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資治通鑑 > 資治通鑑 卷二百十二


[212-1a]
欽定四庫全書
 資治通鑑卷二百十二  宋 司馬光 撰
              胡三省 音注
 唐紀二十八起著雍敦牂盡㫋/䝉赤奮若凡八年
  𤣥宗至道大聖大明孝皇帝上之下
開元六年春正月辛丑突厥毗伽可汗來請和許之厥/九
勿翻伽求迦翻可/從刋入聲汗音寒 廣州吏民為宋璟立遺愛碑去年/宋璟
自廣州入相為于/偽翻璟居永翻璟上言臣在州無它異迹今以臣光
[212-1b]
寵成彼諂䛕欲革此風望自臣始請敕下禁止上時掌/翻下遐
稼/翻上從之於是它州皆不敢立 辛酉敕禁惡錢武徳/四年
鑄開元通寳錢其後盗鑄漸起顯慶五年以惡錢多官/為市之以一善錢售五惡錢民間藏惡錢以待禁弛乾
封以後私錢犯法日蕃有以舟筏鑄于江中者詔所在/納惡錢而姦亦不息武后時錢非穿宂及鐵錫銅液皆
得用之熟銅排斗沙澀之錢皆售自是盗鑄蜂起吏莫/能捕先天之際兩京錢益濫或鎔錫模錢須㬰百十故
禁/之重二銖四分以上乃得行歛人間惡錢鎔之更鑄如
式錢更工/衡翻於是京城紛然賣買殆絶宋璟蘇頲請出太
府錢二萬緡置南北市以平價買百姓不售之物可充
[212-2a]
官用者及聽兩京百官豫假俸錢庶使良錢流布人間
從之頲他鼎翻/俸芳用翻 二月戊子移蔚州横野軍於山北杜/佑
曰横野軍在蔚州東北百四十里去太原九/百里此蓋指言開元所移軍之地蔚紆勿翻屯兵三萬
為九姓之援以拔曵固都督頡質略同羅都督毗伽末
啜霫都督比言囘紇都督夷健頡利發僕固都督曵勒
歌等各出騎兵為前後左右軍討擊大使頡户結翻啜/陟劣翻霫而
立翻騎竒寄翻/使疏吏翻下同皆受天兵軍節度天兵軍在并州城中/ 考異曰實録壬辰
制大舉擊突厥五都督及㧞悉密金山道總管處木昆/執米啜堅昆都督骨篤禄毗伽契丹都督李失活奚都
[212-2b]
督李大酺及黙啜之子右賢王黙特勒逾輸等夷夏之/師凡三十萬並取朔方道大總管王晙節度而於後俱
不見出師勝敗按此年正月突厥請和帝有答詔而二/月伐之恐無此事舊紀及王晙突厥傳皆無此月出兵
事新突厥傳云黙棘連遣使請和帝以不情答而不許/俄下詔伐之以王晙統之期以八年並集稽落水上行
兵□密不應前二年半先下/詔蓋取實録附會舊傳耳有所討捕量宜追集量音/良
無事各歸部落營生仍常加存撫 三月乙巳徴嵩山
處士盧鴻入見見賢/遍翻拜諫議大夫鴻固辭傳考異曰舊/ 作盧鴻一
本紀新𫝊皆作鴻按中岳真/人劉君碑云盧鴻撰今從之 天兵軍使張嘉貞入朝
朝直/遥翻有告其在軍奢僭及贓賄者按驗無狀上欲反坐
[212-3a]
吿者反坐者以誣告/人所得罪坐之嘉貞奏曰今若罪之恐塞言路塞/悉
則/翻使天下之事無由上逹願特赦之其人遂得减死上
由是以嘉貞為忠有大用之意為張嘉貞/入相張本 有薦山人
范知璿文學者并獻其所為文璿從/宣翻宋璟判之曰觀其
良宰論頗渉佞䛕良宰論葢稱/美當時宰相山人當極言讜議讜音/黨
豈宜偷合茍容文章若髙自宜從選舉求試不可别奏
 夏四月戊子河南參軍鄭銑朱陽丞郭仙舟投匭獻
河南參軍河南府參軍也唐制諸府州諸曹參軍之/外又有參軍事掌出使賛導新志注曰武徳初改行
[212-3b]
書佐曰行參軍尋又改曰參軍事朱陽漢弘農縣南界/地後魏分置朱陽郡屬析州後周廢郡為縣隋屬𢎞農
郡唐龍朔初屬商州萬嵗通/天二年度屬洛州匭居洧翻敕曰觀其文理乃崇道法
至於時用不切事情宜各從所好好呼/到翻並罷官度為道
士 五月辛亥以突騎施都督蘇禄為左羽林大將軍
順國公充金方道經略大使騎竒/寄翻 契丹王李失活卒
癸巳以其弟娑固代之契欺訖翻又音/喫娑素何翻 秋八月頒鄉
飲酒禮于州縣令毎嵗十二月行之唐鄉飲酒之禮刺/史為主人先召致
仕鄉有徳者謀之賢者為賔其次為介其次為衆賔與/之行禮縣則令為主人鄉之老人年六十以上有徳望
[212-4a]
者一人為賔次一人為介又其次為三賔又其次為衆/賔年六十者三豆七十者四豆八十者五豆九十者及
主人皆六豆主賔介三賔衆賔既升即席工持瑟升自/階就位鼔鹿鳴卒歌笙入立於堂下北面奏南陔乃間
歌歌南有嘉魚笙崇丘乃合樂周南闗睢召南鵲巢司/正升自西階賛禮揚觶而戒之以忠孝之本主賔介以
下皆再拜奠酬既畢/乃行無筭爵無筭樂 唐初州縣官俸皆令富户掌錢
出息以給之息至倍稱多破産者唐初在京諸司官及/天下官置公廨本錢
以典史主之收贏十之七富户幸免/徭役貧者破産甚衆稱音尺證翻祕書少監崔沔上
言請計州縣官所得俸于百姓常賦之外㣲有所加以
給之時沔請計户均出每/丁加升尺以給之從之 冬十一月辛卯車駕
[212-4b]
至西京 戊辰吐蕃奉表請和乞舅甥親署誓文吐蕃/以尚
文成公主與唐為舅/甥之國吐從暾入聲又令彼此宰相皆著名于其上
宋璟奏括州員外司馬李邕儀州司馬鄭勉並有才略
文詞先天元年避帝名/改箕州為儀州但性多異端好是非改變若全
引進則咎悔必至若長棄捐則才用可惜請除渝硤二
州刺史又奏大理卿元行冲素稱才行初用之時實允
僉議當事之後頗非稱職請復以為左散騎常侍以李
朝隱代之好呼到翻行下孟翻稱尺證翻復扶/又翻散悉亶翻騎竒寄翻朝直遥翻陸象先
[212-5a]
閑於政體寛不容非請以為河南尹從之
七年春二月俱密王那羅延俱密國治山中在吐火羅/東北南臨黒河其王突厥
延陁/種康王烏勒伽安王篤薩波提杜佑曰康國在米國/西南三百餘里漢康
居/國皆上表言為大食所侵掠乞兵救援 敕太府及府
縣出粟十萬石糶之府謂京兆府縣謂京縣/及畿縣也糶他弔翻以歛人間
惡錢送少府銷毁 三月乙卯以左武衛大將軍檢校
内外閑廏使苑内營田使王毛仲行太僕卿初唐以尚/乘局掌内
外閑廐之馬十二閑既置内外閑廄使専掌御馬因以/尚乘局𨽻閑廐使苑内諸監本𨽻司農寺今亦𨽻苑内
[212-5b]
營田/使毛仲嚴察有幹力萬騎功臣閑廏官吏皆憚之騎/竒
寄/翻苑内所收常豐溢上以為能故有寵雖有外第常居
閑廏側内宅上或時不見則悄然若有所失宦官楊思
勗髙力士皆畏避之 渤海王大祚榮卒録考異曰實/ 六月丁夘
祚榮卒遣左監門率呉思謙攝鴻盧卿充使弔祭按/此月丙辰已云祚榮卒盖六月方遣思謙弔祭耳
辰命其子武藝襲位 夏四月壬午開府儀同三司祁
公王仁皎薨其子駙馬都尉守一請用竇孝諶例築墳
髙五丈二尺竇孝諶上外祖/也諶氏壬翻上許之宋璟蘇頲固爭以
[212-6a]
為凖令一品墳髙一丈九尺髙居/號翻其陪陵者髙出三丈
而已竇太尉墳議者頗譏其髙大當時無人極言其失
豈可今日復踵而為之復扶又翻/下蕃復同昔太宗嫁女資送過
于長公主魏徴進諫太宗既用其言文徳皇后亦賞之
事見一百九十四卷太/宗貞觀六年長知兩翻豈若韋庶人崇其父墳號曰酆
事見二百八卷/中宗景龍元年以自速其禍乎夫以后父之尊欲髙
大其墳何足為難而臣等再三進言者葢欲成中宫之
美耳况今日所為當𫝊無窮永以為法可不慎乎上悦
[212-6b]
曰朕每欲正身率下况于妻子何敢私之然此乃人所
難言卿能固守典禮以成朕美埀法將來誠所望也賜
璟頲帛四百匹 五月己丑朔日有食之上素服以俟
變徹樂减膳命中書門下察繫囚賑饑乏勸農功賑津/忍翻
辛夘宋璟等奏曰陛下勤恤人隱此誠蒼生之福然臣
聞日食修徳月食修刑親君子逺小人絶女謁除讒慝
所謂修徳也君子耻言浮于行論語孔子曰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逺于願翻
慝吐得翻/行下孟翻茍推至誠而行之不必數下制書也數所角/翻下遐
[212-7a]
稼/翻 六月戊辰吐蕃復遣使請上親署誓文上不許曰
昔嵗誓約已定茍信不由𠂻亟誓何益用左傳語意吐/從暾入聲復扶
又翻亟/去吏翻 秋閏七月右補闕盧履氷上言禮父在為母
服周年則天皇后改服齊衰三年事見二百二卷髙宗/上元元年為于偽翻
齊音咨衰倉囘/翻上時掌翻請復其舊上下其議下遐/稼翻左散騎常侍
禇無量以履氷議為是諸人爭論連年不决八月辛夘
敕自今五服並依䘮服𫝊文散悉亶翻騎竒/寄翻傳直戀翻然士大夫
議論猶不息行之各從其意無量歎曰聖人豈不知母
[212-7b]
恩之厚乎厭降之禮厭於/叶翻所以明尊卑異戎狄也俗情
膚淺不知聖人之心一紊其制誰能正之紊音/問 九月
甲寅徙宋王憲為寧王四年成器/更名憲上嘗從複道中見衛
士食畢弃餘食于竇中怒欲杖殺之左右莫敢言憲從
容諫曰陛下從複道中窺人過失而殺之臣恐人人不
自安且陛下惡弃食於地者為食可以養人也憲從千/容翻惡
烏路翻為/于偽翻今以餘食殺人無乃失其本乎上大悟蹶然
起曰㣲兄幾至濫刑㡬居/希翻遽釋衛士是日上宴飲極歡
[212-8a]
自解紅玉帶并所乘馬以賜憲 冬十月辛夘上幸驪
山温湯癸夘還宫驪力知翻還從/宣翻又音如字 壬子冊拜突騎施
蘇禄為忠順可汗可從刊入/聲汗音寒 十一月壬申上以岐山
令王仁琛岐山縣隋置屬/岐州琛丑林翻藩邸故吏墨敕令與五品官
宋璟奏故舊恩私則有大例除官資厯非無公道仁琛
曏緣舊恩已獲優改今若再䝉超奬遂于諸人不類又
是后族王仁琛蓋/仁皎羣從須杜輿言輿衆/也乞下吏部檢勘茍無
負犯於格應留請依資稍優注擬從之選人宋元超于
[212-8b]
吏部自言侍中璟之叔父冀得優假璟聞之牒吏部云
元超璟之三從叔三從同髙祖下遐嫁翻/選須絹翻從才用翻常在洛城不
多參見見賢/遍翻既不敢緣尊輒隱又不願以私害公向者
無言自依大例既有聲聽事須矯枉請放元超兾得饒/假今乃不得
留注所謂矯/枉過正也寧王憲奏選人薛嗣先請授㣲官事下中
書門下選須絹翻事/下遐嫁翻璟奏嗣先兩選齋郎雖非灼然應
留以懿親之故固應㣲假官資在景龍中常有墨敕處
分謂之斜封處昌吕翻/分扶問翻自大明臨御兹事杜絶行一賞
[212-9a]
命一官必是緣功與才皆厯中書門下至公之道唯聖
能行嗣先幸預姻戚不為屈法許臣等商量望付吏部
知不出正敕從之量音/良先是朝集使往往齎貨入京師
先悉/薦翻及春將還多遷官宋璟奏一切勒還以革其弊
是嵗置劒南節度使領益彭等二十五州
八年春正月丙辰左散騎常侍禇無量卒按通鑑例惟/公輔書薨偏
王者公輔書卒今書禇無量卒以整比羣書未竟改命/元行冲故書以始事 考異曰舊本紀正月甲子朔皇
太子加元服壬申右散騎常侍禇無量卒按長厯正月/甲寅朔甲子十一日也唐厯亦云壬申無量卒今從實
[212-9b]
録/辛酉命右散騎常侍元行冲整比羣書比毗/至翻 侍中
宋璟疾負罪而妄訴不已者悉付御史臺治之治直/之翻
中丞李謹度曰服不更訴者出之尚訴未已者且繫由
是人多怨者㑹天旱有魃魃蒲撥翻旱神也神異經曰/南方有人長二三尺袒身目
在項上走行如風其名曰魃所見之國大旱/赤地千里一名旱母遇者得之投溷中即死優人作魃
狀戲於上前問魃何為出對曰奉相公處分相息亮翻/處昌吕翻
分扶/問翻又問何故魃曰負寃者三百餘人相公悉以繫獄
抑之故魃不得不出上心以為然時璟與中書侍郎同
[212-10a]
平章事蘇頲建議嚴禁惡錢江淮間惡錢尤甚璟以監
察御史蕭隱之充使括惡錢監工衘翻/使疏吏翻隱之嚴急煩擾
怨嗟盈路上于是貶隱之官辛巳罷璟為開府儀同三
司頲為禮部尚書紀考異曰唐厯云二十八日辛夘舊/ 云己夘按是月無辛夘今從實録
以京兆尹源乾曜為黄門侍郎并州長史張嘉貞為中
書侍郎並同平章事於是弛錢禁惡錢復行矣復扶/又翻
二月戊戍皇子敏卒追立為懷王此懷王以/州為國號諡曰哀
壬子敕以役莫重於軍府一為衛士六十乃免宜促其
[212-10b]
嵗限使百姓更迭為之更工/衡翻 夏四月丙午遣使賜烏
長王骨咄王俱位王冊命三國皆在大食之西烏長即/烏萇又
曰烏荼骨咄在鑊沙之東或曰阿咄羅治思助建城俱/位或曰商瀰治阿賖䫻師多城在大雪山勃律河北地
寒冬窟室/咄當沒翻大食欲誘之叛唐誘音/酉三國不從故褒之
五月辛酉復置十道按察使罷按察見/上卷五年 丁夘以源乾
曜為侍中張嘉貞為中書令乾曜上言形要之家多任
京官使俊乂之士沈廢于外沈持/林翻臣三子皆在京請出
其二人上從之因下制稱乾曜之公命文武官効之於
[212-11a]
是出者百餘人張嘉貞吏事彊敏而剛躁自用躁則/到翻
書舍人苗延嗣吕太一考功員外郎貟嘉靜殿中侍御
史崔訓皆嘉貞所引進常與之議政事四人頗招權時
人語曰令公四俊苗吕崔員貟音/運 六月瀍榖漲溢漂
溺幾二千人溺奴狄翻㡬居希翻云考異曰實録云漂/居人四百餘家舊紀 漂没九百餘户溺
死八百餘人掌閑溺死者千一百餘人今從/舊紀人數按舊紀掌閑之下有畨兵二字 突厥降
户僕固都督勺磨及跌部落散居受降城側降户江/翻勺職
略翻奚結/翻跌徒結翻朔方大使王晙言其隂引突厥謀陷軍城
[212-11b]
密奏請誅之誘勺磨等宴於受降城伏兵悉殺之河曲
降户殆盡㧞曵固同羅諸部在大同横野軍之側者聞
之皆忷懼大同軍即大武軍武后大足元年更名杜佑/曰在代州北三百里去并州八百餘里晙子
峻翻誘音酉/忷許拱翻秋并州長史天兵節度大使張說引二十
騎持節即其部落慰撫之説讀曰悦/騎竒寄翻因宿其帳下副使
李憲以虜情難信馳書止之説復書曰吾肉非黄羊
必不畏食北人謂麞/為黄羊血非野馬必不畏刺非人家及廐/牧所畜而自
孳生於野者/謂之野馬士見危致命論語載子/張之言此吾效死之秋也
[212-12a]
拔曵固同羅由是遂安 冬十月辛巳上行幸長春宫
壬午畋于下邽 上禁約諸王不使與羣臣交結光禄
少卿駙馬都尉裴虛已與岐王範遊宴仍私挾讖緯讖/楚
譛翻緯/于貴翻戊子流虛已於新州離其公主睿宗女霍國公/主下嫁虚已舊
志新州至京師/五千五十二里萬年尉劉庭琦太祝張諤唐太常寺有/太祝六人正
九品/上數與範飲酒賦詩貶庭琦雅州司户諤山茌丞山/茌
縣漢晉屬泰山郡宋屬東太原郡隋廢入濟州長/清縣武徳元年分置山茌縣屬齊州數所角翻然待
範如故謂左右曰吾兄弟自無間但趨競之徒彊相託
[212-12b]
附耳間古莧翻/彊其兩翻吾終不以此責兄弟也上嘗不豫薛王
業妃弟内直郎韋賔唐六典東宫有内直局内直郎二/人掌符璽繖扇几案衣服之事職
擬尚輦/奉御與殿中監皇甫恂私議休咎事覺賔杖死恂貶
錦州刺史武后垂拱二年以辰州麻/陽縣地及開山洞置錦州業與妃惶懼待罪
上降階執業手曰吾若有心猜兄弟者天地實殛之即
與之宴飲仍慰諭妃令復位 十一月乙夘上還京師
 辛未突厥冦甘凉等州凉州西至甘州五百里在考/異曰唐厯突厥冦凉州 九
月舊突厥傳云八年冬御史大夫王晙為朔方大總管/奏請西征抜悉密東發奚契丹兩蕃期以明年秋初引
[212-13a]
朔方兵數道俱入掩突厥牙帳于稽落河上/按王晙此月為幽州都督今從實録舊紀敗河西節
度使楊敬述敗補/邁翻掠契苾部落而去貞觀中契苾來降/處其部落于凉州
契欺訖翻/苾毗必翻先是朔方大總管王晙奏請西發㧞悉密㧞/悉
密酋長姓阿史那氏盖亦突/厥之種也居北庭先悉薦翻東發奚契丹期以今秋掩
毗伽牙帳于稽落水上稽落水盖導/源稽落山毗伽聞之大懼暾
欲谷曰不足畏也㧞悉密在北庭與奚契丹相去絶逺
勢不相及朔方兵計亦不能來此若必能來俟其垂至
徙牙帳北行三日唐兵食盡自去矣且㧞悉密輕而好
[212-13b]
輕牽正翻/好呼到翻得王晙之約必喜而先至晙與張嘉貞不
相悦奏請多不相應必不敢出兵史言在廷在邊之謀/不叶為夷狄所窺
晙兵不出㧞悉密獨至擊而取之勢甚易耳易以/䜴翻既而
拔悉密果發兵逼突厥牙帳而朔方及奚契丹兵不至
拔悉密懼引退毗伽欲擊之暾欲谷曰此屬去家千里
將死戰未可擊也不如以兵躡之去北庭二百里暾欲
谷分兵間道先圍北庭間古/莧翻因縱兵擊拔悉密大破之
拔悉密衆潰走趨北庭不得入趨逡/喻翻盡為突厥所虜暾
[212-14a]
欲谷引兵還出赤亭掠凉州羊馬楊敬述遣禆將盧公
利判官元澄將兵邀擊之將即/亮翻暾欲谷謂其衆曰吾乘
勝而來敬述出兵破之必矣公利等至刪丹刪丹縣漢/屬張掖郡
後漢晉屬西郡後魏曰山/丹隋復曰刪丹屬甘州與暾欲谷遇唐兵大敗公利
澄脱身走毗伽由是大振盡有黙啜之衆 契丹牙官
可突干驍勇得衆心李娑固猜畏欲去之驍堅堯翻娑/素何翻去羌
吕/翻是嵗可突干舉兵擊娑固娑固敗奔營州營州都督
許欽澹遣安東都䕶薛泰帥驍勇五百與奚王李大酺
[212-14b]
奉娑固以討之戰敗娑固李大酺皆為可突干所殺帥/讀
曰率酺/音蒲生擒薛泰營州震恐許欽澹移軍入渝闗可突
干立娑固從父弟鬱干為主遣使請罪上赦可突干之
罪以鬱干為松漠都督以李大酺之弟魯蘇為饒樂都
使疏吏翻下/同樂音洛
九年春正月制削楊敬述官爵以刪丹/之敗也以白衣檢校凉
州都督仍充諸使諸使謂節度支/度營田等使也 丙辰改蒲州為河
中府置中都官僚一凖京兆河南 丙寅上幸驪山温
[212-15a]
湯乙亥還宫 監察御史宇文融上言天下户口逃移
巧偽甚衆請加檢括融㢸之𤣥孫也宇文㢸見一百七/十二卷陳宣帝太
建七年監古銜翻上/時掌翻㢸古弼字源乾曜素愛其才賛成之二月乙
酉敕有司議招集流移按詰巧偽之法以聞詰去/吉翻 丙
戌突厥毗伽復使來求和上賜書諭以曩昔國家與突
厥和親華夷安逸甲兵休息國家買突厥羊馬突厥受
國家繒帛彼此豐給自數十年來不復如舊正由黙啜
無信口和心叛數出盗兵冦抄邊鄙人怨神怒隕身䘮
[212-15b]
復扶又翻下今復同數所角翻䘮息/浪翻元首也斬黙啜事見上卷四年吉凶之驗皆可
汗所見今復蹈前迹掩襲甘凉隨遣使人更來求好國
家如天之覆如海之容好呼到翻/覆敷又翻但取來情不追往咎
可汗果有誠心則共保遐福不然無煩使者徒爾往來
若其侵邉亦有以待可汗其審圖之 丁亥制州縣逃
亡户口聽百日自首或于所在附籍或牒歸故鄉各從
所欲過期不首首式/又翻即加檢括謫徙邉州公私敢容庇
者抵罪以宇文融充使括逃移户口及籍外田所獲巧
[212-16a]
偽甚衆使疏/吏翻遷兵部員外郎兼侍御史融奏置勸農判
官十人通典及新書並云二十/九人通典且列其姓名並攝御史分行天下其
新附客户免六年賦調調徒/弔翻使者競為刻急州縣承風
勞擾百姓苦之陽翟尉皇甫憬上疏言其狀陽翟縣漢/屬穎川郡
晉屬河南郡後魏置陽翟郡隋廢郡為縣屬襄城郡唐/初屬嵩州貞觀元年屬許州龍朔三年度屬洛州為畿
縣憬居/永翻上方任融貶憬盈川尉州縣希㫖務于獲多虚
張其數或以實户為客凡得户八十餘萬田亦稱是稱/尺
證/翻 蘭池州胡康待賔誘諸降户同反夏四月攻陷六
[212-16b]
胡州誘音酉降户江翻髙宗調露元年于靈夏南境以/降突厥置魯州麗州含州塞州依州契州以唐人
為刺史謂之六胡州長安二年併爲匡長二州神龍三/年置蘭池都督府分六州為縣宋白曰六胡州在夏州
徳靜縣北于考異曰實録四月庚寅康待賔反命王晙/討平之斬 都市五月丁巳既誅康待賔下詔云云壬
寅叛胡康待賔偽稱葉䕶安慕容以叛七月癸酉王晙/擒康待賔至京師腰斬之前後重複交錯相違今從舊
紀/有衆七萬進逼夏州夏户/雅翻命朔方大總管王晙隴右
節度使郭知運共討之 戊戌敕京官五品以上外官
刺史四府上佐四府謂京兆府河南/府河中府太原府各舉縣令一人視
其政善惡為舉者賞罰 以太僕卿王毛仲為朔方道
[212-17a]
防禦討擊大使與王晙及天兵軍節度大使張説相知
討康待賔 六月己夘罷中都復為蒲州復扶/又翻蒲州刺
史陸象先政尚寛簡吏民有罪多曉諭遣之州録事言
于象先曰明公不施箠撻何以示威唐上州置録事三/人正九品上中下
州各一人下州從/九品下箠止可翻象先曰人情不逺此屬豈不解吾言
解户買/翻曉也必欲箠撻以示威當從汝始録事慙而退象
先嘗謂人曰天下本無事但庸人擾之耳茍清其源何
憂不治治直/吏翻 秋七月巳酉王晙大破康待賔生擒之
[212-17b]
殺叛胡萬五千人辛酉集四夷酋長腰斬康待賔于西
酋慈由翻/長知兩翻先是叛胡濳與党項通謀攻銀城連谷據
其倉庾後周置銀城縣後改曰銀城防貞觀四年以銀/城屬銀州八年屬勝州又以隋連谷戍置連谷
縣亦屬勝州杜佑曰銀城連谷皆漢圁隂縣/地漢光禄塞在今縣北先悉薦翻党底朗翻張説將歩
騎萬人出合河闗掩擊大破之嵐州合河縣北有合河/闗宋白曰合河縣城下
有蔚汾水西與黄河合故曰合河趙珣聚米圖經/合河闗在府州南二百里將即亮翻騎竒寄翻追至
駱駝堰堰於/扇翻党項乃更與胡戰胡衆潰西走入鐵建山
説安集党項使復其居業討擊使阿史那獻以党項翻
[212-18a]
覆請并誅之説曰王者之師當伐叛柔服豈可殺已降
邪因奏置麟州以鎮撫党項餘衆分勝州銀城連谷置/麟州又置新秦縣為
麟州治所杜佑曰/麟州漠新秦中地 九月乙巳朔日有食之 康待賔
之反也詔郭知運與王晙相知討之晙上言朔方兵自
有餘力請敕知運還本軍上時/掌翻未報知運已至由是與
晙不協晙所招降者知運復縱兵擊之虜以晙為賣已
由是復叛降户江翻/復扶又翻上以晙不能遂定羣胡丙午貶晙
為梓州刺史梓州漢郪廣漢氐道之地西魏梁末置新/州隋改梓州王晙貶官未必離任也如婁
[212-18b]
師徳以素羅汗山/之敗貶亦此類 丁未梁文獻公姚崇薨遺令佛以
清淨慈悲為本而愚者冩經造像兾以求福昔周齊分
據天下周則毁經像而修甲兵齊則崇塔廟而弛刑政
一朝合戰齊㓕周興近者諸武諸韋造寺度人不可勝
勝音/升無救族誅汝曹勿效兒女子終身不寤追薦冥
福道士見僧獲利效其所為尤不可延之於家當永為
後法 癸亥以張説為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考/
異曰朝野僉載曰説為并州刺史諂事王毛仲毛仲廵/邉説於天兵軍大設酒肴恩敕忽降授兵部尚書同中
[212-19a]
書門下三品謝訖便抱毛/仲起舞吮其靴鼻今不取 冬十月河西隴右節度大
使郭知運卒知運與同縣右衛副率王君㚟率所律翻/㚟丑略翻
郭知運𤓰州晉昌人/王君㚟𤓰州常樂人皆以驍勇善騎射著名西陲為虜
所憚驍堅堯翻/騎竒寄翻時人謂之王郭㚟遂自知運麾下代為
河西隴右節度使判凉州都督 十一月丙辰國子祭
酒元行冲上羣書四録甲部經録乙部史録丙部子録/丁部集録 考異曰集賢注記
在九年春今從/唐厯統紀舊紀凡書四萬八千一百六十九卷 庚午
赦天下 十二月乙酉上幸驪山温湯壬辰還宫 是
[212-19b]
嵗諸王為都督刺史者悉召還京師開元二年有司請/依故事出諸王刺
外/州 新作蒲津橋鎔鐵為牛以繫絙時鑄八牛牛下有/山皆鐵也夾岸以
維浮梁蒲津東岸即河東縣西/岸即河西縣絙居登翻大索也 安州别駕劉子𤣥卒
子𤣥即知㡬也避上嫌名以字行劉子𤣥卒重史臣也/例猶禇無量上名隆
基知幾犯嫌/名幾居希翻著作郎吳兢撰則天實録言宋璟激張説
使證魏元忠事事今見二百七卷武后/長安三年撰士免翻説修史見之知
兢所為謬曰劉五殊不相借知幾第五唐人/多以第行相呼兢起對曰
此乃兢所為史草具在不可使明公枉怨死者同僚皆
[212-20a]
失色其後説隂祈兢改數字兢終不許曰若徇公請則
此史不為直筆何以取信于後 太史上言麟徳厯浸
是厯行于髙宗麟/徳二年上時掌翻日食屢不効上命僧一行更造新
此所謂大衍厯也歐陽修曰自太初至麟徳厯有二/十三家與天雖近而未宻也至一行密矣其倚數立
法固無以易也後世雖有改作者/皆依倣而已行下孟翻更工衡翻率府兵曹梁令瓉造
黄道遊儀以測候七政唐東宫十率府各有兵曺參軍/從九品上掌判句大朝㑹及皇
太子出則從鹵簿而涖其儀一行更造新厯欲知黄道/進退而太史無黄道儀令瓉以木為遊儀一行是之請
更鑄銅鐵使黄道運行以追列舍之變因二分之中以/立黄道交于奎軫之間二至升降各十四度黄道内施
[212-20b]
白道月環用究隂陽朓朒動/合天運七政日月五星也置朔方節度使領單于都
䕶府夏鹽等六州定逺豐安二軍三受降城單音蟬夏/户雅翻降
户江/翻
十年春正月丁巳上行幸東都以刑部尚書王志愔為
西京留守愔於/今翻 癸亥命有司收公廨錢以稅錢充百
官俸武徳元年制京司及州縣官各給公廨田課其管/種以供公私之費又有公廨園公廨地皆收其税
以給百官廨古/隘翻俸方用翻 乙丑收職田唐文武官有職分田一/品十二頃二品十頃三
品九頃四品七頃五品六頃六品四頃七品三頃五十/畝八品二頃五十畝九品二頃皆給百里内之地諸州
[212-21a]
都督都䕶親王府官二品十二頃三品十頃四品八頃/五品七頃六品五頃七品四頃八品三頃九品二頃五
十畝鎮戍闗津嶽瀆官五品五頃六品三頃五十畝七/品三頃八品二頃九品一頃五十畝貞觀十一年以職
田侵漁百姓詔給逃還貧户視職田多少毎/畝給粟二斗謂之地租尋以水旱復罷之畝率給倉
粟二斗 二月戊寅上至東都 夏四月巳亥以張説
兼知朔方軍節度使 五月伊汝水溢漂溺數千家溺/奴
狄翻漢志伊水出𢎞農郡盧氏縣東北入洛汝水出𢎞/農入淮史言伊汝溢而漂數千家既二水分流相去日
益逺何至能漂流數千家此必于發源之地/水溢而并流也被灾之家當在虢洛三州界 閏月壬
申張説如朔方廵邊 巳丑以餘姚縣主女慕容氏為
[212-21b]
燕郡公主妻契丹王鬱干燕因肩翻/妻七細翻 六月丁巳博州
河决命按察使蕭嵩等治之嵩梁明帝之孫也後梁主/巋諡明
帝治直/之翻 巳巳制増太廟為九室遷中宗主還太廟中/宗
遷别廟見/上卷五年 秋八月癸卯武彊令裴景仙武彊漢河間/之武隧縣也
晉更名武彊/唐屬冀州坐贓五千匹事覺亡命上怒命集衆斬之
大理卿李朝隱奏景仙贓皆乞取罪不至死朝直/遥翻又其
曽祖寂有建義大功載初中以非罪破家據裴寂𫝊寂/孫承先武后
時為酷/吏所殺惟景仙獨存今為承嫡宜宥其死投之荒逺其
[212-22a]
辭略曰十代宥賢功實宜録左傳晉祁奚請叔向曰社/稷之固也猶將十世宥之
一門絶祀情或可哀制令杖殺朝隱又奏曰生殺之柄
人主得專輕重有條臣下當守今若乞取得罪便處斬
處昌/吕翻後有枉法當科欲加何辟辟毗/亦翻所以為國惜法
期守律文為于/偽翻非敢以法隨人曲矜仙命又曰若寂勲
都棄仙罪特加則叔向之賢何足稱者若敖之鬼不其
餒而左傳楚令尹/子文之言上乃許之杖景仙一百流嶺南惡處
制考異曰實録云初上令集衆殺之李朝隱執奏又下/ 云集衆决殺朝隱又奏乃流嶺南蓋本欲斬之也
[212-22b]
 安南賊帥梅叔焉等攻圍州縣遣驃騎將軍兼内侍
楊思勗討之帥所類翻驃匹妙翻騎竒寄翻朔考異曰/舊紀云八月丙戍按八月庚子 無丙戍
思勗𫝊云首領梅𤣥成自稱黒帝與林邑真臘國通/謀陷安南府今從本紀 周尹上神宗書作梅叔鸞
勗募羣蠻子弟得兵十餘萬襲擊大破之斬叔焉積尸
為京觀而還觀古玩翻還從/宣翻又如字 初上之誅韋氏也王皇
后頗預密謀及即位數年色衰愛弛武惠妃有寵隂懷
傾奪之志后心不平時對上有不遜語上愈不悦密與
祕書監姜皎謀以后無子廢之皎泄其言嗣滕王嶠按/新
[212-23a]
書滕王元嬰薨長子修琦嗣為長樂王垂拱中死詔獄/神龍初以少子脩信子渉嗣無嗣滕王嶠也新書姜皎
𫝊言皎泄禁中語為嗣濮王嶠所劾又按新書太宗子/魏王泰得罪後封濮王薨子欣嗣武后時為酷吏所陷
貶神龍初子嶠嗣王則嗣滕/王嶠當作嗣濮王嶠明矣后之妹夫也奏之上怒張
嘉貞希㫖構成其罪云皎妄談休咎甲戍杖皎六十流
欽州弟吏部侍郎晦貶春州司馬舊志春州京師東南/六千四百四十八里
親黨坐流死者數人皎卒于道巳亥敕宗室外戚駙馬
非至親毋得往還其卜相占候之人皆不得出入百官
之家相息/亮翻 巳夘夜左領軍兵曹權楚璧與其黨李齊
[212-23b]
損等作亂立楚璧兄子梁山為光帝詐稱襄王之子景/雲
二年重茂/改封襄王擁左屯營兵數百人入宫城求留守王志愔
不獲比曉比必/利翻屯營兵自潰斬楚璧等𫝊首東都志愔
驚怖而薨楚璧懷恩之姪權懷恩為吏以嚴/能稱怖普布翻齊損㢠秀
之子也李㢠秀始見一百六卷武/后神功元年㢠户頃翻壬午遣河南尹王怡
如京師按問宣慰 癸未吐蕃圍小勃律王沒謹忙小/勃
律在大勃律西北三百里去京師九千/里而贏東少南三千里距吐蕃賛普牙謹忙求救于北
庭節度使張嵩曰勃律唐之西門勃律亡則西域皆為
[212-24a]
吐蕃矣嵩乃遣䟽勒副使張思禮將蕃漢歩騎四千救
據新書張嵩即張孝嵩使疏/吏翻將即亮翻騎竒寄翻晝夜倍道與謹忙合擊
吐蕃大破之斬獲數萬自是累嵗吐蕃不敢犯邊 王
怡治權楚璧獄連逮甚衆久之不决治直/之翻上乃以開府
儀同三司宋璟為西京留守璟至止誅同謀數人餘皆
奏原之 康待賔餘黨康願子反自稱可汗張説發兵
追討擒之其黨悉平徙河曲六州殘胡五萬餘口於許
汝唐鄧仙豫等州貞觀八年改伊州襄城郡為汝州唐/州漢南陽郡東界比陽湖陽平氏之
[212-24b]
地後魏於比陽置東荆州後改為昌州又改為淮州隋/改為顯州武徳五年以郡有唐城山改為唐州開元三
年以汝州之葉襄城唐州之方城/豫州之西平許州之舞陽置仙州空河南朔方千里之
地先是緣邊戍兵常六十餘萬先悉/薦翻説以時無彊冦奏
罷二十餘萬使還農上以為疑説曰臣久在疆場具知
其情將帥茍以自衛及役使營私而已場音亦將即亮/翻帥所類翻
若禦敵制勝不必多擁冗卒以妨農務陛下若以為疑
臣請以闔門百口保之上乃從之初諸衛府兵自成丁
從軍六十而免其家又不免雜徭浸以貧弱逃亡略盡
[212-25a]
百姓苦之張説建議請召募壯士充宿衛不問色役優
為之制逋逃者必爭出應募上從之旬日得精兵十三
萬分𨽻諸衛更畨上下更工衡翻/上時掌翻兵農之分從此始矣
史言唐養兵之/弊始于張説 冬十月癸丑復以乾元殿為明堂以/東
都明堂復為乾元殿見/上卷五年復扶又翻 甲寅上幸夀安興泰宫夀安/古新
安九曲之地後魏置甘棠縣隋/仁夀四年改為夀安縣屬洛州獵于上宜川庚申還宫
 上欲耀兵北邊丁夘以秦州都督張守潔等為諸衛
將軍 十一月乙未初令宰相共食實封三百户唐㑹/要曰
[212-25b]
舊制凡有功之臣賜實封者皆以課户充準户數州縣/與國官邑官執帳供其租調各凖配租調逺近州縣官
司收其脚直然後附國邑官司/其丁凖此入國邑者收其庸 前廣州都督裴伷先
下獄下遐嫁翻/伷與胄同上與宰相議其罪張嘉貞請杖之張説
曰臣聞刑不上大夫記曲禮之言/上時掌翻為其近于君且所以
養亷耻也為于偽翻/近其靳翻故士可殺不可辱記儒行/之言臣曏廵
北邊聞杖姜皎于朝堂朝直/遥翻皎官登三品亦有微功有
罪應死則死應流則流奈何輕加笞辱以皂𨽻待之笞/丑
之翻皁/昨早翻姜皎事往不可復追伷先據狀當流豈可復蹈
[212-26a]
前失復扶/又翻上深然之嘉貞不悦退謂説曰何論事之深
也説曰宰相時來則為之若國之大臣皆可笞辱但恐
行及吾輩吾此言非為伷先乃為天下士君子也為于/偽翻
下為/農同嘉貞無以應 十二月庚子以十姓可汗阿史那
懷道女為交河公主武后長安四年冊/懷道為十姓可汗嫁突騎施可汗
蘇禄 上將幸晉陽因還長安張説言于上曰汾隂脽
上有漢家后土祠立后土祠見二十卷漢/武帝元鼎四年脽音誰其禮久廢陛
下宜因廵幸修之為農祈榖上從之 上女永穆公主
[212-26b]
將下嫁永穆公主/下嫁王繇敕資送如太平公主故事僧一行諫
曰武后惟太平一女故資送特厚卒以驕敗太平公主/始嫁薛紹
而敗于開元之/初卒子恤翻奈何為法上遽止之
十一年春正月巳巳車駕自東都北廵庚辰至潞州給
復五年上嘗為潞州别駕/故也復方目翻辛夘至并州置北都以并州
為太原府刺史為尹二月戊申還至晉州 張説與張
嘉貞不平㑹嘉貞弟金吾將軍嘉祐贓發説勸嘉貞素
服待罪于外巳酉左遷嘉貞幽州刺史 壬子祭后土
[212-27a]
于汾隂乙夘貶平遥令王同慶為贑尉平遥即漢太原/郡平陶縣後魏
避國諱改平陶為平遥周隋/屬介州唐屬汾州贑音紺坐廣為儲偫煩擾百姓也
偫直/里翻 癸亥以張説兼中書令 巳巳罷天兵大武等
軍以大同軍為太原以北節度使領太原遼石嵐汾代
忻朔蔚雲十州武徳三年分并州之樂平遼山平城石/艾置遼州八年曰箕州先天元年避上
名改曰儀州至中和三年方復曰遼州此以/後來一定州名書之嵐盧含翻蔚紆勿翻 三月庚
午車駕至京師 夏四月甲子以吏部尚書王晙為兵
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 五月巳丑以王晙兼朔方
[212-27b]
軍節度大使廵河西隴右河東河北諸軍 上置麗正
書院聚文學之士漢魏以來有祕書之職梁於文徳殿/内藏聚羣書北齊有文林館學士後
周有麟趾殿學士皆掌著述隋冩羣書正副二本藏于/宫中其餘以實秘書外閣煬帝于東都觀文殿東西廂
貯書自漢延嘉至隋皆秘書掌圖籍而禁中之書時或/有焉太宗在藩置學士十八人其後𢎞文崇文二館皆
有學士開元五年乾元殿冩四部書置乾元院使有刋/正官四人知書官八人分掌四庫書六年更號麗正修
書院置使及檢校官改修書官為麗正殿學士八年加/文學直又加修撰校理判正校勘官十一年置麗正院
修書學士十三年改麗正修書院為集賢殿書院五品/以上為學士六品以下為直學士宰相一人為學士知
院事常侍一人為副知院事又置判院一人押院中使/一人又置集賢院侍講學士侍讀直學士其後又增修
[212-28a]
撰官校理官侍制官留院/官知檢討官文學直之類祕書監徐堅太常博士㑹稽
賀知章監察御史鼔城趙冬曦等㑹稽縣帶越州鼔城/縣漢臨平下曲陽兩
縣之地隋分槀城于下曲陽故城東五里置昔陽/縣尋改為鼔城唐屬定州㑹古外翻監右衘翻或修
書或侍講以張説為修書使以總之有司供給優厚中
書舍人洛陽陸堅以為此屬無益于國徒為糜費欲悉
奏罷之堅考異曰舊傳作徐/ 今從集賢注記張説曰自古帝王于國家
無事之時莫不崇宫室廣聲色今天子獨延禮文儒發
揮典籍所益者大所損者㣲陸子之言何不逹也上聞
[212-28b]
之重説而薄堅 秋八月癸夘敕前令檢括逃人慮成
煩擾天下大同宜各從所樂樂音/洛令所在州縣安集遂
其生業 戊申追尊宣皇帝廟號獻祖光皇帝廟號懿
宣皇帝諱熈凉武昭王暠之曾孫凉王歆之孫𢎞農/太守重耳之子也光皇帝諱天賜宣皇帝長子也
祔于太廟九室 先是吐谷渾畏吐蕃之彊附之者數
先悉薦翻吐/從暾入聲九月壬申帥衆詣沙州降帥讀曰率/降户江翻
西節度使張敬忠撫納之 冬十月丁酉上幸驪山作
温泉宫雍録曰驪山温湯在臨潼縣南一百五十歩直/驪山之西北十道志曰泉有三所其一處即皇
[212-29a]
堂石井後周宇文䕶所造隋文帝又修屋宇并植松柏/千餘株貞觀十八年詔閻立本營建宫殿御賜名湯泉
宫是年更名温/泉宫而改作之甲寅還宫 十一月禮儀使張説等奏
以髙祖配昊天上帝罷三祖並配之禮此因郊祀置禮/儀使也武徳初
定令圓丘以景帝配明堂以元帝配貞觀奉髙祖配圓/丘永徽二年又奉太宗配明堂垂拱初用元萬頃議奉
髙宗配圓丘自是郊祀之禮三祖並配/三祖謂高祖太宗髙宗也使疏吏翻戊寅上祀南郊
赦天下戊考異曰實録癸酉日長至戊寅祀南郊唐厯/ 寅冬至祀南郊按長厯去年閏五月來年閏
十二月唐/厯近是 戊子命尚書左丞蕭嵩與京兆蒲同岐華
州長官選府兵及白丁一十二萬謂之長從宿衛華户/化翻
[212-29b]
長知/兩翻一年兩畨州縣毋得雜役使 十二月甲午上幸
鳯泉湯戊申還宫 庚申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
王晙坐黨引疎族貶蘄州刺史舊志蘄州至京師二千/五百六十里蘄渠希翻
時考異曰舊𫝊云上親郊祀追晙赴京以㑹大禮晙以/ 屬氷壯恐虜騎乘隙入冦表辭不赴手敕慰勉仍賜
衣一副㑹許州刺史王喬家奴告喬與晙濳謀搆逆敕/侍中源乾曜中書令張説鞫其状晙既無反状乃以違
詔追不到罪/之今從實録 是嵗張説奏改政事堂曰中書門下列
五房于其後分掌庶政舊制宰相常于門下省議事謂/之政事堂永淳元年中書令裴
炎以中書執政事筆遂移政事堂于中書省至是説改/政事堂為中書門下其政事印改為中書門下之印五
[212-30a]
房一曰吏房二曰樞機房三曰/兵房四曰户房五曰刑禮房 初監察御史濮陽杜
暹因按事至突騎施監古衘翻濮博/木翻暹息亷翻突騎施饋之金暹
固辭左右曰君寄身異域不宜逆其情乃受之埋于幕
下出境移牒令取之虜大驚度磧追之不及及安西都
䕶闕或薦暹往使安西人服其清慎磧七迹翻/使疏吏翻時暹自
給事中居母憂
十二年春三月甲子起暹為安西副大都䕶磧西節度
等使 神龍初追復澤王上金官爵上金死見二百四/卷武后天授元年
[212-30b]
求得庶子義珣於嶺南紹其故封許王素節之子瓘利
其爵邑與弟璆謀璆音/求使人告義珣非上金子妄冒襲
封復流嶺南以璆繼上金後為嗣澤王至是玉真公主
表義珣實上金子為瓘兄弟所擯夏四月庚子復立義
珣為嗣澤王削璆爵貶瓘鄂州别駕舊志鄂州京師東/南二千九百四十
八/里壬寅敕宗室旁繼為嗣王者並令歸宗復扶又翻紀/考異曰舊
在癸夘今/從實録 壬子命太史監南宫説等唐太史局屬秘/書省景龍二年
改大史局為太史監令名不改不𨽻祕/書開元二年又改令為監説讀曰悦於河南北平地
[212-31a]
測日晷及極星夏至日中立八尺之表同時候之陽城
晷長一尺四寸八分弱陽城縣前漢屬潁川郡後漢屬/河南郡後魏置陽城郡隋置嵩
州貞觀三年廢嵩州以縣屬洛州武后登封元年改/曰告成中宗神龍元年復故晷居洧翻長直亮翻
視北極出地髙三十四度十分度之四高古/號翻浚儀岳臺
晷長一尺五寸㣲强項安世曰按日行黄道每嵗有差/地中亦當隨之故測日景以求地
中周在洛邑漢在潁川陽城唐在汴州浚儀也長直亮/翻 考異曰新志云浚儀岳臺晷尺五寸三分今從僧
一行大衍厯/議及舊志極髙三十四度八分南至朗州晷長七寸
七分極髙二十九度半北至蔚州晷長二尺二寸九分
[212-31b]
極髙四十度南北相距三千六百八十八里九十歩晷
差一尺五寸二分極差十度半又南至交州晷出表南
三寸三分八月海中南望老人星下衆星粲然皆古所
未名大率去南極二十度以上星皆見見賢遍翻温公/作通鑑不特紀
治亂之迹而已至于禮樂厯數天文地理尤致/其詳讀通鑑者如飲河之鼠各充其量而已 五月
丁亥停諸道按察使八年復置諸道按/察使使疏吏翻六月壬辰制聽
逃户自首首式/又翻闢所在閒田隨宜收税毋得差科征役
租庸一皆蠲免仍以兵部員外郎兼侍御史宇文融為
[212-32a]
勸農使廵行州縣行下/孟翻與吏民議定賦役 上以山東
旱命臺閣名臣以補刺史壬午以黄門侍郎王丘中書
侍郎長安崔沔沔彌/兖翻禮部侍郎知制誥韓休等五人出
為刺史丘同皎之從父兄子王同皎預誅二張死於/武三思之手從才用翻
大敏之孫也按舊書韓休𫝊休伯父大敏則天/初以雪反者賜死休父曰大智初張説
引崔沔為中書侍郎故事承宣制皆出宰相侍郎署位
而已承宣制者承/宣及承制也沔曰設官分職上下相維各申所見
事乃無失侍郎令之貳也豈得拱黙而已由是遇事多
[212-32b]
所異同説不恱故因是出之 秋七月突厥可汗遣其
臣哥解頡利發來求昏 溪州蠻覃行璋反溪州漢沅/陵零陵二
縣地梁分置大鄉縣舊置辰州武后天授二年分置溪/州覃音徒含翻姓也姓譜梁有東寧州刺史覃元亮
以監門衛大將軍楊思勗為黔中道招討使將兵擊之
監古衘翻黔音琴使/疏吏翻將即亮翻癸亥思勗生擒行璋斬首三萬級
而歸加思勗輔國大將軍俸禄防閤皆依品級貞觀初/百官得
上考者給禄一季未㡬得上下考者給禄一年出使者/禀其家新至官者計日給糧中書舍人髙季輔言外官
卑品貧匱宜給禄養親自後以地租春秋給京官嵗凡/五十萬一千五百餘斛外官降京官一等一品以五十
[212-33a]
石為一等二品三品以三十石為一等四品五品以二/十石為一等六品七品以五石為一等八品九品以二
石五斗為一等典粟則以鹽為禄職事官又有防閤庶/僕一品防閤九十六人二品七十二人三品四十八人
四品三十二人五品二十四人六品庶僕十五人七品/四人八品三人九品二人外官以州府縣上中下為差
又按唐六典輔國大將軍勲階正二品唐制宦官不得/登三品今思勗階二品矣宋白曰唐制凡京師文武職
官皆有防閤州縣/官僚皆有白直赦行璋以為洵水府别駕唐制商州/有洵水府
又按唐制諸府無别駕各有别將一人上府正七品下/中府從七品上下府從七品下别駕當為别將洵須倫
翻/ 姜皎既得罪王皇后愈憂畏不安然待下有恩故
無隨而譖之者上猶豫不决者累嵗后兄太子少保守
[212-33b]
一以后無子使僧明悟為后祭南北斗為于/偽翻剖霹
書天地字及上名合而佩之木者霹所震之木/今為張道陵之術者用霹
靂木為印云有雷/氣可以鎮服鬼物祝曰佩此有子當如則天皇后事覺
己卯廢為庶人移别室安置貶守一潭州别駕中路賜
死户部尚書張嘉貞坐與守一交通貶台州刺史舊志/台州
京師東南四千/一百七十七里 八月丙申突厥哥解頡利發還其國
以其使者輕禮數不備未許昏使疏吏/翻下同 己亥以宇文
融為御史中丞融乘驛周流天下事無大小諸州先牒
[212-34a]
上勸農使上時/掌翻後申中書句/斷省司亦待融指撝然後處
省司謂尚書都省左右/司主者也處昌吕翻時上將大攘四夷急于用度
州縣畏融多張虛數凡得客户八十餘萬田亦稱是融/獻
策括籍外羡田逃户自占者給復五年毎丁税錢千/五百州縣希㫖以正田為羡編户為客稱尺證翻
終増緡錢數百萬緡眉/巾翻悉進入宫由是有寵議者多言
煩擾不利百姓上亦令集百寮於尚書省議之公卿已
下畏融恩勢不敢立異惟户部侍郎楊瑒獨抗議以為
括客免税不利居人徵籍外田税使百姓困弊所得不
[212-34b]
補所失未幾瑒出為華州刺史瑒雉杏翻又音/暢幾居豈翻 壬寅
以開府儀同三司宋璟為西京留守 冬十月丁酉謝
䫻王特勒遣使入奏謝䫻國居吐火羅西南或曰漕矩/吒或曰漕矩顯慶時曰訶逹羅支
武后改曰謝䫻東距罽賔四百/里南天竺西波斯䫻于筆翻稱去年五月金城公主
遣使詣箇失密國箇失密或曰迦濕彌/邏北距勃律五百里云欲走歸汝箇
失密王從臣國王借兵共拒吐蕃王遣臣入取進止上
以為然賜帛遣之 廢后王氏卒後宫思慕后不已上
亦悔之 十一月庚午上幸東都戊寅至東都 辛巳
[212-35a]
司徒申王撝薨贈諡惠莊太子 羣臣屢上表請封禪
上時/掌翻閏月丁卯制以明年十一月十日有事于泰山時
張説首建封禪之議而源乾曜不欲為之由是與説不
平 是嵗契丹王李鬱干卒弟吐干襲位卒子恤翻吐/從暾入聲
十三年春二月庚申以御史中丞宇文融兼户部侍郎
制以所得客户税錢均充所在常平倉本又委使司與
州縣議作勸農社使司勸農使司/也使疏吏翻使貧富相恤耕耘以
時 乙亥更命長從宿衛之士曰彍騎彍虚郭翻/引滿曰彍分𨽻
[212-35b]
十二衛總十二萬人為六畨 上自選諸司長官有聲
望者大理卿源光裕尚書左丞楊承令兵部侍郎冦泚
等十一人為刺史命宰相諸王及諸司長官臺郎御史
諸司長官省寺監之長也臺郎謂尚書郎先是改尚書/為中臺臺郎及御史則三省官必皆集也長知兩翻泚
且禮翻/又音此餞于洛濵供張甚盛供居用翻/張知亮翻賜以御膳太常
具樂御膳尚食奉御所掌天子日供之常膳太常具樂/者使太常為之具樂耳若盡具太常之樂則雅樂
鼔吹文武二舞及十部樂/恐非宴餞之所得備也内坊歌妓内坊内敎坊也即/開元二年選置宜
春院之妓女/妓渠綺翻上自書十韻詩賜之光裕乾曜之從孫也
[212-36a]
從才/用翻 三月甲午太子嗣謙更名鴻徙郯王嗣直為慶
王更名潭陜王嗣昇為忠王更名浚鄫王嗣真為棣王
更名洽讀通鑑至此可以知前此嗣直/之誤為嗣真矣更工衡翻下同鄂王嗣初更名
溳鄄王嗣𤣥為榮王更名滉又立子琚為光王濰為儀
王澐為潁王溳圭淵翻鄄吉/椽翻澐音云澤為永王清為夀王洄為
延王沭為盛王沭食/聿翻溢為濟王濟子/禮翻 丙申御史大夫
程行湛奏周朝酷吏朝直/遥翻來俊臣等二十三人情状尤
重子孫請皆禁錮傅遊藝等四人差輕子孫不聼近任
[212-36b]
從之 汾州刺史楊承令不欲外補舊志汾州去京師/一千二百六里
意怏怏自言吾出守有由怏於兩翻/守手又翻上聞之怒壬寅貶
睦州别駕 張説草封禪儀獻之夏四月丙辰上與中
書門下及禮官學士宴于集仙殿上曰仙者慿虚之論
朕所不取賢者濟理之具朕今與卿曹合宴宜更名曰
集賢殿唐六典洛陽宫南面三門中曰應天左曰興敎/右曰光政光政之内曰廣運其北曰明福明福
之西曰崇賢門/其内曰集賢殿其書院官五品以上為學士六品以下
為直學士以張説知院事右散騎常侍徐堅副之上欲
[212-37a]
以説為大學士説固辭而止 説以大駕東廵恐突厥
乘閒入冦間古/莧翻議加兵守邊召兵部郎中裴光庭謀之
光庭曰封禪者告成功也今將升中于天記曰因名山/升中于天注
云謂封/泰山也而戎狄是懼非所以昭盛徳也説曰然則若之
何光庭曰四夷之中突厥為大比屢求和親而朝廷羈
縻未决許也比毗/至翻今遣一使徵其大臣從封泰山使疏/吏翻
彼必欣然承命突厥來則戎狄君長無不皆來長知/兩翻
以偃旗卧皷髙枕有餘矣枕職/任翻説曰善說所不及即奏
[212-37b]
行之光庭行儉之子也裴行儉事髙宗典選/有識鑒為將著功名上遣中書
直省袁振以他官直中書省謂之/直省今之直省吏職也攝鴻臚卿諭㫖於突
臚陵/如翻小殺與闕特勒暾欲谷環坐帳中置酒謂振曰
吐蕃狗種西戎古曰犬戎故/謂吐蕃為狗種奚契丹本突厥奴也夷言/奴猶
華言/臣也皆得尚主突厥前後求昏獨不許何也且吾亦知
入蕃公主皆非天子女今豈問真偽但屢請不獲愧見
諸蕃耳振許為之奏請小殺乃使其大臣阿史徳頡利
發入貢因扈從東廵為于偽翻/從才用翻 五月庚寅妖賊劉定
[212-38a]
髙帥衆夜犯通洛門妖于喬翻/帥讀曰率悉捕斬之 秋八月張
說議封禪儀請以睿宗配皇地祇從之 九月丙戌上
謂宰臣曰春秋不書祥瑞惟記有年敕自今州縣毋得
更奏祥瑞 冬十月癸丑作水運渾天成上具列宿注
水激輪令其自轉晝夜一周別置二輪絡在天外綴以
日月逆天而行淹速合度每天西旋一周日東行一度/月行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
二十九轉而日月㑹三百六十五轉而日周天孔頴達/曰天之晝夜以日出入為分人之晝夜以昏明為限日
未出以前二刻半為明日入後二刻半為昏損夜五刻/以禆于晝則晝多于夜復校五刻古今厯術與太史所
[212-38b]
候皆云夏至之晝六十五刻夜三十五刻冬至之晝四/十五刻夜五十五刻春分秋分之晝五十五刻夜四十
五刻此其不易之法也然今太史細侯之法則較常法/半刻也從春分至夏至晝漸長増九刻半夏至至于秋
分所减亦如之從秋分至于冬至晝漸短减十刻半從/冬至至于春分其増亦如之又于每氣之間増减刻數
有多有少不可通以為率漢初未能審知/率九日増减一刻和帝時霍融始請改之置木匱為地
平令儀半在地下又立二木人毎刻擊鼔每辰擊鐘機
械皆藏匱中 辛酉車駕發東都百官貴戚四夷酋長
從行酋慈由翻/長知兩翻每置頓數十里中人畜被野畜許救翻/被皮義翻
有司輦載供具之物數百里不絶司馬法曰夏后氏謂/輦曰余車殷曰胡奴
[212-39a]
車周曰輜輦輦一斧一鑿一梩一鋤周輦加二版二築/又曰夏后氏二十人而輦殷十八人而輦周十五人而
輦賈公彦曰輦以其束載輜重余按司馬法及賈公/彦所云皆言行軍之輦此所謂輦載兼凡器物而言
十一月丙戌至泰山下御馬登山統考異曰實録唐厯/ 紀皆云備法駕登
泰山開天傳信記云上將封泰山益州進白騾上親乘/之不知登降之倦纔下山無疾而殪諡曰白騾將軍按
泰山非法駕可登白/騾近怪今從舊志留從官於谷口從才/用翻獨與宰相及
祠官俱登儀衛環列於山下百餘里上問禮部侍郎賀
知章曰前代玉牒之文何故祕之對曰或密求神仙故
不欲人見上曰吾為蒼生祈福耳為于/偽翻乃出玉牒宣示
[212-39b]
羣臣庚寅上祀昊天上帝於山上羣臣祀五帝百神於
山下之壇其餘倣乾封故事事見一百一卷/髙宗乾封元年辛夘祭皇
地祇于社首壬辰上御帳殿受朝覲野次連幄以為殿/因謂之帳殿朝直
遥/翻赦天下封泰山神為天齊王禮秩加三公一等古制/四岳
眡三/公張說多引兩省吏兩省中書省/門下省也及以所親攝官登
山禮畢推恩往往加階超入五品而不及百官中書舍
人張九齡諫不聽又扈從士卒但加勲而無賜物從才/用翻
勲勲/級也由是中外怨之 初隋末國馬皆為盗賊及戎狄
[212-40a]
所掠唐初纔得牝牡三千匹於赤岸澤徙之隴右命太僕張
萬嵗掌之隴考異曰統紀云萬嵗三世典羣牧恩信行/ 右故隴右人謂馬嵗爲齒爲張氏諱也按
公羊傳晉獻公謂荀息曰吾馬之齒則/已長矣然則謂馬嵗為齒有自來矣萬嵗善于其職
自貞觀至麟徳馬蕃息及七十萬匹蕃音/煩分為八坊四
十八監各置使以領之唐制凡馬五千匹為上監三千/匹以上為中監一千匹以上為
下監麟德中置八使分總監坊秦蘭原渭四州及河曲/之地凡監四十八南使有監十五西使有監十六北使
有監七鹽州使有監八嵐州使有監二自京師西屬隴/右有七馬坊置隴右三使領之歐陽脩曰置八坊豳岐
涇寜間地廣千里一曰保樂二曰甘露三曰南普閏四/曰北普閏五曰岐陽六曰太平七曰宜禄八曰安定八
[212-40b]
坊之田千二百三十頃募民耕之以給芻秣八坊之馬/為四十八監而馬多地狹不能容又析八監列置河西
豐曠/之野是時天下以一縑易一馬垂拱以後馬濳耗太半
上初即位牧馬有二十四萬匹以太僕卿王毛仲為内
外閑廐使少卿張景順副之至是有馬四十三萬匹牛
羊稱是使疏吏翻下/同稱尺證翻上之東封以牧馬數萬匹從從才/用翻
下宴/從同色别為羣望之如雲錦上嘉毛仲之功癸巳加毛
仲開府儀同三司甲午車駕發泰山庚申幸孔子宅致
祭上還至宋州宴從官于樓上刺史冦泚預焉酒酣上
[212-41a]
謂張説曰曏者屢遣使臣分廵諸道察吏善惡今因封
禪厯諸州乃知使臣負我多矣懷州刺史王丘餼牽之
外一無它獻魏州刺史崔沔供張無錦繡示我以儉濟
州刺史裴耀卿表數百言莫非規諫懷魏二州在河北/濟州治鉅野上行
幸泰山往還皆得迎候車駕餼許氣/翻供居用翻張知亮翻濟子禮翻且曰人或重擾則
不足以告成朕常寘之坐隅重直用翻/坐徂卧翻且以戒左右如
三人者不勞人以市恩真良吏矣顧謂冦泚曰比亦屢
有以酒饌不豐訴于朕者比毗至翻饌雛/戀翻又雛皖翻知卿不借譽
[212-41b]
於左右也自舉酒賜之宰臣帥羣臣起賀樓上皆稱萬
譽音余帥/讀曰率由是以丘為尚書左丞沔為散騎侍郎耀
卿為定州刺史耀卿叔業之七世孫也尚辰羊翻沔彌/兖翻散悉亶翻
騎竒寄翻蕭齊東昏侯/之時裴叔業叛齊入魏十二月乙巳還東都還/從
宣翻又/如字 突厥頡利發辭歸上厚賜而遣之竟不許昏
厥九勿翻/頡奚結翻 王毛仲有寵于上百官附之者輻湊毛仲
嫁女上問何須須求也/索也毛仲頓首對曰臣萬事已備但
未得客上曰張説源乾曜輩豈不可呼邪説讀為悦/邪音耶
[212-42a]
曰此則得之上曰知汝所不能致者一人耳必宋璟也
對曰然上笑曰朕明日為汝召客為于/偽翻明日上謂宰相
朕奴毛仲有昏事卿等宜與諸逹官悉詣其第既而日
中衆客未敢舉筯待璟久之方至先執酒西向拜謝謝/為
君命而來非/為毛仲來也飲不盡巵遽稱腹痛而歸璟之剛直老而
彌篤 先是契丹王李吐干與可突干復相猜忌攜公
主來奔不敢復還更封遼陽王留宿衛吐從暾入聲可/從刋入聲先悉
薦翻復扶又/翻更工衡翻可突干立李盡忠之弟邵固為主車駕東
[212-42b]
廵邵固詣行在因從至泰山拜左羽林大將軍靜折軍
經略大使四年契丹來降置静折軍于松漠府以其酋/長為經略大使言中國之兵不動而契丹自
降以靜而折遐/衝也使疏吏翻 上疑吏部選試不公時選期已迫御
史中丞宇文融密奏請分吏部為十銓甲戌以禮部尚
書蘇頲等十人掌吏部選選須絹翻下/同頲他鼎翻試判將畢遽召
入禁中决定吏部尚書侍郎皆不得預左庶子吴兢上
上時/掌翻以為陛下曲受讒言不信有司非居上臨人推
誠感物之道昔陳平丙吉漢之宰相尚不對錢榖之數
[212-43a]
不問鬬死之人陳平事見十三卷漢文帝元年丙吉/事見二十六卷漢宣帝神爵三年
大唐萬乘之君豈得下行銓選之事乎凡選人書判並
請委之有司停此十銓上雖不即從明年復故 是嵗
東都斗米十五錢青齊五錢粟三錢 于闐王尉遲眺
隂結突厥及諸胡謀叛尉紆/勿翻安西副大都䕶杜暹發兵
捕斬之更為立王為于/偽翻
 
 
[212-43b]
 
 
 
 
 
 
 
 資治通鑑卷二百十二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