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續資治通鑑長編 > 續資治通鑑長編 卷五百十九


[523-1a]
欽定四庫全書
 續資治通鑑長編巻五百十九
             宋 李燾 撰
  哲宗
元符二年十二月戊戌朔玠還至星章峽叛羌邀之玠
戰沒初羌人中叛諸城被圍既而師出圍解咸即歸順
獨納木宗堡遂北附夏戎夏戎亦不敢有之諭羌人自為
守假兵數百戍之而已髙永年謂納木宗北控夏戎南接
[523-1b]
星章峽西連總噶爾形勢天險得之則足以為吾捍蔽而
星章峽道路無阻然主者畧不加意苖履等領大軍經
其地亦不能取納木宗叛羌因結連鼎凌宗羌間遣人伏
星章峽隘險中肆行剽劫朝廷竟以道路梗塞遂棄青
唐然不知失䇿在不取納木宗堡耳 鄜州觀察使仲當
卒贈開府儀同三司追封順國公謚惠穆
己亥知祁州馬仲良追兩官免勒停仍不用敘法以不
詳悉根磨進築平夏平靈役兵死亡人數故也布録云/仲良以
[523-2a]
平夏不以時遣役兵為西人/所殺擄者甚衆特降兩官 樞宻院奏擬石澈等九
人差遣澈擬京城東面廵檢御批不差餘依奏曾布因
謝上以失於奏稟極皇恐上曰小事但澈不可作廵檢
耳布曰澈於法當再任騏驥院并乞廵檢臣以騏驥院
差遣髙故且與廵檢上曰再任却不妨廵檢須擇才武
者澈乃徐王壻也布録/己亥
庚子夏國差使副哩寧威明濟賽等詣闕進上誓表謝
恩及進奉御馬詔依例囘賜銀器衣着各五百匹兩十/月
[523-2b]
八日丙午吕恵/卿云云可考
辛丑遼國遣使臨海軍節度使耶律應副使中大夫守
秘書少監充乾文閣待制王衡來賀興龍節
壬寅夏國主上表言竊念臣國久不幸時多遇凶兩經
母黨之擅權累為姦臣之竊命頻生邊患頗虧事大之
儀增怒上心恭行弔民之伐因削世封之故地又罷嵗
頒之舊規釁隙既深理訴難逹昨幸䝉上天之祐假聖
朝之威致兇黨之伏誅獲稚躬之反正故得遐馳懇奏
[523-3a]
陳前咎之所歸乞紹先盟果淵衷之俯納故頒詔而申
諭俾貢誓以輸誠備冒恩隆實增慶躍臣仰符聖諭直
陳誓言願傾一心修臣職以無怠庻斯百世述貢儀而
益䖍飭疆吏而永絶争端誡國人而恒遵聖化若違茲
約則咎兇再降儻背此盟則基緒非延所有諸路係漢
縁邊界至已恭依詔㫖施行本國亦於漢為界處已外
側近各令安立卓望并寨子去處更其餘舊行條例并
約束事節一依慶歴五年正月二十二日誓詔施行詔
[523-3b]
答曰爾以兇黨造謀數干邊吏而能悔過請命祈紹先
盟爾之種人亦吾赤子措之安静廼副朕心嘉爾自新
俯從厥志爾無爽約朕不食言所宜顯諭國人永遵信
誓除疆界並依已降詔㫖以諸路人馬廵綽所至立界
堠之處為界兼邈川青唐已係納土歸順各有舊來界
至今來並係漢界及本處部族有逃叛入貢夏國者即
係漢人并其餘應約束事件一依慶歴五年正月二十
二日誓詔施行自今以後恩禮嵗賜並如舊例答詔兩
[523-4a]
府共定非學士院所草也又詔夏國主誓表内誡國人
而字下一字犯真宗皇帝廟諱令保安軍移牒宥州聞
知本國應失㸃檢經歴干係人並重行誡斷十月十八/日丙午布
録云云當考/或移入此 龍圖閣直學士朝奉大夫環慶路經畧
安撫使兼馬歩軍都總管知慶州髙遵惠卒先是上諭
曾布曰髙遵恵再檢見元祐中有章䟽論罷吏禄以為
先帝法度不問是非一切欲改此大臣有私意於其間
不可不察又規切太母云不可歛怨天下此極不可得
[523-4b]
布曰當時敢出此語誠衆人所難陛下累欲召遵恵還
若爾尤不可不召臣當與三省更議可代之者上曰甚
好又曰賈種民亦有章云盡罷苛法之語莫不可布曰
此正與王存言横歛一般亦可謂詆斥也上曰遵惠論
種民事莫是否布曰寺監無不由六曹直逹都省者遵
恵為侍郎職所當議上又曰遵惠言紊亂官制布曰如
此誠紊亂官制上又曰種民言罷苛法者是上書書中
云更有一冊文字言十餘事尚檢未見又曰章惇終不
[523-5a]
喜遵惠布曰人言其以遵惠擊種民故惡之上曰遵惠
歸作尚書侍郎皆可布曰龍圖閣直學士恐難作侍郎
權尚書可也布退語三省但以上云遵惠又有章䟽欲
召還莫可别議慶帥否蔣之竒是太中大夫自可帥衆
曰未敢議除之竒布曰上不以為不可惇曰慶不須兩
制一直閣可矣布曰直閣固可帥但未知誰可為直閣
許將蔡卞皆曰未見其人既而又欲以孫覽帥慶布曰
范鏜可否衆黙然布曰以鏜易覽如何卞曰如此即不
[523-5b]
妨又語及吕仲甫卞曰曉事却不敢為非亦恐未可也
布録此叚在十一/月十七日乙酉其後上累諭布欲召還遵惠而惇終
未决布因言陛下累欲召遵惠還朝亦曾與三省議但
以難其代者惇謂不必兩制直閣皆可徃衆皆曰未見
有可除直閣者臣意謂蔣之竒是太中大夫似可除慶
帥兼未須除職上曰之竒亦無事除職亦不妨布曰聖
意如此中外所不知只如前日面諭韓忠彦豈衆論所
敢及然尚書而下從官太闕少若非斷自聖意恐議論
[523-6a]
必難合前日聖諭欲以遵惠權吏部尚書臣以為太重
刑部久不得人以遵惠為刑部必稱職忠彦為吏部甚
允况韓琦定策立英廟此功不可㤀陛下留意忠彦如
此臣退而鼔舞稱誦此豈今日大臣所能啓發聖慮然
忠彦遵惠召還皆出聖斷又之竒亦未當除帥若出自
中批使人知出聖意不須政府進擬也上欣然曰待批
出既而寂然疑有間言之入者已而遵惠卒後數日遂
除之竒為代此叚在十一月二十八日丙申十四日辛/亥新知汝州蔣之竒知慶州舊録云遵惠
[523-6b]
素自檢慎無子弟過方宣仁垂簾初姦臣迷國繩檢族/人一以法度不生異意特付遵惠以家事躬自表率人
無間言族人稱之新録辨曰遵惠於髙氏屬尊而賢宣/仁付以家事使繩檢族人史臣輙增姦臣迷國不生異
意八字不唯意渉誣謗兼亦文意全不明白合刪去八/字舊本又云然能逺嫌不為茍合以希進用引義抗章
論述先烈士人多之髙遵惠傳云遵惠卒贈樞宻直學/士賜白金五百兩邸報亦有此事三省宻院同奉聖㫖
髙遵惠在元祐中言事切直特贈樞宻直學士賜銀五/百兩勅神宗厭代異志専朝汲引怨望失職之人謗訕
美善可久之法趨時射利鮮不雷同送徃事居孰能特/立追褒徃善用激澆風爾趨操清修才力明敏䝉休后
族席慶勲門方元祐之紛更獨抗章而論列出於忠憤/發自誠心謂官制職緡之優何倉法吏禄之重非三司
之經費皆諸色之蠲除𣙜貨元條并市易而俱廢執政/親屬縁廻避而更升言路快意而専務攻排人情希㫖
[523-7a]
而漸成貪恣先帝披觀奏牘擢貳地卿㑹帥閫之需才/冠河圖而進職方資逺畫坐鎮西陲云何不臧遭此奄
逝凶訃來上怛傷久之特躋宥宻之華昭示哀榮之典/尚其不昧知此褒嘉㨿告詞稱先帝即不在哲宗時也
當考年月遵惠傳云為左右司員外郎上䟽論法度更/張事有當否如先帝所施設未可輕論此事已附元祐
元年四月八日遵惠贈宻直/學士在元符三年二月丙寅 陜西轉運判官秦希甫
奏王贍王厚盗取邈川青唐府庫中金珠等物因此致
變及殺森摩乾展等以滅口及分遺走馬將士等走馬
後至所得亦不貲詔令希甫及胡宗囘李譓體量訪實
聞奏布録/壬寅
[523-7b]
癸卯王贍令將官李忠郭勝綂騎兵討擊本敦谷叛羌
不利
乙巳忠勝還鄯州賊勢益張
辛亥尚書左丞蔡卞乞罷政遣内侍封還所上章押赴
都堂卞再上章再封還仍令諸處勿受卞章卞尋視事
如故
壬子以通判熈州軍州事孫适提舉熈河蘭㑹路新舊
弓箭手罷李夷行夷行以書言邊事多失實也夷行言/邊事十
[523-8a]
一月十三/日可考 秦希甫奏曾紘等言王贍王厚盗取邈川
青唐府庫已差紘一就徃河州體究曾布白上紘乃臣
之姪運司自不當差權勾當公事所言如此而希甫便
委之體量尤不當恐須放罪改正上曰須罰金遂罰希
甫二十斤轉運司十斤紘遣囘本任布録壬子紘本/任何處當考
廣西轉運副使張景温言桂州修仁縣管下村峒崖茶
萬斤乞復行𣙜法從之 詔雄滄覇州自今遇有邊防
急切事合用將兵申稟帥臣不及許知州徑牒本州駐
[523-8b]
劄將副差撥人馬應副
癸丑樞宻院言西蕃自嘉勒斯賚以來向化效順世受朝
廷封爵因董戩無後鄂特凌古父子相繼簒奪今部族逼
逐轄正出漢雖已立隆賛尋亦歸降縁溪巴烏隆賛並
係嘉勒斯賚房族非本族子孫按右騏驥使趙懐義在河
州乃嘉勒斯賚之嫡長曾孫於董戩最是親的子姓今青
唐已降敕命建作鄯州合如何措置詔隆賛候到闕朝
見訖已降朝㫖除河西節度使差知鄯州軍州事充西
[523-9a]
蕃都䕶仍自今依府州折氏例世世承襲知鄯州管下
部族並令仍舊文法管勾其趙懐義除郭州團練使同
知湟州軍州事兼本州管下部族同都廵檢使其逐州
城寨除通接鄯湟州道路處令熈河蘭㑹路經略司次
第精加修葺差使臣兵馬戍守其餘並令王贍隆賛王
厚趙懐義同相度分布與近上忠白首領管勾内青珪
倫正結嘉沁扎實之類向漢有功之人速具其力量功
狀等第以聞當議依格優與官賞兼差逐處本地分部
[523-9b]
族都同廵檢其王贍依舊熈河蘭㑹路鈐轄兼隴右㳂
邊安撫都廵檢使充鄯湟等州都䕶仍與隆贊同管勾
隴右軍馬司公事其合留守戍兵馬及應干合措置事
件並令經畧司詳細相度條具奏聼朝㫖仍令王贍王
厚以詔㫖明諭鄯湟二州管下大小首領及部族其溪
巴烏并碩隴贊如能歸順亦合優與官爵内溪巴烏如
願歸鄯州與隆贊同處或願同碩隴贊在錫勒噶爾城住坐
並聽從便令經畧司依此傳送恩信分明曉諭早令出
[523-10a]
漢仍詳具逐節已施行次第以聞青唐録以此指揮乃/十一月誤也實在十
二月十六日明年二月四日正隆贊位轄正上/三月十七日乃除官四月六日改姓名趙懐徳 詔陜
西河東經畧司夏國已進誓表及降誓詔令不得侵犯
及收接投來人口布録/乙丑
甲寅詔遼國賀興龍節人使於相國寺集禧觀拈香不
依舊例重行立其舘伴使副安惇向宗良不合依随各
特罰金三十斤 潤州觀察使仲佺卒本傳不/載贈官 刑部
郎中邵材管勾玉局觀
[523-10b]
乙卯工部員外郎曾孝廣言請自今河埽嵗調春夫並
依舊條差撥正夫赴役從之 新權工部侍郎杜常權
户部侍郎 是日三省宻院同呈李彀奏青唐利害乞
立溪巴烏且言王贍一罪魁不足惜一行將佐何辜乞
早令還湟州等事上猶疑令溪巴烏從便囘鄯州蔡卞
遂和之曾布曰向者陛下嘗云王贍朝出青唐則溪巴
烏暮入此無疑矣今縱不聽其從便能令溪巴烏不入
乎與其令彼擅入不若聼其從便也今日青唐之變擾
[523-11a]
攘未定排難解紛固合如此若更守株致贍等陷沒或
更有不測之變則朝廷更難處置若朝廷必欲有鄯州
則西有湟東有洮鄯州亦難立矣隆贊其能國乎異日
以漸消磨亦必為朝廷有不患不如府州折氏也若不
如此措置儻有人能保王贍不陷沒河南北别不生變
則昨日指揮尚可追改也卞黙然不敢措一言上遂悟
布因言青唐之事從初便合如此處置國人本以不平
轄正父子簒奪故欲逐之而立董戩之後朝廷當助順
[523-11b]
為之建立君長乃仁義之舉反欲因其擾攘而奪其地
此人情所以不服臣自七八月間累與章惇争論以為
理當如此適㑹惇卞二人議論叶同已而轄正隆贊出
降臣無以啟口今日變故如此已是誤朝廷舉措若更
遂非固執萬一更有不測之變何以處之上曰已降指
揮如此施行矣布曰臣固不合喋喋然昨進擬隆贊指
揮卞猶以為未須急兼恐更生異議望陛下聖斷力賜
主張自紹聖以來經營邊事所向無不如意不幸於此
[523-12a]
生事狼狽如此今但且於已然中多方醫治庻稍弭邊
患兼不失鄯州之名亦足以掩覆四方觀聽昔人以火
喻國事云曲突徙薪無恩澤焦頭爛額為上客臣從初
争論正曲突徙薪之比也今已焦頭爛額而論者未免
猶惑願聖意深察安危之幾知言者必不輕信爾上曰
甚善
戊午樞宻院言吕惠卿奏本路㳂邊漢蕃弓箭手蕃捉
生自來毎遇事宜作一畨差在㳂邊廵防把截及將下
[523-12b]
凖備使喚毎無事日分作兩畨今西賊進上誓表已裁
减東兵外尋令逐將據分定廵防把截等合用數作三
畨或四畨令一畨在邊防守餘令下畨更不支口食草
料仍諸路並合依此裁减上畨人數庻漢蕃軍兵稍得
休息及時耕種安業并不至坐糜糧食從之 權陜西
路轉運副使王博聞徙京西路知陜州馬誠權陜西路
轉運副使元符三年十月/十七日可考 是日曾布再對上曰張商
英稱鄒浩布曰不知何人有言上曰為曾孝廣言刑房
[523-13a]
有文字鄒浩做却似此大名節豈肯要人物上又曰是
甚大名節布曰商英素不謹言語上曰此人終不可在
朝廷與一待制令作郡不妨布唯唯退同三省取問兩
人者商英四月入為工侍二人/不知竟如何供答當考
己未著作佐郎充國史編修官吳伯舉為起居郎校書
郎充國史編修官鄧洵武為起居舍人十一月辛未布/言可考伯舉佐
著在閏九/月十三日 三省言陜西錢輕物重遂降㫖不許行使
銅錢其後陸師閔奏請公私買賣並依鈔面以平其價
[523-13b]
訪聞陜西舊來蓄鈔豪户等多扇揺欲要仍舊詔見行
錢法等務要均平經久可行無致虧損官私如有合随
宜處置事件令陸師閔詳具利害急遞以聞仍令馬誠
恊力管勾若轉運司為減鈔價其年額鈔錢比舊虧少
即具合添數目以聞當議相度給降閏九月/五日 王厚言
星章峽叛羌其勢甚熾已遣使促王贍囘湟州此據青/唐録及
曽布/日録先是朝廷遣苖履姚雄等領兵援青唐有詔悉誅
嘯聚叛羌乃還時廓州大酋羅日凖凌結溪丹布哩克
[523-14a]
等自阿爾城據本敦谷援軍既不敢擊從而附之者日
滋王贍遣李忠等擊之不勝勢益張後十餘日贍復令
忠及髙永年等出兵討蕩羌迎戰為永年等所敗本敦
殘衆不能軍乃與青唐峗偽主碩隴贊合兵移屯乾谷
此據隴右録乃十一月二十/日并二十五日事今附此
庚申胡宗囘奏已遣使臣催王贍囘湟州布/録
壬戍左司郎中徐彦孚權户部侍郎 水部員外郎曾
孝廣言大河見行滑州通利軍之間蘓村埽今年兩經
[523-14b]
危急請自蘓村埽危急處候來年水發之時乗勢開隄
導河使之北行以順其性下合内黄縣西見行河道永
久為便從之十一月二十四日/已除都水使者
癸亥遼國遣使髙州觀察使蕭括副使朝議大夫守大
理少卿王慶臣來賀正旦
是嵗宗室子賜名授官四十一人 天下上户千三百
二十七萬六千四百四十一丁三千一百六萬一千四
十五客户六百四十三萬九千一百一十四丁千三百
[523-15a]
三十萬三千九百四斷大辟一千三百九十五人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