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欽定續文獻通考 > 欽定續文獻通考 卷五


[005-1a]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五
 田賦考
  屯田
明太祖戊戌十一月立民兵萬戸府寓兵於農又令諸
將分軍於龍江諸處屯田
 至癸邜二月諸處屯田惟都水營田使康茂才屯積
 充牣諸將皆不及乃下令申諭曰興國之本在於強
[005-1b]
 兵足食自兵興以來民無寧居連年饑饉田地荒蕪
 若兵食盡資於民則民力重困故令將士屯田且耕
 且戰今各將帥已有分定城鎮然隨處地利未能盡
 墾數年未見功緒惟康茂才所屯得穀一萬五千餘
 石以給軍餉尚餘七千石以此較彼地力均而入有
 多寡盖人力有勤隋故耳自今諸將冝督軍士及時
 開墾以收地利
洪武初於兩京各省直建設衛所置屯田以都司統攝
[005-2a]
洪武元年八月詔以金/陵為南京大梁為北京
 三年九月中書省請税太原朔州等衛屯田官給牛
 種者十税五自備者税其四帝曰邉軍勞苦能自給
 足矣猶欲取其税乎命勿徴明年十一月又言河南
 山東北平陜西山西及直𨽻淮安諸府屯田凡官給
 牛種者十税五自備者十税三仍詔勿徴俟三年後
 畝收租一斗其制移民就寛鄉或召募或罪徙者為
 民屯皆領之有司而軍屯則領之衛所每軍受田五
[005-2b]
 十畝為一分又或百畝七十畝三十畝二十畝不等
 皆以土地肥瘠為差給牛農具教樹植復租賦時遣
 官勸諭焉
  桂彦良太平治要曰中原為天下腹心號膏腴之
  地因人力不至乆致荒蕪近雖令諸郡屯種墾闢
  未廣莫若於四方地瘠民貧户口衆多之處令有
  司募民開耕願應募者資以物力寛其徭賦使之
  樂於趨事及犯罪者亦謫之屯田使荒閒之地無
[005-3a]
  不農桑三五年間中州富庻矣
又募鹽商於各邉開中謂之商屯
 三年六月以大同糧儲自陵縣運至太和嶺路逺費
 重從山西行省言令商人於大同倉入米一石太原
 倉入米一石三斗者給淮鹽一小引以省運費而充
 邉儲謂之開中其後各行省邉境多召商中鹽輸米
 諸倉以為軍儲計道里逺近自五石至一石有差先
 後増減則例不一率視時緩急米直髙下中納者利
[005-3b]
 否道逺地險則減而輕之迨孝宗𢎞治中戸部尚書
 葉淇變法而開中始壞諸淮商悉撤業歸西北商亦
 多徙家於淮邉地為墟米石值銀五兩而邉儲枵然
 矣世宗嘉靖時陜西廵撫楊一清復請召商開中又
 請倣古募民實塞下之意招徠隴右關西民以屯邉
 其後周澤王崇古林富陳世輔王畿王朝用唐順之
 呉桂芳等争言屯政而龎尚鵬總理江北鹽屯尋移
 九邉與總督王崇古先後區畫屯政甚詳然是時因
[005-4a]
 循日乆卒鮮實效
  王圻曰屯田乃足食足兵之要道而通商中鹽則
  又所以維持屯田於不壞者也洪永間純任此法
  所以邉圉富強不煩轉運而蠲租之詔無嵗無之
  後來屯田鹽法漸非其舊而邉餉不足軍民俱困
  矣
四年三月徙山後民萬七千餘户屯北平
 從中書右丞相徐達請也時又令于山北口外東勝
[005-4b]
 蔚朔安豐雲應等州極邉沙漠之地各設千百户收
 撫邉民無事則耕有事則戰就以所儲草給之至六
 月達又以沙漠遺民三萬二千餘戸屯田北平凡置
 屯二百五十四開田一千三百四十三頃至七年正
 月都督僉事王蕳王誠平章李伯昇屯田河南山東
 北平八年正月衛國公鄧愈中山侯湯和等十三人
 屯戍北平陕西河南十三年九月景州侯曹震榮陽
 侯楊璟永城侯薛顯屯田北平十五年八月延安侯
[005-5a]
 唐勝宗長興侯耿炳文屯田陜西
五年正月詔罪當戍兩廣者悉發臨濠屯田
 至八年二月宥雜犯以下及官犯私罪者謫鳯陽輸
 作屯種贖罪九年十一月徙山西及真定民無産者
 屯田鳯陽十三年五月釋在京及臨濠屯田輸作者
六年四月詔屯田寧夏四川等境
 太僕丞梁埜僊帖木爾言黄河迆北寧夏境内及四
 川西南至船城東北至塔灘相去八百里土田膏沃
[005-5b]
 舟楫通行宜招集流亡屯田兼行中鹽之法從之其
 後又令四川建昌衛附近田土先儘軍人次與小旗
 總旗百戸千戸指揮屯種自給陜西臨洮泯州寧夏
 洮州西寧甘州莊浪河州甘肅山丹永昌涼州等衛
 屯田嵗穀種外餘糧以十分之二上倉給守城軍士
十五年五月命遼左屯田
 時士卒饋運渡海有溺死者因議遼左屯田之法至
 三十年正月命左都督楊文屯田遼東
[005-6a]
十九年九月屯田雲南
 時雲南既平諸蠻未附命西平侯沐英鎮之英奏雲
 南土地甚廣而荒蕪居多宜置屯田令軍士開耕以
 備儲蓄乃諭戸部曰屯田可以紓民力足兵食邉方
 之計莫善於此然邉地乆荒榛莾蔽翳用力實難宜
 緩其嵗輸使樂耕作數年之後徴之可也英奉詔自
 永寧至大理六十里設一堡留軍屯田至二十年八
 月景川侯曹震屯田雲南品甸十一月普定侯陳桓
[005-6b]
 靖寧侯葉昇屯田定邉姚安畢節諸衛
  明史沐英傳曰英在滇百務具舉簡守令課農桑
  嵗較屯田増損以為賞罰墾田至百萬餘畆子春
  復大修屯政闢田三十餘萬畆鑿鐵池河灌宜良
  涸田數萬畆民復業者五千餘户
二十一年九月敕天下衛所屯田
 勅五軍都督府曰養兵而不病於農者莫若屯田今
 海宇寧謐邉境無虞若使兵坐食於農農必受敝非
[005-7a]
 長治乆安之術其令天下衛所督兵屯種庶幾兵農
 兼務國用以舒自是嵗得糧五百餘萬石至二十四
 年四月又謂後軍都督沐春曰今塞外清寧已置大
 寧都司及廣寧諸衛足以守邉其守關士卒已命撤
 之而山海關猶循故事其七站軍士雖名守闗實廢
 屯田養馬自今一片石等關每處止存軍士十餘人
 譏察逋逃餘悉令屯田
二十三年正月延安侯唐勝宗督貴州各衛屯田
[005-7b]
二十五年二月詔天下衛所軍以十之七屯田
 至成祖永樂二年更定屯守之數臨邉險要守多于
 屯地僻處及輸糧艱者屯多于守屯兵百名委百户
 三百名委千户五百名以上指揮督之不及百名者
 不拘頃畆任其開墾自收不許比較
  臣/等謹按明史食貨志洪武時邉地三分守城七
  分屯種内地二分守城八分屯種故㑹典又有二
  八四六一九中半等例皆以地之衝緩為差者盖
[005-8a]
  通洪永而言之也實録云洪武初置内外衛所凡
  一衛統十千戸一千戸統十百戸百戸領總旗二
  總旗領小旗五小旗領軍十皆有實數至七年八
  月重定其制大率以五千六百人為一衛以三七
  之數核之則當時每衛屯田者應有三千九百二
  十人餘可
八月宋國公馮勝潁國公傅友徳帥開國公常昇等分
行山西籍民為軍屯田於大同東勝立十六衛
[005-8b]
二十八年正月周王橚晉王□率河南山西諸衛軍出
塞築城屯田燕王棣帥總兵官周興出遼東塞
 時帝念邉防甚且欲諸子習兵事諸王封並塞居者
 皆預軍務而晉燕二王尤被重寄數命將兵出塞及
 築城屯田
惠帝建文四年時成祖即位稱/洪武三十五年始定屯田科則
 每軍田一分正糧十二石收貯屯倉聴本軍支用餘
 糧十二石給本衛官庫俸糧每衛以指揮一員每所
[005-9a]
 以千户一員提督都司不時委官督查年終將上倉
 并給過子粒之數造冊赴京比較
令直𨽻屯田差御史比較各都司屯田廵按御史比較
 至成祖永樂五年各省按察司俱増僉事浙江江西
 湖廣廣西廣東河南雲南四川各一員陜西福建山
 東山西各二員盤查屯田自後屢有添設宣宗宣徳
 五年各處屯田令都布按三司提督在京幷直𨽻衛
 所從廵按御史提督若有總兵官鎮守處亦令提督
[005-9b]
 十年令廵按陜西御史兼理屯田英宗正統六年添
 設貴州按察司副使後又添設於湖廣陜西山西又
 添設湖廣布政司叅政皆提督屯田八年令各處按
 察司原無提督屯田官者各添設僉事一員十一年
 添設山東按察使僉事一員提督北直𨽻屯田景帝
 景泰四年添設山東按察司副使一員兼理永平等
 處屯田天順元年差户部郎中四員兼理宣府大同
 薊州永平山海等處屯田憲宗成化九年令都察院
[005-10a]
 差御史一員廵視南京衛所屯田南京廵屯/御史始此十九年
 令雲南按察司銀塲僉事兼理屯田二十三年革山
 東僉事以廵察海道副使兼理武宗正徳三年定嵗
 差御史一員督理北京直𨽻屯種北京廵屯/御史始此世宗嘉
 靖八年定廵屯御史三年為滿其屯田僉事革九年
 令清軍御史帶管各省屯田事宜該管屯田等官悉
 聽節制三十八年設宣大同知一員專管屯政
成祖永樂元年十月命靖安侯王忠往北京整理屯田
[005-10b]
 十二月工部尚書黄福奏陜西行都司所屬屯田多
 缺耕牛耕具合准北京例官市牛給之耕具于陜西
 布政司所屬鑄造悉從之
二年令湖廣諸衛收糧以米為凖
 戸部尚書郁新言湖廣諸衛屯田收糧不一種請皆
 以米為凖凡粟穀穈黍大麥蕎穄二石稻穀薥秫二
 石五斗穇稗三石皆凖米一石小麥麻豆與米等從
 之著為令
[005-11a]
十一月命軍官各種様田以嵗收之數相考較
 時定每軍屯田嵗食米十二石外餘六石為率多者
 賞鈔缺者罰俸又以田肥瘠不同法宜有别乃命給
 各都司官軍牛種視其嵗收之數考較謂之様田太
 原左衛千户陳淮所種様田每軍餘糧二十三石命
 重賞之三年正月以寧夏積穀尤多總兵何福賜敕
 褒美户部尚書郁新以士卒勞苦奏減屯田嵗收不
 如額者十之四五至仁宗洪熙元年六月宣宗已/即位
[005-11b]
 同總兵鄭亨上去年屯田子粒數因諭尚書夏原吉
 曰邉軍屯田可省轉輸之勞宜遣人覈實所積果多
 如例賞之
三年二月令太僕寺給山東屯牛
 至二十二年欲廣遼東屯田命索耕牛於朝鮮送至
 萬頭勅遼東都司分給屯田
  臣/等謹按洪永時屯牛皆官給嵗報孳生之數宣
  徳後定制牛死責令買補計天下屯牛共二十五
[005-12a]
  萬五千六百六十四頭至𢎞治時見報冊者止七
  萬九千八百二十六頭其時南京廣洋等衛洪永
  間俵散屯牛已無存者以每年造報虛册科害屯
  軍令豁除之夫給牛以養屯卒意至厚也自責償
  之令下而虚抱之害日深不數十年而在册者已
  損十分之七然則向之所謂孶生者果安在哉掌
  六牲而阜蕃其物此周官所以重牧人也
是年設屯田則例紅牌
[005-12b]
 屯設紅牌列則例於上年六十與殘疾及㓜者耕以
 自食不限于例屯軍以公事妨農務者免徴子粒且
 禁衛所差撥于時東自遼左北抵宣大西至甘肅南
 盡滇蜀極于交趾中原則大河南北在在興屯矣
二十二年十一月時仁宗/已即位禁所司擅役屯田軍士
 諭户部尚書夏原吉曰先帝立屯種用心甚至迨後
 所司多征徭之既違農時遂鮮收□以致儲蓄不充
 未免轉運其令天下衛所自今有擅差軍士妨農務
[005-13a]
 者處以重法
宣宗宣徳四年五月遣官經理各省屯田
 先是元進士范濟以廣信知府謫戍興州帝即位時
 濟年八十餘矣詣闕上書八事其一言洪武中令軍
 士七分屯田三分守城最為善䇿比者調度日繁興
 造日廣虚有屯種之名田多荒蕪兼養馬採草伐薪
 燒炭雜役旁午兵力焉得不疲農業焉得不廢願敕
 邉將課卒墾荒限以頃畝官給牛種稽其勤惰明賞
[005-13b]
 罰以示勸懲則塞下田可盡墾轉餉益紓諸邉富實
 計無便於此者至是兵科給事中戴弁奏自山海至
 薊州守闗軍萬人列營二十二所操練之外無他差
 遣若稍屯種亦可實邉請取勘營所附近荒田斟酌
 分給且屯且守帝命戸部兵部各遣官與都督陳景
 先經理至五年八月工部尚書黄福言永樂間雖營
 建北京南討交阯北征沙漠資用未嘗乏比國無大
 費而嵗用僅給即不幸有水旱征調將何以濟請設
[005-14a]
 操備營繕軍士十萬人於濟寧以北衛輝真定以東
 縁河屯種初年自食次年人收五石三年收倍之既
 省京倉口糧六十萬石又省本衛月糧百二十萬石
 嵗可得二百八十萬石帝善之下户兵二部議部奏
 縁河屯田實便請先以五萬頃為率發附近居民五
 萬人墾之但山東近年旱饑流徙初復衛卒多力役
 冝先遣官行視田以俟開墾遂令吏部郎中趙新等
 經理福總其事既而有言軍民各有常業若復分田
[005-14b]
 役益勞擾事竟不行六年二月又遣侍郎羅汝敬督
 陜西屯田四月侍郎柴車經理山西屯田十二月遣
 御史廵視寧夏甘州屯田水利至七年帝從户部議
 令他衛軍戍宣府者悉遣還屯種左都督譚廣上言
 臣所守邉一千四百餘里敵人窺伺竊發無時脱有
 警徴兵數百里外勢豈能及屯種之議臣愚未見其
 可帝以邉卒戍守有餘但命永樂中調戍者勿遣時
 又屢覈各屯以征戍罷耕及官豪勢要占匿者減餘
[005-15a]
 糧之半迆北來歸就屯之人給車牛農器分遼東各
 衛屯軍為三等丁牛兼者為上丁牛有一為中俱無
 者為下
  王圻曰黄福之言不但可以屯種雜糧雖江南之
  秔稻亦可植也山東通濟沁泗沂諸水河南鑿汝
  蔡洹息諸渠陜西濬涇渭漆沮諸流則西北之田
  皆秔稻矣奈何經畫疆理既無西門豹鄭國之徒
  而築舍道旁竟使軍國之賦盡仰給於東南哉
[005-15b]
英宗正統元年正月發禁軍三萬人屯田畿輔
 其後天順元年令京城附近直𨽻八府及山東河南
 荒閒地及有人佃種無糧差者撥與所在衛所軍餘
 屯種納糧
二年免軍田正糧歸倉止徴餘糧六石
 初成祖永樂二十年詔各都司衛所屯軍艱苦子粒
 不敷除自用十二石外餘糧免半止徴六石仁宗洪
 熙元年令共正糧十八石上倉至是始定科則而正
[005-16a]
 糧遂不上倉矣三年令四川都司衛所屯種水田者
 納米陸地者納豆無豆者抵豆折米四年令宣大遼
 東陜西沿邉空地許官軍庫下人丁耕種免納子粒
 七年令屯田自墾荒地每畝嵗納糧五升三合五勺
 減延綏等處屯田子粒每百畝嵗納六石者止納四
 石陜西行都司屯田子粒每百畝嵗納十石延綏等
 處每百畝嵗納八石又減陜西行都司屯田子粒嵗
 納八石十二年開平衛屯軍餘糧六石減免二石
[005-16b]
  明史羅亨信𫝊曰正統十年亨信廵撫宣府大同
  時遣官度二鎮軍田一軍八十畝外悉徴税五升
  亨信上言永樂時詔邉軍盡力墾田毋徴税陛下
  復申命之今奈何復為此舉塞下諸軍防邉勞苦
  無他生業惟事田作每嵗自冬徂春迎送瓦剌使
  臣三月始得就田七月又復刈草八月以後修治
  闗塞計一嵗中曽無休暇况邉地磽瘠霜早收薄
  若更徴税則民不復耕必致竄逸計臣但務積粟
[005-17a]
  不知人心不固雖有粟將誰與守帝納其言而止
  春明夢餘録載萬厯策衡曰屯法之壞一壞於餘
  糧之免半洪熙行寛大之政命免餘糧六石是捐
  其半也是時大臣違道干譽不能為經逺之計夫
  舉天下之軍藉食于屯一旦失其半何以足軍國
  之需再壞于正糧之免盤宣徳十年始下此令正
  統二年率土行之不知正糧納官以時給之可以
  免貧軍之花費可以平四時之市價可以操予奪
[005-17b]
  之大柄今免其交盤則正糧為應得之物屯産亦
  遂為固有之私典賣迭出頑鈍叢生不可收拾端
  在於此屯糧日虧徴發日甚不取之此必取之彼
  易欺者民則倍徴而不以為苛難制者軍遂棄置
  而不敢問非法之平也
景帝景泰時令邊兵分為兩畨六日操守六日耕種
 時以邉方多事故更其制
 又先是英宗正統時鎮將多私墾之田河南山西廵
[005-18a]
 撫于謙盡奪之為官屯以資邉用至帝景泰三年四
 月學士商輅言邉外田地極廣先因在京功臣等將
 附近各城堡膏腴之産占作莊田其餘閒田又為鎮
 守總兵叅將等占為己業以致軍士無田可耕夫且
 耕且守如漢趙充國諸葛亮晉羊祜皆有明效今日
 守邉之要莫善于此下所司議行五年兵部尚書鎮
 守福建孫原貞言四方屯軍率以營繕轉輸諸役妨
 耕作宜簡精鋭實伍餘悉歸之農若増萬人屯即嵗
[005-18b]
 省倉糧十二萬石且積餘糧六萬石兵食豈有不足
 哉時不能用
二年六月詔貴州各衛修舉屯田
憲宗成化元年十月𠡠宣府守臣以屯糧買官馬
 初景帝時邉城多空地而守臣諸役外復有閒曠軍
 餘宣府總督李秉請量支宣府官銀一萬兩買牛給
 軍耕種收餘糧易銀給貧軍買馬英宗天順初有言
 勞軍不便者下行都督楊能等㑹議稱耕種便至是
[005-19a]
 宣府廵撫葉盛又以餘糧買官牛千八百并置農具
 遣軍屯糧收糧易銀以補官馬耗損户部奏官府不
 煩督責軍士不致賠償立法甚善乞𠡠守臣遵守從
 之
 又六年三月令陜西延綏等處屯田每軍百畝徴草
 二束九年令榆林以南召募軍民屯田每一百畆于
 隣堡上納子粒六石
  明史食貨志曰自正統後屯政稍弛而屯糧猶存
[005-19b]
  三之二其後屯田多為内監軍官占奪法盡壊憲
  宗之世頗議釐復而視舊所入不能什一矣至𢎞
  治時屯糧愈輕有畆止三升者
孝宗𢎞治時定各省屯糧折銀之數
 二年令成都右等衛屯田每糧一石折銀三錢六分
 聴支軍糧八年令福建行都司所屬建寧延邵三衛
 都司所屬福州左等衛屯田每石折徴銀二錢五分
 觧京濟邉十一年洪川順聖川每頃徴糧三石每二
[005-20a]
 頃五十畆徴草十束願折銀者聽十五年令京衛新
 増地畆每糧一石折銀二錢放支官軍月糧十六年
 浙江除昌國衛田畆數多温州衛田地膏腴外其餘
 各衛所屯軍全納子粒六石者每年本折中半每石
 徴銀二錢五分十七年以成都右等衛所屯地山岡
 瘠薄難納本色每石折銀三錢至穆宗隆慶元年山
 西廵按周詠奏陽和髙山二衛雨雹害稼請蠲田租
 户部議各邉屯田原無蠲租之詔冝將災重者每石
[005-20b]
 折銀二錢五分報可
六年定屯官徴糧違限之罰
 年終不完者都司及衛所管屯并有屯糧官員家截
 日住俸一年之上不完者都司衛所掌印并按察司
 管屯官一體住俸至世宗嘉靖三十一年令比較屯
 田官見徴子粒不完三分者住俸五分以上者叅問
 一年之上不完者革任侵欺者五分以上降二級以
 下降一級神宗萬厯元年令各衛所屯糧通限當年
[005-21a]
 完足如未完二分以上管屯官住俸四分以上管屯
 官降俸二級掌印官住俸督催六分以上管屯官降
 二級革任差操掌印官降俸二級戴罪管事八分以
 上屯官降二級調邉衛係邉衛者調極邉帶俸差操
 掌印官降二級革任差操都司掌印管屯官總計所
 屬衛所完欠分數一體查叅九年通𠡠各撫按以後
 衛所掌印管屯各官查果屯軍消乏屯地荒蕪不能
 完糧者始准逓減降罰
[005-21b]
十三年定強占屯田禁
 凡用強占種屯田者官調邉衛帶俸差操旗軍軍丁
 戍邉民發口外管屯官不清查者治罪如侵種非係
 用強或不及五十畆者依侵占官田例發落
十四年開固原各邉屯
 戸部尚書秦絃總制三邉見固原迆北延袤千里閒
 田數十萬頃曠野近邉無城堡可依議於花馬池迆
 西至小鹽池二百里每二十里築一堡堡周四十八
[005-22a]
 大役軍五百人固原迆北諸處亦各築屯堡募人屯
 種每頃嵗賦米五石可得五十萬石下詔行之
十五年令管屯官造屯田册送後湖以頃畆之數刻記
碑隂
 自正統十一年令各衛所類造屯田坐落地方四至
 頃畆子粒數目文册二本一繳上司一發州縣至是
 因後湖幷南京戸部及各衛所俱無屯册可稽故有
 是令
[005-22b]
武宗正徳四年八月遣使覈各邉屯田
 時司禮監太監劉瑾止各邉年例銀又不令商人在
 邉輸納鹽課邉儲大匱乃分遣御史往各邉丈量屯
 田以清出地畆數多及追完積逋者為能否則罪之
 其増數悉令出租時遼東屯田較永樂間田贏萬八
 千餘頃而糧乃縮四萬六千餘石永樂時屯田米常
 溢三之一常操軍十九萬以屯軍四萬供之而受供
 者又得自耕邉外軍無月糧以是邉餉恒足及是屯
[005-23a]
 軍多逃死常操軍止八萬皆仰給於倉而邉外數擾
 棄不耕希瑾意者偽増田數搜括慘毒户部侍郎韓
 福尤急刻遼卒不堪脇衆為亂撫之乃定周東在寧
 夏與都御史安惟學比較尤嚴刑及軍官妻子人心
 憤怨指揮何錦等遂與安化王寘鐇起兵以誅瑾為
 名殺惟學等
  王圻曰按鹽法舊令商人上納本色則商人佃種
  邉地不致荒蕪鹽課有資屯糧自辦茍不復鹽法
[005-23b]
  止清屯田則邉人無力耕種子粒仍無從出適擾
  貧軍以釀亂耳
世宗嘉靖六年定領種軍田之限
 先是英宗正統八年令廣西桂林等所屯田每軍加
 給一十畆如有餘剩即令軍舍及勾補軍旗如數撥
 給照例納糧九年令浙江等處屯軍遺田儘見軍撥
 種餘騐官軍戸下丁及官旗軍民願承種者一體給
 撥其積乆抛荒者三年成熟後照例徴收子粒就近
[005-24a]
 交納俟有軍之日撥軍屯種至孝宗𢎞治四年令四
 川管屯僉事將官舍占種田地撥與無田軍餘耕種
 願認糧者亦查明分數照例徴收武宗正徳十五年
 又令湖廣所新増田地以十分為率減三分其七分
 撥軍舍承種納糧至是乃詔凡官舍軍餘占種年乆
 故軍之田仍與領種代納糧草如軍見存而無田者
 即令退還本軍為業所領種故軍之田一人止許一
 分一户止許二分餘俱令退出
[005-24b]
 時遼東廵撫李承勛招逋逃三千二百人開屯田千
 五百頃僉都御史劉天和督甘肅屯政請以肅州丁
 壯及山陜流民於近邉耕牧且推行於諸邉奏當興
 革者十事田利大興至二十一年總督宣大兼督河
 南山東軍務翟鵬浚濠築垣修邉墻三百九十餘里
 得地萬四千九百餘頃募軍千五百人人給五十畆
 省倉儲無算二十三年大同廵撫詹榮以近邉分置
 諸堡三十一所延亘五百餘里闢治之皆膏腴田可
[005-25a]
 數十萬頃乃奏請召軍佃作復其租徭移大同一嵗
 市馬費市牛賦之秋冬則聚而遏宼帝立從焉
穆宗隆慶時復令屯糧畆税一斗
 屯糧之輕至𢎞治正徳而極嘉靖中糧額漸増至是
 復畝收一斗然屯丁逃亡者益多管糧郎中不問屯
 田有無月糧止半給沿邉屯地或變為斥鹵沙磧糧
 額不得減屯田御史又於額外増本折屯軍益不堪
 命
[005-25b]
 時給事中鄭大經言薊屯當量地利而定其則遼屯
 當改營田而足其額此興復屯政之大較也御史李
 叔和言遼東屯田半廢近行營田之法撥軍耕種致
 行伍空虗且嵗收田租止備脩邉工費而各軍支餉
 如故有損無益盖此法止可行於河西人少之處若
 河東則當廣召種之令授田徴税悉扺嵗餉以省内
 輸簡囘壯勇以實行伍仍特勅官董之如内地屯田
 之制從之
[005-26a]
二年春命都御史分督九邉屯田
 先是世宗嘉靖二十九年令選風力重臣二員督理
 北直𨽻山西宣大屯政至是朝議興九邉屯鹽命副
 都御史鄒應龍唐繼禄僉都御史龎尚鵬一往江北
 兼山東河南一往江南兼浙湖雲貴一往河東兼四
 川時户科給事中魏時亮奏天下三大患其一曰邉
 餉莫要於屯鹽近遴龎尚鵬鄒應龍凌儒往理事權
 雖重顧往河東者兼理四川往江北者兼理山東河
[005-26b]
 南往江南者兼理浙湖雲貴重内地而輕塞下非初
 㫖也且一人領數道曠逺難周請在内地者專責廵
 撫令尚鵬等三人分任塞下屯事乆任責成有功待
 以不次則利興而邉儲自裕其秋應龍等召還命尚
 鵬兼領九邉列上屯政便宜江北者四薊鎮者九遼
 東宣大者各十一寧夏者四甘肅者七奏輙報可諸
 御史督鹽政者以事權見奪欲攻去之河東廵鹽郜
 永劾尚鵬行事乖違中官復激帝怒遂落尚鵬職而
[005-27a]
 汰屯鹽都御史官
  臣/等謹按都御史三人之名龎尚鵬本傳謂尚鵬
  與鄒應龍唐繼禄而魏時亮𫝊則以唐繼禄為凌
  儒豈初命者一人既事者復一人故各從所見而
  言之耶
給宣大屯宫養亷田
 宣大開墾田已成業令每十頃内給將官五十畆為
 養亷之資若副叅開墾不及百頃守備以下不及一
[005-27b]
 十頃叅論戒飭四年詔各邉自墾田永不起科如嵗
 増粟十萬五萬石自墾至百頃千頃者重加陞賞
神宗萬厯五年正月詔鳯陽淮安力舉營田
 時山東廵撫鄭汝璧請開登州海北長山諸島田福
 建廵撫許孚逺墾閩海檀山田成復請開南日山澎
 湖又言浙江濵海諸山若陳錢金塘補陀玉環南麂
 皆可經理或留中不下或不乆輙廢
  食貨志曰萬厯時計天下屯田之數六十四萬四
[005-28a]
  千餘頃視洪武時虧二十四萬九千餘頃田日減
  而糧日増矣
給事中郝敬請抽畿輔屯牧兵屯田遼左
 時方征倭㓂濟陽衛舍餘李大用等請以萬人自備
 資糧隨行敬乃上䟽曰臣閲李大用等奏畿輔附近
 濟陽等衛屯牧額兵共四十八萬願以萬人隨行征
 倭衆軍自貼糧餉臣訪其故自永樂時靖難功成剩
 精兵四十八萬内一十二萬選入十二團營餘三十
[005-28b]
 六萬給賜屯田牧地種納子粒馬價分置七十八衛
 於順天府所屬州縣俱屬三千營統轄聽調征剿今
 二百餘年生齒繁衍與民混雜有司𣲖以馬户撑船
 運米等役衆軍脱卸無計昨者寧夏之役各餘丁議
 自備糧隨行征剿求免前差未幾寧夏平議遂寢兹
 縁倭奴告警重復申奏盖彼以三十六萬之衆止出
 萬人是三十六人中抽一丁耳以三十六萬衆共餉
 萬人是三十六家共贍一軍耳又得概免民差圗此
[005-29a]
 便利今東征師可勿復用此惟是遼左空虛冝因羣
 情為轉移之計即於各衛原籍中十名抽一據三十
 六萬原數除六萬作耗外可得壯丁三萬人擇亷幹
 官數員統領赴遼東開種屯田於存留三十萬中每
 十名幇貼屯兵一名牛種廬舍之費令概免前差開
 墾田成即給本兵為永業大率每兵一名墾田二十
 五畆内除五畆為官田每畆量收子粒五六升則三
 萬人可墾田七十五萬畆一嵗收官田子粒可八千
[005-29b]
 餘石以備緩急之需因願赴之人心蠲不急之徭役
 一呼而得勝兵三萬坐收兵食兩利之效備門庭之
 警扶肘腋之危何憚而乆不為此
  春明夢餘録曰明初宿重兵於畿輔至四五十萬
  不費一粒一芻及中葉而後猶有萬人自備糗糧
  願効力行間者後何不振乃爾耶昔人言祖宗之
  法惟祖宗能行之豈不信然
熹宗天啟二年以太僕卿志作太/常少卿董應舉經理天津至
[005-30a]
山海屯務
 先是神宗萬厯時御史左光斗出理屯田於河間天
 津設屯學試騎射為武生給田百畆命管河通判盧
 觀象大興水田之利保定廵撫汪應蛟亦請興天津
 屯田得㫖允行至天啓初御史張慎言出督畿輔屯
 田言天津静海興濟間沃野萬頃可墾為田近同知
 盧觀象墾田三千餘畆其溝洫廬舍之制種植䟽濬
 之方犁然具備可倣而行因列上官種佃種民種軍
[005-30b]
 種屯種五法又言廣寧失守遼人轉徙入闗者不下
 百萬冝招集津門以無家之衆墾不耕之田便詔從
 之及是應舉踵而行之分處遼人萬三千餘户於順
 天永平河間保定用公帑六千買民田十二萬餘畆
 合閒田凡十八萬畆廣募耕者畀工廪田器牛種濬
 渠築防教之藝稻農舍倉塲圃舟車畢具費二萬
 六千而所收黍麥穀五萬五千餘石天津葛沽故有
 水陸兵二千應舉奏令屯田以所入充嵗餉屯利益
[005-31a]
 興嗣後李繼貞廵撫天津亦力於屯務然仍嵗旱蝗
 弗克底成效也
  汪應蛟海濱屯田有效䟽曰天津葛沽一帶地從
  來斥鹵不耕種臣謂地無水則鹻得水則潤以閩
  浙治地之法行之未必不可為稻田今春賣牛制
  器開渠築堤葛沽白塘二處耕種五千餘畆内水
  稻畆收四五石種薥荳者得水灌溉亦畆收一二
  石惟旱稻以鹻立稿始信閩浙之法可行於北海
[005-31b]
  而斥鹵可變為膏腴也天津為神京牖户開府設
  鎮其地益重見在水陸兩營兵四千人嵗費餉六
  萬四千餘兩俱加𣲖民間天津荒田奚啻六七千
  頃若盡依今法為之開渠以通蓄洩築堤以防水
  澇毎千頃各致穀三十萬石以七千頃計之可得
  穀二百萬餘石非獨天津之餉取給而省司農之
  轉饋無不司者且地在三岔河外海潮上溢取以
  灌溉于河無妨白塘以下地無糧差白塘以上為
[005-32a]
  静海縣或五畆十畆而折一畆糧差每畆不過一
  分八厘民願賣則給價不願則給種於民情無拂
  請以防海官軍用之於海濵墾地每嵗開渠築堤
  可成田數百頃一面召募居民承種數年之後荒
  田漸闢各軍兵且屯且守民間可省養兵之費重
  地永資保障之安矣
五年議行貴州屯田
 自二年水西土目安邦彦叛土冦蜂起廵撫蔡復一
[005-32b]
 請敕廵按傅宗龍專理軍務至是年復一宗龍討諸
 叛苗大破平越毁其砦百七十賊黨漸孤宗龍乃條
 上屯守䇿言蜀以屯為守黔當以守為屯屯之䇿有
 二一曰清衛所原田一曰割逆賊故壤而以衛所之
 法行之盖黔不患無田患無人客兵聚散不常不能
 乆駐莫若倣祖制盡舉屯田以授有功因功大小為
 官髙下自指揮至總小旗畀以應得田為世業而禁
 其私買賣不待招徠户口自實臣所謂以守為屯者
[005-33a]
 如此部議從之
愍帝崇禎七年二月御史葉紹顒䟽請興屯以足軍
餉令所司議行
  春明夢餘録載是年户部議修屯政䟽曰清查隠
  占屯地宜首正疆界廵行阡陌按地畫圗從某至
  某有田若干屬某衛所係某旗軍管種只以見在
  著業為主方一里刻一石記其界址分其弓口録
  其戸名通編各處如此清查而屯之實地實籍舉
[005-33b]
  在於此不必問簿書也比至夏秋成熟又復廵行
  按圗履畆此某某之屯果成熟者曽否納糧完則
  已否則立追果荒蕪者有無水旱灾則已否則必
  究通徧各處如此覆覈而屯之實成實虧舉在於
  此亦不必問簿書也如此清查覆覈果係著業而
  耕種勤納糧早者量行奬賞且奬賞其衛所之官
  名在籍中而無力耕種虚占抛荒者勒令退出另
  召軍民給帖開墾永為己業且罰治其衛所之官
[005-34a]
  則隠占未有不清荒蕪未有不墾者矣不然屯在
  阡陌而求之於簿書屯在山谷而了之於衙署抄
  謄册籍積習相䝉何時而破且纔有更端告訐因
  之而起奸豪肆騙良善人人自危甚則激變者有
  之矣又查萬厯七年山東廵撫鄭汝璧請撥登州
  軍兵渡海北長山諸島畫畆耕種收穫糧食運至
  郡治抵充軍餉三十三年長蘆廵鹽御史徐元正
  議山東島田開墾成熟已計萬餘今長蘆各草塲
[005-34b]
  沿海一望無際乞責成天津道專委分司徧歴各
  場不拘租地無主荒地召募盡力開墾每頃每年
  止納課鹽四引有竒給與印帖永為己業又令墾
  地之家抽壯為兵聨以保伍訓以武事無事兼捕
  盗賊有事驅之戎行俱經覆准施行此則登津往
  例今應查責兩處司道照此處置兵屯聽其自耕
  自食如不能行則此兵百無一用斷乎當撤毋令
  兩地虚糜新餉嵗至二十餘萬也
[005-35a]
九年九月總督宣大山西軍務盧象昇大興屯政積粟
二十餘萬諭九邉皆式之
十年陜西廵撫孫傅庭釐正西安三衛屯糧
 傅庭疏言博考故牘洪武時每軍額地一頃嵗徴正
 糧十二石餘糧十二石盡行收貯屯倉以正糧按月
 支給本軍以餘糧支給官軍糧俸餉不煩轉輸而倉
 廪充實兵不煩召募而土卒精強法至善也至永樂
 二十年奉詔減免餘糧六石然正餘一十八石猶然
[005-35b]
 交倉按支法尚未壞也至正統二年以正糧十二石
 兑給本軍充餉免納免支止徴餘糧六石入倉而屯
 法大壞矣至後不知何時復將餘糧六石改為正糧
 一併兑軍免納而屯糧既不入倉屯地幾為私産莫
 可究詰矣陜西省下舊四衛因檄行西安府推官王
 鼎鎮清查除右䕶衛名𨽻秦府外先將左前後三衛
 各地查明推清定法按地起課即責辦於見今承種
 之人每上地一頃徴糧十八石中地量免三石下地
[005-36a]
 又免三石每石折銀七錢總計三衛共該起課地三
 千二十七頃零徴銀三萬五千餘兩寛平易從無不
 翕然相安不呼籲以窘大農不加𣲖以厲孑遺疏上
 帝褒嘉之
  食貨志曰給事中管懷理言屯田不興其弊有四
  疆場戒嚴一也牛種不給二也丁壯亡徙三也田
  在敵外四也如是而管屯者猶欲按籍増賦非扣
  月糧即按丁賠補耳
[005-36b]
  御史金光辰䟽曰軍田有比較有陞科有新増有
  遼餉四者猶曰輸之朝廷而軍官雜𣲖更甚以臣
  所見聞有見面有醬麥新米有支應房飯一入鄉
  村繫縲相接煙火皆稀且納糧宜以收票為據若
  輩惟知徴入在手遂不知為朝廷物矣至於假名
  丈量審丁為害尤甚凡田各有畔或七十畆五十
  畆三十畆不等國初業有分授迄後清查陞科并
  勘出還官餘地固已毫無遺土天下新墾田地原
[005-37a]
  少豈既起科之田復令起科乎至於軍丁原有定
  額其中逃故不無遷改臣查㑹典開載凡内外軍
  人或有死亡户絶陞調起發等項行移衛所保勘
  明白許令除豁即於多餘軍内撥補夫有軍則有
  田正軍逃故則餘軍撥補軍隨田轉錢糧逐年挨
  頂亦皆註有定期奈何恣行擾害使富者賄全貧
  者被累弁役飽腹閭井吞聲卒於朝廷無補也為
  今日計除有山坡開荒水堤蕩洗各方地土規則
[005-37b]
  不一外槩宜禁止混報丈量以蘇殘喘至審丁則
  遵照嘉靖元年奏准每五年一次攅造編軍文册
  亦定五年一審合冝釐飭盡杜紛囂又查嘉靖十
  二年議准各撫按官選委指揮千百户督催屯糧
  其掌印廵捕撡領等官不許朦朧營管侵盗仍選
  有司佐貳官一員恊同收支互相覺察今宜師此
  意每季衛官徴糧完日繕定二册一留備查一送
  有司用印以便稽考如違坐罪
[005-38a]
 各處屯田數
 在京錦衣等五十四衛并後軍都督府原額屯田共/六千三百三
 十八頃五十一畆零嘉靖四十一年額五千五十二/頃八十五畆零糧二萬八千二石六斗零萬厯七年
 新増并勘出還官首地銀二萬一千七百九/十一兩二錢零鈔五萬六千九百四十貫
 南京錦衣等四十二衛屯田共九千三百六十八頃/七十九畆零見額屯田二萬
 二千六百九十六頃六十六畆糧一十五萬一千/五百二十五石七斗銀一萬二百六十六兩四錢
 中都留守司并所屬衛所及皇陵衛屯田共七千九/百五十三頃七
 十八/畝零
[005-38b]
 北直𨽻衛所原額屯田共一萬六十四頃二十五畆/零嘉靖中額四萬三千六百七十八頃
 四十六畆零糧二十一萬九千七百八十一石五斗/零萬厯中額新増并勘出首地銀四萬四百六十二
 兩七錢零秋青草二十二萬一千四/百五十三束穀草一百八十七束
 南直𨽻衛所屯田共二萬七千四十一頃四畆零嘉/靖中額四萬八千八百一十八頃三十
 六畆零糧四十二萬七千四百三/十七石五斗零銀六兩三錢零
 大寧都司衛所屯田共二千一百二/十六頃七十六畆零
 萬全都司衛所原額屯田一萬九千六十五頃七十/二畆零嘉靖中額宣府屯田四萬七
 千八百九十二頃四十七畆糧一/十九萬八千六十一石六斗零
[005-39a]
 浙江原額屯田共二千二百七十四頃一十九畆零/嘉靖中額二千三百九十頃六十畆零糧六萬
 八千二百九/十六石零
 湖廣原額屯田共一萬一千三百一十五頃二十五/畆嘉靖中額五萬七百四十九頃七十二畆零
 糧三十八萬七千/五百四十五石零
 河南原額屯田共三萬六千三百九十頃一十七畆/零嘉靖中額五萬五千五百九十八頃二十三
 畆零糧三十三萬三/千五百八十九石
 江西原額屯田共五千六百二十三頃四十一畆零/嘉靖中額五千四百七十一頃三十八畆零糧
 二萬一千五百/四十六石零
[005-39b]
 陜西原額屯田共四萬二千四百五十六頃七十二/畆零嘉靖中額一十六萬八千四百四頃四畆
 零糧八十二萬三千二百四石六斗零草折糧一千/九百七十二石五斗零抛荒糧草折銀一百一十九
 兩五錢零草二百三十七萬八千五十二束草價銀/二百五十八兩五錢零地畆糧二千四百六十二石
 零地畆銀一萬七百/七十九兩四錢零
 廣西原額屯田共五百一十三頃四十畆嘉靖中額/四千六百一十頃三十四畆零糧五萬五千五
 十四石零内除民里徴收及荒剗停徴實在田二千/九百一十三頃三十七畆糧三萬四千六百九十五
 石/零
 山東原額屯田共二千六十頃嘉靖中額一萬八千/四百八十七頃四十九畆零糧八萬三百四十
[005-40a]
 八石/零
 遼東原額屯田共一萬二千三百八十六頃嘉靖中/額二萬九千一百五十八頃六十六畆零糧二
 十五萬三千/二百一石
 山西原額屯田一萬二千九百六十三頃八畆零嘉/靖中額三萬三千七百一十四頃八十八畆糧
 一十萬一千九十八石零租銀一千二十七兩八/錢零草一千二百四十束折銀一十六兩二錢
 山西行都司屯田一萬一百一十八頃二十畆零嘉/靖中額大同鎮屯田二萬八千五百九
 十頃三十四畆零糧一十二萬二千四百三十八石/零牛具地一萬二千九百六十六頃二十九畆零徴
 銀八千三百二/十二兩五錢零
[005-40b]
 廣東原額屯田共七十二頃三十三畆零嘉靖中額/六千三百三十八頃七十九畆零糧一十五萬
 一百二十/九石零
 四川都司及行都司屯田六十五萬九千五百四十/五頃二十六畆零嘉靖中額四
 萬八千八百四頃一十畆零花圉倉基一千九百/三十八所糧二十九萬四千三百三十九石零
 福建原額屯田共三千七百七十四頃又福建行都/司并所屬衛所屯田共一千六百七頃三十七
 畆嘉靖中額二項共八千六百九十三頃二/十二畆零糧一十五萬一千八百四石零
 雲南原額屯田一萬八百七十七頃四十三畆零嘉/靖中額一百一十一萬七千一百五十四畆零
 糧三十八萬九千/九百九十二石零
[005-41a]
 貴州屯田九千三百三十九頃二十九畆零嘉靖中/額三十九萬二千一百一十一畆零糧九萬三
 千八百一/十一石零
  王圻曰按漢之屯田止於數郡宋之屯田止於數
  路唐雖有九百九十二所亦無實效惟我太祖加
  意於此視古最詳考其迹則衛所有閒地即分軍
  以立屯非若歴代於軍伍之外分兵置司者也考
  其制則三分守城七分屯種以言其數則外而遼
  東一萬二千二百七十四頃一十九畆零推之於
[005-41b]
  南北二京衛所陜西山西諸省尤極備焉則其於
  所謂數郡數路九百九十二所者又豈足以比之
  哉永樂中令各處衛所凡屯軍一百以上委百户
  一員提督之其有餘人自願耕種者不拘頃畆任
  其開墾三四五年之間又有紅牌一面等例牛具
  農器則總於屯漕細糧子粒則司於户部至於宣
  徳正統每有添設屯田副使僉事之詔景泰天順
  亦有監督兼理之令成化十一年十三年二十一
[005-42a]
  年𢎞治十三年又令管屯等官用心清查莫非拳
  拳於此然嵗乆弊生利偏害出嘗聞禮部尚書劉
  定之曰有屯田之名無屯田之實耕種之際鹵莽
  滅裂收貯之後侵欺移用以管屯為職者率優㳺
  於城市何嘗有阡陌之廵以典屯而來者亦憑信
  於簿書何能校倉庫之實斯弊也盖至今猶未息
  也
 
[005-42b]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五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