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文獻通考 > 文獻通考 卷三百三十四


[334-1a]
欽定四庫全書
 文獻通考卷三百三十四
  鄱 陽 馬 端 臨 貴 與 著
 四裔考十一
  葱茈羌
燉煌西西域之南山中從婼羌婼而/遮反西至葱嶺數千里
有月氐餘種葱茈羌白馬黄牛羌各有酋豪北與諸國
接不知其道里廣狭傳聞黄牛羌種類孕身六月生南
[334-1b]
與白馬羌鄰並魏時聞焉
  吐谷渾
吐谷渾夲遼東鮮卑也西晉時酋帥徒何渉歸有二子
長曰吐谷渾少曰若洛廆胡罪/反代統部落别為慕容氏
渾庶長廆正嫡父在時分七百户與渾渾與廆二部俱
牧馬馬鬬相傷廆怒遣使謂渾曰先公䖏分與兄弟異
部牧馬何不相逺而令馬鬬渾曰馬是畜生食草飲水
春氣𤼵動所以致鬬鬬在於馬而怒於人邪乖别甚易
[334-2a]
今當去汝於萬里之外矣於是擁馬西行乃西附隂山
今朔方/之北属永嘉之亂始度隴西止於枹罕而後子孫㩀
有甘松之南洮水之西南極於白蘭在益州西北甘松/山在
今合川郡境今臨洮和政/郡之南及合川郡之地其地四時常有氷雪唯六七
月雨雹甚盛若晴則風飄沙礫有麥無榖其青海周廻
千餘里海中有小山毎冬氷合後以良牝馬置此山至
来冬收之馬有孕所生得駒號曰龍種吐谷渾甞得波
斯草馬放入海因生驄駒能行千里故時稱青海驄焉
[334-2b]
至其孫葉延以禮云公孫之子得以王父字為氏吾祖
始自昌黎先宅於此今以吐谷渾為氏尊祖之義也自
吐谷渾至葉延曾孫視羆皆有才略知古今司馬博士
皆用儒生至其子阿豺自號車騎將軍沙州刺史部内
有黄沙周廻數百里不生草木因號沙州阿豺兼并氐
羌地方數千里號强國升西强山觀墊江源問於郡寮
曰此水流更有何名由何郡國入何水也其長吏曾和
曰此水經仇池過晉夀出宕渠始號墊江至巴郡入江
[334-3a]
度廣陵㑹於海阿豺曰水尚知歸吾雖塞表小國而獨
無所歸乎乃遣使南通宋獻方物宋少帝封為澆河公
文帝元嘉中又加朝命遣使入朝貢阿豺有子二十人
病謂其母弟慕利延取箭一隻折之慕延折之復命取
十九箭折之慕延不能折阿豺曰汝曹知不單者易折
衆則難摧戮力一心社稷可固既卒弟慕璝立遣軍擊
乞伏茙蔓敗之茙音/戎東奔隴右慕璝㩀有其地其時赫
連定㩀長安為後魏主所攻敗擁秦雍户口十餘萬西
[334-3b]
次罕开慕璝拒撃大破之生擒定送於魏後弟慕延立
魏太武帝遣軍擊延大破之慕延率部落西奔白蘭攻
破于闐國南依罽賔七年乃還舊土慕延死阿豺兄樹
洛干子拾寅立始邑於伏羅川至元孫夸吕立自號為
可汗理伏俟城在青海西十五里有地方數千里其西
北諸雜種謂之阿貲虜貲即/移反其南界隴涸城去城都千
餘里大城有四一在清水川一在赤水一在澆河一在
吐屈真川皆子弟所理其主理慕賀川西有黄沙南北
[334-4a]
百二十里東西七十里不生草木雖有城郭不居而随
逐水草官有王公僕射尚書及郎中之號其主椎直追/反
髻以皁為帽其妻衣織成裙披錦袍辮髻於後首戴金
花丈夫衣服略同於華夏多以羃羅為冠亦以繒為㡌
婦人皆貫珠束髪以多為貴兵器有弓刀甲矟國無常
賦須則税富室商人以充用焉父兄亡妻後母及嫂等
與諸夷俗同死者亦皆埋殯其服制𦵏訖則除之性貪
婪忍於殺害後周眀帝武成初夸吕寇凉州詔賀蘭祥
[334-4b]
率兵討破之又攻㧞其洮陽泥和二城置洮州今臨洮/郡地
而還武帝天和初其龍涸王莫昌率衆降以其地為扶
今同昌/郡地二年復遣皇太子征之軍度青海至伏俟城
夸吕遁走虜其餘衆而還隋開皇中夸吕侵𢎞州在今/安化
郡馬嶺/縣界遣上柱國元諧擊之賊悉發國中兵自曼頭至
於樹敦甲騎不絶諧頻擊破之夸吕率其親兵逺遁其
名王十三人各率部落而降夸吕在位且百年死以後
還以慕容為姓其子伏允立煬帝初伏允遣子順来朝
[334-5a]
帝令鐡勒襲大敗之伏允東走保西平今西/平郡帝復令觀
王雄以掩之大破其衆伏允遁逃部落来降十萬餘口
伏允懼南遁於山谷間其故地皆空自西平臨羌城以
西且末以東祁連以南雪山以北東西四千里南北二
千里皆為隋有置郡縣鎮戍發天下輕罪徙居之其地/在今
西平郡之西張掖酒泉郡之北/隋氏置西海且末河源等郡於是留順不之遣伏允
無以自資率其徒數千騎客於党項大業末天下亂伏
允及順復其故地唐武徳初順以兵助擊李軌自號為
[334-5b]
大寜王太宗時遣使入朝未還即寇鄯州又掠岷州寇
凉州乃命叚志元等討之得牛羊二萬還九年復命李
靖侯君集等擊之伏允逺遁為左右所殺子順降於是
重建其國封順為西平郡王仍加趉巨屈/反胡吕烏可汗
之號旋又為其下所殺十年立順子諾曷鉢為河源郡
王主其國自是衰弱而吐蕃强盛與相攻俱来請師詔
不許遣大将軍蘇定方為安集大使平兩國怨後吐蕃
遂有其地咸亨元年以薛仁貴郭待封等總兵五萬討
[334-6a]
吐蕃且納諾曷鉢於故廷王師敗於大非川舉吐谷渾
地皆䧟諾曷鉢與親近數千帳纔免三年乃徙浩亹水
南諾曷鉢以吐蕃盛勢不抗而鄯州地狭又徙靈州帝
為置安樂州即拜刺史欲其安且樂云諾曷鉢死子忠
立忠死子宣超立聖歴三年拜左豹韜員外大将軍襲
故可汗號餘部詣凉甘肅𤓰沙等州降宰相張錫與右
武衛大将軍唐休璟議徙其人於秦隴豐靈間令不得
畔去凉州都督郭元振以為吐谷渾近秦隴則與監牧
[334-6b]
雜處置豐靈又邇黙啜假在諸華亦不遽移其性也前
日王孝傑自河源軍徙耽爾乙句貴置靈州既而叛乃
入牧坊掠羣馬瘢夷州縣是則遷中土無益之成騐徃
素和貴叛去於我無損但失吐谷渾數十部豈與句貴
比邪今降虜非彊服皆突矢刃棄吐蕃而来宜當循其
情為之制也甞甘肅𤓰沙降者即其所置之因所投而
居情易安磔數州而勢自分順其情分其勢不擾於人
可謂善奪戎心者也歳遣鎮遏使者與宣超兄弟撫䕶
[334-7a]
之無令相侵奪生業固矣有如叛去無損中國詔可宣
超死子曦皓立曦皓死子兆立吐蕃復取安樂州而殘
部徙朔方河東語謬為退渾貞元十四年以朔方莭度
副使左金吾衛大将軍慕容復為長樂都督青海國王
襲可汗號復死停襲吐谷渾自晉永嘉時有國至龍朔
三年吐蕃取其地凡三百五十年及此封嗣絶矣
  乙弗敵
乙弗敵後魏聞焉在吐谷渾北國有屈海其海周廻千
[334-7b]
餘里衆有萬落風俗與吐谷渾同然不食五榖唯食魚
與蘇子蘇子狀如中國茍杞子或赤或黑西有契翰一
部風俗亦同土特多狼白蘭山西北又有可蘭國風俗
亦同目不識五色耳不聞五聲是西北諸邊外中醜類
也土無所出直大養羣畜而户落亦可萬餘人頑弱不
知鬬戰忽見異人舉國便走性如野獸體輕工走逐不
可得
  宕昌
[334-8a]
宕昌羌後魏時興焉亦三苗之允與先零燒當罕开諸
部姓别自立酋帥皆有地分不相統攝宕昌即其一也
俗皆土著居有棟宇其屋織氂牛尾及羖羊毛覆之無
法令又無徭賦唯征伐之時乃相屯聚不然則各事生
業不相来徃皆衣裘褐牧飬氂牛羊豖以供其食俗有
蒸報無文字但取木榮落以記嵗時三年一相聚殺牛
羊以祭天俗重虎皮以之送死有梁勤者代為酋帥得
羌豪心乃自稱王其界自仇池以西東西千里席水以
[334-8b]
南南北八百里仇池山在同谷郡上禄/席水在今天水上邽縣地多山阜部衆
二萬餘落至其孫彌忩始遣使於後魏大武帝拜為宕
昌王七葉孫彌秦皆受南北兩朝封爵宋齊梁及魏/並各覊縻之
見兩魏分隔永熈末種人企定乃引吐谷渾寇金城今/郡
地/後企定弟彌定寇石門戍周武帝大和初詔大将軍
田𢎞討平之以其地為宕州今懐/道郡
  鄧至
鄧至羌之别種也後魏時興焉有像舒理者代為白水
[334-9a]
酋帥因地名為號鄧至王其地自干亭以東平武以西
汶嶺以北宕昌以南今懐道郡之南通化郡之北/交川臨翼同昌郡之地也風土
習俗與宕昌同自舒理至十代孫舒彭附於後魏孝文
帝封甘松縣子鄧至王宋文帝及武帝時俱遣使南来
修貢受其官爵後數代西魏恭帝初其主檐術因亂来
奔周文帝遣兵送還自後無聞鄧至之西有赫羊國初
其部内有一羊形甚大至鮮赤故為國名又有東亭衛
大赤水寒巖石河薄陵下習嵢驤覃等諸羌國風俗麤
[334-9b]
獷與鄧至國不同魏時遣使貢獻皆假以雜號将軍子
男巨帥之名
  党項
党項羌三苗之後在古析支之地漢西羌之别種有宕
昌白狼皆自稱獼猴種魏晉以降西羌㣲弱周滅宕昌
鄧至之後党項始强有佃封氏費聽氏徃利氏頗超氏
野律氏房當氏米禽氏拓䟦氏而拓䟦最為强族其人
多夀年至百五六十嵗其地東接臨洮西平西拒葉䕶
[334-10a]
南北數千里䖏山谷間每姓别為部落大者五千餘騎
小者千餘騎織氂牛尾及□䍽毛為屋服裘褐披氊為
上飾俗尚武力無法令各為生業有戰陣則屯聚無徭
役不相徃来飬氂牛羊豬以供食不知稼穡其俗滛穢
蒸報於諸國中為甚無文字但候草木以記嵗時三年
一聚㑹殺牛羊以祭天人年八十以上死者以為令終
親戚不哭少者死則為天枉共悲哭之有琵琶横吹擊
缶為莭魏周之際數来擾邉隋文帝為丞相時中原多
[334-10b]
故因此大為寇掠蔣公梁睿既平王謙請因還師討之
開皇元年有千餘家歸化五年拓䟦寜叢等各率衆詣
旭州内附授大将軍其部下各有等差十六年復寇㑹
州詔發隴西兵討之大破其衆人相率降遣子弟入謝
罪帝謂曰還語爾父兄人生須有定居飬老㓜乃乍還
乍走不羞鄉里邪自是朝貢不絶唐貞觀三年其酋細
封歩頼舉部降以其地為軌州即授歩頼刺史其後諸
酋悉内属以其地為崌奉巖逺四州即首領拜刺史其
[334-11a]
後拓䟦赤辭等又舉部降以其地為懿嵯麟可三十二
州以松州為督府擢赤辭西戎州都督賜姓李貢職不絶
於是自河首積石山而東皆為中國地後吐蕃寖盛拓
䟦畏偪請内徙始詔慶州置静邉等䖏之地乃入吐蕃
其䖏者皆為吐蕃役属更號弭藥至徳末為吐蕃所誘
使為鄉道寇邉俄悔悟来朝乾元間中國數亂因寇邠
寜二州肅宗詔郭子儀杜冕桑如珪分二隊討之子儀
至党項潰去上元元年在涇隴部落十萬衆詣鳯翔節
[334-11b]
度使崔光逺降二年與渾奴刺連和寇寳雞殺吏民掠
財珍焚大散關入鳯州殺刺史蕭節度使李鼎追擊
走之眀年又攻梁州刺史李勉走進寇奉天大掠華原
同官去詔臧希讓代勉為刺史於是歸順乾封歸義順
化和寜和義保善寜定羅雲朝鳯凡十州部落詣希譲
獻欵丐節印詔可僕固懐恩之叛誘党項渾奴刺入寇
衆數萬掠鳯翔盩厔大酋鄭廷郝徳入同州刺史韋勝
走節度使周智光破之澄城閏月又入同州焚官私室
[334-12a]
盧壁馬蘭山郭子儀遣兵襲之退保三堡子儀遣慕容
休眀諭降廷徳子儀以党項吐谷渾部落散䖏鹽慶等
州其地與吐蕃濵近易相脅即表徙静邉州都督夏州
樂容等六府党項於銀州之北夏州之東寜朔州吐谷
渾住夏西以離沮之召静邉州大首領左羽林大将軍
拓䟦朝光等五刺史入朝厚賜賚使還綏其部先是慶
州有破丑氏族三野利氏族五把利氏族一與吐蕃姻
援贊普悉王之因是擾邉凡十年子儀表工部尚書路
[334-12b]
嗣恭為朔方留後将作少監梁進用為押党項部落使
置行慶州且言党項隂結吐蕃為變可遣使者招慰芟
其反謀因令進用為慶州刺史嚴邏以絶吐蕃徃来道
代宗然之又表置静邉芳池相興三州都督長史永平
旭定清寜寜保忠順静塞萬吉等七州都督府於是破
丑野利把利三部及思樂州刺史拓㧞乞悔等皆入朝
宜定州刺史折磨部落芳池州野利部並徙綏延州太
歴末野利秃羅都與吐蕃叛招餘族不應子儀擊之斬
[334-13a]
秃羅都而野利景庭野利剛以其部數千人入附雞子
川六州部落曰野利越詩野利龍兒野利厥律兒黄野
海野窣等居慶州者號東山部夏州者號平夏部永泰
後稍徙石州後為永安将阿史那思暕賦索無極遂亡
走河西元和時復置宥州䕶党項至太和中寖强數寇
掠然器械鈍苦畏唐兵精則以善馬購鎧善羊貨弓矢
鄜坊道軍糧使李石表禁商人不得以旗幟甲胄五兵
入部落告者舉罪人財畀之至開成末種落愈繁富賈
[334-13b]
人齎繒寳鬻羊馬藩鎮乗其利强市之或不得直部人
怨相率為亂至靈鹽道不通武宗遣使招之功不就宣
宗大中四年内掠邠寜詔鳯翔李業河東李拭合節度
兵討之羌乃破殄餘種竄南山後唐同光二年其首領
薄香来貢良馬天成二年河西党項如連山等来朝共
進馬四十匹宰相奏党項之衆競赴都下賣馬常賜食
禁廷醉則連袂歌其土風凡将到馬無駑良並云上進
國家雖約價直以給之而計其館給賜賚不啻倍價耗
[334-14a]
蠧國用請止之上以為國家常苦馬不足今畨官自来
中國錫賜乃朝廷常事不足言費自是畨部羊馬不絶
於路長興元年二年俱入貢授其首領以官三年以西
路党項部族刼掠使臣及外域進奉詔邠州節度使樂
彦稠等率歩騎七千討之誅其二十族七百餘人獲其
大首領六人黨類二千人駞馬牛羊數千計周廣順二
年以府州党項也等之族大首領為大将軍宋時靈
夏綏麟府環慶豐州振戎天徳振武軍並其族帳建隆
[334-14b]
二年代州刺史折乜埋来朝乜埋党項之大姓也世居
河右有捍邉之功故授以方州召令入覲而遣還開寳
元年直蕩族首領啜佶等引并人入寇府州為王師所
敗招降之太平興國六年七年府州豐州党項族首領
俱来貢雍熈初諸族渠帥附李繼遷為寇詔判四方館
事田仁節及閤門使王侁等相繼領兵討擊并賜麟府
夏銀豐州及日利月利族敕書招諭之二年四月侁等
於銀州北破悉利諸族斬首三千六百餘級生擒八十
[334-15a]
人俘蕃漢老小一千四百餘口器甲一百八十六梟偽
署代州刺史折羅遇并弟埋乞獲馬牛羊三萬計五月
又於開光谷西杏子平破保寺保杳族追奔二十餘里
斬首八百餘級梟其首領乜埋已等五十七人生擒四
十九人係其老小三百餘人獲牛羊馬驢凡四千餘計
又破保洗兩族俘三千人降五十五族獲牛羊八千計
侁等麟州及三族寨羌人二千餘族皆降畨官折軍乜
等六十四人獻馬首罪願改圖自効為國討賊遂與部
[334-15b]
下兵濁輪川斬賊首五十級酋豪二十人李繼遷及三
族寨監押折御乜皆遁去命内客省使郭守文自三交
乗驛亟徃與王侁等同領邉事其後侁等又破銀州浪
悉訛等族及夏州岌伽羅膩等族又招降銀麟夏等州
三族寨諸畨一百二十五族合萬六千一百八十九户
乃賜勅書以安撫之端拱二年夏州趙保忠言凖詔市馬
已獲三百匹其宥州御布等族黨附繼遷不肯賣馬
臣已領兵掩殺二百餘人擒百餘人其族即降詔書撫
[334-16a]
諭之四年鄭文寳獻議禁青鹽畨族四十四首領引騎
萬三千人入寇環州石昌鎮知環州程徳言等擊走之
因詔弛鹽禁由是部族寜息自是朝貢不絶官其首領
賜錦袍銀帶茶綵以撫慰之景徳元年麟府路言附契
丹戎人言族㧞黄太尉率三百餘帳内属㧞黄夲大
族居黄河北古豐州前數犯邉阻市馬之路其首領勇
黠難制契丹結之署為太尉今悉衆欵塞詔府州厚賜
茶綵給公田依險居之計口賦粟毋得侵擾三年府州
[334-16b]
折堆昌言兀族大首領名崖從父盛佑族為趙徳眀
白池軍主宻遣使来諭名崖云徳眀雖外托修貢之名
而㸃閲兵馬尤急恐必刼掠山界名崖以告上嘉之降
詔撫諭就賜錦袍銀帶十一月鎮戎軍曹瑋言叛去蕃
官蘇尚娘復来歸附詔報瑋曰尚娘反覆無信特恐狙
詐以誤邉吏又使徳眀縁此為詞不可納也自後訖天
禧之末畨族来歸朝貢者不絶每加拊慰或補官賜器
幣覊縻之恩有加焉
[334-17a]
  白蘭
白蘭羌之别種東北接吐谷渾西至叱利摸徒南界郡
鄂風俗物産與宕昌同周武帝保定元年朝獻使至有
勝兵萬人勇於戰鬬唐武徳二年使者入朝以其地為
維恭二州貞觀六年與契苾數十萬内属永徽時特浪
生羌卜樓大首領凍就率衆来属以其地為劍州龍朔
後白蘭春桑及白狗羌為吐蕃所臣藉其兵為前驅白
狗與東㑹州接勝兵纔千人在西北者天授中内附户
[334-17b]
凡二十萬以其地為朝吳浮十州散居靈夏間
  吐蕃
吐蕃在吐谷渾西南不知有國之所由或云秃髪利鹿
孤有子樊尼其主傉檀為乞伏熾盤所滅樊尼率餘種
依沮渠䝉遜其後子孫西魏時為臨松郡丞今張掖郡/張掖縣界
與主簿皆得衆心因魏末中華擾亂招撫羣羌日以强
大遂改姓為窣蘇骨/反㪍野至今故其人號其主曰贊府
貴臣曰主簿又或云始祖贊普自言天神所生號鶻堤
[334-18a]
悉補野因以為姓窣㪍野與悉補野言訛其實/一也或云夲姓弃蘇農也其國出
都城五百里過烏海入吐谷渾部落彌多彌蘇毗及白
蘭等國至吐蕃界其國風雨雷雹每隔日有之盛夏莭
氣如中國暮春之月山有積雪地冷瘴令人氣急不甚
為害其俗重漢繒而貴瑟瑟男女用為首飾其君長或
在跂布川或居邏婆川有小城而不居坐大氊帳張大
拂廬其下可容數百人兵衛極嚴而衙府甚狭俗飬牛
羊取乳酪供食兼取毛為褐而衣焉不食驢馬肉以麥
[334-18b]
為麨人死殺牛馬以殉取牛馬積累於墓上其墓正方
累石為之状若平頭屋其臣與君自為友號曰共命人
其數不過五人君死之日共命人皆日夜縱酒𦵏日於
脚下針血盡乃死便以殉𦵏又有親信人用刀當腦縫
鋸亦有将四尺木大如指刺兩肋下死者十有四五亦
殉𦵏焉設官父死子代絶嗣即近親襲焉非其種類輙
不相服其官章飾有五等一謂瑟瑟二謂金三謂金飾
銀上四謂銀五謂熟銅各以方圎三十褐上裝之安膊
[334-19a]
前以辨貴賤法令嚴肅兵器有弓刀楯矟甲胄每戰前
隊皆死後隊方進人馬俱披鏁子甲其制甚精周體皆
遍唯開兩眼非勁弓利刀之所能傷也其戰必下馬列
行而陣死則逓收之終不肯退槍細而長於中國者弓
矢弱而甲堅人皆用劍不戰亦負劍而行其驛以鐡箭
為契其箭長七寸若急驛膊前加著一銀鶻有草名速
古芒葉長二寸状若斜蒿有鼠尾長於常鼠其國禁殺
者加其罪有可䟦海去赤嶺百里方圎七十里東南流
[334-19b]
入蠻與蠻西珥河合流而東號為漾鼻水又東南出㑹
川為瀘水焉自赤嶺至邏婆川絶無大樹木唯有楊栁
人以為資置大論以統理國事無文字刻木結䋲為約
徴兵用金箭寇至舉燧與其臣下一年一小盟用羊狗/獮猴
三年一大盟用人馬/牛驢以麥熟為嵗首其國都號為邏婆
城用法嚴整議事則自下而起因人所利而行之此其
所以能强且乆也重壮賤老母拜於子重兵死惡病終
以累代戰殁者為甲門臨陣奔北者懸狐尾於其首表
[334-20a]
其似狐之怯其贊普㺯贊雄霸西域隋開皇中其主論
贊索㺯贊都䍧牱西疋播城已五十年矣國界西南與
婆羅門接自唐初有勝兵數十萬號為强國男女皆辮
髪氊裘以赬塗面無器物以手捧酒而飲之屈木令圎
以皮作底就中而食俗多金及小馬党項白蘭諸部及
吐谷渾西域諸國咸畏懼之至其主弃蘇農贊貞觀十
五年正月以宗室女封文成公主降於吐蕃贊普命禮
部尚書江夏王道宗送之贊普親迎於河源見王執子
[334-20b]
壻禮甚謹歎大國服飾禮儀之羙俯仰有愧沮之色謂
所親曰我祖父未有通婚大國者今我得尚大唐公主
當築一城以誇後代仍遣酋豪子弟請入國學以習詩
書至髙宗初封賨王蘇農死其子早卒以孫代立號乞
梨㧞布幼小大相禄東贊攝知國事總章中以兵臨吐
谷渾吐谷渾告急咸亨中髙宗令将軍薛仁貴郭待封
等率衆十餘萬伐之至大非川為大論欽陵所敗因遂
滅吐谷渾欽陵姓薛氏其父禄東贊頗曉兵術吐蕃贊
[334-21a]
府以國事委之講兵訓師雅有莭制吐蕃之并兼諸𦍑
雄覇西土東贊有力焉有子五人及東贊死欽陵兄弟
復専其國上元中冦鄯廓等州儀鳯二年遣工部尚書
劉審禮為洮河軍總管率兵十八萬以討之戰於青海
軍敗沒於陣調露二年中書令李敬元戰於大非川又
敗績續遣黑齒常之襲擊破之武太后如意初武威軍
總管王孝傑大破吐蕃復龜兹于闐疎勒碎葉四鎮至
萬嵗通天初又寇凉州執都督許欽眀欽陵兄弟有才
[334-21b]
略欽陵多居中諸弟分鎮方面諸蕃憚之二年吐蕃大
論欽陵遣使請和武太后遣前梓州通泉縣尉郭元振
徃至野狐河與陵遇元振曰東贊事朝廷誓好無窮今
猥自絶嵗擾邉父通之子絶之孝乎父事之子叛之忠
乎陵謝曰天子許和罷兩國戍守以便百姓豈不休哉
然以西十姓突厥四鎮諸國或時附蕃或時附漢斯類
皆多翻覆乞聖恩㧞去鎮守分離属國多建君長使自
為守既不欵漢又不属蕃人免憂慮荒陬幸甚元振曰
[334-22a]
唐以十姓四鎮撫西土為列國主道非有他且諸部與
吐蕃異乆為唐編人矣欽陵曰使者意我規削諸部為
唐邉患邪我若貪土地財賦彼青海湟川近矣今捨不
争何㢤突厥諸部磧漠廣莾去中國逺甚安有争地萬
里外耶且四夷唐皆臣并之雖海外地際靡不磨滅吐
蕃適獨在者徒以兄弟小心得相保耳十妵五咄陸近
安西於吐蕃逺俟斤距我裁一磧騎士騰突不易旬至
是以為憂也烏海黄河關源阻奥多癘毒唐必不能入
[334-22b]
則弱甲孱将易以為蕃患故我欲得之非闚諸部也甘
凉距積石道二千里其廣不數百狭才百里我若出張
掖玉門使大國春不耕秋不穫不五六年可斷其右今
棄不為亦無虞於我矣青海之役黄仁素約和邉守不
戒崔知辯徑俟斤掠我牛羊萬計是以求之使使者固
請元振固言不可許后從之欽陵専國乆常居中制事
諸弟皆領方面兵而贊婆専東境㡬三十年為邉患兄
弟皆才略沈雄衆憚之贊普子器弩悉㺯既長欲自得
[334-23a]
國漸不平乃與大臣論巖等圗去之欽陵方提兵居外
贊普託言獵即勒兵執其親黨二千餘人殺之發使者
召欽陵贊婆欽陵不受命贊普自討未戰欽陵兵潰乃
自殺左右殉而死者百餘人贊婆以所部及兄子莾布
支等欵塞遣羽林飛騎迎勞擢贊婆特進輔國大将軍
歸徳郡王莾布支左羽林大将軍安國公皆賜鐡劵禮
慰良厚贊婆即領部兵戍河源死贈安西大都䕶又遣
左肅政臺御史大夫魏元忠為隴右諸軍大總管率隴
[334-23b]
右諸軍大使唐休璟出討方虜攻凉州休璟擊之斬首
二千級於是論彌薩来朝請和贊普自将萬騎攻悉州
都督陳大慈四戰皆克眀年乃獻馬黄金求婚而虜南
属帳皆叛贊普自討死於軍諸子争立國人立棄𨽻蹜
贊為贊普始七嵗使者来告喪且求盟又使大臣悉董
熱固求婚未就㑹監察御史李知古建討姚州蠻削吐
蕃向導詔𤼵劍南募士擊之蠻酋以情輸虜殺知古尸
以祭天進攻蜀漢詔靈武監軍右臺御史唐九徴為姚
[334-24a]
嶲道討擊使率兵擊之虜以鐡絙梁漾濞二水通西洱
蠻築城戍之九徴毁絙夷城建鐡柱於滇池以勒功中
宗景龍二年還其婚眀年遣使入貢可敦又遣宗俄請
婚帝以雍王守禮女為金城公主妻之賜主錦繒雜伎
甚厚公主至吐蕃自築城以居拜楊矩為鄯州都督吐
蕃雖外和而隂銜怒即厚餉矩請河西九曲為公主湯
沐矩表與其地九曲者水甘草良宜畜牧近與唐接自
是虜益張雄易入冦元宗開元二年其相坌逹延上書
[334-24b]
宰相乞載盟文定境於河源帝令姚崇等報書命觧琬
持神龍誓書吐蕃亦遣其臣来未㡬而以兵十萬寇臨
洮入攻蘭渭掠監馬楊矩懼自殺詔薛訥王晙等討之
斬首萬七千獲羊馬無慮二十萬又戰長子虜大敗相
枕籍死洮水為之不流宰相建言吐蕃夲以河為境以
公主故乃橋河築城置獨山九曲二軍距積石二百里
今既負約請毁橋復守河如約詔可遣左驍衛郎将尉
遲環使吐蕃慰安公主然小小入犯邉無閑嵗於是郭
[334-25a]
知運王君相繼莭度隴右河西以扞之吐蕃遣宗俄
因子到洮水祭戰死士且請和然恃盛彊求與天子敵
國語悖傲使者至臨洮詔不内金城公主書求聽修好
且言贊普君臣欲與天子共署誓刻吐蕃又遣使者上
書言孝和皇帝甞賜盟時唐宰相豆盧欽望魏元忠李
嶠紀䖏訥等凡二十二人及吐蕃君臣同誓孝和皇帝
崩太上皇嗣位修睦如舊然唐宰相在誓刻者皆殁今
宰相不及前約故須再盟比使論乞力等前後七輩徃
[334-25b]
未䝉開許且張元表李知古将兵侵暴甥國故違誓而
戰今舅許湔貸前惡歸於大和甥既堅定然不重盟為
未信要待新誓也帝謂昔已和親有成言尋前盟可矣
不許復誓禮其使而遣之且厚賜贊普自是嵗朝貢不
犯邉十年攻小㪍律國其王沒謹忙貽書北廷莭度使
張孝嵩曰㪍律唐西門失之則四方諸國皆墮吐蕃孝
嵩乃遣歩騎四千與沒謹忙兵夹擊吐蕃敗之復九城
故地㪍律王来朝置綏逺軍以扞吐蕃欲假道㪍律以
[334-26a]
攻四鎮十四年悉諾邏兵入大斗谷遂攻甘州隴右節
度使王君遣兵追躡之多所俘獲時中書令張説以
吐蕃出入勝負略相當甘凉河鄯之人調發困甚願聽
其和帝不從未㡬悉諾邏等陷𤓰州遂攻玉門軍安西
副都䕶趙頥貞擊却之乃命蕭嵩張守珪城𤓰州屢破
吐蕃置振武軍獻俘於朝詔軍士掩戰能擒其王者授
大将軍士益奮吐蕃乃求和忠王友皇甫惟眀等請許
之帝乃以書賜金城公主贊普大喜遣人随使者入朝
[334-26b]
表言甥以文成金城公主敢失禮乎曩特以冲㓜枉為
邉将讒亂如䝉澄亮死且萬足千萬嵗不敢先負盟且
獻怪寳上禮其使遣御史大夫崔琳報聘吐蕃又請交
馬於赤嶺互市於甘松嶺宰相裴光庭曰甘松中國阻
不如許赤嶺乃聽以赤嶺為界表以大碑刻約其上又
請五經勅祕書寫賜并賜物萬計吐蕃遣人謝眀年又
上寳器數百具制治詭殊其後吐蕃西擊勃律勃律告
急帝諭令罷兵不聼卒殘其國於是崔希逸為河西節
[334-27a]
度使鎮凉州故時疆畔皆樹壁守捉希逸謂虜戍将乞
力徐曰兩國約好而守備不廢云何請皆罷以便人乞
力徐曰公忠誠無不可恐朝廷未皆信脱掩吾不備其
可悔希逸固邀乃許共刑白犬盟而後悉撤障壁虜畜
牧被野眀年傔史孫誨奏事妄言虜無備可取也帝采
之詔内豎趙恵琮共徃按状小人欲徼幸至凉州因共
矯詔詔希逸𤼵兵襲破吐蕃青海上斬獲不貲乞力徐
遁去吐蕃恚不朝二十六年大入河西希逸拒破之希
[334-27b]
逸既而深自愧以失信悒悵至死誨亦坐事誅乃命蕭
炅杜希望王昱等分道經略碎赤嶺碑希望破吐蕃軍
三萬昱以劍南兵入攻安戎城次蓬婆嶺吐蕃盡鋭来
攻昱大敗士死凡數萬吐蕃攻維州不得志遣使請和
不許虜乃悉衆四十萬攻承風堡臧希鋭破之又襲廓
州攻振武軍皇甫惟眀哥舒翰等破之俘其大酋是時
吐蕃與蠻閤羅鳯聨兵攻瀘南劍南節度使楊國忠方
以姦罔上自言破蠻衆六萬於雲南拔故洪州等三城
[334-28a]
獻俘口哥舒翰破洪濟大莫門諸城收九曲故地列郡
縣實天寳十二載於是置神策軍於臨洮西澆河郡於
積石西及宛秀軍以實河曲後二年蘇毗子悉諾邏来
降封使義王賜姓李氏蘇毗强部也是嵗贊普乞黎蘇
籠臘替死子挲悉籠臘贊嗣遣使者修好詔京兆少尹
崔光逺持莭賫冊弔祠還而安禄山亂哥舒翰悉河隴
兵東守潼關而諸将各以所鎮兵討難始號行營邉候
空虚故吐蕃得乗隙暴掠至徳初取嶲州及威武等諸
[334-28b]
城入屯石堡其眀年使使来請討賊且修好肅宗遣給
事中南巨川報聘然嵗内侵取廓霸岷等州及河源莫
門軍使數来請和帝雖審其譎姑務紓患乃詔宰相郭
子儀蕭華裴遵慶等與盟寳應元年陷臨洮取秦成渭
等州眀年使散騎常侍李之芳太子左庶子崔倫徃聘
吐蕃留不遣破西山合水城眀年入大震關取蘭河鄯
洮等州於是隴右地盡亡進圍涇州入之降刺史髙暉
又破邠州入奉天副元帥郭子儀禦之吐蕃以吐谷渾
[334-29a]
党項兵二十萬東略武功渭北行營将吕日将戰盩厔
西破之又戰終南日将走代宗幸陕子儀退趨商州髙
暉導虜入長安立廣武王承宏為帝改元擅作赦令署
官吏衣冠皆南奔荆襄或逋棲山谷亂兵因相攘鈔道
路梗閉光禄卿殷仲卿率千人壁藍田選二百騎渡滻
或紿虜曰郭令公軍且来吐蕃大震㑹少将王甫與惡
少年伐鼓譟苑中虜驚夜引去子儀入長安髙暉東奔
至潼關守将李日越殺之吐蕃留京師十五日乃走天
[334-29b]
子還京吐蕃退圍鳯翔節度使孫志直拒守鎮西節度
使馬璘以千騎戰却之吐蕃屯原㑹成渭間自如也是
嵗南入松維保等州及雲山新籠城眀年還使人李之
芳等劍南嚴武破吐蕃南鄙兵七萬㧞當狗城㑹僕固
懐恩反自靈武遣其将范志誠任敷合吐蕃吐谷渾兵
攻邠州白孝徳郭晞嬰壘守乃入居奉天西子儀入奉
天按軍不戰郭晞以鋭士夜擣其營斬首數千級奪馬
五百取四将吐蕃引去是時嚴武㧞鹽州又戰西山取
[334-30a]
其衆八萬虜圍凉州河西莭度使楊志烈不能守跳保
甘州而凉州亡永㤗元年吐蕃請和詔宰相元載杜鴻
漸與虜使者同盟懐恩不得志導虜與回紇党項羌渾
奴刺犯邉吐蕃大酋尚結息贊摩尚悉東贊等衆二十
萬至醴泉奉天邠将白孝徳不能抗任敷以兵略鳯翔
盩厔於是京師戒嚴天子自率六軍屯於苑吐蕃逼奉
天使朔方兵馬渾日進率勇士馳之左右擊刺皆應弦
仆虜大驚乃夜攻其營斬千餘級又戰馬嵬凡七日破
[334-30b]
賦萬人斬獲甚衆㑹懐恩死虜謀無主遂與回紇争長
回紇怒詣子儀請擊吐蕃自效子儀許之使白元光合
兵攻吐蕃於靈臺西大破之帝乃班師永泰大歴間再
遣使者来聘詔户部尚書薛景仙徃報又詔宰相與吐
蕃使者盟俄寇靈州靈州屯兵破之復略邠州馬璘白
元光等再破其衆天子以虜數入塞詔治守障徙當悉
柘静恭五州皆㩀險以守八年侵靈州進寇涇邠渾瑊
與戰不利馬璘以兵掩之郭子儀又破其衆十萬九年
[334-31a]
帝遣諫議大夫吳損修好虜亦使使者入朝眀年復攻
臨涇隴州又眀年崔寜破其兵斬首萬級俘獲甚衆吐
蕃不得志入掠黎雅於是劍南兵合南詔與戰破之擒
其大酋十三年虜以四萬騎寇靈州又合南詔衆二十
萬攻茂州略扶文遂侵黎雅詔發幽州兵與戰大破之
初虜使數至留不遣所俘虜口悉部送江南徳宗即位
以嵗與虜戰亡獲相償謀綏懐之遣太常少卿韋倫持
節歸其俘五百厚給衣褚切勅邉吏䕶亭障無輙侵虜
[334-31b]
地吐蕃始聞未信使者入境乃感畏時乞立贊為贊普
即發使者随倫入朝又遣使獻方物眀年殿中少監崔
漢衡徃使贊普曰我與唐舅甥國詔書乃用臣禮卑我
又請雲州西盡賀蘭山為吐蕃境且引景龍詔書曰唐
使至甥先與盟蕃使至舅亦将親盟贊普曰其禮夲均
帝許之以獻為進賜為寄領取為領之並約地於賀蘭
其大相尚悉結嗜殺人以劍南之敗未報不助和議次
相尚結贊有謀固請休兵贊普卒用結贊為大相乃講
[334-32a]
好約盟境上約唐地涇州右盡彈筝峡隴州右極清水
鳯州西盡同谷劍南盡西山大度水吐蕃守鎮蘭渭原會
西臨洮東成州抵劍南西磨些諸蠻大度水之西南盡
大河北自新泉軍抵大磧南極賀蘭橐駝嶺其間為閑
田二國所棄戍地毋増兵毋創城堡毋耕邉田帝又命
宰相尚書與虜使盟長安朱泚之亂吐蕃請助討賊詔
遣使持莭慰撫渾瑊用論莾羅兵破泚将韓旻於武亭
川初與虜約得長安以涇靈四州畀之㑹大疫虜輙引
[334-32b]
去及泚平責舊約求地天子薄其勞第賜詔書償結贊
莾羅等帛萬疋於是虜以為怨貞元二年虜犯涇隴邠
寧掠人畜敗田稼尚結贊屯上砦原遣使請盟李晟遣
部将王佖以鋭兵三千入汧陽薄其中軍虜驚潰走結
贊僅自脱虜衆三萬侵鳯翔晟又擊却之又攻鹽夏䧟
之天子以邉人殘没下詔避殿自責詔駱元光經略鹽
夏虜得二州皆戍以兵乃自屯鳴沙然饋餉數困於是
駱元光韓㳺瓌濵塞而屯馬燧次石州跨河相掎角結
[334-33a]
贊懼屢請盟天子不許乃厚賂乞和於燧燧以為情身
入見天子結贊又使言若許盟當以鹽夏還唐乃以渾
瑊為盟㑹使約盟平凉結贊伏精騎三萬於西縱瑊等
就幄虜三伐鼓衆譟而興瑊遁得免副使崔漢衡等皆
被執始結贊欲擒瑊等擣虚入寇及見漢衡等坐帳中
慢言渾瑊戰武功我力也許裂地償我而自食其言吾
既作金枷必得瑊以見贊普今失之徒致公等無益也
虜戍鹽夏渉春疫大興皆思歸乃火其廬舍頹郛堞而
[334-33b]
去結贊歸漢衡等而却其使結贊乃以兵犯鳯翔入寳
雞焚掠而去又剽汧陽華亭掠牛羊率萬計涇隴邠之
民蕩然盡矣諸將曽不能得一俘但賀賊出塞而已四
年五月虜三萬騎略涇邠寧慶鄜五州之鄙焚吏舍民
閻係執數萬又寇寧州轉剽鄜坊五年韋臯以劍南兵
與戰殺其将西南少安不三年盡得嶲州地久之北廷
沙陀别部叛吐蕃因是陷北庭都䕶府安西道絶獨西
州人尚為唐守八年寇靈州又寇涇州詔城鹽州以兵
[334-34a]
戍之時韋臯屢破其兵俘馘三萬降其首領十二年寇
慶州及華池是嵗尚結贊死眀年贊普死其子足之煎
立使使来請好朝廷以其無信不受十四年韓全義破
虜於鹽州十七年寇鹽州陷麟州韋臯屢破其兵因定
昆眀諸蠻臯圍維州贊普引兵十萬援之臯率南詔薄
之擒其酋獻京師眀年吐蕃使論頬熱来右龍武大将
軍薛伾徃報二十年贊普死詔遣使弔祭其弟嗣立使
使入朝順宗立以田景度等持節徃使永貞元年来歸
[334-34b]
金幣牛馬助崇陵憲宗初遣使者修好且還其俘其後
比年来朝貢又欵隴州塞丐互市詔可十二年贊普死
遣使弔祭吐蕃使論矩立蔵来朝未出境吐蕃寇宥州
與靈州兵戰不勝斬首二千級郝玭又破其兵二萬詔
留矩立等不遣十四年乃歸之吐蕃又遣兵十五萬圍
鹽州不能拔朔方将史敬奉以竒兵大破之復攻沙州
陷之穆宗即位復通使虜引兵入屯靈武靈州兵擊却
之又寇涇州長慶元年遣使来朝且乞盟詔許之盟京
[334-35a]
師西郊又遣使就盟其國虜遣論悉諾息等入謝天子
命左衛大将軍令狐通等報之比嵗使者獻金盎銀冶
犀鹿貢㹈牛寳器至太和再遣使者朝五年維州守将
悉怛謀挈城以降劍南西川節度使李德裕受之州南
抵江陽岷山西北望隴山一靣崖三涯江虜號無憂城
為西南要扞㑹牛僧儒當國議還悉怛謀歸其城吐蕃
夷誅無遺種以怖諸戎自是比五年虜使来必報所貢
有玉帶金皿獺褐㹈牛尾霞㲲馬羊槖駝贊普立㡬三
[334-35b]
十年病不事委任大臣故不能抗中國邉候晏然死以
弟逹磨嗣逹磨嗜酒好畋獵喜内且凶愎少恩政益亂
開成四年遣太子詹事李景儒徃使吐蕃以論集熱来
朝獻玉器羊馬自是國中地震裂水泉湧岷山崩洮水
逆流三日䑕食稼人飢疫死者相枕藉鄯廓間夜聞鼙
鼓聲人相驚㑹昌二年贊普死論贊熱等来告天子命
将作監李璟弔祠無子以妃綝兄尚延力子乞離胡為
贊普始三嵗妃共治其國大相結都那見乞離胡不肯
[334-36a]
拜曰贊普支属尚多何至立綝氏子邪哭而出用事者
共殺之别将尚恐熱為落門川討擊使姓求名農力熱
猶中國號郎也譎詭善幻約三部得萬騎擊鄯州節度
使尚婢婢地至渭川與宰相尚與思羅戰薄塞思羅敗
走松州合蘇毗吐渾羊同兵八萬保洮河自守恐熱謂
蘇毗等曰宰相兄弟殺贊普天神使我舉義兵誅不道
爾属乃助逆背國邪蘇毗等疑而不戰恐熱麾輕騎渉
河諸部先降并其衆至十餘萬禽思羅縊殺之婢婢姓
[334-36b]
沒盧名贊心夲羊同國人世為吐蕃貴相寛厚略通書
記不喜仕贊普强官之三年國人以贊普立非是皆叛
去恐熱自號宰相以兵二十萬擊婢婢鼓鼙牛馬槖駝
聨千餘里至鎮西軍大風雷電部将震死者十餘人羊
馬槖駝亦數百恐熱惡之按軍不進婢婢聞之厚幣詒
書約驩恐熱大喜曰婢婢書生焉知軍事我為贊普當
以家居宰相處之於是退營大夏川婢婢遣将擊之敗
其兵恐熱遁眀年恐熱復攻鄯州婢婢拒守恐熱兵敗
[334-37a]
兵拏連嵗不解婢婢與恐熱相持婢婢糧盡引衆趨甘
州西境以拓跋懐光居守恐熱麾下多歸之恐熱大掠
鄯廓𤓰肅伊西等州所過捕戮積尸狼籍麾下咸怨欲
圖之乃揚聲将請唐兵五十萬共定其亂保渭州求冊
為贊普奉表歸唐宣宗詔太僕陸耽持節慰勞命涇
原靈武鳯翔邠寜振武等兵迎援恐熱既至詔尚書左
丞李景讓就問所欲恐熱倨夸自大且求河渭節度使帝
不許還過咸陽橋咄歎曰我舉大事覬得濟此河與唐
[334-37b]
分境於是復趨落門川收散卒将寇邉㑹久雨糧絶恐
熱還奔廓州於是鳯翔節度使李泚復清水涇原節度
使康季榮復原州取石門等六關得人畜幾萬靈武節
度使李欽取安樂州詔為威州邠寜節度使張欽緒復
蕭關鳯翔收秦州山南西道節度使鄭涯得扶州鳯翔
兵與吐蕃戰隴州斬首五百級是嵗河隴髙年千餘見
闕下天子為御延喜樓賜冠帶皆爭解辮易服因詔差
賜四道兵錄有勞者三州七關地腴衍者聽民墾藝貸
[334-38a]
五嵗賦温池委度支𣙜其鹽以贍邉四道兵能營田者
為給牛種戍者倍其資饟再嵗一代商賈徃来於邉者
關鎮毋苛留兵欲墾田與民同初太宗平薛仁杲得隴
上地虜李軌得凉州破吐谷渾髙昌開四鎮元宗繼收
黄河磧石宛秀等軍中國無斥候警者㡬四十年輪臺
伊吾屯田禾菽彌望開逺門揭候署曰西極道九千九
百示戍人無萬里行也乾元後隴右劒南西山三州七
關軍鎮監牧三百所皆失之憲宗嘗覽天下圖見河湟
[334-38b]
舊封赫然思經略之未暇也至是羣臣奏言王者建功
立業必有以光表於世者今不勤一卒血一刃而河湟
自歸請上天子尊號帝曰憲宗嘗念河湟業未就而殂
落今當述祖宗之烈其議上順憲二廟諡號夸顯後世
又詔朕姑息民其山外諸州須後經營之眀年沙州首
領張義潮奉𤓰沙伊肅甘等十一州地圖以獻始義潮
隂結豪傑歸唐一日衆擐甲譟州門漢人皆助之虜守
者驚走遂攝州事繕兵甲耕且戰悉復餘州以部校十
[334-39a]
輩皆操挺内表其中東北走天德城防禦使者齎詔收
慰擢義潮沙州防禦使俄號歸義軍遂為節度使其後
河渭州虜将尚延心以國破亡亦獻欵秦州刺史髙駢
誘降延心及渾末部萬帳遂收二州拜延心武衛将軍
駢收鳯林關以延心為河渭等州都遊奕使咸通二年
義潮奉凉州来歸七年北廷回鶻僕固俊擊取西州收
諸部鄯州城使張季顒與尚恐熱戰破之收器鎧以獻
吐蕃餘衆犯邠寜節度使薛𢎞宗郤之㑹僕固俊與吐
[334-39b]
蕃大戰斬恐熱首傳京師八年張義潮入朝為右神武
統軍賜第及田命族子淮深守歸義十三年卒沙州以
長史曹義金領州務遂授歸義節度使後中原多故王
命不及甘州為回鶻所并歸義諸城多沒渾末亦曰嗢
末吐蕃奴部也虜法出師必發豪室皆以奴從平居散
處耕牧及恐熱亂無所歸共相嘯合數千人以嗢末自
號居甘肅𤓰沙河渭岷廓疊宕間其近蕃牙者最勇而
馬尤良云唐末𤓰沙之地復為所隔然吐蕃自是衰弱
[334-40a]
族種分散大者數千家小者百十家無復統一矣自儀
渭涇原環慶及鎮戎秦州暨於靈夏皆有之各有首領
内属者謂之熟户餘謂之生户凉州雖為所隔然其地
自置牧守或請命於中朝
 
 
 
 
[334-40b]
 
 
 
 
 
 
 
 文獻通考卷三百三十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