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融堂四書管見 > 融堂四書管見 卷七


[007-1a]
欽定四庫全書
 融堂四書管見卷七
             宋 錢時 撰
 論語
  子路第十
子路問政子曰先之勞去/聲之請益曰無倦先者以身先/之也勞即勞
民勸相/之勞
有以先之不令而行有以勞之雖勞不怨為政之道莫
[007-1b]
要於此而子路猶請益何哉答曰無倦則不必外此二
者而求益矣天下事那一件不是倦後放下了
仲弓為季氏宰問政子曰先有司赦小過舉賢才曰焉
於䖍/切知賢才而舉之曰舉爾所知爾所不知人其舎上/聲

宰為有司之長先者率先之也能率先則或苛於責人
或偏於任己又須赦小過舉賢才方盡善賢才固難知
舉其所知是矣而不知者他人自應不遺也知其賢而
[007-2a]
不與立却不可
子路曰衛君待子而為政子將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
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音/于也奚其正子曰野哉由也君
子於其所不知葢闕如也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
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去/聲
下/同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
言之必可行也君子於其言無所苟而已矣衛君出公/輙也魯哀
公十年孔子自楚反衛出公不父其父而襧其祖/故孔子欲先正名迂者逺于事情闕謂闕所不知
[007-2b]
天地定位而卑髙貴賤之名已立名者三綱之所以張
五典之所以遜也正名二字聖人之大法為國之大經
春秋一書亦只是正名而已施之於衛國固其所當然
也子路以為迂真野矣哉且名不正後何如説得言自
然不順言不順何以行得事自然不成事不成則亂而
無序乖而不和禮樂自然不興既亂既乖刑罰自然不
中刑罰不中暴虐是作民自然無所措手足如此而謂
之政可乎故曰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
[007-3a]
子於其言無所苟而已矣名纔不正只是苟道
樊遲請學稼子曰吾不如老農請學為圃曰吾不如老
圃樊遲出子曰小人哉樊須也上好去聲/下同禮則民莫敢
不敬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
音/扶如是則四方之民襁居丈/切負其子而至矣焉於虔/切
用稼種五糓曰稼種蔬菜曰圃用情不欺/也襁織縷為之以約小兒於背者
農圃小人之事也禮義信大人之事也上之所好者大
則在下者莫敢不承四方之民從之如歸矣何以稼為
[007-3b]
哉孟子之闢陳相正是此意
子曰誦詩三百授之以政不達使去/聲於四方不能專對
雖多亦奚以為專獨/也
此章見得古人讀書無非切已實事誦三百篇後不達
為政之理不能專對四方雖多何以為哉詩通於政故
達詩可以言故專對
子曰其身正不令去聲/下同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
正則不令而行不正則雖令不從行與不從有决然一
[007-4a]
定而不可易者誰實使之然哉此理在人如何冺沒得
子曰魯衛之政兄弟也魯周公之後衛康叔之後兄弟/之國也魯三家逐君衛輙拒父
魯衛固兄弟也世衰道微莫能相尚其政亦相伯仲云
子謂衛公子荆善居室始有曰苟合矣少有曰苟完矣
富有曰苟美矣公子荆/衛大夫
善居室者善處家也始有曰苟合言家道可以粗合非
喜其財之聚也少有曰苟完言家道可以粗全非喜其
財之足也富有曰苟美言家道可以粗美非喜其富有
[007-4b]
之為美也富家大吉隠然可見若所美在富聖人何以
善稱哉苟字有謙抑自牧之意
子適衛冉有僕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
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僕御車也/庶衆也
聚人曰財庶則不可以不富也資富能訓富則不可以
不教也自井田廢而民不富矣自學校廢而民不教矣
夫子此語王政之次第也
子曰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期月謂周/足一月也
[007-5a]
春秋之民急於望治而先王之制髣髴尚存聖人為之
特易為力耳期月已可其感速也三年有成其化洽也
子曰善人為邦百年亦可以勝平/聲殘去殺矣誠哉是言
勝殘殘暴之風衰也去殺殺戮之/威無用也舊有此語夫子稱之
善人比聖人功化固不侔也然綿厯百年亦可以勝殘
去殺後世郡縣乃有邦之寄數遷數易如傳舎真能有
志於民者又數十年不一遇也勝殘去殺之效如之何
而可見也哉
[007-5b]
子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後仁王者謂聖人受命而/興也三十年為一世
聖人功化固甚速也然必三十年之久而後躋民以仁
葢富而教之非年嵗間事當時風俗大壊須是斯民生
長教化之中至於光被方成仁俗耳然則三年何謂有
成曰所以成必世之規模也
子曰苟正其身矣於從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

夫子於正身之道數致意焉大學所以治國平天下者
[007-6a]
端在此耳故曰於從政乎何有言不難也
冉子退朝音/潮子曰何晏也對曰有政子曰其事也如有
政雖不吾以吾其與去/聲聞之冉有為季氏宰朝季氏之/私朝也晏晚也政國政事
家事以/用也
季氏專權不議於公庭而議於私室不議於大夫而謀
於家臣其無君甚矣冉有曰政夫子曰事非詭辭也所
以正季氏無君之罪也
定公問一言而可以興邦有諸孔子對曰言不可以若
[007-6b]
是其㡬也人之言曰為君難為臣不易去/聲如知為君之
難也不㡬乎一言而興邦乎曰一言而䘮去聲/下同邦有諸
孔子對曰言不可以若是其㡬也人之言曰予無樂乎
為君唯其言而莫予違也如其善而莫之違也不亦善
乎如不善而莫之違也不㡬乎一言而䘮邦乎㡬近/也
知克艱者必無宴安鴆毒之禍邦所以興樂面從者必
無法家拂士之言邦所以䘮
葉公問政子曰近者説音/悦逺者來葉公見/述而篇
[007-7a]
説之義兑卦詳矣非有以深服乎其心不可强也所以
近者説則逺者來矣
子夏為莒居吕/切父宰問政子曰無欲速無見小利欲速
則不逹見小利則大事不成莒父魯/邑名
欲速者事事廹切安能逺到見小者處處窒礙安能大
成𢎞則無此病矣
葉公語去/聲孔子曰吾黨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證之
孔子曰吾黨之直者異於是父為去聲/下同子隠子為父隠
[007-7b]
直在其中矣
證父攘羊賊恩甚矣謂之直可乎知賊恩之非直則父
子之相隠乃不直之直也故曰在其中
樊遲問仁子曰居處恭執事敬與人忠雖之夷狄不可
棄也
纔不放逸則本心本自無害居處恭不放逸於暗室屋
漏之地也執事敬與人忠不放逸於交事應物之時也
然有須臾間斷便不可直云夷狄則其他之不棄可知
[007-8a]
此言用力於仁至為精切
子貢問曰何如斯可謂之士矣子曰行已有恥使去/聲
四方不辱君命可謂士矣曰敢問其次曰宗族稱孝焉
鄉黨稱弟去/聲焉曰敢問其次曰言必信行去/聲必果硜硜
苦耕/切然小人哉抑亦可以為次矣曰今之從政者何如
子曰噫斗筲所交/切之人何足算悉亂/切果必行也硜小/石之□確者噫
心不平聲斗量名容十升/筲竹噐容斗二升算數也
恥之於人大矣然有恥非其恥者焉世之人一切外物
[007-8b]
稍不如人則知惡之至於天爵良貴天之所以予我而
人之所以自别於禽獸者乃甘心自棄溷溷於蛆蠅糞
壤而不知反然則行已而有恥者豈不甚可貴乎行已
有恥方説得不辱君命子貢善為説辭故警之以此若
夫孝弟聞於宗黨則行已之一端所以為次也言必信
行必果非大人之事比孝悌不同矣所以又為次下是
則淺中狹量小噐易盈真溷溷之徒耳何足數哉
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音/絹乎狂者進取狷者
[007-9a]
有所不為也
中行者由中而行無過不及之名也然而豈易得哉惟
不可得故思其次狂者行有不掩未免於過却能有志
不肯苟安故曰進取狷者不屑不潔未免不及却知自
好不肯妄作故曰有所不為惟進取而後可與進也惟
有所不為而後可與有為也
子曰南人有言曰人而無恒胡登/切不可以作巫醫善夫
音/扶不恒其徳或承之羞子曰不占而已矣南人南國之/人恒常久也
[007-9b]
不恒其徳或承之羞/易恒卦九三爻辭也
巫而無常必至於慢神醫而無常必至於誤疾巫醫而
無常且不可况為徳者乎羞辱繼之也必矣故曰不占
言此爻辭所示不待占而知也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和如和羮同如濟水有善相告有過相規不為苟異此
之謂和詡詡取下不擇是非務為苟合此之謂同和則
不同矣同則不和矣
[007-10a]
子貢問曰鄉人皆好去/聲之何如子曰未可也鄉人皆惡
去/聲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鄉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
者惡之
鄉人皆好之安知非愿人之徒乎鄉人皆惡之安知非
獨行之士乎是非特未定也惟為善者之所好為不善
者之所惡則其人不言而决矣是故不得於君子而得
於小人有識者恥之
子曰君子易去聲/下同事而難説音悦/下同也説之不以道不説
[007-10b]
也及其使人也噐之小人難事而易説也説之雖不以
道説也及其使人也求備焉
隨材噐使故易事側媚無所容故難説小人則不然狥
己之欲而正大者必不投責人以苛而真才實能者未
必察公則𢎞私則隘也
子曰君子泰而不驕小人驕而不泰
心廣體胖自然不驕志滿氣盈自然不泰
子曰剛毅木訥近仁朩質樸也/訥遲鈍也
[007-11a]
剛毅則不回撓木訥則不浮馳如此等人資質最美畧
無疵病無世俗汙濁之過學易為力非近仁乎
子路問曰何如斯可謂之士矣子曰切切偲偲怡怡如
也可謂士矣朋友切切偲偲兄弟怡怡切切懇到也偲/偲詳勉也怡怡
和説/也
子路問士而夫子獨以朋友兄弟答之葢三綱五常之
道由朋友而明忠告善道所係大矣兄弟同氣也惟弟
不念天顯兄亦弗念鞠子哀則其於人道何如也友于
[007-11b]
兄弟乃所以孝於父母然則朋友兄弟之於士行豈不
甚重矣哉曰切切偲偲曰怡怡與行行氣象不同所以
勉之
子曰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
善人教民豈教之戰哉七年之久必有以得乎其心者
雖勝殘去殺之效尚逺然亦可以犯難而不攜矣此與
前為邦百年皆著亦可以三字備見善人事體
子曰以不教民戰是謂棄之
[007-12a]
古者兵農未分伍兩軍師之法乃其素習不待教也况
春秋之世乎夫子之言為無義戰而歎耳知教則知親
其上死其長
  憲問第十四
憲問恥子曰邦有道穀邦無道穀恥也憲原思名/穀禄也
不知得時所以行道不知儉徳所以避難齪齪然但志
於禄豈不甚可恥哉雖然知恥者不如是也
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為仁矣子曰可以為難矣仁則
[007-12b]
吾不知也此亦原憲之問也克好勝也伐/誇伐也怨忿恨也欲嗜欲也
克伐怨欲不行焉特彊遏力制而不發耳其病固在也
故曰不可以為仁仁者常覺常明空洞無體元不費分
毫力何遏制之有哉
子曰士而懐居不足以為士矣
居固人之所安也懐之則苟安矣有志者不然非必役
役於外而後謂之不懐也
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去聲/下同邦無道危行言孫去聲峻也/危髙
[007-13a]
孫柔/順也
邦有道而不能危言則非盡忠邦無道而不能言孫則
非免禍若夫堅節正操所謂確乎不可㧞者則未始隨
世而變也
子曰有徳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徳仁者必有勇勇
者不必有仁不必未/必也
徳非期於言也和順積中則自然有言仁非期於勇也
養而無害則自然有勇然則言豈頰舌而勇豈血氣之
[007-13b]
謂哉
南宫适古活/切問於孔子曰羿音/詣善射奡五報/切土浪/切
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宫适
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徳哉若人南宫适即南容也羿/有窮之君善射滅夏
后相而簒其位其臣寒浞又殺羿而代之奡春秋傳作/澆浞之子也力能陸地行舟後為夏后少康所誅禹平
水土暨稷播種禹/受舜禪稷後為周
善射盪舟不得其死而躬稼者乃能有天下徳力之效
何如哉夫子不答黙領其意也出而稱之恐沒其善也
[007-14a]
非君子必無此見非尚徳必無此言
子曰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音/扶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念慮之微纎毫微動便是違仁豈若小人之所謂不仁者
哉顛㝠人欲横流之中醉生夢死浮沉溷溷安知本心
之本仁也
子曰愛之能勿勞乎忠焉能勿誨乎
勞之者所以愛也誨之者所以忠也不然是禍之耳何
謂忠愛
[007-14b]
子曰為命禆婢之/切時林/切草創之世叔討論之行人子
羽脩飾之東里子産潤色之為命為辭命也四人皆鄭/大夫草創製草稾也世叔
游吉也春秋傳作子大叔討論講究也行人掌使之官/子羽公孫揮也脩飾者脩理文飾之東里地名子産所
居也潤色者潤/之以華采也
鄭國晉楚之間能以弱為强者有人故也一辭命之出
凡更四手其不苟也如此則他事可知渙汗其大號所
以係國體者甚重夫子特有取焉
或問子産子曰恵人也問子西曰彼哉彼哉問管仲曰
[007-15a]
人也奪伯氏駢薄田/切邑三百飯扶晚/切疏食音/嗣沒齒無怨
子西楚公子申能遜楚國立昭王而改紀其政然不/能革王之號昭王欲用孔子又沮止之彼哉彼哉者
外之之辭伯氏齊大夫駢邑地名齒年也沒/齒猶終身也桓公奪伯氏之邑以與管仲
人之得名為人者豈徒形體之謂哉奪邑三百沒齒無
怨非有以深服乎其心不可彊也夫子獨舉此事而以
人許之子産恵人孟子又曰恵而不知為政若知為政
則不止於恵矣
子曰貧而無怨難富而無驕易去/聲
[007-15b]
素其位而行何驕怨難易之有此特言常人之情耳富
而無驕未足多也貧而無怨何所不至哉
子曰孟公綽為趙魏老則優不可以為滕薛大夫公綽/魯大
夫趙魏晉卿之家老家臣之長優有/餘也滕薛二國名大夫任國政者
或優為或不可為才各有所宜也用違其才則失矣公
綽之不欲夫子葢深知其人者
子路問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知去/聲公綽之不欲卞莊
子之勇冉求之藝文之以禮樂亦可以為成人矣曰今之
[007-16a]
成人者何必然見利思義見危授命久要不忘平生之
言亦可以為成人矣成人成就為人也武仲魯大夫名/紇知特世俗所謂知非知及之也
莊子魯卞邑大夫曰者子路又問見利而下夫子答也/授命言授其命於人久要舊約也平生平日也凡言亦
可以者皆/僅辭也
兼四子之長而又文之以禮樂宜足以當成人之名矣
葢未至於聖皆未可以言至而况乎四子者未必聞道
也耶故曰亦可以夫子參錯其説矯其偏而勉之子路
乃復以今之成人者何必然為問苟安甚矣夫子不拒
[007-16b]
也臨財不苟得臨難不苟免又不失信於平日之言亦
人之所難能而子路之所可能者夫子復就而與之語
亦所以進之
子問公叔文子於公明賈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
乎公明賈對曰以告者過也夫子時然後言人不厭其
言樂音/洛然後笑人不厭其笑義然後取人不厭其取子
曰其然豈其然乎公叔文子衛大夫公孫枝/也公明姓賈名亦衞人
時然後言必無過言樂然後笑必無苟笑義然後取必
[007-17a]
無妄取三者發而中節非得情性之正不能也故人皆
不厭審如是豈易得哉其然者然其言也豈其然乎者
難其事而疑之也
子曰臧武仲以防求為後於魯雖曰不要一遥/切君吾不
信也防地名武仲所封邑也要者挾而求也武/仲得罪奔邾自邾如防使請立後而避邑
得罪而出奔反邑而求後當時固未知其非也夫子直
以要君書之此誅心之筆所以懼亂賊者武仲之知如
此哉
[007-17b]
子曰晉文公譎而不正齊桓公正而不譎文公名重耳/桓公名小白
譎詭/也
桓公數十年之規模管仲之力也只為正而不譎所以
展拓得去一匡九合翕然向附惜其正是才力識見到
此特假之耳若就學上得力豈易量哉晉文數年成霸
事體故大不同二霸得失兩言而定此春秋褒貶之綱

子路曰桓公殺公子糾居黝/切音/邵忽死之管仲不死曰
[007-18a]
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管仲之力也如
其仁如其仁齊襄公無道鮑叔牙奉公子小白奔莒及/無知弑襄公管夷吾召忽奉公子糾奔魯
魯人納之未克而小白入是為桓公使魯殺子糾而請/管召召忽死之管仲請囚鮑叔牙言于桓公以為相九
春秋傳作/糾督也
管仲不死子糾之難先儒於魏徵論之詳矣愚謂人臣
死節當觀其終身大體之所係三仁在殷或去或奴或
死義各有歸未可一槩論也槩以死者為是則微箕安
所逃哉子路疑管仲之未仁夫子特舉其事業以明之
[007-18b]
而不言其不死意可見矣如其仁者其指管仲也雖聖
人之仁未易可及就事業而論亦管仲之仁也
子貢曰管仲非仁者與平/聲桓公殺公子糾不能死又相
去聲/下同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於今
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皮寄/切髮左袵而審/切矣豈若匹夫
匹婦之為諒也自經於溝瀆而莫之知也霸與伯同長/也匡正也微
無也袵衣衿也被髮左衽夷狄之俗/諒小信也經縊也莫之知人不知也
諸侯知天王之尊生民免夷狄之禍皆管仲之賜也不
[007-19a]
然則大經大法冺然不存夷狄異類横行中國而衣冠
禮樂之地淪汙於腥羶而莫之救其視區區一死真溝
瀆自經之徒耳又况管仲於義可以不死者乎子貢於
此復疑其非仁夫子既大其匡天下攘夷狄之功直以
匹夫匹婦之諒明其不當死偉然正大是非昭揭而管
仲之論定矣
公叔文子之臣大夫僎士免/切與文子同升諸公子聞之
曰可以為文矣臣家臣公公朝薦家/臣與己同仕公朝也
[007-19b]
知臧文仲之竊位則知公叔文子之可以為文文不必
以諡義為解也特言其進不隠賢無媿於此諡耳
子言衛靈公之無道也康子曰夫音扶/下同如是奚而不䘮
去聲/下同孔子曰仲叔圉治賔客祝鮀治宗廟王孫賈治軍
旅夫如是奚其䘮䘮失位也仲叔圉即/文子三人皆衛臣也
治賔客則交鄰國者有人治宗廟則脩祭祀者有人治
軍旅則立武事者有人此衛之所以僅存也雖然維持
把握偶未墜耳君曰無道終安能國者乎
[007-20a]
子曰其言之不怍才洛/切則為之也難怍慙/也
無愧於言者必不苟於所為此章與為之難言之得無
訒乎正相發
陳成子弑簡公孔子沐浴而朝音/潮告於哀公曰陳恒弑
其君請討之公曰告夫音/扶三子孔子曰以吾從大夫之
後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音/扶三子者之三子告不可孔
子曰以吾從大夫之後不敢不告也成子齊大夫名恒/簡公齊君名壬事
在春秋哀公十四年時孔/子致仕居魯三子三家也
[007-20b]
時無方伯連帥而討逆之議發於致仕之大夫亦可悲
矣沐浴而請聖人所以行天罰也公曰告夫三子是太
阿倒持不有其柄也之三子告不可是同惡相黨惡傷
其類也再言不敢不吿者若曰知而不言其責在我
言而不行其責在人所以深罪魯之君臣也
子路問事君子曰勿欺也而犯之犯謂犯/顔諫争
不欺而犯方是盡忠欺而犯焉是無君也所以戒勇者
子曰君子上逹小人下逹
[007-21a]
達之為言到也究竟其事之謂也君子日趨於上不究
竟不止小人日趨於下不究竟亦不止
子曰古之學者為去聲/下同己今之學者為人
凡學不自格物致知上做工夫皆非為己也逐逐文義
之未昏昏聲利之場安知為己者之為何事哉夫子之
時已有此歎
其居/切伯玉使去聲/下同人於孔子孔子與之坐而問焉曰
夫子何為對曰夫子欲寡其過而未能也使者出子曰
[007-21b]
使乎使乎蘧伯玉名瑗衛大夫孔/子居衛時常主於其家
欲寡過而未能是其所以用力處五十而知非六十而
化豈偶然之故哉使者之辭雖謙而實宻夫子所以喜

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曽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此/艮
卦象/辭
曽子因夫子之言而引艮象以證之也知止其所自無
越思有一毫不安分之心即出位矣
[007-22a]
子曰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去/聲
與其言浮於行也不若行浮於言也夫子於言上著一
恥字於行上著一過字大抵學者空言多力行少所以
警切之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去/聲者不惑勇
者不懼子貢曰夫子自道也
夫子常言中庸不可能非謙辭也實不可能也日用平
常無思無為何能之有能即起意憂矣失其為仁矣惑
[007-22b]
矣失其為知矣懼矣失其為勇矣我無能焉夫子所以
截學者起意之病根子貢未領而但曰夫子自道何也
子貢方人子曰賜也賢乎哉夫音/扶我則不暇方比也乎/哉疑而未
然之/辭
古之學者為己而暇方人乎呶呶然品藻是非篤實務
内者不如是也夫子抑揚其辭所以鍼子貢之病
子曰不患人之不已知患其不能也能言能其實事也/與上文無能之㫖
不/同
[007-23a]
智愚賢不肖之分只是箇能與不能耳以人不知為患
必非實能苟實能雖不知何害
子曰不逆詐不億不信抑亦先覺者是賢乎逆逆料也/億意度也
先覺二字肇見於此舉世昏昏醉生夢死而我獨脱然
如大寐之得醒故曰先覺此是聖門深造自得第一箇
字大學之格物正為此耳豈拘文牽義所可彊通哉學
者但知以逆料為明億度為知機變之巧荆棘其中自
謂過人甚逺而我之所固有者乃茫然不知自反此先
[007-23b]
覺之所以為賢也夫子此言至明至切
微生畆謂孔子曰丘何為是栖栖者與平/聲無乃為佞乎
孔子曰非敢為佞也疾固也微生姓畆名栖栖猶依依/也疾惡也固堅執而不通
也/
誠者非自成己而已也所以成物也若偏守一隅而不
通於用則治國平天下之道将誰任其責乎畆以夫子
為佞真所謂固者異端之害徃徃類也
子曰驥不稱其力稱其徳也驥善馬之名/徳謂調良也
[007-24a]
驥非無力也不稱其力而稱其徳况人乎無徳而負才
其害大矣
或曰以徳報怨何如子曰何以報徳以直報怨以徳報

匿怨而友且不可况以徳而報怨乎必以徳而報怨則
凡有徳於我者如何其報也是故莫若以直報怨以徳
報徳以徳報徳者人所徳於我我亦以徳報之也若以
直報怨則豈彼有怨於我而我亦以怨報之哉横逆之
[007-24b]
來處以大順自反而縮行乎大公所謂直報如斯而已
子曰莫我知也夫音/扶子貢曰何為其莫知子也子曰不
怨天不尤人下學而上達知我者其天乎
聖心即天復何所怨行乎大順復何所尤不離日用之
間而上達天徳之妙非是地歩洞然相照雖顔子亦知
未盡况他人乎人莫我知而天知之此所以為聖歟或
者謂夫子道不行於當世故有是歎愚以為不然
公伯竂愬悉路/切子路於季孫子服景伯以告曰夫子固
[007-25a]
有惑志於公伯寮吾力猶能肆諸市朝音/潮子曰道之将
行也與平聲/下同命也道之将廢也與命也公伯寮其如命
公伯寮魯人子服氏景諡伯字魯大夫子服/何也夫子指季孫惑志言有疑也肆陳尸也
聖賢之窮達係斯道之興廢是有命焉豈人所能為哉
伯寮之愬非也景伯之力亦非也斷之以命而君子小
人之論定矣
子曰賢者辟去聲/下同世其次辟地其次辟色其次辟言
辟世則其時可知辟地則其國可知辟色辟言則其君
[007-25b]
可知色與言亦有淺深色方行於顔色未有言也若形
於言則已甚矣知㡬明微所以免禍此賢者之事也若
聖人則不然仕止久速惟義所在無適無莫安所辟哉
或曰龍逢比干何以不辟曰委質為臣葢有義不可得
而辟者事體各不同也
子曰作者七人矣
此承上章而言能如是者凡七人也豈微子篇所謂逸
民者歟
[007-26a]
子路宿於石門晨門曰奚自子路曰自孔氏曰是知其
不可而為之者與平聲石門地名晨門/掌晨啟門者自從也
知其不可而不為者晨門之所以賢知其不可而不可
以不為者夫子之所以聖晨門但知晨門而不知夫子
之為夫子者也
子擊磬於衛有荷去/聲其位/切而過孔氏之門者曰有心
哉擊磬乎既而曰鄙哉硜硜苦耕/切乎莫己音/紀知也斯己
音/以而已矣深則厲淺則揭起例/切子曰果哉末之難矣磬/樂
[007-26b]
噐荷擔也蕢草噐也硜硜釋見子路篇鄙哉硜硜指當/時之人也斯己於此遂止也以衣渉水曰厲攝衣渉水
為揭此兩句衛風匏有苦葉之/詩也果哉言果於忘世末無也
聞擊磬而知夫子歎鄙哉硜硜之莫已知荷蕢之賢亦
豈易得哉必欲於此遂止而以為得厲揭之宜則是果
於忘世矣民墜塗炭義不能一朝安所謂被髮纓冠而
徃救者也若果於忘世豈聖人之所難哉荷蕢亦晨門
之流
子張曰書云髙宗亮隂三年不言何謂也子曰何必髙
[007-27a]
宗古之人皆然君薨百官總已以聽於冢宰三年髙宗/商王
武丁也諒信也隂黙也/謂居䘮信黙而不言也
諒隂三年不言所以居䘮也百官聽於冢宰所以居攝
也厯三年之久而冢宰攝行其事非徒不言而已子張
獨以髙宗為問夫子獨以古人為答則是當世此禮已
不復先王之舊矣後世乃有創為短䘮以日易月者嗚
呼豈人情也哉
子曰上好去/聲禮則民易去/聲使也
[007-27b]
禮辨上下定民志上不好禮如水脱防乖争凌犯之風
肆矣可得而使哉世衰俗壊那一事不就不知禮上做
出率意妄作㡬無以自别於禽獸纔知禮便自然和
子路問君子子曰脩己以敬曰如斯而已乎曰脩己以
安人曰如斯而已乎曰脩己以安百姓脩己以安百姓
堯舜其猶病諸
脩己以敬正大學之要㫖所謂治國之道及平天下皆
本於是子路不能切實内省意若未足而再三問之夫
[007-28a]
子既答以安人又答以安百姓次第推究不離脩己二
字又恐其未喻也直以堯舜猶病答之嗚呼敬哉外此
而求多也哉
原壤夷俟子曰幼而不孫弟長上/聲而無述焉老而不死
是為賊以杖叩音/口其脛其定切原壤孔子之故人也母/死登木而歌夷蹲踞也俟待也
述猶稱也/脛足骨也
賊仁者謂之賊侈然自放則本心亡矣非賊而何然其
病則自不孫弟始方其童幼傲然莫知有敬事其長上
[007-28b]
之道不孫不弟習以性成及其長也又無一善之可稱
果何貴於食天地之粟而謂是人也老而不死是為賊
耳因原壤踞肆推明三節以諭之復叩其脛以警之夫
子教人未有如此章之切直者然則童䝉之日可不以
孫弟為先務而使習於禮訓也哉
闕黨童子将命或問之曰益者與平/聲子曰吾見其居於
位也見其與先生並行也非求益者也欲速成者也闕/黨
黨名童子未冠者将命/葢夫子使之傳命也
[007-29a]
欲速成必至於躐等居位並行皆躐等之病真求益者
不如是也夫子使之将命所以斂而抑之使循其序歟
時未欲與之言因或者有問而答以此童子其聞之矣
 
 
 
 
 
[007-29b]
 
 
 
 
 
 
 
 融堂四書管見卷七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