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周忠愍奏疏 > 周忠愍奏疏 卷下


[002-1a]
欽定四庫全書
 周忠愍奏疏巻下
            明 周起元 撰
 撫吳奏疏
  奏為夙疾日增主恩難報乞𨒪賜允放以延殘喘
  以無悞地方事疏
臣荷皇上任使畀以撫綏重寄駑足雖不能以騁其長
驅鉛刀亦願勉効其一割茍非身實不任何敢托病求
[002-1b]
歸臣有犬馬之疾下血嘔逆縁昔年栁州救荒染瘴一
病濵危載移潞河以戎馬之役終年拮据神氣益耗自
奔馳南北以歴今官葢八載於兹鬚髮如絲蒲姿欲謝
簿書鞅掌舊疴頓劇去冬今夏曾兩疏乞骸我皇上不
即擯斥且諭以安心供職又諭以盡職著勞值兹年荒
又諭以拯救便宜矣屢荷天語叮嚀仰見皇上之待臣
下也有恩有禮至厚至隆敢愛頂踵而忘報塞惟是臣
自遭地方水災以來凡荒政所宜行者非不與有司次
[002-2a]
第講求然欲為皇上普如天之徳而不能作無米之炊
欲為司農分仰屋之憂而不忍行剜肉之政兩念躊躇
思慮困衡食不下咽寢不帖席臣才之不慧於此㮣見
而臣病之侵尋亦縁是轉增矣從來荒與亂相因黄巢
王仙芝之亂皆因饑饉而起今數月間仗皇上威靈雖
保循暫安而水族聚居之民轉徙殆盡江湖緑林之警
又時防竊發必得一𢎞猷碩望者方勝其任而臣猥以
頽廢之軀長處非據欲莅事則病深欲理病則事廢豈
[002-2b]
惟素尸竊位有靦面目恐以養疴而轉釀廢弛遺封疆
之累不少矣竊見此時卿寺多賢濟濟布列伏望皇上
念臣累疏允臣歸休一簡用間則賢者毋致歎於積薪
而臣亦以免貽譏於負乗也
  題為織造舊例當循濫需宜節仰冀聖明俯念時
  詘稍寛物力事疏
臣查得江南有袍段有嵗造有改造此三役者即江南
之所出而還以竭江南者也我皇上龍飛初御備五服
[002-3a]
以明尊均九式以盡制其誰曰不可而敢襲腐儒之見
侈言澣衣焚裘往事以減損山龍黼黻之大觀乎顧朝
家舉動每有奢而不度當裁其濫觴而外間奉行亦毎
有公以營私宜塞其弊竇皇上當無以服御一節而忘
衣被天下之仁臣亦安敢不效補衮微忠而自貽鵜翼
之誚也哉頃者織監李實糾不得糾之有司且欲屬不
當屬之禮節驟變歴年規例創一駭人觀聴之說其果
為典衣而忠於職分耶抑為盈橐而便其身圖耶天下
[002-3b]
人知之諒皇上必能照之已經按臣交疏彈駁外今臣
仰稽舊制下採輿情臚列利弊數端皆可無損於上供
而有裨於窮簷者望皇上留神採擇施行一曰額數之
宜酌臣案查神宗四年所派袍段僅五萬八千七百六
十六疋後隨蠲免二千四百疋我皇上新御原派九萬
五千八百四十四疋奉明㫖減三分之一是尚有六萬
三千八百九十六疋也今邊境侵削勤師數年公私交
匱視神宗時豐亨豫大景象甚不同矣謂宜倍崇儉約
[002-4a]
乃反浮出五千一百有竒其何不明乎盈詘之數耶合
照萬厯四年例再酌減一曰解數之當覈查得往時
織造派多而解少臣訪往日之弊監書與府胥輒先期
串通那動庫貯及其解運疋數多有短少時久匠累撫
按不得已為之合詞請蠲縱使蠲免而銀已先支殊不
見有分毫節省機户亦並無受惠今蘇松庫藏如洗一
有軍興之需各束手仰屋坐此弊也合無毎運即開實
造若干疋實給若干銀一曰價料之當節查得段疋原
[002-4b]
無正派今就蘇松兩府而言止於四司料銀支用乃合
兩府料銀春秋兩運共四萬四千餘兩合十八運該銀
三十九萬六千兩此僅蘇松四分之數而浙六不與焉
浙直合之以百餘萬計亦綦奢矣嵗額雖係惟正之供
然窮民難十分全足時完至七八分而止臣不敢不嚴
行催督共圖急公然於料銀有終歳鞭朴不能全完者
宜蠲一二分以甦凋瘵若必銖錙取盈民何以堪總之
段價原估浮時值數倍織監茍稍稍存心濟物必不藉
[002-5a]
口短價而弗留不盡於民間也一曰船隻之難增臣查
得神宗四十四年蘇松每年二運今織監於蘇松又欲
增二隻不惟水手船頭工食銀兩終難加派而一路夫
廩之費幾當袍價之半實則一運之袍可二三船而足
今每船不過寥寥數杠皆地方射利之徒攬貨進京沿
途免稅計所免之稅又可當袍價之米也合照舊額裝
運若欲加派以添船臣不敢也一曰蘇松只遜之宜免
查得只遜舊派應天等數府蘇松既織袍段從來不派
[002-5b]
只遜葢龍章為重則他造不得再與非獨以緩物力亦
以隆盛典也近不知縁何又派蘇松造只遜二千副豈
惟匠役不堪亦且深乖典制一曰浙直道途之宜酌查
得嵗計段疋祖制原屬有司萬厯三十年鹽監魯保招
權貪利將此項攬收監督各匠怨詈後撫按言其不便
遂仍歸有司今織監又奏奪歸監有司從此豈不省一
畨勤勞但在有司則隨府可驗可解在該監則一領一
驗一解自南直應天等各府至杭往返逺者跋涉千餘
[002-6a]
里近亦不下數百里往返病民之狀然則該監亦豈應
踵魯保之故智而皇上豈可不法神祖之轉圜也耶一
曰羨餘之當積查得萬厯年間每疋扣羨四錢解進已
蒙恩詔豁免矣然拖欠者免追而在庫者宜貯若一槩
花銷既不在民又不在官徒飽奸胥之腹而已合行將
前項清查存貯以備緩急斯亦節用裕餉之一端也以
上七欵不過述已然之成例剔將來之弊端皆事理明
白易見切實可行者非敢厚望皇上撙節但求不大耗
[002-6b]
公帑又非故與該監齟齬但求不大拂民情耳至於假
㕘劾以竊弄威福議屬禮以顯肆恣睢則江南數十年
來中使之所未嘗見人情共為不平而該監亦自悔其
謬妄不待臣言之畢也伏乞勅下該部覆議亟賜採擇
施行天啓三年四月初八日具題奉聖㫖織造已有屢
㫖内外官當恊心調劑勿以爭執誤事該部知道
  題為只遜派增太濫地方匱乏難支伏乞聖明查
  照舊額特允減派以昭節儉以杜浮估事疏
[002-7a]
案准工部咨開該錦衣衞題稱只遜駕衣不敷移咨前
來備開大紅青緑只遜紵絲一萬一千五百副大紅青
緑通袖膝襴九千五百副新添大紅青緑改機紬六千
五百副其應天等府聴南京供應機房織造内監兼督
其浙江蘇松二府聴蘇杭織造内監兼督等因到臣隨
行應天府并蘇常徽寧四道查處料價去後隨據各屬
回稱今次所派只遜數倍於昔兼以新添改機紬五千
副地方疲困已極何堪額外辦造等因各稟呈前來竊
[002-7b]
照鑾駕出入鹵簿自有常員寶位初登服御焕然一改
旗尉駕衣誠不可缺然從來未有増至三萬餘副者增
之自今日始從來未有創織機紬者創之自今日始不
覈實用多寡之數不循祖宗相沿之制濫行派織蠧國
病民帑藏為之一空姦機因以自潤嗟乎今東南之財
乃襟肘畢露之時今東南之民乃皮骨僅存之日惟正
之供輸尚思節省不經之額數豈宜漫徴此數如題自
工部則工部宜力請改正此數如出自中裁望皇上亟
[002-8a]
為轉圜臣等固不敢請盡罷免以詘典禮之需亦不敢
因循浮估以飽宵人之慾伏乞勅下該部將原數特減
三分之二仍將神宗所存留未盡者檢出應用在聖主
尚思澣衣在旗尉豈棄舊服并乞查臣前疏所陳溷派
蘇松者盡行停免以復舊制所謂省一分地方受一分
之惠斷不宜以輿從之服困鶉結之民以濫觴之需竭
公私之藏皇上下念恤民上求裕國必不以臣言為妄
矣天啓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具題奉聖㫖工部知道
[002-8b]
  題為匠役自有定籍局匠自有定制宜聴有司之
  核實難憑織監之瀆陳乞慎明㫖以一政體以安
  人心事疏
臣接邸報見蘇杭織造太監李實一本為屬匠違㫖抗
織等事臣尚未見全疏先是曾接該監手本謂工部所
派數目加昔數倍必僉勾匠役以協織近又見松江府
官審萬程等是民非匠詳文報該監意該監必不聴宵
人之妄掜貽民間之騷然乃不意竟以匠役萬程等上
[002-9a]
聒聖聴臣不能無說而處此謹將始末為皇上陳之該
本府知府張宗衡㸔得織造之命出自朝廷設監府以
統其成將段疋之美惡精粗於是焉致詰至一切堂長
錢糧則各地方有司事也舊例僉派匠役本監牌行該
轉行局官查明申報所從來久逺矣誠以本監自内
廷出稱天子親近臣無繇知民間情偽不欲以瑣瑣事
相煩且并以寓防微杜漸之意云爾今本監信小甲陶
孫及張宻掲定名差拘豈真未諳典章妄欲越俎於本
[002-9b]
等職分之外耶抑或有意雄行先故為此非分舉動以
相嘗試耶本監輕入蜚語垂涎素封該駁之不得本
府持之不得勢不至㮣松江殷實之家而盡匠焉不止
害有不可勝言者且浙直相去甚逺何以知某某為真
正殷實何以知殷實家為真正匠户噫惟其以殷實故
是以不匠而匠適以自掲其肺腑耳等因到臣嚴批禁
私報之人正欲移文該監照舊規行府審僉報頂毋
聴奸人弄播忽見李實妄陳捧誦明㫖著撫按拏送臣
[002-10a]
不勝駭愕謹㑹同巡按直𨽻監察御史潘士良㸔得織
造之價民間一之官家五之然而有餘之利不歸於匠
也匠至猾者方能同猫鼠之眠稍拙者不足供豺虎之
壑於是有告頂者有逃頂者而僉報之間又是宵人一
畨利藪矣舊例報以局官審以府佐酌其户籍定其去
留稍有不公衆匠得而譁之院道得而問之故法畫一
而人情安未有么麽之小甲㕘隨之假官私報於該監
徑坐名以行提者也撫按事無大小必批行於道府聽
[002-10b]
其斟酌妥當而後允行今松江府同知孫應崑遵該監
之牌行逐名研審孰為民不溷匠孰為貧不堪役分别
已悉更申明職守之不可移小甲所官之不可聴此雖
拂其所欲而實為忠告未有薄愬逢怒信狐假之宵人
凌奉法之府佐如該監者也今不憬然開悟速改前迷
乃更以小甲之細言溷聖聴於九重以猥瑣之蟻役煩
煌赫之天語憑㕘隨為線䌇視有司為水火埋暗地之
鈎鉅張彌天之網羅借絲綸以明徙木之威枉萬乗而
[002-11a]
遂彈雀之謀此㫖一布則吳民之殷實者人人自危而
㕘隨之私報者人人飽慾怨叢於李實而貽皇上以不
美之名臣等為明㫖惜也夫實得㫖易臣等得㫖難臣
等豈不知然臣終不敢撓三尺以斂一方之怨毒而朋
為欺罔以悞陛下近又見青浦縣招報奸棍顧松先年
賣田與朱春因索貼銀不遂宻囑㕘隨所官張永成誣
春為匠户沈阿仝後裔致列名其中此即一縣一人而
言餘尚不止此今人心臲監役縱横將恐家户驚惶
[002-11b]
事極變生其害可勝言哉伏乞立賜乾斷收回成命勅
下工部覆請將僉報堂長遵照舊例府申詳不許小
甲㕘隨藉開騙局為匠為民容臣等所屬從公審别僉
報庶奸棍不得肆嚇詐之詭計而閭閻銷無窮之隠憂
矣天啓三年八月二十五日具題奉聖㫖這奸匠萬程
等仍遵前㫖嚴拘解監應役勿得曲庇致悞上供該部
知道
  題為料銀濫取難徇府佐被誣非罪仰乞聖明酌
[002-12a]
  定數以節嵗支并燭虚詞以絶熒聴事疏
臣於邸報中見織監李實一本奉聖㫖蘇松料銀毫不
給發同知楊姜貪贜敗露抗㫖冒罪希圖掩飾本當差
官拏治姑著撫按官嚴查贜私㕘提具奏欽此袍價取
給於料銀而蘇松嵗徴料銀不過四萬有竒額編止有
此數往年織造孫隆與近時吕貴皆未嘗過溢於編數
之外也今織監李實謬張虚額一味誅求倚信㕘隨百
計冒破葢有必不可聴者四請得而悉言之臣查部咨
[002-12b]
今次袍數派九萬五千餘疋蒙減三分之一則為六萬
三千餘疋臣又查神宗即位初年止派五萬餘疋仍有
蠲免是以臣等曾合詞疏懇皇上祖述成憲以蘇物力
工部亦諄諄具請矣而李實反謂皇上原派十五萬以
誑堂匠臣遍閲並無一十五萬之派文無非派多則取
利多而故張虚數耳此其必不可聴者一臣又據實初
估價以百萬計僉云虚冒之極誠得一奉公之内臣任
之此中可省五六十萬然而無望於李實矣即就百萬
[002-13a]
之估浙六直四浙若得六十萬蘇松亦止應四十萬以
四十萬分為十八運毎年兩運應得四萬有竒而蘇松
解已足數矣今織監兩運造冊移臣乃索取蘇松九萬
二千而且以三運續解之銀欲併入於兩運之數以此
積筭是十八運將索蘇松九十萬并浙價而盡輸也臣
於是時若不講明則此後十五運必將沿為定例而臣
以一時之因循貽蘇松無窮之累臣罪滋大矣此其必
不可聴者二織造監局各役咸以通融那借為請臣思
[002-13b]
此時搜括已窮庫藏如洗蘇郡財賦所出之區也而庫
無千金之儲將那京邊乎將那金花乎將那遼餉乎項
項有欵朝入庫而夕起批尚苦於不足分數有司時蒙
㕘罰又烏能悉停別項之急征而槩充織局無藝之誅
求也此其必不可聴者三段疋顔色之中大紅與淺色
金閃與暗花料價不啻懸矣部派原有定數大都紅閃
居十之二三毎運數原無㡬歴來舊案班班可考今實
多遺淺色暗花於蘇州府段數開大紅金閃等色數倍
[002-14a]
若將盡舉後運貴價之色而取給於一時無非假飾
造紅閃多則濡染多耳二運蘇州給解逾額三運蘇州
止應找段三百五十疋堂匠交段不收直欲駕此局面
以為挑激計而顯施辣手此其必不可聴者四是役也
臣愚區區一念為地方惜已空之皮骨為該監塞無涯
之漏巵以致大拂其心於府同知楊姜無異也祗因該
監恨其不破例行屬禮以為所司之倡於天啓二年
情妄㕘今復巧於下石不惟顯誣之以抗㫖而且隂中
[002-14b]
之以犯贜頃者一二㕘隨嘗布流言謂中傷一同知而
屬禮可定庫銀任取臣以為細人蜚語不足信而不意
實之謀果出於此而皇上誤聴之也今闔郡士民見本
官杜門惶惶泣留而通屬薦紳將士無不稱願借實
仇有司則拂百姓拂百姓則百姓必將仇實念及於此
可不寒心而況暗干糾劾大權將置撫按何地不獨下
拂輿情抑且上闗國體誠有如科臣所抄㕘者至於袍
服之外為嵗造為改造為只遜皆有司事自陳增以包
[002-15a]
攬致禍劉呂兩監皆未嘗過而問焉不意該監之復以
身為谿壑也毋論朘削無屬厭之期而一領一解一驗
一發既自北而之南復自南而之北紆迴千餘里轉運
必至後時臣觀薊遼宣大延綏等鎮邊賞不過差一能
幹佐領官至蘇杭平買其為值也甚亷其竣事也不過
數旬若定欲併歸該監以厚利貽李實則可若為公家
計臣見其無濟於事而且階厲也總之袍服之銀臣欲
其照常取於條編四司料銀之内而實必欲溢取於條
[002-15b]
編四司料銀之外徽寧等府嵗改及協濟料銀民機止
願就近領造而實聴信監棍必勒其赴杭往返近諸蠧
鑽差四出大肆騷擾鎮江匠役又纍纍赴告矣臣為皇
上保守江南一方所慮者在呼吸安危之變而實所見
者僅在阿堵多寡之間臣為皇上經理財用所圖者在
酌盈濟虚之計而實所急者常在吮膏吸髓之謀實身
如撲滿臣言如沃石即欲與之同心勢必不能要非臣
敢有意於異同也伏乞皇上俯念蘇府料銀已盡起解
[002-16a]
原無拖欠松鎮徽州等府嵗改與楊姜無干特賜開宥
以昭令徳仍嚴諭李實節取料價於額數之中段疋勿
虚張數目紅閃勿併取一時料價勿多扣入已毋憑㕘
隨之撥置而與有司為枘鑿毋設緩急之機闗而
詞以萋菲則地方受李實安靜之賜而臣等亦可與同
心以效上供矣天啓三年閏十月初五日具題奉聖㫖
袍段儹造不前皆因料價稽誤楊姜貪肆久著借端掩
罪撫按官亦不論官評輒便偏䕶還遵㫖從公㕘處依
[002-16b]
限回奏如再仍前曲庇不行提究定行差官拏治該部
知道
  題為仰懇天恩宥負累之屬吏以恢聖度罷不稱
  之微臣以定官評事疏
臣為織造事奏報錢糧欵額并辯府佐楊姜無罪被誣
皆字字實録不敢飾說偏䕶自干欺罔伏蒙聖㫖袍段
儹造不前皆因料價稽誤楊姜貪肆久著借端掩罪撫
按官亦不論官評輒便偏䕶還遵㫖從公叅處勒限回
[002-17a]
奏如再仍前曲庇不行提究定行差官拏治該部知道
欽此除㑹行提查外恭繹天語若謂楊姜真貪真肆假
織造之事以掩罪而臣庇貪庇肆溺糾劾之職以縱姦
矣臣蒙皇恩拔擢為一方長吏有糾劾之責假令屬官
果有一二不法之事安敢喋喋焉倒墨為素翻黒作白
不憚以身翼蔽令其流毒一方此則不忠之大義所不
敢出者也自再奉嚴㫖臣思不得其故尚恐本官前膺
持斧使者幾十薦或躐虚聲復再三詢訪求其劣狀竟
[002-17b]
無所得而且有賢名各州縣官咸為之發憤出掲士民
亦各具呈掲歴數政蹟以告及詢所以被萋菲之故不
過曰彊項不善求容如與李實爭照各監舊規不肯倡
行屬禮而已今本官凛奉天威束身待罪累呈求臣等
㕘糾輕重之處惟皇上所命此固臣子敬畏一念其情
真其詞切然而臣終不敢抹殺公評以欺聖明尤不忍
瞞昧本心以錮屬吏也楊姜一小吏耳訶之譴之何足
惜獨惜賢姦從此混淆紀綱從此倒置凡有求不遂者
[002-18a]
皆得挾私忿中人以不測之禍甚非清世所宜見耳伏
望皇上開日月之明恢天地之度初焉疑其抗違而責
之既焉亷其無他而釋之則天下臣工皆誦聖心虚明
聖恩廣大宥一楊姜而為外吏者無不人人感奮而李
實亦可與人情相安不至釀怨毒而被不美之名矣夫
誅譽言日至之阿而封毁言日至之即墨威王所以塞
讒也賜阻蹕之上東門候而貶奉詔之中東門候光武
所以飭吏也執法骯髒者近於肆而職業克修軟熟狐
[002-18b]
媚者近於謹而簠簋多議此吏治賢否之大概臣又愿
皇上之熟思而詳察也惟是臣以至庸極劣謬任撫綏
誠不足以動聴言不足以見信一疏再疏回天無術則
負君尸素經年官評尚無確據屢煩嚴督則負官臣不
能徇織監以滿其欲而鰓鰓焉講明料價致其誣㕘葛
藤難斷則負屬吏然則不稱任使而𨒪當議罷者無如
臣矣臣罷則屬吏貪亷自有一段真公案而不至以疑
臣者轉疑臺臣之曲庇臣罷則察吏安民自有賢撫而
[002-19a]
不至以遺於耳目之近者反得之深宫之中伏乞皇上
將臣先賜罷斥然後覆查本官貪贜事跡有無的據勘
明回奏則水落石出晛見氷消而臣朴忠一念縱不見
亮於在事尤冀終明於去後也惟是織造一事當泰昌
時已盡撤回李實鑽領此差因而再遣若肯照依兩府
料銀額編之數按運解給不創從前未有之例貽江南
官民之擾則銜命天使臣等豈有不願同心協力而故
生枝節分枘鑿以成水火之形哉今戎馬生郊江南安
[002-19b]
則邉事可支京都可守江南不安則雖有謀臣猛士其
不能枵腹而為皇上修戰守之事也明矣此何等時可
令一綺使破成例冒錢糧騷動列郡蹂躙生靈激生意
外之變哉又望皇上與執政之臣㕘酌而為社稷計也
先臣端毅王恕撫江南奏停織造而文忠楊廷和為閣
臣不撰織造勅則亦豈非盛事哉臣可勝激切待命之
至天啓三年十二月十七日具題奉聖㫖楊姜這厮抗
㫖擅減袍服致誤上供深屬不敬本當差官挐治念撫
[002-20a]
臣力請姑著革職為民發回原籍當差永不敘用其誤
運袍段并嵗改造段疋料價該地方掌印官作速措辦
解監上𦂳儹織補解應用再有違慢的定行重治不饒
周起元著安心供職該部知道
  題為微臣荷恩有愧屬吏重褫可矜謹因監疏欺
  罔再申料額之原無減與舊制之必宜遵事疏
臣以蘇松兩郡料額有定無㸃金之術以遂織監谿壑
之求李實因此肆螫於同知楊姜臣願一罷以白此丞
[002-20b]
之無他而皇上不加臣以譴逐更令安心供職又念臣
力請免楊同知之逮治而革職為民此不惟臣荷優容
之仁即楊姜亦深感寛處之徳然而姜原無擅減之事
以此坐錮臣雖靦顔就列誠有大不安於心者頃又見
李實摭拾逞辯鋒深詞遁措詞倨侮垂涎無厭皆繇宵
小指㸃提弄臣不明白㕘透定貽不了釁端夫袍段以
四十萬分為十八運按運支銀原編額止有此數即實
之疏亦不敢謂蘇松料額有溢此數之外事理甚明不
[002-21a]
煩喋喋楊姜奉法急公並未擅減昔漢文帝以皁綈革
履致海内之殷富宋仁宗因陜西用兵行三司議節省
宫壼服御假令姜果能為皇上減省冒費是以中興之
主望皇上則固敬君之至者豈不卓然賢吏然而原非
有減也皇上聴實之言而以擅減不敬坐姜此天下所
共憐臣之所大不安而皇上所當轉圜而照其覆盆者
也實來蘇杭一味營利兼饒辣手講屬吏之禮罰官府
之俸開宻訪之門捉民機為匠人甚苦之乃又有背違
[002-21b]
成憲決裂舊章兩事則嵗改與袍船是已夫李實初時
之營領袍差也不具疏欲踵孫隆行事乎試問孫隆曾
於蘇松袍服之外侵管鎮徽寧廣各府州嵗改乎此數
處向無貂璫之跡今一旦添一中涓騷動其間不但㕘
隨絡繹驛遞怨咨萬一奸民搆出事端誠恐禍生叵測
臣之所慮不徒在為有司存累年之規而深為地方防
意外之隠憂近來數郡中攫取已收去銀鉅萬並未聞
一縷解京濟用則無益公家而有害於地方不再計而
[002-22a]
明矣此其必不可紛更者一也又袍船每歳八隻神宗
已裁定著為例劉吕兩監行之久矣今忽增造二隻歳
歳要加派修造之費驛驛要設處夫廩之費李實不過
得奸猾舩頭等些小微利而有司加派之擾不顧也萬
里挽曳之苦不恤也漏關閘萬千之稅不念也此其必
不可紛更者二也大凡管織造之官多勸皇上奢侈少
勸皇上節儉臣何敢以盛徳事望實但望其照舊例循
行不至格外作耗足矣仇士良言固寵之術必使人主
[002-22b]
廣侈其耳目而後我輩可以得志吕强每事直諌力求
先裁一切之虚冒實自視於此兩人者何居則所謂不
敬莫大乎是伏乞皇上嚴諭李實於歳改袍船一事但
令照舊勿聴宵人撥置恣意更張此江南之大幸皇上
之至明至斷也楊姜雖已飄然逺引甘為聖世逸民更
當諒其無擅減之罪曲賜輕處則臣言見采地方蒙庥
雖加三褫臣官有餘榮矣天啓四年二月二十五日具
題奉聖㫖楊姜稽誤袍段把持運船且貪横素著已從
[002-23a]
輕處巡撫官表率一方職專察吏豈得漫無甄别一味
庇䕶如再瀆陳楊姜定行挐問袍船歳造段疋已有屢
㫖著照舊行該部知道
 文震孟曰璫勢方張巧者以緘口為知幾卑者以阿
 附卸禍公道何由而明良心何由而挽周公不避權
 倖一疏再疏改逮為削猶且辯姜無擅減之事實有
 擅增之罪語語剴切是非了然公真銕漢哉
  題為亟興水利以備瀦洩以救歳荒以裕國用事
[002-23b]
  疏
江南蘇松常鎮四郡幅員不過五百里歳輸租粒二百
餘萬最急莫如水利而水利之最大者莫如吳淞白茒
劉河三江葢環蘇松常與嘉湖數郡之湖澤咸歸翕於
此為宣泄入海之道近劉河一線僅通吐納而吳淞與
白茒二水則淤為平陸前代屢濬具有史志可考國朝
永樂二年尚書夏原吉來濬之正統六年工部侍郎周
忱濬之隆慶四年都御史海瑞濬之至今而五十餘年
[002-24a]
並未興工以致吳淞江自澳塘以至新涇口及東西蘆
浦三壩等處六七十里淤澱不通白茒則梅林塘墩鎮
涇等處俱久填塞先後建議之臣皆以為請本屬鄉紳
亦每每叩閽求濬而輒以費浩中寢三吳百千萬生靈
之命脉引領此舉而皇上未有治水之命地方不敢擅
興大役邇年小有水災低田輒渰沒直浙數郡皆受其
患如長洲吳江常熟崑嘉上青無宜等邑之間荒田數
萬頃每遇漕白兌運之時有司但得派髙鄉攤補而髙
[002-24b]
鄉賦役原重又不甘心為低區白賠以此有司常考成
降罰而小民受敲朴追呼亦終不能完額今年巨浸暴
漲瀰漫千里者水之為害也雨後停蓄經旬不消者水利
不修之為害也若今日又因循不治則東南水患日甚
一日而國賦與民生兩受其累矣臣查都御史海瑞開
吳淞用銀七萬有竒前按臣薛貞曾委官估計數目亦
不相逺白茒則知縣宋賢力請疏濬大約工力可五萬
而足通計兩江工費以十二萬計查三十六年除應天
[002-25a]
六府賑濟不計外蘇松等府實蒙發賑銀五萬今時詘
度皇上不能多發帑金而賑災不可少或可就以賑數
再添一二萬發開河工臣檄各鄉饑民盡赴工作計丈
定工計人授糈計日給值所全活必無量而水利亦興
後雖有霖澇不至傷稼昔宋臣范仲淹守臨安遇嵗凶
轉乃大興工作募饑民赴役就食賴以全活者不可勝
訃今臣所言實師此意尚欠五萬兩容臣於所屬再搜
括積欠導河銀并贜贖再查照往牘或量行募派以奏
[002-25b]
其績若夫濬之之法惟在尋其故道淺者深之窄者廣
之應閘者閘應堰者堰應石者石豪民有於淤地之傍
墾成業者如不大妨河心寧稍縮其河面以存之期於
水通而止但不許一二姦猾占淤塞為私業者囑堪輿
播為風水之說以隂行阻撓查上海地方𢎞治間開濬
而錢福大魁嘉靖間開濬而徐階入相水道通達文運
亦顯赫若此今設不可信之堪輿而貽數郡之水害即
真有小礙尚當擇利從大而況原無闗風氣第為阻撓
[002-26a]
占墾之謀乎昔成祖命尚書夏原吉出治水遣官齎水
利集以賜原吉其注意如此是以奉行者皆殫其心力
克有成功今皇上若肯留神此舉乞於工部司屬中簡
任練達官一員來董其事以明聖意之決方不為道傍
之築至於分任府佐等官則就所屬可揀用也天啓四
年六月闕/ 日具題奉聖㫖工部知道
  題為地震再告人事可虞懇乞聖明亟修實政以
  圖消弭事䟽
[002-26b]
㸔得坤道以靜為主震動實乖其常春當陽氣發生之
候陽伏而不能起與隂相搏故震而有聲為照松江一
屬自滬瀆澱湖以外蕩𣻌無際東接諸畨蘇常諸郡藉
為藩籬者也今四日之間震動者再變不虚生人情驚
恐皆臣等奉職無狀所致除痛加修省及申飭文武諸
臣矢心慎毖共圖消弭外臣等於𤣥象雖非所知然於
人事實切隠憂稽之象占有曰地震其民擾江南賦稅
最重猶曰則壤之供義無所逃乃年來軍旅之絡繹加
[002-27a]
派之追呼織造之需求遼米之帶運民間騷擾漸成蕭
條景象此臣等之所大慮也占又曰地震嵗不豐夫京
邊倉盈庾億皆取給江南此中預防水澇惟水利最急
乃濬築之政數年不舉皆由邇來摉括太盡有司工作
無從措辦萬一流行及於昏墊愆降爽乎月離則匱乏
之害豈獨一郡一邑受之此臣之所大慮也占又曰地
震下有謀去嵗姦人馬文元造妖言以煽惑愚民又有
逋盜周忠結徒黨而隂行叵測已經按臣及道府相機
[002-27b]
撲滅然而草澤尚有伏戎刀犢未易向化又臣之所大
慮也此皆就江南防未然之咎徴而實上闗朝政之缺
失伏乞聖明留意修省俯念軍國宫府之需無一不資
於江南必江南安而後京師安慨然發徳音下明詔滌
煩去苛與民休息將兆庶之懽呼即為清寧之維軸詎
直祥桑萎於一朝熒惑退於三舍已哉臣等覩兹災異
不敢不仰干天聴因效欵欵之忠如此云天啓三年四
月初十日具題奉聖㫖禮部知道
[002-28a]
  題為留宫災以示警懇乞明主警以弭災事疏
竊照嚴宻禁地忽遭回禄固云人事之疎虞而隂陽失
調離火為眚實縁神明之黙告春秋兩觀災書桓釐宮
災書凡書災十有二無非以天人感召之故不可忽而
筆之為後世垂戒也金陵王迹始基佳氣蒼鬱天之所
鍾也上帝眷顧方隆百靈必為呵䕶曷為而有今日之
災臣曰此天意也留都鼎建宫闕髙皇帝之靈實式憑
之雖豐鎬之卜遷實歆馨而棲饗曷為而有今日之災
[002-28b]
臣又曰此髙皇帝意也臣觀史見髙皇帝講洪範休咎
之徴諭羣臣曰天道微𣺌難知人事感通易見天人一
理𩔖應如響箕子以是告武王今宜體此意上下交修
斯為格天之本㫖哉言乎誠洞釋箕疇至義兹不意火
災告變乃在皇祖締造之宫臣於是即以祖訓交警之
說進臣備員江南受事數月奉職無狀閭里之葢藏已
罄而持牒追呼不能不急絲縷之杼軸幾空而濫額浮
派不能不催非不日討兵戎而海上每聞鹽盜之出沒
[002-29a]
非不日清錢穀而藏中時有奸胥之蠧嚙吏治似多循
良而堪掛抨彈之章者未必盡清民風似覺文雅而好
逞雀角之訟者難使頓化此皆臣痛自責咎而并與所
屬共圖刻勵省愆者也至於時事每有隠憂時政間多
缺失戎馬牧於郊有燎原之勢師旅老於戍有不戢之
虞薙芟施於民有藴崇之怨燕雀處於堂有厝火之危
威福脫於柄有蔽明之象此皆天心所垂仁髙皇帝之
靈所告戒而我皇上所宜𨒪下罪已之詔併勅大小臣
[002-29b]
工求直言交修務使憲舊章以出治通粹徳於𤣥穹天
下安而股肱之地自寜祖靈安而上帝之心自順矣
  題為地震屢告人事可虞懇祈聖明亟修實政慨
  賜徳音以回天變以固根本事疏
㸔得臣屬松江去春已有地震之異今次且震亘數百
里揺動數郡矣抑且有一二時而兩三震矣震而瓦木
有聲至有圮城頺屋者矣稽之史曰陽為隂所填而不
得升則震姑勿論占驗之說豈有隂壓陽而二氣不干
[002-30a]
五行不愆災疹不生人物不戾者乎伏見報京師地震
奉聖㫖今嵗各處災異及京師地震朕深懐儆惕封疆
多事著内外臣工盡心職業務修安攘實政毋事虚文
臣等躬值此異皆奉職無狀所致除痛加脩省及申飭
文武將吏矢心慎毖共圖消弭外竊照江南祖宗陵寢
之地財賦數百萬所出之區此地安危天下治亂之候
也而今日天時人事有大可憂者江左不素尚風流重
儒雅乎近乃好談兵語亂伏覩皇上銳意求治臣等方
[002-30b]
以為是中興之象而左道妖言狂妄不逞之徒見邊事
尚急派徴無藝且曰是季世之象偏袒而奮白梃之秋
也轉相愚惑遂漸遘逆萌雖各各就捕而餘黨豈盡消
滅臣即條教與刀鋸並行未便回心嚮道不可不謂人
心之變也又去嵗七八月忽旱垂黄之穎轉為半實之
穗綿花則半顆不結而歳征布縷皆謀轉鬻於中州各
河道處處乾涸即孟河太湖之間素汪洋澎湃且枯澁
不可行舟貨物柴薪一時湧貴父老皆以為百年未見
[002-31a]
之異臣於歳災未敢轉報以啓小民觀望負稅於水涸
亦不敢輕報以不祥災異傳播中外然而不可不謂天
時之變也有此二變而地震隨之臣等又虞其召災於
將來也震後不十日而浙之長興遭大盜慘變此亦其
徴應而臣等又慮其未盡消融於巳事也昔漢宣帝聞
地震下詔求直言舉賢良方正又假貸貧民而災變亦
遂消弭伏乞皇上求極言敢諌之臣舉巖穴忠讜之士
亟講所為盡人事以回災變之䇿又望俯念江南虚耗
[002-31b]
已極百姓殫其地之出竭其廬之入以奉敲吸長此不
已必馴至不可救藥目前笳塞未靖庚癸時呼即不能
下蠲租貸貧之令亦宜速沛徳音一切煩苛盡行報罷
行郡縣吏務於催科中求撫字之仁臣等凡民間疾苦
具疏請命者祈一一允之施行則閭巷無怨讟之聲而
奸徒亦不敢有越軼之志根本安而仁氣和祖宗陵寢
奠而天地變異自消矣天啓四年正月二十二日具題
奉聖㫖禮部知道
[002-32a]
  題為災荒舊逋難完地方調停宜亟懇賜酌量題
  豁以蘇民困以收人心事疏
㸔得長洲為姑蘇巖邑有殷富之名而處凋疲之實葢
田多下下賦皆上上不必陽侯肆虐民始有魚鼈之憂
即暑雨稍頻水勢微漲便若洪波白浪禾稼率付波臣
故為令於兹邑其拮据甚難其受罰甚易如知縣葉成
章任内四十七八兩年俱因水區被災將漕糧五萬三
萬議改熟區代完而以折銀派令荒區認納以示矜恤
[002-32b]
乃糧完而銀欠遂不免奉部查㕘矣今國用方殷持籌
者每厪仰屋之歎賦額有定司牧者敢後則壤之供惟
是長洲素稱澤國比各縣田地獨多窪下如荻溪席墟
青丘等低鄉共十八水區即在豐歳猶無半熟稍有水
澇便罹大荒知縣葉成章抵任以來疊遭萬厯四十七
八兩年霪雨為災低田悉成巨浸漕糧亦難輸將是時
即當具題請蠲而境内未全歉例不敢請本官不得已
調劑申請令髙鄉代災區完糧災區代髙鄉完折無奈
[002-33a]
災黎困敝髙鄉之本色既已代輸而低鄉之折色竟爾
拖負非不日費敲朴而無肉可剜非不日嚴追呼而無
户可催以致京邊分數不及致累本官向蒙降罰實與
他邑之不及分數者不同今部文咨臣覆查隨行道府
查勘所據造送災區細冊與初詳相同設非真正災荒
則通縣髙區誰肯為之攤納漕白二糧而該縣非目擊
時艱法窮力竭寧能身甘降罰終不敢向頑民以責逋
欠哉臣近又檄行履畆繪圖道府所報並非虚冒竊睹
[002-33b]
先帝遺詔有加派一年量免帶徴一年之例今該縣加
派已三年矣則四十八年以前積欠政應在豁免年分
相應具題俯准本官開俸豁其舊欠令督催見年錢糧
務如數完解再照知縣葉成章之治長洲拮据首邑勵
精化理以清靜寓神明以撫字兼催科革除一切耗羨
操守不染纎毫葢勞吏亦亷吏也臣不敢以積年之舊
逋而使先帝遺詔不信於天下又不敢以應豁之積欠
而使循令考成竟受乎降罰是以瀝悃具陳仰求寛政
[002-34a]
伏乞勅下户部查議覆請將四十七八兩年災銀豁免
知縣葉成章即開復俸考滿所以沛皇恩而勸吏治在
此舉矣天啓三年五月十一日具題奉聖㫖户部知道
  題為恭報地方異常水災事疏
臣屬江南地勢卑窪素稱澤國外瀕滄海受西來羣山
之委流内布蕩湖淺而漫衍易涸亦易漲易旱亦易潦
舊秋七八月旱乾西成大減分數臣此時以災未甚重
不敢具請以啓納户觀望彼農夫忍饑餒服襏襫稱貸
[002-34b]
竭胼胝之苦以盡力於南畆者誠冀時和嵗豐下以佐
俯仰之資而上以輸國家之賦耳詎期今歳蘇松常鎮
應徽等府自三月末旬至五月末旬霪雨連綿傾盆注
下晝夜無頃刻之停隄岸潰裂江湖泛溢百川逆流浩
淼無涯髙下盡渰祈禱不應城垣坍圮屋廬漂沒即臣
署亦渰倒寮垣圍兵而宿閭井小民欷歔之聲與簷溜
相徹慘不可聞又據各屬來報見麰麳皆變為葅其粒
不可以甞饑者炒以充腹輒吐逆而傷人其麥之幹皆
[002-35a]
自水中撈出朽腐而不可以作爨所挿秧苖未出土者
已絶根芽方出土者盡捲泥淖一望耰鋤之區頓成舟
子鼔棹之大澤至於嘉定太倉等種棉之地宜燥不宜
濕者根株芽蘖盡付東流又不待問矣父老相傳萬厯
三十六年曾遇此災但其時二麥已收又在屢稔之後
無兵興加派之苦帑有積鏹民有宿儲公私尚可勉支
然猶且搶奪四起費㡬許拯救方克寧帖此時災傷視
三十六年更甚且加派頻仍箘簏已匱乃復凶歉薦至
[002-35b]
譬之病夫軀殼僅存精血幾耗更益之以家無葢藏饔
餐不給又安望其有起色哉當此司農仰屋恨無㸃金
之術以噉邊圉戰士為臣子者方將東那西括共濟公
家之急設百姓非萬分愁苦詎敢故為呻吟之詞以罔
聖聴惟地方實實罹眚之慘報災係臣職分臣疏恨不
能委曲描寫夫無災而虚張以報是為病國臣決不敢
有災而隠不以聞是為病民臣尤不敢日漕臣來督儲
糈見駐鎮江目擊顛連之狀未嘗不痛心蹙額憂形於
[002-36a]
色也臣奉職無狀痛自警戒除一面檄行道府竭誠齋
戒祈禱并通商廣糶積榖買米一切救災之政所屬道
府亮皆不敢泄泄從事又令各州縣長吏親往郊原冒
雨巡行勞來家咻户噢水可疏者決渠以殺之堤可築
者捧土以掬之其飄廬沉竈顛連無告者量給倉穀以
賑之總亦修救於萬分之一二耳臣方抱病求去而遭
此厄景酸楚之餘臣病益深即竭駑力撑持終無所濟
非皇上大賜惻隠破格蠲賑安能拯數郡阽危之蒼赤
[002-36b]
而登之袵席哉
  題為水患連月不退撫屬無地不災窮民無食無
  居萬懇聖慈急勘急賑急蠲急折事疏
臣於五月間以稽天巨浸漫連數郡菽麥蔬菜連莖葉
以俱沉棉花禾秧浥洪濤而盡腐桑田化為滄海號泣
徧於郊原業具䟽報聞諒聖心惻隠覽疏必愀然動念
臣猶謂三吳雖地不堪於兩種而六月尚可播烏苗通
行災重地方有司官親往各鄉勞來督令堰潰者捧土
[002-37a]
畚築溝塞者決淤濬通富户令其捐資借貸貧佃令其
竭力戽車私計稍髙之區或可補挿薄穫不謂自臣拜
疏以後又經一月今且三秋入序而晴霽之後水且益
漲兼以吳淞白泖二江五十餘年不開入海故道湮塞
而浙省苕霅諸派與江海翻波逆湧蘇松常等數郡地
形如坐釡底不能宣洩今舟楫往來不循河道每見飛
帆鼓枻於田畆之閒以取㨗徑臣令人往驗地淺者可
沒頂深者則沒數竿其地勢最髙者亦當褰裳而涉補
[002-37b]
挿晚稻嗟已絶望且村落屋廬盡如水中亭榭久為魚
蝦之宅叩之則閴其無人而散之四方者亦不知其所
之甚至有枕籍死亡於水崖而不知其姓氏者矣大都
無郡不災無邑不災或川騰谷沸人畜蔽溪而下或城
圮屋漂男婦巢樹而居或署泛汪洋之浸或圩堰瀉
澎湃之波或舟筏撈人於城郭或杖鉢呻饑於道傍此
等景象見者垂涕聞者酸鼻父老皆言此災比萬厯三
十六年甚數倍葢三十六年髙鄉未甚浸而今則髙低
[002-38a]
並渰三十六年一漲便消而今則兼旬不退三十六年
菜麥已收而今則饑饉薦至三十六年積貯尚饒而今
則十室九空三十六年地方寧戢而今則人心思亂臣
而言及於人心思亂則固有不敢言又有不得不言者
我皇上方以江南為治安顧決禍患於旦夕似欲以危
詞徼浩蕩臣是以不敢言然而蛇豕之徒無日不包藏
禍心雖倡亂者不必饑而以無居無食之民誘為斬木
掲竿之舉其號召甚易是以臣又不得不言嗟夫罄土
[002-38b]
之毛不足供食指之衆矣而鄰境又無可乞糴鉏犂既
賖牛犢亦賣始於搶奪究而弄兵夫豈盡不必然之慮
哉周禮荒政十二究之以除盜賊明荒之必亂也荒則
必亂故弭亂莫如救荒而救荒莫先足食足食莫先於
賑濟與蠲折今東西跋扈師老數年餉耗無算皇上與
閣部諸臣舉軍國最急最乏之需以待濟於江南而臣
欲以江南最危最苦望澤於皇上似乎見一隅而遺全
局臣惟計全局是以益重一隅今日所望皇上亦不過
[002-39a]
大施一年之惠蠲折賑濟以救此襏襫耰鋤小民俾歳
歳為國家急公好義之百姓萬一荒而致亂變出叵測
如前所逆料者即大費軍需未必便可收拾一年之不
割而數年蠲之乎臣所謂顧全局而益重此一隅者也
又有言者曰折米利在有田之家不在貧民不知粟出
於富人之藏而入於貧者之腹江南豐歳且資客米儉
歳益不可支若不先下折令則富室有所積必曰此自
留以糊口者也富商有所囤必曰此徐鬻以上供者也
[002-39b]
如是而米日乏價日貴民即持錢無可買處近見松江
十二錢買米一升視京師等貴而奸徒洶洶所屬至有
强開粟舍之厫强搶販夫之米非不懸重典以創之政
恐徒法不足以止亂七八月後景象當不止此誠於災
重縣分速允蠲耗折米則民間稍有葢藏及商賈之囤
聚者皆出鬻以啗貧民雖價髙不能禁抑而有貴米可
鬻就中所全活亦不知其幾千百萬生靈此所寛在殷
實而所活實在貧窮者也葢列祖皆深知江南賦稅其
[002-40a]
輸將獨多江南安危其闗係極重是以凡遇災沴之歳
特沛浩蕩之恩誠以所豁者小而所保者大也今歳撫
屬漕白正耗米二百五十餘萬石俱輓輸以達太倉如
查儲積通算可濟若干時即於全災縣分允漕白蠲耗
議折至於賑濟乞照往例特遣官員齎賑更望留滸墅
闗稅一年及稅契事例贜贖魚課行賑誠災重民饑事
勢急迫不得不為不達時務之請今皇上仁慈天縱眷
念定鼎之區在事諸臣軫恤時艱特先本根之計必有
[002-40b]
大沛徳音以慰雲霓矣天啓四年六月二十七日具題
奉聖㫖江南水災已有㫖了著作𨒪勘奏蠲賑其目前
拯救緊要事宜不及奏的便宜行
  題為水災半載不消小民艱食堪憫乞照勘報特
  普𢎞仁事疏
臣屬蘇松等郡自四月被水至今九月嚴霜已降應是
川澤收斂之候而茫茫巨浸僅退一尺各屬低區之田
園猶在水中也各鄉農夫之廬舍猶在水中也市間菜
[002-41a]
蔬米穀並貴是饑與饉並告矣此時已宜種麥而一望
瀰漫無際圩岸盡裂明春麥黍又賖矣臣病苦中荷天
恩勉留供職又諭以便宜救荒仰體仁聖雖深居九重
而心已周於江左民間聞此天語靡不動色相告忍死
以待濡沫而臣敢不力疾從事以副皇上其咨之念惟
是救荒原自無竒而臣才謭劣亦不能於人所常行之
外别出肘後之方不過通商勸糶使民間自為流注不
平價不遏糶以聚商賈禁搶奪禁勒借以安富民勸施
[002-41b]
貸發倉廪以字窮獨下借力於有司上待命於朝廷而
已夫本地之毛既不足供土著之民又安能別措續命
之粒以完漕白之輸縱改折而折色之銀已屬賠納此
每石米不過沾皇上二三錢之惠耳若猶靳其折色則
立見逃徙而危亂在旦夕矣官買之說葢司農為百姓
為軍國之慮極苦極忠有司何惜竭蹶為民受勞然而
少或可辦多實難行且與賈子爭販與餓夫爭食將米
價益湧而病在官仍在民臣不悉知太倉每月軍糧若
[002-42a]
干今歳全漕完若干無災地方可完若干度可足若干
時之軍糈而餘可折也以輸者養軍而以折者充餉太
倉不病也以守凍之船議折而以明年秋冬開兌為限
漕規可復凍開米亦抵灣也臣曩曾待罪漕役頗聞國
家歳徴之入額浮於所出原祖宗朝徴派初意亦慮及
四方水旱而寛其數以待折不折則數歳或可餘一年
折則亦足供一年之支放惟是此時多新增之耗是以
司農厪仰屋之憂今臣再有陳瀆誠不達時務然而為
[002-42b]
消危亂保根本之計不得不出於此日伏祈皇上憫念
重地災黎勅下户部覆議照按臣所勘疏欵一一采行
地方幸甚臣愚幸甚
  題為乞𨒪分别改折以救危急以便徴輸事疏
日按臣張文熙勘疏具報荷皇上於被災十分地方准
其全折四郡中若吳江崑山青浦三邑受災十分者皆
霑皇上如天之仁不啻起溝中而肉白骨尚以酌議蠲
恤未有畫一喁喁懸望部臣之𨒪覆也至若長洲常熟
[002-43a]
無錫三邑雖報九分七八釐之災而臣於八九月間細
核三邑皆傍湖久淹巨浸西成盡虛佃户並無輸納業
主並無登庾即折色銀兩俱是賠貱小民饔餐俱是取
給客米及販米豆麥鄉村耕農之窮窶者半是覔拾菜
蔬充饑此三邑誠當與吳江崑山青浦等觀併沾十分
之惠不可因一二釐之參差而分别太懸使抱向隅之
悲也其太倉宜興江隂吳縣金壇武進華亭上海嘉定
丹徒丹陽災有九分以上有八分以上者亦乞照原勘
[002-43b]
疏分別多寡等第速賜定奪行臣著有司遵照徴納一
則使重災者全活其性命早得辦折色以供輸一則使
次災者明定其分數早得辦本色以兌運上利國下利
民䇿無逾此不則日復一日其不容不折者施恩既已
後時若饑望食而空垂涎其可以量折者日久亦漸花
費不難罄官儲以博一飽如是則雖責有司日取災民
付箠楚以助繭絲之急徒令衆心解體而軍輸亦就嚙
耗是兩誤也臣之罪乃滋大此其利害至易明矣臣屬
[002-44a]
東西十府一州商羊作虐雖無地不澇然而傍山之地
水漲兩三日即消消後猶可補游青晚禾以取薄穫皆
不敢徼折今之言折皆水之經秋不退無寸莖登場者
然東郡災分為三等原不敢槩望全折西府最重僅報
溧陽望江髙淳三邑報八九分者不過十邑而臣屬州
縣之本色應納者尚多也葢念國家匱乏非真正饑荒
不敢為百姓市恩兩按臣之疏具在諒不能逃於部臣
之詢訪民既不産米尚要賠銀漕即不盡得米亦可協
[002-44b]
搭以銀裒益之間知計臣為小民嘔心區畫不遺餘力
臣竊謂四年之米目下抵京通二倉明年輕災之地又
未嘗廢運誠令全折之地秋成早輸凍後似可望接濟
也臣具胸心敢不念太倉之匱乏然事勢至此不得不
瀝情哀懇陸䞇有言曰茍不失人何患無財臣今為江
南人心計政深於為財用計也有戰鬭之士尤不可無
耕桑之民無耕桑之民則何必羌夷接踵於疆場萬一
桴鼓忽弄耰鋤間以干吾游徼之吏能晏然而已乎又
[002-45a]
將何以為飽戰士計耶
  題為遵照部疏再陳均平之議以安荒民以𨒪漕
  運事疏
臣見邸報户部覆蘇松等四郡水災之疏内開江南值
霪雨為祟禾麥失望災之重者以十分計稍輕者以九
分以上計最輕者亦以八分七分計當此在在號荒家
家懸罄誰不仰賴皇上施浩蕩之鴻恩以惠此顛連之
遺黎也然思下民之銖□皆為歳派之正額按臣所為
[002-45b]
列欵而陳第其中播利溥而受益廣者無如改折漕糧
查蘇松常鎮四府州縣除嘉定靖江外餘共計一百一
十萬四百五十七石就中三分折其一則該折三十六
萬六千八百一十九石然以此除被災十分者遵㫖全
折外其餘聴撫按道府從公議折以災傷之重輕為改
折之多寡毋俾偏觭致有不均其改折之數議定每石
折銀六錢災輕者加五分席板耗羨並在其内月糧脚
價之費自應免派等因題奉有明㫖矣於是臣四郡中
[002-46a]
吳江崑山青浦十分災三邑遂得全折既為三軍圖宿
飽又為三農軫災祲仰見皇上以天為心者也必使草
木咸遂其生計臣體皇上之心以地為徳者也不使軍
民偏受其瘠秉軸之臣不啻饑溺在躬所為達民隠而
普皇仁者不知㡬廢籌畫此中全活何啻百萬生靈臣
何敢復有陳瀆惟是部疏以折三分之一為詞四郡共
允折三十六萬餘石而全災三邑已折去二十七萬有
竒矣所剰不過九萬有竒耳其九分之災民羣擁而問
[002-46b]
臣曰部有三分折一之說而今何在也其九分以上七
八釐之災民羣擁而問臣曰全災有十分之折何差之
毫釐而懸之霄壤也是計臣責臣以均平而臣更無均
平之術可以報計臣也呼號之聲震於遐邇臣以大義
責之謂朝廷適當軍興匱乏非昔年京坻有餘積比又
不得已而陳刑杖以威之謂不靜聴而譁者罪無赦葢
臣檄有司諭百姓無一牒不嚴督其完課然自十月至
今倉庾並無顆粒重災者無可完稅輕災者且慮觀望
[002-47a]
臣日夕憂惶寢處不寧察人情酌事勢非於九萬石外
量為增益必無以安衆志而鼔其輸納臣查被災九分
以上州縣分為等第如長洲常熟實為最重原與吳崑
青三邑相等無錫吳縣宜興太倉武進江隂次之華亭
上海金壇等邑又次之不敢瑣瑣塵覽俱逐一臚列具
掲於計臣以待裁奪一面嚴催徴以赴起運大抵户部
合三邑而算三分之一臣所乞則除三邑而算三分之
一所爭止二十一萬石若合白糧全完而論之所爭止
[002-47b]
六萬餘石耳查三十六年災各屬多徼全折其所允之
折色當年又止徴一半留一半緩之豐年此例班班具
在百姓滿望照行今臣不敢援舊例以求多僅僅於三
邑外以三分之一請而輕重布之雖未足厭災民之屬
望聊以昭朝廷徳意使毋抱不均之歎而臣等亦得畢
力傕儹以了明年漕運之局耳倘謂軍需匱乏本色定
當取盈則所浮之數如部臣鄭三俊議將原折銀貯庫
候來歳豐熟發折米縣分陸續通融運補為數不多衆
[002-48a]
擎亦自易舉自有遼事以來派餉則應徴米則應誠於凶
荒饑餓呼吸存亡間救其眼前之顛連延其僅存之喘
息小民感恩圖報時和年豐未有不願竭蹶以趨事者
也葢臣伏見太倉告絀絶不敢寛假催科凡士紳來謁
皆勸以勉强賠納讓所折之數於小民而此邦士大夫
賢而好義者亦自不乏惟是無告窮黎農夫菜傭極窶
極窘之下户滂沱久住村絶新登之囷江楚遏糶市鮮
賣穀之販饑軍半載枵腹野希竈突之烟有司五月停
[002-48b]
徴庭多鵠立之狀縱令鮮血淋漓於杖頭徒使閭閻傷
心而解體葢仁行則輸納之風自鼔恩靳而桁楊之威
亦窮臣不敢盡言亦有不待盡言者洪水泛漲數月陸
沉舊按臣親見之矣客米不至列郡嗷嗷有司蹙額儲
庾盡空新按臣入境備知之矣蘇松地處浙之下流長
吳常崑諸邑如居釡底即在廷言事之臣亦盡悉之矣
邑令之俸深者豈無釋負之心倘非地方真正窮窘萬
不可乏員臣何故拂人情不予其赴輯瑞之㑹而令其
[002-49a]
與此地相守上受功令之督責下受災民之怨嗟哉皇
上試查此俸深縣官之所以留而知臣之所以再三控
懇於皇上者非飾説也謹㑹同巡按直𨽻監察御史徐
吉合詞上請除將臣酌定各邑折數咨部外伏乞勅下
户部憐臣不得已苦心再於前折外照臣掲中所酌之
數亟為覆議咨臣等遵行既活數郡之遺黎又杜輕災
之觀望溝中之瘠可漸甦而臣屬漕白百餘萬之輓輸
亦可早檄有司以催完是為民生政以為國計也
[002-49b]
  題為布征勉盈分數勞吏應宥㕘罰事疏
嘉定縣土瘠則壤之初以粗布係積貯之物可緩可急
輕徭薄賦之中黙寓節宣之意葢念此沙地之苦有司
徴運之難也三十五年間不知縁何載入考成今據道
府復酌為三分蠲一本一折一之說更申前請葢以蠲
者為閭閻之惠以解本色一分為備賞之需以解折色
一分為實濟之用又舖墊悉如常數此不獨為嘉定緩
布縷之徴有司寛買辦之累實為内庫畫經久之策也
[002-50a]
雖經前院具疏而轉移實在計部此今日之所以目擊
艱難而為此方民請命也展轉圖迴求公私兩利之䇿
經久可行之規請於三分中停緩一分而徴二分之本
色乎葢所停者僅三萬有竒軍國之錙銖即為窮簷之
鉅億未有不見徳而生其共者而所征者計六萬疋有
竒實數之綜核何如虚名之空掛未有不著實而勉為
赴者也主計者亦何愛此三萬疋空懸之額而不以誘
其六萬疋必輸之數耶及按臣士良回文到部亦謂當
[002-50b]
緩徴一分實徴本色二分以救將盡之遺黎夫嘉定之
民亦皆我皇上所撫摩之赤子也如謂民之頑㝠何至
甘于受比而不顧即謂官之怠玩何至甘于受罰而不
辭臣察以虚衷㕘之輿論總縁該縣土瘠民貧兼之連
年重困於加派則誅求到骨計畫無復之耳豈惟皇上
宜予以浩蕩之恩即臣部亦宜示以通融之法無已則
請從按臣緩徴一分之議可乎夫當國計殷煩之時而
獨徼寛恤如是儻其逋負仍前朝廷三尺具在即該縣
[002-51a]
亦何說之辭是議也可以安濵海囂競之人心可以裕
皮毛盡落之民力可以彰皇上省刑薄斂之深仁一議
而三美具況經年不解該縣且沿以為常今特緩三萬
之虚名而却收六萬有竒之實數計皇上聽臣或不待
詞之畢也臣竊觀我神祖最稱綜覈之主也數十年來
通算嘉定解布歳不過輸一二萬疋止矣我皇上初登
之年天下方喁喁望澤乃歳解三四萬疋而猶然下嚴
㫖責催部臣於是以徴二緩一請矣皇上督臣臣督縣
[002-51b]
官而縣官轉督小民不知幾費鞭箠以得此數也皇上
亦惻然動念乎假令此布果有當於實用如線梭布之
必不可已誰敢輕議折色試執此布一疋與銀一錢予
軍士臣等固知其領值而不領布也外間解役有脚價
利及至收入有鋪墊利耗費且浮於價值以倍矣本一
折一之議所以持而不得行者臣等知重在彼而不在
此皇上所未察臣亦不敢盡言以激聒也伏乞勅下户
部覆議上請將知縣卓邁准其開俸考滿併乞俯念嘉
[002-52a]
定雖有布縷之征原非本地機杼仍依臣等原請緩一
本一折一之說則不獨一邑謌衣被之仁而天下皆誦
明聖如天之徳矣天啓三年七月十四日具題奉聖㫖
布疋著遵屢㫖征解堪用本色不得輕議緩折致悞急
需卓邁准查明開俸該部知道
  題為錢糧㑹計久稽印信繇單不給謹具題責成
  監司郡邑以振積玩以釐宿弊事疏
臣惟錢糧之有㑹計也所以總一州一邑本折徭役之
[002-52b]
數而定其派則者也比較之有繇單也所以晰各甲各
户本折徭役之數而限其輸納者也㑹計定於秋間繇
單發於冬初家各一單單各一印雖至愚者具知應輸
之數目至奸者難肆額外之誅求此海内之通規不易
之良法也數年來所屬有司無不用心力於催科顧於
㑹計繇單一節多憑總書延閣即間有賢者能依時具
請而府道又或以各縣未齊髙閣置之於是比較率用
胥役所造無印冊單本折多寡之數小民無從得曉惟
[002-53a]
縣總與一二包攬脈脈自知即有司尚多茫然也是以
積猾巨蠧得髙下其手所增減者毫釐而所差已至千
百矣所飛灑者數户而貽害已偏通邑矣臣於二月間
受事首以此諮詢各道則見徴天啓二年稅糧三年徭
里條編未有派單今軍國財賦大半仰給三吳公家之
派額既重奸胥之科斂更横自升合分釐而上凡官之
所輕為拔毛皆下之所痛為剜心者也吏此邦者惟清
理錢穀為首務家户所倚賴者惟徴輸之政所及為最
[002-53b]
廣此處儻不著力更有何事可以留心其為劣吏不問
而可知也今天啓三年稅糧四年徭里又於十月起徴
矣臣恐申飭不嚴則積習相沿牢不可轉用是不避煩
聒特為題請伏乞勅下户部行臣嚴飭道府轉相督責
盡破積玩急將户部頒發㑹計單欵及徭里銀數限於
九月間將派徴規則𩔖造通詳查核刋刻書冊印信繇
單通限十月初一日頒布務使家户通曉胥吏不得為
奸如府縣仍芘吏總監司曲徇郡屬遷延沉閣縱容弊
[002-54a]
派不遵明例者容臣不時紏㕘並乞聖明查處施行天
啓三年八月初八日具題奉聖㫖該部即與覆行
 附/遺詩七首
   送鄒南臯先生還山三首
一出青門氣色新傾都惆悵望車塵批鱗往日思明主
執法當朝見大臣世路風波應解組文江煙水好垂綸
但愁四海干戈急難向東山老此身
   其二
[002-54b]
燕市初傳講席開豸冠又見出西臺髙名自昔能招忌
時論于今不重才天逺禁廷蒼珮去月明匡阜絳騶回
知君久是忘機者沙上羣鷗莫亂猜
   其三
生平原恥說輕肥一領鵷班便拂衣天意總留吾道在
主恩應許老臣歸甘陵有部分南北塵世無心問是非
此去山中長講徳彈文應不到巖扉
  余䝉譴言歸文文起先生有别詩依韻奉酬四首
[002-55a]
吳門到日更思征世路乗除早已明每詠伐檀虚歳月
轉從寒柏問枯榮層林不禁幽禽往激浪端非片石爭
獨有邦人抛不下荒年老稚最闗情
   其二
盟心矢不逐風依幾見戈能轉夕暉天步無疆憑厯數
君門難叩味樞機空言乳虎横當道任借山龍潤典衣
竟是寸丹慚貫日敢尤雲狗一時飛
   其三
[002-55b]
塵事閒時謁大羅經年能得幾迴過倔强頗詫英雄少
感慨勿縁坎𡒄多愁可開襟唯見放别無灑淚只清歌
但期聖世容林澤君樂衡門我著蓑
   其四
江天浩浩色悠悠欲往從之思末由道契獨知存小節
事暌時論待千秋人文惟有東南在公望詎應閩海侔
去婦恥頻回首話蕭蕭煙雨駕扁舟
 周忠愍奏疏巻下


唐開元占經 宅經 葬書 青囊序 青囊奧語 靈城精義 催官篇 發微論 靈棋經 焦氏易林 京氏易傳 六壬大全 卜法詳考 李虛中命書 玉照定眞經 星命溯源 珞琭子賦註 珞琭子三命消息賦註 三命指迷賦 星命總括 演禽通纂 星學大成 三命通會 月波洞中記 玉管照神局 太清神鑑 人倫大統賦 太乙金鏡式經 遁甲演義 禽星易見 御定星歷考原 欽定協紀辨方書 古畫品錄 續畫品 貞觀公私畫史 書譜 書斷 逑書賦 法書要錄 歷代名畫記 唐朝名畫錄 墨藪 思陵翰墨志 五代名畫補遺 宋朝名畫評 益州名畫錄 圖畫見聞誌 林泉高致集 墨池編 德隅齋畫品 畫史 書史 寶章待訪錄 宣和畫譜 宣和書譜 山水純全集 廣川書跋 廣川畫跋 畫繼 續書譜 寶眞齋法書贊 書苑菁華 書小史 書錄 畫鑒 衍極 法書考 寓意編 珊瑚木難 趙氏鐵綱珊瑚 墨池璅錄 書畫跋跋 書訣 繪事微言 書法雅言 寒山帚談 書法離鈎 畫史會要 清河書畫舫 眞蹟日錄 書畫見聞表 南陽書畫集 珊瑚網 御定佩文齋書畫譜 祕殿珠林 石渠寶笈 庚子銷夏記 繪事備考 書法正傳 江村銷夏錄 書畫彙考 南宋院畫錄 小山畫譜 傳神祕要 古今刀劔錄 鼎錄 嘯堂集古錄 重修宣和博古圖 西清古鑑 文房四譜 硯史 歙州硯譜 端溪硯譜 硯譜 硯箋 欽定西清硯譜 墨譜法式 墨經 墨史 墨法集要 錢錄 香譜 陳氏香譜 香乘 雲林石譜 茶經 茶錄 品茶要錄 東溪試茶錄 續茶經 翠屏集 說學齋稿 雲林集 白雲集 林登州集 槎翁詩集 東皋錄 覆瓿集 柘軒集 白雲稿 密菴集 清江詩集 清江文集 蘇平仲文集 胡仲子集 始豐稿 王常宗集 白石山房逸槁 滄螺集 臨安集 尚絅齋集 趙考古文集 劉彥昺集 藍山集 藍澗集 大全集 鳧藻集 眉菴集 靜菴集 北郭集 鳴盛集 白雲樵唱集 草澤狂歌 半軒集 西菴集 南村詩集 望雲集 蚓竅集 西郊笑端集 草閣詩集 樗菴類槁 春草齋集 耕學齋詩集 可傳集 強齋集 海桑集 畦樂詩集 竹齋集 獨醉亭集 海叟集 榮進集 梁園寓稿 自怡集 斗南老人集 希澹園詩集 鵝湖集 滎陽外史集 繼志齋集 全室外集 中丞集 遜志齋集 貞白遺稿 靜學文集 芻蕘集 巽隱集 易齋集 野古集 峴泉集 唐愚士詩 文毅集 虛舟集 王舍人詩集 泊菴集 毅齋集 頤庵文選 青城山人集 東里集 第一冊 東里集 第二冊 文敏集 省愆集 忠靖集 金文靖集 抑菴文集 第一冊 抑菴文集 第二冊 運甓漫稿 梧岡集 古廉文集 曹月川集 敬軒文集 兩谿文集 忠肅集 蘭庭集 泊菴集 武功集 倪文僖集 襄毅文集 陳白沙集 類博稿 竹巖集 平橋稿 彭惠安集 清風亭稿 方洲集 重編瓊臺稿 謙齋文錄 椒邱文集 石田詩選 東園文集 懷麓堂集 青谿漫稿 樓居雜著_野航詩文稿 康齋集 一峰文集 篁墩文集 第一冊 篁墩文集 第二冊 楓山集 定山集 未軒文集 醫閭集 翠渠摘稿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