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續資治通鑑長編 > 續資治通鑑長編 卷四百四十五


[449-1a]
欽定四庫全書
 續資治通鑑長編巻四百四十五
             宋 李燾 撰
  哲宗
元祐五年秋七月乙丑直龍圖閣知蘇州王覿為禮部
侍郎尋改江淮荆浙等路發運使覿嘗語同列以蔡確
有功於國御史中丞蘇轍劾奏之故有是命此據孫升/及上官均
奏議改發運在六日今并書覿傳并除禮侍不載孫升/劾鄧温伯云王覿近除禮部侍郎以嘗語同列謂蔡確
[449-1b]
有功於國猶從外補按上官均/奏議乃蘇轍有言更當考詳 給事中朱光庭言新
除李察知宻州不恊公議詔察别與差遣政目六月八/日李察知澶
州呂嘉問汝州朱服宣州實/錄皆不書此云宻州當考 提㸃兩浙路刑獄楊傑
為禮部員外郎京東路轉運副使范鍔為金部員外郎
六月末蘇轍論免夫/錢有與鍔相關者 明州觀察使贈開府儀同三司
追封潤國公諡惠世堯卒 草土王師約奏親叔左班
殿直克述遣河清兵士毆録事參軍死念臣祖尚秦國
大長公主而臣復膺選尚如臣叔父合該極典願納一
[449-2a]
官乞從寛貸御批王克述歐人致死合從典憲師約乞
将一官贖罪難以施行御集五年七/月二日事
丁卯給事中朱光庭言新除王鞏權判登聞鼔院按鞏
資禀憸邪行跡汚下頃為揚州通判以私用刑得罪而
去合送吏部新除未恊公議詔鞏别與差遣又八月/十四日
樞宻院言諸路主兵官及使臣等犯法下所屬鞫治及
案到大理寺論法乃上尚書省取㫖慮有元犯情重或
事干邊防合原情定罪者既元自樞宻院行下當申樞
[449-2b]
宻院取㫖從之
戊辰樞宻院言見議熈河路定西城等處疆界欲知城
寨相去地里詔秦鳯路提㸃刑獄㳺師雄按視以聞范/育
集張舜/民墓誌
己巳詔知荆南唐義問添差荆湖北路轉運使専切措
置邊事用樞宻都承㫖王巖叟所薦也張舜民作王巖/叟墓誌云湖北
諸蠻互出擾邊無有寕嵗巖叟請專委荆南唐義問遂/自草檄文喻義問以朝廷方敦尚㤙信勿為徼倖功賞
之意其後終底輯寕蘇轍論附/八月二十四日添差據政目 正字陳察晁補之李
[449-3a]
昭玘並為校書郎十二月十/六日可考
庚午户部言曽犯私假香人法當勒出行其有易姓名
借本合賣雇人及改牌額再買販者乞立賞許人告並
坐不應為重罪再犯送鄰州編管從之新/削
辛未權兵部尚書趙彦若權禮部尚書兼刑部侍郎范
純禮權兵部侍郎 殿中侍御史賈易提㸃淮南東路
刑獄先是太皇太后諭輔臣欲以黄廉為諫議大夫田
子諒趙㞦為臺官呂大防對曰廉無公望㞦確黨皆不
[449-3b]
可用子諒可也劉摯曰子諒臣之姻家故事不可用傳
堯俞曰臣為中丞與宰相韓縝不相避諭曰既有例可
特不囘避摯曰去年楊康國趙㞦避孫固皆罷見任御
史此近例也退即以子諒自度支員外郎為殿中侍御
史與賈易對换摯奏乞罷政事不敢妨朝廷用人詔不
許乃罷子諒而易與禮部員外郎上官均對换易力辭
改國子司業又辭之且丐外遂有此命此據劉摯行状/後記増入六月
八日辛丑田子諒自度支郎與殿中賈易對換後四日/子諒復故易改禮部二十八日辛酉又改司業七月八
[449-4a]
日辛未除/淮東憲易初與梁燾朱光庭劉安世同劾鄧温伯不
效既皆遷官易獨先出為中丞蘇轍故也此據王巖叟/系年録云言
者攻鄧温伯不效梁燾除權户部朱光庭給事劉安世/中書舍人賈易司業諸人皆不肯受命易以避蘇轍與
三人少異先除淮南提刑三人辭之再/三云云易攻温伯六月八日同孫升奏 三省言御史
中丞蘇轍侍御史孫升同舉到監察御史二員内一員
不曽實歴通判不應條一員與執政官礙親詔蘇轍孫
升同别舉官二員轍升言檢㑹元祐三年六月九日尚
書省劄子三省同奉聖㫖左右司諫左右正言殿中侍
[449-4b]
御史監察御史並用升朝官通判資序實歴一年以上
舉官凖此臣等竊見後來所用諫官如呉安詩劉唐老
司馬康三人並非實歴通判之人縁上件所降朝㫖係
諫官御史並用實歴通判一年即無分别今來人才難
得之際若臺官獨拘苛法必至闕官况自立法以來前
後本臺及兩制官並不曽舉到實歴通判可用一人以
塞明詔足見此法難以乆行伏乞特依近用諫官體例
於臣等前來所舉人中選擇除用免致言事之官乆闕
[449-5a]
不補於體不便轍與孫升被詔同舉察院二人在六月/二十六日呉安詩四年三月為右司諫
劉唐老五年五月為右正言司馬康五年六/月為左司諌王巖叟言資格太嚴或可附此轍又言竊
觀元祐三年六月九日詔㫖本為朝廷除授而設後來
朝廷所除諫官如呉安詩劉唐老司馬康三人皆未曽
實歴遂再奏乞比附施行尋又䝉尚書省劄子令依條
别舉臣退復思念豈以除諫官皆出聖意故不依條法
舉臺官出於有司故不得援例耶竊惟前件三人惟司
馬康故相光之子光被眷任最深康亦素有清譽或為
[449-5b]
二聖所知至於呉安詩劉唐老此二人者何縁得被聖
眷若非大臣進擬或宻有薦導陛下何縁知之竊謂本
臺所舉亦合依例施行况朝廷前後所用百官亦名不
應格豈故違法蓋不得已也若獨於臺官固執近法中
外必以為疑伏乞檢㑹前奏早賜施行不聼轍所舉監
察御史二人其一人宗正丞常安民也宰相吕大防不
喜安民故限以資格轍再論列太皇太后以問大防大
防曰諫官屬朝廷朝廷主道揆不必用法御史有司也
[449-6a]
有司正當守法况中丞又謂之中執法豈得不用資格
此據常安民家傳/安民臨卭人也 講讀官許進唐實録史記故事政/目
八日/事
壬申遼國遣使崇義軍節度使耶律永孚副使中散大
夫守太常少卿充乾文閣待制劉彦儒來賀坤成節
太學博士孫諤等言貢舉條詩賦格式有所未盡如韻
有一字一義而兩音者若廷字防字夀字之類不敢輙
指一聲押用字有合用而私相傳為當避者如分寸尺
[449-6b]
丈引之引杼柚其空之杼之類又有韻合押而禮部韻
或不収者如傳說之說及皥字櫎字之類並自合収用
從之 涇原路經畧司言請自元祐三年五月以後根
括違法典賣蕃部土地人與免罪許以兩頃五十畆出
刺弓箭手一人買馬一匹止及兩頃者備弓箭手一人
五十畝以上者令合刺應役以下者納稅租其未根括
者聼詣經畧司自陳乞等施行違者許人告從之
甲戌詔涇原路隴山及安化縣新招置弓箭手及已降
[449-7a]
指揮将陳首違法並諸典買限内典買蕃部土地人據
頃畝合刺充弓箭手令本路經畧司指揮别團為将以
訓練将為名
乙亥夏國遣使賀坤成節 詔入内供奉官石瑀見修
葺鳯翔府上清太平官奏到陳乞事件内有乞添差内
臣齎青詞酌獻及添破監官職田事皆非修葺事不合
職外奏請可指揮入内内侍省告示本人特免取勘仍
取責誡勵所陳乞事件更不施行御集五年七/月十二日 陜西
[449-7b]
都轉運使寳文閣待制苗時中為户部侍郎權户部侍
郎范育仍舊知熈州六年八月二十/一日育再任直龍圖閣知秦州
葉康直為寳文閣待制陜西都轉運使 禮部言開封
府解進士一百人而就試二千餘人請依元祐二年例
於諸科解額内撥五十人添解進士從之九月八日又/撥百五十
 熈河蘭岷路經畧司言西賊攻毁智固勝如兩堡詔
移牒宥州詰問六月末政目已書夏人犯二/堡於是奏到始令牒問耳 御史中
丞蘇轍言臣近論奏范育以措置邊事乖方召還為户
[449-8a]
部侍郎賞罰倒置乞行責降仍乞罷种誼种朴本路差
遣更擇熈河帥臣使之懐柔異類謹修邊備雖䝉聖㫖
罷育户部而使還領熈河其於邊事一皆如故臣方以
為憂旋聞智固勝如二寨近日已為夏人出兵平蕩臣
本儒生不習軍旅妄以人情揆度以為熈河創於見非
守把之地修築城寨理既不直必生邊患言未絶口而
夏國之兵既已破城而歸矣臣謹案二寨雖昔嘗興置
至元豐五年並已廢罷與婁城永樂等城無異今欲復
[449-8b]
行修築生事致冦理在不疑而熈河諸将意欲侵奪良
田収耕穫之利以守蘭州而不顧夏國爭占之害計其
所得不補所亡不待臣言事已可驗然臣竊謂夏國所
遣坤成使臣適至京師而國中遂敢舉兵攻城畧無所
忌者意謂築城之役曲在熈河雖朝廷之重亦必不敢
無名苛留其使故也邊計一失遂為夏人所侮可勝嘆
哉如臣愚見謂冝速擇良帥俾往綏靖一路至如聚糧
添屯之類亦必隨事應副以備不虞今育與誼朴猶在
[449-9a]
本路觀其輕敵無謀貪功希賞必更妄起事端以蓋前
失闗陜之憂未可知也况育等欲納趙醇忠謀已宣露
為鄂特凌古所怨二難交至可無慮乎昔李徳裕議討劉
稹同列有異議者徳裕請曰有如不利臣請以死塞責
今中外皆謂守信固盟中國之利若大臣有欲専任育
等不顧邊患者臣願陛下以徳裕之請要之若能如此
即用其計事定之日按行賞罰則朝廷綱紀庶㡬尚在
貼黄稱臣竊見朝廷乆不明辨是非必行賞罰故羣臣
[449-9b]
輕易造事去年議回黄河所費兵夫物料不可勝計功
卒不成而議者仍舊在職畧無責問臣下習見朝廷刑
政如此故敢輕造邊釁臣乞陛下以河事為戒與大臣
熟議必令任責不辭然後舉事范百禄奏可附/此已附六月 刑部
言佃客犯主加凡人一等主犯之杖以下勿論徒以上
减凡人一等謀殺盗詐及有所規求避免而犯者不减
因毆致死者不刺面配鄰州本城情重者奏裁從之
詔吏部諸司副使理三十年奏薦之人除係換授并内
[449-10a]
侍官依元降條外餘並自補借職後依條理年限奏薦
新/無 刑部言應抵當所並州縣寄納人户物色在官庫
者若有毁失乞並依棄毁亡失及誤毁官私器物律備
償從之
丙子司農寺言請本寺主簿兼檢法從之新/無
乙酉詔三路路分都鈐轄並破馬軍十五人新/無 知汝
州盛陶知晉州通判宣州翟思知兖州通判徐州趙挺
之知楚州通判廬州王彭年知滁州政目二十二日事/當考陶等前責在
[449-10b]
四年五月/十二日 夏國主乾順言自去年七月遣使赴闕乞
換所賜城寨䝉降詔不許尋與延州經畧司議分畫疆
界當時議定依綏州例分畫向方靣各打量二十里内
十里安置堡舖耕牧外十里拍立封堠空作草地得保
安軍牒稱奉延州指揮其城寨雖定二十里至今諸城
相望取直分畫夏國不敢違黽勉奉行其南界諸路地
分官只要依綏州例打量二十里不肯依綏州例於内
十里修築堡舖耕牧於外十里拍立封堠空作草地以
[449-11a]
辨漢蕃出入絶交鬬之端累令宥州移牒保安軍終不
明示可否回賜夏國主詔曰爾逖領蠻畿恪循世守伻
來稱幣廷閱奏書永言疆埸之安未即溝封之畫兩界
繩直罄忠順而可嘉十里蕪荒瀝悃忱而有請力祈矜
許蚤遂底寜惟析壤之求初無故事念安邊之議亦既
累年顧省恭勤特行開納然綏徳城本無存留草地詔
㫖今既欲於漢界留出草地即於蕃界亦當依數對留
應見今合立界至處並湏明立封堠内外漢蕃各對留
[449-11b]
草地十里不令耕種仍各於草地以裏自擇安便處修
建堡舖如熟地内不可修建即於草地内修立各不得
逼近界堠其餘疆畫未盡事已令押伴官委曲開諭進
奉使副訖及已詔鄜延路經畧司夏國如欲議事許差
人赴延州計議眷方陲恱義之心既輸悃愊而朝廷綏
逺之意已示優容宜深體於恩懐亟保和於封略
丁亥御史中丞蘇轍言據蘇轍論所言不行劄子云七/月二十四日今月八日兩次面
奏范育等邊事今以第四次劄子附/二十四日第五次劄子附八月八日臣論范育种誼等
[449-12a]
不可留在熈河章三上矣已而朝廷不從臣亦言之不
已不審陛下亦嘗察其故否臣初論育措置邊事失當
不合遷户部侍郎朝廷既追寝成命臣亦粗可以塞言
責矣育知熈州誼知蘭州皆非今日之命臣雖不言於
臣職事非有害也而臣再三干凟聖聼誠有說也方今
太皇太后陛下聼政於帷幄之中皇帝陛下育徳於恭
黙之後欲以仁覆天下則有餘欲以武服四方則不足
利在安靖不利作為而大臣欲聼育等狂謀以興邊事
[449-12b]
使夏人由此失和兵難不解當此之時欲相率持羽檄
決計於簾前此臣所以寒心者一也元祐以來朝廷懐
柔夏人如恐不及地界之議将成而絶者屢矣頃者朝
廷許以二十里為界彼既忻然聼從而熈河幸其聼從
之間於四十里之外修築已廢舊寨奪其必爭膏腴之
地板築未移戎馬即至而二城不守矣今若不問枉直
所在興忿恚之師為必取之計則闗陜兵禍漸不可知
若自知不直雖不復爭而留育等守之一則夏國懐疑
[449-13a]
終不信向二則育等悁憤恥功不遂妄造事端以蓋前
失患終不弭况復育等既結鄂特凌古之怨二隙交構勢
尤可虞此臣所以寒心者二也非此二事憂患廹切育
等瑣瑣臣肯屢以為言哉然臣所言於育等三人亦止
是各移降差遣及育作待制差緩數年而已於其私計
無多損也臣愚以為方論國事宜且先公後私以全大
計不勝區區孤忠憂國再三干凟天聼甘俟斧鉞編類/章疏
升獨言温伯在/七月二十四日 侍御史孫升言臣聞天下治亂由邪
[449-13b]
正之消長賞罰之是非也邪正混淆則亂之所由生是
非無别則公道廢矣夫進賢退姦取是去非左右大臣
之任也察邪正辨是非諫官御史之責也邪正不分是
非無别以誤主聼過在左右罪歸諫官御史臣愚不肖
誤䝉選擇置在御史夙夜自思無以塞責臣前後論列
鄧温伯所為蔡確麻制之詞朋姦罔上負國欺天終未
䝉聖意省察臣恐陛下猶以蔡確麻制之詞為溢美未
照温伯之意為朋姦故邪正是非乆而未明諫官御史
[449-14a]
為之失職臣既未能自劾其罪以去願竭誠畢義以終
其言且温伯於二相之中獨稱蔡確有定議之功比方
確為漢之周勃可屬大事豈得謂之溢美此必私温伯
者進說以誤聖聼也臣試為陛下詳言之凡命制詞者
此其臣為稷契伊周則其君為堯舜湯武不言可知矣
今温伯既此蔡確為周勃誅諸呂定劉氏則未審以何
后比方聖上也豈不知有所嫌哉治平中翰林學士范
鎮草韓琦制詞云史稱霍光義形於主既以韓琦比霍
[449-14b]
光則上當為昭帝矣英宗深嫌之范鎮本無姦心止以
比琦失當猶罷學士出知陳州温伯明見太皇保祐之
功格於天地朋附姦臣遂以社稷大事歸之蔡確比漢
之周勃誅諸吕定劉氏褒臣貶主畧無嫌避負國欺君
非范鎮之比且漢遭吕氏之亂社稷大臣無所屬乃屬
之於周勃今日朝廷治安聖慈在上豈冝言以大事屬
蔡確也說者謂之溢美可乎自昔撰次麻制為文之體
有講徳之詞有叙事之詞如麻制稱蔡確智崇而慮逺
[449-15a]
器慱而用周此言確材器也包深厚之訓詞蹈髙明之
善學此言確學術也此皆講徳之詞容有溢美也及稱
蔡確服采禁塗之近特為先帝之知此言確遭遇事也
統厥百官進貳中臺之令間於兩社首持黄闥之鈞外
輯三垂内遂萬物此言確為宰相事也及在受遺之列
尤嘉定議之功安勸庶邦有若召公之老可屬大事莫
如周勃之忠此言確受遺事也此皆叙事之詞事不可
無實也蓋講徳止為其人一身而言叙事乃為天下後
[449-15b]
世而發故講徳容有溢美而叙事不可無實也恭惟皇
帝紹膺聖統乃先帝以萬世不易之理而與子太皇太
后以大公至正之道而立孫天人同心上下一意當受
遺之際誰為可疑之人誰發可疑之議致危疑不决頼
確而後定哉必有事實方形制詞既無其人又無其事
而温伯乃獨稱確為定議以無為有以虛為實形之制
命以傳天下以信後世朋姦罔上負國欺天罪在不赦
自確流竄新州之後邢恕以鼔唱私言推蔡確為社稷
[449-16a]
之臣同時已從貶責而王覿近除權禮部侍郎以常語
同列謂蔡確有功於國猶從外補今鄧温伯公然於制
命之中獨稱蔡確有定議功比方漢之周勃可屬大事
誅諸吕定劉氏以無為有以虚為實傳播天下後世朋
姦罔上負國欺天褒臣貶主畧無嫌避罪惡如此安得
指為溢美上誤聖聼使與正人並立於朝也伏望陛下
以臣所論宣付大臣早定邪正是非庶他日姦臣無以
藉口則天下幸甚編類章疏升獨言温伯在七月二十/四日即此也三月十六日五月二十
[449-16b]
七日六月八日七月/二十四日凡四状 侍御史孫升言近知湖州武康
縣韓宗堯為違法科率耆長納燈油等事先次衝替聞
宗堯乃宗原弟宗原實兩浙轉運判官張璹妹之夫部
民訴寃璹不為受理違法徇私宜加罷黜詔璹别與差
遣 詔新除秦鳯等路刑獄㳺師雄仍舊兼提舉催促
蘭州通逺軍招置弓箭手
戊子户部言請應非祖免親宗室以䕃補官者其俸錢
在京外任並各依外官法支給從之 禮部言凡議時
[449-17a]
政得失邊事軍機文字不得冩録傳布本朝㑹要國史
實録不得雕印違者徒二年許人告賞錢一百貫内國
史實録仍不得傳冩即其他書籍欲雕印者納所屬申
轉運使開封府牒國子監選官詳定有益於學者方許
鏤板候印訖以所印書一本具詳定官姓名申送秘書
省如詳定不當取勘施行諸戯䙝之文不得雕印違者
杖一百凡不當雕印者委州縣監司國子監覺察從之
以翰林學士蘇轍言奉使北界見本朝民間印行文字
[449-17b]
多已流傳在彼請立法故也
已丑刑部言中書刑房條舊有刑部官嵗終具失入徒
流罪五人或失入死罪或違限三分並取㫖之法自官
制行改貼刑部官序為大理寺官其大理寺官嵗終比
較係刑部上都省取㫖其中書刑房字當改作刑部詔
從之 御史中丞蘇轍言臣頃權吏部尚書竊見京朝
官以上皆使一年以上闕大小使臣及選人皆使二年
以上闕雖闕少員多事不得已而待闕之人已不免咨
[449-18a]
怨近者復見堂除人亦有待闕及一年以上者人情驚
駭昔所未見蓋祖宗朝堂除舊例皆見闕然後差除因
事然後超擢所除既有限量故用闕不至乆逺近嵗監
司以上員數至多而猥更擢人以至衍溢所擢未必勝
舊徒使監司闕額不足以應副來者而已至於知州以
下舊人未减新人日増蓋由干謁成風除授無法雖稱
以才擢用其實未免縁故至於待闕乆近所任閑劇衆
口譏評皆為之說只如開封司録舊用歴知州人頃自
[449-18b]
郭晙之後未及三年而迭用陳該張淳陳元直三人率
皆資望輕淺政績未聞已見新故相代輕用堂除於此
可見及諸寺丞例亦如此臣欲乞今後謹守祖宗故事
凡堂除皆俟有闕方差且将見今堂除人輪環充補其
新擢用者皆須功譽顯著然後得差蓋用人之法要須
員闕相當未聞無闕添人謂之擢才濟用者也如此數
嵗若見闕稍多然後量闕選才理無不可庶使堂除官
吏不復待闕與四選稍異亦旌勸之義也轍言不得其/時附七月末
[449-19a]
庚寅中書侍郎劉摯乞罷政詳具八/月六日
辛卯詔已降指揮河東河北陜西京東京西淮南兩浙
七路提刑司以朝廷封樁錢一半糴糧或即於沿流及
要便處封樁如有違慢覺察施行政目二十/八日事
壬辰朝獻景靈宫 環慶路經畧使范純粹奏臣伏見
熈延兩路與夏國所畫封疆至今未决外議謂朝廷務
在息兵失於欲速故狂冦要索日益滋彰雖聖朝懐來
四逺固為上䇿若邊臣不究利害但務委隨則國體事
[449-19b]
機不無虧失何以言之自二聖臨御之始夏人來朝繼
而秉常訃哀乾順自立使者係道往返五六賈販貿易
隨已豐富雖修好甚恭蓋亦為自資之計耳在朝廷固
宜開納容彼自新然於處畫土疆未經决議當徐觀向
背以察姦謀而朝廷即遣使人往加封册欲速之意為
賊所窺果聞侮慢使人不即稱謝構兵入冦延渭破殘
反覆不恭宜在誅絶後日復有所請但可只委邊臣與
之要約示以閑暇使望望然惟恐朝廷之拒而不納也
[449-20a]
則輕重之權豈不在我乎所謂要約者凡尺寸之地與
夫後日之可慮者皆當條畫具盡必使異日莫得而變
也事既審决邊臣始以謝罪請盟之状聞於朝廷然後
明詔中外貸彼既往之罪聼其乞盟之請歸吾陷賊之
人賜汝既許之地如是則朝廷之體豈不甚尊而制冦
之䇿豈不甚簡歟昨不為此計而聞其有請即許造朝
此又欲速之意為賊所窺者也使人既至朝廷凡朝夕
議論往復酬對寜不知皆廟堂謀臣之言乎是顧接太
[449-20b]
重而許可太輕此又欲速之意為賊所窺者也朝廷既
許以陷寇之衆易新造之壘人有品色多寡之異地有
形勢逺邇之差約當素明謀當素定必皆著見於書然
後受人割地交相付與則彼尚何所能為乎今謀不素
定約不素明彼以疲殘百餘人塞命而已我乃不復較
問亟以四壘付之則彼計固已行矣聞四壘既付即已
平徹而熈延二境始議畫疆顧不晩乎欲速至是其理
固然外議但見朝廷旌賞邊臣竊意朝廷謂邊事已平
[449-21a]
無足慮者豈以其目今貢奉不爽謂其無所事乎彼貢
奉不爽者是復為賈販計耳恐不足恃也前日事之已
然者固不可追今日之可為者若審計而徐圖之尚未
晩也如聞夏賊於塞門金城之地重有要求又聲言與
西鄰為合從之謀将以重我外議恐朝廷不以為重而
輕棄之信如是則欲速亦已甚矣朝廷所以謂京城塞
門為不可棄者非以兩孤壘之為利也謂其形勢險阻
足以藩籬邊徼上田沃壤足以贍給邊兵也利害所繫
[449-21b]
他壘莫比故獨不在給賜之限今畫疆之議乃欲安目
前之小休棄形勢之要地合數千户已耕之土地斷數
百里斥堠之要衝屏蔽無餘出門遇敵道路梗澁運餉
艱虞孤壘僅存我将安用譬猶欲保一身而損去四體
是大不可也然則前日詔㫖所不予之地徒虛名耳且
彼之所求我必與之臣不知真足以厭其所欲而不為
他日之患乎失要害之地濟無厭之求虧國體勢堕賊
計謀養虎開端不可不愼臣伏思邊隅設誓迨今十有
[449-22a]
餘年不為不乆矣朝廷不惜十年之費不憚十年之勞
而務為堅守者何哉為形勢人民惜也今日之議信如
所傳是能乆而不能近也前日諸路大舉雖覆巢之計
尚能為之今安以待敵而屑就如此是能大而不能小
也能乆而不能近能大而不能小棄前功於垂成開後
艱於不測臣竊為朝廷惜之臣願朝廷舍其淺近計於
乆長其所取予並以元頒詔書從事如其偃蹇置而不
問但誡飭邊吏嚴備如昔希功造事則固所不可䕶邊
[449-22b]
待敵則冝無甚難以區區内亂之小羌尚能與中國乆
抗乎期以嵗年决可竟事在朝廷不惑而已臣聞自陜
以西議者靡不知此而莫有為朝廷言者是亦以出位
為戒耳雖朝廷前此議論邊事専委鄜延他路邊臣無
得干預而臣任忝帥寄職在論思今以所得衆人之論
妄進狂說則亦未為出位也伏惟聖心採擇不勝大幸
純粹以五年七月二十九/日奏此當考報答如何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