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陝西通志 > 陝西通志 卷八十二


[082-1a]
欽定四庫全書
 陜西通志巻八十二
  紀事第七

太宗天㑹五年宋高宗建/炎元年冬十二月取宋同華二州破
潼闗
 建炎元年十二月甲戌金人陷同州守臣鄭驤死之
 庚辰金人陷華州辛巳破潼闗宋史高/宗本紀金羅索至河
[082-1b]
 中官軍扼河西岸不得渡乃自韓城履氷過陷同州
 華州沿河安撫使鄭驤赴井死金兵破潼闗中原大
 震宋元/通鑑
六年宋建炎/二年春正月取宋永興軍宋經畧使唐重死之
 羅索既陷同華諸州遂圍永興軍時京兆兵皆為經
 制使錢蓋調赴行在經畧使唐重度勢不可支以書
 别其父及金兵圍城重與守臣㑹盟死守而經制副
 使傅亮以精鋭數百奪門出降重遂與副總管楊宗
[082-2a]
 閔提舉軍馬程迪提㸃刑獄郭忠孝等八人俱死宋/元
 通鑑仁按是月宋/王擇 復永興軍
二月取宋鳳翔
 金羅索既陷永興鼓行而西勢益張引兵犯熙河經
 畧使張深遣都監劉惟輔以精騎二千禦之夜趨新
 店金人恃勝不虞黎明軍進惟輔舞矟刺其帥哈芬
 洞胷墮馬死深更檄張嚴往追之嚴追羅索及鳳翔
 境上銳意擊賊至五里坡羅索伏兵坡下嚴與曲端
[082-2b]
 期不至徑前遇伏戰不利死之羅索陷鳳翔守臣劉
 清臣棄城去宋元/通鑑
秋八月羅索富察等取下邽九月破宋兵於同州
 八月乙夘羅索敗宋兵於華州額特埒破敵於渭水
 遂取下邽九月辛丑盛格等敗宋兵於蒲城甲辰又
 破敵於同州乙丑取丹州金史太/宗本紀太宗命羅索富察
 專事陜西以博勒呼盛格監戰盛格等遇敵於蒲城
 及同州皆破之羅索/傳
[082-3a]
冬十一月取宋延安王庶帥師救之不克
 十一月庚寅富察羅索取延安府金史太/宗本紀王庶至京
 兆節制陜西六路軍授端團練使充節制司統制端
 不欲屬庶金諜知端庶不協併兵攻鄜延時端盡統
 涇原精兵駐淳化庶日移文趣其進兵端不聴乃遣
 吳玠攻華州拔之端自分蒲城而不攻引兵趨耀之
 同官復迂路由邠之三水與玠㑹襄樂金攻延安急
 庶收散亡往援知鳳翔府王將所部發興元比庶
[082-3b]
 至甘泉而延安已陷庶無所歸以軍付自將百騎
 與官屬馳赴襄樂勞軍猶以節制望端欲倚以自副
 端彌不平問延安失守狀欲即軍中殺庶奪其兵明
 日庶見端為言己自劾待罪端拘縻其官屬奪其節
 制使印庶乃得去宋史曲/端傳羅索克丹州破臨真進克
 延安府遂降綏徳軍及靜邊懐逺等城寨十六復破
 青澗城金史羅/索傳
圍晉寧宋知府州折可求來降
[082-4a]
 金人既破延安遂自綏徳渡河圍晉寧今葭/州知軍事
 徐徽言約可求出兵夾攻金人羅索聞之執可求之
 子彥文使為書招可求可求遂以所屬麟府豐三州
 降金可求與徽言連姻金人使招徽言於城下徽言
 引弓射之可求走徽言引兵擊虜大敗之通鑑/續編
七年宋建炎/三年春二月克晉寧軍宋守臣徐徽言死之
 晉寧所部九寨皆降而晉寧軍久不下羅索欲去之
 薩里不可曰此與夏鄰且生他變城中無井日取河
[082-4b]
 水以為飲乃決渠於東泄其水城中遂困李位石乙
 啓郭門降諸將率兵入城守將徐徽言據子城戰三
 日衆潰徽言出奔獲之使之拜不聽臨之以兵不為
 動縶之軍中使先降者諭之降徽言大罵與統制孫
 昂皆不屈乃并殺之遂降定安堡渭平寨及鄜坊二
 州於是羅索博勒呼守延安折可求屯綏徳延安鄜
 坊州皆殘破人民存者無幾羅索置官府安輯之金/史
 羅索/傳
[082-5a]
八年宋建炎/四年春正月取宋同州三月拔終南縣
 正月金人犯邠州吳玠拒戰敗之彭原又陷同州三
 月金人拔終南縣經畧使鄭恩戰敗死之宋史高/宗本紀
夏四月羅索克邠州
 天㑹八年四月辛丑羅索戰於淳化勝之醴州降遂
 克邠州金史太/宗本紀金人攻環慶端遣吳玠拒於彭原店
 端自將屯宜祿玠先勝既而金軍復振玠小却端退
 金乘勝焚邠州宋史曲/端傳
[082-5b]
秋七月命皇太子宗輔為右副元帥督師陜西
 先遣羅索經畧陜西所下城邑叛服不常其監戰鄂
 勒博請益兵帥府㑹諸將議以皇子右副元帥宗輔
 往為宜以聞詔曰羅索往者所向輒克今使専征陜
 西淹延未定豈倦於兵耶闗陜重地卿等其戮力焉
 金史太/宗本紀
九月元帥宗輔等敗宋軍於富平耀州鳳翔皆降
 宋張浚兵取陜西帝至洛水治兵張浚騎兵六萬步
[082-6a]
 卒十二萬壁富平帝至富平羅索為左翼宗弼為右
 翼兩軍並進自日中至昏暮凡六合戰破之耀州鳳
 翔府皆來降金史睿/宗世紀張浚合五路兵欲與金人決戰
 玠言宜各守要害須其敝而乘之及次富平都統制
 又㑹諸將議戰玠曰兵以利動今地勢不利未見其
 可宜擇髙阜據之使不可勝諸將皆曰我衆彼寡又
 前阻葦澤敵有騎不得施何用他徙已而敵驟至輿
 柴囊土藉淖平行進薄玠營軍遂大潰五路皆陷玠
[082-6b]
 退保散闗宋史吳/玠傳張浚復永興烏珠入援大戰於富
 平涇源帥劉錡身率將士薄敵陳殺獲頗衆㑹環慶
 帥趙哲擅離所部哲軍將校望見塵起驚遁諸軍皆
 潰浚斬哲以徇退保興州張浚/傳睿宗與張浚戰於富
 平宗弼左翼軍已却羅索以右翼力戰軍勢復振張
 浚軍遂敗睿宗曰力疾鏖戰遂破巨敵雖古名將何
 以加也以所用犀玉金銀器及甲胄並馬七匹與之
 金史羅/索傳
[082-7a]
冬十一月將軍馬五等敗宋軍於隴州
 天㑹八年十一月馬五等擊宋吳玠軍于隴州癸亥
 宗輔以陜西事狀聞詔奬諭之金史太/宗本紀完顔希卜蘇
 從睿宗經畧陜西出隴州以兵四百敗敵數千希卜/蘇傳
九年冬十一月賜劉豫陜西地
 天㑹九年十一月己未以陜西地賜齊金史太/宗本紀
十年宋紹興/二年冬十二月取宋金州
 天㑹十年十二月庚子薩里罕克金州金史太/宗本紀金久
[082-7b]
 窺蜀以璘駐兵和尚原扼其衝不得逞將出奇取之
 時玠在河池用叛將李彦琪駐秦州睨仙人闗以綴
 玠薩里罕自商於直擣上津取金州宋史吳/玠傳三年正
 月烏珠入侵自上津疾馳不一日至洵陽統制官郭
 進死之彦退保石泉金人入金均彦趨西郷王彦/傳
 人將道金商以嚮四川公以書諭金州經畧使王彦
 使伏彊弩於險以俟之彦習用短兵屢平小盜不以
 公言為意敵猝至不知所為逆戰果敗走保石泉朱/子
[082-8a]
 劉子羽神道碑金按宋史云紹興/三年正月金克 州與此互異
十一年宋紹興/三年春正月薩里罕帥師克洋州遂入興元
 天㑹十一年正月丁夘薩里罕敗吳玠於饒風闗戊
 辰取洋州甲戌入興元府金史太宗本紀紀饒/風之戰詳見宋 中
冬十一月取宋和尚原
 金烏珠陷和尚原於是宣撫司分陜西之地自秦鳳
 至洋州吳玠主之屯仙人闗金房至巴達王彦主之
 通/鑑
[082-8b]
熙宗天眷三年夏六月陜西平
 五月丙子詔元帥府復取陜西地命右監軍薩里罕
 出河中趨陜西六月陜西平秋七月乙夘宗弼遣使
 奏陜西捷金史熙/宗本紀金烏珠以歸陜西為非計及達蘭
 誅遂命薩里罕出河中趨陜西薩里罕入同州趨永
 興軍權知軍事郝逺開門納之陜西州縣所至迎降
 遂進據鳳翔初闗陜新復朝廷分軍屯熙秦鄜延諸
 路薩里罕既至鳳翔陜西諸軍皆隔在後逺近震恐
[082-9a]
 宋元/通鑑
秋八月詔撫諭陜西
 八月辛巳詔撫諭陜西五路金史熙/宗本紀
皇統三年春三月詔陜西富民納粟補官
 皇統三年三月陜西旱饑詔許富民入粟補官金史/食貨
 志/
海陵正隆六年宋紹興三/十一年秋九月克宋大散闗是年十/月世宗
立改元/大定
[082-9b]
 九月圖克坦喀齊喀由鳳翔取散闗金史海/陵紀
世宗大定元年冬十二月詔副元帥完顔古雲規措陜
西軍事
 古雲本名達蘭攝河東南北兩路兵馬都總管朝廷
 以陜西與宋已而復取之師至耀州宋人每旦出城
 張旗閱隊抵暮而還道隘騎不得逞古雲請兵五百
 薄暮先使五十人趨山巔令之曰旦日視敵出舉幟
 指其所向乃以餘兵伏山谷間明日城中人出閱如
[082-10a]
 前山巔旗舉伏兵發宋兵爭馳入城古雲麾軍登城
 拔宋幟立金軍旗幟宋軍後者望見之不敢入遂降
 城中人亦降金史古/雲傳
二年春三月詔釐正陜西良民
 大定二年三月癸亥詔陜西昨因捕賊良民被虜為
 賊者釐正之金史世/宗紀
夏五月萬户費摩等擊宋兵於華州敗之
 大定二年五月丁巳押軍萬户費摩阿拉明安伊喇
[082-10b]
 蘇爾拉敗宋兵於華州金史世/宗本紀
三年春二月詔撫諭陜西
 大定三年二月壬申詔撫諭陜西金史世/宗本紀
四年冬十二月取商州
 大定四年十二月丁亥尚書省奏都統髙景山取商
 州金史世/宗本紀
十二年鄜州同州民作亂討誅之
 大定十二年九月鄜州李方等謀反伏誅十一月同
[082-11a]
 州民屈立等謀反伏誅金史世/宗本紀
章宗明昌六年春正月詔罷陜西括地
 正月庚戌罷陜西括地金史章/宗本紀
泰和五年冬十一月商州兵擊敗宋師於丹河
 泰和五年十一月乙酉宋人攻洛南之固縣商州司
 獄壽祖追至丹河擊敗之金史章/宗本紀
六年冬十月命陜西諸道兵伐宋
 六年十月戊申朔平章政事布薩揆督諸道兵伐宋
[082-11b]
 右監軍充以闗中兵一萬出陳倉右都監富察貞以
 岐隴兵一萬出成紀隴州防禦使完顔璘以本部兵
 五千出來逺金史章/宗本紀
十二月宋將吳曦來降克大散闗取鳳州
 六年十二月癸丑宋宣撫使吳曦納欵於完顔綱戊
 午右監軍充攻下大散闗辛酉完顔綽哈以兵趣鳳
 州城潰入焉完顔綱遣京兆錄事張仔㑹吳曦於興
 州之罝口曦具言所以歸朝之意仔請以告身為報
[082-12a]
 盡出以付之乙丑完顔綱以朝命假太倉使馬良顯
 齎詔書金印立曦為蜀王金史章/宗本紀時曦已布腹心於
 金將士未之知都統制母思以重兵守大散闗曦因
 撤驀闗之戍敵由板閘谷遶出思後思遁金遂陷大
 散闗曦退屯罝口舉人陳國飭投匭上書言曦必叛
 𠈁胄不省興州見兩日相摩金遣吳端持詔書金印
 封曦為蜀王曦密受之還興州翌日曦召幕屬意謂
 東南失守車駕幸四明今宜從權濟事王翼楊騤之
[082-12b]
 抗言曰如此則相公八十年忠孝門户一朝掃地矣
 曦曰吾意已決曦遂北向受印宋史吳/曦傳
衞紹王大安二年秋八月夏人寇葭州
 大安二年八月夏人侵葭州金史衞/紹王紀夏自天㑹初與
 金議和八十餘年未嘗交兵至是為䝉古所攻求救
 於金金主永濟新立不能出師夏人怨之遂侵葭州
 金慶善努擊敗之而去通鑑/續編
三年夏人宼邠涇都統韓玉敗之
[082-13a]
 夏人連陷邠涇陜西安撫司檄玉以鳳翔總管判官
 為都統府募軍旬日得萬人與夏人戰敗之獲牛馬
 千餘當路者忌其功驛奏玉與夏人有謀朝廷疑之
 使使者授玉河平節度副使金史韓/玉傳
崇慶元年春三月夏人寇葭州
 崇慶元年三月夏人犯葭州延安路兵馬總管完顔
 諾爾布禦之金史衛/紹王傳
至寧元年六月夏人寇保安
[082-13b]
 至寧元年六月夏人犯保安州殺刺史金史衛紹/王本紀
宣宗貞祐二年夏人寇延安
 貞祐二年夏人攻延安乃詔有司移文責問金史西/夏傳
三年夏五月命大臣鎮撫京兆
 三年五月戊子謀伐西夏遣大臣鎮撫京兆金史宣/宗本紀
九月詔給陜西世襲蕃部巡檢俸定立功賞格
 三年九月丙寅樞密院言陜西世襲蕃部巡檢昨與
 世襲明安穆琨例罷其俸今邊事方急宜仍給之庶
[082-14a]
 獲其用從之乙亥詔邠州經兵四品以下職事官並
 以二十月為滿壬午以空名宣勅付陜西宣撫司凡
 夏人入寇有能臨陣立功者並聴遷授金史宣/宗本紀
冬十月夏人寇保安及延安累戰破之
 三年十月夏人入保安都統完顔果嘉努破之攻延
 安戍將又敗之金史宣/宗本紀
元兵攻潼闗不克
 䝉古主駐魚兒濼遣僧格巴圖帥萬騎自西夏趨京
[082-14b]
 兆以攻潼闗不能下遂赴汴京宋元/通鑑
四年秋八月夏人寇安塞元帥左監軍烏庫哩慶壽遣
軍敗之
 烏庫哩慶壽貞祐四年遷元帥左監軍兼陜西統軍
 使駐兵延安敗夏人於安塞堡戰於鄜州之倉曲谷
 有功金史烏庫/哩慶壽傳
九月元兵攻坊州
 九月辛巳朔元兵攻坊州以簽樞密院事永錫為御
[082-15a]
 史大夫領兵赴陜西便宜從事金史宣/宗本紀
冬十月元兵克潼闗
 貞祐四年十月己未命元帥左監軍必里克阿嚕岱守
 潼闗元兵攻潼闗西安軍節度使尼馮哈博勒呼戰
 沒乙丑命伊喇卓拉布屯闗陜金史宣/宗本紀金御史臺
 言敵兵踰潼闗崤沔深入重地願陛下命陜西兵扼
 拒潼闗金主以奏付尚書省平章珠赫果勒齊曰臺臣
 素不習兵備禦方畧非所宜也遂止宋元/通鑑
[082-15b]
十一月復潼闗
 四年十一月戊戌華州元帥府復潼闗金史宣/宗本紀
興定元年夏六月修潼闗
 興定元年六月修潼闗遣中使持詔及暑藥勞夫匠
 金史宣/宗本紀
秋九月夏人冦綏徳
 元年九月戊寅夏人犯綏徳之克戎塞都統羅世暉
 逆擊却之金史宣/宗本紀
[082-16a]
二年夏遣兵破宋鷄公山及香爐堡
 興定二年四月丁巳陜西行省兵破宋鷄公山五月
 辛未朔鳳翔元帥完顔喇實破宋人部落堝香爐堡
 諸屯乙未第鳳翔道南征將士功各遷其官戊戌陜
 西行省連報承裔等入宋境之捷金史宣/宗本紀
夏人冦鄜延慶善努敗之
 二年五月夏人率步騎三千由葭州入冦慶善努以
 兵逆之戰於馬吉峯殺百餘人斬酋首二級生擒數
[082-16b]
 十人獲馬三十餘匹金史慶/善努傳
三年春二月詔甄别陜西官吏
 興定三年二月甲寅詔陜西行省從七品以下官許
 注擬有罪許決罰丁憂待闕隨宜任使軍官徒以上
 罪及軍事怠慢者巡按御史治之金史宣/宗本紀
三月取宋興元及洋州
 三年三月丁夘朔陜西兵破宋虎頭闗取興元洋州
 金史宣/宗本紀内族巴薩破虎頭闗敗宋兵於七盤子鷄冠
[082-17a]
 闗褒城縣官民自焚城宇遁因取其城興元府提刑
 兼知府事趙希昔聞兵將至率官民遁於是巴薩遂
 取興元以駐兵焉命提控張秀華馳視洋州官民亦
 遁又取其城尋聞漢江之南三十里宋兵二千據山
 而陣遣提控唐古伊實布擊走之行省以捷聞宣宗
 大悦金史内族/巴薩傳
夏五月鳳翔兵擊宋人於黄牛堡敗之
 三年五月乙未朔鳳翔元帥府遣兵敗宋人於黄牛
[082-17b]
 等堡金史宣/宗本紀
秋閏七月夏人冦葭州敗走之
 三年閏七月夏人破葭州之通泰塞提控納哈塔敏珠
 爾敗之自葭蘆川遯去華州元帥完顔哈達出安塞
 堡克其西南㑹暮乃還金史西/夏傳
四年春二月慶善努圍夏神堆破之
 興定四年二月元帥慶善努攻夏宥州圍神堆府穴
 其城士卒有登者援兵至擊走之斬首二千俘百餘
[082-18a]
 人獲雜畜三千餘宋史西/夏傳
秋八月陜西行省來獻捷
 四年八月甲戌陜西行省報龕谷敗夏人之捷金史/宣宗
 本/紀
九月夏人入冦
 九月夏人圍綏平寨定安堡金史西/夏傳
五年冬十月元兵入葭州攻綏徳十一月圍延安
 十月穆呼哩由東勝州涉河引兵而西夏主聞之懼
[082-18b]
 塔爾海監府等宴穆呼哩於河南且遣逹格甘普將
 兵五萬屬焉穆呼哩引兵東行入葭州金將王公佐
 遁穆呼哩以石天應權行臺守葭而自將兵攻綏徳
 破馬蹄克戎兩寨夏主遣迷僕帥衆㑹之十一月穆
 呼哩進攻延安金元帥哈達與納哈塔敏珠爾禦之哈達
 以兵三萬陳於城東䝉古將䝉古布哈先以騎士三
 千趨之約半夜伏發穆呼哩乃命軍士銜枚進伏
 於城東兩谷中次日䝉古布哈望見金兵佯棄旗皷
[082-19a]
 走金兵追之穆呼哩出伏乘其後皷震天金兵大
 亂穆呼哩追殺七千餘人哈達走入延安城堅壁不
 出穆呼哩以城池堅深猝不可拔乃留軍圍之而自
 將兵南攻鄜坊等州宋元/通鑑
蒲城縣民謀反伏誅
 十一月辛丑蒲城縣民李文秀等謀反伏誅金史宣/宗本紀
十二月元兵下潼闗京兆閏月元兵徇鄜州官軍復葭

[082-19b]
 興定五年十二月辛亥以元兵下潼闗葭州詔省院
 議之閏月辛巳元兵徇鄜州辛夘官軍復葭州金史/宣宗
 本/紀
元光元年冬十月詔安撫陜西避兵官民
 元光元年十月以京兆官民避兵南山者多至百萬
 詔兼同知府事完顔霆等安撫其衆金史宣/宗本紀
十一月元兵克同州節度使李復亨等死之
 元年十一月丁未元兵徇同州定國軍節度使李復
[082-20a]
 亨同知定國軍節度使額克皆自盡金史宣/宗本紀
元兵趨長安遂圍鳳翔
 元穆呼哩所過州縣皆下使䝉古布哈引遊騎出秦
 隴以為聲援而自將兵趨長安使烏爾古納台哈布哈屯
 守之遣昂齊將兵斷潼闗宋元/通鑑元大將䝉古布哈攻
 鳳翔朝廷以主將完顔仲元孤軍不足守禦命持嘉
 喀齊喀將兵援之金史持嘉/喀齊喀傳
二年春二月鳳翔圍解
[082-20b]
 元光二年元穆呼哩國王錫里濟巴哈等及夏人步
 騎數十萬圍鳳翔東自扶風岐山西連汧隴數百里
 間皆其營栅攻城甚急喀齊喀力禦之元師乃退金/史
 持嘉喀/齊喀傳
哀宗正大四年秋七月元兵逼京兆
 正大四年七月元兵自鳳翔徇京兆闗中大震金史/哀宗
 本/紀
六年春二月命完顔薩布帥關中伊喇豐阿拉移駐邠州
[082-21a]
 正大六年二月以丞相完顔薩布行尚書省事於闗
 中召伊喇豐阿拉率忠孝軍總領完顔陳華善忠孝軍
 一千騎駐邠州金史哀/宗本紀
七年冬十月元兵入陜西詔完顔哈達等備潼闗
 初䝉古使烏格楞至陜西議和金行省伊喇豐阿拉赫
 舎哩約赫徳等懼其泄事機留之及豐阿拉解慶陽
 之圍志意驕滿乃遣烏格楞還謂之曰我已準備軍
 馬能戰則來烏格楞還見䝉古主白之䝉古主怒即
[082-21b]
 與其弟托壘帥衆入陜西翺翔京兆同華之間破諸
 山砦栅六十餘所遂趨鳳翔金以平章政事完顔哈
 達及伊喇豐阿拉行省事於閿郷以備之宋元/通鑑
八年春正月元兵圍鳳翔夏四月克之
 正月元兵圍鳳翔府四月元兵平鳳翔府兩行省棄
 京兆遷居民於河南金史哀/宗本紀四月䝉古圍鳳翔府金
 行省伊喇豐阿拉逗遛不進金主遣樞密判官白華往
 諭之伊喇豐阿拉言北兵勢盛不可輕進白華還金主
[082-22a]
 復遣諭以鳳翔圍久恐守者不能支可領軍出闗畧
 與渭北軍交手北軍聞之必當奔赴少紓鳳翔之急
 哈達豐阿拉乃始出闗行至華隂界與渭北軍交戰比
 晚收軍入闗不復顧鳳翔矣䝉古遂取鳳翔哈達豐阿
 拉遷京兆民於河南使完顔慶善努戍之宋元/通鑑
天興元年春正月潼闗守將李平以闗降元
 金聞䝉古兵入饒風闗遣圖克坦烏登備潼闗圖克坦巴
 咱爾為關陜總帥便宜行事㑹阿里哈傳㫖召烏登援
[082-22b]
 汴烏登遂與潼闗總帥納哈塔哈尚秦藍總帥完顔重
 喜等帥軍十一萬五千盡撒秦藍諸闗之備從虢入
 陜同華一帶軍糧數十萬斛備闗船二百餘艘皆順
 流東下俄聞䝉古兵近糧皆不及載船悉空下金守
 將李平以潼闗叛降於䝉古宋元/通鑑

世祖中統元年五月阿拉克岱爾及劉太平等反亷希憲
討斬之
[082-23a]
 四月䝉古以亷希憲為陜西四川宣撫使額埒布格
 聞呼必賚已立命阿拉克岱爾發兵於漠北諸部又命
 劉太平和爾和拘收闗中錢穀時琿塔罕將兵屯六
 盤太平等隂相結納五月劉太平和爾和聞希憲將
 至乘傳急入京兆謀為變秦人前被阿拉克岱爾太平
 等威虐聞其來皆破膽越二日希憲亦至盡得太平
 爾和與琿塔罕密喇卜和卓竒塔特巴哈要結狀希憲集
 僚佐謂曰主上命我輩正為今日遂分遣人掩捕太
[082-23b]
 平和爾和等又命總帥汪良臣帥諸軍進討琿塔海㑹
 有詔赦至希憲命殺太平等於獄方出迎詔琿塔海
 知京兆有備西渡河與阿拉克岱爾合軍而南希憲乃
 遣使自劾停赦行刑徵調諸軍諸罪詔賜希憲金虎
 符進平章政事行省秦蜀商挺㕘知省事宋元/通鑑
三年冬遣使往陜西理刑
 中統三年十一月遣官審理陜西重刑元史世/祖本紀
至元元年秋八月鳳翔僧謀亂籍沒之
[082-24a]
 鳳翔府龍泉寺僧超過等謀亂遇赦沒其財羈管京
 兆僧司元史世/祖本紀
十年造船於梁洋
 至元十年於興元金洋州等處造船二千元史世/祖本紀
仁宗延祐三年冬十一月周王和實拉及陜西丞相阿
斯罕等稱兵反
 二年十一月甲戌立武宗子和實拉為周王出鎮雲
 南三年十一月周王和實拉次延安其臣圖固勒及
[082-24b]
 武宗舊臣哩日嘉琿實喇卜丹哈巴爾圖等皆來㑹教
 化等謀曰天下者我武宗之天下也王之出鎮本非
 上意由讒搆致然請以其故白行省聞之朝廷庶可
 杜塞離間遂與數騎馳去先是阿斯罕為太師特穆
 爾奪其位出之為陜西丞相及嘉琿等至即與平章
 塔齊爾行臺御史圖烈巴中丞托歡悉發闗中兵分
 道自潼闗河中府入已而塔齊爾襲殺阿斯罕嘉琿
 和實拉遂西行至北邊金山西北諸王察克台等率
[082-25a]
 衆來附宋元/通鑑
英宗至治元年郃陽黄冠劉志先作亂伏誅
 至治元年七月郃陽道士劉志先以妖術謀亂捕誅
 之續文獻/通考
二年春三月鳳翔黄冠王道明作亂伏誅
 至治二年三月鳳翔道士王道明妖言伏誅元史英/宗本紀
泰定帝致和元年秋八月懐王遣兵守潼闗
 致和元年八月遣前萬户博囉等將兵守潼闗元史/文宗
[082-25b]
 本/紀
文宗天厯元年九月遣兵守武闗
 致和元年九月命襄陽萬户楊克忠鄧州萬户孫節
 以兵守武闗元史文宗本紀實按是年七月泰定帝/崩八月太子喇 晉巴即位於上都改
 元天順武宗次子懐王圖卜特穆爾入京師九/月即位是為文宗改元天厯即致和元年也
冬十月遣使招諭陜西守臣不奉詔
 初雅克特穆爾遣人召陜西行省平章特黙齊行臺御
 史滿濟勒台皆不至至是使者頒懐王即位詔至陜
[082-26a]
 西省臣臺臣焚毁其詔執其使械送於上都宋元/通鑑
靖安王庫庫巴哈等起兵陜西
 庫庫巴哈等將陜西省兵東擊潼闗破之御史大夫額
 森特穆爾分兵渡河特黙格南過武關横絶數千里
 河南大震宋元/通鑑
順帝至正十五年春正月命親王大臣分守陜西要地
 至正十五年春正月命陜西行省㕘知政事舒嚕多
 爾濟守禦潼闗宗王濟雅實哩守禦興元陜西行省
[082-26b]
 㕘知政事阿哩衮實克守禦商州詔豫王喇特納實
 哩與陜西行省平章政事綽斯戩從宜商議軍事八
 月命親王庫春巴勒守興元元史順/帝本紀
十七年春二月李武崔徳等陷商州察罕特穆爾擊敗

 至正十七年二月李武崔德等破商州攻武闗遂直
 趨長安分掠同華諸州三輔震恐是時豫王喇特納
 實哩及省院官皆恟懼計無所出行臺治書侍御史
[082-27a]
 王思誠曰察罕特穆爾之名賊素畏之宜遣使求援
 此上策也守將恐其軋已論久不決思誠曰吾兵弱
 旦夕失守咎將誰歸乃移書察罕特穆爾曰河南陜
 西兩省互為唇齒陜西危則河南豈能獨安察罕特
 穆爾新復陜州得書大喜遂提輕兵五千與李思齊
 倍道來援遇賊轉戰殺獲無算餘黨皆潰散朝廷論
 功以察罕特穆爾為陜西行省左丞宋元/通鑑
冬十月偽宋將陷興元遂圍鳳翔察罕特穆爾擊走之
[082-27b]
 至正十七年十月白不信大刀敖李喜喜陷興元遂
 入鳳翔元史順/帝本紀不信等既陷秦隴遂窺鳳翔察罕特
 穆爾即先分兵入守鳳翔城而遣諜者誘不信圍鳳
 翔凡數十重察罕特穆爾自將鐵騎晝夜馳二百里
 往赴比至去城五里所分軍張左右翼掩擊之城中
 軍亦鼓譟而出内外合擊呼聲動天地不信等大潰
 及李喜喜皆遁入蜀通鑑/續編
二十年秋九月察罕特穆爾及博囉特穆爾戰於東勝
[082-28a]

 九月博囉特穆爾引兵攻冀寧察罕特穆爾調延安
 軍拒戰於東勝州詔遣使和解之延綏/鎮志
二十一年夏四月以張良弼為陜西行省㕘政
 時博囉兵既罷還遂遣良弼引兵出南山義谷駐藍
 田受節制於察罕特穆爾良弼又隂結平章鼎珠聴
 丞相特哩特穆爾調遣營於鹿臺察罕銜之宋元/通鑑
二十二年春三月李思齊及張良弼戰於武功敗績
[082-28b]
 至正二十二年三月李思齊遣兵攻張良弼至於武
 功良弼以伏兵大破之元史順/帝本紀先是察罕特穆爾及
 李思齊遣兵攻張良弼詔既和解之恐其終不和尋
 申諭二將各以兵自効未幾思齊復遣兵攻良弼良
 弼伏兵武功敗之宋元/通鑑
夏五月明玉珍寇興元
 明玉珍徐夀輝故將也聞陳友諒弑夀輝遂自稱隴
 蜀王分兵犯興元陜西㕘政徹爾特穆爾擊敗之擒
[082-29a]
 其弟明二宋元/通鑑
二十三年夏五月珠展襲據長安庫庫特穆爾遣兵擊
降之
 至正二十三年五月庫庫特穆爾部將歹驢等駐兵
 藍田七盤李思齊攻圍興平遂據盩厔博囉特穆爾
 時奉詔進討襄漢而岱律阻道於前思齊踵襲於後
 乃請催督庫庫特穆爾東出潼闗道路既通即便南
 討戊申博囉特穆爾遣珠展等入陜西據其省治時
[082-29b]
 陜西行省右丞達實特穆爾與行臺有隙恐陜西為
 庫庫特穆爾所據隂結於博囉特穆爾請珠展入城
 刼御史大夫旺扎勒特穆爾及監察御史張可遵等印
 其後屢使招旺扎勒特穆爾珠展拘留不遣庫庫特穆爾
 遣部將貊高與李思齊合兵攻之珠展出降元史順/帝本紀
二十五年冬閏十月命庫庫特穆爾總督闗中
 閏十月詔以庫庫特穆爾總制闗陜諸道軍馬陟黜
 予奪悉聴便宜而行庫庫特穆爾於是分省自隨官
[082-30a]
 屬之盛幾與朝廷等元史庫/庫傳
二十六年春二月張良弼拒命庫庫特穆爾遣兵討之
 庫庫特穆爾還河南調度各處軍馬張良弼拒命三
 月庫庫特穆爾遣兵西擊良弼李思齊圖烈巴孔興
 等兵皆與良弼合元史順/帝本紀初李思齊與察罕特穆爾
 同起義兵齒位相等及是庫庫總其兵思齊不能平
 而張良弼遂首拒命孔興圖烈巴等亦皆恃功懐異
 請别為一軍莫肯統屬釁隙遂成庫庫遣闗保和琳
[082-30b]
 齊以兵西擊良弼於鹿臺思齊與圖烈巴孔興等皆
 與良弼合庫庫遣闗保等合兵渡河且約思齊以攻
 良弼良弼遣子弟質於思齊連兵拒守闗保等戰不
 利思齊請詔和解宋元/通鑑

太祖洪武元年夏五月副將軍馮勝克潼闗
 洪武元年元將李思齊張良弼聞王師下河南即駐
 兵潼闗以拒既而火焚良弼營思齊仍移軍退守葫
[082-31a]
 蘆灘遣其部將張徳欽穆薛飛守闗五月都督同知
 馮宗異抵潼闗思齊奔鳳翔良弼奔鄜城丙寅宗異
 遂入潼闗紀事/本末郭英以驍騎衛指揮僉事從大將軍
 徐達破潼闗名山藏異按明功臣/錄馮宗 即馮勝也
大將軍徐達以都督郭興守潼闗馮勝取華州
 先是宗異下陜州上遣使諭之曰若克潼闗勿遽乘
 勝而西今大將軍方有事北方宜選將守闗以遏其
 援兵五月庚午徐達調僉事郭興將慶陽衛指揮于
[082-31b]
 光威武衛指揮金興旺守之紀事/本末馮勝拔潼闗先登
 謂大將軍曰謹備三秦門戸也大將軍擇都督郭興
 守之乘勝遂取華州名山/藏
秋八月元兵攻潼闗守將郭興擊敗之
 元右丞王某自河中來攻潼闗兵始接指揮于光持
 矟大呼横貫其陣都督僉事郭子興乘勝擊大破之
 名山藏郭按郭/子興即 興也
二年春正月遣使諭征西諸將
[082-32a]
 洪武二年春正月庚申上遣使齎勅諭諸將大將軍
 達遣使齎諭都督同知康茂才都督僉事郭子興且
 告之曰陜州潼闗三秦門戸二將軍扼而守之李思
 齊張思道如穴中䑕耳可坐而擒之若其來寇慎勿
 與爭鋒蓋軍旅多虞勝負難必但厲兵積糧嚴為守
 備俟大軍至日當戮力取之世法/錄
三月大將軍徐達克奉元路
 徐達率兵自山西渡河鄜城守將迎降克同州留兵
[082-32b]
 戍之趨鹿臺時奉元為都省而平章李思齊據鳳翔
 張思道與孔興圖烈巴據鹿臺各有重兵以衛奉元
 而思道等聞達兵至三日遁達遂進渡涇渭至三陵
 坡父老千餘人出迎達撫慰之遣左丞周凱入申約
 束明日師進奉元其約束如下故都時秦民大悦以
 奉元為西安府世法錄中/山主世家耿炳文嘗以鎮國上將軍
 從大將軍征陜西元將李思齊張思道夾武功東川
 而陣炳文乘隙伺進一日數挑戰身不解甲蓐食者
[082-33a]
 數月思齊奔鳳翔思道奔涇陽而大將軍因得入陜
 炳文從中取割凍葆供億西入軍名山/藏達師之至鹿
 臺也元陜西行省平章哈瑪爾圖棄奉元走盩厔為民
 兵所殺平章烏爾圖西臺治書侍御史王武遁去復降
 斬之西臺御史僧格實哩守闗家洞達遣攻之勢促
 廹不屈與妻子俱投崖死左丞拜特古斯逃入終南山
 郎中王可仰藥死檢校阿實克巴哈自縊死三原尹朱
 春與其妻亦俱投崖死紀事/本末
[082-33b]
徐達等克鳳翔李思齊遁走進徇鳳隴諸州下之
 三月常遇春馮宗異帥師發陜西進克鳳翔初李思
 齊之奔鳳翔也上以書諭之曰昔足下在秦中兵衆
 地險雖有張思道専尚詐力孔興等自為保守庫庫
 以兵出沒其間然皆非勁敵足下不能圖秦自王已
 失此機今中原全為我有向與足下相為犄角者皆
 披靡竄伏足下孤軍相持徒傷物命終無所益足下
 誠能以信相許翻然來歸當以漢竇融之禮相待否
[082-34a]
 則非朕所知也思齊得書有降意其麾下誘之與西
 入吐蕃思齊惑之至是大兵至鳳翔思齊懼遂帥所
 部奔臨洮叅政傅友徳克鳳州以指揮張能守之夏
 四月丙寅大將軍達㑹諸將於鳳翔留御史大夫湯
 和守營壘輜重令指揮金興旺余思明等守鳳翔遂
 移師趨隴州克之明紀事/本末
大將軍徐達遣兵克延安
 二年夏四月大將軍徐達出蕭闗遣指揮朱明克延
[082-34b]
 安以明守之延綏/鎮志
三年夏四月大將軍徐達徇畧陽沔州下之遣别將克
興元
 傅友徳從大將軍𢷬定西太保王保保友徳領前鋒
 出秦州奪略陽闗虜其平章蔡琳遂入沔分兵由鳳
 翔合攻漢中克之世法/錄大將軍徐達遣禆將金興旺
 張龍由鳳翔入連雲棧合兵攻興元元守將劉思忠
 知院劉慶祥迎降達留興旺龍鎮守平夏/錄
[082-35a]
秋七月偽夏兵寇漢中傅友徳救却之
 夏吳友仁寇興元興旺擊却之明日友仁復來攻興
 旺與戰面中流矢拔矢復戰斬首數百時城中守兵
 纔三千友仁兵三萬興旺遣使間道走寶鷄取援兵
 友仁乃圍城決壕填塹急攻興旺嬰城拒守發礟擂
 石敵兵多死時徐達在西安得報即帥師還屯益門
 鎮先令傅友徳率兵三千逕趣黑龍江夜襲木槽闗
 攻斗山岩下令軍中人持十炬燃於山上友仁軍見
[082-35b]
 列炬起大驚乘夜遁去平夏/錄
八月偏將軍李文忠大破元兵孔興敗走綏徳
 洪武二年秋八月偏將軍李文忠與元圖烈巴孔興
 戰於白楊門擒圖烈巴遂進兵東勝州孔興走綏徳
 其部將斬之來降紀事/本末
元將賀宗哲寇鳳翔
 賀宗哲聞王師攻慶陽乃引兵攻鳳翔或隧地或實
 至甕城凡十五日指揮金興旺周興嬰城固守至是
[082-36a]
 慶陽下宗哲乃由六盤山遁去紀事/本末
四年大將軍湯和定東勝置屯衛
 和攻察罕諾爾獲猛將呼沁定東勝置延安綏徳二
 衛延綏/鎮志
七年偏將軍李文忠及元兵戰於豐州敗之
 洪武七年文忠敗元兵於豐州延綏/鎮志
九年春正月命湯和傅友徳等巡延安夏四月巴延特
穆爾入宼傅友徳敗之
[082-36b]
 九年正月命中山侯湯和潁川侯傅友徳僉都督藍
 玉王弼中書右丞丁玉帥師往延安防邊上諭和等
 曰自古重於邊防邊安則中國無事今延安地控西
 北與胡虜接境虜人聚散無常若邊防不嚴即入為
 寇待其入寇而後逐之則塞上之民必然受害朕常
 勅邊將嚴為之備復恐久而懈怠為彼所乘今特命
 卿等率衆以往衆至邊上常存戒心雖不見敵常若
 臨敵則不至有失矣世法/錄上命中山侯和潁川侯友
[082-37a]
 徳往延安防邊至則巴延特穆爾來乞降上聞之召
 和還勅諭友徳曰無事而請降兵家所戒爾其慎之
 已而巴延乘間入寇友徳大破之因執之以歸明史/竊
命都督耿忠帥師屯闗中
 洪武丙辰春忠欽上命領兵萬來闗中悉建屯戍因
 駐武功而控制之太宗祠/碑隂書耿忠鳳陽人長興侯從弟
 也洪武九年春詔統鳳陽軍萬餘人屯戍闗内而君
 控於武功號令嚴明士毋敢易旋師之日父老送者
[082-37b]
 以數萬計民至於今猶稱之曰耿三官人云康海武/功志
十五年冬詔列侯耿炳文等巡視陜西
 洪武十五年冬十二月上命長興侯耿炳文延安侯
 唐勝宗巡視陜西城池督軍屯田訓練士卒陜西二
 十二衛校卒凡一十萬六千餘人得驍勇騎士二萬
 人習馬二萬三千五百疋明/紀
二十一年冬十月陜西戍兵作亂討平之
 哈密出所部達兵有安置陜西者中途皆叛都指揮
[082-38a]
 王徳追至延安麻街等處勦平之明/紀
二十四年秋八月皇太子巡撫陜西
 洪武二十四年八月秦王樉有過召還命皇太子巡
 撫陜西十一月皇太子還自陜名山/藏
三十年夏六月陜賊作亂命列侯郭英等討平之
 洪武三十年川陜冦發勢甚猖獗上命武定侯郭英
 長興侯耿炳文討之兵至漢中之後河擒賊首高佛
 興及其黨四千餘人英等疏其同謀者請誅之脇從
[082-38b]
 者勿治上可之明/紀
代宗景泰元年春正月勅延綏總兵仍鎮守原舊寨堡
 景泰元年正月鎮守陜西徐亨奏鎮守延安等處都
 督僉事王禎擅棄原守寨堡移入腹裏葭綏二州延
 慶二府守備其地陜隘不堪屯牧恐胡㓂占據所棄
 寨堡以為巢穴宜令本官速囘原舊寨堡果有星散
 小寨宜并入大城協力固守仍乞削禎今陞都督同
 知職事戴罪操備事下兵部移文右都御史王文等
[082-39a]
 勘實具奏亨所言有理禎偏執不從遂勅禎候春煖
 河開將移入腹裏軍民撫恤前往原寨堡守備已陞
 職事不動若再偏執誤事不宥世法/錄
英宗天順二年春二月博囉冦高家堡延綏守將楊信
擊敗之
 天順二年二月北兵七千餘騎犯高家堡延綏總兵
 官楊信率兵擊敗之擒賊五人斬首七十二級獲駝
 馬器械無算遣人獻俘馘至京師世法/錄
[082-39b]
冬十月博囉㓂神木守將張欽戰敗之
 天順二年冬博囉冦神木縣延綏守將都督僉事張
 欽禦於柴溝斬獲甚衆續文獻/通考十一月博囉摩囉歡
 冦延綏總兵官張欽敗之博囉冦神木縣欽出擊敗
 之於柴溝延綏/鎮志
五年冬阿勒楚爾出冦延綏
 天順五年冬阿勒楚爾渡河入套冦延綏延綏/鎮志國初逃
 遁河外居漠北延綏無事正統以後寖失其險虜始
[082-40a]
 渡河犯邊景泰初虜犯延慶不敢深入天順初阿勒
 楚爾掠邊人以為鄉導遂知河套所在不時出沒遂
 為邊境剝膚之害世法/錄
六年春正月瑪勒噶等入河套
 天順六年正月虜入河套是時博囉稍衰其大酋瑪
 勒噶阿勒楚爾少師孟克與博囉相仇殺而自立托蘓
 為汗托蘇故小王子從兄也於是瑪勒噶阿勒楚爾博
 勒呼三酋始入河套爭水草不相下以故不深入為
[082-40b]
 冦時遣人貢馬然亦通諾延諸戎時竊邊郡世法/錄
冬十一月套酋冦延寧
 六年十一月阿勒楚爾瑪勒噶冦延寧延綏/鎮志
憲宗成化元年夏鄖西賊冦漢中
 鄖西流民劉千斤倡亂以其黨石和尚為謀主劉長
 子苗鳳苗虎等為羽翼衆至數萬人遂僭號改元為
 署置諸將帥襄鄧漢中之境屠掠出沒民無寧居諸
 守臣不能禦世法/錄
[082-41a]
秋九月套虜冦延綏鎮巡兵擊敗之
 成化乙酉秋虜㓂延綏時巡撫都御史項忠寧逺伯
 任璹巡撫延綏都御史盧祥合兵禦之虜敗去續文/獻通
 考/成化元年十月瑪勒噶冦陜西都御史項忠及彰
 武伯楊信禦之虜遁世法/錄
二年夏四月勅延綏守臣整飭邊防
 成化二年四月大學士李賢等奏河套與延綏接境
 瑪勒噶精鋭人馬居處其中出沒不常今欲安邊必
[082-41b]
 須大舉而後可乞令兵部㑹官博議預積糧草於陜
 西塞下及令陜西延綏等處守臣選練騎步精兵整
 頓器械什物及預造戰車拒馬之𩔖期以明春或今
 秋進兵捜勦務在盡絶其總制官將與凡出兵事宜
 俱預請處畫又秋禾方熟虜騎必復入抄而延綏鄜
 慶環縣一帶須用兵駐劄以保居民亦宜推選武將
 一人統步騎精兵萬人往守諸處上以為然於是兵
 部尚書王復及㑹昌侯孫繼宗等集議今鎮守大同
[082-42a]
 總兵官彰武伯楊信舊鎮延綏稔知地利宜召還京
 面受成算其陜西延綏鎮巡諸官亦宜勅令整飭兵
 備候至期調發四月鎮守延綏都指揮同知房能奏
 邊冦瑪勒噶尚擁衆屯聚河套近邊烽火不絶而我
 増調戍兵屬延綏慶陽三衛者俱無甲胄馬匹屬陜
 西河南者多不能戰乞令陜西鎮守巡撫等官措置
 又於近邊州縣要害之處増兵把守使賊勢分散進
 退無利而我兵併力勦殺以圖成功下兵部議從之
[082-42b]
 仍行都督僉事趙英往來遊擊遇警㑹兵勦殺世法/錄
五月套酋入㓂六月命彰武伯楊信帥師討之
 成化二年六月制諭彰武伯楊信佩平虜將軍印充
 總兵官統京營兵往延綏討虜冦先是延慶守臣奏
 報五月初十日虜衆可二萬分為五路長十餘里入
 境内兵部尚書王復等因請勅馳諭陜西延綏寧夏
 鎮守巡撫等官併力飭兵防禦仍請㑹推武職重臣
 調京軍往勦之有旨虜已入延綏境調兵往勦恐緩
[082-43a]
 不及事可再議以聞復等又請勅都督同知趙勝充
 副總兵統京操騎步精兵萬人期以七月往勦又得
 旨令俟信至詳處之至是信至復乃與㑹昌侯孫繼
 宗大學士李賢等集議以為虜犯延綏實欲俟今秋
 大舉以掃夷氛以安邊境第彼地糧草不給未可輕
 動今宜量遣信等將兵討之上以為然遂勅信充總
 兵官將京營兵萬人馬萬二千五百匹神礟百神鎗
 千大同騎步兵五千宣府騎兵三千寧夏騎兵二千
[082-43b]
 往延綏境上㑹鎮守總兵等官飭兵勦冦又勅勝充
 副總兵都督僉事湛清充叅將都指揮同知秦傑守
 備柴溝堡署都指揮僉事許寧充遊擊將軍俱赴延
 綏若賊勢衆大則寧夏陜西等處附近人馬悉聴信
 調發節制併力防禦世法/錄
三年秋七月套酋冦榆林
 成化三年七月阿嚕出入榆林塞孤山守將湯引績
 力戰死之延綏/鎮志湯引績成化初充叅將守禦延綏孤
[082-44a]
 山堡三年套人入冦大掠子女而東績率麾下百餘
 人邀於境上力戰衆寡不敵死之鎮志/本傳
四年春二月滿達勒入河套
 成化四年二月沙克嘉斯賚殺阿勒楚爾併其衆而結元
 人滿達勒入河套世法/錄
秋七月命馬文升巡撫陜西翦流㓂
 時流賊蜂起漢中李鬍子潼闗火蝎兒蒲城王彪各
 聚衆刼掠鋒甚鋭文升悉以計翦除之紀事/本末
[082-44b]
冬十二月套酋㓂榆林
 成化四年十二月沙克嘉斯賚冦榆林延綏/鎮志
五年秋九月套酋冦延寧
 成化五年博勒呼沙克嘉斯賚㓂延寧延綏/鎮志
六年秋七月套酋冦延綏
 成化六年七月阿勒楚爾入榆林塞以撫寧侯朱永為
 大將軍禦之延綏/鎮志
命王越總闗中軍務屯榆林
[082-45a]
 博勒呼等據河套邊人大擾乃勅都御史王越總闗
 中軍務議捜河套復東勝越等奏言河套水草甘肥
 易於駐劄腹裏之地道路曠逺難於守禦博勒呼沙克
 嘉斯賚等糾率醜𩔖居套分掠出入數年雖嘗阻於
 我師然未經挫衂終不肯退近日據我河曲擾我延
 綏乞命廷臣共議得一爵位崇重威望素著者統制
 諸軍往圖大舉朝廷從其議紀事/本末成化六年命越以
 總督視師越令諸將分軍各守營堡自與太監恭太
[082-45b]
 監恒統軍萬二千有奇軍於榆林别分東西二路夾
 之繼與西路左都督劉玉東路右都督劉聚擊敗虜
 於墩索尖蓋先是文臣視師者從大軍後出號令行
 賞罰而已至越始多選驍勇跳盪武騎將而與虜戰
 探虜所聚或其零騎伺怠邀殺之用是多成功名山/藏王
 越/傳
七年春命彰武伯楊信帥師巡邊
 時北虜潛伏黄河套中嵗為邊患輔臣請興十萬之
[082-46a]
 師以楊信為總制搜捕之兵部尚書程信言河套地
 曠逺無水草興師十萬則餽運者加倍自古禦戎來
 者拒之去者勿追此不易之法也既而楊信亦止請
 三萬人巡邊禦敵朝廷因與信二萬人令巡邊而罷
 搜套之議累朝/策要
冬十一月命侍郎葉盛巡視延綏
 虜出入河套為患成化乙酉冬上命吏部侍郎葉盛
 往延綏議河套事盛往度方畧回奏謂河套沙深水
[082-46b]
 淺難以住牧春遲霜早不可耕種搜河套復東勝皆
 時勢所難惟増兵守險可為逺圖且剷削邊牆増築
 城堡收新軍以實邊選土兵以助守不但可責近效
 而亦足為長便制曰可續文獻/通考
八年夏五月命將軍趙輔統制諸路軍馬赴延綏
 成化八年五月命武靖侯趙輔佩平虜將軍印充總
 兵官統制諸路軍馬與總督右都御史王越赴延綏
 等處擊虜時吏部右侍郎葉盛行邊既還總督右都
[082-47a]
 御史王越亦赴京議事兵部尚書白圭請命文武大
 臣與盛等面議攻守事宜乃㑹昌侯孫繼宗吏部尚
 書姚䕫等議咸謂沙克嘉斯賚等久居河套頻年冦
 邊若不痛加勦殄終無寧日先後所調諸軍已逾八
 萬各路總兵事無統一兵雖多而成功少宜遣一大
 將佩印受勅與越赴延綏等處調度仍勅都御史馬
 文升督陜西兵余子俊督延綏兵徐廷章督寧夏兵
 及各邊總兵叅將遊擊將軍等官悉聴大將節制則
[082-47b]
 事權歸一上以命輔世法/錄
冬十月套人冦延綏
 八年十月延綏遊擊將軍祝雄奏虜入延綏鎮靖堡
 殺千户黄琮執夜不收以去事下兵部言比者趙輔
 王越累稱虜衆逺遁亟欲旋師今境内官軍潛被殺
 掠必能覘我虛實大逞入冦之謀宜令輔等率兵追
 𠞰毋徒坐視以貽邊患從之世法/錄
九年冬十月王越擊套酋於紅鹽池破之
[082-48a]
 成化九年十月㕘贊軍務左都御史王越襲破虜營
 於紅鹽池以捷奏云九月十三日滿達勒博勒呼沙克
 嘉斯賚三人自河套出分冦西路臣已遣兵往追道
 逺兵疲必難取勝宜率輕兵搗其巢穴仍與總兵官
 許寧遊擊將軍周玉各率兵四千六百從榆林紅山
 兒出境晝夜兼行百八十里夕營於白鹹灘北又行
 一百五十里探知虜賊老弱俱在紅鹽池連營五十
 餘里乃取弱馬分布陣後以張形勢選精騎令許寧
[082-48b]
 為左哨周玉為右哨又分兵千餘伏於他所進距虜
 營二十餘里虜集衆來拒臣督諸將方戰伏兵忽從
 後呼噪進擊虜見腹背受敵遂驚潰擒斬三百五十
 五獲其駝馬牛羊器械不可勝計燒其廬帳而還上
 賜勅奬諭之世法/錄
二十年春遣使祠陜西嶽瀆
 陜西旱遣禮部侍郎兼學士徐溥代祀岳鎮河瀆諸
 神明/紀
[082-49a]
孝宗𢎞治元年冬勅延綏巡鎮防邊
 𢎞治改元左都御史馬文昇上疏云本年十二月十
 七日巡撫延綏都御史黄紱差舍人房正奏事稱説
 虜賊俱在河套近邊牆居住日逐射獵通事囘話答
 説並不做賊搶掠到明春要來進貢臣切惟胡虜為
 患自古而然勢盛則搶掠勢衰則北遁近年以來東
 則在於大同宣府西則在於延綏寧夏再西則在於
 甘涼趂逐水草時或出沒陜西之患何時得已乞勅
[082-49b]
 延綏鎮守總兵巡撫等官一面用心操練軍馬嚴加
 防禦一面令通事與彼答話既要進貢早為出套還
 從大同赴京朝廷自有重賞若又以榆林進貢為詞
 緩我之兵必大張兵勢必别有奇謀務要逐彼出套
 不可容彼久住貽患地方下兵部覆議從之續文獻/通考
三年夏六月選延綏兵援大同
 𢎞治三年六月新寧伯譚祐調選延綏遊兵策應大
 同延綏/鎮志
[082-50a]
八年北部入河套
 𢎞治八年北部復擁衆入河套住牧世法/錄
十二年冬套酋冦榆林
 𢎞治十二年十月和碩入榆林塞延綏/鎮志
十三年秋七月套酋冦榆林命保國公朱暉討之
 是年七月和碩入榆林平江伯陳鋭無功保國公朱
 暉代之延綏/鎮志
八月朱暉等擊套酋破之
[082-50b]
 𢎞治十三年八月征虜大將軍總兵保國公朱暉提
 督軍務都御史史琳及監督太監苗逵帥五路之師
 從紅城子墩出塞乘夜𢷬虜巢於河套虜已先覺徙
 家北遁軍還斬首三級得所授故勅三道駱駝五馬
 四百二十六牛六十羊千八十器械二千五百有奇
 事聞命賜勅奬勵賞齎奏事人鈔各一千貫是年冬
 十二月和碩入河套世法/錄
十四年春正月套酋冦榆林二月朱暉等討破之
[082-51a]
 𢎞治十四年正月火篩擁衆入榆林塞二月保國公
 朱暉提督軍務右都御史史琳出禦之暉等至邊覘
 虜酋所在潛師河套𢷬其巢穴㑹夜大霧虜聞礟驚
 遁毁其廬帳斬老弱百餘級而還明/紀𢎞治辛酉兵部
 尚書馬文升以地震因言陜西西鄰畨虜而延慶二
 府又與河套密邇即今小王子部落日衆精兵數萬
 觀其所存其志非小未幾命朱暉總兵史琳督軍赴
 榆林禦虜暉等覘虜酋所在師襲破之頃之其酋
[082-51b]
 火篩者復侵擾劇甚邊堡失事鎮城晝閉又擢大理
 寺陳夀巡撫延綏夀至先恤陣亡官軍隨易諸路將
 領兩旬間與虜戰三勝虜知有備遂渡河北遁續文獻/通考
十六年套酋冦榆林
 𢎞治十六年套酋入榆林塞千户湯璽力戰死之延/綏
 鎮/志
十七年和碩入套將軍張安遣兵敗之
 𢎞治十七年和碩入套總兵官張安遣把總藍海等
[082-52a]
 追及於黄河岸勝之延綏/鎮志
武宗正德四年蜀賊冦漢中
 正徳四年蒼溪賊鄢本恕營山賊藍廷瑞及其黨方
 四馬六兒廖麻子糾諸飢寒謀聚為鴇未及朞年衆
 盈十萬髠首漆足文身朱額緣越山谿入漢中屠戮
 畧陽西鄉沔利城亦不守殺守令燔屋廬刼婦女杜
 道路朝廷屢發師旅征討而賊皆驅所掠之饑民委
 之殺人盈野費財空帑不能救藥吕柟涇/野集
[082-52b]
六年六月官兵平漢中
 五年廷議謂闗陜天下險要之首而鴇醜實諸賊之
 初起即墨藍公以陜西僉憲為都察院右僉都御史
 巡撫陜西㑹總制卿洪公及荆蜀巡撫諸公戮力同
 心四伐鴇醜自帥師以來竭忠貞簡恤將士用其膽
 智以遏亂畧六年六月擒其渠魁三十人於金寶寺
 解厥支蔓百千其衆上令典刑諸魁梟首湖廣於是
 諸賊膽懾漢中乃乂進右副都御史仍撫陜西比公
[082-53a]
 退長安餘孽曹甫續叛江津漢人雲擾公再領師入
 漢威徳昭臨甫懼奔蜀黨與大解所降男女萬有二
 千築京觀於金寶刹而歸吕柟涇/野集
七年冬十一月雒川賊冦澄城指揮張等死之
 正徳七年十一月雒川妖賊邵進祿等入犯由黄龍
 山據白水衙寨四掠潼闗衛指揮張闗健百户王
 珍與戰死之兵備使者張禴率衆擊走之澄城/縣志
十年秋八月諳達冦米脂綏徳
[082-53b]
 正徳十年八月諳達自榆林直犯米脂綏徳無定河
 大川至黄河西岸大殺掠十一年二月又入榆林塞
 延綏/鎮志
十三年冬十月帝如榆林
 正徳十三年冬十月上自偏頭渡河幸榆林十一月
 上在榆林十二月上在榆林十四年春正月上在榆
 林二月初旬上自榆林還京師續文獻/通考武宗西巡命
 鄭𤾉督餉於邊值葭州盜起猖獗𤾉督官兵討平之
[082-54a]
 延綏/鎮志
世宗嘉靖元年套虜冦邠隴諸州
 北虜在套恣肆嘉靖元年復大舉直犯西安之邠州
 鳳翔之隴州殺掠之慘比前倍之續文獻/通考
四年秋乾州人樊伸作亂官兵擒獲之
 伸多貲而樂誕方士誕妄者皆集於其門附㑹伸意
 行諛於伸云伸當大貴於是傳播逺近舉翕然從伸
 而伸遂自居不疑日召無賴男子習戰修武來者雲
[082-54b]
 集又令妖人以照水法惑之洎三年隂相結聚者十
 數萬人是年秋集黨冦乾州州人力禦之日晡逃去
 走南山結銀兵復謀北冦郡縣震動武功姜令下令
 曰伸輩皆膏梁子徒以妖師扇惑至是其黨固烏合
 也即果南奔礦場必假道於此立節渭水橋頭凡濱
 水諸村落宜據舟密候其至共力與擊賊可悉擒明
 日昧爽賊果至諸村落人執梃拒賊賊悉從涉渡逃
 去獲馬及器物村落以馬來令即以馬賞曰能得賊
[082-55a]
 賞更不直此日中有執賊至者得伸所給號帖已署
 有偽官乃立磔於市而厚賞獲者凡涇咸興醴愚民
 為賊惑者舉不敢南渡應賊賊居鐵爐菴五六日候
 應不至始決意趨礦場又二日賊首悉為于敖輩所
 擒無一遁者賊黨悉平康海姜武/功平賊序
八年冬十月濟囊諳達冦榆林
 嘉靖八年十月濟囊諳達冦榆林塞總督王瓊率兵
 禦却之初小王子有三子長阿爾婁次阿珠次莽果
[082-55b]
 沁阿爾婁死阿珠稱小王子未幾死衆立阿爾婁子
 愽恰而阿珠子二曰濟囊曰諳逹強甚濟囊分地河
 套當闗中地肥饒時入冦瓊乃請修沿邊垣墉起蘭
 洮盡榆林三千餘里紀事/本末
十一年春二月濟囊冦榆林總督唐龍禦却之
 嘉靖十一年二月内虜酋濟囊等擁衆十萬侵犯榆
 林臣即提兵往勦將主客兵分布要害且戰且守虜
 屢遭挫衂計不能入乃突出五萬由野馬川渡河徑
[082-56a]
 入西海襲破虜營收其部落大半歸於套内唐龍申/嚴邊防
 以弭虜/患疏先是北虜自延綏求通貢市事下兵部議兵
 部言小王子通貢雖有成化𢎞治年間事例但其情
 多詐難以輕信宜命總制鎮巡官察其情偽無何虜
 以不得請為憾遂擁衆十餘萬入冦五月吏部尚書
 王瓊上言臣前議榆林之虜直以精兵扼之綏徳險
 陿調固原援兵三千足矣而當事過計乃至調京營
 宣大寧固兵一萬八千赴之供億浩繁日費至六千
[082-56b]
 金内地坐困今虜已退乞掣囘京軍散遣各路所調
 及召募兵専責本鎮兵據險防守世法/錄
十三年秋濟囊冦榆林
 嘉靖十三年七月濟囊入榆林塞八月又入榆林塞
 遊擊梁震敗之於定邊延綏/鎮志
十四年夏六月濟囊冦榆林
 嘉靖十四年六月濟囊入榆林塞掠内郡叅將魏祥
 死之八月又入榆林塞守將梁震擊敗之延綏/鎮志
[082-57a]
十五年秋套酋冦延綏官軍擊敗之
 嘉靖十五年秋虜入延綏黒河墩蒺藜川等處官兵
 四戰皆敗之斬首百餘級世法/錄
十八年冬十二月套酋冦榆林
 嘉靖十八年十二月套酋入榆林塞殺守將宋隆延/綏
 鎮/志
十九年春三月套酋㓂榆林總兵周尚文擊敗之
 十九年三月套酋入榆林塞破清平堡入米脂總兵
[082-57b]
 官周尚文駐兵狄青原邀擊之以捷聞延綏/鎮志
秋八月濟囊冦安邊總督劉天和大破之
 嘉靖庚子秋虜數萬入安邊定邊陜西總制尚書劉
 天和率精兵九千斬虜首五百卒張奴兒殺濟囊之
 子虜諸酋大哭遁去續文獻/通考嘉靖十九年虜酋濟囊
 擁數萬由延綏西路定邊營入冦時諸鎮兵悉分布
 守邊虜乘虛四掠殺戮甚慘會大雨浹旬道濘虜騎
 不得騁弓矢盡膠陜西總兵趙時督兵分道邀之虜
[082-58a]
 始引旋至黒水苑延綏革任總兵周尚文盡鋭攻之
 自巳至申凡三戰勝負未決吉囊子號小十王者驍
 果而輕率其勁卒三十餘人馳衝營中堅為我軍所
 殲虜衆遂奪氣斂去寧夏總兵任傑副總兵陶希臯
 復選鋭於鐵柱泉迎擊之追奔出塞斬獲甚衆是役
 也虜以八月二十一日入境九月十二日始出初至
 甚鋭諸將莫敢攖其鋒者虜乃深入内地縱横虜掠
 既霖潦旋虜欲且饜顧惜輜重兼易我軍甚無戰志
[082-58b]
 總督尚書劉天和以脩省詔旨嚴切而諸將畏縮慮
 重得罪乃斬不用命指揮使牛斗郭卿二人時周尚
 文已革任特檄召之激以忠義尚文感奮遂有黒水
 苑之戰軍氣乃振而三鎮斬獲至四百四十餘級虜
 所擄獲亦復失亡過半於是天和以捷聞上大嘉之
 曰虜歴嵗冦邊猖獗滋熾天和等調度士馬悉力驅
 𠞰斬將擒王此捷前所未有總督巡撫鎮守等官俱
 賜勅奬勵世法/錄
[082-59a]
二十二年秋八月套酋冦延綏守將張鵬等擊破之
 嘉靖二十二年虜三萬騎犯延綏遊擊張鵬力戰禦
 之虜引去總兵官吳瑛副總兵傅存禮尾之在外東
 路叅將周尚文兵亦至因夾擊斬百餘級而還巡撫
 都御史張等以捷聞時巡按陜西御史殷學報虜
 因言賊入内地且五百里而諸將擁兵不聞一戰請
 罷瑛等疏方入而捷至上嘉守臣功謂學謬於是
 非世法/錄
[082-59b]
二十四年秋七月套虜入冦總督張珩調諸將兵禦之
吳瑛張鵬等兵失律虜大掠而還
 嘉靖乙巳七月虜兵二萬餘騎結營邊外謀入冦覘
 者以報榆林總兵吳瑛瑛即以報總督張珩明日瑛
 與副總兵李琦併將兵出榆林時總督以防秋住花
 馬池聞即發所部將在花馬池者四將軍軍往擊之
 瑛故狡智多算度虜入必自寧塞營寧塞則遊擊將
 軍張鵬分地伏冦彼自當我即往必與虜先鋒遇接
[082-60a]
 戰乃與琦故囘逺出逶迤邅延不與賊兵值虜果由
 寧塞營穿牆擁入張鵬不能禦匿避之初虜入寧塞
 以為旁有伏軍顧慮不敢前及至新城池四望不見
 一人遂揚揚南馳無復忌畏而李琦自清平堡與吳
 瑛分行至靖邊營忽值虜虜圍琦急琦度不免殊死
 戰延綏遊擊將軍龍登固原遊擊將軍葛宇咸以總
 督遣適至而分守延綏西路㕘將楊鋭亦領兵來與
 兩軍會咸奔救琦虜見兵集多度不勝解去琦得免
[082-60b]
 琦面中賊矢一所殺虜亦數人瑛鵬軍不知所往陜
 西總兵王縉寧夏總兵李義與登宇軍同遣以為賊
 犯所自有當乃故逗遛後登宇期登宇以二人同遣
 不至與楊鋭等各頓兵不擊賊但依險自保而已於
 是賊益狂馳趨利直抵園林驛岔洛川諸處縱兵肆
 掠踰保安犯安塞未至延安僅百里耳極意恣暴盤
 留十餘日而去至八月七日復自寧塞營穿牆故道
 出亦不見我軍一人虜出邊有司籍虜掠男女四千
[082-61a]
 四百五十有四馬驘牛羊十四萬五千二十有四殺
 傷男女一百七十有四其蹂躪田稼燔燬室廬刼取
 衣物不可數計諸將懼罪乃相約偽為虜首各為書
 偽稱戰得虜首若干級謀定咸奏報總督隔逺不為
 察而撫臣雷同不肯發奸巡按御史曹邦輔行部聞
 之上書劾諸將請法之書至天子使給事中鮑公往
 視之鮑公還報詔下吏治七將軍論如法總督撫臣
 亦皆不宥惟李琦以與賊戰少有功獲賞焉王維禎/核邊記
[082-61b]
二十五年秋八月套酋犯延安掠内地
 嘉靖二十五年八月套虜三萬餘人入冦越延安府
 至於三原涇陽殺掠人畜無算事聞上下旨曰今年
 失事頗輕不必查核總督三邊侍郎曾銑請復河套
 條為八議一曰定廟謨二曰立綱紀三曰審機宜四
 曰選將材五曰任賢能六曰足芻餉七曰明賞罰八
 曰修長技計萬餘言指據明悉下兵部議行嘉靖二
 十五年虜十萬騎以七月二十五日自寧塞營入犯
[082-62a]
 延安保安諸處殺掠男婦諸軍禦之不能却總督侍
 郎曾銑遣叅將李珍夜出塞刼其營斬虜百十一級
 生擒虜一人虜聞始遁去世法/錄
二十六年夏五月總督曾銑出塞襲套部勝之
 三月中套虜以草清近邊塞住牧零騎往來侵掠居
 民不敢樵採總督侍郎曾銑方鳩兵繕塞慮為所擾
 乃蒐選鋭卒督之出戰凡斬首二十七級生擒一人
 托克托呼斃於矢石者甚衆獲馬牛駝及夷器以千
[082-62b]
 計虜移帳漸北間以輕騎入掠銑復督諸軍驅之虜
 遂逺徙不復近塞世法/錄
三十三年春三月套酋冦高家堡
 嘉靖三十三年三月套部犯高家堡副總兵李梅死
 之延綏/鎮志
三十四年冬十月吉能冦葭州府谷
 嘉靖三十四年十月吉能犯建安栁樹會葭州至府
 谷叅將楊璘死之延綏鎮志濟按紀事/本末吉能 農子也
[082-63a]
三十六年春三月徳埒哩冦榆林
 嘉靖三十六年三月徳埒哩犯榆林副總兵陳鳳往
 擊死之延綏/鎮志
四十年夏四月套酋冦鎮靖堡十一月又犯榆林
 嘉靖四十年四月套人犯鎮靖堡殺掠二千餘人去
 十一月套人犯榆林南下攻背干川大牆至米脂守
 備謝世勲戰死延綏/鎮志
四十二年秋七月套酋陷黄甫川
[082-63b]
 嘉靖四十二年七月套酋陷黄甫川堡把總高秉鈞
 死之延綏/鎮志是年七月虜襲陷黄甫川堡殺二百八十
 餘人倉官一人世法/錄
四十四年春正月套酋冦邊總兵趙岢擊敗之
 嘉靖四十四年正月套酋入塞總督郭䖍巡撫胡志
 䕫會議令總兵趙岢帥兵出榆林邊外至黒灘畔頁
 河兒克之延綏/鎮志
夏四月虜陷黄甫川堡秋九月陷鎮靖堡
[082-64a]
 嘉靖四十四年四月虜陷黄甫川堡殺二百八十餘
 人倉官一人九月犯鎮靖堡㕘將魯聰戰死亡將士
 二百餘人世法/錄
四十五年秋七月套酋冦延安總兵郭江死之
 嘉靖四十五年六月虜陷筆架城擄掠甚衆官軍逐
 之去七月薄安塞縣城分騎掠延安府北闗及東西
 兩川八月入甜水等堡殺三十六人總兵郭江等戰
 死亡兵六百餘人世法/錄
[082-64b]
穆宗隆慶元年春套酋入冦守將王鐸戰死
 隆慶元年正月虜冦小芹河墩半入總兵郭琥與戰
 却之追出邊遇伏失亡相當二月攻清平堡遊擊郭
 鈞等固守不下虜乃引去三月虜攻康家寨守備王
 鐸等逐之有斬獲功鐸中矢死又入榆科澗遊擊高
 天吉等敗之又入常樂堡又敗之前後奏報俱下御
 史勘覈至是御史楊鉁上其事劾鎮撫薛鞫指揮陳
 保通判王尚賢叅將李希靖千户田養賢等各失事
[082-65a]
 罪狀及他功罪相贖者并叙原任總督霍冀巡撫王
 遴總兵趙岢副使楊錦等修築邊牆功兵部覆奏上
 命賞冀等銀幣有差遴遇缺推用鞫保謫戍尚賢為
 民希靖革任養賢等俱下御史問世法/錄
四年詔陜西邊缺簡能員除授
 隆慶四年大學士高拱請自今各邊有司必擇年力
 精強才氣超邁者除補陜西則安塞安定保安清澗
 綏徳米脂葭州吳堡神木府谷等州縣從之續文獻/通考
[082-65b]
神宗萬厯四十三年秋吉能入冦
 萬厯乙夘閏八月吉能等挾討王封金印等十大事
 不許大舉入犯大柏油孤山中軍劉聚等死之是年
 十二月沙計歹成等謀犯雙山總兵官秉忠出塞擊
 破之延綏/鎮志
四十四年秋七月沙計㓂高家堡
 萬厯四十四年七月沙計入冦高家堡都司僉書王
 國安死之延綏/鎮志
[082-66a]
熹宗天啟二年秋九月套酋冦延鄜
 天啟二年九月套人冦延安至鄜州越四日乃去延/綏
 鎮/志
愍帝崇禎元年春正月置降丁于延綏
 崇禎戊辰春命安置降丁于延綏等處初兵部請置
 之山海闗三屯營不許明史/畧
冬十一月陜西盗起
 是嵗延安饑府谷民王嘉𦙍作亂延安人張獻忠從
[082-66b]
 之獻忠隂謀多智賊中號八大王其部最強旁掠延
 安諸郡邑紀事/本末崇禎戊辰府谷民王嘉𦙍倡亂又有
 不沾泥楊六郎白水盜王二等掠蒲州韓城刼宜君
 獄北合嘉𦙍五六千人二申/野錄漢南賊四百餘人自汧
 陽兩當薄畧陽引土賊三千餘人入畧偪漢中等處
 白水賊合山西逃兵掠蒲城韓城之孝童淄川鎮時
 承平久猝被兵人無固志陜西巡撫胡廷晏惡聞盜
 警杖報者曰此饑民也掠至明春後自定耳後各縣
[082-67a]
 不以聞盜偵知之益恣明史/畧崇禎元年延安大饑其
 十一月王嘉𦙍起府谷王二起白水相聚於黄龍山
 為盜不沾泥一座城五虎黒煞神等起洛川王和尚
 混天王起延川苗美左掛子起綏德苗登騖起安定
 各有衆三四千漢南盜又大起畧陽清水涇陽富平
 耀州之間囂然矣延綏/鎮志
十二月米脂人李自成為盜
 延安饑不沾泥楊六郎王嘉𦙍等掠富家粟有司捕
[082-67b]
 之急遂揭竿為盜自成性狡黠善走能騎射家貧為
 驛書往投焉已而叅政洪承疇擊賊破之不沾泥等
 相次俘獲自成走匿山澤間得免紀事本末李按延/綏鎮志紀 自成
 於崇禎四年始起/為盜與此互異
二年春正月陜西延綏撫臣奏流賊恣肆二月以劉廣
生巡撫陜西楊鶴總督三邊軍務
 崇禎己巳春正月洛川淳化三水畧陽韓城宜君中
 部石泉宜川綏徳葭耀潼闗陽平闗金鎖闗流賊恣
[082-68a]
 掠固原逃兵掠涇陽富平執遊擊李英二申/野錄陜西巡
 撫胡廷晏延綏巡撫岳和聲各奏流賊恣掠刑科給
 事中上言賊之熾也由喬應甲撫秦置盜刼不問實
 釀其禍今弭盜之方在整飭吏治有先事隄防之法
 有臨事翦滅之法有後事懲戒之法上是之紀事/本末
 月以陜西左布政劉廣生為秦撫右副都御史楊鶴
 總督三邊官軍勦漢南賊平張獻忠據米脂十八寨
 乞降二申/野錄
[082-68b]
副使劉應遇擊賊於漢中破走之
 二月丙午商洛道劉應遇率毛兵入漢中合四川吳
 國輔兵敗賊賊走漢隂遇遣兵追之誅渠魁數十人
 餘走蜀漢南悉平明史/畧
夏四月叅政洪承疇擊賊於耀州破之
 崇禎己巳三月流盜掠三水四月固原賊犯耀州叅
 政洪承疇合官兵鄉勇萬餘人圍賊於雲陽幾覆之
 賊乘夜雷雨潰圍走淳化入神道嶺紀事/本末
[082-69a]
流賊犯涇陽套酋冦延綏
 四月流盜犯涇陽甘峪遊擊商從龍被殺時西人五
 十騎犯延綏髙家堡千總王權徳逐之出塞敵兵漸
 至權徳敗沒中軍任秉徳千總白慎俱死之明史/畧
冬十月李自成稱闖將
 山西兵潰叛走秦晉間山谷李自成出與之合旬日
 間衆至萬餘推髙迎祥為首稱闖王賊中稱自成為
 闖將紀事本末良按自成時依髙迎祥迎祥方自號/闖王與劉 佐自結為一隊故闖將名不大著
[082-69b]
十一月詔陜西巡撫劉廣生𠞰賊
 十一月丁未上命馳諭陜西巡撫劉廣生令急殲流
 孽不必入衛時大盜混天王等掠延川米脂清澗諸
 縣復召前總兵杜文煥使𠞰之明史/畧
三年春正月綏徳安定盜起官兵擊敗之
 三年春正月陜西邊盜王子順苗美連逃兵衆至三
 四千掠綏徳南圍韓城總督楊鶴巡撫劉廣生擊敗
 之賊遁復犯清澗官兵追逃賊走四川先是萬厯時
[082-70a]
 朝廷命西軍勞苦預給三月糧以為常至是秦旱粟
 騰貴軍餉告匱往往譁潰亡命山谷遂倡饑民為亂
 時廷議核兵餉各邊鎮咸釐汰至數十萬兵多譟給
 事劉請裁定驛站可嵗省金錢數十餘萬上從之
 給事許國榮御史姜思睿爭之不能得河北遊民向
 藉食驛糈用是益無賴嵗不登無所得食所在潰兵
 煽之而全陜無寧土矣明紀/會纂
夏六月王嘉𦙍據府谷官兵擊敗之
[082-70b]
 崇禎三年四月王嘉𦙍陷府谷六月陷黄甫川清水
 二營遂據府谷洪承疇總兵杜文煥圍之賊夜刼營
 官兵擊敗之紀事/本末
綏徳賊王子順降
 六月延安府知府張輦都司艾穆破賊王子順於延
 川招降之延綏/鎮志時王嘉𦙍等冦掠延慶諸郡城堡多
 陷總督楊鶴主撫不以聞與陜撫劉廣生遣官持牌
 四出招賊賊魁黄虎小紅狼一丈青龍江水掠地虎
[082-71a]
 郝小泉等俱給牒免死安置延綏河西但不焚殺其
 淫掠如故民罹毒益甚兵科給事中劉懋上言秦之
 流賊非流自他省即延慶之兵丁土賊也邊盜倚土
 冦為嚮導土冦倚邊盜為羽翼六七年來韓蒲被掠
 其數不多至近年荒旱頻仍愚民影附流刼涇原富
 耀之間賊勢始大當事以不練之兵勦之不克又議
 撫之其勦也所斬獲皆饑民也而真賊飽掠以去矣
 其撫也非不稱降聚衆無食仍出刼掠名降而實非
[082-71b]
 降也且今斗粟金三錢營卒乏食三十餘月即慈母
 不能保其子彼官且奈兵民何哉邇來貪酷成風民
 有三金不能供納賦之一金至捕一盜而破十數家
 完一贖而傾人百金産奈何民不驅為盜乎若營兵
 曠伍半役於司道半折於武弁所餘老弱既不堪戰
 又不練習當責督撫清汰操練以備實用紀事/本末
秋九月套酋冦邊巡鎮兵逆戰破之
 崇禎庚午九月己夘黄甫川賊復勾套人入掠巡撫
[082-72a]
 洪承疇總兵杜文煥從孤山進擊大破之賊始奔潰
 明史/畧
冬十月王嘉𦙍復陷府谷
 崇禎庚午十月王嘉𦙍陷清水營殺遊擊李顯宗遂
 破府谷延綏/鎮志
十二月神一元陷寧塞據之
 崇禎庚午十二月神一元破寧塞據之殺叅將陳三
 槐圍靖邊副使李右梓固守賊勾西人四千騎益圍
[082-72b]
 靖邊三日夜遂陷栁樹澗保安等城紀事/本末
四年春正月神一元陷保安副總兵張應昌擊敗之
 崇禎辛未神一元陷保安張應昌擊之一元死弟一
 魁領其衆二月總兵賀虎臣杜文煥合軍圍保安一
 魁突圍遁延綏/鎮志
遣使往陜西招撫流盜
 崇禎辛未正月命御史吳甡齎金賑陜西饑荒招撫
 流盜明鑑易/知錄臣䝉簡命賑賚延綏叱馭而西臣訪得
[082-73a]
 流賊猖獗情形敢為皇上陳之延鎮四面黄沙無可
 耕之地専倚兩運為續命之膏自改本色為折色而
 庾廩空矣自改輸粟而納銀増浮課而引滯而鹽政
 廢矣自鹽商歸籍田地荒蕪豪弁肆虐而屯政廢矣
 自㕘罰之會嚴凡馬匹倒損諸弁率隠匿不報而馬
 政廢矣加以幾番調援精鋭俱盡凶年相繼月餉不
 敷此饑軍為盜之根因也延慶一帶荒涼瘠薄仍復
 加派遼餉明經有司日暮途窮巧營歸槖百姓入城
[082-73b]
 封糧則監追其積逋逃亡拖累全無樂生之氣因之
 饑饉富者皆貧貧者皆賊邊軍糾集遂相附合此饑
 民為盜之根因也又有邊地軍餘及廢弁家丁生來
 勁悍弓馬精熟既無月餉又憚耕耘惟有做賊一路
 視為固然當其躍馬而出肆行剽掠歸來得有多財
 則分送親識即將官之左右無不相通黨與日衆敢
 為叛亂此軍餘為盜之根因也賊之初發勢亦甚微
 地方官視為泛常全無備禦總一缺乏錢糧悮事到
[082-74a]
 底且調來邊兵皆與賊相識臨陣有相對立談而不
 戰者有將老弱饑民割級送與獻功者有將輜重遺
 棄聴其搶掠者上下轉相䝉蔽趕出境外便報蕩平
 此盜賊猖獗之根因也夫秦晉為京師右臂况秦百
 二河山延鎮勁兵甲於宇内今賊聚衆數萬東延西
 蔓屠毒兩省此豈可易視之耶即延鎮應得之餉計
 臣寧悮封疆而必不肯慨發數十萬以濟燃眉秦事
 真不可為矣則無如就近兑支陜西遼餉尤急著也
[082-74b]
 臣遵奉諭旨次第給賑已檄司道轉行州縣查取見
 在饑民及已被脇從悮投賊黨願歸正維新者一體
 收恤於賑賚之中寓解散之意廟謨宸斷已得要領
 少俟頒布徳音即當冒險而前躬歴郡縣親自給散
 不敢不竭盡心力至攻城陷堡之叛賊如王嘉𦙍神
 一元之𩔖在督撫鎮將同心合力聲罪致討未可奉
 若驕子懈將士之心貽異日封疆之禍如欲臣以哺
 饑之具為盜齎糧臣所不敢出也總之激厲將士全
[082-75a]
 在足餉餉足而後可以申嚴賞罰賞罰明而後人心
 鼓舞用命失軍機陷城池之罰凜然議其後而文武
 俱束於法則大賊可平而小賊不足撫也吳甡星馳/入闗疏
二月官軍圍賊神一魁於保安賊突圍走
 二月壬子總兵賀虎臣杜文煥合軍圍保安神一魁
 勾西人千餘騎突圍出復糾賊數萬刦寧夏紀事/本末
宜君盜起冦掠西安諸縣
 四年二月宜君賊起和尚等犯涇陽三原韓城澄城
[082-75b]
 三月賊帥孫繼業等來降總督楊鶴受之紀事/本末
夏四月總督楊鶴招神一魁降之
 四月己未賊神一魁降於楊鶴鶴責數其罪懼伏謝
 一魁有戰騎五千鶴侈其事上言乞賜數萬金賑濟
 又止巡撫練國事北征商雒賊亦求撫於國事從之
 其脇從饑民各給牒回籍首領置軍中丁夘延綏巡
 撫洪承疇令守備賀人龍勞降者酒降者入謝伏兵
 斬三百二十人紀事/本末
[082-76a]
降盜不沾泥叛攻米脂官軍擊降之
 降盜不沾泥擁衆脇糧賞復攻米脂總兵王承恩侯
 拱極率兵至葭州洪承疇張應昌亦至賊分兩營以
 待連戰賊始遁追至西川斬三百餘級賊溺死無算
 官兵屯西川雙湖峪其間窰塞六十有四皆險絶盡
 為賊藪承疇令在在設防堵截不沾泥懼率百騎逃
 闗山嶺都司馬科等追之盡殲其騎不沾泥乃降殺
 賊目雙翅虎縳紫金龍自贖紀事/本末
[082-76b]
五月總兵王承恩擊宜川賊降之
 崇禎辛未五月王承恩擊宜川賊敗之闖王虎金翅
 鵬乞降餘賊走宜君其衆二萬紀事/本末
陜西都司曹變蛟擊賊於唐毛山大破之
 五月陜西都司曹變蛟追寧塞遺賊於唐毛山賊大
 潰四戰皆捷先後斬一千四百餘級而寧塞遺賊稍
 殺矣紀事/本末
賊冦韓城郃陽叅將張全昌破走之
[082-77a]
 延安賊趙四兒以萬餘人掠韓城郃陽靈州叅將張
 全昌以五百人戰三日斬三百餘級賊走鄜州復進
 擊斬六百餘級尋降紀事/本末
六月官軍擊鄜州賊敗降之
 六月辛酉鄜州賊混天猴張孟金謀襲靖邊張應昌
 邀之於真水川敗之追斬四百餘級癸亥混天猴獨
 行狼等萬餘人自甘泉犯合水洪承疇率兵追擊敗
 之甘泉山中混天猴等乞降紀事/本末
[082-77b]
秋七月賊復掠鄜州擊破之
 七月賊首上天龍馬老虎獨行狼復掠鄜州列三營
 於太平原楊鶴王承恩擊破之上天龍等以二千人
 降給事中孟國祥曹履太各奏撫賊欺飾之弊逮陜
 西三邊都御史楊鶴下獄論戍之紀事/本末
九月降盜神一魁叛據寧塞討誅之
 九月神一魁復叛據寧塞張應昌討之其黨黄友才
 斬以獻是月獨頭虎滿天星一丈青上天猴等恣掠
[082-78a]
 宜雒二申/野錄
冬十一月賊陷安塞閏十一月陷安定王承恩克之
 崇禎辛未十一月陜西賊譚雄陷安塞襲掠一空仍
 乞撫閏十一月總兵王承恩誘譚雄等五人斬之癸
 丑降賊不沾泥張存孟陷安定王承恩討克安塞斬
 五百餘級即進勦安定賊走綏徳紀事/本末
賊陷甘泉副使張允登等死之
 降丁混天猴勾盜夜陷甘泉刼餉銀十萬八千兩殺
[082-78b]
 知縣郭永圖河西道張允登戰死洪承疇聞之遣王
 承恩分勦以甘泉鄜延咽喉而自以四百人赴之賊
 勢日熾承疇日不暇給矣紀事/本末
十二月賊陷葭州僉事郭景嵩死之
 崇禎辛未十二月甘泉賊陷宜君又陷葭州兵備僉
 事郭景嵩死之諸降盜復叛攻綏徳紀事/本末
五年春正月賊陷宜君二月陷鄜州
 崇禎壬申正月延綏賊偽為米商陷宜君復陷保安
[082-79a]
 明紀/㑹纂二月盜夜入鄜州僉事郭應響死之紀事/本末
三月套酋入冦曹文詔拒却之
 河套以三百騎近塞稱察罕求欵千總李世科陣歿
 曹文詔等擊之乃不得入明史/畧
秋八月曹文詔擊賊於甘泉破之
 八月曹文詔擊賊於甘泉敗之洪承疇令脇從者免
 殺降四千餘人散者亦數千人餘賊散匿山谷紀事/本末
六年秋九月察罕冦鄜延
[082-79b]
 插罕自高家堡入犯焚掠至石窰溝九月察罕入延
 安至鄜州套部為察罕所逼和爾台及古魯部來降
 延綏/鎮志
叛盜不沾泥㓂葭州
 癸酉九月不沾泥等至三岔川總兵王承恩禦之東
 去掠葭州延綏/鎮志
冬十二月延綏巡撫陳奇瑜擊賊於永寧闗大破之
 時秦賊已盡入晉而延綏賊首鑚天哨開山斧獨據
[082-80a]
 永寧闗前阻山險下臨黄河負固數年不下奇瑜謀
 取之乃陽傳總制檄發兵簡衆抵延川潛師疾走入
 山賊不虞大兵至倉皇潰佚焚其巢縱擊斬首千六
 百級二賊死分兵擊賊首一座城斬之奇瑜威名著
 闗陜明鑑易/知錄是年冬山西河北賊分入漢中興平陜
 西賊陷鎮安二申/野錄
七年春正月李自成張獻忠敗走盩鄠
 總督洪承疇率總兵曹文詔等先後𠞰諸賊斬獲甚
[082-80b]
 衆羣賊奔入商雒興平大山中自成獻忠奔盩鄠間
 紀事/本末
賊陷漢南諸縣
 正月辛丑陜賊陷洵陽逼興安土冦乘之漢中震動
 興安賊連陷紫陽平利白河道臣王在台固守興安
 洪承疇赴援城得全時練國事移兵商雒賊南破鳳
 縣入四川紀事/本末
詔延綏巡撫陳奇瑜督師討賊
[082-81a]
 進陳奇瑜兵部右侍郎總督軍務視賊所向隨方勦
 撫明紀/會纂
夏四月四川湖廣賊趨漢中五月洪承疇會師逐賊走

 四月川賊復入陜己夘陷鳳縣先是三邊總督洪承
 疇因插漢犯甘肅即漢中北行至棧道青橋驛聞川
 賊數萬營寧羌乃返至沔州援之賊由平陽闗過河
 奔鞏昌承疇檄副將賀人龍等兵三千赴藍田夾擊
[082-81b]
 及兩當鳳縣連陷賊分道一向邊方一向漢中知府
 㫁棧道守雞頭岡賊不得前間道犯城固洋縣官兵
 禦却之賊走石泉漢隂又别部賊二萬由鳳縣趨寶
 雞陽求撫承疇姑慰諭焉時撫治鄖陽盧象昇總
 督陳奇瑜以數省兵力萃于楚楚賊盡西奔漢中而
 川巴通江入西郷者復二三千凡名賊盡歸漢中興
 平而接於商雒癸未復謀入川阻大江入西安之終
 南五月陜别賊畧鄜延官軍廹之皆傍終南山竄入
[082-82a]
 商雒羣盜畢集深入大峪承疇㑹師進逐之遂東走
 網峪川復入大山逺竄紀事/本末
六月陳奇瑜擊賊於漢中受其降
 總督陳奇瑜圍李自成於漢中車廂峽㑹連雨四十
 日賊馬乏芻死者過半弓矢俱脱賊大窘自成乃自
 縳乞降奇瑜許之各給免死票回籍自是復縱横不
 可制矣紀/本末事崇禎甲戌五月陜賊再陷鳳縣漢南六
 月洪承疇等阨賊漢中賊詐降陳奇瑜信之賊出棧
[082-82b]
 道陷麟遊永夀同官二申/野錄
秋七月鳳翔守臣殺賊陳奇瑜奏逮之
 七月辛夘賊至鳳翔藉口奉督撫檄安插城内守臣
 知其詐紿以門不敢啓須縋城上先登三十六人盡
 殺之陳奇瑜因借為辭劾地方官紳撓僨撫局命緹
 騎逮寶雞知縣李嘉彦鳳翔郷紳孫鵬等下獄紀事/本末
巡撫練國事擊賊於盩厔殲之
 叛兵楊國棟擁三千騎披雙鎧直抵西安城下乞撫
[082-83a]
 巡按范復粹無計登陴固守巡撫練國事在鄠縣聞
 之馳還登南城檄賊至濠畔語一日夜未決度不受
 撫必西走鄠盩厔密檄沿途官兵弛備更設伏於盩
 厔之夾水溝時禾茂泥淖騎不任馳伏發殲其半國
 事遣官招之諭殺渠自贖予上賞頃之一賊斬國棟
 以獻賊人人自疑互戕千餘人餘仍入南山紀事/本末
李自成陷澄城
 崇禎甲戌七月闖賊陷澄城圍郃陽聞洪承疇兵至
[082-83b]
 解圍去轉掠邠州時張獻忠敗奔商雒與李自成合
 陷澄城冦邠州旋與羣賊出潼闗二申/野錄
賊自鳳翔東犯西安官兵禦却之賊走商雒
 乙未賊混世王等從鳳翔東奔云犯西安洪承疇馳
 一日夜入西安檄諸路兵赴西安合擊賊賊颺至西
 安東境官軍以力疲未能出承疇恐賊東出潼闗先
 令張全昌曹變蛟間道走渭華遏其前而自率兵至
 潼闗追賊遊擊李效祖柏永鎮力戰賊卻不能出闗
[082-84a]
 因登山承疇馳赴藍田欲從山後間道勦之丙午賊
 覘知官兵意夜走商雒初老等萬餘先踞雒南
 山中今又益盜萬餘其地山谷險阻承疇率諸將兵
 共三千人赴潼闗大峪口截其出仍備閿郷靈寶諸
 處紀事/本末
八月李自成據乾州
 李自成陷威寧殺知縣趙躋昌洪承疇兵至賊棄金
 錦餌官兵竟西遁屯乾州招之不應紀事/本末
[082-84b]
賊陷隴州
 崇禎甲戌八月陜賊復陷隴州閏八月陳奇瑜至鳳
 縣時賊益熾衆殆二十萬二申/野錄八月陳奇瑜招撫降
 賊復叛先是川兵扼巴西諸險賊無所得食故乞降
 於奇瑜凡數萬人奇瑜專事招撫受其降檄諸軍按
 甲不動遣官監䕶降者檄所過郡邑具糗糧傳送之
 度棧道已出險漸不受繩束仍肆殺掠盡殺䕶官五
 十員攻城陷麟遊永夀勢不可遏矣明紀/㑹纂
[082-85a]
九月賊陷扶風
 崇禎甲戌九月陜賊陷扶風時賊二十餘營至函谷
 連屯百餘里别賊萬餘連營雒南西北至邠州長安
 西南則盩厔寶雞大冦皆聚秦中明史/畧
洪承疇遣兵援隴州
 先是賊圍賀人龍於隴州賊先鋒高傑降於賀人龍
 人龍率以襲賊稍卻之至是洪承疇遣左斗先等援
 隴州賀人龍圍始解明史/畧
[082-85b]
冬十月總兵左光先擊賊於高陵富平敗之
 左光先擊李自成於高陵富平間斬首四百餘級自
 成佯求撫真寧知縣王家永遽信之出城招諭失其
 印陜西巡按御史傅永淳上言降盜破城陷邑所在
 騷然皆由陳奇瑜専主招降不許道途問訊開門揖
 盜𠞰撫兩妨皆奇瑜之流毒也吳甡言招安流盜最
 宜慎重彼狼子野心勢難馴伏况邊地窮荒蕪居無
 食僅曰免死遂甘心易慮乎哉明史/畧
[082-86a]
八年春正月賊犯商南入漢中
 崇禎乙亥春正月河南北賊犯商南河南賊復入漢
 中二申/野錄先是秦賊數十萬出闗三分入晉入豫入楚
 總督洪承疇抵河南河南諸盜知承疇至又入潼闗
 承疇遣副總兵來引昌以兵千二百往戍西安紀事/本末
二月賊冦西安三月賊陷寧羌
 二月癸未賊密邇潼闗雒南者又折入秦中約六七
 萬西安諸縣並遭蹂躪有四大營北渡渭突剽邠耀
[082-86b]
 間乙未命陜西巡撫移商州調度興安漢中三月壬
 戌漢中賊陷寧羌紀事/本末
夏四月洪承疇督兵入闗討賊
 四月乙酉承疇以各冦之復入秦也率諸將自汝入
 秦檄曹文詔以師㑹丙午承疇次靈寶以商雒為賊
 藪漢中興平其寄境也令文詔出閿郷直𢷬商洛自
 馳興安遏其犇軼五月甲寅曹文詔夜至五峪冦伏
 險以誘文詔擊敗之張全昌自咸陽出興平之東老
[082-87a]
 等距官兵營五十里賀人龍南入子午谷奪其
 南徑劉成功及遊擊王永祥往東南遏其北走賊夜
 渡河走郿縣承疇亦渡河追之丙辰至王渠鎮冦方
 下南山恣掠賀人龍遽擊走之追至大泥峪賊舍騎
 登山丁巳官兵至郿縣之秦王嶺值冦張全昌擊敗
 之自是商雒之冦逃終南山中餘冦西奔興平蓋冬
 春之間賊奔豫楚江北至是又復萃於秦矣紀事/本末
秋七月賊陷澄城八月陷咸陽
[082-87b]
 崇禎乙亥七月癸亥秦賊陷澄城八月壬午陷咸陽
 丁酉商雒賊復入河南二申/野錄崇禎間流賊數萬自延
 安來襲縣城韓郃營副將張全昌大破之澄城/縣志
冬十月洪承疇擊賊於武功敗走之
 先是賊翻山鷂降於承疇賊首闖王屯乾州承疇令
 翻山鷂説之不聴南走武功承疇追擊敗之闖王自
 盩厔武功分道渡河紀事/本末
十一月賊據鄜州
[082-88a]
 十一月辛酉秦賊一字王等部衆二十萬撞天王統
 十七萬自潼闗出塵埃漲天絡繹百里左良玉與總
 兵祖寛兩軍相隔不敢邀擊秦賊屯於鄜州綿亘百
 里紀事/本末
賊滿天星等冦韓城知縣左懋第率士民守之不克
 十一月二十八日侵薛峯韓城/鎮名者乃賊滿天星也賊
 衆數千懋第約守備劉進爵遣兵夜砍其營㑹同郷
 兵舉砲相應賊衆夜亂于十二月起營北向欲渡河
[082-88b]
 因山西有備㑹郃陽王叅將名永/祥兵亦至與韓城兵
 合遂遁尋闖將賊以數萬自宜雒川入韓境滿天星
 復與合賊哨五千騎直抵城下懋第督火器擊退劉
 進爵遇數萬賊於土門口四面圍裹血戰得脱賊遂
 合營圍繞韓城先是懋第修濬城池重築攔馬牆以
 防賊騎城頭火器衝擊賊未敢近懋第與紳士合力
 分城以守㑹大兵馳救大挫賊於西原馬庄之間賊
 退遂肆毒於四郷堡寨堅守者甚多懋第與士民同
[082-89a]
 守孤城雖四面賊圍前後四十餘日城守時時啟閉
 薪米出入不絶郷民入城者廟宇公𪠘皆滿故城未
 至坐困左懋第/韓城集
十二月叅將羅于萃擊賊於漢中敗走之
 十二月乙酉漢中羣賊㑹於漢南戊戌雅黎叅將羅
 于萃連擊敗之窮追賊於子午谷奪其所掠子女二
 千口賊犇饒風闗紀事/本末
四川總兵楊玉振與賊戰於雒南敗績死之
[082-89b]
 玉振四川總戎也崇禎乙亥統兵二萬來雒勦㓂駐
 屯城外粒芥不擾時秦將之駐縣者酷暴噬民振聞
 惡甚欲劾奏居無何賊從石梯峪入山衆且數萬振
 嚴兵迎敵遇賊於黒潭且戰且圍殪賊殆盡振逐賊
 渠入峪中適有别賊從階峪入者又且數萬秦將忌
 振成功秘不與知麾兵潛遁川兵遂潰振受害雒南/志
九年春正月賊陷麟遊
 正月己巳漢中之賊過天星九條龍陷麟遊延綏/鎮志
[082-90a]
 月給事中常自裕上言流冦數十萬最強無過闖王
 彼多番漢降丁堅甲鐵騎洪承疇盧象昇即日報斬
 獲不過别營小隊耳於闖勢曾無損也今秦賊在宜
 君鄜州當責求秦撫而督理兩臣宜令専圖闖王賊
 渠殲而餘賊自成破竹矣紀事/本末
二月置降賊於延安
 總兵栁紹宗等敗過天星於西寧州賊窮蹙請降陜
 西巡撫甘學闊受其降安插其部數千人於延安尋
[082-90b]
 沿河刼掠如故紀事/本末
三月賊入漢中
 三月乙丑賊闖王蝎子塊自興安入漢中紀事/本末
李自成入商雒據三水
 先是李自成由潼闗而南與諸賊㑹都司陳永福敗
 之自成奔漢南循南山遵洛水而行至武功渡渭河
 走涇陽三原以馬少直趨秦川牛馬營掠馬數千匹
 攻隴州破之將攻鳯翔且於三水縣牧馬旬日間有
[082-91a]
 衆數萬延綏/鎮志
總兵曹文詔擊李自成於三水敗績死之
 洪承疇檄曹文詔以兵㑹三水之鍬頭原與李賊遇
 自成頗怯不敢戰亂世王請為先鋒自成大喜次日
 亂世王居前自成居中過天星居後曹變蛟先登敗
 走文詔繼至過天星力戰亂世王自成左右擊之曹
 兵大敗諸軍莫救文詔自刎死文詔與其從子變蛟
 皆善戰時為謠曰軍中有一曹流賊聞之心膽搖至
[082-91b]
 是戰死諸軍為之奪氣自成既敗曹兵從延安而西
 官軍逆擊之于羅家山大敗自成所收士馬器械無
 算遂從鄜州至綏徳延綏鎮志八按紀事本末曹文/詔於崇禎 年夏六月遇賊于
 娑羅寨兵敗自刎未詳何賊易知錄則言李自成於/九年二月朱仙鎮敗後始入闗由商洛圍綏徳而于
 牧馬三水曹文詔戰死事不載延綏志紀自成朱仙/鎮敗後走商洛據三水殺曹文詔入綏徳殺俞翀霄
 其事頗詳但無年月可考今依二申野錄與易知錄/編次而以延綏志發明其事叙于俞翀霄被執之前
 以備/叅考
夏四月延綏總兵俞翀霄引兵逐李自成被執
[082-92a]
 自成欲往綏徳渡河入山西定邊副將張天機力戰
 却之賊沿河犯朝邑將圍綏徳翀霄引兵逐賊陷賊
 伏中翀霄被執綏延精卒盡覆賊分陷米脂延安綏
 徳賊本延安人至是再入延安衣錦晝遊衒其親戚
 故從亂者益衆紀事/本末
五月詔赦陜西脇從羣盜
 五月癸丑下詔大赦山陜脇從羣盜令地方多方安
 插以消反側違者重治之是月陜賊過天星復叛於
[082-92b]
 延安六月乙酉洪承疇上言秦中兵今實數共騎步
 一萬三千有奇見選川兵五千有奇俱步卒専于藍
 田商雒等處堵勦秦豫接界之冦闖將李自成衆約
 三四萬混天王衆約二萬過天星滿天星衆約二三
 萬歴次勦散混天王逃延綏定邊勢孤復合闖將過
 天星滿天星等今奔走延綏等處猶可督責收拾闖
 塌天闖王蝎子塊已犇興安漢中進則入三秦退可
 犯楚豫亟宜合兵凑餉力圖協勦紀事/本末
[082-93a]
秋七月巡撫陜西孫傅庭擊賊於盩厔大破之
 崇禎丙子秋七月孫傅庭破賊盩厔擒闖王髙迎祥
 及劉哲等獻俘闕下磔於市賊推自成為闖王九月
 李自成犯鳳翔漢南賊陷褒城二申/野錄
十年春正月李自成犯西安
 李自成同過天星等出冦涇陽三原西安大震蝎子
 塊復來㑹之駐兵於涇河之濱者八閱月省城兵不
 敢出㑹曹變蛟與副將白廣恩兵至自成走秦州延/綏
[082-93b]
 鎮/志時諸賊混天星侵軼商洛李自成縱横西安過天
 星盤踞隴獨行狼在漢南蝎子塊在河西民皆倚
 擔而立紀事/本末
十一年春二月李自成敗走商洛
 李自成走秦州遯入華亭奔隴州蝎子塊降於孫傅
 庭又奔寧羌自七盤闗逼成都不下引兵退屯
 闗曹左兩總兵來㑹戰數却乃夜走武功咸陽至三
 原又分兵往西番族帳中掠馬將次老鴉闗遇總兵
[082-94a]
 祖大弼與戰敗之復走四川廣元賀人龍同降將蝎
 子塊追之俘其妻子自成僅與十八人遯自成跣足
 行捫蘿附葛伏窟穴中數日得免間居商洛山中晝
 則射獵夜則讀書且觀乾象云過此六月之阨九五
 可期以勉慰羣賊髙一功笑之曰昔漢沛公百戰百
 敗而得天下汝亦知之乎其所讀之書云為異人所
 授甚秘不得而知也延綏/鎮志
十五年春正月米脂知縣邊大綬發李自成祖墓焚其
[082-94b]

 賊祖海父守忠葬於縣之三峯砦山勢環抱林木鬱
 葱若佳城者大綬訊之故老曰穴中舊有墨碗一枚
 躬率夫役入山發掘冢窮碗見骨黒如墨額生白毛
 六七寸許又十一冢生榆一株粗九臂籠䕃不可犯
 衆斧之榆㫁墓開骨節緑如銅青亦生黄毛數寸又
 有白蛇長一尺二寸頭角嶄然其餘骨骸有毛者七
 八冢盡數伐掘聚火燒化大小林木盡行砍伐實崇
[082-95a]
 禎十五年正月十四日也餘生/錄
夏四月陜西總督孫傅庭殺總兵賀人龍
 傅庭檄召諸將於西安聽令人龍以兵來㑹傅庭大
 集諸將縛人龍坐之旗下而數之曰爾為大帥遇冦
 先潰致秦督委命賊手一死不足塞責也因命斬之
 因以人龍兵分𨽻諸將刻期進討人龍米脂人初以
 諸生効用佐督撫討賊屢殺賊有功叛將劇賊多歸
 之人龍推誠以待往往得其死力朝廷嘗疑人龍與
[082-95b]
 賊通密勅傅庭殺之賊聞人龍死酌酒相慶曰賀風
 子死取闗中如拾芥矣明鑑易/知錄
十六年秋七月陜督孫傳庭出師討賊
 傅庭發兵潼闗分道討李自成以總兵牛成虎盧光
 祖為前鋒副總兵高傑將降丁為中軍命四川總兵
 秦翼明出商洛為犄角總兵王定官撫民率綏夏二
 鎮兵為後勁紀事/本末
九月孫傅庭還軍潼闗
[082-96a]
 初孫傅庭討賊次郟縣大雨連旬傅庭軍乏餉譟於
 汝州降盜李際遇隂通賊賊率精騎大至官軍接戰
 大敗死亡四萬餘人李自成向潼闗白廣恩擊破之
 傅庭亦回軍潼闗衆尚四萬紀事/本末
冬十月李自成陷渭南督師孫傅庭知縣楊暄死之
 十月壬戌一隻虎陷閿郷即自成弟李過也疾走至
 潼闗獲督師大纛賊以纛紿守闗者乘間突入潼闗
 陷李自成間道緣山崖出潼闗後夾攻官軍大潰賊
[082-96b]
 既入闗西行一隻虎陷華隂傅庭及白廣恩退屯渭
 南賊合衆數十萬陷渭南傅庭沒於陣楊暄被執不
 屈死賊屠渭南陷華州戊辰陷商州商洛道黄世清
 不屈死之賊屠商州紀事/本末
李自成陷西安陜西巡撫馮師孔按察使黄炯長安知
縣吳從義指揮崔爾達秦府長史章世炯等死之
 十月乙丑賊陷臨潼闗中人心所在瓦解馮師孔知
 冦棘急入西安收保俄賊至師孔督兵出戰城陷被
[082-97a]
 執不屈死之按察使黄炯自盡長安知縣吳從義指
 揮崔爾達俱投井死秦府長史章世炯自經死紳士
 死者甚衆右都御史三原焦源溥罵賊磔死磁州道
 副使祝萬齡至學宫拜先聖從容自經死禮部主事
 南居業罵賊死宣撫焦源清叅政田時震俱不受偽
 職死解元席増光舉人朱誼泉俱投井死山東道僉
 事王徵七日不食死都司吏邱從周罵賊死餘吏民
 皆相率降於賊總兵白廣恩逃而追獲降之自成據
[082-97b]
 秦王府偽授秦王存樞權將軍世子妃劉氏曰國破
 家亡願求一死自成遣歸外家賊之犯秦也户部尚
 書倪元璐奏曰天下諸藩無如秦晉山險用武國也
 宜諭兩藩能任殺賊不妨假之以大將之權如不知
 兵宜悉輸所有與其齎盜何如享軍賊平之後益封
 兩藩各一子如親王亦足以報之書上不報至西安
 陷秦藩府庫盡為賊有賊分兵徇諸縣蒲城知縣朱
 一統抱印投井死先是賊好殺掠牛金星勸以不殺
[082-98a]
 遂嚴戢其下民間稍安堵輒相誑惑人無鬭志自成
 遂以西安府為長安搒掠巨室助餉李自成分兵略
 鄜延中部知縣華堞死之紀事/本末
命余應桂總督陜西三邊收兵勦賊應桂遷延不進
 十月庚寅上始聞潼闗失守以兵部侍郎余應桂總
 督陜西三邊收拾邊兵相機𠞰㓂應桂聞命飲泣陛
 辭曰不益兵餉雖去何益上黙然發帑金五萬給軍
 應桂遷延河上不進紀事/本末
[082-98b]
十一月李自成陷延安復陷翔翔屠之
 總兵王定髙傑自渭南敗各率所部奔延安自成命
 賊將田斌守西安自往塞上髙傑聞賊至以兵渡河
 而東入山西王定奔榆林自成陷延安大㑹羣賊戎
 馬萬匹旌旗數十里於米脂祭墓以五百騎按行鳳
 翔守將誘而殲之自成怒親攻鳳翔陷之屠其城紀/事
 本/末崇禎十六年冬自成分遣賊將田見秀徇漢中李
 過徇延安遣偽禮政府侍郎姜學一祭墓升米脂縣
[082-99a]
 為天保府乃檄天保府磔賀時雨艾詔於市初米脂
 諸生賀時雨貢生艾詔詣督師汪喬年上書請發自
 成祖墳為厭勝計喬年以聞報可事下知縣邊大綬
 發掘焚棄之故賊得而甘心焉人稱為二義士云延/綏
 鎮/志
李自成陷榆林備兵副使都任總兵尤世威及闔城盡
死之
 十一月壬寅李自成發金數萬招榆林諸將以大冦
[082-99b]
 繼之備兵副使都任及故總兵王世顯侯世祿侯拱
 極尤世威惠顯等斂各堡精鋭入鎮城大集將士問
 之曰若等守乎降乎各言效死無二遂推世威為長
 主號令繕甲兵賊遣偽官説三日不聽賊怒乙未賊
 四面環攻城上强弩疊射賊死屍山積更發大砲擊
 之稍却丁巳李自成陷榆林榆林被圍諸將力戰殺
 賊賊死者萬人攻益力逾旬不克賊以衝車環城穴
 之城崩數十丈賊擁入城遂陷都任闔室自經死尤
[082-100a]
 世威縱火焚其家百口揮刀突戰死諸將各率所部
 巷戰殺賊千計賊大至殺傷殆盡無一降者闔城婦
 女俱自盡諸將死者數百人榆林為天下勁兵處頻
 年餉絶軍士飢困而殫義殉城志不少挫闔城男子
 婦女無一人屈節辱身者紀事/本末榆林既屠三邊俱沒
 賊無後顧長驅而東矣我
朝順治元年自成僭號西安逼陷京師愍帝遇害
天兵一擊賊敗於山海闗狼狽走西安尋自西安出商
[082-100b]
 洛奔辰州自成為郷兵所誅死賊黨潰散易知/錄
  謹按紀事所載歴代巡狩征伐凡事闗封疆人民
  者皆採摭史䇿折衷綱目始敢彚編至
 本朝功崇徳溥政教所及徧於東西南朔非一隅所
  能詳述况石室金匱之藏職諸太史外臣無簪筆
  之任不敢上擬
 國史記注時政惟是
恩膏下逮浹於臣民
[082-101a]
宸翰昭囘光於雲漢三秦之漸被既深萬姓之瞻依日
  切謹以
頒發之
諭旨及刋布之
御製詩文恭錄於徳音類中冠於歴代之首以昭
 盛典云
 
 
[082-101b]
 
 
 
 
 
 
 
 陜西通志巻八十二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