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欽定續文獻通考 > 欽定續文獻通考 卷一百三十九


[139-1a]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一百三十九
 刑考
  贖刑
遼制品官公事誤犯民年七十以上十五以下犯罪者
聴以贖論
 贖銅之數杖一百者輸錢千
興宗重熈元年詔職事公罪聴贖私罪各從本法
[139-1b]
金制親屬有罪欲以牛馬雜物贖者從之或重罪亦聴
自贖然恐無辨於齊民則劓刵以為别
章宗㤗和元年正月新律成贖銅皆倍於舊
元制諸牧民官公罪之輕者許罰贖職官犯夜者贖諸
年老七十以上年㓜十五以下不任杖者贖諸罪人癃
篤殘疾有妨科決者贖
 凡應罰贖者每笞杖一罰中統鈔一貫
明律頗嚴凡朝廷有所矜恤限於律而不得伸者一寓
[139-2a]
之贖例所以濟法之太重也又國家得時藉其入以佐
緩急而實邊足儲賑荒宫府頒給諸大費徃徃取給於
贓贖二者故贖法比厯代特詳凡贖法有二有律得收
贖者有例得納贖者律贖無敢損益而納贖之例則因
時權宜先後互異其端開於太祖云
 凡律贖若天文生習業已成能專其事犯徒流者決
 杖一百餘罪收贖婦人犯徒流者決杖一百餘罪收
 贖凡年七十以上十五以下及廢疾犯流以下收贖
[139-2b]
 八十以上十嵗以下及篤疾盜及傷人者亦收贖凡
 犯罪時未老疾事發時老疾者依老疾論犯罪時㓜
 小事發時長大者依㓜小論並得收贖若在徒年限
 内老疾亦如之其誣告例告二事以上者輕實重虚
 告一事誣輕為重者已論決全抵剰罪未論決笞杖
 收贖徒流杖一百餘罪亦聴收贖又過失傷人準鬭
 毆傷人罪依律收贖已徒五年再犯徒收贖若犯徒
 流存留養親者止杖一百餘罪收贖至例贖亦有二
[139-3a]
 一罰役一納鈔而例復三變罰役者後多折工值納
 鈔鈔法既壊變為納銀納米焉
太祖洪武六年正月定職官以俸贖罪例並見/刑志
 以工部尚書王肅坐法當笞太祖特為屈法許得以
 俸贖罪遂著為令後三十二年奏準凡應罰官員月
 俸計十分為率追罰一分入官每俸一石罰鈔一百
 文
八年二月命雜犯死罪以下及官犯私罪者謫鳯陽輸
[139-3b]
作屯種贖罪
十二年正月令徒流笞杖罪囚代農民力役贖罪
 每笞二十杖一十準役十日徒流各計年準之雜犯
 死罪罰戍邊
二十三年十二月令殊死以下囚輸粟北邊自贖
 二十五年復有此令至三十年更定運米例死罪一
 百石徒流遞減力不及者死罪自備米三十石徒流
 罪十五石俱赴甘州地方上納就彼充軍
[139-4a]
三十年六月定官吏贖罪事例
 舊律公罪應笞者官照等收贖錢吏每季類決之各
 還職役不記過杖以上記所犯罪名每嵗類送吏兵
 兩部候九年滿考通記所犯次數黜陟之吏典亦備
 銓選降叙至於私罪文官及吏典犯笞四十以下者
 附過還職而不贖笞五十者調用軍官杖以上皆的
 決文官及吏杖罪並罷職不叙至嚴也至是命部院
 議凡内外官吏犯笞杖者記過徒流遷徒者俸贖之
[139-4b]
 三犯罪之如律自是律與例至有異同及頒行大明
 律御製序雜犯死罪徒流遷徙等刑悉視今定贖罪
 條例科斷於是例遂輔律而行
成祖永樂三年七月定京倉納米贖罪之例
 先是帝以北平軍餉不繼令獄囚輸米贖罪兼省餽
 運之勞雜犯死罪六十石徒流遞减輸畢釋之至是
 户部奏量増贖罪米聴於京倉上納免赴北京於是
 令死罪輸米一百一十石徒流以下俱加倍舊額十
[139-5a]
 一年五月又定死罪六十石流以下遞減俱於北京
 官倉給糧自偹牛車運赴懐來從都御史李慶等奏
 也
十一年五月定贖鈔例
 除公罪依例紀録收贖及死罪重者依律處治外其
 情輕者斬罪八千貫絞罪及榜例死罪六千貫流徒
 杖笞納鈔有差宣宗宣德二年四月又定笞杖罪每
 一十贖鈔二十貫徒每一等折杖二十三流並折杖
[139-5b]
 一百四十罰鈔悉如笞杖所定至景帝景㤗元年十
 月以鈔法不通又定笞罪每十贖鈔二百貫至笞五
 十為一千貫杖罪每十三百貫至杖一百為三千貫
 英宗天順五年再定笞一十鈔二百貫餘四笞遞加
 百五十貫至杖六十為千四百五十貫餘杖各遞加
 二百貫
十五年二月詔雜犯死罪囚輸役北京自贖
宣宗宣德元年正月詔赦死罪以下運糧宣府自贖
[139-6a]
四月更定運磚贖罪例
 先是永樂十七年六月詔雜犯死罪以下運磚贖罪
 至是法司言永樂中官吏犯笞杖徒流死罪罰運磚
 畢日各還職役軍民着役寜家是葢一時權宜今宜
 有差等帝令羣臣㑹議凡雜犯死罪以下有力者俱
 依永樂中例若官吏犯贓死罪及徒流罪者仍發北
 京地方為民
七月令南京法司罪囚入米贖罪
[139-6b]
 自死罪至笞一十分十八等各自備米於南京倉上
 納百石至二石有差
  臣/等謹按是時納米者贓罪得不死徒流以下皆
  復用不能納者雖笞杖乆繫不釋徃徃至死後以
  御史張純言貧人罪輕者始免追繫云
二年七月定岷州洮州河州臨洮納米贖罪例
 岷州洮州二衛死罪十石流以下有差河州臨洮二
 衛死罪十三石流以下有差
[139-7a]
三年三月定陜西西安府納米贖罪例
 時以陜西去岷洮等衛路逺輸粟者延緩勅法司加
 増米數令於西安府永豐倉上納於是死罪加至十
 六石流以下皆遞増之
五月更定納米之例
 時刑部奏軍卒工匠納米者多逋逃負欠於是令官
 吏依例納米軍匠力能納者如官吏例若家逺不能
 者行原籍追納就彼官倉收貯若非存留操備上工
[139-7b]
 者遞囘納米
四年正月分定南北納米贖罪例
 帝欲寛恤罪囚令法司㑹議贖罪事例於是御史顧
 佐等奏南京水運良便北京陸路頗難請令北京法
 司並直𨽻河間等八府及河南山東官吏軍民人等
 犯罪俱納米於北京倉雜犯死罪五十石流以下遞
 減南京法司及湖廣江西並南直𨽻太平等府州縣
 罪犯官送北京吏典人等納米於南京倉浙江并直
[139-8a]
 𨽻蘇松常鎮四府及江北直𨽻鳯陽等府州縣罪犯
 納米於淮安倉徐州納米於臨清倉俱依南京例死
 罪官吏一百石軍民八十石流以下遞减其監守盜
 糧兠攬貨物及力不能納米者依律問斷從之
二月定陜西寜夏諸衛加米贖罪例
 舊例寜夏犯罪者令於西安府倉納贖時以寜夏倉
 無儲偫令於本處納米數準岷洮二衛例加倍之
五年七月令罪囚無力運磚者雜犯死罪準雜工五年
[139-8b]
徒流各依年限準工杖罪準工十月笞罪五月
六年七月定四川納米贖罪例
 時以四川松潘諸衛山路險逺糧餉難運㑹川諸衛
 開礦需米䟎運不便所司各請以屬内罪囚納米贖
 罪於是部議松潘去四川城千里死罪二十石流以
 下有差㑹川去四川城道里倍於松潘其米視松潘
 各減之詔從其議
八月定萬全諸衛納米贖罪例
[139-9a]
 後軍都督府奏萬全近邊糧餉為重請令罪囚納贖
 部議有力納米者就近運赴獨石等衛倉納完死罪
 十二石流十石徒八石杖五石笞三石從之
英宗正統元年二月令雜犯死罪納贖未完又犯死罪
者決杖一百再收贖鈔三十六貫仍照先犯原擬發落
三犯奏請區處
九月定蘭縣等處納米贖罪例
 先是鎮守陜西都御史陳鎰巡撫山西河南侍郎于
[139-9b]
 謙俱奏納米麥豆贖罪至是部議蘭縣倉死罪三十
 石流以下有差黄河迤北荘浪等處宜稍減死罪二
 十石流以下有差帝從之
三年八月以陜西饑令雜犯死罪以下輸銀贖罪送邊
吏易米賑之
 户部議定例死罪納銀三十六兩三流二十四兩徒
 五等視流遞減三兩杖一百者六兩九十以下及笞
 五等俱遞減五錢
[139-10a]
十一月以大興宛平二縣缺糧賑濟命罪囚納米贖罪
 死罪七十石流罪五十五石徒罪五等各以五石遞
 減杖每一十二石笞每一十一石五斗
六年十二月命廣西吏典知印承差有犯贓罪者免其
觧京運磚就發昭平等遞運所擺運
 死罪五年流罪四年徒各照年限笞杖納米完日疎
 放
九年十二月定納草贖罪例
[139-10b]
 户部言民間芻草嵗用不給請令法司囚犯以四分
 為率二分仍舊運磚運糧二分輸草二死罪納草一
 千八百束三流并徒三年一千四百束徒二年半以
 下以次遞減從之
十四年定通州運米贖罪例
 令通州運米至京倉雜犯死罪三百六十石三流以
 下遞減通州運至居庸闗隆慶衛等倉死罪九十石
 三流以下遞減
[139-11a]
景帝景㤗二年七月定成都重慶二府運米贖罪例
 自成都府支米運赴播州者雜犯死罪二十五石三
 流以下遞減自重慶府運至貴州者死罪一十八石
 三流以下遞減
三年三月令法司罪囚於京倉運米赴宣府宣徳倉贖

 雜犯死罪四十五石三流并徒三年三十五石餘四
 等遞減一石
[139-11b]
十一月定直𨽻等處納米贖罪例
 先是御史鄒來學奏定永平山海等處有犯輕重罪
 名俱於本處備糧贖罪死罪九十石三流并徒三年
 七十石其餘四等徒遞減十石杖罪每等二石笞罪
 每等一石至是命保定真定等處贖罪則例一如鄒
 來學所奏行之四年四月以直𨽻災又更定納贖例
 死罪六十石流以下有差
四年正月更定輸作贖罪例
[139-12a]
 時刑科言法司論笞杖罪遣運糧運石運灰等項俱
 以笞杖數多寡定所運物多寡惟輸作者不論多寡
 五笞概輸作三月五杖概輸作六月輕重未當比者
 刑部有同論杖罪而或令納鈔或令運糧運石輕重
 亦未盡愜輿論章下三法司議當輸贖者笞罪納鈔
 無力者輸作雜犯死罪及流徒杖罪運糧運石無力
 者煎鹽炒鐡輸作死罪五年流罪四年徒如本限杖
 一百六月笞五十三月杖笞每降一等遞減俱以半
[139-12b]
 月為差其在守衛操僃官旗軍校例難的決者俱納
 鈔無力者住俸輸作婦人坐詿誤者輕罪願納鈔贖
 者聴俱從之
五年五月令在京罪囚於通州運米赴宣化贖罪
 斬絞四十石流以下有差六年五月又以宣府道逺
 難運又令自備米運赴宣府斬絞以下各減舊例之
 半
七年三月以山東諸省災令輸贖者暫抵以麥豆
[139-13a]
 從御史李宏請也
英宗天順五年二月命法司詳定運磚運炭等例
 官員與有力之人照例運磚炭等物每笞一十運灰
 一千二百斤磚七十箇碎磚二千八百斤水和炭二
 百斤石一千二百斤餘四笞五杖各遞加之徒一年
 運灰一萬二千斤磚六百箇碎磚二萬四千斤水和
 炭一千七百斤石一萬二千斤餘四徒三流各遞加
 之雜犯二死各運灰六萬四千二百斤磚三千二百
[139-13b]
 箇碎磚一十二萬八千斤水和炭九千斤石六萬四
 千二百斤
憲宗成化二年令罪囚納馬贖罪
 徒二年與二年半者納馬一匹徒三年與流罪二匹
 死罪三匹餘銀不及市馬一匹者送兵部㑹太僕寺
 收積
令罪囚納豆贖罪
 死罪五十石流以下有差
[139-14a]
三月定婦人犯法贖罪例
 時廣東按察司奏婦人犯笞杖并徒罪者例具的決
 但所犯多縁連累甚為可憫乞依納鈔事例為便法
 司議自後所犯姦盜不孝并審無力與樂婦的決餘
 悉納贖著為令
  刑法志曰凡律所謂收贖者贖餘罪也其例得贖
  罪者贖決杖一百也徒杖兩項分科之除婦人餘
  囚徒流皆決杖不贖後宏治十三年新樂戸徒杖
[139-14b]
  笞罪亦不的決云
孝宗𢎞治十四年定折收銀錢之制
 刑部奏定例難的決人犯并婦人有力者每杖百應
 鈔二千二百五十貫折銀一兩每十以二百貫遞減
 至杖六十為銀六錢笞五十應鈔八百貫折銀五錢
 每十以百五十貫遞減至笞二十為銀二錢笞十應
 鈔二百貫折銀一錢如收銅錢每銀一兩折七百文
 其依律贖鈔除過失殺人外亦視此數折收後正德
[139-15a]
 二年定錢鈔兼收之制如杖一百應鈔二千二百五
 十貫者收鈔千一百二十五貫錢三百五十文嘉靖
 七年十二月巡撫湖廣都御史朱廷聲言收贖與贖
 罪有異在京與在外不同鈔貫止聚於都下錢法不
 行於南方故事審有力及命婦軍職正妻及例難的
 決者有贖罪例鈔老㓜廢疾及婦人餘罪有收贖律
 鈔贖罪例鈔錢鈔兼收如笞一十收鈔百貫收錢三
 十五文其鈔二百貫折銀一錢杖一百收鈔千一百
[139-15b]
 二十五貫收錢三百五十文其鈔二千二百五十貫
 折銀一兩今收贖律鈔笞一十止贖六百文比例鈔
 折銀不及一釐杖一百贖鈔六貫折銀不及一分似
 為太輕葢律鈔與例鈔貫既不同則折銀亦當有異
 請更定為則凡收贖者每鈔一貫折銀一分二釐五
 毫如笞一十贖鈔六百文則折銀七釐五毫以罪重
 輕遞加折收贖帝從其奏令中外問刑諸司皆以此
 例從事於是重修條例奏定贖例在京則做工每笞/一十
[139-16a]
 做工一月折銀三錢至/徒五年折銀一十八兩運囚糧每笞一十米五斗折/銀二錢五分至徒五
 年五十石折/銀二十五兩運灰每笞一十一千二百斤折銀一兩/二錢六分至徒五年六萬斤折銀
 六十/三兩運磚每笞一十七十箇折銀九錢一分/至徒五年三千箇折銀三十九兩運水和
 炭五等每笞一十二百斤折銀四錢至徒/五年八千五百斤折銀十七兩運灰最重
 運炭最輕在外則有力稍有力二等初有□有力次/有力等因御史
 言而/革其有力視在京運囚糧每米五斗納榖一石初/折銀上庫後折榖上倉
 稍有力視在京做工年月為折贖婦人審有力與命
 婦軍職正妻及例難的決之人贖罪應錢鈔兼收者
[139-16b]
 笞杖每一十折銀一錢其老㓜廢疾婦人及天文生
 餘罪收贖者每笞一十應鈔六百文折銀七釐五毫
 於是輕重適均天下便之
世宗嘉靖二十九年詳定贖罪例
 凡軍民諸色人役及舍餘審有力者與文武官吏監
 生生員冠帶官知印承差隂陽生醫生老人舍人不
 分笞杖徒流雜犯死罪俱令運灰運炭運甎納米納
 料等項贖罪此上係不/虧行止者若官吏人等例應革去職役
[139-17a]
 此係行止/有虧者與軍民人等審無力者笞杖罪的決徒流
 雜犯死罪各做工擺站哨瞭發充儀從情重者煎鹽
 炒鐵死罪五年流罪四年徒按年限其在京軍丁人
 等無差占者與例難的決之人笞杖亦令做工
神宗萬厯十五年二月令府州縣自理罰贖俱令折穀
不許納銀有徒杖不能全完者量減石數其充軍罪重
情輕者亦許納贖
 從工科給事中郭顯忠請也
[139-17b]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一百三十九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