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世宗憲皇帝硃批諭旨 > 世宗憲皇帝硃批諭旨 卷十三上


[013-1a]
 欽定四庫全書
硃批諭㫖巻十三上
硃批毛文銓奏摺
   雍正二年五月十四日貴州廵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據實奏
 聞仰祈
 睿鑒事臣/
 皇上髙天厚地之恩擢撫黔疆於到任之初盤查藩庫
[013-1b]
   應存正項錢糧共該銀四十一萬有竒今僅存銀
   一十七萬三千餘兩臣/細加查詢内除各省觧官
   輕少平頭並武職循例預支季餉等項外竟缺銀
   一十八萬有零始知為前撫臣/金世揚用去查金
   世揚所用之銀惟康熙六十年備辦凱旋浙江滿
   洲官兵船隻據開五萬四千九百八十餘兩之一
   項
  奏明餘皆私用悉将水銀作抵臣/查金世揚收存之
[013-2a]
  水銀為數實多應否一面飭行藩司招勸商販悉
  照時價變銀還庫如還庫不足另摺
 奏請發金世揚来黔賠補抑或目下即令金世揚来
  黔自行銷賣還項至臣/屬員中有柔懦無能者苗
  夷内有强梁不法者并臣/標下兵丁不堪已極均
  宜加意整理容臣/次第請
㫖遵行外兹縁事闗庫項理合先行奏
聞伏祈
[013-2b]
睿鑒謹
 奏
覽所奏甚屬可嘉如此毫無瞻顧據實直陳方不負朕
委任封疆之意也勉力為之金世揚已諭部將伊發往
雲南清楚錢糧完日速回貴州彌補伊廵撫任内虧空
之項另有㫖外爾所奏數事交總理事務王大臣等密
議一摺發来爾其照議遵行此朕諭令密議者不可入
本具奏
[013-3a]
黔省吏治戎政俱懈弛至不可問矣經張文煥劉䕃樞
莅任之後更為不堪爾必竭力整飭一畨方好趙坤能
清勤自勵實心任事否此任提督殊不及伊總兵之聲
名爾等宜文武和𠂻互相勸勉必如滇省一般同心戮
力無負朕期望之殷更聞貴州苗種不一而狆家苗尤
屬兇狠近年來内地刁頑人民往往投入彼之巢穴勾
連生事報復私讐而營伍中毎公攤銀錢以備贖取兵
弁之費竟有如此可笑之事如何其可究其所以總因
[013-3b]
武備廢弛官兵不敢正眼覷視苗猓故為此掩耳盗鈴
之舉以因循自便耳有司貪暴不恤民隠驅之為盜武
弁畏懦不敢察詰任其逃亡頽風積弊至於此極爾亟
當悉心籌畫既不可姑息以滋長惡習亦不可急驟致
激起事端逐漸整理勤而勿懈訓練營伍時時敎演申
飭屬員務得民心更加懲奸癉惡除暴安良行有成效
庶不有忝厥職也将朕此諭亦通知趙坤或傳伊到省
領㫖汝二人密相商酌諸凡講求萬全而為之果能於
[013-4a]
國計民生實有利濟處朕之耳目自能洞照也勉之勉

  雍正二年五月二十九日貴州廵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謹陳行伍情形仰祈
睿鑒事竊臣/撫標兩營兵丁之内原不無精壮之人但
 
 
 
[013-4b]
 
 
 
  外合先具
 奏謹
 奏

 同日又
[013-5a]
 奏為奏明陋規事竊臣/衙門共有節禮銀七千兩臣/
  分文不敢收受外有藩司平頭銀二千兩標下親
  丁銀二千一百餘兩貴陽等府州縣税規銀三千
  六百兩又有官租米八百石相應逐一
 奏明應否作何賞給臣/養亷之䖏伏乞
皇上指示欽遵臣/更有請者營兵盔甲弓刀俱屬逺年
  之物舊敝不堪悉須另製約計銀三千餘兩更有
  地方公務需銀之處亦多黔省别無所有即俸工
[013-5b]
  一項現奉
諭㫖地方公務不許動用俸工臣/再四思維可否在於
  前項七千兩内擇其可収者毎年量収十之六七
  令繳藩庫製備弓刀盔甲與夫應辦地方公務理
  合一併
 奏眀仰祈
聖主睿覽謹
 奏
[013-6a]
歴来天下督撫之羡餘養亷一事朕從未批諭一字某
項應取某項不應取也祇在爾等取所當取而不渉於
貪用所當用而不流於濫湏還朕一是字而已朕斷無
有令爾等督撫司道以至州縣各官身受凍餒為國家
効力之理即或一塵不染而毫無益於地方善者不能
勸惡者不能懲甚至公務叢脞此等清宦形同木偶亦
何足貴兹若令爾等取之烏乎可禁之尚多不肯遵奉
竟諭令取之則何所底止若令勿取亦不可倘爾等但
[013-6b]
以潔已矯亷為極則置庶務廢弛於不問因不取而致
貽誤公事則為害尤甚若止圖章奏美聽批諭合理令
爾等陽奉隂違明辭暗受又非君臣交孚股肱心腹之
道所以朕毎訓諭爾等亷尚不可為而况貪乎惟在爾
秉公執正以處之朕自能照鑒無庸奏白亦不湏朕批
諭也爾貴州幅不廣羨餘尚有限其他各省督撫豈
朕之一言一諭所能包括無遺者歟朕惟總斷公私是
非以作權衡至此等條欵煩碎細事朕實不達即如爾
[013-7a]
所奏将七千兩繳庫應辦公務一説爾意果欲如此何
必冒此請㫖收節禮之名竟可𫝊集屬員将此項作何
公用之處明白諭知自必通省宣聞朕諒爾之屬員亦
未必不心悦而樂從寜湏奏請於朕命廵撫收受節禮
以辦公務耶朕實不便降諭爾其相機宜度情理實心
為國計民生竭力行去莫謂朕之照察逺而弗届也勉

  同日又
[013-7b]
 奏為奏
[013-8a]
 
 
 
 奏明伏乞
聖主睿鑒謹
 奏
覽奏甚屬可嘉如此方為不忝封疆大吏之任也爾等
誠能實心任事朕自然知悉但天下事大抵言之易而
[013-8b]
行之難果如此奏言行相符朕得人之喜何可名言勉
為之
  同日又
 奏為奏明礦厰事竊查黔省如阿都膩書猴子等銀
  厰已經題報外尚有釘頭山齊家灣等處鉛厰昔
  日俱屬私開即臣/前摺奏
聞之濫木橋水銀厰從前亦無分文歸公之處今臣/
  一清查現檄藩司議定抽收之數俟詳議到日即
[013-9a]
  會同督臣/髙其倬題報歸公總不許地方各官染
  指分文至於巳未題報之厰非悉心調劑難免侵
  漁臣/已頒發調劑事冝并令藩司選委賢員前往
  管理伏乞
皇上睿鑒謹
 奏
司事之員若令分文不染指亦是難事何則但知守分
而無才術者不能紏察奸宄致令聚衆生事或懈怠因
[013-9b]
循尤滋弊竇即使遵守爾法而不踴躍從事盡心釐剔
亦無益也朕意仍宜為之少留餘地俾司事之員㣲有
沾潤庶幾賈勇向前此等事究冝委任有才情作用之
人始有成效設有才守兼優者固不待言矣第恐難得
其人若徒取操守而才力不及者於此處殊為鑿枘不
相入也
  同日又
 奏為謹陳末議仰祈
[013-10a]
聖鑒事竊惟貴州地處邊末各官實非他省可比更有
  山僻州縣四面環夷錢糧不過百十餘兩即縣署
 
 
 
恩命牧宰一方原不容因地方之饒瘠而遂分勤惰於
  其間今或有此等之員者總由勸懲之法不立故
  耳應否容臣/㑹同督臣審擇山僻窮荒尤甚之州
[013-10b]
 
 
 
  貴陽鎮逺等府及定畨廣順鎮寧普安麻哈獨山
  黔西大定等州畢節永寧等縣悉在崇山峻嶺之
  間狆苗出沒之所現在之員内亦有宜於此而不
  宜於彼者至若新任之員苗情未諳更難料理倘
  權量其才斟酌調換一轉移間似與地方有益應
[013-11a]
 
皇上天恩指示欽遵謹
  奏
貴州政務不甚繁劇且有邊俸推陞之例亦可謂仕路
不留滯矣若因其窮苦而特開新例恐他省咸欲效尤
殊為末便設如此行則所謂邉缺海缺河缺缺之苦者
豈止貴州一省而已況朕原開有不次擢用之途以待
賢員循吏也至於本省調補任爾量才題請如果有戢
[013-11b]
盜安民刑清政簡之能員何待三年五載亦不湏大計
甄别之嵗儘可隨時舉薦以示鼓勵安用拘定成規以
啓鑚營以滋口實耶
  雍正二年七月初六日貴州廵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奏
聞事竊惟方面有司凡倉庫錢糧難容虧空地方民事
  不宜怠弛臣/於此二者時刻留心靡敢或懈至於
  倉庫一項臣/現在徹底清查尤不敢絲毫容其欺
[013-12a]
  偽縁地方遼濶不能纎悉周知大約虧空銀兩者
  尚少而虧空米榖者不乏其人臣/之愚見欲俟一
  切查明之日如其果係侵蝕不論多寡即行究㕘
  倘係霉爛或係歴任流𫝊未補勒令一併作速全
  完免其即挂弹章其於倉庫實有裨益理合奏明
  謹
 奏
總在汝一秉至公相機度宜而整理之但湏還朕一是
[013-12b]
字朕未令膠固拘泥而不通融以行政也
  同日又
 奏為奏
聞設立社倉等事臣/
皇上勅諭設立社倉以及勸農種植孶養等事仰見
 
 
  無不行而耕耘種植孶養之道無不備矣謹
[013-13a]
 奏
凡利民善政湏圖悠久循序漸進力行不倦而又加以
廣耳目明勸懲将公事一如家事用心未有不克辦集
之事也勉之
  雍正二年七月初八日貴州廵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仰龥
聖恩事竊查安順府屬之普定縣知縣何經文才守實
  為黔省州縣中第一督臣/髙其倬提臣/趙坤無不
[013-13b]
  深器其為人今經文之父何鼎身故遺命将經文
  出繼伊弟何巽為後經文聞報泣懇奔喪伏思人
  才難得且臣/現在整理厰務業經咨㑹督臣将次
  具本
 題奏已委經文董理其事查經文實係竭已奉公之
  員伏乞
聖主俯允在任守制俾臣/得收臂指之使仰沐
天恩非淺矣臣/不敢冒昧
[013-14a]
 題請謹具摺奏
聞伏乞
睿鑒謹
 奏
不但留伊在任朕另有㫖
  同日又
 奏為奏
聞雨水情形事竊貴州自五月十五日以後至六月十
[013-14b]
  四日以前雨澤㣲少自十四日以後大雨時行髙
  下皆遍各處田禾十分暢茂可望有年俟至八月
  間查明分數另行奏報外合先奏
聞上慰
聖懷謹
 奏
深慰朕懷全賴爾等封疆大吏實心敷政協贊皇猷以
感召
[013-15a]
天和也此理有如立竿見影若稍存信不及之心則失之
 毫釐謬以千里勉之慎之
   雍正二年八月二十八日貴州廵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遵
 㫖回奏事竊臣/具奏前任撫臣/金世揚私動庫銀收買
   水銀一事欽奉
 硃批又八月十二日新任貴東糧道臣/李日更至黔欽
   奉
[013-15b]
 上諭各到臣/除奉
 發密議臣/查照欽遵外竊惟我
 皇上聖明天縱雖在萬里之外猶如
  廷陛之間莫不昭晰無遺貴州吏治之壞起於劉䕃
   樞查劉䕃樞本非貪殘之軰但其性膠固偏執凡
   地方一有苗賊刦擄焚燒具報廵撫衙門䕃樞輙
   怒形於色屬官逆探其指惟以諱匿逢迎而各處
   苗賊窺見隐㣲遂目無法紀矣武備之弛實起於
[013-16a]
  張文煥查張文煥秉性貪殘而又絶不整理營伍
  標下員弁賢不肖無分才不才靡别是以将士灰
 
 
  任以来實心任事又復清勤加意整飭地方但縁
  廢弛巳久一時不能奏效所以不及總兵任内之
 
 
[013-16b]
  奉
硃批後即知會提臣來省詣臣/署跪讀
諭㫖遂與臣/密商整飭地方諸務嗣後臣/敢不仰遵
 
 
  同臣/未到之先督提二臣業巳咨商擬撤回該協
  營分防安平龍里千把二員兵一百四十名増添
  於定廣兩處臣/到任後復准督臣知會熟商現在
[013-17a]
  備查險要之所會同提臣確議将來若猶不足以
 
 
  不使凍餒之外斷不容其朘削民膏以肥子孫事
  無大小臣/惟有一一凛遵
聖訓悉心料理屏絶私情
 
 
[013-17b]
  一種不法奸民每每從中播弄以殺擄為常臣/
  以為治此等兇徒必當威先恩後然當此歴任頽
  靡之際如只杖斃數人猶不足以寒其心而落其
  膽仰請
聖諭許臣/便宜從事凡獲苗狆極惡之渠魁漢奸窮兇
  首惡立刻請出
王命綁赴市曹即行處斬仍傳首諸夷示衆伊等見迅
  速不測如此莫知端倪則地方庶幾可望少安然
[013-18a]
  臣/非䇿之萬全亦不敢輕舉妄動也理合一併奏
  明請
㫖可否之間伏候
睿裁謹
 奏
滿保孔毓珣曽類此舉行過數事偶一為之以懲戒兇
頑末為不可但不可過多耳設或地方上擒獲得極惡
渠魁審究明白一面正法即一面將其情罪并正法縁
[013-18b]
由具奏以聞
  雍正二年十月二十四日雲貴總督臣/髙其倬貴
  州提督臣/趙坤貴州廵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奏
聞擒獲定廣兇苗事竊查黔省諸苗惟狆家苗一種甚
  為不法而為該地方之渠魁者名阿近性極兇頑
  恃其胞弟阿臥膂力過人復恃其所居之地名散
  幹者山深箐密峭石參天極其險峻欲至其穴者
[013-19a]
  湏由地名線塘西孟一帯而進兩邊怪石嵯峨草
  樹茂密惟中間一線之路二人不能並行實為天
  險一遇擒捕者賊黨隨潛伏兩邊放弩抗拒兵役
  輙被殺傷又復廹脇各寨諸苗荼毒往來商旅毫
  無忌憚臣/等叨荷
聖恩膺此封疆重任首在整飭地方今近賊如此兇頑
  不法若不及早規畫良圗發兵擒剪倘姑息養奸
  即為地方之大害然非調發官兵懾其兇威終難
[013-19b]
  擒獲故臣/坤即咨會臣/其倬臣/文銓遂調大定平
  逺等鎮協及提標前後營遊擊卜萬年等守備吴
  從周等并千把各員共官三十一員兵二千四百
  名前往於九月二十日從定番起行經由各寨初
  雖不免驚惶臣/等各揭示曉諭罪止渠魁餘所不
  問槩免株連各寨見示莫不歡呼遵化願為前導
  於是官兵直至賊穴咽喉地名底塘分布環劄而
  近賊輙將通巢要口盡用木石壘塞臣/等屢示機
[013-20a]
   宜官兵用命各攀援而入阿近等遂即分逃大箐
   於十月初七日拏獲阿近胞弟阿卧并妻若子及
 
 
 
 
   弁員力行平治其餘要害之處亦皆設立汛防至
   於官兵口糧臣/等暫令將定廣兩州存倉米石動
[013-20b]
 
   别正法容正法後另摺具
  奏所有擒獲渠魁及黨賊緣由合先奏
 聞查此等事原不應擅騎驛馬但因平殄惡苗事闗重
   大罔敢稽延之故伏乞
 皇上睿鑒謹
  奏
 如此可喜之事乗驛來奏猶嫌其遲也卿等此番戡定
[013-21a]
惡苗之勞績甚屬可嘉朕不勝欣悦巳另有㫖諭部矣
  雍正二年十一月十七日貴州廵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奏請
聖恩事竊查貴州苗害大則定廣次則安順再次則都
  勻黎平等府臣/叨荷
聖恩膺此重任敢不竭盡駑駘力圗報効今都勻巳獲
  乆經漏網積年難得之兇苗羅三龍查羅三龍雖
  非阿近阿卧可比然亦係該地方之元兇首惡此
[013-21b]
  賊一除地方亦可少安容臣/飭拏夥盜具題正法
  外至於黎平臣/巳諄諄嚴飭各該土司改弦易轍
  禁戢部苗現在相機整理獨安順府屬鎮寜州所
  轄之康佐司土官薛世幹者其罪實浮於各處土
  司伊住居之處名曰白老虎寨其險峻與定廣阿
  近阿卧所居之散幹無殊世幹毎每指揮部曲偵
  探殷實民苗及往來商旅恣行刦殺及至嚴檄提
  拏而世幹竟恃險深藏藐抗不出已非一日矣臣/
[013-22a]
  與督提二臣再三計議若不嚴行究處不但各處
  奸苗益無忌憚即通省土官亦皆效世幹之所為
  矣若再大興師旅或恐官兵一至其地互有殺傷
  莫若先行化誨故臣/即㑹同督提二臣遣修文縣
  知縣朱齊年至其寨中諭以禍福令其作速来歸
  待以不死倘猶敢恃險抗不到官則必立即𠞰除
  世幹聞諭即同朱齊年来省臣/遂繫之於獄除另
  行具本請
[013-22b]
㫖歸流革去康佐司土官名目并於平逺協抽撥千總
  一員兵丁一百名即駐白老虎寨防守外至於世
  幹一犯固無惡不為者也但其聞諭即至省城不
  費一矢而除此一患者實因臣/許待以不死故也
  今若不踐前言恐将来不能取信夷人伏望
 
 
聞謹
[013-23a]
 奏
知道了四月九月間官兵被辱貽笑苗夷之事為何隠
而未奏
  雍正二年十二月十八日貴州巡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恭謝
 
 
 
[013-23b]
 
 
 
 
皇上御極以来選俊登庸人材輩出庸碌如臣/者一長
  無取三黜何辭況復有以居官甚巧操守平常論
  奏於
黼座之前者乃䝉我
[013-24a]
皇上曲賜矜全更加
 
 
天語欽佩終身以仰副
聖主器使
殊恩於萬一理合具摺恭
 謝伏乞
睿鑒謹
[013-24b]
 奏
勉之勉之第一不可趨奉權要以私害公於爾無益而
反有損也宜切以為戒
  雍正三年正月二十六日貴州廵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奏
聞府備勒捕兇苗事竊查貴州一省惟苗夷為地方深
  患雍正二年十二月内據安順府報稱有狆苗焚
  刦唐三寨生員胡種玉等家臣/即飛檄行查知為
[013-25a]
  廣順州所屬地名者貢長寨兇苗查廣順州所屬
  者貢長寨昔有極惡狆賊之首名阿棍者與定番
  州已正法之阿近相為雄長者也臣/到任後正欲
  擒滅而阿棍適因同類相殘誤中飛矢身死今焚
  刦唐三寨既屬者貢長寨兇苗必為阿棍黨賊無
 
 
 
[013-25b]
  標前營守備鄥元度帶兵二百名親至廣順州商
  同該州盧兆鶚相機行事矣昨又據何經文等報
  稱有者貢長寨二處頭人見府備親往情願自行
  查明拏獻俟拏獻到日審題外理合先行奏
聞謹
 奏
凡事貴協於中不宜偏執遇有事時惟圗安靜則誤於
因循無事時鋭意振作則失之孟浪若貪功而妄逞兵
[013-26a]
威斷然不可苖猓雖愚亦人類也豈無良心既示之以
威即宜繼之以徳總要武弁整飭營伍有司清白吏治
數年後再無不感化之理也勉力為之
  同日又
 奏為奏
聞事竊查雍正二年十二月十二日鎮逺府失火共延
  燒民房一百零五户並未傷人又十七日大定州
  失火共延燒官民房五百九十七户被燒身死者
[013-26b]
  五名臣/仰體
皇仁已分别賑恤不致失所理合奏明謹
 奏
此或盜賊奸宄之所為皆不可知雖然亦天災也當查
明府州縣所有之
火神廟宇諭令修舉典禮并飭備救焚器具庶為思患
預防之道
  同日又
[013-27a]
 奏為恭謝
天恩事竊臣/遣承差王三聘等奏請
聖恩乞將康佐司土官薛世幹終身監禁摺内奉
皇上硃批四月九月間官兵被辱遺笑苗夷之事為何
 隠而未奏欽此臣/跪讀之下悚惕靡寜臣/
皇上髙天厚地之恩擢陞貴州廵撫雖粉身碎骨猶不
  足以報稱萬一寜敢一事隠瞞自外
生成查定廣惡苗阿近阿卧等為害已非一日臣/昔在
[013-27b]
  雲南時知雍正元二年間被劾定廣副將陳元勲
  遣兵擒捕疊被阿近阿卧等殺傷臣/到任後思阿
  近等斷不可一日姑容正在屢次遣人偵其虛實
  之時而副將陳元勲遽於雍正二年八月間並不
  先禀督提二臣亦無片紙具報臣/衙門即帶兵三
  百名假以遊廵為詞潛至西孟等處僅令千把數
  員共帶兵一百二十名前進伊竟駐劄在外致被
  阿近等放弩拒敵箭傷兵丁一十二名被阿近等
[013-28a]
  捉去一名旋亦放出臣/探知此信即星飛知㑹督
  提二臣發兵擒拏官兵於九月間分三路而行有
  黔西協之左營遊擊郭世發平逺協之右營遊擊
  楊振統領官兵夜宿谷令苗寨鈐束不嚴致使兵
  丁失火延燒谷令之苗忽自驚疑認為官兵併欲
  𠞰滅伊等遂各上山放弩而官兵恐為近賊之黨
  亦各放鎗至曉仍即掣至定番諸将當亦傳諭頭
  人釋其疑畏臣/據報復揭示諸苗旋各翕然遵化
[013-28b]
  故官兵得移歩為營前抵賊巢擒獲阿近等臣/
  昧無知竟不備細奏明臣/之昏庸實無辭自觧乃
  䝉
聖主寛其罪責此誠
天地并包之大徳父母曲恕之深仁臣/感激之下涕泗
  為零自問此後愈不知所以仰報矣理合具摺恭
  謝
天恩伏乞
[013-29a]
睿鑒謹
 奏
既過矣惟改耳向後慎毋再蹈故轍
  同日又
 
 
  以致去年具奏擒獲定廣兇苗阿近等摺内從前
  之事誤不逐一指實聲明自奉
[013-29b]
硃批神魂飛越寢食遺忘今後更不敢避煩凟之咎務
  當一一奏陳外至於阿近阿卧正法縁由欽奉
硃批令臣/具題但查題本似與宻摺不同所有雍正元
  年三月以後官兵被辱之事臣/愚昧無知題本之
  内仍未敢指實聲明合先
 奏乞
天恩仰祈
睿鑒謹
[013-30a]
 奏
論理本内亦當聲明何也使天下後世知我師出之有
名不亦善乎總之天下無可隠諱之事當深以此為戒
  雍正三年十月初六日福建廵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奏
聞事竊臣/
皇上天恩補授福建廵撫自九月十四日入境以及到
  省以来凡有言及鹽政者莫不云官民交困且言
[013-30b]
  額外雖曽加課終屬虚名實於
 國課毫無禆益臣/現在備細查核俟查明之日㑹同
  署督臣/宜兆熊一一據實奏
聞至福建鹽政向来係總督専主盖因前撫臣/黄國材
  惟督臣之言是聽相沿未改故也臣/
恩深重不敢避嫌推諉合先奏
聞謹
 奏
[013-31a]
朕早知之已有㫖矣爾其竭力為之
  同日又
 奏為奏
聞各屬被水情形仰祈
聖鑒事竊臣/自入閩疆接閲泉州府所屬晉江同安二
  縣漳州府所屬龍溪漳浦南靖平和詔安等五縣
  各報稱八月十四五等日大雨傾盆水勢驟漲内
  漳浦縣倒壞民房九十餘間平和縣城垣坍塌數
[013-31b]
  丈又該縣之礎溪壩一處已被湮没淹死男婦二
  十名口十六日水即漸退幸各處田禾俱未傷損
  等因臣/一靣飛檄藩司分别賑恤一面委員各處
  查勘臣/又查得七月十七日大雨連宵有福寜州
  所屬之福安縣被水甚大人民廬舎漂没最多即
  田地亦被衝壞四五百畝前任督撫臣/滿保等發
  銀二百兩賑恤在案理合一併據實奏
聞伏乞
[013-32a]
皇上睿鑒謹
 奏
今歳直省在在皆有被水處必毋致一夫不獲其所乃
朕意也撫恤之道不宜少怠
  同日又
 奏為謹陳厦門流匪情形并前後獲犯事竊厦門地
  方於八月二十五日黄昏時候有流匪數十餘人
  各執腰刀竹鋛欲進城刦庫當即現獲首犯郭興
[013-32b]
  吴壘等一十餘名臣/一聞此信即飛檄移行嚴加
  擒捕並立差親信之人星夜往厦門確査去後因
  該地念四﨑地方向有營中空房一所歴係郭興
  吳壘二人看守不意此二賊暗蓄不良遂宻引漳
  州同安二處無藉之徒數十餘人到厦門假稱
  土地神慶夀演唱偶戱暗製器械原訂於二十六
  日放火搶刦至二十五日夜賊徒内有一人飲醉
  露形衆賊恐其事敗不及待至明日遂一擁而出
[013-33a]
  至走馬路即搶刀舖各執兇器分而為二一攻城
  外中營守備魏國泰衙門該備率家丁向前對敵
  賊遂退出一攻城内中營㕘將李若驥衙門該將
  亦率領家丁迎殺賊即由東門逃出適遇該標將
  備領兵前来追至海邊即先後拏獲郭興吴壘劉
  奪劉衆劉賞林使吴靖鄭敢林培陳五王細吳語
  等一十二人而官兵内亦被賊殺傷身死施勇陳
  辰陳紹祖等三名今復據各該文武又先後拏獲
[013-33b]
  施求周好并賊屬蔡氏吳氏等共五十七名今厦
  門地方安堵百姓貿易如常臣/現在㑹同署督臣
  疊檄緝拏餘黨觧省㑹審明確請
㫖定奪至於郭興等一夥臣/聞多有營兵在内臣/現在
  宻訪一得其情即行宻
 奏恐厪
聖懷合先奏
聞謹
[013-34a]
 奏
此事於各處奏報朕已知悉當嚴緝務獲勿使一名漏
網斷不可稍有疎縱
  同日又
 奏為奏
聞事竊查福建一省處於山海之間兵民刁悍而生監
  抗糧尤為惡習總因從前姑息成風以至於此此
 
[013-34b]
 
  歴年奏報撥運浙江漳泉之米至今未經買補者
  甚多其撥運之米多有贏餘每次或餘二萬或餘
  一萬餘總之撥運多者餘銀即多撥運少者餘銀
  即少此所餘之項前任督臣/滿保竟有取用者臣/
  愚以為此等銀兩雖屬額外贏餘之項亦可存作
  正項開銷之用豈容私行取用海闗稅務前任撫
  臣/黄國材題奏贏餘之外尚有糖税銀兩國材仍
[013-35a]
  循舊轍自行收用不入贏餘查糖税者係江浙客
  民赴臺灣買糖裝往各該地方銷賣過闗輸税之
  項嗣後臣/即同贏餘一併搭觧
 
 
 奏明臺灣一府孤懸海外該地又復五方雜處兵民
  更多不法而加以生各番天性兇頑務湏在臺
  文武同心合力日夜隄防方免後患今聞廵臺御
[013-35b]
 
  所聞不敢不
 奏至於該地原為反側不常之所凡屬蟻聚為匪事
  發類有富户人等為之謀主臣/前者在京靣奉
恩㫖該地富户必當設法移歸内地仰見
皇上至聖至明無㣲不燭但查無事遷移人情不無震
[013-36a]
 
  件一經發覺即行通報批審如内有富户人等為
  之謀主者除治罪外即借此押移内地不許容留
  在臺多事并嗣後聚衆刦殺案内有富户為之謀
  主者除治罪外即抄没其家如此漸漸行之則人
 
 
皇上宻諭數事臣/現在欽遵宻訪俟毫髮無疑即口授
[013-36b]
  臣/子毛宗儀繕摺具
 奏合先奏
聞謹
 奏
所奏皆中肯綮殊為可嘉何煩朕再諭但期言行相符
實力舉措以奏成效耳
  雍正三年十月二十五日福建廵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再行具摺奏
[013-37a]
聞事竊臣/
 奏海闗糖税前撫臣/黄國材自行收用一事臣/再四
  細查乃係各省商民往臺灣販買黒白糖觔仍回
  各省貨賣由厦門掛號按船收取名曰驗規故毎
  船一隻納銀一十六兩二錢非照糖觔上税因前
  摺尚未分晰故再具摺奏
臣/訪得此項銀兩有云商客情願即在臺灣完納如
  果就臺灣完納則船隻尚多不止五六七百即毎
[013-37b]
  隻十六兩二錢之外猶可量増資助臺餉有云前
  項船隻亦有不甚情願者其説不一故臣/未敢冒
  昧現在飭行細查容俟毫髪無疑即便舉行伏乞
皇上睿鑒謹
 奏
宜查訪的確詳審斟酌而行
  同日又
 奏為奏明養亷事竊臣/廵撫衙門向有布政司羡餘
[013-38a]
  銀五千兩馬械銀一千九百餘兩税羡銀一千兩
  及臣/標親丁銀九百九十餘兩今自海闗歸於巡
  撫又増火耗一項查海闗收税歴分三等大商船
  厦門等處加二泉州等處加一小商船及漁船無
  耗每嵗約有二萬兩上下臣/聞黄國材即以此項
  耗羨及布政司衙門羨餘等項作一切公用銷除
  臣/查廵撫衙門雖有公用然亦未必竟湏如許且
  國材尚有糖船驗規又收各屬節禮臣/
[013-38b]
聖恩雖一字亦不敢欺瞞今臣/到任方新海闗税羨實
  有若干容俟一年之後共計收得若干一應公私
  用度約得若干另摺奏請
聖裁至於闗上書辦廵役人等各有飯錢臣/亦准其照
  舊收取恐一經裁減反致别生巧攫之門合并奏
聞伏乞
皇上睿鑒謹
 奏
[013-39a]
所奏甚是知道了
其橄欖木且緩起觧朕諭部另有咨文行知
  同日又
 奏為仰請
聖恩事竊查福建一省處於山海之間民情刁悍不但
  性好抗糧習嫻爭訟抑且動輙操戈羣相鬬殺而
  沿海各縣更多偷越外洋恣行刦掠苦害商民若
  非清亷强幹之員塞其作奸之路扼其走險之途
[013-39b]
  則錢糧抗欠訟獄繁興以及外洋盜案勢必日甚
  日深查通省九府一州一十六同知通判六十一
  縣現在出差事故府㕔縣共缺官一十五員其餘
  雜職亦共缺官二十五員其間雖選補有人而迄
  今終未到任者總因數千里程途不能一時得至
  故也況臣/細訪各屬不稱職者頗有其人勢湏㕘
  劾以肅官方將来即有接踵到任之員亦必有接
  踵去任之員是缺者終缺咸在鄰封選委伏查閩
[013-40a]
  省各府州縣多屬沿海未免顧此失彼仰乞
皇上天恩於各省到部應選應補同知通判知縣内共
  揀選十員速發来閩庶得隨時委用於地方實有
  裨益理合具摺
 奏請仰祈
聖鑒謹
 奏
吏部速議具奏
[013-40b]
  同日又
 奏為奏
聞事竊臣/莅任後節據漳浦營縣各報稱本年九月二
  十日酉刻漳浦縣城内有奸徒一名黄尾者門首
  忽插榕樹青枝為記適漳浦營功加官蔡隆及馬
  兵黄進二人巡查地方見之因形跡可疑遂將黄
  尾拏獲解赴該營中軍守備成偉轉報該遊擊李
  彪該遊擊一面帶兵廵邏一靣即委守備成偉知
[013-41a]
  照文員會審訊據黄尾供稱有一涂廷向伊云今
  晚有匪類進城搶奪富户你家門首插了榕樹青
  枝就可免搶奪等語并供夥犯游躍徐愷寜涂法
  涂蒲程實昻仔并涂廷等遂差兵丁前後拏獲復
  據徐愷寜供出林昂為首又徐貌一名又有名陳
  鎮者家中現藏旗一面鼓鑼各二靣單刀兩把又
  據兵役拏到陳鎮搜出單刀鳥鎗木棍腰刀復據
  供出夥犯林穆等十名㑹集於周招家中又據兵
[013-41b]
  役拏獲林昂一犯訊據供稱伊係做醫生度活因
  林棍家中有厦門逃来流匪吳通陳罔二名請醫
  治刀傷即商量入夥實係林棍為首林棍是個監
  生旗布器械都在他家衆人在周招家等語即據
  兵役拏獲林棍及徐貌現解漳浦縣收審各等因
  到臣臣/查林棍等聚衆製械欲進漳浦縣城搶刦
  富户實因厦門匪類郭興等一案所以聞風而起
  若不從重究處何以懾怖奸人之膽幸所獲已多
[013-42a]
  奸徒四散逃亡人心大定臣/現同署督臣星飭確
  審審明後臣/愚以為此案奸徒雖聚衆商謀搶刦
  然實未上盗似與厦門郭興等公然殺害官兵者
  不同臣/欲商同督提二臣将内為首及藏械藏人
  者即在該地杖斃抄没其家外其餘夥犯嚴行枷
  責仍按輕重分别永行禁錮看守是否可行伏乞
皇上天恩指示謹
 奏
[013-42b]
此案斷不可寛縱俾匪類漏脱貽害良民不特有違國
法亦係大損陰徳事也此等縱虎歸山之假仁慈胸中
萬萬存不得但以嚴而不枉為要特諭
  雍正三年十一月十九日福建廵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遵
㫖宻奏事竊臣/
皇上靣諭確查福州將軍宜兆熊居官之處臣/到任後
  將伊從前及現在所行之事細細留心訪察宜兆
[013-43a]
  熊居官和平行事醇正操守亦甚亷潔每年所
  隨丁餉銀除捐造盤鎗火藥欓木旗纛并買稲榖
  及供給清書義學外尚剰銀五六百兩又訪得宜
  兆熊若有用度不敷之處前任督臣/滿保撫臣/
  國材各有些微幫助臣/訪查確實理合據實宻
 奏伏乞
皇上睿鑒謹
 奏
[013-43b]
因伊美逾尋常朕竟至於難信所以諭汝訪察今覽汝
奏果不謬矣可喜可喜
  同日又
 奏為遵
㫖覆奏事竊臣/
皇上面發福建邵武府光澤縣卓異知縣吳堂又福州
  府照磨陞授陜西布政使照磨王家埏奏摺二件
臣/查明具奏欽此臣/查據吴堂奏稱光澤山稠地褊
[013-44a]
  竟有無田而頂虚糧者縁民間賣田豪家乗急抑
  勒縮少糧數方肯售買延至田又轉售糧則仍留
  原户臣/設法免徴節省墊解仍勸民間山脚水濵
  稍可開砌成田之處勻補虛糧等語查開墾之田
  例應造報題達陞科豈容别抵虛糧況凡買地抑
  勒賣主少過錢糧者皆豪惡所為今若將開墾之
  田代其勻補則嗣後豪惡益無忌憚今惟應通行
  各屬確查所轄凡有虛糧各令受業之人照數收
[013-44b]
  回輸納所有開砌成田勻補虛糧之處不便准行
  又據奏稱大户包攬衆小户錢糧藐不完官恃衿
  成黨縣官容之則虧課治之則招怨等語查閩省
  惡衿包攬甚多臣/現在嚴行釐剔州縣各官專司
  錢榖若以招怨為憂何事不成姑息嗣後如有實
  心為公不畏强禦者臣/即行
 奏薦庸懦無能者臣/即當㕘處則地方頽敗之風庶
  幾得以少變焉又據王家埏奏稱閩省山多田少
[013-45a]
  田不多墾米不足用仰請
皇上勅諭殷實之家預發穀種牛具撘蓋草房招徕窮
  民在於山海邊隅之地盡力開墾成熟照例陞科
  各分籽粒等語查開墾荒山荒地例應地方官設
  法借給牛種如令有力之家預發則有力者悉屬
  豪强一經預發日後成田無窮抑勒佃户勢不能
  堪況撘盖草房閩省尤為首禁葢慮山海之區不
  法之徒棲息為非故也亦不便准行理合查明具
[013-45b]
 奏伏乞
睿鑒謹
 奏
凡有條奏朕皆發與爾等封疆大吏斟酌其可否自當
如此據實奏覆豈可将就阿順以貽誤地方耶
  同日又
 奏為奏
聞臺灣情形仰祈
[013-46a]
睿鑒事竊查臺灣府逺處重洋之外凡居彼地之人為
  習俗所移最易生事又有生番之患查生番殺害
  人民歴年不一而足即本年亦三四見矣然推原
  殺害人民之故悉由被殺之人自取夫生番一種
  向不出外皆潛處於伊界之中耕耘度活内地人
  民或因開墾而佔其空地閒山或因砍木而攘其
  藤梢竹木生番見之未有不即行殺害釀成大案
  者為今之計惟有清其域限嚴禁諸色人等總不
[013-46b]
  許輙入生番界内方得無事臣/已檄行道府移會
  營員務令逐一查明在逼近生番交界之間各立
  大碑杜其擅入但地方遼濶走險之徒必有百計
  圖維而偷入其中者恐亦未能盡絶至於招撫生
  番一事地方各官亦有被不肖熟番所欺有以熟
  作生者在内然此係風聞之事虛實尚未分明但
  既得此言不敢不據實陳
 奏伏乞
[013-47a]
皇上睿鑒謹
 奏
此論甚當從前嚴禁時頗屬平靜後因藍廷珍圖小利
起見遂遺此害也
  同日又
 奏為再摺奏
聞仰祈
睿鑒事竊查厦門流匪郭興等漳浦縣流匪黄尾等二
[013-47b]
  案俱經臣/前後具摺奏
聞除黄尾等恭候
御批到日臣/等審明後即欽遵發落至於郭興等一案
  臣/初到時訪聞有營兵在内今查案内之犯吳壘
  一名係水師提標左營兵丁續獲陳地并未獲官
  勇等二名係臺灣水師營兵丁其餘有無現在細
  查另容宻
 奏伏乞
[013-48a]
皇上睿鑒謹
 奏
此等事件只宜從嚴慎毋絲毫欺隠為要外無别諭也
  同日又
 奏為奏
聞事竊閩省藩庫錢糧據布政使臣/秦國龍造冊請盤
  前来經臣/逐一細盤並無虧空查秦國龍才雖中
  平而監守庫藏尚屬謹慎至於兑收各屬錢糧毎
[013-48b]
  百兩原有加平三四五錢不等放餉時在外各標
  鎮協營並無加平短少數十平中間有一二平短
  少錢餘然非國龍有意為之也其在省将軍督撫
  各標毎百兩歴来各加三錢國龍均照舊例而行
  今兑收各屬錢糧臣/只令每百兩加平一錢放餉
  時除將軍督撫諸臣各標仍令毎百兩各加三錢
  外其餘各鎮標協營務彈兑畫一理合一併奏
聞謹
[013-49a]
 奏
秦國龍老成人也朕可以保其操守
  同日又
 奏為奏
聞事竊臣/接准部咨欽奉
皇上特㫖将福建鹽政
臣/管理竊臣/自莅任以来即聞人言藉藉咸云福建
  鹽政敗壞不堪并稱雖曽加課終屬虛名經臣/
[013-49b]
  摺奏
臣/今再四訪查始得其詳盖縁閩省田地甚少窮民
  倚鹽為生者不可勝數如延建邵等府一切委官
  運賣凡有餘瀝悉為弁員人役所有失業之人無
  所仰賴此造言生事之所由来也至於所稱雖曽
  加課終屬虛名之處又因前督臣/滿保將雍正元
  年九月奉文起至十二月底止并雍正三年正月
  起至六月底止徴收一應課銀槩増入雍正二年
[013-50a]
  之内報作贏餘夫元年并三年徴收之一應課銀
  總屬
 朝廷國課盈此即絀彼此終屬虛名之言所由来也
  臣/思措置之方必於
 國計民生兩有裨益方能經久查興泉道陶範於鹽
  政甚為練達人亦老成臣/現與再三斟酌務求公
  私均利分别
 奏請施行臣/恐新任運司景考祥未能一時即有條
[013-50b]
  理欲暫留陶範在省協辦半年或十個月再令回
  任理合一并
 奏明仰祈
聖鑒謹
 奏
甚好滿保鹽務内之弊端雖毫末亦不可代為隠飾必
盡情剖露方是
再者景考祥非朕信用人也觀其言行似非誠實倘有
[013-51a]
不妥處據實奏聞
  同日又
 奏為遵
㫖宻奏事竊臣/
皇上面諭確查前任督臣/滿保前任撫臣/黄國材居官
  之處臣/到任後即細細留心訪察查滿保自雍正
  元年以前地方事務不甚整理各官中有逢迎合
  意者雖有遺誤亦不切究至於操守聞做巡撫時
[013-51b]
  甚好一陞總督後即變節不堪不但保題委署及
  年節間屬員餽遺概行接受即伊母親生日亦勒
  令各屬送禮自
皇上即位以来屢加申飭地方事務比從前留心即操
  守亦稍謹飭但於節禮一項雖不明收仍令屬員
  私下併送此雍正元二年之事也到本年又復不
  堪各項都收即奉召
陛見一事尚未定日起身就要各屬先送盤纒民間詞
[013-52a]
  訟滿保原不染指聽斷尚屬公平本年二三月後
  即多顛倒臣/訪係伊子博諾不肖瞞著滿保暗得
  賄賂所致至於黄國材地方事務頗知留心但要
  買名欲得紳士歡心是其受病之處若操守竟與
  滿保做總督時無異不惟各項都收即伊家眷起
  身及廣西捐穀等事寫書與各屬求其幫助盤纒
  惟詞訟不取臣/訪察甚確理合據實宻
 奏臣/一身孤立滿保黄國材各有骨肉之親在
[013-52b]
 朝若知臣/如此據實奏
聞必然怨恨終身伏祈
聖主天恩曲賜保全謹
 奏
可笑之極滿保黄國材二人豈待爾奏朕始知悉切毋
存此鄙小之見怕人不如畏天假如将無作有揑辭陷
人亦不必怕人更當畏天秉公直陳於君父之前為國
家除貪懲慝乃大隂功徳行事也此等公直立心行已
[013-53a]
 之人若竟遭於小人怨恨之手則所謂
天地神明因果報應之理皆無矣胷中倘仍存此見斷不
 能心逸日休久逺不渝莫忘朕面諭之㫖不可差了陛
 見時對朕念頭勉之勉之
 
 
 
 
[013-53b]
 
 
 
 
 
 
 
硃批諭㫖巻十三
[013-54a]
 欽定四庫全書
硃批諭㫖巻十三下
硃批毛文銓奏摺
   雍正四年正月初四日福建廵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據實奏
 聞仰祈
 聖鑒事竊查閩省鹽政事務紛繁辦事員役甚衆如各
   場館既為産鹽之地又為收課之區有總理分理
[013-54b]
   之員有書役有家丁均湏給以養亷紙劄工食又
   各場地方窵逺非廣設哨丁責成團長各給以工
   食俾看守稽查則不能杜私裕課至臣/管理鹽政
   若辜
 皇上天恩欲於此内染指分文便為負
  國但辦理鹽務之書吏人等亦難枵腹日用心紅紙
   劄實不能無且此外尚有都察院衙門公費户部
   書辦飯錢與夫銅觔河工脚費皆係每年必需之
[013-55a]
  項查通省徴收銀兩既已纎悉歸公即水客肩販
  若有額外多銷亦於飭行查議等事案内
 題明以作贏餘分釐皆屬正項斷不能於此内擅動
  絲毫矣查閩省行鹽向有錢價票錢餘鹽長價伙
  食鹽等五項名目所有餘利似應仍照舊例存作
  各項費用毋許於正項之内那用分文以公完公
  似屬妥便但查各項所需尚未酌定而錢價等五
  項一嵗之中共有若干亦難預料請俟嵗底計算
[013-55b]
  如不足即於次年所收各項内通融抵補如有餘
  仍撥入贏餘案内充餉如此庻正課無虧而事務
  可以辦集矣理合據實奏
聞謹
 奏
是則因之非則革之斟酌損益在爾秉公為之朕未經
親歴目睹當之與否何可懸斷於爾陛見時朕已面諭
過朕不喜爾等矯亷亦未有令官吏胥役人等枵腹從
[013-56a]
事之理總之於天理人情之内秉公調劑朕無不諒之

  同日又
 奏為遵
㫖覆奏事竊臣/前於奏
聞事摺内附
 奏臺灣各官不能相和縁由奉
皇上硃批訪問的確即行奏聞欽此臣/輾轉訪查始知
[013-56b]
  其概而不和之中惟獨巡臺滿御史禪濟布與漢
  御史今授運使景考祥為尤甚臣/聞禪濟布欲有
  所行景考祥務必再三執拗兼且每在他人前訾
  詈禪濟布操守不潔材具不堪所以禪濟布銜恨
  尤深至文武中如臺厦道吳昌祚臺灣府范廷謀
  海防同知王作梅淡水同知王汧及陞任㕘将吕
  瑞麟等皆直景考祥而即為禪濟布所不悦總兵
  林亮與禪濟布相得而即為景考祥所不悦不和
[013-57a]
  之故皆出於此至於一切備細臣/尚未深知俟訪
  查確實再行陳明謹
 奏
不和之情狀已呈露朕前矣但人一不和則難辨其是
與非髙其倬自京赴閩時朕另當靣諭之也
  同日又
 奏為請撫生番事竊臣/據臺郡文武各官報稱查南
  北兩路番社甚多其為害於鳳諸二縣者惟山猪
[013-57b]
  毛等社其為害于彰化縣者惟水沙連等社皆由
  從前不䋲以
 國法遂使益無顧忌山猪毛等社向日擒獲兇犯四
  人稍知畏懼至水沙連等社從未一加懲創以致
  半年之内焚殺疊見為今之計當以番攻番令各
  社之通事土官擇其勇敢者數人為前導率領番
  壯直抵巢穴而使汛兵駐劄山口壯其聲勢取勝
  甚易今幸天假其縁兇番合當授首本年豐熟今
[013-58a]
  春平糶粟價毎石五錢除買補外儘有贏餘可充
  公用行糧火藥各有所出但剿番惟賴冬日夏秋
  雨水連綿鎗礮無用一交春二三月又難舉行今
  十月將盡冬日無幾現在會商委員尅期舉行從
  此海疆安如磐石等因到臣臣/即會同署督臣/
  兆熊再四熟商水沙連等社自正月至八月焚殺
  不啻再三似不便再行姑息況係以番攻番而大
  兵不過駐劄山口壯其聲勢實無大患故即批准
[013-58b]
  并嚴飭伊等籌畫萬全舉行矣除俟續報到日作
  何剿撫並動贏餘若干另行具
 奏外合先奏
聞謹
 奏
知道了卿等自然審其可行而後行之也
  同日又
 奏為宻請
[013-59a]
聖恩事竊查閩省文武生員抗糧不法不比尋常大小
  各官悉心整理猶懼此風不能頓改若再欲於伊
  等面上討好沽名曲加庇護地方即不可問矣學
  臣/黄之雋凡各屬或因抗糧或因人命詳請斥革
  務必批行再審卒不除名夫伊等既犯抗糧既干
  人命刑訊猶且不招若有護符反肯吐露實情此
  必無之事也之雋若不痛改前非則將来文武生
  員之抗糧不法勢無底止至於文武生員即文武
[013-59b]
  臣工之階級臣/敢不實心樂育而肯苛刻待之乎
  但法若一弛則諸弊叢生即不可救藥伏懇
皇上宻諭學臣/黄之雋嗣後務勿仍前庇護以致寖長
  頽風貽患海疆地方幸甚臣/謹具摺奏
聞仰乞
皇上睿鑒謹
 奏
果如此將黄之雋調囘亦可借此以警戒天下學臣何
[013-60a]
必屑屑宻諭為耶非不得人之缺可比也
  同日又
 奏為據實奏明仰祈
聖鑒事竊查閩省俸工内地八府約計七萬兩向充通
  省公用自奉
諭㫖飭禁之後前任督撫臣/滿保黄國材等商量公用
  中如承造戰船辦解銅觔俱屬火急之務各項幫
  貼刻不能緩於七萬之内酌捐二萬四千有零以
[013-60b]
  作前項所需餘皆給還在案至於臺灣一府俸工
  不過五千一百兩零内除淡水同知彰化縣俸工
  分釐不捐外其道府以下通共四千一百一十兩
  零内酌捐二千七百五十六兩以充廵臺御史兩
  衙門官役薪水工食餘亦給還在案以上每年動
  用銀兩各改名為公捐臣/查閩省公務實繁如戰
  船銅觔各項幫貼尤為𦂳要實不能免即廵臺御
  史官役薪水工食亦所必需但因名為公捐其實
[013-61a]
  即屬俸工臣/
皇上天恩至深至厚不敢不據實
 奏明也謹
 奏
知道了髙其倬抵任後爾等更當設法籌畫務令妥協
  雍正四年二月初四日福建廵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奏
聞事竊管理閩海闗之糧驛道韓奕一年又滿且身染
[013-61b]
 
 
  志報効
皇恩臣/聞其如此即傳該府奬勵察其舉動意甚堅而
  心甚切臣/遂諭云爾管理一年之後果有成效便
  當據實保薦
皇上聖明臣下忠誠未有不知該府涕泗交流唯唯而
  退今伊已於正月二十七日任事矣将来言行若
[013-62a]
 
 奏明伏乞
皇上睿鑒謹
 奏
聞韓奕居官無狀向日於滿保黄國材處惟以鑽營為
事已有㫖矣但所知尚不甚確查明據實奏覆
  同日又
 奏為奏
[013-62b]
聞事竊閩省自新正以来連朝隂雨一月之内僅得三
  五天晴霽故米糧漸貴延平等府每一倉石價銀
  一兩以外省城每一倉石價銀一兩四五六錢不
  等漳泉等府每一倉石價銀一兩七八九錢不等
  查延建等處原係産米之鄉聞該處蓋藏尚多可
  以無虞漳泉等處歴来仰藉臺灣之米從前
 題定有例凡正二三四五等五個月每月從臺灣撥
  米一萬石運赴漳泉接濟臣/業經飛檄行催臺米
[013-63a]
  一至價必漸落亦可無虞惟省城五方雜處兵民
  稠集因本屬産米無多獨賴上游之米今查上游
  米船毎日到省雖多但因地頭既貴所以不能即
  平臣/思每石價銀一兩四五六錢尚不謂之過髙
  但恐將来青黄不接之時米船不到則民情遂不
  免於皇皇耳臣/是以預檄上游各府動支監榖碾
  米萬石定限於三月中旬陸續運省平糶此示一
  張人心大定先是福建有困窮刁惡之徒不知先
[013-63b]
 
 
  之用今若檄行盡發此風一播則上游米客皆裹
  足不前矣臣/卒不聽其鼓惑恐厪
 
 
  嗣後諒無久雨矣理合一并
 奏明伏乞
[013-64a]
皇上聖鑒謹
 奏
據奏料理甚是積貯一事地方首務天下之政莫要於
此當時刻留心籌畫不容少懈者也
  同日又
 奏為犬馬報
主之心甚切謹陳愚悃宻請
聖裁事竊惟福建一省民風土俗大率喜爭鬬好奢靡
[013-64b]
  此千百年以来之習染牢不可破者也臣/黙自思
  維奢靡之漸固不可驟除而爭鬭之源實不可不
  亟遏查爭鬬常始於大姓次則遊手好閒者蓋閩
  省大姓最多類皆千萬丁為族聚集而居欺凌左
  右前後小姓動輙鳴鑼列械脇之以威而為小姓
  者受逼不堪亦或糾約數姓合而為一遇其相持
  之際雖文武官員率領兵役前往押釋亦所不能
  臣/現今通行各屬細查一邑之中大姓若干令各
[013-65a]
  造冊報臣每一大姓著本族公舉品行端方為衆
  所敬服者各四人命其名為鄉望免其差徭凡伊
  本族聽伊約束即與小族偶有㣲嫌責令解紛倘
  仍有列械相持者著落協拘三年之内若無不法
  事由即加優賚如該族果能奉令風俗稍移即擇
  地建立仁里二字大坊至於遊手好閒之徒雖不
  比大姓然而去之最難臣/甞推原其故皆縁閩地
  凡武臣自水陸提督以及各鎮以下多屬本土之
[013-65b]
  人其内外逺近之親自甲及乙輾轉蔓延不可勝
  數倚草附木羣相固結臣/愚以閩省為反側不常
  之地防㣲杜漸當在平時臣/請嗣後
簡用武臣除水師固不能不取熟識水性者不妨多用
 
 
  患皆寓於此實不僅遊手好閒者無所倚賴而已
  也再如臺灣一府與内地相為表裏闗係非輕臣/
[013-66a]
  查臺灣鎮臣/林亮雖非傑出之才亦非庸愚之輩
  但其昔作臺兵今為臺鎮同伍老卒多有存者諸
  凡未免姑息是以各兵皆無嚴憚之心查其人尚
 
 
 
 
 
[013-66b]
 
  亦屬相當可否之間伏祈
聖裁此事所闗甚大萬望
聖恩將臣/此摺留中庻不致風聲洩漏謹具摺宻奏以
聞謹
 奏
封匣來往何妨乎至爾慮洩漏不但此摺一切俱當慎
宻中更加慎密方不負朕之任用也
[013-67a]
  雍正四年三月初十日福建廵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恭謝
天恩事竊臣/齎摺千總回閩䝉
皇上賞臣/
御書福字并風羊克食臣/即出郊跪迎至署望
闕叩頭祗領訖伏念臣/以庸愚之質荷䝉
皇上天髙地厚之恩
異數所加殆無倫比臣/曉夜思維末由仰報惟有刻刻
[013-67b]
  凛遵
陛見時
皇上面降諭㫖不敢瞻狥不敢顧忌於地方事務殫心
  整飭實力舉行仍分别次第奏
聞仰賴
聖明在上臣/亦毫無隠匿囘護之私見以自外生成也
  為此恭謝
天恩伏乞
[013-68a]
睿鑒謹
 奏
堅守初念不隨境而遷移乃大丈夫之所能莫易視之
  同日又
 奏為欽奉
硃批先行覆
 奏事竊臣/具奏前督臣/滿保管理鹽務諸縁由及請
  留興泉道陶範暫留協辧一摺内荷䝉
[013-68b]
皇上硃批甚好滿保鹽務内弊端雖毫末亦不可代為
 隠飾必盡情剖露方是再者景考祥非朕信用人也
 觀其言行似非誠實倘有不妥處據實奏聞欽此查
  滿保於鹽務内原無染指惟有以少報多那前掩
  後等弊臣/業經具本
 題明候
㫖外至於景考祥臣/近觀其辦事雖因到任未久猶未
  深悉鹽政情形但諸凡尚秉至公並無私心臣/
[013-69a]
  遵
諭㫖嗣後當留心訪察倘有不誠不妥之處即據實奏
聞謹
 奏
知道了已有㫖矣此事爾所聞不公而且不實
  同日又
 奏為奏請
聖恩事竊閱邸抄知臣/標右營遊擊章隆奉
[013-69b]
㫖補授江南提標中軍㕘将所遺員缺亦經奉
㫖着侍衛張起雲補授臣/何敢再行瀆請但查福建山
  海之區巖疆重地臣/兩標將領除約束兵丁整飭
  營伍之外臣/差遣廵查之事不一而足若非幹練
  清勤可以深信而無疑者即難任使查臣/標左營
  中軍守備陳徽原係
皇上挑選甚好之人才具操守將備内實不可以多得
  仰懇
[013-70a]
 皇上天恩俯將陳徽賞補臣/標右營遊擊其張起雲即
   留閩省交與督臣衙門遇有陸路遊擊缺出另行
   題補如䝉
 恩允臣/實獲收臂指之使沐
 聖慈非淺矣臣/謹繕摺奏請伏乞
 皇上睿鑒謹
  奏
 朕看張起雲較陳徽更好但爾既經試驗過之人自必
[013-70b]
 於任使處尤覺穏當巳准爾所請諭部矣
   同日又
  奏為據實奏
 聞仰祈
 睿鑒事竊查貿易洋船䝉
聖祖仁皇帝禁往西洋等處而安南一國原不與焉是以
   廣東現在往來不絶獨閩省訪係前任督臣/滿保
   慾心甚大洋商力不能支難以應命故始終被抑
[013-71a]
  不行閩省山海之區民間衣食無資每多走險臣/
  查安南原係近境若照粤東之例此禁一弛不但
  贍養無數窮民而於
 國課亦不無小補臣/因不敢冒昧合先具摺奏
 
 
 
  絶無一至臣/再四訪查始知各國番船無不願来
[013-71b]
  中國縁自康熈五十一二年以後文武大員需索
  陋規日甚一日如紅毛船一隻倘挾貨百萬兩上
  下者督撫提鎮衙門必各索至五六千兩不等而
  以下之文武各員弁又種種抑勒此其所以風聞
  畏縮不前也臣/已出示遍行曉諭所有從前陋規
  盡行禁革止許徴收正項貨税閩人開洋貨行者
  最多伊等與商番聲息極通輾轉流傳番船将来
  必有至者至於别省臣/雖不能深知大約必不能
[013-72a]
 
 
  益再臣/所委管理海闗之延平府知府張道沛實
  屬潔已奉公之員而上年管理海闗之巳故糧
  道韓奕原無大不肖之處惟為伊總理厦門之家
  人王子禮所欺臣/訪得王子禮因伊主身故將兩
  月所收税銀竟未交清臣/因錢糧闗係故行鎻拏
  查韓奕係福州将軍臣/宜兆熊之親縁臣/鎻拏王
[013-72b]
  子禮似有不悦之意然臣/於此等案件斷不敢瞻
  狥顧忌貽悮公事也理合一併
 奏明謹
 奏
知道了韓奕朕已有㫖矣
  同日又
 奏為奏
聞事竊臣/據原任福浙總督覺羅滿保之子博諾差家
[013-73a]
  人先後捧齎欽奉
硃批滿保奏摺二匣并宣
諭㫖交臣臣/敬查第一次齎来
硃批奏摺三件内除恭請
聖安雨水情形無庸具奏外所有囘奏福寧鎮臣/顔光
  旿一件臣/查據滿保奏稱總兵顔光旿漢仗好為
  人勤謹於營伍地方事務俱肯留心所轄兵民相
  安惟識見時有不到處不肯即為變通每多固執
[013-73b]
  是其短處等因臣/查顔光旿漢仗好為人勤謹於
  營伍地方事務留心洵如滿保所奏至稱所轄兵
  民相安并每多固執之處臣/竊以為不然查顔光
  旿信用書辦程師濟父子歛怨於兵任用匪人盧
  兆基歛怨於民兵民殊不相安且其為人和光同
  塵毫無氣骨何能固執也臣/又敬查苐二次齎来
硃批奏摺共七件内除恭請
聖安雨水情形恭繳
[013-74a]
 硃批并鹽政事務三件臣/業於詳請飭行查議及遵
 㫖察明等事各案内巳將滿保是非虛實逐一
  題明各無庸具
  奏外所有奏明原任㕘革浙江巳故布政使黄明之
   妻繳出印冊縁由一件臣/查據滿保奏稱前項印
   冊雖據黄棟等供係黄明遺下但冊内所開銀兩
   俱係黄明在任動支公用自行詳明現有巻案可
   據者明係黄棟母子因有空白印冊自行填寫以
[013-74b]
   圗誣賴幸䝉
 皇上聖明指出隠㣲始得查明實據但案内銀兩闗係
南廵之事臣/不敢冒昧遽行具本題報等因奉有
 皇上硃批臣/伏思
聖祖仁皇帝南廵凡諸用度實因夤縁費去者居多臣/
   讀
 硃批仰見我
 皇上至聖至明今查本案因提人未齊現犯在浙江署
[013-75a]
  督臣/宜兆熊尚未審理新任督臣/髙其倬諒来不
  久可到故臣/謹將此摺暫行收存俟其到閩交與
  斟酌料理外所有滿保原奏各摺共九件理合連
  匣一併恭繳謹
 奏
知道了滿保之奪夀算未必不因此摺壞盡天良之所
致也顔光旿爾意仍欲留伊此任抑或謂不宜於此任

[013-75b]
  同日又
 奏為奏
聞事竊查臺灣一府逺在重洋之外更以得人為重臺
  灣縣解任知縣周鍾瑄臣/再四訪查歴問按察使
  汀漳道鹽運使等俱稱周鍾瑄實有才情操守亦
  好所到之處甚得民心前任諸羅後任臺灣人人
  愛戴等語昨自摘印後兵民無日不挑送柴米甚
  至欲将該員搶出先行帯赴省城鎮臣/林亮撥兵
[013-76a]
  防守而止如此情形則周鍾瑄之為兵民愛戴實
  不虛也臣/又知封點伊家産時搜出現銀萬餘兩
  廵臺御史禪濟布指為贓銀查臺灣數年以来前
  任督撫兩臣
 奏請運浙及改撥漳泉并發糶米石約存榖價二萬
  餘兩臣/現在疊檄嚴催買補歴據詳稱臺地米價
  頓長暫懇寛期今將此項指作贓銀實為寃抑但
  臣/又風聞周鍾瑄有借給臺民銀三千兩加二起
[013-76b]
  息然未審係何項銀兩并是否實有其事俟督臣/
  髙其倬到日審訊即明臣/總因
皇上明目達聰求賢若渴周鍾瑄謝事之後民情愛戴
  如此恐為禪濟布所搆䧟不敢不將臣/所聞者一
  并據實奏
聞也謹
 奏
此事朕實難預定總俟審明後兩邊是非方始判然也
[013-77a]
汝此奏所見甚偏
  雍正四年四月二十一日福建廵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奏
聞事竊臣/
命管理鹽政自去冬十月中任事以来痛絶那移嚴查
  揑報除舊額銀九萬四百六十一兩新加銀八萬
  二千二百兩如數收齊外所存贏餘不減二年所
  報之數統俟
[013-77b]
 奏銷時另摺奏
聞今接准部咨欽奉
恩㫖着督臣/髙其倬與臣/同辨俟髙其倬到任後臣/
  必當和衷料理仰報
皇上任用殊恩又臣/
 奏各省所到外國洋船甚少閩省數年以来竟無一
  至因文武大小衙門需索陋規所致臣/已不忌衆
  怨當經出示将陋規盡行革除臣/逆料嗣後各處
[013-78a]
  番商必有聞風而至者
 國家經費需用殷繁若得番商踵至裨益亦非淺鮮
  然别省陋規若不革除来者終屬無多理合再摺
  奏
聞伏乞
皇上睿鑒謹
 奏
果以實心行實政則其效必不虛此自然之理也
[013-78b]
  雍正四年五月初四日福建廵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奏明事竊惟閩省春雨過多場鹽稀少山僻之
  所㡬有淡食之虞臣/雖移緩就急竭力經營終難
  徧及今幸四月二十三日以後天氣晴朗場鹽廣
  産各處水客趕運接濟殆無虚日不但民間無淡
  食之虞而各處鹽價亦復漸平恐厪
聖懷理合奏
聞謹
[013-79a]
  奏
 所奏已悉凡百但以公正存心自律誠敬對越神明
上蒼之感應有如影響切毋視為𣺌茫無憑也敬之慎之
   同日又
  奏為再摺奏
 聞仰祈
 睿鑒事竊查閩省米糧價值雨水情形經臣/節次奏
 聞近来各處仍復如常惟泉漳等府又較前少長盖縁
[013-79b]
   粤省潮州府米價髙騰紛紛赴閩省厦門等處購
 
 
   為設法運濟然後各得相安至於應徴錢糧臣/
 
 
   調解京餉銀三十一萬兩零臣/因事闗重大故不
   敢不據實具摺仰懇
[013-80a]
聖慈免解今臣/復輾轉躊躇若存此三十一萬兩零不
  但雍正五年春餉無憂雍正五年夏餉亦可藉以
  通融盖凡外郡各標鎮協營夏餉例於三月初旬
  起即先後来省支領查正二兩月開徴未久歴来
  不過徴得五六萬兩不等而三月初旬之内所收
  亦屬無多夏餉約需三十五六萬兩若解三十一
  萬兩零是所頼者惟正二兩月及三月初旬現徴
  之數而巳甚屬不敷雖部撥有銀而徴収不及如
[013-80b]
  何接濟伏乞
聖鑒謹
 奏
此事朕殊不深悉怡親王公正不私爾所見如果得理
即應據情報部請示今便奏朕朕亦發部議也倘怡親
王向爾等索使用論私費則不免勞朕一畨料理但非
也觀爾屢奏急廹之情景必係報部存庫之項不足於
中有遮掩之弊若有此等縁由當及早認罪檢舉若朦
[013-81a]
混摺奏希冀朕以不悉之事降㫖斷無是理此等偏聽
之私朕不為也朕信得及怡親王至於爾等朕實未能
深信諒怡親王必不肯將不應撥之項撥解爾但據實
報部王自有斟酌料理之道設欲弄巧欺隐鑽營趨奉
王斷不為揺動也真忠正賢王秉公不私實乃鐵漢非
爾等庸常具臣所可比擬諸王大臣欲望朕如待怡親
王信任之恩當效法王之居心行事若不能如是效法
朕又何肯如是相待也勉之
[013-81b]
  雍正四年五月十四日福建廵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奏
聞事竊惟閩省上年被水收成歉薄今嵗春夏之交雨
  水過多各處米價髙昂經臣/節次奏
聞在案臣/查本省收成歉薄而江西一省疊准據汀州
  鎮臣汀州府知府咨報民間遏糴不容来閩廣東
  潮州又日至泉漳搬運以致米價騰貴查汀屬之
  歸化等邑漳屬之漳浦等邑泉屬之同安等邑毎
[013-82a]
  米一倉石需價二兩五六七八錢不等臣/密諭各
  屬切勸富戸乘時出糶旣可拯救桑梓復可免奸
  民虎視遵法者固多而囤積如故者亦復不少是
  以有等不法者往往百十爲羣勒民罷市短價強
  買少不如意即行搶奪臣/度其緩急量其輕重分
  别恩威隨時整飭現今俱各安帖獨今夲月初十
  日省城河下有米船數隻係興化府客人從延建
  等府運至該地發賣者舟至南臺即有奸民糾衆
[013-82b]
  攔阻不容過橋意欲搶奪閩縣知縣前往觧釋奸
  民不從羣起喧譁舖民恐怖即行罷市夲日晚省
  城匪類知南臺之信即效尤聚衆搶奪米舖兩家
  臣/聞報立委中軍遊擊劉定國將軍臣/宜兆熊亦
 
 
  竟敢無端直到臣/衙門挨折柵欄進至轅門喧嚷
  據云平糶官米每一倉斗價銀一錢一分太貴要
[013-83a]
  求減一分等語臣/查官米每倉斗賣銀一錢一分
  可謂平減之極豈容藉口爲非故臣/立將為首者
  一十七名即時拏獲開門坐堂逐一嚴刑究處閩
  人懭悍非威不畏臣/嚴處之後即取一百二十觔
  大枷原欲将伊等盡行枷斃以為不法姦民之戒
  緣本城各門鄉保百姓人等知臣/執法甚嚴各詣
  臣/衙門叩頭血焚香環跪代爲乞命并各認保
  回家永行拘管不敢為非臣/再三當堂親訊知其
[013-83b]
  實出誠心仰體
皇上如天好生之德将伊等釋放現今省㑹肅然地方
  寧帖因有此一端并臣/處置緣由不敢不一併據
  實奏
聞謹
 奏
何怯懦至於此極但不知米價曾否依從減去假若彼
時惶懼業已依從減價則汝此廵撫之任猶可靦然居
[013-84a]
之乎此等越格不法之事竟如是草草完結成何體統
刁民如未看透汝等伎倆豈敢猖狂若此此風一長恐
類斯舉動接踵至矣摺内尚奏稱非威不畏等語殊屬
無耻可笑之至有玷朕之任用且大負朕之期望也
  同日又
 奏爲仰請
聖恩事竊查閩省自上年歉收之後米價漸長今嵗雨
  水過多天氣寒冷禾苗興發甚晚所以米價日騰
[013-84b]
  除省城延建邵武福寧等各府州尚有市米以及
  存倉積穀可以支持外其餘如泉漳興化汀州等
  府米價日見髙昂民間類多乏食而泉漳爲尤甚
  臣/再三撥救運濟但二府民居稠密且粤省潮州
  府來閩搬運者又復帆檣不絶所需甚廣勢實難
  周兹幸臺灣大小二麥并早穀登塲臣/即委督標
  守僃邱朗星夜齎文前往斟酌採買市米并令道
  府先将沿海各縣易於登舟者動撥倉穀五萬石
[013-85a]
  運赴漳泉查刻下泉漳二府人民赴省就食者日
  至三四萬人臣/竭盡駑駘恊同文武諸臣刻刻留
  心安輯約束料理至新榖收成百姓始得安心樂
  業臣/以庸材謬當大任凡事不敢不始終籌畫閩
  省生齒浩繁全頼本地産米並江省粤省收成不
  薄然後方保無虞今粤東自顧不遑且大為閩省
  之累本省自五月以來雨水調勻但禾苗興發既
  晚分數必減即至收成後米價必不能平若不預
[013-85b]
  為之計萬一至期歉收将何救濟今臣/雖現在檄
  司借支庫銀委員前到江西採買以備将来之用
  但查江省現已遏糴竊恐無益仰懇
聖恩勅諭江西撫臣/度飭行各屬動撥在倉積榖
  碾米十萬石各令運至閩省交界處所臣/委貟齎
  持脚價前往盤運来省分發各府糶賣查江西産
  米之鄉似可通融除此之外可以仰給者惟江浙
  兩省查浙江原非有餘之省況臣/業已發銀委員
[013-86a]
  採買不便再令資助江南本地所産既饒而湖廣
  之米日至蘇州者不可勝數臣/查蘇州之米湏從
  乍浦由海運来閩惟用北風今值南風之時待至
  北風之候為日尚早如至期閩省收成不薄約可
  支撑除江西一路外無他求否則臣/必湏動發庫
  銀委員往蘇採買合先
 奏明臣/縁邊海重地食為民天近日各府雖各安帖
  若至無可如何之後必不能保其不滋事端也伏
[013-86b]
  乞
皇上睿鑒謹
 奏
此等情形何不預先奏明而為斯臨渴掘井之計今已
時届仲夏乃云若至無可如何之後必不能保其不滋
事端是何言歟且計閩省存留新收米榖有三十五萬
餘石各府監榖一百四十二萬餘石摺内總不提起作
何動用第言動發庫銀向隣省各處採買則前項榖石
[013-87a]
諒皆虧空無遺矣爾所司者何事爾之身家性命事小
朕之億萬赤子闗係緊要今於爾奏到之日已即勅諭
江西撫臣裴度速碾米十五萬石運赴閩省交界爾
其遵照部文速速料理朕用爾為閩撫大誤矣将此諭
俟髙其倬到時與看
  雍正四年六月二十二日福建巡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新稻将次登場人心大定特摺奏
聞仰慰
[013-87b]
聖懐事臣/前因閩省各屬米價日騰民間類多乏食臣/
  再三撥救今幸六月中旬以來如漳泉興化等府
  收穫甚早之處新稻漸已登場米價稍減省城雖
  有早稻但收割較遲延建邵多種晚禾刈穫尚需
  時日所以米價如舊然人心俱巳安帖矣自五月
  以及六月上旬米價貴時臣/深慮山海之區游手
  好閒并一應不逞之徒藉名滋事故預先密札各
  屬刻刻留心防範除平糶倉米外仍令各取烟户
[013-88a]
  冊查明實在無可如何之窮民即為賑恤如省城
  按照烟户冊窮民各給米數次外其餘各府屬缺
  米巳甚之所日於各門煮粥省城係臣/同司道府
  縣捐給各府係各該地方官及本處冨户紳衿捐
  助臣/愚以為先将實在窮民安頓外其餘有田産
  有藝業可以支持者烟户冊内開載甚明若敢糾
  衆强借强搶此即天性兇頑而别具肺腸者也自
  當嚴行鋤治查自米貴以来各屬禀報强借强搶
[013-88b]
  雖亦時有然實在窮民既多安頓此外滋事奸民
  未有不即時拏獲分别究處者至於各處田禾臣/
  差人驗勘自五月中旬以後各府雨澤不齊且禾
  苗亦不能十分暢茂臣/細詢田父野老云十日半
  月之内若得甘霖大沛尚為有年等語臣/即通行
  各屬䖍誠祈禱昨於二十二十一兩日省城大雨
  四郊霑足竊料外郡於此二日内亦斷無不霑足
  之理閩省億萬生靈無不仰頼
[013-89a]
 聖徳感召
天和得免流移理合一并奏
 聞仰慰
 聖懐伏乞
 皇上睿鑒謹
  奏
 去冬今春不能未雨綢繆早為計慮致貽朕無限憂懐
 今何顔復具此奏髙其倬業已到閩可不湏汝無用之
[013-89b]
 煩瀆也
   雍正四年七月十八日福建廵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
 聖恩浩蕩臣/罪無辭事竊臣/於五月十四日具
  奏閩省米貴情形并請可否
 勅諭江西撫臣動撥存倉積榖碾米運閩接濟各縁由
   欽奉
 皇上硃批臣/跪讀之下恐懼慙惶無地自容荷䝉
[013-90a]
 皇上天地包容臣/惟有感激涕零而已至於捐積監穀
   除上年已賣未補及借給兵米并虧空㕘追各報
   部有案外其餘實無虧空但縁閩省不啻萬萬生
   靈日食甚多不敢徒恃倉儲然於𦂳迫之時已皆
   動撥協濟臣/於各處採買動撥并招商客販糴作
   此舉動者實因愚昧無知過於憂思深慮本年萬
   一荒歉若倉儲一盡外糴緩不及時歲内尚可支
   持而次年春夏不免掣肘即臣/
[013-90b]
  奏請動發江西之米亦為次年春夏計也今幸六月
 
 
 
   各處米價無不漸減而各屬倉穀多有節存以僃
   𦂳急除俟飭行藩司查明存撥數目彚詳到日據
   實造報户部外臣/縁荷
 嚴綸不勝俯伏待罪之至謹
[013-91a]
 奏
既将地方貽誤至於此極則已負重罪矣何猶言待罪

  雍正四年八月初四日福建巡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奏
聞事竊本年丙午科鄉試臣/例於八月初六日入闈供
  事所有鹽課贏餘以及八月初六日以後地方事
  宜容臣/出闈後另行具
[013-91b]
 奏理合陳明伏乞
皇上睿鑒謹
 奏
地方事宜無庸爾另奏件件悉聽從髙其倬一心辦理
不為掣肘不立異同即爾之功也
  雍正四年九月十六日福建巡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奏請
聖訓事竊查備荒之道莫善於社倉而社倉之設其於
[013-92a]
  邊海尤宜臣/細察閩省自奉
諭㫖之後各屬既已無不遵行然而大有成效之處至
  今尚少臣/現擬将各州縣分别上中下三等上等
  者立為十二區中等者立為十區下等者立為八
  區毎區通計村莊若干擇適中之地令設倉厫毎
  遇秋成地方官善為勸導就近運貯各存村荘仍
  令推一殷實誠篤之人輪流執掌倘遇荒歉即以
  某區所捐之榖借賑某區人民其倉就令本區之
[013-92b]
  人挨甲看守凡諸出納務湏通區共見共聞各該
  州縣如果措置得宜勸導有方毎區各捐榖至二
  千石者應否容臣/彚題給以紀錄一次以示奨勵
  臣/未敢擅便合先奏請
聖訓謹
 奏
此事一有考成勢必至於逼勒輸納萬萬不可者也
  雍正四年十月十二日福建廵撫臣/毛文銓謹
[013-93a]
 奏為仰懇
聖恩事竊臣/衙門筆帖式端揆臣/查其為人鯁直奉公
  守法故臣/特委伊在於水口闗盤查私鹽自伊任
  事之後上游私鹽甚少即督撫之差船至闗亦必
  逐一盤查不少假借又如鳳山縣下淡水廵檢魏
  如玉居官亷能辦事勤敏因陞授江西南安府照
  磨經臣/兩次咨部請留接准部咨行令具題再議
  又經臣/㑹同督臣/髙其倬
[013-93b]
 題請留閩俟有相當之缺補用在案又如淡水同知
  王汧接准部咨因前任廣西恭城縣任内檢驗不
  確降二級調用臣/查王汧不事昵比不畏强禦凡
  海洋船隻一有可疑搜剔查拏不遺餘力昨勦撫
  水沙連等社業經督臣㑹委王汧帯兵進攻且臣/
  已商之督臣嗣後臺府凡有恃財不法藏匿奸匪
  事發皆欲委該員抄逐經理此實可信之員也除
  端揆臣/不過将其奉公守法之處奏明魏如玉請
[013-94a]
  留補用業已具
 題所有王汧臣/現在繕本㑹同督臣/髙其倬具本
 題留到日仰請
皇上天恩俯准将該員帯所降之級留任海疆幸甚謹
 奏
進賢退不肖乃爾等職分之所當為但看陶範張道沛
即可知爾取人之識見矣凡百聽高其倬行自無錯謬
此奏皆可不必
[013-94b]
  雍正四年十一月初九日福建巡撫臣/毛文銓謹
 奏恭請
皇上聖安
朕安今已將爾陞用爾不可因離任遂怠於所事於新
任未到之前更當竭力料理俟新撫到日将一切未了
各件一一交代明白方為大臣之居心也若稍疎懈致
有錯謬至京何顔見朕
  同日又
[013-95a]
 奏為奏明事竊惟延平府應存倉榖雖據該知府張
  道沛屢次詳稱奉前任督臣諭令碾米救濟兵民
  所有米價現發各縣買補委非虧空等因臣/緣前
  項榖石既無實貯不敢輕信經臣/
 題㕘請
㫖革職究追在案查該員經委管閩海闗事務雖現今
  並無侵蝕錢糧情弊但或恐尚有朦混之處故特
  委泉州府知府張無咎接管令其徹底清查倘少
[013-95b]
  有營私漏報臣/即據實題㕘理合
 奏明謹
 奏
方寸中但秉一公字何事不辦
  同日又
 奏為奏
聞收成分數現今米價事竊查閩省約計各屬收成俱
  有七八分不等現今米價福州府屬毎石一兩以
[013-96a]
  及一兩三四錢不等惟羅源縣八錢五分興化府
  屬毎石一兩一二錢不等泉州府屬毎石一兩四
  五六錢不等惟晉江南安二縣一兩八九錢漳州
  府屬毎石一兩三四五錢不等惟龍溪海澄二縣
  一兩七八錢延平府屬毎石一兩二三錢不等惟
  順昌縣一兩六錢建寧府屬毎石一兩一二錢不
  等惟夀寧縣一兩八錢六分邵武府屬毎石一兩
  以及一兩五分不等惟光澤縣九錢汀州府屬毎
[013-96b]
  石九錢一兩以及一兩二三錢不等惟上杭永定
  長汀等縣一兩五錢以及一兩七錢臺灣府屬毎
  石一兩二三四錢不等福寧州屬毎石一兩一錢
  惟寧徳縣一兩六錢五分臣/謹具摺奏
聞伏乞
皇上睿鑒謹
 奏
據奏收成分數米價情形深慰朕懐
[013-97a]
  雍正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福建巡撫臣/毛文銓
  謹
 奏為奏
聞事竊查本年七八月間浙江台州府所屬黄巖洋面
  頻頻失事盜徒多屬閩省之人臣/等無分水陸喫
  𦂳嚴拏所有盜窩業經緝獲盜夥亦獲多人惟盜
  首陳尾潜逃今已於十一月二十二日准水師提
  臣/藍廷珍咨報盜首陳尾已於本月初七日在平
[013-97b]
  海地方拏獲解至廣東潮州府請撥潮州鎮臣衙
  門兵役協解来厦等情除俟解到日聽督臣/髙其
  倬同先獲盜窩盜夥一併押赴浙江撫臣衙門審
  題外理合奏
聞謹
 奏
此案盜首不致漏脫先後緝獲多名甚屬可嘉
  同日又
[013-98a]
 奏為奏
聞事竊查漳浦縣匪類黄尾門插榕樹青枝為記欲圗
  進城搶刦富户一案經臣/節次奏
聞欽奉
硃批臣/欽遵
諭㫖當經疊次嚴行縣府司去後今據将本案人犯屢
  加刑審係林昻為首因林昻貧無聊頼起意刦搶
  與陳鎮商謀招人陳鎮遂招葉龍復令葉龍回家
[013-98b]
  招人林昻亦先招有徐愷寧凃廷黄尾等三犯因
  所招之人尚少不能行事所以並無入城搶刦的
  期而黄尾凃廷回家即先於門首各插青枝黄尾
  遂被營兵獲解訊供輾轉妄扳陸續拘緝多人縣
  府司再三鞫審同夥定謀者實止林昻陳鎮葉龍
  徐愷寧黄尾凃廷等六犯未入夥定謀實明知林
  昻等欲行不法首䑕兩端者則有凃法凃蒲等十
  犯餘皆畏刑妄扳經臣/反覆駁查歴據縣府司覆
[013-99a]
  稱實無毫髪遁情臣/恐有未盡復㑹同督臣/高其
  倬提齊衆犯逐一嚴加㑹審衆口一辭實與縣府
  司所審無異當即商同督臣除陳鎮葉龍已伏冥
  誅外即将林昻押發漳浦縣杖斃通衢示衆徐愷
  寧黄尾凃廷各重責枷號仍永行監禁其未入夥
  之凃法凃蒲等十犯各與重責枷號滿日交與各
  該族隣鄉保收管約束餘皆保釋理合據實奏
聞伏乞
[013-99b]
皇上睿鑒謹
 奏
原為明白此案情由今據奏既經研審已得實情則如
此發落亦屬處置得宜
  同日又
 奏為再摺奏
聞仰祈
聖鑒事竊查閩省收成分數米糧價值臣/經奏
[013-100a]
聞在案今臣/復再四行查各府收成分數并米價與前
  無異惟漳州一府報稱所屬晚稻昨於收成後因
  榖粒不飽不能有七八分收成各屬地瓜係人民
  充作糧食者因今年早寒隕霜地瓜竟不長發枝
  條甚小等語故目下米價毎石較前增長一二錢
  不等不得不預為之計臣/已商同督臣/髙其倬往
  江南山東買運米麥外又現在别省及本省收成
  最好之處採買運貯以備緩急之需臣/料其餘各
[013-100b]
  府州俱有七八分收成至明年青黄不接之時尚
  可支持獨漳州一府居民稠密而收成稍薄故臣/
  等商量先将福州府倉存貯浙榖運二萬六千石
  至漳州府倉庶便臨時分發至於漳泉乃唇齒之
  邦若明春漳州米糧一貴則泉州米價勢必漸騰
  亦宜預備今亦撥浙榖一萬石赴泉州六千石赴
  厦門再查南澳雖半屬廣東半屬福建向来只藉
  潮州之米今潮州米價毎石三両斷不能接濟且
[013-101a]
  南澳一島孤懸海外兵民雲集更宜先事圗維臣/
  将今秋所買江西之米二千石現在飭行布政使
  沈廷正委員運赴誠恐不敷今又撥米一千石續
  行運往理合一併奏
聞謹
 奏
撥運救濟甚屬妥協知道了常賚未到之先毋因陞任
卸事稍為怠忽更宜上緊料理方是
[013-101b]
  雍正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福建巡撫臣/毛文銓
  謹
 奏為恭謝
天恩事竊臣/具奏臣/衙門筆帖式端揆奉公守法原任
  下淡水巡檢魏如玉居官亷能并淡水同知王汧
  不畏強禦等因欽奉
硃批伏念臣/荷䝉
聖慈畀以封疆重任不能進賢退不肖罪實無辭臣/
[013-102a]
  讀之下不勝感激涕零臣/前保薦陶範張道沛二
  員臣/實昏庸未能信其才具操守何如只以現在
  所聞所見者冒昧具奏於既委之後留心查察知
  陶範緣練達鹽務而遂有營私之處臣/不敢回護
  即商之督臣/高其倬題㕘究審張道沛本任内有
  倉榖未清并聞從前有勒借屬員銀兩臣/亦不敢
  回護併即題㕘究審但識人之才實臣/所短兹奉
恩綸感愧無地謹具摺恭謝
[013-102b]
天恩伏乞
皇上聖鑒謹
 奏
知人原難何能保其終始如一察知其非而不袒護則
無過矣朕恐爾等封疆大吏或被屬員欺蔽故諄諄告
誡耳
  同日又
 奏為具奏奉發
[013-103a]
硃批原任督臣/滿保奏摺事竊臣/
皇上發交滿保奏摺三封臣/敬謹檢查内有
上諭一十三道清字奏摺一百七十二件漢字奏摺三
  十六件清漢摺一件漢字條陳二件陳受漣劣蹟
  欵单一紙臣/謹将滿保各摺内敷陳地方利弊保
  奏文武官員動用錢糧彌補庫帑收受規儀等項
  一切大小事務逐一詳查據實分别是非虚實間
  亦附愚昧之見恭摺齎奏伏乞
[013-103b]
皇上睿鑒其餘叩請調養
聖躬恭謝
天恩奏繳
硃批諭㫖恭請
陛見奏報雨水米價收成等件臣/不敢重複叙入煩瀆
聖聰其各原摺現交督臣/高其倬逐一檢查俟查清一
  併恭繳先此奏
聞謹
[013-104a]
 奏

将爾所奏之摺發與高其倬常賚同看矣
  同日又
 奏為奏
聞事竊查原任督臣/滿保於遵
㫖回奏事摺内奏稱臣/等所奏匣内另封紙靣䝉
御批總督滿保巡撫黄國材開看欽此臣/等開看乃監
[013-104b]
  察御史吳達禮題㕘安平逰擊游全興衰老應令
  休致摺内䝉
御批此係何故確議秉公具奏欽此查游全興因精於
  水師調補澎湖千總康熈六十年征𠞰臺灣時游
  全興率領自巳船隻歸入林亮董芳隊内将鹿耳
  門先行攻取與賊交戰四次皆身先士卒所以将
  伊保放閩安守備奉部議叙加以四級故臣/等保
  題奉
[013-105a]
㫖特授為臺灣水師營逰擊年纔五十八嵗身仍壮健
  但日在海船辛苦顔色蒼老身體亦瘦人亦老實
  不解言語應酬故外靣看得似老較其實並無衰
  老之處等語臣/查游全興於臺變時伊果實心効
  力與賊交戰之際身先士卒滿保所奏不虚今現
  任金門鎮標右營遊擊諳練水師營務但年實就
  衰矣理合據實奏
聞謹
[013-105b]
 奏
爾說與高其倬留心看驗如可以坐理營務防禦地方
尚不至於昏憒便多幾嵗年紀無妨
  同日又
 奏為奏
聞事竊查原任督臣/滿保為将督署所得之項奏陳等
  事摺内奏稱查臣/總督署内福建藩司毎年送火
  耗銀五千兩衙役錢糧二千兩為臣/養贍家口公
[013-106a]
  私賞賚之費浙江藩司無所給之項浙江鹽法道
  毎年送銀一萬兩司道府官内有饋送禮物臣/
  其居官行止亦間或收留此外州縣並武職之物
  俱不接受等語臣/查總督衙門藩司所與者毎年
  原止有五千兩并衙役馬械銀二千浙江藩司向
  無所給浙江鹽法道止有一萬兩至於司道府節
  禮滿保俱收即州縣之禮亦接獨武職之物間或
  接受又奏
[013-106b]
聞事摺内奏稱杭州開捐據布政使詳稱毎石折銀一
  兩八錢毎百兩增加十兩外毎石再加一錢八分
  除部費六分外其餘一錢二分以備各衙門使用
  今臣/不令分給各衙門盡令備辦公務等語臣/
  滿保在任時杭州開捐除部費公用外滿保另有
  加增取用之處但尚未知確數臣/既有所聞不敢
  不據實陳奏伏乞
皇上聖鑒謹
[013-107a]
 奏
據此亦情理所必有之事所奏甚公
  同日又
 奏為據實奏
聞事竊臣/查原任督臣/滿保於請
㫖事摺内奏稱漳州府知府員缺要緊欲将厦門同知
  耿國祚補放其厦門同知員缺将福州府通判馮
  □補放等語臣/查現任漳州府知府耿國祚實有
[013-107b]
  辦事之才滿保所奏不虚獨操守稍為不及並為
  人微有粗俗放縱之處至於馮□係平常之員與
  厦門同知一缺殊不相宜業經督臣/高其倬㑹㕘
  在案矣理合據實奏
聞謹
 奏
爾雖離任在即其耿國祚操守一節再三教訓伊加勉
常賚到時亦將此諭密傳與知令其留心試看
[013-108a]
   同日又
  奏為據實奏
 聞仰祈
 聖鑒事竊查浙江主考陳萬䇿自杭州撤闈之後來至
   閩省泉州原籍縁有該地方富民李尊性者於
聖祖仁皇帝忌辰演戲似此目無法紀之徒罪不可逭萬
   䇿亦云必當詳究及至知縣教官具詳學臣並司
   府衙門批查之後不審萬䇿何意忽欲消弭其事
[013-108b]
   此外户婚田土不問是非時復干預又萬䇿係泉
   州人氏家居晉江凡拜客必借提臣衙門執事八
   轎口出大言誇示文武各官頗多畏懼又萬䇿不
   顧通省大計忽欲市恩鄉里輙至明倫堂令將該
   縣府存倉積榖盡行動發平糶該縣向萬䇿云平
   糶倉榖當在青黄不接之候今尚非其時再四婉
   言停止萬䇿復諭鄉約逓呈請發嗣因衆鄉約亦
   稱實非其時而罷似此行為實乃輕舉臣/不敢隠
[013-109a]
  瞞理合奏
聞伏乞
皇上聖鑒謹
 奏
如此據實直陳朕甚嘉之爾等外任大臣能如是仰體
朕意而行将此等招揺之徒處分幾人孰敢復踵此習
斯實治天下之要道毋視為深刻之舉朕亦從不好苛
察也不若此天下事何能就理勉之勉之
[013-109b]
  雍正五年正月初七日福建巡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奏請
聖訓事竊惟福建地方山水交錯易於藏姦必宜刻刻
  防閑海洋已定有官兵分巡總巡之例而各處大
  山並無官兵巡查竊恐匪類潜匿其間日積月累
  漸難捕治臣/愚擬倣海洋廵查之例凡有名之大
  山揣時度勢或毎月或毎季令各該鎮守之副㕘
  遊等官遴遣標下能員酌帯兵丁改扮衣装密往
[013-110a]
  巡查是否可行伏乞
皇上指示遵行謹
 奏
曾經屢諭諸務與髙其倬㑹商爾仍只獨奏朕不解是
何意見也
  雍正五年二月初十日福建巡撫臣/毛文銓謹
 奏為
聖恩之高厚難名微臣/之感激無盡再陳謝悃仰祈
[013-110b]
睿鑒事竊臣/謭劣之材庸愚之質幸叨
皇上天恩由雲南布政使擢陞黔撫赴京
陛見又奉
特㫖巡撫閩疆
皇恩浩蕩
聖訓諄詳雖草木昆蟲尚有知覺況臣/亦存人性敢不
  仰體
皇上生成大徳冀伸報効微忱自惟才力不逮正深跼
[013-111a]
  靡寧何期
恩綸下頒陞臣/為鎮海将軍又䝉
特命來京聞
命之下驚惶無地感激涕零臣/犬馬之私得以仰覲
天顔庶可稍慰而京口重地一應沿海機宜更得敬聆
聖訓知所遵循臣/即粉身碎骨亦難仰報
皇上稠疊洪恩於萬一除遵例恭疏
 奏謝外合再具摺恭謝
[013-111b]
天恩伏乞
睿鑒謹
 奏
常賚到閩尚湏時日諸事勉為之陛見之說俟到任後
另行奏請或可不必至期候㫖再定
  同日又
 奉為欽奉
上諭事竊臣/於恭請
[013-112a]
聖安摺内欽奉
硃批伏讀
聖諭
皇上之教臣/者深望臣/者切而臣/之仰報
皇上者即捐糜頂踵亦難酬萬一今䝉
皇上天恩陞授鎮海将軍臣/現在閩撫之任自應在任
  一日盡一日之職更當竭力料理而未了各件欽
  奉
[013-112b]
聖諭令臣/明白交代新撫是
皇上之教臣/臣/者如此之深且切臣/雖駑駘若少疎
  懈致有錯繆何顔以對
聖主即夙夜問心又何以為人今奉
硃批臣/益當仰體
聖懐敬謹遵行理合奏
聞謹
 奏
[013-113a]
因楊文乾請假故命常賚暫署廣撫已復命何天培往
京口代爾署理矣爾其安心協助髙其倬料理閩省事
宜可也
  雍正五年四月初四日鎮海将軍署理福建巡撫
  印務臣/毛文銓謹
 奏為奏
聞事竊查粤省潮州府因連年薄收傳聞目下米價毎
  石約銀五両有餘臣/不敢岐視故上年曾經撥米
[013-113b]
  三千石接濟潮州嗣因粤省督撫移文中止遂將
  前項巳運之米添濟南澳兵民查今嵗潮州米價
  較之去年加長臣/與督臣/髙其倬商量倘江米運
  足如可移緩就急則必酌量或六千石或八千石
  或一萬石陸續運濟潮州至期另行奏
聞至南澳本年需米更急臣/等仰體
皇上一視同仁之意不敢稍諉粤東已先後運米八千
  七百六十餘石接濟在案合併奏
[013-114a]
聞謹
 奏
隣封皆係朕之赤子爾等自應不分彼此一視同仁者

  同日又
 奏為奏
聞事竊查臺灣孤懸海外有兇番之患有匪類之患而
  匪類為害更甚今北路兇番仰頼
[013-114b]
皇上天威業經臣/等㑹委𠞰平其南路兇番尚湏整頓
  臣/等復經嚴飭料理相機𠞰撫矣獨匪類之患臣/
  日夜繫心宻飭隄防今竟有罔知法紀之陳三竒
  等欲在阿猴林地方蟻聚為匪糾集未成即為營
  縣知覺各路星飛捕緝陸續拏獲首匪陳三竒并
  獲夥匪林居徐龍等一十一名據該鎮道府縣歴
  審縁已獲之徐龍并未獲之鄭填鄭合欲謀為匪
  因陳三竒曉地理并識字遂糾之入夥并推為首
[013-115a]
  各匪輾轉相糾除以上現獲之一十一名及未獲
  之鄭填鄭合二名外尚有未獲之黄六師陳老等
  一十一名各行分竄臣/與督臣/髙其倬商量海外
  不比内地更應從權料理以懾奸徒之魄兹經㑹
  行鎮道立將倡謀為首及為從而情重者俱令請
  出該鎮
王命就地正法餘犯均各牢固監禁聽候奏
聞去後兹據臺灣道吳昌祚報稱已請出鎮臣
[013-115b]
王命将為首之陳三竒一名正法将為從情重之林居
  黄允黄萬三名杖斃内徐龍一名亦係情重之犯
  因另有行刦之案應於彼案歸結餘俱監禁聽候
  等因前來除現獲之陳三竒一十一名外其未獲
  之鄭填等一十三名已據該鎮道府縣訊明悉屬
  同謀匪犯臣/等已飛飭作速嚴拏務獲另摺奏
聞謹将陳三竒等欲謀為匪及旋被拏獲并㑹行鎮道
  各縁由先行奏
[013-116a]
 聞伏乞
 睿鑒謹
  奏
 知道了果地方上文武官弁根本不失此等匪類亦何
 能為不過自取誅戮耳朕意惟以察吏治整營伍為先
 百凡務本為要防匪猶屬第二義也朕先批爾奏摺可
 與高其倬同看
 
[013-116b]
 
 
 
 
 
 
 
硃批諭㫖巻十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