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續資治通鑑長編 > 續資治通鑑長編 卷二百三十五


[239-1a]
欽定四庫全書
 續資治通鑑長編巻二百三十五
             宋 李燾 撰
  神宗
熈寧五年秋七月己卯兵部郎中韓縝為天章閣待制
河北都轉運使初議用縝王安石請與修撰上曰縝亦
無大罪今復待制如何安石曰縝虐殺一命官豈得無
大罪姑竢赦乃復亦不為晚上曰秦州因循弛慢縝獨
[239-1b]
盡力安石曰惟辟作福若陛下為其不因循特與之則
惟陛下命但恐不免致人言耳上曰致人言奈何安石
曰陛下既為其不因循特與之則不可因人言却改易
上曰善 權提㸃成都府路刑獄張唐民提舉保甲存/此
要見成都路時/已行保甲法
辛巳詔河北西路馬軍新額已足如有人材及等様目
願置馬投充者並特招刺候有闕撥入額
壬午招以𣙜貨物務為市易西務下界市易務為東務
[239-2a]
上界 詔開封府日推判官一員監勘公事以御史蔡
確言府中毎有訴訟官吏止畧取問而所不能決者即
付司獄謂之入紗子鞭笞束縛既得以自專徃徃顛倒
曲直使無罪誣服一有飜異復加鍜錬益甚於前陛下
仁愛元元去其疾苦欲使窮陬遐服政平訟理而近在
京師咫尺觀闕民寃吏横如此安可不加整治故有是
詔 確又言權京西轉運使吴幾復在部二年因循不
職舉動驕恣衆所輕鄙去夏廵歴至許州陽翟縣寓止
[239-2b]
程戡家戡之諸子皆出官惟戡寡妻與婢妾同居幾復
託以連姻留飲數日沾醉失度顛倒衣冠道路傳笑是
時權提㸃刑獄賈青至彼亦預其㑹乞加顯絀詔令京
西北路相度差役官蔡天申體量以聞朱本云係進呈/訖無行合刪去
 樞宻院傳上㫖令中書改保甲上畨法十日為一畨
王安石言保甲十日一畨湏一年八月乃當一畨若令
一月一畨即畨愈䟽又昨百姓投狀或乞半月或十日
一畨既指揮十日一畨今才上畨便降指揮令一月一
[239-3a]
畨即恐百姓為人扇惑以為初令十日一畨今才上畨
便令一月一畨相次又當令長上畨相次又令刺手靣為
兵即恐有羣聚訴免且乞十日一畨當此時不從則背
約失信從之則上令不行謂宜令十日一畨候其習熟
然後徐與商量縁將來弓手亦可罷以保甲上畨代之
一弓手之給可給兩人上畨又四城外廵檢尚有四千
人候保甲漸成就亦可以保甲代之至時乃與議増上
畨日數亦恐須分閑要月分閑月即令上畨二十日或
[239-3b]
一月農要之月即令只上畨十日上曰只恐上畨日少
教閱難精熟安石曰今保甲法大閱事藝入等有等第
免夫體量草及免役錢指揮上畨又以事藝較取錢物
㐫年又以事藝得斛㪷賙給人自競勸私習事藝不必
上畨然後就學今設科取學究學究用功至多然不煩
驅就官學人自競勸者設利以誘之而已臣愚以謂保
甲數年非特其藝勝義勇必勝正兵縁正兵雖拘之教
閱然挽彊不及等即自絶於進取其教閱但應官法而
[239-4a]
已非有勸心也今保甲人人有勸心此所以終能勝正
兵也上悅五月七日初議令保甲代廵/檢兵上畨其上畨的時當考 先是知制誥
判司農寺曽布言陛下幸使田里之人因其暇日肄習
武事而推恩奨其能者賜金復役蠲其常賦又擇其藝
之優者親臨閱試升之班籍以備官使故不待家喻户
曉而人人自奮以技相髙驩然趨赴而莫之能禦畿内
盜賊為之衰息老姦宿惡更相檢察而無所容近日保
户數以状請縣願分畨𨽻廵檢司習武技提㸃司以聞
[239-4b]
朝廷及司農寺而未敢輙議臣伏思三代以還比閭族
黨之法既壊後世有為之君思有以及此而未能也陛
下下尺紙之令不動聲色而朞月之間其效如此因民
之欲而節文之使至於成就其有助於治豈曰小補之
哉王道之政未嘗不繇此始也臣願下提㸃司及臣章
送中書詳審如可付司農具為令於是詔主戸保丁願
上畨於廵檢司者十日一更疾故者次畨代之月給口
糧薪菜錢分畨廵警毎五十人輪大保長二都副保正
[239-5a]
一統領之都副保正各别給錢七千大保長三千日教
閱夕比之當畨者毋得輙離本所捕逐劇盜雖下畨人
亦聽追集給其錢斛事訖遣還毋過上畨人數仍折除
其上畨日廵檢司量留廂軍給使餘兵悉罷應上畨保
丁武技及第三等已上并記于籍遇歳㐫五分已上者
第賑之自十五石至三石尋又詔尉司土畨保丁如廵
檢司法尉司上畨如廵檢司法本志係之十一月今不/别出曾布云云據兵志係之五年按布知制誥
在四年七月今因密院/𫝊㫖改法附見當考 王安石白上髙遵裕欲以團
[239-5b]
練正刺史招摩正可惜如此摩正自以素倔彊又已是
刺史縱就招納必索姑息難驅策不如厚以官職財利
招轄約都克占等歸漢即摩正坐可禽取如此威申於外
夷而轄約都克占軰以恩澤易駕馭驅䇿然此事但可以
意喻韶等令相度隨機經畫上令召遵裕商量然後指
揮上曰諒祚亦非常人本待用大兵脅屬西羗城武勝
軍適㑹其死安石曰諒祚誠亦豪傑誅鄂特彭非有威斷
豈能辦此乂收納中國人與之出入起居親厚多致中
[239-6a]
國物以娱其意此非庸人所及文彦博曰諒祚所収不
過中國之棄人如景詢何足道上曰與諒祚謀城武勝
者景詢也秦州自來常是前兩府或兩制作帥何嘗能
謀如此事文彦博又曰如鄂特彭事亦非好事失人心上
下乖離然後有此事上曰鄂特彭之彊非諒祚所致也
癸未内侍押班河北同提㸃制置屯田使李若愚提舉
奉天寺以左騏驥使亷州團練使閻士良代之若愚以
疾請也御集七月十七日契勘轉官十月十/四日又十七日又二十七日當考 詔自
[239-6b]
今宗室過失犯杖以下委宗正司劾奏
甲申寳慶公主薨輟視朝公主上第二女也母曰婕妤
張氏生三歳而薨追封呉國公主
戊子遣御史蔡確劾秦鳳路經畧司縁邉安撫司互訴
事于秦州朱史云以前勘官杜純丁父憂故再遣確按/王安石欲□純所劾故再遣確純雖不丁父
憂固亦當罷去朱史似/為安石諱也今不取 詔雄州歸信容城縣弓級自
今無故不得鄉廵免致騷擾人戸遇探報有北界廵馬
過拒馬河即委縣官相度人數部押弓手以理約欄從
[239-7a]
經畧使孫永請也時北人涉春月創遣廵馬越拒馬河
而永奏以為北人苦鄉廵弓手故増廵馬若罷鄉廵則
廵馬勢自當止朝廷從之先是王安石謂鄉廵弓手實
無所濟但有騷擾若都罷邉界自静上曰前約彼無過
河即罷彼未肯報安石曰我約彼廵馬不來即減罷弓
手彼約我減罷弓手即廵馬不來兩相持所以不決今
我不湏問彼來與不來但一切罷鄉廵弓手彼若引兵
過拒馬河亦不須呵問彼若抄刼兩屬人户自須徑移
[239-7b]
歸徐理㑹未晚料彼非病風狂豈可非理自騷擾抄掠
兩屬人户若不抄掠兩屬人户又必不敢攻取雄州任
其自來自去都不省問復何所爭校馮京曰如此即彼
湏占却兩屬人户安石曰必無此理然兩屬人户才四
千餘若朝廷有大畧即棄此四千餘户亦未有損上曰
要是吞服得彼即棄四千户何傷安石曰陛下富有天
下若以道御之即何患吞服契丹不得若陛下處心自
以為契丹不可吞服西夏又不可吞服只與彼日夕計
[239-8a]
校邉上百十騎人馬徃來三二十里地界相侵恐徒煩
勞聖慮未足以安中國也自古四夷如今日可謂皆弱
於四夷皆弱之時小有齟齬未嘗不為之惶擾若有一
豪傑生於四夷不知何以待之上曰今契丹主雖庸然
所馮藉基業大安石曰若無操畧國大適足以為之累
縁大物大材不能運故也彼國大非吾所當畏已而雄
州又言有兩逃軍報北界云南朝欲以九月十日發兵
二十萬取燕京契丹見聚兵二十萬防托僉曰契丹倉
[239-8b]
卒㸃集二十萬亦難必無此理安石曰契丹已聚兵二
十萬未必然然疑我侵取其地因蒐閱㸃集恐或有之
盖聞朝廷經畧即不能無疑乂為逃軍所誤則宜其儆
備也上以為然安石又曰今河北將帥未有可以待警
急即恐未能勝景徳時自古論彊弱以將帥為急今河
北将帥孰為勝王超傅潜軰上曰王超當時持重不出
不為失計若出戰不勝即契丹更無後顧矣安石曰河
北既如此若使契丹疑我有侵取之謀因儆備蒐閱訓
[239-9a]
練兵馬既奮之後又使人諜知河北空虛稍肆陵侮即
未易枝梧雖上慿聖筭期於不能為大患然亦不得不
以為念馮京曰契丹孱弱安能舉事安石曰契丹主自
即位以來雖未見其材畧如何然能保守成業不失人
心若使其儆備蒐閱訓練要非中國之利上曰然安石
曰既知彼如此非我利即於小事不宜與争以生其疑
隙如鄉廵弓手便合與罷昨見雄州奏分人户差役中
國所占户多北人所占户少臣以既是兩屬户若要分
[239-9b]
冝與平分分外占得十數百户於中國有何利徒使其
有不平之心又中國毎見契丹好生事争彊之状又如
争鄉廵弓手朝廷但見邉吏奏北界差廵馬過來生事
北界亦必但見邉吏奏南朝添差鄉廵弓手生事馮京
固争以為陟罷鄉廵不便上從安石言令樞宻院降指
揮罷之文彦博等乃議相度約欄如前詔詔出上復令
追還同中書别進呈㑹孫永奏至與安石議畧同安石
力主之上令盡罷鄉廵弓手安石曰甚善兩地供輸人
[239-10a]
户為弓手所擾極困敝以内地料之若差弓手在村必
不自備糧食決至騷擾村民料彼廵兵更甚如此即人
户困弊可知彦博等與京皆以為如此盡罷恐両屬户
為北人所占若向時放稅便為北人所収不可復取安
石曰時異事殊即應之不可一揆今觀北人惟欲無事
非敢倔彊也如占差役人則我占人數比契丹所占甚
多然契丹乃欲依見在所占人分定如廵馬來輙言南
朝若罷鄉廵弓手則廵馬更不過河既前此無之近乃
[239-10b]
増差則生事之端在我邉吏非關契丹敢為非理今但
罷鄉廵弓手更鋪北人必不差廵馬過河假令己罷鄉
廵弓手北人尚差廵馬過河我都不與計校於事體有
何所傷欲令縣官部轄弓手約攔臣愚以為亦不湏如
此任彼廵兵過河我都不問彼必不敢冦掠人户即彼
廵兵雖來有何所利彦博等與京僉以為恐彼遂占兩
屬人户安石曰今兩屬人户供兩界差役若彼要盡占
人户供差役令我更不得差役即方占得兩屬人户料
[239-11a]
彼未肯如此即全無理雖用兵與爭亦所不免若不如
此即如何占得兩屬人户俟彼待我罷却鄉廵數月之
後彼廵兵尚來不止即兩縣人户亦皆徳我而怨彼以
彼為曲以我為直然後因其使來語之以此料契丹主
亦必不容邉吏如此非理生事也彦博等固以為不可
不約欄上從之朝廷既罷鄉廵而北界廵馬亦不為止
盜賊滋多州縣不能禁廵馬亦不為止而盜賊滋多州/縣不能禁此墨本舊語盖因宻
院時政記也朱本遂削去今附存之庶不失事實㑹要/邉防所載亦與墨本舊語同朱本輒削去盖為安石諱
[239-11b]
爾孫永𫝊敵縁趙用事聚兵連珠等寨亘四十里永勞/而遣之獨不載請罷鄉廵當考據安石日録所云則約
欄等語十二日竟如安石議削去而實録朱本云從宻/院所請似與日録異當考閏七月九日張利一奏可參
照/ 王韶言討蕃部䝉羅覺以其搶奪西域般擦又不
肯内附故也文彦博曰追究前事恐新附蕃户驚疑王
安石曰以其不内附故討其搶奪若内附必不追究前
事上曰結斡恰爾是也蔡挺曰新附不宜數有誅討必
致驚疑上黙然樞院退王安石白上討不附乃所以結
固附我者恐王韶必知出此上以為然
[239-12a]
己丑知河中府潘夙言前知猗氏縣大理寺丞徐濟因
考訊賊李均致死勒停濟治縣亷幹偶以公坐停廢本
自北界歸明今貧瘁不能自存乞賜牽復詔復濟見在
官與小處監當
庚寅編刺所奏諸禁軍逃走捉獲斬在七日内者減一
等刺配廣南牢城首身者杖一百從之舊法五百料錢
禁軍逃者滿三日處死初改為十日上疑其寛曰祖宗
立法恐有意盖收拾天下無頼教之武藝若不重法繩
[239-12b]
之即生亂故也王安石曰所以重法繩之懼生亂也今
所懼者相結逃亡為亂而已縁二者又已有重法若不
相結逃亡又非逃亡為亂而逃者雖貸其死必不能生
亂况又滿十日即不免死耶且禁軍所以逃走欲免為
軍也其心必不欲止逃十日而已然則雖加七日然後
死軍人必不肯以此競逃走而臣愚以謂無生亂長姦
之實且足以寛可矜之人文彦博曰祖宗時才逃走一
日即斬仁宗放改作三日當時議者已恐壊軍法安石
[239-13a]
曰仁宗改法以來全人命甚衆然於軍人走比舊不聞
加多也上曰祖宗時用兵故湏嚴立法仁宗時天下無
事自當改之在真宗時已當如仁宗時立法矣安石曰
誠如此國初接五代四方皆畔渙之國山澤多亡命不
從招喚之人則逃亡禁軍易以投匿今逃亡亦自易為
捉獲即立法不當如國初時也彦博固言軍法臣等所
當緫領不宜輕改恐如前代消兵或能致變安石曰蕭
俛時天下兵至多民力不給不得不議消減但當時措
[239-13b]
置失當又幽州送朱克融等乞各與一州勿令歸幽州
扇衆為亂而朝廷乃令克融等漂泊京師久之不調復
遣歸此克融所以復亂河北也亦何預消兵事上乃令
減為滿七日故有是詔墨本無此據晁補之作杜純行/狀此議乃出於杜純純先為編
刺所刪定/官故也 太子中允祕閤校理管勾秦鳳縁邉安撫
司王韶為右正言直集賢院權秦鳳路鈐轄閤門通事
舎人髙遵裕為引進副使落權字進士王夏為江寧府
法曹参軍韶等並以招納蕃部特推恩而夏者韶母弟
[239-14a]
也始議推韶恩官其子而上欲慰其母心故先及其弟
始欲轉韶兩官以太常博士直昭文館王安石曰韶功
大恐博士未稱宜與司諫正言上從之上又言髙遵裕
欲得一職名安石問上不知何等職名上曰欲得御帯
文彦博曰御帶湏帶緫管方除蔡挺曰此是要為将來
緫管資基兼自緫管使作管軍安石曰元贇昨來亦得
御帶與緫管不相須若除管軍自繫朝廷㧞擢不作御
帶亦不妨管軍彦博曰元贇是諸司使若要除却合令
[239-14b]
作諸司使上曰曹佾亦是横行帶御器械宻院猶遲疑
不決上令與御帶遵裕除御帶未見月日據日/録於七月十六日載此當考 上問
王安石義勇士如何安石曰奉㫖令臣弟安禮選舉相
度觀臣弟必不能選舉恐合自朝廷差仍須候趙子幾
京西回令與張京温同去乃濟事上曰如何只趙子幾
偏了得安石曰宜先了河東一路河東舊制毎年教一
月今令上畨廵檢下半月或十日人情無不恱又以東
兵萬人所費錢糧且取一半或三分之二依保甲養恤
[239-15a]
其人即人理無不忻頼者若更減得舊來諸軍㤙澤及
程試武藝又減武舉所推恩例併令人趨赴此即一路
豪傑無不樂從此法凡欲用衆若法不合於衆心即難
經久若衆心以此法為便即此法自然經久既行之久
人雖破壊衆必不以為允如此乃為良法又今義勇湏
三丁以上今當如府界兩丁以上盡收三丁即出戍出
戍即以厚利誘之兩丁就於廵檢下上畨上畨如府界
法大畧不過如此但要遣人與經畧轉運使及諸路長
[239-15b]
吏商量令知朝廷立法之意及要見本路民情所苦所
欲因以寓法上曰鼓舞三路人皆成就人豈少安石曰
此極天下一大事若成就即宗廟社稷安敵國無足畏
者因論及宿衛盡是四方亡命姦猾非宗社長計上曰
祖宗厚以財帛官職撫此軰固為此安石言五代之變
皆縁此軰上曰今百年舊俗未革安石曰觀仁宗服藥
時事即此軰亦似未能全然革心也馮京曰義勇雖云
三丁以上今亦有已死一丁止存兩丁不曽差替者安
[239-16a]
石曰既有兩丁不差替必有三丁不差上者近聞義州
義勇両縣户同其一縣得兩指揮一縣只一指揮即收
刺有不盡處今若用府界保甲法即無收刺不盡必然
更増見在人數安石又言義勇保甲為正長須選物力
高彊即素為其鄉閭所服又不肯乞取侵牟人户若貧
户即須乞取侵牟又或與富彊有宿怨倚法陵暴以報
其宿怨也此叚據日録與兵志第二巻並同但語言畧/有増損耳自馮京曰以下本志不載王安禮
編修三路義勇條貫在五月二十二日是月十九/日差劉坦等閏七月十四日十五日十八日當考
[239-16b]
辛卯詔賜故河北轉運副使王廣亷家眷二百緡録其
壻姚大忠為郊社齋郎以判大名韓琦言廣亷營職憂
悴以致殞身而身後别無子孫故也初廣亷死王安石
白上曰廣亷雖有不至然亦宣力上曰此是首推行朝
廷法令之人賜之宜厚故有是詔 録昭州刺史張進
孫覯為下班殿侍淄州刺史王貴孫起為三班差使兵
部員外郎鄭文寳孫瑱為郊社齋郎編排録用所言進
等嘗有功於國也 詔在京商稅院雜賣塲雜賣務並
[239-17a]
𨽻提舉市易務 東頭供奉官趙忠政言界河以南至
滄州城雖有塘泊二百餘里其水或有或無夏秋可徒
涉遇冬水凍即無異平地今齊棣間數百里榆栁桑棗
四望緜亘人馬實難馳驟若自滄州東接海西徹西山
倣齊棣植榆栁桑棗候數年間可以限戎馬然後召人
耕佃塘濼益出租可助邉儲詔外都水監丞程昉察視
利害以聞 提㸃開封府界諸縣鎮公事吴審禮言廵
檢司弓皆歲久敝壊不可用今保丁更畨教習武藝已
[239-17b]
下弓弩院給一石至一石二斗弓各五百箭二萬從之
 審院刑部大理寺言乞詳議詳斷法官直檢法官如
新法試中人任滿酬奨乞依舊法人例推恩自選人改
官充職不成資丁憂服闋與近地合入逺與次逺願再
任通六年斷官通五年與家便通判己轉京朝官後不
因負犯者替罷並當親民一任内議官五年當兩任仍
毋得連併三任從之 王安石白上陛下毎有所建立
未嘗不致紛紛所以然者陛下不深察人情故也人情
[239-18a]
有嚮有不嚮陛下有所不察故人嚮者至少而事多
爽侮如經制洮河事但差去将帥輙與王韶為異豈盡
與韶争氣亦其利害必致於此臣請以事明之如向寳
在秦州取錢騷擾蕃部陛下亦曽宣諭臣所以敢言然
向寳為前後帥臣所稱以至朝廷人共稱之者以能背
戾朝廷所為故也陛下以衆人所稱之故亦屢稱向寳
如王君萬叶同王韶所為即必為帥臣所案朝廷人所
毁向寳罪状明白陛下必無今日寵待亦必不免斥廢
[239-18b]
如王君萬但於将官地種菜罪至輕然以叶同王韶為
朝廷幹事便被廢縱後以特恩免罪然其危懼已多如
此則人孰肯趨赴陛下所為而不附下臣料太祖時人
臣必不敢如此太祖必不容其如此乃所以濟大業也
今陛下於不嚮之人毎務含容天下之人豈以為陛下
含容但以為陛下不能照察為姦人所侮耳老子曰其
下畏之侮之為天下王至為人所侮何以濟大業成天
下之務今不嚮之人豈盡不曉事好為異見直縁敢侮
[239-19a]
而已上笑
甲午河東經畧司言契丹大㸃集云防托漢界至召女
真渤海首領自來㸃集未嘗如此上曰如何王安石曰
此事惟須静以待之内自修補次及於邉王珪馮京皆
謂必無慮安石曰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之吾今未
有以待彼亦不可忽也上曰卿昨言但使彼知戒懼即
非所宜良是也
乙未詔左騏驥使果州團練使致仕折繼世卒於條
[239-19b]
致仕諸司使亡歿雖不該恩贈然繼世以蕃官捍邉有
勞宜與特支四年三月甲辰可考司馬光日記熈寧四折/年十月十三日吴積曰威明沙克弟亡在
繼世所繼世以种諤夜引兵抵其居沙土窟中使其弟叩/門呼曰官軍大集兄速降不則滅族 克使内其手捫之
少一指信之遂率數千户二萬餘口降己而見官軍少除/大悔之沙克今為供備使髙州刺史又繼世以綏州功
騏驥使果州團練使賞賜無筭去歳病風賜以御藥使/醫守視繼世妖人馬志誠欲奉之發兵據青澗城指揮
使拓拔忠諌捕之因下獄案騐久不決子華至延州斬/志誠等二十餘人以繼世冇功不問趙卨奏以團練致
仕遷之華州悉散其部落於諸族沙/克之衆稍稍亡去今在者才百餘口
丙申詔前任及致仕宰相使相樞宻使並給白直二十
[239-20a]
人前任及致仕参知政事樞宻副使簽書樞宻院事
十五人致仕節度使宣徽使準此致仕諸部尚書留後
觀察使十人樞宻直學士以上七人待制以上防禦團
練刺史四人前此致仕白直未有定制樞宻院以為言
故有是詔 詔殿中丞劉珵著作佐郎李黼大理寺丞
潘監奉禮郎汲光前縉雲尉郭逢原東明縣尉張元方
分行滑鄭許曹陳亳等州與當職官排定保甲其條約
並依開封府界例施行如官吏不職委司農寺及本路
[239-20b]
監司按劾逢原開封府也黄裳誌逢原墓云子儀之後/父變宗閏七月十四十五十
八日/可考又詔司農寺増置丞主簿四員仍自今輪出入案
察逐州保甲先是王安石白上曰臣前欲以近畿郡為
畿輔因推行保甲者利在使趙子幾等按察官吏差易
耳若付之諸路即恐諸路推行滅裂無以使四方觀法
上曰不如令屬兵部置屬官令出入㸃檢又曰馮京欲
且遲留候役事了如何安石曰此事既不擾人又聖人
愛日亦須及時修營庶早見成效上曰曹州人喜為盜
[239-21a]
若習兵得無不便乎安石曰前時以匿賊為利今若用
府界條約即人以捕賊為利為其喜為盜乃所以當用
保法也既而安石又言令兵部管保甲恐百姓心疑将
刺以為兵不如令司農領之仍便差官編近畿數州保
甲且増置丞主簿令更迭出入案察保甲即農田水利
常平差役皆可使案察也上皆從之陳瓘尊堯集聖訓/門論曰神考欲置
尚書省安石以為不湏安石欲建四輔神考以為不可/三十餘年先訓未逺乃者都省之毀誰不流涕四輔之
成誰不寒心此豈一京之罪乎都省之毀無敢救之者/四輔之成無敢止之者亦豈特畏京而已哉安石之所
[239-21b]
欲為則雖甚害而必行其罔上之言則託於繼述其私/營之心則獨尊王氏卞等之所謂國是者何事不然以
此二事觀之可以見其初心矣今可以不早辨乎孔子/曰成事不說既往不咎今尚書省之毁既已久矣四輔
之成既已往矣而臣猶論之非為追說已成之事而追/咎既往之人也實欲陛下察卞等國是之計而為我宋
方來之慮者非特此二事而已也故臣著此于首篇以/見臣尊堯之意尊堯餘言曰陛下欲知卞等顯戾先訓
之二事乎神考欲建都省而安石以為不須安石欲置/四輔而神考以為不可然而四輔之所以必成者因日
録而成也都省之所以必毁者因日録而毁也臣於封/事别奏論此二事以干天聽伏望萬幾之暇特賜聖覽
又論毁折都省曰嘗謂卞等初意専以熈寧宰相為聖/而不以元豐獨斷為是故其所欲繼述者熈寧而已嗚
呼毁折都省亦一事也臣竊考日録神考欲復尚書省/制度安石對曰亦不湏如此蔡京之敢毁都省上下皆
[239-22a]
名其罪矣然其事起於日録其謀發於蔡卞則陛下尚/未知也臣故曰顯戾先訓者由蔡卞等又論建置四輔
曰臣嘗謂卞等初意專以熈寧宰相為聖而不以元豐/獨斷為是故其所欲繼述者熈寧而已嗚呼建置四輔
亦一事也臣竊考曰録安石欲以近畿郡為畿輔因推/行保甲神考曰不如只令屬兵部先訓如此可不紹乎
蔡京違戾先訓必建四輔上下皆知其罪然其事起於/日錄其謀發於蔡卞則陛下尚未知也臣故曰顯戾先
訓者由/蔡卞等 樞宻院奏代州牒北界言邉吏侵暴事又北
界牒言雄州修館驛作箭窻女墻敵樓生事王安石曰
此誠生事上言非敵樓箭窻安石曰縱非敵樓箭忩不
知館驛剏立四角砌臺又作女墻及墻窻何用若依自
[239-22b]
來修盖有何所闕上令依前降指揮折毁文彦博曰前
來誠不合修今來若折毁便湏占地安石曰事但循常
彼猶生事若彼别有規圗即與小小争校尤無所補若
但以細故互相猜疑即我毎事循常彼無猜疑之理今
邉隙數起正為我與彼所見畧同故也我以為若少寛
假彼将别生事陵我故毎事稍異於尋常即湏争校彼
亦以為若少寛假我我将别生事陵彼故毎事稍異於
尋常即湏争校故我盖館驛稍異於常即疑我改作鎮
[239-23a]
添築寨而爭之不已彼若見得事情從我館驛内作
敵樓箭窻有何所妨我若見得事情於彼事亦不湏每
與争校上曰雄州生事亦不可縱須行遣安石以為誠
如此然上亦不深罪張利一安石以為文彦博吴充隂
主利一為之游說蔽蓋也
戊戌東上閤門使樞宻都承㫖李評知保州仍領榮州
刺史用罷都承㫖恩例也先是評坐同天節不令殿前
馬歩軍司赴垂拱殿起居及判刑部杜紘不告謝兼失
[239-23b]
申舉為中書勅奏罷管勾閤門送宣徽院取勘及案
具罸銅六斤評遂乞免閤門供職上不許王安石曰此乃
評避中書㸃檢承前詔意恐中書推求其罪縁臣董
正百官見左右近習有罪豈得不案陛下方尊寵倚
信李評臣當避位上曰朕未嘗尊寵倚信評也但閤門
樞宻藉評㸃檢簿書而已安石曰臣備位大臣案治
小臣誕謾罪状明白小臣任事如故臣反受詰責誠
難以安職惟罷臣則評自可不免閤門勾當上曰詰責
[239-24a]
那有是安石曰陛下前詔云煩費推求何日窮已臣
豈不上體聖意如臣議上夀事但據理評議亦屢䝉
陛下督過上曰上夀事或恐理有未盡處安石曰此極
細事然陛下乃不及待且令中書改正以臣所奏實不
見評有理評敢為誣罔蔽欺不但此此豈可復在人主
左右臣聞樞宻院評作姦宄尤多顧臣不詳知本末不
敢論奏中外之人其孰以陛下親信李評為可者上曰
評固非忠良又無逺識今當與換何等差遣安石曰陛
[239-24b]
下雖知評非忠良無逺識臣雖知陛下聖質髙明然四
方之人豈復知此但見陛下親厚評如此罪状明白猶
待之不衰則天下姦邪安肯革而退聽王珪請與冀州
上曰評父老與宫觀何如既而曰如此則又不離閤門
珪曰罷都承㫖例亦合遷官上良久曰評以罪去官豈
當復遷乃令與保州珪曰評若思過更年歲間却収用
可也安石曰變詐小人若復親近但有虧損聖徳若陛
下果能覺悟又安可復親近然此事湏陛下熟慮若以
[239-25a]
臣故彊勉斥逐則臣更有放横之嫌矣因言程昉及李
若愚事曰臣前論李若愚姦罔陛下待之彌親後論李
評欺誣陛下遇之彌厚不知陛下用臣以何為職業臣
䝉陛下信聽當以臣素行無他然願陛下毎事考察臣
若有一違負陛下則罪宜大於餘人以臣最獲親近故
程昉事見四年/十月十六日初程昉以塞河工加帶御器械用故
例入侍評不欲昉親近因立法都知押班帶御器械差遣
在京者乃聽供職他則否時押班惟李若愚帶御器械
[239-25b]
惟昉昉疑評抑已遂訟評故安石以為言若愚先治塘
泊有勞不自言及王臨奏塘泊圗上乃知之深嘉若愚
不伐安石謂若愚大猾故為此以中聖意縁大臣與若
愚交私若愚雖不自言必有為若愚言者陛下安可因
此一事遽信之若愚前體量秦州事盛稱李師中誣罔
王韶今陛下豈不察此也上又問都承㫖觧職恩例及
進呈有除大將軍刺史者上曰刺史太優詔評領榮州
刺史又曰評在閤門宻院多與人争觸怨怒何所利安
[239-26a]
石曰或以守道違衆觸怨怒或以招權竊威福托公直
以自結人主觸怨怒其觸怨怒同其情則異如裴延齡
欺罔徳宗獨信之者以其能變詐故也陛下憐評恐近
類此上又言張琥論李評不合上殿此殊無理安石曰
陛下耳目之官識見皆不足頼但采聽浮言不皆中理
此臣所以尤願陛下詳擇熟慮是非枉直也若陛下耳
目之官能為陛下别白忠邪即當為陛下論先王之道
奉行中書故事而已何至紛紛與小人校辨林希野史/云李評久
[239-26b]
侍上左右雖以戚里進然頗知書習典故多智數鮮有/及者為閤門使又令樞宻都承㫖不用次補直以外官
進自評始其幸於上中外無可比者與同列奏事必留/身間雖不奏事上必獨與語踰刻上色未嘗不懽也評
所聞外事大小悉以聞然而遭評䜛毁者不少矣閤門/宻院吏苦評苛察雖執政亦不敢少斥其非徃徃隂賛
其美結以自固諌官御史未嘗有一言及評上朝夕欲/除簽書樞宻雖他人莫不度其将然自府界置保甲妨
擾民情不樂畿内人得以私習武偹評亦極論其不可/他日上語安石保甲事李評甚危言之安石始怒評敢
輙議已日摭其過然評之怙寵未易動也熈寧五年以/來評愈不平安石擅權專國上不得有所為屢攻其短
上又時以其語對執政道之安石益怒㑹閤門悮排軍/員等坐位安石請劾評等評愬於上以為此小事非閤
門罪安石欲沮辱臣爾陛下毎有所黜即安石多方黨/蔽黜者反進擢安石有所怒陛下雖明知其無過安石
[239-27a]
必欲加罪如臣是也上為之動但命劾閤門胥吏貸評/等不問安石固請之於是御史紛然交攻評矣上猶未
聽安石乃不入朝乞觧政事章凡數上上遣中人宣押/入中書即時劾評安石乃留月餘劾状已上猶命特放
安石勃然曰陛下始許臣以逐評臣乃留今放評罪何/也臣願復去上不得已黜評知保州評父端願為評乞
在京閑漫差遣又乞侍養不許上亦惜其逺去改知潁/州評既斥又除曽孝寛為都承㫖不用武臣自此宻院
官屬亦安石黨人矣嗚呼其慮逺哉希所云/評悮排軍員等坐位必誤事具六月壬辰
己亥知大宗正事宗旦等言宗室所投文字或違例
數條退即生誣怨或情有可憐而例無其事或事渉違
冒而理或可容乞自今有疑難事許上殿敷奏或許同
[239-27b]
見執政禀議從之 館閤校勘檢正中書刑房公事沈括
充史館檢討 詔獲投匿名文字扇惑保甲者給賞錢
五百千以司農寺言近有人於封邱縣北門以匿名牓
扇揺保丁使不得安已檄諸縣宻行禽捕給賞更乞朝
廷嚴約束故有是詔已而上批近差編排鄭滑等州保
甲事觀今日匿名事府界人户尚有驚疑若更推之鄭
滑恐人情未能安貼成就更緩可且再差人體測府界
人情然後徐議此事王安石白上府界保甲昨日人人
[239-28a]
取状願上畨然後降指揮即人情無復驚疑上曰恐止
取得保正保長状爾安石曰聞知陳留縣章楶云陳留
縣止有兩户不肯供状然亦未嘗彊之觀此則非但取
正長状若但取正長状或復有人户成羣自訴則官吏
何以免責兼臣毎出郊祠召鄉廵耆壮體問臣家亦有
外縣公人毎毎問其縣人情状何嘗有驚疑所以有貼
匿名文字者必是自來居藏盜賊之人不便新法爾陛
下但觀長社一縣捕得府界為保甲廹逐出外行刼之
[239-28b]
人至二三十人此等人既不容於京畿又見捕於輔郡
其計無聊即專務扇揺他人而已今陛下聰明睿知曠
世特出然一為姦人熒惑輒為之動今以十數萬愚民
而欲扇惑之者非特一人而已如何欲其一皆安帖昨
日聞已捕獲扇惑糾集人頭首根勘然至京者亦止有
二十餘人而已以十七縣十數萬家而被扇惑驚疑者
才二十許人不可謂多自古作事未有不以大勢驅率
衆人而能令上下如一者今連十數萬人為保甲又使
[239-29a]
之上畨乃人人取状召其情願此乃以陛下每事過謹
故須如此陛下誠思前代剏府兵乃為討髙麗黨項豈
是所願但以勢驅之人不得已久之自聽服習以為常
爾天下之事皆成於勢故老子曰物形之勢成之上曰
討髙麗是隋煬帝此所以致叛安石曰討髙昌乃唐太
宗事彼府兵亦豈所得已如今日令保甲廵檢下捕賊
若任其自來則誰肯向前用命若以法驅之則又非人
情願若止欲任情願即何必立君而為之張官置吏也
[239-29b]
且湯武革命名為應天順人然湯衆皆以謂湯不䘏我
衆而湯告以必往誓之以孥戮湯所以為順人者亦不
須待人人情願然後使之也今鄭滑事欲但令差去官
先曉諭人情俟其通知然後編排爾上以為然安石又
白上府界勾當保甲官即未見不忠信可疑者上曰昨
聞人户斬指事惟曽孝寛言有之趙子幾乃不言何也
安石曰斬指事乃蔡駰所說又子幾委蔡駰根問乃是
因砍木誤斬指有數人參證甚明子幾令蔡駰就鄉村
[239-30a]
排保甲駰乃集人至縣郭外留滯三日其所以然蓋有
所希向駰任襄邑尉十月有強盜二十四火竊盗一十
火不獲子幾每欲案治但以其扇搖保甲人户故自嫌
不行遣曾公亮為永興乃辟令掌機宜今保甲法上自
執政大臣中則兩制下則盜賊及停藏之人皆所不欲
然人情安帖如此則措置可謂盡矣兵志第二巻載此/並與朱本同但先
後或失次當從朱本自若但取正長状至不為多新本/皆削去今復存之正月丁未軍士深詆朝廷注林希云
云又閏月癸酉安/石云云當井考 詔文思副使折克雋内殿承制髙
[239-30b]
永亨閤門祗候曲珍各減磨勘三年右侍禁拓㧞忠減
磨勘四年庄宅使李顒内園使燕達各賜銀絹五十餘
推恩有差以與夏人首領商議自綏徳城界二十里立
封堠修置把截堡寨畢也 詔差鎮戎軍定川寨弓箭
手廵檢趙普三川寨張進徳順軍中安堡馬倫通邉寨
魏竒各領去年經畧司指揮團給防秋第一等弓箭手
共三千五百人有竒馬二千六百疋有竒常排次準備
策應秦鳳路通逺軍仍差景思立狄喜都部押并帶領
[239-31a]
第六将策應秦鳳路人馬候見本路安撫司關報前去
初王韶奏乞増防托人馬上令韶詳具以聞並從之
辛丑詔瀘州利州並選文臣知州任滿無過與堂除仍
减磨勘二年先是利州兼益州路兵馬都監故用武吏/自是别置都監而以文臣為守此據鮮于
侁傳六月二十/四日鄧綰云云 閤門言龍神衛四廂都指揮昭州防
禦使張玉涇原路副都總管暫赴闕奏事檢㑹儀制應
外任客省客省使至閤門祗候入内都知押班并帶御
器械赴闕奏事起居訖即退更不供職詔玉赴起居不
[239-31b]
供職今後准例
壬寅比部員外郎祕閣校理曽孝寛為起居舍人史舘
修撰兼樞宻都承㫖舊用武臣以文臣兼領自孝寛始
也孝寛言所領樞宻都承㫖比年未嘗除人乞遇大宴
依三司副使例侍立國忌奉慰退並赴行香或無都承
㫖班即依修撰班序位從之序位實録在八月十九日/今附見孝寛除都承㫖時
兩紀皆書初以文/臣為樞宻都承旨 祕書丞吕大忠著作郎張大中大
理評事趙君錫並權檢詳樞宻院文字大忠兵房大中
[239-32a]
禮房君錫吏房
癸夘贈太后兄左侍禁髙士遜為保大軍節度使詔歩
軍司床子弩雄武五指揮九百六十九人撥兵為兩指揮
每指揮並以五百人為額仍契勘在京見今諸軍己未
撥併數目以聞此據/御集 詔立修東西二府碑
乙巳翰林學士韓維為端明殿學士兼翰林侍讀學士
知襄州從維所乞也
丙午右正言直集賢院管勾秦鳳路縁邊安撫司王韶
[239-32b]
為集賢殿修撰先是上謂王安石曰髙遵裕非首謀近
又退縮避事官賞乃已過韶安石曰遵裕誠非首謀能
與韶不為異而已亦未至退縮避事然韶功誠大賞薄
上令再議韶賞王珪請與直龍圖閣文彦博曰如此則
邉上便呼龍圗珪曰趙卨尚作龍圖上曰龍圖與直集
賢院何所校欲與修撰且曰沈起亦作修撰彦博曰邉
人不知職名髙下但見呼龍圖即以為尊如唐時藩鎮
言軍中只知尚書轉僕射上曰修撰要是勝直龍圖閤
[239-33a]
安石欲與史館而故事史館不帶出乃除集賢殿修撰
仍差入内供奉官秦鳳路縁邊安撫司勾當公事李憲
就賫誥敕往賜時朝廷命修瑪勒寨遵裕乞緩興工故
上以為退縮避事也 詔王韶修瑪勒寨宜更遣探候
即今西界側近如㸃集衆多未可興功即不須於未進
誓表前畢功計西人亦豈能持久第一靣計置修城材
物俟其退散併手修完如㸃集不多即依所奏施行仍
仰秦鳳路經畧司計㑹韶興功日差将官一員領人馬
[239-33b]
防托近差定涇原路将官弓箭手等亦令韶相度勾抽
先是韶奏乞候修乞神平通過堡畢功即勒廂軍採木
併修瑪勒故有是詔 右諫議大夫集賢院學士判祕
閣宋敏求兼知審官東院上初欲用鄧綰曰司農無用
綰也王安石曰司農有廨宇又綰無曠事忽罷之不便
仍用敏求 兵部侍郎致仕葛宫卒
是月併吏部南曹入流内銓從判銓許将等請也馮京
言本設南曹為關防銓司闕誤王安石曰唐以來銓曹
[239-34a]
法制與今日選法都不同乃雜用唐制不全刪去故選
人留礙百端吏人枉費紙筆近已删去舊條極簡便銓
司自易㸃檢誠無用南曹虚作留碍煩擾如考功考較
事已除即考功自無復可存之理如格式司但批選人
料錢等今既増俸即格式自無復可存之理上曰或謂
舊料湏以户口多少差注今添料錢為一等亦未便安
石曰所用户口乃省帳戸口非今實數兼户口多處未
必煩劇户口少處未必安逸若僻静處户口雖多自少
[239-34b]
事而逸要閙處户口雖少自多事而勞又有帶前任料
錢者即俸厚薄自不計户口多少上曰所省吏俸應不
多安石曰若實合存即計惜吏俸不得今實宜廢併所
省吏俸歳六千餘緡亦不為少且省出官人於是上從
安石議廢南曹歸銓要廢南曹歸銓乃五年閏七月/事而實録無之今附見七月末
神宗職官志從判銓許将/等請廢南曹亦繫之五年 初議併省考功文字上問
考辭何用安石曰唐以來州縣申牒中書及諸司奏事
判事皆有詞國初猶然上曰此誠無謂安石曰天下無
[239-35a]
道辭有枝葉從事虛華乃至此此誠衰世之俗也上以
為然此據日録五年七月五日事今附廢南曹歸銓後/李復圭紀聞云熈寧中併南省二十四司判都省
者兼户度金倉工屯虞水八曹其他皆首曹兼領吏部/兼南曹格式是僕射尚書兼領郎中員外之事文昌之
制掃地盡矣/今附此當考 前處州縉雲縣尉編修三司敇并諸司
庫務歲計及條例刪定官郭逢原上䟽曰臣竊觀自周
文武以還盛徳有為之主固無如陛下而懐道之士由
孔孟而後如王安石者亦未之有然臣尚有疑者殆恐
顧遇師臣之禮未有隆焉古者天子尊師之禮有隆而
[239-35b]
無替君臣之分有時而不行臣嘗聞陛下固以師臣待
安石矣而使之自五鼓趨朝僕僕然北靣而亟拜奔走
庭陛侍立左右躬奏章牘一切與冗僚胥史無别古者
待師臣之禮未聞有是陛下興治補弊跨越百王而遇
師臣之禮未極優異尚守君臣之常分此臣之所未喻
也臣願陛下考前聖尊徳樂道之義不習近迹特設殊
禮事無纎悉必咨而後行則湯暨伊尹咸有一徳豈獨
擅其美於前世哉又上疏曰臣聞能自得師者王古聖
[239-36a]
人未嘗無師孟子稱堯所以待舜之禮可謂至矣以齒
則堯長以爵則舜賤以徳則舜固無以加於堯尚尊禮
之如此今陛下卓然獨奮於百王之後四方拭目以觀
堯舜之治而區區之末禮於安石尚如有惜不明示於
天下此臣之所未喻也夫宰相代天理物無所不統未
聞特設事局補除官吏而宰相不預者也今之樞府是
己臣愚以謂當廢去樞府併歸中書除補武臣悉出宰
相軍旅之事各責其帥合文武於一道歸将相於一職
[239-36b]
復兵農於一民此堯舜之舉也今王安石居宰輔之重
朝廷有所建置於天下特牽於樞府而不預則臣恐陛
下任安石者盖不專矣自李評罷去天下有志之士咸
相欣慶願陛下以古語為朝夕警戒早因此時推崇尊
徳樂道之義疏奏上甚不恱他日謂安石曰逢原必輕
俊安石曰陛下何以知之上曰見所上書欲併樞宻院
廢募兵安石曰人才難得如逢原亦且曉事可試用也
郭逢原書墨本附六月二十六日甲戌然李評罷去乃七/月二十一日戊戌此時未也朱本削去逢原書盖為王安
[239-37a]
石諱今復存之移入七月逢原輕/俊見閏七月十四日日録今附此 廢揚州廣陵縣入
江都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