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唐創業起居注 > 唐創業起居注 卷下


[003-1a]
欽定四庫全書
 唐創業起居注卷下   唐温大雅撰
起攝政至即真日凡一百八十三日
義寜元年冬十一月甲子少帝以帝為丞相進封唐王
位在王公上以武徳殿為丞相府改教穪令萬機百度
禮樂征伐兵馬糧仗庶績羣官並責成於相府惟郊祀
天地四時禘祫奏聞帝固辭不拜公卿将佐等請曰公
負孺子當朝豈得辭乎攝政公不入相王室何依臨茲
[003-1b]
大節義無小讓帝嘆曰王家失鹿遂使狐同老狼乃奉
詔受冊乙丑榆林靈武五原平源安定諸郡並舉城降
並遣使詣義軍請命於是遣書發使慰喻巴蜀丙寅置
丞相府長史已下屬官還以大將軍府僚裴寂等依次
為之己夘以隴西公為唐王世子改封燉煌公為秦國
公四郎元吉為齊國公仍改太原留守為鎮北府總統
山東諸郡十二月隴西金城郡奴賊薛舉等破賊率唐
弼于扶風自稱天子初弼遣使詣帝歸欵投状扶風郡
[003-2a]
而爲薛舉所圍帝遣援兵往扶風未至弼黨在郡城外
為舉所圖弼遂被郡守竇璡所殺俄而璡及河池郡守
蕭瑀相繼歸京師於是拜璡為戸部尚書上柱國封燕
國公瑀拜禮部尚書封宋公是月也屈突通自潼闗都
尉府欲奔東都闗上劉文静等諸軍追而獲焉送之相
府帝見通捨而禮之謂曰公以清貞奉上臣道不虧孤
所翹心惟恨得卿之晩通拜欵劉文静等仍定𢎞農郡
及佐諸縣義寧二年春正月蜀漢及氐羗所在諸郡雄
[003-2b]
豪并守長等奉帝書感恱競遣子弟獻欵絡繹而至所
司報答日有百餘梁益之間宴如也承詔封丞相長史
裴寂為魏國公司馬劉文静為魯國公趙興公神通為
鄭國公永安公孝基為蜀國公自餘将佐殷開山劉𢎞
基已下並以次封開國郡公縣公焉其日令曰李宻趦
趄鞏洛自許當塗王城如燬憂心孔棘東都危逼有若
倒懸西人之子理本奔命其左右大都督府所綂諸軍
並冝誡嚴以時式遏有征無戰是為義師招諭不從勿
[003-3a]
難還也初年孟月春作方興不奪農時宜知其速於是
以丗子為左元帥秦王為右元帥左右二府諸軍十餘
萬衆引于滻水之北仍以尚書蕭瑀為相府司馬劉文
静為左元帥府長史尚書竇璡為掾殷開山為右元帥
府長史司馬又拜屈突通為上柱國封蒋國公檢校行
軍左右虞候事軍士以下僚佐等皆選知名者為之帝
親詣軍勞而遣之二月涿郡太守羅藝與漁陽上谷
北平栁城等郡諸官民遣使送欵先是平原賊竇建徳
[003-3b]
聚衆數萬人充斥河右渤海髙陽等郡大将軍府使人
張道源所定趙郡襄國武安清河等郡至是並陷于賊
道源亦隨而沒焉建徳遂僣稱王自號夏國又南陽朱
祭衆有所望並好食人自稱可達汗莫知可達汗之名
有何義理酷害異常又有賊蕭銑起兵於江陵扵是以
華陽公鄭元璹為太常卿封沛國公遣将兵出商山上
洛道定南陽以東諸郡並遣使人左領軍大都督府司
兵馬元䂓慰撫安陸及荆襄間三月左右二元帥軍招
[003-4a]
諭東都城門不唘李宻又不敢西冦時逼農月遂奉令
旋師冝陽新安二郡而還留行軍總管史萬寶盛彦師
鎮宜陽吕紹宗任懐鎮新安少帝以帝功徳日懋天厯
有歸欲行禪讓之禮乃進帝為相國加九錫賜殊物加
殊禮焉冊曰於戲維爾假黄鉞使持莭大都督内外諸
軍事録尚書大丞相新除相國總百揆唐王夫乾道貞
觀四象所以運行坤徳含𢎞萬有馮其載育是以天地
交泰資始由乎聖人隂陽順成總已歸其元輔故能陶
[003-4b]
甄品物代彼天工息四海之羣飛廻三靈之掩耀百揆
時序五典克從雖伊尹格于皇天周公光于四表方斯
蔑如也今将受王典冊其敬聽朕命上天不造降禍于
我國家髙祖棄盛業而昇龍太上釋寶圖以委御王室
如燬䘮亂𢎞多數属道消時鍾代季郊廟絶主有若綴
旒則我祖宗之業已墜于地矣王應休眀之運從兆人
之欲奉七璽於代邸飛六轡於周京此乃綱我絶維有
大造於皇家者也曩者塞表省方羣胡反噬矢流君側
[003-5a]
圍甚平城淪陷指期阽危莫恤王釋位同謀總伐千里
晨炊蓐食倍道兼行匃奴逺跡乘輿反正此則王之功
也厯山飛稱兵燕趙妄假名號河朔響應山西屯結王
首啟戎行大殱醜類此又王之功也夷狄貪婪属犯闗
塞驅廹良善殺略吏人王鞠旅理兵卷甲長駕追奔逐
北掃地無遺此又王之功也王威徒黨潜謀逆亂外交
邉裔内騁奸囬實繁有徒傾覆宗社王収戮兇渠罪人
斯得此又王之功也四郊多壘三輔倒懸黄巾示宫闕
[003-5b]
之名赤眉為園陵之禍㐫荒仍嵗荆棘旅庭王投袂義
舉星言電邁取霍邑如摧枯舉秦闗如反掌克清河渭
志存匡復此又王之功也北荒獯鬻事藉覉縻比者中
原多故龍堆道絶王式遏有方欵闗請吏更敦鄰睦復
我舊藩此又王之功也汾晉地險逋逃攸聚山藏川量
負罪稽誅類馬騰之乞活同嚴尤之盡赦王懐柔伏叛
杖信示威交臂屈膝申其向化此又王之功也河潼轉
漕宻邇闗畿京坻委積由來尚矣羣凶據竊一皷而崩
[003-6a]
此又王之功也京師危廹奸臣放命異一相之居内同
四㐫之扇禍王大誓師旅興言感慨蕩清上國拯厥贅
旒暴市焚屍並梟元惡此又王之功也上天貽愛莫甚
乎人爰祚聖哲弼予冲㓜官守司存社稷有奉濟方割
于下墊爍圎光於上叅此又王之功也唐弼㓙䜿草竊
岐陽吞噬舊邦侵逼都鄙王制以䘖策觀其携二親離
衆叛我盡収之此又王之功也華陽黒水控接岷嶓山
川阻深盡為逋藪義風所靡化行江漢此又王之功也
[003-6b]
薛舉崇姦同惡相濟僣擬輿服滔天泯夏西土遊魂秦
山肆毒赫斯授律咸俘醜類岐隴齊築京觀汧渭為之
不流此又王之功也三蜀奥區一都之㑹夷民紛雜蠻
陬荒梗王發一介之使降咫尺之書而靈闗洞開劍閣
無隘此又王之功也𢎞農甸服帶河陕鞠為寇塲連
城阻亂長策逺振不征而服此又王之功也王有濟天
下之勲重之以眀徳爰初發跡肇自鴻階峻極比于嵩
華清瀾運于溟渤體兹将聖道被如仁在物不失其宜
[003-7a]
含靈咸安其所春生夏長信及四時地平天成義兼得
一緫萬機之務因百姓之心保乂我皇家𢎞濟乎多難
者也是以濟濟多士庶政緝熈穆穆四時要荒式序激
清風以厲俗暢和氣以調時神功侔於造化積徳髙於
垂象朕又聞之先王之宰物也尊賢尚徳茂賞疇庸五
侯専征九命作伯周襄光錫桓文是膺大唘南陽以表
東海况乃道冠伊稷功髙晉鄭酬勲蔑爾朕甚懼焉今
晉授相國以河内汲郡清河武安魏郡信都髙陽平
[003-7b]
原趙郡襄國通前三十郡増封唐國錫茲黒土苴以白
茅爰定爾邦用建冢社昔周邵分陕咸為保傅毛畢諸
侯入作卿士内外之任禮實攸宜今授相國印綬唐王
璽紱茅土金獸符第一至第五竹使符第一至第十相
國禮絶羣后任緫所司朝班彛數宜以事革其以相國
總百揆去録尚書之號上所假黄鉞内外都督丞相印
綬又加王九錫其敬聽後命以王䋲紀禮度哀矜折獄
罔不用情無或遷志是用錫王大輅戎輅各一元牡二
[003-8a]
駟以王分地敦本人天是頼疏爵務農所寶惟榖是用
錫王衮冕之服赤舄副焉以王風雅所被獯戎咸格隂
陽順理遐邇宅心是用錫王軒懸之樂六佾之舞以王
翼宣皇道義聲遐暢三才所運四海攸歸是用錫王朱
戸以居以王登賢命秩裒徳升朝思帝所難能官流詠
是用錫王納陛以登以王正色持衡鎔範御下式遏姦
宄蕩清華夏是用錫王武賁之士三百人以王威同夏
日志厲秋霜刑厝有期寛而不漏是用錫王鈇鉞各一彤
[003-8b]
弓一彤矢百旅弓十旅矢千以王霜露履踐禋祀恭嚴
天地幽通孝思至感是用錫王秬鬯一逌珪瓉副焉唐
國冝置丞相己下一遵舊式往欽哉祗奉大禮用膺多
福以光我髙祖之休命可不慎歟侍中陳叔/達之詞也帝私謂元
從府僚曰少帝今時可謂吾家所立本為社稷上報髙
祖冀終隋氏不失人臣豈期孺子尚㓜未復眀辟僥倖
之徒諷其假孤名器安有至尊羽儀天子之禮假諸臣
下何以為國孤總朝政此事不得不知政由己出還自
[003-9a]
錫進貪天之功以為己力孤不欺人敢欺天也羣僚等
固請曰蕭何為相國魯公用王禮前賢不讓請以為不
疑帝曰兩賢遇周漢之初興有大勲于二代孤屬亂離
之季世值隋運之将盡昏眀時異授受事殊擬於其倫
實多慙徳然諸公欲孤行魏晉之故事為豹變之鴻漸
聊為吾子揚㩁而陳之曹馬之興不以義舉英雄鼎峙
角逐争衡無君之人欲速大位逼脅孤寡假詔自媒因
九錫而論功矜百辟於殊禮示難進於謙退思厭塞於
[003-9b]
羣情故路人咸見其心有識呼為狐媚斯皆兆庶不推
謳歌不属者也宋齊蕞爾䖏於江湖地當漢之一郡自
稱尊號可知必以魏晉為模楷習虞夏而禪讓功微五
伯禮盛二王於是阿䛕希㫖之儔申敦勸于抗矯飾非
輕薄之子騁讓辭而偉畢未聞桀紂之𦙍禪於殷周之
初從此而言斷可知矣何䡖易天命以自厚誣孤毎觀前
史見斯事迹未嘗不撫掌而笑嗤彼羣迷眀賢所棄見
賢思齊勿循前弊時有唘帝者以為即真之漸舊事因
[003-10a]
循相承作故帝曰孤聞昇天無階於何為漸必如来㫖
事轉成疑至若河濱側陋泗上亭長令其位次受終未
易享國所問功徳何如誰云位之大小以孤堪守關中
能負孺子見推相國作鎮假王漢有前蹤不能違衆欲
以曹操司馬炎為例九錫殊物賜加非宜不願擬議亦
恥老瞞同𫝊公卿聞帝此㫖寤而厚顔詣府陳謝帝又
謂之曰魏氏以來革命不少鴻儒碩學世有名臣佐命
興皇皆行禪代不量功業之本惟存揖讓之容上下相
[003-10b]
䝉遂為故實寜有湯武接于夏殷不憲章於堯舜晉魏
隔於周漢翻祖述於勛華且堯之禪舜二聖繼踵舜因
讓禹以眀堯哲示天下為至公不私己於尊位故賔虞
以後若脫屣焉是知非堯不能讓舜非舜不能命禹商
周徳所不逮有撥亂反正之功順天行誅逆取順守咸
以至誠兼濟無隠神祗三五帝王稱茲四聖英聲茂實
飛騰萬古堯舜不及于子讓徳而稱帝湯武不私于後
𦙍力取而為王故道有降差名有優劣然立功立徳亦
[003-11a]
各一時末葉後来功徳無紀時逄屯否擁兵竊命託云輔政
擇立餘孽頑嚚支庶先被推崇睿哲英宗宻加夷戮専權
任己逼令讓位雖欲己同於舜不覺禪者非堯貶徳於唐
虞見過于湯武豈不悖哉魏晉宋齊為惑已甚託言之士
須知得失羣公退而恱服私相謂曰相王格論絶後光前
彂眀典謨申理誥可謂君子一言定八代之榮辱矣帝又
謂所親曰諸人雖復見吾言論仍自不知至理吾今匡天
下三分有二入闗形勢頗似漢髙且起軍甲子旗幟已革
[003-11b]
如何更於少帝之䖏却受九錫而求殊禮孺子有知不容
肯行此事既成無識此乃吾自為之立身以来不欺暗室
如何今日誣罔天聽所區别帝王激揚名理以懲是古非
今之軰謬相勸逼扵是惟改丞相府為相國府而九錫殊
禮並屬諸有司是月也宇文化及兼弟智及等并驍果武
賁司馬龕監門郎将裴乾通等謀同逆因驍果等欲還精
銳遂夜率之而圍江都宫殺後主於彭城閣初驍果兵等
苦于久在江都咸思歸叛至是煬帝知唐據有西京過
[003-12a]
江計定仍先分驍果往守㑹稽誑之云往東吳催米故
化及等因之而作難於是隋主崩問至帝乃率文武羣
賢僚佐從少帝舉哀於大興後殿帝哭哀甚有諌止帝
者帝曰吾為人下䘮居何可不哀然亦恨後主不亡於
開皇之末以延鼎祚耳化及等本自因思歸之衆而行
殺逆及以許公之子為衆所推至是遂僣稱尊號率其
同惡欲入闗以李宻斷成臯據洛口乃圖北取黎陽倉
從白馬津而渡帝乃遣統軍張倫将蒲津以東從兵往
[003-12b]
魏郡道招慰化及等繼遣淮安王神通往定山東諸郡
又募犯罪者數千人聽効力贖罪并張倫等並是淮安
王節度焉李宻聞化及之趣河北乃分兵遣别将徐世
勣等屯黎陽拒守化及從宛道渡河絶糧遂頓於聊城
縣淮安王等率衆圖城部分失機行兵不利退保魏郡
化及衆聚聊城糧無所出竇建徳知其窮蹙遂攻破之
獲化及兼弟智及責以弑逆並斬之而狥衆煬帝蕭
皇后亦沒于賊庭扵是江都宫人羙女珍寶金帛及乎
[003-13a]
玉璽並建徳有之不逞之徒因說建徳送蕭皇后及宫
人等多賫金帛重賂突厥市馬而求援少帝年未勝衣
不經師傅長於婦人之手時事茫然既知煬帝不存惟
求潜遜夏四月詔曰天禍隋國大行太上皇遇盜江都
酷甚望夷釁深驪北憫予小子奄紹丕愆哀號永感五
情糜潰仰惟荼毒仇復靡申形影相吊罔知唘處相國
唐王膺期命丗扶危拯溺自北徂南東征西伐總九合
于一匡決百勝于千里糺率夷夏大庇氓黎保乂朕躬
[003-13b]
繄王是賴徳侔造化功格蒼旻兆庶歸心歴數斯在屈
爲人臣載違天命昔在虞夏揖讓相推茍非重華誰堪
命禹當今九服崩離三靈改卜大運去矣請避賢路兆
謀布徳顧己莫能私僮命駕須歸藩國予本代王及予
而代天之所廢豈其如是庶凴稽古之聖以誅四㐫幸
值惟新之恩預充三恪雪恥怨於皇祖守禋祀為孝孫
朝聞夕殞及泉無恨今遵故事遜於舊邸庶官羣后改
事唐朝宜依前典趣上尊號若釋重負感泰兼懐假手
[003-14a]
真人俾除醜逆濟濟多士眀知朕意仍勅有司凢是表
奏皆不得以聞章表不通理難再請欲召公卿議之漸
以唘諭於是文武将佐裴寂等二千人不謀同辭並不
肯奏詔乃相率上疏勸進曰臣聞天下至公非一姓之
獨有聖人達節與萬物而推移故五運逓興百王更王
春蘭秋菊無絶終古玉疏石記筆舌紛綸垂統有光煥
乎寶籙伏惟陛下資靈種徳稟慶至真固縱惟神生知
乃聖量包乎宇宙智周乎品物羣生塗炭躋之仁夀逄
[003-14b]
百六之厄創業雲雷追三五之蹤財成天地仲夏之半
龍躍晉陽孟冬伊始鳳翔㶚上鴻志蝟毛之反者霧委
来庭觸柱㧞山之大盜風馳獻欵三晉子弟共獯獫而
陪麾咸秦豪傑連巴蜀而響應英聲西被懋徳東漸南
諧交趾北變幽都躬未戎衣手不提劍機務成於雄斷
人傑得於才子威加四海功出一門計及萬安戰窮百
勝小往大来筭無遺䇿時未期月業倍前王今古代興
膺斯撥亂若茲之舉如茲之速載籍以来未之前聞也
[003-15a]
臣等誠歡誠喜頓首頓首死罪竊以陛下承家開國積
徳累功世濟擬扵髙陽纉緒盛於周武載誕燭神光之
異儀形表玉勝之竒白雀呈祥丹書授歴名合天淵姓
符桃李君堯之國靡不則天星紀云周奉時圖始甲子
之旦不俟而脫/起兵西北勢合乗乾我來自東位當出
震至八井深水之圖䜟堂堂李樹之鐃歌固以備在人
謡無徳而稱者也且夫體非常之道立非常之功實非
常之人有非常之事不時正位人神佇式天命不常惟
[003-15b]
徳是與遷虞事夏抑有前規臣等敢録舊典奉上尊號
當今萬機曠主九有困窮伏願降鍳回慮憂世外已上
順天心祗膺允執俯從人願屈就樂推變黎庶于時雍
配上帝于宗祀勿以王者兼濟之功而為匹夫獨美之
操昔之堯佐咸大天工績尤著者𦙍饗稷卨播榖之
都餘慶商周臯陶好生洽人今興陛下盛徳有後其若
是乎四相三王齊名踵武千年得一相繼風聲符命所
鍾有自来矣願納縉紳慺慺之情允副億兆顒顒之望
[003-16a]
率土更生含靈幸甚臣等誠惶誠恐昧死以聞頓首頓
首死罪死罪所司以表意奏聞帝退所奏表謂奏者曰
吾固知如是拒而不答裴寂等進見曰昔桀紂雖復不
賢亦各有子未聞湯武臣輔之龜鏡已見茲無所疑也
先人有言曰功盖天下者不賞陛下欲讓至尊而為臣
下恐隋朝不然此事且臣等唐之将佐茅土大位受之
唐國陛下不為唐帝臣等應須去官伏深思容臣等有
地帝笑曰裴公何相逼之深當為審思亦未之許裴寂
[003-16b]
等又依光武長安同舍人强華奉赤伏符故事乃奏神
人太原慧化尼蜀郡衛元嵩等歌謡詩䜟慧化尼歌詞
曰東海十八子八井喚三軍手持雙白雀頭上戴紫雲
又曰丁丑語甲子深蔵入堂裏何意坐堂裏中央有天
子又曰西北天火照龍山昭童子赤光連北斗童子木
上懸白旛胡兵紛紛滿前後拍手唱堂堂驅羊向南走
又曰胡兵未濟漢不整治中都護有八井又曰興伍伍
仁義行武得九九得聲名童子木底百丈水東家井裡
[003-17a]
五色星我語不可信問取衛先生蜀郡衛元嵩周天和
五年閏十月作詩戌亥君臣亂子丑破城隍寅夘如欲
定龍蛇伏四方十八成男子洪水主刀傍市朝義歸政
人寜俱不荒人言有恒性也復道非常為君好思量何
闕/ 禹湯桃源花闕/ 李樹起堂堂只看寅夘嵗深水
沒黄楊未萌之前謡䜟遍於天下今覩其事人人皆知
之陛下雖不以介懐天下信為靈効特此欲作常闕/
 以免須上為七廟下安萬民既膺符命不得拘文牽
[003-17b]
㫖違天不祥裴寂等言之甚切帝曰所以逡廵至於再
三者非徒推讓亦恐羣公面䛕退為口實然漢髙云諸
侯王推髙于寡人以為皇帝位甚便宜于天下之民則
可矣孤亦何能有異之哉於是寂等再拜舞蹈稱萬嵗
而出遂與國子博士丁孝烏等數百人具禮儀擇良日
以武徳元年嵗在戊寅五月甲子皇帝即位於太極前
殿設壇扵長安城南柴燎告天冊文曰皇帝臣某敢用
元牡昭告于皇天后帝生人以来樹之司牧睠命所屬
[003-18a]
謂之大寶歴數不在罔一作/時或偷安故舜禹至公揖讓
而興虞夏湯武兼濟干弋而有啇周事乃殊途功成一
致後之創業咸取則焉某承家慶丗祿降祉曰祖曰考
累功載徳賜履參墟建侯唐舊地居戚里門號公宫不
緒建基足為榮矣但有隋屬厭大業爽徳饑饉師旅民
胥怨咨謫見咎徵昭於皇鑒備聞卑聽所不忍言某守
晉陽馳心魏闕授手濡足拯溺救焚大舉義兵式寜區
宇懲邊荒之辮髪輯兆庶之離心以捐軀救茲生命
[003-18b]
指除䘮亂期之乂安有功繼世無希九五惟身及子竭
誠盡力率先鋒鏑以無二再䝉𢎞誘克濟艱難電掃
風驅廓清大邑傳檄而定峨嵋拱手而平闗隴西戎即
叙東夷底定非唘非賛孰能茲速尊立丗嫡翼奉宗隋
戮力輔政無虧臣莭值鼎祚云革天祿将移謳歌獄訟
聿来唐邸人神符瑞輻凑㣲躬逺近宅心華夷請命少
帝知神器有適大運去之遜位而禪若隋之初讓徳不
嗣羣情逼請六宗闕祀七政未齊罪有所歸恐當天譴
[003-19a]
請因吉日克舉前典設壇肆類祗謁上帝恵茲下人翼
子謀孫罔敢愆徳則小則大無或有違對越鴻休伏深
慙懼謹遣太尉公裴寂等用薦告之禮瑞册蒼璧秬鬯
清酌薌合薌萁眀粢嘉蔬禋祀于皇皇后帝眀靈降享
闕/  備羽儀法物臨軒大赦天下改義寜二年為武
徳元年闕/      踐祚有司以子夘不樂請擇
他日帝曰嵗在戊寅闕/      始此為難得至
今遇之烏可失之且殷周二代闕/      所之
[003-19b]
以為大吉同域之誡又甲于五行為木木加於子闕/
 良日雖欲勿用其能捨諸故自起軍逮乎入相登極
咸用甲子焉
 
 
 
 
 唐創業起居注卷下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