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中興小紀 > 中興小紀 卷八


[008-1a]
欽定四庫全書
 中興小紀卷八      宋 熊克 撰
建炎四年嵗在/庚戌春正月甲辰朔上至台州章安鎮駐蹕
兩浙宣撫副使郭仲荀既不能遏敵又棄越城而遁其
兵多散為盜至是來朝責授散官廣州安置上以敵騎
驚擾慮隆祐太后徑入閩廣己酉詔遣使臣賫書至䖍
州尋問艤舟之所 詔浙西制置使韓世忠赴行在世
忠言見駐華亭江灣願將所部全軍往昇潤邀金人歸
[008-1b]
路盡死一戰丙午詔從之 丁未御史中丞趙鼎諫議
大夫富直柔户部侍郎葉份中書舍人李正民綦崇禮
太常少卿陳戩同對於舟中時扈從泛海者宰執外惟
此六人而給事中汪藻與其餘皆未至也 户部侍郎
李迨自明州來戊申入見言張俊在明為戰守備城外
居民盡爇之其意亦欲赴行在也 金烏珠引衆再攻
眀州丙辰浙東制置使張俊率兵禦於髙橋一日戰數
合慮其益兵復來俊與守臣劉洪道俱避去烏珠遂破
[008-2a]
明州屠其城時提舉明道宫鄭億年避地山間為金所得
驅以北去億年居中子也敵衆以船趣昌國縣欲追襲御
舟時提領海舟張公裕引大舶撃敗之敵遂退 初金萬
户羅索及尼楚赫與吾叛将折可求聨衆十萬圍陜州時
闗以東獨陜在焉寧州觀察使李彦仙守禦甚備遇士卒
有恩食既盡煮豆以啖其下而取汁自飲至是金亦無食
欲去有人告以急擊可入按原本作馬繫可入今從/建炎以來繫年要録改金益
増兵攻之愈急丁巳城陷彦仙巷戰而死雖民之婦女猶
[008-2b]
升屋以瓦擿賊哭李觀察不輟金人殺其家陜民無噍類
金人始敢西而全陜沒矣 先是宰執臺諫㑹食金鼇山
寺范宗尹宻語趙鼎曰近日諸将姚端等進見太數所
錫極厚國用窘甚見上幸一言也戊午鼎草奏乃聞上
以在四明時衛士紛擾盡廢禁直獨中軍統制卒永宗
有兵數千而端即御營使吕頥浩親兵之将其衆獨盛
所以優遇之也 己未夜大雷雨庚申上謂宰執曰昨
雷聲頗厲晉志以雷發聲非時為女主顓權君弱臣强
[008-3a]
外國兵不制所致朕與卿等當共修徳以應天地 癸
亥上曰昨日雷再發聲今日方二月節要亦非時也與
晉志所占無異惟發頻者應速爾 甲子詔中書舍人
李正民往江西問安隆祐太后仍稱撫諭使中丞趙鼎
薦京官永嘉吳表臣林季仲補臺官之闕季仲避地未
至而表臣先對是日除監察御史時聞明州失守海道
可虞丙寅上移次温州館頭 殿中侍御史張延夀論
權知三省樞宻院滕康及同知劉珏之罪詔罷康珏仍
[008-3b]
並落資政殿學士遂以新復端眀殿學士盧益權知三
省樞宻院而參知政事范宗尹因薦李回時回以散官
居吉州召復端明殿學士以為之貳 戊辰中丞趙鼎
對因言豫章之擾上曰太后僅以身免乗輿服御之物
悉棄之宫人失一百六十餘人上又曰已黜滕康劉珏
用盧益李回替之矣 己巳上幸水陸寺侍御臺省官
稍集班列差盛 辛未詔侍從官條具金人退與不退
如何措置及於何處駐蹕 户部侍郎葉份言淮鹽路
[008-4a]
梗妨阻客販浙鹽數少積壓客鈔請權以福建鹽通商
仍指還買鹽本錢即本路官搬官賣兩不相妨士申詔
從之初政和中遣左司郎官張察至本路參定鹽法嵗
以三分為率二分歸朝廷許商人輸錢於𣙜貨務給鈔
即本路受鹽一分歸漕司許自買鹽積於海倉令上四
郡及屬縣般賣以辦嵗計時商販官般二法並行靖康
俶擾商販殆絶故官悉自鬻至是份請行鈔法而姦民
乗之盜販多矣 金萬户羅索與其副薩里罕及黒峯
[008-4b]
等攻邠州宣撫處置使張浚遣都統制曲端率兵拒之
一日兩戰皆捷至白店原薩里罕據髙原而陳羅索與
黒峯引衆來攻為端所敗薩里罕乗髙望之懼而號哭
金人因目之為涕泣郎君既而敵勢復振端所部統制
官張中孚李彦琪連戰不利敵亦引去 二月乙亥上
至温州江心寺駐蹕因改曰龍翔東有小軒遂曰浴日
皆宸翰書額賜之 詔啓運宫神御於福州奉安 熒
惑犯紫微垣侵相位癸未吕頥浩乞解機務不允 知
[008-5a]
温州盧知原有治績詔除右文殿修撰知原秉子也
丙戌知眀州劉洪道奏已復本州詔眀晚移蹕明州
金元帥烏珠尚據臨安聞浙西制置使韓世忠自江隂
復趨鎮江恐邀其後丁亥烏珠遽引衆殺掠而去縱火
城中數日方滅 戊子詔萬夀觀㑹聖宫章武殿神御
於温州天慶宫奉安 時右僕射杜充已降敵而御營
副使劉光世猶奏充敗事未知存亡光世又言金人遣
兵由湖州攻兩浙而王所統前軍亦潰韓世忠自浙
[008-5b]
西上海船而去臣今孤軍駐南康望逺避賊鋒俟春暄
破之不難詔光世乗間擊之無失機㑹及敵退光世遣
統制官王徳躡其後擒數百人以歸 庚寅上至温州
駐蹕州治先是主管眀道宫薛弼見吕頥浩謂宜遷
入城且獻䇿平其直以鬻官産既而駕留一月所費不
貲皆取足於鬻産之直弼永嘉人也 王引餘軍赴
行在自觀察使降為防禦使 先是詔募海船百餘隻
於福建廣南獨廣東漕臣趙億所發船先諸路而至福
[008-6a]
建漕臣祖秀實魯詹與權提刑梁澤民共裒一路經費
之餘得銀八萬兩上之億安西人扑之孫秀實浦城人
詹海鹽人澤民邵武人也 初鼎州武陵縣有土豪鍾
相者以左道惑衆乃結集為忠義民兵其徒呼相為老
父士大夫之避地者多依之相所居村有山曰天子岡
遂即其處築壘濬濠以捍賊為名且承帥檄聚衆閲習
武藝時有中州潰兵孔彦舟等擾湖南詐稱鍾相民兵
相聞之懼又因其子奪監司之馬於白涉渡是月相等
[008-6b]
遂作亂逺近響應僭號楚王改元天載自補官屬尋詔
湖南北帥司發兵討之於是鼎之武陵桃源龍陽沅江
澧之澧陽安鄉石門慈利荆之松滋公安石首潭之湘隂
益陽湘鄉岳之華容辰之沅陵諸處皆為盜區矣 時
太常少卿陳戩扈蹕准詔論時事其略謂兵将用命則
寡可以敵衆不用命則多適以致敗今之握兵柄秉旄
鉞非闒冗即跋扈也國之典刑不能加之将将之威令
不能施之軍宜申嚴紀律使進退左右惟命之從則敵
[008-7a]
可破矣 先是知真州向子忞言昨携本州金帛皆為
韓世忠所奪且言杜充以投降而去麾下兵有走回者
癸巳上謂中丞趙鼎曰自聞充之報不食者累日蓋非
朝廷美事也 乙未温州奏故右丞許景衡妻胡氏乞
給借所僦官屋上顧吕頥浩曰朕即位以來執政中張
慤最直頥浩曰慤未病時嘗語臣云惟一許少伊不轉
了少伊景衡字也臣以是知景衡累與慤同宜睿意之
不忘也乃詔以官屋賜其家 丙申以金退赦諸路烏
[008-7b]
珠引金衆回至平江府城下同知樞宻院事兩浙宣
撫使周望與守臣湯東野力不能拒棄城避之初郡人
恃望以為安敵至欲遁而舟楫皆為諸軍所奪故不能
脱戊戌敵入城縱兵焚掠而去過吳縣宣撫使統制官
陳思恭以舟師邀於太湖擊敗之㡬獲烏珠既而擢思
恭為御前後軍統制 丁酉中丞趙鼎諫議大夫富直
柔同對彈右僕射杜充乞先罷相候得其投降的報則
别議罪 上欲幸平江府三月丙午趙鼎言萬一敵去
[008-8a]
未逺或作回戈之期何以待之於是行期稍緩 左僕
射吕頥浩奏戸部侍郎葉份言駕幸浙西須早除發運
使臣觀可任漕計極難得人間有之又素行不修上曰
有徳者率浮直或不能辦事有才者多是小人如梁揚
祖誠無學術使為發運使則有餘矣大抵小人不可在
侍從之列若藉其才任之於外亦何不可是月遷份為
尚書 宣撫措置使張浚奏大食國進奉珠玉至熈
州己酉上謂宰執曰大觀以來川茶不以博馬惟市珠
[008-8b]
玉故武備不修今若復捐數十萬緡易無用珠玉曷若
惜財以養戰士乃詔浚勿受量賜以答其意既而上曰
浚措置陜西極有條理吕頥浩曰陛下雖失之杜充復
得之張浚上曰浚自薦辛興宗作秦帥比至陜西見孫
渥才優即奏罷興宗而用渥蓋其用心公也上語在是/月辛酉今
聮書/之時浚聞金人南下上浮海東征亟治兵入衛未
至襄漢遇徳音知金退乃復還闗陜 王之望記西事
曰浚歸自秦亭士馬甚盛至房陵畏桑仲而不敢近乃
[008-9a]
以王以寧為制置使王擇仁為節制步騎十萬措置漢
上以寧至襄陽乃卑辭假道而去擇仁孤軍不敢進頓
於均州後其将王闢叛去後潰而亡於是西師之東下
者星散盡矣桑仲知浚畏已而西帥之易與也益亡所
憚矣 己未上詣天慶觀朝辭九廟宰執百官扈從自
渡江至是始有此禮上登舟回鑾以禮部尚書曽懋為顯
謨閣直學士知洪州是月金左監軍逹蘭自維州遣泰伊
原名太一/今改正貝勒玷原作孛堇/玷今改正等提兵南下以援烏珠因圍楚州守
[008-9b]
臣趙立乗城禦之金進圍揚州朝廷恐守臣張績力不
能支計退保鎮江績不肯動金乃至真州績金壇人也
 時東京雖城守而勢益危金人更遣河北簽軍首領
聶昌領衆來攻留守上官悟力不能拒城破為金所害
 夏四月丙午上至餘姚縣海舟大不能進詔易小舟
仍許百官從便先發 癸丑上至越州駐蹕州治 烏
珠回至鎮江而浙西制置使韓世忠已提兵駐楊子江
焦山以邀之左僕射吕頥浩請駕幸浙西下詔親征以
[008-10a]
為先聲亟命銳兵䇿應世忠庻擒烏珠此一竒也參知
政事王綯亦請遣兵與世忠夾擊甲申乃下詔親征中
丞趙鼎以為平江殘破最酷人心不樂是行即奏曰臣
在温台屢言當俟浙西寧静及建康之衆盡渡江然後
囘蹕今遽有此舉必以韓世忠之報敵騎窮蹙可以剪
除爾萬一所報不實及建康之衆未退或回戈衝突何
以待之兼饒信魔賊未除王潰軍方熾陛下遽捨而
去茲乃社稷存亡至厄之道也時臺諫亦皆言之乃除
[008-10b]
鼎翰林學士鼎力辭改吏部尚書亦不受遂復為中丞
時敵衆百萬世忠戰士甫八千烏珠遣使與世忠約日
合戰世忠募海船百十艘進泊金山下仍立一旗書姓
名於上敵望見大笑曰此吾几上肉爾世忠預命工鍜
鐵相聯為長綆貫一大鈎徧授諸軍之强健者平旦敵
以千舟噪而前比合戰世忠分海船為兩道出其背每
縋一綆則曵一舟而入敵不得渡復遣使願還所掠及
獻馬五千世忠不聽曰只留下烏珠乃可去時達喇所
[008-11a]
遣之兵在儀真江之南北兩岸皆敵衆而世忠據中流
與之相持知揚州張績亦命偏師控扼要處與世忠為
援烏珠閉戸不敢出乃即城之西南隅鑿渠三十里欲
潛師渡建康而地勢高潮不應金之在儀真者又於城
外鑿小渠三十里屬之江以通漕烏珠刑白馬殺婦人
自刅其額以祭天幸風濤之息便載以逃世忠諜知之
悉師督戰而風弱帆緩我師不利統制官孫世詢嚴永
吉死之所掠金人又為奪去金以輕騎絶江而遁世忠
[008-11b]
曰窮冦勿追使去先是世忠視鎮江形勢無如龍王廟
者敵來必登此望我虛實因遣将蘇徳以二百卒伏廟
中又遣二百卒伏江岸遣人於江中望之戒曰聞江中
皷聲岸下人先入廟中人又出數日敵至果有五騎至
龍王廟廟中之伏聞皷聲而出五騎者振䇿以馳僅得
其二有人紅袍白馬既墜乃跳馳而脫詰二人者云則
烏珠也是舉也俘獲殺傷甚衆金所遺輜重山積又得
龍虎大王舟千餘艘龍虎大王者乃金封王爵而監龍
[008-12a]
虎軍烏珠之壻也 自主管川陜茶馬趙開變𣙜茶法
怨詈四起至是主者以為合罷若謂軍費所資即乞劄
與宣撫使張浚行之詔下其說浚不為之變也 知宣
州李光奏鎮江建康金人悉已遁去 先是湖北帥司
檄本路捉殺官孔彦舟權副總管領兵往鼎州捕鍾相
彦舟過澧州而澧州之民有應相者乗而攻之彦舟䘮
甲僅以身免及入鼎慮復有應相者遂屠其城民死十
八九餘悉黥為兵時賊勢甚盛彦舟據城時出兵與戰
[008-12b]
勝負相當彦舟每得賊黨不殺惟㫁其指及耳鼻縱之
出曰汝爺有神能為汝續則復來相得之惡其彰已之
妄而養之密室自是其黨亦生疑心彦舟乃聚竹為筏
若将去者且為竹籖題云爺若休時我也休依舊乗舟
向東流遇獲相黨則簮其首而遣之相得籖喜謂實将
避已彦舟又潜遣人投相謂之入法相素自誇喜人從
已亦受之至是相乗筏夜渡而入法之人内應相敗走
癸未獲之并其妻子及偽官悉檻送行在詔擢彦舟為
[008-13a]
利州觀察使時宣撫處置使亦檄彦舟權湖北副總管
 辛卯詔淮浙鹽場已復昨行福建鈔法可罷之廣南
監司乞罷催稅户長依熈豐法村疃三十戸每料輪差
甲頭一名壬申詔可仍推行於諸路 乙未逺安軍奏
近縁御前後軍統制陳思恭到州兩日間軍士竄者四
十七人皆思恭誘去乃詔宰執召思恭赴都堂約束
中丞趙鼎等交論左僕射吕頥浩之失乃罷為鎮南軍
節度開府儀同三司太一宫使制曰下吳門之詔則有
[008-13b]
失於先時請浙右之行則力違於衆論於是叅知政事
范宗尹攝行相事以浙東制置使張俊為浙西江東制
置使除劉光世韓世忠外張俊節制令同知樞宻院事
兩浙宣撫使周望以所領兵付俊 是月以戸部侍郎
李迨為江浙諸路發運使 湖冦鍾相雖已敗而餘黨
所在嘯聚如慈利縣之陳寓信松滋縣之李合戎澧陽
縣之吳宣各有衆百千其後亦稍稍撲滅惟龍陽之楊
華楊廣楊太最為劇盜太年少楚人謂幼為么故曰楊
[008-14a]
么時么之名未著惟稱華廣至是知蔡州直龍圖閣程
昌禹被召以蔡兵三千人統制官杜湛統領官卲宏淵
以下自隨道鼎澧間撫諭使馮康國以羣盜方盛乃奏
乞留昌禹攝帥事於是權副總管孔彦舟引全軍去昌
禹入鼎州自此毎遣杜湛等與賊戰常獲小捷 五月
癸卯言者謂御舟經由知明州張汝舟應奉簡儉粗能
給足知台州晁公為頗務豐華不免擾民乞行賞罰以
示好惡叅知政事范宗尹曰若黜公為則温州盧知原
[008-14b]
發運使宋輝皆當貶矣上曰只褒汝舟則好惡自眀如
公為輩不必皆黜乃詔汝舟加一官 時諸路盜起大
者至千萬人朝廷力未能制范宗尹以謂此皆烏合之
衆急之則併死力以抗官軍未易禦也莫若析方鎮以
處之羣盜有所歸則衆當懐土是不攻而自潰矣乃奏
曰昔太祖受禪與趙普合謀收藩鎮之權天下晏然無
事一百五十餘年可謂良法比年國難如此四方帥守
皆東手環視莫知所出葢軍力單寡不可以有為此法
[008-15a]
之敝也今日救敝之道當稍復藩鎮之制況諸郡為盜
所據者凡十數則藩鎮之勢駸駸已成朝廷雖不為人
亦自為之矣曷若朝廷為之使恩有所歸也今亦不盡
行之天下且裂河南江北數十州為之少與之地而専
付以權擇人久任以屏王室實今日之當務也羣臣多
以為不可宗尹力陳上亦决意行之 甲辰知光州吳
翊報敵中事宜庚戌上謂宰執曰聞杜充在南京受劉
豫節制遣人誘陷東京朕待充自庶官除從官建節遂
[008-15b]
召同知樞宻未㡬拜相可謂厚矣何故至是王綯曰陛
下去秋若不相充無知之俗至今必以為恨陛下待之
既盡彼自失節國家何傷焉 詔三省樞宻院同班奏
事合輪修時政記 辛亥上謂宰執曰從班極少卿等
常共議務取其實不厭多也脱乗輿服御悉從簡儉如
除一省郎費亦不多茍得人其利溥矣范宗尹曰用人
之法須擇可為執政方除從官可為從官方除省郎則
選精而真才出矣上曰然上又言神宗選将必詳考然
[008-16a]
後命之庻必有成因曰祖宗多有所傳家法外人豈得
盡知王綯曰如宣帝所謂漢家自有制度是也 壬子
召知成都府盧法原知泉州謝克家知洪州胡直孺並
為尚書法原吏部克家工部直孺刑部法原不及供職
改知䕫州秉子也 癸丑御史中丞趙鼎為端眀殿學
士僉書樞宻院事 時宰臣未兼樞宻而同知樞宻院
周望在平江府故一院之事僉書得以専總前此兵政
悉𨽻御營使司事權既分又再經大變文移紛亂至是
[008-16b]
鼎始檢故事舉行以正西府之體 㕘知政事王綯累
章求退上曰綯醇儒嘗為朕宫僚事朕始終如一不欲
令遽去 時朝廷聞登萊多積粟因知海州李彦先遣
使至丁巳宰執奏欲就委彦先用海舟轉輸以助軍食
上曰登萊道梗今既未能厚恤乃反責其積粟以輸行
在於理未安范宗尹等退曰聖慮髙逺非羣臣所及
時占象者言夜有赤氣蔽天中又有白氣如練貫之殿
中侍御史徳清沈與求言此天心仁愛陛下出變以示
[008-17a]
警也且天子所在謂之朝廷今䖍州一朝廷秦州一朝
廷號令之極至為詔矣願勑張浚等止降指揮勿得為
詔 朱勝非閒居録曰唐制不經鳳閣鸞臺不得謂之
勅勅者三省奉行聖㫖之書也張浚以知樞宻院事為
川陜處置使得㫖許便宜行事事多出勑勝非在朝廷
日見之前云某司次述事因古語云奉勑如何末以使
衘押字黄紙大字皆過於勑時席益徐俯大不平之指
以為僣勝非曰川士性誇侈意以劄子為不尊故用便
[008-17b]
宜作勑初不思奉何勑也聞渠向自建康出國門已行
便宜事矣 又論相天子之職也願親書所屬意之臣
姓名禱於天地占而用之又天子之兵而劉光世則稱
曰太尉兵願如龍騎虎騎之類别立軍號使大将自刺
之戊午詔三省條上 初上在明州諸班直謀亂已誅
其為首者自駕還越上遂廢班直親從别選御營中軍
五百人入直陛嵓然皆烏合之衆至是宰執奏事趙鼎
留身曰陛下初即位議復祖宗之政至今未行一二而
[008-18a]
祖宗於兵政最為留意熈寧崇寧變亂舊章獨不敢議
改軍政蓋自藝祖踐祚與趙普講眀利害著為令典萬
世守之不可失也昨眀州班直因訴事紛亂非其本謀
乃盡廢之是因咽而廢食今諸将各總重兵不𨽻三衙
則兵政已壊獨衛兵彷彿舊制亦掃蕩不存是祖宗之
法廢於陛下之手臣甚惜之仁宗時親事官謀不軌直
入禁庭㡬成大禍既獲而誅不復窮治未聞盡棄之也
上悟仍復舊制 宰執擬以朝奉大夫陳桶為閩憲范
[008-18b]
宗尹曰桶有文行本擬郎官近除郎多儒生欲兼用才
吏以備緩急上曰才吏亦不可無但不可太多如吕頥
浩純用掊克之吏也 沈與求論同知樞宻院事周望
宣撫浙西脫身先遁避敵縱兵大掠致敵破吳門又擁
重兵坐視臨安之陷而不赴援甲子以望提舉太平觀
與求再論遂責衡州居住 范宗尹等聚議欲将京畿
東西湖北淮南並分為鎮以鎮撫使為名除茶鹽之利
國計所繫合歸朝廷依舊置提舉官餘監司悉罷財賊
[008-19a]
除納上供外並聽帥臣移用州縣官許辟置内知通奏
朝廷審授遇軍興許以便宜從事帥臣不因詔擢更不
除代如捍冦立功特許世襲詔從之初擬世襲上曰若
便世襲恐太重當俟其保守無虞然後許之乙丑詔以
河南孟汝唐四郡授知河南府翟興楚泗漣水三郡授
知楚州趙立滁濠二郡授知滁州劉立光黄二郡授知
光州吳翊舒蘄二州授知舒州李成海淮陽二郡授知
海州李彦先承天長二郡授知承州薛慶和無為二郡
[008-19b]
授知和州趙霖並為鎮撫使既而成以舒蘄叛徑擾江
西 江浙制置使張俊薦統制官岳飛為通泰鎮撫使
時飛獻金人之俘上呼譯問得實者八人付中軍磔之
 戊辰上謂宰執曰金人頗能言二聖動静云今在韓
州及皇后宫人皆無恙上感動不懌乆之 三省言沿
江道逺緩急恐失機㑹鄂岳雖係湖北宜撥屬江南今
欲建三安撫大使一置司鄂州則鄂岳筠袁䖍吉南安
𨽻之一置司江州則江洪撫信興國南康臨江建昌𨽻
[008-20a]
之一置司於池州則建康池饒宣徽太平廣徳𨽻之建
康本帥府縁近鎮江而去江州一千四百里獨池在其
間若置帥於此則沿江相去甚均從之 朱勝非閒居
録曰時於沿江易置帥藩創安撫大使但約每帥相去
七百里不問形勢如池陽僻陋乃置江東大帥事同戲
劇爾 詔諸路帥臣見帶制置使並罷 初金人既陷
山東左監軍達喇居濵濰而叛臣劉豫在東平奉之尤
謹達喇嘗有許豫僭立之意豫使子麟用重寳隂賂監
[008-20b]
軍左右求僭立而偽雲中留守髙慶裔者尼瑪哈腹心
也乃獻議於尼瑪哈曰吾君舉兵止欲取兩河故汴京
既得而復立張邦昌邦昌廢遂再有河南之役自下河
南官制不易風俗亦無所更可見吾君意非貪土亦欲循
邦昌故事也元帥可首建此議無以恩歸他人尼瑪哈於
是遣人馳稟金主晟晟許之尼瑪哈仍命慶裔詢訪河南
求賢人建國衆未及對豫鄉人進士張浹首願立豫其議
遂決時諸郡迎合敵意亦共推豫慶裔歸尼瑪哈復令慶
[008-21a]
裔馳問豫可否豫陽辭之且推前知太原府張孝純尼
瑪哈曰戴爾者河南百姓推孝純者獨爾一人爾可
就位我當遣孝純輔爾於是金主晟遣慶裔同知制詰
韓昉以是月立豫於北京册文略曰今命爾為帝國號
大齊世修子禮永䖍貢誠付爾封疆並同楚舊改元曰
阜昌豫受册之初告天祝版誤書年號為靖康又純用
趙野家廟祭器識者知其不久也金乃以孝純為豫偽
相送之歸鄉故奉使宇文虚中贈以詩云閭里共驚新
[008-21b]
素髮兒孫将整舊斑衣孝純至汶上而豫已僭立遂相
之先是官軍之陷賊在北京者聞豫将至遂閉門殺金
人豫至誅其首者數十人由此豫不居北京而復歸東
平豫以前宗正丞李孝揚及前通判濟南府張東權左
右丞以其弟益為北京留守升東平為東京以東京為
汴京南京為歸徳府尋又移益守汴京金又以右軍烏
珠南侵所降李儔李鄴鄭億年等臣豫豫命儔守襲慶
鄴守東平億年為禮部侍郎豫以生景州守濟南節度
[008-22a]
東平僭位北京遂起四郡强壯為雲從子弟應募者數
千人又置三衛官凡翊衛勲衛以有官人或其家世有
官者為之 此據劉豫傳及張滙所記滙言九月九日
立豫而豫傳乃五月戊申豫傳所記差詳今從之 民
或醉酒嫚豫云汝何人要作官家又滄州進士邢希載
上言乞遣使宻通江南豫皆斬之 是月以吏部侍郎
綦崇禮兼權直學士院 六月壬申上謂宰執曰卿等
識万俟詠者否必是小人昨其親戚奏求遷兩官朕已
[008-22b]
擲之矣對曰實如聖諭張守因奏詠工小詞嘗為大晟
府撰樂章以得官者也 初周望宣撫兩浙請以徽猷
閣待制湯東野守平江府及望敗東野自劾而言者亦
攻之癸酉詔東野落職依舊知平江 言者以本朝分
兩府而兵權盡付樞宻比又置御營使司是政出於三
也望罷是司而諸将處以軍職提兵如故甲戌詔御營使
司併歸樞宻院為機速房仍令宰相兼知樞宻院事
大理少卿王衣上殿奏事丙子上謂宰執曰衣似淳樸
[008-23a]
治獄既要盡情又不可慘刻以傅致其罪如衣尚須平
允范宗尹曰人多稱其長者張守曰衣雖法科然議刑
頗近厚 己卯詔浙西帥臣於鎮江府置司其臨安府
罷兼帥職 庚辰又詔以徳安復漢陽三郡授知徳安
府陳規荆南歸峽荆門公安五郡授知荆南府解潜鼎
澧二郡授知鼎州程昌禹金均房三郡授知金州范之
才襄陽鄧隨郢四郡授知襄陽府陳求道淮寧頴昌三
郡授知淮寧府馮長寧並為鎮撫使之才雍孫也求道
[008-23b]
在襄陽既而有劇盜劉忠號白氊笠者擁衆來犯求道
禦之戰敗為賊所害又長寧在淮寧亦不能守以其地
降於劉豫後長寧至豫所勸其行什一税法偽授戸部
侍郎 初孔彦舟權湖北總管移檄本路提舉官曾㡬
求鹽以給軍食本司官屬懼請予之以紓禍㡬拒之不
與既而昌禹復欲得鹽㡬曰使吾畏死則輸彦舟矣亦
不與㡬懋弟也 壬午宰執擬前淮東提舉官潘良貴
為湖南提刑詔可上因曰良貴頃為諫官與袁植皆勸
[008-24a]
朕誅殺祖宗以來未嘗戮近臣故好生之徳信於天下
若此必失人心趙鼎曰諫諍之職尤不當以此導人主
也 丙戌以開府儀同三司吕頥浩為建康府路安撫
大使知池州觀文殿學士朱勝非為江州路安撫大使
知江州太尉劉光世為浙西安撫大使知鎮江府每路
置參謀參議官各一員是後諸路皆有之此據徐度/却掃編
光世獲到敵俘號簽軍者謂此不宜留蓋知吾山川險
易後日叛去或為鄉導己丑上謂宰執曰祖宗未嘗好
[008-24b]
殺彼皆吾民朕不能保之不幸陷金遂為敵用其本心
可憫張守曰若散𨽻諸軍豈能遽叛上曰然守曰陛下
好生如此天人必助信順實為中興之基也 先是醫
官開州團練使王繼先遇登極特許不轉防禦换武功
大夫給事中富直柔封還録黄謂侍醫當還本色官何
與武功宜惜名器以勵戰士三省亦奏伎術官法不許
换前班上曰朕於言無不從但頃冒海氣繼先診視有
功彼未嘗請皆朕意爾直柔抗論不撓朕當屈意從之
[008-25a]
甲午詔寢前命於是范宗尹等退而嘆曰上從善如轉
圜中興之業其庶㡬乎 中書門下奏行在仰食者衆
廩粟不豐今秋成可期宜及時儲蓄乃詔委諸路漕臣
廣東令褚宗諤糴十五萬石福建令魯詹糴十萬石各
運至漳泉福州仍以所部年額上供為本錢詹嘉興人
也己亥又詔宋輝糴之浙西給銀十萬兩度牒直十萬
緡運至華亭縣徐康國糴之浙東亦給銀十萬兩屬郡
錢非茶鹽及朝廷寄樁者如經制折帛贍學之類皆許
[008-25b]
為糴本衢婺運至越州越温台皆即其地儲之諸統兵
官非有制書而妄取及所在州妄發與之者皆從軍法
 戸部尚書葉份嘗言人主以清心省事為本以節用
愛人為先凡無名之費不急之務皆所當去至是言者
謂份買宗女為妾下吏鞫之乃份為都司時同舍郎有
姓同者誤以為份也事雖白份亦求去乃除龍圖閣學
士知泉州 金右監軍烏珠回江北屯於六合縣時左
監軍達蘭在山東遣人誚烏珠渡江無功令止於淮東
[008-26a]
候秋髙相㑹再下江南烏珠以前日渡江之事為恥㑹
聞王師將出陜右因西往應之留渤海萬戸托卜嘉等
軍於淮東以待達蘭 通泰鎮撫使岳飛統兵捕劇賊
戚方至是方始就招安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