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班馬異同 > 班馬異同 卷七


[007-1a]
欽定四庫全書
 班馬異同卷七
             宋 倪思 編
絳侯世家第二十七 史記五十七 漢書同張/陳王傳
絳侯周勃者沛人也其先卷人也徙沛勃以織薄曲為
生常為人以吹簫給喪事材官引彊髙祖之為沛公初
起勃以中涓從攻胡陵下方與方與反與戰却適郤敵
攻豐擊秦軍碭東還軍留及蕭復攻碭破之下下邑先
[007-1b]
登賜爵五大夫攻蒙蘭虞取之擊章邯車騎殿略定魏
地攻爰轅戚東緡以往至栗取之攻齧桑先登擊秦軍
阿下破之追至濮陽下甄蘄城攻都闗定陶襲取宛朐
得單父令夜襲取臨濟攻夀張以前至卷破之擊李由
軍雍丘下攻開封先至城下為多後章邯破殺項梁沛
公與項羽引兵東如碭自初起沛還至碭一嵗二月楚
懷王封沛公號武安侯為碭郡長沛公拜勃為虎襄賁
令以令從沛公定魏地攻東郡尉於城成武破之擊王
[007-2a]
離軍破之攻長社先登攻潁陽緱氏絶河津擊趙賁軍
尸北南攻南陽守齮破武闗嶢闗破攻秦軍於藍田至
咸陽滅秦項羽至以沛公為漢王漢王賜勃爵為威武
侯從入漢中拜為將軍還定三秦至秦賜食邑懷徳攻
槐里好畤最北擊趙賁内史保於咸陽最北攻救漆擊
章平姚卬軍西定汧還下郿頻陽圍章邯廢丘破之西
丞擊盜巴益已軍破之攻上邽東守嶢闗轉擊項籍攻
曲逆遇最還守敖倉追項籍籍已死因東定楚地泗川
[007-2b]
水東海郡凡得二十二縣還守雒陽櫟陽賜與潁陽隂
侯共食鍾離以將軍從髙帝祖擊反者燕王臧荼破之
易下所將卒當馳道為多賜爵列侯剖符世世勿不絶
食絳八千一二百八十戸號絳侯以將軍從髙帝擊反
韓王信於代降下霍人以前至武泉擊胡騎破之武泉
北轉攻韓信軍銅鞮破之還降太原六城擊韓信胡騎
晉陽下破之下晉陽後擊韓信軍於硰石破之追北八
十里還攻樓煩三城因擊胡騎平城下所將卒當馳道
[007-3a]
為多勃遷為太尉擊陳豨屠馬邑所將卒斬豨將軍乘
馬絺降轉擊韓信陳豨趙利軍於樓煩破之得豨將宋
最鴈門守圂因轉攻得雲中守遫丞相箕肆肄將軍勲
博定鴈門郡十七縣雲中郡十二縣因復擊豨靈丘破
之斬豨得豨丞相程縱將軍陳武都尉髙肆肄定代郡
九縣燕王盧綰反勃以相國代樊噲將擊下薊得綰大
將抵丞相偃守陘太尉弱御史大夫施屠渾都破綰軍
上蘭復後擊破綰軍沮陽追至長城定上谷十二縣右
[007-3b]
北平十六縣遼西遼東二十九縣漁陽二十二縣最從
髙帝得相國一人丞相二人將軍三千石各三人别破
軍二下城三定郡五縣七十九得丞相大將各一人勃
為人木彊敦厚髙帝以為可屬大事勃不好文學每召
諸生説士東鄉坐而責之趣為我語其椎少文如此勃
既定燕而歸髙祖帝已崩矣以列侯事孝惠帝孝惠帝
六年置太尉官以勃為太尉十嵗年髙后崩吕禄以趙
王為漢上將軍吕産以吕王為漢相國秉漢權欲危劉
[007-4a]
氏勃為太尉不得入軍門陳平為丞相不得任事於是
勃與平謀卒誅諸吕而立孝文皇帝其語在吕后孝文
事中勃與丞相平朱虚侯章共誅諸吕語在髙后紀於
是隂謀以為少帝及濟川淮陽恒山王皆非惠帝子吕
后以計詐名它人子殺其母養之後宫令孝惠子之立
以為後用彊吕氏今已滅諸吕少帝即長用事吾屬無
類矣不如視諸侯賢者立之遂迎立代王是為孝文皇
帝東牟侯興居朱虚侯章弟也曰誅諸吕臣無功請得
[007-4b]
除宫廼與太僕汝隂滕公入宫滕公前謂少帝曰足下
非劉氏不當立廼顧麾左右執㦸皆仆兵罷有數人不
肯去宦者令張釋諭告亦去滕公召乘輿車載少帝出
少帝曰欲持我安之乎滕公曰就舍少府廼奉天子法
駕迎皇帝代邸報曰宮謹除皇帝入未央宮有謁者十
人持㦸衛端門曰天子在也足下何為者不得入太尉
往喻廼引兵去皇帝遂入是夜有司分部誅濟川淮陽
恒山王及少帝於邸文帝既立即位以勃為右丞相賜
[007-5a]
金五十斤食邑萬户居月十餘月人或説勃曰君既誅
諸吕立代王威震天下而君受厚賞處尊位以寵厭久
之即則禍及身矣勃懼亦自危廼謝請歸相印上許之
嵗餘陳丞相平卒上復以用勃為丞相十餘月上曰前
日吾詔列侯就國或頗未能行丞相吾朕所重其為朕
率先之列侯之國乃免相就國嵗餘每河東守尉行縣
至絳絳侯勃自畏恐誅常被甲令家人持兵以見之其
後人有上書告勃欲反下廷尉廷尉下其事長安逮捕
[007-5b]
勃治之勃恐不知置辭吏稍侵辱之勃以千金與獄吏
獄吏乃書牘背示之曰以公主為證公主者孝文帝女
也勃太子勝之尚之故獄吏教引為證初勃之益封受
賜盡以予薄昭及繫急薄昭為言薄太后太后亦以為
無反事文帝朝太后以冒絮提文帝曰絳侯綰皇帝璽
將兵於北軍不以此時反今居一小縣顧欲反邪文帝
既見絳侯勃獄辭乃謝曰吏事方驗而出之於是使使
持節赦絳侯勃復爵邑絳侯勃既出曰吾嘗將百萬軍
[007-6a]
然安知獄吏之貴乎也絳侯勃復就國孝文帝十一年
卒薨諡為曰武侯子勝之嗣代侯六嵗尚公主不相中
坐殺人死國除絶一嵗年文帝乃擇絳侯勃子賢者河
内守弟亞夫復封為條侯續絳侯後條侯亞夫自未侯
為河内守時許負相之曰君後三嵗而侯侯八嵗為將
相持國秉貴重矣於人臣無兩二其後九嵗年而君餓
死亞夫笑曰臣之兄已代父侯矣有如卒子當代亞夫
我何説侯乎然既已貴如負言又何説餓死指示視我
[007-6b]
許負指其口曰有從理入口此餓死法也居三嵗其兄
絳侯勝之有罪孝文帝擇絳侯勃子賢者皆推亞夫乃
封亞夫為條侯續絳侯後文帝之後六年匈奴大入邊
乃以宗正劉禮為將軍軍霸上祝兹侯徐厲為將軍軍
門以河内守亞夫為將軍軍細柳以備胡上自勞軍
至霸上及門軍直馳入將以下騎出入送迎已而之
細柳軍軍士吏被甲鋭兵刃彀弓弩持滿天子先驅至
不得入先驅曰天子且至軍門都尉曰將軍令曰軍中
[007-7a]
聞將軍之令不聞天子之詔居無何有頃上至又不得
入於是上乃使使持節詔將軍曰吾欲入勞軍亞夫乃
傳言開壁門壁門士吏謂請從屬車騎曰將軍約軍中
不得驅馳於是天子乃按轡徐行至中營將軍亞夫持
兵揖曰介胄之士不拜請以軍禮見天子為動改容式
車使人稱謝皇帝敬勞將軍成禮而去既出軍門羣臣
皆驚文帝曰嗟乎此真將軍矣曩卿者霸上棘門軍若
如兒戲耳其將固可襲而虜也至於亞夫可得而犯邪
[007-7b]
稱善者久之月餘三軍皆罷乃拜亞夫為中尉孝文帝
且崩時誡戒太子曰即有緩急周亞夫真可任將兵文
帝崩拜亞夫為車騎將軍孝景帝三年呉楚反亞夫以
中尉為太尉東擊呉楚因自請上曰楚兵剽輕難與爭
鋒願以梁委之絶其糧食道乃可制也上許之亞夫既
𤼵至霸上趙涉遮説亞夫曰將軍東誅呉楚勝則宗廟
安不勝則天下危能用臣之言乎亞夫下車禮而問之
涉曰呉王素富懷輯死士久矣比知將軍且行必置間
[007-8a]
人於殽黽阸陿之間且兵事上神密將軍何不從此右
去走藍田出武闗抵雒陽間不過差一二日直入武庫
擊鳴鼓諸侯聞之以為將軍從天而下也太尉如其計
至雒陽使吏搜殽黽間果得呉伏兵廼請涉為䕶軍太
尉亞夫既至㑹兵滎陽呉方攻梁梁急請救太尉亞夫
引兵東北走昌邑深壁而守梁王日使使請太尉亞夫
太尉亞夫守便宜不肯往梁上書言景帝景帝使使詔
使救梁太尉亞夫不奉詔堅壁不出而使輕騎兵弓髙
[007-8b]
侯等絶呉楚兵後食道吳楚兵乏糧飢欲退數欲挑戰
終不出夜軍中驚内相攻擊擾亂至於太尉帳下太尉
亞夫終堅臥不起頃之復定後吳奔壁東南陬太尉亞
夫使備西北已而其精兵果奔西北不得入吳楚兵既餓
乃引而去太尉亞夫出精兵追擊大破呉王濞之呉王
濞棄其軍而與壯士數千人亡走保於江南丹徒漢兵
因乘勝遂盡虜之降其兵縣購呉王千金月餘越人斬
呉王頭以告凡相攻守三月而呉楚破平於是諸將乃
[007-9a]
以太尉計謀為是由此梁孝王與太尉亞夫有郤隙歸
復置太尉官五嵗遷為丞相景帝甚重之景帝上廢栗
太子丞相亞夫固爭之不得景帝上由此疏之而梁孝
王毎朝常與太后言條侯亞夫之短竇太后曰皇后兄
王信可侯也景帝上讓曰始南皮及章武侯先帝不侯
及臣即位乃侯之信未得封也竇太后曰人主生各以
時行耳自竇長君在時竟不得侯死後乃封其子彭祖
顧得侯吾甚恨之帝趣侯信也景帝上曰請得與丞相
[007-9b]
議計之丞相議之亞夫曰髙皇帝約非劉氏不得王非
有功不得侯不如約天下共擊之今信雖皇后兄無功
侯之非約也景帝上黙然而止沮其後匈奴王徐盧等
五人降漢景帝上欲侯之以勸後丞相亞夫曰彼背其主
降陛下陛下侯之則即何以責人臣不守節者乎景帝
上曰丞相議不可用乃悉封徐盧等為列侯亞夫因謝
病景帝中三年以病免相頃之景帝上居禁中召條侯
亞夫賜食獨置大胾無切肉又不置櫡箸條侯亞夫心
[007-10a]
不平顧謂尚席取櫡箸景帝上視而笑曰此非不足君
所乎條侯亞夫免冠謝上上曰起條侯亞夫因趨出景
帝上以目送之曰此怏怏者非少主臣也居無何條侯
亞夫子為父買工官尚方甲楯五百被可以塟者取庸
苦之不予與錢庸知其盜買縣官器怒怨而上變告子
事連汙條侯亞夫書既聞上上下吏吏簿責條侯亞夫
條侯亞夫不對景帝上罵之曰吾不用也召詣廷尉廷
尉責問曰君侯欲反邪何亞夫曰臣所買器乃塟器也
[007-10b]
何謂反邪乎吏曰君侯縱不欲反地上即欲反地下耳
吏侵之益急初吏捕條侯亞夫條侯亞夫欲自殺其夫
人止之以故不得死遂入廷尉因不食五日嘔血而死
國除絶一嵗景帝上乃更封絳侯勃他它子堅為平曲
侯續絳侯後十九年卒諡為共侯𫝊子建徳代侯十三
年為太子太傅坐酎金不善免官後元鼎五年有罪國
除條侯亞夫果餓死死後景帝上乃封王信為蓋侯至
平帝元始二年繼絶世復封勃𤣥孫之子恭為絳侯千
[007-11a]

太史公曰絳侯周勃始為布衣時鄙樸人也才能不過
凡庸及從髙帝定天下在將相位諸吕欲作亂勃匡國
家難復之乎正雖伊尹周公何以加哉亞夫之用兵持
威重執堅刃穰苴曷有加焉足已而不學守節不遜終
以窮困悲夫
賛曰聞張良之智勇以為其貌魁梧竒偉反若婦人女
子故孔子稱以貌取人失之子羽學者多疑於鬼神如
[007-11b]
良受書老父亦異矣髙祖雖離困阸良常有力豈可謂
非天乎陳平之志見於社下傾側擾攘魏楚之間卒歸
於漢而為謀臣及吕后時事多故矣平竟自免以智終
王陵廷爭杜門自絶亦各其志也周勃為布衣時鄙樸
庸人至登輔佐匡國家難誅諸吕立孝文為漢伊周何
其盛也始吕后問宰相髙祖曰陳平智有餘王陵少戅
可以佐之安劉氏者必勃也又問其次云過此以後非
廼所及終皆如言聖矣夫
[007-12a]
 
 
 
 
 
 
 
 
[007-12b]
 
 
 
 
 
 
 
 班馬異同卷七



記纂淵海 羣書會元截江網 全芳備祖集 羣書考索 古今合璧事類備要 古今源流至論 小學紺珠 姓氏急就篇 小字錄 雞肋 六帖補 翰苑新書 韻府羣玉 純正蒙求 氏族大全 名疑 喻林 經濟類編 同姓名錄 說畧 天中記 圖書編 駢志 古儷府 廣博物志 御定淵鑑類函 御定駢字類編 御定分類字錦 御定子史精華 御定韻府拾遺 格致鏡原 讀書紀數略 花木鳥獸集類 別號錄 宋稗類鈔 西京雜記 世說新語 朝野僉載 唐新語 次柳氏舊聞 唐國史補 劉賓客嘉話錄 明皇雜錄 大唐傳載 教坊記 幽閒鼓吹 松窗雜錄 雲谿友議 玉泉子 雲仙雜記 唐摭言 金華子雜編 開元天寶遺事 鑒誡錄 南唐近事 北夢瑣言 賈氏譚錄 南部新書 王文正筆錄 儒林公議 涑水記聞 澠水燕談錄 歸田錄 嘉祐雜誌 東齋記事 青箱雜記 錢氏私志 後山談叢 孫公談圃 談苑 畫墁錄 湘山野綠 王壺野史 侯鯖錄 東軒筆錄 泊宅編 珍席放談 鐵圍山叢談 國光談苑 道山清話 墨客揮犀 唐語林 楓窗小牘 南窗記談 過庭錄 萍洲可談 高齋漫錄 默記 揮塵錄 玉照新志 投轄錄 張氏可書 聞見錄 雞肋編 聞見後錄 北牕炙輠錄 步里客談 桯史 獨醒雜誌 耆舊續聞 四朝聞見錄 癸辛雜識 隨隱漫錄 東南紀聞 歸潛志 山房隨筆 山居新話 遂昌雜錄 輟耕錄 水東日記 菽園雜記 先進遺風 觚不觚錄 語林 山海經 山海經廣注 穆天子傳 神異經 海內十洲記 漢武帝內傳 辯言 墨莊漫錄 寓簡 欒城遺言 東園叢說 常談 雲麓漫抄 示兒編 遊宦紀聞 密齋筆記 梁谿漫志 澗泉日記 老學庵筆記 愧郯錄 祛疑說 琴堂諭俗編 鶴林玉露 貴耳集 吹劍錄外集 腳氣集 藏一話腴 佩韋齋輯聞 書齋夜話 齊東野語 困學齋雜錄 隱居通議 湛淵靜語 敬齋古今黈 日聞錄_勤有堂隨錄 玉堂嘉話 庶齋老學叢談 研北雜志 北軒筆記 閒居錄 雪履齋筆記 霏雪錄 蠡海集 草木子 胡文穆雜著 讕言長語 蟫精雋 震澤長語 井觀瑣言 南園漫錄 雨航雜錄 採芹錄 畫禪室隨筆 六研齋筆記 物理小識 居易錄 春明夢餘錄 第一冊 春明夢餘錄 第二冊 池北偶談 香祖筆記 分甘餘話 古夫于亭雜錄 洞天清錄 負暄野錄 雲煙過眼錄 格古要論 竹嶼山房雜部 遵生八牋 清秘藏 長物志 韻石齋筆談 七頌堂識小錄 硯山齋雜記 意林 紺珠集 類說 事實類苑 仕學規範 自警編 言行龜鑒 說郛 第一冊 說郛 第二冊 說郛 第三冊 說郛 第四冊 說郛 第五冊 說郛 第六冊 說郛 第七冊 玉芝堂談薈 元明事類鈔 儼山外集 古今說海 第一冊 古今說海 第二冊 少室山房筆叢正集 鈍吟雜錄 古今同姓名錄 編珠 藝文類聚 第一冊 藝文類聚 第二冊 北堂書鈔 龍筋鳳髓判 初學記 元和姓纂 白孔六帖 第一冊 白孔六帖 第二冊 小名錄 蒙求集註 事類賦 太平御覽 第一冊 太平御覽 第二冊 太平御覽 第三冊 太平御覽 第四冊 太平御覽 第五冊 太平御覽 第六冊 太平御覽 第七冊 太平御覽 第八冊 太平御覽 第九冊 冊府元龜 第一冊 冊府元龜 第二冊 冊府元龜 第三冊 冊府元龜 第四冊 冊府元龜 第五冊 冊府元龜 第六冊 冊府元龜 第七冊 冊府元龜 第八冊 冊府元龜 第九冊 冊府元龜 第十冊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