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續資治通鑑長編 > 續資治通鑑長編 卷一百八十


[184-1a]
欽定四庫全書
 續資治通鑑長編巻一百八十
             宋 李燾 撰
  仁宗
至和二年六月戊子朔趙抃入對又言臣竊以宰相之
任賞罰二柄出乎其手能禍人能福人當世庸常之人
既懼禍又邀福誰不附會而迎承之宰相有罪惡彰露
跡狀狼籍諫官不論列御史不糾彈天子不得聞下情
[184-1b]
不得通積日持久天子之勢危矣昨以宰臣陳執中狠
愎昬暗詆誣欺罔破壞禮法侮㺯朝廷臣職忝御史以
身許國極口論列累章糾彈不敢阿容執中而上負陛
下者誠恐陛下不得聞執中之罪而外廷庸常之人又
多附會迎承之者如此積日持久使天下之勢危則臣
之為罪雖伏斧鉞肆市朝不足以償其黙黙也伏望陛
下納忠藎讜直之言闢姦佞熒惑之失特早發宸斷正
執中之罪而罷免之則聖徳愈隆公議大協慶流宗社
[184-2a]
福䝉生民矣 定國留後允初為威徳節度使允初元
儼第四子也允初建節在前月丙戍嫌與趙抃相亂移/附允良知宗正前書此為范鎮論諫張本
鎮海節度使同平章事允良同知大宗正事大宗正司
舊止二員允良以燕王遺表陳乞故特増置既而臺諫
官言大宗正表率之地宜擇賢才非陳乞所宜得允良
操行不修其起居反晝夜不可任宗正遂罷之但徙鎮
奉寧軍遷鎮乃乙未日今年/書允良元儼于已見
已丑翰林學士歐陽修為翰林侍讀學士知蔡州知制
[184-2b]
誥賈黯知荆南皆從所乞也先是修奏疏言臣聞自古
有天下者莫不欲為治君而常至於亂莫不欲為明主
而常至於昬者其故何哉患於好疑而自用也夫疑心
動於中則視聽惑於外視聽惑則忠邪不分而是非錯
亂忠邪不分而是非錯亂則舉國之臣皆可疑既盡疑
其臣則必自用自用則多失多失則其國之忠臣必以
理而争之争之不切則人主之意難回争之切則激其
君之怒心而堅其自用之意然後君臣争勝於是邪佞
[184-3a]
之臣得以因隙而入希旨順意以是為非以非為是惟
人主之所欲者從而助之夫為人主者方與其臣争勝
而得順意之人樂其助已而忘其邪佞也乃與之并力
以拒忠臣夫為人主者拒忠臣之言而信邪佞天下無
不亂人主無不昬也自古人君之用心非惡忠臣而喜
邪佞也非惡治而好亂也非惡明而欲昬也以其好疑
而自用與臣下争勝也使為人主者豁然去其疑心而
回其自用之意則邪佞逺而忠言入忠言入則聰明不
[184-3b]
惑而萬事得其宜使天下尊為明主萬世仰為治君豈
不臣主俱榮而樂哉其較區區自執而與臣下争勝用
心益勞而事益惑者相去遠矣臣聞書載仲虺稱湯之
徳曰改過不吝又戒湯曰自用則小成湯古之聖人也
不能無過而能改過此其所以為聖人也以湯之聰明
其所為不至於謬戾矣然仲虺猶戒其自用則古人主
惟能改過而不敢自用然後得為治君明主也臣伏見
宰臣陳執中自執政以來不協人望累有過惡招致人
[184-4a]
言而執中遷延尚玷宰府陛下憂勤恭儉仁愛寛慈堯
舜之用心也推陛下之用心天下宜至於治者久矣而
紀綱日壊政令日乖國日益困流民滿野濫官滿朝其
亦何為而致此由陛下用相不得其人也近年宰相多
以過失因言者罷去陛下不悟疑心一生視聽既惑遂
成自用之意以為宰相當由人主自去不可因言者而
罷之故宰相雖有大惡顯過而屈意以用之彼雖惶恐
自欲求去而屈意以留之雖天災水旱饑民流離死亡
[184-4b]
道路皆不暇顧而屈意以用之其故非他盖欲拒言事
者爾言事者何負於陛下哉使陛下上不顧天災下不
恤人言以天下之事委一不學無識謟邪狠愎之執中
而甘心焉言事者本欲益於陛下而反損聖徳者多矣
然而言事者之用心本不圖至於此也由陛下好疑自
用而自損也今陛下用執中之意益堅言事者攻此愈
切陛下方思有以取勝於言事者而邪佞之臣得以因
隙而入必有希合陛下之意者將曰執中宰相不可以
[184-5a]
小事逐不可使小臣動揺甚者則誣言事者欲逐執中
而引用他人陛下方患言事者上忤聖聰樂聞斯言之
順意不復察其邪佞而信之所以拒言事者益峻用執
中益堅夫以萬乘之尊與數言事小臣角必勝之力萬
一聖意必不可回則言事者亦當知難而止矣然天下
之人與後世之議者謂陛下拒忠言庇愚相以陛下為
何如主也前日御史論梁適罪惡陛下赫怒空臺而逐
之而今日御史又復敢論宰相不避雷霆之威不畏權
[184-5b]
臣之禍此乃至忠之臣也能忘其身而愛陛下者也陛
下嫉之惡之拒之絶之執中為相使天下水旱流亡公
私困竭而又不學無識憎愛挾情除改差謬取笑中外
家私穢惡流聞道路阿意順㫖專事逢君此乃諂上傲
下愎戾之臣也陛下愛之重之不忍去之陛下睿智聰
明羣言善惡無不照見不應倒置如此直由言事者太
切而激成陛下之疑惑爾執中不知廉恥復出視事此
不足論陛下豈忍因執中上累聖徳而使忠臣直士巻
[184-6a]
舌於明時也臣願陛下廓然回心釋去疑慮察言事者
之忠知執中之過惡悟用人之非法成湯改過之聖遵
仲虺自用之戒盡以御史前後章疏出付外廷議正執
中之過惡罷其政事别用賢才以康時務以拯斯民以
全聖徳則天下幸甚已而修及黯皆得補外 殿中侍
御史趙抃言天子南面之尊左右前後須得正人賢士
為之羽翼朝廷有大賞罰可以詢訪有大闕失可以禆
益有大急難可以謀議有大禮法可以質正竊見近日
[184-6b]
以來所謂正人賢士者紛紛引去朝廷奈何自翦除羽
翼臣未見其能致遠也憂國之人莫不為之寒心如吕
溱知徐州蔡襄知全州吳奎被黜知夀州韓絳知河陽
府此皆衆所共惜其去又聞歐陽修乞知蔡州賈黯乞
知荆南府侍從之賢如修軰無㡬今堅欲請郡者非他
蓋傑然正色立朝既不能曲奉權要而乃日虞中傷皆
欲扳溱襄奎絳而去爾今陛下又從其請而外補之臣
恐非朝廷之福朝廷萬一有緩急事則陛下何從而詢
[184-7a]
訪也何從而裨益也何從而謀議也何從而質正也所
失旣多雖悔何及詩不云乎濟濟多士文王以寧此謂
文王雖大聖人得居尊而安寧者蓋在朝廷多賢哲之
士而致然也臣愚伏望陛下鑑古於今勿使修等去職
留為羽翼以自輔佐則中外幸甚 知制誥劉敞亦言
邪臣正臣進退之分正臣常難進而易退邪臣常易進
而難退願陛下參伍觀之吕溱蔡襄歐陽修賈黯韓絳
皆有直質無流心議論不阿執政有益當世者誠不宜
[184-7b]
許其外補使四方有以窺朝廷啟姦倖之心修黯遂復
修黯復留在七/月二日戊午
庚寅羣牧判官祠部員外郎李夀朋知汝州坐皇城卒
報其游從不檢也
辛卯左衛大將軍郢州防禦使宗顔為衛州防禦使左
衛大將軍絳州防禦使宗禮為懐州防禦使左屯衛大
將軍光州團練使弋陽郡公世永為邢國公宗顔允成
子生母錢氏嘗乳上宗禮出繼昭成太子後世永自陳
[184-8a]
父守節嘗知大宗正司並特遷之宗禮世永已見皇祐/五年十月宗禮允升
長子不應為昭成後又本傳不載此據會要當考實録/止載宗顔一人亦不序特遷縁由此並從會要世永守
節子皇祐五年十月已封和/國公此乃云郡公亦恐悞
壬辰金州觀察使承簡為保定留後沂州防禦使宗旦
為宻州觀察使承簡徳鈞子宗旦允升子也承簡巳見/慶厯六年
上在東宫真宗選宗旦伴讀賚予特異上既即位宗旦
官累遷為宗室所詆宗旦上書自明有司復以專輙聞
上曰宗旦㓜從朕學勤勞居多進官出自朕懷不可用
[184-8b]
資格也 知諫院范鎮言竊聞諸宗室攀叔韶例磨勘
轉官伏縁叔韶程文入等又有批降指揮諸宗子程文
不入等又無批降指揮其所轉官乞行追改且朝廷聽
諸宗子課試也非特取其辭藝蓋欲令向學知禮義廉
恥也冐求恩澤恐非朝廷課試之意此實陛下家事自
家刑國所宜信厚不可奔競以長偷薄不報既而宗子
八人又於禁中遮宰相乞轉官有詔特勒住朝參鎮又
言諸宗子俱是不應轉官前則不復追改今乃勒住朝
[184-9a]
參賞罰兩失何以沮勸乞追前所轉官八人者仍放朝
參如故鎮論諫實録無之今附見不知攀叔韶例即承/簡等否其八人者鎮以世永為稱首皆當詳考
 御史中丞孫抃等言伏覩近日皇親非次建節移鎮
遷官増禄㡬二十人道途喧傳不測恩命之所自出臣
愚伏望陛下稽考祖宗故事杜絶僥倖之路特賜裁損
無令外議有宗室濫賞之名亦詩所謂至于兄弟以御
于家邦之義也從之據趙抃奏藳乃六月八日具奏聖/旨令更定皇親轉官八月乙未也
今因范鎮有/言并附此
[184-9b]
癸已贈前太子中允館閣校勘邵亢母劉氏為孝感縣
君亢既遭母喪願納官以求贈特予之
甲午太常博士集賢校理吳充為羣牧判官
丙申以知大宗正事允讓為判大宗正事同知大宗正
寺允弼為同判大宗正寺
戊戍吏部尚書平章事陳執中罷為鎮海節度使案宋/史宰
相表作檢校太尉/鎮海軍節度使同平章事判亳州孫抃等既入對極
言執中過惡請罷之退又交章論列抃最後乞解憲職
[184-10a]
補外以避執中朋黨中傷之禍於是得請始御史因執
中殺婢事欲擊之上未聽而諫官初無論列者御史并
以為言而趙抃攻范鎮尤力臺官皆助之鎮累奏乞與
御史辨不報及御史入對又言執中私其女子傷化不
道執中既罷上以諭鎮鎮復言朝廷置御史以防讒慝
非使其為讒慝也審如御史言則執中可誅如其不然
亦當誅御史并繳前五奏乞宣示執政相與定辨之卒
不報鎮由是與趙抃有隙 忠武節度使知永興軍文
[184-10b]
彦博為吏部尚書平章事案宋史宰相表/作禮部尚書昭文館大學
士宣徽南院使判并州富弼為户部侍郎平章事集賢
殿大學士工部侍郎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劉沆加兵
部侍郎監修國史初除弼監修國史沆止遷兵部侍郎
乃處弼下論者以為咸平四年故事吕䝉正領昭文館
大學士李沆監修國史向敏中集賢殿大學士今所除
非故事由學士承旨楊察之誤尋貼麻改沆監修國史
而弼為集賢殿大學士彦博與弼並命是日宣制帝遣
[184-11a]
小黄門數軰覘於庭士大夫相慶得人後數日翰林學
士歐陽修奏事殿上帝具以語修且曰古之求相者或
得於夢卜今朕用二相人情如此豈不賢於夢卜哉修
頓首稱賀
己亥三司使尚書左丞王拱辰為宣徽北院使判并州
翰林學士承㫖端明殿學士翰林侍讀學士户部侍郎
楊察罷職以本官為三司使給事中權御史中丞孫抃
為翰林學士承旨兼侍讀學士
[184-11b]
癸卯龍圖閣直學士兼侍讀左司郎中張昪為右諫議
大夫權御史中丞上嘗諭執政以昪清直可任風憲故
使代孫抃時富弼初入相歐陽修復為翰林學士士大
夫咸謂三得人也
甲辰觀文殿大學士户部侍郎知鄆州龎籍為昭徳節
度使知永興軍尋改知并州籍過京師入對上新相文
彥博富弼意甚自得謂籍曰朕用二相何如籍曰二臣
皆朝廷高選陛下抜之甚副天下望上曰誠如卿言文
[184-12a]
彦博猶多私至於富弼萬口一詞皆曰賢相也籍曰文
彦博臣頃與之同在中書詳知其所為實無所私但惡
之者毁之爾况前者被謗而出今當愈畏謹矣富弼頃
以樞宻副使未執大政朝士大夫未有與之為怨故交
口譽之冀其進用而已亦有所利焉若富弼以陛下爵
禄樹私恩則非忠臣何足賢也若一以公議槩之則向
之譽者將轉而為謗矣陛下所宜深察也且陛下既知
二臣之賢而用之用之則當信之堅任之久然後可以
[184-12b]
責成功若以一人言進之未㡬又以一人言疑之臣恐
太平之功未易猝致也上曰卿言是也
乙巳儂智高母阿儂弟智光子繼宗繼封伏誅初欲留
繼封等以招降智髙日給飲食或傳智高已死遂戮之
 工部侍郎知桂州余靖為户部侍郎西上閤門副使
知邕州蕭注為引進副使留再任注募死士使大理國
購智高南詔久與中國絶林箐險深界接生蠻語皆重
譯行百日乃通智高亦自為大理所殺函其首至京師
[184-13a]
大理國函智髙首送京師此據蕭注傳然智高本傳云/智高卒不出其存亡莫可知未知孰是又司馬光百官
表大事記至和二年四月亦/書儂智高死於大理當考
辛亥龍圖閣直學士右諫議大夫提舉集禧觀夏安期
兼侍讀知諫院范鎮言安期由内降除侍讀士大夫相
顧莫不驚怪蓋以侍讀乃陛下師儒之官資質樸茂通
知古今乃可任此非内降所宜輕授安期者又聞安期
自知不可不敢受敕伏乞因其陳讓追還詔恩以息衆
議從之安期明年五月除延州/不帯侍讀蓋聽其讓也
[184-13b]
乙卯鎮潼軍留後李端懿知鄆州帝賜詩以寵之是歳
京東水大發倉廪以賑饑民置弓手馬教以騎鬭遂如
精兵治汶陽堤百餘里以却水患鄆人便之此據端懿/本傳當考
是年十月/趙抃有言
初内出香祠温成廟帝誤書名稱臣是月知制誥石揚
休同判太常寺因言此奉宗廟禮有司誤不以聞帝嘉
納之此事或自有月日因/揚休判寺遂書之
秋七月丁巳朔詔如聞河東户役惟課桑以定物力之
[184-14a]
差故農人不敢植桑而蠶益薄其令轉運使勸植之仍
自今毋得以桑數定户等
戊午新知蔡州翰林侍讀學士歐陽修復為翰林學士
新知制誥賈黯復判流内銓
己未降龍圖閣直學士刑部員外郎任顓為天章閣待
制仍知渭州先是顓知潭州會廣州大商道死籍其財
得真珠八十兩以無引漏稅沒入官顓與本路轉運判
官李章及其僚佐賤市之其後死商之子訟於三司遂
[184-14b]
置獄湖南案未上三司使王拱辰悉以進内御史趙抃
彈奏拱辰以章為宰相陳執中壻隂有附結請并劾拱
辰以戒中外至是奪顓職徙章監當餘悉坐追停
辛酉太常寺太祝集賢校理鞠真卿同知太常禮院
左屯衛大將軍從式上其祖徳芳所藏玉寳篆文曰皇
帝信寳蓋太宗所賜也
癸亥翰林學士歐陽修請自今兩制兩省以上非因公
事不得與執政相見及不許與臺諫官徃還詔如有公
[184-15a]
事許就白於中書樞宻江氏雜志云永叔建言兩制不/許詣執政第只言翰林學士知
制誥執政不曉應雜學士待制俱不許與史所載不/同當考治平初修作學士院御書跋尾亦自辨云
甲子詔凡宰相召自外者令百官班迎之自内拜者聽
行上事儀國朝待宰相蓋有故事其後多承例辭至是
文彦博富弼入相御史梁蒨請班迎於國門范師道又
請行上事禮然亦卒辭之知諫院范鎮言伏覩御史臺
吿報百官立班郊迎宰相文彦博富弼者誠隆禮也與
夫隆之以虚禮孰若推之以至誠任之以實權自陛下
[184-15b]
用文彦博富弼為宰相中外皆謂得人然近日有詔兩
制臣僚不得詣宰相居第百官不得間見宰相是不推
之以誠不任之以權而以郊迎虛禮待之也伏乞罷百
官迎郊而令兩制百官復得就第間見執政以訪天下
之事以達陛下之聰明則御大臣之術兩得之矣按賈/黯傳
自知制誥出知許州又有言則是鎮/言初不從也黯知許州在明年五月
丁卯詔比聞延州等處饑民流入嵐石諸州其令河東
安撫司賑䘏之 以博州民蔣憲為三班奉職京西安
[184-16a]
撫司指使賜袍笏憲吿獲劇賊劉唐五人特録之
戊辰資政殿大學士兼翰林侍讀學士户部侍郎吳育
為宣徽南院使判延州育侍讀禁中帝因語臣下毁譽
多出愛憎育曰聖言要切實四海之幸然知而形之於
言不若察而行之於事自古人君皆因信讒邪而致亂
察姦險而致治至於安危萬端不出愛憎二字達之則
羣書不足觀不達雖博覽無益也蓋人主事有不可不
宻者有不可不明者語及軍國㡬微或干權要不可不
[184-16b]
宻者也若指姓名隂言其罪而事狀未見者此不可不
明者也若不明則讒邪得計忠正難立曲直莫辨愛憎
遂行故曰偏聽生姦獨任成亂是故聖王之行如天地
日月坦然明白進一人使天下皆知其善退一人使天
下皆曉其惡則隂邪不能陷害公正可以立身此百王
之要道也帝益重之數欲大用而諫官或誣奏育在河
南嘗貸民出息錢久之遂命出帥育正傳云為諫官劉/元瑜誣奏案元瑜此
時實知潭州必非元瑜也今没其姓名當徐考之中蘇/軾嘗記王鞏云陳執中罷相仁宗問誰可代者執 舉
[184-17a]
吳育上即召赴闕會乾元節侍宴偶醉坐睡忽驚顧拊/床呼其從者上愕然即除西京留臺鞏父素為鞏言此
案育自陜州召入至和二年二月判省此時陳執中方/家居待罪不知何時薦育所云醉拊御床仁宗愕然因
不復相育育有心疾當得事實足見非劉元瑜誣奏也/然育為執中所薦亦未可曉又育出知延州非西京留
臺嘉祐元年五月乃自延州徙河中二年八/月自河中徙河南鞏所云差誤姑附見待考 宣徽北
院使判并州王拱辰復為尚書左丞端明殿學士兼翰
林侍讀學士知永興軍從御史之言也先是趙抃言宣
徽使舊是前兩府或見任節度使有勲勞者所除之職
近侍未嘗輕授又况無功有罪如拱辰者拱辰舊掌記
[184-17b]
司以舉豪民鄭旭被黜前知并州姑息兵士民心不安
與僚屬䙝狎復倖求恩命近充契丹使多言生事既當
契丹主彈琴送酒之禮又有兄弟傳位之語乃云用間
於彼飾非矯詐無所不至及再為三司使交結内臣廖
浩然進未斷商人真珠入内庇蓋枉法胥吏舉犯贓張
可久監萬盈倉猥將三司合舉官監當差遣乞盡送審
官罪狀狼籍如此固宜奪其左丞降黜不齒以誡勵中
外奈何復授宣徽使再判并州伏願陛下獨奮宸斷差
[184-18a]
除臣僚外議無不稱頌聖政惟是拱辰但有口者皆云
不當伏望收還新命與一散郡退而思過則公論大協
不報抃又與郭申錫范師道梁蒨吕景初馬遵等累章
論列且言富弼樞宻副使將十年歴資政殿學士轉大
學士又遷觀文殿學士方授宣徽使判并州如弼宣力
又出自兩府恩命尚爾遲回拱辰有罪無功若遂汚此
選必為中外輕笑上乃從之 入内副都知石全斌請
市所居官宅上以問三司使楊察言著令不許上曰全
[184-18b]
斌自有資産可營第著令豈可廢乎然其後卒許之
已已罷三司市御箭翎初三司言御箭翎皆以兩末黒
中白羽為之今監錮市人求之不可得上曰箭之傅黒
白羽但具文采爾然不若雞翎之勁也因令罷市
庚午封鳯翔府大白山神為濟民侯以知府李昭遘言
其山下有湫禱雨輙應也
丙子詔蕃部犯青白鹽坐法當死者自今並配沙門島
若羣黨為民害奏聽裁自范祥議禁八州軍商鹽重青
[184-19a]
白鹽之禁而官鹽估貴青白鹽估賤土人及蕃部販青
白鹽者益重往往犯法抵死而莫肯止雖屢摧官估不
能平其直朝廷知其弊故有是詔此據本志又云嘉祐/赦書稍遷配徙者於
近是青白鹽禁法稍寛當因/後來經制青白鹽并附此
戊寅知制誥劉敞言伏見故事遷官降官皆特有誥命
前年因言事黜御史吳中復其時蔡襄當草制封還詞
頭執政恥為所沮遂單用敕牒降官甚非故事然有司
不敢發明近日龍圖閣直學士任顓落職復但降敕劄
[184-19b]
因循習熟遂成近例事出一時非政體也欲乞今後除
改命令須遵用故事合用誥詞者不宜單降敕劄務存
舊法有所沮勸詔今後責降官并依故事降詔敕
已卯奉安太祖皇帝孝明皇后御容於太平興國寺開
先殿
乙酉奉安太宗皇帝元徳皇后御容於啟聖禪院永隆
殿先是重修開先及永隆殿迎御容權置天章閣及是
殿成乃復奉安於本殿 翰林學士歐陽修嘗奏疏言
[184-20a]
近者為京師土木興作處多乞行減罷尋凖勅差臣與
三司同共相度減定續具奏聞今又聞聖㫖下三司重
修慶基殿及奉先祠屋宇臣伏見近年政令乖錯綱紀
隳頽上下因循未能整緝惟務崇修祠廟廣興土木百
役俱作無一日暫停方今民力困貪國用窘急小人不
識大計不思愛君但欲廣耗國財務為已利恣侵欺於
官物圖酬奬之功勞託名祖宗張大事體况諸處神御
殿當蓋造之初務極崇奉棟宇堅固莫不精嚴雖數百
[184-20b]
年必未損動近年已來不住修換昨開先殿只因兩柱
損遂換一十三柱前後差官檢計朝廷并不取信只憑
最後之言遂至廣張功料蓋縁廣張得功料即多圖酬
奬恩澤竊以崇奉祖宗禮貴清靜今乃頻有遷徙輕凟
威靈要其所歸正為小人圖利臣見自古人君好興土
木者自春秋史記歴代以來並皆書為過失以示萬世
今小人圖一旦之利凟祖宗之威靈致人主於有過之
地誰忍為之臣實痛惜臣因凖勅減定於三司略見大
[184-21a]
槩開先殿初因兩條柱損今所用材植物料共一萬七
千五百有零睦親宅神御殿所用物料又八十四萬七
千又有醴泉福勝等處功料不可悉數此外軍營庫務
合行修造者又有百餘處使厚地不生他物惟産木材
亦不能供此廣費自古王者尊祖事神各有典禮不必
廣興土木然後為能臣竊見累年火災自玉清昭應洞
真上清鴻慶夀寧祥源會靈七宫開寳興國兩寺塔殿
並皆焚燒蕩盡足見天意厭土木之華侈為陛下惜國
[184-21b]
力民財譴戒丁寧前後非一陛下與其廣興土木以事
神不若畏懼天戒而修省其已興作者既不可及其未
修者宜速寢停况睦親神御殿於禮不宜作其事甚明
别無禮典講求乞更不下太常便行寢罷其慶基殿如
的有損漏只令三司差官葺補不得理為勞績其奉先
寺乞寺家自修今垂拱殿是陛下常坐之殿近聞為無
梁木且止未修諸皇親自火燒居宅後至今寄寓他所
陛下尊為天子無梁木修一殿富有四海而皇族無屋
[184-22a]
可居蓋為將良材美木俯狥小人並於不急處枉費遂
致合行修造處却至乏材伏望陛下追思累次大火常
發於土木最盛處凡國家極力興修者火必盡焚且天
厭土木而焚之又欲興崇土木以奉之此所以福應未
臻而災譴屢降也伏乞上思天戒下察人言人言雖狂
而實忠天戒甚明而不逺伏惟陛下聖徳恭儉不樂遊
畋凡所興修皆非嗜好但以難違小人一時之請自取
青史萬世之譏實為陛下惜之伏望聖慈廣賜裁擇修/奏
[184-22b]
疏不得其時據本集在至和二年正月請聖駕不幸/温成廟前今因奉安開先永隆神御附見更湏考詳
丙戍權同判流内銓劉敞言審官三班院流内銓注擬
或兄弟伯叔子姪自相為代若前人政惡後人循之則
害政而損於義如覆舉之則傷恩而戻於教二者俱不
可即令前人有吏民之怨因以去位後人懷親戚之恥
乗之報怨為害必多請自今五服内許相容隱皆不得
相為代違者以私罪論從之
是月御史范師道吕景初馬遵趙抃言竊聞内臣閻士
[184-23a]
良已得指揮帯御器械伏覩前年郭申錫奏請内臣舊
制須經邊任五年又帯御械器五年仍限五十歳已上
及歴任無贓私罪方預選充押班尋聞陛下聽納中外
傳播以為得宜蓋欲得老成謹畏無過之人在陛下左
右聞詔樞宻院常令執守施行今詔墨未乾已聞除士
良帯御器械竊以御帯職名將來多是承例敘選押班
然則膺御帯之任便須選老成謹畏無過之人况士良
為性狡獪自來與中外大臣交相結託久在河北張皇
[184-23b]
事勢天下具知及歴任曽有贓罪至徒今來樞宻院殊
無職守首紊著令所有士良新命乞賜寢罷别擇善良
以懲勸陛下左右之人詔罷士良帯御器械此據趙抃/奏藳以七
月三日上今附月末范師道傳云/士良升進師道數其罪必指此也
八月戊子降畿内輔郡囚罪一等徒以下釋之 詔河
北縁邊久雨為患瀕河之民至有流移者其令所在賑
貸之
已丑契丹主宗真卒立二十五年年四十一諡文成皇
[184-24a]
案遼史作神/聖孝章皇帝廟號興宗宗真性佻脫嘗與教坊使王
刷爾謙等數十人約為兄弟出入其家至拜其父母數變
服入酒肆佛寺道觀王綱姚景熙馮立輩遇之於微行
後皆任顯官尤重浮圖法僧有正拜三公三師兼政事
令者凡二十人馬保忠嘗勸以臣下無勲勞宜且序進
之怫然怒曰若爾則是君不得專豈社稷之福耶保忠
惶恐自是欲有遷除必先厚賜貴臣以絶其言故親信
者拉克珠等數十人皆抜處將相嘗夜燕與劉四端兄
[184-24b]
弟王綱入樂隊命后妃易衣為女道士后父蕭穆濟曰
案遼史后妃傳作蕭孝穆此/作蕭穆濟疑係别名今譯改漢官皆在后妃入戯恐非
所宜宗真毆穆濟敗靣曰我尚為之若女何人耶宗真
善畫嘗以所畫鵝鴈來獻上作飛白書答之子洪基立
改重熙二十三年為清寧元年
庚寅詔流内銓臣僚陳乞子孫當得試銜知縣者自今
並與權注初等幕職官仍著為令
辛夘南丹州刺史莫淮辿為懷逺大將軍致仕以其子
[184-25a]
世漸為南丹州刺史仍賜袍帯錢十萬案原本脱錢字/今據宋史蠻夷
傳増/入絹百匹
癸巳知諫院范鎮言比者京師及輔郡嵗一赦去嵗再
赦今嵗三赦又在京諸軍嵗再賜緡錢姑息之政無甚
於此夫嵗一赦者細民謂之熱恩以其必在五月六月
間也猾胥姦盜倚為過惡指以待免况再赦至三赦乎
豈知其民不狃為姦且盜者無㡬矣今防秋備塞之人
無慮五六十萬使聞京師端坐而受賜者能不動心哉
[184-25b]
然陛下徳音已下賜錢已出知不可救者也請自今罷
所謂一赦以摧姦猾而使善良得以立也罷兵士之特
賜錢以均内外而使民得以寛也
甲午美人朱氏卒贈修容鄂王曦母也
乙未知諫院范鎮言先朝以御寳印紙給言事官使以
時奏上所以知言者得失而殿最之陛下雖喜聞諫諍
然考其施用其實無㡬豈大臣因循而多廢格乎請據
今御史諫官具員置章奏簿於禁中時時觀省之仍以
[184-26a]
尚書省所置簿具其言行否每季録付史官詔中書置
臺諫官言事簿令以時檢勾銷注之仍録與樞宻院
先是并州太宗神御殿火丙申范鎮言竊聞并州素無
火災自建神御殿未㡬而輙火災天意若吿陛下祖宗
御容非郡國所宜奉安近日又聞下并州復加崇建是
徒事土木以重困民力非所以答天意也自太宗皇帝
下并州距今七十七年故城父老不入新城陛下宜寛
其賦輸緩其徭役以除其患使河東之民不忘太宗皇
[184-26b]
帝之徳則陛下孝思豈特建一神御殿之比哉伏惟上
觀天意下顧人心特賜停罷
己亥大理評事韓維為史館檢討從翰林學士承旨孫
抃等所請也
辛丑翰林學士吏部郎中知制誥史館修撰歐陽修為
契丹國母生辰使四方館使果州團練使向傳範副之
右正言知制誥劉敞為契丹生辰使文思副使竇舜卿
副之起居舍人直祕閣知諫院范鎮為契丹國母正旦
[184-27a]
使内殿承制閤門祇候王光祖副之權度支判官刑部
員外郎李復圭為契丹正旦使内殿崇班閤門祇候李
克忠副之時朝廷未知契丹主已卒故生辰正旦遣使
如例既而御史趙抃言克忠多由内降得差遣請改命
乃以染院副使兼閤門通事舍人柴貽範代之改命柴/貽範在
九月癸酉/今并書之
癸卯西南蕃首領張漢陛王子羅以崇等來貢方物
丁未秦晉國恭肅賢正夫人林氏卒上為成服於苑中
[184-27b]
輟視朝三日宰臣率百官詣崇政殿門奉慰夫人保輔
聖躬勤勞無不至又多知先朝事上尤尊遇之林氏預/外事當
考/
戊申置寧化東陽西陽川至天池東西廵檢使臣一員
專管勾弓箭手公事以富弼言寧化軍所招禁地弓箭
手已及千餘人其土人右班殿直高政材勇絶倫可使
為廵檢因就命之
辛亥雄州以契丹主之喪來奏
[184-28a]
壬子詔曰任職之臣則有考課遷官之法而宗姓不預
吏事故先朝著格使十八年一遷所以隆族示愛教忠
厚也朕尚念夫本支之秀昭穆之近而有耆老久次者
其令中書樞宻院第其服屬自明堂覃恩後及十年咸
與進官近縁特恩改轉者須更十年凖此
癸丑改命歐陽修向傳範為賀契丹登寳位使龍圖閣
直學士兵部郎中吕公弼為契丹祭奠使西上閤門使
英州刺史郭諮副之鹽鐵副使工部郎中李參為契丹
[184-28b]
弔慰使内苑使兼閤門通事舍人夏佺副之
甲寅改命劉敞竇舜卿為契丹國母生辰使户部副使
工部郎中張掞為契丹生辰使西染院副使兼閤門通
事舍人王道恭副之
乙卯觀文殿學士兼翰林侍讀學士尚書左丞高若訥
卒車駕臨奠贈右僕射諡文莊御篆其碑首曰儒賢之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