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陝西通志 > 陝西通志 卷四十八


[048-1a]
欽定四庫全書
 陜西通志巻四十八
  帝系一帝王/諸王 后妃/宗室 太子/
 粤若稽古周秦漢唐維耀寳照灼秦疆迺立廟社
 迺啟明堂克艱締造紹衣罔康闗睢化始龍漦徳涼
 𤓰緜椒衍戚畹輝煌聖狂異軌淑慝偕彰永垂法戒
 地乆天長作帝系志第二十三
 帝王古今都㑹惟闗中最先黄農以上弗可深考周/家夙號至治漢唐亦稱一代之盛苐泛覧諸本
[048-1b]
  紀則美不勝書兹特以歴代建都為經帝/系為緯自史臣論贊而外不衍一辭云
上古
五龍氏
 五龍是謂五姓治在五方司五類布山岳葢龍徳
 而正中者也路史中/三皇紀今上郡奢延膚施縣有五龍
 山葢其出治之所故漢宣帝立五龍仙人祠於膚
 施本/注
雲陽氏
[048-2a]
 雲陽氏作是為陽帝厥化混混厥生濛濛都於雍之甘
 泉循蜚/紀甘泉山本亦曰雲陽在馮翊雲陽縣雲陽氏
 之嘗居路史/注
有巢氏
 有巢氏駕六龍從日月是曰古皇龜龍効圖書畀於
 是文成而天下治其為政也授而弗惡子而弗取天
 下之民皈仁居於□及盤嶺路史禪/通紀盤嶺在長安三
 秦紀云長安城有平原數百里無山川湖水民尚井
[048-2b]
 汲巢居地多井深者五十丈今興平始平原也本/注
陰康氏
 隂康氏之時隂凝而易閟人既鬱於内腠理墆著而
 多重膇得所以利其關節者制為之舞教人引舞以
 利𨗳之是謂大舞治於華原路史禪通紀州按/華原即今耀
女皇氏
 女皇氏太昊氏之女弟少佐太昊正姓氏職婚姻通
 行媒以重萬民之判是曰神媒太昊氏衰共工作亂
[048-3a]
 於是滅共工氏而遷之治於中皇山之原繼興於麗
 路史禪/通紀山在金之平利上有女媧廟與伏羲山接伏
 羲山在西城女媧山在平利長安志云驪山有女媧
 治處又云藍田谷次北有女媧氏谷三皇舊居之所
 即驪山也本/注
有熊氏
 有熊氏小典氏之子王承塡而土行色尚黄天下號
 之黄帝身五十二戰而天下大服乃達四面廣能賢
[048-3b]
 稽功務法秉數乘剛而都於陳路史疏/仡紀今寳雞故陳
 倉姚睦云黄帝都陳倉非宛丘故今隴右黄帝遺迹
 甚多本/注
少昊氏
 少昊青陽氏以處雲陽亦曰雲陽氏以金寳歴色尚
 白又曰金天氏處於甘泉興郊禪崇五祀正都邑肇
 車牛作布貨以制國用立史官尊耆老修其方而天
 下治路史疏仡紀因按以上諸帝世次荒逺莫考其/都雍與否秖 古史所傳以作是編之外史爾
[048-4a]
姓姬氏/
武王諱發以歲己卯春二月克商即天子位定都鎬在
位七年
 王來自商至於豐乃偃武修文歸馬於華山之陽放
 牛於桃林之野示天下弗服列爵惟五分土惟三建
 官惟賢位事惟能重民五教惟食䘮祭惇信明義崇
 徳報功垂拱而天下治周書/武成
成王諱誦武王太子以歲乙酉即位在位三十七年
[048-4b]
 叔向曰成王能明文昭定武烈者也國/語
康王諱釗成王太子以歲壬戍即位在位二十六年
 太子晉曰自后稷之始基靖民十八王而康克安之
 國/語
昭王諱瑕康王太子以歲戊子即位在位五十一年
穆王諱滿昭王太子以歲己卯即位在位五十五年
共王諱繄扈穆王太子以歳甲戍即位在位十二年
懿王諱囏共王太子以歲丙戌即位在位二十五年
[048-5a]
孝王諱辟方共王弟以歲辛亥即位在位十五年
夷王諱燮懿王太子以歲丙寅即位在位十六年
厲王諱胡夷王太子以歲壬午即位在位五十一年
宣王諱靖厲王太子以歲癸酉即位在位四十六年
 宣王承衰邦家多阻懲難思理官人以叙山甫補闕
 方叔禦侮是用中興恢復周宇摯太/常集
幽王諱宫湼宣王太子以歲己未即位在位十一年
平王諱宜臼幽王太子以歲庚午即位歲辛未東遷於
[048-5b]

 后稷居邠太王作周丹開雀録火降烏流三分既有
 八百不謀蒼兕誓衆白魚入舟成康之日政簡刑措
 南廵不還西服莫附共和之後王室多故檿弧興謡
 實傾周祚司馬貞/索隠
 右周自武王元年己卯至平王元年幸未共都鎬三
 百五十三年按周室中葉有遷都之舉皆在/陜境故不詳書而統以鎬京云
姓嬴氏/
[048-6a]
始皇帝諱政以歲庚辰并天下稱皇帝都於咸陽凡十
二年
二世皇帝諱胡亥始皇帝少子以歲辛卯秋七月即位
在位三年
王子嬰始皇帝孫以歲甲午即位乙未出降於漢凡一

 周厯已移秦直其位吕政殘虐然以諸侯十三并兼
 天下極情縱欲三十七年兵無所不加制作令政施
[048-6b]
 於後王蓋得聖人之威始皇既殁胡亥極愚酈山未
 畢復作阿房以遂前䇿任用趙高殘虐促期雖居形
 便之國猶不得存子嬰度次得嗣冠玊冠佩華紱車
 黄屋從百司謁七廟小人乘非位莫不怳忽失守偷
 安日月獨能長念却慮父子作權近取於户牖之間
 竟誅猾臣為君討賊吾讀秦紀至於子嬰車裂趙高
 未嘗不健其决憐其志嬰死生之義備矣班蘭/臺集
  右秦自始皇帝二十六年庚辰至子嬰元年乙未
[048-7a]
  共都咸陽一十六年
姓劉氏/
高皇帝諱邦沛人以歲己亥春二月滅楚即皇帝位夏
五月定都長安在位八年
 周秦之間可謂文敝矣秦政不改反酷刑法豈不繆
 乎故漢興承敝易變使人不倦得天統矣史紀高/祖本紀
孝惠皇帝諱盈高祖太子以歲丙午夏五月即位在位
七年
[048-7b]
 孝惠内修親親外禮宰相優寵齊悼趙隱恩敬篤矣
 聞叔孫通之諫則瞿然納曹相國之對而心恱可謂
 寛仁之主遭吕太后虧損至徳悲夫漢書惠帝紀氏/按惠帝後吕
 稱制九年所立兩少帝皆非孝惠/子也史漢紀傳載之已詳故不書
孝文皇帝諱恒高祖仲子以歲辛酉秋九月即位在位
二十三年
 孔子言必世然後仁善人之治國百年亦可以勝殘
 去殺誠哉是言漢興至孝文四十有餘載徳至盛也
[048-8a]
 廪廪鄉改正服封禪矣謙讓未成於今嗚呼豈不仁
 哉史紀文/帝本紀
孝景皇帝諱啟孝文帝太子以歲甲申夏六月即位在
位十六年
 孔子稱斯民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信哉周秦之
 敝罔密文峻而姦軌不勝漢興掃除煩苛與民休息
 至於孝文加之以恭儉孝景遵業五十六載之間至
 於移風易俗黎民醇厚周云成康漢言文景美矣漢/書
[048-8b]
 景帝/紀
孝武皇帝諱徹景帝太子以歲庚子春正月即位在位
五十四年
 漢承百王之弊高祖撥亂反正文景務在養民至於
 稽古禮文之事猶多闕焉孝武初立卓然罷黜百家
 表章六經遂疇咨海内舉其俊茂與之立功興太學
 修郊祠改正朔定厯數協音律作詩樂建封禪禮百
 神紹周後號令文章煥焉可述後嗣得遵洪業而有
[048-9a]
 三代之風如武帝之雄才大略不改文景之恭儉以
 濟斯民雖詩書所稱何有加焉漢書武/帝紀
孝昭皇帝諱弗陵武帝太子以歲甲午春二月即位在
位十三年
 昔周成以孺子繼統而有管蔡四國流言之變孝昭
 幼年即位亦有燕蓋上官逆亂之謀成王不疑周公
 孝昭委任霍光各因其時以成名大矣哉承孝武奢
 侈餘敝師旅之後海内虛耗户口減半光知時政之
[048-9b]
 要輕徭薄賦與民休息至始元元鳳之間匈奴和親
 百姓充實舉賢良文學問民所疾苦議鹽鐵而罷𣙜
 酤尊號曰昭不亦宜乎漢書昭/帝紀
孝宣皇帝諱詢武帝曾孫戾太子孫也以歲丁未秋七
月即位在位二十五年
 孝宣之治信賞必罰綜核名實政事文學理法之士
 咸精其能至於技巧工匠噐械自元成間鮮能及之
 亦足以知吏稱其職民安其業也遭值匈奴乖亂推
[048-10a]
 亡固存信威北夷單于慕義稽首稱藩功光祖宗業
 垂後嗣可謂中興侔徳殷宗周宣矣漢書宣/帝紀
孝元皇帝諱奭宣帝太子以歲壬申冬十二月即位在
位十六年
 元帝多材藝善史書鼓琴瑟吹洞簫自度曲被歌聲
 分刌節度窮極幼𦕈少而好儒及即位徴用儒生委
 之以政貢薛韋匡迭為宰相而上牽制文義優㳺不
 斷孝宣之業衰焉然寛𢎞盡下出於恭儉號令温雅
[048-10b]
 有古之風烈漢書元/帝紀
孝成皇帝諱驁元帝太子以歲戊子夏六月即位在位
二十六年
 成帝善修容儀升車正立不内顧不疾言不親指臨
 朝淵黙尊嚴若神可謂穆穆天子之容者矣博覽古
 今容受直辭公卿稱職奏議可述遭世承平上下和
 睦然湛於酒色趙氏亂内外家擅朝言之可為於邑
 建始以來王氏始執國命哀平短祚莽遂簒位蓋其
[048-11a]
 威福所由來者漸矣漢書成/帝紀
孝哀皇帝諱欣元帝孫定陶恭王子也成帝立為太子
以嵗甲寅夏四月即位在位六年
 孝哀自為藩王及充太子之宫文辭博敏幼有令聞
 睹孝成世禄去王室權柄外移是故臨朝屢誅大臣
 欲强主威以則武宣雅性不好聲色時覽卞射武戲
 即位痿痺末年寖劇饗國不永哀哉漢書哀/帝紀
孝平皇帝諱衎元帝孫中山孝王子也哀帝無嗣以歲
[048-11b]
庚申秋九月入即位在位五年
 孝平之世政自莽出褒善顯功以自尊盛觀其文辭
 方外百蠻無思不服休徴嘉應頌聲並作至乎變異
 見於上民怨於下莽亦不能文也漢書平/帝紀
孺子嬰宣帝元孫廣戚侯顯子也王莽攝政以歲乙丑
冬十二月徵入為平帝後至歲己巳春正月廢為定安
公凡三年
  右漢自高帝漢五年己亥至孺子初始元年己巳
[048-12a]
  共都長安二百一十年
姓司馬氏/
孝愍皇帝諱業字彦旗武帝孫吳孝王晏子也初嗣封
秦王以歲癸酉夏四月即位於長安丙子冬十一月降
於劉曜長安陷在位四年
 帝之繼皇統也屬永嘉之亂長安城中户不盈百墻
 宇頺毁蒿棘成林朝廷無車馬章服惟桑版署號而
 已衆惟一旅公私有車四乘噐械多闕運饋不繼巨
[048-12b]
 猾滔天帝京危急諸侯無釋位之志征鎮闕勤王之
 舉故君臣窘迫以至殺辱云晉書愍/帝紀
  右晉愍帝自建興元年癸酉至四年丙子共都長
  安四年按愍帝以前漢獻晉惠俱經徙都長安然/一則見逼於董卓一則被刼於張方此與
  明皇幸蜀何異非建都實事也愍帝當洛京傾覆/之日正位關中雖立國不久而人心實繫屬於此
  所當大書以/伸大義者也
北魏姓元氏/
孝武皇帝諱修孝文帝孫廣平王懐子也以歲甲寅秋
[048-13a]
七月自洛陽西都長安凡一年
文皇帝諱寳炬孝文帝孫京兆王愉子也初封南陽王
以歲乙卯春正月即位在位十七年
廢帝諱欽文帝太子以歲辛未春三月即位在位三年
恭皇帝諱廓文帝第四子初封齊王以歲甲戌春正月
即位丙子冬十二月禪位於周在位三年
 莊帝而後魏室土崩主祭祀者不殊於寄坐遇黜辱
 者有甚於奕棋雖以孝武之長祗以速是奔波文帝
[048-13b]
 以剛强之質終以守雌自寳恭帝運終天禄高蹈唐
 虞各得其時也北史西/魏本紀
  右西魏自孝武帝永熙三年甲寅至恭帝三年丙
  子共都長安二十三年
北周姓宇文氏/
孝閔皇帝諱覺代武川人安定公泰世子也初封周公
以歲丁丑春正月受禪在位一年
 孝閔承既安之業應樂推之運祡天竺物正位君臨邇
[048-14a]
 無異言逺無異望雖黄初代徳太始受終不之尚也
 然政由甯氏主懐芒刺之疑祭則寡人臣無復子之
 請以之速禍宜哉周書閔/帝紀
世宗明皇帝諱毓閔帝庻兄初封寧都公以歲丁丑秋
九月入即位在位四年
 世宗寛仁逺度叡哲博聞處代邸之尊實文昭之長
 豹姿已變龍徳猶潛而百辟傾心萬方注意及乎迎
 宣黜賀入纂大宗禮貎功臣敦睦九族率由恭儉崇
[048-14b]
 尚文儒亹亹乎其有君人之徳者矣始則權臣專制
 政出私門終乃鴆毒潛加享年不永惜哉周書明/帝紀
高祖武皇帝諱邕明帝弟初封魯公以歲庚辰夏四月
入即位在位十八年
 自東西否隔二國爭强疆埸之事一彼一此高祖英
 威電發朝政維新内難既除外畧方始乃苦心焦思
 克己勵精勞役為士卒之先居處同匹夫之儉修富
 民之政務强兵之術五年之間大勲斯集攄祖宗之
[048-15a]
 宿憤拯東夏之阽危盛矣哉其有成功者也若使翼
 日之瘳無爽經營之志獲申黷武窮兵雖見譏於良
 史雄圖逺畧足方駕於前王者歟周書武/帝紀
宣皇帝諱贇武帝太子以歲戊戌夏六月即位己亥春
二月内禪在位一年
 高祖識嗣子之非才顧宗祏之至重滯愛同於晉武
 則哲異於宋宣卒使昏虐君臨奸回肆毒善無小而
 必棄惡無大而弗為然猶及子而亡幸哉周書宣/帝紀
[048-15b]
靜皇帝諱闡本名衍宣帝太子以歲己亥春二月即位
辛丑禪位於隋在位二年
 靜帝起自幼冲紹兹衰緒内相挾孫劉之詐戚藩無
 齊代之强隋氏因之遂遷龜鼎嗚呼以太祖之克隆
 景業未踰二紀不祀忽諸斯蓋宣帝之餘殃非孺子
 之罪戾也周書靜/帝紀
  右周自閔帝元年丁丑至靜帝大定元年辛丑共都長
  安二十五年
[048-16a]
姓楊氏/
高祖文皇帝諱堅𢎞農華陰人以歲辛丑春二月受禪
在位二十四年
 高祖以外戚之尊受託孤之任乘兹機運遂遷周鼎
 於時蠻夷猾夏荆揚未一劬勞日昃經營四方樓船
 南邁則金陵失險驃騎北指則單于欵塞雖晉武之
 克平吳㑹漢宣之推亡固存比義論功不能尚也七
 徳既敷九歌已洽要荒咸曁尉候無警於是躬節儉
[048-16b]
 平徭賦倉廪實法令行君子咸樂其生小人各安其
 業人物殷阜朝野歡娛二十年間天下無事區宇之
 内晏如也但無寛仁之度有刻薄之資暨乎暮年此
 風逾扇又聽哲婦之言惑邪臣之說溺寵廢嫡託付
 失所墳土未乾天下已非隋有惜哉迹其衰怠之源
 稽其亂亡之兆起自高祖成於煬帝所由來逺矣隋/書
 文帝/紀
煬皇帝諱廣文帝太子以歲甲子秋七月即位在位十
[048-17a]
三年
 煬帝爰在弱齡早有令聞昆弟之中獨著聲績於是
 矯情飾貎肆厥姦回故得獻后鍾心文皇革慮天方
 肇亂遂登儲兩踐峻極之崇基承丕顯之休命地廣
 三代威振八紘負其富强之資思逞無厭之欲狹殷
 周之制度尚秦漢之規摹恃才矜已傲狠明徳淫荒
 無度法令滋章驕怒之兵屢動木土之功不息旌旗
 萬里徵稅百端猾吏侵漁人不堪命自是海内騷然
[048-17b]
 無聊生矣俄而元感肇黎陽之亂匈奴有雁門之圍
 天子方棄中土逺之揚越姦宄乘釁蝟毛而起四方
 萬里簡書相續猶謂䑕竊狗盗不足為虞上下相䝉
 莫肯念亂遂以萬乘之尊死於一夫之手社稷顛隕
 本枝殄絶自肇有書契以迄於兹未有若斯之甚也
 傳曰吉凶由人祅不妄作又曰兵猶火也不戢將自
 焚觀隋室之存亡斯言信而有徵矣隋書煬/帝紀
恭皇帝諱侑煬帝孫元徳太子之子也初封代王以歲
[048-18a]
丁丑冬十一月唐公李淵立帝於長安戊寅夏五月禪
位於唐在位二年
 恭帝年在幼沖遭家多難一人失徳四海土崩既鍾
 百六之期躬踐數終之運謳歌有屬笙鐘變響雖欲
 不遵堯舜之迹庸可得乎隋書恭/帝紀
  右隋自高祖開皇元年辛丑至恭帝義寧二年戊
  寅共都長安三十八年
姓李氏/
[048-18b]
高祖皇帝諱淵隴西成紀人以歲戊寅夏五月受禪在
位九年
 唐在周隋之際世雖貴矣然烏有所謂積功累仁之
 漸而高祖之興亦何異因時而特起者歟雖其有治
 有亂或絶或微然其有天下年幾三百可謂盛哉豈
 非人厭隋亂而䝉徳澤繼以太宗之治制度紀綱之
 法後世有以憑藉扶持而能永其天命歟唐書高/祖本紀
太宗皇帝諱世民高祖次子以歲丙戍秋八月即位在
[048-19a]
位二十三年
 盛哉太宗之烈也其除隋之亂比迹湯武致治之美
 庶幾成康自古功徳兼隆由漢以來未之有也至其
 牽於多愛復立浮圖好大喜功勤兵於逺此中材庸
 主之所常為然春秋之法常責備於賢者是以後世
 君子莫不歎息於斯焉唐書太/宗本紀
高宗皇帝諱治太宗太子初封晉王以歲己酉夏六月
即位在位三十四年
[048-19b]
 大帝徃在藩儲見稱長者暨昇旒扆頓異明哉虛襟
 似納於觸鱗下詔無殊於扇暍既蕩情於帷簿遂忽
 怠於基扄卒致盤維盡戮宗社為墟所謂一國為一
 人興前賢為後愚廢信矣哉舊唐書髙/宗本紀
中宗皇帝諱哲高宗太子以歲癸未冬十二月即位在
位二十七年按中宗嗣聖元年武氏即遷帝房州十五/年始還東都在東宫者八年是中宗在位
 僅六年耳然帝在房州唐統未絶即以/中宗紀年可也故通為二十七年云
 孝和帝越自負扆遷於房陵﨑嶇瘴癘之鄉契濶幽
[048-20a]
 囚之地遂得生還庸非已力洎滌除金虎再握璿衡
 不能罪已以謝萬方而更漫㳺以隳八政縱艷妻之
 煽黨信妖女以撓權桓敬由之覆族節愍所以興戈
 也舊唐書中/宗本紀
睿宗皇帝諱旦中宗母弟初封相王以歲庚戍夏六月
入即位在位三年
𤣥宗皇帝諱隆基睿宗太子以歲壬子秋八月即位在
位四十五年
[048-20b]
 睿宗因其子之功而在位不乆固無可稱者嗚呼女
 子之禍於人者甚矣自高宗至於中宗數十年間再
 罹女禍唐祚既絶而復續𤣥宗親平其亂可以鑒矣
 而又敗以女子方其勵精政事開元之際幾致太平
 何其盛也及侈心一動而溺其所甚愛忘其所可戒
 至於竄身失國而不悔考其始終之異其性習之相
 逺也至於如此可不慎哉可不慎哉唐書睿𤣥/二宗本紀
肅宗皇帝諱亨初名嗣昇更名浚又更名璵又更名紹
[048-21a]
𤣥宗太子以歲丙申秋七月即位於靈武在位七年
代宗皇帝諱豫肅宗太子以歲壬寅夏四月即位在位
十七年
 天寳之亂大盗遽起天子出奔方是時肅宗以皇太
 子治兵討賊得其職矣蓋自高祖以來三遜於位以
 授其子而獨睿宗上畏天戒發於誠心若高祖𤣥宗
 豈其志哉代宗之時餘孽猶存平亂守成蓋亦中材
 之主也唐書肅代/二宗本紀
[048-21b]
徳宗皇帝諱适代宗太子以歲己未夏五月即位在位
二十六年
順宗皇帝諱誦徳宗太子以歲乙酉春正月即位在位
一年
憲宗皇帝諱純順宗太子以歲乙酉秋八月即位在位
十五年
 徳宗猜忌刻薄以彊明自任恥見屈於正論而忘受
 欺於姦諛及奉天之難深自懲艾遂行姑息之政由
[048-22a]
 是朝廷益弱而方鎭愈強至於唐亡其患以此憲宗
 剛明果斷慨然發憤志平僭叛能用忠謀不惑羣議
 卒收成功自吳元濟誅强藩悍將皆欲悔過而効順
 當此之時唐之威令幾於復振其為優劣不待較而
 可知也及其晚節信用非人不終其業而身罹不測
 之禍嗚呼小人之能敗國也雖聰明聖智茍有惑焉
 未有不為患者也昔韓愈言順宗在東宫二十年天
 下陰受其賜然享國日淺不幸疾病莫克有為悲夫
[048-22b]
 唐書徳順憲/三宗本紀
穆宗皇帝諱恒憲宗太子以歲庚子春閏正月即位在
位四年
敬宗皇帝諱湛穆宗太子以歲甲辰春正月即位在位
二年
文宗皇帝諱昂穆宗次子初封江王以歲丙午冬十二
月入即位在位十四年
武宗皇帝諱炎穆宗第五子初封潁王以歲庚申春正
[048-23a]
月入即位在位六年
宣宗皇帝諱忱憲宗第十三子初封光王以歲丙寅春
三月入即位在位十三年
 穆敬昏童失徳以其在位不久故天下未至於敗亂
 而敬宗卒及其身文宗恭儉儒雅出於天性嘗讀太
 宗政要慨然慕之及即位銳意於治故太和之初政事
 修飭號為清明然仁而少斷甘露之事禍及忠良不
 勝寃憤飲恨而已昔武丁得一傅說為商高宗武宗
[048-23b]
 用一李徳裕遂成其功烈然除去浮圖之法而躬受
 道家之籙服藥以求長年以此見其非明智之不惑
 特好惡有不同耳宣宗精於聽斷而以察為明無復
 仁恩之意嗚呼自是而後唐衰矣唐書穆敬文武/宣五宗本紀
懿宗皇帝諱漼宣宗長子初封鄆王以歲己卯秋八月入
即位在位十四年
僖宗皇帝諱儇初名儼懿宗第五子封普王以歲癸巳
秋七月入即位在位十六年
[048-24a]
 懿僖當唐政之始衰而以昏庸相繼乾符之際歲大
 旱蝗民愁盗起其亂遂不可復支蓋亦天人之㑹歟
 唐書懿僖/二宗本紀
昭宗皇帝諱曄懿宗第七子初封夀王以歲戊申春三
月入即位以歲甲子春正月遷都於洛陽在位十六年
 昭宗為人明雋初亦有志於興復而外患已成内無
 賢佐頗亦慨然思得非常之材而用匪其人徒以益
 亂跡其禍亂其漸積豈一朝一夕哉唐書昭/宗本紀
[048-24b]
  右唐自高祖武徳元年戊寅至昭宗天祐元年甲
  子共都長安二百八十七年
 后妃后妃承乾毓聖正位宫闈産自秦封實維内政/所自出而亦斯土之光也有則悉登其都秦者
  不概/録
上古
姜嫄
 厥初生民時維姜嫄詩經/大雅帝嚳上妃有邰氏之女也
 曰姜嫄氏大戴/禮高辛氏上妃有駘氏曰姜原清淨專
[048-25a]
 一而好稼穡衣帝衣履帝履居朞而生棄路史疏/仡紀
 在始平武功縣左傳/杜註古斄城在縣南八里漆村東古
 有斄氏之國也武功縣志並按/邰駘□字 同

襃姒
 昔夏后氏之衰也有二龍止於帝庭而言曰余襃之
 二君夏帝請其漦而藏之比三代莫敢發厲王之末
 發而觀之漦流於庭化為𤣥黿入後宫後宫之童妾
[048-25b]
 既齓而遭之既笄而孕無夫而生子懼而棄之宣王
 時童女謡曰檿弧箕服實亡周國有夫婦賣是噐者
 宣王使執而戮之逃於道見鄉者後宫所棄妖子於
 路哀而收之遂亡奔於襃襃人有罪請入所棄女子
 於王以贖罪是為襃姒當幽王三年王之後宫見而
 愛之竟廢申后以襃姒為后襃姒不好笑幽王欲其
 笑萬方故不笑幽王為熢燧有㓂至則舉熢火諸侯
 悉至至而無㓂襃姒乃大笑幽王恱之為數舉熢火
[048-26a]
 其後諸侯益不至申侯與繒西夷犬戎攻幽王幽王
 舉熢火徵兵兵莫至遂擄襃姒盡取周賂而去史紀/周本
 紀/正義曰括地志云襃國城在梁州襃城縣東二百
 步古襃國也周本/紀注

景帝皇后王氏
 王太后槐里人母曰臧兒嫁為槐里王仲妻生男曰
 信與兩女而仲死長女嫁為金王孫婦生一女臧兒
[048-26b]
 卜筮之曰兩女皆當貴乃奪金氏納之太子宫太子
 幸之生三女一男男方在身時王美人夢日入其懐
 以告太子太子曰此貴徵也未生而孝景帝即位王
 夫人生男先是臧兒又入其少女兒姁兒姁生四男
 景帝長男榮其母栗姬齊人也立為太子長公主嫖
 有女欲予為妃栗姬不許欲予王夫人王夫人許之
 長公主日譽王夫人男之美景帝亦賢之又有曩者
 所夢日符遂廢太子為臨江王卒立王夫人為皇后
[048-27a]
 其男為太子太子襲號為皇帝兒姁早卒太后以元
 朔四年崩史記外/戚世家
宣帝皇后王氏
 孝宣王皇后其先高祖時有功賜爵關内侯自沛徙
 長陵后父奉光少時好鬬雞宣帝在民間與奉光識
 奉光有女年十餘歲當適人所當適輙死故久不行
 宣帝即位召入宫稍進為偼伃上憐許太子蚤失母
 幾為霍氏所害乃選後宫素謹慎而無子者遂立王
[048-27b]
 偼伃為皇后令母養太子立十六年宣帝崩元帝即
 位為皇太后成帝即位為太皇太后時成帝母亦姓
 王氏故世號太皇太后為卭成太后凡立四十九年
 年七十餘永始元年崩漢書外/戚傳
元帝昭儀馮氏
 孝元馮昭儀平帝祖母也元帝即位以選入後宫時
 父奉世為執金吾昭儀始為長使數月至美人後五
 年就館生男拜為偼伃内寵與傅昭儀等建昭中上
[048-28a]
 幸虎圏鬬獸後宫皆坐熊佚出圏攀檻欲上殿傅昭
 儀等皆驚走馮偼伃直前當熊而立左右格殺熊上
 問何故前當熊對曰猛獸得人而止妾恐熊至御坐
 故以身當之傅昭儀等皆慙明年夏馮偼伃男立為
 信都王尊偼伃為昭儀元帝崩為信都太后河平中
 隨王之國後徙中山是為孝王是歲王薨有一男嗣為
 王時未滿歲有𤯝病太后自養視數禱祠解哀帝即
 位遣謁者張由將醫治中山小王由素有狂易病病
[048-28b]
 發西歸尚書簿責擅去狀由恐因誣言中山太后祝
 詛上及太后太后即傅昭儀也素常怨馮太后因是
 遣御史丁元案驗無所得更使中謁者令史立與丞
 相長史大鴻臚丞雜治立受傅太后指劾奏祝詛謀
 反大逆責問馮太后無服辭立曰熊之上殿何其勇
 今何怯也太后還為左右此廼中語前世事吏何用
 知之是欲陷我廼飲藥自殺詔以諸侯王太后儀葬
 之漢書外/戚傳
[048-29a]
成帝倢伃班氏
 孝成班倢伃初入後宫為少使俄而大幸為倢伃居
 増城舎再就館有男數月失之成帝遊於後庭嘗欲
 與同輦辭曰觀古圖畫賢聖之君皆有名臣在側三
 代末主乃有嬖女今欲同輦得無近似上善其言而
 止自鴻嘉後失寵趙飛燕譖倢伃挾媚道祝詛後宫
 詈及主上考問班偼伃對曰妾聞死生有命富貴在
 天修正尚未䝉福為邪欲以何望使鬼神有知不受
[048-29b]
 不臣之愬如其無知愬之何益上憫之賜黄金百斤
 趙氏姊弟驕妒偼伃恐乆見危求供養太后長信宫
 上許焉倢伃退處東宫作賦自傷帝崩倢伃充奉園
 陵薨因葬園中漢書外/戚傳
明帝皇后馬氏
 明徳馬皇后伏波將軍援小女也少喪父兄母藺夫
 人悲傷發疾后時年十嵗幹理家事勅制僮御内外
 諮禀事同成人初援征五溪蠻卒於師梁松竇固等
[048-30a]
 因譖之家益失勢數為權貴所侵侮從兄嚴白太夫
 人求進女掖庭由是入太子宫時年十三奉承陰后
 旁接同列禮則修備上下安之顯宗即位以后為貴
 人時后前母姊女賈氏亦選入生肅宗帝令養之后
 撫育過所生肅宗亦孝性惇篤慈愛無間永平三年
 遂立為皇后既正位宫闈愈自謙肅常衣大練裙不
 加緣朔望諸姬主朝請望見后袍衣疏麤以為綺縠
 就視乃笑后辭曰此繒特宜染色故用之耳六宫莫
[048-30b]
 不歎息帝嘗幸苑囿離宫輙以風邪露霧為戒辭意
 欵備時楚獄坐繫甚衆后慮其多濫乗間言及帝感
 悟多所降宥每侍執之際言及政事多所毗補而未
 嘗以家私干故寵敬日隆肅宗即位尊后曰皇太后
 建初元年欲封爵諸舅太后不聼明年夏大旱有司
 上奏宜依舊典太后詔固不許帝復重請太后報曰
 昔高祖約無軍功非劉氏不侯今馬氏無功於國豈
 得與隂郭中興之后等耶嘗觀富貴之家禄位重叠
[048-31a]
 猶再實之木其根必傷吾計之熟矣夫至孝之行安
 親為上今欲先營外封違慈母之拳拳乎時外親有
 謙素義行者輙假借温言賞以財位其美車服不軌
 法度者便絶屬籍遣歸田里於是内外從化被服如
 一四年崩後漢書/后紀
章帝皇后竇氏貴人宋氏
 章徳竇皇后扶風平陵人大司徒融曾孫父勲尚東
 海恭王彊女泚陽公主后其長女也建初二年以選
[048-31b]
 例入見長樂宫進止有序風容甚盛肅宗先聞后有
 才色及見雅以為美馬太后亦異焉后性敏給傾心
 承接稱譽日聞明年立為皇后寵幸殊特專固後宫
 初宋貴人生太子慶后疾之因誣廢慶為清河王梁
 貴人者梁竦女生和帝后養為己子欲專名外家而
 忌梁氏八年乃作飛書陷竦竦坐誅貴人以憂卒自
 是宫房惵息后愛日隆和帝即位尊后為皇太后太
 后臨朝兄憲弟篤景並顯貴擅威權遂密謀不軌發
[048-32a]
 覺被誅九年太后崩未𦵏梁貴人姊嬺上書陳貴人
 枉殁之狀太尉張酺司徒劉方司空張奮上奏依光
 武黜吕太后故事帝手詔曰禮臣子無貶尊上之文
 恩不忍離義不忍虧案前世上官太后亦無降黜其
 勿復議於是合葬敬陵後漢書/后紀
 宋貴人宋昌八世孫扶風平陵人也父楊二女皆有
 才色永平末選入太子宫甚有寵肅宗即位並為貴
 人建初三年大貴人生慶明年立為皇太子貴人長
[048-32b]
 於人事供奉長樂宫身執饋饌太后憐之太后崩竇
 皇后寵甚以貴人姊妹並幸慶為太子惡之謀陷宋
 氏外令兄弟求其纎過内使御者偵伺得失後於掖
 庭門邀遮得貴人書云病思生菟令家求之因誣言
 欲作蠱道祝詛以菟為厭勝之術諷掖庭令請加驗
 實七年帝遂廢慶為清河王出貴人姊妹置丙舎使
 小黄門蔡倫考實之傅致其事乃載送暴室二貴人
 同時飲藥自殺帝勅掖庭令𦵏於樊濯聚慶時雖幼
[048-33a]
 知畏禍言不敢及宋氏和帝時慶常以貴人葬禮有
 闕每竊感恨竇太后崩慶求上冡致哀帝許之慶子
 祐立為安帝追諡曰敬隠后又追贈后女弟小貴人印
 綬後漢書清/河王傳
順帝貴人竇氏
 順帝初竇章女年十二能屬文以才貎選入掖庭有
 寵與梁皇后並為貴人早卒帝追思無已詔史官樹
 碑頌徳章自為之辭後漢書/竇章傳
[048-33b]
桓帝皇后竇氏
 桓思竇皇后章徳皇后從祖弟之孫女也延熹八年
 選入掖庭為貴人其冬立為皇后永康元年冬帝崩無
 嗣后為皇太后臨朝定䇿立解瀆亭侯宏是為靈帝
 時太后父大將軍武謀誅宦官中常侍曹節等矯詔
 殺武遷太后於南宫雲臺帝以太后有援立之功建
 寧四年十月朔率羣臣朝於南宫親饋上夀黄門令
 董萌因為太后訴怨帝深納之供養資奉有加於前
[048-34a]
 熹平元年太后母卒於北景后感疾崩後漢書/后紀
靈帝皇后宋氏
 宋皇后扶風平陵人建寜三年選入掖庭為貴人明
 年立為皇后父酆執金吾封不其鄉侯后無寵而居
 正位後宫幸姬衆共譖毁初中常侍王甫枉誅勃海
 王悝及妃宋氏妃即后之姑也甫恐后怨之乃搆言
 皇后挾左道祝詛帝信之光和元年遂䇿収璽綬后
 自致暴室以憂死父及兄弟並被誅諸常侍小黄門
[048-34b]
 在省闥者皆憐宋氏無辜共合錢物収葬廢后及酆
 父子歸宋氏舊塋臯門亭後漢書/后紀

武帝皇后楊氏楊氏
 武元楊皇后諱豔字瓊芝𢎞農華隂人少聰慧善書
 姿質美麗閑於女工有善相者嘗相后當極貴文帝
 為世子聘焉甚被寵遇生惠帝武帝即位立為皇后
 帝以太子不堪奉大統宻語后后曰立嫡以長不以
[048-35a]
 賢豈可動乎初賈充妻郭氏賂后求以女為太子妃
 及議婚帝欲娶衞瓘女后盛稱賈后有淑徳上乃聽
 之后疾見帝素幸胡夫人恐後立之慮太子不安臨
 終枕帝膝曰叔父駿女男引有徳色願陛下以備六
 宫因悲泣帝許之崩年三十七晉書后/妃傳
 武悼楊皇后諱芷字季蘭小字男引元后從妹以咸
 寜二年立為皇后婉嫕有婦徳美暎椒房太康九年
 后率内外夫人命婦躬桑於西郊太子妃賈氏妒忌
[048-35b]
 帝將廢之后言於帝曰賈公閭有勲社稷賈妃親是
 其女不足以一青掩其大徳后又數誡厲妃妃不知
 后助已謂后搆之於帝忿怨彌深及帝崩尊為皇太
 后賈后忌后父駿遂誣駿為亂稱詔誅駿駿既死詔
 送后永寧宫賈后諷有司奏廢為庶人初太后尚有
 侍御十餘人賈后奪之絶膳而崩永嘉元年追復尊
 號咸康七年衞將軍虞潭議上由是太后配食武帝
 晉書后/妃傳
[048-36a]
成帝皇后杜氏
 成恭杜皇后諱陵陽京兆人鎮南將軍預曾孫也成
 帝以后奕世名徳咸康二年備禮拜為皇后后少有
 姿色然長猶無齒及帝納采之日一夜齒盡生七年
 三月后崩年二十一先是三吳女子相與簮白花望
 之如素柰傳言天公織女死為之著服至是后崩晉/書
 后妃/傳
北魏
[048-36b]
太宗皇后姚氏
 昭哀皇后姚氏姚興女也興封西平長公主太宗以
 后禮納之後以鑄金人不成未昇尊位然出入居處
 禮秩如后是後猶欲正位而后謙讓不當泰常五年
 薨帝追恨之贈皇后璽綬而後加諡魏書皇/后傳
世祖皇后赫連氏
 太武皇后赫連氏屈丐女也世祖平統萬納后及二
 妹俱為貴人後立為皇后魏書皇/后傳
[048-37a]
北周
閔帝皇后元氏
 元皇后魏文帝第五女初封晉安公主帝為略陽公
 尚焉及踐阼立為后帝被廢后出俗為尼建徳初髙
 祖誅晉國公䕶上帝尊號為孝閔帝以后為孝閔皇
 后居崇義宫隋氏革命后出居里第大業十二年殂
 周書皇/后傳
宣帝皇后楊氏
[048-37b]
 楊皇后隋文帝長女帝在東宫納為皇太子妃宣政
 元年立為皇后帝後自稱天元皇帝號后為天元皇
 后尋册為天元太皇后后性柔婉不妒忌嬪御等咸
 愛而仰之帝嘗譴后欲加之罪后進止詳閑辭色不
 撓帝大怒遂賜后死逼令引訣后母獨孤氏聞之詣
 閤陳謝得免帝不豫詔后父入禁中侍疾及大漸劉
 昉鄭譯等矯詔以后父受遺輔政后初雖不預謀然
 以嗣主幼冲恐權在他族不利於己聞行此詔心甚
[048-38a]
 悦之後知其父有異圖意頗不平形於言色及行禪
 代憤惋逾甚文帝内甚愧之開皇六年封為樂平公
 主又議奪其志后誓不許乃止大業五年殂周書皇/后傳

髙祖皇后竇氏昭儀宇文氏
 太穆皇后竇氏京兆平陵人父毅在周為上柱國尚
 武帝姊襄陽長公主后生髪垂過頸三歳與身等讀
 女誡列女等傳一過輙不忘武帝愛之養宫中異他
[048-38b]
 甥時突厥女為后無寵后宻諫曰吾國未靖虜且强
 願抑情撫接以取合從則江南闗東不吾梗武帝嘉
 納及聞隋髙祖受禪自投牀下曰恨非男子不能救
 舅家禍毅常曰此女不凡何可妄與人因畵二孔雀
 屏間請婚者使射二矢隂約中目則許之射者皆不
 合髙祖最後射中各一目遂歸於帝元貞太后羸老
 有疾后事之怡謹盡孝工為篇章規誡文有雅體又
 善書與髙祖書相雜人不辨也崩年四十五帝有天下
[048-39a]
 諡曰穆及祔獻陵尊為太穆皇后唐書/本傳
 宇文昭儀隋左武衞大將軍述女也有寵於髙祖髙
 祖即位欲立為皇后固辭舊唐書韓/王元嘉傳
太宗妃楊氏賢妃徐氏
 吳王恪母曰楊妃楊帝女也大唐/新語
 賢妃徐氏名惠生五月而能言四歳誦論語毛詩八
 歳好屬文其父孝徳試擬楚詞云山中不可以久留
 詞甚典美自此徧涉經史手不釋卷太宗聞之納為
[048-39b]
 才人其所屬文揮翰立成詞華綺贍俄拜媫妤再遷
 充容時軍旅亟動宫室互興百姓頗倦勞役上疏諫
 之太宗善其言優賜甚厚太宗崩追思顧遇之恩哀
 慕愈甚發疾不自醫謂所親曰吾荷顧實深志在早
 歿魂其有靈得侍園寢吾之志也因為七言詩及連
 珠以見志永徽元年卒詔贈賢妃舊唐書/本傳徐齊聃湖
 州長城人世客馮翊姊為太宗充容唐書儒/學傳
髙宗媫妤徐氏
[048-40a]
 徐堅齊聃子也次姑為髙宗媫妤有文藻舊唐書/徐堅傳
中宗皇后趙氏庶人韋氏
 和思皇后趙氏京兆長安人祖綽武徳中終右領軍
 將軍父瓌尚髙祖女常樂公主帝為英王聘后為妃
 髙宗於公主恩尤隆武后不喜乃幽妃内侍省妃既
 囚扄鍵牢謹日給飼料衞者候其突烟數日不出披
 户視之死腐矣神龍元年追諡曰恭皇后唐書/本傳中宗
 將葬定陵議者以韋后得罪不宜祔葬於是追諡后
[048-40b]
 為和思莫知瘞所行招魂祔葬之禮舊唐書/本傳
 庶人韋氏京兆萬年人帝在東宫后被選為妃嗣聖
 初立為皇后尋與帝處房陵每使至帝輙恐欲自殺
 后止曰禍福何常無遽及帝復位后居中宫時敬暉
 等欲盡誅諸武武三思得幸於后卒謀暉等誅之初
 帝幽廢與后約一朝見天日不相制至是與三思共
 御牀博戲帝從旁典籌不為忤三思諷羣臣上后號
 為順天皇后神龍三年節愍太子敗宗楚客率羣臣
[048-41a]
 請加號翊聖於是數改制度寵樹親屬常侍馬秦客
 光祿少卿楊均皆烝於后帝遇弑議者咎秦客及安
 樂公主后大懼引所親議計乃立温王重茂為皇太
 子太子即位后臨朝京師大恐傳言且革命臨淄王
 引兵夜披𤣥武門叩太極殿后遁入飛騎營為亂兵
 所殺梟首東市翼日追貶為庶人唐書/本傳
睿宗皇后竇氏
 昭成皇后竇氏平陵人抗曾孫也睿宗為相王時為
[048-41b]
 孺人甚見禮異光宅元年立為徳妃生𤣥宗長壽二
 年為户婢團兒誣譖與肅明皇后厭蠱咒詛正月二
 日朝則天皇后於嘉豫殿既退而遇害梓宫秘宻莫
 知所在睿宗即位諡曰昭成皇后睿宗崩以帝母之
 重追尊為皇太后舊唐書/本傳
𤣥宗皇后王氏貴嬪楊氏才人莫氏
 廢后王氏同州下邽人上為臨淄王時納為妃上將
 起事頗預宻謀贊成大業先天元年為皇后后兄守
[048-42a]
 一以后無子懼有廢立𨗳以符厭之事有左道僧明
 悟為祭南北斗刻霹靂木書天地字及上諱合而佩
 之曰佩此有子當與則天比事發上親究之皆驗開
 元十二年秋七月廢為庶人十月卒舊唐書/本傳武妃有
 寵帝宻欲廢后后以愛弛不自安承間泣曰陛下獨
 不念阿忠脱紫半臂易斗麫為生日湯餅耶帝憫然
 動容阿忠后呼其父仁皎云由是久乃廢當時王諲
 作翠羽帳賦諷帝未幾卒以一品禮葬後宫思慕之
[048-42b]
 帝亦悔寳應元年追復后號唐書/本傳
 元獻皇后楊氏華州華隂人帝在東宫后以景雲初
 入宫為良媛時太平公主忌帝宫中左右持两端纎
 悉必聞媛方娠帝不自安語侍讀張説曰用事者不
 欲吾多子奈何命説挾劑以入帝於曲室自煮之夣
 若有介而戈者環鼎三而三煮盡覆以告説説曰天
 命也乃止生男是為肅宗帝即位為貴嬪又生寧親
 公主乃薨肅宗即位上皇自蜀詔有司議上册諡唐/書
[048-43a]
 本/傳
 寧王常獵於鄠縣界忽見草中一櫃扄銷甚固發視
 之乃一少女也問所自女言姓莫氏莊居昨夜遇賊
 刼至此時上方求極色王以莫氏衣冠子女即日表
 上之具其所由上令充才人才人能為秦聲當時號
 莫才人囀酉陽/雜爼
肅宗元妃韋氏皇后張氏
 韋妃京兆萬年人父元珪兖州都督肅宗為忠王時
[048-43b]
 納為孺人及昇儲位為太子妃生兖王僴絳王佺永
 和公主永穆公主天寳中宰相李林甫不利於太子
 妃兄堅為刑部尚書林甫羅織起桞勣之獄堅連坐
 得罪兄弟並賜死太子懼上表自理言與妃情義不
 睦請離婚妃遂削髪被尼服居禁中佛舍西京失守
 妃亦陷賊至徳二年薨舊唐書本傳妃按韋氏係肅/宗東宫時元 故列於張后
 之/前
 張皇后本南陽西鄂人後徙家昭應祖母竇氏𤣥宗
[048-44a]
 母昭成太后妹也昭成為天后所殺𤣥宗㓜為竇姨鞠
 養景雲中封鄧國夫人恩渥甚隆其子去逸生后天寳
 中選入太子宫為良娣辨惠豐碩巧中上㫖𤣥宗幸蜀
 太子與良娣俱從車駕渡渭百姓遮道請留太子良娣
 賛之太子如靈武時賊陷京師道路多虞毎太子次宿
 止舍良娣必居其前曰恐有倉卒妾自當之大家可由
 後而出至靈武産子三日起縫戰士衣太子勞之曰産
 忌作勞安可容易后曰此非妾自養之時須辦大家事
[048-44b]
 乾元元年四月册為皇后寵遇專房干預請謁帝頗不
 悦寳應元年四月肅宗大漸后與内官朱輝光等謀立
 越王係矯詔召太子入侍疾中官程元振李輔國知其
 謀太子入二人以難告元振率禁軍收捕輝光等俄而
 肅宗崩太子監國遂移后於别殿幽崩舊唐書/本傳
徳宗賢妃韋氏
 賢妃韋氏戚里舊族也初為良娣貞元四年册拜賢
 妃性敏淑言動有繩矩帝重之後宫莫不師其行帝
[048-45a]
 崩自表留奉崇陵園元和四年薨唐書/本傳
憲宗貴妃郭氏
 懿安皇后郭氏汾陽王子儀之孫父曖尚昇平公主
 實生后憲宗為廣陵王聘為妃生穆宗元和元年進
 册貴妃八年羣臣三請立為后以歳子午忌報罷穆
 宗嗣位上尊號皇太后移御興慶宫凡朔望三朝帝
 率百官詣宫門為壽或歳時慶問燕饗後宫戚里内
 外婦車騎駢壅帝崩中人有為后謀稱制者后怒曰
[048-45b]
 吾效武氏耶太子雖幼可選重徳為輔吾何與外事
 哉敬宗立號太皇太后江王嗣位是為文宗性謹孝
 事后有禮武宗喜畋游他日問后起居從容請曰如
 何可為盛天子后曰諫臣章疏宜審覽毋拒直言勿
 納偏言以忠良為腹心此盛天子事也帝還索諫章
 閲之徃徃道遊獵事自是畋幸稀宣宗立於后諸子
 也而母鄭故侍兒有曩怨帝奉養禮稍薄后鬱鬱不
 聊與一二侍人登勤政樓將自隕左右共持之帝聞
[048-46a]
 不喜是夕后暴崩唐書/本紀宣帝追恨先陵商臣之酷即
 位後誅鋤惡黨無漏網者時郭太后無恙且懐慚懼
 既崩䘮服如故事禮院檢討官王皥抗疏請后合葬
 景陵配享憲宗廟室疏入上大怒宰臣白敏中詰其
 事皥曰郭太后是憲宗春宫時元妃汾陽王孫逮事
 順宗為新婦憲宗厭代之夕事出暗昧不可以暗昧
 之事黜合食之禮翼日貶句容令大中十三年秋上
 崩令狐綯為山陵使奏皥為判官皥論懿安合配享
[048-46b]
 憲宗始升祔焉東觀/奏記
後唐
明宗淑妃王氏
 淑妃王氏邠州餅家子也有美色號花見羞明宗求
 别室安重誨以告明宗而納之明宗夫人曹氏簡質
 常避事由是專寵明宗即位立為淑妃宫中之事皆
 主於妃後宫有生子者命妃母之是為許王從益晉
 髙祖遷都汴以妃母子俱東置於宫中髙祖皇后事
[048-47a]
 妃如母出帝即位妃母子還洛陽耶律徳光北歸留
 蕭翰守汴州翰欲北去召從益委以中國遂以從益
 權知南朝軍國事羣臣入謁妃曰吾家子母孤弱為
 翰所廹禍行至矣漢髙祖擁兵而南從益謀閉城自
 守妃曰吾家亡國之餘安敢與人争天下乃遣人上
 書迎髙祖髙祖遣郭從義先入京師殺妃母子妃臨
 死呼曰吾家母子何罪何不留吾兒使每歳寒食持
 一盂麥飯灑明宗墳上聞者悲之五代史唐/家人傳
[048-47b]

太祖皇后王氏
 孝明王皇后邠州新平人彰徳軍節度饒第三女周
 顯徳五年太祖聘為繼室后恭勤不懈仁慈御下太
 祖即位建隆元年八月册為皇后常服寛衣佐御膳
 善彈箏鼔瑟晨起誦佛書事杜太后得驩心乾徳元
 年崩年二十二宋史后/妃傳

[048-48a]
愍帝禮妃田氏
 田氏華隂人崇禎元年選入宫册為禮妃賈/志
 太子太子國之儲副都秦之世失愛失徳二/者交譏備書之以存鍳其追册者不錄

幽王太子伯服
 幽王嬖襃姒生子伯服幽王欲廢太子太子母申侯
 女而為后後幽王得襃姒愛之廢申后並去太子宜
 臼以伯服為太子史記周/本紀
[048-48b]

始皇帝太子扶蘓
 始皇三十七年十月行出游長子扶蘓以數直諌上
 使監兵上郡少子胡亥愛請從上許之其年七月始
 皇帝至沙丘病甚令趙髙為書賜公子扶蘓曰以兵
 屬䝉恬與䘮㑹咸陽而葬書已封未授使者始皇崩
 書及璽皆在趙髙所趙髙謂胡亥曰上崩無詔封諸子
 而獨賜長子書長子至即立為皇帝而子無尺寸之
[048-49a]
 地奈何請為子與丞相謀之髙乃謂丞相斯曰上崩
 賜長子書立為嗣書未行未有知者所賜書及符璽
 皆在胡亥所定太子在君侯與髙之口耳事將何如
 斯曰此非人臣所當議也髙曰皇帝二十餘子皆君
 所知長子剛毅而武勇信人而奮士即位必用䝉恬
 為丞相君侯終不懐通侯之印歸於郷里明矣高受
 詔教習胡亥數年未嘗見過失可以為嗣君計而定
 之於是斯乃聽髙髙乃詐為書賜扶蘇曰朕廵天下
[048-49b]
 禱祀名山諸神以延壽命今扶蘇與將軍䝉恬將師
 數十萬屯邉十有餘年矣無尺寸之功乃以不得罷
 歸為太子日夜怨望扶蘇為人子不孝其賜劔自裁
 封其書以皇帝璽遣胡亥客奉書賜扶蘇於上郡使
 者至發書扶蘇泣入内舍欲自殺䝉恬止扶蘇曰陛
 下使臣將三十萬衆守邉公子為監此天下重任也
 今一使者來即自殺安知其非詐復請而後死未暮
 也使者數趣之扶蘇為人仁謂恬曰父賜子死尚安
[048-50a]
 復請即自殺史記李/斯傳

景帝太子榮
 臨江閔王榮以孝景前四年為皇太子四歳廢為臨
 江王四年坐侵廟壖垣為宫上徴榮榮至詣中尉府
 簿中尉郅都責訊王王恐自殺葬藍田燕數萬銜土
 置冢上百姓憐之榮最長死無後國除史記五/宗世家
武帝太子據
[048-50b]
 戾太子據衞皇后生元狩元年立為皇太子年七歳
 矣少壯詔受公羊春秋又從瑕丘江公受榖梁及冠
 就宫上為立博望苑使通賔客從其所好多以異端
 進者元鼎四年納史良娣産子男進號曰史皇孫武
 帝末衞后寵衰江充用事充與太子及衞氏有隙㑹
 巫蠱事起充因此為姦白言宫中有蠱氣遂至太子
 宫掘蠱得桐木人太子召問少傅石徳徳懼并誅因
 謂太子曰上疾在甘泉皇后及家吏請問皆不報上
[048-51a]
 存亡未可知而姦臣如此太子將不念秦扶蘇事耶
 太子急然徳言征和二年七月壬午使客為使者収
 捕充等白皇帝發兵告令百官曰江充反乃斬充以
 徇遂部賔客為將率與丞相劉屈氂等戰太子兵敗
 亡不得上怒甚羣下憂懼不知所出壺闗三老茂上
 書曰皇太子為漢適嗣承萬世之業體祖宗之重親
 則皇帝之宗子也江充閭閻𨽻臣陛下顯而用之銜
 至尊之命以廹蹙皇太子太子進則不得上見退則
[048-51b]
 困於亂臣不忍忿忿之心起而殺充恐懼逋逃子盗
 父兵以救難自免耳臣竊以為無邪心書奏天子感
 寤太子之亡也東至湖匿泉鳩里發覺吏圍捕太子
 太子自度不得脱即入室距户自經皇孫二人并遇
 害久之巫蠱事多不信上知太子惶恐無他意車千
 秋復訟太子寃上憐太子無辜乃作思子宫為歸來
 望思之臺於湖天下聞而悲之漢書/本傳

[048-52a]
文帝太子勇
 房陵王勇髙祖長子也髙祖受禪立為皇太子軍國
 政事皆令叅決勇頗好學解詞賦性寛仁和厚率意任
 情無矯飾之行後冬至百官朝勇勇張樂受賀髙祖
 知之下詔曰皇太子雖居上嗣義兼臣子而諸方岳
 牧正冬朝賀别上東宫事非典則宜悉停斷自此㤙
 寵始衰勇多内寵昭訓雲氏尤稱嬖幸妃元氏薨昭
 訓專擅内政后彌不平遣人求勇罪過晉王知之始
[048-52b]
 搆奪宗之計因深交楊素後素入侍宴盛言太子不
 才后遂有廢立之意髙祖使楊素觀勇素還言勇怨
 望髙祖疑之后因加媒蘖構成其罪於是勇及諸子
 皆被禁錮部分収其黨與楊素鍛鍊成獄髙祖御武
 徳殿集百官引勇及諸子列於庭命薛道衡宣詔廢
 為庶人勇再拜泣下既而舞蹈而去乃立晉王廣為
 皇太子仍以勇付之囚於東宫勇自以廢非其罪頻
 請見上面申寃屈皇太子遏之於是升樹大呌聲聞
[048-53a]
 於上素奏勇情志昏亂為癲鬼所著不可復収卒不得
 見髙祖寢疾皇太子姦亂宫闈事聞髙祖扺牀曰枉
 廢我兒因遣追勇未發使髙祖暴崩偽勅賜庶人死
 追封房陵王不立嗣隋書/本傳李綱開皇末為太子洗馬
 太子廢文帝召東宫官屬切讓之無敢對者綱對曰
 太子噐非上品性是常人若得賢明之士輔𨗳之足
 堪繼嗣皇業奈何以弦歌鷹犬之才居其側至令致
 此此陛下訓𨗳不足豈太子之罪耶辭氣凛然左右
[048-53b]
 皆失色舊唐書/李綱傳
煬帝太子昭
 元徳太子昭煬帝長子也生而髙祖命養宫中髙祖
 嘗謂曰當為爾娶婦昭應聲而泣髙祖問其故對曰
 漢王未婚時恒在至尊所一朝娶婦便則出外懼將
 違離是以啼耳上歎其有至性煬帝即位幸雒陽宫
 昭留守京師大業元年遣使者立為皇太子昭有武
 力能引强弩性謙沖言色恂恂未嘗忿怒所膳不許
[048-54a]
 多品帷席極儉素臣吏有老父母者必問其安否歳
 時皆有惠賜明年朝雒陽將還京師願得少留帝不
 許拜請無數體素肥因致勞疾帝令巫者視之云房陵
 王為祟未幾薨隋書/本傳

髙祖太子建成
 建成髙祖長子也初封隴西郡公從平長安武徳元
 年立為皇太子時太宗功業日盛髙祖私許立為太
[048-54b]
 子建成宻知之乃潛謀作亂劉黑闥反王珪魏徴謂
 建成曰殿下以地居嫡長爰踐元良秦王勲業克隆
 威震四海人心所向殿下何以自安今黑闥破亡之
 餘衆不盈萬加以糧運限絶瘡痍未瘳大軍一臨可
 不戰而擒也願請討之以立功建成從其計遂請討
 黑闥擒之時髙祖晚生諸王諸母擅寵建成隂與元
 吉連結後宫譖訴愈切髙祖惑之太宗懼不知所為
 李靖李勣等勸太宗圖之不許九年突厥犯邉詔元
[048-55a]
 吉率師拒之元吉因兵集將與建成克期舉事長孫
 無忌等日夜固争太宗然其計六月三日宻奏建成
 元吉欲殺臣為世充建徳報仇髙祖愕然四日太宗
 將左右九人入至𤣥武門自衞髙祖召裴寂等欲令
 窮覈其事建成元吉行至臨湖殿覺變即廽馬將東
 歸宫府太宗隨而射之建成應弦而斃時年三十八
 太宗即位追封息王諡曰隱以禮改葬十六年五月
 又追贈皇太子諡仍依舊舊唐書/本傳
[048-55b]
太宗太子承乾
 恒山王承乾太宗長子也生於承乾殿因名太宗即
 位為皇太子時年八歳性聰敏太宗居諒闇庶政皆
 令聽斷每行幸常令居守監國及長好聲色慢遊無
 度魏王泰有美譽太宗漸愛重之承乾恐有廢立甚
 忌之有太常樂人美姿容承乾特加寵幸號曰稱心
 太宗大怒收稱心殺之承乾自此託疾不朝叅者數
 月時左庶子于志寧右庶子孔頴達受詔輔𨗳志寧
[048-56a]
 撰諫苑二十卷諷之頴達又多所規奏太宗並嘉之
 未幾志寧去職承乾侈縱日甚太宗復起志寧為詹
 事志寧與左庶子張元素數上書切諫承乾並不納
 尋與漢王元昌等謀反將縱兵入西宫紇干承基告
 其事太宗廢承乾為庶人徙黔州十九年卒於徙所
 葬以國公之禮舊唐書/本傳
髙宗太子忠𢎞賢
 燕王忠字正本髙宗長子也舊唐書/本傳帝始為太子而忠
[048-56b]
 生宴宫中俄而太宗臨幸詔宫臣曰朕始有孫欲共
 為樂酒酣帝起舞以屬羣臣在位皆舞賚賜有差永
 徽初拜雍州牧王皇后無子后舅桞奭説后以忠母
 微立之必親己后然之請於帝遂立為皇太子后廢
 武后子𢎞甫三歳許敬宗希后㫖建言國有正嫡太
 子宜同漢劉彊故事於是降封梁王俄徙房州刺史
 忠寖懼數有妖夣常自占事露廢為庶人囚黔州麟
 徳初敬宗誣忠謀反賜死無子明年太子𢎞表請收
[048-57a]
 葬許之唐書/本傳
 孝敬皇帝𢎞髙宗第五子也封代王顯慶元年立為
 皇太子嘗受春秋左氏傳於率更令郭瑜至楚子商
 臣之事廢卷而歎曰此事非惟口不可道亦耳不忍
 聞請改讀餘書瑜請讀禮記從之咸亨二年駕幸東
 都留太子監國時戴至徳張文瓘蕭徳昭同為輔弼
 太子多疾病庶政皆决於至徳等太子納右衞將軍
 裴居道女為妃裴氏甚有婦禮髙宗嘗謂侍臣曰東
[048-57b]
 宫内政吾無憂矣上元二年薨諡為孝敬皇帝葬恭陵
 舊唐書/本傳𢎞仁孝賔禮大臣未嘗有過后將騁志𢎞奏
 請數怫㫖上元二年從幸合璧宫遇酖薨年二十四
 天下痛之唐書/本傳
 章懐太子賢字明允髙宗第六子也舊唐書/本傳上元二年
 六月立為皇太子俄詔監國賢處决明審朝廷稱焉
 時正諫大夫明崇儼以左道為武后所信賢惡之調
 露中天子在東都崇儼為盗所殺后疑出賢謀遣人
[048-58a]
 發太子隂事廢為庶人開耀元年徙巴州武后得政
 詔左金吾將軍丘神勣廹令自殺年三十四睿宗立
 追贈皇太子及諡唐書/本傳髙宗有八子天后所生三子
 自為行故睿宗第四長曰𢎞為太子仁明孝悌天后
 方圖臨朝鴆殺之立雍王賢賢每日憂惕無由敢言
 乃作黄臺瓜辭令樂工歌之冀天后聞之省悟辭云
 種𤓰黄臺下瓜熟子離離一摘使𤓰好再摘令𤓰稀
 三摘猶尚可四摘抱蔓歸賢終為后所逐死黔中舊/唐
[048-58b]
 書承天/皇帝傳
中宗太子重潤重俊
 懿徳太子重潤中宗長子也開耀二年生於東宫内
 殿髙宗甚悦是歳立為皇太孫開府置官屬及中宗
 遷房州其府坐廢大足元年為人所搆則天令杖殺
 時年十九重潤風神俊朗早以孝友知名死非其罪
 大為當時所悼惜舊唐書/本傳
 節愍太子重俊中宗弟三子也神龍二年秋立為皇
[048-59a]
 太子舊唐書/本傳重俊性明果然少法度武三思挾韋后
 勢將圖逆内忌太子以非韋出數請廢三年七月重
 俊恚忿率李多祚等矯發左羽林及千騎兵殺三思
 崇訓并其黨十餘人自率兵趨肅章門斬闗入索韋
 后安樂公主上官昭容所在后挾帝升𤣥武門召右羽
 林將軍劉仁景等率留軍千騎百人拒之多祚兵不
 得進帝據檻語千騎曰能斬賊者有賞於是士倒戈
 斬多祚重俊亡入終南山為左右所殺詔殊首朝堂
[048-59b]
 獻太廟并以告三思崇訓柩睿宗立加贈諡陪葬定
 陵唐書/本傳
睿宗太子憲
 憲始王永平武后以睿宗為皇帝故立為皇太子睿
 宗降為皇嗣更册為皇孫與諸王皆出閣開府置官
 屬唐隆元年進封宋睿宗將建東宫以憲嫡長又嘗
 為太子而楚王有大功故久不定憲涕泣固讓遂許
 之𤣥宗討定蕭岑之難授開府儀同三司徙王寧開
[048-60a]
 元二十九年薨追諡讓皇帝唐書/本傳
𤣥宗太子瑛
 廢太子瑛𤣥宗第二子也本名嗣謙開元三年正月
 立為皇太子十年正月加元服又令詣國子學行齒
 胄禮瑛母趙麗妃本妓人善歌舞𤣥宗在潞州得幸
 及武惠妃寵幸麗妃㤙漸弛瑛自謂母氏失職嘗有
 怨望惠妃女咸宜公主降楊希惠妃㫖日求其
 短譖於惠妃妃泣訴於𤣥宗𤣥宗惑其言謀於宰相
[048-60b]
 將廢黜張九齡奏曰太子國本難於動揺今太子既
 長無過臣待罪左右敢不詳悉𤣥宗黙然事且寢其
 年李林甫代張九齡為中書令二十五年四月楊
 又搆於惠妃𤣥宗召宰相籌之林甫曰此陛下家事
 臣不合叅知𤣥宗意乃决使中官宣詔廢為庻人俄
 賜死寳應元年詔雪瑛罪追贈皇太子舊唐書/本傳
憲宗太子寧
 寧憲宗長子也元和元年封鄧王四年閏三月立為
[048-61a]
 皇太子其年有司將行册禮以孟夏孟秋再卜日臨
 事皆以雨罷至十月方行册禮六年十二月薨年十
 九諡曰惠昭舊唐書/本傳
敬宗太子成美
 敬宗第五子陳王成美初文宗以莊恪薨大臣數請
 建東宫開成四年立成美為皇太子典册未具而帝
 崩仇士良立武宗殺之於邸唐書/本傳
文宗太子永
[048-61b]
 莊恪太子永文宗長子也母曰王徳妃太和四年
 封魯玉六年十月册為皇太子上即位以晉王謹
 愿欲建為儲貳未幾晉王薨不復言東宫事乆之
 有是命中外慶悦開成三年上以太子宴遊敗度
 不可教導將議廢黜御史中丞狄兼謩雪涕以諌
 翼日翰林學士六人洎神䇿六軍軍使十六人又
 進表陳論上意稍解其年薨時傳云徳妃寵衰賢
 妃楊氏恩渥方深懼太子他日不利於己日加誣譛
[048-62a]
 太子不能自明既薨上追悔四年因㑹寧殿宴小兒
 縁橦有一夫在下憂其墮地有若狂者上問之乃其
 父也上感泣顧謂左右曰朕有天下不能全一子遂
 召樂官劉楚材等責之曰陷太子皆爾曹也立殺之
 舊唐書/本傳
昭宗太子裕
 裕昭宗長子也乾寧四年二月十四日册為皇太子
 舊唐書/本傳帝幸華州韓建奪諸王兵既又殺諸王因請
[048-62b]
 立裕為皇太子劉季述等幽帝東内奉裕即皇帝位
 季述誅裕匿右軍或請殺之帝曰太子何罪詔還少
 陽院復為王朱全忠自鳳翔還見王春秋盛標宇軒
 秀忌之密語崔𦙍曰王既竊帝矣渠可留公盍啟之
 𦙍從容言如全忠意不許帝遷洛他日謂蔣元暉曰
 徳王朕愛子全忠奈何欲殺之言已泣下元暉即擿
 語全忠全忠恚帝被弑元暉置酒邀王飲九曲池飲
 酣殺之投尸水中唐書/本傳
[048-63a]
 諸王帝王之子展親胙土其有封爵詳各省誌者不/録惟蚤嵗無祿者合都秦諸帝子計之所傳亦
   寥寥也為具/其世次如左

始皇帝諸子將閭/ 髙/
 二世陰與趙髙謀行誅諸公子公子將閭昆弟三人
 囚於内宫議其罪獨後二世使使令將閭曰公子不
 臣罪當死吏致法焉將閭曰闕廷之禮吾未嘗敢不
 從賔贊也廊廟之位吾未嘗敢失節也受命應對吾
[048-63b]
 未嘗敢失辭也何謂不臣願聞罪而死使者曰臣不
 得與謀奉書從事將閭乃仰天大呼天者三曰天乎
 吾無罪昆弟三人皆流涕拔劍自殺史記秦始/皇本紀
 二世更為法律諸公子有罪輙下髙令鞫治之公子十
 二人戮死咸陽市公子髙欲奔恐收族乃上書曰先帝
 無恙時臣入則賜食出則乘輿御府之衣臣得賜之中
 廐之寳馬臣得賜之臣當從死而不能為人子不孝為
 人臣不忠無名以立於世臣請從死願葬驪山之足惟
[048-64a]
 上幸哀憐之書上胡亥大悦賜錢十萬以葬李斯/傳

髙祖諸子𤣥霸/ 智雲/
 𤣥霸髙祖第三子也舊唐書/本傳衞懐王元霸字大徳幼
 辨惠隋大業十年薨年十六無子武徳元年追王及
 諡又贈秦州總管司空以太宗子泰為宜都王奉其祀
 葬芷陽泰徙封越更以宗室西平王瓊子保定嗣唐/書
 本/傳
[048-64b]
 智雲髙祖第五子也舊唐書/本傳楚哀王智雲初名稚詮
 善射工書奕隋大業末從建成寓河東髙祖初建成
 走太原吏捕智雲送長安為隂世師所害年十四武
 徳元年追王及諡三年以太宗子寛為嗣又贈凉州
 總管司徒寛早薨國除貞觀二年復以濟南公世都
 子靈龜嗣唐書/本傳
𤣥宗諸子一/ 敏/
 夏悼王一𤣥宗第九子也母貞順皇后一生而美秀
[048-65a]
 上鍾愛名之為一開元五年孩孺而薨追封諡時車
 駕在東都葬於城南龍門東岑欲宫中舉目見之舊/唐
 書本/傳
 懐哀王敏𤣥宗第十五子也幼而豐秀以母惠妃之
 寵𤣥宗特加顧念纔睟開元八年二月薨追封諡權窆
 於景龍觀天寳十三載改葬京城南以祔其母敬陵
 舊唐書/本傳
代宗諸子遐/ 選/
[048-65b]
 均王遐代宗第三子早夭貞元八年追封舊唐書/本傳
 荆王選代宗第十一子早世建中二年正月追封荆
 王贈開府儀同三司舊唐書/本傳
 宗室本支百世之後天潢之𣲖𤓰緜椒衍其或功名/自見可式諸宗則類紀於此又或文學武功貴
  不敵賢而非宗人所可/囿者則别紀他類云

中山王後屈氂/
 劉屈氂武帝庶兄中山靖王子也不知其始所以進
[048-66a]
 征和二年春以涿郡太守屈氂為左丞相封澎侯秋
 戾太子為江充所譖殺充發兵入丞相府屈氂挺身
 逃亡其印綬上從甘泉來幸城西建章宫召發三輔
 近縣兵以丞相兼將太子亦矯制發武庫兵敺四市
 人凡數萬衆至長樂西闕下逄丞相軍合戰五日太
 子軍敗南奔明年貳師將軍李廣利將兵擊匈奴丞
 相送至渭橋與廣利辭决廣利曰願早請昌邑王為
 太子屈氂許諾昌邑王者貳師女弟李夫人子也貳
[048-66b]
 師女為屈氂子妻故共欲立焉時治巫蠱獄急内者
 令郭欀告丞相夫人以丞相數有譴使巫祠社祝詛
 主上有惡言及與貳師共禱祠欲令昌邑王為帝有
 司奏請按驗罪至大逆不道有詔載屈氂厨車以徇
 要斬東市妻子梟首華陽街漢書/本傳
河間王後輔/
 劉輔河間宗室也舉孝亷為襄賁令上書言得失召
 見擢為諫大夫㑹成帝欲立趙媫妤為皇后先下詔
[048-67a]
 封偼伃父臨為列侯輔上書言昔武王周公承順天
 地饗魚鳥之瑞然猶君臣祗懼動色相戒今廼觸情
 縱欲傾於卑賤之女欲以母天下惑莫大焉臣自念
 得以同姓㧞擢不敢不盡死書奏上使侍御史收輔
 繫掖庭秘獄左將軍辛慶忌等俱上書言輔託公族
 之親在諫臣之列獨觸忌諱不足深過誠不宜幽囚
 於掖庭獄上迺徙繫輔共工獄減死罪一等論為鬼
 薪終於家漢書/本傳
[048-67b]

華隂諸宗整/ 嵩/ 予崇/
 整文帝次弟也與帝同生周明帝時以武元軍功賜
 爵陳留郡公從武帝平齊力戰而死文帝初居武元
 之憂率諸弟負土為墳人植一栢四根欎茂整栽者
 獨黄後大風雨并根失之果終不吉文帝受禪追封
 諡焉北史隋宗/室諸王傳
 文帝異母弟嵩在周以武元軍功賜爵興城公早卒
[048-68a]
 文帝受禪追封諡焉北史隋宗/室諸王傳
 子崇武元帝族弟也少好學涉獵書記有風儀愛賢
 好士開皇初拜儀同以車騎將軍恒典宿衞煬帝嗣
 位累遷侯衞將軍從幸汾陽宫子崇知突厥必為冦
 屢請早還京師不納尋有雁門之圍賊退出為離石
 太守有能名突厥屢冦邉塞胡賊劉六兒復擁衆刼
 掠郡境子崇請兵鎮遏帝大怒令子崇行長城子崇
 行百餘里四面路絶不得進而歸太原兵起城中應
[048-68b]
 之城陷為讐家所殺北史隋宗/宗諸王傳

小鄭王房勉/ 夷簡/ 宗閔/ 約/ 湯/
 勉字元卿鄭王元懿曾孫也幼勤經史長而沉雅清
 峻累授開封尉至徳初從至靈武拜監察御史屬朝
 廷右武大將管崇嗣於行在朝堂背闕而坐勉劾之
 肅宗曰吾有李勉始知朝廷尊也累遷山南西道觀
 察使故吏前宻縣尉王晬勤幹俾攝南鄭令俄為權
[048-69a]
 倖所誣勉飛表上聞遂獲宥歴江西觀察使賊帥陳
 莊陷江西州縣勉悉平之部人有父病以蠱道為木
 偶人署勉名姓瘞於隴或以告曰為父禳災亦可矜
 也捨之大厯二年拜京兆尹兼御史大夫政尚簡肅
 宦官魚朝恩為觀軍容使仍知國子監事前尹黎幹
 冩心求媚每朝㤙入監具數百人餼以待之及勉蒞
 職府吏先期有請勉曰軍容使判國子監事勉候太
 學軍容宜厚具主禮勉忝京尹軍容倘惠顧府廷豈
[048-69b]
 敢不具蔬饌朝恩聞而銜之不復至四年除廣州刺
 史兼嶺南節度觀察使番禺賊帥馮崇道桂州叛將
 朱濟時等為亂陷没十餘州勉討斬之五嶺平在官
 累年噐用車服無增飾及代歸悉搜家人所貯犀象
 諸物投江中耆老以為可繼宋璟盧奂十年拜工部
 尚書滑亳永平軍節度使李忠臣鎮汴州為麾下所
 逐詔勉移汴州建中四年李希烈㓂汴州勉城守累
 月救援莫至遂潰圍南奔宋州詔以司徒平章事徴
[048-70a]
 既至優詔復其位他日上謂勉曰人言盧杞奸邪朕
 何不知對曰天下皆知獨陛下不知所以為奸邪也
 時人多其正直然自是見疎貞元四年卒贈賻有差
 勉垣率素淡好古尚竒清亷簡易為宗臣之表舊唐/書本
 傳/
 夷簡字易之鄭王元懿四世孫以宗室子補鄭丞徳
 宗幸奉天朱泚遣使東出闗至華候吏李翼不敢問
 夷簡曰泚必反向發豳隴兵五千救襄城乃賊舊部
[048-70b]
 是將追還耳請驗之翼馳及潼闗果得符白於闗大
 將駱元光乃斬賊使收偽符獻行在詔拜元光華州
 刺史夷簡棄官去擢進士第累遷山南東道節度使
 初貞元時取江西兵五百戍襄陽仰給度支後死亡
 略盡而歳取貲不置夷簡奏罷之徙帥劔南召為御
 史大夫進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久之請老
 以檢校左僕射分司東都明年卒夷簡致位顯處以
 直自閑歴三鎮家無産貲世謂行已能有終始者唐/書
[048-71a]
 本/傳夷簡諸弟夷亮夷則夷範皆登進士第舊唐書李/宗閔傳
 宗閔字損之鄭王元懿四世孫擢進士調華州叅軍
 事諸賢良方正與牛僧孺詆切時政相李吉甫惡之
 補洛陽尉去從藩府辟署裴度伐蔡引為彰義觀察
 判官蔡平遷駕部郎中知制誥穆宗即位進中書舍
 人長慶初錢徽典貢舉宗閔託所親於徽李徳裕等
 在翰林白徽取士不以實宗閔坐貶俄復為中書舍
 人典貢舉所取多知名士世謂之玉筍太和中以吏
[048-71b]
 部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引僧孺同秉政徳裕所
 善皆逐之遷中書侍郎久之徳裕為相宗閔大沮俄
 為山南西道節度使李訓鄭注用事罷徳裕復召宗
 閔㑹楊虞卿以京兆尹得罪極言營解帝怒貶潮州
 司户叅軍事楊嗣復輔政與宗閔善謀引宗閔輔政
 未及而文宗崩㑹昌中以澤潞叛得交通狀流封州
 徙柳州司馬卒宗閔性機警始有當世令名既貴喜
 權勢崇私黨卒以是敗子琨瓚皆擢進士瓚歴桂管
[048-72a]
 觀察使不善御軍為士卒所逐貶死唐書/本傳
 約汧公勉之子也兵部員外郎雅度簡逺有山林之
 致在州得古鐵一片擊之清越又養一猿名山公
 月夜泛江登金山鼔琴猿必嘯和曾奉使行陜州硤
 石縣東愛渠水清流旬日忘發梁武造寺令蕭子雲
 飛白大書一蕭字約自江淮竭産致歸扁於小亭號
 曰蕭齋全唐/詩話
 湯宗閔弟宗冉之子也累官至給事中咸通中踐更
[048-72b]
 臺閣知名於時舊唐書李/宗閔傳湯累官京兆尹黄巢陷長
 安殺之唐書李/宗閔傳
恒山王房適之/ 季卿/ 載義/
 適之恒山愍王孫也始名昌神龍初擢左衞郎將開
 元中累遷通州刺史以辦治聞按察使韓朝宗言諸
 朝擢秦州都督徙河南尹政不苛細為下所便𤣥宗
 患榖洛歳暴耗徭力詔適之以禁錢作三大防曰上
 陽積翠月陂自是水不能患進御史大夫二十七年
[048-73a]
 兼幽州長史知節度事適之以祖被廢父象見逐葬
 禮有闕至是丐陪瘞昭陵闕中詔可遷刑部尚書天
 寳元年代牛仙客為左相與李林甫争權不協於是
 皇甫惟明韋堅裴寛韓朝宗皆適之厚善悉為林甫
 所搆得罪適之不自安乃求散職以太子少保罷俄
 貶宜春太守㑹御史羅希奭隂被詔殺堅等貶所適
 之懼仰藥自殺唐書/本傳
 季卿適之子弱冠舉明經頗工文詞應制舉登博學
[048-73b]
 宏詞科再遷鄠縣尉肅宗朝累遷中書舍人以公事
 坐貶通州别駕代宗即位大舉淹抑徴為京兆少尹
 尋拜吏部侍郎俄兼御史大夫奉使河南江淮宣慰
 振㧞幽滯進用忠亷時人稱之季卿有宇量性識博
 逹善與人交襟懐豁如其在朝以進賢為務士以此
 多之大厯二年卒孫融立性嚴整善吏事貞元十年
 官至渭州節度使卒舊唐書李/適之傳
 載義字方榖常山愍王之後為幽州屬郡守載義少
[048-74a]
 孤有勇力善挽强角觝劉濟為幽州節度以功遷都
 知兵馬使寳厯中朱延嗣竊襲父位不遵朝㫖載義
 殺之數其罪以聞敬宗嘉之封武威郡王充幽州節
 度副大使知節度事未幾李同㨗據滄景邀襲父爵
 載義上表請討同㨗以自効累破賊軍太和三年平
 滄景䇿勲加平章事四年奚契丹冦邉擊走之就加
 太保五年為部下楊志誠所逐因入覲改山南西道
 節度觀察等使兼興元尹七年遷北都留守充河東
[048-74b]
 節度觀察處置等使回鶻每遣使入朝所至强暴邉
 城長吏不敢制之以法但嚴兵防守至是有回鶻將
 軍李暢者習中國事益驕恣鞭捶驛吏貪求無已載
 義因召李暢與語曰可汗使將軍朝貢朝廷饔餼至
 厚所以禮畨客也茍有不至吏當坐死若將軍部伍
 不戢載義必殺為盗者遂罷守兵使两卒司其門虜
 無敢犯開成二年卒贈太尉舊唐書/本傳
吳王房峴/
[048-75a]
 峴吳王恪孫也長吏治天寳時累遷京兆尹𤣥宗歳
 幸温湯峴獨無所獻帝異之楊國忠使客摘安禄山
 隂事諷京兆捕其第得禄山反狀禄山怒上書自言
 帝懼變出峴為零陵太守峴為政得人心時京師米
 貴百姓相與謡曰欲粟賤追李峴尋徙長沙至徳初
 拜扶風太守兼御史大夫明年擢京兆尹封梁國公
 乾元二年以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於是吕
 諲李揆第五琦同輔政峴位望最舊事多獨决諲等
[048-75b]
 不平李輔國用權制詔不出中書百司莫敢覆峴頓
 首帝前極言其惡帝悟稍加檢制輔國由是深銜峴
 出為蜀州刺史代宗立拜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
 章事故事政事堂不接客自元載為相中人傳詔者
 置榻待之峴至即勅吏撤榻又奏常參官舉才任諫
 官憲官者無限員不踰月罷為太子詹事改檢校兵
 部尚書卒年五十八峴兄峘嶧峘峴同時為御史大
 夫俱判臺事又合制封公嶧為户部侍郎銀青光禄
[048-76a]
 大夫同居長興里第門列三㦸唐書/本傳
曹王房象古/ 道古/
 象古荆南節度使皋之子元和中自衡州刺史擢安
 南都䕶貪縱不法驩州刺史楊清者蠻酋也象古忌
 其豪召為牙門將常鬰鬰思亂㑹討賊象古發甲助
 之授清兵三千清還襲安南殺象古并其家唐書曹/王明傳
 道古象古弟舉進士擢校書郎歴利隋唐睦四州刺
 史柳公綽鎮鄂岳為飛譖上聞憲宗欲代之裴度言
[048-76b]
 嗣曹王皋能以江漢兵制李希烈威惠在人今以其
 子將必有功㑹道古自黔中入朝乃代公綽元和十
 二年攻申州破其郛進圍中城守卒夜驅女子登而
 譟發懸門以出道古衆亂多死李聽守安州道古誣
 逐之自將出穆陵闗士卒驕不能制又度支錢悉以
 饋權倖其下怨怒戰不力故再入申不能下淮西平召
 為宗正卿左金吾將軍帝喜服餌道古欲自媚而所
 善柳泌自謂能為不死藥因宰相皇甫鏄以聞㑹帝
[048-77a]
 崩穆宗立斥道古為循州司馬終以服丹歐血死唐/書
 曹王/明傳
蔣王房之芳/ 齊運/
 之芳蔡國公煌之孫也幼有令譽頗善五言詩宗室
 推之開元末為駕部員外郎天寳十三載安禄山奏
 為范陽司馬禄山起逆自拔歸西京授右司郎中歴
 太子右庶子廣徳元年吐蕃犯邉遣之芳兼御史大
 夫使吐蕃被留二年而歸除禮部尚書尋改太子賔
[048-77b]
 客舊唐書蔣/王惲傳
 齊運蔣王惲之孫也為長安令職事修理歴京兆少
 尹建中末改河中尹李懐光自山東卷甲奔難至河
 中力疲休兵三日齊運傾力犒設軍人皆悦懐光既
 反驅兵還保河中齊運不能敵棄城而走除京兆尹
 時賊據京城李晟軍東渭橋齊運徴募工役版築城
 壘飛芻輓粟以應晟收復之際頗有力焉改宗正卿
 兼御史大夫尋正拜禮部尚書兼殿中監齊運無學
[048-78a]
 術不知大體但甘言取信既而被疾歳餘不能朝請
 朝廷除授徃徃降中人就宅咨决卒贈尚書左僕射
 舊唐書/本傳
寧王房景儉/
 景儉字寛中漢中王瑀之孫也父褚太子中舍景儉
 貞元十五年進士性俊朗博聞强記自負王覇之略
 於士大夫間無所屈累轉忠州刺史元和末入朝時
 政惡之出為澧州刺史延英辭日景儉自陳已屈穆
[048-78b]
 宗憐之拜倉部員外郎月餘驟遷諫議大夫性既矜
 誕寵擢之後凌蔑公卿大臣使酒尤甚中丞蕭俛學
 士段文昌相次輔政訴之貶建州刺史未幾召還復
 為諫議大夫其年十二月景儉乗醉詣中書謁宰相
 呼王播崔植杜元頴名面疏其失辭頗悖慢宰相遜
 言止之旋奏貶漳州刺史未至追還授少府少監竟
 不得志而卒景儉疏財尚義雖不厲名節死之日知
 名之士咸惜之景儉弟景儒景信景仁皆有藝學知
[048-79a]
 名於時景信景仁皆登進士第舊唐書/本傳
 
 
 
 
 
 
 
[048-79b]
 
 
 
 
 
 
 
 陜西通志巻四十八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