a]
  五十年定火器營合操陣式八旗礮鳥槍䕶軍驍
  騎兵立十六營距將臺百六十丈正中列鑲黄正
  黄兩旗次六旗按翼列隊毎營設帳幕竢八旗官
  兵齊集距將臺十丈按左右翼各建令纛一為表
  八旗掌海螺人等分左右立將臺下每旗鳥槍䕶
  軍在前次礮手次鳥槍驍騎各序立將臺上初次
  鳴螺兵背負小旗各整器械二次鳴螺按營結隊
  三次鳴螺出營向將臺一字排列頭旗放號槍三
[192-52b]
  臺下海螺出距令纛十丈斜接傳令海螺排立將
  臺鳴螺𫝊令海螺遞鳴陣内海螺畢鳴螺止乃行
  陣施放槍礮九次至第十次礮與鳥槍連環施放
  無間其坐作進止之節均與
大閲同
  雍正四年改定每三年一次赴蘆溝橋槍礮均演
  一月其赴橋之驍騎校兵丁等每日應用火藥火
  繩鉛子木牌支杆帳房該旗先期移咨工部領取
[192-53a]
   五年奉
上諭火器營甚屬𦂳要馬上教習熟練方為有益凡屬滿
 洲以騎射為根本不可專習鳥槍而廢棄騎射兵丁在
 馬上射箭放槍著加意熟習再兵丁内有自巳養馬學
 習鳥槍技藝及勤謹効力當差者爾等即當勸勉以優
 等記名其或行走不及者亦當誘之於善教訓兵丁須
 如教訓自己子弟不可遽加苛責若有下愚不移之人
 或經再三教訓仍然行止妄亂者豈可留之京師爾等
[192-53b]
 當即行奏聞發遣
   是年定驍騎營毎月初四初八十三十八二十三
   二十八等日較射是日停止㑹議令該都統等親
   往監視
   又定前鋒營每月於初二初六十一十六二十一
   二十六等日較射
   八年定前鋒營䕶軍營毎年春秋二季騐騎射擐
   甲胄馬步射一二次三年考騐甄别
[192-54a]
   又奏准八旗操演之日若遇應奏事毎旗於副都
   統内輪班留一人親詣教場較閲除出差直班實
   有事故外官員一二次不到記過三次議處兵丁
   一二次不到鞭責三次責革該都統等若不親詣
   教場或徇庇官兵者察出並論
   九年奉
上諭朕因八旗兵丁不甚整齊曽屢降諭㫖命都統等善
 為訓練俾各兵丁俱成精鋭乃至今觀之尚未整齊此
[192-54b]
 皆都統等未嘗悉心訓練之所致也著降㫖與八旗都
 統前鋒統領䕶軍統領等於八旗驍騎營兵丁内擇其
 年少無疾而騎射不堪不能滿洲䝉古語諸事無能極
 為庸劣之人滿洲䝉古毎旗合派一百名共八百名八
 旗漢軍合派二百名共為一千名或在西厰子或聖化
 寺等處設立一營令其學習一切技藝更於驍騎營官
 員内擇其年少而行走怠惰人甚無能者滿洲旗分各
 派二員䝉古漢軍旗分各派一員令與兵丁一同學習
[192-55a]
此項官兵務擇實屬無能者挑取若所遺人内仍有不
及伊等者朕必將該大臣等治罪俟訓練一年使人人
皆成精鋭之時則都統等不悉心教訓之處自顯然畢
露矣朕看伊等慚愧否至於八旗前鋒䕶軍内騎射稍優
年力精壯人材可觀而未經服習勤苦之人有情願懇
請入於其中學習者亦著挑送一千名另立一營令其
學習挑選之時務將情由預行曉諭果能練習一年必
不至於有悮可以自保者再行挑取其前鋒叅領䕶軍
[192-55b]
叅領副䕶軍叅領䕶軍校之内有願與兵丁等一同在
彼學習者毎旗各派二員設此兩營著將火器營帳房
取用伊等所用之弓箭及一應器械俱著官給所需飯
食鹽菜等物俱交内務府總管等酌量給與其米石著
動用安和橋收貯者支給若或不敷照數運倉内之米
補足營内兵丁之奴僕一名不許帶入伊等造飯置買
物件等事將内務府佐領下閒散人量其足用派往此
項兵丁諸處俱不得差遣每日學習騎射騙馬所用之
[192-56a]
 馬由上駟院每營給與連鞍馬百匹令伊親身披卸
 飼養以習勤苦營内一概不許漢語唯習清語或䝉古
 語其教習趨走超距及清語等事於索倫新滿洲烏拉
 齊内挑選好者分為三四班令其教習若仍不勉力勤
 學伊等寧不自愧至於總管二營不必派委都統等著
 將領侍衛内大臣散秩大臣職名開列朕酌量派委令
 其管理
   又奉
[192-56b]
上諭操演兵丁步行甚屬𦂳要若上𦂳演習一日即可行
 一百四五十里著八旗都統副都統前鋒統領䕶軍統
 領將本旗兵五十歳以下者勤加演習步行給限一年
 後特指一處令伊等步行若不能至所指之地朕於該
 管官是問若有步行起衆分别賞賜
   十年奉
上諭兵可百年不用不可一日不備帝王之治天下未有
 不以武備為先務者而兵丁之演習武藝亦未有不勤
[192-57a]
 加訓練而能有成者從來士農工商各習一業茍不專
 心竭力則其業必不精况兵丁所司戰鬬之事非膂力
 剛强不能披堅執鋭非技藝嫻熟不能克敵宣威奈何
 怠惰茍安虛度歳月不思設兵之本意不念已身之職
 業乎國家承平日乆人躭安逸武備漸覺廢弛今當邊
 陲用兵是以令勤操演又不令直班俾得專心訓練復
 給以飯銀資其日用無非體恤勤勞也爾等各宜勉力
 學習如騎射長槍之類必令純熟精强成國家之勁旅
[192-57b]
 以柔弱怯懦為恥以安逸華麗為戒人之力量用則日
 増不用日减如出城操練正可演習步行又何必騎馬
 乘車若此等者一經察出必從重治罪
   又奉
上諭八旗兵丁訓練甚為𦂳要若仍令直班則未有專功
 技藝難以純熟是以特加簡選令其毎日操演分兩班
 輪流當差然人果有上進之志何時不可黽勉何地不
 可學習即如爾等換班時原可練習雖直班之地不便
[192-58a]
 演放槍礮而開弓角扺舞棍趨走等技藝在領班之大
 臣官員未嘗不可訓練爾等勿以未經入選自甘懦弱
 不勤加練習也
   又奉
上諭八旗訓練之兵朕從前特降諭㫖鼓勵訓誨大臣官
 員等理宜將此諭㫖不時宣讀令兵丁記憶乃兵丁至
 今尚有未聞朕之諭㫖者著交與訓練兵丁之大臣及
 八旗都統等將朕所降諭㫖多行謄録於各旗操演及
[192-58b]
 㑹操之處宣讀令兵丁聴聞其守衛及直班之處亦著張
 掛兵丁無事閒坐時著該管官教其熟讀記誦兵丁熟
 習之後互相砥礪各加奮勉而每日熟讀亦可學習國
 語如兵丁於半年後尚有不能記憶朕之諭㫖者將該
 管大小官員定行治罪
   十二年覆准八旗漢軍驍騎演習鳥槍每年春季
   二月十六日為始秋季八月十六日為始各演四
   十五日本翼四旗仍合操二次毎日每兵演鳥槍
[192-59a]
  三出每出用火藥二錢烘藥二釐毎季毎兵用火
  藥一觔十二兩烘藥二錢七分火繩二條毎季演
  標凖三次毎次用鉛子三枚毎季毎兵用鉛子九
  枚毎旗木牌五靣均移文工部支領該旗散秩官
  員均詣教場閲看其居住新營房兵丁照驍騎營
  毎季演鳥槍所需火藥等項管理新營房叅領呈
  該旗都統咨工部支領
  乾隆元年奏准重修徳勝門外既濟廟以祀
[192-59b]
 礮神八旗漢軍輪直歳於春秋仲月上丙日致祭豫
  移文火器營總統八旗漢軍都統是日詣廟行禮
  三年定八旗前鋒䕶軍等騎射兵部三年一次奏
  請開列領侍衛内大臣八旗都統副都統職名按
  左右翼毎翼恭候
欽㸃四五人㑹同本翼統領騐看務於十月竣事
  又奏准毎年春秋由兵部行知八旗合操四次内
  春秋擐甲胄操一次其兵數及選擇地方交八旗
[192-60a]
  都統前鋒䕶軍火器營各統領臨期請

  四年奏准八旗各營官兵合操向例共用八千七
  百餘人若於四分内减三分可在兩黄旗教場嗣
  後毎年春季本旗各營官兵於本旗教場分操二
  次八旗各營官兵於鑲黄正黄二旗教場合操一
  次至秋季於仰善窪一名楊/山窪㑹八旗各營官兵大
  操二次其隊伍號令官兵旗纛器械之數均依
[192-60b]
大閲之制
  五年奉
上諭八旗兵赴蘆溝橋演放槍礮定例三年一次九月
 舉行雖預領本月錢糧但家中養贍在橋日費不能
 兼顧朕心軫念著賞一月飯銀再應用帳房亦著
 赴工部闗領俾營制齊一以肅觀瞻仍交該管官於
 操完日繳部嗣後均照此例行
  又定蘆溝橋演槍礮毎翼
[192-61a]
欽㸃都統副都統各一人率官兵赴演
  六年議准八旗驍騎營每年春秋擐甲步射二次
  由旗定期報兵部騎射二次由兵部定期通行
  八年議准八旗漢軍三年一次演放槍礮兵部具
  奏運礮至蘆溝橋九月初一日為始演放一月鑲
  黄旗漢軍都統㑹同各旗列銜奏請
簡命都統副都統各二人前往監視管理鳥槍營毎旗
  叅領一人散秩官驍騎校各五人隨纛聴差散秩
[192-61b]
  官各一人管鹿角驍騎校二人毎佐領下領催二
  名鳥槍兵十五名棉甲兵三名鳥槍兵毎名領火
  藥三觔十兩烘藥五錢八分火繩四條鉛子四十
  五枚管理礮營毎旗叅領散秩官驍騎校與鳥槍
  營同每佐領下領催一名兵五名毎旗礮手除直
  班外皆令前往毎旗礮十位藥信五十根火繩五
  十條木牌三十靣支杆六十根火藥烘藥鉛彈鐵
  子數目視礮大小合計出數備往毎旗委管火藥
[192-62a]
   官二人先期運礮前往九月初一日黎明祭礮畢
   樹的於百弓之地毎礮日放十出兵部閲操之日
   毎旗演放百出演礮畢槍礮合操其金鼓號令如
 大閲之制
   十一年奏准八旗官兵較射日該都統等遇奏事
   及㑹議者留副都統前往較閲不得委叅領並將
   較射大臣職名先期送稽察該旗御史聴其往察
   不遵定例者叅奏
[192-62b]
   十七年定八旗漢軍管領藤牌叅領四人散秩官
   驍騎校各十六人領催四十名藤牌兵八百名毎
   年春秋二季四旗合操二次八旗合操一次若遇
 大閲及八旗諸營大操仍守䕶礮位入隊演習
   是年奉
 上諭朕恭閲
太宗文皇帝實録内載崇徳元年十一月癸丑
上御翔鳯樓集諸親王郡王貝勒固山額真都察院官
[192-63a]
命𢎞文院大臣讀大金世宗本紀
上諭衆曰爾等審聴之世宗者蒙古漢人諸國聲名顯著
 之賢君也故當時後世咸稱為小堯舜朕披覽此書悉
 其梗概殊覺心往神馳耳目倍加明快不勝歎賞朕思
 金太祖太宗法度詳明可垂久逺至熙宗合喇及完顔
 亮之世盡廢之耽於酒色盤遊無度效漢人之陋習世
 宗即位奮圖法祖勤求治理惟恐子孫仍效漢俗豫為
 禁約屢以無忘祖宗為訓衣服語言悉遵舊制時時練
[192-63b]
 習騎射以備武功雖垂訓如此後世之君漸至懈廢忘
 其騎射至於哀宗社稷傾危國遂滅亡乃知凡為君者
 耽於酒色未有不亡者也先時儒臣巴克什達海庫爾
 纒屢勸朕改滿洲衣冠效漢人服飾制度朕不從輙以
 為朕不納諫朕試設為比喻如我等於此聚集寛衣大
 䄂左佩矢右挾弓忽遇碩翁科羅巴圖魯勞薩挺身突
 入我等能禦之乎若廢騎射寛衣大䄂待他人割肉而
 後食與尚左手之人何以異耶朕發此言實為子孫萬
[192-64a]
 世之計也在朕身豈有更變之理恐日後子孫忘舊制
 廢騎射以效漢俗故常切此慮耳我國士卒初有㡬何
 因嫻於騎射所以野戰則克攻城則取天下人稱我兵
 曰立則不動揺進則不回顧威名震懾莫與争鋒此畨
 往征燕兵出邊我之兵威竟為八大臣所累矣故諭爾
 等其謹識朕言欽此朕毎敬讀
聖謨不勝欽凜感慕惟深國家開創之時我
祖宗躬親勞瘁勤求治理矩矱相𫝊罔敢踰越以立萬世
[192-64b]
  之丕基至於今咸受無疆之福者皆仰遵
明訓所致也我朝滿洲先正遺風自當永逺遵循守而勿
  替是以朕嘗躬率八旗臣僕行圍較獵時時以學習
  國語熟練騎射操演技勇諄切訓誨無非率由舊章
  期以傳之奕䙫永綿福祚惟是我
皇祖太宗聖訓所垂載在
實録若非刋刻宣示則累朝相傳之家法外廷臣僕何由
  共悉且自古顯謨令典多泐之金石曉諭臣工我
[192-65a]
皇祖太宗之睿聖時申誥誡昭示來兹益當敬勒貞珉永
  垂法守著於紫禁箭亭御園引見樓及侍衛教場八
  旗教場各立碑刋刻以昭朕紹述推廣至意俾我後
  世子孫臣庶咸知滿洲舊制敬謹遵循學習騎射嫻
  熟國語敦崇淳樸屏去浮華毋得稍有怠惰式克欽
  承
彛訓冀億萬世子孫共享無疆之庥焉
   又奉
[192-65b]
 上諭近聞八旗閲兵該大臣等皆在帳幕並不親赴隊
  伍則進退之規不獲嫻熟嗣後閲兵令該大臣等輪
  流入隊率領
   十八年定蘆溝橋開操祭礮日旗漢軍都統皆令
   前往承祭畢留㸃出之都統督操餘還
  京
   二十一年奉
 上諭前因武職官員射箭往往有及半即墜或低掠地
[192-66a]
 靣者朕曽降㫖訓飭乃今日前鋒統領䕶軍統領等
 帶領引見人員内猶有仍前不堪之人甚則明知弓
 力軟弱故將前手挑高夫射箭之法必矢發勁速而
 所發之箭不中墜擦地能直逹所指之地乃佳若有
 意挑高雖至軟之弓亦可及逺此等惡習顯係該前
 鋒統領䕶軍統領等平日怠惰漫不經心不勤加訓
 練所致前鋒統領䕶軍統領等著交部察議
  二十二年奏准八旗漢軍向例三年一次運礮赴蘆
[192-66b]
  溝橋演放一月三年之内礮手新舊更換未免斷
  續疎懈嗣後照滿洲火器營例毎歳秋季運礮赴
  蘆溝橋演放十日奏請
簡都統副都統二人統轄至鳥槍按季練習毋庸同往
  應於演礮之第三年秋季槍礮同赴演放十日仍
  奏請
簡都統副都統四人統轄兵部堂官於演放之第八九
  日前往察閲分别擾劣具奏餘仍照舊例行
[192-67a]
  祀
 礮神儀注附載/
  間二歳季秋朔日於蘆溝橋北席地為壇八旗漢
  軍都統或副都統將事副都統以下至佐領咸陪
  祀豫日地方官備案太常寺具器陳祀日漢軍弁
  兵陣八旗礮位於壇内按翼左右序列皆西向前
  設八案各設
 神位以紙/為之又前設牲案各陳羊一豕一果實五盤琖
[192-67b]
  二十又前設香案各陳鑪一燈二壇中少北設一
  案供祝文左右分設二案各陳香盤四爵十有二
  尊四羃勺具設洗於壇外之南太常寺司祝司香
  司爵各立祝案尊案之次承祭官位各香案前東
  靣陪祀副都統以下以其班序重行異等均東靣
  典儀一人立於壇左掌燎率燎人立燎鑪隅黎明
  承祭官暨陪祀官咸補服詣壇賛引太常寺賛禮
  郎各二人分引承祭官至盥洗所盥手畢詣各拜
[192-68a]
   位前立典儀賛執事官各共迺職賛禮郎賛就位
   承祭官各就位立典儀賛迎
  神賛禮郎賛詣上香位引各旗承祭官分詣各旗礮
   位前賛上香司香跪奉香承祭官舉炷香三上瓣
   香畢賛復位各引復位立賛跪叩興承祭官行三
   跪九叩禮陪祀官均隨行禮典儀賛行初獻禮有
   司揭尊羃勺挹酒實爵各進至
  神位前奉爵立獻於案正中退司祝詣祝案前跪三
[192-68b]
   叩興奉祝文跪案左賛禮郎賛跪承祭官暨倍祀
   官咸跪典儀賛讀祝司祝讀祝辭曰維某年月日
 皇帝遣某官某等致祭於
  司礮之神曰惟
  神欽
天命而無私助揚威武有功國家兹當秋祭之日特以牲
   醴遣官致祭
  神其鑒之尚
[192-69a]
 饗讀畢興奉祝文跪安於鑲黄旗礮位前叩如初興
  退賛禮郎賛叩興承祭官暨陪祀官均行三叩禮
  興典儀賛行亞獻禮司爵各奉爵獻於左如初獻
  儀退賛行終獻禮司爵各奉爵獻於右如亞獻儀退
  典儀賛送
 神賛禮郎賛跪興承祭官陪祀官俱行三跪九叩禮
  興典儀賛奉祝文送燎有司各奉
 神位在前次祝次香由中道恭送燎所承祭都統各
[192-69b]
  避立拜位左右竢過復位立賛禮郎賛詣望燎位
  引承祭官各詣燎位視燎賛禮畢引承祭官退執
  事各官皆退
  直省教閲
  凡直省緑旗各營總督所屬有督標巡撫所屬有
  撫標提督所屬有提標總兵所屬有鎮標而總督
  又節制巡撫提鎮標提督又節制鎮標各以駐劄
  之督撫提鎮為閫帥毎歳秋季霜降日申令本標
[192-70a]
  官兵校閲於演武場前一日各營將弁肅隊伍赴
  校場豫立軍幕届日黎明軍士擐甲列陣中軍建
  大纛於場正中閫帥以牲醴致祭行二跪六叩禮
  中軍以下將士均隨行禮畢軍門鼓吹節鉞前導
  閫帥徧閲行陣還登將臺升帳儀衛左右分列諸
  將擐甲侍臺下中軍詣帳前上行陣圖式請令操
  兵乃舉旗麾衆合操臺下舉礮三軍中鳴角擊鼓
  步騎甲士聞鼓聲依式前進鳴金則止行陣中施
[192-70b]
  發鳥槍連環槍並如
 京營之制餘若長槍藤牌㓲刀短兵之屬各因其地
  之宜以教士卒皆有成法其為陣有正有變毎變
  陣視將臺號纛為指麾之莭臺上鳴角三軍中乃
  鳴金振旅而還閲畢試材官將士騎射技勇申明
  賞罰犒勞軍士各釋甲歸伍漕運總督河道總督
  届期教閲本標官兵亦如之其各營將弁隨時訓
  練本管軍士無常期
[192-71a]
  凡直省水師有内河水師營有沿江沿海水師營
  各練習於四時其出洋信候各省不同毎歳春秋
  季月或夏秋之季乘戰艦列陣揚帆馭風鳴角發
  礮具如軍律
  凡駐防八旗營以將軍都統副都統掌其教閲其
  訓練八旗士卒及演礮並以時親臨校視第其優
  劣以為賞罰
  順治年間定八旗駐防較閲騎射春秋合操均與
[192-71b]
 京營同
  又定各省八旗水師營毎歳春秋二季將軍都統
  副都統等率官兵駕戰艦操演金州福建乍浦廣
  東出海口黒龍江齊齊哈爾黙爾根江寧出江天
  津出海毎年四月始八月止均擇天氣晴和潮平
  風順時駕駛出口張帆起碇掌號鳴礮以次演習
  停操之後各督率官兵講習水務
  十一年奏准緑營兵毎年給操賞銀定期演習騎
[192-72a]
   射優者該督撫提鎮酌量奬賞
   又奏准武官並不操演或傲慢怠惰託病規避擅
   離汛地以致廢弛營伍者革職兼轄統轄官不叅
   劾者照不揭報劣員例分别議處
   康熙五十二年
欽命大臣分往直省賞兵㑹同該督撫提鎮操演騎射以
   數軍實
   雍正五年奉
[192-72b]
上諭浙江緑旗兵懦弱騎射生疎陜西兵人材壯健弓馬
 嫻熟者頗多將陜西各標營兵揀選一百移駐浙江各
 標教習訓練浙江兵亦知鼓勵於營伍大有禆益其撥
 往兵内有能約束教習者即㧞補千把總
   六年奉
上諭各省水師兵惟福建最為熟練朕前降㫖令藍廷珍
 揀選五十人發往浙江照陜西兵赴浙之例令其補
 充營伍教習浙江水師兵查湖北湖南共有水師七營
[192-73a]
 操演亦未精純著照浙江例令藍廷珍揀選純熟之兵
 五十發往湖廣交與總督提督分撥各營令其教習
   十一年奉
上諭各省營伍必須武職大員平日親行巡察庶可以除
 怠惰廢弛之弊提督一官節制全省統轄之地甚廣難
 以親身徧歴至於總兵官分轄地方道里不甚遼闊巡
 察尚易周徧嗣後各鎮臣有應行巡察者著先期奏聞
 請㫖候朕批示遵行不必拘定限期免各營預備供應
[192-73b]
 致滋擾累倘有苛累所屬弁兵者經朕察出定行從重
 議處尋議准各省總兵官巡察所屬營汛於親標兵内
   跟隨一二十名自帶帳房鑼鍋若絲毫苛累弁兵
   及收受供應並擅役民夫照因公科斂例議處該
   督提不能察出照不揭報劣員例議處如跟隨兵
   騷擾地方不能覺察者照失察營兵生事擾民例
   議處其各營汛騎射是否優嫻軍裝器械是否整
   齊具結詳送該提督覈明報部若有不實者照察
[192-74a]
  報不實例議處
  乾隆元年奉
上諭各省營伍離提鎮遼逺不能親身稽察該督撫酌
 量地方營制如何令提鎮等隔數年一次親身察閲
 詳議具奏尋議准直𨽻提督分所屬為三路三歳而
  遍馬蘭宣化正定三鎮歳各一閲泰寧天津二鎮
  二歳各一閲山東兖州鎮歳於催漕事竣閲臨清
  等處其沂州等處委官往閲二歳通一閲登州鎮
[192-74b]
  歳閲東南各處其西南各處委官往閲歳閲西南
  各處其東南各處委官往閲二歳通一閲山西太
  原大同二鎮歳各一閲河南南陽河北二鎮歳各
  一閲江南蘇松鎮所屬係駐劄同城毋庸察閲提
  督歳一閲狼山夀春二鎮歳各一閲江西南昌南
  贑二鎮歳各一閲二歳而遍閩浙總督蒞任一閲
  水師提督一歳閲海壇閩安烽火門等處一歳
  閲金門南澳銅山等處二歳而遍陸路提督一歳
[192-75a]
  閲興化福州福寧建寧延平等處一歳閲泉州漳
  州龍巖汀州邵武永春等處二歳二遍海壇金門
  南澳臺灣四鎮水師歳一閲福寧汀州建寧漳州
  四鎮陸路歳一閲浙江提督三歳一閲定海黄巖
  温州三鎮歳一閲衢州處州二鎮歳一閲湖廣總
  督蒞任一閲提督歳一閲湖北湖南三歳而遍襄
  陽宜昌永州鎮筸四鎮歳各一閲陜西總督五歳
  一閲提督三歳一閲延綏興漢河州凉州寧夏西
[192-75b]
  寧肅州七鎮歳各一閲四川川北重慶建昌松潘
  四鎮三歳各一閲廣東左翼右翼高州瓊州碣石
  潮州南澳七鎮歳各一閲廣西提督三歳一閲左
  江右江二鎮歳各一閲雲南貴州提鎮所屬酌數
  年内一閲各疏報出巡回任日期及各營汛官兵
  技藝是否純熟軍裝器械是否齊全以待部核
  又議准各省營汛總兵官所轄者總兵官親身閲
  察提督所轄者提督親身閲察至於提鎮駐劄遼
[192-76a]
  逺不能親閲者委附近之副將叅將遊擊等官察
  閲詳報如有苛累及閲報不實一例議處
  六年奉
上諭武備所闗𦂳要外省營伍整飭者少廢弛者多嗣
 後各督撫提鎮當盡職守以勵戎行一二年後朕命
 公正大臣前往騐其優劣如騎射果否嫻熟軍容果
 否改觀皆顯而易見難於掩藏者倘仍前廢弛朕必
 將該管大員嚴加處分
[192-76b]
  九年兵部奏應遣大臣前往近省察閲其邊省或
  即於駐防將軍副都統内命往如有將弁貪縱兵
  丁闕額技藝生疎器械朽鈍者即據實叅奏得
㫖直𨽻山東武備尚屬整飭先命大臣由河南一路稽
  察上下江一帶餘省候㫖
  是年奉
上諭國家承平日久各省營伍日就廢弛朕早已知之
 今各處情形大槩甲仗旗幟尚屬鮮明而鳥槍騎射
[192-77a]
 各種技藝則皆屬平常該管大員平日所司何事而
 輕視武備若此乎該將軍督撫提鎮等各宜痛改舊
 習勤加訓練俾士皆精鋭戎行改觀務期平時可資
 捍衛有事可以折衝禦侮孔子曰不戒視成謂之暴
 今朕與以三年之限著兵部請㫖逺省地方亦必差
 官察閲其就近省分已經閲過者有無整頓亦必再
 行考騐該管大員等皆朕信任之人於職分所在未
 能辦理以致營伍廢弛負朕委任之意豈不可愧此
[192-77b]
 次命往查閱及將來所遣之人皆朕親信簡用者自
 必據實陳奏斷不有代為容隱倘此畨訓諭之後尚
 不自勉仍復因循怠忽視為具文或經朕訪聞或被
 欽差察出則曠職之咎不能為該員等寛也
  十年奉
上諭國家設立營伍修明武備以為折衝禦侮之用必
 訓練精熟於平日斯可奮勇决勝於臨時是以陸路
 設營汛沿海設水師皆須勤演習收實效者自去年
[192-78a]
 朕命大臣察閲營伍後陸路該管大員頗肯竭力整
 頓氣象而水師操演則不過將演就陣法塞責了事
 其操舟破浪之法官弁兵丁茫然不知以為此水手
 之事漫不留意即至舵工水手其能熟練者亦屬寥
 寥平日操演之時各船進退尚且參差往來間斷茍
 其臨敵何以致用夫水師以舟為主出没風濤去來
 倐忽必掌舵者能操縱自如而搶風折□破浪衝波
 水手等盡能嫻習即官弁兵丁等亦皆心領神㑹不
[192-78b]
 待呼應而自靈然後猝然遇敵駕駛輕捷一舟之中
 臂指相使如一人之身則應變制勝無難向來水師
 官弁仍以水師用原欲其熟悉情形收得人之效今
 則視為故套該管者不加察徼倖者茍延玩是育材
 之善政為容身之捷徑矣著通行申飭沿海將軍督
 撫都統提鎮等務遵朕㫖實心訓練實心甄别毋得
 仍前玩忽虛應故事
  十一年奉
[192-79a]
上諭國家設立營制所以嚴拱衛而固苞桑務在選精
 鋭以儲干城勤訓練以資捍禦所謂兵可百年不用
 不可一日無備也從前因各標營日漸廢弛朕命大
 臣前往山東河南江南等省先行閲看並降㫖申飭
 復於督撫提鎮奏摺中時加批諭令其實力整頓今
 各省操演之法大扺旗纛戈甲期以飾觀步伐陣圖
 似為練習其實在技勇精强弓馬嫻熟者甚少在水
 師營汛亦不過演就水陣以塞責而已即軍政薦
[192-79b]
 舉未能盡屬公當徒為具文以是整飭戎行豈能使
 壁壘一新士氣日奮即如西北稱勁旅而江浙多柔脆
 不知既以為兵自應鼓其鋭氣使弱者日近於强豈
 可任其委靡不加振作盖營伍之中兵馬錢糧甲胄
 器械皆宜事事留心向來虛冐兵糧私扣朋馬夤縁
 㧞補那借軍裝等弊猶未盡除而教訓演習惟事粉
 飾因循怠忽尚沿舊習殊非設兵衛民之意是必立
 定年限專差大臣閲看庶將弁知有責成不敢怠廢
[192-80a]
 而各兵亦知有考騐時時警惕技藝不致生疎於戎行
 自有禆益朕前㫖與以三年之限著兵部請㫖並未
 定有分省察閲之年分今已閲之省則已過二年其
 餘則未命前往也其如何分年分省差大臣往閲著
 該部定議俟臨時酌量或自京師命大臣前往或即
 命本省督撫察閲尋遵
㫖議定自乾隆十二年為始閲直𨽻山西陜西甘肅四
  川十三年閲湖北湖南雲南貴州十四年閲福建
[192-80b]
  浙江廣東廣西十五年閲山東河南江南江西周
  而復始但地方遼闊若止
欽命大臣一人勢難周遍至甘肅處極邊安西提標駐
  塞外若令閲川陜之大臣並閲則廣逺難周請於
  應閲直𨽻等省之年直𨽻山西差往一人陜西四
  川一人甘肅一人應閲湖北等省之年湖北湖南
  差往一人雲南貴州一人應閲福建等省之年福
  建浙江差往一人廣東廣西一人應閲山東等省
[192-81a]
  之年山東河南差往一人江南江西一人兵部於
  毎年開印後將應閲之省並列領侍衛内大臣滿
  大學士都統尚書侍郎名奏請或
欽㸃大臣前往或即令該督撫就近察閲恭候
欽定再向來各省督撫提鎮原有分年察閲營伍之例
  嗣後各省如遇
欽㸃大臣察閲之年該省督撫提鎮停其察閲
  十二年奉
[192-81b]
上諭國家承平日久各省武備恐致廢弛屢經降㫖訓
 飭未見實力整頓是以上年特令兵部定議分年分
 省請㫖差大臣前往察閲嗣經該部分别議定近聞
 各省知有察閲之舉無一事不加𦂳豫備即如操演
 兵丁應於常時按期練習使各兵技藝嫻熟今則責
 效於倉卒畧無休息不但非愛養士卒之道於此愈
 見其平日之廢弛矣又如旗幟甲仗號衣等類以分
 隊伍以壯軍威原繫營制所必需向來動支公項製
[192-82a]
 辦自當按數貯營以備操演之用今則於察閲之時
 始行修整豫備甚至兵丁衣服等項亦必欲令一色
 鮮明令其勉力措置此皆徒務外觀不求實際比比
 皆然是營將不以本務為事惟留心於末節其有項
 可支者既致虛縻無項可動者勢必有坐扣滋擾等
 弊在將弁不知大體止圖掩飾於目前而該管大員
 又為如此豫備可以了此畨之看騐而不顧貽累兵
 丁於日後豈朕振勵戎行體䘏士卒之本意乎且定
[192-82b]
 議欽差大臣察閲亦以騐其技勇之生熟兵數之虚
 實糧馬之盈𧇊以覘該督撫提鎮平時訓練整飭之
 實政非止於旗幟甲仗衣服之間取其美觀而已也
 况輪年應閲省分或由京差大臣前往或令該省督
 撫察閲抑或不必察閲總在臨期裁奪各該管督撫
 提鎮當統率屬員從容整飭為之以漸而要之以久
 不當若此急遽粉飾務末而忘其本是不但無益於
 營伍且有累於兵丁也著通行曉諭各省督撫提鎮
[192-83a]
 等仰體朕心恪遵朕訓將向來積弊悉加祛除則訓
 練有實效考騐非具文戎政可望煥然改觀矣
  十六年奉
上諭直省操演武藝不過拘泥成法於安營住宿馳騁
 奔走無從肄習惟行圍可使弁卒練習勤勞著通行
 直省提鎮毎歳冬季輪選標兵親身督率實力舉行
 務使嫻熟嚴整以禆實用但既令出圍仍復按期操
 演兵丁未免過勞著於行圍之時酌停操演
[192-83b]
  又定提督簡閲之年則各鎮停簡閲督撫簡閲之
  年則提鎮停簡閲
特命大臣簡閲則督撫提鎮概停
  十八年奉
上諭騎射國語乃滿洲之根本旗人之要務朕今歳校
 閲京城世爵其射箭尚可觀及人材英俊者已施恩
 選取侍衛並分在各處令其學習行走其射箭甚劣
 不堪教化者察明革職别行承襲至各省駐防亦皆
[192-84a]
 有世爵若不教訓騎射國語伊等近於素餐安逸之
 習必致學為不善著各省將軍都統等將伊等不時
 教導務使騎射優嫻國語純熟如有教訓不化騎射
 甚劣者該將軍都統等即指名叅奏革職别行承襲
  又奉
上諭各省標營分年特派大臣查閲及督撫提鎮有統
 轄操防之責例應以時巡視所以簡軍實嚴武備也
 是以各兵之漢仗技勇為本至於旗幟衣㡌期足以
[192-84b]
 别隊伍整軍容無缺可矣奚事増美焉近來外省營
 汛毎遇大員蒞閲往往先期部署為一切觀美計製
 造旗幟更易號衣公費不足遂坐扣兵餉以致伊等
 生計維艱是營伍未有整頓之實而兵丁先被扣餉
 之累殊非巡查簡閲之本意嗣後查騐兵丁務覈其
 實毋以旗章衣服粉飾外觀至或有欽差大員經過
 營汛地方兵丁循例站隊者亦俱無庸張設旗幟總
 之整飭戎行全在漢仗技勇其縁飾之具皆屬無益
[192-85a]
 之虛文而因以扣餉瘠兵則尤其大不可者著通行
 各省督撫提鎮咸共知之
  二十二年奉
上諭今日朕至杭州省城其接駕之緑營兵丁有奏簫
 管細樂者夫身𨽻行伍當以騎射勇力為重戍樓鼓
 角不過用肅軍容即古者鐃歌鼓吹之詞亦以鳴其
 得勝之氣耳若吹竹彈絲技近優伶豈挽强引重之
 夫所宜相效此等緑營陋習各省均所不免可傳諭
[192-85b]
 各該督撫提鎮等轉飭所屬標營嗣後營伍中但許
 用鉦鼓銅角其簫管細樂概行禁止
  又奉
上諭外省駐防將軍及緑營之提鎮出行則皆乘輿夫
 將軍提鎮有總統官兵之責若養尊處優自圖安逸
 亦何以表率營伍而作其勇敢之氣况旗人幼習騎
 射即緑營中亦必以其弓馬優嫻始厯加陞用乃一
 至大僚轉致狃於便安忘其故步此豈國家簡擢之
[192-86a]
 意耶京師都統副都統既皆乘馬而滿洲侍郎則無
 論年踰六旬亦俱不得乘輿即朕巡省所至尚毎日
 乘馬而行乃外省武職獨相沿陋習此甚非宜嗣後
 將軍提鎮概不許乘輿其編設轎夫并著裁革如有
 仍行乘坐者照違制例治罪可通行傳諭知之
  二十八年奉
上諭常鈞奏查閲河州鎮營伍情形一摺前經降㫖遇
 各省應行查閲營伍之年由兵部奏請或特派大臣
[192-86b]
 或即著該督撫就近巡閲所以並及巡撫者原指山
 東山西河南三省巡撫兼提督者而言若其餘有總
 督省分巡撫所轄僅撫標數營此外通省武弁皆非
 其正屬巡撫本不得操其舉劾也昨鄂弼奏楊應琚
 逺駐肅州所有陜省營伍難以隨時稽察是以准令
 該撫巡查今常鈞與總督同在一省情形較鄂弼不
 同乃亦仿而行之甚屬失當且據奏稱遊擊史自龍
 高元龍二員年逾六十僅能騎射誠恐暮齒因循致
[192-87a]
 滋貽悮囑令鎮臣張和察看等語常鈞現經查閲而
 於將弁賢否仍不能示以勸懲於營伍究何禆補恐
 各省中似此者尚不能免若遇喜事之人或借此越
 爼干預而似常鈞之虛應故事者又不過潦草塞責
 毫無實濟殊非整飭戎行之意且所至徒費供億酬
 應於地方營伍亦有損無益著通諭各督撫嗣後除
 山東等省仍聴巡撫查閲外其現有總督之省著歸
 總督辦理或總督不能與巡撫同駐一城如廣西等
[192-87b]
 省相離窵逺一時難於徧厯者亦著隨時酌量㑹商
 具奏請㫖不得仍前徑行徒滋紛擾
  四十年奉
上諭騎射係滿洲本業前因八旗官兵廢弛本業不肯用
 心學習經朕屢加訓飭今日閲在京八旗大臣等送
 到引見人員步箭甚屬不堪且有年歳尚輕所射非
 不至布把即擦地而去甚至有任意放箭㡬至傷人
 者成何事體此内因應行補放之人步箭平常將擬
[192-88a]
 陪者補放以示懲儆外至八旗大臣等所司何事送
 來引見之人伊等豈未先期騐看如果曽經騐看何
 以竟將此等人員挑選總由大臣等全不以事為事
 所致所有此次在京挑選引見人員之都統副都統
 等俱著交部議處並將此通諭八旗官兵等嗣後若
 仍有似此者不惟將該管大臣等議處必將伊等從重
 治罪
  是年奏准各省緑營俱照京城健鋭火器二營連
[192-88b]
  環鳥槍法式一體演習至各省營分大小不同兵
  丁亦多寡不等或係獨營專操或應數營㑹操應
  交各省督撫酌量情形責成將弁勒限操演務令
  一律精熟仍令提鎮大員隨時考騐如過期不能
  嫻熟者該督撫查明叅奏將該營員弁照廢弛營
  伍例議處該提鎮等照不實力稽查例議處
  四十六年奉
上諭國家設兵衛民原應卒伍充實軍紀嚴明使各省精
[192-89a]
 兵勁旅碁布星羅方足以壯聲威而資防禦向來各
 省督撫提鎮經朕屢加訓飭至再至三此次又經挑
 補名糧議給養亷各營兵數既充訓練更宜實力所
 有各省督撫提鎮標兵務宜勤加操演使器械進止
 一一嫻熟督撫提鎮果能認真通省營員自必觀感
 振作悉心訓練一洗從前疲玩之習即軍裝馬匹等
 項軍實所闗亦應隨時修騐俾各省營伍壁壘一新
 馬步兵丁練習純熟有勇知方所謂兵可百年不用
[192-89b]
 不可一日不備者此也朕此畨整飭後如仍有將不
 習兵兵不賈勇技藝不熟器械不精或經訪聞或欽
 差大臣查閲必將該管之督撫提鎮從重治罪毋謂
 朕誡之不早也將此通諭知之
  五十年奉
上諭國家設兵衛民可百年不用不可一日無備陜甘兩
 省係邊陲要區設兵不為不多乃逆回兩次滋事緑
 營兵丁懦怯退縮致賊匪得以蔓肆鴟張此皆承平
[192-90a]
 日久督撫提鎮不能實心整飭各營將弁不加操演
 講習因循怠玩以致兵備廢弛屢經降㫖嚴切訓飭
 若能如福康安加意整頓於各標營内挑出兵丁一
 半專意訓練俾軍律嚴明士氣勁鋭一變緑營懦怯之
 習兩省共有三萬餘勁旅設或地方稍有不靖又何
 患不立時撲滅耶在雲貴四川兩廣福建等省係沿
 邊沿海重地自應照福康安所辦於各營内挑選壯
 健勤加訓練使各有數萬勁旅庶平時足以重操防
[192-90b]
 而臨時可以供調遣即腹地亦當如此留心簡練各
 省皆係總督專主營政而山東山西河南江西係巡
 撫兼提督銜著將福康安原摺抄寄各省總督及山
 東山西河南江西巡撫一體留心不動聲色皆有精
 兵之備亦一致要也
  又奉
上諭鳥槍實為行軍利器著傳諭各省督撫務令兵丁時
 時操演嫻熟兵役奉差捕賊毋得施放空槍以期共收
[192-91a]
 實効又聞各省營伍槍兵毎不得㧞補馬戰及外委
 等以致槍兵心無向上之念甚或以羸弱充數殊不
 知臨陣殱賊鳥槍弓矢尤為得力自應將熟練槍手一
 體㧞補俾知上進有階則更争相鼓勵踴躍演習
 
 
 
 
[192-91b]
 
 
 
 
 
 
 
皇朝文獻通考卷一百九十二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