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關中奏議 > 關中奏議 卷二


[002-1a]
欽定四庫全書
 闗中奏議巻二
            明 楊一清 撰
 馬政𩔖
  一為正卿寺體統以修邦政事
吏部等衙門尚書等官兼太子太師馬文升等題該本
部題考功清吏司案呈奉本部送吏科抄出督理馬政
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楊題比者伏䝉皇上采納廷議以
[002-1b]
方面之賢推陞行太僕寺苑馬寺卿少卿等官各推貳
人具名上請簡用待有成績照依兩京太僕寺官陞擢
誠前此未有之盛典也夫當改絃易轍之初膺簡賢拔
能之命為各官者宜思自効臣因見各寺在前權任輕
微人人得而侮之今雖奉有新例恐各該衙門官員習
耳目之聞見計勢分之炎凉仍前輕忽沮撓巳經行令
今後陜西各府衛州縣官與行太僕寺苑馬寺卿少卿
等官相見相臨各要以兩京太僕寺及布按二司官體
[002-2a]
統相待不許與之抗禮布按二司官與兩寺官往來照
例迭為賔主其班次兩寺卿在布政使按察使之下叅
政副使之上少卿在叅政副使之下叅議僉事之上通
行外近該山西行太僕寺卿王琰等為因山西府州等
官禮貎輕忽體統乖違難以行事查照臣陜西所行事
理具奏該兵部覆奏合無通行廵撫山西甘肅遼東都
御史并廵按監察御史轉行各該司府衛所大小衙門
知㑹今後苑馬寺行太僕寺卿佐等官與都布按三司
[002-2b]
往來俱要迭為賔主班次坐立之序循例而行府衛州
縣官員相見相臨各要以兩京太僕寺官體統相待不
許輕視抗禮等因奏奉欽依是苑馬寺行太僕寺官行
事體統俱照兩京太僕寺例司府衛所等衙門不許輕
視沮撓欽此欽遵明命赫臨人心踴躍體勢增重耳目
一新臣猶慮往時兩寺官體統與二司輕重實相懸絶
而兩京太僕寺與二司官體統又復不同若遵新例兩
寺官之自待與人所以待之者皆當頓改然非擬為定
[002-3a]
規著之明令將來遵承不一紊亂僣踰之弊難保必無
且禮莫大於分分莫大於名名實相須未有不修其實
而能副其名者夫衙門以寺為名官以卿少卿為名謂
之京職明矣若凖兩京太僕寺體統以京官待之則班
次坐立皆當在都布按三司之上往來則迭為賔主入
朝則陛見陛辭考滿則吏部特引恩典則誥勑廕子庻
幾實稱其名儻以其衙門開設在外雖凖内寺行事未
得全與京堂為比則當待以方面之禮入朝則陛見陛
[002-3b]
辭考滿朝覲宜從布按二司官之列班序則如臣所擬
卿當在叅政副使之上少卿在叅議僉事之上寺丞當
在僉事之下不可令與知府為伍任内被旌舉者三年
考滿得與誥勅如是較之舊時固已加重而於京寺體
統尚有不同臣又查得先該陜西苑馬寺等衙門卿等
官李克恭等奏稱陜西行太僕寺苑馬寺每遇廵撫廵
按行取考語俱付之布按二司廵守官員而廵守官又
付諸知府以此人多輕視官無光彩且臣監苑屬官臣
[002-4a]
反不能知其賢否而謂知府能知豈不差謬又如朝覲
考察初必以此等衙門不多因而附諸布政司簿内以
後因循遂或詢之二司官員此職非二司屬官乃以黜
陟之權付之似亦未善乞行廵撫廵按官員今後逐年
考語本衙門屬官必須臣等詢察賢否明白填註不必
付諸廵守等官至於朝覲考察亦令臣等與山西遼東
甘肅行太僕寺苑馬寺六衙門共立考察簿籍一扇吏
部都察院叅以廵撫廵按考語公同嚴加考察等因該
[002-4b]
吏部覆題通行各處逐年考語除該寺堂上官賢否止
須廵撫廵按衙門開報不必由分廵分守等官主簿以
下照舊施行其考察簿籍已有舊例不必變更若遇朝
覲之年考察各寺屬官布按二司同本寺堂上官荅應
等因具題節該奉欽依是今後考察行太僕寺苑馬寺
官不必㑹同布按二司欽此欽遵臣仰惟皇上日月之
明洞燭幽隠深知積習之弊不將兩寺考察之柄付之
兩司但監苑屬官賢否考語仍聼廵守等官開報兩寺
[002-5a]
堂上官賢否必由廵撫廵按考察斯固精嚴考課之法
查得臣節該欽奉勑諭廵撫廵按等衙門不得干預爾
職寺監官員惟爾所統不許各衙門凌轄欽此欽遵臣
切惟廵撫廵按之職固無所不當問然官員賢否必親
見其行事而後能知各該司府州縣衛所等衙門其於
撫按無官不歸其管攝無事不聼其裁制能否易分旌
别自當若兩寺監苑已有明命職事既不得干預官員
又非其統轄今欲開報考語廵撫廵按難以臆度未免
[002-5b]
詢之二司二司亦不能知未免詢之知府中間是非或
得之傳聞毁譽或生於愛惡一被考黜格於禁例不復
敢辯他日必有隂受其害者近據陜西行太僕寺呈承
准陜西布政司照㑹抄䝉陜西廵撫衙門案驗行令分
廵分守知府查取兩寺監苑等官考語開報則是未免
仍蹈舊轍况近例兩寺卿少卿俱由方面官有才望者
推補彼為方面之時既能考察千百属官及為兩寺豈
有不能旌别十數属官之理何必付之分廵分守官員
[002-6a]
且陜西既有專官督理馬政陛下不以臣愚不肖簡命
而來則兩寺堂上官賢否臣知之宜審似亦不須廵撫
等官考察及照各寺寺丞先是以其為在外六品官法
司皆得徑提臣謂寺丞品秩雖輕係卿寺堂上官今既
以兩京太僕寺官相待似亦不當徑自提問凡若此者
皆體統所關名分所係輕重之機實懸於此當此作新
之初一切釐正則不令而人自從不言而人自信臣所
謂修其實以副其名者此也若因循舊規無所更改則
[002-6b]
雖日號於人曰吾今得准内寺體統與京堂無異誰其
信之臣受命提督各官行事臣如不言誰為言者伏望
聖明俯念邦政至重救弊為急乞勑吏部㑹同禮兵二
部議處今後陜西山西遼東甘肅各行太僕寺苑馬寺
卿佐等官赴京考滿朝覲一切禮儀班序恩典合無照
依兩京太僕寺堂上官事例惟復止照布按二司官例
擬議通行遵守以杜將來紊亂僣踰之弊仍乞將各寺
卿少卿寺丞賢否考語陜西俱止聼臣開報吏部都察
[002-7a]
院以憑黜陟不必廵撫廵按干預若廵撫廵按訪知各
官中果有貪婪不肖怠政誤事自當指實奏劾明正法
典山西遼東甘肅等處仍止聼廵撫廵按開報不必布
按二司干預其首領官属官賢否止憑堂上官填註朝
覲考察之際亦止憑堂上官應答俱不必詢之二司官
員再乞俯從陜西苑馬寺等衙門前次所奏將陜西山
西遼東甘肅共立考察簿籍一扇不必附之各布政司
簿内庻得事體歸一各寺寺丞乞照京官事例凡有違
[002-7b]
犯叅奏拏問不許徑提體統既明名分既正則人知激
勸職業可舉如此則馬政不興實效不著黜罸之加將
安所辭哉等因具本該通政使司官奏奉聖㫖該部看
了來説欽此欽遵抄出送司案呈到部看得督理馬政
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楊題稱前因係𨽻本部及禮兵二
部掌行合無照依本官所奏㑹同各該衙門議處明白
另行奏請定奪等因具題聖㫖是你每還㑹議明白來
説欽此欽遵臣等㑹同禮部尚書張昇兵部尚書劉大
[002-8a]
夏等議得陜西山西甘肅遼東行太僕寺洪武年間開
設専一印烙并追補本處官軍騎操馬匹其責甚重經
今一百二十餘年遼東陜西苑馬寺永樂年間開設専
一牧養茶易西蕃并買到朶顔等及海西夷人馬匹其
任不輕經今九十餘年其衙門既稱陜西山西遼東甘
肅係在外衙門不言可知雖有卿寺之名亦難盡比在
京卿寺官行事今督理馬政都御史楊因見各官權任
輕微馬政廢弛通照本官所擬定行太僕寺苑馬寺卿
[002-8b]
李克恭王琰等前後所奏并吏兵二部節次題奉欽依
兩寺官行事體統乞要擬為定規著之明令將來遵承
以免紊亂僣踰之弊又於例外事體所關名分所係者
通行擬定上請大意欲激勵各官以興舉廢墜深為有
見合無准其所奏兩寺官行御史中門正道皆如兩司
官體統與兩寺卿少卿往來迭為賔主東西對坐若公
差到京照依布按二司例許令陛見陛辭朝覲考滿悉
依舊例而行其兩寺堂上官員任陜西者賢否皆從督
[002-9a]
理馬政都御史填註開報廵撫廵按官通不干預在山
西遼東甘肅者賢否皆從撫按官填註開報兩司官通
不干預其兩寺属官賢否通從堂上官填註開報兩司
官亦不得干預若中間果有不職貪婪聼撫按官具奏
黜罷三年朝覲之時本部將陜西山西遼東甘肅各行
太僕寺苑馬寺属官共立考察簿一扇更不附之各布
政司之下考察兩寺首領属官之際止憑兩寺堂上官
荅應更不必詢之兩司官其寺丞雖係在外五品以下
[002-9b]
官員今既與兩司頡頏若有所犯按察司不許徑自提
問係陜西者呈行督理馬政都御史係遼東山西甘肅
者呈行廵撫官徑自提問各寺堂上官若任内曾䝉推
舉者三年考滿一體給與誥勑本部仍𩔖行陜西山西
遼東甘肅等處廵撫廵按官轉行各属永為定例不許
沮撓紊亂如此則寺官體統大增重於常時馬政修明
必增倍於舊日矣臣等又惟政務修舉固係於官之輕
重尤係於人之賢否必兼有之而後能集其事難獨恃
[002-10a]
此而輒能有功其兩寺官既仰承增重之典亦宜思自
重之道如果孳牧蕃息馬政修舉本部臨時斟酌相應
員缺以憑上請陞用不拘常例緣係議處正卿寺體統
以修邦政及節奉欽依該部看了來説你每還㑹議明
白來説事理未敢擅便𢎞治十七年十一月初十日吏
部等衙門少師兼太子太師尚書等官馬文升等具題
本月十二日奉聖㫖是兩寺官員體統都准議行永為
定例各官果有政務修舉功績顯著的你每斟酌推舉
[002-10b]
陞用不必拘定常例欽此欽遵擬合通行除外移咨前
去照依題奉欽依内事理轉行陜西山西遼東甘肅各
行太僕寺苑馬寺一體欽遵施行等因准此除外合就
移咨前去煩為欽遵施行
  一為議處茶馬以便官軍給領事
兵部覆車駕司呈奉本部送於兵科抄出督理馬政都
察院左副都御史楊題行據陜西等處提刑按察司等
衙門副使等官蕭翀等呈㑹同本司分廵西寧道僉事
[002-11a]
曹玉守備西寧地方都指揮同知徐亷議得西寧洮河
三衛每年茶易馬匹例該甘肅延綏寧夏三邊各輪一
年前去關領騎操因未論及道里逺近事多不便若將
西寧馬匹専給甘肅洮河二衛專給延綏寧夏又似不
論馬數多寡誠有不均合無將西寧每年所易茶馬量
存一半遞年給與甘肅等處領養外存一半與洮河馬
匹行令延寧二處輪年領回騎操如此則便於道途宜
於風土人情頗順經久可行等因具呈到臣案照先據
[002-11b]
整飭西寧兵備陜西按察司副使蕭翀呈據西寧衛經
厯司申呈准本衛照㑹照得本衛原設茶馬司遞年招
畨易馬其騍馬解送陜西苑馬寺孳養兒扇馬匹給發
甘肅寧夏延綏缺馬官軍騎操但常例易換畨馬暫給
本衛歩操軍士餧養奈何經年屢月官軍不肯前來給
領倒死者負累賠買况本衛地方僻在西北極邊天寒
地冷霜雪早降畨人所産馬匹比與腹裏不同若使寧
夏延綏官軍領養一則道路窵逺運送艱難一則馬匹
[002-12a]
不服水土生發㿋多致倒死無益官軍其洮河地方
馬匹若令甘肅衛所官軍給領逺隔黄河甚為不便合
無今後本衛畨人中納兒扇馬匹行令甘肅等衛所官
軍以近就近領養及將洮河二茶馬司所易馬匹就近
行令寧夏延綏缺馬官軍給領騎操庶使官軍兩便馬
匹不致虧損累及軍士等因備申到司據此照得西寧
地方委的極邊天道嚴寒所易馬匹若給腹裏官軍領
養實是水土不服倒死數多無濟於用若使寧夏延綏
[002-12b]
官軍給領洮河茶馬非但風土相宜又且地里相近似
為便益呈乞照詳定示等因到臣查得陜西茶易馬匹
已有先年兵部題准議定三邊輪年闗領事例今呈要
將西寧茶馬聽近邊甘肅等衛所官軍給領洮河馬匹
行令寧夏延綏官軍給領一節緣三衛所易馬數多寡
不同若依所擬則甘肅太多延綏似少恐有不均其稱
運送艱難水土不服及寄養負累軍士誠有此患已經
劄付本官㑹同分廵西寧道僉事曹玉守備西寧地方
[002-13a]
都指揮同知徐亷查議務求長久利便之䇿㑹呈前來
以憑奏請定奪去後今據前因查得先該廵撫延綏都
御史劉忠奏稱洮河等衛茶易馬匹逓年俱被附近腹
裏衛分官軍就彼領養騎操以致本邊缺馬等因該兵
部於𢎞治六年題准自𢎞治七年寧夏為始八年甘肅
九年延綏各照年分量帶軍人齎册闗領巳經通行年
久頗濟邉用之急亦無不均之弊但西寧衛係甘肅鎮
廵管轄僻在河西相離延綏寧夏俱四十餘站官馬所
[002-13b]
過必用草料供給人夫牽送沿途驛逓疲敝創殘之餘
徃徃失誤應付以致馬匹瘦損倒失數多經曰犬馬非
其土性不畜西羗之馬畜之東北風土異宜多生㿋
傳染死傷不得實用而甘肅官軍乃舍本鎮馬匹三年
一次逺渉河東於洮河二衛領馬道途亦多䟦渉水土
復不相宜以此各鎮領馬官軍逓年來遲易過茶馬未
兔暫發三衛領養累及軍士不止西寧衛為然且徃歳
茶易除騍馬外兒扇馬不過數百匹猶可支持今年仰
[002-14a]
仗天威𦍑人効誠逺近畢至臣五月在河州六月在西
寧親閱畨馬錦雲輻輳計其所易當有數千以後年分
雖不必盡如今年亦終不止如徃年之數若不因時變
通稍更舊格恐將來寄養之累輸運之難人將有不能
堪命者矣然西寧易馬數多河州畧少洮州尤少若如
該衛所呈要將西寧茶馬每年全給甘肅一鎮不無過
多其洮河二衛所易馬匹恐又不敷延寧二邊册給之
數及照陜西固原靖邊環慶等處亦係沿邊重鎮其腹
[002-14b]
裏衛所有馬官軍多在各邊備禦先年茶馬被近衛官
軍一槩領去以致延綏廵撫論奏但近例俱給延寧甘
肅三鎮而陜西衛所邊堡全不霑惠亦恐未均合無量
依副使蕭翀等所擬自𢎞治十八年為始除騍馬觧送
陜西苑馬寺孳牧外西寧茶易兒扇馬每年將一半聼
甘肅鎮廵衙門羞撥官軍齎册就近闗領給與河西衛
分應給馬匹官軍領養騎征延寧二鎮照舊輪年十八
年延綏十九年寧夏以後各照年分輪流闗領先儘河
[002-15a]
州洮州二衛馬匹給與如有不敷聼於西寧衛馬内輳
給餘剩之數仍觧陜西苑馬寺暫發各苑軍人牧養以
備陜西衛所邊堡缺馬官軍領給騎操中間分撥𣲖給
事宜仍聼臣隨時斟酌通融處置如此則道途稍便風
土稍宜甘肅一鎮為利甚博延寧二邊初無所損而輸
送之勞倒傷之患亦可以省其半矣先民之言曰能寛
一分人受一分之賜臣所見如此伏惟聖明鍳納乞下
該部叅詳可否覆奏行之地方幸甚臣愚幸甚等因具
[002-15b]
本該通政使司官奏奉聖㫖該部知道欽此欽遵抄出
送司查得洮河西寧三處茶易馬匹先該本部奏准甘
肅延綏寧夏三鎮輪年闗給與軍騎操近該延綏鎮廵
等官奏稱馬災倒死數多本部又經議行督理馬政都
御史楊將本年所易洮河等處茶馬堪以給軍者不拘
二千三千盡數給與騎操行間今該前因案呈到部叅
照西寧等處茶易馬匹甘肅延寧三鎮輪年闗給雖有
本部奏行定例緣甘肅切近西寧延寧便於洮河况馬
[002-16a]
有多寡風土異宜今都御史楊奏要變通前例將西寧
之馬每年减半以給甘肅洮河之馬輪年輳數以給延
寧揆之事體委的便利且欲將餘數聼給陜西以均實
惠經國之計可謂周悉相應准其所奏合無本部仍行
都御史楊查照近日本部題奉欽依事理將本年所易
洮河馬匹盡數給與延綏仍斟酌將西寧茶馬補足原
擬之數以備北方入套之謀以後年分悉依所擬通融
均派甘肅一鎮每年减半闗給西寧馬匹寧延二處輪
[002-16b]
年闗領洮河茶馬并西寧一半之數自十八年寧夏為
始十九年仍該延綏若有西寧餘剩馬匹仍發各苑寄
養以備陜西固靖等處闗給中間酌量𣲖發及在彼在
路一應禁防事宜悉聼楊裁處本部仍行各該鎮廵等
官務照今定年分委官齎册依期闗領不許遲違貽累
附近衛所寄養賠補闗領完日各將闗過馬匹數目毛
齒并領養官軍姓名造册奏繳仍造青册一本送部查
考緣係斟酌定擬各邊闗領茶馬及奉欽依該部知道
[002-17a]
事理未敢擅便𢎞治十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本部尚書
劉大夏等具題本月二十六日奉聖㫖是𣲖發馬匹并
防禁事宜着楊一清酌量處置務要停當欽此欽遵擬
合通行除外合咨前去煩照本部題欽依内事理欽
遵施行
  一為禁約侵占牧馬草塲事
兵部覆該本部送於兵科抄出督理馬政都察院左副
都御史楊題照得陜西苑馬寺所属監苑原額牧馬草
[002-17b]
塲地一十三萬三千七百七十七頃六十畝因與固原
鞏昌等衛鎮戎甘州羣牧環縣等千户所固原通渭安
定等州縣官舍軍民相攙住坐又有楚肅韓三府黔國
公等草塲叅雜其間節被官豪勢要姦頑之人倚恃威
力任意開墾耕種或通同牧軍盗賣年久草塲日漸逼
狹官馬無處牧放馬政廢弛節經委官清查又被各人
恐嚇扇揺不得歸斷𢎞治十三年間兵部奏差主事李
源奉勑前來㑹同布按二司官查理查得見在草塲共
[002-18a]
止六萬六千八百八十頃八十畝其餘俱無下落内查
出軍民唐釗等七百三十三名占種草場地二千七百
二十頃零九十一畝將各犯發問地土斷退還官近該
臣督委都布按三司官親詣前項地方查吊軍民納粮
册籍從公踏勘丈量數十年埋沒之弊一旦清出共清
查得兩監六苑實有荒熟地一十二萬八千四百七十
三頃一十一畝八分九釐六毫比之原額止少五千三
百四頃有餘乃是奉例撥為衛所屯地及曾告官升粮
[002-18b]
之數其軍民唐釗等原占地土雖經查革仍復占種不
曾還官干礙人衆依律問斷量追例後花利入官發落
訖已將清出原額并侵占退出地土坐落四至頃畝數
目造册奏繳臣惟地土生物本以養人與民共之是為
仁政然朝廷修舉牧事清理草塲非供耳目玩好之欲
直以三邊缺馬之故馬以給軍軍以衛民若草塲逼窄
則畜牧不蕃邊軍缺馬騎征何以克敵制勝以此各邊
年年奏討馬價所費不貲皆自民出今陜西監苑草塲
[002-19a]
頗勾孳牧但疆畔相連窺伺者衆彼見先年開耕占種
查出不過照常問罪發落旋復侵占畧無忌憚恐將來
如唐釗軰不止一人查得見行事例凡用强占種屯田
者問罪官調邊衛帶俸差操旗軍軍丁人等發邊衛充
軍民發口外為民管屯等官不行用心清查者紏奏治
罪及查得成化十年七月十三日節該欽奉憲宗皇帝
聖㫖陜西榆林等處近邊地土各營堡草塲界限明白
敢有那移條叚盗耕草塲者依律問擬追徴花利完日
[002-19b]
軍職降調甘肅衛分差操軍民係外處者發榆林衛充
軍係本處者發甘肅充軍欽此今照監牧草塲係祖宗
開設舊額不為不重如蒙乞勑兵部議處凡侵占監苑
牧馬草塲除事發在前巳經發落外自今造册奏繳之
後敢有用强開墾耕種及盗買盗賣情重者比照衛所
屯田營堡草塲事例官調邊衛帶俸差操旗舍軍民軍
丁人等俱問發邊衛充軍情輕者依律問斷仍枷號一
箇月發落各該監苑官不行查舉通提治罪著為定例
[002-20a]
出榜發仰各草塲營堡張掛曉諭庻幾法嚴而人知懼
治之於巳犯之後固不若禁之於未犯之前之為愈也
緣係禁約侵占牧馬草塲事理未敢擅便具本該通政
使司官奏奉聖㫖兵部知道欽此欽遵抄出送司案呈
到部照得陜西苑馬寺原額草塲荒熟地共一十二萬
頃有竒年久馬政廢弛被人侵占數多既該督理馬政
都御史楊委官清出前數漸復原額造有青册各該衙
門存照具見處事立法之詳復恐法立弊生欲照前例
[002-20b]
禁處誠為防姦善後之計合無依其所奏本部仍行都
御史楊刋印榜文發仰各該草塲營堡人煙輳集去處
常川張掛曉諭官軍人等敢有似前將清出牧馬草塲
地土用强開墾耕種或盗賣盗買許地隣人等首告及
各該監苑舉呈應問者就行提發分廵官處問理干碍
應叅官員叅提施行問擬明白追完花利情重者比照
衛所屯田營堡草塲事例軍職調邊衛帶俸差操旗舍
軍民人等俱發邊衛充軍情輕者依律問擬仍枷號一
[002-21a]
箇月照常例發落監苑官不行查舉一體提問治罪仍
將各監苑清出草塲至界頃畝鎸刻石碣陷置㕔壁永
為証據如此則法度嚴明而馬政可期興舉奸頑警懼
而宿弊可冀祛除緣係立法禁約侵占牧馬草塲及奉
欽依兵部知道事理未敢擅便𢎞治十七年十一月三
十日本部尚書劉大夏等具題本年十二月初四日奉
聖㫖是著出榜通行曉諭禁約敢有仍前强占耕種及
盗賣盗買的都重罪不饒欽此欽遵擬合就行除外合
[002-21b]
咨前去煩照本部題奉欽依内事理欽遵施行
  一為乞改提學官員以修學政事
題為乞改提學官員以修學政事近訪得陜西按察司
提學副使李遜學丁憂去任所有員缺例該銓補臣惟
提學之任學校之興廢人才之盛衰係焉且陜西山川
雄秀士生其間多竒偉英邁敦尚氣節提學誠得其人
則鼓舞振興一變至道他日出仕負荷大責任樹立大
勲業朝廷不患於乏人矣如臣之愚徃時承乏七年雖
[002-22a]
仰遵聖諭不敢自怠顧學識空踈行能淺薄初無率人
之具心力徒勤曾無補益幸免黜罸至今為媿訪得代
臣提學陜西按察司僉事王雲鳯志向髙古行履端方
廵督各府衛州縣學校不止校閱文字其鋤惡佐善崇
正闢邪興禮讓以厚風俗拔英異以激頽懦學政肅清
一方風動為臣掩瑕實多當時或議其過嚴及推陞别
任至今士子有向上為巳之志者則又思之不置此愚
臣之所目擊耳聞者也夫提學而用憲臣非欲其以法
[002-22b]
比佐教化為作人善俗之地乎若校文之餘茫無所事
則一賢學官固優為之矣今日之弊徃徃坐此及照本
官見任整飭洮岷邊備陜西按察司副使臣竊謂邊備
責雖重求其人尚易提學之官必欲真能舉職今之人
才如王雲鳯者盖不多得臣受命督理茶馬學校政務
本無干渉似非臣所當言然以舊任提學一方師生恩
義所闗不忍恝視况職司風紀茍有所見不敢不言如
䝉乞勑吏部再行訪察合無將王雲鳯改任提學别推
[002-23a]
相應官員整飭兵備如此則一方之士不令而行學政
不為虚文提學不為徒設將來得人效用治道所補誠
不少矣緣係乞改提學以修學政事理謹題請㫖
  一為舉用官員修舉馬政事
題為舉用官員修舉馬政事臣督理陜西馬政一年有
餘今草塲地復牧軍數增孳牧之政次第興舉蕃息之
效將來可望但修築馬營城堡建立馬廐營房非積以
歳月不能了辦况聞北方大衆臨河住牧恐將踏氷入
[002-23b]
套蘭州以西失穴之衆竊伏近邊時出抄掠䟦渉而來
懼有窺伺官馬之謀意外之變不可不防先事而圖庶
無後悔今年巳將清平安定二苑大城堡築完其城門
營廐及各苑小城堡應該展拓創修者俱未建立期在
明年小大畢舉庻幾考牧有憑依之地防邊無倉卒之
憂但工程浩大經營規畫雖在愚臣分理責成必資庶
職及照洮河西寧等處處置官茶招番納馬等事久廢
之餘修復舊制中間事情極多委曲臣受恩𨺚重義存
[002-24a]
體國志將為深長久大之圖不敢襲茍簡滅裂之弊奔
走得人易収實効獨謀坐運何以成功雖有新任兩寺
官員緣行太僕寺官近奉勑分投前去各邊堡衛所行
事歳不暇給苑馬寺官見今収買種馬數多分投提調
孳牧不能摘離俱難别項差占各府州縣能幹官員又
各有本等職業未免制於監臨上司暫時委用顧此失
彼必得専官一二員隨臣整理庶不誤事博訪得平凉
府通判張檄涇州知州岳思忠俱平昔剛果有為材識
[002-24b]
兼茂臣嘗委令行事各官精勤强幹清查出積年埋沒
草塲地土五萬餘頃招集牧馬軍人三百六十戸其功
可嘉况張檄厯任八年為因上司委用不得給由岳思
忠厯任通渭安定二縣知縣固原涇州二州知州年勞
厯履亦頗深久稽之輿論俱堪擢用如䝉伏乞聖明念
軍國戎馬之重修舉廢墜之艱乞勅吏部再行訪察合
無將張檄等量為陞擢添註平凉府或附近臨鞏等府
職銜専聼臣委用修理監苑城堡營廐及處置茶馬政
[002-25a]
務待一二年間事巳就緒查有陜西各府見缺聼臣具
奏補缺管事如無見缺起送赴部改除别省如此一以
酬各官既徃之勞一以期各官方來之績不但馬政有
禆而凡庶職皆知所激勸興起矣臣不勝幸甚緣係修
舉馬政事理謹題請㫖
  一為改任官員以便行事事
題為改任官員以便行事事照得平凉府知府安惟學
近因捉獲姦細有功該總制尚書秦紘奏請保陞吏部
[002-25b]
題奉欽依陞四川布政司右叅政仍管平凉府事仰惟
皇上天地之量不吝官賞以待有功凡在臣工孰不思
奮但司府監臨名分素定本官既陞前職其布按二司
分守分廵等官相見相臨彼以衙門綂轄為拘此以叅
政名銜自處為禮既多觖望行事未免乖忤及照平凉
府城内設有陜西行太僕寺苑馬寺衙門近例兩寺官
照依京官體綂行事府衛等衙門官不許輕視抗禮行
太僕寺提調有司民壯騎操馬匹與本府事有統攝今
[002-26a]
官職相軋易生嫌忌朝夕與處甚多不便臣督理陜西
馬政駐劄平凉前項事情乃所親得不敢不言且先年
以叅政職銜管府事者多係南北直𨽻府分彼無布按
二司管轄掣肘比之平凉事體不同臣又博訪得本官
厯任六年之上守巳愛民政績顯著節經廵撫廵按薦
舉旌異稽之材操年勞雖無捉獲姦細之功亦堪擢用
如䝉乞勅吏部合無將安惟學查補各布政司叅政員
缺别推堪任知府一員管理府事實為便益緣係改任
[002-26b]
官員以便行事事理謹題請㫖
  一為薦舉賢能官員事
題為薦舉賢能官員事伏念臣職司馬政雖無廵撫之
責官居風紀亦有激揚之任况當奏功述職之年正黜
幽陟明之日既巳諏詢而有得豈宜忌避而不言以人
事君雖不敢竊比于大臣而薦賢為國實不忍自負于
明主輒陳耳目之見聞用備朝堂之採擇臣竊見陜西
苑馬寺卿車霆陜西按察司副使王寅俱耿介夙成峭
[002-27a]
直寡與有肅清彈壓之風無迎合詭隨之態持法不撓
於權貴任事不避夫艱險車霆近司監牧雖未収蕃息
之功而屢更藩府實久著賢勞之譽王寅守直道忤時
好而不回拒請託遭流言而不悔陜西按察司整飭固
原兵備副使髙崇熈老成端重持憲得體西寧兵備副
使蕭翀通敏勤勵兵政一新西安府知府馬炳然志存
乎守巳而愛民才足以剸繁而治劇漢中府知府周東
以文學飾吏事以撫字得民心凡此數人車霆王寅臣
[002-27b]
所專委髙崇熙等皆曾經委用故知之為深其餘雖有
才能未嘗親見行事不敢輕舉如䝉乞勅吏部廣詢博
訪如臣言可采乞將車霆王寅等量加擢用使在外臣
工守正者有所恃而不恐勤事者知所勸而不怠其於
治道良有禆補緣係薦舉賢能官員事理謹題請㫖
  一為添設馬苑營堡以便収牧事
題為添設馬苑營堡以便収牧事據陜西按察司副使
王寅呈為告撥牧馬草塲以便人心事行據委官平凉
[002-28a]
府衛同知朱裕署指揮使趙文呈稱㑹同帶領原勘委
官華亭縣知縣尚俊崇信縣署縣事知事李如林平凉
縣署印縣丞崔瑄拘集平凉縣大岔西橋東橋等里崇
信縣拽兵里華亭縣窯頭里各里老人等并原告投牧
軍茍通李文舉馬彦名等指引親詣逐一覆勘得所告
草塲地土西至馬鋪嶺第三道溝北至草子山麓金□
沱小圓山子石板莊窠東至土橋子大路并石人山南
至徐家嶺紅土深垷各為界東西長六十里南北濶二
[002-28b]
十里除髙山陡峻溝澗外實有耕牧草地共二千六百
六十頃與各縣民間地土俱無干礙水草便利堪以牧
馬及勘得地名霧子鎮一處水泉兒灣一處石佛頭一
處俱堪設營堡具㑹勘過地土頃畝坐落四至畫圖開
呈到職案查先奉督理馬政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楊劄
付前事備仰本職即便㑹同陜西苑馬寺卿車霆選委
平凉府衛能幹堂上官各一員公同指揮趙文親詣前
項地方督同隣境該縣正官查勘所指山塲是否空門
[002-29a]
無糧地土應否開設草塲水草有無便利并查彼處潜
住逃民實有若干堪否領養馬匹如果相應就便丈量
明白查審停當備開四至坐落草塲荒地若干開墾熟
地若干或堪設一苑或止可於附近苑分帶管其見住
逃民堪留養馬若干就將地土給撥種牧不堪収發若
干或令就便附籍應當民差或發遣回還原籍復業逐
一勘處明白具由作急呈來以憑施行中間如有别項
違碍亦要明白聲説不許觀望迎合虚文搪報奉此隨
[002-29b]
吊平凉府原行巻内查得先該分廵闗西道副使歐陽
旦䝉督理馬政左副都御史楊批據指揮趙文呈前事
巳經行據平凉府通判張檄本衛指揮吴𢎞趙文各將
踏勘前項山塲四至頃畝堪以築堡牧馬緣由呈報在
巻今奉前因㑹同陜西苑馬寺卿車霆又經改委平凉
府同知朱裕公同指揮趙文督同隣境該縣掌印官覆
勘查處今據回報前來本職㑹同卿車霆親詣所指去
處督同各該委官帶領各縣干審里老并原告茍通等
[002-30a]
指引逐一審勘得山塲四至界内委係自來荒閒並無
徴糧地土在内亦與軍民兩無相干地方廣闊水草便
利及查得流民茍通等一百六十三戸計人丁五百四
十一丁俱在彼處修莊開地住種年乆一聞招集養馬
莫不欣然樂從若於此處設立苑分營堡非惟牧馬有
地遇警臨苑馬匹亦可収避保障無虞擬合開坐㑹案
回報為此通行除行令同知朱裕指揮趙文將彼處招
集潜住流民茍通等逐名查勘丁力相應者斟酌名數
[002-30b]
編設總小甲每名照例取便給地一頃住種聼候事完
造冊另報并將本地軍民及逃來原衛缺伍正軍避重
就輕犯罪脱逃人犯及無根絆者問罪逓回原籍官司
復業當差外今將勘處過草塲頃畝坐落四至并堪以
建立苑分營堡地方畫圖貼説與苑馬寺卿車霆各呈
報到臣又據平凉府掌府事四川布政司右叅政安惟
學呈為修舉馬政事行准本府同知朱裕平凉衛指揮
趙文解送犯人顧成等二百六名并取勘供詞巻冊及
[002-31a]
據邠州申解犯人員祥等四十七名到職准此案查先
奉督理馬政左副都御史楊劄付行仰本職㑹同陜西
都司都指揮僉事房懷弔拘原委同知等官朱裕等勘
取供詞人巻屯册到官將發去册造地土從公逐一覆
審對查是否原先遺留屯田各該軍民隠種収租不行
首官務要窮究明白如果别無違礙虧枉重取各人備
細親供就將有罪人犯問擬如律照例呈詳發落中間
若有干礙軍民徴糧地土亦要明白聲説分豁毋得偏
[002-31b]
重損民清出地土相應給撥何軍領種孳牧或招附近
軍民承種照依原額子粒徴収折價以備監苑買馬之
用計處停當造册繳報以憑施行備奉已經通行弔拘
取勘供詞人巻㑹同覆審對查去後今准前因㑹同都
指揮僉事房懷推問明白取具各犯供招在官審查得
前項地土的係該所先年改調之時遺留屯地共一百
九十九頃二十畝七分四釐各該軍民隠種収租不行
首官是實中間並無干礙軍民徴粮地土亦無偏重損
[002-32a]
民等弊前項清出地土相應另招附近軍民承種照依
該衛原額徴粮事例每地一頃徴地子粒豌豆六石草
九束俱折収價銀與馬價銀一錢俱徴収在官送該寺
交収専備監苑買馬之用計處停當别無異議及查得
前項隠種軍民収過逓年花利例該入官但地方先遭
𢎞治十四年敵衆搶擾後因節年災傷薄収委的艱難
追補不前未敢擅専除將查對過前項屯田地土頃畝
備造文册同計處㑹問過各犯招罪緣由與都指揮房
[002-32b]
懷各呈繳前來及又據陜西布政司分守闗西道右叅
政胡瑞呈亦為修舉馬政事行據平凉府申行拘原勘
犯人劉傑等并地方知因人等到府從公覆審勘得小
山子荒熟田地共一百七頃三十三畝八分先年委係
崆峒山寺常住無粮地土後因無僧節被劉傑等為因
屯地窄狹各不合不行告官擅自開墾耕種今奉查審
並無相干軍民徴粮之數相應作為牧馬草塲除將劉
傑等問擬明白具結呈詳到職案查先承准督理馬政
[002-33a]
左副都御史楊一清照㑹仰本職即便行拘前項地方
并種地人戸親管官旗到官從公逐一審勘前項田地
是否無粮先年崆峒山寺僧人曾否作為常住地土因
何後被軍餘人等耕種不曾起科今要作為牧馬草塲
給與新役軍人耕牧有無相應逐一勘處明白如果無
礙取具種地人戸親管官旗并地方知因人等不致扶
同結狀在官就將種地人犯問擬應得罪名備招回報
若有干礙軍民田地及應别項處置事宜亦要明白聲
[002-33b]
說回報承此巳經轉行原委官員勘報去後今據前因
除覆審相同外今將勘問過各犯招罪緣由回報施行
等因各節呈前來查得臣節該欽奉勑近該爾奏稱彼
處苑監見缺養馬軍人欲將地方逃住并違例投入王
府等項人役查訪問發養馬等因特准所奏其各苑地
方潜住及投入各郡王將軍中尉儀賔等府家内并楚
肅二府馬營草塲莊所家人聼爾督同守廵等官出榜
曉諭許令赴官自首免其問罪収集牧馬欽此已經通
[002-34a]
行欽遵出榜招諭外續為告撥牧馬草塲以便人心事
據原委平凉衛署指揮使趙文呈據招到流民茍通馬
彦名陳文舉狀告先年各因本處過活艱難流移到於
平凉城東地方伍道廟白水澗三股山拽兵里等處採
打木植牧放頭畜趂食住坐不曾回還今䝉招募情願
於陜西苑馬寺附籍領養官馬當差思得本處草子山
一帶草塲寛濶四至界内於平凉衛崇信華亭等縣三
處軍民地土俱無相干乞將前地設為本寺所属草塲
[002-34b]
牧放官馬便益等因備告具呈前來批仰分廵闗西道
副使歐陽旦行委平凉府衛堂上官各一員㑹同指揮
趙文親詣前項地方督同該縣正官查勘間本官丁憂
去任該道缺官接管又經改委陜西按察司原委整理
馬政副使王寅陜西苑馬寺卿車霆選委平凉府衛能
幹堂上官公同指揮趙文親詣前項地方督同隣境該
縣正官查勘及查先據固原衛右所軍餘王友才首稱
洪武年間祖父王周孫軍人吴順輕等原係平凉衛右
[002-35a]
所旗軍在於平凉縣東橋地名小寨兒各分撥屯地一
分耕住後䝉將右所改調固原衛就彼各給撥屯地耕
種辦納粮草彼時各軍將遺下屯地未曾首官俱被平
凉衛軍餘石見等至今逓年隠種等情看得固原衛屯
田多係監牧草塲改撥今首該所原撥屯地在平凉等
縣地方被人隠種盗賣未委虚的行仰陜西行太僕寺
少卿郭珠查問間續該副使王寅呈為修舉馬政事清
查得固原衛右所屯軍徐能等八十名原係平凉衛調
[002-35b]
來額設屯田坐落邠涇二州平凉華亭鎮原三縣成化
六年將各軍奏那今改固原州地方海子口開荒住種
彼時兵備官曾委官員查勘遺留屯地招人承種並無
結報緣由在巻必是不曾查出以致徐能等兩處朦朧
混種除將各軍准令歸併海子口每分扣撥地一頃照
舊屯種辦納子粒其邠涇等處原撥屯地必湏另委官
員親詣㑹同平凉衛管屯官員拘弔屯田始末文册照
依坐落四至沿坵履畝盡數清查明白責令退出還官
[002-36a]
等因前來又經批仰本官㑹同原委少卿郭珠親詣督
委平凉府衛能幹官及該州縣掌印官提人弔册勘處
回報續據委官同知朱裕指揮趙文開呈公同邠涇二
州平凉華亭鎮原三縣各掌印官清出前項遺下屯地
頃畝前來查得原委副使王寅别有差占少卿郭珠赴
京朝覲又經改委平凉府掌府事右叅政安惟學㑹同
都指揮房懷勘問及又查得先為修舉馬政事據陜西
苑馬寺卿車霆呈訪得平凉府城西崆峒山後地名小
[002-36b]
山子一帶約有五百頃先年崆峒寺僧人作為無糧常
住地土耕種後因無僧節被平凉等衛軍餘劉傑等偷
開耕種不曾起科今各人聞知本寺収集逃移軍民人
等要將前地設為草塲牧馬俱亦退避見今荒閑委與
軍民徴粮地土並無相干水草便利堪以牧放馬匹等
因據此巳經批仰平凉府掌府事叅政安惟學公同平
凉衛指揮親詣彼處從公拘審如果空閒無礙即便踏
勘丈量明白取具勘量過地土頃畝四至坐落緣由造
[002-37a]
册繳報續據本官呈稱拘集平凉衛左所軍餘劉傑等
供稱見在城西二十里鋪地方居住成化年間各因屯
地窄狹將臨近地名小山子等處抛荒地土開墾不等
各逓年耕種並不曾承粮今䝉委官丈量委係無粮田
地情願退出還官等因勘量頃畝界至明白造册呈繳
前來看係腹裏地方恐有干礙軍民徴粮之數又經行
委山西道右叅政胡瑞覆勘俱各節行去後今據前因
看得各官節次清查出草子山地二千六百六十頃平
[002-37b]
凉衛右所調去固原衛遺留屯地一百九十九頃二十
畝七分四釐小子山地一百七頃三十三畝八分共地
二千九百六十六頃五十四畝五分四釐招募過在地
潜住流民實有堪充牧馬軍人茍通等一百六十三戸
共人丁五百四十一丁其草子山小山子二處俱係空
閒無粮地土右所遺留屯地各軍巳於監牧草塲内給
地領種却將原額屯地仍前混占私竊典佃與人正係
應該入官之數俱與軍民並無相干竊緣平凉地方土
[002-38a]
廣人稀草子山一帶地宜水草堪以牧畜山多材木便
於砍伐以致流民茍通等修打莊窠住成家業又無粮
差縱欲驅之使還終是戀土趍利不肯復業積久漸繁
恐貽他患今聞招募情願投軍養馬如此之多既節經
陜西都布按三司苑馬寺官重復勘審明白别無異議
除依擬照例編充牧軍聼候給地領馬及將隠種地土
軍民員祥等問罪發落遞年該追花利宜從寛免外臣
仰惟我祖宗開設陜西苑馬寺所轄六監二十四苑今
[002-38b]
止存長樂靈武二監開城廣寧安定清平萬安黒水六
苑彼時河套無警地稱腹裏便於孳牧自北師入套之
後節被搶掠人馬不得生息近該臣處置銀買茶易馬
匹數多見今固原靖邊等處傳報𦂳急聲息不絶誠恐
姦細潜伏河套不出時防深入官馬拘収城堡不敢牧
放深為可慮前項地土俱係平凉縣腹裏相應開設草
塲增置苑廐以備不虞及查得永樂四年舊設未開有
武安弼隆嘉靖保川天興永康等苑俱在平凉府所属
[002-39a]
州縣内武安苑在本府隆徳縣地方相離府治稍近合
無於前勘草子山開設一苑仍以武安舊苑為名或就
以平凉為名𨽻靈武監所轄苑設霧子鎮水泉兒灣石
佛頭小山子四營本苑衙門於霧子鎮建立將原投牧
軍流民茍通等一百六十三戸各隨原住坐處所分𨽻
四營如軍數不敷將例該改調南方衛所軍人及各處
問發永逺充軍人犯查撥共輳正軍二百名之數每軍
一名給地一頃住種領牧先今見住投軍之人就便於
[002-39b]
附近山塲採打木植燒造甎瓦築修營堡盖造苑廐完
備方纔給與官馬牧養其遺留屯地附近草子山者一
體給軍逺者另招軍民人等承種照依屯田事例每頃
徴収豌豆六石草九束地畝銀一錢以備冬月餧養官
馬支用如此非惟平時孳牧有利無虞倘邊報十分𦂳
急臨邊監苑馬匹亦可在此収避人情事體委的經久
便益如䝉乞勅兵部計議倘臣言可採依擬覆奏上請
施行仍乞行吏部照依銓除圉長一員禮部鑄造印信
[002-40a]
令其齎領前來到任管事陜西布政司撥吏書辦待事
完通將修建過營堡工程招募編發過牧軍姓名數目
畫圖造冊奏繳縁係添設馬苑營堡以便收牧事理謹
題請㫖
  一為防禦邊敵保障官馬事
題為防禦邊敵保障官馬事據陜西等處提刑按察司
副使王寅呈㑹同陜西苑馬寺分管少卿劉棠寺丞朱
璜徐正將各苑新舊餘丁内通行揀選得身力强壯年
[002-40b]
貌相應堪以操守廣寧安定二苑各一百名開城黒水
清平萬安四苑各二百名㸃驗得開城苑舊設操丁内
七十六名原額見在盔甲弓箭各七十六副未領盔甲
軍器一百二十四名黒水苑舊設操丁一百四十六名
原領見在盔甲弓箭各一百四十六副未領盔甲軍器
五十四名安定苑舊設操丁四十名内一十四名原領
見在盔甲弓箭各一十四副未領盔甲軍器八十六名
廣寧清平萬安三苑新選操丁五百名俱無盔甲軍器
[002-41a]
逐一選驗明白省令各苑帶回原有盔甲軍器者照舊
披執其餘俱令隨便自備弓箭什物専一守䕶本堡無
事之時踈放牧馬但前項操丁湏有盔甲什物披執有
警方可禦侮所據缺少軍器相應給領備將㑹選過各
苑操丁姓名年甲并有無盔甲軍器數目造冊開送到
臣案查先准兵部咨為處置馬營城堡事該臣題稱西
人素勇敢善鬭待馬政就緒將各苑軍餘挑選壯丁設
為操夫各一二百名給與盔甲授之弓矢令其不妨牧
[002-41b]
馬閒暇之時操習武藝就令寺監官員督視比較不許
調遣専一防守本營城堡是雖為牧馬而設亦可壯邊
城之聲勢資𦂳急之應援彼既覘知我保障有地防守
有人縱然馬匹蕃盛不敢生垂涎之意該本部依擬覆
奏奉欽依備咨前來近因敵衆入套各邊傳報聲息不
絶各苑收牧官馬數多防禦不可不嚴挑選操丁守䕶
城堡似不可緩已經批仰陜西按察司副使王寅親詣
各苑㑹同該寺分管官將新舊軍人餘丁通行揀選堪
[002-42a]
以操守姓名數目總𩔖造冊呈報仍查舊設操丁曽領
盔甲軍器若干就行㸃檢明白即今應否給領盔甲軍
器若干呈來定奪去後今據前因看得陜西監苑之設
相離邊境不逺常年以邊敵為憂彼之所利者馬馬之
羣聚益蕃則彼之窺伺益急縱有城堡若無軍兵安能
捍禦臣於舉事之初固慮及此近自去年十一月以來
傳報聲息無日無之馬匹拘收日久各營星散逺近不
一固原等衞備冬官軍其數不多不能分布防禦如萬
[002-42b]
安一苑尤為孤懸現在螺山駐劄之衆一晝夜可到節被
搶殺並無一軍一馬前來策應况各營堡俱憑髙據險
不堪鑿井馬匹未免下飲溪河彼將暗伏草莽窺瞰侵
掠勢難周防查得先年亦曽設有操夫正為防䕶官馬
但數少不敷近年止是黒水苑遇冬操備其餘苑分俱
各廢而不講今據副使王寅㑹同該寺分管官查驗揀
選新舊相兼廣寧安定二苑各一百名開城黒水清平
萬安四苑各二百名六苑共操丁一千名平時不妨牧
[002-43a]
馬遇警足資保障各軍委皆生長邊方耳目所習聞戰
不懼然湏有盔甲軍器披執庶幾緩急可倚及照監苑
文官不諳軍務湏委能幹知兵武臣一員遇冬提督操
練及又查得各處招募民壯義勇舍餘備冬之時俱有
行糧前選操丁既係身於官不得營辦衣食亦合比例
給與行糧養其鋒鋭乞勅該部計議合無將各苑操丁
一千名除舊領有盔甲軍器外今次増選者俱照數給
與毎名盔甲弓箭腰刀各一副毎營堡仍各量給與火
[002-43b]
車銃砲圓牌旗幟等項以壯聲勢俱行令陜西所屬各
衞所查取給發如見無收積嚴限成造送用聴臣選委
平凉固原等衞諳曉操練指揮一員往來各苑㑹同該
監苑官提督操練務令武藝精熟不許虗應故事毎年
二月至九月踈放照舊牧馬自十月初一日為始收操
照例給與行糧於附近州縣闗支若大敵在套雖夏秋
時月一體收操支糧有警則與槩營軍人協力悍禦敵
必不敢逼城堡而攻前項操丁雖為守䕶官馬而設練
[002-44a]
之既久未必不為克敵之兵是於牧馬之中而得千軍
之用有備如此非惟官馬有所保障彼見我城堡碁布
旗幟羅列軍器鋒利或少弭其邪心區區小醜不敢窺
伺深入其於平凉鎮原一帶地方軍民不為無補至於
大敵侵犯勢湏動調官軍截殺此守臣之事非臣所敢
與聞縁係防禦邊敵保障官馬事理謹題請㫖
  一為處置各邊馬匹事
題為處置各邊馬匹事准兵部咨該本部題該陜西苑
[002-44b]
馬寺卿車霆奏訪得陜西慶陽府靈州鹽課司大小鹽
池自祖宗以來與茶法並為供辦各邊馬匹以補本寺
不及之數近來各處或因别故奏討榆寧二邊雖有間
年事例此得彼失兩不相顧况二池額課止是一萬三
千九百餘引縱使二邊間年全得招商中納馬匹給軍
騎操數亦不多且毎上馬一匹給一百引中馬一匹給
八十引毎引該支官鹽二百斤運去行鹽地方平慶二
府卸賣因是路途窵逺其鹽俱是近邊腹裡軍民自備
[002-45a]
牛車下池攬載每引裝載一大車約有三十餘石出池
分為伍陸小車運至卸所止交商人引錢鹽一石四斗
或銀四錢餘皆屬之脚價又訪得先年招商多是勢要
之家中納瘦小馬匹給軍騎操未久即又倒死累軍買
補𢎞治十三年寧夏都指揮傅釗奏改招商中納馬價
毎一百引布政司收貯銀一十五兩解送各邊給軍買
馬間又值寧夏巡撫衙門將課鹽借去招商中納銀糧
修理河渠功既未成鹽亦空費𢎞治十五年又該總制
[002-45b]
尚書秦紘奏於固原慶陽二處設立鹽厰令其擬奏年
分俱二處上納其厰各因路近脚便攬載舊鹽脚户每
年到池牛車不止萬數每引仍前裝載一大車出池分
為五六小車運至卸厰亦止交商人引錢官鹽一石四
斗餘屬之脚價大抵此課以十分為率官似僅得一分
商人約得二分脚戸已得七分之上前此一年中馬不
過一百五十匹中銀不過二千餘兩商人脚戸儘得其
利又有姦人謀之者多今邊務方殷正在用馬之際乞
[002-46a]
勅兵部轉行督理馬政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楊從長處
置量將𢎞治十三年以前中過引鹽暫且停止𢎞治十
五年以後未納引鹽俱令革罷行令陜西布政司將靈
州鹽課司課引合無自𢎞治十八年為始量増添五六
萬引不必招商聴令各邊腹裏但有牛車軍民人等以
近就便於固慶兵備官處每引并卧引錢共納銀六錢
該支鹽斤與𢎞治十三年以後未放引鹽舊引三分新
引七分相兼放支每引止許中車一輛下池裝載鹽一
[002-46b]
十五石為則運至卸厰照彼中時價易賣其舊例此鹽
止通平慶二府目今邊馬急缺暫通漢鳯等府地方發
賣三五年間待至各邊馬不告乏庫有餘貲之日照舊
施行前項該收銀兩不許各邊互為爭兢就令固慶兵
備官按季造冊送督理都御史驗過轉發附近府庫收
貯如遇各邊缺馬聴彼處鎮巡等官移文楊都御史通
融處分仍聴本官便宜立法或坐委附近府衞能幹官
員運送前去督同該衞公正官員與官軍死馬樁頭銀
[002-47a]
兩相兼驗買堪中土産馬匹騎操等因具本奏行兵部
該本部覆奏看得陜西苑馬寺卿車霆奏要增添靈州
鹽課司鹽引設法納銀收貯官庫專聴督理馬政衙門
分撥各邊買馬一節縁前項鹽引舊例相兼茶法供辦
各邊騎操馬匹後因此法漸弛各邊互相奏討豪右夤
縁為姦利歸私門公家不得實用一或缺馬動輒仰給
京師今若車霆前擬則不特三邊馬匹足用而尚有餘
利誠為國家永逺之計但今巡撫都御史楊一清兼理
[002-47b]
馬政前項事情是其職掌未經勘處難便定奪合無本
部行移本官將車霆所奏逐一備細查勘明白如果相
應依擬處置中間法有滲漏欠當者仍要斟酌停當次
第舉行若有應奏事情徑自具奏定奪該添鹽引轉行
户部自𢎞治十八年為始照數増添伏望皇上俯念三
邊重地所急者止是馬匹斷自宸𠂻特降綸音著為定
例務使鹽易茶易馬匹永為邊方之利不許别項奏討
前此弊政應該革罷者盡行革罷如姦豪一時失利扇
[002-48a]
惑地方沮撓國是許楊一清指實參究置之重典年終
通將納足銀兩買過馬匹并分撥各邊數目造册奏繳
仍造青册一本送部查考等因題奉孝宗皇帝聖㫖是
陜西茶塩易馬備邊係是舊制今後不許别項奏討欽
此欽遵備咨到臣切惟陜西地方内而固原環慶外則
寧夏延綏皆防邊重鎮軍務所急莫先於馬頃自邊塵
弗靖戰馬告乏各邊之仰給無窮公帑之所儲有限至
厪宵旰之憂命臣督理馬政二年有餘孳牧之利粗雖
[002-48b]
興舉未獲収効惟茶馬較之先年號增數倍顧三邊戎
廐倒亡相繼隨補隨耗支應不敷臣晝夜思惟恐孤委
任不勝憂懼看得靈州塩課司大小塩池所産塩斤與
觧池相𩔖不勞煎煮不煩人力為利甚博取之無窮舊
例止是招商中納馬匹分給邊鎮騎操後因各邊交争
互取多寡不均故有間年闗領之例又因中馬之人勢
嘱賄通濫収不堪馬匹不得實用故有収價觧邊之例
畢竟為馬而設未嘗别用後因放塩委官作弊多端奏
[002-49a]
添陜西按察司副使一員在於慶陽駐劄職雖整飭兵
備實兼督理塩法近年以來寧夏鎮廵衙門先因修理
河渠借去𢎞治十四年十五年二年塩課後因措置粮
草借去𢎞治十六年十七年十八年三年塩課河渠工
程既未就緒倉塲粮草亦未充足而塩馬之制遂廢私
塩盛行姦豪得利以此總制尚書秦紘苑馬寺卿車霆
先後論奏皆欲增廣靈州塩課以供買馬節經該部題
奉欽依茶塩易馬備邊不許别項奏討邊方幸甚然當
[002-49b]
久玩積弊之餘為改絃易轍之舉思之不熟計之不審
終恐法立弊隨有損無益行據陜西布按二司分廵分
守兵備塩法等官副使燕忠髙崇熙等親詣塩池勘處
各陳所見前來臣稽查舊巻採摭羣言參酌計慮至於
再三始有一得查得先該總制尚書秦紘奏准𢎞治十
九年以後陜西布政司印刷十餘萬引送發監理通判
處開放每引収銀四錢伍分准令裝塩五石或六石今
陜西苑馬寺卿車霆奏稱自𢎞治十八年為始量為增
[002-50a]
添五六萬引不必招商聽令臨邊腹裏有牛車軍民人
等以近就便於固慶兵備官處每引并卧引錢共納銀
六錢止許中車下池裝載塩一十五石為則舊例此塩
止通平慶二府今邊馬急缺欲暫通漢鳯等府地方發
賣待至各邊馬不告乏庫有餘貲之日照舊施行查得
靈州塩課司大小二塩池大池原額塩課一萬一千二
百三十二引小池三千一百四引有零共該額課一萬
四千三百三十七引計今二池所産鹽斤委有餘饒常
[002-50b]
課之外雖增十倍似亦可辦而原額止於如此盖因行
塩之地止是平凉慶陽二府及寧夏等衛榆林寧塞營
迤西城堡又地臨邊境事變難測立法之初良有深意
近有總制尚書秦紘要增塩利及以便益處置出給小
票許令前往西鳯延安漢中等府發賣故塩商雲滃塩
厰山積固原荒凉之地變為繁華議者徒見其然遂謂
二池塩課可增十萬至二十萬然河東塩法未免被其
阻壞所司巳經奏行禁止若遵照舊例拘定前項地方
[002-51a]
則塩生者多民食者少塩商何從售賣原額一萬四千
餘引之課尚恐不敷辦給安能復增五六萬至十萬引
課額且陜西各府之人利於靈州食塩先年課額雖未
嘗增而私塩實不能禁利之所在人必趍之又商民兩
便雖日加刑戮末如之何夫以塩池所産本有此數却
為地方所拘自棄其利以為姦人私販之地深為可惜
欲增塩引而不稍廣行塩之路徒生厲階以貽後議非
計之得也該納引錢舊例每引止是銀一錢五分今欲
[002-51b]
增至銀五六錢訪得商人賣與脚戸所得不過銀四錢
有餘彼無利息安肯中納若盡如車霆所奏不必招啇
就池賣與附近有牛車軍民臣謂𣙜塩招商自是正理
専使公家紛紛與細人貿易非為政之體將來恐滋别
弊至於所載塩斤例該每引二百斤帶耗五斤今若許
載至一十五石不無太濫但二池邊逺險阻脚價艱苦
比之淮浙河東事體不同秦紘所擬似為得中及照大
池原額課多然坐臨極邊而行塩之途艱小池原額課
[002-52a]
少然地近腹裏而食塩之人廣近年小池每季放支塩
斤反多大池數倍合無大池增塩一萬五千引并舊課
共二萬六千二百三十二引小池增塩三萬引并舊課
共三萬三千一百零五引通共二池新舊課塩共五萬
九千三百三十七引照例招商每引止可納銀二錢五
分照塩一車以六石為則外有多餘依律掣墊追問運
至固原慶陽二塩厰卸所每引仍照舊収卧引銀一錢
通共每引該得銀三錢伍分每年得銀二萬七百六十
[002-52b]
餘兩此外若有餘塩却依車霆所奏就池招人納銀給
與引目聴其發賣倘遇旱澇塩生不及或邊報𦂳急塩
路不通除舊額塩課外新增塩課明白除豁不可膠於
一定嵗嵗取盈行塩地方西安延慶二府宻邇河東地
廣人稠照例嚴加禁約不許靈州塩斤私通販賣阻壞
彼處塩法止許於鳯翔漢中二府通行與河東之塩相
兼發賣兩不礙阻其𢎞治八九年以前中馬塩引年久
弊多莫可查考所宜一切革罷𢎞治十三年以前陜西
[002-53a]
布政司招中商人彼皆奉例納銀輸官後因寧夏借課
躭遲數年虧折資本怨聲載道合准相兼放支新引七
分舊引三分𢎞治十四年以後寧夏所借若有未支未
中之數年分巳滿中間勢豪姦頑之人展轉影射冐支
盗賣等弊不可枚舉難再復支未中引目陜西截取開
中庶幾物論稱平所収塩引銀兩俱送慶陽固原各官
庫寄放聴慶陽兵備兼理塩法副使及固原兵備副使
提督稽察姦弊每季監理通判督同鹽課司將給過引
[002-53b]
目放過塩數造册開報臣并布政司查考如遇各邊缺
馬各該廵撫移文前來聴臣斟酌通融給發買馬支用
不必拘定間年之例臣於年終通將納過銀兩買過馬
匹并分撥過各邊數目造册奏繳若有餘銀仍發庫収
貯照例查盤如此所處似為停當而於馬政大有禆益
但兵部原擬自𢎞治十八年為始增添塩引前項公文
本年五月内方纔行到彼時寧夏招過商人正在支塩
賣塩之際事巳過期難再追改合自正徳元年為始照
[002-54a]
依新例而行及查得陜西布政司並無収貯靈州塩引
即今將及放塩之期誠恐遲誤如䝉乞勅户兵二部將
臣所擬參詳可否上請施行合用塩引作急差官南京
戸部刷印二十萬引務在本年三月以裏降給陜西布
政司収貯開放其餘該載不盡事情臣徑自處置一切
弊政應革罷者徑自查革若有姦豪失利扇惑阻撓之
人指實劾奏置之於法不敢姑息隠蔽緣係處置各邊
馬匹及該部題准行令臣斟酌停當舉行應奏事情徑
[002-54b]
自奏請定奪事理謹題請㫖
  一為處置馬營城堡事
奏為處置馬營城堡事據陜西苑馬寺卿車霆呈修完
陜西苑馬寺長樂靈武二監開城廣寧黒水安定清平
萬安等六苑城堡衙門公城樓城門馬廐營房倉厫
屋宇買辦木石板棧燒造甎瓦雇覔賞勞各色人匠夫
役等項用過各項銀兩并食用過米粮數目備造圖册
呈繳到臣案查先准兵部咨前事該本部題看得都御
[002-55a]
史楊一清奏稱即今陜西修舉馬政俱無城堡馬廐恐
後馬匹蕃息為敵所窺况今彼處見報聲息所宜先事
預防乞要築城堡使人馬有所保障置馬廐使馬匹不
至横傷修營房使貧軍有所依棲建公衙使牧官得修
職業前項工程必湏量起附近軍民人夫動支贓罰馬
價以備各項費用一節論辯剴切計處停當俱是為國
興舉馬政用圖永久之計相應依擬定奪除地方規制
巳該一一相度明白外所據該用人力合無行移本官
[002-55b]
并廵撫都御史周季麟計用若干行令都布按三司著
落所属附近軍衛有司量數起倩與同本苑軍夫相兼
修理其應用錢粮本部再於太僕寺馬價銀兩支取八
千兩與前給買種馬共輳五萬兩一併送去聴從本官
於内支用若有不足仍依前擬於本省大小問刑衙門
𢎞治十七年贖罪銀錢贓罰銀物并司府在庫官錢内
支取以備輳辦木植甎瓦等項務圖成功經久不許虚
應故事畢日通將用過錢粮築修過營堡備造圖册奏
[002-56a]
繳仍造青册送部查考等因題奉孝宗皇帝聖㫖着楊
一清上𦂳提督整理務要完固欽此欽遵備咨前來巳
經行委陜西苑馬寺卿車霆陜西按察司副使王寅陜
西都司都指揮僉事房懷分投提督軍衛有司委官悉
照原擬地方規制斟酌損益量起附近軍民人夫與各
苑軍夫相兼修理查支兵部奏發馬價并馬政茶法衙
門有行贖罪臟罰紙價銀兩置辦物料覔雇人匠貼備
工食完日通併畫圖造册回報去後續因連年套敵有
[002-56b]
警地方薄収不敢急廹併興工作副使王寅别有差占
都指揮房懷改任守備去訖止是苑馬寺卿車霆一人
提督陸續整理經今二年原擬兩監六苑工程方纔完
備及查得後奏開設武安苑營堡亦皆築完其衙門倉
厫營房馬廐等項次第盖造緣係腹裏地方相應從緩
除待完日另行奏報外臣竊惟陜西設立寺監衙門職
専孶牧始雖規模宏逺而法制未備因陋就簡者百年
于兹孝宗皇帝采納廷議詔圖修復臣猥被推薦仰承
[002-57a]
任使大懼無以稱塞明命始至固原求所謂監苑者彫
落之餘頺垣敗甃莽為荒基而平凉迤北直抵環縣地
方數百里深山野草居民星散崖窯堡洞逺近不一𢎞
治十四年敵騎蹂踐屠戮驅掠丁口頭畜多至二十餘
萬各苑官馬為之一空蔓延至于平凉滿所欲而去彼
時為臣謀者皆曰敵人所利者馬馬之羣聚益繁則敵
之窺伺益急將來恐不可保臣不得巳方修孳牧之規
既上城堡之議仰荷朝廷嘉納臣得展布有為今固原
[002-57b]
迤西至鎮戎所新修展修營堡聨絡平凉迤北有彭陽
大城有板井新堡安定苑僻在西南有中營大堡又奏
設操丁給與盔甲弓矢各守本城比者酋帥擁衆數萬
長驅而入聲言要搶各苑官馬至黒水苑劄營分遣輕
騎窺我三營不得不復東向又一枝至板井堡即日出
境不敢久住計今各苑見養官馬一萬有餘止是萬安
苑搶去七十餘匹其餘俱幸保全盖彼徃來熟路忽見
我髙城深塹樓櫓相望旗幟羅列將謂處處屯兵不知
[002-58a]
幾何有以懾其心而奪其氣故也但舉事之初勞費有
所不免故好議論者有今日修馬廏明日築城堡之言
今事巳就緒非惟官馬有所保障可望蕃息遇警附近
軍民丁口頭畜亦可在此収避且我迎敵出哨之兵勞
則可以少息急則可以為家有益于邊備實多及查得
支用錢粮除觧到馬價銀八千兩外止是將臣馬政茶
法二項官錢輳用該部原擬𢎞治十七年分大小問刑
衙門贖罪臟罸并在庫官錢並無分文動支臣竊恐議
[002-58b]
者不能深究地方利害事情本末習於任耳者之見視
為無益將來敵不知修缺不能補隳廢前功深為可惜
如䝉乞勑兵部通行陜西鎮廵三司及苑馬寺等衙門
將前項修完城堡工程向後如有損壞隨即修補其未
補者尚當及時增拓推廣而行共成國是以為地方逺
圖不但孳牧一事之利而巳臣不勝惓惓體國之至緣
係處置馬營城堡及奉欽依着上𦂳提督整理務要完
固事理為此今將修完兩監六苑工程用過錢粮數目
[002-59a]
畫圖造册具本専差承差孫桂親齎進繳謹具奏聞
  一為修舉馬政事
題為修舉馬政事臣節該欽奉勑諭陜西設立寺監衙
門職専牧馬先年邊方所用馬匹全藉於此近來官不
得人馬政廢弛殆盡今特命爾前去彼處督同行太僕
寺苑馬寺官専理馬政爾湏查照兵部奏准事理考究
國初成法親厯各該監苑督委都布按三司能幹官員
踏勘牧馬草場果有侵占即令退還查㸃養馬軍人果
[002-59b]
有逃亡者即令撥補見在種兒騍馬實有若干設法增
添務足原額倒死虧折馬駒隨宜追補量為分豁布置
巳定責令該管官員用心牧養各該寺監等官有闒茸
不職者爾即具奏黜罷或起送别用另選才能以充任
使其有盡心職務功績昭著者具奏旌擢欽此欽遵臣
受命兢愓不遑寧處親詣兩監六苑查得牧馬草場原
額一十三萬三千七百七十七頃六十畝見在止存六
萬六千八百八十八頃八十畝其餘俱被人侵占原額
[002-60a]
養馬恩隊軍人一千二百二十名見在止有七百四十
五名其餘俱逃故年久未曾勾補㸃視得見在牧養兒
扇騍馬并孳生馬駒止有二千二百入十匹竊歎馬政
之廢至於如此欲作新興舉非臣一人所能獨辦訪得
陜西布政司右參政車霆陜西按察司副使王寅陜西
都司都指揮僉事房懷俱堪委用巳經遵照勑㫖督委
各官隨同行事節經具題外續䝉聖恩車霆陞任陜西
苑馬寺卿其後副使王寅别有分廵等項差占都指揮
[002-60b]
房懷改任守備去訖止是車霆一人常川幹理今查得
各監苑清出實有草塲荒熟地共一十二萬八千四百
七十三頃一十一畝八分九釐六毫恩隊軍人補完見
在新舊共一千九十三名招募新軍一千一百八十名
及查得𢎞治十八年十二月終各苑見在牧養兒扇騍
馬并駒共一萬一千六百二十匹頭修完馬營城堡共
一十九處衙門倉厫營房馬廐等項屋宇共四千一百
餘間又選設操丁一千名委官提督操練無事不妨牧
[002-61a]
馬有警可備調用前項事宜臣愚不過總其大綱至於
經營布置實多車霆之力且天下之事襲巳成者易為
力振久廢者難為功當馬政興舉之初羣咻衆閧恐喝
搖撼無所不至急之則他變或生緩之則絃轍如故車
霆等不急不徐寛嚴相濟委曲開導人情稍安經今二
年之上復草塲於滅沒之餘完牧軍於彫耗之後保障
有地防守有人孳牧之規稽考之法粗皆就緒經久可
行將來官員守而無失自足以収蕃息之効查得先為
[002-61b]
一事權以修邦政事該兵部節該題奉孝宗皇帝欽依
今後行太僕寺苑馬寺官有缺照在京太僕寺官例務
推素有才望的簡用待有成績亦照太僕寺官陞擢欽
此續為正卿寺體統以修邦政事該吏部等衙門㑹議
節該題奉欽依兩寺官員體統都准議行永為定制各
官果有政務修舉功績顯著的你每推舉酌量陞用不
必拘定常例欽此欽遵看得車霆原任陜西布政司右
參政以新例被簡命為苑馬寺卿本官𫾻厯中外積有
[002-62a]
嵗年剛方有為清苦無玷年老而風節愈厲官久而初
心不改節經撫按旌異言官奏保委的堪以重用其隨
臣整理馬政修舉廢墜委的盡心職務功績昭著相應
旌擢若止照常格陞用無以激厲人心必湏仰遵先帝
成命照在京太僕寺官例推任兩京相應堂上官或廵
撫都御史庶足以充其藴且今四方多事用人為急一
時人才固多然守法任事不避艱險如車霆者亦不易
得况本官年雖七十精力未衰若不早為甄拔將來衰
[002-62b]
邁可惜如䝉乞勅吏部再為訪察如果本官厯任年深
公論允協合無查照新例不次拔擢大加委任仍乞給
賜應得誥命使凡厥有位知所感發興起其於治道實
有補益臣備員風紀不敢蔽賢干冐天威無任悚懼緣
係修舉馬政薦舉賢能官員事理謹題請㫖
 
 
 闗中奏議巻二


春秋權衡 劉氏春秋傳 劉氏春秋意林 春秋傳說例 孫氏春秋經解 蘇氏春秋集解 春秋辨疑 崔氏春秋經解 春秋本例 春秋五禮例宗 春秋通訓 葉氏春秋傳 春秋考 呂氏春秋集解 胡氏春秋傳 高氏春秋集註 春秋後傳 左氏傳說 左氏傳續說 左氏博議 春秋比事 春秋左傳要義 春秋分記 春秋講義 春秋集義 張氏春秋集注 春秋王霸列國世紀編 春秋通說 洪氏春秋說 春秋經筌 春秋集傳詳說 讀春秋編 春秋集傳釋義大成 春秋纂言 春秋提綱 春秋諸國統紀 春秋本義 程氏春秋或問 三傳辨疑 春秋讞義 春秋會通 春秋闕欵 春秋集傳 春秋師說 春秋左氏傳補註 春秋金鎖匙 春秋屬辭 春秋胡傳附錄纂疏 春秋春王正月考 春秋書法鉤元 春秋大全 春秋經傳辨疑 春秋正傳 左傳附注 春秋胡氏傳辨疑 春秋明志錄 春秋正旨 春秋輯傳 春秋億 春秋事義全考 春秋左傳屬事 春秋胡傳考誤 左氏釋 春秋質疑 春秋孔義 春秋辯義 讀春秋略記 春秋四傳質 左傳杜林合注 日講春秋解義 欽定春秋傳說彙纂 御纂春秋直解 左傳杜解補正 春秋稗疏 春秋四傳糾正 春秋平議 讀左日鈔 左傳事緯 春秋毛氏傳 春秋簡書刋誤 春秋屬辭比事記 春秋地名考略 春秋管窺 春秋闕如編 春秋宗朱辨義 春秋通論 春秋世族譜 春秋長歷 惠氏春秋說 春秋大事表 春秋識小錄 惠氏春秋左傳補註 春秋左傳小疏 春秋地理考實 三正考 春秋究遺 春秋隨筆 春秋繁露 古文孝經孔氏傳 孝經注疏 孝經指解 孝經刋誤 孝經大義 孝經定本 孝經述註 孝經集傳 御定孝經注 御纂孝經集註 孝經問 駁五經異義 鄭志 經典釋文 公是七經小傳 程氏經說 六經圖 六經正誤 九經三傳沿革例 融堂四書管見 四如講稿 六經奧論 玉笥集 明太祖文集 文憲集 第一冊 文憲集 第二冊 宋景濂未刻集 誠意伯文集 鳳池吟稿 陶學士集 西隱集 王忠文集 翠屏集 說學齋稿 雲林集 白雲集 林登州集 槎翁詩集 東皋錄 覆瓿集 柘軒集 白雲稿 密菴集 清江詩集 清江文集 蘇平仲文集 胡仲子集 始豐稿 王常宗集 白石山房逸槁 滄螺集 臨安集 尚絅齋集 趙考古文集 劉彥昺集 藍山集 藍澗集 大全集 鳧藻集 眉菴集 靜菴集 北郭集 鳴盛集 白雲樵唱集 草澤狂歌 半軒集 西菴集 南村詩集 望雲集 蚓竅集 西郊笑端集 草閣詩集 樗菴類槁 春草齋集 耕學齋詩集 可傳集 強齋集 海桑集 畦樂詩集 竹齋集 獨醉亭集 海叟集 榮進集 梁園寓稿 自怡集 斗南老人集 希澹園詩集 鵝湖集 滎陽外史集 繼志齋集 全室外集 中丞集 遜志齋集 貞白遺稿 靜學文集 芻蕘集 巽隱集 易齋集 野古集 峴泉集 唐愚士詩 文毅集 虛舟集 王舍人詩集 泊菴集 毅齋集 頤庵文選 青城山人集 東里集 第一冊 東里集 第二冊 文敏集 省愆集 忠靖集 金文靖集 抑菴文集 第一冊 抑菴文集 第二冊 運甓漫稿 梧岡集 古廉文集 曹月川集 敬軒文集 兩谿文集 忠肅集 蘭庭集 泊菴集 武功集 倪文僖集 襄毅文集 陳白沙集 類博稿 竹巖集 平橋稿 彭惠安集 清風亭稿 方洲集 重編瓊臺稿 謙齋文錄 椒邱文集 石田詩選 東園文集 懷麓堂集 青谿漫稿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