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元史 > 元史 卷一百二十七


[127-1a]
欽定四庫全書
 元史卷一百二十七
  明翰林學士亞中大夫知制誥兼修國史宋濂等修
 列傳第十四
  巴延
巴延䝉古巴林部人曾祖蘇噌克圗事太祖為巴林部
左千户祖阿拉襲職兼斷事官平呼察有功得食其地
父舒庫爾台世其官從宗王錫里庫開西域巴延長於
[127-1b]
西域至元初錫里庫遣入奏事世祖見其貌偉聴其言
厲曰非諸侯王臣其留事朕與謀國事恒出廷臣之右
世祖益賢之敕以中書右丞相安圗女弟妻之若曰為
巴延婦不慚爾氏矣二年七月拜光禄大夫中書左丞
相諸曹白事有難決者徐以一二語決之衆服曰真宰
輔也四年改中書右丞七年遷同知樞密院事十年春
持節奉玉冊立燕王珍戩為皇太子十一年大舉伐宋
與史天澤並拜中書左丞相行省荆湖時荆湖淮西各
[127-2a]
建行省天澤言號令不一或致敗事詔改淮西行省為
行樞密院天澤又以病表請專任巴延乃以巴延領河
南等路行中書省所屬並聽節制秋七月陛辭世祖諭
之曰昔曹彬以不嗜殺平江南汝其體朕心為吾曹彬
可也九月甲戌朔會師于襄陽分軍為三道並進丙戌
巴延與平章阿珠由中道循漢江趨郢州萬户武秀為
前鋒遇水濼霖雨水溢無舟不能涉巴延曰吾且飛渡
大江而憚此潢潦耶乃召一壯士負甲仗騎而前導麾
[127-2b]
諸軍畢濟癸巳次鹽山距郢州二十里郢在漢水北以
石為城宋人又於漢水南築新郢横鐡繩鎖戰艦密樹
椿木水中下流黄家灣堡亦設守禦之具堡之西有溝
南通藤湖至江僅數里乃遣總管李庭劉國傑攻黄家
灣堡拔之破竹席地盪舟由藤湖入漢江諸將請曰郢
城我之喉襟不取恐為後患巴延曰用兵緩急我則知
之攻城下䇿也大軍之出豈為此一城哉遂舍郢順流
下巴延阿珠殿後不滿百騎十月戊午行大澤中郢將
[127-3a]
趙文義范興以騎二千來襲巴延阿珠未及介胄亟還
軍迎擊之巴延手殺文義擒范興殺之其士卒死者五
百人生獲數十人甲子次沙洋乙丑命斷事官楊仁風
招之不應復使一俘持黄榜檄文傳趙文義首入城招
其守將王虎臣王大用虎臣等斬俘焚黄榜禆将傅益
以水軍十七人來降虎臣等又斬其軍之欲降者巴延
復命吕文煥招之又不應日暮風大起巴延命順風掣
金汁砲焚其廬舍烟焰漲天城遂破萬戸孟古岱生擒
[127-3b]
虎臣大用等四人餘悉屠之丙寅次新城令萬戸特穆
爾史弼列沙洋所馘於城下射黄榜檄文於城中以招
之其守將邊居誼邀吕文煥與語丁卯文煥至城下飛
矢中右臂奔還戊辰其總制黄順踰城出降即授招討
使佩以金符令呼城上軍其部曲即縋城下居誼邀入
城悉斬之己巳其副都統制任寧亦降居誼終不出乃
令總管李庭攻破其外堡諸軍蟻附而登拔之餘衆三
千猶力戰而死居誼舉家自焚遂併誅王虎臣王大用
[127-4a]
等四人十一月丙戌次復州知州翟貴以城降諸将請
㸃視其倉庫軍籍遣官鎮撫巴延不聴諭諸将不得入
城違者以軍法論阿珠使右丞阿爾哈雅來言渡江之
期巴延不荅明日又來又不荅阿珠乃自來巴延曰此
大事也主上以付吾二人可使餘人知吾實乎潛刻期
而去乙未軍次蔡店丁百往觀漢口形勢宋淮西制置
使夏貴等以戰艦萬艘分據要害都統王達守陽羅堡
荆湖宣撫朱禩孫以遊擊軍扼中流兵不得進千戸馬
[127-4b]
福建言淪河口可通沙蕪入江巴延使覘沙蕪口夏貴
亦以精兵守之乃圍漢陽軍聲言由漢口渡江貴果移
兵援漢陽十二月丙午軍次漢口辛亥諸将自漢口開
壩引船入淪河先遣萬戸阿嘍罕以兵拒沙蕪口逼近
武磯巡視陽羅城堡徑趨沙蕪遂入大江壬子巴延戰
艦萬計相踵而至以數千艘泊于淪河灣口屯布蒙古
漢軍數十萬騎於江北諸将言沙蕪南岸彼戰船在焉
可攻而取巴延曰吾亦知其可必取慮汝輩貪小功失
[127-5a]
大事一舉渡江收其全功可也遂令修攻具進軍陽羅
堡癸丑遣人招之不應甲寅再遣人招之其將士皆曰
我輩受宋厚恩戮力死戰此其時也安有叛逆歸降之
理備吾甲兵决之今日我宋天下猶賭博孤注輸嬴在
此一擲爾巴延麾諸将攻之三日不克有術者来言天
道南行金木相犯若二星交過則江可渡巴延却之使
勿言乃宻謀於阿珠曰彼謂我必拔此堡方能渡江此
堡甚堅攻之徒勞汝今夜以鐡騎三千泛舟直趨上流
[127-5b]
為擣虚之計詰旦渡江襲南岸已過則速遣人報我乙
夘分遣右丞阿爾哈雅督萬戸張宏範和斯哈雅濟達
黙色等先以步騎攻陽羅堡夏貴來援遂俾阿珠出其
不意率萬户揚恰兒孟古岱史格賈文備四翼軍泝流
西上四十里對青山磯而泊是夜雪大作遥見南岸多
露沙洲阿珠登舟指示諸将令徑趨是洲載馬後隨萬
戸史格一軍徑渡為其都統程鵬飛所却阿珠横身蕩
決血戰中流擒其将髙邦顯等死者無算鵬飛被七創
[127-6a]
敗走得舩千餘艘遂得南岸阿珠與鎮撫何瑋等數十
人攀岸步鬭開而復合者復四南軍阻水不得相薄遂
起浮橋成列而渡阿爾哈雅繼遣張榮實解汝楫等四
翼軍舳艫相銜直抵夏貴貴引麾下軍數千先遁諸軍
乘之殺溺不可數計追至鄂州東門而還丙辰阿珠遣
使馳報巴延大喜揮諸将急攻破陽羅堡斬王達宋軍
大潰數十萬衆死傷幾盡夏貴僅以身免走至白虎山
諸将謂貴大将不可使逸去請追之巴延曰陽羅之捷
[127-6b]
吾欲遣使前告宋人而貴走代吾使不必追也丁巳巴
延登武磯山大江南北皆我軍也諸将稱賀巴延辭謝
之阿珠還渡江議兵所向或欲先取蘄黄阿珠曰若赴
下流退無所據先取鄂漢雖遲旬日可為萬全計巴延
從之己未師次鄂州遣吕文煥楊仁風等諭之曰汝國
所恃者江淮而已今我大兵飛渡長江如履平地汝輩
何不速降鄂恃漢陽将戰乃焚其戰艦三千艘火照城
中兩城大恐庚申知鄂州張晏然知漢陽軍王儀知徳
[127-7a]
安府來興國皆以城降程鵬飛以其軍降壬戌定新附
官品級撤宋兵分隸諸将凡邊民戍卒陷入宋者悉縱
遣之丁夘遣萬戸伊特格勒總管呼圗克台入奏渡江
之捷分命阿嘍罕先鋒和托取夀昌糧四十萬斛以充
軍餉留右丞阿爾哈雅等以兵四萬分省于鄂規取荆
湖己巳巴延與阿珠以大軍水陸東下俾阿珠先據黄
州十二年春正月癸酉朔至黄州甲戌㳂江制置副使
知黄州陳奕降巴延承制授奕㳂江大都督奕遣書至
[127-7b]
漣水招其子巖巖降遣吕文煥陳奕以書招蘄州安撫
使管景模復遣阿珠以舟師造其城下癸未巴延至蘄
州景模出降即承制授以淮西宣撫使留萬戸丹達爾
守之阿珠復以舟師先趨江州兵部尚書吕師夔在江
州與知州錢真孫遣人来迎降丙戌巴延至江州即以
師夔為江州守師夔設宴庾公樓選宋宗室女數人盛
飾以獻巴延怒曰吾奉聖天子明命興仁義之師問罪
于宋豈以女色移吾志乎斥遣之知南康軍葉閶來降
[127-8a]
殿前都指揮使知安慶府范文虎亦奉書納欵阿珠遂
率舟師造安慶文虎出降巴延至湖口遣千戸寗玉繫
浮橋以渡風迅水駛橋不能成乃禱于大孤山神有頃
風息橋成大軍畢渡二月壬寅朔巴延至安慶承制授
文虎兩淛大都督文虎以其從子友信知安慶府事命
萬戸喬珪戍之丁未次池州都統制張林以城降戊申
通判權州事趙昴發與其妻自經死巴延入城見而憐
之令具衣衾葬焉宋宰臣賈似道遣宋京致書請選已
[127-8b]
降州郡約貢嵗幣巴延遣武畧将軍囊嘉特同其介阮
思聰報命止京以待且使謂似道曰未渡江議和入貢
則可今㳂江諸郡皆内附欲和則當来面議也囊嘉特
還乃釋宋京庚申發池州壬戌次丁家洲賈似道都督
諸路軍馬十三萬號百萬步軍指揮使孫虎臣為前鋒
淮西制置使夏貴以戰艦二千五百艘横亘江中似道
将後軍巴延命左右翼萬戸率騎兵夾江而進砲聲震
百里宋軍陣動貴先遁以扁舟掠似道船呼曰彼衆我
[127-9a]
寡勢不支矣似道聞之倉皇失措遽鳴金收軍軍潰衆
軍大呼曰宋軍敗矣諸戰艦居後者阿珠促騎召之挺
身登舟手柁衝敵船舳艫相盪乍分乍合阿珠以小旗
麾何瑋李庭等並舟深入巴延命步騎左右掎之追殺
百五十餘里溺死無算得船二千餘艘及其軍資器仗
圗籍符印似道東走揚州貴走廬州虎臣走泰州甲子
攻太平州丁夘知州孟之縉及知無為軍劉權知鎮巢
軍曹旺知和州王喜俱以城降庚午師次建康之龍灣
[127-9b]
大賚将士三月癸酉宋㳂江制置趙溍遁溍兄淮起兵
溧陽就執而死都統徐王榮翁福等以城降命招討使
索多守之知鎮江府洪起畏遁總管石祖忠以城降知
寧國府趙與可遁知饒州唐震死而江東諸郡皆下淮
西滁州諸郡亦相繼降丙子國信使廉希賢至建康傳
㫖令諸将各守營壘毋得妄有侵掠希賢與嚴忠範等
奉命使宋請兵自衛巴延曰行人以言不以兵兵多徒
為累使事希賢固請與之丙戌至獨松嶺果為宋人所
[127-10a]
殺庚寅巴延遣左右司貟外郎石天麟詣闕奏事世祖
大悦悉可其奏巴延以行中書省駐建康安塔哈董文
炳以行樞密院駐鎮江阿珠别奉詔攻揚州江東嵗饑
民大疫巴延隨賑救之民賴以安宋人遣都統洪模移
書徐王榮等言殺使之事太皇太后及嗣君實不知皆
邊將之罪當按誅之愿輸幣請罷兵通好巴延曰彼為
譎詐之計以視我之虚實當擇人以同往觀其事體宣
布威徳令彼速降乃命議事官張羽等持王榮荅書至
[127-10b]
平江驛宋人又殺之四月乙丑有詔以時暑方熾不利
行師俟秋再舉巴延奏曰宋人之據江海如獸保險今
已扼其吭少縱之則逸而逝矣世祖語使者曰将在軍
不從中制兵法也宜從丞相言五月丁亥復命奉御額
森傳旨召巴延赴闕以阿嘍罕為參政留治省事巴延
至鎮江㑹諸将計事令各還鎮乃渡江北行入見於上
都七月癸未進中書右丞相讓功于阿珠遂以阿珠為
左丞相八月癸夘受命還行省付以詔書俾諭宋主乃
[127-11a]
取道益都行視沂州等軍壘調淮東都元帥博囉罕副
都元帥阿里布以所部兵泝淮而進九月戊寅會師淮
安城下遣新附官孫嗣武叩城大呼又射書城中諭守
将使降皆不應庚辰招討巴爾黙色拒北城西門巴延
與博囉罕阿里布親臨南城堡揮諸将長驅而登拔之
潰兵欲奔大城追襲至城門斬首數百級遂平其南堡
丙戌次寶應軍戊子次髙郵十月庚戌圍揚州召諸将
指授方畧留博囉罕阿里布守灣頭新堡衆軍南行壬
[127-11b]
戌至鎮江罷行院以安塔哈董文炳同署事十一月乙
亥巴延分軍為三道期㑹于臨安參政阿嘍罕等為右
軍以步騎自建康出四安趨獨松嶺參政董文炳等為
左軍以舟師自江隂循海趨澉浦華亭巴延及右丞安
塔哈由中道節制諸軍水陸並進壬午巴延軍至常州
先是常州守王宗洙遁通判王虎臣以城降其都統制
劉師勇與張彦王安節等復拒之推姚訔為守固拒數
月不下巴延遣人至城下射書城中招諭勿以已降復
[127-12a]
叛為疑勿以拒敵我師為懼皆不應乃親督帳前軍臨
南城又多建火砲張弓弩晝夜攻之淛西制置文天祥
遣尹玉麻士龍来援皆戰死甲申巴延叱帳前軍先登
竪赤旗城上諸軍見而大呼曰丞相登矣師畢登宋兵
大潰拔之屠其城姚訔及通判陳炤等死之生獲王安
節斬之劉師勇變服單騎奔平江諸将請追之巴延曰
勿追師勇所過城守者膽落矣以行省都事馬恕為常
州尹遣䝉古軍都元帥實喇特穆爾萬戸輝圗先據無
[127-12b]
錫州萬戸孟古岱揚恰爾巡太湖遣監戰伊克哷台招
討使索多宣撫使游顯㑹實喇特穆爾先趨平江庚寅
遣降人游介實奉詔書副本使於宋仍以書諭宋大臣
十二月辛丑次無錫宋将作監栁岳等奉其國主及太
皇太后書併宋之大臣與巴延書来見垂泣而言曰太
皇太后年高嗣君幼冲且在衰絰中自古禮不伐喪望
哀恕班師敢不每年進奉脩好今日事至此者皆奸臣
賈似道失信誤國耳巴延曰主上即位之初奉國書修
[127-13a]
好汝國執我行人一十六年所以興師問罪去嵗又無
故殺害廉奉使等誰之過歟如欲我師不進将效錢王
納土乎李主出降乎爾宋昔得天下於小兒之手今亦
失於小兒之手葢天道也不必多言岳頓首泣不已遣
招討使綽爾齊以栁岳来使事及嚴奉使所賫國書入
奏先是平江守潛説友遁通判胡玉等既以城降而復
為宋人所據甲辰衆軍次平江都統王邦傑通判王矩
之率衆出降庚戌遣囊嘉特同其使栁岳還臨安以孟
[127-13b]
古岱范文虎行兩淛大都督事遣寗玉修呉江長橋不
旬日而成庚申囊嘉特同宋尚書夏士林侍郎吕師孟
宗正少卿陸秀夫以書來請尊帝為伯父而世修子姪
之禮且約歲幣銀二十五萬兩帛二十五萬匹癸亥遣
囊嘉特同師孟等還臨安遣孟古岱范文虎㑹阿嘍罕
錫里伯取湖州知州趙良淳死之丙寅趙與可以城降
巴延發平江留㳺顯輝圖呼圖克布哈屯兵鎮守别遣
寗玉守長橋十三年正月己巳次嘉興安撫劉漢傑以
[127-14a]
城降留萬戸呼圗克等戍之癸酉宋軍器監劉庭瑞以
其宰臣陳宜中等書来即遣回乙亥宜中遣御史劉岊
奉宋主稱臣表文副本及致書巴延約會長安鎮辛巳
衆軍至崇徳宜中又令都統洪模持書同囊嘉特来見
壬午次長安鎮宜中等不至癸未進軍臨平鎮甲申次
臯亭山宋主遣知臨安府賈餘慶同宗室保康軍承宣
使尹甫和州防禦使吉甫奉傳國璽及降表詣軍前巴
延受訖遣囊嘉特以餘慶還臨安召宋宰臣出来議降
[127-14b]
事時宜中已遁以文天祥代為丞相不拜自請至軍前
乙酉進軍至臨安北十五里分遣董文炳吕文煥范文
虎巡視城堡安諭軍民囊嘉特洪模来報宜中與張世
傑蘇義劉師勇等以益王廣王下淛江航海而南惟謝
太后及幼主在宫中巴延亟遣使諭右軍阿嘍罕鄂囉
齊左軍董文炳范文虎據守淛江以勁兵五千人追之
不及而還丙戌禁軍士毋入城遣吕文煥持黄榜諭臨
安中外軍民俾安堵如故先是三衙衛士白晝殺人閭
[127-15a]
里小民乗亂剽掠至是民皆安之丁亥遣程鵬飛洪雙
夀等入宫慰諭謝后戊子謝后遣丞相呉堅文天祥樞
密謝堂安撫賈餘慶内官鄧惟善来見巴延慰遣之顧
天祥舉動不常疑有異志留之軍中天祥數請歸巴延
笑而不答天祥怒曰我此來為兩國大事彼皆遣歸何
故留我巴延曰勿怒汝為宋大臣責任非輕今日之事
政當與我共之令孟古岱索多館伴羈縻之令程鵬飛
洪雙夀同賈餘慶易宋主削帝號降表己丑駐軍臨安
[127-15b]
城北之湖州市遣千戸囊嘉特等以宋傳國璽入獻庚
寅巴延建大将旗鼓率左右翼萬戸巡臨安城觀潮於
淛江暮還湖州市宋宗室大臣皆來見辛夘萬戸張宏
範郎中孟祺同程鵬飛以所易降表及宋主謝后諭未
附州郡手詔至軍前令鎮撫唐古特罷文天祥所招募
義兵二萬餘人壬辰巴延登獅子峯觀臨安形勢命索
多撫諭軍民部分諸将共守其城䕶其宫癸巳謝后復
使人来勞問仍以温言慰遣之甲午分置其三衙諸司
[127-16a]
兵于各翼以俟調遣其生募等軍愿歸者聴分遣蕭郁
王世英等招諭衢信諸州二月丁酉遣劉頡等往淮西
招夏貴仍遣别将徇地淛東西於是知嚴州方回知婺
州劉怡知台州楊必大知處州梁椅並以城降命右丞
張惠參政阿嘍罕董文炳吕文煥入見謝后宣布徳意
以慰諭之辛丑宋主率文武百寮望闕拜發降表巴延
承制以臨安為兩淛大都督府孟古岱范文虎入治府
事復命張惠阿嘍罕董文炳吕文煥等入城籍其軍民
[127-16b]
錢穀之數閱實倉庫收百官誥命符印圗籍悉罷宋官
府取宋主居之别室分遣新附官招諭南北兩廣四川
未下州郡部分諸将分屯要害仍禁人不得侵壞宋氏
山陵是日進軍淛江之滸潮不至者三日人以為天助
癸卯謝后命呉堅賈餘慶謝堂家鉉翁劉岊與文天祥
並為祈請使楊應奎趙若秀為奉表押璽官赴闕請命
巴延拜表稱賀曰臣巴延言國家之業大一統海岳必
明主之歸帝王之兵出萬全蠻夷敢天威之抗始干戈
[127-17a]
之爰及迄文軌之會同區宇一清普天均慶臣巴延等
誠懽誠忭頓首頓首恭惟皇帝陛下道光五葉統接千
齡梯航日出之邦冠帶月支之域際丹崖而述職奄瀚
海而為家獨此島夷弗遵聲教謂江湖可以保逆命舟
楫可以敵王師連兵負固逾四十年背徳食言難一二
計當聖主飛渡江南之日遣行人乞為城下之盟逮凱
奏之言旋輒詐謀之復肆拘囚我信使忘乾坤再造之
恩招納我叛臣盜漣海三城之地我是以有六載襄樊
[127-17b]
之討彼居然無一介行李之来禍既出于自求怒致開
于斯赫臣巴延等肅将禁旅恭行天誅爰從襄漢之上
流復出武昌之故渡藩屏一空于江表烽烟直接于錢
塘尚無度徳量力之心洊有殺使毁書之事属廟謨之
親禀謂根本之宜先乃命阿嘍罕取道于獨松董文炳
屯師于海渚臣與安塔哈忝司中閫直指偽都掎角之
勢既成水陸之師並進常州已下列郡傳檄而悉平臨
安為期諸将連營而畢㑹彼知窮蹙迭致哀鳴始則有
[127-18a]
為姪納幣之祈次則有稱藩奉璽之請顧甘言何益於
實事率鋭卒直抵于近郊召来用事之大臣放散思歸
之衛士崛強心在四郊之横草都無飛走計窮一片之
降旛始竪其宋國主己於二月初五日望闕拜伏歸附
訖所有倉廪府庫封籍待命外臣奉揚寛大撫戢吏民
九衢之市肆不移一代之繁華如故兹惟睿算卓冠前
王視萬里如目前運天下於掌上致令臣等獲對明時
歌七徳而告成深切龍庭之想上萬年而為夀敬陳虎
[127-18b]
拜之詞臣巴延等無任瞻天望聖激切屏營之至謹奉
表稱賀以聞戊申堅等發臨安堂不行癸丑宋福王與
芮奉書于巴延辭甚懇切巴延曰爾國既以歸降南北
共為一家王勿疑宜速来同預大事且遣迓之戊午夏
貴以淮南降庚申命囊嘉特傳㫖召巴延偕宋君臣入
朝三月丁夘巴延入臨安俾郎中孟祺籍其禮樂祭器
冊寶儀仗圗書庚午囊嘉特至甲戌與芮来巴延議以
阿嘍罕董文炳留治行省事以經畧閩粤孟古岱以都
[127-19a]
督鎮淛西索多以宣撫鎮淛東唐古特李庭同䕶送宋
君臣北上乙亥巴延發臨安丁丑安塔哈等宣詔趣宋
王母后入覲聴詔畢即日俱出宫惟謝后以疾獨留隆
國夫人黄氏宫人從行者百餘人福王與芮沂王乃猷
謝堂楊鎮而下官屬從行者數千人三學之士數百人
宋主求見巴延曰未入朝無相見之禮五月乙未巴延
以宋主至上都世祖御大安閣受朝降授宋主㬎開府
儀同三司檢校大司徒封瀛國公宋平得府三十七州
[127-19b]
百二十八關監二縣七百三十三命巴延告于天地宗
廟大赦天下帝勞巴延巴延再拜謝曰奉陛下成算阿
珠効力臣何功之有復拜同知樞宻院賜銀鼠青鼠濟
遜二十襲禆校有功者百二十三人賞銀有差初海都
稱兵内向詔以右丞相安圗佐皇子北安王諾木罕統
諸軍於阿里瑪圗備之十四年諸王錫里濟刼北平王
拘安圗脅宗王以叛命巴延率師討之與其衆遇於鄂
勒歡河夾水而陳相持終日俟其懈麾軍為兩隊掩其
[127-20a]
不備破之錫里濟走死十八年二月世祖命燕王撫軍
北邊以巴延從仍諭之曰巴延才兼将相忠于所事故
俾從汝不可以常人遇之燕王每與論事尊禮有加是
歲頒羣臣食邑詔益以藤州等處四千九百七十七户
巴延之取宋而選也詔百官郊迎勞之平章阿哈瑪特
先百官半舍道謁巴延解所服玉鈎絛遺之且曰宋寶
玉固多吾實無所取勿以此為薄也阿哈瑪特謂其輕
已思中傷之誣以平宋時取其玉桃盞帝命按之無驗
[127-20b]
遂釋之復其任阿哈瑪特既死有獻此盞者帝愕然曰
幾陷我忠良伯奇里克黙色嘗誣巴延以死罪俄以它
罪誅敕巴延臨視巴延與之酒愴然不顧而返帝問其
故對曰彼自有罪以臣臨之人将不知天誅之公也二
十二年秋宗王阿濟格失律詔巴延代總其軍先是邊
兵嘗乏食巴延令軍中採穆齊爾及蓿敦之根貯之人
各四斛草粒稱是盛冬雨雪人馬賴以不饑又令軍士
有捕塔爾巴噶之獸而食者積其皮至萬人莫知其意
[127-21a]
既而遣使輦至京師帝笑曰巴延以邊地寒軍士無衣
欲易吾繒帛耳遂賜以衣二十四年春二月或告納顔
反詔巴延窺覘之乃多載衣裘入其境輒以與驛人既
至納顔為設宴謀執之巴延覺與其從者趨出分三道
逸去驛人以得衣裘故爭獻健馬遂得脱馳還白狀夏
四月納顔反從世祖親征奏李庭董士選将漢軍得以
漢法戰納顔之黨金嘉努塔布岱進逼乘輿漢軍力戰
乃皆潰卒擒納顔二十六年進金紫光禄大夫知樞宻
[127-21b]
院事出鎮和琳和琳置知院自巴延始二十九年秋宗
王莽賚特穆爾挾海都以叛詔巴延討之遇於額森呼
圗克嶺矢下如雨衆軍莫敢登巴延令之曰汝寒君衣
之汝饑君食之政欲効力於此時爾於此不勉将何以
報麾諸軍進後者斬巴延先登陷陣諸軍望風爭奮大
破之莽賚特穆爾挺身走命蘇克特們徳爾等追之巴
延引軍夜還至必齊克圗卒遇伏巴延堅壁不動黎明
遂引去巴延輕騎追至巴竒爾蘇克特們徳爾等兵亦
[127-22a]
至乃夾擊之斬首二千級俘其餘衆以歸諸将言古禮
兵勝必禡旗于所征之地欲用囚虜為牲巴延不可衆
皆歎服軍中獲諜者實都欲殺之巴延不許厚賜之遣
賫書諭莽賚特穆爾以禍福莽賚特穆爾得書感泣以
衆来歸未幾海都復犯邊巴延留拒之時有譖巴延久
居北邊與海都通好因仍保守無尺寸之獲者詔以御
史大夫伊實特穆爾代之居巴延于大同以俟後命伊
實特穆爾未至三驛㑹海都兵復至巴延遣人語伊實
[127-22b]
特穆爾曰公姑止待我翦此寇而来未晩也巴延與海
都兵交且戰且却凡七日諸将以為怯憤曰果懼戰何
不授軍于大夫巴延曰海都懸軍涉吾地邀之則遁誘
其深入一戰可擒也諸君必欲速戰若失海都誰任其
咎諸将曰請任之即還軍擊敗之海都果脫去乃召伊
實特穆爾至軍授以印而行時成宗以皇孫奉詔撫軍
北邊舉酒以饑曰公去将何以教我巴延舉所酌酒曰
可慎者惟此與女色耳軍中固當嚴紀律而恩徳不可
[127-23a]
偏廢冬夏營駐循舊為便成宗悉從之三十年冬十二
月驛召至自大同世祖不豫明年正月世祖崩巴延總
百官以聴兵馬司請日出鳴晨鐘日入鳴昏鐘以防變
故巴延呵之曰汝将為賊耶其一如平日適有盜内府
銀者宰執以其幸赦而盜欲誅之巴延曰何時無盜今
以誰命而誅之人皆服其有識成宗即位于上都之大
安閣親王有違言巴延握劍立殿陛陳祖宗寶訓宣揚
顧命述所以立成宗之意辭色俱厲諸王股栗趨殿下
[127-23b]
拜五月拜開府儀同三司太傅録軍國重事依前知樞
宻院事賜金銀各有差時相有忌之者巴延語之曰幸
送我兩罌美酒與諸王飲于宫前餘非所知也江南三
省累請罷行樞密院成宗問于巴延時已属疾張目對
曰内而省院各置為宜外而軍民分𨽻不便成宗是之
三院遂罷冬十二月丙申有大星隕于東北己亥雨木
氷庚子巴延薨年五十九巴延深畧善斷将二十萬衆
伐宋若将一人諸帥仰之若神明畢事還朝歸裝惟衣
[127-24a]
被而已未嘗言功也大徳八年特贈宣忠佐命開濟功
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追封淮安王謚忠武至正四年
加贈宣忠佐命開濟翊戴功臣進封淮王餘如故子滿
達勒僉樞密院事囊嘉特樞密副使孫沙克嘉實哩同
僉樞宻院事集賢學士至治末省先塋於巴濟拉山聞
有變赴上都或勸少避之曰我與國同休戚今有難可
避乎至上都果見囚久之得釋尋拜河南江北行省平
章政事遷江南行臺御史大夫曾孫布達實哩皆能世
[127-24b]
其家
 
 
 
 
 
 
 元史卷一百二十七
[127-25a]
元史卷一百二十七考證
巴延傳巴延阿珠未及介胄 阿珠各卷皆作阿术此
 又訛兀术今照改
都統王達守陽羅堡 原文作陽邏按宋史及續通鑑
 亦時書作陽邏但此傳上下文及他傳併地理志均
 作羅不當岐異今照改
安撫使管景模 原文作宗模據本紀及宋史併續通
 鑑綱目改
[127-25b]
范文虎亦奉㫖納欵 按續通鑑綱目范文虎以城降
 通判夏倚死之傳書文虎之降不及夏倚之死與通
 傳體例不合
知和州王喜 本紀作王善必有一誤
國信使亷希賢 原文譌希憲據希賢附傳改
唐古特 他卷原本作唐古歹此又作唐兀歹今照改
隆國夫人黃氏 按隆字原文空宋元通鑑作隆國夫
 人黃氏今據補
[127-26a]
因仍保守 原文脫因字不成句據紀事本末增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