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周易程朱傳義折衷 > 周易程朱傳義折衷 卷五


[005-1a]
欽定四庫全書
 周易程朱傳義折衷卷五
             元 趙采 撰
坎下/坤上
 程子曰師之興由有爭也所以次訟也為卦坤上坎
 下以二體言之地中有水為衆聚之象以二卦之義
 言之内險外順險道而以順行師之義也以爻而言
 一陽而為衆隂之主統衆之象比以一陽為衆隂主
[005-1b]
 而在上君之象也師以一陽為衆隂主而在下將帥
 之象也
  愚曰言争不已爰及干戈匹鬭不已黨𩔖以多訟
  而師勢也争起於心故訟莫狠於心言語為末兵
  莫於志莫邪為下此兩卦皆以坎之堅多心在
  體所致也心以道制易於此示聽訟无訟以戈止
  戈之道焉訟自下起故訟卦辭為興訟者設師自
  上出故師卦辭為出師者設
[005-2a]
師貞丈人吉无咎
 程子曰師之道以正為本興師動衆以毒天下而不
 以正民弗從也彊驅之耳故師以貞為主其動雖正
 也帥之者必丈人則吉而無咎葢有吉而有咎者有
 無咎而不吉者吉且無咎乃盡善也丈人者尊嚴之
 稱帥師緫衆非衆所尊信畏服則安能得人心之從
 故司馬穰苴擢自微賤授之以衆乃以衆心未服請
 莊賈為將也所謂丈人不必素居崇貴但其才謀徳
[005-2b]
 業衆所畏服則是也如穰苴既誅莊賈則衆心畏服
 乃丈人矣又如淮隂侯起於㣲賤遂為大將葢其謀
 為有以使人尊畏也
 朱子曰師兵衆也下坎上坤坎險坤順坎水坤地古
 者寓兵於農伏至險於大順藏不測於至静之中又
 卦惟九二一陽居下卦之中為將之象上下五隂順
 而從之為衆之象九二以剛居下而用事六五以柔
 居上而任之為人君命將出師之象故其卦之名曰
[005-3a]
 師丈人長老之稱用師之道利於得正而任老成之
 人乃得吉而無咎戒占者亦必如是也
彖曰師衆也貞正也能以衆正可以王矣
 程子曰能使衆人皆正可以王天下矣得衆心服從
 而歸正王道止於是也
 朱子曰此以卦體釋師貞之義以謂能左右之也一
 陽在下之中而五隂皆為所以也能以衆正則王者
 之師矣
[005-3b]
剛中而應行險而順以此毒天下而民從之吉又何
咎矣
 程子曰言二也以剛處中剛而得中道也六五之
 君為正應信任之專也雖行險道而以順動所謂
 義兵王者之師也上順下險行險而順也師旅之
 興不无傷財害人毒害天下然而民心從之者以
 其義動也古者東征西怨民心從也如是故吉而
 无咎吉謂必克无咎謂合義又何咎矣其義固无
[005-4a]
 咎也
 朱子曰又以卦體卦徳釋丈人吉无咎之義剛中
 謂九二應謂六五應之行險謂行危道順謂順人
 心此非有老成之徳者不能也毒害也師旅之興
 不无害於天下然以其有是才徳是以民悦而從
 之也
  愚曰二剛中而有應於五二將兵之主五將將
  之主也二有功即五之功矣以健行險以勢勝
[005-4b]
  以順行險以理勝兵猶藥也人不得已而後御
  於藥然藥毒所以巳疾故兵雖毒而人從之人
  知其一日之毒百世之利也如是而後无咎
象曰地中有水師君子以容民畜衆
 程子曰地中有水水聚於地中為衆聚之象故為
 師也君子觀地中有水之象以容保其民畜聚其
 衆也
  愚曰外卦坤順内卦坎險文公謂伏至險於大
[005-5a]
  順藏不測於至静之中説得地中有水好中是
  藏於中而不露地中有水之義與地上有水便
  不同地中有水人不知也遇其欲用随取而凡
  所謂容民畜衆井田之象也民即比閭族黨州
  鄉之衆即其民之所推以為兵者伍兩卒旅師
  軍是也凡師之盡善无出井田井田廢矣能倣
  古為之使兵農合一亦後世之利也
初六師出以律否臧凶象曰師出以律失律凶也
[005-5b]
 程子曰初始之始也故言出師之義及行師之道
 在邦國興師而言合義理則是以律法也謂以禁
 亂誅暴而動茍動不以義則雖善亦凶道也善謂
 克勝凶謂殃民害義也在行師而言律謂號令節
 制行師之道以號令節制為本所以統制於衆不
 以律則雖善亦凶雖使勝㨗猶凶道也制師无法
 幸而不敗且勝者時有之矣聖人之所戒也
  愚曰度量衡之法起於黄鍾之九寸黄鍾坎位
[005-6a]
  也爾雅曰坎律銓也師出以律則教道素明兵
  卒有制勝敵之道也否臧失律也否讀為可否
  之否劉遵曰否字古之不字也失律者為不善
  否臧則不善杜預亦曰否不也故辭曰否臧象
  曰失律失律則凶矣或曰師出无名而以律可
  謂臧乎曰司馬掌九伐之法不正而動是亦失
  律安得不凶
九二在師中吉无咎王三錫命象曰在師中吉承天
[005-6b]
寵也王三錫命懐萬邦也
 程子曰師卦唯九二一陽為衆隂所歸五居君位
 是其正應二乃師之主專制其事者也居下而專
 制其事唯在師則可自古命將閫外之事得專制
 之在師專制而得中道故吉而無咎葢恃專則失
 為下之道不專則無成功之理故得中為吉凡師
 之道威和並至則吉也既處之盡其善則能成功
 而安天下故王錫寵命至於三也凡事至於三者
[005-7a]
 極也六五在上既專𠋣任復厚其寵數葢禮不稱
 則威不重而下不信也他卦九二為六五所任者
 有矣惟師專主其事而為衆隂所歸故其義最大
 人臣之道於事无所敢專唯閫外之事則專制之
 雖制之在已然因師之力而能致者皆君所與而
 職當為也世儒有論魯祀周公以天子之禮樂以
 為周公能為人臣不能為之功則可用人臣不得
 用之禮樂是不知人臣之道也夫居周公之位則
[005-7b]
 為周公之事由其位而能為者皆所當為也周公
 乃盡其職耳子道亦然唯孟子為知此義故曰事
 親若曾子可也未甞以曾子之孝為有餘也盖子
 之身所能為者皆所當為也在師中吉者以其天
 之寵任也天謂王也人臣非君寵任之則安得專
 征之權而有成功之吉象以二專主其事故𤼵此
 義與前所云世儒之見異矣王三錫以恩命褒其
 成功所以懐邦也
[005-8a]
 朱子曰九二在下為衆隂所歸而有剛中之徳上應
 於五而為所寵任故其象占如此
六三師或輿尸凶象曰師或輿尸大無功也
 程子曰三居下卦之上居位當任者也不惟其才隂
 柔不中正師旅之事任當專一二既以剛中之才為
 上信𠋣必專其事乃有成功若或更使衆人主之凶
 之道也輿尸衆主也葢指三也以三居下之上故𤼵
 此義軍旅之事任不專一覆敗必矣𠋣付二三安能
[005-8b]
 成功豈惟無功所以致凶也
 朱子曰輿尸謂師徒撓敗輿尸而歸也以隂居陽才
 弱志剛不中不正而犯非其分故其象占如此
六四師左次無咎
 程子曰師之進以强勇者也四以柔居隂非能進而
 克捷者也知其不能進而退故左次左次舎也量宜進
 退乃所當也故無咎見可而進知難而退師之常也
 唯取其退之得宜不論其才之能否也度不能勝而
[005-9a]
 完師以退愈於覆敗逺矣可進而退乃為咎也易之
 𤼵此義以示後世其戒深矣
 朱子曰左次謂退舎也隂柔不中而居隂得正故其
 象如此全師以退賢於六三逺矣故其占如此
象曰左次無咎未失常也
 程子曰行師之道因時施宜乃其常也故左次未為
 失也如四退次乃得其宜是以無咎
 朱子曰知難而退師之常也
[005-9b]
六五田有禽利執言無咎長子帥師弟子輿尸貞凶
 程子曰五君位興師之主也故言興師任將之道師
 之興必以蠻夷猾夏寇賊姦宄為生民之害不可懐
 来然後奉辭以誅之若禽獸入於田中侵害稼穡於
 義宜獵取則獵取之如此而動乃得無咎若輕動以
 毒天下其咎大矣執言奉辭也明其罪而討之也若
 秦皇漢武皆窮山林以索禽獸者也非田有禽也任
 將授師之道當以長子帥師二在下而為師之主長
[005-10a]
 子也若以弟子衆主之則所為雖正亦凶也弟子凡
 非長者也自古任將不專而致覆敗者如晋荀林父
 邲之戰唐郭子儀相州之敗是也
 朱子曰六五用師之主柔順而中不為兵端者也敵
 加於已不得已而應之故為田有禽之象而其占利
 以搏執而無咎也言語辭也長子九二也弟子三四
 也又戒占者專於委任若使君子任事而又使小人
 參之則是使之輿尸而歸故雖貞而亦不免於凶
[005-10b]
 也
象曰長子帥師以中行也弟子輿尸使不當也
 程子曰長子謂二以中正之徳合於上而受任以行
 若復使其餘者衆尸其事是任使之不當也其凶宜
 矣
上六大君有命開國承家小人勿用
 程子曰上師之終也功之成也大君以爵命賞有功
 也開國封之為諸侯也承家以為卿大夫也承受也
[005-11a]
 小人者雖有功不可用也故戒使勿用師旅之興成
 功非一道不必皆君子也故戒以小人有功不可用
 也賞之以金帛禄位可也不可使有國家而為政也
 小人平時易致驕盈况挾其功乎漢之英彭所以亡
 也聖人之深慮逺戒也此專言師終之義不取爻義
 蓋以其大者若以爻言則六以柔居順之極師既終
 而在無位之地善處而無咎者也
 朱子曰師之終順之極論功行賞之時也坤為土故
[005-11b]
 有開國承家之象然小人則雖有功亦不可使之得
 有爵土但優以金帛可也戒行賞之人於小人則不
 可用此占而小人遇之亦不得用此爻也
象曰大君有命以正功也小人勿用必亂邦也
 程子曰大君持恩賞之柄以正軍旅之功師之終也
 雖賞其功小人則不可以有功而任用之用之必亂
 邦小人恃功而亂邦者古有之矣
 朱子曰聖人之戒深矣
[005-12a]
  愚曰師濟矣上六何為哉論功行賞而已坤為土
  為國邑故大君論功行賞功大者爵之國功小者
  承之家惟小人用此例象以有命為正功正前勲
  也以勿用為必亂邦杜後患也當師之時偏禆行
  陣間未必皆君子小人有功何以待之伊川言小
  人有功不可用賞之以金帛禄位可也不可使有
  國有家而為政此漢英彭所以亡朱文公本義亦
  如此説後来思量得他既一例有功如何不及他
[005-12b]
  得㸔来開國承家是公共㡳未分君子小人到小
  人勿用是勿更用他與謀議經畫光武自定天下
  之後一例論功行賞其所用在左右者則鄧禹耿
  弇賈復數人他不與焉此意未曾改入本義晏淵
  因問古之行封真是裂土地與之非如後世虚帶
  爵邑若使小人得之終必有弊文公云勢不容不
  封他但聖人須别有以處之今雖未知得如何只
  如舜封象使吏治其國則知待小人亦必有道也
[005-13a]
  但文公謂光武所用在左右者則鄧禹耿弇賈復
  數人不知光武正不曽用得此數人所以南軒論
  寇鄧賈識明智達量洪器逺以當時大臣論之三
  子者過之逺甚用以圖政豈不可乎而乃執一槩
  之嫌廢大公之義以此觀之則是髙帝犯小人勿
  用之戒光武又懲創髙帝太過雖功臣是君子亦
  一例不用悲夫
坤下/坎上
[005-13b]
 程子曰序卦衆必有所比故受之以比比親輔也
 人之類必相親輔然後能安故旣有衆則必有
 所比比所以次師也為卦上坎下坤以二體言之水
 在地上物之相切比无間莫如水之在地上故為比
 也又衆爻皆隂獨五以陽剛居君位衆所親附而上
 亦親下故為比也
比吉原筮元永貞无咎不寜方来後夫凶
 程子曰比吉道也人相親比自為吉道故雜卦云比
[005-14a]
 樂師憂人相親比必有其道茍非其道則有悔咎故
 必推原占決其可比者而比之筮謂占決卜度非謂
 以蓍龜也所比必元永貞則无咎元謂有君長之道永
 謂可以常久貞謂得正道上之比下必有此三者下
 之從上必求此三者則无咎也
 朱子曰九五以陽剛居上之中而得其正上下五隂
 比而從之以一人而撫萬邦以四海而仰一人之象
 故筮者得之則當為人所親輔然必再筮以自審有
[005-14b]
 元善長永貞固之徳然後可以當衆之歸而无咎其
 未比而有所不安者亦將皆来歸之若又遲而後至
 則此交巳固彼来巳晚而得凶矣若欲比人則亦以
 是而反觀之耳
  愚曰衆隂无主則亂一陽无輔則孤合而成比斯
  吉矣葢自乾坤定位以来屯以匡濟蒙以教訓需
  以飬育訟以息争師以去梗至是天下一家中國
  一人矣夫比以久逺託也寜擇而比无比而擇故
[005-15a]
  必原筮以決其所比伊川謂原是推原筮是占決
  卜度非所以蓍龜也文公云筮只做占決説亦不
  妨然亦不必説不是龜筮原者再也如周官禁原
  蠶之原比自復来一變師二變謙三變豫自謙豫
  有艮手持震草之象故曰原筮原筮謹所求也衆
  隂皆於五從之可无疑矣然且初筮之曰五可從
  乎筮之曰我可從五乎元大也永久也貞正也五
  若有是三徳我則從之可无咎矣夫上有可比之
[005-15b]
  徳則四海之内奔走聽命之不暇故曰不寜方来
  坎勞卦也不寜也坤為方文公云有不安者皆来
  歸之則是不寜之方皆来親比後至者則取凶之
  道也酈生説田横以天下後服者先亡正此意伊
  川乃云来比之至不速而後則雖夫亦凶恐不若
  文公説後来者此與左傳崔子言前夫當之矣是
  一類語
彖曰比吉也比輔也下順從也
[005-16a]
 程子曰比吉也比者吉之道也物相親比乃吉道也
 比輔也釋比之義比者相親輔也下順從也解卦所
 以為比也五以陽居尊位羣下順從以親輔之所以
 為比也
原筮元永貞无咎以剛中也
 程子曰推原筮決相比之道得元永貞而後可以无
 咎所謂元永貞如五是也以陽剛居中正盡比道之
 善者也以陽剛當尊位為君徳元也居中得正能永
[005-16b]
 而貞也卦辭本泛言比道彖言元永貞之九五以剛
 處中正是也
不寜方来上下應也
 程子曰人之生不能保其安寜方且来求附比民不
 能自保故戴君以求寜君不能獨立故保民以為安
 不寜而来比者上下相應也以聖人之公言之固至
 誠求天下之比以安民也以後王之私言之不求下
 民之附則危亡矣故上下之志必相應也在卦言之
[005-17a]
 上下羣隂比於五五比其衆乃上下應也
後夫凶其道窮也
 程子曰衆必相比而後能遂其生天地之間未有不
 相親比而能遂者也若相從之志不疾而後則不能
 成比雖夫亦凶矣無所親比困屈以致窮之道也
  愚曰彖言比吉也多箇也字當云比吉比輔也下
  順從也比輔是解比字下順從是解吉字以剛中
  言九五具三徳為衆所比也上下應言五隂從一
[005-17b]
  陽有萬國戴一人之象也其道窮非人外已已自
  外人其道窮孤所以凶也謂上也
象曰地上有水比先王以建萬國親諸侯
 程子曰夫物相親比而無間者莫如水在地上所以
 為比也先王觀比之象以建萬國親諸侯建立萬國
 所以比民也親撫諸侯所以比天下也
 朱子曰地上有水水比於地不容有間建國親侯亦
 先王所以比於天下而无間者也彖意人来比我此
[005-18a]
 取我往比人
  愚曰易不可確定説如地中有水師乃取順中伏
  險之義地上有水比便不説險了只取地上親宻
  无間之義此卦九五陽剛居中而得正上下五隂
  皆比之四海仰一人一人撫萬邦之象也
初六有孚比之无咎有孚盈缶終来有它吉象曰比之
初六有它吉也
 程子曰初六比之始也相比之道以誠信為本中心
[005-18b]
 不信而親人人誰與之故比之始必有孚誠乃无咎
 也孚信在中也誠信充實於内若物之盈滿缶中也
 缶質素之器言若缶之盈實其中外不加文飾則終
 能来有它吉也它非此也外也若誠實充於内物无
 不信豈用飾外以求比乎誠信中實雖它外皆當感
 而来從孚信比之本也言比之初六者比之道在乎
 始也始能有孚則終致有它之吉其始不誠終焉
 得吉上六之凶由无首也
[005-19a]
  愚曰此卦五隂皆主五以為比而比道以誠信為
  本有孚者五以剛中有此誠信也比之者初以五
  誠信而比之也有孚比之言其始有孚盈缶言其
  終五有誠信而初比之固无咎矣而誠信充實於
  中心之素无一髪欠缺然後終来有它吉也如肅
  慎来賀越裳入貢所謂舟車所至日月所照霜露
  所墜莫不尊親皆它吉也
六二比之自内貞吉象曰比之自内不自失也
[005-19b]
 程子曰二與五為正應皆得中正以中正之道相比
 者也二處於内自内謂由巳也擇才而用雖在乎上
 而以身許國必由於已已以得君道合而進乃得正
 而吉也以中正之道應上之求乃自内也不自失也
 汲汲以求比者非君子自重之道乃自失也守已中
 正之道以待上之求乃不自失也易之為戒嚴宻二雖
 中正質柔體順故有貞吉自失之戒戒之自守以待
 上之求无乃涉後凶乎曰士之自脩乃求上之道降
[005-20a]
 志辱身非自重之道也故伊尹武侯救天下之心非
 不切必待禮至然後出也
 朱子曰柔順中正上應九五自内比外而得其正吉
 之道也占者如是則正而吉矣
  愚曰二居中得正有應在五不上往以外比乎君
  惟居内以待其自比守正不回吉在其中矣湯幣
  不三往伊尹不翻然草廬不三顧武侯不許以驅
  馳象曰不自失也此之謂不失身於人
[005-20b]
六三比之匪人象曰比之匪人不亦傷乎
 程子曰三不中正而所比皆不中正四隂柔而不中
 二存應而比初皆不中正匪人也比於匪人其失可
 知悔吝假言也故可傷二之中正而謂之匪人随時
 取義各不同也人之相比求安吉也乃比於匪人必
 將反得悔吝其亦可傷矣深戒失所比也
 朱子曰隂柔不中正承乗應皆隂所比皆非其人之
 象其占大凶不言可知後来與潘時舉言三應上乃
[005-21a]
 比之無首故為匪人此説方是
  愚曰伊川以二四為匪人而二與四未可為匪人
  蓋上六無首乃匪人也三以隂柔無知人之明戀
  其正應無見幾之剛上以無首而三比之可謂比
  之非其人矣比非其人失所親矣能無傷乎
六四外比之貞吉象曰外比於賢以從上也
 程子曰四與初不相應而五比之外比於五乃得貞
 正而吉也君臣相比正也相比相與宜也五剛陽中
[005-21b]
 正賢也居尊位在上也親賢從上比之正也故為貞
 吉以六居四亦為得正之義又隂柔不中之人能比
 於剛明中正之賢乃得正而吉也又比賢從上必以
 正道則吉也
 朱子曰以柔居柔外比九五為得其正吉之道也占
 者如是則正而吉矣
  愚曰四應在初而鄰於五初内卦也五外卦也今
  四捨初而外比於五非應而曰貞曰吉何也初弱
[005-22a]
  而卑五賢而尊比以賢為正賢以居位為正正則
  吉矣
九五顯比王用三驅失前禽邑人不誡吉象曰顯比之
吉位正中也舍逆取順失前禽也邑人不誡上使中也
 程子曰五居君位處中得正盡比道之善者也人君
 比天下之道當顯明其比道而已如誠意以待物恕
 已以及人𤼵政施仁使天下蒙其惠澤是人君親比
 天下之道也如是天下孰不親比於上若乃暴其小
[005-22b]
 人違道干譽欲以求下之比其道亦已狹矣其能得
 下之比乎故聖人以九五盡比道之正取三驅為喻
 曰王用三驅失前禽邑人不誡吉先王以四時之畋
 不可廢也故推其仁心為三驅之禮乃禮所謂天子
 不合圍也成湯祝網是其義也天子之畋圍合其三
 面前開一路使之可去不忍盡物好生之仁也止取
 其不用命者不出而反入者也禽獸前去者皆免矣
 故曰失前禽也王者顯明其比道天下自然来比来
[005-23a]
 者撫之固不呴呴然求比於物若田之三驅禽之去
 者從而不追来者則取之也此王道之大所以其民
 皡皡而莫知為之者也邑人不誡吉言其至公不私
 無逺邇親疎之别也邑者居邑易中所言邑皆同王
 者所都諸侯國中也誡期約也待物之一不期誡於
 居邑如是則吉也聖人以大公無私治天下於顯比
 見之矣顯比所以吉者以其所居之位得正中也處
 正中之地乃由正中之道也比以不偏為善故云正
[005-23b]
 中凡言正中者其處正得中也比與随是也言中正
 者得中與正也訟與需是也禮取不用命者乃是舍
 順取逆也順命而去者皆免矣比以向背而言謂去
 者為逆来者為順也故所失者前去之禽也來者撫
 之去者不追也不期於親近上之使下中平不偏逺
 近如一也
 朱子曰伊川説邑人不誡吉似可疑恐易之文義不
 如此蓋言上之人顯明其比道而不必人之從已雖
[005-24a]
 私邑化之亦不相誡以使人從已也必誡而後聽是
 以言而使之聽也不誡而聽則上之所以使之聽者
 中而巳
  愚曰王者之於田也三面驅之缺其一面順而来
  者取之逆而去者舍之前禽逆而去之也九五以
  大中至正顯明比道以示人使天下自為去就用
  三驅之法以待物雖前禽之失有所不問是以天
  下信其心而親其仁邑人不誡而自聽矣邑人國
[005-24b]
  中之人也自耳目所際言之耳其顯比之所及舉
  天下皆聽何止邑人亦知聖人以无心處比故也
  曰上使中也者言人居用中之所致也聖人以皇
  極之道待天下不以小失而害大得是以雖縱釋
  前禽惟其所之而吾之所得於比者不亦光大矣
  哉
上六比之无首凶象曰比之无首无所終也
 程子曰六居上比之終也首謂始也几比之道其始
[005-25a]
 善則其終善矣有其始而无其終者或有矣未有无
 其始而有終者也故比之无首至終則凶也此據比
 終而言然上六隂柔不中處險之極固非克終者也
 始比不以道隙於終者天下多矣比既无首何所終
 乎相比有首猶或終違始不以道終復何保故曰无
 所終也
 誠齋曰上六无首所謂後夫凶也四隂皆從五而已
 獨後焉見之不早從之不先下則棄於四隂之類上
[005-25b]
 則絶於一陽之君凶而无終必矣萬國朝禹而防風
 獨後諸侯朝齊而譚子不至其凶何如哉雖然君子
 之於時其從違豈一端而足哉光武興而馮衍不至
 棄而不為愚髙祖興而堯君素不從死而不為凶豈
 可盡以比之上六咎之哉
 
 
 周易程朱傳義折衷卷五



錢仲文集 翰苑集 權載之文集 別本韓文考異 柳河東集注 劉賓客文集 呂衡州集 張司業集 皇甫持正集 李文公集 歐陽行周文集 孟東野詩集 長江集 歌詩編 沈下賢集 會昌一品集 元氏長慶集 白氏長慶集 樊川集 姚少監詩集 李義山詩集 李義山文集箋註 溫庭筠詩集 丁卯詩集 文泉子集 孫可之集 李羣玉詩集 碧雲集 唐李推官披沙集 文藪 甫里集 玉川子詩集 司空表聖文集 司空表聖詩集 韓內韓別集 桂苑筆耕集 唐黃先生文集 甲乙集 白蓮集 禪月集 浣花集 廣成集 騎省集 河東集 小畜集 王黃州小畜外集殘 林和靖集 河南穆公集 范文正集 河南集 蘇學士集 傳家集 盱江集 丹淵集 元豐類藁 宛陵集 伊川擊壤集 歐陽文粹 嘉祐集 臨川文集 增刊校正王狀元集註分類東坡先生詩 經進東坡文集事略 欒城集 欒城應詔集 豫章文集 后山詩注 張右史文集 淮海集 雞肋集 浮溪集 增廣箋註簡齋詩集 簡齋詩外集 于湖集 晦菴集 止齋集 梅溪集 攻媿集 象山集 盤洲文集 石湖詩集 誠齋集 渭南文集 澗谷精選陸放翁詩集前集 水心集 鶴山集 西山文集 白石道人詩集 後村集 文山集 滏水集 滹南集 遺山集 湛然居士集 剡源文集 松雪齋集 靜修集 秋澗集 清容居士集 牧庵集 道園學古錄 楊仲弘集 文安集 范德機詩集 淵穎集 金華黃先生文集 圭齋文集 待制集 薩天錫詩集 句曲外史集 九靈山房集 倪雲林先生詩集 東維子集 鐵崖古樂府 宋學士文集 太師誠意伯劉文成公集 淸江貝先生文集 蘇平仲文集 高太史大全集 高太史鳧藻集 遜志齋集 潛夫論 申鑒 中論 傅子 中說 帝範 續孟子 伸蒙子 素履子 家範 帝學 儒志編 通書述解 張子全書 註解正蒙 太極圖說述解_西銘述解 正蒙初義 二程遺書 二程外書 二程粹言 公是弟子記 節孝語錄 儒言 童蒙訓 省心雜言 上蔡語錄 袁氏世範 延平答問 近思錄 近思錄集註 近思錄集註 雜學辨_附錄 御定小學集註 朱子語類 第一冊 朱子語類 第二冊 朱子語類 第三冊 戒子通錄 知言 明本釋 少儀外傳 麗澤論說集 曾子全書 子思子全書 邇言 木鍾集 經濟文衡 大學衍義 西山讀書記 第一冊 西山讀書記 第二冊 心經 政經 項氏家說 先聖大訓 黃氏日抄 第一冊 黃氏日抄 第二冊 北溪字義_嚴凌講義 準齋雜說 性理群書句解 東宮備覽 孔子集語 朱子讀書法 家山圖書 讀書分年日程 辨惑編 治世龜鑑 管窺外篇 內訓 理學類編 性理大全書 第一冊 性理大全書 第二冊 讀書錄_讀書續錄 大學衍義補 第一冊 大學衍義補 第二冊 居業錄 楓山語錄 東溪日談錄 困知記_困知記續錄 讀書劄記 士翼 涇野子內篇 周子抄釋_附錄 張子抄釋 二程子抄釋 朱子抄釋 中庸衍義 格物通 世緯 呻吟語摘 劉子遺書 人譜_人譜類記 榕壇問業 溫氏母訓 御定資政要覽 聖諭廣訓 御製日知薈說 聖祖仁皇帝庭訓格言 御定孝經衍義 第一冊 御定孝經衍義 第二冊 御定內則衍義 御纂性理精義 御纂朱子全書 第一冊 御纂朱子全書 第二冊 欽定執中成憲 御覽經史講義 第一冊 御覽經史講義 第二冊 思辨錄輯要 正學隅見述 雙橋隨筆 榕村語錄 讀朱隨筆 三魚堂賸言 讀書偶記 松陽鈔存 握奇經 六韜 孫子_吳子_司馬法 尉繚子 黃石公三略_三略直解 黃石公素書 李衛公問對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