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九朝編年備要 > 九朝編年備要 卷十四


[014-1a]
欽定四庫全書
 九朝編年備要巻十四   宋 陳均 撰
仁宗皇帝起己丑皇祐元年/止癸巳皇祐五年
己丑皇祐元年春正月甲午朔日有食之 張士遜薨
臨其喪
 翌日上謂輔臣曰昨有言庚戌是朕本命朕以師臣
 之舊故不避文彦博曰唐太宗辰日哭張公謹陛下
 過之逺矣㝷篆其碑首曰舊德
[014-1b]
二月彗出虛
 晨見東方西南指歴紫㣲垣至婁凡一百一十四日
 而没
求直言 行考課監司法
 轉運使副官滿差兩制臣寮考校分上中下六等
 嘉祐二年命翰林承㫖孫汴中丞張昇磨勘諸路轉
 運提刑課績
 六年頒行新定轉運使副提㸃刑獄課績院條制
[014-2a]
瀘蠻冦邉 詔近臣陳備邉䇿
 時契丹聚兵近塞上御便殿訪近臣以備邉之䇿三
 司使葉清臣上對曰陛下臨御二十八年未嘗一日
 暇逸而契丹頻歲為患者豈其將相大臣不得其人
 不能為陛下張威德而俾懐畏乎慶厯初劉六符來
 執政無術略以破狡謀逺致二十萬物永匱膏血以
 奉溪壑今詔問北使詣闕以西伐為名即有邀求何
 以答之臣聞誓書所載彼此無求况討元昊累年
[014-2b]
 契丹豈有毫髪之助今彼出師輒求我助違約甚矣
 若使辯士判其曲直要之一戰外破其謀豈不憚服
 茍肆侵凌方河朔災傷之餘野無廬舎我堅壁自守
 其能乆居然後設伏出竒邀擊首尾若不就擒亦大
 敗矣詔問輔翊之能方面之才與夫帥領偏禆孰可
 任者臣以為不患無人患有人而不能用耳今輔翊
 莫如富弼范仲淹夏竦鄭戩方面莫如韓琦田况劉
 渙孫沔帥領則王德用龎籍偏禆則狄青范金蔣楷
[014-3a]
 張亢劉貽孫王德基皆其選也而威禦綏寜即竦戩
 尤其所長詔謂朔方災傷軍儲闕乏此則三司失計
 置轉運不舉職非一日也如施昌言方欲辦事一與
 賈昌朝違戾遂被移徙軍儲何由不之先朝置内帑
 本備非常今為主者之吝自分彼我緩急不以為備
 則臣不知其所為也至如粒食難轉莫若使豪民詿
 誤得入粟以免杖笞必能速辦詔問戰馬乏絶何䇿
 可足臣前在三司嘗陳監牧之弊占良田九萬頃嵗
[014-3b]
 費錢百萬緡天閑之數纔三四萬急有征調一不可
 用今莫若賦馬於河北河東陜西京東五路上户一
 中户二户共一馬養馬者復其一丁則坐致戰馬二
 十萬不為難矣時户部副使包拯亦對西北形勢山
 川扼塞及所以先事選士積穀之䇿
三月葉清臣罷
 罷三司使出知河陽初河北轉運使失計軍儲清臣自
 汴漕米七十餘萬給之又請發大名府軍錢以佐邉
[014-4a]
 糴而賈昌朝格詔不從清臣固爭且疏其䟦扈不臣
 宰相欲兩平之因徙昌朝判鄭州而清臣有是命清
 臣天資爽邁遇事敢行奏對無所屈郭承祐妻華王
 元偁女封郡主給俸及承祐為殿前副都指揮使妻
 以不加封請增月給清臣執奏不可上曰承祐管軍
 妻又諸王女當優之清臣曰是終為僥倖遂巻其奏
 置懐中不行清臣至河陽未㡬卒
 四年秋昌朝除母喪以使相入見召赴邇英閣講乾
[014-4b]
 卦上曰將相侍講天下盛事昌朝稽首謝㝷命知許
 州
親試舉人
 賜馮京等四百九十餘人及第出身有差
夏五月幸後苑觀刈麥
 御寳政殿觀之謂輔臣曰朕新作此殿不欲植花卉
 而歲以種麥庶知穡事之不易也
六月初置觀文殿大學士
[014-5a]
 以祥源觀使賈昌朝為之仍命判都督朝會班中書
 門下視其儀物仍詔非嘗為宰相者毋得除
秋八月陳執中罷
 先是河決民流災異數見執中無建明但延接卜相
 術士言者屢攻之至是以足疾辭位罷去
以宋庠同平章事
 庠為相儒雅練故事自初執政遇事輒分别是非可
 否用是斥退及再登用遂浮沉自安然天資忠厚嘗
[014-5b]
 曰逆詐恃明殘人矜才吾終身不為也
䇿制科武舉
 賢良方正能直言極諫殿中丞呉奎入第四等武舉
 三十七人
九月嶺南蠻儂智髙冦邉
 邕州西南有廣源州雖號邕管羈縻其實服役於交
 趾初知儻猶州儂全福為交趾所虜其妻阿儂嫁商
 人生智髙因冐儂姓本雷火峒乆之復與其母出據
[014-6a]
 儻猶州建國曰大歴交趾拔之執智髙釋其罪使知
 廣源州居四年内怨交趾襲據安德州僣稱為南天
 王改元景瑞至是冦邕州詔江南福建發兵捕之
罷武舉 冬十二月汰諸路兵
 時天下患兵冗於是文彦博與樞密院龎籍同議省
 兵議者紛然以為不可上以為疑文彦博與龎籍共
 奏曰公私困極正坐冗兵果有患二臣請死之上意
 乃决於是汰陜西保捷軍及諸路羸兵為民者六萬
[014-6b]
 減廪粮之半者二萬又詔減陜西兵屯内地以實邉
 費
庚寅皇祐二年春正月行入中對貼法
 自慶厯末河北行四說法鹽課其一而并邉芻粟皆
 虚估數倍劵至京師反為富賈所抑鹽八百斤舊售
 錢十萬至是止六萬商又以賤估受劵取鹽不復入
 錢京師帑藏益乏乃詔王堯臣等同三司較近嵗天
 下財賦之數堯臣等請商人復入錢京師法視舊入
[014-7a]
 錢數稍增與鹽而并入邉中先得劵受鹽者河東陜
 西入芻粟直錢十萬止給鹽直七萬河北又損六萬
 五千且令入錢十萬於京師乃聽兼給謂之對貼於
 是入錢京師稍復如故
夏六月定舉主員
 先是京師提刑張易官滿將代並舉縣令十六人上
 意其請託乃詔監司以所部州之多少裁定其後又
 增縣令舉主至三員蓋官冗浸極保薦之法初畧而
[014-7b]
 後詳也
秋九月辛亥大饗明堂三聖並侑
 詔曰國朝三嵗親郊即合祭天地祖宗并配而百神
 從祀今祀明堂而禮官所定祭天不及地配坐不及
 祖宗未合三朝之制且移郊為大饗蓋為民祈福宜
 合祭皇地祗奉太祖太宗真宗并配而五帝神州地
 祗亦灌獻之日月河海諸神悉如圜丘從祀因謂輔
 臣曰禮非天降地出縁人情耳今禮官習拘儒之舊
[014-8a]
 傳舎三朝之成法非朕所以昭孝息民也
 先是内出手詔明堂禮畢毋得上尊號文彦博等固
 請不從
 先是宋庠建議以今年當郊而日至在晦用建隆故
 事宜有所避因請季秋大享於明堂詔從之上謂輔
 臣曰明堂者布政之宫天子路寢今大慶殿是也况
 明堂初已合祀天地於此乃以大慶殿為明堂又詔祠
 明堂宜盡物以遵典禮自乘輿服御諸物令有司裁
[014-8b]
 簡之
 宋祁上明堂通議二篇祁自叙畧曰上採三代旁搜
 漢唐禮之過者折之説之謬者正之以合開寳一王
 之典聊佐乙夜觀書之勤㝷以御撰明堂八曲𨽻太
 常及改文舞曰右文化俗武舞曰成功睿德
 於是百官皆進秩初彦博議覃恩參知政事髙若訥
 曰官濫久矣未有以節止今又啟之何也不聽及扈
 駕宿景靈宫有傳赦語百官遷秩者御史彭思永亟
[014-9a]
 上言不宜濫恩時三司使張堯佐覬執政内侍王守
 忠求為節度使思永率同列言之或曰宜待命行思
 永曰寧先事而言使己得罪不可使命出移過朝廷
 遂獨奏曰外戚秉政宦官用事非宗社福上怒詔詰
 所從受知諫院呉奎言御史許風聞言事若窮覈主
 名則後無敢告以事者是朝廷自蔽耳目也中丞郭
 勸亦言思永納忠不宜深罪堯佐守忠之議遂格而
 思永㝷罷御史知宣州
[014-9b]
 㝷命彦博等編修大享明堂記越明年二月上之
 先是資政殿學士知杭州范仲淹建言祀明堂曠禮
 宜召元老舊德陪位于廷乃詔南京起太子太保杜
 衍西京起太子少傅任布陪祀且供帳都亭驛待之
 既而二人皆以老疾力辭不至遂賜衣帯器幣自後
 每遇大禮而前兩府致仕者率有詔召焉然亦無至
 者
申嚴内降執奏法
[014-10a]
 詔内降指揮許執奏敢因縁干請者臺諫察舉先是
 上諭輔臣可於赦文中禁止内降庶澄清宿弊輔臣
 等言載之赦文恐未盡聖意乃别下此詔
 至和元年又詔内侍傳宣令都知司劄報被受者覆
 奏景祐五年又詔今後臣僚於内侍省御藥院内東
 門進文字者令逐處申文書再取㫖諫官韓絳嘗因
 對言曰天子之柄不可下移當間岀睿斷上曰朕
 固不憚自有處分所慮未中理而有司奉行則害己
[014-10b]
 加於人故先盡大臣之慮而後行之絳又言有林獻
 可者遣其子以書詆臣多斥中外大臣之失臣不敢
 不以聞上曰朕不欲留中恐開隂訐之路苐焚之
冬閏十一月置詳定大樂局
 詔中書門下集兩制太常官置局於秘閣詳定大樂
 翰林學士王堯臣請命天章閣待制趙師民預詳定
 仍乞借髙若訥所校十五等古尺並從之落胡瑗致
 仕為國子監直講同議大樂又召益州進士房庶除
[014-11a]
 校書郎宋祁嘗上庶所著樂書補亡二篇既召赴闕
 庶自言嘗得古本漢志云度起於黄鐘之長以子穀
 秬黍中者一黍之起積一千二百黍之廣度之九十
 分黄鐘之長一為一分今文脱之起積一千二百黍
 八字故自前世以來累黍為尺以制律是律生於尺
 尺非起於黄鐘也且漢志一為一分者蓋九十分之
 一後儒誤以一黍為一分其法非是當以秬黍中者
 一千二百實管中黍盡得九十分為黄鍾之長九寸
[014-11b]
 加一以為尺則律定矣直秘閣范鎮是之乃言曰李
 照以縱黍累尺管空徑三分容黍千七百三十胡瑗
 以横黍累尺管容黍一千二百而空徑三分四釐六
 毫是皆以尺生律不合古法今庶所言實千二百黍
 於管以為黄鍾之長就取三分以為空徑則無容受
 不合之差校前二説為定蓋累黍為尺始失於隋書
 當時議者以其容受不合棄而不用及隋平陳得古
 樂器髙祖聞而歎曰華夏舊聲也遂傳用之唐祖孝
[014-12a]
 孫張文收號稱知音亦不能更造尺律止法隋之古
 樂制定聲器朝廷乆以鍾律未正屢下詔書博訪羣
 議冀有所獲今庶所言以律生尺誠衆論所不及請
 如其法試造尺律更以古器参考當得其真乃詔王
 洙與鎮同于修制所如庶説造律尺龠律徑三分圍
 九分長九十分龠徑九分深一寸尺起黄鍾之長加
 十分而律容千二百黍初庶言太常樂髙古樂五律
 比律成才下三律以為今所用黍非古之所謂一
[014-12b]
 稃二米黍也尺比横黍所累者長一寸四分庶又言
 古有五音而今無正徴音國家以火德王徴屬火不
 宜闕今以旋相五音相生法得徴音又言尚書同律
 度量衡所以齊一風俗今太常教坊鈞容及天下州
 縣樂各自為律非書同律之義且古者帝王巡狩方
 岳以考禮樂同異以行誅賞謂宜頒律格自京師及
 州縣無容輒異有擅髙下者論之上召輔臣睹庶所
 進律尺龠又令庶自陳其法因問律吕旋相為宫事
[014-13a]
 令撰圖以進其論以五正二變配五音迭相為生衍
 之成八十四調舊以宫商角徴羽五音次第配七聲
 然後加變宫變徴二聲以足之庶推以旋相之法謂
 五行相戾非是當改變徴為變羽易變為閏隨音加
 之則十二月各以其律為宫而五行相生終始無窮
 詔以其圖送詳定所庶又論吹律以聽軍聲者謂以
 五行逆順可以知吉㓙先儒之説略矣是時胡瑗等
 制樂己有定議特推恩而遣之鎮為論于執政曰今
[014-13b]
 律之與尺所以不得其真由累黍為之也累黍為之
 者史之脱文也古人豈以難曉不合之法書之於史
 以為後世惑乎殆不然也易曉而必合也房庶之法
 是矣今庶自言其法依古以律而起尺其長與空徑
 與容受與一千二百黍之數無不合之誠如庶言此
 至真之法也且黄鍾之實一千二百黍積實分八百
 一十于算法圓積之則空徑三分圍九分長九十分
 積實八百一十分古律也律體本圓積之是也今律
[014-14a]
 方積則空徑三分四釐六毫比古大矣故圍十分三
 釐八毫而其長止七十六分二釐積實亦八百一十
 分律體本不方方積之非也其空徑三分圍九分長
 九十分積實八百一十分非外來者也皆起於律也
 以一黍起於九十尺與一千二百黍之起於律皆取
 於黍今議者獨於律則謂之索虛而求分亦非也其
 空徑三分圍九分長九十分之起於律與空徑三分
 四釐六毫圍十分三釐八毫長七十六分二釐之起
[014-14b]
 於尺古今之法疏密之課其不同較然可見何所疑
 哉若以為工作既乆而復改為則淹乆歲月計費益
 廣又非朝廷制作之意也其淹乆而計費廣者為之
 不敏也今庶言太常樂無姑洗夾鍾太蔟等數律就
 令其律與其説相應鍾磬每編才易數枚因舊而圖
 新敏而為之則旬月之功也又何淹乆而廣費哉執
 政不聽
 四年冬知制誥王洙等獻新樂議者以為鐘磬皆不
[014-15a]
 合古遂復命廷臣詳定仍命參政劉沆梁適監議而
 當議者各安所習乆而不决乃命諸家各作鍾律以
 獻五年九月親臨視之遷胡瑗阮逸等官而議者謂
 黄鍾為萬事根本故尺量權衡皆起於黄鍾至隋用
 累黍為尺而制律容受卒不能合及平陳得古樂遂
 用之唐興因其聲以制樂其器無法而其聲猶不失
 於古五代之樂大樂淪散王朴始用尺定律而聲與
 器皆失之故太祖患其聲髙特減一律至是又減半
[014-15b]
 然太常樂比唐聲尤髙五律比今燕樂髙三律上雖
 勤勞於制作未能得其當者有司失之於以尺生律
 也
 史臣蒲宗孟李清臣曰世號太常為雅樂而未嘗施
 於燕享豈以正聲為不美聽哉夫樂者樂也其道雖
 㣲妙難知至於奏之而使人悦豫和平此不待知者
 而後能也嘗竊觀於太常其樂縣鍾磬塤篪搏拊之
 器與夫舞綴羽籥干戚之制蓋皆放諸古矣建振作
[014-16a]
 之則聴者不知為樂而觀者厭焉豈所謂古樂其聲
 真若此哉孔子惡鄭聲恐其亂雅亂之云者似是而
 非也孟子亦曰今樂猶古樂然今太常獨與教坊樂
 音殊絶何哉昔者李照胡瑗阮逸改鑄鐘磬處士徐
 復笑之曰聖人寓器以聲不能求其聲而更其器其
 可用乎照瑗逸制作乆之卒無成蜀人房庶亦深訂
 其非是因著書論古樂與今樂本末不逺其大略以
 為上古世質器與聲樸後世稍變焉金石鍾磬也後
[014-16b]
 人易之為方響絲竹琴簫也後世變之為箏笛匏笙
 也攅之以斗塤土也變而為甌革麻料也擊而為鼓
 木柷敔也貫之為板此八音者於世甚便而不逹者
 指廟樂鎛鍾鎛磬宫懸為正聲而概謂胡部鹵部為
 淫聲殊不知大輅起於椎輪龍艘生於落葉其變則
 然也古者以俎豆食後世易之以杯盂古者簟席以
 為安後世更之以榻桉雖使聖人復生不能捨桮盂
 榻桉而復俎豆簟席之質也然則八音之器豈異於
[014-17a]
 此哉孔子曰放鄭聲鄭聲淫者意以其器不若古哉
 亦疾其聲之變耳試使知樂者由今之器寄古之聲
 去其惉懘靡曼而歸之中和雅正則感人心導和氣
 不曰治世之音乎然則世所謂雅樂者未必如古而
 教坊所奏豈盡為淫聲哉數子紛紛改制鍾律而復
 庶之論獨如此故綴其語存之以俟知音焉
 時知諫院范鎮上書論樂略曰陛下制樂三年有司
 之論紛然未决蓋由不識其本而爭其末也樂者和
[014-17b]
 氣也發和氣者聲音也而聲音生於無形古人以有
 形之物傳其法然後無形之聲音得而和氣可導有
 形者秬黍也律也尺也龠也鬴也斛也算數也權衡
 也鍾也磬也是十者必相合然後為得而今皆相戻
 按詩誕降嘉種維秬維秠許慎云秠一稃二米今秬
 黍皆一米律尺龠鬴斛形制皆與古異算法則以方
 法算圓分又權衡起於黍而黍未真臣固知其無形
 之聲音不可得而知也議者謂當今宜先政令而禮
[014-18a]
 樂非所急此臣之所惑也倘使有司合禮樂之論是
 其所是非其所非陛下親臨决之顧於政令不已大
 乎昔漢諸儒議鹽鐵後世猶傳鹽鐵論方今定雅樂
 願令有司人人各議合為一書則孰不自竭請權罷
 詳定修制二局俟真黍至然後為樂則必得至當而
 無事乎浮費也詔送詳定所鎮説自謂得古法然集
 賢校理司馬光數與之論難以為勿合世鮮律鍾之
 樂卒莫能辨其是非焉
[014-18b]
詔后妃家勿除二府
 初慶厯中諫官余靖言張堯佐親聨宫掖不宜任事
 至是諫官呉奎又言郭承祐以舊恩為宣徽前知應
 天所為多不法詔奪承祐宣徽使而有是命
 時堯臣為宣徽南院使淮康軍節度景運宫使復加
 郡牧制置使又賜堯佐二子出身於是知諫院包拯
 等言陛下即位僅三十年未有失道敗德之事自五
 六年來擢用堯佐羣臣皆竊議以為其過不在陛下
[014-19a]
 在女謁近習與執政大臣也蓋女謁近習知陛下繼
 嗣未立既有所私莫不潜有趨向執政大臣不能進
 規以義乃從諛順㫖髙官要職以委堯佐惟恐不滿
 其意况下制之日陽精晦塞氛霧䝉孛望陛下斷以
 大義亟命追寢必不得已宣徽節度擇與一焉如此
 則合天地順人情矣中丞王舉正言堯佐緣妃家一
 日領四使使賢士大夫無所勸不報舉正後與御史
 唐介及臺諫官合奏請中丞留百官班廷諍有詔止
[014-19b]
 之上曰言事者謂堯佐不可為執政當優與之官爵
 今其言反覆朕終不欲加言者以罪樞密副使梁適
 曰臺諫論事乃其職堯佐領四使誠過恐非所以全
 之乃罷堯佐宣徽景靈二使
秀州地震
 有聲如雷
十二月班家廟制
 本朝士大夫無襲爵故不建家廟而四時祭於屋室
[014-20a]
 慶歴初雖赦書許立而有司未能推述先典至是宋
 庠言禮官既不講求私家何緣擅立乃下有司詳定
 學士承㫖王堯臣等定平章事以上立四廟尚書節
 度使以上立三廟餘官祭於寢凡得立廟者許嫡子
 孫襲祭以主祭至是班其制而議者不一遂終不果
 行
三司上會計録
 三司使田况約景德會計録以今財賦所入較多於
[014-20b]
 景德而嵗之所出又多於所入因著皇祐會計録上
 之
 是年正月命近臣同三司校財賦出入數王堯臣等
 以慶厯皇祐總四年凡財賦出入參其登耗皇祐元
 年入一億一千餘萬而所出無餘至四年春書成上
 之詔付三司取一嵗中數以為定式
 英宗治平中韓絳上會計録内外嵗入一億一千餘
 萬出一億二千餘萬諸路積一億萬而京師不與焉
[014-21a]
 時兵數少損𨽻籍者猶百十六萬而宗室吏員視皇
 祐亡慮增十之三
河北水
 詔蠲其租仍出内藏錢四千萬緡紬絹四十萬疋下
 本路便糴粮草詔戒安撫運使不得以物帛責擾民
 間且諭宰執曰朕宫中不妄用一錢惟以寛民賦豈
 可惜費也
辛卯皇祐三年春正月淮南分東西路 二月復入中
[014-21b]
見錢法
 自三説四説二法並行不數年間茶法復壊芻粟之
 直大率虛估居十之八劵至京師為南商所抑北商
 無利三司患之請行貼直之法每劵值十萬比市估
 三千倍為六千復入錢四萬四千貼為五萬給茶直
 十萬詔又損錢一萬然亦不足以平其直入中者少
 公私大弊知定州韓琦以為言下三司議三司奏自
 改法至今凡得穀二百二十八萬石芻五十六萬圍而
[014-22a]
 費緡錢一千二百九十五萬茶鹽香藥民用有限今
 散於民間既多積而不售價日益損𣙜貨務税課不
 過五百萬緡其利害灼然可見請復行見錢法詔從
 其請仍一用景祐三年約束又懼好事者之横議也
 乃詔自今議者並須究知厥理審可施用若事己上
 而騐問無狀者置之重罰
 時戍兵多苦食不足陜西轉運李參視民闕乏時令
 自隱度穀麥之入預貸以官錢麥熟則償謂之青苖
[014-22b]
 錢數年兵食常有餘其後青苗法皆取諸此朝廷患
 入中法嵗費增廣參請飛錢於邉郡以平估糴權罷
 入中此參之去省𣙜貨錢以千萬計
三月宋庠罷
 知河南府以言者論其不戢子弟在政府無所建明
 也
 治平三年卒諡元憲英宗篆其碑曰忠規懿範
夏四月以曾公亮為翰林學士
[014-23a]
 公亮自為集賢校禮郎預經筵凡十餘年上每厚遇
 之及遷學士管勾三班公亮盡取前後條目置於座
 側案以從事老胥皆束手無能為也後至者卒莫能
 易
五月置河渠司
 於三司
六月視大長公主疾
 齊國大長公主喪自后妃以下候問進拜用家人禮
[014-23b]
 上親舐主目左右皆感泣上亦悲慟
秋七月定太學生員
 舊制二百人如不能充數以百人為限
復用孔氏知仙源縣
 詔用以孔氏知縣近廢不行宜復舊
 治平初復從京東提刑王綱之請勿用孔氏以重養
 民之官
更樂名
[014-24a]
 曰大安
河决大名府
 館陶郭固口命塞之
罷徙州長吏十六人
 上謂輔臣曰近日職司以長吏不理聞者多矣長吏
 者民之性命而可不重乎宜擇其甚者罷之小者易
 之
 楊景宗嘗請郡上曰景宗章惠太后之弟豈不念之
[014-24b]
 但貪戾之性老而益甚不可與郡
減丁米
 減郴永等州凡十萬餘石
 是冬減漳泉興化軍丁米主户三之一客户半減之
八月京東淮浙等七路饑
 遣李兑等四人體量安撫又以武臣副之時七路饑
 長吏多非其人又轉運使頗肆科擾民不聊生上乃
 命中書擇使者按視之諫官呉奎言近歲以來水不
[014-25a]
 潤下盜賊横起皆隂盛所致夫帝王之美莫大乎進
 賢退不肖今陛下知賢不能進知不肖不能退重以
 内寵驕恣近習回撓夷狄桀驁䜛邪交傷隂盛如此
 寜不致大異哉且朝廷之過常在乎無事之時因循
 而不為有事之後顛沛而失措中外臣僚平時建一
 䇿舉一官雖有可取皆抑而不行又從而媒孽謂之
 生事如河東河北盗賊行路之人皆已傳布而大臣
 不以為事至執通判傷巡檢然後倉皇於數路之間
[014-25b]
 移易官守重賞以募之不亦晚乎事將有大於此者
 陛下幸留意焉
 時大理寺言信州民有刼米而傷主者法當死上謂
 輔臣曰飢而刼民則可哀盗而傷主則難恕雖然細
 民無知終緣飢耳遂貸之
罷遣馮道孫舜卿
 馮道曾孫舜卿上道官誥二十通乞録之上謂輔臣
 曰道相四朝而偷生茍禄無可旌之節所上官誥其
[014-26a]
 給還之
九月為夏竦成服
 竦薨訃聞上謂輔臣曰竦嘗事東宫情所憫傷若依
 禮官所擇日子則在大燕之後豈可先作樂而後舉
 哀也乃命以甲子曰成服於苑中
賜侍講筵官坐
 侍讀官當侍講讀者立侍餘皆賜坐
冬十月除解鹽禁
[014-26b]
 初范祥議解鹽通商論者爭以為非是朝廷察其可
 用委祥推行而御史知雜何剡復以為言遣户部使
 包拯馳視還言行之便至是磨勘司李徽之猶以為
 不便驛召祥至與三司雜議皆是祥所建詔從之於
 是三司使田况請乆任祥以專其事就擢祥為轉運
 使以寵之祥初言歲入緡錢可二百三十萬是年入
 二百二十萬明年二百十五萬校慶歴六年增六十
 八萬七年增二十萬又舊歲出𣙜貨務緡錢慶歴中
[014-27a]
 或六百四十萬或四百八十萬至是𣙜貨務錢不復
 出其後嵗所入雖盈縮不常至五年猶及百七十八
 萬
唐介貶
 先是張堯佐復除宣徽使殿中侍御史裏行唐介謂
 同列曰是欲與宣徽而假河陽為名耳爭之未聴自
 劾亦不報介又言平章事文彦博向守蜀為間金竒
 錦因中官獻宫掖得為執政甘陵討賊因明鎬功遂
[014-27b]
 叨相位前日堯佐除命臣面承諭乃知出於中書擬
 進蓋彦博顯用堯佐隂結貴妃陷人主有私後宫之
 名而自為榮身之計彦博頃求外補諫官呉奎觀望
 挾奸言其才未可聴引去由是彦博專政威福在己
 雖有過人不敢議望賜斥罷以富弼代之上怒甚却
 其奏勿視曰將貶若矣介徐讀竟又言愚臣忠憤所
 激雖鼎鑊不避也上即座召二府視之曰介論事不
 足責至謂彦博因縁妃嬪進用此何言耶樞密副使
[014-28a]
 梁適叱介下殿命舎人草詔殿廬貶春州别駕修記
 注蔡襄中丞王舉正皆言介貶太重而上亦中悔勅
 朝堂曉諭百官因謂輔臣曰介有母徙便地然後徙
 介英州别駕遣中使䕶送之復取其奏以入介自是
 直聲聞天下御史知雜陳升之上章曰為國如介者
 有㡬今投之瘴癘臣恐言者箝口矣越明年正月徙
 介監郴州酒税
文彦博罷
[014-28b]
 出知許州或言張堯封彦博父客也彦博知益州貴
 妃有力焉因風彦博織燈籠錦以進貴妃服之上驚
 顧曰何從得此妃正色曰文彦博所織也彦博與妾
 父有舊然妾焉能使之特以陛下故耳上悦自是意
 屬彦博及為參知政事明鎬討王則未克上甚憂之
 語妃曰大臣無一人為國了事日日上殿何益妃密
 令人語彦博翌日彦博入對乞身徃破賊上大喜彦
 博知恩州十數日賊果平即軍中拜相議者謂彦博
[014-29a]
 因鎬以成功其得相由妃力也介既用是深詆彦博
 雖坐貶彦博亦出其事之有無卒莫辨云
以龎籍為平章事 呉奎罷
 自知諫院出知密州知諫院包拯言唐介彈大臣并
 以中奎乞且留奎供言職上曰介言奎拯皆隂結文
 彦博今觀此奏非誣也因謂宰臣曰諫官御史必用
 忠厚淳直通世務明治體之人以革浮廢之弊宰相
 既承聖諭自是凡詔舉臺職必載上語勅中
[014-29b]
壬辰皇祐四年春三月包拯罷
 自知諌院出為河北都轉運拯在諌院數論大臣斥
 權倖請罷河北屯兵分之河南諸郡遇警即發如或
 戍兵不可遽減則訓練義勇以鎮邉備雖小給餱糧
 每嵗不當屯兵一月之費用一州賦可給義勇十八
 萬事卒不行
夏四月儂智髙陷邕横等州
 先是智髙復貢金函書請内屬知邕州陳珙上聞不
[014-30a]
 報時邕州庭中有白氣而江水溢司戸孔宗旦以為
 兵象度智髙必反以書告珙不聴智髙既不得請日
 與交趾為讐且擅山澤之利遂招納亡命數出敝衣
 易穀食紿言洞中飢部落離㪚故邕不設備智髙乃
 與廣州進士黄師宓及其黨日夜謀入冦一夕焚其
 巢穴紿衆曰平生積聚今為天火所焚無以為生計
 窮矣當㧞邕州據廣州以為王否則兵死是月率衆
 五千沿江東下攻破邕州横江寨張日新等死之陷
[014-30b]
 邕州都監張立司戸孔宗旦罵賊而死珙以下皆遇
 害於是智髙即州偽建大南國僣號仁惠皇帝改年
 啟歴赦境内師宓等皆稱中國官名進陷横貴龔藤
 梧封康端州惟封州守臣曹覲康州守臣趙師旦監
 押馬貴戰死諸州守臣張仲李植江滋丁寳臣等並
 遁
 覲修古兄子也修古無子以覲為後覲死録其子且
 以其弟現為建安簿官滿修古妻又乞别養凡三注
[014-31a]
 現建州官
 慶厯間蠻嘗入冦知邕州盧革移書安撫使杜杞言
 嶺外小郡地里相近者可量合併之使緩急冦至可
 以共禦
圍廣州
 前二日有告急者知州仲簡以為妄囚之下令曰有
 言賊至者斬以故民不為備及賊至乃令民入城民
 爭以金貝遺閽者求先入踐死者甚衆餘皆附賊賊
[014-31b]
 勢益張廣惠等州提舉捉賊武日宣惠州巡檢魏成
 憲邀擊於城下並死之
范仲淹薨
 仲淹内剛外和為政忠厚所至有恩邠慶二州之民
 皆畫像立生祠其卒也哭之如父諡文正上篆其碑
 首曰褒賢
 初羣盗剽刦淮南將過髙郵知軍晁仲約諭富民出
 金帛具牛酒徃迎之盗悦徑去不為暴事聞富弼議
[014-32a]
 誅仲約以正法仲淹欲宥之爭於上前上卒從仲淹
 言既而弼愠甚謂仲淹曰方今患法不舉法舉而多
 方沮之何以整衆仲淹密告之曰祖宗以來未嘗輕
 殺臣下夫輕道人主以誅殺它日手滑雖吾軰亦未
 敢自保也弼終不謂然其後兩人相繼出使弼還自
 河北至國門不許入未測上意比夜傍徨不能寐遶
 床歎曰范六丈聖人也
六月以狄青為樞密副使
[014-32b]
 中丞王舉正言青出兵伍為執政本朝所無恐四方
 輕朝廷左司諫賈黯亦言國初武臣有忠勳者不可
 勝數然未聞以卒伍登帷幄者今不可有五四夷聞
 之有輕中國心一也小人無知翕然向之撼揺人心
 二也大臣將恥與為伍三也不守祖宗成規而自比
 五季亂政四也青雖才勇未聞有破敵功失駕馭之
 術五也皆不能奪
秋七月智髙遁
[014-33a]
 初魏瓘知廣州築城鑿井蓄水作大弩為守備至是
 智髙為雲梯土山攻城甚急又斷流水而地堅井飲
 不竭弩發輒中中輒洞潰智髙力屈時知英州蘇緘
 募壯勇數千人赴難屯邉渡村扼其歸路得黄師宓
 父縳之以徇又畨禺縣令蕭注亦募土丁及海上强
 壯三千餘人與智髙衆格鬭焚其戰艦即日發縣門
 援兵及民持牛酒芻糧相繼入城城中始有生意時
 轉運使王罕方徃潮州議鹽事知廣州仲簡募人置
[014-33b]
 書足間間要罕罕得書即亟歸行至惠州州之惡
 少乘人不寧相率為盗田里驚擾罕入城鎮撫及郊
 遮罕求救䕶者數千人罕慰諭之曰己召兵行至矣
 然其實未知䇿所出也乃思其父嘗言遇事有疑當
 謀諸老者老者未必智過人但渉世乆故也乃遣左
 右擇父老可與語者得數十人召問之父老曰某屬
 各有佃客少者數家多者數十家欲隨鄉村自召集
 家有兵器者願授之使相保聚罕曰有佃客者計如
[014-34a]
 是得矣無佃客奈何吾有以處此矣時罕所至村有
 耆長三人人有壯丁五七至十人𨽻之乃召耆長令
 發田民增壯丁人各二百又召尉亦令發里民增弓
 手二千已時下令約申時而集有榜募有才伎方略
 者皆聴自効許有功大者賞以官次者賞以金帛頃
 之得數千人閲試可用尤善者以為大甲頭次者以
 為小甲頭約使領衆而耆長所發乆之無至者時有
 一婦人訴僕夫奪其釵珥且汚辱之罕斬以徇曰此
[014-34b]
 耆長發為壯丁不肯行者又得剽掠者十八人皆斬
 之徇如初於是民相傳竦動至申時耆長三人得壯
 丁六百尉得弩手二千皆集罕使十人為小甲置小
 甲頭百人為大甲置大甲頭及副主之取庫絹染緋
 為大小旗幟授之得牛羊數千令戸出湯割革為盾
 形柔之湯中每革削竹籖十六夾穿之以木為鼻使
 持以自蔽又斬枯竹數千銛其首使持以為兵得公
 私弓矢刀槍皆以授民約令備守田里遂安因檄告
[014-35a]
 境内及傍州縣皆准此行之數日衆大集威望遂振
 州之惡少年皆已𨽻行伍不得復動外之他盗亦不
 敢發罕於其間選鋭士得三千人又選鋭卒魁梧有
 材伎者得數十人以舟百四十艘載之建旗幟作樂
 順流趨廣州未至從卒有進言者曰廣之南門去水
 尚百餘歩賊兵在旁如吾衆趨門賊若來搏之必亂
 矣於是使士皆登岸斬木為鹿角得數千既至使從
 卒魁梧有材技者先以鹿角登岸上屬於南門湏臾
[014-35b]
 積之髙數尺智髙建黄蓋擁衆臨觀相去二三十歩
 間見已設鹿角遂不犯罕徐勤兵作樂開南門以入
 於是蔬薪食物始通人心稍安益修守備智髙知不
 可拔凡圍五十七日始觧去自清逺濟江擁婦女作
 樂而行攻賀州不克張忠楊逵李貴邀擊之于白舊
 路口龍岫峒並死之陷昭州鈐轄李正隆死焉又襲
 殺蔣偕於太平埸
八月以孫沔為廣南安撫使内侍石全彬副之
[014-36a]
 初以沔知秦州入見上以秦事勉之對曰臣雖老然
 秦州不足煩聖慮陛下當以嶺南為憂也臣觀賊勢
 方張官軍朝夕當有敗奏既而張忠等敗聞上聞南
 事誠如沔料時己命余靖經制廣東西盜賊乃除沔
 湖南江西安撫使沔以南方兵連為賊所破氣懾不
 可用請益發騎兵且增選偏禆二十人求武庫精甲
 五千參政梁適折沔曰毋張皇沔曰前日惟無備故
 至此今指期滅賊非可以邀倖勝乃欲示鎮静耶夫
[014-36b]
 實備不至而貎為鎮靜危亡之道也居二日促行才
 與兵七百沔憂賊度嶺而北乃檄湖南江西曰大兵
 且至其繕治營壘多具燕犒賊疑不敢復侵沔行至
 鼎州復有詔加廣南東西路安撫使
九月命狄青討智髙
 上己命孫沔余靖而猶以為憂於是青上表請行青
 入對自言臣起行伍非戰無以報國願得蕃落數百
 騎益以禁兵羈賊首致闕下上壯其言遂除青宣徽
[014-37a]
 南院使宣撫荆湖經制廣南賊盗事入内都知任守
 忠為之副知諫院李廣言唐失其政以宦者觀軍容
 致主將掣肘是不足法遂罷守忠青以賊便於乘髙
 履險歩兵力不能抗故每戰必敗願得西邉蕃落兵
 自從或謂南方非騎兵所宜髙若訥言蕃落善射耐
 艱苦上下山如平地當瘴未發時疾馳破之必勝之
 道也青卒用騎兵破賊
冬十月智髙陷賔州
[014-37b]
 守臣程東美遁
復入邕州
 守臣宋克隆遁
廣西分三路
 置宜容邕三州安撫都監樞密副使王堯臣請析廣
 西宜容邕州為三路以融柳象𨽻宜州白髙賓雷觀
 鬱林化滕梧龔瓊𨽻容州欽賔亷横潯貴𨽻邕州遇
 蠻入冦三路會支郡兵經略安撫居桂州以統制焉
[014-38a]
 亦益募澄海忠敢土軍分屯全永道三州米以餉之
 罷遣北兵逺戍詔狄青審議青以為便遂行之
十一月壬寅朔日有食之
十二月録唐顔真卿後
癸巳皇祐五年春正月詔止交趾援兵
 從狄青之請也初交趾請出兵助討智髙余靖以便
 宜許而請於朝狄青奏曰假兵於外以除内冦非我
 利也以一智髙横踐二廣力不能制乃假蠻夷兵蠻
[014-38b]
 夷貪得無義因而啟亂何以禦之願罷交趾助兵上
 從之
丁度薨臨其喪
 時為參知政事是日旬休上趣駕臨奠度性純質居
 一室十餘年無姬侍一日召諸子謂曰王旦為相十
 五年其子猶為布衣汝曹宜自力吾不復有請矣後
 諡曰文穆
會靈觀災 狄青敗智髙於邕州
[014-39a]
 先是命廣西鈐轄陳曙擊智髙於金城驛曙素無威
 令既遇賊士卒猶聚博營中乃倉卒被甲以前遂致
 覆軍王承吉等並死之狄青合孫沔余靖之兵自桂
 州次賔州青以張忠蔣偕皆輕敵取死軍聲大沮前
 戒諸將無得妄與賊鬭聴吾所為曙恐青獨有功乘
 青未至以歩卒八千犯賊潰於崑崙關其下殿直袁
 用等皆遁青曰令之不齊兵所以敗晨會諸將堂上
 揖曙起并召用等三十二人按所以敗亡狀驅出軍
[014-39b]
 門斬之沔靖相顧愕然靖嘗迫曙出戰因離席而拜
 曰曙失律亦靖節制之罪青曰舎人文臣軍旅之責
 非所任也諸將皆股栗青頓申令軍中休十日賊覘
 者還以為軍未即進或説智髙曰騎兵利平地宜遣
 兵守崑崙勿使度險俟官軍疲而食盡擊之無不勝
 智髙驟勝而輕官軍不用其言明日整軍青將前陣
 沔將次陣靖將後陣以一晝夜絕崑崙關出賊不意
 陣歸仁鋪智髙悉衆列陣以拒官軍使驍勇執大標
[014-40a]
 槍衣絳衣望之若火而羸弱在後青陣少却先鋒將
 孫節死之賊氣鋭甚沔等懼失色時青匿蕃落騎兵
 在後前鋒將楊遂出挑戰殺十數人青登高自執
 五色旗麾騎兵張左右翼從後出夾攻左者右右者
 左已而左者復左右者復右禆將張玉率騎兵出陣
 前而横貫其壘賊大潰會日暮智髙復趨邕官軍追
 五十里斬數千級獲偽官黄師宓以下五十七人先
 是青誓曰不待令而舉者斬右軍將賈逵恐賊先據
[014-40b]
 髙乃引軍趨山賊至逵擁衆而下擊斷其陣賊既潰
 詣帳下請罪青拊其背曰違令而勝權也尚何罪智
 髙夜焚城遁由合江口入大理國遲明青按兵入城
 梟師宓等首城下收金帛馬牛以鉅萬計斂屍五千
 築為京觀時有賊屍衣金龍衣衆以為智髙已死欲
 以上聞青曰安知非詐乎寧失智髙不敢以誣朝廷
 貪功也時瘴霧昏塞或謂賊毒水上流飲者多死青
 甚憂之一日有泉湧砦下汲之甘衆遂以濟謠言農
[014-41a]
 家種糴家收至是符之智髙暴殘一方凡一年吏民
 不勝其毒捷奏至上喜謂龎籍曰青破賊皆卿執議
 之力
 智髙母阿儂氏弟智光子繼宗繼隆檻至京師後智
 髙死於大理國函首至乃悉棄市
以宋祁知定州
 祁前在成德軍請弛河東陜西馬禁蕃落民間自相
 買賣民養馬勿升户等居三月徙定州又上言天下
[014-41b]
 根本在河北河北根本在鎮定以其扼敵衝為國門
 户又曰欲兵之强莫如多榖與財欲士訓練莫如擇
 將欲人樂鬭莫如賞重而罰嚴欲敵顧望莫敢前莫
 如使鎮重而定强又曰天下乆平馬益少臣請多用
 歩軍臣料朝廷與敵相攻必不深入窮追驅而去之
 及境則止然則不待馬而歩可用矣臣請損馬而益
 歩故馬少則騎精歩多則鬭健我能用歩所長雖契
 丹多馬無所用之又曰夫鎮定一體也自先帝以來
[014-42a]
 為一道帥專而兵不分故定揕其胸則鎮犄其脅勢自
 然耳今判而為二其顯顯有害者北塞山川要險之
 地裂而有之平時號令文移不能一敵脱叩營壘則
 彼此不相謀誰肯任責耶臣請合鎮定為一路願以
 將相大臣領之無事時以鎮為治所有事則遷治定
 指授諸將權一而責有歸士無茍且之意䇿之上也
 又曰河東馬强士習善馳突與鎮定若表裏然東下
 井陘不百里入鎮定矣敵若深入以河東健馬佐鎮
[014-42b]
 定兵掩其惰若歸者萬出萬全此一竒也又上禦戎
 七論
二月復以狄青為樞密副使兼宣徽南院使
 上欲擢青為樞密使同平章事龎籍曰昔曹彬平江
 南太祖只賜錢二十萬緡而已青雖有功未若彬之
 大若賞以此官富貴極矣異日更立功將何官以賞
 之乃有是命仍賜第及優進其諸子諮詠等官
三月親試舉人
[014-43a]
 賜鄭獬以下及諸科九百餘人及第出身有差
奉三聖像如滁并澶州
 安奉太祖太宗真宗御容於三州神御殿
集禧觀成
 即會靈觀也因火更作至是成遂改今名
夏五月髙若訥罷以狄青為樞密使
 時凡内降恩髙若訥多覆奏不行入内都知王守忠
 欲得節度使若訥固執以為不可又欲直留後若訥
[014-43b]
 持之若訥畏惕少過而前騶毆路人至死御史奏彈
 之議者方以為青賞薄而内侍石全斌又為青訟功
 於中乃罷若訥而遷青中丞王舉正力爭不能奪故
 事罷樞密使降麻及若訥罷但舎人草制遂為例
孫忭御史中丞
 忭性篤厚寡言質畧無威儀雖乆處顯要循循無所
 建明及制下諫官韓絳論奏忭非糾繩才不可任風
 憲忭即手疏曰臣觀方今士人趨進者多亷退者少
[014-44a]
 以善求事為精神以能訐人為風采捷給若嗇夫者
 謂之有議論刻深若酷吏者謂之有政事諫官所謂
 才者毋乃謂是乎若然臣誠不能也上察其言趣令
 視事且命知審官院忭辭以任言事不當兼事局乃止
求直言
 待制以下許請對許奏封事
秋七月作鎮國神寳
 奉宸庫有良玉上不欲以為服玩詔天子有八璽乃
[014-44b]
 命參知政事梁適撰名曰鎮國神寳而刻之
閏月定内侍員
 内侍供奉官至黄門以一百八十人為額
龎籍罷
 出知鄆州以言者論其黨庇親戚堂吏受賂也
以陳執中梁適為平章事 八月䇿制科武舉
 趙彦若所對疏濶罷之先是制舉就秘閣試者凡十
 八人有司獨取彦若於是又被黜去議者謂宰相陳
[014-45a]
 執中不由科第以進故隂諷有司專抑儒士非彦若
 寔不能也
 武舉五十一人授官有差前詔罷武舉今所擢皆秘
 閣舊經試者云
以唐介為御史中丞
 是後介入對上褒諭曰聞卿守節自被謫未嘗以私
 書至京師介頓首謝卒無一言以自明介貶斥不二
 嵗復召議者言天子優容言事之臣自古未有也
[014-45b]
冬十一月丙申朔日有食之
 龍圖閣直學士知耀州趙師民上疏曰近太陽蝕於
 正朔此是天意欲以感動聖心臣非瞽史不知天道
 但率愚意言之其月在亥亥為水水為正隂其日在
 丙丙為火火為正陽月侵日隂侵陽下蔽上之象也
 今聖心慈仁恭儉動循典禮自非下蒙上邪撓正使
 主恩不下究而誰之咎欲望陛下咨心膂之臣洎耳
 目之官其忠而純者與之遴簡内外百執州縣牧宰
[014-46a]
 使主恩下究而不為羣邪所蔽則億兆之幸也
 時著作佐郎劉義叟見日蝕心又胡瑗鑄鍾弇而直
 聲鬱而不發及陕西鑄大錢乃曰此所謂害金再興
 與周景王同占上其惑腹心之疾又月入太微義叟
 曰後宫將有喪乎
觧唐介言職
 介數論事因言於上曰臣繼今言不行必將固爭爭
 之急或更坐黜是臣重累陛下願聽觧言職許之改
[014-46b]
 直集賢院欲以安全之也
旱蝗
 時左司諫賈黯言水旱之災雖堯湯所不能免臣讀
 隋史見所立社倉取之以時藏之於民下足備凶災
 而上實無所利願傚隋制立法乃下其説司農寺復
 下諸路度可否其以為可行者纔四路餘或謂賦税
 之外兩重供輸或謂恐招盜賊或謂已有常平足以
 贍給或謂置倉煩擾於是黯復奏諸路所陳類皆妄
[014-47a]
 議若謂賦税外兩重供輸則法意乃教民儲積以備
 水旱官非自利若謂恐招盗賊則盗賊利在輕貨不
 在粟麥若謂已有常平則常平之設蓋所以平穀價
 使無甚貴甚賤之傷又今國用頗乏所蓄不厚近歲
 非無常平小有水旱輒流離餓殍則是常平果不足
 以賑救也若謂置倉斂財煩擾則義倉之設本為百
 姓宜無所憚况今州縣治郵傳驛舎皆斂於民豈於
 義倉獨畏煩擾人情可與樂成不可與謀始如臣言
[014-47b]
 可采願斷而行之然牽於衆論卒不果行
十一月己巳郊三聖並侑
 先是有詔自今南郊三聖並侑
十二月禁轉運進羡餘
 有增盈者留為本路移用先是嘗命李中師為淮南
 轉運使中師入辭上謂曰比聞諸路轉運使多獻羡
 餘以希進然遇災傷不免暴取於民此朕所不取也
 其戒之
[014-48a]
以呉中復為監察御史
 用中丞孫忭所薦也忭未始識其面或問之忭曰昔
 人恥為呈身御史今豈薦識面臺郎耶
 
 
 
 
 
[014-48b]
 
 
 
 
 
 
 
 九朝編年備要巻十四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