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周易程朱傳義折衷 > 周易程朱傳義折衷 卷二十九


[029-1a]
欽定四庫全書
 周易程朱傳義折衷卷二十九
             元 趙采 撰
離下/震上
 程子曰序卦得其所歸者必大故受之以豐物所歸
 聚必成其大故歸妹之後受之以豐也豐盛大之義
 為卦震上離下震動也離明也以明而動動而能明
 皆致豐之道明足以照動足以亨然後能致豐大也
[029-1b]
豐亨王假之勿憂宜日中
 程子曰豐為盛大其義自亨極天下之光大者唯王
 者能至之假至也天位之尊四海之富羣生之衆王
 道之大極豐之道其唯王者乎豐之時人民之繁庶
 事物之殷盛治之豈易周為可憂慮宜如日中之盛
 明廣照无所不及然後无憂也
 朱子曰豐大也以明而動盛大之勢也故其占有亨
 道焉然王者至此盛極當衰則又有憂道焉聖人以
[029-2a]
 為徒憂无益但能守常不至於過盛則可矣故戒以
 勿憂宜日中也
彖曰豐大也明以動故豐王假之尚大也勿憂宜日中
宜照天下也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虚與時消息
而况於人乎况於鬼神乎
 程子曰豐者盛大之義離明而震動明動相資而成
 豐大也王者有四海之廣兆民之衆極天下之大也
 故豐大之道唯王者能致之所有既大其保之治之
[029-2b]
 之道亦當大也故王者之所尚至大也所有既廣所
 治既衆當憂慮其不能周及宜如日中之盛明普照
 天下无所不至則可勿憂矣如是然後能保其豐大
 豈小才小知之所能也既言豐盛之至復言其難常
 以為戒日中盛極則有昃昳月既盈滿則有虧缺天
 地之盈虚尚與時消息况人與鬼神乎盈虚謂盛衰
 消息謂進退天地之運亦隨時進退也鬼神謂造化
 之跡於萬物盛衰可見其消息也於豐盛之時而為
[029-3a]
 此誡欲其守中不至過盛處豐之道豈易也哉
  愚曰豐者盛大之稱當其盛大凡物未有不亨者
  也夫子作彖辭曰明以動故豐者何此以離震二
  體言致豐之道也葢明而不動則明无所用空明
  而已動而不明則行无所向冥行而已豐亨盛大
  之治唯明而有為之君能致之故豐曰勿憂宜日
  中宜照天下者何此以下卦離體而言保豐之道
  也坎為加憂卦中離見巽伏勿憂也離為日為午
[029-3b]
  日在午日中也光照天下也宜日中者謂當盛而
  慮衰兢兢業業如捧盤水使之滿而不溢中而不
  昃則為長治久安不然盛極必衰治極必亂故下
  文便言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虚與時消息
  而况於人乎况於鬼神乎以天地日月言却似聖
  人到此亦无著力處曰是不然聖人主持造化扶
  植天地者也堯之治正日中也不傳子而傳舜故
  不昃舜之治亦日中也不傳子而傳禹故不昃周
[029-4a]
  自文武至於成王亦日中也而周公畢公君陳戒
  慎兢業扶持盛治至康王之世頌聲洋溢有如一
  日亦未嘗有昃食之證信知宜日中者在人豈可
  便謂囿於盈虚消息之數而不以明動保之哉
象曰雷電皆至豐君子以折獄致刑
 程子曰雷電皆至離震並行也二體相合故云皆至
 明動相資成豐之象離明也照察之象震動也威斷
 之象折獄者必照其情實唯明克允致刑者以威其
[029-4b]
 姦惡唯斷乃成故君子觀雷電動明之象以折獄致
 刑也噬嗑言先王勅法豐言君子折獄以明在上而
 麗於威震王者之事故為制刑立法以明在下而麗
 於威震君子之用故為折獄致刑旅明在上而云君
 子者旅取慎用刑與不留獄君子皆當然也
初九遇其配主雖旬无咎往有尚象曰雖旬无咎過旬
災也
 程子曰雷電皆至成豐之象明動相資致豐之道非
[029-5a]
 明无以照非動无以行相須猶形影相資猶表裏初
 九明之初四動之初宜相須以成其用故雖旬而相
 應位則相應用則相資故初謂四為配主已所配也
 配雖匹稱然就之者也如配天以配君子故初於四
 云配四於初云夷也雖旬无咎旬均也天下之相應
 者常非均敵如隂之應陽柔之從剛下之附上敵則
 安肯相從唯豐之初四其用則相資其應則相成故
 雖均是剛陽相從而无過咎也葢非明則動无所
[029-5b]
 之非動則明无所用相資而成用同舟則秦越一心
 共難則仇怨協力事勢使然也往而相從則能成其
 豐故云有尚有可加尚也在他卦則不相下而離隙
 矣聖人因時而處宜隨事而順理夫勢均則不相下
 者常理也然有雖敵而相資者則相求也初四是也
 所以雖旬而无咎也與人同而力均者在乎降已以
 相求協力以從事若先壞已之私有加上之意則患
 當至矣故曰過旬災也均而先已是過旬也一求勝
[029-6a]
 則不能同矣
 朱子曰配主謂四旬均也謂皆陽也當豐之時明動
 相資故初九之遇九四雖皆陽剛而其占如此也
  愚曰離性上升故下卦三爻皆上適於震初九適
  四以其配之所在也卦以泰九二之四而成豐則
  九四者成卦之主也四雖配所在而九非其配故
  曰配主遇者不期而㑹四不應初而初主之不期
  㑹而㑹故曰遇其配主數窮於十既周則曰旬四
[029-6b]
  非初配故初雖遇四不可久處然雖旬日尚可无
  咎所以无咎者以初既遇四四必往初四初相易
  則初亦尚乎四尚亦配也以下配上曰尚今之尚
  主是也若過旬日則為災矣數窮則宜變易之道
  也
六二豐其蔀日中見斗往得疑疾有孚發若吉象曰有
孚發若信以發志也
 程子曰明動相資乃能成豐二為明之主又得中正
[029-7a]
 可謂明者也而五在正應之地隂柔不正非能動者
 二五雖皆隂而在明動相資之時居相應之地才不
 足耳既其應之才不足資則獨明不能成豐既不能
 成豐則喪其明功故為豐其蔀日中見斗二至明之
 才以所應不足與而不能成其豐喪其明功无明功
 則為昏暗故云見斗斗昏見者也蔀周匝之義用障蔽
 之物掩晦於明者也斗屬隂而主運之象五以隂柔
 而當君位日中盛明之時乃見斗猶豐大之時而遇
[029-7b]
 柔弱之主斗以昏見言見斗則是明喪而暗矣二雖
 至明中正之才所遇乃柔暗不正之君既不能下求
 於已若往求之則反得疑猜忌疾暗主如是也然則
 如之何而可夫君子之事上也不得其心則盡其至
 誠以感發其志意而已茍誠意能動則雖昏蒙可開
 雖柔弱可輔也雖不正可正也古人之事庸君常主
 而克行其道者已之誠意上達而君見信之篤耳管
 仲之相桓公孔明之輔後主是也若能以誠信發其
[029-8a]
 志意則得行其道乃為吉也有孚發若謂以已之孚
 信感發上之心志也茍能發則其吉可知謂柔暗有
 可發之道也
 朱子曰六二居豐之時為離之主至明者也而上應
 六五之柔暗故為豐蔀見斗之象蔀障蔽也大其障
 蔽故日中而昏也往而從之則昏暗之主必反見疑
 唯在積其誠意以感發之則吉戒占者宜如是也虚
 中有孚之象
[029-8b]
  愚曰此卦與離卦相似但上九一爻變而不全耳
  故下三爻離體全有明德者也上三爻離體缺暗
  而不明者也故彖有昃食之辭爻有蔀斗沛沬之
  喻而諸爻以明暗為吉凶也蔀者用草覆曖掩蔽
  之物或曰草苫也震巽為草故曰蔀喻暗也下體
  離為日中五兊伏艮艮離賁象天文也震少陽其
  䇿七天文而數七斗象也六二以明中正之才
  當豐之世而遇六五暗昧之君猶當晝而見夜斗
[029-9a]
  其暗甚矣五當下求二者也今五暗不應二二若
  自往以求之五必反見疑何者夜光明月无因而
  前匹夫且為之按劍况五暗甚二懷明德不待招
  而往見疑必矣故曰往得疑疾然六二中虚有信
  之本孚信相感五之疑心必昭然若發矣吉孰大
  焉象曰信以發志言以二之信發五之志則五之
  暗昧亦必明矣
九三豐其沛日中見沬折其右肱无咎象曰豐其沛不
[029-9b]
可大事也折其右肱終不可用也
 程子曰沛者古本有作斾字者王弼以為幡幔則是
 斾也幡幔圍蔽於内者豐其沛其暗更甚於蔀也三
 明體而反暗於四者所應隂暗故也三居明體之上
 陽剛得正本能明者也豐之道必明動相資而成三
 應於上上隂柔又无位而處震之終既終則止矣不
 能動者也他卦至終則極震至終則止矣三无上之
 應則不能成豐沬星之微小无名數者見沬暗之甚
[029-10a]
 也豐之時而遇上六日中而見沬者也右肱人之所
 用乃折矣其无能為可知賢智之才遇明君則能有
 為於天下上无可賴之主則不能有為如人之折其
 右肱也人之為有所失則有所歸咎曰由是故致是
 若欲動而无右肱欲為而上无所賴則不能而已更
 復何言无所歸咎也三應於上上隂而无位隂柔无
 勢力而處既終其可共濟大事乎既无所賴如右肱
 之折終不可用矣
[029-10b]
 朱子曰沛一作斾謂幡幔也其蔽甚於蔀矣沬小星
 也三處明極而應上六雖不可用而非咎也故其象
 占如此
  愚按沛古本作斾輔嗣以為幡幔震為𤣥黄兊金
  斷之斾也斾之蔽明尤甚於蔀三之上成艮艮離
  亦天文沬斗後小星隨斗而動者見沬則暗尤甚
  於見斗三以離體之極至明剛正當豐之世而上
  六以隂柔極暗應之猶當晝而見斗後小星其暗
[029-11a]
  極矣斯人也豈可與共大事哉兊為右伏艮為肱
  兊折之折右肱也上六暗極既不可以大事三若
  從之必罹其咎故自折其右肱以示終不可用右
  肱致用者也右肱折尚可用乎退居无能庶幾免
  咎
九四豐其蔀日中見斗遇其夷主吉象曰豐其蔀位不
當也日中見斗幽不明也遇其夷主吉行也
 程子曰四雖陽剛為動之主又得大臣之位然以不
[029-11b]
 中正遇隂暗柔弱之主豈能致豐大也故為豐其蔀
 蔀周圍掩蔽之物周圍則不大掩蔽則不明日中見
 斗當盛明之時反昏暗也夷主其等夷也相應故謂
 之主初四皆陽而居初是其德同又居相應之地故
 為夷主居大臣之位而得在下之賢以為之助則能致
 豐大乎曰在下者上有當位為之與在上者下有賢
 才為之助豈无益乎故吉也然而致天下之豐有君
 而後能也五隂柔居尊而震體无虚中巽順下賢之
[029-12a]
 象下雖多賢亦將何為葢非陽剛中正不能致天下
 之豐也位不當謂以不中正居髙位所以暗而不能
 致豐日中見斗謂幽暗不能光明君隂柔而臣不中
 正故也陽剛相遇吉之行也下就於初故云行下求
 則為吉也
 朱子曰象與六二同夷等夷也謂初九也其占為當
 豐而遇暗主下就同德則吉也
  愚曰四居震巽之中震巽為草掩蔽覆曖蔀也兊
[029-12b]
  有伏艮四應離初艮離為天文震動也其策七天
  文動而七斗也離目為見九四處不當位如在蔀
  中自蔽其明又上卦離體毁缺其幽而不明乃自
  取之非二三比矣夷均也主四也夷主謂初也初
  與四皆是陽為同德故曰夷主初四雖不應倘四
  以同德之故行而遇初則亦吉何者四得以資其
  明也故曰吉行行則吉也初曰往四曰行兩相求
  而相遇曰配主就初而言也曰夷主就四而言也
[029-13a]
六五來章有慶譽吉象曰六五之吉有慶也
 程子曰五以隂柔之才為豐之主固不能成其豐大
 若能來致在下章美之才而用之則有福慶復得美
 譽所謂吉也六二文明中正章美之才也為五者誠
 能致之在位而委任之可以致豐大之慶名譽之美
 故吉也章美之才主二而言然初與三四皆陽剛之
 才五能用賢則彚征矣二雖隂有文明中正之德大
 賢之在下者也五與二雖非隂陽正應在明動相資
[029-13b]
 之時有相為用之義五若能來章則有慶譽而吉也
 然六五无虚已下賢之義聖人設此義以為教耳其
 所謂吉者可以有慶福及於天下也人君雖柔暗若能
 用賢才則可以為天下之福唯患不能耳
 朱子曰質雖柔暗若能來致天下之明則有慶譽而
 吉矣葢因其柔暗而設此以開之占者能如是則如
 其占矣
  愚曰六二離之中爻有明德而含章者也六五能
[029-14a]
  不自尊屈已以來之則慶集於國家而譽歸於已
  六五震體也其所以吉者以明動相資有得賢之
  慶也
上六豐其屋蔀其家闚其戸閴其无人三嵗不覿凶象
曰豐其屋天際翔也闚其戸閴其无人自藏也
 程子曰六以隂柔之質而居豐之極處動之終其滿
 假躁動甚矣處豐大之時宜乎謙屈而處極髙致豐
 大之功在乎剛健而體隂柔當豐大之任在乎得時
[029-14b]
 而不當位如上六者處无一當其凶可知豐其屋處
 太髙也蔀其家居不明也以隂柔居豐大而在无位
 之地乃髙亢昏暗自絶於人人誰與之故闚其戸閴
 其无人也至於三嵗之久而不知變其凶宜矣不覿
 謂尚不見人葢不變也六居卦終有變之義而不能
 遷是其才不能也六處豐大之極在上而自髙若飛
 翔於天際謂其髙大之甚闚其戸而无人者雖居豐
 大之極而實无位之地人以其昏暗自髙大故皆棄
[029-15a]
 絶之自藏避而弗與親也
 朱子曰以隂柔居豐極處動終明極而反暗者也故
 為豐大其屋而反以自蔽之象无人不覿亦言障蔽
 之深其凶甚矣
  愚曰自二至上有大壯體棟宇之象也震巽為草
  蔀也上卦所以不明而暗者以上六也上六為暗
  之主所以掩五四而失明者也上以柔暗之極不
  知盈虚消息之理自以位髙處上而欲豐大其屋
[029-15b]
  至使屋楹翔於天際然物惡太盛盛則必虧上極
  必變則豐其屋者乃所以蔀其家言家敗而草蔽
  其家也曰闚其戸閴其无人者謂因家敗家人遁
  逃鬼瞰其室閴乎其无人跡也曰三嵗不覿者謂
  自此三嵗更不見有人到其家言敗之速也此所
  謂中則昃盈則食不能宜日中者也其所以不能
  宜日中者以處暗之極也
艮下/離上
[029-16a]
 程子曰序卦豐大也窮大者必失其居故受之以旅
 豐盛至於窮極則必失其所安旅所以次豐也為卦
 離上艮下山止而不遷火行而不居為違去不處之象
 故為旅也又麗乎外亦旅之象
旅小亨旅貞吉
 程子曰以卦才言也如卦之才可以小亨得旅之貞
 正而吉也
 朱子曰旅羇旅也山止於下火炎於上為去其所止
[029-16b]
 而不處之象故為旅以六五得中於外而順乎上下
 之二陽艮止而離麗於明故其占可以小亨而能守
 其旅之正則吉旅非常居若可茍者然道无不在故
 自有其正而不可須臾離也
  愚曰寓於兩間凡有形者莫非旅也天地旅於太
  虚萬物旅於天地物无久居其所之理故有旅旅
  客於外也旅无勢无權无親不足以成大事旅得
  其道可以小亨窮不可以失義困不可以舍命而
[029-17a]
  客不可以貶損道德故曰旅貞吉
彖曰旅小亨柔得中乎外而順乎剛止而麗乎明是以
小亨旅貞吉也旅之時義大矣哉
 程子曰六上居五柔得中乎外也麗乎上下之剛順
 乎剛也下艮止上離麗止而麗於明也柔順而得在
 外之中所止能麗於明是以小亨得旅之貞正而吉
 也旅困之時非陽剛中正有助於下不能致大亨也
 所謂得在外之中中非一揆旅有旅之中也止麗於
[029-17b]
 明明則不失時宜然後得處旅之道天下之事當隨
 時各適其宜而旅為難處故稱其時義之大
  愚曰彖以柔得中乎外而順乎剛止而麗乎明釋
  繇辭者何旅否變也變否六三之柔而居乎五失
  其所居而在外旅也然柔得中而能順乎上下之
  剛不為二剛所掩而小者亨此以上卦六五言旅
  也變否九五之剛而居於三九居三雖未為失所
  然自五而反下猶為旅也剛居三成艮艮止也以
[029-18a]
  艮之止而附麗乎離之明所以為貞而獲吉也此
  以下卦九三言旅也能順剛能麗明是以小亨是
  以貞吉旅貞吉繇辭語脉不與小亨接故兩言旅
  各一義也
象曰山上有火旅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獄
 程子曰火之在髙明无不照君子觀明照之象則以
 明慎用刑明不可恃故戒於慎明而止亦慎象觀火
 行不處之象則不留獄獄者不得已而設民有罪而
[029-18b]
 入豈可留滯淹久也
 朱子曰慎刑如山不留如火
初六旅瑣瑣斯其所取災
 程子曰六以隂柔在旅之時處於卑下是柔弱之人
 處旅困而在卑賤所存汚下者也志卑之人既處旅
 困鄙猥瑣細無所不至乃其所以致悔辱取災咎也
 瑣瑣猥細之狀當旅困之時才質如是上雖有援无
 能為也四陽性而離體亦非就下者也又在旅與他
[029-19a]
 卦為大臣之位者異矣
 朱子曰當旅之時以隂柔居下位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旅瑣瑣志窮災也
 程子曰志意窮迫葢自取災也災𤯝對言則有分獨
 言則謂災患耳
六二旅即次懐其資得童僕貞
 程子曰二有柔順中正之德柔順則衆與之中正則
 處不失當故能保其所有童僕亦盡其忠信雖不若
[029-19b]
 五有文明之德上下之助亦處旅之善者也次舍旅
 所安也財貨旅所資也童僕旅所賴也得就次舍懐
 畜其資財又得童僕之貞良旅之善也柔弱在下者
 童也强壯處外者僕也二柔順中正故得内外之心
 在旅所親比者童僕也不云吉者旅遇之際得免於
 災厲則已善矣
 朱子曰即次則安懐資則裕得其童僕之貞信則无
 欺而有賴旅之最吉者也二有柔順中正之德故其
[029-20a]
 象占如此
象曰得童僕貞終无尤也
 程子曰羇旅之人所賴者童僕也既得童僕之忠貞
 終无尤悔矣
九三旅焚其次喪其童僕貞厲
 程子曰處旅之道以柔順謙下為先三剛而不中又
 居下體之上與艮之上有自髙之象在旅而過剛自
 髙致困災之道也自髙則不順於上故上不與而焚
[029-20b]
 其次失所安也上離為焚象過剛則暴下故下離而喪
 其童僕之貞信謂失其心也如此則危厲之道也旅
 焚失其次舍亦以困傷矣以旅之時而與下之道如
 此義當喪也在旅而以過剛自髙待下必喪其忠貞
 謂失其心也在旅而失其童僕之心為可危也
 朱子曰過剛不中居下之上故其象占如此喪其童
 僕則不止於失其心矣故貞字連下句為義
  愚曰九三處艮之上所謂止而麗乎明者也然離
[029-21a]
  火迫近故有焚次之象諸儒多以九三為處旅不
  善是不然九三葢處旅之不幸未見其不善也何
  者三以剛正而麗明本是正當分曉底人而次焚
  僕喪羇旅之不幸也兊為毁傷既焚次主安得不
  傷主傷而童僕死之僕可謂能以正處危厲矣聖
  人曰僕所以死正者以九三在旅能與下相比其
  主既義宜僕之喪而得其死力也主不失義僕不
  失正九三非不善處旅也其焚次喪僕九三之不
[029-21b]
  幸也二隂在下故曰與下
九四旅於處得其資斧我心不快象曰旅於處未得位
也得其資斧心未快也
 程子曰四陽剛雖不居中而處柔在上體之下有用
 柔能下之象得旅之宜也以剛明之才為五所與為
 初所應在旅之善者也然四非正位故雖得其處止
 不若二之就次舍也有剛明之才為上下所與乃旅
 而得貨財之資器用之利也雖在旅為善然上无剛
[029-22a]
 陽之與下唯隂柔之應故不能伸其才行其志其心
 不快也云我者據四而言四以近君為當位在旅五
 不取君義故四為未得位也曰然則以九居四不正
 為有咎矣曰以剛居柔旅之宜也九以陽明之才欲
 得時而行其志故雖得資斧於旅為善其心志未快
 也
 朱子曰以陽居隂處上之下用柔能下故其象占如
 此然非其正位又上无剛陽之與下唯隂柔之應故
[029-22b]
 其心有所不快也
  愚曰此爻資斧亦因離象而言離為蠃貝資也離
  為兵巽木貫之斧也九四居上卦之下近文明之
  君進不為亢退不為卑故在旅而於處進於次矣
  非惟得資又且得斧斷制矣四之心何以不快也
  曰九剛徳而居隂位非其正也夫德以位行位以
  正定居非正位而能行正道者无之是以君子不
  處也齊景公待孔子以季孟之間孔子曰吾老矣
[029-23a]
  不能用宣王養孟子以萬鍾之禄孟子曰久於齊
  非我志聖賢之處旅豈茍然哉
六五射雉一矢亡終以譽命象曰終以譽命上逮也
 程子曰六五有文明柔順之德處得中道而上下與
 之處旅之至善者也人之處旅能合文明之道可謂
 善矣羇旅之人動而或失則困辱隨之動而无失然
 後為善離為雉文明之物射雉謂取則於文明之道
 而必合如射雉一矢而亡之發无不中則終能致譽
[029-23b]
 命也譽令聞也命福禄也五居文明之位有文明之
 德故動必中文明之道也五君位人君无旅旅則失
 位故不取君義有文明柔順之德則上下與之逮與
 也能順承於上而上與之為上所逮也在上而得乎
 下為下所逮也在旅而上下與之所以致譽命也旅
 者困而未得所安之時也終以譽命終當致譽命也
 已譽命則非旅也困而親寡則為旅不必在外也
 朱子曰雉文明之物離之象也六五柔順文明又得
[029-24a]
 中道為離之主故得此爻者為射雉之象雖不无亡
 矢之費而所喪不多終有譽命也
  愚曰六五君位也君不可以旅也而言其義六五
  之旅其終也復得人譽受天命則以柔得中乎外
  而順乎剛離為雉文明之物人文也當其旅也六
  五不敢以文明自居曰吾一矢之无有而何以得
  雉所以順乎衆剛以為之矢也然後人皆譽之曰
  上能屈已虚心以逮下我不可不盡吾力焉而使
[029-24b]
  吾君旅於外可乎唐德宗奉天之狩陸贄告之以
  下罪己之語而人心感悦天命復歸此之謂終以
  譽命也德宗平時自以為文能致理明能察物威
  能肅下今皆黜去其所有而无之然後人心復恱
  天命復歸以上逮下故也
上九鳥焚其巢旅人先笑後號咷喪牛於易凶象曰
以旅在上其義焚也喪牛於易終莫之聞也
 程子曰鳥飛騰處髙者也上九剛不中而處最髙又
[029-25a]
 離體其亢可知故取鳥象在旅之時謙降柔和乃可
 自保而過剛自髙失其所安宜矣巢鳥所安止焚其
 巢失其所安无所止也在離上為焚象陽剛自處於
 至髙始快其意故先笑既而失安莫與故號咷輕易
 以喪其順德所以凶也牛順物喪牛於易謂忽易以
 失其順也離火性上為躁易之象上承鳥焚其巢故
 更加旅人字不云旅人則是鳥笑哭也以旅在上而
 以尊位自處豈能保其居其義當有焚巢之事方以
[029-25b]
 極剛自髙為得志而笑不知喪其順德於躁易是終
 莫之聞謂終不自聞知也使自覺知則不至於極而
 號咷矣陽剛不中而處極困有髙亢躁動之象而火
 復炎上則又甚焉
 朱子曰上九過剛處旅之上離之極驕而不順凶之
 道也故其象占如此
  愚曰離為飛鳥九動變六成震震為竹葦巽為木
  鳥隠其中巢也三下卦之上亢之亢也故變次
[029-26a]
  稱巢以象其髙上九處旅而位髙亢豈其所宜巽
  木離火以焚其巢失其所也夫羇旅之人一旦髙
  位曷勝其喜故旅人先笑也樂不知戒禍至而泣
  故後號咷也卦離目動震有聲笑也兊澤流於目
  巽號出於口號咷也上六變上二畫成坤坤為牛
  上六髙亢不變坤象隠喪牛也易只作疆埸之易
  牛資之大者上有其牛不知保守喪於疆埸雖有
  告者聵然不聞剛愎之至也離伏坎坎為耳坎耳
[029-26b]
  伏不聞也處旅惡髙而尤忌太髙所以三與上相
  似而上之焚巢尤凶於三之焚次也
 
 
 
 
 
 周易程朱傳義折衷卷二十九



道德真經註(一) 沖虛至德真經 南華真經 抱朴子內篇 雲笈七籤 楚辭章句 蔡中郎集 曹子建集 嵇中散集 陸士衡文集 陸士龍文集 箋註陶淵明集 鮑明遠集 謝宣域集 昭明太子集 梁江文通文集 徐孝穆集箋注 庾子山集 寒山詩集 王子安集 盈川集 盧昇之集 駱賓王文集 陳拾遺集 張燕公集 曲江集 李太白集分類補註 集千家註杜工部詩集 須溪先生校本唐王右丞集 高常侍集 孟浩然集 次山集 顏魯公集 岑嘉州詩 杼山集 劉隨州集 韋蘇州集 毗陵集 錢仲文集 翰苑集 權載之文集 別本韓文考異 柳河東集注 劉賓客文集 呂衡州集 張司業集 皇甫持正集 李文公集 歐陽行周文集 孟東野詩集 長江集 歌詩編 沈下賢集 會昌一品集 元氏長慶集 白氏長慶集 樊川集 姚少監詩集 李義山詩集 李義山文集箋註 溫庭筠詩集 丁卯詩集 文泉子集 孫可之集 李羣玉詩集 碧雲集 唐李推官披沙集 文藪 甫里集 玉川子詩集 司空表聖文集 司空表聖詩集 韓內韓別集 桂苑筆耕集 唐黃先生文集 甲乙集 白蓮集 禪月集 浣花集 廣成集 騎省集 河東集 小畜集 王黃州小畜外集殘 林和靖集 河南穆公集 范文正集 河南集 蘇學士集 傳家集 盱江集 丹淵集 元豐類藁 宛陵集 伊川擊壤集 歐陽文粹 嘉祐集 臨川文集 增刊校正王狀元集註分類東坡先生詩 經進東坡文集事略 欒城集 欒城應詔集 豫章文集 后山詩注 張右史文集 淮海集 雞肋集 浮溪集 增廣箋註簡齋詩集 簡齋詩外集 于湖集 晦菴集 止齋集 梅溪集 攻媿集 象山集 盤洲文集 石湖詩集 誠齋集 渭南文集 說郛 第七冊 玉芝堂談薈 元明事類鈔 儼山外集 古今說海 第一冊 古今說海 第二冊 少室山房筆叢正集 鈍吟雜錄 古今同姓名錄 編珠 藝文類聚 第一冊 藝文類聚 第二冊 北堂書鈔 龍筋鳳髓判 初學記 元和姓纂 白孔六帖 第一冊 白孔六帖 第二冊 小名錄 蒙求集註 事類賦 太平御覽 第一冊 太平御覽 第二冊 太平御覽 第三冊 太平御覽 第四冊 太平御覽 第五冊 太平御覽 第六冊 太平御覽 第七冊 太平御覽 第八冊 太平御覽 第九冊 冊府元龜 第一冊 冊府元龜 第二冊 冊府元龜 第三冊 冊府元龜 第四冊 冊府元龜 第五冊 冊府元龜 第六冊 冊府元龜 第七冊 冊府元龜 第八冊 冊府元龜 第九冊 冊府元龜 第十冊 冊府元龜 第十一冊 冊府元龜 第十二冊 冊府元龜 第十三冊 冊府元龜 第十四冊 冊府元龜 第十五冊 冊府元龜 第十六冊 冊府元龜 第十七冊 冊府元龜 第十八冊 事物紀原 實賓錄 書敘指南 海錄碎事 古今姓氏書辯證 帝王經世圖譜 職官分紀 歷代制度詳說 八面鋒 錦繡萬花谷 古今事文類聚 第一冊 古今事文類聚 第二冊 古今事文類聚 第三冊 古今事文類聚 第四冊 古今事文類聚 第五冊 記纂淵海 第一冊 記纂淵海 第二冊 記纂淵海 第三冊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 群書會元截江網 全芳備祖集 群書考索 第一冊 群書考索 第二冊 群書考索 第三冊 古今合璧事類備要第一冊 古今合璧事類備要第二冊 古今合璧事類備要第三冊 古今源流至論 玉海 第一冊 玉海 第二冊 玉海 第三冊 玉海 第四冊 玉海 第五冊 玉海 第六冊 小學紺珠 姓氏急就篇 小字錄 雞肋 六帖補 翰苑新書 第一冊 翰苑新書 第二冊 韻府群玉 純正蒙求 氏族大全 名疑 荊川稗編 第一冊 荊川稗編 第二冊 荊川稗編 第三冊 萬姓統譜 第一冊 萬姓統譜 第二冊 氏族博攷 喻林 第一冊 喻林 第二冊 經濟類編 第一冊 經濟類編 第二冊 經濟類編 第三冊 經濟類編 第四冊 同姓名錄 說略 天中記 第一冊 天中記 第二冊 天中記 第三冊 圖書編 第一冊 圖書編 第二冊 圖書編 第三冊 圖書編 第四冊 圖書編 第五冊 駢志 山堂肆考 第一冊 山堂肆考 第二冊 山堂肆考 第三冊 山堂肆考 第四冊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