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續資治通鑑長編 > 續資治通鑑長編 卷二百三十一


[235-1a]
欽定四庫全書
 續資治通鑑長編巻二百三十一
             宋 李燾 撰
  神宗
熙寜五年三月辛巳朔權御史中丞鄧綰言昨彈奏馬
仲甫朝廷令韓縝根治聞縝乃累責汲光分析况朝廷
増置主簿本欲振舉頺弊光盡心職事若非理責令分
析恐乘此不敢措置非朝廷設官之意仲甫性素寛光
[235-1b]
喜檢察吏人有所為輙申中書又宻以三班事告綰綰
即彈奏仲甫從而罷去朝廷以綰章令縝案之不盡如
章也去年十二月/癸亥綰奏
壬午權鄆州觀察推官許安世為著作佐郎集賢校理
檢正中書吏房公事
癸未編修中書條例曽布等言中外臣僚陳乞恩澤皆
無法制臨時輕重不等今欲見任兩府嵗許陳乞差遣
一人内宰臣樞宻使兼平章事非因事罷者陳乞轉官
[235-2a]
一人指射差遣二人餘執政官罷者轉官一人指射差
遣一人若有勲勞即取㫖待制以上許陳乞差遣一人
轉至學士者又一人三路廣桂安撫使及知成都府梓
州差遣一人親子孫循一資廣南轉運提㸃刑獄許奏
子孫或期親合入官一人成都梓州䕫路差遣一人子
孫循一資從之本志/同 遣内藏庫副使王中正徃秦鳳
路縁邉司勾當公事仍令中正同劉宗傑及安撫司官
相度古渭寨可與不可建軍具奏
[235-2b]
甲申詔環慶經略司如夏國差人來議界至或修納斡
堡礓石寨即檢㑹夏國主所上表章依見今漢蕃住坐
耕牧處定界至以前嘗誤牒宥州稱無人拘占上
土恐夏人固執牒語故也日録王廣淵奏章威地雖見/耕牧縁前報夏國不曽耕占
此地恐必來争四月三/日又二十一日當叅考 上謂王安石曰楚建中言昨
陕西用兵凡費緡錢七百餘萬有是否安石曰臣亦疑
之然建中稽考沈起簿書數果如是錢糧紬絹共千二
百萬貫匹一路半年有竒所費已如是之多何由供億
[235-3a]
因為上言西事稍弭邉計正當措置天下困敝惟兵為
患若措置得兵即中國可以富彊餘皆不足議也上曰
但當悉行府界保甲要亦未遽為用安石曰陛下能駕
馭将帥使悉奉朝廷法令則因人利害敺百姓使習武
事一二年間便見效不為遲今但要分别利害使趨令
者盡得利不趨令者盡受害則人皆趨令矣上又恐義
勇未能猝及募兵安石曰今東兵全不可用惟土兵可
用陛下誠能駕馭督責将帥奉法令即義勇要如土兵
[235-3b]
亦不難要勝東軍即不足言也上曰見蔡挺言義勇已
勝東軍但不及土兵爾安石曰要勝土兵亦何難陛下
且督責諸路令教義勇至嵗終遣使巡按各具所試武
藝帳奏即諸路誘勸勤怠精粗可見上曰有何難見安
石曰天地雖大以有形數故可度况人事陛下以無方
之術遇有形數之事物即何索而不知何欲而不成四/月
三/日
先是陕西都轉運使謝景温言乞令勾當公事官一員
[235-4a]
於延州置廨專管諸城寨夏秋糴納察訪糧草價癸巳
上批勘㑹作置轉運司勾當官本為使副廵歴闕人㸃
檢簿書今若分頭各在一處乃與舊無異况縁邉𦂳要
城寨近已各置主簿足以掌糴買其轉運司勾當官可
令依元降指揮止留本司 命太常少卿同糾察在京
刑獄祝諮直院劾李定陳大順等所言張詵事始定實
與沈邁同聞大順言對樞宻院輙諱匿之張琥既坐責
章惇雅善琥欲明琥非妄奏乃教定引邁為證且謂邁
[235-4b]
必不敢諱匿邁與定俱赴御史獄皆以誤聴為辭謂大
順初無此言及案上定當坐罪報不以實王安石不悦
指其案不圓處乞别推吳充曰獄官姑欲從寛耳安石
曰今務得實安可從寛上曰本疑造此者欲傾害張詵
今既無此姑已可也安石曰若奏報果不以實豈容但
已乃下其案法寺法寺亦䟽其不圓命沈衡并鞫之衡
辭以親嫌故改命諮二月癸丑琥責/四月丙寅罰銅 樞宻院言蔡州
續置忠節第四十二指揮欲於潁州置營上批止令就
[235-5a]
潁州寄招仍自今遵守已奏定天下軍兵額無輙改異
 吳充言王韶事謂郭逵與之異立遭徙逐上曰逵何
嘗因此徙逐今但未究見逵沮壊事實若見事實要當
行法王安石言韶罪有無自是一事如逵欺誕侮慢事
已非一每奏輙張皇摩正又却令承受奏摩正易制若
此類非一方朝廷無事時為将帥彼摩正又何足道每
輙引以恐懼朝廷若多虞有如朱泚史思明軰望其恭
順承朝廷命令必難自古興王容将帥貪贓或有之若
[235-5b]
容其欺誕侮慢即将帥不復可駕御将帥不復可駕御
則何由濟事
甲午廣安西路經略司言南平王李日尊卒子乾徳嗣
詔轉運使康衛為弔贈使
丙申黄巖縣主簿曽肇為崇文院校書兼國子監直講
肇布弟也試學官入等上稱其文故有是命 詔賜塞
北京第五埽決口導河入二股都大提舉官宋昌言王
令圖程昉等錢銀有差九月四日張茂則/昌言令圖昉遷官 郭逵奏王
[235-6a]
韶初乞經略司磨勘市易錢今又乞别差官磨勘盖有
欺弊見本司㸃檢乞止令本司磨勘上曰韶力争如此
或未必有姦王安石曰有姦無姦非朝廷所能知但差
官磨勘自見情實吳充曰待之無適莫則情實自見上
曰人雖欲庇韶其形迹亦可見縁錢物事當有歸著安
石曰此事固無可庇之理逵與秦州官吏非不能自達
於朝廷者兼無人於此事有適莫者上再三疑怪韶有
此安石曰以理料之則韶為衆人所窺伺不宜有此然
[235-6b]
人事固不可意料者但根究即見情實文彦博曰恐韶
倚頼朝廷假借所以如此安石曰韶頃無罪尚降一官
朝廷未嘗假借韶至餘事但有一毫所言未嘗不詰問
是非何嘗假借充曰若無欺弊因何自乞磨勘又奏乞
罷磨勘安石曰此事未可便疑其有姦自乞磨勘者似
是無欺弊後為經略司捃摭盡追補勾當人恐揺動人
情所以乞别差官根究亦未曽乞不磨勘也充曰諺云
停囚長智合早施行安石曰已便令分析入急逓聞奏
[235-7a]
固不容其停留上曰此事有無根究自見雖遲亦無害
二月壬戌/甲子可考 又論夏國事勢樞宻院但以為邉面濶彼
能聚兵我不能所以無如之何安石曰勝負不在此今
以陛下聰明齊聖當一稚子是一勝也朝廷所用人不
擇親踈逺近惟材是擇然至謀國事議邉計總領一方
尚患之人今彼所用以謀國者非梁氏叔伯即兄弟豈
能皆勝其任之人是二勝也彼雖傾國以十萬衆犯邉
而老幼疲憊不能者皆在其間我若有一二萬精卒則
[235-7b]
足以勝彼但我将帥今亦非其人率茍且兵雖衆而不
訓練朝廷舉動徃徃不合事機此所以不能勝彼非彼
無可勝之理也
丁酉都官員外郎劉孝孫為侍御史光禄寺丞權檢正
中書禮房公事張商英為太子中允權監察御史裏行
孝孫陽安人也 詔司農寺開封府界免役剩錢令諸
縣依常平法給散収息添賜吏人食錢諸路候行役法
倣此仍詳具條約以聞 成都府利州路轉運提㸃刑
[235-8a]
獄鈐轄司言頃因沐川兩寨乞用舊例差押録二名充
把截将以三年為滿共止支錢四十緡酬奨可省衙前
酒場兼移税户等錢添助免役從之
富弼屢請老戊戌復授司空同平章事武寕節度使致
仕進封韓國公林希野史載弼本末有與史不同處今/悉附注此更參考之希云嘉祐八年四
月仁宗崩英宗即位六月富弼免喪除樞宻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時英宗不豫慈夀同聴政明年上疾愈太
后還政官官于兩宫頗離間有異言其事祕世莫知也/弼屢為上開陳大義語甚切至勸上尊事太后上深感
悟又一日與同列奏事語及兩宫指殿下羣臣慷慨謂/上曰千官百辟事陛下者以陛下上繼先帝謹事太后
[235-8b]
故也上為之變色任守忠以離間得罪弼即勸上急誅/之以謝太后廢居蘄州其後兩宫復懽弼之力居多治
平二年八月出判河陽四年正月英宗崩今上即位上/在藩邸為慈夀所愛聞弼禆補兩宫事心甚賢之王陶
滕甫用事日勸上罷琦而用弼上遣人視弼弼懼復用/乃䇿杖見使者言已病廢不任朝謁又累章乞觧使相
以僕射仍判河南是年秋上召入見弼聞琦罷政判相/州張方平參政韓絳副樞即引舟復還乞復守河陽明
年二月召弼辭以足疾不能朝上召曰渇見儀形想聞/嘉論許以肩舁入謁弼留家于洛與其子紹隆入朝上
御便殿命弼以䋲牀舁至内東門紹隆掖而入命毋拜/弼再拜而已賜坐甚乆上嘉歎恨見之晚也面賜紹隆
緋魚退而求補外章是日上以僕射判汝州既至洛紹/隆死求假養疾又求致仕上遣使慰諭之乃赴汝自𤦺
罷公亮當遷上相嵗餘不除上聲言復相𤦺𤦺自雍還/鄴已逾年上意在弼初蔡州尼于者自以能役使鬼神
[235-9a]
知人禍福衣冠家多納女為弟子徒黨數百逺近瞻拜/晝夜不絶于道有司疑其為姦収治于獄弼在洛居喪
嘗遣人徃問于于言弼前世姓名乃施工髙順并言弼/隂事有騐弼以此神之及于敗得弼所與于書自稱弟
子稱于為我佛菩薩又言得于藥而疾苦已除弼嘗使/僧智縁治紹隆疾許以厚報無何紹隆死智縁慚不告
而去乃於京師揚言紹隆疾亟時弼急視之行步如飛/本無疾也上聞此二事疑其向詐疾避事耳遣使挟上
醫徃汝必以旬日治弼疾平復如初明年召為集禧觀/使二月除守司空侍中昭文大學士是月除王安石參
政弼辭不可勝數聴罷司空侍中而已許肩舁至待漏/易馬入朝不押獨班再拜免舞蹈弼辭讓至三月末始
入中書初上意鋭於改作安石自金陵來所陳皆中上/意即欲相之以弼三世舊相有盛名藉為表裏以取重
天下弼之為相忠審謹宻事有可否必同列者皆以為/然乃奏之進用士人審騐再三必合於法士議所附乃
[235-9b]
敢行至是陳於上者惟以持重不擾遵守法度為治初/上欲相弼公亮隂使言者間上意吳充嘗曰陛下患𤦺
用人立黨故欲用弼以其無私邪上曰吾聞弼公直無/私故用之充曰不然弼用私又甚于𤦺其所厚善者韓
維陳襄他日必先引此二人即臣言可騐上黙然公亮/聞之果急勸弼擢用維襄於是充復進曰臣向言如何
上意於是疑弼每奏事上多顧安石語及所禀奏無不/從每至己午間猶未罷弼不任乆立白上退俟於殿廬
中乃決為去計後多在告八月逐劉琦等弼即乞去位/其請不可勝數所在不受奏又自入謁靣陳上使中人
押入中書弼懐中出表付中使徑出自除相至罷入中/書者首尾二十七日而已十二月二日上語王珪曰弼
始許相我無何忽求去日遣使召之終不為朕留此意/殊不可曉朕甚恨之卿於制詞道朕此意也是夜除弼
使相判河南府改亳州進昭文大學士明年青苖之法/方行使者四出弼尤不樂亳之諸縣由此不敢散錢管
[235-10a]
勾官趙濟過永城民遮濟請錢即馳入對靣陳弼廢格/詔命上喜靣賜緋魚除本路提刑諌官張琥又䟽大臣
不奉法罪不可赦行法宜自大臣始朝廷甚以為然乃/詔𤼵運司差官悉勘亳之諸縣官吏獄既興弼自劾罪
皆在臣必欲威震天下深罪臣可也弼落使相判汝州/通判等皆衝替弼将赴汝奏曰年老昬昩既以不職待
罪朝廷今復使為州必又廢格詔令凡新法文書聴臣/勿復簽書但付通判等行遣己巳朝廷怒乃申弼前請
復令飬疾於是彈奏者捃摭醜詆所不可聞上寛仁終/不聴也明年弼乞致仕三月進司空仍復泰寕軍節度
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致仕改封韓國公帯使相致仕/自弼始此上恩也時年六十九希所云吳充間弼事當
考弼二年二月拜相三月末始入中書十月罷維五月/以龍直修玉牒六月判銓八月内翰九月開封襄八月
自修注諫院改知雜九月判銓/候知制誥有聞召試襄固辭 中書言禮房修换官
[235-10b]
法自今祕書監換防禦使大卿監換團練使祕書少監
太常光禄少卿換刺史衛尉以下少卿監換皇城使遥
郡刺史前行郎中換荘宅使並帯遥郡刺史前行員外
郎換洛苑使中行員外郎換西作坊使後行員外郎換
供備庫使已上如正郎帯職即換閤門使仍帯遥郡刺
史員外郎帯職即換遥郡刺史太常博士換内藏庫副
使國子博士換左藏庫副使已上如帯職換閤門副使
太常丞换荘宅副使祕書丞换六宅副使殿中丞著作
[235-11a]
郎換文思副使太子中允換禮賓副使贊善大夫太子
中舍換供備庫副使祕書郎著作佐郎換内殿丞制大
理寺丞換内殿崇班諸寺監丞節察判官並換東頭供
奉官大理評事支使掌書記並換西頭供奉官太祝奉
禮並换左侍禁正字祕校監簿兩使職官防團判官令
録並换右侍禁初等職官知令録並換左班殿直初等
職官知令録未及三考换右班殿直判司主簿尉成三
考已上换三班奉職未及三考并試銜齋郎各换三班
[235-11b]
借職内如帶職各陞一資起居郎起居舍人左右司諫
正言侍御史殿中侍御史監察御史已上各比類官序
依帶職人例如籍人材或曾有過犯並臨時取㫖特與
陞降官資其右職换文資並依此内奉職已下並換堂
除主簿尉三班差使殿侍换郊社齋郎從之
己亥詔勲臣之後雖有致仕官依無人食禄推恩先是
明堂赦文曾任兩府及節度使之家明有勲徳而後嗣
無人食禄者其子孫量材録用既而有司以致仕官為
[235-12a]
食禄故有是詔
辛丑知京使内侍押班鄧徳誠為内侍右班副都知王
安石自著徳誠事云舊制押班五年即遷副都知徳誠
押班已七年又條入内内侍省有定員内侍省無定員
中書既遷徳誠樞宻院進呈入内内侍省條曰此無條
合遷又有四員之限安石曰限四月乃入内内侍省條
内侍省初無定員也文彦博又言初無用年限轉都知
條上曰與徳誠轉便可立為條安石謂乆例合如此不
[235-12b]
湏别立條上從之安石以為彦博在樞宻院進擬内臣
官職多違條妄與及同中書進呈則必妄引條欲沮抑
事非一端其情葢欲隂激怒近習使歸怨於中書然議
者不以安石之言為然也 樞宻院奏詳定編敕所言
近降朝㫖三官親屬恩澤本服大功以上親與右侍禁
奉禮即小功左班殿直初等職官緦麻右班殿直試祕
書丞校書即異姓依此有服女之夫若子子謂所生本
服大功以上女與右班殿直小功女奉職緦麻女借職
[235-13a]
其内該説不盡者比類推恩令衆官參詳舊條立法之
意葢謂内外親屬難以徧舉故條所不該者聴以服屬
親踈較量比類推恩文雖不備而意之所包者廣則遵
行之際無所疑礙元條文意已備難别生文今若増若
子及子謂所生六字既包舉未盡不免又存比類推恩
之語不惟無益而又於理有害葢言若子者但比類之
中一事耳而又言子謂所生則子有雖非所生而有服
者如親姑姊妺夫之前妻之子雖非所生而親母不死
[235-13b]
於室或其夫之庶子皆三宫有服之親異姓有服之親
雖許奏薦然既非所生之子即有礙子謂所生之文又
如親姪女夫之前妻之子若庶子雖非所生而於母黨
亦有有服者既非異姓有服之親又非周親女所生女
之子若用前所増之文則是不可推恩也如依舊條比
類則周親女有服之子豈不重於緦麻女之子大功女
之孫豈不重於緦麻女之夫以此較之宜止云比類推
恩可刪去若子及子謂所生字仍用舊文臣等竊謂凡
[235-14a]
湏比類者皆理有所難盡言有所難該至於親踈之殺
所推恩則不然既㫁之以五服則縁五服而推恩者於
人情葢宜有止若存比類之科展轉無已三宫舊推恩
止及五服女之夫既比類及其子矣則又引朞女之孫
當隆於緦麻女之子既及孫矣則凡稱孫者曽元同既
及朞女之曽元孫則大功女之孫不應踈於朞女之元
孫又反覆皆當比類此豈非展轉無已者歟所以昨定
宗室推恩條其所及者宜更博逺亦無比類之文葢聖
[235-14b]
人制禮以義㫁恩而皇家后族宜有隆殺且推恩其子
葢縁后族所自出若非其所生或夫之前妻子則其情
已踈其有服者自從異姓有服條葢不相礙如欲詳説
則宜云雖非所生而於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有服紀
者從異姓推恩則盡之矣所以自來宗室女所生子推
恩與庶子不同若依編敕所定奪則后族隆於皇家恐
非朝廷為法示萬世别嫌防㣲正名分之意先是上以
宗室或減入官恩例令定后族推恩條勿令過宗室於
[235-15a]
是中書立三宫緦麻以上親女夫遇三宫生日及聖節
等第與推恩該説不盡比類施行既而太皇太后大功
女之子令與官宻院以為於中書條所不該得王安石
謂吳充曰於條令比類緦麻女夫推恩何以為不該也
及吳充再進呈復不與於是中書論奏申明而宻院乃
更立法云緦麻以上女夫若子子謂所生安石曰若緦
麻女子即可言子謂所生以其非所生即其恩不過於
夫不可比類夫故也若小功以上女之子雖非所生若
[235-15b]
此緦麻女之夫即其恩有過而無不及如周親女之子
雖非所生乃有與太皇太后有服紀者豈可不及緦麻
女夫反得推恩耶文彦博吳充皆以為展轉推恩無已
恐過於皇親安石曰皇親女至袒免猶與大夫官今兩
宫止於緦麻即已降一等有重於緦麻女夫者乃當推
恩則不至展轉無已上曰若子子謂所生止是比類中
一事爾又曰夫雖服重孫雖服輕以緦麻女夫對周親
女孫周親女孫未為輕於緦麻女夫也譬如考試舉人
[235-16a]
第一等下湏勝第四等上也初馮京與中書同奏議申
明至是乃附宻院而争以為中書所論非是宻院固争
必欲留夫若子子謂所生之文又存比類推恩指揮安
石請送編敇所詳定至是詳定如安石所言而宻院論
奏猶以為不然乞下兩制禮官經筵定議已而中書詳
著周親至緦麻令比類服屬與宻院詳議皆以為可乃
進呈至上前宻院又争言緦麻女所生子乃推恩緦麻
男之子反無例推恩非是安石曰緦麻女所以推恩其
[235-16b]
子以其女故也女不可以與官故官其子此正與緦麻
男女為對若夫得與官所生子反不得官即所生不輕
於夫於輕重亦未為允也上曰宗室推恩至何服紀安
石曰宗室至袒免女充曰袒免女之子即不推恩矣安
石曰宗室至袒免女后族至緦麻女乃是降一等然宗
室不拘人數夫並與官后族湏因聖節生日方推恩今
若宗室袒免女之子並與官即人數無限不可施行而
比后族聖節生日推恩事體不類矣上曰從來無節限
[235-17a]
但太后所欲與即與之今立法止為不可過宗室已是
降一等其比類推恩又湏取太后㫖方與於事體止宜
如此也上又曰縱比類推恩亦止如此充曰降一等若
無等可降如何安石曰從來無等可降即不降條例非
一也上曰太皇太后皇太后已有定數自與宗室不同
不湏限服屬如何安石曰欲云别奉太皇太后特㫖即
不用此條上疑特㫖安石曰如向者太后用此恩例與
本殿使臣轉官即是特㫖言特㫖則所該者備矣從之
[235-17b]
舊本欲送重詳定上曰兩宫奏薦嵗有定數如何以服/紀恐太皇太后心有不足王安石等曰請以後如有特
㫖即不用此條今從朱本朱本雖據日録辭有抑揚/然却可見此段曲折也八月十二日丁亥修成條貫
同管勾福建路常平等事著作佐即曽黙為太子中允
權𤼵遣本路轉運判官以行青苖助役法有功故特遷
有功特遷轉司/馬光日記増入
壬寅屯田員外即向宗旦為江南東路轉運判官王安石
言宗旦奏請職事詳審有理可與監司乞先召見上曰
若奏請有理便除與不湏召見也
[235-18a]
丙午詔曰天下商旅物貨至京多為兼并之家所困徃
徃折閱失業至於行舗禆販亦為取利致多窮窘宜出
内藏庫錢帛選官於京師置市易務具條約委三司本
司詳定以聞先是有魏繼宗者自稱草澤上言京師百
貨所居市無常價貴賤相傾或倍本數冨人大姓皆得
乘伺緩急擅開闔斂散之權當其商旅並至而物來於
非時則朋抑其價使極賤而後争出私蓄以収之及舟
車不繼而京師物少民有所必取則徃徃閉塞蓄藏待
[235-18b]
其價昂貴而後售至取數倍之息以此外之商旅無所
牟利而不願行於塗内之小民日愈朘削而不聊生其
財既偏聚而不洩則國家之用亦嘗患其窘迫矣古人
有言曰富能奪貧能與乃可以為天下則當此之時豈
可無術以均之也况今𣙜貨務自近嵗以來錢貨實多
餘積而典領之官但拘常制不務以變易平均為事宜
假所積錢别置常平市易司擇通財之官以任其責仍
求良賈為之輔使審知市物之貴賤賤則少増價取之
[235-19a]
令不至於害商貴則少損價出之令不至於害民出入
不失其平因得取餘息以給公上則市物不至於騰踊
而開闔斂散之權不移於富民商旅以通黎民以遂國
用以足矣於是中書奏古者通有無權貴賤以平物價
所以抑兼并也去古既逺上無法以制之而富商大室
得以乘時射利出納斂散之權一切不歸公上今若不
革其弊将深欲在京置市易務監官二提舉官一勾當
公事官一許召在京諸行舖牙人充本務行人牙人内
[235-19b]
行人令供通已所有或借他人産業金銀充抵當五人
以上充一保遇有客人物貨出賣不行願賣入官者許
至務中投賣勾行牙人與客人平其價據行人所要物
數先支官錢買之如願折博官物者亦聴以抵當物力
多少許令均分賒請相度立一限或兩限送納價錢若
半年納即出息一分一年納即出息二分已上並不得
抑勒若非行人見要物而實可以収蓄變轉亦委官司
折博収買随時估出賣不得過取利息其三司諸司庫
[235-20a]
務年計物若比在外科買省官私煩費即亦一就収買
故降是詔四月七日檢繼宗文字國是論曰興利之中/其罪亦有輕重青苗均輸助役世以是為安
石大罪猶可恕也何者安石之始學在此而始謀出此/也市易免役征利及於𤨏屑此皆小人之附安石者為
之而安石亦以為/王政将誰欺乎 司農寺言開封府考城縣巡檢曹
信言教習保甲武藝稍已精熟及信自習武藝欲乞宣
喚諸班直軍員日與逐人比試從之
戊申詔判永興軍曽公亮赴闕初慶卒已伏誅而餘黨
散逸自陕以西皆警備人情騷然公亮至曰叛者誅矣
[235-20b]
胡為張皇如是一以鎮静待之聴㫁精審盗賊屏戢專
務裁節冗費公使賜錢外不敢増入長安多豪右喜為
飛語以動揺在位且邀姑息有聲言營卒怨公亮減削
供給謀結外冦以上元夜起兵為亂至聞京師長安人
大恐兵官隂為備請公亮毋出㳺公亮不為動是夜特
率賔佐置酒逰觀夜艾而歸人情遂安飛語亦息既而
馮宗道還自永興上具得其事謂王安石曰大臣肯奉
法如公亮極不可得也於是公亮乞還許之 羣牧使
[235-21a]
天章閣待制李肅之知永興軍上戒令綏撫一路肅之
曰自是朝廷以常平助役擾州縣耳上不悦常平助役/擾州縣據
四月二十三日日録今/附見於此更湏考詳 贊善大夫户部判官吕嘉問
提舉在京市易務仍賜内藏庫錢一百萬緡為市易本
錢其餘合用交鈔及折博物令三司應副
是月廢壁州省白石符陽二縣入巴州通江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