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班馬異同 > 班馬異同 卷二十二


[022-1a]
欽定四庫全書
 班馬異同卷二十二
             宋 倪思 編
李將軍列𫝊第四十九 史記一百九
李廣蘇建𫝊第二十四 漢書五十四
李將軍廣者隴西成紀人也其先曰李信秦時為將逐
得燕太子丹者也故槐里徙成紀廣家世世受射孝文
帝十四年匈奴大入蕭關而廣以良家子從軍擊胡用
[022-1b]
善騎射殺首虜多為漢中郎廣從弟李蔡亦為郎皆為
武騎常侍秩八百石嘗數從行有所衝陷折關及射獵
格殺猛獸而文帝曰惜乎子廣不遇逢時如令子當高
帝時祖世萬戸侯豈足道哉及孝景帝初立即位廣為
隴西都尉徙為騎郎將呉楚軍反時廣為驍騎都尉從
太尉亞夫擊呉楚軍取旗顯功名戰昌邑下顯名以梁
王授廣將軍印故還賞不行徙為上谷太守數與匈奴
日以合戰典屬國公孫昆邪為上泣曰李廣才材氣天
[022-2a]
下無雙自負其能數與虜敵戰确恐亡之於是上乃徙
廣為上郡太守後廣轉為邊郡太守徙上郡嘗為隴西
北地鴈門代郡雲中太守皆以力戰為名匈奴大侵入
上郡天子上使中貴人從廣勒習兵擊匈奴中貴人者
將騎數十騎縱從見匈奴三人與戰三人還射傷中貴
人殺其騎且盡中貴人走廣廣曰是必射雕者也廣乃
遂從百騎往馳三人三人亡馬歩行行數十里廣令其
騎張左右翼而廣身自射彼三人者殺其二人坐得一
[022-2b]
人果匈奴射雕者也已縳之上馬山望匈奴有數千騎
見廣以為誘騎皆驚上山陳廣之百騎皆大驚恐欲馳
還走廣曰吾我去大軍數十里今如此以百騎走匈奴
追射我立盡今我留匈奴必以我為大將軍誘之誘必
不敢擊我擊廣令諸騎曰前前未到匈奴陳二里所止
令曰皆下馬解鞍其騎曰虜多且近如是解鞍即有急
奈何廣曰彼虜以我為走今皆解鞍以示不走去用堅
其意於是胡騎遂不敢擊有白馬將出䕶其兵李廣上
[022-3a]
馬與十餘騎犇射殺胡白馬將而復還至其百騎中解
鞍令士皆縱馬卧是時㑹暮胡兵終怪之不弗敢擊夜
半時胡兵亦以為漢有伏軍兵於旁傍欲夜取之胡皆
即引兵而去平旦李廣乃歸其大軍大軍不知廣所之
故弗從後徙為隴西北地鴈門雲中太守居久之孝景
崩武帝立即位左右以為言廣名將也於由是廣以上
郡太守入為未央衛尉而程不識時亦為長樂衛尉程
不識故與李廣俱以邊太守將軍屯及出擊胡而廣行
[022-3b]
無部伍曲行陣陳就善水草屯頓舍止人人自便不擊
刁斗以自衛莫府省約文書籍事然亦逺斥候未嘗遇
害程不識正部曲行伍營陣陳擊刁斗士吏治軍簿至
致明軍不得休息自便然亦未嘗遇害不識曰李廣將
軍極簡易然虜卒犯之無以禁也而其士卒亦佚樂咸
樂為之死我軍雖煩擾然虜亦不得犯我是時漢邊郡
李廣程不識皆為名將然匈奴畏李廣之略士卒亦多
樂從李廣而苦程不識程不識孝景時以數直諌為太
[022-4a]
中大夫為人亷謹於文法後漢誘單于以馬邑城誘單
于使大軍伏馬邑旁谷而廣為驍騎將軍領屬䕶軍將
軍是時單于覺之去漢軍皆無功其後四歲廣以衛尉
為將軍出鴈門擊匈奴匈奴兵多破敗廣軍生得廣單
于素聞廣賢令曰得李廣必生致之胡騎得廣廣時傷
病置廣兩馬間絡而盛之卧廣行十餘里廣佯陽死睨
其旁有一胡兒騎善馬廣暫騰而上胡兒馬上因推墮
抱兒取其弓鞭馬南馳數十里復得其餘軍因引而入
[022-4b]
塞匈奴捕者騎數百追之廣行取胡兒弓射殺追騎以
故得脫於是至漢漢下廣吏吏當廣所失亡失多為虜
所生得當斬贖為庻人頃之家居數歲廣家與故潁陰
侯孫屏野居藍田南山中射獵嘗夜從一騎出從人田
間飲趣至霸陵亭霸陵尉醉呵止廣廣騎曰故李將軍
尉曰今將軍尚不得夜行何乃故也止宿廣宿亭下居
無何匈奴入殺遼西殺太守敗韓將軍韓將軍後徙居
右北平死於是天子上乃召拜廣為右北平太守廣即
[022-5a]
請霸陵尉與俱至軍而斬之上書自陳謝罪上報曰將
軍者國之爪牙也司馬法曰登車不式遭䘮不服振旅
撫師以征不服率三軍之心同戰士之力故怒形則千
里竦威振則萬物伏是以名聲暴於夷貉威稜憺乎鄰
國夫報忿除害殘去殺朕之所圖於將軍也若迺免
冠徒跣稽顙請罪豈朕之指哉將軍其率師東轅彌節
白檀以臨右北平盛秋廣居右北平在郡匈奴聞之號
曰漢之飛將軍避之數歲不敢入右北平界廣出獵見
[022-5b]
草中石以為虎而射之中石没鏃矢視之石也他日因
復更射之終不能復入石矣廣所居郡聞有虎常自射
之及居右北平射虎虎騰傷廣廣亦竟射殺之連下石/建卒
廣亷歴七郡太守前後四十餘年得賞賜輒分其麾戲
下飲食與士卒共之終廣之身為二千石四十餘年家
無餘財終不言家生産事廣為人長猨爰臂其善射亦
天性也雖其子孫他人學者莫能及廣廣訥口少言與
人居則畫地為軍陳射闊狹以飲専以射為戲竟死廣
[022-6a]
之將兵乏絶之處見水士卒不盡飲廣不近水士卒不
盡食餐廣不嘗食寛緩不苛士以此愛樂為用其射見
敵急非在數十歩之内度不中不發發即應弦而倒用
此其將兵數困辱其及射猛獸亦數為所傷云連下元/狩四年
居頃之石建卒於是上召廣代建為郎中令元朔六年
廣復為後將軍從大將軍軍出定襄擊匈奴諸將多中
首虜率以功為侯者而廣軍無功後三歲廣以郎中令
將四千騎出右北平博望侯張騫將萬騎與廣俱異道
[022-6b]
行可數百里匈奴左賢王將四萬騎圍廣廣軍士皆恐
廣乃使其子敢往馳之敢獨與從數十騎馳直貫胡騎
出其左右而還告報廣曰胡虜易與耳軍士乃安廣為
圜陳外向鄉胡急擊之矢下如雨漢兵死者過半漢矢
且盡廣乃令士持滿毋發而廣身自以大黄射其裨將
殺數人胡虜益解㑹曰暮吏士皆無人色而廣意氣自如
益治軍軍中自是服其勇也明日復力戰而博望侯軍
亦至匈奴軍乃解去漢軍罷弗能追是時廣軍幾没罷
[022-7a]
歸漢法博望侯留遲後期當死贖為庻人廣軍功自如
當無賞初廣之與從弟李蔡與廣俱為郎事孝文帝景
帝時蔡積功勞至二千石孝武帝時至代相以元朔五
年中為輕車將軍從大將軍擊右賢王有功中率封為
樂安侯元狩二年中代公孫𢎞為丞相蔡為人在下中
名聲出廣下甚遠甚然廣不得爵邑官不過九卿而蔡
為列侯位至三公諸廣之軍吏及士卒或取封侯廣嘗
與望氣王朔燕語曰自漢擊征匈奴而廣未嘗不在其
[022-7b]
中而諸部妄校尉以下才能不及中人然以擊胡軍功
取侯者數十人而廣不為後人然終無尺寸之功以得
封邑者何也豈吾相不當侯邪且固命也朔曰將軍自
念豈常有所恨者乎廣曰吾嘗為隴西守羌嘗反吾誘
而降降者八百餘人吾詐而同日殺之至今大恨獨此
耳朔曰禍莫大於殺已降此迺將軍所以不得侯者也
接上廣厯/七郡太守後二歲元狩四年大將軍驃騎將軍大出擊
匈奴廣數自請行天子上以為老弗許良久乃許之以
[022-8a]
為前將軍是歲元狩四年也廣既從大將軍青擊匈奴
既出塞青捕虜知單于所居迺自以精兵走之而令廣
并於右將軍軍出東道東道少回逺而大軍行水草少
其勢不屯行廣自請辭曰臣部為前將軍今大將軍乃
徙令臣出東道且臣結髪而與匈奴戰今迺今一得當
單于臣願居前先死單于大將軍青亦陰受上誡指以
為李廣老數竒毋令當單于恐不得所欲而是時公孫
敖新失侯為中將軍從大將軍大將軍亦欲使敖與俱
[022-8b]
當單于故徙前將軍廣廣時知之固自辭於大將軍大
將軍不弗聽令長史封書與廣之莫府曰急詣部如書
廣不謝大將軍而起行意象甚愠怒而就部引兵與右
將軍食其合軍出東道軍亡導或惑失道後大將軍大
將軍與單于接戰單于遁走弗能得而還南絶幕迺遇
前兩將軍右將軍廣已見大將軍還入軍大將軍使長
史持糒醪遺廣因問廣食其失道狀曰青欲上書報天
子失軍曲折廣未對大將軍使長史急責廣之幕府對
[022-9a]
上簿廣曰諸校尉無亡罪乃我自失道吾今自上簿至
幕府廣謂其麾下曰廣結髪與匈奴大小七十餘戰今
幸從大將軍出接單于兵而大將軍又徙廣部行回逺
而又迷失道豈非天哉且廣年六十餘矣終不能復對
刀筆之吏矣遂引刀自剄廣軍士大夫一軍皆哭百姓
聞之知與不知無老壯皆為垂涕泣而右將軍獨下吏
當死贖為庻人廣子三人子曰當户椒敢皆為郎天子
上與韓嫣戲嫣少不遜當户擊嫣嫣走於是天子上以
[022-9b]
為勇能當户早蚤死乃拜椒為代郡太守皆先廣死當
户有遺腹子名陵廣死軍中時敢從驃騎將軍廣死明
年李蔡以丞相坐侵孝景園詔賜冢地陽陵當得二十
畝蔡盜取三頃頗賣得四十餘萬又盜取神道外壖地
一畝葬其中當下獄吏治蔡亦自殺不對獄國除李敢
以校尉從驃騎將軍擊胡左賢王力戰奪左賢王旗皷
斬首多賜爵關内侯食邑二百户代廣為郎中令頃之
怨大將軍青之恨其父迺擊傷大將軍大將軍匿諱之
[022-10a]
居無何敢從上雍至甘泉宮獵驃騎將軍去病與青有
親怨敢傷青射殺敢去病時方貴幸上為諱云鹿觸殺
之居歲餘去病死而敢有女為太子中人愛幸敢男禹
有寵於太子然好利亦有勇嘗與侍中貴人飲侵陵之
莫敢應後愬之上上召禹使刺虎縣下圈中未至地有
詔引出之禹從落中以劒斫絶纍欲刺虎上壯之遂救
止焉而當戸有遺腹子陵將兵擊胡兵敗降匈奴後人
告禹謀欲亡從陵下吏死李氏陵遲衰微矣
[022-10b]
李陵字少卿既壯選少為侍中建章監監諸騎善騎射
愛人謙讓下士卒甚得名譽天子武帝以為冇廣之風
李氏世將而使將八百騎嘗深入匈奴二千餘里過居
延視地形無所不見虜而還拜為騎都尉將丹陽楚人
勇敢五千人教射酒泉張掖以屯衛備胡數歲年漢遣
貳師將軍伐大宛使陵將五挍兵隨後行至塞㑹貳師
還上賜陵書陵留吏士與輕騎五百出燉煌至鹽水迎
貳師還復留屯張掖天漢二年秋貳師將軍李廣利將
[022-11a]
三萬騎出酒泉擊匈奴右賢王於祁連天山而使召
陵將其射士歩兵五千人出居延北可千餘里欲使
為貳師將輜重陵召見武臺叩頭自請曰臣所將屯
邊者皆荆楚勇士竒材劍客也力扼虎射命中願得
自當一隊到蘭干山南以分匈奴單于兵毋令專走
鄉貳師軍也上曰將惡相屬邪吾發軍多毋騎予女陵
對無所事騎臣願以少擊衆歩兵五千人渉單于庭上
壯而許之因詔彊弩都尉路博徳將兵半道迎陵軍博
[022-11b]
徳故伏波將軍亦羞為陵後距奏言方秋匈奴馬肥未
可與戰臣願留陵至春俱將酒泉張掖騎各五千人並
擊東西浚稽可必禽也書奏上怒疑陵悔不欲出而教
博徳上書迺詔博徳吾欲予李陵騎云欲以少擊衆令
虜入西河其引兵走西河鉤營之道詔陵以九月發
出遮虜障至東浚稽山南龍勒水上徘徊觀虜即亡所
見從浞野侯趙破奴故道抵受降城休士因騎置以聞
所與博徳言者云何具以書對陵於是將其歩卒五千
[022-12a]
人出居延北行三十日至浚稽山止營舉圖所過山川
地形使麾下騎陳歩樂還以聞歩樂召見道陵將率得
士死力上甚說拜歩樂為郎陵既至期還浚稽山與而
單于以兵八相值騎可三萬圍擊陵軍陵軍五千人兵
矢既盡士死者過半居兩山間以大車為營陵引士出
營外為陳前行持㦸盾後行持弓弩令曰聞皷聲而縱
聞金聲而止虜見漢軍少直前就營陵搏戰攻之千弩
俱發應弦而倒虜還走上山漢軍追擊而所殺數千傷
[022-12b]
匈奴亦萬餘人單于大驚召左右地兵八萬餘騎攻陵
陵且戰且引且戰連鬭八日南行數日抵山谷中連戰
士卒中矢傷三創者載輦兩創者將車一創者持兵戰
陵曰吾士氣少衰而鼓不起者何也軍中豈有女子乎
始軍出時關東羣盜妻子徙邊者隨軍為卒妻婦大匿
車中陵搜得皆劒斬之明日復戰斬首三千餘級引兵
東南循故龍城道行四五日抵大澤葭葦中虜從上風
縱火陵亦令軍中縱火以自救南行至山下單于在南
[022-13a]
山上使其子將騎擊陵陵軍歩鬭樹木間復殺數千人
因發連弩射單于單于下走是日捕得虜言單于曰此
漢精兵擊之不能下日夜引吾南近塞得毋有伏兵乎
諸當戸君長皆言單于自將數萬騎擊漢數千人不能
滅後無以復使邊臣令漢益輕匈奴復力戰山谷間尚
四五十里得平地不能破迺還是時陵軍益急匈奴騎
多戰一日數十合復傷殺虜二千餘人虜不利欲去㑹
陵軍候管敢為挍尉所辱亡降匈奴具言陵軍無後救
[022-13b]
射矢且盡獨將軍麾下及成安侯挍各八百人為前行
以黄與白為幟當使精騎射之即破矣成安侯者潁川
人父韓千秋故濟南相奮擊南越戰死武帝封子延年
為侯以挍尉隨陵單于得敢大喜使騎竝攻漢軍疾呼
曰李陵韓延年趣降遂還未到居延百餘里匈奴
絶道陵食乏而救兵不到虜道急擊攻招降陵陵居
谷中虜在山上四面射矢如雨下漢軍南行未至鞮汗
山一百五十萬矢皆盡即棄車去士尚三千餘人徒斬
[022-14a]
車輻而持之軍吏持尺刀抵山入陿谷單于其後乘
隅下壘石士卒多死不得行昏後陵便衣獨歩出營止
左右毋隨我丈夫一取單于耳良久陵還大息曰兵敗
死矣軍吏或曰將軍威震匈奴天命不遂後求道徑還
歸如浞野侯為虜所得後亡還天子客遇之况於將軍
乎陵曰公止吾不死非壯士也於是盡斬旌旗及珍寳
埋地中陵歎曰復得數十矢足以脫矣今無兵復戰天
明坐受縛矣各鳥獸散猶有得脫歸報天子者令軍士
[022-14b]
人持二升糒一半氷期至虜鄣者相待夜半時擊鼓
起士鼓不鳴陵與韓延年俱上馬壯士從者十餘人虜
騎數千追之韓延年戰死陵曰無面目報陛下遂降軍
人分匈奴其兵盡没餘亡散脫至塞得歸漢者四百餘
人陵敗處去塞百餘里邊塞以聞上欲陵死戰召陵母
及婦使相者視之無死䘮色後聞陵降上怒甚責問陳
歩樂歩樂自殺羣臣皆罪陵上以問太史令司馬遷遷
盛言陵事親孝與士信常奮不願身以殉國家之急其
[022-15a]
素所畜積也有國士之風今舉事一不幸全驅保妻子
之臣随而媒糵其短誠可痛也且陵提歩卒不滿五千
深輮戎馬之地抑數萬之師虜救死扶傷不暇悉舉引
弓之民共攻圍之轉鬭千里矢盡道窮士張空拳冐白刃
北首爭死敵得人之死力雖古名將不過也身雖陷敗
然其所摧敗亦足暴於天下彼之不死宜欲得當以報
漢也初上遣貳師大軍出財令陵為助兵及陵與單于
相值而貳師功少上以遷誣罔欲沮貳師為陵㳺說下
[022-15b]
遷腐刑久之上悔陵無救曰陵當發出塞迺詔彊弩都
尉令迎軍坐預詔之得令老將生姦詐乃遣使勞賜陵
餘軍得脫者陵在匈奴歲餘上遣因杆將軍公孫敖將
兵深入匈奴迎陵敖軍無功還曰捕得生口言李陵敎
單于為兵以備漢軍故臣無所得上單于旣得陵素聞其
家聲及戰又壯乃以其女妻陵而貴之漢聞於是族陵
家母弟妻子皆伏誅自是之後李氏名敗而隴西之士
大夫以李氏居門下者皆用為愧恥焉其後漢遣使使
[022-16a]
匈奴陵謂使者曰吾為漢將歩卒五千人横行匈奴以
亡救而敗何負於漢而誅吾家使者曰漢聞李少卿教
匈奴為兵陵曰迺李緒非我也李緒本漢塞外都尉居
奚侯城匈奴攻之緒降而單于客遇緒常坐陵上陵痛
其家以李緒而誅使人刺殺緒大閼氏欲殺陵單于匿
之北方大閼氏死迺還單于壯陵以女妻之立為右挍
王衛律為丁靈王皆貴用事衛律者父本長水胡人律
生長漢善協律都尉李延年延年薦言律使匈奴使還
[022-16b]
㑹延年家收律懼并誅亡還降匈奴匈奴愛之常在單
于左右陵居外有大事迺入議昭帝立大將軍霍光左
將軍上官桀輔政素與陵善遣陵故人隴西任立政等
三人俱至匈奴招陵立政等至單于直酒賜漢使者李
陵衛律皆侍坐立政等見陵未得私語即目視陵而數
數自循其刀環握其足陰諭之言可還歸漢也後陵律
持牛酒勞漢使博飲兩人皆胡服椎結立政大言曰漢
已大赦中國安樂主上富於春秋霍子孟上官少叔用
[022-17a]
事以此言㣲動之陵墨不應孰視而自循其髪答曰吾
已胡服矣有頃律起更衣立政曰咄少卿良苦霍子孟
上官少叔謝女陵曰霍與上官無恙乎立政曰請少卿
來歸故鄉毋憂富貴陵字立政曰少公歸易耳恐再辱
奈何語未卒衛律還頗聞餘語曰李少卿賢者不獨居
一國范蠡偏遊天下由余去戎入秦今何語之親也因
罷去立政隨謂陵曰亦有意乎陵曰丈夫不能再辱陵
在匈奴二十餘年元平元年病死
[022-17b]
太史公贊曰傳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
從其李將軍之謂也余睹李將軍悛悛恂恂如鄙人口
不能道出辭及死之日天下知與不知皆為盡哀流涕
彼其忠實中心誠信於士大夫也諺曰桃李不言下自
成蹊此言雖小可以諭喻大也然三代之將道家所忌
自廣至陵遂亡其宗哀哉漢書贊後/有蘇武
 
 班馬異同卷二十二



金文靖集 抑菴文集 運甓漫稿 梧岡集 古廉文集 曹月川集 敬軒文集 兩谿文集 蘭庭集 古穰集 武功集 倪文僖集 襄毅文集 陳白沙集 類博稿 竹巖集 平橋藁 彭惠安集 方洲集 重編瓊臺藁 謙齋文錄 椒邱文集 石田詩選 東園文集 懷麓堂集 青谿漫稿 康齋集 一峯文集 篁墩文集 楓山集 定山集 未軒文集 醫閭集 翠渠摘稿 家藏集 歸田稿 震澤集 鬱洲遺稿 見素集 古城集 虛齋集 容春堂集 圭峯集 吳文肅摘稿 立齋遺文 熊峯集 西村集 胡文敬集 方簡肅文集 小鳴稿 懷星堂集 整菴存稿 東江家藏集 空同集 山齋文集 華泉集 東田遺稿 清惠集 沙溪集 對山集 柏齋集 竹澗集 大復集 莊渠遺書 儼山集 迪功集 太白山人漫藁 少谷集 苑洛集 東洲初稿 升菴集 東巖集 文簡集 方齋存稿 考功集 雲村集 小山類稿 夢澤集 甫田集 泰泉集 西村詩集 天馬山房遺稿 蘇門集 愚谷集 遵巖集 陸子餘集 念菴文集 皇甫司勳集 楊忠介集 荊川集 瑤石山人稿 張莊僖文集 洞麓堂集 具茨詩集 青霞集 滄溟集 山海漫談 楊忠愍集 弇州四部稿 讀書後 方麓集 存家詩稿 海壑吟稿 伐檀齋集 備忘集 石洞集 宗子相集 衡廬精舍藏稿 薛荔園詩集 鯤溟詩集 亦玉堂稿 溫恭毅集 震川集 四溟集 蠛蠓集 少室山房集 穀城山館詩集 宗伯集 臨臯文集 淡然軒集 湖山類稿 晞髮集 梅巖文集 四如集 霽山文集 潛齋文集_鐵牛翁遺稿 勿軒集 古梅遺稿 佩韋齋集 廬山集 西湖百詠 則堂集 富山遺稿 真山民集 百正集 月洞吟 伯牙琴 存雅堂遺稿 吾汶槁 在軒集 紫巖詩選 九華詩集 寧極齋稿 自堂存槁 仁山文集 心泉學詩稿 拙軒集 滏水集 滹南集 莊靖集 遺山集 湛然居士集 藏春集 淮陽集 陵川集 歸田類稿 白雲集 稼村類槁 桐江續集 野趣有聲畫 月屋漫稿 剡源文集 剩語 養蒙文集 牆東類稿 青山集 桂隱文集 水雲村稿 巴西集 屏巖小稿 玉斗山人集 谷響集 竹素山房詩集 紫山大全集 松鄉集 松雪齋集 吳文正集 金淵集 山村遺集 湛淵集 牧潛集 小亨集 還山遺稿 魯齋遺書 靜修集 青崖集 養吾齋集 存悔齋稿 雙溪醉隱集 東庵集 白雲集 畏齋集 默庵集 雲峰集 秋澗集 第一冊 秋澗集 第二冊 牧庵文集 雪樓集 曹文貞公詩集 芳谷集 陳剛中詩集 秋巖詩集 玉井樵唱 蘭軒集 清容居士集 此山詩集 霞外詩集 申齋集 西巖集 蒲室集 弁山小隱吟錄 續軒渠集 定宇集 艮齋詩集 知非堂稿 雲林集 梅花字字香集 中庵集 文忠集 靜春堂詩集 惟實集 勤齋集 石田文集 矩菴集 道園學古錄 道園遺稿 楊仲宏集 范德機詩集 文安集 翠寒集 檜亭集 伊濱集 淵穎集 文獻集 圭齋文集 待制集 所安遺集 閒居叢稿 至正集 圭塘小槁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