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蕭氏續後漢書 > 蕭氏續後漢書 卷二十三


[023-1a]
欽定四庫全書
 續後漢書卷二十三    宋 蕭常 撰
  列傳十八
李意其蜀郡人有道術昭烈欲伐吳遣人迎之既至
訪以吉凶意其不答而索紙筆畫兵馬器杖十數紙已
便一一手裂之又畫一大人掘地埋之徑去帝不説已
而出師征吳敗績而還憤恥發病遂崩人乃知畫大人
而埋之者帝崩之象或云意其生於孝文帝時
[023-1b]
周羣字仲直巴西閬中人父舒學術於廣漢楊厚名亞
董扶羣少傳其父業專心候氣於庭中作小樓家富多
僮常令更直樓上望氣以告即自視之不避晨夜故凡
有氣候察之爲審是以所言多中州牧劉璋辟爲師友
從事建安十二年十月有星孛于鶉尾羣以爲荆州牧
將死而國亡明年秋劉表卒曹操取荆州而不能有十
七年十二月星孛于五諸侯羣以爲西方專據土地者
皆將失之是時劉璋據益州張魯據漢中韓遂據凉州
[023-2a]
宋建據枹罕其後相繼亡滅昭烈定蜀以爲儒林校尉
昭烈欲與曹操爭漢中以問羣對曰當得其地不得其
民若出偏軍必不利宜戒之時州後部司馬蜀郡張裕
字南和亦明占候而天資過於羣諫曰不可爭漢中軍
必無利後果得地而不得其民時遣將軍吳蘭雷銅等
入武都皆沒不還於是舉羣茂才裕私語人曰歳在庚
子天下當易代人宻白其言坐棄市裕又精相術每覽
鏡視其面自知當刑死未嘗不擲之于地羣卒子巨頗
[023-2b]
傳其術
吳範字文則㑹稽上虞人以治厯數知風氣聞於郡中
舉有道遭亂不行㑹孫權起東南範委質焉每有災祥
輙推數言狀其言多驗初權欲討黄祖範曰今兹少利
不如明年明年戊子荆州劉表亦身死國亡權遂攻祖
卒不能克明年軍出行及尋陽範見風氣因詣舡賀權
兵急行至即破祖祖夜亡權恐失之範曰未逺必獲至
五更中果得之劉表竟死荆州分割及壬辰歳範又曰
[023-3a]
歳在甲午劉𤣥德當得益州後吕岱從蜀還言𤣥德部
衆離散死亡且半事必不克權以難範範曰臣所言者
天道也而岱所見者人事耳昭烈卒得蜀權與吕䝉謀
襲關羽近臣多以爲不可權以問範範曰得之後羽在
麥城使使納降權問範竟當降否範曰彼有走氣言降
詐耳權使潘璋要其徑路覘者還白羽已去範曰雖去
不免問其期曰明日日中權立表下漏以待之及日中
不至權問其故範曰時尚未正中也頃之有風動帷範
[023-3b]
拊手曰羽至矣須臾外稱萬歳傳言得羽後權與魏爲
好範曰以風氣言之彼以貌來其實有謀宜爲之備昭
烈盛兵西陵範曰後當和好皆如其言拜騎都尉領太
史令權數訪其術袐之不以要者告權由是恨之初權
爲將軍時範常言江南有王氣亥子之間有大福慶權
曰若如所言以君爲侯及爲吳王範時侍宴曰昔在吳
中嘗言此事大王識之邪權曰有之因呼左右以侯綬
帶範範知權欲以厭前言輙手推不受及後論功行封
[023-4a]
以爲都亭侯詔臨出權恚其靳術削其名範爲人剛直
頗好自譽然與人交有終始嘉興魏滕者同郡相善滕
嘗有罪權怒甚云敢有諫者死範謂滕曰與汝偕死滕
曰死而無益何用死爲範曰安能慮此坐視汝邪乃髠
頭自縛詣門下使鈴下以聞鈴下曰必死不敢白範曰
汝有子邪曰有曰使汝爲吳範死子以屬我鈴下曰諾
乃排閤入言未卒權大怒投以㦸逡巡走出範因哭入
叩頭流血言與涕俱良久權意釋乃免滕滕見範謝曰
[023-4b]
父母能生我不能免我於死丈夫相知如汝足矣何用
多爲建興四年病卒預知死日謂權曰殿下某日當喪
軍師權曰吾無軍師範曰大王出軍臨敵須臣言而後
行臣乃殿下之軍師也至其日果卒滕字周林祖父河
内太守朗與八俊之列滕剛直行不茍合雖遭困厄終
不囘撓初亦忤䇿幾殆賴其母救䕶得免歴歴山潘陽
山隂三縣令鄱陽太守
趙達河内人少受學於漢侍中單甫用思精宻謂東南
[023-5a]
有王者氣可以避難故脱身渡江治九宫一筭之術究
其㣲㫖是以能應機立成對問若神至計飛蝗射隱伏
無一不中或難之曰飛者固不可校誰知其然此迨妄
耳達使人取小豆數升播之席上立處其數驗覆果信
嘗過其所知所知爲之具食食畢謂曰倉卒乏酒肴無
以叙意達因取盤中隻箸再三縱横之乃言卿東壁下
有美酒一斛又有鹿肉三斤何得言無主人情得慚曰
以卿善射故相戲耳遂出酒酣飲又有書簡上作千萬
[023-5b]
數著空倉中令達筭之達處如數云但有名無實其精
如此達祕惜其術自闞澤殷禮皆名儒善士親屈節受
學祕而不告太史丞公孫滕少師事達勤苦積年許授
之而復止滕它日齎酒具候顔色拜跪而請達曰吾先
人得此術欲圖爲帝王師自入仕來三世不過太史郎
誠不欲傳之人且此術㣲妙頭乘尾除一筭之法父子
不相語然以子篤好不倦今眞以相授矣酒數行達起
取素書兩卷大如手指曰當冩讀此則自解也吾久廢
[023-6a]
不復省今欲畨閲一過數日當以相與滕如期至則陽
求索驚言失之云女壻昨來必爲所竊初孫權行師毎
令達推步皆如其言權問其法達終不言以是見疎達
嘗笑謂諸星氣風術者曰當囘筭帷幙不出戸牖以知
天道而反晝夜以望氣祥不亦勞乎嘗引筭自校歎曰
吾筭且盡某年月日其終矣及期而卒
劉惇字子仁平原人遭亂避地廬陵以明天官事孫輔
占數顯於南土每有水旱盜賊皆先期以告無不中者
[023-6b]
輔異焉以爲軍師軍中敬事之號曰神明孫權在豫章
時有星變以問惇惇曰災在丹陽權曰何如曰客勝主
人至某日當得問時邊鴻作亂卒如其言惇於諸術皆
善尤明太一能推演其事窮盡要妙著書百餘篇名儒
刁𤣥稱美之惇亦寳祕其術故世無傳之者時有葛衡
者字思眞吳人明天官性機巧作渾天使地居于中以
機動之天轉而地止上應晷度皆驗不差
皇象字休明廣陵江都人幼工書時張子並陳梁甫能
[023-7a]
書甫恨逋並恨峻象斟酌其間備極其妙北方善者不
能及也于時有嚴武子卿者吳衛尉峻再從子也圍棋
莫與輩宋夀者占夢十不失一曹不興善畫孫權使畫
屏風誤落筆㸃素因就作蠅既進權以手揮之孤城鄭
嫗能相人及吳範劉惇趙達八人世皆稱妙謂之八絶
杜䕫字公良河南人以知音爲雅樂郎中平五年以疾
去官避亂荆州劉表令與孟曜爲漢帝合雅樂備表欲
庭觀之䕫曰今將軍號不爲天子合樂而庭作之無乃
[023-7b]
不可乎表納其言而止後表子琮附曹操操以䕫爲軍
謀祭酒參大樂事因令創制雅樂䕫善鍾律該通八音
聰敏過人惟歌舞非所長時散郎鄧靜尹齊善雅樂歌
師尹胡能歌宗廟郊祀之曲舞師馮肅服養曉知先代
諸舞䕫統研精遠考諸經近采故事教習講肄備作樂
器以復先代之樂漢鑄鐘工柴玉有巧思䕫令鑄銅鐘
其聲鈞清濁多不如法數毁屢作玉甚苦之謂䕫清濁
任意䕫玉更相是非操取所鑄更試然後知䕫爲精而
[023-8a]
玉之妄也於是斥玉爲養馬士曹丕時爲大樂令協律
都尉丕嘗令䕫與左願等於賔客之前吹笙鼓琴䕫有
難色丕不説後以它事繫䕫使願等就學䕫自謂所習
者雅樂仕宦有本意尤不樂竟免官卒弟子河南邵登
張泰桑馥皆至大樂丞下邳陳頏司律中郎將自左延
年等雖妙於音咸善鄭聲其好古存正皆不及䕫
馬鈞字德衡扶風人訥於言辯而巧思絶世曹叡時爲
給事中與常侍髙堂隆將軍秦郎語及指南車二子謂
[023-8b]
古無有記言之虚也鈞曰古有之顧未之思耳二子哂
之鈞曰空言無益不如試之於是隆等以白叡叡令作
之而車成鈞嘗見諸葛亮連弩曰巧則巧矣未盡善也
自言作之可令加五倍傅𤣥著書稱之曰馬先生天下
之名巧其爲時流推許如此
朱建平沛國人善相人曹操當國召爲郎子丕爲五官
將時坐客三千餘人丕問已年夀又令偏閲衆賔建平
曰將軍夀八十四十時當見小厄願謹䕶之謂夏侯威
[023-9a]
曰君四十九爲牧當有厄若過此可致七十致位公輔
謂應璩曰君六十二爲常伯有厄前此一年當見一白
狗而旁人不見也謂曹彪曰若據藩國至五十七當厄
於兵初穎川荀攸鍾繇相善攸先亡子幼繇經紀其家
欲嫁其妾與人書曰吾昔與公達嘗問相於建平建平
曰荀君雖少然當以後事付鍾君吾時嘲之曰惟當嫁
卿阿鶩矣何意此子竟爾蚤殁戲言遂驗乎今欲嫁阿
鶩使得善處追思建平之妙雖唐舉許負何以復加曹
[023-9b]
丕年四十病困謂左右曰建平所言八十謂晝夜也吾
其决矣未幾果死夏侯威爲兖州刺史年四十九十二
月上旬得創疾念建平之言自分必死至下旬疾愈歳
除晏僚属曰吾所苦漸平明日雞鳴年便五十建平之
戒過矣客罷至暝疾動夜半而卒璩六十一爲侍中直
省内歘見白狗問之衆人悉無見者於是數㳺飲自娛
過期一年年六十三卒曹彪封楚王年五十七坐與王
凌通謀死惟相王昶陳喜王肅有蹉跌云又善相馬丕
[023-10a]
將出取馬入建平道遇之語人曰此馬今日死矣丕將
乘馬馬惡衣香驚齧丕膝丕大怒殺之建興中卒
周宣字孔和安樂人爲郡吏太守楊沛夣人曰八月一
日曹操當至必與君杖飲以藥酒使宣占之時黄巾賊
起宣對曰夫杖起弱者藥治人病八月一日賊必除㓕
至期果破東平劉禎夢蛇生四足穴居門中使宣占之
宣曰此爲國夢非君家事也當殺女子之作賊者頃之
女賊鄭姜夷滅以蛇女子之祥足非蛇之所宜故也曹
[023-10b]
丕嘗問曰吾夢殿屋兩瓦墮地化爲雙鴛鴦此何祥也
對曰後宫當有暴死者丕曰吾詐卿耳對曰夫夢者意
耳茍以形言便占吉凶言未畢黄門令白宫人相殺無
幾丕復問曰我昨夜夢青氣自地屬天對曰當有貴女
子寃死時丕已遣使賜其妻甄氏死聞宣言而悔遣人
追之不及矣復問吾磨錢文欲令滅而愈益明何邪宣
悵然不對丕固問之對曰此陛下家事雖意欲爾而太
后不聽是以文欲滅而明耳時丕欲殺弟植逼於其母
[023-11a]
但貶爵秩以宣爲中郎屬太史嘗有問云吾夜夢芻狗
其占若何答曰君欲得美食耳有頃出行果遇豐膳後
又問云昨夜復夢芻狗何也對曰君欲墮車折脚宜戒
之有頃果如其言後又問復夢芻狗云何曰君家欲失
火當善䕶之俄而火起其人乃語宣曰前後皆不夢聊
試君耳何以皆驗對曰此神靈動君使言故與眞夢無
異也又問曰三夢芻狗而其占不同何也對曰芻狗者
祭神之物故君始夢當得飲食也祭祀既畢則芻狗爲
[023-11b]
車所轢故中夢當墮車折脚既車轢之後必載以爲樵
故後夢憂失火也宣之叙夢類此世以比建平之相曹
叡末年卒有趙直者亦善占夢漢前軍師魏延從諸葛
亮北征夢頭上生角旦以問直直謬曰麒麟有角而不
用此不戰而賊自破之象也退而告人曰角之爲字刀
下用也頭上用刀其凶甚矣竟爲楊儀所殺何祗嘗夢
井中生桑直曰桑非井中之物㑹當移植然桑字爲文
四十八君夀恐不過此祗後守犍爲卒時年四十八竟
[023-12a]
如其言
管輅字公明平原人貌寢而嗜酒飲食言戲不擇非類
故人愛之而不敬也父爲利漕長民郭恩者兄弟三人
皆得躄疾使輅筮之輅曰卦中有君本墓墓中有女鬼
非君伯母則叔母也昔饑饉之世當有利其數升米者
排之井中嘖嘖有聲推一大石下破其頭孤䰟寃痛自
訴於天於是恩涕泣服罪廣平劉奉林正月中婦疾困
已具送終之制輅占之曰命在八月辛卯日中時林謂
[023-12b]
不然已而婦疾愈至秋而殁輅嘗往見安平太守王基
基令作卦輅曰當有賤婦人生男墮地即走入竈中死
又牀上當有大蛇銜筆烏來入室中與燕共鬬燕死烏
去有此三怪基大驚問吉凶焉在輅曰官舍久逺魑魅
魍魎爲怪耳兒生便走非能自走直宋無忌之妖將之
入竈耳大蛇銜筆老書佐耳烏與燕鬬老鈴下耳今卦
中見象而不見其凶知非妖咎之兆自無所憂也後竟
無患清河王經去官還家語輅曰近有一怪欲煩作卦
[023-13a]
卦成輅曰爻吉不爲怪也君夜在堂戸有一流光如燕
爵者入君懷中殷殷有聲内神不安解衣彷徉招呼婦
人覔索餘光經大笑曰誠如君言輅曰吉遷官之兆也
其應行至頃之爲江夏太守輅嘗至安德令劉長仁家
有鵲鳴閤屋上其聲甚急輅曰鵲言東北有婦昨殺夫
牽引西家人不過日在虞淵之時告者至矣到莫果見
東北同伍民來告鄰婦手殺其夫詐言西家人與夫有
隙又至列人典農王𢎞直所有雄雉來集内鈴柱頭𢎞
[023-13b]
直大不安令輅占之輅曰吉五月必遷官至期果遷渤
海大守輅兄孝國居斥丘輅徃候之㑹有二客客去輅
謂孝國曰此二人天庭及口耳之間皆有凶氣異變俱
起雙䰟無宅流䰟于海骨歸于家法皆當死後數十日
二人飲醉夜共載車牛驚下道墮漳河中皆溺死于時
輅之鄰里外户不閉無敢爲盜清河太守華表召爲文
學掾安平趙孔曜薦輅於冀州刺史裴徽徽辟爲文學
從事一見與語便如故知再見轉鉅鹿從事三見遷治
[023-14a]
中尋轉别駕至十月舉秀才歳未盡三日吏部尚書何
晏召之適鄧颺在坐晏曰聞君蓍爻神妙試為作一卦
位當至三公不又問連夢青蠅數十集鼻端驅之不去
此何祥也輅曰君侯位重山嶽而懐徳者鮮畏威者衆
非小心翼翼多福之人又鼻者艮此天中之山髙而不
危所以長守貴今青蠅穢惡而集焉位峻者顚輕豪者
亡不可不思害盈之數是故山在地中曰謙雷在天上
曰壯謙則裒多益寡壯則非禮勿履未有損已而不光
[023-14b]
大行非而不傷敗願君侯追六爻之㫖彖象之義然後
三公可至青蠅可驅也颺曰此老生之常譚輅曰夫老
生者見不生常譚者見不譚晏曰正歳當相見既還具
以此語其舅夏大夫舅責輅言太切輅曰與死人語何
所畏邪舅大怒謂爲狂悖正歳西北大風後十餘日聞
晏颺皆爲司馬懿所殺舅氏乃服始輅過魏郡太守鍾
毓共論易義輅言卜可知死生之日毓使筮其生月日
如其言無差舛毓愕然曰君可畏也死以付天不以付
[023-15a]
君遂不復筮輅隨軍西行過毌丘儉先墓倚樹哀吟人
問其故輅曰林木雖茂無形可久碑誄雖美無後可守
𤣥武藏頭蒼龍無足白虎銜尸朱雀悲哭四危以備法
當滅族不過二年其應至矣卒如其言延熙十八年弟
辰謂輅曰司馬大將軍待君意厚冀當富貴乎輅太息
曰吾自知有命耳然天與我才不與我夀恐四十七八
間不見女嫁男娶婦若得免此欲作雒陽令可使枹鼓
不鳴路不拾遺但恐至太山治鬼不得治生人耳辰問
[023-15b]
其故曰吾額無生骨眼無守睛鼻無梁柱脚無天根背
無三甲腹無三壬此皆不夀之驗又吾本命在寅加月
蝕夜生天有常數不可得諱但人不知耳是歳八月爲
少府丞明年二月卒年四十八辰常欲從受卜相之術
輅曰夫卜非至精不能見其數非至妙不能覩其道孝
經論語足爲三公無用知之也故子弟無得傳其業者
贊曰天道茫昧不可致詰聖人不求知之惟知修吾之
德耳術如禆梓且或驗或否况餘人乎然數子之言時
[023-16a]
有可采姑存于篇亦遷史傳日者之意云
 
 
 
 
 
 
 
[023-16b]
 
 
 
 
 
 
 
 續後漢書卷二十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