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皇朝文獻通考 > 皇朝文獻通考 卷六


[006-1a]
 欽定四庫全書
 皇朝文獻通考卷六
  田賦考六/
   水利田
   臣等謹按古者畫井分田制為溝洫畎澮以逹於
   川廣深尋丈俱有定式葢無在而非水利而稻人
   掌稼下地所謂畜水止水蕩水均水舍水寫水之
   法即後代言水利者之權輿也自阡陌既開而引
[006-1b]
   渠溉田之利紀於前史争為美談洪惟我
  朝
列聖相承念切民依廣興水利東南則籌疏導之方西北
   則資灌溉之益民生樂利及於無窮我
 皇上御極以來尤以水利為要務淮揚畿輔之地經理
   宣導厥有成績迺者復以江淮兖豫頻年積潦
 特命廷臣㑹同守土大吏講求宣洩之要
 指授方略諄切周詳不惜工不愛帑不勞民遂使沮洳
[006-2a]
   下濕之處皆成沃壤而猶
 宵旰憂勞有加無已所以為閭閻籌乂安者至深且逺
   允宜悉著於編以垂示萬世
   順治九年以工科給事中胡之俊言經理東南水
   利之俊疏言方今天下財賦半出東南而東南要
   地莫如江浙蘇松嘉湖地勢汙下舊劉家河吳淞
   江等處海口壅淤河道成田土豪占據水患屢告
   請濬吳淞以洩陳澱之水濬劉河以洩巴揚之水
[006-2b]
   庻於國計民生有賴
   十一年
諭東南財賦重地素稱沃壤連年水旱為灾民生重困皆
 因失修水利致悞農功該督撫責成地方官悉心講求
 疏通水利以時蓄洩庻水旱無虞民安樂利
   十六年修浙江海鹽縣海塘禮科給事中張惟赤
   言杭嘉湖蘇松常鎮七郡皆瀕於海海塘築自唐
   開元中至明始易以石編立字號并編定夫銀以
[006-3a]
  事嵗修他郡無論即修海鹽一處之塘嵗編銀六
  千九百九十九兩零自明末至今並未修築此塘
  不知此項作何支修應請定限嵗修以防水患工
  部議如所請即於是年修致雨二號石塘二十一
  丈明年復修閏餘二號成嵗二號石塘共六十丈
  康熙二年以近畿地方夏潦遣官察看並經理修
  隄挑淺事宜雲南道御史梁熙言近畿田地分與
  八旗今嵗夏多雨各處堤岸潰決損壊田禾收成
[006-3b]
  絶少河間一帶莊屯淹沒更甚請遴材幹官周行
  察看凡堤岸之應修者實行培築淤淺之應疏者
  實行挑濬庻河流有歸潦不為灾從之
  十年截留蘇松常三府漕折銀九萬兩杭嘉湖三
  府漕折銀五萬兩以充水利經費為疏濬吳淞江
  及劉家河故也
  十一年濬吳江長橋一帶以洩太湖
  十二年修河南安陽縣之萬金渠引洹水溉田
[006-4a]
   二十年濬常熟之白茒港武進之孟瀆河
   二十五年遣官往淮揚下河督率挑濬車路等河
   并串場河白駒丁溪草堰場等口
   三十六年
諭漕河督臣㑹勘下河積水應作何盡令歸海涸出民田
 之處一一議奏漕運總督桑格等言下河為洩水入海
   之區自淮安以至邵伯鎮計運河東岸共有涵洞
   三十牐十滚水壩八運河及髙郵邵伯等湖之水
[006-4b]
   由諸涵洞牐壩之口歸入射陽廣洋等湖以至白
   駒岡門等口入海縁下河受水之處甚多而洩水
   入海之口猶少是以水勢汪洋易於停蓄下河州
   縣均受水害因議疏浚各口及應建牐壩之所疏
   入工部議准令將各項工程估計具題從之
   三十七年
諭大學士等曰霸州新安等處水灾旗民荘田皆沒盖由保
 定府南之水與渾河會流以致汎濫著原任河道于成
[006-5a]
 龍河督王新命往察令其分流農事方興不可用百姓
 之力遣旗下壯丁備器械給以銀米令其修築又
諭于成龍王新命曰清河發源太行山脈㑹漳河子牙河
 滹沱河易水諸流其勢雖盛但堅築堤岸遏之即可無
 虞又漳河支流經大城縣入子牙河其勢湍悍數年以
 來諸處遭水此河之故爾等宜詳悉查勘至渾河發自
 馬邑甚微每遇大水之年則横流汎濫致淹民田其故
 盖由渾河淤沙既多春時水乏保安州以下居民又引
[006-5b]
 灌田沙礫壅墊河身積髙淫雨水發遂致田土冲沒爾
 等惟挑濬淤沙令水暢流當不至於漲溢矣
   復
命廷臣會議開下河漕運總督桑格等又言臣等會勘下
   河州縣厯被水灾皆由上游受水之處多而洩水
   入海之處少兼之各邑水道俱多淤澱以成泛溢
   之患今欲救此灾黎舍開浚故道多分水勢之法
   别無善䇿臣等前議修芒稻河者欲分髙郵邵伯
[006-6a]
  兩湖之水入江使不至下河也議挑曹家灣湯家
  絆七節橋者欲開通髙郵邵伯兩湖淤塞之水路
  使通芒稻河以下江也議挑車兒埠之稻子河者
  欲使泰州所受之水由苦水洋入海也議挑澗河
  者欲分運河之水流入澗河由射陽湖下海使不
  至髙郵也議挑海陵溪者欲使髙郵所受之水通
  岡門下海也議挑車路白塗海溝三河者欲使興
  化所受之水由丁溪草堰白駒入海也議挑蝦鬚
[006-6b]
  二溝戛梁河并朦朧河西首淤塞之射陽湖者欲
  使髙寳興泰鹽山等處之水俱由廟灣下海此海
  口為下河最窪最寛之地洩各處上流之水尤為
  宣暢也今臣細加覆勘與前無異惟是九卿會議
  所云江海有無倒灌之處臣等細察各處海口及
  江口皆係厯來洩水之舊跡而臣等所議挑浚諸
  工皆内地淤阻之河道照舊開通使水得逹於口
  洩之江海自無倒灌之虞又會議所云或係海口
[006-7a]
   髙阜内河低窪以致積水不能出海臣等相度形
   勢海口較之内河終屬低窪現在洩水而目今水
   勢尚在汪洋民間被淹田地多未涸出皆由諸河
   水道淤塞之地若使前議挑浚之工一舉水循故
   道下流入海民田自當涸出實大有益於生民
   又
諭大學士等曰下河民生攸繫從前命凱音布孫在豐等
 専司開濬伊等俱奏工程告竣由今觀之止是虚糜國
[006-7b]
 帑水勢並未消減田畆並未涸出所謂有益民生者何
 在今桑格又奏當行開濬而九卿遽議准行若果如其
 所請疏鑿開濬而桑格等能必水即消田即出有禆於
 民以身家保奏則即令開濬之可令九卿詳詢前次督
 濬者復稽考諸冊籍然後確議以聞
   三十八年
諭下河既有積水不得不引出歸海著將串場河射陽湖
 蝦鬚沙溝一帶挑通引積水流出歸海至四十年河道
[006-8a]
   總督張鵬翮言髙寳山陽鹽城一帶之水由射陽
   之蝦鬚二溝入廟灣以逹於海今宜挑蝦鬚二溝
   淤塞之處約四十餘里引水入朦朧河以逹海髙
   郵滚水壩下之水由興化縣安豐鎮至白駒場以
   逹於海今宜挑鮑家莊至白駒地髙水壅之處約
   八十餘里髙郵之水又自興化車路河至丁溪由
   澇魚港以逹於海今宜挑澇魚港淤塞之處八十
   餘里寳應之水由子嬰溝老河口入射陽湖以逹
[006-8b]
   於海今宜挑老河口淤淺之處三里有餘泰州之
   水由淤溪至車兒埠滔子河以入於海今宜挑滔
   子河三十二里引水由苦水洋入海得
㫖允行
   四十三年令天津開墾水田時以天津附近荒地
   開墾一萬畆為水田令各省巡撫將閩粤江南諸
   處水耕之人出示招徠情願者安挿天律諸處計
   口授田給與牛種限年起科
[006-9a]
   四十六年
諭工部曰江南浙江生齒殷繁地不加増而仰食者日衆
 其風土隂晴燥濕及種植所宜逈與西北有異朕屢經
 巡省察之甚悉大約民恃田畝為生田資灌溉為急雖
 東南民稱水鄉而水溢易泄旱暵難支夏秋之間經旬
 不雨則土坼而苗傷矣濱河低田猶可戽水濟用髙仰
 之地力無所施往往三農坐困朕為民生再三圖畫非
 修治水利建立閘座使蓄水以灌輸田疇無以為農事
[006-9b]
 緩急之備江南省蘇州松江常州鎮江浙江省杭州嘉
 興湖州各府州縣或近太湖或通潮汐宜於所有河渠
 水口度田建閘隨時啟閉水有餘則宣洩之水不足則
 瀦蓄以備用其有支河港蕩淤淺者並宜加疏濬使引
 水四逹仍行建閘多蓄一二尺之水即田髙一二尺者
 資以灌溉矣多蓄四五尺之水即田髙四五尺者資以
 灌溉矣行之永久可俾髙下田畝無憂旱潦此於運道
 無涉而於民生實大有禆益爾部速移文該督撫等令
[006-10a]
 將各州縣河渠應建閘蓄水之處並應建若干座通行
 確察明晰具奏爾部即遵諭行
   四十八年濬寧夏之宋澄堡李洋堡二渠引黄水
   溉田建閘壩十三以時蓄洩
   五十九年
命修築浙江海塘工部議准浙江總督滿保等奏一議築
   海寧縣老鹽倉北岸石塘以保䕶杭嘉湖三府民
   田水利一議開中小亹淤沙以復江海故道以免
[006-10b]
   潮勢北冲一議築上虞縣夏盖山石塘以防南岸
   潮患又據浙江撫臣議准海寧老鹽倉等處原議
   修築石塘但海潮遷徙靡定請於土浮不能釘椿
   砌石之處改築草塘至六十一年巡撫屠沂疏言
   海寧縣石塘五百丈草塘一千五十五丈上虞縣
   石塘二千二百五十六丈先後告竣動用銀十四
   萬三千六百五十兩其中小亹淤沙應挑之處今
   北岸石塘已固應停其挑濬從之
[006-11a]
   雍正元年議政王大臣等議准修築海寧塘工
諭曰錢鏐所築塘堤中間雖被冲壊至今間有存者數年
 來督撫等所修塘堤俱虛冒錢糧於不當修築處修築
 以至隨修隨壊又聞赭山有三處海口今一處淤沙壅
 塞水不通流若濬治疏通使潮汐不致留沙壅塞則海
 寧一帶塘工方可保固言之者雖未必稔知然不可不
 留意抑或地方大臣恐糜費錢糧此等處雖明知而不
 顧也爾等傳諭該督撫知之
[006-11b]
   二年
命尚書朱軾往浙江㑹議修築海塘事宜朱軾㑹同浙江
   撫臣議言餘姚縣東自滸山鎮西至臨山衛六十
   里舊有土塘三道内一道為老塘離海三四十里
   或十餘里即昔時之海岸厯年沙淤百姓開墾報
   陞自築土塘二道是為外塘今議加髙三四尺加
   厚五六尺又自臨山衛至上虞縣界之烏盆村十
   五里自村至會稽縣海所四十五里有石塘二
[006-12a]
  千五百餘丈即康熙五年/八年所築其東西兩頭土塘七千
  丈坍塌甚多擬於塘底開深二尺填築亂石上鋪
  大石寛六尺髙六尺貼石築土寛二丈髙一丈三
  四尺又仁和縣之翁家埠起西至海寧縣之陳文
  港七十餘里舊有石塘無庸議修自陳文港至尖
  山二十餘里草塘七十四丈亂石砌邊土塘三千
  七百二十六丈應將土塘加寛一丈五尺髙三尺
  上鋪條石厚一尺其草塘亦如式改修又塘外原
[006-12b]
  有亂石子塘寛三四尺不等外加排椿年久欹斜
  剥落應修全完固其原無子塘者亦如式興修又
  海鹽縣東自秦駐山三澗寨起西至演武塲石塘
  二千八百丈年久塌壊八十餘丈去秋風潮衝潰
  七十丈應照式修築又自演武塲至平湖縣之雅
  山砲臺一帶土塘見在地方官加修月内可以完
  工以上估修銀十萬五千七百餘兩又會同江蘇
  撫臣議言松江府之華亭婁上海等縣沿海二百
[006-13a]
  五十餘里地勢窪下土脈鬆泛捍海塘工較他郡
  尤要自金山衛城北十里起至華家角止四十餘
  里土塘六千二百餘丈内最險工一段自漴闕墩
  至東灣九百六十九丈六尺次險工四段自金山
  墩至西墩七百六十八丈兵厰至張家舍二百八
  十八丈倪家路至三岔墩三百六十丈周公墩至
  華家角一千四百六十八丈八尺俱應易土為石
  以資保障其餘二千四百餘丈水勢稍緩宜堅築
[006-13b]
  土塘用條石鋪底砌邊外釘排樁自華家角至上
  海之頭墩十餘里塘外淤沙一二里不等自頭墩
  至嘉定縣界一百二十里舊有土塘二道内為老
  塘外為新塘應俱加築髙厚外塘仍宻釘排椿以
  防衝潰以上估修銀十九萬二千九百餘兩疏上
  令依議速行
詔修濬杭州西湖令督撫察勘㑹議總督滿保等議言錢
  塘仁和海寧三縣田畝數萬頃賴城外上下兩塘
[006-14a]
  河水以灌溉而兩河之水皆源自西湖謹按西湖
  舊志三十餘里内有民人占為田蕩阻遏水道納
  於官者每年僅銀三十餘兩米二十餘石其為官
  民利益甚微而所損於民者實不止於鉅萬應請
  豁除糧額清出歸湖其見存湖址二十二里有竒
  通計裏外湖面一萬一千三百一十五畝零淤淺
  硬沙葑灘共三千一百二十二畝應將淺涸者挑
  深淤塞者開濬芟除葑草以復故址則湖水不至
[006-14b]
  涸竭而三縣民田旱潦有備矣至於城内之河共
  有數道一為中河一為東河一為小河而小河又
  有中西北之分昔人設筧鑿溝引西湖之水自湧
  金水門入城曲折出入凡三十里然後由桃花港
  響水閘會流於上下兩塘河以溉田畝是城河正
  所以通西湖之血脈也今當相其淺塞量請開濬
  庻㡬水利可復疏入准部議行於是年興工四年
  工竣
[006-15a]
   三年
諭江浙沿海黎庶全賴堅築海塘捍禦潮汐事闗民瘼朕
 時在念著動支司庫錢糧立限堅築尅期報完務使永
 保安瀾毋得因循延緩亦不得草率塞責
   又
命怡親王允祥大學士朱軾察勘直𨽻水利繪圖進呈
   四年
諭九卿曰怡親王陳奏畿輔西南水利情形披覽甚為明
[006-15b]
 晰著交與九卿會議具奏怡親王等於去冬今春奉命
 察看水利前後往返三月餘而於直𨽻地方東西南三
 面數千里之廣俱身履其地不憚煩勞凡巨川細流莫
 不窮源竞委且因地制宜凖今酌古曲盡籌畫以期有
 益民生公忠為國甚屬可嘉
   是嵗設營田水利府以怡親王等董其事初於灤
   州玉田諸州縣濬流築圩建閘開渠皆官為經理
   民人願耕者官給帑銀以為工本秋成時嵗收十
[006-16a]
  分之一足額而止募江浙老農課導耕種之法有
  力之家率先遵奉者以圩田多寡分别奬賞其濬
  疏圩岸以及瀦水節水引水戽水之法各因地勢
  次第興修所需農具水車等募江浙工匠如式製
  造課本地工人習之是秋田之成熟者凡百五十
  頃有竒而民間自行播種者若霸州文安大成保
  定新城安肅任邱共七百一十四頃有竒多獲秋
  登五年分立營田四局一曰京東局轄豐潤玉田
[006-16b]
  薊州寳坻平谷武清灤州遷安自白河以東凡可
  營田者咸𨽻焉一曰京西局轄宛平涿州房山淶
  水慶都唐縣安肅新安霸州任邱定州行唐新樂
  滿城自苑口以西凡可營田者咸𨽻焉一曰京南
  局轄正定平山井陘邢臺沙河南河磁州永年平
  鄉任縣自滹滏以西凡可營田者咸𨽻焉一曰天
  津局轄天津静海滄州暨興國富國二場自苑口
  以東凡可營田者咸𨽻焉局各有長有副有効力
[006-17a]
  委員凡相度估料開築建造皆委員與地方官偕
  而查報地數花名給發工本則専責之地方官水
  田既成令地方官遵前規而以時逹之水利營田
  府自五年設局至於七年營成水田六千頃有竒
  京東局 玉田縣袁家莊馬營曲河頭羅畢窩等
  處營田引小泉煖泉孟家泉黄家山泉藍泉諸水
  豐潤縣横估王蘭莊刁家窩曹家泊盧各莊車道
  舖望林泊梁家灣胡家泊等處營田引陡河泥河
[006-17b]
  黒龍潭楊家汫諸水遷安縣徐流營三里河泉莊
  等處營田引徐流河三里河黄山泉諸水灤州冉
  各莊孟家店黄家莊等處營田引沂河煖泉福山
  泉諸水平谷縣龍家務水峪等處營田引泃河及
  山泉之水薊州山岡莊鄭各莊馬伸橋等處營田
  引大小海子諸泉水洩水於淋河寳坻縣八門城
  尹家圈下汪各莊等處營田引薊運河潮水寧河
  縣東窩莊南窩莊岳旗莊江潢口林家莊張家莊
[006-18a]
  齊家估田家莊等處營田引薊運河潮水武清縣
  桐林等處營田引鳯河水 京西局 新安縣大
  殷淀太平莊趙家莊等處營田引雹河依城河及
  淀河諸水安州東西壘頭南北馮村等處營田引
  依城河及淀河之水安肅縣白塔舖古莊頭髙林
  莊南梨園等處營田引督亢陂及雹河之水唐縣
  明伏莊大洋村温家莊等處營田引唐河水望都
  縣髙嶺村侯坨村等處營田引隍池北隆建功湧
[006-18b]
  魚諸泉水淶水縣赤土村八坌溝等處營田引淶
  河水房山縣廣運莊髙家莊南良莊長溝村等處
  營田引拒馬河挾河水涿州茂林莊毛家屯普利
  莊北魯陂等處營田引拒馬河胡良河水霸州魚
  厰村髙各莊臺山平口等處營田引中亭水任邱
  縣闗城村營田引白洋淀水文安縣蒼耳淀李齊
  淀流河淀等處營田引會同河子牙河水大城縣
  李齊淀流河淀營田引子牙河水定州吳家莊曹
[006-19a]
  家莊等處營田引小清河馬跑泉水行唐縣河合
  村歡同村等處營田引蓮花池龍泉諸水新樂縣
  大流村牛家溝等處營田引海泉湧泉諸水滿城
  縣一畝泉北竒村等處營田引一畝鷄距紅花諸
  泉水宛平縣蘆溝橋西北修家莊三家店等處營
  田引永定河水 京南局 磁州務本村張家莊
  太平莊杏園營等處營田永年縣張家莊南湖賈
  村馬道固村等處營田平鄉縣豆二莊周章村油
[006-19b]
  召村等處營田皆引滏陽河水任縣邊家莊牛新
  寨西北張村等處營田引滏陽并牛尾諸河水正
  定縣雕橋村王古寺順成闗等處營田引大鳴泉
  小鳴泉方泉班泉諸水平山縣奉良莊川防村等
  處營田引滹沱河冶河水井陘縣防口村西河村
  洛陽灘等處營田引冶河水邢臺縣樓下村孔橋
  村小汪村等處營田引百泉及逹活紫金諸泉水
  沙河縣北九家莊趙村等處營田引邢臺百泉及
[006-20a]
  小灃諸泉水南和縣豆村河頭郭楊家屯等處營
  田引百泉水 天津局 天津州城南藍田及賀
  家口圍田静海縣何家圏吳家嘴雙港白塘口辛
  莊等圍營田滄州葛估盤估二圍營田興國富國
  二場東西泥沽二圍營田俱引海口潮水雍正九/年設天
  津府改州為縣自何家/圈以下圍田皆𨽻天津
  臣/等謹按畿輔水利之議見於古者北魏裴延㑺
  為幽州刺史於范陽漁陽立渠堰溉田萬餘頃唐
[006-20b]
  瀛州刺史盧暉引滹沱溉田五百餘頃寧晉令程
  處黙引洨水溉田平棘令弓志元開畢泓以蓄洩
  水利又鎮州獲鹿縣有大唐渠有禮教渠引太白
  渠溉田宋臨津令黄懋請於河北諸州作水利田
  而制置河北屯田使何承矩於雄莫霸州平成順
  安軍興堰六百里置斗門引淀水灌溉以足邊食
  元提舉諸路河渠郭守敬言水利六事一曰順徳
  逹泉引入城中分為三渠灌城東地一曰磁州東
[006-21a]
   北滏漳二水合流處引水由滏陽邯鄲洺州永年
   下經鷄澤合入灃河可灌田三千餘頃明汪應蛟
   巡撫天津於葛沽白塘種水稻畝收四五石疏請
   於朝以防海官軍萬人分田墾種而徐貞明水田
   之議尤詳京東諸州縣皆有其遺跡至我
  朝雍正三年直𨽻以水患告既賑貸而撫恤之
特命怡親王等周履三輔大興營田引水溉田之法旌敘
   鼓舞之方既詳且悉其所設京東局則徐貞明之
[006-21b]
   遺規也京西局則何承矩黄懋之舊制也京南局
   則郭守敬之議可循天津局則汪應蛟之跡尚在
   分命官吏督率營治而民人亦有踴躍從事者數
   年之間得水田六千頃有竒而灌溉之利被於三
   輔矣
   五年
諭地方水利闗係民生最為𦂳要江南户口繁庻宜更加
 修濬時其蓄洩以防旱澇我
[006-22a]
皇考念切民依康熙四十六年巡省江浙
躬親講求將附近太湖及通江潮之處條分縷析
特頒諭㫖令江浙督撫於蘇松常鎮杭嘉湖地方疏濬河
 港以資灌溉修建閘座以便啟閉皆動用公帑錢糧不
 使絲毫出於民力恩至渥也乃當時督撫諸臣不能實
 心仰體惟以虚文奉行糜費帑金二十餘萬而無實效
 深可痛恨今巡撫陳時夏特行奏請且稱費用不過十
 餘萬兩即可成功著副都統李淑徳原任山東巡撫陳
[006-22b]
 世倌會同巡撫陳時夏總河齊蘇勒總督孔毓珣悉心
 踏勘詳加酌議凡建立閘座疏濬河流務期盡除淤塞
 以杜泛溢之虞廣蓄水泉以收灌溉之益其一應公費
 俱動用庫帑支給
   又
諭曰朕聞陜西鄭渠白渠龍洞向引涇水溉民田甚廣厯
 年既久漸致淤塞堤堰坍圯醴泉涇陽等縣水田僅存
 其名特令該督岳鍾琪詳酌興修今據奏龍洞亟宜挑
[006-23a]
 穵鄭白渠務當疏濬更須修築堤堰建設閘口以備堅
 久著動用正項錢糧及時挑濬務期渠道深通堤堰堅
 固俾民田永賴
   又
諭蘇松地勢稍下特遣大臣㑹同督撫開濬水道太湖之
 水歸海者經劉河白茒河居多圖誌載二河形勢數十
 里一徑直趨入海年久潮沙堙塞悉成平陸太倉常熟
 之紳衿土豪佔種報科者十無二三今既開濬必盡去
[006-23b]
 新漲地畆以復故道該督撫等當竭力秉公詳勘務為
 一勞永逸之䇿是嵗陳世倌疏請先挑吳淞江白茒河
   孟瀆徳勝九曲河其餘諸河俟完工之日以次開
   濬從之
   議修揚州五塘以溉民田婁江水利告成士民請
   建
萬夀碑亭
諭速止之是月水利營田所進瑞稻一莖三穗或一莖二
[006-24a]
   穗
召入大學士等
賜觀
   又
諭自古治水之法在順其自然之勢而利導之葢水之為
 害者大抵由於故道堙塞使水不得徑直暢流以致泛
 濫為害但徑直之路堙塞年久或民間既已葢造室廬
 開墾田畝或且安𦵏墳墓人情各顧其私不知逺大之
[006-24b]
 計今見欲於此地開濬河道則百計阻撓而司其事者
 未免惑於浮議遂使遷就紆迴茍且從事而不能成一
 勞永逸之舉昨據岳鍾琪奏陜西現在興修漢渠但開
 濬之處不無礙於墳墓故爾遲回朕諭之曰果係民間
 墳墓所在當給與買地之價令其遷𦵏民自樂從今江
 南興修水利著該督撫與欽差官員照此辦理
   又
諭吳淞石塘當日勘估之時於海潮紆緩之處酌量修築
[006-25a]
 土塘盖因工程浩大諸臣為節省錢糧起見故如此定
 議但東南財賦之區灌溉田畝保聚室廬全賴海塘捍
 衛海勢衝激風濤旋轉難定不若一例盡修石塘為百
 姓萬年之利著將現在土塘改築石塘不得惜費省工
 茍且塞責兩江總督范時繹奏報估計修濬太倉州河
   道工料銀兩且言太倉州鎮洋縣士民僉稱境内
   劉河已蒙發帑開濬其七浦河願依舊例業户給
   食佃户出力不敢再費帑金
[006-25b]
上曰國家財用充足朕為地方籌畫萬年之利不惜多費
 帑金興修鉅工養育萬姓若仍用民力以辦公事非朕
 本心也著將士民捐助之處停止仍動用公帑辦理並
 曉諭該州縣士民伊等當體朕愛養元元之心於工程
 告竣之後嵗嵗修濬防䕶俾地方永受其益則勝於目
 前之趨事赴功多矣
   八年
諭寧夏地方萬民衣食之源在於大清漢唐三渠之水利
[006-26a]
定例每年疏濬修理使民田得沾灌溉聞厯年専司之
員疎忽怠玩以致閘道堤岸逐漸損壊時有衝決渠身
淤泥填塞日見淺窄而三渠之中惟唐渠為尤甚近來
其口過低其梢過髙水勢不能逆流而上多誤小民耕
種之期雖每春定有嵗修之例然不能以一月之工程
整數十年之荒廢也見今兵部侍郎通智開濬恵農昌
潤二渠於寧夏水利自然明悉著㑹同太常寺卿史在
甲即行查議今嵗預備物料明春動工修補務令三渠
[006-26b]
堅固俾邊郡黎元灌溉有資永享盈寧之慶
  九年遣太僕寺卿顧琮稽覈直𨽻水田除距水稍
  逺地勢稍髙須車戽而升者聽民隨便種植外其
  水足地平無煩汲升之處今地方官具永逺可為
  水田結狀呈報户部荒廢者如例議處又議設營
  田觀察使二員分轄京東西督率州縣營治可田
  地畝無力者貸以牛種秋收扣還設副使二員出
  資經理以為民倡所有舊田圍渠閘洞時加修治
[006-27a]
   毋致廢壊
   十年
諭寧夏為甘肅要地渠工乃水利攸闗朕特遣大臣督率
 官員開濬恵農昌潤二渠又令修理大清漢唐三渠以
 溥民利年來恵昌二渠及唐渠工程漸次告竣於民田
 大有禆益其大清渠漢渠雖未竣工然加謹堵築極力
 挑濬已足以資灌溉不過湃岸閘座有應行修補之處
 可以從容經理查寧夏有専司水利之同知著將未竣
[006-27b]
 之渠工交與該員於每嵗春工内分年陸續修理務期
 工程堅固利濟有資使民田永霑膏澤是嵗又以甘肅
   所屬之𤓰州地肥饒可墾將疏勒河上流築壩開
   渠引水入河又於安家窩舖對岸導渠疏濬深通
   引水溉田至十一年陜西之柔逺堡鎮夷堡口外
   雙樹墩等地方開墾令開渠溉田十二年甘肅口
   外栁林湖地屯墾令築壩建隄開渠又陜西之中
   衛縣白馬寺灘地廣可耕令開渠建槽以資灌溉
[006-28a]
  議濬淮揚下河水道以濟鹽運溉民竈田
  令松江府之奉賢上海南滙等縣修築捍海土塘
  江蘇撫臣喬世臣言金山華亭奉賢上海南滙五
  縣地方西抵浙江平湖縣界東至寳山縣接壤之
  黄家灣綿亘二百五十餘里舊有土塘以捍潮汐
  雍正二年議自金山嘴至華家角四十餘里係金/山華
  亭二/縣地俱易土為石次第告竣其華家角以東之舊
  塘未經修築今年七月中海潮漫溢以致南滙上
[006-28b]
  海奉賢三縣被灾較重今議修築土塘在奉賢者
  由華家角石塘起至南滙縣東界共九千三百二
  十七丈六尺在南滙者自奉賢縣西界起至上海
  縣東界共一萬五千四百六十四丈在上海者自
  南滙縣西界起至寳山縣界之黄家灣共一千二
  百二十三丈八尺俱底寛五丈面寛二丈五尺髙
  一丈二尺共需銀九萬八千三百五十四兩零又
  黄家灣以北至寳山城四千二百二十八丈一尺
[006-29a]
   有竒舊塘亦頽廢並宜増築塘底寛五丈面寛二
   丈五尺共需銀一萬七千一百一十六兩零疏入
命廷臣集議如所請行之
   十一年
詔修揚州之范公堤
命内大臣海望等查勘浙江海塘海望等疏言浙江江海
   之門户有三省城東南龕赭兩山之間名曰南大
   亹禪機河莊兩山之間名曰中小亹河莊之北寧
[006-29b]
   邑海塘之南名曰北大亹惟中小亹當南北兩岸
   之中江水海潮若由此出入則兩岸無虞但其地
   面不及南北兩大亹之半潮過沙淤偶通旋塞不
   徙而南即徙而北南岸尚有龕常諸山連絡捍衛
   北岸惟恃一綫塘堤而已南大亹久淤成平陸數
   十年前尚有中小亹出入嗣後漸徙至北大亹今
   欲遏江海之狂瀾使其仍歸中道恐非人力所能
   為查海寧東南有尖山聳峙海口其西有小山俗
[006-30a]
   名塌山相去百餘丈水底根脚相連兩山之間向
   有石壩堵截水道後因修塘人役誤取其石見今
   江水大溜𦂳貼北塘直趨尖山塌山之間引入海
   潮衝激塘身䕶沙日卸若於兩山之間照舊堵塞
   使江水海潮仍向外行則北岸䕶沙可漲而水道
   亦可望其南徙至於華家衖以東尖山以西一帶
   塘工有草塘并條石塊石塘不等應改建大石塘
   庻可垂永逺所需工料約銀一百八十餘萬兩非
[006-30b]
   厯數年之久不能告竣臣等見議塞尖山水口既
   堵之後果能漲沙䕶塘則石塘可不必改建如仍
   無漲沙再行改建似亦未遲也惟翁家埠一段草
   塘塘内地勢低窪及塘背附土單薄之處即應培
   補又石草各舊塘僅有一層應請於塘後添築土
   備塘一道比舊塘再髙五六尺以禦風潮泛溢之
  害疏入
上曰所奏俱屬妥協著照所奏行朕思尖塌之間建立石
[006-31a]
 壩以堵水勢似類挑水壩之意所見固是若再於中小
 亹開引河一道分江流入海以減水勢似更有益從前
 雖經開挖旋復壅塞者皆因惜費省工之故今若倍加
 工力兩工並舉更覺妥備石壩建後即有漲沙而石塘
 亦當漸次改建以為永久之利其開挖引河著程元章
 等相度地勢酌量辦理
   十二年兩江總督趙𢎞恩察勘松江海塘議於石
   塘外築貼石土塘一道從之
[006-31b]
   十三年閏四月河東總督王士俊言東平州之安
   山湖地勢低於運河其湖旁涸出之地請開墾以
   濟民食
上令部臣詳議
諭曰山東運河之水全賴諸湖停蓄以資灌注所以前人
 有水櫃之名後因諸湖淤墊居民侵占為田以致水少
 不能濟運朕屢降諭㫖令河道總督等悉心經理近年
 始無水淺停舟之慮今王士俊此舉乃為開墾起見朕
[006-32a]
 思湖水専資濟運倘經理之初但貪田畝之有餘不計
 湖水之不足將來田多水少漕運稽遲則顧此失彼未
 免輕重倒置不可不慎之於始也遂
命止之
 
 
 
 
[006-32b]
 
 
 
 
 
 
 
 皇朝文獻通考卷六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