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玉坡奏議 > 玉坡奏議 卷三


[003-1a]
欽定四庫全書
 玉坡奏議巻三
             明 張原 撰
  清吏治疏
臣竊見成化𢎞治年間人尚節義士知廉恥公道昭明
風俗淳美天下有服在位之人率多清修恬守之士間
或一人取得不廉自踰於小節交與不檢自比於匪人
則羣聚而咻之斥名而非之不欲與之並立於世彼亦
[003-1b]
自知不為清議所與而靦顔負愧不能自安亦有不敢
與衆並立之意以故賢才布列刑政修明黎元獲樂利
之休天下成治安之化正徳以來一壊於劉瑾再壊於
錢寧諸人浸淫至於江彬用事先朝之懿風蕩然掃盡
天下之人知有權臣而不知有朝廷知有私恩而不知
有公議登壟罔利常存穿窬之心凡可以得貨者無不
為也拜塵乞幸甘為妾婦之態凡可以得官者無不為
也其故何也非取之民不足以聚貨非聚乎貨不足以
[003-2a]
媚竈茍媚乎竈則可以逭罪可以得官無所往而不利
矣是以天下官員自藩臬守令下至百執事皆務為繭
絲而朘剥盡民之膏血競事苛虐而誅求析利於錙銖
甚者侵漁錢糓羅織刑獄改易巻籍夤縁為奸上下交
征大小相噬不畏國法不恤人言節義氣消廉恥道喪
沿傳十六七載乆矣靡然成風恬然自安顧為能吏以
致閭閻困悴倉藏空虚盗賊竊發邊圉弛廢其弊皆原
於官不得人剥民以自殖也夫朝廷設官凡以為民也
[003-2b]
本以為民而今適以殃民至此抑將焉用彼哉去嵗陛
下即位之初巳嘗考察在京各衙門官員凡一時貪墨
自恣及奔競無禮者沙汰殆盡但在外藩臬守令百執
事之人敝風未殄脱網尚多使不及時釐正而剪芟之
其何望於官司得人小民安業以成維新太平之治况
今正值天下諸司官員來朝在京故事舉行黜陟之期
則夫激昻士氣懲遏末流新天下之耳目一天下之心
志者正其時也乞勑吏部將天下諸司大小官員查歴
[003-3a]
年考語稽之衆人公議綜核名實嚴加考察凡涉於士
夫清議者即為罷黜勿事姑息勿拘常例勿以去太甚
為辭勿以黜過多為嫌務使大小無倖位之人内外皆
公道之著庶乎吏治清而天下可得而理也
  論朝臣不宜詰辯疏
臣惟官署之間固貴有師師之風而廷宁之上不可無
侃侃之論師師之風所以成渾厚之治體無之或失於
訐訕固不可也侃侃之論所以昭朝廷之公道無之或
[003-3b]
失於詭隨亦不可也此特泛言其常耳若夫科道之官
實為耳目之司但當責其侃侃之論而不可容其習為
師師之風以馴致於詭隨而貽上下雷同之誚也比者
給事中徐景嵩御史王官共劾工部侍郎趙璜欺罔事
情陛下不即詰責璜而徐賜寛諭甚足見陛下優崇大
臣之心及趙璜上言辯奏陛下亦不詰責景嵩而付之
有司又足見陛下愛養言官之量但明㫖渙降已踰浹
旬而有司因循未見具覆以致趙璜及景嵩之心事不
[003-4a]
明而彼此之辯論不巳臣以為是非之實不可不究於
兩造之詞而邪正之分不可不求其一定之見况朝廷
之上百僚具瞻而二臣各持己見互相詆訾如此損墮
國體甚非所以示法導下也使景嵩之劾果出於挾私
則假公賊物甚乖言官之體罪烏可辭若趙璜之辯或
由於誣罔則縱欲滅公亦非大臣之體陛下亦宜有以
處之不宜黙黙姑聴其所為如此陛下倘不以臣言為
謬或勑戸部覈實於文籍或勑法司讞議其情由務求
[003-4b]
歸一之論以合至公之法然後請自宸斷以抵於罰二
臣者將不能逃於日月洞燭之下而大臣不致受汚衊
之名言官不致罹摭拾之愆公道昭明國體以全臣無
似待罪言官實不敢阿私所好以自速奸黨之清議而
二臣之辯論亦不能知其是非之真顧於目擊之頃見
其有傷國體者甚多故敢瀆冒宸聰求賜處分亦區區
為國意也乞垂采察幸甚
  論錦衣衛朱宸等罪狀
[003-5a]
伏見錦衣衛前所千户陳昇官冒錦衣材本厮役虚張
聲勢懾伏衆人肆其壟斷之心挾以羅織之計接受詞
狀搜訪隂私挐攝平人括檢富室妄自驕悍雖堂上官
受其執持擅用刑威雖内臣家被其索害先嘗坐喇唬
房肆志已甚又嘗坐通州季虐取尤多害衆不止數十
家得利已踰一二萬道路側目儘有怨言錦衣衛革職
千戸魏頥狡猾成性夤縁用心先年已奉詔㫖革除今
又謀在東司房辦事夫以冠帶總旗之名乃與千百户
[003-5b]
並坐理事於法例既舛於名分實乖况權勢慿依胸臆
是肆貪饕掊聚報復公行物論既多良可深惡錦衣衛
掌印指揮同知朱宸既為一衛之統領凡事皆由其掌
握却乃納賄狥私用人不審始焉或貪其餌或附其勢
終焉乃受其制乃容其奸縱彼豺虎之儔貽我閭閻之
患觀其所用之人如劉儒關鳯及陳昇魏頥此𩔖頗多
罪烏可逭再照錦衣衛乃親軍之司實機宻之地責既
云重官宜得人今指揮同知朱宸痼疾耳聾應對不給
[003-6a]
指揮使周傳素行不謹穢徳彰聞而指揮同知駱安則
又貪取略同才猷未著既皆未孚於人望曷可委任於
所司况朱宸尅減俸錢官員皆鄙其行分取官緡旗校
咸怨其貪營利之計百生訪事之使肆出又其子誘校
尉以羅織平人嚇大戸而欺取財物宿娼不檢生事妄
為周傳鑚刺機巧實先朝奸邪之黨人彌縫術深乃新
政殛誅之遺惡顧方以為得計不知悛改前非代人追
債而分其財唆人告訐而利其有朋惡相濟衆怨攸歸
[003-6b]
又以戚畹至親乃復營求管事故違事例擅啓弊端此
二人者處之近侍尤非所宜如䝉乞將朱宸等特賜退
黜陳昇等通行懲究再乞勑下兵部該衛掌印管事員
缺另行推選歴練老成公謹㢘静人望素推之人用之
再將東西司房辦事冩字人役差官逐一清查遵照近
日題准事例勿得容留先年查革人員仍乞勑諭該衛
凡有公幹須要秉公擇人但係平日生事害人者勿得
一槩差委此後敢有先年查革人數仍復謀在東西司
[003-7a]
房辦事冩字及平日生事害人之人營求一切差委者
俱聴科道官指名劾奏治以重罪臣又訪得通州坐季
原非祖宗舊制比因彼處盗賊生發權宜差人止為訪
挐盗賊一事此外並不得有所干預其後生事圖利之
人營求差委馴至今日遂為地方之害况天順年間已
嘗因事奉㫖查革而今彼處又已設有兵備守備等官
則此坐季人員似亦甚為冗贅伏望皇上察納臣言俯
賜停止生民幸甚
[003-7b]
  伸國法疏
盖聞黜陟者朝廷之大典其黜也雖由於吏部之考察
然必采之輿論叅之事功綜名覈實可黜焉而後請命
以黜之其陟也雖由於吏部之注擬然必計其年資稽
其徳望酌才量器可陟焉而後請命以陟之故陟者黜
者祇當聴命於天待命於朝以俟其自然固不可自信
太深而怨黜已之太枉亦不可自欺太過而怨陟已之
太劣夫高官厚祿雄藩大郡人孰不欲兼得之一或不
[003-8a]
遂則怨心生矣吏部豈能一一盡副其心哉使或縱彼
怨望之人騁其誕妄之詞以為辨理之計臣恐彼此詆
訐上下牽制争相效尤奸縱日恣甚非治平之美政况
見任改除而托故不行者有律考察被黜而捃拾奏辯
者有例為國謀者不可不守此而謹大防也近日嘉興
府知府徐盈山東布政司叅政王玹皆以考察被黜相
繼具本奏辯而新陞寧波府知府楊最又嫌吏部擬陞
之不當輒亦具奏辭官以臣觀之皆不可徐盈之在嘉
[003-8b]
興雖有里胥之小才未聞卓絶之異蹟巧於掊取善於
夤緣京師士夫皆能言之吏部據實黜之是也盈乃虚
有猜疑公行奏辯瀆惑宸聰有吏部看了來説之㫖斯
㫖也前此雖或有之然皆出於夤緣之手卒不免為公
議所疵陛下即位以來修明政刑方始舉行黜陟之典
而盈乃敢肆無忌憚如此此人心所以不能不為之疑
駭也即此一事亦自可黜他亦奚暇多論盈之奏未幾
王玹蹈其故轍亦復曲為辨說妄肆攀扯吏部皆不聞
[003-9a]
援例而重懲之何也楊最之在工部才不過人行有可
議倨禮以臨其僚友巧言以誤其堂尊陞之知府已為
過宜彼乃不知滿足私懐恚懟上書陳情輒求致仕觀
其述序援比率皆要望之詞剛愎使氣殊有怨刺之意
狂躁不良悖慢殊甚先年布政司叅政于湛亦以陞官
怨望形之奏章比時未及舉正其罪故最今日又復襲
其遺智以至如此夫天下之大人才之多何少於最何
賴於湛吏部亦不聞引律而罷斥之何也例此以槩其
[003-9b]
餘則是黜者既不免於怨陟者亦不免於怨將使吏部
必如之何而後可臣觀四人者墮損國體撓紊選法事
屬欺侮莫大於此此而不懲則朝廷之恩過於姑息吏
部之政過於寛厚非所以風示天下也伏望陛下勑法
司將盈玹等提解來京照例問發最湛等着令罷職囘
籍庶乎國法昭明人心底定臣又見近日論事者陛下
采其善者固嘗行之而其言之鄙猥事之瑣細見之偏
駁者率皆務為含恕一切容受是固陛下招徠忠讜集
[003-10a]
謀屈䇿之盛徳然其間甲可乙否彼是此非各持所見
每相牴牾甚者迭事排毁競求衒售劇辯雄談不肯相
下紛紛籍籍殊無寧已百官之間如同聚訟朝廷之上
為之多事又不特徐盈楊最一人一事為然歐陽脩所
謂議論多而成功少者實切今時之病臣愚以為陛下
剛徳不足聴言太廣之過也夫朝廷之上君父之前禮
義之地尊嚴之所四方之所表則四夷之所觀瞻豈可
聴其如此况彼往日不得意之人側目伺便以幸吾人
[003-10b]
之多事吾人方且自相牽率以堕其術中而不覺悟臣
恐藩籬一撤而横潰之勢後將至於不可救藥而收拾
則夫開羣枉之門來䜛賊之口復將諉罪於誰也此實
國家治亂之幾臣之所尤深慮者何諸臣之見獨不及
此耶近日言官亦有慨言及此欲陛下明諭聖意以示
趨向者久而未見施行陛下何不俯從其言下詔大廷
戒飭中外建言之人存大體略細故秉公道持正論不
可好訐以為直好異以為高又不可獨持偏見以阿世
[003-11a]
毛舉細事以塞責務致百官有師師之風四海成雍雍
之治顧不美歟陛下聴納之際亦宜留神省覧獨奮乾
斷略加明辨訂其可否庶幾衆言折服而人心整齊綱
紀振肅而天下乂寧古人有言曰謀之在多斷之在獨
惟陛下察之
  正國體疏
我朝稽古制設科道官謂之言官而寄以耳目之任無
他職守惟欲其扶善抑惡糾枉表忠以故人才之賢否
[003-11b]
政事之得失皆得可否其間而盡言於上祖宗慮言官
不肯盡言而有風聞之諭又慮小人中傷言官而有摭
拾之禁盖許其風聞則人不拘於親見縱使不實亦無
可加之罪禁其摭拾則事不究其根因縱使誣枉亦無
可辨之理是豈不知新進小臣指斥人過以長告訐之
風之可惡而特設此官必欲其盡言者實防壅蔽之患
開忠益之門為世道計至深逺也昔汲黯在漢庭頗好
直諫以嚴憚稱而淮南為之寢謀是直言有益人國能
[003-12a]
使囘邪之人禁其欲而不敢肆凛然有虎豹當關之勢
自古歴代恒皆賴之居是官者既受朝廷任使𩔖皆不
得巳於有言以求補塞其職守夫豈故為是呶呶者之
詞以來人之罪之耶若使論人者人必俟夫親身之睹
記事必究夫傳說之根因皆將畏縮顧忌遲囘宣洩而
不敢為皇上盡言矣設使奸邪之誤國政事之蠧民誰
復為皇上言之皇上何從而知之於國體甚不便然言
官之賢否不同心之公私亦異間亦有挾私以傾人躁
[003-12b]
言而好訐者未必盡然也吏部司人物之鑑於此必錙
計而銖稱之黜罰隨以加焉是其所以論人者適足以
自考也前車之鑒歴歴可數故被劾之是非公道自明
有不必辯者况為國家元氣之所在又有不當辯者全
國之體如是而已臣伏見近日被劾人員率皆具詞奏
辯窮追深究嘵嘵自明甚者迭相排毁務求必勝其說
抑或輒肆反噬欲同納之汚衊之中又有行檢素為人
所不與者亦以誣枉陳情冀自逭於公論略無歛戢自
[003-13a]
愧之心庶僚之間如同聚訟朝廷之上為之多事墮損
國體甚非所以示法導下也吾君吾相可忍坐視其至
此乎伏望皇上下詔大廷戒飭臣工務公平正大以存
心協恭和衷以趨事劾人者秉公道持正論不可挾私
以好訐被劾者顧國體略私忿不可䛣詞以好辯用全
忠告之道以成雍穆之風臣死罪輒又有言陛下不以
臣不肖使之待罪言官臣不能為陛下彈壓强禦糾正
邪枉又不能振率同官正言舉職顧乃委靡隱忍甘受
[003-13b]
人言之外侮以辱祖宗設官之盛意臣實憤憤自知不
職更望皇上將臣罷黜不勝幸甚
  寢楊倫職命疏
近該内官監小火者張通等因本官太監楊聰病故比
照太監趙山廕弟趙雲事例具本題請官其姪倫奉聖
㫖准他楊倫與做錦衣衛百戸管事該衙門知道欽此
臣等固知聰乃藩邸舊人也陛下昔者龍潜藩邸私厚
於人固無不可今為天下主以天下為家天下之人皆
[003-14a]
陛下臣顧猶可自分彼此厚薄以示不廣乎祖宗朝内
臣既殁間有寵被恩私録用弟姪者然皆賢勞著績輔
翊有功素為内外人所知敬者方始得之然亦不過一
二人以示異數初未嘗概施而濫予之也藩邸舊人在
當時人品不無賢否歴年不無淺深效勞不無大小左
右近侍足當聖意者亦不無差等其間不宜槩以舊人
一例論也夫官爵乃祖宗之定制天下之公器陛下自
當為祖宗為天下崇重而靳惜之不宜任私意往往濫
[003-14b]
及私人也况倫以厮養之賤無戰伐功而濫授六品武
職其於名器為何如以公家廩餼皆生民膏血而容倫
饕餮其中其為冗濫何如且為官擇人因能授任乃國
家官人之法今不論其才能可否而即使之管事豈擇
人授任意耶縱使私厚舊人恐亦不宜如此也張通等
代為之請是乞陞也不由該部議擬陛下特降内批與
之是傳陞也陛下即位之詔已嘗痛革此𩔖播告天下
天下之所共知在先朝者俱查而革之在藩邸者又從
[003-15a]
而與之是天下之人皆不許傳乞而藩邸之人獨可任
為之岐宫中府中於二體判前日今日為兩端方自行
之旋復背之失信破例天下其以陛下為何如往時趙
雲准與千戸妄啓弊端臣等已經屢次執奏而不䝉俞
允今倫襲其故智又復然矣小人得計日長月滋彼此
効尤妄肆比引將來恐又不止於此此臣等所以凜凜
然大懼不得已於言也伏望陛下以天下公爵待天下
有功不比於匪人不溺於私愛崇重名器靳惜恩賞特
[003-15b]
降明㫖追寢楊倫廕官之命不使後人復援楊聰以為
例天下幸甚若必欲其杜絶倖門更乞將趙雲官職一
體追奪庶天下後世曉然知大聖人所為從善不咈改
過不吝逈出尋常萬萬也
  褒祀王端毅公疏
伏見已故尚書王恕原籍陜西三原縣人由進士歴任
南京兵部尚書叅贊機務致仕孝宗皇帝初即位詔起
為吏部尚書加太子太保又六年致仕正徳三年武宗
[003-16a]
皇帝遣使齎勑備物存問後以疾歿年九十三嵗該禮
部議覆加贈特進光禄大夫左柱國太師諡端毅又遣
官諭祭造墳安𦵏臣博觀近年以來全名盛福始終完
美如恕者殆不多見恕殁至今十六七年本縣搢紳大
夫及閭閻好義之士感念不忘相與鬻地建祠香火事
之歲時醵錢以供祀事臣竊惟祭法鄉先生殁而祭於
社又凡法施於民以勞定國能禦大災能捍大患者皆
得秩諸祀典此古先王之制也恕歴事五朝剔歴中外
[003-16b]
幾五十年所在率多惠政民懐思之及位大臣而正色
直言又為天下之所倚重中間如直指權奸而不避力
捄正直而不阿威略以平襄鄖之盜仁惠以甦蘇松之
饑功烈尤為表表其所論劾又有削兵權黜近侍而尸
元惡大憝於朝市者徳望功蹟此其略也臣固不暇一
一縷數當時憲宗皇帝每見褒納而孝宗皇帝眷注尤
切至於今天下搢紳大夫士皆稱誦之往往形之章奏
之間是恕之當祀在朝廷合乎典禮在邦國則比鄉先
[003-17a]
生况恕嘗為知府刺事揚州又為都御史巡撫雲南見
今二處地方俱已奏准建有祠堂顧兹三原實其生長
之區獨可無一宇以棲妥幽靈係安人心耶臣仰見我
國家褒徳奬功率存故典陛下懐賢論世尤切注心凡
海内忠臣烈士俱䝉表章列諸祀典况恕駿名偉績歆
感吾人餘韻流風延流斯邑而輸䖍尸祝出自人心實
有不可已焉者且祠宇雖存而名扁未䝉於宸翰祀事
雖舉而儀物未與於有司似於國家褒崇之典猶有遺
[003-17b]
於三原也伏望陛下追念忠賢俯狥人意勑下禮部再
考恕居官行已顛末倘如臣言乞賜祠堂扁額仍乞勑
翰林院撰與祭文及本縣官為處置祭需每嵗春秋舉
祀以為定制庶忠魂歆慰於九泉而豪傑興起於百世
雖恕之幸實天下臣子者大勸也臣與恕同邑嘗師事
恕知其為人最審且習聞邑人之念恕也故為陛下白
而言之亦獻忠一事也
  祛異端疏
[003-18a]
該大學士楊廷和等上言慎選左右速停齋醮以光聖
徳奉聖㫖覽卿等所言具見忠愛朕已知道了欽此臣
仰觀聖意似未慨然賜俞者故復昧死一言之竊惟人
君好尚天下趨向係焉雖發於一心之微著於幽深之
地行於一時之暫然而感召孚應之理形發影響之機
波蕩風靡之勢盖有不言而信不令而行不疾而速者
如此雖或告戒丁寧刑罰督責無益也故曰其所令反
其所好而民不從况夫奸巧貪婪之徒夤縁干進者百
[003-18b]
計以用其心而輕儇柔媚之人乗時射利者每日以試
其術二者錯布於内外而人主耳目之前則凡可欲之
事背理而害治者始紛然雜進矣人主遇可欲之事或口
一言焉或身一行焉讒諂面諛之人罔不亟順㫖以諛
其美或先意以𨗳其行人主殆有受其欺而不自覺者
是以心志為之蠱惑視聴為之眩誘彼之甘言得投於
間隙之時或竊國之命或移其所好奸巧貪婪之徒得
以夤縁干進焉自古人主茍非明理燭幾之聖鮮不為
[003-19a]
其所欺矣昔唐太宗嘗止樹下愛之宇文士及從而譽
之不已太宗正色曰魏徵勸我逺佞人我不知為誰疑
是汝今果不謬宇文士及叩首謝若太宗者可謂歴代
之英主而不為小人之所誑惑矣臣自去嵗聞左右近
侍之人有與外面宫觀革職人員隂相交結承其指授
誘引陛下崇信道教致於煖殿建置老子像又令内臣
誦習其書演行法事比臣即欲具言竊念陛下明聖决
不為此而外人之言或出孟浪以故中止近日道路流
[003-19b]
傳言者愈衆且謂陛下躬自臨壇焚香拜籙而大學士
楊廷和等今又以之為言臣始信陛下真有此事而人
言所謂左右輕儇之人乗間設餌以誑陛下欲為希寵
干進者之媒不誣也陛下即位已踰二載聖心堅定百
無所好一旦乃復為此臣之所未喻也臣惟孔子之道
載諸六經治天下者率必由之由之則治違之則亂無
之則亡未聞以佛老也佛老之教以清浄無為為本苦
空寂寞為宗今陛下為天地百神及天下民物主萬幾
[003-20a]
叢委萬物攸賴顧可清浄無為為耶抑可苦空寂寞為
耶獻說陛下者或稱其導引之術或盛為福利之說其
所以聳動宸聴大約不過二者陛下一時不察遂以為
真有益而誤信之殊不知其事已嘗歴試於漢唐宋之
君往往無益祇以自欺甚或又有害焉明效大驗昭然
可考陛下何不據往迹而省觀之乃復崇信之深如此
也或者陛下欲為宗廟社稷及天下蒼生廣祈福利勉
焉為之意固是矣但今星辰失度雨暘愆期風霾亘旬
[003-20b]
江湖湧溢盗賊充斥死亡載道彼佛老者不能副陛下
崇敬之誠為陛下禦災捍患福國庇民以佐成泰和之
治則彼無靈神而不足信也陛下亦可以考矣陛下屈
萬乗之尊以事異端之教自視之若無大闗係也然而
瀆亂大經虧損聖徳貽笑天下取譏後世實非細細者
况自祖宗朝來内殿未嘗有此建置陛下乃創為之可
不可也今各宫好事及漢經厰番經厰西天經厰并靈
濟宫顯靈宫諸處日逐俱要供給齋飯供養等物俱必
[003-21a]
經由光禄寺造辦所費至為衆多其一切支用内府帑
庫錢糧以為襯施賞賜者當又不止於此夫内府帑庫
錢糧儲之本為軍國之用見今各邊鎮軍士缺少月糧
有司往往告乏各處地方盗賊旱澇百姓在在告饑陛
下一切吝而不與而乃為此襯施賞賜等項所浪費使
羣小侈然持之誇耀於人以示得志則亦安用此帑庫
積蓄為耶臣亦未見其可也祖宗設師傅保之官而處
之禁宻之地師導之教訓傅傅之徳義保保其身體乃
[003-21b]
其職也今楊廷和少師也蔣冕少傅也毛紀費宏少保
也皆陛下師臣也彼聞人言或及於陛下顧未得宻勿
論道之義乃爾登言章奏之間計亦不得已矣觀其旁
引曲譬析事論理委曲詳盡激烈剴切盖實情迫於中
責切於身所以盡忠陛下也所以求舉其職也陛下漫
然應之曰已知道了詞雖婉而意實乖言若親而㫖則
離略不見有改悟之意而許之施行此臣之所以不能
不駭且疑也陛下初即位每召廷和等事必咨之而後
[003-22a]
行今併其言置之而不聴何也彼師臣尚且如此臣屬
何望焉前日因災異陛下兩勑中外文武羣臣同加修
省天語丁寧至再至三而吏治民隱興利除害都要著
實舉行之㫖又往往形之批答之間既曰事闗朕躬的
朕自舉行又曰齋醮俱已停止迄今齋醮之設自若也
抑又日益而月盛焉是詔㫖徒事彌文舉行託之空言
停止虚應故事陛下已自食言而所令反其所好矣其
何責中外羣臣祗承徳意而欲其著實舉行政務耶此
[003-22b]
臣所以益信陛下受餌於左右輕儇者既深也伏望陛
下清心窒欲以立天下之本稽古正學以建四方之極
端其嗜好勿為小人之所偵知謹其習尚勿為異端之
所揺惑上畏天戒下恤民窮速將所建佛像盡行撤毁
内外齋醮俱各停止凡誦習佛老之人勒令散歸原舊
各該衙門萬幾之暇惟當專一㳺心孔子之道涉覽大
學尚書及古君臣事迹則聖心開悟樂地自多治道禆
補𢎞益實大固不必服氅衣誦真言以從事所謂異端
[003-23a]
之教也臣又聞内臣有周用田顒蔡秀者駔儈之才奸
狡之性柔佞便捷本其所長原係罪人名下之人今復
夤縁左右答應彼乃巧伺上意動中機㑹挾持左道熒
惑聖聰凡兹所為皆其誘引盖欲隂為引用罪人立赤
幟也臣於去年不揣愚妄請陛下遴選近習意正在於
用等節奉聖㫖宫中一應執事内臣著司禮監從公揀
選謹厚老成的答應備用欽此至今司禮監官牽制私
意廢格勑㫖不見有所施行伏望陛下將周用等屏逐
[003-23b]
出外勿得復留左右使為羣小引用之地其宫中答應
執事人員更乞勑司禮監遵照前㫖從公㨂選中間但
係往年罪人名下如周用等者一體俱賜遣逐庶幾抜
本塞源而嘉靖太平之治可成也
  乞禁濫舉將官疏
臣伏見近日各處保舉將官疏奏旁午月無虚日抑且
人數太多貢舉太濫及至循名求實多不無匪人與厠
其間臣竊惟將者三軍之司命國家所賴制馭疆圉之
[003-24a]
人必其斬將搴旗有萬人之勇而後可薦出竒制變有
兼人之智而後可薦敦詩書談禮樂有貫古洽今之學
而後可薦昔之人有在趙而强秦不敢東向在漢而鮮
卑不敢南牧者固雖非其比儔要亦可謂智勇才識者
也茍得若人焉用之庶乎士卒豫附邊圉乂寕朝廷賴
之以享平明之福書之薦剡夫亦不忝只今中原多故
疆場有警上厪當宁宵旰之憂而側身拊髀毎以選將
擇帥為安中國制四方之急務故廣求薦舉之詔每下
[003-24b]
於大廷之間盖自祖宗朝來已然矣良法美意本欲蒐
收真材網羅實學使天下英雄畢集吾之彀中但薰蕕
異味玉石不同體凡物之情不能皆齊又有匿詐以釣
名鋭始而怠成者是故知人則哲在堯舜猶或難之宜
乎後人往往多失之不明也臣博觀諸臣薦疏固皆以
人事陛下之義固多真實可用之才其間不無是非混
淆賢不肖雜揉至有黷貨無厭淫佚無恥懦怯不振累
經敗衂昔年劾罷而復祈推用於今日他處失事而又
[003-25a]
欲改除於此地者此𩔖本非藥籠之參术顧可視為蹊
田之桃李乃或因其曲跽擎拳之有禮唯諾奉承之適
情阿私所好槩焉而濫及之又有省祭官監生人等假
稱建言輒行保舉祇欲以公家之大典為商販之竒貨
不知所謂斬將搴旗者誰也出竒制變者誰也敦詩書
談禮樂者誰也間有謂之儒雅者殆亦不過寛衣博帶
周旋揖讓之容而巳耳國家緩急之用何濟哉是何也
連坐之法不行故也我祖宗立法有貢舉非人之律有
[003-25b]
舉用有過之條而今皆莫之講每有論薦率曰應詔㫖
或曰遵憲綱不思秉公以為國乃惟徇私而任情致使
朝廷之上名實眩真而無所底定本兵之地冊籍莫據
而難於去取將帥乏竒材異畧之士疆場多羽書烽煙
之警其弊皆原於此昔李克論卜相曰居視其所親富
視其所與達視其所舉窮視其所不為貧視其所不取
五者足以定之矣臣謂此言非特可以卜相雖以之卜
將亦可也雖以之卜諸臣工亦可也今日連坐之法固
[003-26a]
難卒行然人之情偽每自相感而事物善惡必以𩔖分
茍因其舉人者以察其所舉之人或因其所舉之人以
考夫舉人者率如李克之言然後稽其是非以定其賢
否黜罰隨以加焉抜本塞源則亦庶乎可行也伏望陛
下勑内外官員非各處𦂳急缺人及非有地方責任并
省祭官監生人等俱當自避嫌疑勿得輕易保舉將官
其相應保舉者必求智勇兼備聞望素著之人而後具
實上聞勿得一概濫及匪人及員缺之外人數冗濫再
[003-26b]
乞勑吏部訪察舉王定擬賢否或有濫舉即行黜罰臣
再有愚見敢兹瀆陳各處將官必乆任而上下安之所
謂將知士意士識將心是巳况山川之阨塞敵勢之强
弱人情之勇怯地方之虚實尤必以乆而後諳知豈可
數易屢遷視為傳舍使賢者因之生因循玩日之心不
才者假之遂覬覦避罪之意昔李牧守代郡李漢超在
闗南趙賛主延安皆十數年倚如長城臣之愚見盖亦
如此更望陛下將各邊將官率責之乆任成功勿得輕
[003-27a]
易遷轉其被劾官員已經革黜者查係犯𧷢及行止有
虧失事重大人數終身勿復起用見在者必俟其事明
論定徐為去留亦勿得先事遷轉使得遂其奸避則人
知警畏而邊方有賴矣
  論王邦竒等七次奏辯罪狀
近日錦衣衛左千戸等所鑾輿等司旗校王邦竒等第
七次奏辯意圖復官已經臣本科叅駁去後臣竊惟詔
㫖不可不信紀綱不可不振法度不可不行皆朝廷大
[003-27b]
體所關治亂攸係恐陛下未之悉察故兹瀆陳查得先
奉詔書内一欵正徳元年以後各衙門官軍旗校人等
緝捕妖言奸細并不係臨陣對敵强賊一應陞授職役
者通行查革欽此又一欵節云抗違妄奏者問發邊衛
充軍欽此及經科道部衛等官查明具題奉聖㫖是這
冒濫人員既㑹同清查明白并其餘事情該部都看了
來說欽此續該兵部覆題奉聖㫖是各該官員旗役都
依擬查革中間係職官革盡職級的還與他冠帶閑住
[003-28a]
被革人員朦朧奏辯的你部裏及該科叅奏重治欽此
後因錦衣衛右所副千戸楊忠奏辯該兵部叅覆奉聖
㫖是楊忠抗違詔㫖朦朧妄奏法司提了問欽此又因
錦衣衛衣中等千户所千百戸總小旗劉鑽等奏辯該
兵部叅覆奉聖㫖你部裏說的是但係𢎞治十八年以
前陞授職級都照舊不動正徳元年以後陞授的盡行
查革不許再來奏擾劉鑚等饒他欽此今邦竒等俱係
官軍旗校在正徳元年以後緝捕而陞官正詔書相應
[003-28b]
查革之人中間雖或亦有事情真實者殆亦不過一二
而今皆不可考難與辯理亦在所不必論也是何也盖
以正徳年間國柄潛移權倖用事祖宗之制度朝廷之
紀綱蕩廢殆盡以致奸邪小人慿依城社大肆夤緣率
皆納賄以求官計日而遷秩下至販夫賈子厮養僕𨽻
無不為之無不遂意名器為之大壊紀綱日以决裂比
時雖彼儕輩之人亦以為濫而知後來不能安享也陛
下昔在藩邸知之亦稔幸而天佑我明歴數有歸陛下
[003-29a]
即位之初湔刷垢敝克復舊章冠帶之途天下方喜於
廓清不意於邦竒等之奏復有看了來說之㫖臣固知
邦竒等平日榮冒官資紆拖朱紫出入炫燿意氣揚揚
一旦革之使之索然情固不能無怏怏然既有明㫖還
與之冠帶閑住則亦可以安命知止矣若必欲復官則
奉有正徳元年以後通行查革之詔累奉依擬查革及
盡行查革之㫖理不可行法不可行朝廷之體統亦不
可行凡兹舉朝大小臣工孰敢犯天下清議甘萬世重
[003-29b]
譏奮然自任再開倖門以復邦竒等之官以蹈抗違詔
㫖變亂成法之大罪乎邦竒等本以緝捕得官臣即其
事論之十五六年間羅織鍛鍊無辜而死者不知其數
抑有罪人雖死而向不知何事者有人心者無不痛心
邦竒等試揣於心亦當自知也殺人以求富貴在天理
以為何如今乃不自悔訟復爾䛣其讐怨之口極為詆
詈之言恣其兇悍之性欲為報復之計肆無忌憚至於
此極古人有言敬近臣為近主也禮下公門式路馬亦
[003-30a]
皆所以敬君也今科道等官實陛下左右之官是近臣
也銜陛下命往理其事乃王人陛下之命使也邦竒等
視之曾陛下畜産之不若而叱詈之屢加漢法所謂大
不敬何大於此其所攀比之人又皆一偏之見殊不知
各人之事迹不同詔書之條格嚴宻官司之冊籍詳明
不入於此則入於彼應革應留據實可見非惟不敢容
私殆雖有私亦不能容也且法者原於天道制於祖宗
主於陛下而奉行於百官今天下事非一端奉陛下法
[003-30b]
治事者非一人審使邦竒等之奸計得遂市虎之流言
成真則百官臨事皆將有所觀望而畏縮規避孰肯為
陛下任事怨乎况累奉詔㫖一則曰抗違妄奏者發邊
衞充軍一則曰朦朧奏辯的叅奏重治一則曰不許再
有奏擾而大明律及見行事例又有摭拾勘問官員者
民發口外軍發極邊衞分之條今邦竒等七次奏辯不
知於詔書於律例何如也臣該科雖嘗累行叅駁而不
知復有引詔㫖據律例奏請論之如法如往日之治楊
[003-31a]
忠者則邦竒等之不悛亦宜也今天下奸人潛匿蠧政
屏息世道清明者賴有此即位一詔為之隄防耳臣等
之所以謹守而不敢茍邀人心緘黙不言者亦以此也
此焉一决則奔潰四出汎濫滔天陛下大事去矣臣待
罪該科已奉有明㫖許臣叅奏况又親見此輩牽朋引
𩔖以揺奪國是敗壊國體抗違詔書摭拾勘官臣大懼
世道之下陵上替紀綱之日隳月廢朝不信道工不信
度闗係天下治亂也不細彼科道部衞區區數臣固不
[003-31b]
足惜也伏望陛下獨奮乾綱大張雄㫁勑下法司將為
首王邦竒遵照詔㫖從重發遣以為衆戒仍追究代冩
奏本之人照例治罪庶朝廷不失信而百官得以展布
供職也
  永福長公主禮制疏
臣竊見禮部題永福長公主七月二十六日行嫁臣聞
之禮在室孫女為祖父母期永福長公主於孝恵皇太
后為在室孫女今服制未滿孝惠皇太后几筵未徹行
[003-32a]
嫁則釋服而從吉其辭几筵也亦用吉臣謂於禮不合
臣謹按唐髙宗之妹衡山公主應適長孫氏有司奏以
永徽元年秋成昬時太宗之服未除于志寧以為不可
告於高宗曰縱使服隨例除豈可情隨例改請俟喪畢
高宗從之夫女於父母孫女於祖父母名義稍不同其
為尊親一也三年之喪與期之喪輕重稍不同其日月
之不可增減一也高宗能以禮處其妹陛下獨不能以
禮處其姊乎三年之喪至逺矣高宗能待之今去期直
[003-32b]
數月耳陛下獨不能待之乎且民間期喪猶停嫁婚况
聖人以禮治天下為百世法者乎臣不欲聖朝有一闕
事請俟喪畢然後成禮亦未為晚臣又見禮部儀注駙
馬見公主行四拜禮公主坐受兩拜駙馬雖賤夫也公
主雖貴婦也夫屈於婦逆隂陽位亦於禮未善至於見
姑舅之禮又未開具如何并乞勑下禮部更議臣不勝
拳拳之望
  停國戚張鶴齡等恩典疏
[003-33a]
昨見吏部奉勑皇親太師夀寧侯張鶴齡進封昌國公
慶陽伯夏臣加太子太保欽此又奉勑都督同知陳萬
言進封伯爵與誥劵子孫世世承襲欽此又該司禮監
太監張欽傳奉聖旨都督同知陳萬言男陳紹祖與做尚寶
司司丞欽此又該傳奉聖㫖舍人蔣泰蔣清蔣昶俱與
做正千戸吳振武受俱百戸欽此臣聞命錯愕甚有不
安於心者竊惟祿以報徳爵以報功天地之常經先王
之大法祖宗之定制不可易也易則濫濫則賤賤則無
[003-33b]
以収檢人心砥礪世道陛下纉祖宗大統為天下義主
當以爵祿為公天下之具以待天下有才徳之人不宜
私恩外家而濫施妄予以隳祖宗天下之法制鶴齡等
無間闗百戰功非俊傑九徳士徒以椒房之親重荷恩
寵富貴已極名位已盛今無上事復加崇階一日之間
徧及四氏封公者一人封伯者一人進官階者一人授
六品文職者一人五品武職者三人六品武職者二人
不惟寵賚頻仍爵賞横濫抑且私厚戚屬輕用王章臣
[003-34a]
竊為陛下不取也萬言新聨國戚列佐督府循之舊例
進封以伯固有可諉臣猶嫌於太驟鶴齡等果何謂耶
若以為母之恩㒺極陛下之孝未盡則去嵗之詔覃恩
已至今兹之予又似無名縱使鶴齡等有積勞於國家
則論功行賞亦止宜於一行豈可去年降一勑今年又
降一勑去年加官今年又加官洪恩過寵頻頒疉見以
瀆以僣至於如此然則何時可止也吳振武受又出異
姓臣不知為何人今皆曲緣私恩一槩濫被輕授無度
[003-34b]
實啓傳陞之厲階何以壓塞人言防杜僥倖臣所以不
能不駭且惜也且公之與伯上爵也五品六品文武官
階重職也封拜大事也陛下不謀之輔弼大臣輒自内
降手勑率易行之揆之事理殊為未安况天恩不可以
頻假上爵豈容以輕授祖訓昭然法制具在陛下又似
不宜任情率易行之也夫富貴忌於太盈功名嫌於過
盛造化消息盈虛之理有一定而不可誣者是以漢唐
宋賢君往往慎重公賞抑絶私恩而不肯少假借外戚
[003-35a]
其外戚之知道理識時勢者亦或守謙讓戒盈滿而不
敢少慿藉公家用是上下共成保全之道而為善處富
貴之人書之簡冊於今有光臣方以堯舜望陛下顧今
所為又似戾於漢唐宋賢君逺甚使天下得而私相非
議後世得而横加指評臣所以為陛下甚惜者以此况
今各處盗賊縱横生靈糜爛饑饉連亘道殣枕籍而南
京之所奏報又有不忍聴者陛下曾不少動於中而存
心於宵旰顧惟拳拳戚畹而數數累覃乎恩澤臣恐天
[003-35b]
下以陛下無意於斯民而祇知有外氏其害非細細也
臣所以為陛下甚惜者又以此伏望陛下以天下為家
以萬民為念以義制事以禮制情遵祖宗慎守名器之
訓謹戚屬驕僣禮制之防俯納臣言將前項恩典暫為
停止徐俟他日再圖議行庶賜賚有名官爵不濫陛下
不失守文之盛徳戚畹得全知足之令名臣之此言非
敢薄於陛下之所親自顧備員言路封駁乃其典守覩
此事理之或舛實有不能恝然於心者抑懼天下後世
[003-36a]
之議及臣也是以昧死上聞不勝隕越待命之至
  停司禮監請乞疏
近該司禮監右監丞閻綬等題為巳故司禮監太監張
淮弟張銘姪張琦張瑋及閻欽等乞討官職及見任管
事奉聖㫖張銘准南鎮撫司管事其餘罷該部知道欽
此臣等竊見淮以閭閻之子入侍帷幄榮冒蟒玉叨官
司禮雖有奔走之勤殆亦職分當然槩其平生寵榮殊
未足以報稱况當陛下繼統而覃詔推恩已嘗官銘為
[003-36b]
指揮同知今淮既死又錫之𦵏祭若復用銘不無失之
濫繁往日太監趙山楊聰等死其發送諸内臣為其弟
姪乞官臣等執奏論其不可不䝉俞允然彼皆藩邸舊
人既獲從龍之幸或荷非常之恩事偶可以一行固亦
妨於聖治不意今日遂以為例一概踵而行之是何也
臣等據法之言既不見信而彼狥私之請得以肆行故
耳夫朝廷用人本以辦集事務茍不問其人之才不才
乃惟念其私故輒委之事其不至於僨敗者鮮矣鎮撫
[003-37a]
乃機宻之司尤當用人於推選而朝廷於機宻之事豈
宜以人而嘗試臣等昨嘗略見銘之為人禮度且猶不
知於事何能辦集設若他日有所僨敗則陛下事也皆
於事體有乖治道傷損甚非軌物憲世之意再照司禮
監右監丞閻綬職名司禮顧不能守禮以賛成陛下維
新之政乃棄禮任情為人乞官使陛下蹈濫賞妄施之
過舉官署有倖位僨事之匪人設心不臧曷堪委任若
係追念昔為張淮之門下則豈宜以朝廷之公物為報
[003-37b]
復之私圖召枉啟濫是謂不忠他或有所利而為之則
又豈宜假朝廷之恩典為私門之商販賣公狥利是謂
無恥其稱淮之墳塋離京窵逺須得親人往來照管聴
其言似是究其理則非然照管墳塋銘係親弟亦即可
以自便似不係於官之管事與否又本後開冩乞官人
數頗為衆多而閻欽本非淮之族屬實與綬之姓氏相
同中間尤可疑惑且各名之下輒自注擬官職事屬專
擅似不知恩典出自朝廷典守各有攸司怙寵擅權市
[003-38a]
恩罔利皆大不可賴陛下聖明止許張銘管事其餘俱
已報罷臣仰賛聖徳無任喜忭但張銘管事尤非祖宗
軍政推選之舊法聖賢因能授任之明訓臣等待罪該
科不得不又為言之也伏望陛下慎重公賞抑絶私情
俯納瞽言追寢張銘管事之成命仍將閻綬薄示懲責
以為後戒臣又聞行事必先申命明罰所以勑法不塞
其源不足以止其流不懲夫一不足以戒夫百更乞勑
司禮監通行戒諭各監局官俱要同心協力守法奉公
[003-38b]
不可代人乞討陞官管事等項恩澤以貪圖利益自壊
行止則幸甚
  論國戚張延齡等罪狀
訪得建昌侯張延齡被宛平縣民孫銘奏訴强占地土
等不法事五次投匭而法司不敢理論延齡擅自差人
前往法司門首將銘捉挐至家鎖拘馬房内者五日銘
妻又嘗將情抱奏而法司亦不聞有所施行延齡又將
銘責打二十而後疎放去訖似此恃負驕恣妨國害民
[003-39a]
臣恐陛下深居九重未之或知也近日皇親功臣轉相
效尤大率皆是如此又如定國公徐光祚本以癲癎病
夫騃惷已甚而伊弟所謂三公子者毎下鄉邑擅坐轎
乘擅著蟒衣擅住公館擅接詞訟擅出告示擅用刑杖
作威作福違禮違法不可疏舉而玉田伯家昌化伯家
亦每代人追討錢債貪圖賄賂妄生事端羅織平人經
月拘囚私自拷訊聲勢張皇道路側目恐非諸皇親功
臣之福亦非宗廟社稷之利陛下為天下軍民之主而
[003-39b]
實賴天下軍民以立國今視諸皇親功臣違法害人而
不與之作主則軍民受害者將復赴愬於誰萬一日乆
勢迫民怨心離陛下又將何以立國延齡等巳為富貴
之極而不務求持盈守成之道乃貪婪貨利無有止足
恣意妄為驕横不法如此似不知有朝廷而畏法度也
由今觀之則我太祖之待功臣漢文帝之處薄昭皆不
可謂之少恩而諸皇親功臣之事陛下亦不可謂之守
禮陛下之御諸皇親功臣亦或過於厚矣陛下固云念
[003-40a]
其親親之情世功之胄然民惟邦本之義獨不當念而
惜之乎今小民受害而無所控訴法官畏縮而不敢究
理以致諸氏之驕恣日甚民日不堪陛下曾不少焉動
心而略加詰責若縱之然者非計之得也正徳年間雖
是權奸用事而諸皇親功臣猶知畏罪自戢顧亦不聞
有此今陛下聖明在上而延齡等乃至如此之甚是何
也臣死罪竊以為陛下姑息太過威令不行致然耳伏
望陛下重惟祖宗洪業之難創億兆人心之易失閭閻
[003-40b]
生計之至㣲勲戚富貴之已盛常以義而制情不狥恩
而掩義申勑戒諭痛賜裁抑務使諸皇親功臣皆知敦
尚儉素恪崇謙恭各守禮法各保富貴不可縱其輕自
恣肆冒犯憲典以貽後悔其所奏建昌侯定國公事情
仍乞勑法司通為究理倘得其情皆置之法庶威令得
以彰明貴戚知所歛戢不徒小民之幸而亦請貴戚保
全富貴之幸也
  停止織造疏
[003-41a]
先該内織染局署局事御用監太監刁永等題請差官
蘇杭等處織造工部執奏以為不可反復辯論殆千餘
言盖據時勢而極言之事理儘為詳盡不圖聖意竟莫
之囘而有差内臣二員提督之㫖此事闗係聖政之得
失生民之忻戚世道之治忽臣不得不昧死一陳其愚
陛下登極之初巳將各處新添差出内官盡數取囘聖
明洞見萬里或知其為地方生民之害也天下方䝉更
生之福不勝喜幸迄今日月幾何而乃復有此差官之
[003-41b]
㫖何前日知其害人而停止今復不慮其害人而允其
請乎見今各處地方水旱相仍殍殣載道而南直𨽻一
帶災傷尤甚為今之計正宜加意存恤尚猶恐其無濟
矧可又加之以征科朘剝之擾耶陛下毎遇各處撫臣
奏報災傷之大府部臺諫疏論捄濟之方累降明㫖發
内帑減徵派諄諄戒諭皆欲其加意存恤務使民沾實
惠似此所行則是一面差官賑濟一面差官科害所謂
實恵者何有存恤者何如也明㫖所許雖止蘇松然弊
[003-42a]
源一開倖門再啟干用謀利之人遂以為例浸淫之勢
决不可復止則陜西之羊絨江西之燒造與凡買辦採
辦管庄管店之𩔖或亦在所不免矣今天下地方大半
多盗而陜西重鎮已經外敵之所殘擾民或死於饑餓
之間鋒鏑之下者餘巳無幾呻吟之聲疾蹙之狀巳是
遍滿閭閻何以復堪乎此臣恐窮民之無告者或遂至
於反袂而不逞上梗聖化噬臍何益夏間風聞浙江鎮
守太監梁珤指稱進貢差人私齎寶貨滿載舳艫前來
[003-42b]
打㸃意圖帶管織造比時給事中章僑預以為言正欲
逆閉其途纔延數月而太監刁永果有此請梁珤當倭
賊搆亂之際不聞出謀設䇿以靖地方乃惟汲汲營幹
圖管織造究其心盖止知謀利而不知謀國止知愛身
而不知愛朝廷陛下試詳察之彼果何如人也梁珤之
營幹雖因章僑之言而暫止然實啓其端矣自後賄託
左右夤緣宫掖以圗委用者皆由此以施其引伸疏濬
之術致令差官之命竟爾必出而莫之挽囘臣按珤之
[003-43a]
擅啟弊端違格詔書為陛下歛衆怨為朝廷生厲階誤
國殃民背公狥利罪可斬也伏望陛下常懐民惟邦本
之心重念民窮盗起之義所有差官提督之命速賜追
寢俟後嵗時豐稔人民充足再為議行仍將梁珤取囘
究治以杜夤緣則生民幸甚臣亦幸甚
  勘地方賊情疏
先該福建鎮巡等官徐州等勘報過漳州等處流賊攻
刼殺擄并官軍斬獲緣由前來已經兵部又據莆田縣
[003-43b]
被害民人詹與良奏稱彼處衛司不行勦捕致賊猖獗
大肆荼毒等情看得中間情辭各異其他隱蔽尚多不
無追究未盡遽難定奪欲再轉行彼處巡按衙門覆勘
等因覆題奉聖㫖是各該官員功罪并陣亡死節等項
事情著巡按御史從公查勘務見明白來說賊起去處
失事情由還著廣東鎮巡官上𦂳勘明具奏欽此臣惟
前項盗賊攻刼鄉邑焚燒室廬搶擄民人汚衊婦女拒
敵軍兵殺戮官吏甚至殺人祭旗剝皮分屍剖腹取胎
[003-44a]
流毒三郡貽害兩省備極𢡖酷人皆憤怨盖不獨詹與
良一人言之其鄉人聴選官陳文淕及給事中等官鄭
一鵬等幾二十人皆嘗連名具奏彼皆土著居人身親
睹記所見必真所言可信其稱賊在附城劄營二十餘
日衞司坐視不顧任其歌彈飲酒從容刼殺給票買物
明報官司准令供應又稱忽聞賊至都司先已遁去次
日方知所在軍出涵頭偶聞風吹於兵仗有聲指揮以
下返奔入城官軍未嘗與交一矢止有民兵屢戰被殺
[003-44b]
約有五百餘人典史汝艮中箭而死檢校嚴簡被擄贖
囘等項情節與臣所聞大略相同及觀彼處鄉人所撰
癸未録者紀載彼時事情尤為詳備其與彼處官司之
所勘報十無二三該部欲行覆勘盖已洞燭其弊但彼
處官員既經查勘囘奏豈肯再有異詞自為先後矛盾
况彼俱係待罪人員未免囘䕶遮掩秖事虚文搪塞以
致鬱閭閻之憤失綜覈之實遂僥倖之心傷公平之治
深為未便合無照依勘處倭冦事例再煩勑㫖選差給
[003-45a]
事中一員前去將彼先次勘報并詹與良等各奏事情
逐一查勘務見明白其廣東賊起去處失事情由亦令
差去給事中一併勘保具實奏聞臣之此言非過為是
刻薄也比見近年各處盗賊繁多率皆起於細小彼處
守土官員既不設法捕處又不及早申報勢已釀成專
事隱蔽擁兵自衛安坐傍觀聞賊在前惟擇善地而逺
守與賊對壘乃先望風以奔遁大有喪敗則減百而為
十又假為被傷之名稍或捕獲則張百以成千又多係
[003-45b]
冒報之數及被查勘率復遷延動經二三年間傳厯一
二人手俟其日久時易心懈事緩方行掇拾冀以塞命
中間又以遷官去任為解功罪掩贖為詞以致賞多濫
恩罰不及罪法令不行人心玩愒延傳此弊已非一朝
往日山東河南南北直𨽻勘報事情大率皆是如此臣
所以信今日詹與良之言不誣也臣又聞近日山東盗
賊復起河南嘯聚已踰千人廬鳯地方見有奏報而湖
廣諸郡在在生發以臣觀之皆非細故使非朝廷及早
[003-46a]
厲法度明賞罰大加振作於上臣恐人心無所警畏政
令日就廢弛各處守土官員蹈襲宿弊皆事茍免天下
之患未易止息用是拳拳不避塵瀆謹以愚見冒死上

  勘邉官失事疏
昨該整飭薊州等處邉備右副都御史孟春并總兵官
署都督同知馬永鎮守御馬監太監李能各為瞭報邉
情斬獲犯邉敵人首級等事題本到科節開嘉靖二年
[003-46b]
十二月十一日石嶺兒地方被敵射死軍人仲白錦等
六名被傷官軍指揮常端等一十七員名陣失并射死
戰馬七十一匹神鎗二把神箭一十六枝擄去小厮韓
和尚等四名及稱叅將朱卿射傷左手等因臣查得先
該巡按直𨽻監察御史盧瓊為大舉敵人入冦官軍奮
勇對敵等事已於本年正月初四日具題外與今鎮巡
總兵等官孟春等正月二十九日之所奏報已是遲延
二十五日距彼失事之期實隔越四十九日軍民被其
[003-47a]
殺擄戰馬以之失去叅將因之中傷事情儘為重大不
應延遲如此又各官奏報不曾開有斬獲首級亦不應
𩔖積先後功次混同具題致難稽考其被殺擄并失去
軍民馬匹等項恐不止開報之數被傷官軍恐俱是死
亡之人臣風聞彼處地方自去嵗九月以來失事又不
止此一次軍民受害十分殘擾凡此皆受欺蔽合當查
究再照薊州鎮守等處總兵官署都督同知馬永先嘗
納賄權奸以致用今又專事諂諛以求容不飭邉防載
[003-47b]
啓外隙分守燕河營叅將朱卿素患癲疾挾勢凌人大
遭挫衂損軍僨事此二將者公議乆已不平重鎮豈堪
寄委如䝉乞勑兵部先將馬永朱卿革囘待罪備行巡
按衙門查勘失事及稽遲情節俟其囘奏果該是實仍
將馬永朱卿并鎮巡等官照依律例通賜究治庶各鎮
人心知警而威武可以振舉也
 
 玉坡奏議巻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