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周易程朱傳義折衷 > 周易程朱傳義折衷 卷三十二


[032-1a]
欽定四庫全書
 周易程朱傳義折衷卷三十二
             元 趙采 撰
兊下/巽上
 程子曰序卦節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節者為之節
 制使不得過越也信而後能行上能信守之下則信
 從之節而信之也中孚所以次節也為卦内外皆實
 而中虚為中孚之象又二五皆中實亦為孚義在二
[032-1b]
 體則中實在全體則中虚中虚信之本中實信之質
中孚豚魚吉利涉大川利貞
 程子曰豚躁魚㝠物之難感者也孚信能感於豚魚
 則无不至矣所以吉也忠信可以蹈水火况涉川乎
 守信之道在乎堅正故利於貞也
 朱子曰孚信也為卦二隂在内四陽在外而二五之
 陽皆得其中以一卦言之為中虚以二體言之為中
 實皆孚信之象也又下說以應上上巽以順下亦為
[032-2a]
 孚義豚魚无知之物又木在澤上外實内虚皆舟楫
 之象至信可感豚魚涉險難而不可以失其正故占
 者能致豚魚之應則吉而利涉大川又必利於正也
彖曰中孚柔在内而剛得中說而巽孚乃化邦也豚魚
吉信及豚魚也利涉大川乗木舟虚也中孚以利貞乃
應乎天也
 程子曰二柔在内中虚為誠之象二剛得上下體之中中
 實為孚之象卦所以為中孚也説而巽以二體言卦之
[032-2b]
 用上巽下說為上至誠以順巽於下下有孚以說從
 其上如是其孚乃能化於邦國也若人不說從或違
 拂事理豈能化天下乎信能及於豚魚信道至矣所
 以吉也以中孚涉險難其利如乗木濟川而以虚舟
 也舟虚則无沉覆之患卦虚中為虚舟之象中孚而
 貞則應乎天矣天之道孚貞而已
  愚曰中者心孚之宅也孚者誠心之充也心猶虚
  器孚乃實理心以虚納孚孚以實充心卦有此象
[032-3a]
  故曰中孚彖謂柔在内而剛得中者言二柔居四
  剛之内則中虚中虚則人欲净二剛得二五之中
  則中實中實則天理充此以内四爻言中孚也謂
  說而巽孚乃化邦者言上巽施之而動作无違理
  下說從之而愛戴无違心上下相與不期於信而
  信焉乃化邦之道也此以上下二體言中孚也謂
  豚魚吉信及豚魚者巽為魚豚魚謂六四也今江
  河間所謂豚魚者是也天欲風則此魚作隊而出
[032-3b]
  舟人艤舟而避風即隨起伊川作二物說但易中
  取禽獸之象多只一物豚魚恐亦是一物也謂利
  涉大川乗木舟虚者兌為澤初動應四成坎兌為
  決兌決坎為大川巽為木兌金刳其中舟虚也舟
  虚者中虚之象乗木謂九五也舟虚謂四也夫豚
  魚物之至㣲也而信无所不及大川天下之至險
  也而信无所不行此以四五二爻而言中孚之用
  也曰中孚以利貞乃應乎天者易之所謂中孚即
[032-4a]
  中庸之至誠也其曰利貞何哉孚而貞者天之道
  也天无所不孚亦无所不正孚而非貞則涉於人
  欲之私如尾生之所謂信也其孚窮也
象曰澤上有風中孚君子以議獄緩死
 程子曰澤上有風感于澤中水體虚故風能入之人
 心虚故物能感之風之動乎澤猶物之感於中故為
 中孚之象君子觀其象以議獄與緩死君子之於議
 獄盡其中而已于決死極於惻而已故誠意常求于
[032-4b]
 緩緩寛也於天下之事无所不盡其忠而議獄緩死
 最其大者也
  愚曰天下惟議獄當虚中虚中必能思其情而求
  以緩其死此用中孚之道也
初九虞吉有他不燕象曰初九虞吉志未變也
 程子曰九當中孚之初故戒在審其所信虞度也度
 其可信而後從也雖有至信若不得其所則有悔咎
 故虞度而後信則吉也既得所信則當誠一若有他
[032-5a]
 則不得其燕安矣燕安裕也有他志不定也人志不
 定則惑而不安初與四為正應四巽體而居正无不
 善也爻以謀始之義大故不取相應之義若用應則
 非虞也當信之始志未有所從而虞度所信則得其
 正是以吉也葢其志未有變動志其所從則是變動
 虞之不得其正矣在初言求所信之道也
 朱子曰當中孚之初上應六四能度其可信而信之
 則吉復有他焉則失其所以度之之正而不得其所
[032-5b]
 安矣戒占者之辭也
  愚曰虞訓度訓防訓專程朱二先生以虞為度王
  輔嗣以為專愚敢合三訓而釋之中孚之初在于
  度所宜信而係心專一初與四正應也初之信四
  此宜在所專一者也然隂陽相孚必從其近三近
  也與初同體者也初之說三情也豈可不用其防
  乎故易戒之曰虞吉謂初當專信乎四而不失其
  正應則吉若說三而從之則為有他而不能燕安
[032-6a]
  矣象曰初九虞吉志未變也與家人初九象辭同
  葢中孚之初曰虞吉者防其志於未變之初家人
  之初曰閑家者閑其家於未變之志故皆曰志未
  變也志未變則專一而不他矣
九二鳴鶴在隂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與爾靡之象曰
其子和之中心願也
 程子曰二剛實於中孚之至者也孚至則能感通鶴
 鳴於幽隠之處不聞也而其子相應和中心之願相
[032-6b]
 通也好爵我有而彼亦係慕說好爵之意同也有孚
 於中物无不應誠同故也至誠无逺近幽深之間故
 繫辭云善則千里之外應之不善則千里違之言誠
 通也至誠感通之理知道者為能識之中心願謂誠
 意所願也故通而相應
 朱子曰九二中孚之實而九五亦以中孚之實應之
 故有鶴鳴子和我爵爾縻之象鶴在隂謂九居二好
 爵謂得中靡與縻同言懿徳人之所好故好爵雖我
[032-7a]
 之所獨有而彼亦係戀之也
  愚曰此卦文公謂是大畫底離離為飛鳥又云中
  孚小過都有飛鳥之象中孚是箇卵象又按說卦
  荀爽九家集解謂震為鵠鵠古鶴字九二互震鶴
  也二為隂鳴鶴在隂也子謂五也五互艮艮為少
  子巽為命五出命者也我五也爾二也好爵只
  當作孟子天爵說此卦只是一个孚信天下事惟
  是信則人无不感无不同无不好九二居中以孚
[032-7b]
  感五如鶴鳴子和无不相應九五居中以孚感二
  如我爵爾縻无不相與二五孚信感應莫非出於
  中心之自然豈可以偽為哉故曰中心願也夫子
  於繫辭又以為君子居其室之象何也以九居二
  剛得中而在内也言孚誠感人之逺其要只在慎
  獨故中庸論誠而曰戒慎乎其所不睹與此同義
  此孔門之學也
六三得敵或鼔或罷或泣或歌象曰或鼓或罷位不當
[032-8a]

 程子曰敵對敵也謂所交孚者正應上九是也三四
 皆以虚中為成孚之主然所處則異四得位居正故
 亡匹以從上三不中失正故得敵以累志以柔說之
 質既有所係唯所信是從或鼓張或罷廢或悲泣或
 歌樂動息憂樂皆係乎所信也唯係所信故未知吉
 凶然非明逹君子之所為也居不當位故无所主唯
 所信是從所處得正則所信有方矣
[032-8b]
 朱子曰敵謂上九信之窮者六三隂柔不中正以居
 說極而與之為應故不能自主而其象如此
  愚曰三居下卦之上四居上卦之下對而不相比
  敵之謂也震為鼓或鼓也艮為止或罷也三動離
  為目兊澤流目泣也震為聲兊口所言歌也三與
  四同類而異志近而不相得視四猶敵也故或進
  而鼓或退而罷或懼而泣或喜而歌惟其不當位
  所以自為紛紛而情狀如此夫六四類也而疑以
[032-9a]
  為敵則孰不為敵耶三不當位謂非中也以四為
  得敵則非孚也非中非孚故三之无常如此
六四月幾望馬匹亡无咎象曰馬匹亡絶類上也
 程子曰四為成孚之主居近君之位處得其正而上
 信之至當孚之任者也如月之幾望盛之至也已望
 則敵矣臣而敵君禍敗必至故以幾望為至盛馬匹
 亡四與初為正應匹也古者駕車用四馬不能備純色
 則两服兩驂各一色又小大必相稱故兩馬為匹謂
[032-9b]
 對也馬者行物也初上應四而四亦進從五皆上行
 故以馬為象孚道在一四既從五若復下係于初則
 不一而害於孚為有咎矣故馬匹亡則无咎也上從
 五而不係於初是亡其匹也係初則不進不能成孚之
 功也絶其類而上從五類謂相應也
 朱子曰六四居隂得正位近於君為月幾望之象馬
 匹謂初與已為匹四乃絶之而上以信于五故為馬
 匹亡之象占者如是則无咎也
[032-10a]
  愚曰中孚自訟變訟互離日也下卦坎月也二坎
  變震月在東也三離變兌日在西也月東日西望
  也五在中四為幾望震為作足之馬四應初成坎
  坎為羙之馬兩馬匹也震坎皆陽卦類也孚道
  貴一四上孚五則絶其類而不應故馬匹亡中孚
  合上下二體而觀則三四居其中分上下二體而
  觀則三四非中矣三非中故疑四以為敵四非中
  而五不疑者以四正且順也四以隂居隂既正又
[032-10b]
  居巽初為順正順而進大臣之成孚者也月幾望
  而不盈則不疑於五絶類而馬匹亡則不疑於黨
  四无黨而五不疑此所以為成孚之主也故无咎
  中孚之取象於三與四者如此各係其所居故也
九五有孚攣如无咎象曰有孚攣如位正當也
 程子曰五居君位人君之道當以至誠感通天下使
 天下之心信之固結如拘攣然則无咎也人君之孚
 不能使天下固結如是則億兆之心安能保其不離
[032-11a]
 乎五居君位之尊由中正之道能使天下信之如拘
 攣之固乃稱其位人君之道當如是也
 朱子曰九五剛徤中正中孚之實而居尊位為孚之
 主者也下應九二與之同徳故其象占如此
上九翰音登于天貞凶象曰翰音登于天何可長也
 程子曰陽性上進風體飛颺九居中孚之時處于最
 上孚於上進而不知止者也其極至於羽翰之音登
 聞于天貞固如此而不知變凶可知矣夫子曰好信
[032-11b]
 不好學其蔽也賊固守而不通之謂也守孚至於窮
 極而不知變豈可長久也固守不通如是則凶也
  愚曰巽為雞王輔嗣以為翰髙飛也音飛而實不
  從伊川云羽翰之音聲聞于天貞固如此而不知
  變凶可知矣文公直以為雞非登天之物意皆未
  活盖雞曰翰音者謂雞鳴必鼓其翼故曰翰音雞
  知時而鳴未嘗失信周禮雞人夜呼旦以叫百官
  亦取孚信之義然雞雖善鳴而不失信而其聲不
[032-12a]
  長不能如鶴之聲聞于天縱聲登天亦何可長乎
  此言上九雖剛而處髙信之感人不能及逺乃欲
  大有為則凶與亢龍有悔同義
艮下/震上
 程子曰序卦有其信者必行之故受之以小過人之
 所信則必行行則過也小過所以繼中孚也為卦山
 上有雷雷震於髙其聲過常故為小過又隂居尊位
 陽失位而不中小者過其常也盖為小者過又為小
[032-12b]
 事過又為過之小
小過亨利貞可小事不可大事飛鳥遺之音不宜上宜
下大吉
 程子曰過者過常也若矯枉而過正過所以就正也
 事有時而當然有待過而後能亨者故小過自有亨
 義利貞者過之道利於貞也不失時宜之謂正過所
 以求就中也所過者小事也事之大者豈可過也於
 大過論之詳矣飛鳥遺之音謂過不逺也不宜上宜
[032-13a]
 下謂宜順也順則大吉過以就之葢順理也過而順
 理其吉必大
 朱子曰小謂隂也為卦四隂在外二陽在内隂多於
 陽小者過也既過於陽可以亨矣然必利於守正則
 又不可以不戒也卦之二五皆以柔而得中故可小
 事三四皆以剛失位而不中故不可大事卦體内實
 外虚如鳥之飛其聲下而不上故能致飛鳥遺音之
 應則宜下而大吉亦不可大事之類
[032-13b]
彖曰小過小者過而亨也過以利貞與時行也柔得中
是以小事吉也剛失位而不中是以不可大事也有飛
鳥之象焉飛鳥遺之音不宜上宜下大吉上逆而下順

 程子曰陽大隂小隂得位剛失位而不中是小者過
 也故為小事過過之小小者與小事有時而當過過
 之亦小故為小過事過有待過而後能亨者過之所
 以能亨也過而利於貞謂與時行也時當過而過乃
[032-14a]
 非過也時之宜也乃所謂正也小過之道於小事有
 過則吉者而彖以卦才言吉義柔得中二五居中也
 隂柔得正能小事吉耳不能濟大事也剛失位而不
 中是以不可大事大事非剛陽之才不能濟三不中
 四失位是以不可大事小過之時自不可大事而卦
 才又不堪大事與時合也有飛鳥之象焉此一句不
 類彖體盖解者之辭誤入彖中中剛外柔飛鳥之象
 卦有此象故就飛鳥為義事有時而當過所以從宜
[032-14b]
 然豈可甚過也如過恭過哀過儉大過則不可所以
 在小過也所過當如飛鳥之遺音鳥飛迅疾聲出而
 身已過然豈能相逺也事之當過者亦如是身不能
 甚逺於聲事不可逺過其常在得宜耳不宜上宜下
 更就鳥音取宜順之義過之道當如飛鳥之遺音夫
 聲逆而上則難順而下則易故在髙則大山上有雷
 所以為過也過之道順行則吉如飛鳥之遺音宜順
 也所以過者為順乎宜也能順乎宜所以大吉
[032-15a]
  愚曰卦名小過而曰亨者謂凡事為之過小尚可
  亨大則不可小雖尚可亨然猶正而後利不正則
  亦不利焉所謂正者謂時所當過而過焉過所以
  就時也故彖曰與時行也伊川云矯枉過正過所
  以就正似以矯枉過正為羙辭夫矯枉是好過正
  是不好言枉固當矯只不可過其正也下云事有
  時當過所以從宜然豈可過甚如過恭過哀過儉
  大過則不可所以在小過此却說得好陽為大隂
[032-15b]
  為小卦中二五隂柔而得中故小事吉三四陽剛
  而失中故不可大事卦自明夷變明夷離為飛鳥
  初往之四自下而升有飛之象震為聲聲往於上
  而止於下遺音之象也盖鳥飛而鳴則鳥身去疾
  而音在後便如鳥之過而遺下其音不宜上者飛
  已過也宜下者遺之音也吉只在遺音不取鳥之
  過伊川云如鳥飛迅疾聲出而身已過然豈相逺
  說得亦好至聲逆而上則難順而下則易㸔來鳥
[032-16a]
  聲之出音韻四逹惟其響之所至恐無上難下易
  之分
象曰山上有雷小過君子以行過乎恭䘮過乎哀用過
乎儉
 程子曰雷震於山上其聲過常故為小過天下之事有
 時當過而不可過甚故為小過君子觀小過之象事
 之宜過者則勉之行過乎恭䘮過乎哀用過乎儉是
 也當過而過乃其宜也不當過而過則過矣
[032-16b]
  愚曰雷聲震驚百里湏是自天上雲間自然驚逺
  懼邇今只在山上發聲不及於逺故為小過之義
  夫過非君子之所安也其可過者但如行之過恭
  䘮之過哀用之過儉可也事有大於此者則不可
  過焉曰恭曰哀曰儉此便是利於正處
初六飛鳥以凶象曰飛鳥以凶不可如何也
 程子曰初六隂柔在下小人之象又上應於四四復
 動體小人躁易而上有應助於所當過必至過甚况
[032-17a]
 不當過而過乎其過如飛鳥之迅疾所以凶也躁疾
 如是所以過之速且逺救止莫及也其過之疾如飛
 鳥之迅豈容救止也凶其宜矣不可如何无所用其
 力也
 朱子曰初六隂柔上應九四又居過時上而不下者
 也飛鳥遺音不宜上宜下故其象占如此郭璞洞林
 占得此者或致羽蟲之孽
  愚曰明夷離為鳥初之四飛也以字如春秋傳凡
[032-17b]
  師能左右之曰以初艮體在下止而柔不當過也
  然正應在四為四所以初遂不當過而過焉有如
  鳥之上飛迅疾雖欲止之不可如何且繇詞謂飛
  鳥遺音宜下不宜上大吉則此爻鳥飛上不下其
  凶必矣聖人於隂之初過已慮其勢之不可止遏
  故戒之
六二過其祖遇其妣不及其君遇其臣无咎象曰不及
其君臣不可過也
[032-18a]
 程子曰陽之在上者父之象尊於父者祖之象四在
 三上故為祖二與五居相應之地同有柔中之徳志
 不從於三四故過四而遇五是過其祖也五隂而尊
 祖妣之象與二同徳相應在他卦則隂陽相求過之
 時必過其常故異也无所不過故二從五亦戒其過
 不及求君遇其臣謂上進而不陵及其君適當臣道
 則无咎也遇當也過臣之分則其咎可知過之時事
 无不過其常故於上進則戒及其君臣不可過不可
[032-18b]
 過臣之分也
 朱子曰六二柔順中正進則過三四而遇六五是過
 陽而反遇隂也如此則不及六五而自得其分是不
 及君而適遇其臣也皆過而不過守正得中之意无
 咎之道也故其象占如此
  愚曰文公云三父四祖五便當為妣五隂而尊有
  祖妣之象過祖而遇妣是過陽而遇隂然二過三
  四之陽而遇五五君也本欲大有為者而六五隂
[032-19a]
  柔不足濟大事且不與已應於是六二不及其君
  只得回來安已臣分而不過為是以亦得无咎
九三弗過防之從或戕之凶象曰從或戕之凶如何也
 程子曰小過隂過陽失位之時三獨居正然在下无
 所能為而為隂所忌惡故有過者在過防於小人若
 弗過防之則或從而戕害之矣如是則凶也三於隂
 過之時以陽居剛過於剛也既戒之過防則過剛亦
 在所戒矣防小人之道正已為先三不失正故无必
[032-19b]
 凶之義能過防則免矣三居下之上居上為下皆如
 是也隂過之時必害於陽小人道盛必害君子當過
 為之防防之不至則為其所戕矣故曰凶如何也言
 其甚也
 朱子曰小過之時事每當過然後得中九三以剛居
 正衆隂所欲害者也而自恃其剛不肯過為之備故
 其象占如此若占者能過防之則可以免矣
九四无咎弗過遇之往厲必戒勿用永貞象曰弗過遇
[032-20a]
之位不當也往厲必戒終不可長也
 程子曰四當小過之時以剛處柔剛不過也是以无
 咎既弗過則合其宜矣故云遇之謂得其道也若往
 則有危必當戒懼也往去柔而以剛進也勿用永貞
 陽性堅剛故戒以隨宜不可固守也方隂過之時陽
 剛失位則君子當隨時順處不可固守其常也四居
 髙位而无上下之交雖比五應初方隂過之時彼豈
 肯從陽也故往則有厲位不當謂處柔九四當過之
[032-20b]
 時不過剛而反居柔乃得其宜故曰遇之遇其宜也
 以九居四位不當也居柔乃遇其宜也當隂過之時
 陽退縮自保足矣終豈能長而盛也故往則有危必
 當戒也
 朱子曰當過之時以剛處柔過乎恭矣无咎之
 道也弗過遇之言弗過於剛而適合其宜也徃
 則過矣故有厲而當戒陽性堅剛故又戒以勿
 用永貞言當隨時之宜不可固守也或曰弗過
[032-21a]
 遇之若依六二爻例則當如此説若依九三爻
 例則過遇當如過防之義未詳孰是當闕以俟知
 者
  愚曰以九居四雖不當位以剛履柔為得其宜故
  无咎然四與初正應也四應初必過二二中也弗
  可過也四若往過二而欲遇初必危厲四初相易
  成坎坎險危厲也此四之所當必戒也夫四之應
  初正也時有不可應只當隨時處順不可固守其
[032-21b]
  正故易又丁寧戒之曰勿用永貞
六五宻雲不雨自我西郊公弋取彼在穴象曰宻雲不
雨已上也
 程子曰五以隂柔居尊位雖欲過為豈能成功如宻
 雲而不能成雨所以不能成雨自西郊故也隂不能成
 雨小畜卦中已解公弋取彼在穴弋射取之也射止
 是射弋有取義穴山中之空中虚乃穴也在穴指六
 二也五與二本非相應乃弋而取之五當位故云公
[032-22a]
 謂公上也同類相取雖得之兩隂豈能濟大事乎猶
 宻雲之不能成雨也陽降隂升合則和而成雨隂已
 在上雲雖宻豈能成雨乎隂過不能成大之義也
 朱子曰以隂居尊又當隂過之時不能有為而弋取
 六二以為助故有此象在穴隂物也兩隂相得其不
 能濟大事可知
  愚曰五兊也艮在下兊澤之氣雖上升為雲而艮
  在下止之故雲雖宻而无雨西郊兊方也此爻小
[032-22b]
  過之主言用小過者也隂之勢雖足以遏陽於上
  而陽之心未便順隂於下隂雖唱而陽未必和故
  雖為雲不能為雨也五之權不足當之故稱公五
  之力不足以明正典刑故稱弋五之功不足以顯
  戮彊暴故稱取穴小過之用盡於此矣故曰不可
  大事此爻宻雲不雨與小畜同小畜者陽畜於隂
  之象小過者隂過於陽之象小畜以盡一卦之義
  小過以盡一爻之義
[032-23a]
上六弗遇過之飛鳥離之凶是謂災𤯝象曰弗遇過之
已亢也
 程子曰六隂而動體處過之極不與理遇動皆過之
 其違理過常如飛鳥之迅速所以凶也離過之逺也
 是謂災𤯝是當有災𤯝也災者天殃𤯝者人為既過
 之極豈唯人𤯝天災亦至其凶可知天理人事皆然
 也居過之終弗遇於理而過之過已亢極其凶宜也
 朱子曰六以隂居動體之上處隂過之極過之已亢
[032-23b]
 而甚逺者也故其象占如此或曰遇過恐亦只當作
 過遇義同九四未知是否
  愚曰上六處動之極而又過之則甚矣上動成離
  離為飛鳥為目巽為繩以繩為目罔罟之象也離
  當作魚網之設鴻則離之之離際其宜之謂遇隂
  宜遇不宜過今以六處上已亢矣而又動而過之
  此如飛鳥縱是髙舉逺過亦必不免罦罝弋獵之
  傷盖不自量力飛之已過離於羅網弋獵其凶可
[032-24a]
  知戒人智力淺小羽毛柔弱无過於為也
 
 
 
 
 
 
 
[032-24b]
 
 
 
 
 
 
 
 周易程朱傳義折衷卷三十二



蒙求集註 事類賦 太平御覽 册府元龜 事物紀原 實賓錄 書敘指南 海錄碎事 古今姓氏書辯證 帝王經世圖譜 職官分紀 歷代制度詳說 八面鋒 錦繡萬花谷 記纂淵海 羣書會元截江網 全芳備祖集 羣書考索 古今合璧事類備要 古今源流至論 小學紺珠 姓氏急就篇 小字錄 雞肋 六帖補 翰苑新書 韻府羣玉 純正蒙求 氏族大全 名疑 喻林 經濟類編 同姓名錄 說畧 天中記 圖書編 駢志 古儷府 廣博物志 御定淵鑑類函 御定駢字類編 御定分類字錦 御定子史精華 御定韻府拾遺 格致鏡原 讀書紀數略 花木鳥獸集類 別號錄 宋稗類鈔 西京雜記 世說新語 朝野僉載 唐新語 次柳氏舊聞 唐國史補 劉賓客嘉話錄 明皇雜錄 大唐傳載 教坊記 幽閒鼓吹 松窗雜錄 雲谿友議 玉泉子 雲仙雜記 唐摭言 金華子雜編 開元天寶遺事 鑒誡錄 南唐近事 北夢瑣言 賈氏譚錄 南部新書 王文正筆錄 儒林公議 涑水記聞 澠水燕談錄 歸田錄 嘉祐雜誌 東齋記事 青箱雜記 錢氏私志 後山談叢 孫公談圃 談苑 畫墁錄 湘山野綠 王壺野史 侯鯖錄 東軒筆錄 泊宅編 珍席放談 鐵圍山叢談 國光談苑 道山清話 墨客揮犀 唐語林 楓窗小牘 南窗記談 過庭錄 萍洲可談 高齋漫錄 默記 揮塵錄 玉照新志 投轄錄 張氏可書 聞見錄 雞肋編 聞見後錄 北牕炙輠錄 步里客談 桯史 獨醒雜誌 耆舊續聞 四朝聞見錄 癸辛雜識 隨隱漫錄 東南紀聞 歸潛志 山房隨筆 來齋金石刻考略 嵩陽石刻集記 金石文考略 分隸偶存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 竹雲題跋 金石經眼錄 石經考異 史通 史通通釋 唐鑑 唐史論斷 唐書直筆 通鑑問疑 三國雜事 經幄管見 涉史隨筆 六朝通鑑博議 宋大事記講義 兩漢筆記 舊聞證誤 通鑑答問 歷代名賢確論 歷代通略 史纂通要 學史 史糾 御批資治通鑑綱目第一冊 御批資治通鑑綱目第二冊 御批資治通鑑綱目第三冊 御批資治通鑑綱目前編 續資治通鑑綱目第一冊 續資治通鑑綱目第二冊 御制評鑒闡要 欽定古今儲貳金鑑 孔子家語 荀子 孔叢子 新語 新書 鹽鐵論 說苑 新序 揚子法言 潛夫論 申鑒 中論 傅子 中說 帝範 續孟子 伸蒙子 素履子 家範 帝學 儒志編 通書述解 張子全書 註解正蒙 太極圖說述解_西銘述解 正蒙初義 二程遺書 二程外書 二程粹言 公是弟子記 節孝語錄 儒言 童蒙訓 省心雜言 上蔡語錄 袁氏世範 延平答問 近思錄 近思錄集註 近思錄集註 雜學辨_附錄 御定小學集註 朱子語類 第一冊 朱子語類 第二冊 朱子語類 第三冊 戒子通錄 知言 明本釋 少儀外傳 麗澤論說集 曾子全書 子思子全書 邇言 木鍾集 經濟文衡 大學衍義 西山讀書記 第一冊 西山讀書記 第二冊 心經 政經 項氏家說 先聖大訓 黃氏日抄 第一冊 黃氏日抄 第二冊 北溪字義_嚴凌講義 準齋雜說 性理群書句解 東宮備覽 孔子集語 朱子讀書法 家山圖書 讀書分年日程 辨惑編 治世龜鑑 管窺外篇 內訓 理學類編 性理大全書 第一冊 性理大全書 第二冊 讀書錄_讀書續錄 大學衍義補 第一冊 大學衍義補 第二冊 居業錄 楓山語錄 東溪日談錄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