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班馬異同 > 班馬異同 卷二十八


[028-1a]
欽定四庫全書
 班馬異同卷二十八
             宋 倪思 編
淮南衡山列𤼵第五十八 史記一百一十八
淮南衡山𤼵第十四   漢書四十四
伍被𤼵第十五     漢書四十五
淮南厲王長者高袓帝少子也其母故趙王張敖美人
高祖帝八年從東垣過趙趙王獻之美人厲王母也得
[028-1b]
幸焉有身趙王敖弗不敢内宫為築外宫而舍之及貫
高等謀反柏人事發覺并逮治王盡收捕王母兄弟美
人繫之河内厲王母亦繫告吏曰日得幸上有身子吏
以聞上上方怒趙王未及理厲王母厲王母弟趙兼因
辟陽侯言吕后吕后妒弗不肯白辟陽侯不彊爭及厲王
母已生厲王恚即自殺吏奉厲王詣上上悔令吕后母
之而葬厲王其母真定真定厲王母之家在焉父世縣
也高祖十一年十月淮南王黥布反立子長為淮南王
[028-2a]
王黥布故地凡四郡上自將兵擊滅布即立子長為淮
南厲王遂即位厲王蚤失母常附吕后孝惠呂后時以
故得幸無患害而然常心怨辟陽侯弗不敢發及孝文
帝初即位淮南王自以為最親驕蹇數不奉法上以親
故常寛赦之三年入朝甚横從上入苑囿獵與上同車
輦常謂上大兄厲王有材力力能扛鼎乃往請辟陽侯
辟陽侯出見之即自袖鐵褏金椎椎辟陽侯之令命從
者魏敬剄刑之厲王乃馳走詣闕下肉袒而謝曰臣母
[028-2b]
不當坐趙時事其時辟陽侯力能得之吕后弗不争罪
一也趙王如意子母無罪吕后殺之辟陽侯弗不争罪
二也吕后王諸吕欲以危劉氏辟陽侯弗不爭罪三也
臣謹為天下誅賊臣辟陽侯報母之仇謹伏闕下請罪
孝文帝傷其志為親故弗不治赦厲王之當是時自薄
太后及太子諸大臣皆憚厲王厲王以此歸國益驕恣
不用漢法出入稱警蹕稱制自為作法令擬於天子數
上書不遜順文帝重自切責之時帝舅薄昭為將軍尊
[028-3a]
重上令昭予厲王書諫數之曰竊聞大王剛直而勇慈
惠而厚貞信多斷是天以聖人之資奉大王也甚盛不
可不察今大王所行不稱天資皇帝初即位易侯邑在
淮南者大王不肯皇帝卒易之使大王得三縣之實甚
厚大王以未嘗與皇帝相見入朝見未畢昆弟之歡而
殺列侯以自為名皇帝不使吏與其問赦大王甚厚漢
法二千石缺輒言漢補大王逐漢所置而請自置相二
千石皇帝骩天下正法而許大王甚厚大王欲屬國為
[028-3b]
布衣守冢真定皇帝不許使大王毋失南面之尊甚厚
大王宜日夜奉法度修貢職以稱皇帝之厚徳今迺輕
言恣行以負謗於天下甚非計也夫大王以千里為宅
居以萬民為臣妾此高皇帝之厚徳也髙帝䝉霜露沬
風雨赴矢石野戰攻城身被創痍以為子孫成萬世之
業艱難危苦甚矣大王不思先帝之艱苦日夜怵惕修
身正行養犧牲豐粢盛奉祭祀以無忘先帝之功徳而
欲屬國為布衣甚過且夫貪讓國土之名輕廢先帝之
[028-4a]
業不可以言孝父為之基而不能守不賢不求守長陵
而求之真定先母後父不誼數逆天子之令不順言節
行以高兄無禮幸臣有罪大者立斷小者肉刑不仁貴
布衣一劒之任賤王侯之位不知不好學問大道觸情
妄行不祥此八者危亡之路也而大王行之棄南面之
位奮諸賁之勇常出入危亡之路臣之所見高皇帝之
神必不廟食於大王之手明白昔者周公誅管叔放蔡
叔以安周齊桓殺其弟以反國秦始皇殺兩弟遷其母
[028-4b]
以安秦項王亡代高帝奪之國以便事濟北舉兵皇帝
誅之以安漢故周齊行之於古秦漢用之於今大王不
察古今之所以安國便事而欲以親戚之意望於太上
不可得也亡之諸侯游宦事人及舍匿者論皆有法其
在王所吏主者坐今諸侯子為吏者御史主為軍吏者
中尉主客出入殿門者衞尉太行主諸從蠻夷來歸誼
及以亡名數自占者内史縣令主相欲委下吏無與其
禍不可得也王若不改漢繫大王邸論相以下為之奈
[028-5a]
何夫墮父大業退為布衣所哀幸臣皆伏法而誅為天
下笑以羞先帝之徳甚為大王不取也宜急改操易行
上書謝罪曰臣不幸早失先帝少孤吕氏之世未嘗忘死
陛下即位臣怙恩徳驕盈行多不軌追念辠過恐懼伏
地待誅不敢起皇帝聞之必喜大王昆弟歡忻於上羣
臣皆得延壽於下上下得宜海内常安願孰計而疾行
之行之有疑禍如𤼵矢不可追己王得書不説六年令
男子但等七十人與棘蒲侯柴武太子竒謀以輦輦車
[028-5b]
四十乗反谷口令人使閩越匈奴事覺治之迺使使召
淮南王淮南王至長安丞相臣張蒼典客臣馮敬行御
史大夫事與宗正臣廷尉臣賀備盜賊中尉臣福雜
奏昧死言淮南王長廢先帝法不聽天子詔居處無度
為黄屋蓋乘輿出入擬儗於天子擅為法令不用漢法
及所置吏以其郎中春為丞相收聚收漢諸侯人及有
罪亡者匿與居為治家室賜與其財物爵禄田宅爵或
至闗内侯奉以二千石所不當得欲以有為大夫但士
[028-6a]
伍開章等七十人與棘蒲侯太子竒謀反欲以危宗廟
社稷使開章隂告長與謀使閩越及匈奴發其兵開章
之淮南見長長數與坐語飲食為家室娶婦以二千石
俸奉之開章使人告但己言之王春使使報但等吏亊
覺知使長安尉竒等往捕開章長匿不予與故中尉蕳
忌謀殺以閉口為棺槨衣衾葬之肥陵邑謾吏曰不知
安在又佯陽聚土樹表其上曰開章死埋葬此下及長
身自賊殺無罪者一人令吏論殺無罪者六人為亡命
[028-6b]
棄市罪詐捕命者以除罪擅罪人罪人無告劾繫治城
旦舂以上十四人赦免罪人死罪十八人城旦舂以下
五十八人賜人爵闗内侯以下九十四人前日長病陛
下心憂苦之使使者賜書棗脯長不欲受賜不肯見拜
使者南海民處廬江界中者反淮南吏卒擊之陛下以
淮南民貧苦遣使者齎賜長帛五千十匹以賜吏卒勞
苦者長不欲受賜謾言曰無勞苦者南海民王織上書
獻璧帛皇帝忌擅燔其書不以聞吏請召治忌長不遣
[028-7a]
謾言曰忌病春又請長願入見長怒曰汝欲離我自附
漢長所犯不軌當棄市臣請論如法制曰朕不忍致置
法於王其與列侯吏二千石議臣蒼臣敬臣逸臣福臣
賀昧死言臣謹與列侯吏二千石臣嬰等四十三人議
皆曰長不奉法度不聽天子詔乃隂聚徒黨及謀反者
厚養亡命欲以有為臣等議宜論如法制曰朕不忍致
法於王其赦長死罪廢勿王臣蒼等昧死言長有大死
罪陛下不忍致法幸赦廢勿王有司奏臣請處蜀郡嚴
[028-7b]
道邛郵遣其子子母從居縣為築蓋家室皆廩日三食
給薪菜鹽豉炊食器席蓐臣等昧死請請布告天下制
曰計食長給肉日五斤酒二斗令故美人才材人得幸
者十人從居他可於是盡誅所興謀者於是迺遣淮南
王長載以輜車令縣以次𫝊是時袁爰盎諫上曰上素
驕淮南王弗不為置嚴傅相傅以故至此且淮南王為
人剛今暴摧折之臣恐其卒逢霧露病死陛下為有殺
弟之名奈何上曰吾特苦之耳今令復之縣𫝊淮南王
[028-8a]
者皆不敢𤼵車封淮南王乃謂侍者曰誰謂乃公勇者
吾安能勇吾以驕故不聞吾過故至此人生一世間安
能邑邑如此迺不食而死縣𫝊者不敢發車封至雍雍
令𤼵封之以死聞上悲哭甚悲謂袁爰盎曰吾不聽從
公言卒亡淮南王盎曰淮南王不可奈何願陛下自寛
上曰為之奈何盎曰獨斬丞相御史以謝天下迺可上
即令丞相御史遂考逮諸縣𫝊送淮南王不發封餽侍
者皆棄市乃以列侯葬淮南王於雍置守冢三十戸家
[028-8b]
孝文八年上憐淮南王淮南王有子四人年皆七八歳
乃封子安為阜陵侯子勃為安陽侯子賜為周陽周侯
子良為東城侯孝文十二年民有作歌歌淮南厲王曰
一尺布尚可縫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能相容上
聞之乃歎曰昔堯舜放逐骨肉周公殺管蔡天下稱聖
何者不以私害公天下豈以為我為貪淮南王地耶迺
徙城陽王王淮南故地而追尊諡淮南王為厲王置園
復如諸侯儀孝文十六年徙淮南王喜復故城陽上憐
[028-9a]
淮南厲王廢法不軌自使失國蚤死夭迺徙淮南王喜
復王故城陽而乃立其厲王三子王淮南故地三分之
阜陵侯安為淮南王安陽侯勃為衡山王周陽周侯賜
為廬江王皆復得厲王時地叄分之東城侯良前薨無
後也孝景三年呉楚七國反呉使者至淮南淮南王欲
發兵應之其相曰大王必欲發兵應呉臣願為將王乃
屬相兵之淮南相已將兵因城守不聽王而為漢漢亦
使曲城侯兵救淮南淮南以故得完呉使者至廬江廬
[028-9b]
江王弗不應而往來使越呉使者至衡山衡山王堅守
無二心孝景四年呉楚己破衡山王朝上以為貞信乃
勞苦之曰南方卑濕徙衡山王王於濟北所以褒之及
薨遂賜謚為貞王廬江王以邉越數使使相交故徙為
衡山王王江北淮南王如故
淮南王安為人好讀書鼓琴不喜弋獵狗馬馳騁亦欲
以行隂徳拊循百姓流名譽天下招致賔客方術之士
數千人作為内書二十一篇外書甚衆又有中篇八卷
[028-10a]
言神仙黄白之術亦二十餘萬言時武帝方好藝文以
安屬為諸父辯博善為文辭甚尊重之毎為報書及賜
常召司馬相如等視草迺遣初安入朝獻所作内篇新
出上愛秘之使為離騷𫝊旦受詔日食時上又獻頌徳
及長安都國頌毎宴見談説得失及方技賦頌昏暮然
後罷時時怨望厲王死時欲畔逆未有因也及建安二
年淮南王安初入朝素雅善太尉武安侯武安侯時為
太尉乃逆王迎之霸上與王語曰方今上無太子大王
[028-10b]
親髙皇帝孫行仁義天下莫不聞即宫車一日晏駕非
大王當尚誰立者淮南王大喜厚遺武安侯金財物寳
賂陰結其羣臣賔客江淮間多輕薄以厲王遷死感激
安拊循百姓為畔逆事建元六年彗星見淮南王心怪
之或説王曰先呉軍起時彗星出長數尺然尚流血千
里今彗星長竟天天下兵當大起王心以為上無太子
天下有變諸侯並争愈益治器械攻戰具積金錢賂遺
郡國諸侯游士竒材諸辯士為方畧者妄作妖言諂阿
[028-11a]
諛王王喜多賜予之金錢而謀反滋甚淮南王有女陵
慧有口辯王愛陵嘗多予金錢為中詗長安約結上左
右元朔三二年上賜淮南王几杖不朝淮南王王后荼
王愛幸之王后生太子遷為太子遷取王皇太后外孫
修成君女為太子妃王謀為反具畏太子妃知而内泄
事迺與太子謀令詐弗不愛三月不同席王乃詳陽為
怒太子閉太子使與妃同内三月太子終不近妃妃求
去王乃上書謝歸去之王后荼太子遷及女陵得愛幸
[028-11b]
王擅國權侵奪民田宅妄致繫人元朔五年太子學用
劒自以為人莫及聞郎中靁雷被巧乃召與戲被一壹
再辭讓誤中太子太子怒被恐此時有欲從軍者輒詣
京師長安被即願奮擊匈奴太子遷數惡被於王王使
郎中令斥免欲以禁後元朔五年被遂亡至之長安上
書自明詔下其事下廷尉河南河南治逮淮南太子王
王后計欲無毋遣太子遂𤼵兵反計未定猶豫與十餘
日未定㑹有詔即訊太子當是時淮南相怒壽春丞留
[028-12a]
太子逮不遣劾不敬王以請相相弗不聽王使人上書
告相事下廷尉治蹤從跡連王王使人候伺司漢公卿
分卿請逮捕治王王恐事欲發兵太子遷謀曰漢使即
逮王王令人衣衛士衣持㦸居庭中王旁有非是者則
即刺殺之臣亦使人刺殺淮南中尉迺舉兵未晩也是
時上不許公卿請而遣漢中尉宏即訊驗王王聞漢使
來即如太子謀計漢中尉至王視漢中尉其顔色和訊
問王以斥靁被事耳王自度無何不發中尉還以聞公
[028-12b]
卿治者曰淮南王安擁雍閼求奮擊匈奴者靁被等廢
格明詔當棄市詔弗不許公卿請廢勿王上詔弗不許
公卿請削五縣詔可削二縣使中尉宏赦淮南王其罪
罰以削地中尉入淮南界宣言赦王王初聞漢公卿請
誅之未知得削地聞漢使來恐其捕之乃與太子謀刺
之如前計及中尉至即賀王王以故不發其後自傷曰
吾行仁義見削地寡人甚耻之然淮南王削地之後其
為謀反益甚諸使者道從長安來為妄妖言言上無男
[028-13a]
漢不治即喜即言漢廷治有男王即怒以為妄言非也
王日夜與伍被左呉等按輿地圖部署兵所從入王曰
上無太子宫車即晏駕廷大臣必徴膠東王不即常山
王諸侯並争吾可以無備乎且吾高祖帝孫親行仁義
陛下遇我厚吾能忍之萬世之後吾寧能北面而臣事
豎子乎漢書連下王有孽子/此下文入伍被𫝊伍被楚人也或言其先伍
子胥後也被以材能稱為淮南中郎是時淮南王安好
術學折節下士招致英雋以百數被為冠首久之淮南
[028-13b]
王隂有邪謀被數㣲諫後王坐東宫召伍被欲與謀計
事呼之曰將軍上被悵然曰上寛赦大王王復安得此
亡國之語言乎臣聞昔子胥諫呉王呉王不用迺曰臣
今見麋鹿游姑蘇之臺也今臣亦將見宫中生荆棘露
霑衣也於是王怒繫伍被父母囚之三月王復召被曰
將軍許寡人乎被曰不直來小臣將為大王畫計耳臣
聞聰者聽於無聲明者見於未形故聖人萬舉而萬全
昔文王一壹動而功顯于千萬世列為三代王此所謂
[028-14a]
因天心以動作者也故海内不期而隨此千歳之可見
者夫百年之秦近世之呉楚亦足以喻國家之存亡矣
漢書被𫝊連下王/曰方今漢廷治乎臣不敢避子胥之誅願大王母為呉
王之聽昔往者秦為無道殘賊天下絶先王之道殺術
士燔詩書滅聖跡棄禮義尚詐力任刑罰法轉負海瀕
之粟致之于西河當是之時男子疾耕不足於糟糠粮
餽女子紡績不足於葢形遣䝉恬築長城東西數千里
暴兵露師常數十萬死者不可勝數僵尸千里滿野流
[028-14b]
血頃畝千里於是百姓力竭屈欲為亂者十家室而五
又使徐福入海求仙藥神異物還為偽辭曰臣見海中
大神言曰汝西皇之使邪臣答曰然汝何求曰願請延
年益壽藥神曰汝秦王之禮薄得觀而不得取即從臣
東南至蓬萊山見芝城宫闕有使者銅色而龍形光上
照天於是臣再拜問曰宜何資以獻海神曰以令名男
子若振女與百工之事即得之矣秦皇帝大説多齎珍
寳遣振童男女三千人資之五榖種種百工而行徐福
[028-15a]
得平原廣大澤止王不來於是百姓悲痛相愁思欲為
亂者十家室而六又使尉佗踰五嶺攻百越尉佗知中
國勞極止王南越不來使人上書求女無夫家者三萬
人以為士卒衣補秦皇帝可其萬五千人行者不還往
者莫返於是百姓離心瓦解欲為亂者十家室而七伍/𫝊
連下興萬乗之駕至叩心/怨上欲為亂者十室而八客謂高皇帝曰待之聖人當
起東南間不一年歳陳勝呉廣大呼發矣高皇帝始於
豐沛一倡劉項並和天下不期而響嚮應者不可勝數
[028-15b]
也此所謂蹈瑕釁候間因秦之亡時而動者也百姓願
之若枯旱之望雨故起于行陳之中而立為天子以成
帝王之功功髙三王徳𫝊無窮今大王見髙皇帝祖得
天下之易也獨不觀近世之呉楚乎伍𫝊連下當今陛/下臨制至被以為
過/矣夫呉王賜號為劉氏祭酒受几杖而復不朝王四郡
之衆地方數千里内鑄消采山銅以為錢東煑海水以
為鹽上取伐江陵之木以為船一船之載當中國數十
兩車國富民衆行珠玉金帛珍寳賂諸侯宗室大臣獨
[028-16a]
竇氏不與計定謀成與七國合從舉兵而西破於大梁
敗於狐父奔走而東還至於丹徒為越人所禽之死於
丹徒頭足異處身死滅絶祀絶為天下笑戮夫以呉越
之衆不能成功者何也誠逆天道違衆而不知見時也
伍傳連下王曰/男子之所死者方今且大王之兵衆不能十分呉楚之
一天下安寧有又萬倍於呉楚秦之時願大王從用臣
之計大王不從臣之計今見大王事必不成而語先泄
也臣聞㣲箕子過故國而悲於是作麥秀之歌是痛紂
[028-16b]
之不用王子比干之言也故孟子曰紂貴為天子死曽
不若如匹夫是紂先自絶於天下久矣非死之日而天
下去之也今臣亦竊悲大王棄千乘之君必且將賜絶
命之書為羣臣先身死於于東宫也於是王氣怨結而
不揚涕滿匡而横流即被因流涕而起歴階而去伍𫝊/連下
後王復/召問被王有孽子不害最長王弗不愛王王后太子皆
不以為子兄數不害有子建材高有氣常怨望太子不
省其父又怨時諸侯皆得分子弟為侯而淮南王獨有
[028-17a]
二兩子一子為太子而建父獨不得為侯建陰結交欲
告敗害太子以其父代之太子知之數捕繫而榜笞建
建具知太子之欲謀欲殺漢中尉即使所善壽春莊芷
嚴正以元朔六年上書於天子曰毒藥苦於口利於病
忠言逆於耳利於行今淮南王孫建材能高淮南王王
后荼荼子太子遷常疾害建建父不害無罪擅數捕繫
欲殺之今建在可徴問具知淮南王陰事書既聞上以
其事下廷尉廷尉下河南治是時歳元朔六年也故辟
[028-17b]
陽侯孫審卿善丞相公孫𢎞怨淮南厲王殺其大父乃
深購陰求淮南事而搆之於𢎞𢎞迺疑淮南有畔逆計
謀深探窮治其獄河南治建辭引淮南太子及黨與初
王數以舉兵謀問伍被被常諫之以呉楚七國為效王
引陳勝呉廣被復言形勢不同必敗亡及建見治王恐
國陰亊泄欲𤼵復問被被為言𤼵兵權變語在被𫝊漢/書
連下於是/王鋭欲𤼵淮南王患之欲𤼵問伍被曰方今漢廷治乎
亂乎伍被曰天下治王意不説謂伍被曰公何以言天
[028-18a]
下治也被對曰彼竊觀朝廷之政君臣之義父子之親
夫婦之别長幼之序皆得其理上之舉錯遵古之道風
俗紀綱未有所缺也重裝富賈周流天下道無不通故
交易之道行南越賔服羌入貢獻東甌入降朝廣長
榆開朔方匈奴折翅傷翼失援不振雖未及古太平之
時然猶為治也王怒被謝死罪王又謂被曰山東即有
兵變漢必使大將軍將而制山東公以為大將軍何如
人也被曰被臣所善者黄義從大將軍擊匈奴還告被
[028-18b]
曰言大將軍遇士大夫有以禮於與士卒有恩衆皆樂
為之用騎上下山若如蜚飛材幹力絶人被以為材能
如此數將習兵未易當也及謁者曹梁使長安來言大
將軍號令明當敵勇敢常為士卒先須士卒休迺舍穿
井未通須士卒盡得水乃迺敢飲軍罷士卒盡已渡踰
河迺渡度皇太后所賜金帛錢盡以賞賜軍吏雖古名
將弗不過也王黙然曰夫蓼太子知畧不世出非常人
也以為漢廷公卿列侯皆如沐猴而冠耳被曰獨先刺
[028-19a]
大將軍乃可舉事淮南王見建已徴治恐國陰事且覺
欲𤼵被又以為難王乃復問被曰公以為呉興舉兵是
邪非也邪被曰以為非也伍𫝊下連上夫呉王/賜號為劉氏祭酒呉王至
富貴也舉事不當身死丹徒頭足異處子孫無遺類臣
為呉王悔之甚願王孰慮之無為呉王之所悔王曰男
子之所死者一言耳且呉何知反漢將一日過成臯者
四十餘人今我令樓緩先要成臯之口周被下潁川兵
塞轘轅伊闕之道陳定發南陽兵守武闗河南太守獨
[028-19b]
有雒陽耳何足憂然此北尚有臨晉闗河東上黨與河
内趙國界者通谷數行人言曰絶成臯之口道天下不
通據三川之險招山東天下之兵舉事如此公以為何
如被曰臣見其禍未見其福也伍𫝊連下後漢逮淮南/王孫建繫治之起至未
見其/福也王曰左呉趙賢朱驕如皆以為有福什事八九成
公獨以為有禍無福何也被曰大王之羣臣近幸素能
使衆者皆前繫詔獄餘無可用者王曰陳勝呉廣無立
錐之地千百人之聚起於大澤奮臂大呼而天下響嚮
[028-20a]
應西至於戲而兵百二十萬今吾國雖小然而勝兵者
可得二十餘萬非直適戍之衆鐖鑿棘矜也公何以言
有禍無福被曰伍𫝊連上臣不/敢避子胥之誅往者秦為無道殘賊天
下興萬乗之駕作阿房之宫收太半之賦𤼵閭左之戍
父不寧子兄不便安弟政苛刑峻慘天下熬然若焦民
皆引領而望傾耳而聽悲號仰天叩心而怨上故陳勝
大呼天下響應欲為亂者十室而八伍𫝊連上客謂髙/皇帝至近世之呉
楚/乎當今陛下臨制天下一壹齊海内汎汜愛蒸庶布徳
[028-20b]
施惠口雖未言聲疾雷霆震令雖未出化馳如神心有
所懷威動萬千里下之應上猶影景響嚮也而大將軍
材能不特非真章邯楊熊也大王以陳勝呉廣諭論之
被以為過矣伍𫝊連上且大王之兵/衆不能什分呉楚之一後王復召問被曰
茍如公言不可以儌幸邪被曰必不得已被有愚計王
曰奈何被曰當今諸侯無異心百姓無怨氣朔方之郡
田土地廣水草美民徙者不足以實其地臣之愚計可
偽為丞相御史請書徙郡國豪傑桀任俠及有耐罪以
[028-21a]
已上以赦令除其罪家産五十萬以上者皆徙其家屬
朔方之郡益𤼵甲卒急其㑹日又偽為左右都司空上
林中都官詔獄逮書逮諸侯太子及幸臣如此則民怨
諸侯懼即使辯武士隨而説之儻黨可以儌幸什得一
乎王曰此可也雖然吾以為不至若此専發而已伍𫝊/此下
云後事𤼵覺連下本𫝊被詣吏自告與淮南/王謀反踪跡如此下接天子以伍被雅辭於是王鋭
欲𤼵乃令官奴入宫中作皇帝璽丞相御史大夫將軍
軍吏中二千石都官令丞印及旁郡太守都尉印漢使
[028-21b]
節法冠欲如伍被計使人偽為得罪而西事大將軍丞
相一日發兵使人即刺殺大將軍衛青而説丞相𢎞下
之如發蒙耳王欲發國中兵恐其相二千石不聽王迺
與伍被謀先殺相二千石偽為失火宫中相二千石救
火至即因殺之計未决又欲令人衣求盜衣持羽檄從
東南方來呼言曰南越兵入界欲因以發兵乃使人至
之廬江㑹稽為求盜未𤼵决本𫝊連下廷尉以/建辭連太子遷後漢逮
淮南王孫逮繫治之王恐陰事泄謂問伍被曰事至吾
[028-22a]
欲遂𤼵天下勞苦有間矣諸侯頗有失行皆自疑我吾
舉兵西鄉諸侯必有應我者即無應奈何即還畧衡山
勢不得不𤼵被曰南收畧衡山以擊廬江有尋陽之船
守下雉之城結九江之浦絶豫章之口彊弩臨江而守
以禁南郡之下東收江都保㑹稽南通勁越屈彊江淮
間猶可以得延歳月之壽耳未見其福也伍傳連上王/曰左呉趙賢
王曰善無以易此急則走越耳於是廷尉以王孫建辭
連淮南王太子遷聞上遣廷尉監因拜與淮南中尉逮
[028-22b]
捕太子至淮南淮南王聞與太子謀召相二千石欲殺
而發兵召相相至内史以出為解中尉曰臣受詔使不
得見王王念獨殺相而内史中尉不來無益也即罷相
王計猶豫與計未决太子念所坐者謀刺殺漢中尉所
與謀殺者已死以為口絶乃謂王曰羣臣可用者皆前
繫今無足與舉事者王以為非時發恐無功臣願㑹逮
王亦偷愈欲休即許太子太子即自剄刑不殊伍被自
詣吏因具告與淮南王謀反反蹤跡具如此伍傳用此/𫝊被詣吏
[028-23a]
自告以下語下接天子/以伍被至遂誅被𫝊終吏因捕太子王后圍王宫盡求
捕王所與謀反賔客在國中者索得反具以聞上下公
卿治所連引與淮南王謀反列侯二千石豪傑桀數千
人皆以罪輕重受誅衡山王賜淮南王弟也當坐收有
司請逮捕衡山王天子上曰諸侯各以其國為本不當
相坐與諸侯王列侯㑹肄丞相諸侯議趙王彭祖列侯
臣讓等四十三人議皆曰淮南王安甚大逆無道謀反
明白當伏誅膠西王臣端議曰淮南王安廢法度行邪
[028-23b]
辟有懷詐偽心以亂天下熒營惑百姓倍背畔宗廟妄
作妖言春秋曰臣無毋將將而誅安罪重於將謀反形
已定臣端所見其書節印圖及他逆無亡道事驗明白
甚大逆無道當伏其法而論國吏二百石以上及比者
宗室近幸臣不在法中者不能相教當皆當免官削爵
為士伍毋得宦為吏者其非吏他贖死金二斤八兩以
章臣安之罪使天下明知臣子之道毋敢復有邪僻倍
背畔之意丞相𢎞廷尉湯等以聞天子上使宗正以符
[028-24a]
節治王未至淮南王安自剄刑殺王后荼太子遷諸所
與謀反者皆族收夷連下/國除天子以伍被雅辭多引漢之
美欲勿誅廷尉張湯進曰被首為之王畫反謀計被罪
無赦遂誅被伍傳/止此國除為九江郡
衡山王賜王后乘舒生子三人長男爽為太子次男孝
次女無采少男孝又姬徐來生子男女四人美人厥姬
生子二人衡山王淮南王衡山兄弟相責望禮節間不
相能衡山王聞淮南王作為畔逆反具亦心結賔客以
[028-24b]
應之恐為所并元光六年衡山王入朝其謁者衛慶有
方術欲上書事天子王怒故劾慶死罪彊榜服之衡山
内史以為非是郤其獄王使人上書告内史内史治言
王不直王又數侵奪人田壞人冢以為田有司請逮治
衡山王天子上不許為置吏二百石以上衡山王以此
恚與奚慈張廣昌謀求能為兵法候星氣者日夜從縱
容臾王密謀反事王后乘舒死立徐來為王后厥姬俱
幸兩人相妒厥姬乃惡王后徐來於太子曰徐來使婢
[028-25a]
蠱道殺太子母太子心怨徐來徐來兄至衡山太子與
飲以刃刺刑傷王后兄之王后以此怨怒太子數毁惡
太子之於王太子女弟無采嫁棄歸與奴姧又與客姧
太子數以數讓無采之無采怒不與太子通王后聞之
即善遇無采無采及中兄孝孝少失母附王后王后以
計愛之與共毁太子王以故數繫笞太子元朔四年中
人有賊傷王后假母者王疑太子使人傷之笞太子後
王病太子時稱病不侍孝王后無采惡太子太子實不
[028-25b]
病自言病有喜色王於是大怒欲廢太子而立其弟孝
王后知王決廢太子又欲并廢孝王后有侍者善舞王
幸之王后欲令侍者與孝亂以汚之欲并廢兄弟二子
而以立其已子廣代太子之太子爽知之念后數惡已
無已時欲與亂以止其口王后飲太子太子前為壽因
據王后股求與王后卧王后怒以告王王乃召欲縛而
笞之太子知王常欲廢已而立其弟孝乃謂王曰孝與
王御者姧無采與奴姧王彊始食請上書即倍背王去
[028-26a]
王使人止之莫能禁王乃自駕追捕太子太子妄惡言
王械繫太子宫中孝日益以親幸王竒孝材能迺佩之
王印號曰將軍令居外宅家多給金錢招致賔客賔客
來者㣲知淮南衡山有逆計皆日夜從容將養勸之王
迺使孝客江都人救枚赫陳喜作輣車鏃鍛矢刻天子
璽將相軍吏印王日夜求壯士如周丘等數稱引呉楚
反時計畫以約束衡山王非敢效淮南王求即天子位
畏淮南起并其國以為淮南已西發兵定江淮之間而
[028-26b]
有之望如是元朔五年秋衡山王當朝六年過淮南淮
南王迺昆弟語除前郤陳約束反具衡山王即上書謝
病上賜書不朝元朔六年中衡山王迺使人上書請廢
太子爽立孝為太子爽聞即使所善白嬴之長安上書
言衡山王與子謀逆言孝作輣兵車鏃鍛矢與王御者
奸欲以敗孝白嬴至長安未及上書即吏捕嬴以淮南
事繫王聞爽使白嬴上書之恐其言國隂事即上書反
告太子爽所以為不道棄市罪事事下沛郡治元朔狩
[028-27a]
七元年冬有司公卿下沛郡求捕所與淮南王謀反者
未得得陳喜於衡山王子孝家吏劾孝首匿喜孝以為
陳喜雅數與王計謀反恐其發之聞律先自告除其罪
又疑太子使白嬴上書發其事即先自告告所與謀反
者救枚赫陳喜等廷尉治事驗公卿請逮捕衡山王治
之天子上曰勿捕遷遣中尉安大行息即問王王具以
情實對吏皆圍王宫而守之中尉大行還以聞公卿請
遣宗正大行與沛郡雜治王王聞即自剄殺孝先自告
[028-27b]
反告除其罪孝坐與王御婢姧棄市及王后徐來亦坐
蠱殺前王后乘舒及太子爽坐告王告父不孝皆棄市
諸坐與衡山王謀反者皆族誅國除為衡山郡
太史公贊曰詩之所謂云戎狄是膺荆舒是懲信哉是
言也淮南衡山親為骨肉疆土千里列為在諸侯不務
遵蕃臣職以承輔天子而専剸挾懐邪辟之計謀為畔
逆仍父子再亡國各不終其身為天下笑此非獨王過
也亦其俗薄臣下漸靡使然也夫荆楚僄剽勇輕悍好
[028-28a]
作亂乃自古記之矣
 
 
 
 
 
 
 
[028-28b]
 
 
 
 
 
 
 
 班馬異同卷二十八



穆天子傳 神異經 海內十洲記 漢武帝內傳 洞冥記 拾遺記 搜神記 搜神後記 異苑 續齊諧記 還冤記 集異記 杜陽雜編 前定錄 桂苑叢談 劇談錄 宣室志 唐闕史 甘澤謠 開天傳信記 稽神錄 江淮異人錄 茅亭客話 太平廣記 分門古今類事 陶朱新錄 睽車志 夷堅志甲 博物志 述異記 西陽雜俎 清異錄 續博物志 法藏碎金錄 道院集要 黃帝陰符經講義 列仙傳 續仙傳 無上妙道文始真經 道德寶章 道德經註 道德真經指歸 文子 文子纘義 沖虛至德真經解 釋文 南華真經口義 南華真經新傳 莊子注 神仙傳 御定道德經註 老子說畧 古文龍虎經註疏 周易參同契分章通真義 周易參同契分章註 周易參同契釋疑 易外別傳 席上腐談:END: 真誥 無能子 雲笈七籤 抱朴子內篇 道藏目錄詳註 老子翼 楚辭章句 楚詞補注 離騷草木疏 欽定補繪蕭雲從離騷全圖 揚子雲集 蔡中郎集 孔北海集 曹子建集 嵇中散集 陸士龍文集 陶淵明集 璇璣圖詩讀法 鮑明遠集 謝宣域集 昭明太子集 何水部集 江文通集 庾開府集箋註 庾子山集 徐孝穆集箋注 東臯子集 寒山詩集 王子安集 盈川集 盧昇之集 駱丞集 陳拾遺集 張燕公集 李北海集 曲江集 李太白文集 李太白集分類補註 李太白集注 九家集注杜詩 補注杜詩 集千家註杜工部詩集 杜詩攟 杜詩詳註 王右丞集箋注 高常侍集 常建詩 孟浩然集 唐儲光羲詩集 次山集 顏魯公集 宗玄集 杼山集 劉隨州集 韋蘇州集 蕭茂挺文集 李遐叔文集 錢仲文集 翰苑集 權文公集 韓集擧正 原本韓集考異 呂衡州集 張司業集 皇甫持正集 李文公集 歐陽行周文集 李元賓文編 孟東野詩集 長江集 昌谷集 絳守居園池記 王司馬集 沈下賢集 箋註評點李長吉歌詩 追昔遊集 會昌一品集 元氏長慶集 白氏長慶集 白香山詩集 鮑溶詩集 樊川文集 姚少監詩集 李義山詩集 李義山文集箋注 李義山詩集注 溫飛卿詩集箋注 丁卯詩集 文泉子集 李群玉詩集 黎嶽集 孫可之集 麟角集 曹祠部集 文藪 笠澤藂書 甫裏集 詠史詩 雲臺編 司空表聖文集 韓內翰別集 唐風集 唐英歌詩 玄英集 黃御史集 羅昭諫集 徐正字詩賦 白蓮集 禪月集 浣花集 廣成集 騎省集 河東集 咸平集 逍遙集 乖崖集 忠湣集 小畜集 南陽集 武夷新集 林和靖集 穆參軍集 元獻遺文 文莊集 春卿遺稿 東觀集 元憲集 景文集 文恭集 武溪集 安陽集 范文正集 河南集 孫明復小集 徂徠集 端明集 祠部集 鐔津集 祖英集 蘇學士集 蘇魏公文集 伐檀集 華陽集 古靈集 傳家集 清獻集 旴江集 金氏文集 公是集 彭城集 邕州小集 都官集 丹淵集 西溪集 鄖溪集 錢塘集 淨德集 安嶽集 元豐類稿 龍學文集 宛陵集 忠肅集 無為集 王魏公集 范太史集 潞公文集 擊壤集 鄱陽集 曲阜集 周元公集 南陽集 節孝集 文忠集 第一冊 文忠集 第二冊 歐陽文粹 樂全集 范忠宣集 嘉祐集 臨川文集 王荊公詩注 廣陵集 東坡全集 第一冊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