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續資治通鑑長編 > 續資治通鑑長編 卷一百六十二


[166-1a]
欽定四庫全書
 續資治通鑑長編巻一百六十二
             宋 李燾 撰
  仁宗
慶歴八年春正月辛未夏國主曩霄卒曩霄凡七娶一
曰黙特氏舅女也生一子以貌類他人殺之二曰索氏
始曩霄攻𣯛牛城傳者以為戰没索氏喜日調音樂及
曩霄還懼而自殺三曰多拉氏早死四曰宻克黙特氏生子
[166-1b]
阿哩謀殺曩霄為鄂桑格所告沈于河殺宻克黙特氏于王
亭鎮五曰葉勒氏約噶從女也頎長有智謀曩霄畏之
戴金起雲冠令他人不得冠生三子曰寧明喜方術從
道士路修篁學辟榖氣忤而死次寧噶曩霄以貎類
己特愛之以為太子次錫哩蚤死後復納摩伊克結星
女營天都山以居之葉勒之族宣言吾女嫁二十年止故
居而得摩伊克女乃為修内曩霄怒㑹有告約噶兄弟謀
以寧凌噶娶婦之夕作亂曩霄遂族約噶綱朗凌沁布
[166-2a]
等三家既而葉勒氏訴我兄弟無罪見殺曩霄悔恨下
令訪遺口得約噶妻閻于三香家後與之私通葉勒氏
覺之不忍誅約噶妻乃出為尼號宻藏大師六曰耶律
氏七曰摩伊克氏初欲納為寧凌噶妻曩霄見其美自
取之號為新皇后寧凌噶憤而殺曩霄不死劓其鼻而去
匿黃羅滂家為羅滂所殺曩霄遂因鼻瘡死年四十
六宻藏氏初為尼寓于偽興州之戒壇院既娠而曩霄
死曩霄遺言立從弟威噶爾寧其大酋威尚對宻香碩
[166-2b]
克威朗布葉木朗羅與宻藏羅滂議所立宻藏大族
也羅滂為之長衆欲如遺言立威噶爾寧羅滂獨弗許
曰威噶爾寧非子且無功安得有國威尚對曰國今無
主然則何所立不然爾欲之乎爾能保有夏土則亦
衆所願也羅滂曰予何敢哉夏自祖考以來父死子繼
國人乃服今宻藏尼娠先王之遺腹幸而生子則可以
嗣先王矣誰敢不服衆曰然遂立宻藏尼偽號太后曩
霄既死三月諒祚生案宋史諒祚小字寧噶以慶歴/七年二月六日生至八年正月方
[166-3a]
期歳即位據此編則寜噶又是/一人而諒祚乃遺腹也未詳孰是以毛惟昌髙懐正之
妻更乳之而政在宻蔵氏惟昌懐正皆漢人本約噶帳
下故親待之已而懐正貸銀夏人惟昌竊衣曩霄所與
盤龍服皆為羅滂所族
甲戍度支副使工部郎中鄭驤權河北轉運使仍就貝
州經度軍須
乙亥明鎬言貝州距闉火斬守闉三班奉職李興初貝
州城峻不可攻乃謀築距闉度用工二萬人期三十日
[166-3b]
可與城齊而賊亦於城上設戰棚與官軍相當名曰喜
相逄距闉將成又為賊所焚火三日不滅既斬興乃用
軍校劉遵計即南城鑿地道而日攻其城以牽制之貝
州民有汪文慶郭斌趙宗本汪順者自城上繫書射眀
鎬帳約為内應夜垂絙以引官軍既納數百人焚樓櫓
賊覺率衆拒戰初官軍既登欲專其功斷絙以絶後來
者及與賊戰兵寡不敵與文慶等復縋而下是夜城㡬
克丙子授文慶斌西頭供奉官宗本順右侍禁
[166-4a]
丁丑右諫議大夫參知政事文彦博為河北宣撫使本
路體量安撫使樞宻直學士左諌議大夫明鎬副之鎬
督諸將攻貝州城久不下帝憂之問輔臣策安出彦博
乞身往破賊故遣彦博宣撫而改鎬為彦博之副先是
樞宻使夏竦惡明鎬恐其成功凡鎬所奏請輙從中沮
之彦博既受命因言軍事中覆不及願得專行戊寅詔
許彦博以便宜從事彦博請用將作監主簿鞠真卿等
三人掌機宜文字許之明鎬所奏辟殿中丞王起等四
[166-4b]
人仍聴隨軍 入内供奉官李繼和為走馬承受賜貝
州城下軍士特支錢
辛巳詔士庶之家所藏兵器非編敇所許者限一月送
官如故匿聴人告捕之
貝州賊謀竊出要刼契丹使明鎬諜知之遣殿侍安素
伏兵西門壬午賊果以三百人夜出伏發皆就獲之
是日江寧府火初李景在江南大建宫室府寺其制皆
倣帝京時營兵謀亂事覺伏誅既而火知府事右諫議
[166-5a]
大夫集賢殿學士李宥懼有變闔門不救延燒㡬盡唯
存一便㕔乃舊玊燭殿也尋責宥為祕書監直令致仕
宥奏火事云不意禍起蕭墻變生回禄㑹新有衛士之
變朝廷惡其言故責特重宥責官在三月乙巳今并/書奏表辭據司馬光記聞
癸未命翰林學士宋祁權御史中丞魚周詢定奪陜西
河東銅鐡錢利害以聞具六/月末
乙酉降空名告勑宣頭劄子三百道下河北宣撫使以
備賞戰功是日彦博至貝州城下此據甘陵/伐叛記
[166-5b]
先是刑部員外郎知諫院吳鼎臣言朝廷方與契丹保
誓約而楊懐敏増廣塘水輙生事民或怨叛雖斬懐敏
無及矣戊子命鼎臣為河北體量安撫使令經度塘水
利害而鼎臣更顧望依違不能决也 詔給建寧軍留
後勾當軍頭司楊景宗公使錢三分之一他不得援例
近制刺史以上公使錢非外任不給景宗縁章惠太后
故特給之
庚寅詔舉官陞陟及換右職者非依編敇及御札無得
[166-6a]
施行時言者以為近嵗薦舉多濫亦有負罪不可湔滌
之人得更職率為朋黨以市私恩不可不革也
癸巳東頭供奉官閤門祗候張忠為崇儀副使忠攻貝
州先登而身被重創特擢之忠本龍猛軍士開封人也
乙未日赤無光
戊戌工部郎中傅永為陜西轉運使永考城人前為梓
州路轉運使夷獠㓂合江鈐轄司檄兵掩擊永馳至案
知合江吏冐取播州田衆怒乃叛永以吏配嶺南夷獠
[166-6b]
聞之散去轉運使職田在廣安軍嵗入米四百斛軍遣
四校變貿得四千緡永止令凖市估鬻之文彦博自成
都還言其治狀進永一官於是改使陜西 刑部貟外
郎王逵為河東轉運使書此為葉清臣條對甲寅詔問/張本按逵墓誌自河東責光州
當檢/月日 詔諸州軍祠祭在城外者長吏及兵官聴不親
行監司夜過者無得輙開城門違者以違制坐之本閏/月庚
子詔今移入此嫌/與貝州事相亂也
官軍攻貝州城北甚急賊盡鋭禦之而南城所穴地道
[166-7a]
潛達城中賊初不知也閏正月庚子朔文彦博夜選壯
士二百銜枚由地道入右班殿直曹竭等𨗳之既出登
城殺守陴者埀絙引官軍賊縱火牛軍稍却軍校楊遂
援槍中牛鼻牛還走賊衆驚潰王則開東門遁閤門祗
候張絪縁壕與戰死之王信捕得則餘黨保村舍皆焚
死則自反至敗凡六十五日遂開封人也
辛丑文彦博遣李繼和來告貝州平賜繼和錦袍金帶
彦博請斬王則於大名府夏竦言恐所獲非真盗當覆
[166-7b]
視之乃詔以檻車送則京師彦博附𫝊云牢城卒董秀/劉炳請穴地以入貝州記
聞與附傳同按實録始謀穴地者劉遵也今從實録附/傳云帳前虞候楊遂請由地道先入據實録乃曹竭也
記聞亦稱楊遂與實録不同今從實録楊遂盖能以槍/中牛鼻者亦從竭入地道爾甘陵伐叛記載攻城事甚
詳張忠田斌二人盖先登者又與附傳及實録異當考/三月辛酉以右班殿直董秀為閤門祇候據此則秀非
牢城卒也/附傳誤矣王則之以貝州反深州卒龎旦與其徒謀以
元旦殺軍校刼庫兵應之前一日有告者知州王鼎夜
出檄遣軍校攝事外邑而陰為之備翼日㑹僚吏置酒
如常叛黨愕不敢動鼎刺得實徐捕首謀十八人送獄
[166-8a]
獄具俟轉運使至審决未至軍中恟恟謀刼囚鼎謂寮
吏曰吾不以累諸君獨命取囚桀驁者數人斬於市衆
恐失色一郡帖然轉運使至囚未决者尚半訊之皆伏

壬寅升冀州為安武軍
甲辰曲赦河北賜平貝州將士緡錢戰没者官為𦵏祭
之兵所踐民田除夏秋税改貝州為恩州
乙巳詔恩州置旌忠寺以追福戰没軍士又設水陸齋
[166-8b]
於京師普安院
丁未祠部貟外郎祕閣校理張瓌為兩浙轉運使瓌十
年不磨勘遷官朝廷奬其退静故用之此據文彦博皇/祐三年五月奏
瓌本傳獨/不載此
戊申右諫議大夫參知政事文彦博為禮部侍郎平章
事樞宻直學士左諫議大夫明鎬為端明殿學士給事
中馬軍都虞候象州防禦使王信為威徳軍留後入内
副都知宫苑使眉州防禦使麥允言為昭宣使遂州觀
[166-9a]
察使西京作坊使資州刺史王凱為澤州刺史東上閤
門使榮州刺史知恩州髙繼隆為引進使陵州團練使
崇儀副使真定府路都監張忠為西染院使資州刺史
自餘兵官各以功次遷京朝官及選人預軍期者六十
人都虞候至士卒八千四百人第其功為五等第一等
一百六十人轉五資第二等三百人轉四資第三等三
百人轉三資第四等六百人轉二資第五等一千八百
人轉一資其餘賜緡錢有差 贈馬遂為宫苑使遂開
[166-9b]
封人初𨽻龍衛軍補散直改三班奉職為北京指使聞
王則叛中夜叱咤晨起詣留守賈昌朝請擊賊昌朝因
使將牓入城招賊降則盛服見之與飲茶遂諭以禍福
輙不答遂將殺則而無兵仗自隨時張得一在側遂欲
其助己目得一得一不動遂奮起投桮抵則扼其喉擊
之流血而左右卒無助者賊黨攅刃聚譟至斷其一臂
猶詈則曰妖賊恨不斬汝萬叚賊執遂縳而支觧之則
猝被毆傷病數日乃起事聞上歎息久之則既誅乃追
[166-10a]
贈遂封其妻為旌忠縣君賜冠帔官其子五人後得殺
遂者驍㨗卒石慶使其子剖心而祭之
壬子復置三門白波發運使
乙卯武勝節度使檢校太傅同平章事判大名府兼北
京留守司賈昌朝為山南東道節度使加檢校太師進
封安國公以恩州平也翰林侍讀學士楊偕言賊發昌
朝部中至出大臣乃能平昌朝為有罪不當賞弗聼
辛酉降河北轉運使兵部郎中皇甫泌監青州税提㸃
[166-10b]
刑獄祠部員外郎田京監鄆州稅前知恩州四方館使
昭州刺史裴徳輿追三官為池州團練副使前恩州鈐
轄皇城使李昭度追三官為濠州團練副使恩州都監
内殿承制馮文吉除名長流梅州監押右侍禁趙惟一
杖脊配沙門島泌京坐賊發所部徳輿昭度並以妖黨
結集久而不察也文吉惟一皆懦怯棄城而文吉後頗
宣力得以减死論 是夕崇政殿親從官顔秀郭逵王
勝孫利等四人謀為變殺軍校刼兵仗登延和殿屋入
[166-11a]
禁中焚宫簾斫傷内人臂其三人為宿衛兵所誅王勝
走匿宫城北樓經日乃得捕者即支分之卒不知其所
謀樞宻使夏竦言于上請御史同宦官即禁中鞫其事
且言不可滋蔓使反側者不安參知政事丁度曰宿衛
有變事闗社稷此而可忍孰不可忍固請付外臺窮治
黨與自旦爭至食時上卒從竦議爭獄事據孫抃所作/墓誌并司馬光記聞
甲子降勾當皇城司建寧軍留後楊景宗為徐州觀察
使知濟州皇城使康州刺史入内副都知鄧保吉落副
[166-11b]
都知為潁州鈐轄左藏庫副使通州團練使入内副都知
楊懐敏為文思使賀州刺史北作坊使亷州團練使劉
永年為洛苑使英州刺史蔡州都監洛苑使眉州防禦
使趙從約領陵州團練使為濮州都監供備庫使榮州
刺史帯御器械王從善落帯御器械為曹州都監從善
等五人皆外遷獨懐敏領職如故樞宻使夏竦庇之也
劉永年從徳子/王從善未詳先是有詔釋景宗等罪御史中丞魚周
詢侍御史知雜事張昪御史何郯等言殿廷所置宿衛
[166-12a]
本為人主預備非常今衛士自生變故所為兇悖意不
可測兼後來獲餘黨最為要切聞累傳聖㫖令未得殺
死而全不依禀盖是本管臣僚懼見捕獲之後勘鞫得
情理深切所以容縱手下衆人毆死以圖滅口欲輕失
職之罪情狀如此理無可恕太祖朝酒坊火發本處兵
士因便作過太祖以本坊使副田處巖等不能部轄並
處極法今乗輿咫尺賊亂竊𤼵兇惡之状無大於此居
職者既不能察舉當宿者又不即擒捕未正典法何以
[166-12b]
塞公議深恐朝廷威令從此寛弛伏乞斷自聖意特降
指揮將應係勾當皇城司及當夜宿直臣僚並等第重
行黜降用振威罰所貴禁近之司不敢曠慢從善等既
外遷郯等又再具奏乞罷黜懐敏且言未審臣等所奏
留中不曽付外為復中書樞宻院不為施行伏縁衛兵
竊發兇悖至甚懐敏適居官守不能先發姦謀致盗入
宮闈驚駭御寢未行譴責深屈典章乘輿所繫至重今
文武多士以朝廷獨寛懐敏有心者無不憤激有口者
[166-13a]
無不驚嗟以至里巷愚民亦皆騰沸國家用刑當示公
共不可以一近習致失衆心尋有詔懐敏落入内副都
知與在京差遣郯等又言懐敏與鄧保吉俱是勾當皇
城司賊發之夜懐敏正當内宿責其曠職得罪合重一
等今保吉等例授外任懐敏獨留京師刑罰重輕頗為
倒置中外聞見尤所不平伏乞特從聖斷一例責授外
任上令中書召郯等諭以獨寛假懐敏之故郯等又言
人主所以享天下之重盖由法令等級明辨使人不敢
[166-13b]
凌犯然後極其尊爾故法令行則朝廷以之彊法令偏
則紀綱以之紊至於宫闈之變下人輙敢謀亂者前代
間或有之皆由人君失徳所致陛下撫恤禁旅未嘗以
喜怒妄行刑誅雖甚無識寧不愛戴今衛士持刃直入
禁庭欲凌犯乘輿是匹夫而有窺伺之意此有司不舉
職法令寛縱所生也為大臣者宜為陛下深責有司失
察之罪如楊景宗等並當誅戮以謝天下若以其過非
自取止可貸其正坐並宜流竄以戒不職景宗等罰既
[166-14a]
甚輕懐敏又獨異衆盖兩府大臣畏陛下左右之怨怒
不能堅執祖宗之法也若當賊發之際懐敏能於後殿
即時捕獲猶可贖罪今賊已入禁庭兩夕之間陛下被
此震驚固亦甚矣懐敏縱有先報之効其可贖失察之
罪乎且以人主之尊寛一懐敏罪固亦細事茍於國體
無傷臣等何必苦更論列所惜者祖宗之法爾太祖朝
元舅杜審肇知澶州只坐界内河决免官歸私第太宗
朝椘王宫火災廢楚王元佐為庶人以懐敏職在近侍
[166-14b]
孰與元舅諸王之親以懐敏失察賊亂孰與誤河决火
災之備利害大小較然可知而審肇元佐重責如彼懐
敏寛假如此伏望陛下舉祖宗之法以塞公議正左右
之罰以示無私不惜出一懐敏慰中外臣子之望則天
下幸甚又言昨者河北恩州賊發之時提㸃刑獄田京
率先奏報轉運使皇甫泌先至城下朝廷不為末减各
已責降監當今賊至殿内比恩州事體不同懐敏若以
先報减罪即是逺近異法威令不行天下觀聴何以厭
[166-15a]
服兼恐曽與交結之人宻為營救妄稱懐敏有功不可
同等黜降伏望特排邪議一例責授外任以協公論上
語輔臣以宫庭之變美人張氏有扈蹕功樞宻使夏竦
即倡言宜講求所以尊異之禮宰相陳執中不知所為
翰林學士張方平見執中言漢馮媫妤身當猛獸不聞
有所尊異且皇后在而尊美人古無是禮若果行之天
下謗議必大萃於公終身不可雪也執中聳然從方平
言而罷張氏此時未為貴妃墓誌/及附傳皆云貴妃誤也 初諌官言江寧上
[166-15b]
始封之地守臣視火不謹府寺悉焚宜擇才臣繕治之
命司農卿林濰代李宥濰固辭不行乃命濰知袁州改
命龍圖閣直學士吏部郎中張奎為右諌議大夫知江
寧府奎既至簡材料工一循舊制不踰時復完
丙寅磔王則於都市 知洪州太常丞直集賢院李絢
為荆湖南路轉運使時五溪蠻㓂湖南擇轉運使帝曰
有館職善飲酒者為誰今安在輔臣未諭帝曰是往歳
城邠州者其人才可用輔臣以絢對遂除之絢乗驛至荆
[166-16a]
湖戒諸部按兵無動使人諭蠻以禍福蠻悦罷兵受約
束初元昊犯延州並邉皆恐絇通判邠州城卑不完絢
方攝守即發兵治城寮吏皆謂當言上待報絢不聴帝
聞之喜因詔他州悉治守備城邠州當是元昊/犯延州時今附此
丁卯誅張得一其弟兄悉坐降官妻子論如律得一以
西上閤門使知恩州視事八日而亂作賊置得一州
之西日具食飲初賊取州印語曰用訖却見還毎見賊
必呼曰大王先揖而坐坐必東向又為賊講僭擬儀式
[166-16b]
賊平得一付御史臺劾治獄具朝廷議貸死中丞髙若
訥謂守臣不死自當誅况為賊屈乎得一坐棄市得一
既誅其第當没官翰林學士張方平言得一父耆真皇
寵臣也此第本恩賜今得一妻子免縁坐耆在且子衆
輙没其第於法不類詔還之此據方平附傳然/與實録不合當考 是日
臣僚上言皇城司在内中最為繁劇祖宗任為耳目之
司勾當官四貟多差親信有心力人近年員數倍多並
不選擢乞今後只差四員選經歴有心力沉厚之人勾
[166-17a]
當更不許人指射陳乞如違並以違制論從之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