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關中奏議 > 關中奏議 卷十三


[013-1a]
欽定四庫全書
 闗中奏議巻十三
            明 楊一清 撰
 提督𩔖
  一為斬獲犯邉回酋首級事
欽差提督陜西三邉都御史臣楊一清謹題為斬獲犯
邉回酋首級事據平羌將軍鎮守甘肅地方總兵官左
軍都督府都督僉事姜奭呈嘉靖四年五月十九日據
[013-1b]
守備永昌行都指揮事指揮使馬雲呈本月初三日一
更時分據山丹夜不收翁全傳報回賊三百餘騎從本
境白石崖東走備報整兵隄備間節䝉鎮守總兵官姜
奭㑹議鈞帖為属畨斬獲回賊首級事又為哨報回賊
聲息事備行本職速將本城馬步官軍并土兵舎餘督
令整㮶軍火器械以備回賊入境堵截調用及絡繹差
人逺為哨探回賊棲止處所一面統兵相機截殺一面
飛報鎮城調兵䇿應䝉此續䝉巡撫都御史寇天敘明
[013-2a]
文亦為前事備行職等整㮶兵馬遇警相機截殺及差
夜不收分投出境哨探毋致誤事蒙此行間續據
永昌衛呈據經歴司呈抄蒙守巡道案驗亦為前事備
行本職精選兵馬以備征戰等因初十日又蒙鎮守總
兵官姜奭親統鎮城兵馬随賊聲勢前来涼州適中地
方調度㑹同巡撫都御史寇天敘分布副總兵逰擊守
備等官并職等各統所部兵馬速便前去南山一帶通
賊路口按伏截殺及差督軍夜不收錢靈保等傳諭職
[013-2b]
等務將前賊或邀截歸路或設伏出竒跟襲蹤跡務期
成功以靖地方除遵依差人哨探整兵待報間十二日
午時據差哨四溝打班夜不收范保保報十一日酉時
瞭見回賊二百餘騎在於本溝牧馬使賊一人步行登
山瞭望本役来報據此本職當即統領本衛馬步各操
土兵并各官下舎人家丁共八百餘員名各帶軍火器
械前去追襲戌時兵至西沙溝又據差哨劉家莊夜不
收童駱報十一日子時前賊到於本莊圍遶越過莊牆
[013-3a]
居人俱各上墩固守止將牛隻搶赶回往饅頭山去訖
随據饅頭山夜不收李永亦報本日天明時候爪見前
賊北往南行徑奔西畨溝行去督軍夤夜趨奔到於考
来口堡地方十三日未時迎據原差夜不收張克敬報
本日巳時瞭見回賊二百餘騎在於東石門駐劄得報
本職統領官軍分為二路至次日黎明時候兵至東石
門赶上前賊内有頭目一人張打旗號擊鳴銅鼓率領
衆賊撲来迎敵令知漢語一賊稱言我是大頭目托克
[013-3b]
托穆爾領頭哨人馬前来後頭還有多的人馬来裏本
職因見山險申嚴號令督令官軍指揮張經等奮不顧
身一半衝彼之前一半擊彼之後各用鎗打箭射鏖戰
三十餘合其賊腹背受敵見我官軍勇猛方纔四散敗
走乗勝追殺就陣斬獲首級三十六顆奪獲原搶頭畜
并賊馬夷器等件欲再窮追恐堕賊計掣兵回至考来
口堡駐劄查報首級間随據被擄走回夜不收陸益查
認得一大首級約有五十餘嵗左眼枯瞎係賊首托克
[013-4a]
托穆爾首級及查在陣射死旗軍餘丁六名射死官軍
土兵下馬一十三匹征傷官軍四十一員名十五日統
兵回城除將首級并賊馬夷器等件聽候解驗并將奪
獲原搶頭畜召主認領仍行永昌衛查勘賊經地方此
外有無被擄人畜徑自開報理合具呈照驗等因到職
案查先准分守肅州右叅將雲冒手本為属畨斬獲回
賊首級事據普爾咱族畨人哈布爾等供報本年三月初
一日有回賊一百前来撲搶被畨赶上斬獲首級二顆
[013-4b]
乞請施行四月二十三日卯時又據甘州差哨古佛寺
夜不收段興三報二十一日行至孤山河撞遇回賊將
本役捉綁到於雪達巴見了回賊頭目問說甘州人馬
有多少我是頭哨人馬後面還有多多的人馬来裏搶
的你漢人種不的田用鐵繩將興三拴絆見得營内回
賊約有五百餘騎夜晚興三乗賊睡熟得脫来報據此
職等㑹行本鎮各城分守守備操守等官整兵隄備仍
差人絡繹逺為哨探及具題外初三日辰時又據白石
[013-5a]
崖坐塘夜不收薛文一報初二日巳時瞭見回賊三百
餘騎空馬一百從匾都口徑往東諤尼卾齊透永昌地
方行去職等議瞭此賊奔往東行不犯涼永必犯莊浪
西寧必須各路分投截殺方克𠞰滅議留太監董文忠
防守鎮城本職随賊向往追𠞰本年五月十一日准巡
撫都御史寇天敘手本照得本院四月二十九日按臨
莊浪五月初一日准分守莊浪西寧副總兵魯經手本
准鎮守總兵官姜奭手本為哨報聲息事據甘州差哨
[013-5b]
古佛寺夜不收段興三所報回賊五百從肅州境外移
来我邉山後雪達巴駐劄為照此賊謀為犯邉旦夕難
測宜當整兵隄備擬合通行為此除本院兼程赴鎮及
具題外合用手本前去煩將鎮城兵馬整㸃齊備遇警
統領截殺及差乖覺夜不收分投出境哨探前賊向往
回報以憑㑹處准此本職統領兵馬到於涼州地方與
巡撫都御史寇天敘相㑹初十日未時又據永昌差哨
古廟兒夜不收周黒子報本日巳時瞭見回賊一百五
[013-6a]
十餘騎從西南栁溝前来往北透古廟兒達巴行走據
報職等㑹議調度堵截行分巡僉事李孟旭精選各城
兵馬随處應援管糧右叅議王汝舟僉事周汝勤備辦
糧餉往来供給分守莊浪副總兵魯經兵備副使陳鼎
防守西寧莊浪左副總兵趙鎮在於甘州山丹遏賊西
奔之路遊擊將軍嚴鎧在於古浪鎮羌一帶把截右副
總兵周尚文守備馬雲在於涼永南山緊要地方設伏
撲剿間續准分守莊浪副總兵魯經手本為訪探賊情
[013-6b]
事抄䝉臣鈞帖訪得西域回賊要在本年五月内復来
甘肅地方為患速行職等各要慎守封疆嚴斥烽堠整
搠兵馬加謹隄備多差的當人役各逺哨探果有侵犯
消息大小將領率領精兵相機戰守徴調鄰境官軍協
力剿逐不許推避畏縮失誤事機亦毋得輕率寡謀堕
賊奸計若賊勢衆大飛報軍門以憑發兵䇿應施行䝉
此又經備行各該將領遵依隄備去後今據前因職㑹
同鎮守太監董文忠巡撫右僉都御史寇天敘議照吐
[013-7a]
魯畨酋蘓勒坦莽蘓爾先於正徳十一年間糾合各種番
夷前来犯我肅州官軍被其殺害地方遭其荼毒大衆
既去仍留大頭目托克托穆爾率領二三百騎在我地方
剽掠無處不到擾攘二年間始回去嵗蘓勒坦莽蘓爾糾
合二萬餘賊謀取甘肅後雖遭挫遁歸復遣托克托穆
爾領三四百騎在我地方擾害蓋此賊驍雄貪很熟知
我山川險易故大衆雖去仍敢復来深入我疆場捉我
哨瞭人役問我兵力虚實搶掠我莊堡頭畜背天逆理
[013-7b]
亦已甚矣乃今天厭其惡仰仗朝廷威靈軍門號令方
略所以守備官馬雲乃能統領官軍奮勇對敵賊首就
戮餘黨失勢在陣斬獲首級共三十六顆奪獲頭畜賊
馬旗號夷器數多使回賊大遭挫衂吐魯番衆聞之未
必不因此喪氣將來窺覦之心犯邉之舉或可少沮也
及照斬托克托穆爾首級雖據夜不收陸益供認是實
惟恐不的行仰陜西行都司督令見監沙州夷犯綽埓
本及先年搶去吐魯畨肅州衛鎮撫程翥并捉去走回
[013-8a]
夜不收段興等辨認是的取具不致扶同結狀在官除
將各首級轉發斷事司收候復驗奪獲馬匹器械就賞
原獲有功之人以作銳氣牛隻已該守備馬雲召主認
領訖及將陣亡旗軍舎餘人等各量給官銀一十兩以
為埋葬之資并重傷官軍各分别輕重量給銀兩布匹
以備醫藥獲功為首者各量賞三兩銀牌一面段一匹
為從者一兩銀牌一面布二匹先示激勵及通行各副
叅遊擊守備操守等官仍爪探敗散餘賊再加剿殺及
[013-8b]
具題外再照托克托穆爾土魯番大頭目今被我軍斬
首歸營以雪我地方十數年被害之恨比與尋常功次
不同如䝉軫念極邉重鎮作養軍氣之始合無將領兵
守備官馬雲及斬托克托穆爾首級百户蔡忠比照節
年斬獲賊首事例奏請越次陞賞其餘為首為從及陣
亡征傷領軍等項人員照例奏請陞賞優恤庶有功者
將来知所奮發而勉圖補報矣等因具呈到臣案照先
據鎮守甘肅總兵官署都督僉事姜奭呈前事已將各
[013-9a]
官斬獲功次具題外今據前因為照總兵官姜奭初報
之時亦稱斬獲首級中有大首級一顆係回酋大頭目
托克托穆爾臣以未經查勘恐似在先蘓勒坦莽蘓爾之誤
止將斬首數目具奏今既該鎮巡官查驗是實比之别
項斬獲委有不同叅看所呈歴敘各官分布調度勞蹟
皆其職分辭涉張大事則頗真但守備永昌行都指揮
事指揮馬雲提一旅之孤軍破數百之强敵斬獲既衆
渠首伏誅與百户蔡忠俱該殊録及照節據走回人口
[013-9b]
及沙州夷人之言回賊姦謀誠未可測正宜激勵將士
期收大功以保地方且功賞自出朝廷乞勑兵部查照
臣及甘肅鎮守官先今奏報早為施行庶使邉軍有所
感發興起縁係斬獲犯邉回酋首級事理為此具本順
差承差楊鸞親賫謹題請㫖
  一為敵衆出沒事
題為敵衆出沒事據平羌將軍鎮守甘肅地方總兵官
署都督僉事姜奭呈前事嘉靖四年四月二十六日准
[013-10a]
分守涼州右副總兵署都指揮僉事周尚文手本本月
十五日巳時據在城東門樓直日軍人崔伯伯走報瞭
接城東十三里鋪并大河驛墩各舉煙三把燒柴堆一
座放炮一箇備報本職急統在城堪征馬隊官軍把總
指揮使徐威等四百員名驟馬前去迎火追截後令把
總指揮唐佑等管領步隊官軍襲蹤應援兵至十三里
鋪迎據靖邉驛夜不收王忠閻家溝墩夜不收盛全各
報本日辰時瞭見敵衆四五十騎東北前来到中壕外
[013-10b]
因壕阻遏將壕外種田人牛搶往東北復回原路紅栁
溝地方去訖馳至大河驛又據舊腦墩夜不收岳興馳
報本日寅時爪見敵衆馬蹤一路約有二三百騎從本
墩上空穵壕進境透往土塔兒靖邉驛地方去訖未曽
回還據此急督官軍從紅寺兒過壕徑趨舊腦墩穵壕
口處所堵截歸路午時馳驟至彼前敵已過邉壕官軍
馬匹促弱大半不能馳走本職傳諭收後指揮丁杲催
督弱馬官軍在後前来應援本職摘統好馬官軍徐威
[013-11a]
并千户侯林等馬户經過壕外追上前敵四五十騎迎
来衝敵本職督軍一擁向前撲斫前敵迎射數箭彼見
官軍勇猛將所搶牛羊斫傷一半並人口頭畜盡行丢
棄其衆敗走本職督統官軍復追前去至地名閻王溝
地方壕内又有前敵三百餘騎穿戴盔甲撲来射斫一
處本職見得官軍止有二百五十餘名離城一百三十
餘里兵寡敵衆申嚴號令督勵官軍下馬結營兩面靠
住溝灣兩面被敵攻衝軍用挨牌鎗砲弓箭排定自午
[013-11b]
時戰至未時數十餘陣後有指揮丁杲率領弱馬官軍
共一百五十餘名下馬結營前来奮勇䇿應前賊摘分
少半迎敵射斫本職那營一處彼見官軍奮勇夾攻齊
力死戰方纔稍退我兵合為一處且戰且行移至壕邉
倚墩相拒戰至酉時又有指揮唐佑急領歩兵將近灰
塵大起敵見我兵漸増彼此俱有中傷數多方纔退遁
欲再深追況離邉壕窵逺天晚兵孤沙大馬弱恐堕其
計當差夜不收張安定等宻覘敵向往掣兵方回至二
[013-12a]
更時馬步官兵俱到暖泉營安歇據把總指揮使徐威
呈查得就陣射斫身死軍人二名吳景朱晟并大河驛
千户侯林馬户卜子英二員名中傷官軍一十一名射
死官馬三匹走死一匹射傷一十三匹随營奪獲原搶
男婦樊佑等二十四名口通共牛羊三十八隻仍差夜
不收齊成馬户費廣等查得戰塲斫傷牛七隻羊九隻
收回敵箭五百三十一枝十六日兵回靖邉驛駐劄十
七日據原差張安定等爪得前敵由大草灘徑透扒沙
[013-12b]
逺遁去訖本日掣軍回城除將牛羊查給失主認領並
收回敵箭發庫收候聽驗仍委官前去所經地方查勘
此外再有被掠人畜明白徑自通行開報外合具手本
乞請施行間五月二十一日又准分守涼州右副總兵
署都指揮僉事周尚文手本本月初九日辰時據東門
樓直日軍人張五走報瞭接城東十三里鋪墩舉煙二
把燒柴堆一座整兵間随據探哨青石硤夜不收陳貴
等馳報初八日未時瞭見敵衆灰塵一路約有三里窵
[013-13a]
逺從東小海子往西大草灘地方行走據報得此本職
先統涼州堪征馬隊官軍把總指揮徐威等三百餘員
名并接管甘州都指揮趙經守備鎮畨行都司指揮使
胡玢遊兵千總指揮趙軻等各部好馬官軍共有七百
餘員名前去迎火追敵傳令步操千總及弱馬官軍指
揮唐佑等管領步軍繼後應援兵至大河驛地方迎據
紅寺兒夜不收封記兒馳報敵衆三十餘騎從東前到
紅寺兒填穵壕口内敵一十餘騎過壕進境因見兵馬
[013-13b]
灰塵来急復過壕外往南去訖得此急督官軍趨彼追
逐馳至地名亂塚子追見前兵回往頭墩原路奔走襲
蹤前至乾湖地方南北溝内突出伏兵三四百騎穿帶
紅黄盔甲兩面夾攻齊来衝敵職督官軍各用弓矢銃
砲鎗刀挨牌一擁向前撲斫射打賊見官軍勇猛中傷
敵衆人馬數多方纔退走復追壕邉沙窩又有伏兵三
百餘騎聚齊一處仍来攻敵職見前寇勢衆督令官軍
下馬結營戰至午時敵見遊擊將軍嚴鎧統兵繼後步
[013-14a]
兵灰塵接連来近前敵徑過邉壕出境仍往大草灘地
方去訖欲再窮追况臨邉外沙大賊衆恐堕姦計兵馬
掣於頭墩營住劄随據把總指揮徐威等呈查得征傷
軍人李保兒等六名射死軍人何達等馬九匹沿途走
死于定等馬六匹射傷尤旺馬一匹收獲達箭二百三
十五枝當差夜不收吳清等哨前敵仍往扒沙地方去
訖又令夜不收羅寧等襲其向往因已逺遁本職㑹同
遊擊嚴鎧掣軍回城本月十一日辰時據原差夜不收
[013-14b]
羅寧等爪得前敵於青石硤栁溝等處住牧本役回還
供報得此照得前敵去嵗由苦水墩大明沙二處經過
被我涼州聚有調到各路主客官軍奮勇斬獲首級奪
獲馬牛頭畜數多前敵大遭剉衂遁去莊浪山後五方
寺一帶今復那營見今蘆溝青石硤等處住牧今遣精
騎敵人六七百騎從境外扒沙夤夜前来因我墩塘并
探哨人役哨報早知官軍急趨追敵中傷前敵數多不
曽進境遭剉未曽得利而歸縁其情譎詐變態不常况
[013-15a]
此青草長茂賊馬臕壯糾衆復讐旦夕難測除督属整
兵嚴謹隄備及行涼州衛委官前去所經地方查勘有
無被掠人畜明白徑自通行開報合具手本乞請照驗
施行等因到職㑹同鎮守太監董文忠巡撫右僉都御
史寇天敘議照得凉州二次敵衆入境右副總兵周尚
文領兵追剿其奪獲人畜情固可原而損折兵馬責亦
難辭除具題外呈乞照驗施行等因具呈到臣照得前
項敵衆竊伏西海地方殘害我屬番寇掠我邉境去年
[013-15b]
冬間被回賊驚散一半越過官路之北被各鎮官軍相
遇斬獲數多今在北者自今春以来醜𩔖數百騎在於
莊浪涼州五方寺蘆塘等處往来寇掠或出或沒聚散
不常已經節行各該將官慎固封疆嚴斥烽堠秣馬勵
兵嚴備以待如遇侵犯即便督率官軍相機剿逐重則
飛報鄰境官軍發兵䇿應不許逗遛畏縮貽患地方亦
毋得輕率寡謀堕其姦計及節經具題外今據前因看
得涼州地方二次敵衆入境右副總兵周尚文雖稱領
[013-16a]
兵追剿奪獲人畜未聞斬殺之功亦有損折之罪叅詳
所呈某處夾攻某處拒戰張大聲勢自敘勞伐無功有
過欲蓋彌彰似難逃責但本官去年冬間斬獲敵衆數
多近日回賊入境又曽被其斬首遁歸功可掩過况前
項敵衆數雖不多俱係精兵健馬涼州士馬寡少又復
不精糧儲缺乏軍無銳氣以此難於成功若不大為祛
除地方未免被其荼毒又恐旦夕與西海邊寇相合愈
難支持除督令各官比前加謹防範外如䝉乞勑兵部
[013-16b]
查照將臣近日所上計處用兵機宜之數早為議處施
行及行巡按陜西監察御史將涼州賊火地方查勘有
無被掠入畜隠匿别情徑自具奏外縁係敵衆出沒事
理為此具本順差承差楊鸞親賫謹題請㫖
  一為傳報回賊聲息事
題為傳報回賊聲息事准巡撫甘肅地方都察院右僉
都御史寇天敘掲帖嘉靖四年六月初五日准分守肅
州右叅將雲冒手本開送原差沙州回還通事夷人馬
[013-17a]
能等四名并沙州随来探親番人一名到官發據肅州
衛撫夷指揮劉雲等㑹審得通事馬能等供稱本年四
月初一日䝉差同夷人圗嚕台布巴爾嘉額森四名騎
牽馬匹賫帶犒賞於本月十一日前到沙州撫集頭目
特穆爾圗卜台等到彼宣布朝廷恩威順生逆死殺伐
利害諭畢當將賞賜段布茶斤交給各番有特穆爾圗
卜回說比前我祖翁翁手裏朝廷討饋了衛分印信輩
輩把後門出力氣来如今吐魯番王子蘓勒坦莽蘓爾力
[013-17b]
氣大我的軍馬小沒奈何跟著他来到甘肅州地方為
了歹又到魚海上搶了外國回来到於山後留下頭目
托克托穆爾領人馬在山後住着教他常往漢人地方上
去搶捉漢人問他聲息王子往吐魯畨去了有頭目雅
穆拉領人馬見在哈宻住著裏老爺每計較要殺他便
多收拾些軍馬来到沙州我每做一箇氣力殺他去若
軍馬不来便差著人来我特穆爾親往吐魯畨和王子
謫和去如今若人馬不来又不謫和差人来調我每往
[013-18a]
肅州城根前坐去做一箇氣力若不用我便老爹每也
不要差著人来我也不差著人去有回子說到七八月
裏馬壯了的時候和黄敵人還要往漢人地方上来裏
這是實話我每先差了綽埓本等三箇人報去了一向
不見来有能又見回子一十五名在彼向問特穆爾等
回說他是頭目雅穆拉差来他先前搶的漢人馬匹著
沙州的人隠藏下了因這是差他每来追尋随有特穆
爾等將回子叫来與能相見認係吐魯番小頭目實徳
[013-18b]
亨等有能數說你王子如何領人馬来到甘肅搶殺各
夷回說有王子和頭目每計較因見漢人殺了大頭目
和卓塔濟迪音兄弟和卓實濟爾和舍音華珊父子二人
收拾了人馬故来報讐到了肅州城根前把和卓塔濟
迪音射死後頭我每打魚海上回来王子回往吐魯番
去了雅穆拉領著人馬在哈宻坐著裏我每人都怨裏
若漢人和王子和了便好若不和了便到七八月裏馬
壯了的時候有雅穆拉領著哈宻北山衛拉特敵人還要
[013-19a]
往漢人地方上去裏得說有回子將尋出原搶漢人男
婦馬匹於本月二十六日起身往哈宻去訖本役等欲
再停住探聽圗卜等有無向背實情恐回夷傳報雅穆
拉得知將能等拘執有失大事於是同日起程并帶随
来探親都督日郭拉部下番人一名多爾濟急速前来
所供是實等因連人開送到院復審相同等因開具掲
帖到臣查得先據分守肅州等處右叅將雲冒呈前事
嘉靖四年三月初七日據守把嘉峪闗千户曹敞呈驗
[013-19b]
送沙州頭目特穆爾等差来報事畨人綽埓本等三名
賫逓畨文一紙到官發據肅州衛申准掌印指揮李堂
撫夷指揮劉雲闗依䝉督同百户錢岫陳剛令通事馬
勝㑹審得畨人綽埓本係都督日郭拉弟沁巴克博囉
係頭目特穆爾部下番人俱供係罕都左衛沙州住牧
舊年七月裏有蘓勒坦莽蘓爾領大勢軍馬来到沙州把
頭目特穆爾圗卜叫到根前說你們收拾一千軍馬跟
著我漢人地方上搶去若你不跟我們去從你往那裏
[013-20a]
去罷特穆爾圖卜因見他的氣力大我每氣力小沒奈
何收拾了軍馬跟著他来到肅州東南城角底下著漢
人把大頭目和卓塔濟迪音射死䭾到臨水堡子根前
捉了一箇苦峪的人阿納巴有我綽埓本饋他說大城
上射死是和卓塔濟迪音若漢人軍馬多便出来和他
厮殺少便不要出来你往老爹上稟去我把他黒地裏
放著稟来了軍馬起身到了甘州南門上又把一箇大
頭目阿拉克巴圗爾著神鎗打死了䭾到南山裏打開
[013-20b]
了一箇堡子回子搶東西去来後頭漢人軍馬来了殺
了三二十箇穿甲的回子又殺了一箇不知名大頭目
回到營裏做了三箇棺材駱駝上䭾著来看見漢人的
軍馬来的多了就起營連夜到了西寧魚海搶了巴拜
岱回来到了沙州蘓勒坦莽蘓爾差了頭目托克托穆爾瞎
子領著三百人馬順山回往山後避靜去處住著餵馬
不要教沙州人投順著肅州去你往漢人地方上常去
搶捉住漢人問他甘肅州有無調到人馬著人報著来
[013-21a]
我先差雅穆拉和黄敵人的軍馬先去搶殺收田禾的
漢人頭畜有王子蘓勒坦莽蘓爾兄弟三箇的大軍馬
随後来報他老子一般的大頭目和卓塔濟迪音讐去裏
把搶去的乏弱馬頭口都丢饋我沙州的人把我們的
但是臕壯的馬牛羊驢駱駝都換著去了又收拾了二
百石多糧麥送饋了蘓勒坦莽蘓爾領著軍馬先去了留
下雅穆拉帶人馬在沙州守著種田蘓勒坦莽蘓爾到
了吐魯番把他的兒打發著哈密裏来了又差了三箇
[013-21b]
人来到沙州把雅穆拉帶人馬這二月十五日調著哈
宻裏去了特穆爾圗卜差我綽埓本沁巴克博囉三箇
人饋了一紙文書老爺上逓来了教我們快些兒回来
有事便還要打發著人来裏不敢說謊供的是實據此
除將發下番文一紙令畨僧結斯多卜譯云欽差鎮守衆
老爺面前逓文書罕都左衛沙州的王子頭目特穆爾
圗卜賞巴爾嘉且琳沁巴桑巴鄂特五箇頭目人民逓文書
緣故我在前永樂年間往後嘉靖年間往前邉上地方
[013-22a]
坐来如今底下的回子莽蘓爾王子岱人出来沙州衛
上頭抱著生的人殺了儹的錢搶我沒奈何肅州衛投
降著去饋了賞賜又饋了倉裏的糧我們的人多過不
的日子回往沙州去了有莽蘓爾王子欺負我裏頭去
不放進来我上打饋城沒有打饋說都督日郭拉肅州
去時沒有放進去王子莽蘓爾王子軍馬来裏說著聴
見了人民肅州上来不放進来回坐了又說圗嚕台通
事上話說著去来回子的岱人来裏說来不要報怨我
[013-22b]
又說蘓勒坦莽蘓爾王子来便要殺我裏我答裏来了
老爹每不要怪我我沙州的人主子朝廷老爹每主子
我說回子殺我的不是不殺我便守著沙州坐如今老
爹每心裏怎麽算計着裏黒漢兒人上有人便算計著
你上頭回子的軍馬沒數兒的鷄年裏来裏回子的人
馬要不来便老爹每心裏算計著回子的進貢的放出
来便好放不放老爹每知道要緊要緊又說老爹每謫
和便好不謫和便不好的来裏這一夏裏軍馬多来裏
[013-23a]
我沒有說的不要說要回子上軍馬来便如今来一来
不来便你上頭軍馬来裏你們知道我特穆爾蘓都魯
克繖阿巴兄弟阿倫本身上段子衣裳饋穿着沒奈何
的說多說著去来又說莽蘓爾王子上跪著黄達子上
領著去来我不跪便西寧坐三年我要肅州逃走著去
想著来上頭回子托克托穆爾監著裏有五百人都督日
郭拉的兄綽埓本等三箇人著去了前頭差的人上沒
有饋賞賜如今差的人上好賞賜饋他鈞㫖知道路上
[013-23b]
害怕著去的人沒有三月十七日的文書三月三十日
要我的人到那裏好歹有是麽話再說著来朝廷是天
一般老爹每是日月一般據此審供據謫備關到衛今
將前項緣由同原發番文一紙理合申繳施行等因備
呈到臣已行甘肅鎮巡官撫處防禦去後今該前因竊
照吐魯番蘓勒坦莽蘓爾先於正徳十一年近於嘉靖三
年兩次率領畨賊寇我甘肅殘壊我邉堡掠殺我軍民
地方被其荼毒瘡痍困苦所不忍言雖被官軍追逐出
[013-24a]
境不曽大遭剉衂狼子野心必無懲戒今據沙州夷人
供稱回酋莽蘓爾已往吐魯番留下頭目雅穆拉見在
哈宻要到七八月馬壯之時領哈宻北山衛拉特黄達子
等賊往漢人地面搶捉一節容或有之觀其先差頭目
托克托穆爾領人馬三百在我邉住牧乗間寇我永昌地
方見被官軍斬殺此其明驗但沙州頭目特穆爾圗卜
等係中國屬畨受恩深重去年回賊入寇已率衆跟随
侵犯肅州去順從逆罪不勝誅今所供報言若效順心
[013-24b]
實難測恐其自知身負滔天之罪恐將来無容足之所
設為張大之辭窺我賞賚之利又或吐魯畨酋見我閉
闗絶貢與之通謀窺我意向亦未可知觀其言將進貢
的放出来便好及謫和便好不謫和便不好等語大略
可見且此回窮兇極惡神人共怒去嵗甘肅蘓勒坦莽
蘓爾不曽伏誅而大頭目和卓塔濟迪音阿拉克巴圗爾
及不知名大頭目三人俱死於箭射鎗打之手彼雖强
悍豈得不懼而近日所遣頭目托克托穆爾精銳先鋒
[013-25a]
初入我境即被斬獲其後一犯涼州而副總兵周尚文
禦之再犯山丹而指揮王佐禦之俱有斬首奪獲之功
其鋒必剉其氣必沮况蘓勒坦莽蘓爾已回吐魯番止留
頭目雅穆拉在於哈宻料是未敢深入前項供報之言
恐未可信然王者不治邊人固亦不必深究臣惟禦戎
無上䇿自治為上䇿攘外無良計安内為良計今甘肅
地方兵馬寡少錢糧空乏城堡無金湯之固戰馬無充
廏之良原額戎伍逃亡接踵而其名徒存見在軍人飢
[013-25b]
寒困憊而其形徒在已且未治何以治人内之不安何
能攘外兵法曰無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之無恃其不
攻恃吾之不可攻且今西海逋寇鴟張跋扈竊伏我邉
莊涼劇賊狶突豕奔剽掠官路比之回賊尤當急備已
經節行彼處鎮巡副叅遊擊等官各須申明紀律訓練
士馬修葺城堡整備器械振威武以警外敵之心明賞
罰以作我軍之氣又節行陜西布政司將該解甘肅一
鎮邉儲銀兩分投差官督發過河行令管糧叅議僉事
[013-26a]
等官趂收成時月作急糴買糧料草束派發各城堡上
納并將近日户部奏准開中各運司課鹽三十萬引内
撥發七萬五千引彼鎮召商報納及候戸部委官運到
銀兩内再發五萬兩前去足可供應但馬匹缺少之甚
近日莊浪副總兵魯經節呈賊情緊急無馬出戰已將
先任總制右都御史李鉞奏帶用剰馬價寄放陜西苑
馬寺庫内銀二萬七千七百三十九兩内先支五千兩
給與西寧莊浪官軍買馬騎征但查甘肅鎮城涼州等
[013-26b]
處馬匹尚缺數多近添設遊擊將軍李義官軍三千員
名就該馬三千匹雖云於茶馬苑馬寺牧養馬内俵給
終恐不敷及行據延綏總兵官都督彭楧呈開延綏一
鎮原額官軍操馬三萬七千五十匹實有馬一萬五千
六百六十三匹事故倒折馬一萬五千八十八匹近雖
追補查給不過十之二三見今大敵在套用馬為急雖
未能盡復原額之數亦合量為查補臣近日所奏兵部
題准送到馬價銀五萬兩又該専備召募之用用剰銀
[013-27a]
兩聽給陜西固原等處官軍買馬騎征勢難及於他鎮
如䝉聖明憫念甘肅孤懸重地即今回賊各處俱有警
報及延綏正在緊闗防禦套衆之時乞勑兵部再於太
僕寺馬價内動支五萬兩分給甘肅延綏二鎮令將缺
少馬匹買補完足軍勢自强軍威日振蠢兹套衆是惟
不来來則必無善歸之理甘涼地方欲調陜西延寧軍
馬䇿應防遏臣當酌量套衆聲勢緩急輕重随宜調發
不敢顧此失彼以貽後艱縁係傳報回賊聲息事理為
[013-27b]
此具本専差承差孫傑親賫謹題請㫖
  一為問革姦官謀求掌印賣放邉軍等事
題為問革姦官謀求掌印賣放邉軍科取局匠月糧等
事嘉靖四年七月初五日據陜西按察司副使韓士竒
呈問得犯人㬊灝招年四十嵗係陜西都司固原衛指
揮僉事原籍湖廣景陵縣人髙祖㬊英從軍洪武十一年
殺賊有功歴陞府軍左衛左所實授百户故曽祖㬊保
替洪武三十年陞本衛後所副千戶永樂元年間陞本
[013-28a]
所正千户老疾祖㬊貴替故父㬊進襲成化元年地名
潘村山寨等處節次殺賊有功陞本衛指揮僉事老疾
灝替前職狀招𢎞治十七年七月内灝違例用財謀求
守備事發該刑部山西清吏司將灝問調固原衛帶俸
差操遇䝉𢎞治十八年五月十八日詔書一款在京在
外文武職官有因縁事及公錯并公事詿誤等項特㫖
降調并為民充軍者該部通行查出調者復還原職降
者俱照原品先任外用為民者冠帶閒住充軍者放回
[013-28b]
為民彼時灝要得回還原衛不合將前詔條内調者復
還原職擅自改添作調衛者復還原職字様移闗本衛
灝又恐本衛先問發今未到署印指揮趙㫤不從備銀
五兩送趙㫤枉法接受准闗給文起送原衛䝉兵部查
出灝係原奉欽依調衛人員比與前項詔書事例不同
將灝差人押發固原衛照舊帶俸差操聽候叅提及備
行都察院𩔖行陜西巡按秦御史轉行陜西按察司提
問間灝又營求督牧官馬正徳三年六月二十日灝見
[013-29a]
得催提緊急不合將原領牧官馬一匹拐騎逃躱不行
出官本司止將趙㫤提問枉法雜犯絞罪准徒五年立
功解發訖照提灝又不合仍前不肯出官正徳六年十
月内灝方纔投衛解赴本司問擬雜犯斬罪查係遇革
招呈巡按周御史奏行本司正徳七年五月内䝉將灝
仍發固原衛帶俸差操間正徳八年正月内有順天府
昌平州未到商人劉浩劉桂將伊報中靈州鹽課司鹽
引一千七百道分與在官李朝陽今故父李宣支鹽李
[013-29b]
宣就將伊上過糧草銀六百八十兩兊與劉浩等支領
訖正徳九年正月内李宣因少在官胡璽先未故兄指
揮胡琮本利銀三百二十兩無還就將前引内一千五
百道憑在官馬鑑趙連管見付與胡琮准還前銀訖彼
時計算胡琮該貼李朝陽銀八十兩一向未與李朝陽
將情告䝉固原兵備道追還訖後李朝陽將前剰鹽引
二百道立約順帶與胡琮家人胡秀名下待候人支鹽
分用正徳十三年十月内䝉分巡關西道差灝前往寧
[013-30a]
夏等處公幹回還不合一向不行赴衛正徳十四年十
月内胡琮令胡秀將前李朝陽父李宣准還鹽引一千
五百道并李朝陽順帶鹽引二百道憑在官單鎰作中
立約與寧夏小鹽池未到商人康贇合夥支鹽分用已
支鹽四百九十七引未支鹽二百三引灝前罪遇䝉正
徳十六年四月二十二日赦宥訖本年八月内灝方纔
赴衛訖嘉靖元年䝉帶管闗西道李卿給與灝官銀一
百兩每兩定易料豆二石四斗赴固原州倉上納灝將
[013-30b]
前銀内八十一兩二錢五分陸續糴豆上倉外銀一十
八兩七錢五分該易豆四十五石灝自合給付與人糴
買料豆赴倉完納為當不合故違軍職有犯監收盜滿
貫律該斬罪者發邉方立功五年滿日還職仍於原衛
帶俸差操事例將銀侵欺入已嘉靖二年四月二十六
日灝用財禮娶故軍路朝義在官妻杜氏為妾後灝因
見杜氏淫蕩受財賣與在官朱趨為妾在官郭永知証
本年十一月内䝉固原兵備道明文行灝暫管雜造局
[013-31a]
事嘉靖三年五月内放支局匠月糧灝因前侵欺官銀
料豆未完要得乗此科取完納就不合向在官局匠黨
經等共九十名每名科取料豆五斗共四十五石補數
上倉完納訖本年八月内劉浩因見胡琮病故不合巧
計將前李朝陽父李宣准還過胡琮鹽引揑作伊故兄
劉淮寄在胡琮家内被伊弟胡璽冒名支鹽虚情狀赴
兵備道告批灝問報灝將胡璽并康贇未到男康國冒
行拘到官灝不合不審的實止憑告詞將前支鹽引一
[013-31b]
千二百三道斷給劉浩領訖比時康國冒畏懼刑責備
銀二兩綿布五匹絨韈一雙驢一頭鹽十石送灝不合
索收入已在官楊塔孩知証前事未曽回報本年十月
内本道查得缺官署掌衛印行衛令灝暫管間本年十
二月初十日本衛在官充發軍人楊斌畏懼當軍辛苦
要得用錢買求回伊保定府慶都縣原籍不合備銀五
兩二錢送灝就不合枉法接收入已給與楊斌收買藥餌
印信批文收拏影射本月十四日楊斌行至地名腰禄
[013-32a]
墩遇逢在官巡墩總甲王本盤獲連批送與固原守備
劉文處帖行本衛查問間嘉靖四年五月内蒙分巡闗
西道紙牌為勑諭事奉勘合將灝見提解問間本月十
三日胡璽不甘將情并不合添揑灝違例全支俸糧及
累逃四次挾制官府打詐財物又得復職等項虚實情
詞并將未到陳完牽寫開單具狀赴提督軍務楊尚書
處告䝉牌行守備劉文差人將灝捉拏到官呈解提督
衙門䝉批查得㬊灝係分巡關西道見提解問人犯仰
[013-32b]
陜西按察司副使韓士竒將胡璽所告情詞提人與本
犯對理明白備招解審發落呈狀併繳䝉將一干人巻
并劉浩在官歇主李昂通行提弔到官與灝逐一對審
前情明白恐有不的復又查審得灝帶俸支糧數目委
該全支並無月支食米一石事例各無異詞將灝等取
問罪犯外結得銀每兩值鈔八十貫招結是實議得㬊
灝等所犯㬊灝除革前并受財枉法滿貫及求索科斂
等罪名不坐外合依官物當應給付與人已出庫而未
[013-33a]
給付但有人收掌在官若有侵欺者計賍以監守自盜
論四十貫律斬係雜犯准徒五年楊斌依有事以財行
求得枉法者計所與財坐賍論四百貫律杖九十徒二
年半胡璽依不應得為之事理重者律杖八十楊斌等
俱有大誥減等楊斌杖八十徒二年胡璽杖七十㬊灝
係賍官楊斌係軍胡璽係舎餘各照例㬊灝定發邉方
立功五年滿日仍於原衛帶俸差操不許管軍管事楊
斌審無力定撥缺人墩臺照徒年限哨瞭胡璽審有力
[013-33b]
納米贖罪各完滿日踈放與供明李朝陽王本楊塔孩
郭永趙連黨經胡秀馬鑑單鎰朱趨杜氏李昂各查發
著伍随住寧家内㬊灝係軍職論功定議發落查得本
犯先該分巡關西道奉勘合見提解問合行固原衛備
由轉行該道查照完報施行照出供明李朝陽等并雜
犯死罪㬊灝俱免紙胡璽告紙楊斌民紙各一分照例
每分内除二十張存留公用其餘折米告紙四斗民紙
二斗并胡璽贖罪米七石及㬊灝名下枉法受要楊斌
[013-34a]
銀五兩二錢又侵欺原領易買料豆官銀一十八兩七
錢五分并索受康國目銀二兩綿布五匹絨韈一雙驢
一頭鹽一十石主無見在與枉法侵欺銀兩俱合入官
又㬊灝科取局匠黨經等九十名每名料豆五斗共四
十五石合給主中間王無見在者入官俱發固原州監
追完足罪紙米石并主無見在料豆俱送本州官倉上
納綿布絨韈驢鹽易銀并枉法侵欺索受銀兩俱貯庫
與米豆俱作正支銷科取有主料豆查給收領通取收
[013-34b]
管實收領狀附巻及未到劉浩妾告爭過胡琮原受李
朝陽父李宣少銀准還鹽引一千二百三道仍行固原
衛拘拏劉浩追給胡琮弟胡璽并家人胡秀收領同順
帶李朝陽鹽引二百道省令徑自收支照約分用有罪
劉浩另行弔来文巻發回備照等因具呈到臣案查先
據固原衛已故指揮胡琮下舍餘胡璽狀告本衛指揮
僉事㬊灝原任北京為事問調本衛後因改寫詔書事
發逃走著兄挨獲肘送按察司問擬永逺不許管軍管
[013-35a]
事帶俸差操後又復逃三次文巻可查至今隠情掌印
管局以此懐讐主令商人李宣劉浩等揑詞具狀赴兵
備官處告兄先年合夥中鹽寄放引目等項事情蒙批
㬊灝問理就彼拘璽偏情酷拷妄認虚供及開單訐告
㬊灝賣放軍人枉法受財侵欺官銀科取財物多支俸
糧等情查得㬊灝係陜西按察司分巡闗西道僉事鍾
錫見提解問人犯已經批行陜西按察司副使韓士竒
提問明白備招解審去後今據前因覆審無異叅照犯
[013-35b]
人㬊灝先係平涼衛官員縁事改調不思改悔自贖卻
乃稔過不悛始因擅改詔書字様被提不出又拐帶官
馬在逃後假以公差為由出外逰蕩至三年有餘曠職
兩次遇䝉恩宥尚猶不圖自新侵欺守掌官銀乃科斂
局匠以償還受要軍人財物又枉法給批而賣放及訪
得本犯平昔在衛假公覔利倚勢害人不止一端官司
被其挾制下人苦其凌虐雖問前罪尚有餘辜合無照
依原擬定發邉方立功五年滿日仍於本衛帶俸差操
[013-36a]
不許管軍管事惟復逺加謫調以為軍官怙終稔惡屢
犯不悛者之戒緣係軍職論功定議未敢擅便為此具
本順差承差孫傑親賫謹題請㫖
  一為舉用賢才以裨政化事
題為舉用賢才以裨政化事臣惟人才難得自古為然
故通經學古者多致用而不達獨立自信者多矯枉而
過正志存乎道徳行或不揜其言取給於事功久或漸
渝其守外内之相符終始之一揆今豪傑之士布列中
[013-36b]
外其人必多臣久處林下今任邉方未能深知不敢汎
舉竊見陜西按察司提學副使唐龍早得金華文獻之
傳志窺聖賢理性之學及出而登仕作令郯城首挫流
賊之鋒兩為巡按茂著激揚之操今提學陜西動必循
軌言不悖道多士賴以陶成人材因之益盛是蓋輿論
所許清議所歸非臣一人之私言也且今之用人自有
常格臣竊謂資格所以待衆人不次所以拔英傑古之
帝王暨我朝列聖率由是道如唐龍者文行俱優體用
[013-37a]
相孚内可以佐臺寺備清華之選外可以任撫巡受干
城之寄若長憲之官固所優為亦其常格選衡必有所
處豈俟臣言但念備位大臣以人事君臣之職也薦賢
為國臣之志也儻知而不言實重蔽賢之責如䝉乞勑
吏部廣詢博訪驗其平生叅之公議若果臣言不誣將
本官待之以不次加之以殊擢遇缺奏請簡用於國家
政化必有裨補如其奉職不效或晚節有虧則臣失人
謬舉之罪無所辭避矣縁係舉用賢才以裨政化事理
[013-37b]
未敢擅便為此具本順差承差孫傑親賫謹題請㫖
  一爲急缺邉方都司官員事
題為急缺邊方都司官員事照得各處邊方各有行都
司衙門統領衛所惟寧夏榆林無之榆林鎮城止轄一
衛寧夏在城設有五衛在外二衛二守禦千户所軍務
浩繁内有慶藩及郡王將軍等府數多又兼夷漢雜處
難以撫馭先年舊規鎮巡官推選老成練達都指揮一
員管理各衛事務號為掌印方面官員城池鎖鑰夜廵銅
[013-38a]
牌皆其執事各衛所官軍馬匹數目冊籍皆其管領地
方聽其約束墩臺屬其提調闗係不為不重茍得其人
事有統紀不致顛錯近日鎮巡委用都指揮安世民本
官行事過當起釁招怨貽患未息况今本鎮太監總兵
巡撫管糧僉事等官俱各緣事被提新除官員不知何
日到任闔城空虚事無統紀誠恐因而别起釁端深為
可慮已經劄仰陜西按察司分巡闗西道僉事鍾錫前去
鎮城住劄收放錢糧稽察奸弊問理刑名及帖委先任
[013-38b]
甘肅遊擊將軍今革在閒都指揮同知王爵暫去管理
都司事務提調各衛官員收掌門禁鎖鑰稽察姦盜外
緣舊規相承止是鎮巡選委都指揮一員管理今查本
鎮别無都指揮可委若令指揮署管職任相同難以行
事臣竊謂地方事重前項官員責任比與各行都司事
體相同必得老成都指揮奏奉欽依委用庶幾人心協
服訪得陜西都司見任空閒都指揮僉事張鵬霄孫昌
二員俱曽久任守備領軍等官委皆老成練達事務善
[013-39a]
於處謀雖先曽有過被革今皆砥礪自新比之新進出
仕之人相去逺甚如蒙乞勑兵部查議奏請合無於張
鵬霄孫昌内定委一員作為提調寧夏等衛名目令其
掌管城池門禁夜巡銅牌軍馬冊籍一切政務庶使鎮
巡衙門可以委任責成上下相承體統不紊庶事不勞
而集矣仍乞著為定例今後有缺聽鎮巡選委相應都
指揮奏請委用則體勢稍重易於行事實為便益緣係
急缺邉方都司官員事理未敢擅便為此具本順差承
[013-39b]
差孫傑親賫謹題請㫖
  一為易置邉方將官事
題為易置邉方將官事照得寧夏花馬池地方逼臨邉
牆係套衆侵犯腹裏必由之地先年止設一營調撥西
安慶陽官軍輪班備禦成化年間奏設守禦千户所添
撥改編官軍一千員名正徳元年間臣為總制因見地
方要害套衆不時侵犯官軍數少難以截遏奏改為寜
夏後衛添設四千户所選撥召募軍人四千員名常川
[013-40a]
住守與原撥官軍相兼備禦又展拓城池修蓋營房數
千間人居稠宻市㕓貿易遂為樂土今經二十年矣城
垣損壊不行修補新舊軍人逃亡居半每遇敵至不過
閉門自守禁斷居人不許樵牧致將原蓋營房拆毁焚
燒殆盡詢問其故蓋因近年分守將官不得其人上下
交征務為掊克以致如此訪得見任分守寧夏東路地
方右叅將都指揮僉事劉謹貪刻性成誅求無厭以營
家為得䇿視戎政為末務指稱公用尅扣軍士糧賞每
[013-40b]
遇解到新軍搜索裝囊空竭方纔發伍衛所官員因而
挾持爭為科斂以肥身家致令軍日逃馬日耗邉務日
廢城堡蕭索幾不能守及照陜西設有遊兵官軍三千
員名不止防禦本鎮兼為延寧甘肅各路應援之兵此
等將官必得素有膽力慣經戰陣之人遇警身先士卒
眠霜宿草不憚苦勞摧鋒陷堅無往不前乃克勝任見
任逰擊將軍署都指揮僉事陶文頗能自守亦善處事
但年力已衰膽氣素弱居常無事幹理戎務若無大失
[013-41a]
遇警出戰衝鋒破敵決所不能今大敵擁衆在套秋冬
之間難保深入為患而甘肅莊浪一帶地方囘達二敵
節有警報領軍截剿全在將官劉謹衆叛親離豈能得
其效用陶文則上玩下慢安能驅之赴敵臣又博訪得
先任分守大同西路地方右叅將延綏都指揮僉事髙
時先任遊擊延綏將軍養病痊可陜西署都指揮僉事
夏欽俱曉暢軍情熟諳戎務馭下有恩臨敵不懼堪任
分守先任延綏援兵團操叅將都指揮僉事瞿江延綏
[013-41b]
定邉營把總指揮僉事魏錕皆體貌魁梧膽氣猛厲弓
馬有出衆之能膂力有兼人之勇堪任遊擊且人之才
各有所長其用各有所宜指垢摘瑕則舉世無全人舎
短取長則中人皆可用如夏欽魏錕固未嘗有過髙時
瞿江雖曽緣事黜革終難揜其所長使功不如使過在
今日尤為急務伏望聖明軫念邉事至重求才甚難乞
勑兵部再加詢議如臣言不妄乞將劉謹革回原衛閒
住陶文候腹裏閒靜地方有相應員缺乞將所舉各官
[013-42a]
具名上請簡用髙時等内用一員充寧夏東路叅將分
守花馬池地方瞿江等内用一貟充陜西遊擊將軍如
此則委任得人戰守有備士氣自奮邉方有托蕞爾醜
𩔖不足為中國患矣緣係易置邉方將官事理未敢擅
便為此具本順差承差孫傑親賫謹題請㫖
  一為申明勑諭陳言邉務以禦寇患事
題為申明勑諭陳言邉務以禦寇患事該户部議覆查
照先年舊規通將納銀事例並革不開中馬匹俱聽環
[013-42b]
靈兵備官督同原管鹽塲通判等官從公召商照依原
定引數開中馬匹先儘甘肅次及延綏又次寧夏輪管
相兼西寧洮河茶易馬匹兊給應用周而復始著為定
例及稱見今延綏邉情未寧合無併行各鎮通融扣算
量其邉務緩急大小俱聽見差經略三邉軍務衙門随
宜處分不必拘執原額事寧之日輪中備奉遵依間續
准本司延綏管糧僉事張宏闗奉巡撫延綏地方都察
院右副都御史姚謨劄付内開召到商人楊騰霄等四
[013-43a]
十四名納完上中馬一百六十二匹共該鹽一萬四千
六百引縁由前来又准陜西布政司照㑹將填完正徳
十年商人張大海等納完鹽引一萬四千三百三十七
引正徳十一年商人劉鎮等納完鹽引一萬四千三百
三十七引正徳十二年商人豆達等納完鹽引一萬四
千三百三十七引并楊騰霄等前項引目各賫領到道
俱經封發行仰慶陽府轉行管鹽通判李敏忠查照上
年事例相兼放支仍納新課去後其正徳十三年見今
[013-43b]
陸續止召納過二百一十引赴布政司填給引目外其
餘至今未見上納節經催行慶陽府督納間今䝉前因
随拘原告商人并節年商人張大海李鎔等到道審據
各執稱各商大池自𢎞治十二年起小池自正徳元年
起俱至嘉靖元年止在池引目約有二十餘萬俱未闗
支為因連年冦患及天時旱澇鹽路不通及節次事例
不常分派股頭不定况且復能支出前引抑又勒納新
課以此坑陷資本纒延不絶守候日乆困苦難堪等情
[013-44a]
張鑛等一起則告要仍前随到随支不論諸引之新舊
李鎔等一起則告要照舊挨年挨名不分股頭之三七
大抵年名在前者利於挨次而原擬随支者憚於分股
各惟圖便己私不顧紛更鹽法俱難准聴但勒納鹽課
一節中間商人資本有昔豐今嗇守支有昔旺今衰必
使其舉貸以納於情不堪若令其轉易而支在法有禁
委的官商兩未為便益且今在池未放鹽引既多再欲
設法另召商人必少欲要暫停新課以䟽通舊引不無
[013-44b]
虧損額課遲誤邉儲合無將在池鹽引自正徳七年以
前俱為舊引正徳八年以後俱為新引新舊平分各為
五分股頭兩股各挨年挨名止論鹽引數目不拘商人
多寡相兼放支如上名不到下名挨放其新課合無將
正徳十四十五十六年嘉靖二年三年俱免開中自嘉
靖四年起不拘是否舊商每引照𢎞治十二年事例納
銀一錢七分量加三分共二錢或照近例仍納三錢五
分俱於本道報名發慶陽府收取實收𩔖赴布政司填
[013-45a]
給引目取自闗放暫准於鳯漢二府地方與河東鹽相
兼發賣限二三年或五年候前項舊引盡絶至四年分
起止挨年挨名放支不必分擬新舊股頭仍照原擬於
平慶地方發賣永為定規不許再生異議變亂庶幾鹽
法不致紛更而商情亦為便利矣呈乞照詳定奪等因
具呈到臣查得𢎞治十八年間臣巡撫陜西議奏靈州
鹽課司大小鹽池所産鹽斤與解池相𩔖不勞煎煮不
煩人力為利甚博取之無窮舊例止是召商中納馬匹
[013-45b]
分給邉鎮騎操後因各邉交爭互取多寡不均故有間
年關領之例又因中馬之人勢嘱賄通濫收不堪馬匹
不得實用故有收價解邉之例畢竟為馬而設未嘗别
用後因放鹽委官作弊多端奏添陜西按察司副使一員
在於慶陽駐劄職雖整飭邉備實兼督理鹽法𢎞治年
間寧夏鎮巡衙門先因修理河渠借去𢎞治十四年十
五年二年鹽課後因措置糧草借去𢎞治十六十七十
八年三年鹽課河渠工程既未就緒倉塲糧草亦未充
[013-46a]
足而鹽馬之制遂廢私鹽盛行姦豪得利𢎞治十五年
間該總制尚書秦紘題准於慶陽府添設通判一員兼
理鹽課將紅徳堡批驗所移改慶陽府聽環慶兵備提
督𢎞治十八年以後引目送監收通判開放每引收銀
四錢五分准裝鹽五石或六石銀兩分發慶陽固原官
庫分送各邉買馬續該苑馬寺卿車霆奏要増靈州鹽
課納銀給買邊馬兵部題奉孝宗皇帝欽依陜西茶鹽
易馬備邉係是舊制今後不許别項奏討欽此欽遵行
[013-46b]
臣查處臣督同兵備副使燕忠髙崇熙等親詣鹽池查
勘二池鹽利委有餘饒今將大池増一萬五千引小池
増三萬引每引納銀二錢五分照鹽一車以六石為則
外有多餘依律掣墊至固原慶陽二鹽厰缷所每引仍
照舊收卧引銀一錢通共每引得銀三錢五分每年該
銀二萬七百六十餘兩儻遇旱澇鹽生不及或邉報緊
急鹽路不通除舊額課鹽外新増鹽課明白除豁不可
膠於一定嵗嵗取盈行鹽地方許於鳯漢二府通行與
[013-47a]
河東鹽相兼發賣兩不相阻其𢎞治八九年以前中馬
鹽引久弊多莫可查考所宜一切革罷𢎞治十三年以
前召中商人彼皆奉例納銀輸官後因寧夏借課躭遲
數年怨聲載道合准相兼支放新引七分舊引三分𢎞
治十四年以後寧夏所借若有未支未中之數年分已
滿中間勢豪之人展轉影射難再復支未中引目陜西
截取開中庶幾物論稱平所收鹽引銀兩俱送慶陽固
原官庫寄放聽慶陽兵備兼理鹽法副使及固原兵備
[013-47b]
副使提督稽察如遇各邊缺馬聽臣斟酌通融給發買
馬支用不必拘定間年之例等因具題荷䝉武宗皇帝
俞允舉行彼時鹽法流行所得鹽銀數多未及二年臣
謝病回還自此之後各該衙門節有論奏正徳三年戸
部題准靈州鹽課解送太倉以備緊急支用各邉缺馬
奏請定奪其後巡撫陜西侍郎馮清奏准將正徳七年
以前至元年鹽引暫且停止正徳八年九年鹽課俱借
與甘肅上納糧料草束完足赴塲随到随支正徳十年
[013-48a]
以後照舊新引七分舊引三分兼放輪解各邉買馬糴
糧正徳十二年督理甘肅軍餉右侍郎楊旦奏准將十
二十三年鹽課俱聽甘肅召商報中糧草備用事寜照
舊買馬是年巡按御史師存智題准將十四年分鹽課
除供邉外量留一半補給韓府禄糧十三年鎮守延綏
太監許全奏准除正徳十四年引鹽一半補禄米其餘
并十五年分盡數歸本鎮買馬其十六年以後三邉照
舊輪給正徳十六年兵部議准先該臣處置牧馬茶馬
[013-48b]
鹽馬實濟邉用合行巡茶御史查照開中馬事宜次第
舉行是年御史王杲奏靈州鹽法大壊欲行設法召中
收價買馬均給三邉户部題奉欽依這地方鹽課著巡
茶御史查明數目將各奏年分未開未闗并未撈的照
例停止欽此嘉靖二年户科給事中王瑄奏處邉儲户
部議得靈州鹽課停革買馬専一召商報納糧草二十
年来事例紛紜更革不一鹽法為之大壊無益邉儲有
虧馬政所以近時議者多欲革去納糧専令中馬不為
[013-49a]
無見臣竊惟靈州大小鹽池鹽法祖宗朝本供各邉買
馬之用後因中馬有弊改議納銀輪發各邉買馬立法
未嘗不善奈何正徳年間當事者各出意見奏行新例
紛紜變亂新舊混淆弊端百出後任者不體前官之意
新納者罔念舊商之苦以致各年各項報中俱未支掣
完足鹽引堆積多至二千餘萬商人虧陷資本節次召
中並無一人報納卻乃搜刷舊商勒報新課監禁箠楚
如追逋負在情與法俱不相應夫天地自然之利人自
[013-49b]
失之而徒為姦人私販之資深為可惜查得近該户部
題奉欽依革去納銀専令中馬固係舊例但先年中馬
弊多始改納銀且各鎮官員趨向不同行事亦異如是
禁防疎濶或因將官之要求或徇勢豪之請托將中下
不堪馬匹揑作上等支鹽一百引以致物議沸騰若欲
於腹裏地方納馬解邉則秣飼屬之何人運送不勝其
擾似皆未便臣愚以為不若仍納銀兩解邊易馬則事
省人便官商兩為有益且如鹽馬舊例上馬一匹給鹽
[013-50a]
一百引中馬一匹給鹽八十引二池舊課止有一萬四
千三百三十七引盡納上馬止該馬一百四十三匹兼
納中馬大約不過一百五十餘匹正徳元年臣召報納
過七萬二千五百引每引價銀二錢五分共得銀一萬
八千一百二十五兩每馬一匹用銀十兩可買馬一千
八百一十二匹正徳二年臣召納未完去任今查納過
鹽三萬八千七百引每引價銀如前該銀九千六百七
十五兩以後年分多者萬餘兩少亦不減數千兩嘉靖
[013-50b]
元年延綏超前召報納馬止是一百六十二匹較其所
得多寡之數昭然可知致將正徳十四年十五十六三
年俱誤召納今據副使髙公韶所呈在池未放鹽引既
多欲再設法另召商人必少欲暫停新課以䟽通舊引
不無虧損額課遲誤邉儲一節查得節年報納商人嵗
月既多頭項不一中間展轉影射冒支盜賣等弊難保
必無本當通行革罷但念各商俱已奉例出其資本助
我邉儲官本失信商則何辜况前商既已失利後商愈
[013-51a]
加疑阻誰肯以固有之財而希覬必不可得之利哉緣
前事該部已經題有明命臣當具奏上請定奪乃敢施
行但六七月間正在放鹽之際誠恐又誤一嵗額課已
經遵照欽奉勑諭便宜處置事理劄仰副使髙公韶備
云出給告示曉諭自正徳元年以前鹽引俱各革罷不
許放支仍令將引目赴官投告燒燬若仍留在身以圖
影射許各項商人并鄰佑里長旗甲首告拏問治罪自
正徳二年至正徳十二年止俱為舊引正徳十三年見
[013-51b]
開未完并以後年分開中者俱作新引另召不拘新舊
商人許令告報每引照正徳元年事例納銀二錢五分
到於缷鹽處所仍納卧引銀一錢願中商人俱於環慶
兵備處報名銀兩發慶陽府收貯取實收𩔖赴布政司
填給引目下池舊引三分新引七分俱挨次開放止論
鹽引數目不拘商人多寡如上名不到下名挨支每引
照鹽一車以六百石為則外有多餘依律掣墊追問去
後近據副使髙公韶呈稱示出之後召納過鹽引一萬
[013-52a]
一千餘引作正徳十三年之數餘尚召納未完臣聞之
先正云法立而能守則徳可久業可大天下之事皆然
如總制尚書秦紘等先年所擬循而行之於三邉馬政
實有裨益惟是接管官員専務更張以致法無定守官
無依據每更一官輒奏改一例出於己者患其不多出
於人者惟欲其止行之未久他官相繼又復如是且納
銀納馬所取既殊買馬買糧所用各異乍行乍革倐舊
倐新規近利以失大信前車之覆後車之戒宜商人之
[013-52b]
不樂從也但前此納銀各該衙門往往借取别用有妨
馬政見今三邉多警正在缺馬之際如䝉乞勑户兵二
部查議合無依臣所擬將正徳元年以前不拘納馬納
銀商人一切革罷將引目赴官投告燒燬正徳二年起
至正徳十二年止俱為舊引正徳十三年見開未完并
嘉靖二年三年接連嘉靖元年之後者俱作新引正徳
十四十五十六三年已有嘉靖元年阻隔不必開中徒
為紊亂煩擾每鹽一引照正徳元年事例納銀二錢五
[013-53a]
分到於缷鹽處所仍納卧引銀一錢共每引得銀三錢
五分以舊額鹽課計之可得銀五千餘兩較之納馬已
是三倍况新課之數又未可預料乎原中商人俱於環
慶兵備處報名銀兩發慶陽府收貯取實收𩔖赴布政
司填給引目下池舊引三分新引七分俱挨次開放止
論鹽引數目不拘商人多寡如上名不到下名挨支照
鹽車石及多餘掣墊等項俱照舊施行所收銀兩仍照
例正徳十三年為始先延綏次及寧夏次及甘肅輪年
[013-53b]
解發前去専備買馬不許别項支用若别鎮果有邉情
緊急聽提督總制衙門如無提督總制聽巡茶御史各
通融派給仍乞天語丁寧著為定例毋再紛更庶成畫
一之功以濟邉方之急再照靈州二池夏秋之間水面
凝結如雪如霜随取随足十餘萬之課亦不難辦但地
鄰邉境或聲息𦂳急鹽路不通又或旱澇相仍鹽花不
結照臣先年議奏新課明白除豁不可膠於一定嵗嵗
取盈但行鹽地方舊例止在平慶一府及寧夏等衛榆
[013-54a]
林寧塞營迤西城堡似乎太狹鹽生者多民食者少鹽
商何從售賣而私販固未嘗絶以此尚書秦紘御史王
錯先後具奏俱要將靈州鹽課與河東行鹽地方相兼
發賣正為此也合無今後每年舊額鹽課一萬四千三
百三十七引之數斷不可少其新増鹽課不拘多寡儘
數撈辦支掣以池内無鹽之日為止其行鹽地方除西
安延安等府照例嚴禁外許暫於鳯漢二府地方與河
東相兼發賣兩不相妨待三年之後舊引支盡鹽法疏
[013-54b]
通照舊施行實為便益縁係分理鹽法事理為此具本
謹題請㫖
  一為敵衆聲息事
題為敵衆聲息事嘉靖四年七月二十一日據延綏總
兵官署都督僉事彭楧呈為敵衆掏牆入境官軍對敵
斬獲首級事據舊安邉營把總指揮僉事趙璽呈䝉分
守西路叅將袁聰鈞帖准總兵彭楧手本該䝉臣鈞帖
為套中走回人口供報夷情事備仰本職務要嚴謹斥
[013-55a]
堠整㮶軍馬鋒利器械常如賊在目前不許一時怠惰
仍差人逺哨如果敵衆近邉即便㑹合各將官同心協
力相機剿逐飛報鄰堡官軍發兵䇿應務使大遭剉衂
不致貽害地方䝉此卑職於通賊要路墩空量添夜不
收步軍在彼按伏本年六月十七日巳時據守粕糟店
墩夜不收林三走報粕糟店四墩直日軍人范濚二瞭
見境外敵衆約有二百餘騎穿戴盔甲聚到本墩西空
内扶四十餘敵上牆擺射餘賊掏牆當傳左右鄰墩甲
[013-55b]
軍按伏夜不收步軍互相戰守據此卑職一面飛報協
守副總兵趙瑛分守叅將袁聰遊擊將軍張鳯一面即
㑹按伏逰兵營千總官王陞等各領官軍馳去截殺敵
已掏開牆口一處進入邉裏劄立窺見兵馬將近張弓
衝突前来職等奮不顧身嚴督官軍各用弓銃一齊射
打戰敵數合我兵奮勇撲斫一處就陣斬獲首級一顆
奪獲敵馬一匹射死敵馬一匹王陞等督軍同陣斬獲
首級一顆奪獲敵馬二匹前敵仍復攻戰嚴令官軍敵
[013-56a]
戰間彼見迤西迤東遊擊張鳯等人馬灰塵將近退從
原口出邉去訖查得卑職步下收獲敵器一十二件敵
箭一百一十枝中傷旗軍六名射死戰馬一匹王陞部
下中傷旗軍七名射死戰馬二匹收獲敵器一十二件
敵箭七十五枝等因具呈到職及准逰擊將軍張鳯手
本據千總指揮王陞呈報相同准此准行各該分守按
伏將領把總等官整兵隄備所獲功次㑹行按察司僉
事郭鳯翔照例勘報及具題外呈乞照驗等因到臣又
[013-56b]
據延綏總兵官彭楧呈為聲息事據靖邉營把總指揮
同知孫仁呈本年六月十四日辰時據坐堡百户紀鏜
報有聲息本職當領有馬官軍一百五十員名同竒兵
營千總指揮桑林等官軍九百員名馳至地名許仲義
梁迎遇永固墩夜不收柯能報據軍人王志㑹瞭見敵
衆六十餘騎到本墩邉外劄立職督官軍馳至墩澗彼
從墩北迎敵前来督令官軍一齊向前射打其衆遁退
去訖收獲敵箭二十枝又據龍州城把總指揮僉事劉
[013-57a]
鉞呈據坐堡百户周淮呈據水腦墩夜不收髙思義報
六月十七日未時該軍人徐伏瞭見敵衆三十餘騎到
墩東空拆牆進入一半在水腦澗一半往東清平堡錢
兒梁去訖本職當同本城經過遊兵營千户趙聰帶領
馬步官軍四百五十員名馳至龍州墩梁敵見官軍追
逐又見清平堡把總指揮周繼勲亦領兵前来出邉遯
去查得蘆草溝餘丁賈海男賈捨兒小龍州餘丁劉毛
哇哇在彼打草被敵搶去随據清平堡把總指揮使周
[013-57b]
繼勲亦呈相同查得清水河捉去秦家畔餘丁黨柰使
女一口米脂縣民人李彪幼女一口又據常樂堡把總
指揮僉事胡定呈據坐堡百户潘靖呈據白崖兒墩夜
不收趙成報六月十八日卯時據軍人曹孜瞭見敵衆
一百餘騎到墩東空掏開牆口八騎進入海湖畔劄本
職當同按伏指揮何大經帶令馬步官軍馳至原掏牆
口敵見兵馬急至遯出邉外去訖查得本堡餘丁韓安
兒劉小和尚及餘丁鍾山妻許氏俱割草被敵捉去又
[013-58a]
據木𤓰園堡把總正千户童壁呈據大山墩夜不收任
進報六月十八日巳時據軍人孫思慶瞭見敵衆二十
餘騎到墩東空拆邊牆進入本職當領有馬官軍一百
五十員名前進百户孫欽帶領步軍一百七十名相繼
馳至趙家梁又據夜不收小王成報添敵衆五十餘騎
督軍馳至劉家梁遇敵衝突前来督軍齊力射打就陣
奪獲射重敵馬二匹俱倒死敵退從原口出邉去訖查
得在陣射傷總甲王聰墩軍李大朋李伯英收獲敵箭
[013-58b]
二十八枝又據嚮水堡把總副千户朱鏜呈據百戸張
官生呈據六月十八日午時據軍人馮江瞭見敵衆五
十餘騎前来口墩掏開牆口二十騎在口簇立三十騎
進入在髙阜沙梁站立向南瞭無人畜當從原口出邉
去訖又據波羅堡把總指揮同知秦鏜呈據坐堡百户
許聰呈據鎮逺山墩夜不收余茂興報六月二十日寅
時據軍人袁朝兒瞭見敵衆一百餘騎到墩西空掏開
牆口一半進入牆裏馳至甎窯梁瞭探本職領軍馳去
[013-59a]
截剿從原口遯去查得本堡舎餘馮雄在路射死又據
靖邉營指揮同知孫仁呈據坐堡百戸紀鏜呈據威逺
山墩夜不收趙川關報六月二十二日寅時輪該軍人
楊守愛吳思玉前去迤東爪問火砲行至趙官人澗忽
遇箭杆梁山渠蔵伏敵衆前来將楊守愛等撲捉過壕
本職當領官軍一百五十員名與同按伏竒兵營千總
指揮桑林等官軍六百員名馳至井澗岔迎遇夜不收
倪仲良報有一十餘騎過壕撲捉墩軍北去本職等回
[013-59b]
兵防守又據波羅堡把總指揮同知秦鏜呈據坐堡百
户許聰呈據樊家梁墩夜不收黒六報六月二十三日
寅時據軍人李良兒瞭見敵衆八十餘騎到墩拆開牆
口進入一半馳往硬地梁墩本職領軍追𠞰敵見兵臨
當從原口出去随據守硬地梁墩夜不收髙真定亦報
前賊四十餘騎到本墩對敵射重墩軍張彪至晚身死
又據秦鏜呈據蓮池山墩夜不收席整報六月二十五
日寅時據軍人髙四瞭見敵衆六十餘騎到墩東空拆
[013-60a]
開牆口進入一半徑往東南夾道去訖一半在牆堵口
將墩軍張觀音保射重身死職領官軍馳至河北其衆
退從原口去訖又據嚮水堡把總千户朱鏜呈六月二
十五日卯時據嚮水界墩夜不收郭馬兒報據軍人劉
貴瞭見敵衆三十餘騎從南来到本墩拆牆出境去訖
查得前敵自波羅堡蓮池山墩出沒至本堡大桑坪射
傷逓送公文夜不收呉彦成搶去驘一頭并公文射死
軍人周演及行路男子一人等因又據本官呈為聲息
[013-60b]
事據嚮水堡把總副千户朱鏜呈據坐堡百戸張官生
呈准提墩百戸張聰報本年六月二十六日申時據軍
人竇鉞瞭見敵衆五十餘騎到防湖墩東掏開牆口舉
放煙炮二十騎在口簇立三十騎進入牆裏往東南仃
走本職帶領馬步官軍一百五十員名追至本堡沙河
掌墩東空嚮水界墩西空各拆牆口出境去訖又據波
羅堡把總指揮同知秦鏜呈據坐堡百户許聰呈據提
墩總甲陳合巻兒報本年六月二十七日巳時據軍人
[013-61a]
閻銘瞭見敵衆二百餘騎到蓮池山墩東空掏開牆口
舉放煙炮五十餘騎在於牆口一百五十騎進入邉裏
沙窩簇立本職當領馬步官軍同按伏都指揮馬政領
兵馳至河畔前敵伏内二騎往来引誘職督官軍前
進敵見兵勢聨絡當從原口遁去等因行據榆林衛副
千户張鵬呈前去嚮水堡查得把總千户朱鏜帶領馬
步官軍到於蕎家莊因晚未曽進襲前敵侵至櫻桃山
殺死本堡餘丁呉江何傑搶去幼男劉和尚石廟兒溝
[013-61b]
搶去軍人張友妻于氏雞子莊殺死屯住餘丁王俊王
定搶去幼軍王十一使女王妙順又去波羅堡查得並
無搶掠人畜等因又據榆林城坐堡指揮使王夀呈據
本堡管隊千户徐世臣呈查得本隊紀録幼軍王世美
應役王十一於六月二十六日前去嚮水堡雞子莊屯
内送飯米忽遇敵衆搶去又據龍州城把總指揮僉事
劉鉞呈據坐堡百户周淮呈據提墩總甲王洪呈據平
灘墩夜不收楊萬三報六月二十七日申時據軍人王
[013-62a]
鑑瞭見敵衆五十餘騎到本墩東空拆開牆口一半在
口簇立一半進入往東清平堡地方中沙墩去訖舉放
煙炮本職當領馬步官軍一百五十員名馳至水腦墩
梁瞭見清平堡人馬追敵前来卑職合兵夾追敵從原
口出邉去訖又據清平堡把總指揮使周繼勲呈報相
同行據百户馮相查得前敵到中沙梁墩空將本墩軍
梁田加左膊射訖一箭盧志興後腰射訖一箭捉去楊
家畔餘丁藺連男藺存得等因本年七月二十九日又
[013-62b]
據本官呈前事據髙家堡把總副千户丁麟呈據坐堡
百户潘銳呈據碾兒梁墩夜不收萬英報本年七月初
九日據軍人胡聰瞭見敵衆二十餘騎驟到本墩掏開
水口進入本職當領有馬官軍七十員名到彼據本墩
小甲李子貴報稱敵衆一十二騎在於營口八騎徑到
本墩攻圍射死墩軍孟田驢賊見人馬將近出境去訖
又據榆林城把總都指揮僉事閻武呈本年七月十五
日丑時據本城馬神山墩傳接迤西烟火當䝉鎮守總
[013-63a]
兵官彭楧統領職等官軍七百員名至嚮水堡新添墩
西空敵衆掏開牆口一處瞭見邉外沙梁簇立敵衆二
十餘騎爪得馬蹤三十餘道徑往腹裏西南去訖䝉總
兵官彭楧分布官軍各衝要地方按伏堵截本官統領
官軍襲蹤追赶至波羅堡硬地梁墩合兵夾擊前敵就
陣奪獲敵馬五匹敵器六件達箭三十二枝被敵射重
墩軍二名身死敵奔從硬地梁墩東空水口出邉去訖
等因節呈到臣為照延綏地方敵人在套日久臣自到
[013-63b]
陜西以来不次行令各該將官加意隄備遇有侵犯即
便督軍襲𠞰不許畏縮誤事已將節報聲息具題外今
據前因看得套人自本年六月以来侵犯延綏近邉不
止一次止是遊擊將軍張鳯舊安邊營把總指揮趙璽
各部下斬獲首級二顆奪獲馬匹夷器功雖不多亦曽
督軍臨陣與之對敵其餘城堡把總坐堡等官雖稱出
兵追逐並無斬獲之功龍州城常樂嚮水波羅清平髙
家等堡各被搶去軍民男女射死墩軍軍人餘丁各數
[013-64a]
不一雖是不曽深入而地方已被其害顯是各官平時
失於設備臨事不能效力廢弛怯懦之狀昭然可知况
止據所報如此此外隠匿不報之弊難保必無俱各叅
究但自東至西千里之逺處處有敵目今大衆敵人已
報西行深入之謀旦夕難測延綏遊擊兵馬俱在西路
按伏其中東二路城堡星散無所不備無所不寡理勢
則然正當緊急用人之際合候事寧之日通行查叅定
奪縁前項聲息延綏鎮巡官各經具題及有功并失事
[013-64b]
官員照例行巡按御史查勘明白另行外緣係達衆入
境邉鎮節報聲息事理為此具本順差承差趙禎親賫
謹具題知
 
 
 
 
 闗中奏議巻十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