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四明它山水利備覽 > 四明它山水利備覽 卷下


[002-1a]
欽定四庫全書
  四眀它山水利偹覽卷下
             宋 魏峴 撰
  重修善政侯祠堂誌
祭法徳施扵人則祭之能禦大災能捍大患則祭之是
知聲光垂于簡編徳馨饗其廟食者豈徒然哉善政侯
琅邪王公諱元暐冊封之典圖志載之偹矣按有唐太
和中出佩銅章字人海徼時屬承寛之後躬行阜俗之
[002-1b]
化以勤儉誡游惰以誠慤崇孝慈貪夫斂手扵衲間暴
客屏跡于境外能使㛰嫁有序惸獨有依他民愁嘆我
則民諧乎禮樂他民彫敝我則民豐乎衣食詩所謂愷
悌君子民之父母者歟先是厥土連江厥田宜稻每風
濤作沴或水旱成災不若採石扵山為隄為防迴㳅於
川以灌以溉道乎潤下之澤建乎不拔之基能扵嵗時
大獲民利故自它山堰溉良田者凡數千頃得非謂法
施于人乎能禦大災乎則侯之為政也易俗移風惠其
[002-2a]
生民沐義浸仁澤及来裔使永永之世猶受其賜者不
可勝數則子路治蒲之政西門投巫之酷諒多慚徳矧
今海縣晏清哲后求治一司之任非賢弗居太博王君
輟玉筍之班假墨綬之秩去民之害必杜其漸興民之
利必臻其源佗日響侯之徳聲謁其祠庭則門榛砌草
曝露尤甚将何勸民乎吾将新之吏忻民歡風動草偃
徴材揆日經之營之于是遷祠之基止堰之上使泛舟
者賴其徳力農者懐其恩觀其廟貌翬飛矢棘垣墉蔽虧及
[002-2b]
其庭也則若聆乎片言升其堂也則如聞虖笑語哉乃
潔誠端簡享旦于祠是使遺愛之道載彰嚴祭之禮斯
在江之滸佑我蒸民嗚嘑侯之生也以子男之位能以
善政被乎俗其歿也以正直之道能以不朽留其旦向
若為唐鉅僚列爵重位必能霖雨四海舟航巨川則貞
觀不為遼哉知縣太博譽播乎疲俗景慕前哲樹之休
聲庶使饗斯之廟者知仁政之可尚也為通理侯藩偹
熟徽烈俾旌如在無愧直書其祠堂之棟宇官吏之名
[002-3a]
氏請附之碑隂時大宋咸平四年嵗次辛丑六月初伏
前一日記宣徳郎守殿中丞通判眀州軍州兼市舶騎
都尉借緋蘇為撰朝奉郎尚書虞部員外郎知眀州軍
州兼市舶上騎都尉賜緋魚袋借紫丁顧書
  西湖引水記         舒 亶
按州圖經鄞縣南二里有小湖唐貞觀中令王君炤修
也盖今里俗所謂細湖頭者乃其故䖏焉湖廢久矣獨
其西隅尚存今所謂西湖是也明為洲瀕海枕江水難
[002-3b]
蓄而善泄嵗小旱則池井皆竭而是湖所以南引它山
之水為旱嵗備熈寜乙卯嵗大旱湖涸建中靖國改元
之夏秋不雨湖又涸民渇甚至穴窊下濾滓以飲而
國家将有事于郊丘上供之舟復阨不得進公私交病
上下狼顧漫不知所為策者州于是以其事属監船塲
宣徳郎唐君君即繇南門道河上凡八十有五里抵所謂
它山堰者躊躇相視遂盡得其利病盖所謂它山者四
明之衆山萃焉一山作雨則澗壑交會出為漫㳅方嵗
[002-4a]
小旱衆山未必皆不雨而溪㳅未必遂絶也特河勢中
窊循兩隄率支渠釃泄以去以故不得行盖非特天時
之罪也君既得其所以為利病審其宜矣乃屬民盡堙
諸渠口而稍浚上源因以其土窒補堰隙復累石于其
上以遏入江之羨㳅扵是水稍引以北顧獨距城十數
里河赤地裂深尺餘凡邦之人莫不皆謂水無可行之
理要非淹旬積雨莫能濟也君謂審如是豈人力所能
及哉頗聞善政王侯實始作堰以兹水賜其邦人廟貌
[002-4b]
固在也其能漠然乎即為民致禱焉一昔而水輙薄城
下不數日湖㳅漫然至清洌可食而行舟于河不復留
礙耋穉懽呌里巷相属一方遂以無虞噫侯一何異哉
雖然前湖盖嘗涸矣無有能發其利者發其利自宣
徳君始君誠善其始矣顧非後以相之則莫能善其終
盖宣徳君身筦庫之責而能用意勤民之事侯生既施
勞于人而殁猶烱烱如此盖可謂有志于民而與夫世
之任人責而不思憂視民烖而莫知救者顧可同日而
[002-5a]
語哉侯諱元暐史不𫝊不知何許人也唐太和中實令
是邑得之父老它山以北故時皆江也溪㳅猥斥并與
潮汐上下水不蓄泄旱潦為災侯為視地髙下伐木斵
石横巨㳅而約之率三入江七㳅于河溉田凡八百餘
頃其功利博矣故民至今祠之宣徳君名意字居正江
陵人也乃祖若父以風節文章聞天下而君清直强學
不茍于其職克似其家世者也既徳侯之賜不敢忘斥
幣以致飾其像矣又属余以紀其事余以謂天時之不
[002-5b]
常久矣安知嵗不旱而湖無涸乎故其論如且以著
二君之志而因以告夫後來者使有考焉冬十月令日

 舒公亶引水記云按圖經鄞縣南二里有小湖唐貞
 觀中令王君炤所修也葢今俗語所謂細湖頭乃其
 故處也唐地理志載鄮縣注云南二里有小江湖開
 元中令王元暐置小江湖即日湖也楊䝉引水記云
 唐人王元暐令鄞始導它山之水作堰江溪約水勢
[002-6a]
 貫城以入瀦為平湖魏行己增修堰記云它山一堰
 七鄉膏腴無慮千數百頃瀦為平湖疏為長河以待
 旱乾水溢之患唐志言小江湖王侯所置而記亦言
 侯置堰瀦湖君炤在貞觀而侯在太和不應貞觀嘗
 修而太和復言始置豈王君既修之後湖廢而侯復
 開浚之故言置耶盖湖之為湖久矣它山未堰之前
 四眀諸山之水多泄于江水不及湖雖修易涸其餘
 可知它山既堰之後王侯䟽河引水入城復開是湖
[002-6b]
 以為瀦蓄之地若是則雖謂侯置湖可也然舊實有
 湖不言修而言置何耶夫略有沮洳餘瀝之可因謂
 之修可也眀之為州東北皆江而西南皆山間一二
 百里湖在平陽之地水無其源多時必廢為平地眀
 矣非置而何魏峴記
  重修它山堰引水記      楊 䝉
四眀澤國也大湖漫其西南大江帶其東北然七八月
之交十日不雨則舟膠于河民病暍矣盖湖獨用以溉
[002-7a]
旁湖之田江又潮汐上下鹵惡而不適用唐人王元暐
令鄞始道它山之水作堰江溪約水勢貫城以入瀦為
平湖疏為長河掬為幽沼後人徳之爰立廟貌丐請封
爵侯曰善政世世祀之嵗久川淤堤墊堰墮人各自私
岐分派引旱涸如初先是監船塲宣徳郎唐意往窒其
岐派培其堰堤水雖暫至二年復涸議者謂不可復修
矣簽幕承議郎張君適蒞其事白于州率邑大夫宣議
郎龔君詢其父老相其利害增卑以髙易土以石冶鐡
[002-7b]
而固之俾潦不至淫旱不至涸肩輿而往操舟而還邦
人聚觀歎瞻神速承議君諱必强眀人也盖古所謂不
敢欺者宣議君諱行修修政勤民盖古不忍欺者二君
相濟公私不擾而厥功告成實徽宗崇寜二年七月二
十七日承議郎錢塘楊䝉為之記其詞曰有唐太和王
侯始基粤嵗數百民食其利二君嗣功既囦既崇又将
永永而無窮湯湯其流泛泛其舟以溉以灌以酌以㳺
于以著君之休
[002-8a]
  重修增它山堰記       魏行己
漢宣帝嘗曰庶民所以安其田里而無愁恨者政平訟
理也與我共者其惟良二千石乎噫若漢宣帝者可謂
知治之本所以能中興漢室功光祖宗也今天子挺生
上聖之資造中興之業况以民為邦之本加惠于元元
者至優至渥方且輟近班之法從殿方面之侯藩躬行
阜俗之化専意牧字之仁千里之民何其幸也紹興丙
寅農事舉趾而它山之堰縁風忽起朝汐衝突川淤
[002-8b]
隄墊堰埭墮圮七鄉民田将就枯涸海波江鹵駸駸瀰漫
太守待制秦公憂見顔色乃黙禱神祠使息風濤委督
官吏經營强堰然後增葺它山補土石之罅漏塞梁坍
之隤穴易土以石冶鉄而固之旬日之間厥功告成非
獨使今秋豐稔千里足食且俾斯民永賴其利于無窮
古之良二千石雖龔黄不能過也誠可以仰寛東顧之
憂上副眀天子委任之意猗歟休哉堰成之日泛舟者
謌詠其徳力農者感懐其恩咸謂異時入秉鈞衡登庸
[002-9a]
華要必能霖雨四海舟航巨川盖權輿見於也夫四
眀澤國負三江捍兩湖潮汐上下衝接山下其来則溝
澮皆盈其去則田疇皆涸所恃以分甘泉鹹鹵者隄防
堅固而已方其堅全則均被其利毁决則悉罹其危惟
它山一堰所係尤重七鄉之間膏腴無慮千數百頃瀦
為平湖䟽為長河以待旱乾水溢之患皆它山一堰之
利是以今春偶經墊决環境之民惶怖憂恐所謂鳩工
積累公帑私財不擾不費若有旦助成以不日皆太守
[002-9b]
待制秦公至誠之所感也邦人徳之形于歌頌行己偶
奉府檄實董其事不敢嘿而不書大宋紹興十六年餘
月望日知明州鄞縣丞魏行己謹誌
  四眀重建烏金堨記
出城南五十五里有堰曰它山唐鄞令王侯諱元暐所
建水自越之上虞歴四眀山萬壑争㳅演迤砰湃南
注于江自堰之立約水入河乗除有數鄞西七鄉為田
數千頃藉以灌溉其㳅貫扵城之日月湖闔郡之人飲
[002-10a]
焉食焉泳焉㳺焉堰之利博矣然視水之大小而隄防
者堨之助為多埜老謂侯繇堰口浮三瓢聽所之而立
殆旦其事今自堰出東十有五里為烏金又東三里為
積瀆又東二十七里為行春皆相地之宜而為之節惟
烏金首枕上㳅嵗久堆圯人情往往拘閡因仍茍簡日
就湮塞莫有興其廢者沙淤愈甚河㳅易涸公私交困
嘉定辛巳耆老合辭以請少保大丞相魯素知本末慨
然下其事扵郡且俾峴效規畫之愚迺計工賦材選
[002-10b]
州縣官主之委里士為人信服有計知者督其役出給
調度皆不屬吏民以不擾而咸勸趨於是従旁開濬低舊
趾二尺許身東西五丈二尺有竒南趾七尺臂東二十
七丈西十三尺橋五丈五尺而長髙九尺濶稱之合石
為之櫃植石為之櫺䂓撫宏壮工力縝宻時少卿余公
建監簿章公良朋相繼来牧皆捐金佐費始終其成初
郡併請修行春築朱瀨堰浚江東道士堰河至是悉以
次就緒盖給于朝者錢十萬助于郡者四百萬總為工
[002-11a]
萬有九千越三月而畢邦人舉手加額曰願有紀峴世
居溪之濵與田夫野叟念此至熟兹幸賛是役則叙次
事實不當以固陋辭切惟是堨昉建扵有唐太和中距
今數百載補罅苴漏寜無其人而莫有記嵗時之詳者
獨元祐六年二月十六日重修有石刻在實吕公大防
當軸時也君明臣良百廢具舉相望餘兩甲子今相國
復推廣公徳志切為民惟此邦無窮之利視元祐成績
有光矣或曰相國霖雨四海普濟萬世一水利之興顧
[002-11b]
何足以頌勲徳之盛峴曰不然謝文靖晉室賢輔淝水
之功偉矣絶口不言而拳拳扵召伯之一埭愛人利物
大臣之用心固如此是不可不書餘皆載之碑隂十二
月旦朝奉郎提舉福建路市舶魏峴記并書
  迴沙閘記          林元晉
慶元表東海地枕江抱湖水政舉則多豐年不則為沴
淳祐改元冬可齊陳公由少司農以秘閣修撰出鎮兼
置制沿海二年春開藩諏連嵗失稔之故父老曰是邦
[002-12a]
儲水而唘閉以時者曰堨泄而不防則乾積而不釃則
溢嵗久多圮民甚患之夏澇公剏堨一曰保豐復堨二
曰斗門曰大河橋修堨號為喉者三曰食曰水曰氣是
嵗東西淛俱歉于澇明獨有秋公曰今所導者㳅爾盍
治其源城内外為湖為港鄞西七鄉以飲以溉皆源于
它山而邦人知其利未知其害者居半也它山而上則
又大溪為之源越水所注夹岸沙彌望雨則與水俱下
長官堰下上級皆三十六其上沙没殆盡下不没者五
[002-12b]
六梅梁夭矯之状不可復見其盪于溪者數里溪㳅㡬
斷于是井皆汲鹵水田若竭澤嵗浚至三四役工數萬
計民亦勞止間有暴漲自西岸而下堙塞尤甚一日公
顧其属林元晉曰岸之防固未易圖而浚治之繁其可
無簡要之䇿與其浚于既積不若遏于未至水輕清居
上沙重濁居下宜閘以止之水平則唘通道如故沙聚
于外則去之易為力會新吉州魏侯峴以書備述鄉氓
意與公合卜于長官祠又合迺度地吳橋去大溪五十
[002-13a]
尋近經始營之侯家谿上疏它山之澤夙備肯總其事
佐以新進士安居劉合志堅久起秋八月戊寅迄今十
月丁丑無一日不晴霽是乃天之所助人心大懌公
命元晉記之夫水之利若害判于反覆手禹川漢渠䟽
濬釃𨗳不遑暇何古人拳拳加意而近世率視為故嘗
也公家古靈先生受業胡安定之門淵源所漸逺矣體
用之學公得其𫝊大抵推所學以達諸政尠不自其心
始多事者為民不能専多愆者及民不能詳公澹然政
[002-13b]
尚清簡見明行果于利民一無所靳蠲近租六十萬積
平糴本百萬惠猶以為小要未可以施諸是邦者限量
也唐僧元亮賦堰詩有曰海潮從此作回期人謂絶唱
長官距今四百十六年始有繼其志者堰之于潮閘之
于沙古今一轍爾邦人又将世世為美談公名塏長樂
人餘月庚戍從事郎時差沿海制置使司幹辦公事林
元晉記奉議郎新除大理寺簿趙隆書奉議郎主管建
康府崇禧觀應繇篆盖
[002-14a]
  它山歌詩         唐僧元亮
它山堰堰在四眀之鄞縣一條水出兩眀山晝夜長㳅
如白練連接大江通海水鹹潮直到深潭裏淡水雖多
無計停半邑人民田種費太和中有王侯令清優為官
立民政昨因祈禱入山行識得水源知利病擢舟直到
溪碞畔極目江山波濤漫略謼父老問来繇便設機謀
造其堰叠山横鋪兩山嘴截斷鹹潮積溪水灌溉民田
萬頃餘謂齊天功不毁民間日用自不知年年豐稔
[002-14b]
因阿誰山邉郤立它旦廟不為長官興一祠本是長官
水却将飲食祭閒鬼時人若解感恩年年祭拜
王元暐
  又詩            前 人
截斷寒㳅叠石基海潮從此作回期行人自老青山路
澗急水聲無絶時
  題它山兼簡鄞令       舒 亶
嗚呼王封君心事鬼出没驅山截長江化作雲水窟旱
[002-15a]
火六月天萬棟挂龍骨蕭條一祠宇像設何髣髴破屋
夜見星漏雨濕衫笏杯酒謝車篝兹事恐亦忽我聞古
先王報施亦稱物矧今崇神宫民力未言屈豈無制作
年一為起荒茀李侯仁賢資撫字良矻矻何但清似水
方㸔健如鶻沈蹟千載後行且見披拂隂功世易忘逺
慮俗多吻勉哉君毋遲斯民久已欝
  粹老使君前被召約住它山既不果以書見抵謂
   可歎惜併示廣徳湖新記因成詩一首
[002-15b]
                舒 亶
長江滚滚西南㳅秋水時至狂不收大浪似屋山欲浮
王侯旦智禹所啾萬鬼啄石它山幽梅梁屭屭卧龍虬
咄嗟湍駭就斂揫巨靈縮手愚公羞障成十里沙中洲
支分股引聽所求水旱稽浸民不憂那得蟲蝗隨督郵
汙邪甌窶滿車篝斯民飽暖何所醻廟灘突兀寒灘頭
嵗嵗雞黍祠春秋老農擊鼓稚子謳當時人物紛雁鷗
豈無鼎食腰金儔朽骨往往空蒿丘姓名㡬復人間留
[002-16a]
惟侯惠施膏如油江聲浩浩飌颼颼千古不見使人愁
拔俗萬丈山標崷使君不減裴商州下軍百螙隨鋤耰
一笑四境無瘡疣天閑老歩須驊騮已聞歸作金華逰
飲賢訪七意未休畫船載酒岸鳴騶絡繹與我置脯䐹
冠盖紛紛暇莫偷搔首暢望情綢繆我問使君亦何尤
西湖萬頃蛟龍湫㡬年荒茀今則修鼛鼓勿勝財不掊
長堤岌嶪髙岑樓㵼有澮蕩有溝餘波北注引漕舟
桑麻被野禾連疇鶴鶴白鳥雜魚游菰蒲菱芡饜採摉
[002-16b]
楊栁成幄䕃道周畊漁謼歌羸病瘳使君之賜侯可侔
天邉旌斾㸔悠悠父老雲梯争攀輈地僻借恂恨無繇
髙文摛秀春華抽豐碑崒嵂鑱銀鈎千年空留海陬
君知日思君不還如今日人思侯
                樓 鑰
它山堰頭作竒觀百萬雷霆聲不斷誰把并州快剪刀
波瀾成兩段四眀山深水源逺衆壑會溪長漫汗
滔天狂潦不可留瀉入長江勢奔竄賢哉唐家王長官
[002-17a]
欲圖永利輸長算想得慘澹經營時一一山川應飽㸔
西偏千嶺相屬聨惟有它山擁東岸遂扵地築横埭
截取衆㳅心自斷斟酌利害不全取髙下參差僅雖半
水大七分入于江徐把三分供溉灌支流瀰漫穿郡城
脈絡貫通平且緩旱時及水亦足坐使千年忘旱暵
無窮廟祀報元功像設森嚴人敢玩梅梁夭矯有㝠助
大患于今尚能捍前輩所作多旦靈日月直是誠心貫
後人小知或更易費盡工夫隨破散河堙盍浚謀不集
[002-17b]
堤斷河傾㳅甚悍富民縮手人受殃仰望古人重興歎
老木號風波湛碧畫屏俯仰丹青煥更須積雨㸔驚湍
濡足搴裳何足憚去家不逺時一逰短船垂綸㳅可亂
八月倘有仙槎来便欲乗之泛天漢
                史彌寜
粲曉輕船掠水飛乗閒来訪長官祠靈巒著色四時畫
石瀨有聲千古詩華黍㡬霑膏澤潤甘棠長起後人思
伊渠不盡為霖意除却梅梁誰得知
[002-18a]
                無名氏
誰将倚天劎斸出天河水傾瀉落人間合流奔至此六
丁戰海若横築萬石壘波濤斂潮汐辟易走千里蓄泄
有堨□深長富源委支派繚村落湖渠貫城市千畦藉
灌溉萬井酌清沚偉哉霖雨功千載㳅不已
                薛叔振
官為唐令尹心切禹蒸民叠石㳅川水分波及稼雲萬
濤驚不夜千古見如新更有朝宗脈聲容匪獨鄞
[002-18b]
                魏 峴
一朝堰水千載粒吾民只仰溪為雨何勞旱望雲四
時人飲碧六月稻嘗新㳅出心源澤年年惠我鄞
                陳 □
數月兩出郊勸農復觀稼始言麥壟春今已稻畦夏女
紅綵紝餘丁黄耘耔暇暄涼雖不齊晴雨倐忽乍百豐
未為多一歉誠所怕蠲逋廣上恩平糶裁米價毫
髪可及民豈不念夙夜昔有王長官築堰它山下惠利
[002-19a]
久益博神靈此其舍泓深或龍蟄堅屹無蟻罅定為三
七分釃為數十汊石梁貫雲濤誰敢著足跨㳅沙從何
来疑有物驅駕人力㡬淘浚壅淤仍障壩旦功終
去沙而變化視古誰比方鄭白其㳅亞
                魏 峴
一堰限溪江七鄉利畊稼鹵汐回東溟多水㳅仲夏仁
哉王長官一勞貽永暇長輸不盡澤絶勝晴雨乍旱魃
縱肆威恃此不足怕滴水一滴金欲買真無價年来沙
[002-19b]
作祟耄倪憂日夜役夫方舉賢帥車方下豐資發公
儲嚴祀闡神舍臨㳅肅旌騎問瘼窮隟罅買地開一渠
内通水百派山判不可移石級誰敢跨董正有賛府相
視皆别駕仍憂堨尾閭置柵抵立埧即是商霖何必
驕陽化它山不可磨錢秦特其亞
  它山堰           應 煟
十里猶聞震地雷海旦驚懼勒潮迴逰人只愛山川好
一飽因誰惠得来
[002-20a]
  和韻            魏 洽
㡬何水作四時雷試去尋源櫂懶迴欲㸔澤民千古様
我来不是等閒来
  謁善政祠          魏 □
擕家再謁長官祠桂子風吹逰子衣惠澤至今猶瀚漫
官楹雖古自光輝梅梁偃蹇蒼龍伏石級參差白雪飛
埊本非供翫賞騷人到此自忘歸
  逰它山           應 樞
[002-20b]
登陸繇来説四眀它山勝地久馳名龍眠巨堰兩崖下
鱷吼奔流一水清瑶閣鐘鳴羣動息金輪鼓奏百旦驚
後来水政誰研究肯與雲濤更主盟
  它山堰           陳 坰
堰雷推動阿香車惠澤均霑十萬家誰任長官身後責
迴潮今又見迴沙
  它山歌詩䟦         魏 峴
人知它山之詩而不知它山之歌歌以言其詩之未盡
[002-21a]
詩以言其歌之所不欲文不觀其詩無以見亮公之絶
唱不觀其歌無以見王侯之始謀予方幼時盖嘗耳其
歌之大略矣每以石刻不存為恨咨詢耆老有年于兹
近購得墨刻讀之甚憙或疑圖志止載絶句為唐僧元
亮所作此刻不載嵗月名稱恐非亮公之筆然即其歌
以遡其意如因祈禱入山與夫櫂舟深入之語非亮公
距王侯未逺後人其孰能知此耶予因連嵗浚沙之艱
而思剏堰之不易雖大書特書亦未足以答侯賜是歌
[002-21b]
也詎容不𫝊敬摹以夀諸石使歌與詩並行以揚侯千
萬祀無窮之澤云
 
 
 
 
 
 四明它山水利偹覽卷下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