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欽定續文獻通考 > 欽定續文獻通考 卷六十六


[066-1a]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六十六
 郊社考
  郊
元憲宗二年八月合祭昊天后土大合樂以太祖睿宗
配享
 元興朔漠代有拜天之禮衣冠尚質祭器尚純帝后
 親之宗戚助祭是年始以冕服拜天於日月山又用
[066-1b]
 衍聖公孔元措言合祭天地首用禮樂作神位至四
 年㑹詣王於庫庫諾爾之西七年秋駐蹕於準諾爾
 皆祭天於其地
世祖中統二年四月躬祀天於舊桓州之西北灑馬湩
以為禮
 時皇族之外無得與祭
  臣/等謹按元初祭天無定所至元十二年十二月
  以受尊號遣使告天地始於麗正門東南七里建
[066-2a]
  祭臺設上帝皇地祇位自後國有大典禮皆即南
  郊告謝至成宗大徳九年郊壇之制始備詳見後
  告祭門
至元二十七年正月造祀天幄殿
成宗大徳二年左丞相哈喇哈斯集羣議建南郊為一
代定制
  元史袁桷傳曰大徳初為翰林國史院檢閲官時
  初建南郊桷進十議曰天無二日天既不得有二
[066-2b]
  五帝不得謂之天作昊天五帝議祭天嵗或為九
  或為二作祭天名數議圜丘不見於五經郊不見
  於周官作圜丘非郊議后土社也作后土即社議
  三嵗一郊非古也作祭天無間嵗議燔柴見於古
  經周官以禋祀為大其義各有㫖作燔柴泰壇議
  祭天之牛角繭栗用牲於郊牛二合配而言之増
  羣祀而合祠非周公之制矣作郊不當立從祀議
  郊質而尊之義也明堂文而親之義也作郊明堂
[066-3a]
  禮儀異制議郊用辛魯禮也卜不得常為辛作郊
  非辛日議北郊不見於三禮尊地而尊北郊鄭𤣥
  之説也作北郊議禮官推其博多采用之
六年三月合祭昊天上帝皇地祇於南郊遣左丞相哈
喇哈斯攝事
 為攝祀天地之始
九年二月命中書議行郊祀禮
 右丞相哈喇哈斯等言祈天保民之事有天子親祀
[066-3b]
 者三曰天曰祖宗曰社稷而祭天尤國之大事也陛
 下雖未及親祀宜如宗廟社稷嵗遣官攝祭制下翰
 林集賢太常及中書議以為周禮冬至圜丘惟祀昊
 天上帝夏至方澤乃禮地漢元始間始合祭天地厯
 東漢至宋千有餘年分祭合祭迄無定議時既不同
 禮樂亦異合祭乃王莽之制不足法今當循三代之
 典祀天南郊而方澤之禮續議以聞於是議壇三成
 以合陽竒之數成高八尺一寸以合乾之九九四陛
[066-4a]
 陛十有二級外設二壝壝各四門壇設於丙巳之地
 以就陽位服依宗廟見用冠服制度樂用雷鼓雷鼗
 孤竹之管雲和之琴瑟雲門之舞四月又議用神主
 議者謂神主廟則有之今祀於壇對越在上非若他
 神無所見也遂不用七月博士又言古者祀天器用
 陶匏席藁鞂自漢甘泉雍時之祀下迨隋唐其壇壝
 玉帛禮器儀仗日益繁縟寖失古者尚質之意宋金
 多循唐制其壇壝禮器儀法其在當時固皆援經而
[066-4b]
 定今欲修嚴不能一舉而大備須酌古今之儀講明
 去取埀則將來中書集議唐宋皆有攝行之禮除從
 祀受胙外一切儀注悉依唐制八月中書省又言自
 古有天下其祖宗皆配天享祭臣等議宗廟已依時
 祭享今郊祀止宜祭天制可是嵗南郊配位遂省
  元史何伯祥傳曰大徳九年冬將有事於南郊議
  配享伯祥子瑋為御史中丞建議曰嚴父配天萬
  世不易不果行
[066-5a]
十一月祀昊天上帝於南郊以攝太尉右丞相哈喇哈
斯左丞相阿固台御史大夫特古勒徳爾為三獻官
 時築壇於麗正文明門之南丙位凡三百八畆有竒
 壇三成毎成高八尺一寸上成縱横五丈中成十丈
 下成十五丈四陛午貫地子午夘酉四位陛十有二
 級外設二壝内壝去壇二十五歩外壝去内壝五十
 四歩壝各四門外垣南櫺星門三東西櫺星門各二
 圜壇周圍上下俱䕶以甓内外壝各高五尺壝四面
[066-5b]
 各有門三俱塗以赤至大三年冬至以三成不足以
 容從祀版位以青䋲代一成䋲二百各長二十五尺
 以足四成之制燎壇在外壝内丙巳之位高一丈二
 尺四方各一丈周圍亦䕶以甓東西南三出陛開上
 南出户上方六尺深可容柴香殿三間在外壝南門
 之外少西南向饌幕殿五間在外壝南門之外少東
 南向省饌殿一間在外壝東門之外少北南向外壝
 之東南為别院内神厨五間南向祠祭局三間北向
[066-6a]
 酒庫三間西向獻官齋房二十間在神厨南垣之外
 西向外壝南門之外為中神門五間諸執事齋房六
 十間以翼之皆北向兩翼端皆有垣以扺東西周垣
 各為門以便出入齋班㕔五間在諸獻官齋房之前
 西向儀鸞局三間法物庫三間都監庫五間在外垣
 内之西北隅皆西向雅樂庫十間在外垣西門之内
 少南東向演樂堂七間在外垣内之西南隅東向獻
 官厨二間在外垣内之東南隅西向滌養犧牲所在
[066-6b]
 外垣南門之外少東西向内犧牲房三間南向及祭
 牲用馬一蒼犢一羊豕鹿各九其文舞曰崇徳之舞
 武舞曰定功之舞其後泰定四年閏九月特加皇地
 祇黄犢一將祀之夕敕送新獵鹿二至大三年冬至
 正配位蒼犢皆一五方帝犢各一皆如其方之色大
 明青犢夜明白犢皆一馬一羊鹿野豕各十有八兔
 十有二四年四月如之
武宗至大三年十一月有事於南郊以太祖配五方帝
[066-7a]
日月星辰從祀
 先是二年十月尚書省及太常禮儀院言南郊之禮
 已行而未備北郊之禮尚未舉行今年冬至祀天南
 郊請以太祖配明年夏至祀地北郊請以世祖配帝
 皆是之
  臣/等謹按祭祀志曰至大二年十二月右丞相等
  言南郊祭天於圜丘大禮已舉云云是奉祖配天
  二年冬至已行之矣紀志不載蓋脫誤也
[066-7b]
英宗至治二年九月議南郊親祀事
 中書平章瑪魯御史中丞曹立禮部尚書張埜學士
 蔡文淵袁桷鄧文原太常禮儀院使王緯田天澤博
 士劉致等㑹都堂議一曰年分按前代多三年一祀
 今天子即位已及三年當有㫖欽依二曰神位周禮
 大宗伯以禋祀祀昊天上帝註謂昊天上帝冬至圜
 丘所祀天皇大帝也又曰蒼璧禮天注云此禮天以
 冬至謂天皇大帝也在北極謂之北辰又曰北辰天
[066-8a]
 皇耀魄寶也又名昊天上帝又名太一帝君以其尊
 大故有數名今按晉書天文志中宫鈎陳口中一星
 曰天皇上帝其神耀魄寳周禮所祀天神正言昊天
 上帝鄭氏以星經考之乃謂即天皇大帝然漢魏以
 來名號亦復不一漢初曰上帝曰太一曰皇天上帝
 魏曰皇皇帝天梁曰天皇大帝惟西晉曰昊天上帝
 與周禮合唐宋以來壇上既設昊天上帝第一等復
 有天皇大帝其五天帝與太一天一等皆不經見本
[066-8b]
 朝大徳九年中書圖議止依周禮祀昊天上帝至大
 三年圖議五帝從享今議依前代通祭三曰配位孝
 經曰孝莫大於嚴父嚴父莫大於配天又曰郊祀后
 稷以配天此郊之所以有配也漢唐以下莫不皆然
 至大三年冬十月三日奉㫖十一月冬至合祭南郊
 太祖皇帝配今議取㫖四曰告配禮器曰魯人將有
 事於上帝必先有事於頖宫註告后稷也告之者將
 以配天也告用牛一宋㑹要於致齋二日宿廟告配
[066-9a]
 凡遣官犧尊豆籩行一獻禮至大三年十一月二十
 一日質明行事初獻攝太尉同太常禮儀院官赴太
 廟奏告今議取㫖五曰大裘冕周禮司裘掌為大裘
 以共王祀天之服鄭司農云黒羊裘服以祀天示質
 也弁師掌王之五冕注冕服有六而言五者大裘之
 冕蓋無旒不聫數也禮記郊特牲曰郊之祭也迎長
 日之至也祭之日王被衮以象天戴冕璪十有二旒
 則天數也陸佃曰禮不盛服不充蓋服大裘以衮襲
[066-9b]
 之也謂冬祀服大裘被之以衮開元及開寳通禮鑾
 駕出宫服衮冕至大次質明改服大裘冕而出次宋
 㑹要紹興十三年車駕自廟赴青城服通天冠絳紗
 祀日服大裘衮冕今議用衮冕六曰匏爵郊特牲
 曰郊之祭也器用陶匏以象天地之性也注謂陶瓦
 器匏用酌獻酒開元禮開寳禮皆有匏爵大徳九年
 正配位用匏爵有坫今議正位用匏配位飲福用玉
 爵七曰戒誓唐通典引禮經祭前期十日親戒百官
[066-10a]
 及族人太宰總戒羣官唐前祀七日宋㑹要十日纂
 要太尉南向司徒亞終獻一品二品從祀北向行事
 官以次北向禮直官以誓文授太尉讀之今天子親
 行大禮止令禮直局管勾讀誓文今議令管勾代太
 尉讀誓刑部尚書莅之八曰㪚齋致齋禮經前期十
 日唐宋金皆七日散齋四日致齋三日國朝親祀太
 廟七日散齋四日於别殿致齋三日於大明殿今議
 依前七日九曰藉神席郊特牲曰莞簟之安而蒲越
[066-10b]
 藁鞂之尚注蒲越藁鞂藉神席也漢舊儀高帝配天
 紺席祭天用六綵綺席六重成帝即位丞相衡御史
 大夫譚以為天地尚質宜止勿修詔從焉唐麟徳二
 年詔曰自處以厚奉天以薄改用䄄褥上帝以蒼其
 餘各視其方色宋以褥加席上禮官以為非禮元豐
 元年奉㫖不設國朝大徳九年正位藁鞂配位蒲越
 冒以青繒至大三年加青綾褥青錦方坐今議合依
 至大三年於席上設褥各依方位十曰犧牲郊特牲
[066-11a]
 曰郊特牲而社稷太牢又曰天地之牛角繭栗秦用
 騮駒漢文帝五帝共一牲武帝三年一祀用太牢光
 武採元始故事天地共犢隋上帝配帝蒼犢二唐開
 元用牛宋正位用蒼犢一配位太牢一國朝大徳九
 年蒼犢二羊豕各九至大三年馬純色肥腯一牲正
 副一鹿一十八野猪一十八羊一十八今議依舊儀
 神位配位用犢外仍用馬其餘並依舊日已行典禮
 十一日香鼎大祭有三始煙為歆神始宗廟則焫蕭
[066-11b]
 祼鬯所謂臭陽達於牆屋也後世焚香蓋本於此而
 非禮經之正至大三年用陶瓦香鼎五十神座香鼎
 香合案各一今議依舊儀十二曰割牲周禮司士凡
 祭祀帥其屬而割牲羞俎豆又諸子大祭祀正六牲
 之體禮運云腥其俎熟其殽體其犬豕牛羊注云腥
 其俎謂豚解而腥之為七體也熟其殽謂體解而爓
 之為二十一體也體其犬豕牛羊謂分别骨肉之貴
 賤以為衆俎也七體謂脊兩肩兩拍兩髀二十一體
[066-12a]
 謂肩臂臑膊骼正脊脡脊横脊正脅短脅代脅并腸
 三胃三拒肺一祭肺三也案禮運疏體解止云十一/體陳祥道禮書乃為二十
 一體蓋據有司徹疏凡骨體之數左右合為二十一/體而云然也肩臂臑膊胳長脅短脅代脅合左右凡
 十六正脊脡脊横脊凡三兩脾不升合為二十/一體不聞以腸胃拒肺祭肺為體志文誤矣其後
 宋元豐三年詳定禮文所言古者祭祀用牲有豚解
 有體解豚解則為七以薦腥體解則為二十一以薦
 熟蓋犬豕牛羊分别骨肉貴賤其解之為體則均也
 皇朝馬牛羊豕鹿並依至大三年割牲用國禮今議
[066-12b]
 依舊儀十三曰大次小次周禮掌次王旅上帝張氊
 案設皇邸唐通典前祀三日尚舍直長施大次於外
 壝東門之内道北南向宋㑹要前祀三日儀鸞司帥
 其屬設大次於外壝東門之内道北南向小次於午
 階之東西向曲禮曰踐阼臨祭祀正義曰阼主階也
 天子祭祀履主階行事故曰踐阼宋元豐詳定禮文
 所言周禮宗廟無設小次之文古者人君臨位於阼
 階蓋阼階者東階也惟人主得位主階行事今國朝
[066-13a]
 太廟儀注大次小次皆在西蓋國家尚右以西為尊
 也今議依祀廟儀注又續具議一曰禮神玉周禮大
 宗伯以禋祀祀昊天上帝注禋之言煙也周人尚臭
 煙氣之臭聞者積柴實牲體焉或有玉帛正義曰或
 有玉帛或不用玉帛皆不定之辭也崔氏云天子自
 奉玉帛牲體於柴上引詩圭璧既卒是燔牲玉也蓋
 卒者終也謂禮神既終當藏之也正經既無燔玉明
 證漢武帝祠太一胙餘皆燔之無玉晉燔牲幣無玉
[066-13b]
 唐宋乃有之顯慶中許敬宗等修舊禮乃云郊天之
 有四圭猶宗廟之有圭瓉也並事畢收藏不在燔列
 宋政和禮制言古者祭祀無不用玉周官典瑞掌玉
 器之藏蓋事已則藏焉有事則出而復用未嘗有燔
 瘞之文今議後大祀禮神之玉時出而用無得燔瘞
 蓋燔者取其煙氣之臭聞玉既無煙又且無氣祭之
 日但當奠於神座既卒事則收藏之二曰飲福特牲
 饋食禮曰尸九飯親嘏主人少牢饋食禮曰尸十二
[066-14a]
 飯尸嘏主人嘏長也大也行禮至此神明已饗盛禮
 俱成故膺受長大之福於祭之末也自漢以來人君
 一獻纔畢而受嘏唐開元禮太尉未升堂而皇帝飲
 福宋元豐三年改從亞終獻既行禮皇帝飲福受胙
 國朝至治元年親祀廟儀注亦用一獻畢飲福今議
 從舊三日升煙禋之言煙也升煙所以報陽也祀天
 之有煙柴猶祭地之瘞埋宗廟之裸鬯厯代以來或
 先燔而後祭或先祭而後燔皆為未允今議祭之日
[066-14b]
 樂六變而燔牲首牲首亦陽也祭終以爵酒饌物及
 牲體燎於壇天子望燎柴用栢四日儀注禮經出於
 秦火之後殘闕脱漏所存無幾至漢諸儒各執所見
 後人所宗惟鄭康成王子廱而二家自相矛盾唐開
 元禮杜佑通典五禮畧完至宋開寳禮并㑹要與郊
 廟奉祀禮文中間講明始備金國大率依唐宋制度
 聖朝四海一家禮樂之興正在今日况天子親行大
 禮所用儀注必合講求大徳九年中書集議合行禮
[066-15a]
 儀依唐制至治元年已有廟祀儀注宜取大徳九年
 至大三年并今次新儀與唐制參酌増損修之侍儀
 司編排鹵簿太史院具報星位分獻官員數及行禮
 并諸執事官合依至大三年儀制亞終獻官取㫖尋
 以太皇太后崩南郊事復止
泰定帝泰定四年閏九月郊祀天地
 是年正月御史臺臣言自世祖迄英宗咸未親郊陛
 下宜躬行郊祀詔遵世祖舊典仍命大臣攝行祀事
[066-15b]
文宗至順元年十月親祀昊天上帝於南郊以太祖配
 將親郊十月太常博士言親祀儀注已具事有未盡
 者按前代典禮親郊七日百官習儀於郊壇今既與
 受戒誓相妨合於致齋前一日告示與祭執事者各
 具公服赴南郊習儀凡與祭執事齋郎樂工舊不設
 盥洗位殊非涓潔之道今合於饌殿齋班㕔前及齋
 宿之所隨宜設置盥洗數處俱用鍋釜温水置盆杓
 巾帨令人掌管省諭必盥洗然後行事違者治之祭
[066-16a]
 日太常院分官提調神厨監視割烹上下燈燭籸燎
 已前雖有剪燭提調籸盆等官率皆虚應故事或減
 刻物料燭燎不明又嘗見奉禮賛賜胙之後獻官方
 退所司便服徹俎壇上燈燭一時俱滅因而雜人登
 壇攘奪不能禁止甚為䙝慢今宜禁約省牲之前凡
 入壝門之人皆服窄紫有官者公服禁治四壝紅門
 宜令所司添造闗木鎖鑰祭畢即令闗閉毋使雜人
 得入其藁鞂匏爵事畢合依大徳九年例焚之監察
[066-16b]
 御史楊彬等言禮享帝必以始祖為配今未聞設配
 位竊恐禮文有闕又先祀一日皇帝必備法駕出宿
 郊次其扈從近侍之臣未嘗經厯宜申戒敕以達孚
 誠命與中書議行至是親郊始服大裘衮冕行事
  祭祀志曰南郊自世祖以來毎難於親其事英宗
  始有意親郊而志弗克遂至文宗始克舉焉器物
  儀注至是益加詳慎矣
順帝至正三年十月親祀上帝於南郊以太祖配
[066-17a]
 先期告祭太廟禮成大赦天下皆用舊典
十五年十一月親祀上帝於南郊以皇太子阿裕寔哩
達喇為亞獻攝太尉右丞相鼎珠為終獻
 十月右丞相哈瑪爾言郊社之禮以太祖配皇帝出
 宫至郊祀所便服乘馬不設内外儀仗教坊隊子齋
 戒七日如舊儀
文宗在位五年親郊一
 至頥元年十月辛酉/
[066-17b]
順帝在位三十二年親郊二
 至正三年十月己酉壬辰/ 十五年十一月
郊祀儀物
 神位昊天上帝位天壇之中少北皇地祇位次東少
 却皆南向神席皆緣以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