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周易程朱傳義折衷 > 周易程朱傳義折衷 卷十五


[015-1a]
欽定四庫全書
 周易程朱傳義折衷卷十五
             元 趙采 撰
震下/艮上
 程子曰序卦物畜然後可養故受之以頥夫物既畜
 聚則必有以養之无養則不能存息頥所以次大畜
 也卦上艮下震上下二陽爻中含四隂上止而下動
 外實而中虚人頤頷之象也頥養也人口所以飲食
[015-1b]
 養人之身故為頤聖人設卦推養之義大至於天地
 養育萬物聖人養賢以及萬民與人之養生養形養
 徳養人皆頥養之道也動息節宣以養生也飲食衣
 服以養形也威儀行義以養徳也推已及物以養人也
頥貞吉觀頥自求口實彖曰頥貞吉養正則吉也觀頥
觀其所養也自求口實觀其自養也天地養萬物聖人
養賢以及萬民頥之時大矣哉
 程子曰頥之道以正則吉也人之養身養徳養人養
[015-2a]
 于人皆以正道則吉也天地造化育養萬物各得其
 宜者亦正而已矣觀頥自求口實觀人之所頥與其
 自求口實之道則善惡吉凶可見矣貞吉所養者正
 則吉也所養謂所養之人與養之之道自求口實謂
 其自求養身之道皆以正則吉也聖人極言頥之道
 而賛其大天地之道則養育萬物養育萬物之道正而
 已矣聖人作養賢才與之共天位使之食天禄俾施
 澤於天下養賢以及萬民也養賢所以養萬民也夫
[015-2b]
 天地之中品物之衆非養則不生聖人裁成天地之
 道輔相天地之宜以養天下至於鳥獸草木皆有養
 之之政其道配天地故夫子推頥之道賛天地與聖
 人之功曰頥之時大矣哉
  愚曰頥口車之名聖人見震艮之合外實中虚有
  口象下動上止有嚼象故名之曰頥頥之用養也
  養以正則吉養不正則凶故曰頥貞吉卦自臨四
  變為頥頥是大畫底離離為目觀也觀人之所養
[015-3a]
  必自求口實處覘之口實不過言語飲食言語飲
  食得其正則足以知所養之正若不正則足以知
  其所養之邪口實即觀頥之自也彖辭言觀頥觀
  其所養自求口實觀其自養兩句只一意言欲觀
  其所養觀其自求口實養者何如至於象辭聖人又
  専以慎言語節飲食為言可見觀頥只在觀口實
  上分曉故觀辭寡可知為吉人觀辭多可知為躁
  人觀飯糗茹草若將終身可知為舜觀陋巷簞瓢
[015-3b]
  其樂不改可知為顔觀不食周粟可知為夷齊觀
  曲肱飲水可知為孔子則言語飲食豈非觀頥之
  自乎彖又於震艮之象推之曰天地養萬物聖人
  養賢以及萬民乾天也坤地也乾交坤之初為震
  交坤之上為艮隂陽相交養萬物也上九尚賢在
  五位之上坤衆為民聖人養賢以及萬民也養萬
  物本乎隂陽隂陽正則萬物遂矣養萬民本乎養
  賢正人在上萬民遂矣養物養民以時為大故曰
[015-4a]
  頥之時大矣哉
象曰山下有雷頥君子以慎言語節飲食
 程子曰以二體言之山下有雷雷震于山下山之生
 物皆動其根荄發其萌芽為養之象以上下之義言
 之艮止而震動上止下動頥頷之象也以卦形言之
 上下二陽中含四隂外實中虚頥口之象口所以養
 身也故君子觀其象以養其身慎言語以養其徳節
 飲食以養其體不唯就口取養義事之至近而所繋
[015-4b]
 至大者莫過于言語飲食也在身為言語于天下則
 凡命令政教出于身者皆是慎之則必當而无失在
 身為飲食于天下則凡貨資財用養于人者皆是節
 之則適宜而无傷推養身之道則養徳養天下莫不
 然也
  愚曰震為決躁艮在上而止之慎言語也頥中无
  物節飲食也言語不慎則招禍飲食不節則生疾
  皆非所養之道故觀頥觀于此而已
[015-5a]
初九舎爾靈龜觀我朶頥凶象曰觀我朶頥亦不足貴

 程子曰蒙之初六蒙者也爻乃主發蒙而言頥之初
 九亦假外而言爾謂初也舍爾之靈龜乃觀我而朶
 頥我對爾而設初之所以朶頥者四也然非四謂之
 也假設之辭爾九陽體剛明其才智足以養正者也
 龜能咽息不食靈龜喻其明智而可以不求養于外
 也才雖如是然以陽位居動體而在頥之時求頥人所
[015-5b]
 欲也上應于四不能自守志在上行説所欲而朶頥
 者也心既動則其自失必矣迷欲而失已以陽而従
 隂則何所不至是以凶也朶頥為朶動其頥頷人見
 食而欲之則動頥垂涎故以為象九動體朶頥謂其
 説隂而志動既為欲所動則雖有剛健明智之才終
 必自失故其才亦不足貴也人之貴乎剛者為其能
 立而不屈于欲也貴乎明者為其能照而不失其正
 也既惑所欲而失其正何剛明之有為可賤也
[015-6a]
  愚曰頥自明夷之離三變成頥又頥是大畫底離
  離為龜故初九有龜之象伏于坤上之下龜蟄時
  也龜所以靈者蟄則咽息不動无求于外君子在
  下所養以正靈龜之類也今初九靈龜自可不食
  乃舎而上應六四是舎爾所以為靈龜者觀我而
  朶其頥也初在動體之下頥而動朶頥也爾言初
  九我言六四舎爾觀我忘已従欲動而不正凶之
  道也夫貴于陽者為其特立不屈於欲今躁妄徒
[015-6b]
  餔无耻自辱不足貴矣何者飲食之人人皆賤之
六二顛頥拂經于丘頥征凶象曰六二征凶行失類也
 程子曰女不能自處必従男隂不能獨立必従陽二
 隂柔不能自養待養於人者也天子養天下諸侯養
 一國臣食君上之禄民賴司牧之養皆以上養下理
 之正也二既不能自養必求養于剛陽若反下求于
 初則為顛倒故云顛頥顛則拂違經常不可行也若求
 養于丘則徃必有凶丘在外而髙之物謂上九也卦止
[015-7a]
 二陽既不可顛頥于初若求頥于上九往則凶在頥
 之時相應則相養者也上非其應而往求養非道妄
 動是以凶也顛頥則拂經不獲其養爾妄求于上往
 則得凶也今有人才不足以自養見在上者勢力足
 以養人非其族類妄往求之取辱得凶必矣六二中
 正在他卦多吉而凶何也曰時然也隂柔既不足以
 自養初上二爻皆非其與故往求則悖理而得凶也
 征而従上則凶者非其類故也往求而失其類得凶
[015-7b]
 宜矣行往也
 朱子曰求養於初則顛倒而違于常理求養于上則
 往而得凶丘土之髙者上之象也
  愚曰初上二陽為一卦之主初以失已而凶上以
  由頥而吉理之自然也至二與四三與五則或顛
  或拂于頥之道有所不順葢逺近相取勢有所就
  耳亦視其所向之得失而吉凶可知矣就養于下
  曰顛違其常理曰拂以上養下此常理也常理謂
[015-8a]
  之經二宜求養于五今顛倒而求養于初可謂拂
  其上養下之經常矣上六之艮為山山半為丘五
  也以五養二謂之丘頥于往也越也今二既求養
  于初而倒施矣又欲越丘頥而上征以従上九上
  下求養皆失之故曰凶象曰行失類也以五乃二
  之類上非二類也
六三拂頥貞凶十年勿用无攸利象曰十年勿用道大
悖也
[015-8b]
 程子曰頥之道唯正則吉三以隂柔之質而處不中
 正又在動之極是柔邪不正而動者也其養如此拂
 違于頥之正道是以凶也得頥之正則所養皆吉求
 養養人則合于義自養則成其徳三乃拂違正道故
 戒以十年勿用十數之終謂終不可用无所往而利
 也所以戒終不可用以其所由之道大悖義理也
  愚曰此爻就養于上故不曰顛然亦違養道之正
  故曰拂夫上為養主已為之利何拂之有曰上尊
[015-9a]
  道而貴徳下守道而尊已此所謂養之正道也今
  六三以不正之徳居動躁之極不以道義交于上
  九而以口腹累上九則拂其養道之正矣如之何
  而不凶不正之人必見屏棄故曰十年勿用十坤
  數之極坤為年本欲求利反更得害故曰无攸利
  象曰道大悖也謂大乖養道也
六四顛頥吉虎視眈眈其欲逐逐无咎象曰顛頥之吉
上施光也
[015-9b]
 程子曰四在人上大臣之位六以隂居之隂柔不足
 以自養況養天下乎初九以剛陽居下在下之賢也
 與四為應四又柔順而正是能順于初賴初之養也
 以上養下則為順今反求下之養顛倒也故曰顛頥然
 已以不勝其任求在下之賢而順従之以濟其事則天
 下得其養而已无曠敗之咎故為吉也夫居上位者
 必有才徳威望為下民所尊畏則事行而衆心服従若
 或下易其上則政出而人違刑施而怨起輕于凌犯亂
[015-10a]
 之由也六四雖能順従剛陽不廢厥職然質本隂柔
 賴人以濟人之所輕故必養其威嚴眈眈然如虎視則
 能重其體貎下不敢易又從于人者必有常若間或无
 繼則其政敗矣其欲謂所須用者必逐逐相繼而不乏則
 其事可濟若取于人而无繼則困窮矣既有威嚴又所施
 不窮故能无咎也二顛頥則拂經四則吉何也曰二在上
 而反求養于下下非其應類故為拂經四則居上位
 以貴下賤使下之賢由已以行其道上下之志相應
[015-10b]
 而澤施于民何吉如之自三以下養口體者也四以
 上養徳者也以君而資養于臣以上位而賴養于下
 皆養徳也顛倒求養而所以吉者葢得剛陽之應以
 濟其事致已居上之徳施光明被于天下吉孰大焉
  愚曰頥以上養下六四近君當位下交初九故曰
  顛頥然求賢自助用上敬下于剛柔為正正則吉
  故曰顛頥吉虎視謂四交初也艮為伏虎初往四
  成離離為目虎視也下交不可瀆故虎視眈眈眈
[015-11a]
  眈威重貎久與賢人處則貪鄙之心消故曰其欲
  逐逐逐逐消散之貎象曰顛頥之吉上施光也屈
  已下賢繼粟繼肉以君命將之上之所施者光矣
  二顛而就初則曰拂經四顛而就初則曰吉葢初
  非二之應故拂四乃初之匹故吉或曰艮何以為
  虎按虞仲翔云艮為虎艮為虎者寅位也在天文
  尾為虎艮也
六五拂經居貞吉不可涉大川象曰居貞之吉順以従
[015-11b]
上也
 程子曰六五頥之時居君位養天下者也然其隂柔
 之質才不足以養天下上有剛陽之賢故順従之賴
 其養已以濟天下君者養人者也反賴人之養是違
 拂于經常既以已之不足而順従于賢師𫝊上師𫝊
 之位也必居守貞固篤于委信則能輔翼其身澤及
 天下故吉也隂柔之質无貞剛之性故戒以能居貞
 則吉以隂柔之才雖倚賴剛賢能持循于平時不可
[015-12a]
 處艱難變故之際故云不可涉大川也以成王之才
 不至甚柔弱也當管蔡之亂幾不保于周公況其下
 者乎故書曰王亦未敢誚公賴二公得終信故艱難
 之際非剛明之主不可恃也不得已而濟艱險者則
 有矣發此義者所以深戒于為君也于上九則據為
 臣致身盡忠之道言故不同也居貞之吉者謂能堅
 固順従于上九之賢以養天下也
  愚曰據域中之大當養賢以及民今六以隂虚不
[015-12b]
  足反資養于上焉可謂拂養之常經矣然居貞守
  分則亦吉但不能濟艱危而成治安也凡濟難者
  必以剛五與上相易成坎艮坎為川震足而艮止
  之不可涉也象以居貞為順以従上夫能委已聴
  賢與愚而好自用者異矣使太甲不聴伊尹則終
  身為狂人成王終疑周公則當時天下未可知也
上九由頥厲吉利涉大川象曰由頥厲吉大有慶也
 程子曰上九以剛陽之徳居師𫝊之任六五之君柔
[015-13a]
 順而従於已賴已之養是當天下之任天下由之以
 養也以人臣而當是任必常懐危厲則吉也如伊尹
 周公何嘗不憂勤兢畏故得終吉夫以君之才不足
 而倚賴於已身當天下之大任宜竭其才力濟天下
 之艱危成天下之治安故曰利涉大川得君如此之
 専受任如此之重茍不濟天下之艱危何足稱委遇
 而謂之賢乎當盡誠竭力而不顧慮然惕厲則不可
 忘也若上九之當大任如是能兢畏如是天下被其
[015-13b]
 徳澤是大有福慶也
  愚曰上九一卦所由以頥者宜其无不吉也然必
  小心危厲而始吉者葢當六五養人之寄任天下
  艱難之託此豈可易而為之哉古之盡是道者唯
  禹稷伊周禹稷之由已飢溺伊尹之若推溝中周
  公之施四事天下安得不大有慶乎此卦于六五
  曰拂經于上九曰厲君臣之分也然五居貞而上
  濟難君臣之相得也故雖拂經而吉雖厲而大有
[015-14a]
  慶
巽下/兑上
 程子曰序卦頥者養也不養則不可以動故受之以
 大過凡物養而後能成成則能動動則有過大過所
 以次頥也為卦上兑下㢲澤在木上滅木也澤者潤
 養於木乃至滅没於木為大過之義大過者陽過也
 故為大者過過之大與大事過也聖賢道徳功業大
 過于人凡事之大過于常者皆是也如堯舜之禪譲
[015-14b]
 湯武之放伐皆由此道也道无不中无不常以世人
 所不常見故謂之大過于常也
大過棟橈利有攸往亨
 程子曰小過隂過于上下大過陽過于中陽過于中
 而上下弱矣故為棟橈之象棟取其勝重四陽聚于
 中可謂重矣九三九四皆取棟象謂任重也橈取其
 本末弱中强而本末弱是以橈也隂弱而陽强君子
 盛而小人衰故利有攸往而亨也
[015-15a]
 朱子曰大陽也四陽居中過盛故為大過上下二隂
 不勝其重故有棟橈之象又以四陽雖過而二五得
 中内巽外説有可行之道故利有所往而得亨也
彖曰大過大者過也棟橈本末弱也剛過而中巽而説
行利有攸往乃亨大過之時大矣哉
 程子曰大者過謂陽過也在事為事之大者過與其
 過之大棟橈謂上下二隂衰弱陽盛則隂衰故為大
 者過在小過則曰小者過隂過也剛過而中言卦才
[015-15b]
 之善也剛雖過而二五皆得中道也下巽上兑是以
 巽順和説之道而行也在大過之時以中道㢲説而
 行故利有攸往乃所以能亨也大過之時其事甚大
 故賛之曰大矣哉如立非常之大事興不世之大功
 成絶俗之大徳皆大過之事也
  愚曰遯四變而為大過巽為木為長為髙兑者巽
  之反長木反在上而髙非棟而何巽風橈萬物者
  而體弱此棟橈之象也又卦中四陽爻有棟象上
[015-16a]
  下隂柔兩爻不能勝四陽爻之重正如棟雖合抱
  之木而兩頭朽故繇詞曰棟橈然棟雖橈而不言
  凶者謂四陽雖過剛而二與五兩爻却得中又卦
  體上説下㢲得用强扶弱之道也何者剛過而得
  中則不至激烈而暴戾㢲入而説行則不至拂理
  而逆忤用此道而有所往則必利而亨尚何凶之
  有哉聖人恐後世知積强之救壊而不知有道以
  用其强也大過之時大矣哉其存亡成敗之交乎
[015-16b]
象曰澤滅木大過君子以獨立不懼遯世无悶
 程子曰澤潤養於木者也乃至滅没於木則過甚矣
 故為大過君子觀大過之象以立其大過人之行君
 子所以大過人者以其能獨立不懼遯世无悶也天
 下非之而不顧獨立不懼也舉世不見知而不悔遯
 世无悶也如此然後能自守所以為大過也
  愚曰水聚為澤而至於滅木大過之象也然木植
  物也水能滅木不能變其植之性君子以之獨立
[015-17a]
  憂患之中而心不懼肥遯衰亂之世而心无悶此
  君子所以大過人也夫大過之世貴扶危象曰獨
  立遯世何也葢不能獨立之人不能遯世不能濟世
  辦天下之大事者有天下之大節者也
初六藉用白茅无咎象曰藉用白茅柔在下也
 程子曰初以隂柔㢲體而處下過於畏慎者也以柔
 在下用茅藉物之象不措諸地而藉以茅過于慎也
 是以无咎茅之為物雖薄而用可重者以用之能成
[015-17b]
 敬慎之道也慎守斯術而行豈有失乎大過之用也
 繋辭云茍措諸地而可矣藉之用茅何咎之有慎之
 至也茅雖至薄之物然用之可甚重以之薦藉則為
 重慎之道是用之重也以隂柔處卑下之道唯當過
 于敬慎而已以柔在下為茅藉物之象敬慎之道也
  愚曰㢲為白為草交乎乾剛草白而剛白茅也大
  過爻畫為器之象置器者茍措諸地可也而用白
  茅以承藉之過于慎也大過之初何以過于慎徳
[015-18a]
  不足以濟衰位不當乎大任而能慎護細行以行
  於世則亦可以无所失此善用柔者也象曰柔在
  下藉白茅之象也
九二枯楊生稊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象曰老夫女妻
過以相與也
 程子曰陽之大過比隂則合故二與五皆有生象九
 二當大過之初得中而居柔與初宻比而相與初既
 切比于二二復无應于上其相與可知是剛過之人
[015-18b]
 而能以中自處用柔相濟者也過剛則不能有所為
 九三是也得中用柔則能成大過之功九二是也楊
 者陽氣易感之物陽過則枯矣楊枯而復生稊陽
 過而未至於極也九二陽過而與初老夫得女妻之
 象老夫而得女妻則能成生育之功二得中居柔而
 與初故能生稊而无過極之失无所不利也在大過
 陽爻居隂則善二與四是也二不言吉言无所不利
 未遽至吉也稊根也
[015-19a]
  愚曰兑為澤㢲為木澤邉木楊也虞仲翔曰稊穉
  也楊葉未舒也按戴記夏小正篇曰正月柳稊稊
  者發芽也程𫝊云根者未允此爻以陽徳居隂位
  所謂剛過而中㢲而説者濟衰扶危莫此為甚在
  物則如枯楊再生稊在人則如老夫得女妻稊有
  敷榮之兆妻有生育之端故无不利象曰過以相
  與二至四互乾乾為老陽老夫也㢲初爻女妻也
  一老一少過也相與則過化而中矣大抵此爻陽
[015-19b]
  得隂而有濟
九三棟橈凶象曰棟橈之凶不可以有輔也
 程子曰夫居大過之時興大過之功立大過之事非
 剛柔得中取於人以自輔則不能也既過於剛强則
 不能與人同常常之功尚不能獨立況大過之事乎
 以聖人之才雖小事必取於人當天下之任則可知
 矣九三以大過之陽復以剛自居而不得中剛過之
 甚者也以過甚之剛動則違于中和而拂于衆心安
[015-20a]
 能當大過之任乎故不勝其任如棟之橈傾敗其室
 是以凶也取棟為象者以其无輔而不能勝重任也
 或曰三㢲體而應于上豈无用柔之象乎曰言易者
 貴乎識勢之重輕時之變易三居過而用剛㢲既終
 而且變豈復有用柔之義應者謂志相従也三方過
 剛上能繋其志乎剛强之過則不能取於人人亦不
 肯親輔之如棟橈折不可支輔也棟當室之中不可
 加助是不可以有輔也
[015-20b]
九四棟隆吉有他吝象曰棟隆之吉不橈乎下也
 程子曰四居近君之位當大過之任者也居柔為能
 用柔相濟既不過剛則能勝其任如棟之隆起是以
 吉也隆起取不下橈之義大過之時非陽剛不能濟
 以剛處柔為得宜矣若又與初六之隂相應則過也
 既剛柔得宜而志復應隂是有他也有他則有累于
 剛雖未至于大害亦可吝也葢大過之時動則過
 也有他謂更有他志吝為不足之義謂可少也或曰
[015-21a]
 二比初則无不利四若應初則為吝何也曰二得中
 而比於初為以柔相濟之義四與初為正應志相繋
 者也九既居四剛柔得宜矣復牽繋于隂以害其剛
 則可吝也棟隆起則吉不橈曲以就下也謂不下繋
 于初也
  愚曰四陽為棟而三四當棟心是著力處故聖人
  于此説橈隆之義三之棟何以橈也曰以剛居剛
  則折也又上九雖所與乃過涉滅頂弱不能勝无
[015-21b]
  有可輔助之理此必橈之道四之棟何以隆也曰
  以陽居隂剛柔得所也剛柔得所不橈乎下棟安
  得不隆哉若有他志而求係于初則橈曲就下隂
  柔大過取吝之道也大抵此卦初與上皆為二五
  所比不能濟三與四此三既凶而四亦不免有他
  吝也
九五枯楊生華老婦得其士夫无咎无譽象曰枯楊生
華何可久也老婦士夫亦可醜也
[015-22a]
 程子曰九五當大過之時本以中正居尊位然下無
 應助固不能成大過之功而上比過極之隂其所相
 濟者如枯楊之生華枯楊下生根稊則能復生如大
 過之陽興成事功也上生華秀雖有所發无益于枯
 也上六過極之隂老婦也五雖非少比老婦則為壯
 矣一作壯夫一作士夫于五无所賴也故反稱婦得
 過極之隂得陽之相濟不為无益也以士夫而得老
 婦雖无罪咎殊非美也故云无咎无譽象復言其可
[015-22b]
 醜也枯楊不生根而生華旋復枯矣安能久乎老婦
 而得士夫豈能成生育之功亦為可醜也
  愚曰二五均剛過而中之爻然五以剛居剛中猶
  不中也在物如枯楊更生華如老婦得士夫華生
  无種植之理婦老無生育之端无咎无譽言不足加
  毁譽其間象又以生華為不可久得夫為可醜過
  而不濟是謂過矣宜聖人薄之大抵此爻言上六
  過極之隂不足以濟五而有成功也
[015-23a]
上六過涉滅頂凶无咎象曰過涉之凶不可咎也
 程子曰上六以隂柔處過極是小人過常之極者也
 小人之所謂大過非能為大過人之事也直過常越
 理不恤危亡履險蹈禍而已如過涉于水至滅没其
 頂其凶可知小人狂躁以自禍葢其宜也復將何尤
 故曰无咎言自為之無所怨咎也因澤之象而取涉
 義過涉至溺乃自為之不可以有咎也言无所怨咎
 朱子曰處過極之地才弱不足以濟然于義為无咎
[015-23b]
 矣葢殺身成仁之事故其象占如此 嘗謂東漢諸人
 不量深淺至於殺身亡家此是凶然而其心何罪故
 不可咎也
  愚曰乾為首上六在首之上頂也上六本遯之六
  二自二進而上行涉四爻在至上成兑兑澤滅頂
  涉難之過也然涉難過甚雖不免凶而志在拯溺
  則不可咎此如陳蕃竇武之徒雖蹈滅頂之患至
  於殺身亡家然其心何罪故不可咎也然則大過
[015-24a]
  之時濟難者其唯中乎故六爻中隂得隂位正也
  此卦乃以居陽而為美陽居陽位正也此卦乃以
  居隂之為善无他反常體以協中也
 
 
 
 
 
[015-24b]
 
 
 
 
 
 
 
 周易程朱𫝊義折衷卷十五



墨經 墨史 墨法集要 錢錄 香譜 陳氏香譜 香乘 雲林石譜 茶經 茶錄 品茶要錄 東溪試茶錄 續茶經 煎茶水記 北山酒經 酒譜 糖霜譜 洛陽牡丹記 揚州芍藥譜 劉氏菊譜 史氏菊譜 范村菊譜 百菊集譜 金漳蘭譜 海棠譜 荔枝譜 橘錄 筍譜 菌譜 御定佩文齋廣羣芳譜 禽經 蟹譜 蟹畧 異魚圖贊 異魚圖贊箋 異魚圖贊補 鬻子 墨子 子華子 尹文子 愼子 鶡冠子 公孫龍子 鬼谷子 呂氏春秋 淮南鴻烈解 人物志 金樓子 劉子 顏氏家訓 長短經 兩同書 化書 昭德新編 芻言 樂菴語錄 習學記言 本語 白虎通義 獨斷 資暇集 刊誤 蘇氏演義 兼明書 近事會元 東觀餘論 靖康緗素雜誌 猗覺寮雜記 能改齋漫錄 雲谷雜記 西溪叢語 學林 容齋隨筆 攷古編 演繁露 緯略 甕牖閒評 芥隱筆記 野客叢書 坦齋通編 攷古質疑 經外雜抄 潁川語小 賓退錄 學齋佔畢 鼠璞 朝野類要 果學紀聞 識遺 愛日齋叢抄 日損齋筆記 譚苑醍醐 藝彀 正楊 疑耀 名義考 徐氏筆精 通雅 巵林 拾遺錄 義府 日知錄 潛邱劄記 湛園札記 白田雜著 樵香小記 義門讀書記 管城碩記 訂譌雜錄 識小織 論衡 風俗通義 封氏聞見記 尚書故實 灌畦暇語 春明退朝錄 宋景文筆記 東原錄 王氏談錄 麈史 蓮峰集 江湖長翁集 燭湖集 昌谷集 省齋集 南軒集 勉齋集 北溪大全集 山房集 橘山四六 竹齋詩集 後樂集 華亭百詠 梅山續稿 菊磵集 性善堂稿 漫塘集 克齋集 芳蘭軒集_二薇亭詩集 西巖集_清苑齋詩集 瓜廬集 洺水集 龍川集 龍洲集 鶴山集 第一冊 鶴山集 第二冊 西山文集 方泉詩集 東山詩選 白石道人詩集 野谷詩稿 平齋集 蒙齋集 康範詩集 清獻集 鶴林集 東澗集 方是閒居士小稿 翠微南征錄 浣川集 漁墅類稿 安晚堂集 滄洲塵缶編 四六標準 篔窗集 友林乙稿 方壺存稿 鐵菴集 壺山四六 默齋遺稿 履齋遺稿 臞軒集 東野農歌集 敝帚槁略 清正存稿 寒松閣集 滄浪集 泠然齋詩集 可齋雜槁 可齋續槁 後村集 澗泉集 矩山存稿 雪窗集 文溪集 庸齋集 彛齋文編 拙軒集 玉楮集 靈巖集 楳埜集(梅野集) 恥堂存稿 秋崖集 芸隱橫舟稿 蒙川遺稿 雪磯叢稿 北磵集 西塍集 梅屋集 孝詩 字溪集 勿齋集 巽齋文集 雪坡集 文山集 文信國集杜詩 疊山集 本堂集 竹溪鬳齋十一槁續集 端平詩雋 魯齋集 潛山集 須溪集 須溪四景詩集 葦航漫遊稿 蘭臯集 雲泉詩 嘉禾百詠 柳塘外集 碧梧玩芳集 四明文獻集 覆瓿集 閬風集 北遊集 秋堂集 蛟峰文集 秋聲集 牟氏陵陽集 湖山類稿 晞髮集 梅巖文集 四如集 霽山文集 潛齋文集_鐵牛翁遺稿 勿軒集 古梅遺稿 佩韋齋集 廬山集 西湖百詠 則堂集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