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班馬異同 > 班馬異同 卷三十


[030-1a]
欽定四庫全書
 班馬異同卷三十
            宋 倪思 編
酷吏列𫝊第六十二 史記一百二十二
張湯𫝊第二十九  漢書五十九
杜周𫝊第三十   漢書六十張杜二𫝊漢書/别見不入酷吏
孔子曰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導之以徳齊
之以禮有恥且格老氏稱上徳不徳是以有徳下徳不
[030-1b]
失徳是以無徳法令滋章盗賊多有太史公曰信哉是
言也法令者治之具而非制治清濁之源原也昔天下
之網罔嘗宻矣然姦偽萌軌愈起其極也上下相遁至
扵不振當是之時吏治若救火揚沸非武健嚴酷惡能
勝其任而愉媮快乎言道徳者溺其於職矣故曰聴訟
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下士聞道大笑之非虚言也
漢興破觚而為圜斵雕琱而為朴樸號為網罔漏扵吞
舟之魚而吏治烝烝䒱䒱不至扵姦黎民艾安由是觀
[030-2a]
之在彼不在此髙后時酷吏獨有侯封刻轢宗室侵辱
功臣吕氏已敗遂禽夷侯封之家孝景時鼂錯以刻深
頗用術輔其資而七國之亂發怒扵錯錯卒以被戮其
後有郅都寗成之屬倫
郅都者河東大揚陽人也以郎事孝文帝孝景帝時都
為中郎將敢直諌面折大臣扵朝嘗從入上林賈姫如
在厠野彘卒来入厠上目都都不行上欲自持兵救賈
姬都伏上前曰亡一姬復一姬進天下所少寜賈姬等
[030-2b]
乎邪陛下縱自輕奈宗室太后何上還彘亦去不傷賈
姬太后聞之賜都金百斤上亦賜金百斤由此重郅都
濟南瞷氏宗人三百餘家豪猾二千石莫能制扵是景
帝乃拜都為濟南太守都至則族滅誅瞷氏首惡餘皆
股栗居歳餘郡中不拾遺㫄十餘郡守畏都如大府都
為人勇有氣力公㢘不發私書問遺無所受請寄無所
聴常自稱曰已倍背親而仕出身固當奉職死節官下
終不顧妻子矣郅都遷為中尉丞相條侯至貴倨居也
[030-3a]
而都揖丞相是時民朴樸畏罪自重而都獨先嚴酷致
行法不避貴戚列侯宗室見都側目而視號曰蒼鷹臨
江王徴詣中尉府對簿臨江王欲得刀筆為書謝上而
都禁吏不弗予與魏其侯使人以間與予臨江王臨江
王既得為書謝上因自殺竇太后聞之怒以危法中都
都免歸家孝景乃迺使使持節即拜都為鴈門太守而
便道之官得以便宜從事匈奴素聞郅都節居舉邉為
引兵去竟郅都死不近鴈門匈奴至為偶人象郅都令
[030-3b]
騎馳射莫能中其見憚如此匈奴患之竇太后乃竟中
都以漢法景帝曰都忠臣欲釋之竇太后曰臨江王獨
非忠臣邪乎於是遂斬郅都也
成者南陽穰人也以郎謁者事景帝好氣為人小
少吏必陵其長吏為人上操下急如束溼薪滑猾賊任
威稍遷至濟南都尉而郅都為守始前數都尉皆歩入
府因吏謁守如縣令其畏郅都如此及成性直陵凌都
出其上都素聞其聲扵是善遇與結驩乆之郅都死後
[030-4a]
長安左右宗室多暴犯法於是上召寜成為中尉其治
效郅都其㢘弗如然宗室豪桀人皆人人惴恐武帝即
位徙為内史外戚多毀成之短抵罪髠鉗是時九卿罪
死即死少被刑而成刑極刑自以為不復收於是迺解
脱詐刻𫝊出關歸家稱曰仕不至二千石賈不至千萬
安可比人乎乃迺貰貸貣買陂田千餘頃假貧民役使
數千家數年㑹赦致産數千萬金為任侠持吏長短出
從數十騎其使民威重扵郡守
[030-4b]
周陽由者其父趙兼以淮南王舅父侯周陽故因姓周
陽氏焉由以宗家任為郎事孝文及景帝景帝時由為
郡守武帝即位吏治尚循修謹甚然由居二千石中最
為暴酷驕恣所愛者撓法活之所憎者曲法誅滅之所
居郡必夷其豪為守視都尉如令為都尉必陵太守奪
之治與汲黯俱為忮司馬安之文惡俱在二千石列同
車未嘗敢均茵伏馮由後由為河東都尉時與其守勝
屠公爭權相告言罪勝屠公當扺罪義議不受刑自殺
[030-5a]
而由棄市自寜寗成周陽由之後事益多民巧法大扺
吏之治類多成由等矣
趙禹者斄人也以佐史補中都官用㢘為令史事太尉
周亞夫亞夫為丞相禹為丞相史府中皆稱其亷平然
亞夫弗任曰極知禹無害然文深不可以居大府今上
武帝時禹以刀筆吏積勞稍遷為御史上以為能至太
中大夫與張湯論定諸律令作見知吏𫝊得相監司用
以法益刻葢盡自此始連下張湯𫝊内禹為人㢘至官/屬隂罪又連後嘗中廢至以壽
[030-5b]
卒于家/結𫝊
張湯者杜陵人也其父為長安丞出湯為兒守舍還而
鼠盗肉其父怒笞湯湯掘窟熏得盗鼠及餘肉劾鼠掠
治𫝊爰書訊鞫論報并取鼠與肉具獄磔堂下其父見
之視其文辭如老獄吏大驚遂使書獄父死後湯為長
安吏久之周陽侯始為諸卿時嘗繫長安湯傾身為事
之及出為侯大與湯交徧見湯貴人湯給事内史為寜
寗成掾以湯為無害言太府調為茂陵尉治方中武安
[030-6a]
侯為丞相徴湯為史時薦言之天子補侍御史使案事
治陳皇后巫蠱獄深竟黨與於是上以為能稍遷至太
中大夫與趙禹共定諸律令務在深文拘守職之吏已
而趙禹遷為中尉徙為至少府而張湯為廷尉兩人交
驩而兄事禹漢書連下禹/志在奉公禹為人亷倨裾為吏以来舍
毋無食客公卿相造請禹禹終不行報謝務在絶知友
賔客之請孤立行一意而已見文法輒取亦不覆案求
官屬隂罪自禹為人亷已下至/此漢書入趙禹傳禹志在奉公孤立而湯
[030-6b]
為人多詐舞知以御人始為小吏乾沒與長安富賈田
甲魚翁叔之屬交私及列九卿收接天下名士大夫已
心内雖不合然陽浮慕道與之是時上方鄉文學湯决
大獄欲傅古義乃請博士弟子治尚書春秋補廷尉史
平亭疑法奏讞疑事必豫奏先為上分别其原上所是
受而著讞决法廷尉絜挈令揚主之明奏事即譴湯應
摧謝鄉上意所便必引正監掾史賢者曰固為臣議如
此上責臣臣弗用愚抵扵此罪常釋聞間即奏事上善
[030-7a]
之曰臣非知為此奏乃迺正監掾史某所為之其欲薦
吏揚人之善蔽解人之過如此所治即上意所欲罪
予監史吏深禍刻者即上意所欲釋與予監史吏輕平
者所治即豪必舞文巧詆即下户羸弱時口言雖文致
法上財裁察扵是往往釋湯所言湯至于大吏内行修
也交通賔客飲食扵故人子弟為吏及貧昆弟調護之
尤厚其造請諸公不避寒暑是以湯雖文深意忌不専
平然得此聲譽而深刻深吏多為爪牙用者依扵文學
[030-7b]
之士丞相𢎞數稱其美及治淮南衡山江都反獄皆窮
根本嚴助及伍被上欲釋之湯爭曰伍被本畫造反謀
而助親幸出入禁闥爪牙腹心之臣乃交私諸侯如此
弗誅後不可治扵是上可論之其治獄所巧排大臣自
以為功多此類於繇是湯益尊任遷為御史大夫㑹渾
邪等降漢大興兵伐匈奴山東水旱貧民流徙皆仰卬
給縣官縣官空虚扵是湯丞承上指請造白金及五銖
錢籠天下鹽鐵排富商大賈出告緡令鉏豪彊并兼之
[030-8a]
家舞文巧詆以輔法湯毎朝奏事語國家用日晏旰天
子忘食丞相取充位天下事皆決扵湯百姓不安其生
騷動縣官所興未獲其利姦吏竝侵漁扵是痛繩以罪
辠則自公卿以下至扵庶人咸指湯湯嘗病天子上至
自至舍視病其隆貴如此匈奴来請求和親羣臣議上
前博士狄山曰和親便上問其便山曰兵者凶器未易
數動髙帝欲伐匃奴大困平城乃遂結和親孝恵髙后
時天下安樂及孝文帝欲事匈奴北邉蕭然苦兵矣孝
[030-8b]
景時呉楚七國反景帝往來兩東宫間天下寒心者數
月呉楚已破竟景帝不言兵天下富貴今自陛下舉興
兵擊匈奴中國以空虚邉民大困貧由此是觀之不如
和親上問湯湯曰此愚儒無知狄山曰臣固愚忠若御
史大夫湯乃詐忠若湯之治淮南江都以深文痛詆諸
侯别疏骨肉使藩臣不自安臣固知湯之為詐忠扵是
上作色曰吾使生居一郡能無使虜入盜乎山曰不能
曰居一縣對曰不能復曰居一障間山自度辯窮且下
[030-9a]
吏曰能扵是上迺遣山乘障至月餘匈奴斬山頭而去
自是以後羣臣震慴讋湯之客田甲雖賈人有賢操始
湯為小吏時與錢通及湯為大吏而甲所以責湯行義
過失亦有烈士之風湯為御史大夫七歳敗河東人李
文故嘗與湯有卻隙已而為御史中丞恚薦數從中文
書事有可以傷湯者不能為地湯有所愛史魯謁居知
湯不弗平使人上蜚飛變告文姦事事下湯湯治論殺
文而湯心知謁居為之上問曰言變事蹤跡從迹安起
[030-9b]
湯詳陽驚曰此殆文故人怨之謁居病卧閭里主人湯
自往視疾病為謁居摩足趙國以冶鑄為業王數訟鐵
官事湯常排趙王趙王求湯隂事謁居嘗案趙王趙王
怨之并上書告湯大臣也史謁居有病湯至為摩足疑
與為大姦事下廷尉謁居病死事連其弟弟繫導官湯
亦治他囚導官見謁居弟欲隂為之而詳陽不省謁居
弟弗不知而怨湯使人上書告湯與謁居謀共變告李
文事下減宣宣嘗與湯有郤隙及得此事窮竟其事未
[030-10a]
奏也㑹人有盜發孝文園瘞錢丞相青翟朝與湯約俱
謝至前湯念獨丞相以四時行園當謝湯無與也不謝
丞相謝上使御史案其事湯欲致其文丞相見知丞相
患之三長史皆害湯欲陷之始長史朱買臣㑹稽人也
讀春秋莊助使人言買臣買臣以楚辭與助俱幸侍中
為太中大夫用事而湯乃為小吏跪伏使買臣等前已
而湯為廷尉治淮南獄排擠荘助買臣固心望及湯為
御史大夫買臣以㑹稽守為主爵都尉列扵九卿數年
[030-10b]
坐法廢守長史見湯湯坐牀上丞史遇買臣弗為禮買
臣楚士怨常欲死之素怨湯語在其𫝊王朝齊人也
以術至右内史邉通學長短剛暴彊人也官再至濟南
相故皆居湯右已而失官守長史詘體扵湯湯數行丞
相事知此三長史素貴常陵折之以故三長史合謀曰
始湯約與君謝已而賣君今欲劾君以宗廟事此欲代
君耳吾知湯隂事使吏捕案湯左田信等曰湯且欲奏
為請奏信輒先知之居物致富與湯分之及他姦事事
[030-11a]
辭頗聞上問湯曰吾所為賈人輒先知之益居其物是
類有以吾謀告之者湯不謝湯又詳陽驚曰固宜有減
宣亦奏謁居等事天子上果以湯懐詐面欺使使八輩
簿責湯湯具自道無此不服扵是上使趙禹責湯禹至
讓湯曰君何不知分也君所治夷滅者幾何人矣今人
言君皆有狀天子重致君獄欲令君自為計何多以對
簿為湯乃迺為書謝曰湯無寸尺之功起刀筆吏陛下
幸致為位三公無以塞責然謀陷湯罪者三長史也遂
[030-11b]
自殺湯死家産直不過五百金皆所得奉賜無他業贏
昆弟諸子欲厚𦵏湯湯母曰湯為天子大臣被汙惡言
而死何厚𦵏乎為載以牛車有棺而無椁天子上聞之
曰非此母不能生此子乃書案誅三長史丞相青翟自
殺出田信上惜湯復稍遷進其子安世漢書湯𫝊止此/下文接前官屬
隂罪至末/入趙禹𫝊趙禹嘗中廢已而為廷尉始條侯以為禹賊
深弗任及禹為少府比九卿禹酷急至晚節事益多吏
務為嚴峻而禹治加緩而名為平王温舒等後起治峻
[030-12a]
酷於禹禹以老徙為燕相數歳誖亂悖有罪免歸後湯
十餘年以壽卒于家漢書趙禹𫝊/後即接義縱
義縱者河東人也為少年時嘗常與張次公俱攻剽為
羣盜縱有姊姁以醫幸王太后王太后問有子兄弟為
官者乎姊曰有弟無行不可太后乃迺告上上拜義姁
弟縱為中郎補上黨郡中令治敢行往少藴温藉縣無
逋事舉為第一遷為長陵及長安令直法行治不避貴
戚以捕案太后外孫脩成君子仲中上以為能遷為河
[030-12b]
内都尉至則族滅其豪穰氏之屬河内道不拾遺而張
次公亦為郎以勇悍從軍敢深入有功封為岸頭侯寜
寗成家居上欲以為郡守御史大夫𢎞曰臣居山東為
小吏時寜寗成為濟南都尉其治如狼牧羊成不可使
令治民上迺拜成為關都尉歳餘關東吏税肄𨽻郡國
出入關者號曰寜見乳虎無值直寜寗成之怒其暴如
此義縱自河内遷為南陽太守聞寜寗成家居南陽及
縱至關寜寗成側行送迎然縱氣盛弗為禮至郡遂案
[030-13a]
按寜寗氏盡破碎其家成坐有罪及孔暴之屬皆犇奔
亡南陽吏民重足一迹而平氏朱彊杜衍杜周為縱爪
牙之吏任用遷為廷尉史軍數出定襄定襄吏民亂敗
扵是徙縱為定襄太守縱至掩定襄獄中重罪輕繫二
百餘人及賔客昆弟私入相視者亦二百餘人縱一壹
切捕鞫曰為死罪解脱是日皆報殺四百餘人其後郡
中不寒而栗猾民佐吏為治是時趙禹張湯以深刻為
九卿矣然其治尚寛輔法而行而縱以鷹擊毛摰為治
[030-13b]
後㑹更五銖錢白金起民為姦京師尤甚乃迺以縱為
右内史王温舒為中尉温舒至惡其所為不弗先言縱
縱必以氣凌陵之敗壊其功其治所誅殺甚多然取為
小治姦益不勝直指始出矣吏之治以斬殺縛束為務
閻奉以惡用矣縦亷其治放效郅都上幸鼎湖病久已
而卒起幸甘泉道多不治上怒曰縱以我為不復行此
道乎嗛銜之至冬楊可方受告緍縦以為此亂民部吏
捕其為可使者天子聞使杜式治以為廢格沮事棄縦
[030-14a]
市後一歳張湯亦死
王温舒者陽陵人也少時椎埋為姦已而試補縣亭長
數廢數為吏以治獄至廷尉史事張湯遷為御史督盗
賊殺傷甚多稍遷至廣平都尉擇郡中豪敢任徃吏十
餘人以為爪牙皆把其隂重罪而縦使督盜賊快其意
所欲得此人雖有百罪弗法即有避回因其事夷之亦
滅宗以其故齊趙之郊盜賊不敢近廣平廣平聲為道
不拾遺上聞遷為河内太守素居廣平時皆知河内豪
[030-14b]
姦之家及往以九月而至令郡具私馬五十疋為驛自
河内至長安部吏如居廣平時方略捕郡中豪猾郡中
豪猾相連坐千餘家上書請大者至族小者乃死家盡
沒入償臧奏行不過二三日得可事論報至流血十餘
里河内皆怪其奏以為神速盡十二月郡中母聲毋敢
夜行野無犬吠之盜其頗不得失之旁郡國梨來追求
㑹春温舒頓足歎曰嗟乎令冬月益展一月足吾事矣
其好殺伐行威不愛人如此天子上聞之以為能遷為
[030-15a]
中尉其治復放河内徙諸名徒請召猜禍猾吏與從事
河内則楊皆麻戊關中楊贛成信等義縦為内史憚之
未敢恣治及縱死張湯敗後徙為廷尉而尹齊為中尉
坐法抵罪連下楊僕傅内/温舒復為中尉
尹齊者東郡茌平人也以刀筆吏稍遷至御史事張湯
張湯數稱以為亷武帝使督盜賊所斬伐不避貴戚埶
遷為關内都尉聲甚于寜寗成上以為能遷拜為中尉
吏民益凋彫敝輕尹齊木強少文豪惡吏伏匿而善吏
[030-15b]
不能為治以故事多廢抵罪上復徙温舒為中尉後復
為淮陽都尉王温舒敗連下楊僕𫝊内/後數年病死而楊僕以嚴酷
為主爵都尉
楊僕者宜陽人也以千夫為吏河南守案舉以為能遷
為御史使督盜賊關東治放尹齊以為敢摰擊行稍遷
至主爵都尉列九卿天子上以為能南越反拜為樓船
將軍有功封將梁侯東越反上欲復使將為其伐前勞
以書勑責之曰將軍之功獨有先破石門尋陿非有斬
[030-16a]
將騫旗之實也烏足以驕人哉前破番禺捕降者以為
虜掘死人以為獲是一過也建徳呂嘉逆罪不容於天
下將軍擁精兵不窮追超然以東越為援是二過也士
卒暴露連歳為朝㑹不置酒將軍不念其勤勞而造佞
巧請乘𫝊行塞因用歸家懐銀黄垂三組夸鄉里是三
過也失期内顧以道惡為解失尊尊之叙是四過也欲
請蜀刀問君賈幾何對曰率數百武庫日出兵而陽不
知挾偽干君是五過也受詔不至蘭池宫明日又不對
[030-16b]
假令將軍之吏問之不對令之不從其罪何如推此心
以在外江海之間可得信乎令東越深入將軍能率衆
以掩過不僕惶恐對曰願盡死贖罪與王温舒俱破東
越後復與左將軍荀彘俱擊朝鮮為荀彘所縳語在朝
鮮𫝊還免為庶人居久之病死漢書楊僕𫝊止/此下起咸宣𫝊而温舒
復為中尉為人少文居廷它惽惽不辯至於中尉則心
開督盜賊素習關中俗知豪惡吏豪惡吏盡復為用為
方畧吏苛察盜賊滛惡少年投缿購告言姦置伯格落
[030-17a]
長以牧収司姦盗賊温舒為人多讇善事有勢埶者即
無勢埶者視之如奴有勢埶家雖有姦如山弗犯無勢
埶者雖貴戚必侵辱舞文巧詆請下户之猾以焄動大
豪其治中尉如此姦猾窮治大抵氐盡靡爛獄中行論
無出者其爪牙吏虎而冠扵是中尉部中中猾以下皆
伏有勢埶者為㳺聲譽稱治治數歳其吏多以權貴冨
温舒擊東越還議有不中意者坐以小法抵罪免是時
天子上方欲作通天䑓而未有人温舒請覆中尉脱卒
[030-17b]
得數萬人作上説拜為少府徙為右内史治如其故姦
邪少禁坐法失官復為右輔行中尉事如故操歳餘㑹
宛軍發詔徴豪吏温舒匿其吏華成及人有變告温舒
受員騎錢他姦利事罪至族自殺其時兩弟及兩婚家
亦各自坐他罪而族光禄勲徐自為曰悲夫夫古有三
族而王温舒罪至同時而五族乎温舒死家直累絫千
漢書上温舒𫝊止/此下起尹齊𫝊後數歳年尹齊亦以淮陽都尉病
死家直不滿五十金所誅滅淮陽甚多及死仇家欲燒
[030-18a]
其尸口妻亡去歸𦵏漢書此段結上文尹/齊𫝊後下起楊僕傳自温舒等以
惡為治而是時郡守都尉諸侯相二千石欲為治者其
治大抵盡放效王温舒等而吏民益輕犯法盗賊滋起
南陽有梅免白百政楚有殷段中杜少齊有徐勃燕趙
之間有堅盧范生主之屬大羣至數千人擅自號攻城
邑取庫兵釋死罪縛辱郡太守都尉殺二千石為檄告
縣趣趨具食小羣盗以百數掠鹵鄉里者不可勝稱數
也扵是天子上始使御史中丞丞相長史使督之猶弗
[030-18b]
能禁也乃使光禄大夫范昆諸輔部都尉及故九卿張
徳等衣繡衣持節虎符發兵以興擊斬首大部或至萬
餘級及以法誅通行飲食坐相連諸郡甚者數千人數
歳乃迺頗得其渠率散卒失亡復聚黨阻山川者往往
而羣居無可奈何扵是作沈命法曰羣盗起不發覺發
覺而弗捕弗滿品者二千石以下至小吏主者皆死其
後小吏畏誅雖有盗不弗敢𤼵恐不能得坐課累府府
亦使其不言故盗賊寖多上下相為匿以文辭避文法
[030-19a]
漢書自是時郡守尉諸/侯相以下入咸宣𫝊後
减宣者楊人也以佐史無害給事河東守府衛將軍青
使買馬河東見宣無害言上徴為大廄丞官事辦稍遷
至御史及中丞使治主父偃及治淮南反獄所以微文
深詆殺者甚衆稱為敢决疑數廢數起為御史及中丞
者幾二十歳王温舒免為中尉而宣為左内史其治米
鹽事大小皆關其手自部署縣名曹實寳物官吏令丞
不弗得擅摇痛以重法䋲之居官數年一壹切郡中為
[030-19b]
小治辦辯然獨宣以小致至大能因力自行之難以為
經中廢為右扶風坐怨怒其吏成信信亡藏臧上林中
宣使郿令將吏卒䦨入上林中𧖟室門攻亭格殺信吏
卒格信時射中上林苑門宣一下吏詆罪以為大逆當族
自殺而杜周任用連上文楊僕𫝊内是時/郡守尉諸侯相二千石
杜周者南陽杜衍人也義縱為南陽太守以周為爪牙
舉薦之張湯為廷尉史事張湯湯數言其無害至御史
使案邉失亡所論殺甚衆多奏事中上意任用與減宣
[030-20a]
相編更為中丞者十餘歳其治與宣相放然周少言重
遲外寛而内深次骨宣為左内史周為廷尉其治大抵
放張湯而善候伺司上所欲擠者因而陷之上所欲釋
者久繫待問而微見其寃狀客有讓謂周曰君為天下
下决平不循三尺法専以人主意指為獄獄者固如是
乎周曰三尺安出哉前主所是著為律後主所是疏為
令當時為是何古之法乎至周為廷尉詔獄亦益多矣
二千石繫者新故相因不减百餘人郡吏大太府舉之
[030-20b]
廷尉一歳至千餘章章大者連逮證案數百小者數十
人逺者數千里近者數百里㑹獄吏因責如章告劾不
服以笞掠笞定之扵是聞有逮證皆亡匿獄久者至更
數赦十有餘歳而相告言大抵氐盡詆以不道以上廷
尉及中都官詔獄逮至六七萬人吏所増加十有餘萬
餘人周中廢後為執金吾逐盗捕治桑𢎞羊衛皇后昆
弟子刻深天子上以為盡力無私遷為御史大夫家兩
子夹河為守其治暴酷皆甚扵王温舒等矣始杜周初
[030-21a]
微為廷史有一馬且不全及身久任事至列三公列而
子孫尊官兩子夾河為郡守訾累數巨萬矣治皆酷暴
唯少子延年行寛厚云
太史公贊曰自郅都以下杜周十人者此皆以酷烈為
聲然郅都伉抗直引是非爭天下大體張湯以知隂陽
阿邑人主與俱上下時數辯當否國家頼其便趙禹時
據据法守正杜周從諛以少言為重自張湯死後網罔
宻多詆嚴官事叢寖以耗廢九卿碌碌奉其官職救過
[030-21b]
不瞻給何暇論繩墨之外乎自是以至哀平酷吏衆多
然莫足數此其知名見紀者也然此十人中其亷者足
以為儀表其汚者足以為戒方畧教導道壹切禁姦止
邪一切亦皆彬彬質有其文武焉雖慘酷斯稱其位矣
湯周子孫貴盛故别𫝊至若蜀守馮當暴挫廣漢李貞
擅磔人東郡彌僕鋸項天水駱璧推减河東褚廣妄殺
京兆無忌馮翊殷周蝮鷙水衡閻奉扑擊賣請何足數
哉何足數哉
[030-22a]
 
 
 
 
 
 
 
 
[030-22b]
 
 
 
 
 
 
 
 班馬異同卷三十



姑溪詞 東堂詞 片玉詞 聖求詞 友古詞 和清眞詞 丹陽詞 筠谿樂府 坦菴詞 酒邊詞 漱玉詞 竹坡詞 蘆川詞 孏窟詞 逃禪詞 審齋詞 介菴詞 克齋詞 稼軒詞 樵隱詞 放翁詞 蒲江詞 平齋詞 白石道人歌曲 夢窗稿 惜香樂府 龍洲詞 竹屋癡語 竹山詞 竹齋詩餘 散花菴詞 斷腸詞 天籟集 蛻巖詞 珂雪詞 尊前集 梅苑 樂府雅詞 花菴詞選 草堂詞餘 絕妙好詞箋 樂府補題 花草稡編 御選歷代詩餘 詞綜 十五家詞 碧鷄漫志 渚山堂詞話 西河詩話 詞苑叢談 御定詞譜 詞律 顧曲雜言 中原音韻 周易註 監本纂圖重言重意互註點校尚書 毛詩 周禮 儀禮 纂圖互註禮記 春秋經傳集解 春秋公羊經傳解詁 春秋穀梁傳 孝經 論語 孟子 爾雅 京氏易傳 尚書大傳 韓詩外傳 大戴禮記 春秋繁露 經典釋文 輶軒使者絕代語釋別國方言 釋名 說文解字 說文繫傳 大廣益會玉篇 原本廣韻 竹書紀年 前漢紀 後漢紀 資治通鑑 資治通鑑考異 資治通鑑目錄 稽古錄 資治通鑑外紀 資治通鑑釋文 通鑑紀事本末 汲冢周書 國語 戰國策 晏子春秋 古列女傳 五朝名臣言行錄 吳越春秋 越絕書 華陽國志 水經注 史通 孔子家語 荀子 孔叢子 新語 新書 鹽鐵論 新序 說苑 揚子法言 潛夫論 申鑒 中論 中說 孫子集注 六韜 吳子 司馬法 管子 鄧析子 商子 欽定續文獻通考 第一冊 欽定續文獻通考 第二冊 欽定續文獻通考 第三冊 欽定續文獻通考 第四冊 欽定續文獻通考 第五冊 欽定續文獻通考 第六冊 欽定皇朝文獻通考 第一冊 欽定皇朝文獻通考 第二冊 欽定皇朝文獻通考 第三冊 欽定皇朝文獻通考 第四冊 欽定皇朝文獻通考 第五冊 欽定皇朝文獻通考 第六冊 欽定皇朝文獻通考 第七冊 欽定續通典 第一冊 欽定續通典 第二冊 欽定續通典 第三冊 欽定皇朝通典 第一冊 欽定皇朝通典 第二冊 欽定皇朝通志 第一冊 欽定皇朝通志 第二冊 元朝典故編年考 漢官舊儀.補遺 大唐開元禮 諡法 紹熙州縣釋奠儀圖 政和御製冠禮.政和五禮新儀 大金集禮 大金德運圖說 廟學典禮 明集禮 第一冊 明集禮 第二冊 類宮禮樂疏 明臣諡考 明諡紀彙編 明宮史 幸魯盛典 萬壽盛典初集 第一冊 萬壽盛典初集 第二冊 欽定大清通禮 皇朝禮器圖式 欽定滿洲祭神祭天典禮 國朝宮史 欽定南巡盛典 第一冊 欽定南巡盛典 第二冊 八旬萬壽盛典 第一冊 八旬萬壽盛典 第二冊 歷代建元考 廟制圖考 北郊配位尊西向議 救荒活民書 熬波圖 錢通 捕蝗考 荒政叢書 欽定康濟錄 歷代兵制 補漢兵志 馬政紀 欽定八旗通志 第一冊 欽定八旗通志 第二冊 欽定八旗通志 第三冊 欽定八旗通志 第四冊 欽定八旗通志 第五冊 欽定八旗通志 第六冊 欽定八旗通志 第七冊 欽定八旗通志 第八冊 唐律疏義 大清律例 第一冊 大清律例 第二冊 營造法式 欽定武英殿聚珍版程式 崇文總目 郡齋讀書志 遂初堂書目 子略 直齋書錄解題 漢藝文志考證 文淵閣書目 授經圖義例 欽定天祿琳琅書目 千頃堂書目 經義考 第一冊 經義考 第二冊 經義考 第三冊 經義考 第四冊 集古錄 金石錄 法帖刊誤 法帖釋文 籀史 隸釋 隸續 絳帖平 石刻鋪敘 法帖譜系 蘭亭考 蘭亭續考 寶刻叢編 輿地碑記目 寶刻類編 古刻叢鈔 名蹟錄 吳中金石新編 金薤琳琅 法帖釋文考異 金石林時地考 石墨鐫華 金石史 求古錄 欽定重刻淳化閣帖釋文 金石文字記 石經考 萬氏石經 來齋金石刻考略 嵩陽石刻集記 金石文考略 分隸偶存 淳化祕閣法帖考正 竹雲題跋 金石經眼錄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