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敬鄉錄 > 敬鄉錄 卷七


[007-1a]
欽定四庫全書
 敬鄉錄巻七
            元 呉師道 輯
 蘇簡字伯業遲之子遲則黄門公長子也遲字伯充
 建炎二年以右朝請大夫直秘閣知婺州奏减買羅
 額按揮麈録三年葉夢得為左丞十四日罷其自記
 奏對語云知婺州蘇遲奏本州上供羅皇祐勅額一
 萬疋今増至五萬八千九百九十七疋乞减一半上
[007-1b]
 惻然令依皇祐云法羅得奏今用度不同恐减太多
 乞减二萬并八千有零從之父老為立生祠因家焉
 卒塟蘭溪靈洞今棲真院側後贈少傅婺之蘇氏始
 此公以祖恩補假承務郎宣和初調鄭州司刑曹滿
 遷華州錢監改京兆府曹建炎充江浙制置書
 宜文字通判宜州未上改饒州紹興初監都進奏院
 江淮開都督府選入幕府守嚴州使者列薦請便養
 守建州嚴人思其遺愛再除守嚴知處州直秘閣帥
[007-2a]
 廣東轉諫議大夫眉山縣男措置海盗有方除直徽
 猷閣尋除直龍圗閣帥洪踰月罷次年辭召丐祠轉
 中散大夫復龍圗閣致仕乾道初封中大夫二年卒
 後贈少保有山堂文集二十巻
 蘇䇿字伯行簡之弟以外祖梁子美恩授将仕郎主
 新鄭簿辟江西帥屬改秩知錢塘縣諸軍審計司軍
 器監丞兼權吏部郎出為閩曹守台州丁父憂終喪
 奉祠十年而卒祔𦵏蘭溪紫巖鄊少傅墓傍累贈朝
[007-2b]
 請大夫為人明敏遇事嚴辨在錢塘减税課之無藝
 者在閩罷運鹽押綱以請求得之者在台禁私鹺而
 課自入倍在吏部主右選號為精詳平允事見簡所
 撰墓誌
 蘇諤字伯昌簡之子以祖恩初任浙東帥屬知台州
 仙居縣江西運司幹官主管文字知桞州又除卲州
 韶州繼遭父母喪服除入對除寧國司馬直秘閣明
 州司馬召除工部郎中改兵部尚書郎補外直顯謨
[007-3a]
 閣湖南運副明州長史召除大理少卿大府卿秘閣
 修撰知鎮江未上以弟誦卒丐便郡經理其喪得江
 東運副改提刑未上遷江西後奉祠卒官朝議大夫
 贈至正奉有拙齋集
 蘇誦字伯言諤之弟以父恩補將仕郎終知濠州
 蘇林字伯茂諤之子以祖恩初任紹興嵊縣主簿再
 中漕舉知嚴州建徳縣監都進奏院丁父憂免喪添
 差通判秀州幹辦諸軍糧科院司農寺主簿将監丞
[007-3b]
 補外知衢州福建提舉就除通判轉朝散大夫
  次韵張正民逰智者寺
養拙何所詣白晝門常關剥啄有好懷遶郭橫秋山佛
廬占山麓清净非人間曳杖得晤語幽尋為怡顔三峯
聳而秀羣巘抱以環寺同喬木古僧與白雲閒一鳥不
復鳴流泉自潺湲山林足勝踐世路羊腸艱
  至後書事
嵗盡意不盡日長愁更長将士介生蟣黔黎疻復瘡拊
[007-4a]
膺念江夏掩面向山陽大隠未髙枕巨鼇仍望洋舊聞
死可禱或以酒自戕廢巻三太息撫時徒感傷
  賦雪梨寄二孫
梨乃北方果東陽有遺種開花如雪潔結實論斤重似
聞風霜來採摘不旋踵膚瑩玉在手剖之醴泉湧甘涼
宜觧酲席上賈餘勇甚美非耐久糜潰失前寵長安疑
父祖壓沙豈伯仲時方禁苞苴林下喜得共老人齒頰
寒食指難為動鄰墻有酒仙雙苞可持送
[007-4b]
  同諸孫賦氷筯
雪堆屋背已崔巍溝瓦垂氷凍不摧乳石駢羅疑在谷
遺簮璀璨儼成堆沍寒侵被憐衰老咀嚼鳴牙憶尚孩
自是中原驗時令江南春候亦難裁
  次韻徐惇濟乆不食肉
舉家食肉迹雖陳端有寒儒繼後塵杜老長鑱聊卒嵗
顔生陋巷不逢辰啖氊竊喜全髙節食肉来鄙要津
捫腹祗應多愧負天教吾黨合清貧
[007-5a]
  詠金橘
小小根栽出近闕/  繁實傲秋天恍如列宿掛庭樹
㡬誤饑兒逐弹圎荔子甘香欲争席赤心粗俗敢差肩
飲仙嚼闕  賞賦客寡聞猶未編
  重脩板橋記
蘭谿縣陸走郡再舎而近来者捐舟去者問津車音足
音憧憧逹旦板橋届其中途紫巖山谷緜䆳春水時至
秋淋積潦衆壑悍激滙於橋下入於大溪橋壊弗治行
[007-5b]
旅病渉廣智寺僧可威獨任其事因舊増新靡金錢二
百萬募縁僅二十萬傾竭衣鉢以其費營於紹興辛
巳之冬成於隆興甲申之春礱石請書夫開道途謹關
梁吏事也子産以乗輿濟人於溱洧恵則恵矣而孟子
議之曰嵗十一月徒杠成十二月輿梁成古之君子於
是乎觀政郡縣多事力不暇給而重於勞民政廢不舉
斯盖一端林下之人非有吏責而視朝渉者若已褰裳
惕然有不安乎其躬者誠可書也初威告鳩工嘗語之
[007-6a]
曰昔者橋髙於路累尺謂水不能冒曽不知増髙易攲
客土難持水甚至泛濫於道固自若也盖當損髙益平
以便馳驅原其址多為鋸牙以殺水勢益其廣疏為三
硔以分湍流迄用此説工不加倍而橋遂堅壮威俗姓
闕/屋甚潤常有以資衣裓者既買田一頃山七十畝以
歸廣智又雅飾佛殿創藏經鐘樓斯橋特其餘力云下
元日右中散大夫直龍圗閣致仕蘇簡
  浄土禪寺新塑羅漢記
[007-6b]
乾道庚寅婺州城西净土禪寺新塑十八大阿羅漢像
偉岸奇古神彩瞭然士女大㑹香雲蟠結擎跪贊歎謂
殊勝事獨未曽有賛歎既巳有問於衆是諸尊者或在
中土或在異域山椒水巖窮絶之境辛苦學道成此果
位天人恭敬龍鬼贊慕鳥獸降伏奉寳布金摘花獻果
皆得証發無上善心今我所覩諸闕/  偶斵木為體
水土成塗體具膚全加被五采或現禪定闕/  坐或
現炷香支頥黙然或擎盂水與大龍王同清涼趣或伏
[007-7a]
猛虎使自消滅狠戾怖畏工以巧心幻出諸相而我何
為一瞻敬禮便當獲福無量無數况復瓣香能謂感通
數千萬里于刹那頃煮茗浮花神燈飛空如此顛倒無
有是處有答於衆是善男子心目内外妄外分别今我
與汝心從何来姓字乙甲更相稱謂自從無始逮於今
生不知幾身復幾姓字建立宫宇撞鐘布座妓樂歌舞
作大快樂如彼昆蟲螻蟻子等見如是事眩惑狂走謂
大竒異謂大神怪今汝所説亦復如是耳目可接汝信
[007-7b]
不疑所不可接便謂顛倒瀕海有山其名曰天台石橋
梯空方丈在焉下臨無地仰觀古木彼所見相種種竒
特不可名狀于信向人不作斯事于闡提惑偏示顯海
是諸尊者有大願力堅固如金剛應化如鍾律法身圎
對規矩直立彼空中燈是你心燈彼甌中花是汝心花
心無有二法亦復如是以心感心心本来一故云何區
别肉身土偶惟心惟法徧滿虚空牆壁瓦礫皆具佛道
聞者再拜慙愧失辭答者一𥬇退入於衆長老真恵大
[007-8a]
師請記嵗月眉山蘇諤以所聞者識之於石眉山蘇諤
午日書
 蘇籕字仲兹遲長子為适後以祖䕃補官陕州儀曹
 掾任子諒薦入漕幕登朝為太府監丞将作監丞補
 外參議䕫府逺不能赴改㑹稽請祠歸卒累官朝請
 大夫贈大中大夫少侍文定公講學以文學見知晁
 以道張加父洪玉父諸公然自處方嚴不苟合故仕
 止於此喜論事多著述今存雙溪集十五巻潁濵遺
[007-8b]
 言一巻
  大父令賦舊扇
裁紈作團扇當暑不離手炎凉一推遷委擲昏塵垢䝉
䝉蛛絲網闇闇迷逺岫人情逐時移浪自分好醜一朝
被收録巳廹朱明候開篋振浮埃清風亦生袖有愛必
有憎無新故無舊可憐漢婕妤涕泣将誰咎賢哉楚令
尹無欣亦無詬
  大父令賦捕魚
[007-9a]
寒魚不樂水遇汕輒来依溪邉蓑笠翁智深魚莫知網
罟既不設釣竿亦罷攜蕭蕭徒手來一 一取無遺幽人
買魚食心亦憐魚癡蚤知烹割苦寜如在流澌世人亦
異此外物常見羈好鑒李斯犬當觀荘子犧
  去年
去年敵窺清水巖黄河狹隘東陵頑戾如飄風速如鬼
疆宇蹂躪恣凶殘馬星奔汗闕/ 地猛士眥裂髮指冠
潼雍見兵不及萬半闕甲冑屯河邉隆寒身體裂皸瘃
[007-9b]
亦復勉强橫戈鋋它司金繒封雍府犒軍紙襖如泥錢
敵人隔水相笑侮殺身於爾何眞焉同州告急唇齒喻
無兵赴救誠難旃元戎鈴下兵八百蒼頭厮養争後先
鄜延詔發五千騎此日收兵姑自全平時保甲例烏合
縣符廹促揮空拳甚哉田夫無鬬志一夕驚走如窮烟
漢将蒼黄結旌遁邊騎勢合彌山川關中控弦誠萬騎
忠臣義士力何宣書生命運亦蹇劣我師疲少隣敵堅
却憶長安無事日談及禍亂為尤愆飯嚢酒甕誇厚福
[007-10a]
捧土揭木皆才賢生靈未悉坐得罪髓腦塗地尤蒼天
天公誠能祐外敵豈復不觧興中原案圗戎索八百郡
我邦日蹙知誰憐吳中據江恃舟楫惴惴慄慄聊偷安
旅人流徙隘城郭嵗事塞薄理勢然去年徃矣不須問
安枕而卧祈来年
  臘雪
吞屋糁空嘷越犬如椽懸乳戰吳僧晶然一色紛無際
飄瞥羣花散却凝人迹禽飛遭屏絶竹端松頂重何勝
[007-10b]
将軍逐北弓刀濕坐屋書生能不能
  秋辭三首
澹天髙兮影徹警鶴鳴兮霜曉何旻天之疾威絶千里
之寸草蛩鳴聚而哽咽鳥投葉而驚噪息人心之浮競
韜狂志而縮𤓰聳南阜之髙枝睨快鶻之騫矯予不去
兮楸上思胡為乎天杪惟古人之竒懐超獨覺而逺到
乗千里之遺風獲萬仞之藏寳吞日珠兮月露瑩心精
之雪藻
[007-11a]
  其二
息恢台之燠燠兮金俯凝而火流天風凄以遒𦂳兮悲
五勝之王囚下何草之不黃兮上何葉之或留維九華
之采采慰吾人之好脩操榖螺之豆漆幸汙邪之滿篝
居老氏之藏室揖丘明之素侯鞭叱羊而視後神為馬
而天㳺恍鈞天兮帝所俯崑閬如浮漚畸於人而自然
捨吾道兮焉求
  其三
[007-11b]
始吾登兮終南既而陟兮崧丘縦風行而雲卧凛石瘦
而潦收日昇上兮跳丸山滌靄兮脱裘豁二儀兮大全
得三秀兮巖陬獨䇿馬而歸来芘茒葦兮三秋情廓落
其何慕求骯髒而與謀心八極而氣完得逍遥之至㳺
  二松賦
商邑巖巖羣山環中膏液夜□英靈内鍾其人黄綺其
植曰松翹翹我室契濶朋從二友㤀言冉冉秋冬古之
遺直夲闕/  尺寸非可較量繩墨非可究窮凜凜乎
[007-12a]
其可嚴憚也如見大賓如承大祭形魄竦動圭璋卬顒
矯矯乎其能勵操也如首陽之二賢如齊魯之兩翁石
㤀其堅山失其穹確乎其不可拔也如辭位之太伯邈
乎其不可扳也如憂世之元龍炎羲鬱攸金石銷鎔氷
合九河雲屯萬峯毛髮磔磔不改聲容如藺子之完璧
怒髮衝冠睢陽蔽江張髯乗墉天籟嘷鳴非鼓非鐘生
三秋之栗冽時一警於昏聾若洞庭之樂鈞天之奏闕/
 跌宕它樂莫同斵而支大室之壞輯而營靈闕之宫
[007-12b]
如良弼之用舍係此邦之替隆雖然待雨露而茂遂積
嵗月而强雄世俗莫得而企仰蛇䑕謬託於蔽䝉孰知
其筋幹鱗甲非時據地而摩空猶龍變化乗雲髙蹤排
隂助陽追日廻風超乎六合之表出乎造化之工遺琥
珀與茯苓貽俞跗與倉公嗟夫世人欲速種桞與楓菌
生朽壤蔓延楚叢惟二友之不凡受正命於厥躬相與
唫嘯而作殆其莫逆於胸
 東萊先生吕祖謙字伯恭
[007-13a]
  著述書目
 許由 夏夜 春日西興道中 白鹿洞書院記
 重修釣䑓記 清曉出郊 城樓 竹窗 八詠樓
 有感 秀州陸宣公祠堂記 漢弩機歌 野歩
 晚春 緑映亭 薛常州墓誌銘
 吕祖儉字子約成公之弟
  著述書目
 霜月有感 和德鄜潘公新居 紹興三年封事
[007-13b]
 逰赤松記 癸丑封事 和晦翁燕歌 癸丑輪對
 乙夘封事 寄黄侍丞 左藏文
 吕喬年為成公後
  著述書目
 金貂亭記 明招寺二先生祠記 吕忠公贈汪時
 法詩
  韶陽之遷道中呈汪時法乙夘/夏
南江一道水分明寂寂扁舟不記程回望家山在雲際
[007-14a]
夢魂猶對短書檠
汪氏諸郎子獨賢相從過嶺過韶川九齡風味猶存否
莫向南華却問禪
一川風月下扁舟蕩漾金波泛白鷗此去韶江知幾里
九成縹緲在雲頭
  道上有感
羣書亂挿架荏苒忽忘年歸来誰㑹心拂拭復茫然聖
逺道難繼事變如山連寒夜煨芋栗炎天浮藕蓮時與
[007-14b]
舊朋儔曳杖訪林泉忽來朝市中嵗月復推遷一朝落
南去道里有餘艱韶陽號善地九齡亦稱賢杜門省愆
咎夙夜相周旋異時歸故里拜掃明招阡目力儻未衰
庻幾守遺編
  送汪時法歸金華
扁舟南去意茫然襆被追隨便欲前親故道途相與語
但言髙義薄雲天
梅潦因仍不計旬舟車屢易敢因循昭真觀裏泠泠水
[007-15a]
豈觧逰人有怒瞋
霽虹觧䌫動江聲風不随人舟易橫咫尺青泥含淡月
何時相對話平生
問途快閣得寛恩舟轉風移日未昏山月相㤀期度嵗
别懷祗覺暗銷魂
人言追送不嫌逺我獨衰殘懶出門重數來時路傍候
猶留風雨伴黃昏
歸去兒曹欲與言相思切處莫窺園吾宗事業無多子
[007-15b]
守得簞瓢始見根
攜手山橋第一軒誰能結我夣中縁他年有意重過我
細細爐熏理舊編
  送時法登舟
四山寒雨送行舟獨掩柴扉闕/未收歸見故人應問我
為言卒嵗敢優㳺
  朱子與汪時法
七月十六日熹頓首啟去冬逺承訪及得以少欵為慰
[007-16a]
為感别後不能一奉問但聞裂裳裹足逺送遷客為數
千里之行意氣偉然不勝嘆服未及致意忽辱手示獲
聞比日動履殊勝尤以為喜子約此行無愧人臣之義
而學闕/ 粗知廉恥如熹等輩有愧於彼多矣聞廬陵
寓舍有園亭江山之勝又得賢者俱行相與講貫亦足
以忘其遷謫之懷也使中寓此病倦草略餘惟自愛不

  汪約叟哭大愚吕公詩
[007-16b]
一封朝奏夕南遷抖擻精神笑出闗只有詩書來眼底
更無儕輩敢通銜聖恩寛大時時降天意難明特地慳
鬻藥買田非立異甘心只作林泉計所求於世如斯爾
造物云何降毒厲嗟哉我公雖下世萬古千秋未嘗逝
家庭學問誠難繼我公超道獨能詣日月有光還有翳
行人澘然咸出涕嗟哉我公雖下世萬古千秋未嘗逝
徃年蒼天夭伯氏歸咎云發千聖秘遷客蕭寺猶羇竒
未知曷犯蒼天意嗟哉我公雖下世萬古千秋未嘗逝
[007-17a]
 汪大度字時法自號獨善弟大章字約叟俱成公門
 人公銘汪公将仕墓名灌者其父也慶元初忠公以
 言事忤權奸貶韶州改徙廬陵獨善徃送之伴送者
 順風㫖相凌辱獨善以義折之直欲與之坐獄朱子
 與之書深所敬嘆忠公道中示時法及送歸詩並見
 集中後忠公量移筠之髙安寓居大愚寺以卒約叟
 距秋試纔四日舍之就道䕶喪以歸有髙安紀行載
 其哭忠公詩獨善之孫開之字元思寳藏朱帖及忠
[007-17b]
 公手書七絶句嘗以刻之石後魯齋王先生舁二石
 刻置麗澤書院約叟之子時中記其父故人知監路
 公卒於蘄妻弱子幼喪不能歸約叟走蘄載其柩歸
 割地殯之孫某者客闕/  鄉朋滿前獨謀於忠簡
 王公時為都司籍以主其闕/ 而畢亦義士也元思
 力貧好學其友胡讚為固窮集類聚聖賢言行貽之
 元思自著貧約有不衣絹帛不食夜飯不顧僕從不
 妄收買不趂人情不作雜書不轉假借不轉懇事不
[007-18a]
 為妄費不借人物凡十條魯齋少與元思共學深究
 四書之㫖元思死率朋友歛之欲遂塟焉其父不從
 越十餘年父死遂得同窆且述其志行請銘於北山
 何先生二公之所與可知其人矣今具載忠公詩朱
 子帖及約叟哀詩於上以著其節云
 張垓字伯廣成公門人以恩入仕好義有氣節忠公
 貶時在建康帥幕聞之即觧装貿輕貨間行追及之
 於信安盡以贐之龍川陳公以事係大理獄鄉人畏
[007-18b]
 禍莫敢問伯廣奔走經營卒脱其難葉正則戴少望
 少時甚貧未為人所知伯廣館之於家葉公帥建康
 實始辟之再為湖廣總領淮東轉運司幹辦公事皆
 有聲績以老奉祠而終成公教授嚴陵時伯廣從行
 張宣公為守與吕公講切得在其間讀論語至君子
 喻於義小人喻於利宣公顧問伯廣起對曰此精神
 之所偏至也人為萬物之靈雖賢不肖異習顧其用
 之不同用之所在精神集焉闕/ 而闕/  之謂喻
[007-19a]
 宣公欣然是之
 
 
 
 
 
 
 
[007-19b]
 
 
 
 
 
 
 
 敬鄉錄巻七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