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東漢會要 > 東漢會要 卷二十四


[024-1a]
欽定四庫全書
 東漢㑹要卷二十四
            宋 徐天麟 撰
 職官六
  宦官擅權
和帝永元四年竇憲兄弟專權帝以朝臣上下莫不附
憲獨中常侍鈎盾令鄭衆不事豪黨遂與定議誅憲鄭
衆遷大長秋帝䇿勲班賞衆毎辭多受少帝由是賢之
[024-1b]
常與之議論政事宦官用權自此始矣十四年初封大
長秋鄭衆為鄛鄉侯衆與中常侍蔡倫等皆乗勢豫政
周章數進直言太后不能用鄭衆/等傳
建光元年安帝以小黄門江京常迎帝扵邸封為都鄉
侯李閏為雍鄉侯閏京與中常侍樊豐黄門令劉安鈎
盾令陳達等扇動内外競為侈虐司徒楊震連諌不從
豐等遂共譛震収震太尉印綬遣歸本郡震飲酖而卒
延光三年秋九月江京樊豐等廢太子保為濟隂王明
[024-2a]
年帝崩太后定䇿立北鄉侯即皇帝位有司奏樊豐等
擅作威福皆下獄死冬十月少帝薨閻顯及江京劉安
陳達等白太后秘不發喪而更召諸王子乃閉宫門屯
兵自守十一月丁巳中黄門孫程等十九人共斬江京
劉安陳達等迎濟隂王即皇帝位是為順帝封孫程等
為列侯是為十九侯陽嘉二年夏六月洛陽宣徳亭地
拆李固對䇿曰詔書所以禁侍中尚書中臣子弟不得
為吏察孝亷者以其秉威權容請託故也而中常侍在
[024-2b]
日月之側聲勢振天下竊聞長水司馬武宣開陽城門
候羊迪等無它功徳初拜便真此雖小失而漸壊舊章
先聖法度所宜堅守政教一跌百年不復宜罷退宦官
去其權重裁置常侍二人方直有徳者省事左右小黄
門五人才知閒雅者給事殿中上覽對以李固為第一
宦者疾之詐為飛章以陷其罪固棄官歸宦者及/李固傳
桓帝建和元年七月詔封中常侍劉廣等皆為列侯杜
喬諌之書奏不省宦官唐衡左悺等共譖杜喬與李固
[024-3a]
以帝不堪奉漢祀帝怨之後梁冀誣李固杜喬與妖賊
劉文等交通皆繋死獄中桓紀及/杜喬傳
永興中朱穆為冀州刺史州有宦者三人以檄謁穆穆
辭不相見有宦者趙忠喪父歸塟安平僣為璵璠玉匣
偶人穆下郡案驗遂發墓剖棺陳尸出之而収其家屬
帝聞大怒召穆詣廷尉輸作左校太學諸生劉陶等數
千人詣闕上書願黥首繋趾代穆校作帝乃赦之穆居
家數年召拜尚書穆既深疾宦官及在臺閣旦夕共事
[024-3b]
志欲除之乃上疏曰案漢故事中常侍參選士人建武
以後乃悉用宦者自延平以來浸益貴盛假貂璫之飾
處常伯之任天朝政事一更其手權傾海内寵貴無極
愚臣以為可悉罷省更選海内清淳之士明達國體者
以補其處帝不納後穆因進見復口陳曰漢家舊典置
侍中中常侍各一人省尚書事黄門侍郎一人傳發書
奏皆用姓族自和熹太后以女主稱制不接公卿乃以
閹人為常侍小黄門通命兩宮自此以來權傾人主窮
[024-4a]
困天下宜皆罷遣博選耆儒宿徳與參政事帝怒不應
穆伏不肯起左右傳出良乆乃趨而去自此中官數因
事稱詔詆毁之延熹二年六月帝召中常侍單超徐璜
小黄門史唐衡左悺黄門令具瑗等五人共定議誅梁
冀賞誅冀之功封單超徐璜具瑗左悺唐衡皆為列侯
世謂之五侯又封尚書令尹勲七人皆為亭侯又封小
黄門劉普趙忠等八人為鄉侯自是權勢専歸宦官矣
五侯尤貪縱傾動内外時灾異數見白馬令李雲露布
[024-4b]
上書移副三府曰梁冀雖持權専擅虐流天下今以罪
行誅猶召家臣搤殺之耳而猥封謀臣萬户以上髙祖
聞之得無見非孔子曰帝者諦也今官位錯亂小人諂
進財貨公行政化日損尺一拜用不經御省是帝欲不
諦乎帝得奏震怒逮雲送黄門北寺獄大鴻臚陳蕃上
疏曰李雲所言雖不識禁忌干上逆㫖其意歸扵忠國
而已管霸曰李雲野澤愚儒出扵狂贛不足加罪帝謂
霸曰帝欲不諦是何等語而常侍欲原之邪顧使小黄
[024-5a]
門可其奏雲死獄中扵是嬖寵益横十月以單超為車
騎將軍是時封賞踰制内寵猥盛陳蕃上疏曰髙祖之
約非功臣不侯而聞追録河南尹鄧萬世父遵之微功
更爵尚書令黄雋先人之絶封近習以非義授邑左右
以無功傳賞帝頗采其言但賜雋爵關内侯而封萬世
南鄉侯帝從容問侍中爰延朕何如主也對曰陛下為
漢中主帝曰何以言之對曰尚書令陳蕃任事則治中
常侍黄門與政則亂是以知陛下可與為善可與為非
[024-5b]
帝曰昔朱雲廷折欄檻今侍中面稱朕違敬聞闕矣三
年春正月丙午新豐侯單超卒其後四侯轉横天下為
之語曰左囘天具獨坐徐卧虎唐兩墮通鑑考異云太/子賢主兩墮謂
隨意所為不定也諸本兩或作雨謂/其性急暴如雨之墮無有常處也皆競起第宅以華
侈相尚其僕從乗牛車而從列騎皆兄弟姻戚宰州臨
郡辜較百姓民不堪命多為盗賊朱穆/等傳
八年春中常侍侯覽兄參為益州刺史殘暴貪婪累臧
億計太尉楊秉奏檻車徴參參扵道自殺閱其車重三
[024-6a]
百餘兩皆金銀錦帛珍玩秉因奏曰侯覽弟參貪殘元
惡自取禍滅覽不宜復見親近帝不得已竟免覽官司
𨽻校尉韓縯因奏左悺罪惡及其兄太僕南鄉侯稱請
託州郡聚歛為姦賔客放縱侵犯吏民悺稱皆自殺縯
又奏中常侍具瑗兄沛相恭臧罪徵詣廷尉瑗詣獄謝
上還東武侯印綬詔貶為都鄉侯超及璜衡襲封者並
降為鄉侯子弟分封者悉奪爵土劉普等貶為關内侯
尹勲等亦皆奪爵宦者/傳
[024-6b]
李膺拜司𨽻校尉時小黄門張讓弟朔為野王令貪殘
無道畏膺威嚴逃還京師匿扵兄家合柱中膺知其狀
率吏卒破柱取朔付雒陽獄受辭畢即殺之讓訴寃扵
帝帝召膺詰以不先請便加誅之意對曰昔仲尼為魯
司冦七日而誅少正卯今臣到官已積一旬私懼以稽
畱為愆不意獲速疾之罪誠自知釁責死不旋踵特乞
畱五日尅殄元惡退就鼎鑊始生之願也帝無復言顧
謂讓曰此汝弟之罪司𨽻何愆乃遣出自此諸黄門常
[024-7a]
侍皆鞠躬屏氣休沐不敢復出宫省帝怪問其故並叩
頭泣曰畏李校尉李膺/傳
宛有富賈張汎者陳蕃傳作張汜謝承漢書作/張子集通鑑考異從岑晊傳與後宫
有親賂遺中官以此得顯位用勢縱横岑晊勸成瑨収
捕汎等既而遇赦瑨竟誅之後乃奏聞小黄門趙津貪
横放恣為一縣巨患太原太守劉瓆使郡吏王允討捕
亦扵赦後殺之于是中常侍候覽使張汎妻上書訟寃
宦官因縁譛訴瑨瓆皆下獄有司承㫖奏瑨瓆罪當棄
[024-7b]
市山陽太守翟超以郡人張儉為東部督郵侯覽家在
防東殘暴百姓覽喪母還家大起塋冡儉舉奏覽罪而
覽遮截章竟不上儉遂破覽冡宅籍沒資財具奏其狀
徐璜兄子宣為下邳令暴虐尤甚嘗求故汝南太守李
暠女不能得遂將吏卒至暠家載其女歸戯射殺之東
海相汝南黄浮聞之収宣家屬無少長悉考之掾吏以
下固争曰徐宣國賊今日殺之明日坐死足以瞑目矣即
案宣罪棄市暴其尸扵是宦官訴寃扵帝帝大怒超浮
[024-8a]
並坐髠鉗輸作左校太尉陳蕃上疏曰今冦賊在外四
支之疾内政不理心腹之患小黄門趙津大猾張汎等
肆行貪虐姦媚左右劉瓆成瑨糾而戮之雖言赦後不
當誅殺原其誠心在乎去惡而小人營惑聖聴遂使必
加刑謫已為過甚况令伏歐刀乎翟超黄浮奉公不撓
疾惡如讎超沒侯覽財物浮誅徐宣之罪並䝉刑坐云
云帝不納宦官由此疾蕃彌甚選舉奏議輙以中詔讁
郤長史已下多至扺罪猶以蕃名臣不敢加害平原襄
[024-8b]
楷詣闕上疏曰竊見太原太守劉瓆南陽太守成瑨志
除姦邪而陛下乃逺加考逮今黄門常侍天刑之人陛
下愛待兼倍常寵係嗣未兆豈不為此書上即召入詔
尚書問狀尚書承㫖奏楷假借星宿造合私意誣上㒺
事請正楷罪法収送雒陽獄瑨瓆竟死獄中岑晊逃竄
獲免黨錮宦/者傳
靈帝建寧元年初竇太后之立也陳蕃有力焉及臨朝
政無大小皆委扵蕃蕃與竇武同心戮力以奨王室召
[024-9a]
天下名賢李膺杜密尹勲劉瑜等皆列扵朝廷與共參
政事扵是天下之士莫不延頸想望太平而帝乳母趙
嬈及諸女尚書旦夕在太后側中常侍曹節王甫等共
相朋結諂事太后太后信之數出詔命有所封拜蕃武
疾之嘗共㑹朝堂蕃私謂武曰曹節王甫等自先帝時
操弄國權濁亂海内今不誅之後必難圗武然之蕃
大喜以手推席而起武扵是引尹勲等共定計䇿㑹有
日食之變蕃謂武曰昔蕭望之困一石顯况今石顯數
[024-9b]
十輩乎蕃以八十之年欲為將軍除害今可因日食斥罷
宦官以塞天變武乃白太后曰故事黄門常侍但當給
事省内典門户主近署財物耳今乃使與政事任重權
子弟布列專為貪暴天下匈匈正以此故宜悉誅廢以
清朝廷太后曰漢以來故事世有宦官但當誅其有罪
者豈可盡廢邪時中常侍管霸頗有才略專制省内武
先白収霸及中常侍蘇康等皆坐死武復數白誅曹節
等太后冘豫未忍故事乆不發蕃上疏曰今京師囂囂
[024-10a]
道路諠譁言侯覽曹節公乗昕王甫鄭颯等與趙夫人
諸尚書並亂天下今不急誅此曹必生變亂傾危社稷
太后不納八月太白犯房之上將入太微侍中劉瑜素
善天官惡之上書皇太后曰案占書宫門當閉將相不
利姦人在主傍願急防之又與武蕃書以星辰錯繆不
利大臣宜速㫁大計扵是武蕃以朱㝢為司𨽻校尉劉
祐為河南尹虞祁為雒陽令武奏免黄門令魏彪以所
親小黄門山冰代之使冰奏収長樂尚書鄭颯送北寺
[024-10b]
獄蕃謂武曰此曹子便當収殺何復考為武不從令冰
與尹勲侍御史祝瑨雜考颯辭連及曹節王甫勲冰即
奏収節等使劉瑜内奏九月辛亥武出宿歸府典中書
者先以告長樂五官史朱瑀瑀盜發武奏罵曰中官放
縱者自可誅耳我曹何罪而當盡見族滅因大呼曰陳
蕃竇武奏白太后廢帝為大逆乃夜召素所親壯健者
長樂從官史共普張亮等十七人喢血共盟謀誅武等
曹節白帝曰外間切切請出御徳陽前殿令帝拔劍踴
[024-11a]
躍使乳母趙嬈等擁衛左右取棨信閉諸禁門召尚書
官屬脇以白刄使作詔板拜王甫為黄門令持節至北
寺獄収尹勲山冰冰疑不受詔甫格殺之并殺勲出鄭
颯還共刼太后奪璽綬令中謁者守南宫閉門絶複道
使鄭颯等持節及侍御史謁者捕収武等武不受詔馳
入步兵營與其兄子歩兵校尉紹共射殺使者召㑹北
軍五校士數千人屯都亭下令軍士曰黄門常侍反盡
力者封侯重賞陳蕃聞難将官屬諸生八十餘人並拔
[024-11b]
刄突入承明門到尚書門攘臂呼曰大将軍忠以衛國
黄門反逆何云竇氏不道邪王甫時出與蕃相迕適聞
其言而責蕃曰先帝新棄天下山陵未成武有何功兄
弟父子並封三侯又設樂飲讌多取掖廷宫人旬日之
間貲財巨萬大臣若此是為道邪公為宰輔茍相阿黨
復何求賊使劍士収蕃蕃拔劍叱甫辭色逾厲遂執蕃
送北寺獄黄門從官騶蹋踧蕃曰死老魅復能損我曹
員數奪我曹稟假不即日殺之時䕶匈奴中郎將張奐
[024-12a]
召還京師曹節等以奐新至不知本謀矯制以少府周
靖行車騎將軍加節與奐率五營士討武夜漏盡王甫
將虎賁羽林等合千餘人出屯朱雀掖門與奐等合已
而悉軍闕下與武對陳甫兵漸盛使其士大呼武軍曰
竇武反汝皆禁兵當宿衛宫省何故隨反者乎先降有
賞營府素畏服中官扵是武軍稍稍歸甫自旦至食時
兵降畧盡武紹走諸軍追圍之皆自殺梟首雒陽都亭
収捕宗親賔客姻屬悉誅之及侍中劉瑜屯騎校尉馮
[024-12b]
述皆夷其族宦官又譛虎賁中郎將劉淑故尚書魏明
云與武等通謀皆自殺遷皇太后扵南宫徙武家屬扵
日南自公卿以下嘗為蕃武所舉者及門生故吏皆免
官禁錮曹節遷長樂衛尉封育陽侯王甫遷中常侍黄
門令如故朱瑀共普張亮等六人皆為列侯十一人為
關内侯扵是羣小得志士大夫喪氣陳蕃竇/武傳
光和二年王甫曹節等姦虐弄權扇動内外太尉段熲
阿附之節甫父兄子弟為卿校牧守令長者布滿天下
[024-13a]
所在貪暴甫養子吉為沛相尤殘酷凡殺人皆磔尸車
上隨其罪目宣示屬縣夏月腐爛則以繩連其骨周徧
一郡乃止見者駭懼視事五年凡殺萬餘人尚書令陽
球常拊髀發憤曰若陽球作司𨽻此曹子安得容乎既
而球果遷司𨽻甫使門生扵京兆界辜𣙜官財物七千
餘萬京兆尹楊彪發其姦言之司𨽻熲方以日食自劾
球詣闕謝恩因奏甫熲及中常侍淳于登𡊮赦封
罪惡辛已悉収甫熲等送洛陽獄及甫子永樂少府萌
[024-13b]
沛相吉球自臨考甫等五毒備極萌先嘗為司𨽻乃謂
球曰父子既當伏誅亦以先後之義少以楚毒假借老
父球曰爾罪惡無狀死不滅責乃欲論先後求假借邪
萌乃罵曰爾前奉事吾父子如奴奴敢反汝主乎今日
臨流相擠行自及也球使以土窒萌口箠扑交至父子
悉死扵杖下熲亦自殺乃僵磔甫屍扵夏城門大書牓
曰賊臣王甫盡沒入其財産妻子皆徙比景球既誅甫
欲以次表曹節等乃敕中都官從事曰且先去權貴大
[024-14a]
猾乃議其餘耳公卿豪右若表氏兒輩從事自辦之何
須校尉邪權門聞之莫不屏氣曹節等皆不敢出沐㑹
順帝虞貴人塟百官㑹喪還曹節見磔甫尸道次慨然
淚曰我曹可自相食何宜使犬䑛其汁乎語諸常侍
今且俱入勿過里舎也節直入省白帝曰陽球故酷暴
吏前三府奏當免官以九江微功復見擢用愆過之人
不宜使在司𨽻以騁毒虐帝乃徙球為衛尉時球見帝
叩頭曰臣前雖誅王甫段熲蓋狐狸小醜未足宣示天
[024-14b]
下願假臣一月必令狼鴟梟各服其辜叩頭流血至
扵再三乃受拜扵是曹節朱瑀等權勢復盛陽球/傳
初司徒劉郃兄侍中鯈與竇武同謀俱死永樂少府陳
球說郃曰公出自宗室位登台鼎天下瞻望社稷鎮衛
豈得雷同容容無違而已今曹節等放縱為害而乆在
左右又公兄侍中受害節等今可表徙衛尉陽球為司
𨽻校尉以次収節等誅之政出聖主天下太平可翹足
而待也郃曰凶䜿多耳目恐事未㑹先受其禍尚書劉
[024-15a]
納曰為國棟梁傾危不持焉用彼相邪郃許諾亦與陽
球結謀球小妻程璜之女由是節等頗得聞知乃重賂
璜且脇之璜懼迫以球謀告節因共白帝曰郃與劉納
陳璜交通書疏謀議不軌帝大怒冬十月甲寅劉郃陳
球劉納陽球皆下獄死陳球/傳
四年大長秋華容侯曹節卒中常侍趙忠代領大長秋
中平五年夏五月故太傅陳蕃子逸與術士襄楷㑹扵
冀州刺史王芬坐楷曰天文不利宦者黄門常侍真族
[024-15b]
滅矣逸喜芬曰若然者芬願驅除因與豪傑轉相招合
言黒山賊攻刼郡縣因以起兵㑹帝欲北狩河間舊宅
芬等謀以兵徼刼誅諸常侍黄門因廢帝立合肥侯以
其謀告議郎曹操操曰夫廢立之事天下之至不祥也
古人有權成敗計輕重而行之者伊霍是也伊霍皆懐
至忠之誠據宰輔之埶因秉政之重同衆人之欲故能
計從事立今諸君徒見曩者之易未覩當今之難而造
作非常欲望必克不亦危乎芬又呼華歆陶丘洪定計
[024-16a]
洪欲行歆止之曰夫廢立大事伊霍之所難芬性疎而
不武此必無成洪乃止㑹北方夜半有赤氣東西竟天
太史上言北方有隂謀不宜北行帝乃止敕芬罷兵俄
而召之芬懼解印綬亡走至平原自殺三國/志
靈帝崩皇子辨即皇帝位年十四尊皇后曰皇太后太
后臨朝封皇弟協為渤海王協年九嵗以後將軍袁隗
為太傅與大將軍何進參録尚書事進既秉朝政忿諸
宦官以袁氏累世貴寵而紹與從弟術皆為豪傑所歸
[024-16b]
信而用之復博召智謀之士何顒荀攸鄭泰等二十餘
人以顒為北軍中候攸為黄門侍郎泰為尚書與同腹
心蹇碩疑不自安與中常侍趙忠宋典等書曰大將軍
兄弟秉國專朝今與天下黨人謀誅先帝左右掃滅我
曹但以碩典禁兵故且沈吟今宜共閉上閤急捕誅之
中常侍郭勝進同郡人太后及進之貴幸勝有力焉故
親信何氏與趙忠等議不從碩計而以其書示進庚午
進使黄門令収碩誅之因悉領其屯兵驃騎將軍董重
[024-17a]
與何進權勢相害中官挾重以為黨助董太后每欲參
干政事何太后輙相禁塞董后忿恚詈曰汝今輈張怙
汝兄耶吾敕驃騎斷何進頭如反手耳太后聞之以告
何進五月進與三公共奏孝仁皇后使故中常侍夏惲
等交通州郡辜較財利悉入西省故事蕃后不得留京
師請遷宫本國奏可辛巳進舉兵圍驃騎府収董重免
官自殺六月辛亥董后憂怖暴崩民間由是不附何氏
七月袁紹復說何進曰前竇武欲誅内寵而反為所害
[024-17b]
者但坐言語漏泄五營兵士皆服畏中人而竇氏反用
之自取禍滅今將軍兄弟並領勁兵部曲將吏皆樂盡
力命此天贊之時也宜一為天下除患以垂名後世進
乃白太后請盡罷中常侍以三署郎補其處太后不聴
曰中官統領禁省自古及今漢家故事不可廢也且先
帝新棄天下我奈何楚楚與士人共對事乎進難違太
后意且欲誅其放縱者紹以為中官親近至尊出納號
令今不悉廢後必為患紹等又為畫䇿多召四方猛將
[024-18a]
及諸豪傑使並引兵向京師以脇太后進然之主簿陳
琳諌曰將軍緫皇威握兵要龍驤虎歩髙下在心此猶
皷洪爐燎毛髮耳但當速發雷霆行權立㫁而反更召
外助大兵聚㑹彊者為雄所謂倒持干戈授人以柄功
必不成祗為亂階耳進不聴典軍校尉曹操聞而笑曰
宦者之官古今宜有但世主不當假之權寵使至扵此
既治其罪當誅元惡一獄吏足矣何至紛紛召外兵乎
欲盡誅之事必宣露吾見其敗也時董卓駐兵河東何
[024-18b]
進召卓使將兵詣京師侍御史鄭泰諫曰董卓彊忍寡
義志欲無厭若借之朝政授以大事将恣凶欲必危朝
廷明公以親徳之重秉意獨㫁誅除有罪誠不宜假卓
以為資援也尚書盧植亦言不宜召卓進皆不從泰乃
棄官去謂荀攸曰何公未易輔也進府掾王康騎都尉
鮑信皆泰山人進使還鄉里募兵并召東郡太守橋瑁
屯成臯使武猛都尉丁原将數千人冦河内燒孟津火
照城中皆以誅宦官為言董卓聞召即時就道并上書
[024-19a]
曰中常侍張讓等竊倖承寵濁亂海内昔趙鞅興晋陽
之甲以逐君側之惡今臣輙鳴鐘皷如雒陽請収讓等
以清姦太后猶不從卓至澠池而進更狐疑使諫議
大夫种邵宣詔止之卓不受詔遂前至河南邵迎勞之
因譬令還軍卓疑有變使其軍士以兵脇邵邵怒稱詔
叱之軍士皆披邵遂前質責卓卓辭屈乃還軍夕陽亭
袁紹懼進變計因脇之曰交怨已成形勢已露將軍復
欲何待而不早决之乎事乆變生復為竇氏矣進扵是
[024-19b]
以紹為司𨽻校尉假節專命撃㫁從事中郎王允為河
南尹紹使雒陽方畧武吏司察宦者而促董卓等使馳
驛上奏欲進兵平樂觀太后乃恐悉罷中常侍小黄門
使還里舍唯留進素所私人以守省中諸常侍小黄門
皆詣進謝罪唯所措置進謂曰天下匈匈正患諸君耳
今董卓垂至諸君何不早各就國袁紹勸進便扵此决
之至扵再三進不許紹又為書告諸州郡詐宣進意使
捕案中官親屬進謀積日頗泄中官懼而思變張譲子
[024-20a]
婦太后之甥也讓向子婦叩頭曰老臣得罪當與新婦
俱歸私門唯受恩累世今當逺離宫殿情懷戀戀願復
一入直得暫奉望太后陛下顔色然後退就溝壑死不
恨矣子婦言扵舞陽君入白太后乃詔諸常侍皆復入
直八月戊辰進入長樂宫白太后請盡誅諸常侍中常
侍張讓段珪相謂曰大將軍稱疾不臨喪不送塟今欻
入省此意何為竇氏事竟復起邪讓使人潜聴具聞其
語乃率其黨數十人持兵竊自側闥入伏省中及進出
[024-20b]
因詐以太后詔召進入坐省閤讓等詰進曰天下憒憒
亦非獨我曹罪也先帝常與太后不快㡬至成敗我曹
涕泣救解各出家財千萬為禮和恱上意但欲託卿門
户耳今乃欲滅我曹種族不亦太甚乎扵是尚方監渠
穆拔劍斬進扵嘉徳殿前讓珪等為詔以故太尉樊陵
為司𨽻校尉少府許相為河南尹尚書得板疑之曰請
大將軍出共議中黄門以進頭擲與尚書曰何進謀反
已伏誅矣進部曲將吳匡張璋在外聞進被害欲引兵
[024-21a]
入宫宫閤閉虎賁中郎將袁術與匡共斫攻之中黄門
持兵守閤㑹日暮術因燒南宫九龍門欲以脇出讓等
讓等入白太后言大将軍兵反燒宫攻尚書闥因將太
后少帝及陳留王又刼省内官屬從複道走北宫尚書
盧植執戈扵閤道窗下仰數段珪珪懼乃釋太后太后
投閤得免袁紹與叔父隗矯詔召樊陵許相斬之紹及
何苗引兵屯朱雀闕下捕得忠等斬之吳匡等素怨苖
不與進同心而又疑其與宦官通謀乃令軍中曰殺大
[024-21b]
将軍者即車騎也吏士能為報讎乎士卒皆流涕曰願
致死匡遂引兵與董卓弟奉車部尉旻攻殺苗棄其屍
扵苑中紹遂閉北宫門勒兵捕諸宦者無少長皆殺之
凡二千餘人或有無湏而誤死者紹因進兵排宫或上
端門屋以攻省内庚午張讓段珪等困迫遂将帝與陳
留王數十人步出榖門夜至小平津六璽不自隨公卿
無得從者唯尚書盧植河南中部掾閔貢夜至河上貢
厲聲質責讓等且曰今不速死吾将殺汝因手劍斬數
[024-22a]
人讓等惶怖叉手再拜叩頭向帝辭曰臣等死陛下自
愛遂投河而死董卓遂廢少帝又迫殺太后何氏遂亡
而漢室亦自此敗亂何進/傳
 范氏論曰漢興仍襲秦制置中常侍官然亦引用士
 人以參其選皆銀璫左貂給事殿省及髙后稱制乃
 以張卿為大謁者出入卧内受宣詔命文帝時有趙
 談北宫伯子頗見親幸至扵孝武亦愛李延年帝數
 宴後庭或潜㳺離館故請奏機事多以宦人主之至
[024-22b]
 元帝之世史㳺為黄門令勤心納忠有所補益其後
 𢎞恭石顯以佞險自進卒有蕭周之禍損帝徳焉
 中興之初宦官悉用閹人不復雜調它士至永平中
 始置員數中常侍四人小黄門十人和帝即阼幼弱
 而竇憲兄弟専總權威内外臣僚莫由親接所與居
 者唯閹官而已故鄭衆得専謀禁中終除大憝遂享
 分土之封超登宫卿之位扵是中官始盛焉自明帝
 以後迄乎延平委用漸大而其員稍増中常侍至有
[024-23a]
 十人小黄門二十人改以金璫右貂兼領卿署之職
 鄧后以女主臨政而萬機殷逺朝臣國議無由參斷
 帷幄稱制下令不出房闈之間不得不委用刑人寄
 之國命手握王爵口含天憲非復掖廷永巷之職閨
 牖房闥之任也其後孫程定立順之功曹騰參建桓
 之䇿續以五侯合謀梁冀受鉞迹因公正恩固主心
 故中外服從上下屏氣或稱伊霍之勲無謝扵徃載
 或謂良平之畫復興扵當今雖時有忠公而竟見排
[024-23b]
 斥舉動囘山海呼吸變霜露阿㫖曲求則光寵三族
 直情忤意則參夷五宗漢之綱紀大亂矣若夫髙冠
 長劍紆朱懷金者布滿宫闈苴茅分虎南靣臣人者
 蓋以十數府寺第館棊列扵都鄙子弟支附過半扵
 州國南金和寶冰綺霧縠之積盈仞珍藏嬙媛侍兒
 歌童舞女之玩充備綺室狗馬飾雕文土木被緹繡
 皆剥割萌黎競恣奢欲陷害明賢専植黨類其有更
 相援引希附權彊者皆腐身熏子以自衒達同敝相
[024-24a]
 濟故其徒有繁敗國蠧政之事不可單書所以海内
 嗟毒志士窮棲冦劇縁間揺亂區夏雖忠良懐憤時
 或奮發而言出禍從旋見孥戮因復大考鈎黨轉相
 誣染凡稱善士莫不離被灾毒竇武何進位崇戚近
 乗九服之囂怨恊羣英之勢力而以疑留不㫁至扵
 殄敗斯亦運之極乎雖袁紹龔行芟夷無餘然以暴
 易亂亦何云及自曹騰說梁冀竟立昏弱魏武因之
 遂遷龜鼎所謂君以此始必以此終信乎其然矣
[024-24b]
 
 
 
 
 
 
 
 東漢㑹要卷二十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