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天下郡國利病書 > 天下郡國利病書 43


[043-1a]
 瓊州府萬州夷獠名曰岐人即隋志所謂㐌也有二種遠控黎峒不服王
 化者為生岐近傍黎圖稍知覊縻者為熟岐舊志熟岐本南恩藤梧高化
 音語皆同昔従征至此迫掠上黎占食其地種落寖蕃自立峒首頭目分
 掌村峒校之生岐性習無異腥𠒋狼烏言夷無姓名但以村為
 方成童教以弓矢以所擄人口赤剥而繫之樹令其子老弱射之謂之習
 射中老父大悦每食以大缽眝飯男女圍聚用匙瓢食之男子著短衫名
 為黎桶腰前後両幅掩不至膝両腿俱露文其臂綴耳以銀環髻堆額前
 用牛骨為簮拴之以鷄毛婦女亦着黎桶下圍花幔髻垂溪刺湼口腮
 為紋茅屋蒼垂地開門屋山頭内為水棧居之離地二三尺下飬羊豕之
 𩔗男女未配者随意所交唱黎歌即為姻婚刻箭結藤為信斬牛歃血
 為盟木弓竹箭鉄鏃無羽刀柄長尺餘弓箭不釋手雖父子動輙持刃相
 加每出刦謂之討艸討菜不避風日草行露宿登高險躍步遠跨其疾
[043-1b]
如風生習麄𢙣𩔗如此說者謂比之禽獸而䏻言比之乕狼而有翼者是
也永楽三年設土官統之後革弘治中始爲冦正德七年按察副使詹璽
討之敗績嘉靖以来肆行殺掠至今不靖漢唐宋元至國初歧獠皆自
耕與民互市間或潜盗頭匹而已永樂三年設土官統之後革土官而土
舎寝以生弊弘治十五年儋蛇賊乱始效群起爲冦十七年𢧐殺督捕
指揮谷泰正徳初督捕指揮王琥禦之𫝑稍沮七年副使詹璽進官軍剿
之以土舎泄機敗績由是賊勢愈熾𢧐殺百户李廷傑總小旗軍潘偉忱
宗善等二十四人所過村落西自巴頃香根加小横嶺北自嶺脚五鄊南
里黎㒷数十餘村人亡財盡掠無𫠦淂却乃長驅東南陸連土丁横山亦
土隴等村横行無忌黎民有王赱岐王䇿王祐王那弄王那邁王那拯附
居衡路前此賊岀斬牛與之借路投爲嚮導王赱岐等潜透消息候賊出
入餉以酒食謂之晚存自百户名色人口掠者托爲贖之每口取牛
[043-2a]
若干隻銀若干塊鍋鉄刀鋤布幔之之𩔗多寡不等皆與賊分賍而還其
人問有軍民奴囚逃入與通行賊势益大嘉靖六年刦殺良民楊文啟
等一十餘家七年殺鄊老林鳯鳴焚其尸擄妻子并刦殺佃民二十餘家
八年殺生員蔡國卿尸不𫉬擄民王普良䔥司員等男女数十人邇者
越出高橋窩村荔枝山頭坡長水等村離城僅七八里刦殺無等自叅禍
以来人口被掠者近千餘人田園荒蕪者近千餘牛馬屠戮者約為餘
隻錢粮消耗者約萬餘緍而𫠦淂冨家子女以為竒貨嬰兒老叟輙手刅
之禾倉廬舎付諸烈熖生之灾此其極矣
 按俚訛為黎聲之轉也乆矣自生黎聴招歸附以入版籍則熟黎與土
 官之所為也其後土官益多生黎未附已俚户以肥已変詐百端反
 招生黎為冦人知永楽初潘𨺚本倡為禍首故瓊臺志遂書𨺚本後以
 無功伏誅稽諸實録則無有也與其授以知縣職豈若授以副廵檢之
[043-2b]
 易覊哉㐌訛為岐即黎之遐者定安楊理嘗入婺嶺始知分有二種
 生黎之外五指之中歴代不化者為岐然黎所惧者歧也生岐界由
 瓊抵崖不過三百餘里自儋達萬不過二日餘程彼三八月饑荒分
 兵四靣開示信義彼必聼従乗此開路可立衙門岐阮而黎服矣惟
 崖黎最强者曰羅活曰抱宥曰多澗曰千家而宻邇官道為諸黎門户
 者千家也成化丁未征千家村及陵水嶺脚峝之陳那洋征後黎人惴
 慄見軍即跪而軍欵𦕈其愚騃無故 詬哨守等官則又凌虐困辱之
 何恠其未乆叛也正徳丁夘千家羅活等村横兵憲王檵招撫
 賞其惡愈肆及崑山立倬至詷知其非調儋昌崖官軍黎兵鵰剿千家
 村不費斗粟不遺寸鏃数日即歸随諭旁峒入界者擒斬解報群黎
 莫敢違令賊死既多乃下令撫定之自是崖之封内牛畜野盗賊絶
 跡此崖民所以報徳立祠者也弘治十六年瓊山主事韓俊奏言革去
[043-3a]
  土舎峒首立州縣屯𫠦量撥在外軍氏雜䖏在中防引闢開五指山十
  字道路徧立更甲禁持弓矢嘉靖十九年工部郎中吴會期言之黎
  居良民五之一宜於兵威削平之際開通十字大路于其間大約以道
  里計之自府治至于崖州千里而近自儋州至於萬州六百里而遥此
  四至徑一之大凡也細數之自府治至于沙湾三百里而遥自崖州至
  于羅合三百里而近俱為坦途矣度其中未開通䖏不過二百里耳大
  集官軍厲武官領之民兵属有司領之土兵属鄊保長領之通力合作
  相其谿壑易其險阻假以数月而瓊崖之路可由黎峒中行矣儋萬視
  此其工則又殺焉四路交達度中建城量地置堡就堡立屯貯食以攻
  則取以守則固矣二十八年督府都御史歐陽必進奏剿崖州昌化感
  恩地方吏科給事中鄭鵠上言瓊自開郡以来迄今盖千六百餘年
  無嵗不遭黎賊之害然未有如今日之𢡖者也盖其盤山踞峒其中之
[043-3b]
  州縣反為之外悍是彼無外冦也食飽棄餘狼悍豕突至虔劉我人民
  坑䧟我官軍是我有内憂也其地彼髙而我下彼膏而我鹹鹵其𫝑
  彼衆而我散彼無外㓂而我有内則州縣之兵罷于奔命何日而有
  息肩安枕之地哉臣生長地方嘗訪之故老淂之征人聞其出𢧐之
  時人挟数矢以一當百無不弦而倒者矢盡力窮遂身荊中獸
  奔鳥伏故我軍至有臨險欷而止爾故前日倡乱不過止強石訟諸
  賊其勢尚孤今連昌化感恩之冦其黨日熾若進兵非調狼目募打手
  加立数萬人不可臣聞成功在勇圗揆在謀克㨗雖難經畧為上臣嘗
  考今皆剿除黎患者見二大舉焉元至元辛夘黎叛十月渡師又明年
  七月深入黎巢盡空又明年春刻石五指黎婺山而還中間雖二經変
  故而謀不乱卒以成功可謂㨗矣但元夷俗淂則棄之猶奏置屯田
  府立定安㑹同二縣至今衣冠文物為名邑此以知其可經畧也又
[043-4a]
  前嘉靖十九年黎叛後軍䧟没請兵討之明年大渡師徒十二月直破
  其巢崖州諸峒無䖏不至未嘗不大㨗也但班師太早漏綱数多誠有
  如前奏各官所言者當時識者見賊巢徳霞平荷可耕可守擬建州縣
  招集新民以絶異日之患然一時失議遂濔毁成故黎賊一聞兵出相
  率歸巢兵散於前賊聚於後謂官軍䏻捷而不䏻守故也其不為今
  日𠕅舉之害其可淂乎此以知其不經畧之害也故臣不患成功之不
  早惟患圖揆之未周不患克㨗之無日惟患經畧之無術何也蜋臂徒
  張其扶有限蟻封雖宻其險可夷徒以激於有司殺人無數遂以肆行
  無忌爾今文武之臣戮力同心一旦大軍臨之𫝑如破竹但願先事要
  在圖揆後事要在經畧以前車為戒始不貽後日之悔也何謂揆圖
  三事崖地方大勢南出崖州西岀感恩西北出昌化北抵凡陽黎歧
  東通温嶺脚二峒然二峒實萬州陵水之衝地形外險内實坦夷賊
[043-4b]
  若被攻甚急其合二峒以优我陵水必矣為計當先分竒兵由陵水以
  攻二峒彼二峒之賊自救不暇然後大兵直擣崖賊巢穴使其黨渙於
   勢分於西莫知端倪自相疑貳而風霆之下悉可擒也此其所當圖
  揆者一也前奏又云元惡那燕等已入凡陽搆集岐賊此或有之但恐
  其所搆集或即温嶺脚之賊也盖此賊十九年䧟我軍不数日羅活
  賊黨即傳箭崖州徴納百牛抱宥賊黨即傳箭九所屯亦然其與之搆
  禍通謀乆矣此賊 禍黎岐以多方誤我 聲言摇惑以堅黎岐助逆
  之心皆未可知此其所當圖揆者二也黎賊原無奸細其消息動静出
  於所轄圡舎故百年之禍皆土舎釀成之黎將附籍州縣百計沮撓有
  司成失黎心多方煽惑既成禍変又走泄軍機后使嚮導我軍遂道迂
  廻險阻以致䧟𣳚如成化時之王道乾前之符文龍是也防杜之術
  不可不謹又 軍興制所貴不擾而首功之数不可預定此則用兵之
[043-5a]
  事所當圖揆者三也何謂經畧三事一曰一勞永 之計夫瓊人與此
  賊共此土也数年一反数年一征雖徃徃克㨗所傷多矣天地之心並
  生盲豈若馴以縧籠置之荘嶽易介鱗而為衣冠是誠有望于今神武
  之化也献馘之後願梠集新民㝎以約束因其𫝑而利導之多興學宫
  禁挾弓矢使不淂為狼豕之態則堯舜之丗尚有黎哉尚有反
  且征者哉若徒淂而棄之不經畧如前所為反滋今日之禍則興
  兵動衆終無寕時真大鍳也二曰破方啟土之功臣按崖州輿地本自
  数百里也故西一百五十里有隋延徳縣址東南一百三十里有唐臨
  川縣址東五十里有唐落屯縣址西一百里有漢楽羅縣址感㤙東北
  七十里有宋鎮州址原附郭有鎮寕縣址今俱在賊中所當恢者也
  呪又有徳霞之膏千家羅活之饒招集之後願建州縣囙以屯田
  且耕且守務廬其居西東其畝又由羅活磨斬開路以達安定由徳
[043-5b]
  霞沿溪水而下達于昌化道路四逹屋廬相望井里既定豈不為 國
  家增拓輿地哉三曰乆任責成之道漢建武十七年馬援既平嶺南所
  至即置城郭興水利條建封溪諸縣又申明漢律傳為馬將軍故事至
  二十年秋始還貴綏㝎之術乎乘之餘威震懾山谷建叅將府于徳
  霞聨絡州縣亦如馬援故事治城郭興水利條奏便宜事務以鎮安人
  心其新附之民尚有異志者設法從之或于海北地方屯田或于附
  近衛所入伍如漢徙潳山蛮七千餘口於江夏以永絶禍本徐求仁明
  之長慈惠之師奏晋乆任以終其事其庻幾乎瓊人萬世瞻仰在此一
  舉臣待罪諫垣以言為職知而不言罪也况切臣鄉土聞見且真言而
  不詳亦罪也故敢干冐 天威伏望勅下兵部𠕅加詳議此皆撫綏
  者之所當深長思也故詳録之然黎峒中盤州邑外列民雜蜑峱之異
  夷分生熟之殊其情状當咨訪而周知也熟黎洪武初年歸附報籍在
[043-6a]
  西路臨高等界則郷音與廣西藤梧等䖏相同東路瓊澄等界則郷音
  與福建漳泉等相同東西二路惟楽會澄邁之黎熟者多與瓊山定安
  之黎為易治爾凡自祖躬耕省地為良民但因住近黎山諳曉黎俗者
  則納粮當差或深居黎村耕作省地與黎田交雜半在覊縻急難呼喚
  者則納粮不當差永樂初用監生潘𨺚本奏言命梧州府通判劉銘除
  來本府撫黎尋陞知府名色專一撫黎因是謀分府權奏將周圍三千
  里内近山都圖版藉粮差者斥累代各省征不歸落土耕田通名為
  熟黎者悉與𫠦属黎官作眼招撫生黎為由就據以為本管而土人
  借知縣縣丞等職者自比雲南廣西稱為土官永楽十年造冊收入熟
  黎未報丁口報作新招歸附黎户名為梗化者亦納粮木當差暗分州
  縣人民立作二萬餘户四萬九千餘名口以致躲差奸民授作梗化此
  非舊制也宣德正統以来革去撫黎知府等官而黎知縣等官子孫
[043-6b]
  不淂世襲莭奉勘合熟黎歸属有司革官子孫母淂占仍囬州縣當差
  弘治十七年又撥作梗化其中多有耻者亦無有知之徒楽為梗化淂
  兎差徭其儋州属黎雖與生黎無異然其間一半願為良民一半楽為
  梗化遂致謀害相殺馴致攻州䧟縣大征之役誤及方靣可為永鍳也
  熟黎以裏則生黎岐人也散䖏鷓鴣啼居林思河羅活等三十六峒盤
  據五指黎婺崇山之中不時出𣳚刦掠附近村分实為腹心之疾初以
  熟黎焉藩籬有土舎峒首以束之事乆玩愒反以黎岐為利如弘治
  年間符南蛇作耗揖失官軍麋費錢粮鉅萬自後近黎州縣莭搶掠
  而萬州特甚有害民蕭傑王璽等 奏行查勘屡年未見完報臣常
  詢有識土夫反老成渉歴之人皆謂其地南北約七百餘里東西四百
  餘里初生黎服招者永楽四年赴京相見蒙賞仍 勅各黎首歸
  岗安生楽業時招主見 勅諭全不霑己乃誆生黎歸取 勅書各家
[043-7a]
  收蓄以為已物囙而柄今革官子孫收藏者必湏追岀給還其家則
  生黎不致土舎生事侵擾淂安其生矣然臨髙儋昌萬陵之黎𠋣山為
  𫝑吞據强弱互相欺凌崖感之黎散相角敵至于讐殺比比皆然則
  黎性之常細扣其由其間有父子継世結怨報讐者有公孫相傳
  未伸者有俟乗機取利者有該主峒而弟姫侵奪者有𫠦主軟弱
  而致欺凌者有所主剥削而激讐害者雖有守偹官軍彼云報讐莫敢
  誰何以此禍延省界無一寕皆因統者不令故也土舎䏻撫遐岐以
  為本等身在有司决不可以土地人民輕易借與以長乱階此固
  祖宗成法不容変乱者也土舎之先僣名土官實與西廣雲貴覊縻者
  事体不同矧洪武舊制革去元弊土酋主郡如陳乾冨猶降徙遠郡遍
  判兵屯子孫盡民役或為峒首僅授副廵檢州縣淂以制之今之土
  舎峒首豈敢如昔日土官之僣與有可分庭抗禮哉然黷貨者反𠋣
[043-7b]
  之以幹囊篋則乘機嫁禍自此始矣正統年間革官子孫如臨高王紹
  祖因襲不淂乃假官坐縣立萬人屯截路禁行謀不李僉事計至
  杖死儋州劉秀叛殺田表水西等村廵撫韓雍賫榜開諭以故鄊同知
  王佐著珠崖録拳拳在抑土舎後儋之土舎峒首構成符南蛇之禍可
  不决去之哉然成化年間感恩土舎娄鑑賄嘱知縣羅鉉得近黎民
  人符進禄等三十六村撥與用因而故為鳥言祼体到處刦掠鄊村
  受害後蒙兵俻副使涂公撥回村峒征除强梗前弊始除積今数十年
  來貪横之心非獨革官子孫事起奸刀見土舎間有衰弱據数黎遂
  自立角敵有本峒首今乘盛欺壓而争雄長者有本奴𨽻今背主自
  立而峒首者或黎首附籍州縣而𫠦主積恨異己者以此互相侵奪
  或引誘出没使其罪坐𫠦主或左道讐殺俾其利致旁收邉患由斯醸
  大非獨一儋而已皆因此軰乘機嫁禍侵漁黎利之故也必行查其自
[043-8a]
  祖迄今所招而造冊以審之行查上舎峒首伊文祖所招黎人村峒至
  今有服者若干背抝不服者若干其人地方抵於何人交界其村峒
  原係借倩版籍粮差熟黎某村峒原係服無役生某村峒原係歴
  代不向化黎歧各令時常𢃄率出官如有寃枉許其訴理若有溷包覇
  占他人村峒在内者従令各要自首政正待其有功通道路以換魚塩
  而後量以冠𢃄給之近時探有陽春峒其峒在五指下東南為郡中黎
  居以千計自不為惡南有湳他香根竹茂竹擁皆係反黎西南有萬家
  羅活磨岸磨魁等村東有思河等峒東南有縦横斬兊等峒北去㝎安
  東南出萬州陵水西北至儋州程俱六日惟西至昌化中阻大溪湏桴
  筏乃濟聞之始通之人入自思河僅六日前半路頗崎嶇後愈入愈衍
  岐黎欵奉情極卑謹其旁呼為百姓峒者乃天順間邵賊餘黨潜住生
  息甚繁話皆東語比歧猶勤耕作由此之則無險阻可知矣必湏翻
[043-8b]
  然改悟守法循規開諭黎岐各安生理不行剥削又擾不事勾引之謀
  則瓊崖庶其靖矣不然則湛龯之討南蛇何其危也湛龯廉州衛借職
  指揮陞廣東都指揮僉事性英俊有文武才畧好用竒策忘其勢位每
  與下官有謀者共議弘治十四年夏六月瓊郡儋州七方峒黎賊符南
  蛇謀殺峒首符那月占奪地方搆黨反乱刻箭傳約三州十縣黎賊各
  皆領箭有同時反者有望成敗以為向背者因攻圍儋州䧟感恩昌
  化臨髙三縣人民死者十七八閭閻燹赤地数百里澄邁㝎安其害
  半之瓊州西界一千餘里道路不通海南幾危是秋九月鈛領兵討賊
  到瓊當見其然不信宿戒行就道至澄邁西峯驛臨髙縣走報賊首
  南蛇全州賊黨符那那𣗳約會本縣賊黨王琳王細保等分領賊兵
  合萬餘刻期耒攻本縣那等兵数千已至城下攻西北門垂䧟約王
  琳等攻東南門兵数千亦垂到指揮張詡領孤軍與知縣林彦脩誓以
[043-9a]
  死守危在朝夕邊山人民大半䧟没邊海者無路逃生扶老携㓜待投
  水死據報時漢達官軍不满三千後軍末至衆皆有惧色而龯勇氣自
  倍遽傳令止軍命士卒舉火作二日粮宻詢賊营所在親率共事者領
  竒兵由間道晝夜兼程馳奪臨髙賊先而反遶出儋賊之後地名拳藍
  搗賊老營盡役守營者百餘級賊方攻城遥聞関聲咸呼相賀以為
  黨與之来相也攻城益急已而聞官軍舉礟聲驚知老营已破官軍
  扼其歸路遽製衆退敵来𫝑洶湧鈛曰賊方在死地且彼衆我寡未可
  迎敵彼大衆一退勢必不䏻止冝缺圍缷出其半而中邀殺之取威
  㓕 賊在此一舉戒軍士如令已乃躬率精鋭衝断賊陣為二賊前後
  不相頋漢逹官軍泛而摧之又斬首七百餘級城内軍出乘其
  後賊衆大潰㪚走相失軍民兵擒𫉬不盡亡匿艸野中鄊民荷鋤
  擊殺無筭連六七日觧功不絶生擒賊首符那𣗳而那攬者先時乘憑
[043-9b]
  死尸奉頭竄去軍声大振前項赴約賊徒中道聞風棄兵遁走領箭群
  賊已反者舉皆奪氣退縮望成敗者皆出聴招撫而攻州賊首符
  南蛇亦遂觧圍歸守窟穴鉞以二千精兵破强賊萬衆救高臨一縣垂
  䧟之城全萬家垂死之命威風四達三州十絲莫不引領望治無何以
  因晝夜兼程時途㗖𪧐食冐雨苦𢧐致疾以死海南軍民遠近相吊
  如䘮親戚前賊聞知又復䖏䖏紛起後事難言矣嘉靖甲年之投黎福
  二已虜千户杜盛百户楊荣非淂土舎誘其峒首功决不可成也辟則
  大黄附子湯炮以制之皆良劑也可盡棄哉
[043-10a]
  雜蛮
海獠凡浮海自東西二洋而来者皆是也南有八蛮曰天竺曰咳首曰僬
僥曰跛踵曰穿胸曰儋耳曰狗軹曰旁舂凡此八者自有服以来名
不知其㡬変矣周官設象胥掌之其語言可譯而知也然其名之変史
不䏻詳惟漢明帝時天竺浮屠胡法始入中國其俗捨身焚尸謂之茶毘
至今僧學佛者猶然小民火葬效之華風壞矣永年十七年儋耳僬僥等
國貢献由元帝先此棄朱崖故儋耳為島夷今則己属瓊州皆中國人
居之聲名文物化於華夏無緩肩頬之状而西北賈胡有鐻耳垂環
而至者山海經儋耳之國在大荒北任姓禺子食穀北诲渚中郭璞注
云其人耳大下儋垂在肩上朱崖𫃵畫其耳亦以倣之也僬僥乃永昌徼
外夷其人長三尺而諸畨黒小厮或𠑽貢物而咳首等種大氐皆海獠也
日南徼外占城以至西域默徳那國其教專以事天為本而無像設其經
[043-10b]
有三十藏凡三千六百餘卷其書体旁行有篆草楷三法今西洋諸國皆
用之又有隂陽星歴之𩔗其地雖接天竺而與佛異俗重殺非同𩔗殺者
不食不食豕謂之回回色自教門今懷聖寺有畨塔創自唐時輪囷直
上凡十六丈五尺每日禮拜者是也然亦有占城諸國人雜其間多蒲及
海姓漸與華人結姻或取科第宋余靖嘗言越臺之下胡賈雜居岳珂桯
史則謂為畨禺海獠云桯史番禺有海獠雜居其最豪者蒲姓曰畨人
本占城之貴人也既浮海而遇風濤惮于反乃請于其主留中國以
通徃来之貨主許焉舶事實頼給其家益乆定居城中屋室少侈靡瑜
禁使者方務招徠以阜國計且以其非吾國人不之問故其宏䴡奇偉益
張而大冨盛甲一時紹𤋮壬子先君帥廣余年甫十常㳺焉今尚識其
故䖏層楼傑晃蕩緜亘不䏻悉舉矣然稍異而可紀者亦不一囙録之
以示傳竒獠性尚而好㓗平居終日相與膜拜祈福有堂焉以記名如
[043-11a]
中國之佛而實無像設稱謂声牙亦莫䏻曉竟不知何神也堂中有碑髙
袤数丈上皆刻異書如篆籕是為像主拜者皆嚮之旦輙會食不置七著
用金銀為巨槽合鮭炙梁米為一以薔露散以氷腦坐者皆寘右手于
褥下不用曰此為觸手惟以溷而已群以左手攫取飽而滌之入于堂
以謝居無溲匽有楼高百餘尺下瞰通流謁者登之以中金為版苑機蔽
其下奏厠鏗然有声楼上雕金碧莫可名状有池亭池方廣凡数丈亦
以中金通甃制為甲葉而鱗次全𩔗今州郡公宴燎箱之為而大之凢用
鏗鋜数萬中堂有四柱皆沉水香髙貫于棟曲房便榭不論也嘗有数柱
羾于朝舶司以其非常有後莫致不之許亦卧廡下後有窣堵波高
入雲丧式度不比它塔環以甓為大址絫而增之外圜而加餙望之如
銀筆下有一門拾級以上由其中而圜轉焉如旋螺外不見其梯磴每
数十級啟一竇嵗四五月舶將来群獠入于塔出于竇啁哳嘑以祈南
[043-11b]
風亦輙有驗絶頂有金鷄甚鉅以代相輪今亡其一足聞諸廣人始前一
政雷朝宗環時為盗所取跡捕無有㑹市有屢人鬻精金執而訊之良是
問其所以致曰獠家素嚴人莫闖其蕃予棲梁上三宿而至塔裹麨粮𨼆
于㒹書伏夜縁以剛鉄為錯断而懐之重不可多致故止淂其一足又問
其所以下曰予之登也挾二雨盖去其柄既淂之因天大風鼓以為翼乃
墜平地無傷也盗雖淂而其足卒不䏻補以至今他日郡以事勞宴之
迎導甚設家人帷余亦在見其揮金如糞土輿皁無遺珠璣香貝狼籍
坐上以示侈帷人曰此其常也後三日以合薦酒饌燒羊以謝大獠曰如
例龍麝撲鼻竒味不知名皆可食逈無同槽故熊羊亦珍皮色如黄金酒
醇而甘幾與崖無辨獨好作河魚疾以腦多而性寒故也余後北歸見
藤守王君興翁諸言其冨已不如曩月池匽皆云成化四年都御史
韓雍脩寺以所達官指揮阿都刺等十七家居之番言阿都刺為滿刺
[043-12a]
華言師父也達官本蒙古人雜領色目始此
畨啇者諸畨夷市舶夌易綱首所領也自唐設結好使于廣州自是啇人
立户迄宋不絶詭眼殊音多寓海濱湾泊之地築室聮城以長子孫使
客至者徃徃詫異形諸吟詠宋時啇户鉅冨服餙皆金珠羅綺噐用皆金
銀器皿有凌虐土著者經略帥府輙嚴懲之華人有投充畨户者必誅無
赦淳化五年二月癸卯南海啇人献吉貝布畫海外蛮國及猩猩圗玉帯
上於北苑召近臣之天聖後寓益顆夥首住廣州者謂之畨長囙立
畨長司大食國舶主蒲希宻屡貢詔賜黄金準其所貢之直禁綱踈闊夷
人随啇翺翔城市至有蛮媪賣薬荒錄在番禺端午聞街中喧㗛訝召之
乃蛮媪荷山中異艸鬻冨家婦女為媚男薬者或抽金簮觧耳璫償其直
熈寕中其使辛押陀羅授懐化將軍乞統察畨長司公事詔廣州裁䖏具
後辯告户絶龍川畧志廣州啇有投于户部者曰畨啇辛押陁羅者居廣
[043-12b]
州數十年矣家資数百萬緍本𫉬一童奴過海遂餋其為子陀羅近
畨為其國主所誅所餋子遂主其家今有二人在京師各持數千緍皆飬
子所遣也此於法為户絶謹以吿李公擇既而為畱狀而在告官謂
予曰陀羅家貲如此不可失也予呼而詢之曰陀羅死番國為有報来廣
曰否傳聞耳陀羅養子所生父母所飬父母有在者耶曰無有也法
告户絶必於本州縣汝何故告于户部曰户部於財賦無所不治曰此三
項皆違法汝姑伏此三不當吾貸汝其人未服告之曰汝不服可出詣御
史臺尚書省訴之其人乃伏并召飬子所遣二人謂之曰此本不預汝事
所以召汝者人妄揺撼汝耳亦責状遣之然中終以為疑予曉之曰
彼𫠦告者皆法𫠦禁不訴于廣州而訴於户部者自知難行假户部之
重以動州縣耳中乃已遂立畨坊夷人有居瓊管者立畨民所投荒録
瓊管夷人食動物凡蝇蚋草䖝蚯蚓盡㭪之入截竹中炊熟破竹而食頃
[043-13a]
年在廣州畨坊献食多用糖腦麝有魚爼雖甘香而腥臭自若也惟燒
笋一味可食先公至北虜日供乳粥一椀甚珎但沃以生油不可入口諭
之使去油不聼因紿令以他器貯油使自酌用之乃許自後遂淂淡粥大
率南食多鹹北食多酸四夷及村落人食甘中州及城市人食淡五味中
只苦不可食洪武初令畨啇止集舶𫠦不許入城通畨者有厲禁正徳中
始有夷人築室於湾澳者以便交易毎房一間更替價至数百金嘉靖
三十五年海道副使汪栢乃立客綱客紀以廣人反徽泉等啇為之三十
八年海㓂犯潮始禁畨啇及夷人毋淂入廣州城
俚賊在廣州之南蒼梧鬰林合浦寕浦高凉五郡中央地方數千里村落
長帥恃在山險不用王法自古及今民俗惷愚惟知貪利無有仁義道理
不爱骨而貪寳貨及牛犢若見賈人有財物及水牛者便以其子易之
夫或鬻婦兄亦賣弟父子别業父貧乃有質身於子者有其家債不時
[043-13b]
還者其中于弟愚者謂曰我為汝錢汝當善殯塟我耳即折野葛根數
寸徑到債家門下謂曰你我錢不肯還我因食野葛死於門下其家便
寃宗族人衆集其家曰汝不還我錢而殺我子弟今當擊汝債家慙惧
因以牛犢財物謝之数十倍死家乃自收屍去不以為恨刻木以為符𢍆
言誓則至死不改㝡貴銅鼓鑄初成懸于庭中置酒以招同𩔗来者有豪
富子女以金銀為大執以叩鼓囙遺主人名為納鼓釵風俗好殺多搆
讐怨至相攻擊輙鳴此鼓集衆到者如雲有是鼔者極為豪強為都老
群情稚服本于舊事尉佗於漢自蛮夷大長老故俚人猶呼所尊者為
倒老也言訛又都老云所異於瓊峒者以雜于諸蛮故也然人䏻識之
俚人則質直尚信諸蛮則勇敢自立皆重賄輕死惟冨為雄巢居崖䖏盡
力農事大氐輕悍易怨以変唐韓愈送鄭尚書序嶺之南其州七十其
二十二𨽻嶺南節度府其四十餘分四府府各置帥然獨嶺南節度為大
[043-14a]
府大府始至四府必使其坐啟問起居謝守地不淂即賀以為礼時必
遣賀問致水土物大府帥或道過其府府帥必戎服左握刀右属弓矢拍
馬袴鞾迎于郊既至大府帥入據舘帥守屏若將趋入拜庭之為者太府
與之為讓至一至𠕅乃敢改服以賓主見適位執爵皆興拜不許乃止䖏
若小侯之事大國有大事咨而後行𨽻府知府離府遠者至三千里懸隔
山海使必数月而後能至蛮夷輕悍易怨以変其南州皆岸大海多洲島
飄風一日踔数千里漫不見蹤跡控御失所依險阻結仇黨機毒矢以待
將吏撞塘呼以相和蜂屯蟻雜不可爬梳好則人怒則獸故常薄其
征入簡節而䟽目時有所遺漏不䆒功之長飬以兒子至紛不可治乃艸
薙而禽獮之盡根株痛断乃止其海外雜國若沈浮羅流求毛人夷亶之
州林邑扶南真臘子陀利之属東南際天地以萬數或時 及朝潮貢蛮
胡賈人舶交海中若嶺南帥淂其人則一邊盡治不相冦盗賊殺無風魚
[043-14b]
之灾水旱厲毒之患外國之貨珠香象犀玳𤦛竒物溢于中國不可勝用
故選帥常重於他鎮非有文武威風知大体可畏信者則不幸徃徃有事
三年二月以工部尚書鄭公為刑部尚書兼御史大夫徃踐其任鄭
公常以節鎮襄陽又帥滄景徳濮歴河南尹華州刺史皆有功德可
入朝為金吾捋軍散騎常侍工部侍郎尚書家属百人無数畆之宅僦屋
以居可謂貴而䏻貧為仁者不冨之效也及是命朝廷莫不悦將行公卿
大夫士苟能詩者咸相率為詩以美朝政以慰南之行思韻必以耒字者
所况使成政而耒歸疾也自嶺以西俚人漸貧至或鬻髪於市投荒録南
海新州俚人男婦皆羙髪每沐以投流水中就水以沐以豕膏滋其
髪至五六月稻未熟民盡髠鬻于市取豕膏𡍼之至耒又可鬻也自
蜆岡以南瀕海種水上為圃玉堂閑話廣州番禺縣嘗有俚民牒訴云
前夜亡失圃今見在某䖏請縣宰判状徃取之詰之則云海之淺水中
[043-15a]
有荇薬之属風沙積焉其根厚三五尺因墾為圃以植夜為人所盗盗
之百里外若浮筏故也婦女不知蚕績惟治庖厨投荒録嶺南俚俗不教
女子針𫃵紡績但教之善庖厨治醇醓或責之則讙曰我女裁袍襖則
灼然不會若脩治水蛇黄蟮一條必勝一條聞者純倒村市多有屠婆觧
牛投荒録南海觧牛多俚婦謂之屠婆屠娘皆縳牛于大木執刀数之曰
某時牽汝耕田不淂某時乘汝渡水不即行今何以免死即斬之及作変
則無論男婦皆䏻軍云
莫徭者自荆南五溪而来居嶺海間曰山民盖盤瓠之遺種本猺獞之
𩔗而無酋長随溪答群䖏斫山為業有採捕而無賦自為生理不属于
官亦不属于峒首故名莫徭也嶺西海北人呼為白衣山子欽亷邇来亦
有墾田輸税于官願入編户者盖敕化之漸
蚤户者以舟楫為宅捕魚為業或編蓬瀕水而居謂之水欄見水色則知
[043-15b]
有龍故又曰龍户齊民則目為蛋家晋時廣州南岸周旋六十餘里不賓
服者五萬徐户皆蛮蛋雜居晋書陶璜上䟽自唐以来計丁輸課于官洪
武初編户立里長属河泊所收漁課然同姓婚配無冠履礼貌愚蠢不
諳文字不自記年此其異也東筦増城新㑹香山以至惠潮多惠州
志蛋長又稱蛋家里長其種不可知考之秦始皇使尉屠睢統五軍監禄
鑿河通道殺西甌王越人皆入叢薄中與禽獸䖏莫肯為秦意者此即叢
薄之遺民耳宗蘇子瞻有蛮烟蛋雨之句今在歸善者皆土著服食與平
民𩔗婚姻亦畧與下户相通但其籍則繫河泊所在興寕者則編属縣下
六都立其中甲首甲以領矣然課額猶稱河泊焉曰蛋民乃水居者也隻
船支槳衣不盖膚計舟納課又且代貱逃亡者彼蛋長每徵課料則通同
旅人債主計日行利每錢一文明日二文又明日四文雖至百文猶不
䏻己於是每每為盗推厥原由旅人里長罪之魁也嘉靖中知府李玘已
[043-16a]
設法嚴禁 潮州志潮州蛋人有姓麥濮吴蘓何古以南蛮為蛇種
蛋家神宫蛇像可見世世以舟為居無土著不事畊織惟捕魚裝載以供
食不通土人婚姻嶺東河海在在有之本縣舊立一户國初置河泊所轄
輸魚課米洪武二十四年籍其户為南廂里甲輸粮之外惟供船差
不事他役至雷瓊則少廣中近年亦漸知書或登陸附籍與良民同編亦
有取科第者矣然門多為𫝑家所奪蛋民亦行刦盗番禺沙湾東筦布
衝新會金星門至竒獨澳每蛋船一大九小為一甲官軍至即九小併為
一艘 魚鮮不受即𢧐官軍盤之則有尚書主事批文追日淸查土豪所
占皆退出在官造册㝷為有力者總領他日合于倭冦可占矣
盧亭亦曰盧餘在廣州城東南百里以採藤蠣為業男女皆椎結于頂婦
女許人及嫁始結胷帯相傳為盧循遺種故名躶体能伏水中数月此其
異於蛋而𩔗于魚者也月山叢談晋賊盧循兵敗入廣其下泛舟以逃居
[043-16b]
 海島上乆之無所淂衣食生子孫皆赤身謂之盧亭嘗下海捕魚充食其
 人能于水中伏三四月不死盖化為魚𩔗也其捕魚使人張罥則数人下
 水引群魚入内既入引䋲示之則舉弄其人以上亦有大魚吞者
 正德中香山縣𫉬一人驚以為異執以赴官將以上聞或識之曰此盧亭
 也盖其人入水時偶值風不䏻起潛㳺數月至香山見以為己地乃
 坐其中為人所𫉬初𫉬言語不通乆之曉漢語詢之信然
 馬人本林邑蛮随漢馬援流寓銅柱後随衆来附者也始十户後孳衍至
 三百皆姓馬其人目猳喙散居峒落中献時至軍府聴令猺獞不與
 同群自為一種今亦不可辨矣唐韓愈詩衙時龍户集上日馬人耒謂
 元旦也
 烏蠻烏滸之蠻䏻噉人者也在南海郡之西南安南都統司之北裴淵廣
 州記在晋興今南寕鎮南関古損于産國生首子輙觧而食之謂之宜弟
[043-17a]
味百則以遺其君君憙而賞其婦娶妻美則讓其兄其國有烏蠻灘焉其
後國廢于漢建武中民各為族常取翠羽採珠為産又䏻織斑布可以為
帷幔以鼻飲水口中進噉如故當交廣之界恒岀道間伺候二州行旅有
单逈軰者輙岀擊之利淂人食之不貪其財貨也地有厚十餘寸破以
長四尺餘名孤弩削竹為矢以銅為鏇長八寸以射急疾不凡用也
地有毒薬以傳矢金入則撻皮視未見瘡頋盻之間肌便皆壞爛湏
而死㝷問此薬云諸蟲有毒螫者合着管中爆之既爛因取其汴日煎
之如射在其云地則裂外則不服裂也烏滸人便以為殽爼又取其
髑髅破之以飲酒也其同候行人小有失軰出射之若人無救者便止以
火燔燎食之若人有伴相枚不容淂食力不能盡擔去者便縦取手足以
去尤以人手足掌蹠為珎異以飴長老出淂人歸家合聚隣里懸死人中
當四靣向坐擊銅鼓歌舞飲酒稍就割食之春月方田好出索人貪淂
[043-17b]
之以𥙊田神其後稍変族𩔗同姓有為人所殺則居處伺殺主不問是與
非過人便殺以為食也楊孚紀之志為南裔異物云
奴者畨國黒小厮也廣中富人多畜鬼奴絶有力可数百斤言語嗜
慾不通性浮不逃徙亦謂之野人其色黒如墨唇紅齒白髪鬈而黄有牝
牡生海外諸山中食生物採淂時與火食飼之累日洞泄謂之換腸此或
病𣦸若不𣦸即可乆畜䏻曉人言而自不䏻言有一種近海者入水眼不
眨謂之崑崙奴唐時貴家大族多畜之永楽四年娑羅國東王西王各遣
使來朝以黒小厮充貢物海語圓目黄睛性專慤木食如猿猱近烟火
涙目无岀暹羅畬蛮嶺海随在皆有之以刀耕火種為名者也衣服言語
漸同齊民然性甚狡每田熟報稅與里胥為奸里胥亦憑依之近海則
恿畨入峒則通猺凡田墠礦場有利者皆紏合為慝以欺官府其害
甲兵廣惠雷亷罹其毒螫而事不彂者里胥庇之也按周官土訓掌道地
[043-18a]
 圗以詔地事道地慝以辨地物而原其生以詔地求謂昔有而今無似利
 而實害者皆為地慝惠之歸善海豊廣之化香山皆有銀礦畬蛮招集
 惡少投托里胥假為文移開礦取銀因行刦掠如香山縣恭常都雞拍村
 銀涌角守初產銀取上供属廣州宜禄塲大中廣東亷訪使黄烈奏言
 礦内苗脉微甚而淳冗之人以納官為名彂毁民田騷動邀販詔罷宜禄
 塲令官封之違禁者誅逾三百年人無敢彂者正德中順德豪民勾引勢
 家紏集逃叛及白水賊徒偽捏 朝旨執照乃開礦採煎衬民初猶拒之
 其後力不䏻勝盡屠戮而其妻女使供炊㸑毎淂銀漸至千餘両
 嘉靖甲辰苗脉已盡賊徒乃散然其地鷄犬桑拓亦俱盡矣邇来海冦滋
 多皆此曺也又南三竈山抵海洋畨國有田三百餘項極其膏玉粒香
 美甲于一方在宋為黄字上下二圍元時海冦劉進據之洪武初属黄梁
 籍居民呉進𣷹通畨為乱二十六年都指揮花荗奏討平之悉其餘黨
[043-18b]
 詔虚其地除豁田稅永不許畊令官軍千人防守正徳中南海勢家
以新會䖒税影占亡命之徒附之招合畬蛮立為十里聚衆盗耕嘉靖十
五年該都里排贖為已業已而有錢備者索通畨舶倚强占奪與畬蛮覇
畊偽立文案與里排分上下圍業知縣鄧申明上司文量餘田歸官
收租榖歸預俻倉里排與通猺畬蛮仍復侵據召海冦大為民害焉
誦訓掌道方志以詔觀事掌道方慝以詔辟忌以知地俗謂毒盛之𩔗皆
為方慝周官庻氏掌除毒蠱以攻說禬之嘉州攻之其禍之来乆矣粤地
山林川澤之阻虎狼虺蝮雖或害人然毒莫如胡蔓蠱莫如薬鬼者胡蔓
草也葉如茶其花黄而小一葉入口百竅潰血人無生邇来品彚盆盛
花葉異常不獨郊外雖邑内在在有之𠒋民將取以毒人則招摇若喜舞
状真妖物也或有私怨者茹之呷水一口則腸主断或與人関寘毒于食
以斃其親誣以人命者有之知縣鄒騐𫿞加禁約乃少悛云薬者愚民
[043-19a]
造蠱圖利取百蟲器置經年視獨存者能隐形與人為禍隋志載其法五
月五日聚百種蟲大者至蛇小者至虱合置噐中令自相啖餘一種存者
留之蛇則曰蛇毒虱則曰虱毒行以殺人因食入人腹内食其五臟死則
其産移人蠱主之家三年不殺人則蓄者自鍾其弊累世子孫相傳不絶
亦有隨女子嫁為凡屋宇浄無塵蝄者即其所為也又名挑生於飲食
中魚果菜皆可挑人中其害者胸腹攪痛十日其蠱䏻動腫脹如甕九
孔流血而死初中蠱嚼黑豆不腥易以白礬其甘如餳治之以歸䰟散雄
硃丸在胷膈急宜飲麻油及食宻冬瓜生或田䑕差驗嶺南衞生方治胡
蔓草毒急取抱邜未出鷄仔細研和以清油幹口灌之乃而甦其蠱毒
挑生在上鬲者胆礬半錢投在熟茶内候溶化服之以雞翎攪喉令
下鬲者鬰金末二錢飯湯調下即㵼出至于麻藥富室誘小民寘酒中飲
後昏不知人貨財皆奪去然醒後不𣦸亦𢙣物也慝始畬蛮而齊民效
[043-19b]
 之是在有司如意禁治而已
 飛頭獠者嶺南溪峒中徃徃有飛頭者故有飛頭老子之號頭將飛一日
 前頸有痕匝項如紅𫃵妻子遂看守之其人及夜状如病頭忽生翼脫身
 而去乃於岸泥㝷蚓之𩔗食將曉飛還如夣覺其腹實矣一曰占城有
 尸頭蛮者本是婦人但無瞳人為異其婦與家人同寝夜深飛頭而去食
 人穢物飛回合其体即活如知而封固其項或移体别䖏則死矣人有
 病者臨糞時遭之妖氣入腹必死此婦人亦罕有民間有而不報官者罪
 及一家番人戯之觸弄其頭必有生死之恨盖即飛頭蛮也又有鑿齒花
 靣白衫赤裩之属不可勝紀
 論曰俚户其猶有樸畧之風乎重𢍆箭謹信約毫髮弗爽雖士人不過也
 使撫淂其道則盡入版圖乆矣始也土著奸宄授官與縣抗衡雖盡革去
 而其子孫指其舊属猶曰吾百姓也染其風者亦凌役下户如奴𨽻然俾
[043-20a]
不淂與齊民齒此朱崖録裁抑土舎實根本之論也昔者啇大莭嘗為予
言婺嶺之役深入其阻不用嚮導則清樾鳥道曠若無人少駐待炊箭
葉出其彂如雨雖狼達亦莫䏻禦避謀諸土舎使探路乃行故獨不肖淂
全師而歸由此觀之可盡革哉擇而用之招諭有功然後官之必如洪武
末年止授副廵檢則受制州縣雖奸宄無所售矣今也彼雖弗售而州縣
非人嚴刑峻罰肆其饕餮或為鼷䑕甘口以朘削膏脂者有之或為飢狼
毒吻以血人于牙者有之趨事兵憲日逐逐馬塵幰影間部使轍止雷陽
惟呈手册而人卷皆匿焉雖有張弛平反未之或遵也恣其慆𥬇與秩
終此族内地且然而矧珠崖之荒乎故婺嶺之畔貪戾激之也嗟乎雜蠻
可化也彼何人斯不可化也誠令長吏皆循則交趾至今一藩司也婺嶺
遐㐌又奚畔之有
[043-20b]
[043-20b]
  海冦
本朝洪武四年五月海冦鍾福全李夫人等冦海晏下川等地廣州左衛
僉事楊景追捕至陽江平之福全偽總兵與李夫人徐仙祐等叛于海
晏下川大儋文持等地景即同指揮苑懐率舟師勦捕至陽江海陵山并
上川驚惶門遇賊船二百艘擊敗之十四年海冦饒𨺚作乱邑人䔥子明捕
之海陽縣三饒賊首饒𨺚起程鄉縣萬安都人蕭子明募民兵追捕之二
十年海冦周三作亂邑人䔥子明討平之安遠縣賊首周三冦程鄊縣吴
都指揮帥兵駐於境縣官遣子明領民兵恊力討平之又黄壽山曾必長
於永樂間聚衆山海剽掠掲陽人民旋討平二十六年八月命安陸
傑永㝎侯張金率致仕武官徃廣東訓練沿海衞所官以備倭冦
永樂七年四月海賊阮 冦刦長塾林虗二廵司焚舎毁寨栅而去廵
海副總兵李珪遣雷州衞官軍追擊敗之𫉬賊船二十七艘生擒賊属男
[043-21a]
婦一百六十人八月冬十二月倭冦䧟亷州教授王翰𣦸之九年三月倭
冦攻䧟昌化殺千户王命副總兵指揮李珪等討之廣東都指揮使司
奏比倭賊攻䧟昌化千户所王偉等戰敗殺軍士死卞甚衆城中人口
倉粮軍器皆刦掠而副總兵李珪及南海衛所遣領兵指揮千百户徐
茂等初不嚴兵備禦賊至又不救援賊去亦不追勦罪當死 上曰此不
可宥姑令捕冦續罪如冦不𫉬皆斬十九年正月辛巳珪於潮州靖海邊
遇倭賊與𢧐殺敗賊衆生擒十五人斬首五顆并所𫉬噐械悉送北京戊
子兵部言廣東都指揮李端捕倭失機已就建 上命選䏻幹官徃率兵
禦倭二月辛丑命都督僉事胡原克總兵官都督僉事梁銘都指揮使薛
山為副率原調廣東都司所属官軍五千人廵捕倭㓂正統十二年海冦
陳萬寕作亂潮陽知縣劉源洪禦之漳州海冦陳萬寕攻刦潮陽知縣劉
源洪修城扞禦十四年八月海賊黄䔥飬攻廣州城不克後䔥飬伏誅
[043-21b]
海賊皆遁景泰三年四月海賊冦掠海豊新會叅政謝祐遣指揮張通攻
走之天順二年三月廣東副總兵都督同知翁信奏海賊四百餘徒犯香
山千户所燒燬俻邊大船其都指揮張通總督不嚴是致失機乞正罪章
下都察院請逮問如律别委武臣代之上曰通罪本難容但今用人之
際姑宥之仍令殺賊以贖前罪十二月陞廣東偹倭都司指揮同知張通
按察司僉事謝瓛及官軍十人俱一級一百二十五人賞有差以斬𫉬海
賊故也七月海冦嚴啟盛冦香山東筦等䖏廵撫右僉都御史葉盛討平
之先是啟盛坐死囚漳州府越獄聚從下海為患敵殺官軍拘都指揮
王雄至廣東殺總督俻倭都指揮杜信至是招引畨駕至香山沙尾
外洋感亷其實會同鎮守廣東左少阮䏻廵按御史吕益命官軍駕大
船衝之遂生擒啟盛餘黨悉盡海患始平三年海冦羅劉寕作亂潮州知
府謝光討平之羅劉寕程郷盗也天順間作耗海陽甚為猖獗知府謝光
[043-22a]
討平之海冦黄于一林烏鉄等作亂作亂潮州知府周宣討平之黄于一
林烏鉄魏崇輝俱海冦為乱正統間首乱五年殺敗海陽官軍益肆刦掠
所過無不残害知府周宣以竒計 烏鉄而誅之于一等益肆乱曉刦掲
陽縣治而下夏嶺等二十四村皆被脅當道檄宣捕賊宣親督兵據險
劄营凡七所與賊相距四十餘日擒殺渠魁餘賊不敢出宣謂盗魁既淂
餘可撫而下也乃出榜令鄊儒陳𩦸等入賊中張掛而自詣賊营撫諭各
賊皆釋甲羅拜乞降且訴従賊非本心皆出于脅不淂已因遍歴各村
放回擄男婦五十三名口拘收大海船一百五十艘撫過良民一千
二百三十七户継而山賊羅劉寕等集衆入海為乱烧刦惠州府興寕
長楽等縣當道檄宣㭪賊宣潜起良民黄伯良等出賊不意搗其巢
穴大破賊衆擒斬陳聰馬信歐瓊等并𫉬妖婦羅法娘羅刘寕母妻與其
男真千等六百六十名奪淂各賊馬五十匹取囬各府擄男婦楊呵孫
[043-22b]
等一百二十一口時湯田黄寨等處皆賊省臣乘勝盡㓕之宣謂脅
罔治乞貫免其淂業户七千全活命數萬賊平當道以宣漳人漳潮
相宻邇逋逃互相藏匿難以行事奏改調宣宣聞命即曰引通民遮留不
淂相與涕泣乃集二百餘人赴 𨶕上䟽乞還宣䟽未上而新注太守出
京矣頃而海冦大乱攻圍縣治刦掠居民殺𣦸指揮刘琛通判劉恭又
掘破海隄淹没軍民房屋萬餘區城門晝閉官吏束手無䇿鄉儒陳𩦸等
白當道曰事亟矣必周守来其事乃定因令具書請宣宣慨然為来入
境軍民胥慶宣白當道開城門納逃難諸良民時府縣學舎寺觀及宫廊
曠閑䖏所皆聼棲𪧐病者給醫藥死者給棺椁貧乏不自存者皆設法
賑濟之潮人大脱當遏遽彂兵宣曰彼雖為賊良心猶存况未窺其虚
實萬一損吾威重則事去矣不如先招之招之不服彂兵未晩也乃出榜
約日招䧏至期各賊駕船数百艘来皆彼堅執鋭魁渠服色僣挻侯王宣
[043-23a]
謂曰君等既良何為乃尔於是皆投戈釋甲去僣服相與羅拜宣為
慟哭衆亦哭當日平親詣賊巢因而編歴二十四村且慰且諭歸
男婦七百餘人賊船三百餘艘送當道䖏悉燒燬之其來有燬者皆鑿沉
之海濵有祠賊卜神以為違既約日入降而猶豫宣問之曰
不吉宣夜抵神祠告曰民良神何告以不吉𠕅告不吉是神不知有
順逆吾當别作䖏分矣次日賊報曰吉然賊雖淂吾而終猶豫
日使人覘之團营結寨如故宣告當道曰賊可㓕矣降而猶豫衆不為
用矣遂出兵一鼓而㓕之潮地悉平事聞朝廷遣官賫表裏賞劳厮役以
下併及焉四年海冦魏崇輝作乱僉事毛吉等討平之魏崇輝許萬七
據海陽下嶺等村與程鄊山冦羅刘寕黄阿山声勢相𠋣民罹其害僉事
毛吉知縣陳爵奉命討平弘治中海冦蘓孟凱作乱潮州知府葉元玉
討平之蘓孟凱饒平人弘治間聚衆山林以 十為名因而刦掠海陽村
[043-23b]
落民罹其害者数年知府葉元玉討平之正徳二年海冦朱秉英作乱官
軍㓕之上漳溪賊首朱秉英林傳聚衆刦掠大埔縣鄊村燒燬神泉市奏
 聞總督府檄胡僉事黄指揮張知府等官征勦殄㓕地方稍寜五年海
冦陳玉良等作亂安遠侯柳文討平之賊首陳玉良梁丗昌張士錦等嘯
聚山林程鄊縣義化石窟等都擾害鄊邑總兵官安逺侯栁文等督兵討
平之六年海冦李四仔等作乱都御史林廷選討平之賊首李曰仔黄鏞
張時旺嘨聚石窟義化松源等都冦乱汀漳惠潮正德七年總督右都御
史林廷選總兵官安遠侯桞文總鎮太監潘忠等督兵討平之十二年海
冦黄白睂等作乱平之清遠都箭淮賊首黄白眉雷震賴英等作耗流刦
福建漳泉地方二省奏聞總督府調兵檄守巡張叅議顧僉事黄都指揮
征剿地方始寕嘉靖元年海冦丘泥金作乱平之丘泥金饒平人嘉靖元
年作耗流刦海陽鄊村捕盗通判周箕討平之二年福建賊流刦惠潮提
[043-24a]
督都御史張嵿傯鎮太總兵官撫寧侯朱麒討平之先是福建上
杭賊首江小范四等集徒搆乱紏合隣界江西安遠廣東䄇鄊無頼梁八
尺黄萬山頼廉等流刦漳泉官兵追敗突刼程鄊等縣鄊村至是嵿等調
彂漢達土官目兵打手二千餘名委達官都指揮李翺嶺東分廵僉事施
儒右叅議孫守傋都指揮揚分道與福建官兵夹攻俘斬五百餘名
顆地方始平五年海冦曾阿三作亂平之曾阿三程鄊人㓂掠海陽数年
嘉靖間知府張景晹平之十年海賊黄秀山等亂提督兵部右侍兼右
僉都御史林冨總兵咸寕侯仇鵉討平之秀山與黎國璽皆東筦縣民乘
船出海勾集潮惠雷亷閩浙亡命屯據海洋妄自東西二路沿海鄊
村居民商船屡其害至是冨等𫿞督海道副使江良村嶺南守廵左叅
議王積副使楊濓嶺東分守右叅議翁磐守備都指揮王蘭分守雷亷髙
肇左𠫵將程鍳總督備倭都指揮陸桓調集兵船分道把截夾攻俘斬首
[043-24b]
二百餘名顆秀山等戮于市海道始寕十一年海賊許折桂等乱提督
兵部侍郎兼左僉都御史陶諧總兵咸寕侯鵉撫平之折桂與陳邦瑞
曽本亮周廣等皆東筦等縣民先是黄秀山等出海為盗秀山伏誅折
桂等遯交阯執曽本亮殺之而折桂等囬聚黨沿海剽掠拒敵官兵為
患日熾至是諧等督責海道副使楊濓兵偹僉事莫相統領官兵俘斬首
従五十九名顆生擒周廣等戮于市而折桂乞降首送違禁噐物船隻入
官歸還脅擄一千七百餘衆海道始清三十三年提督両廣兵部侍
鮑象賢總兵官征蠻將軍定西侯傳討平廣東海賊先是賊首何亞
八鄭宗興等潜従佛大坭國紏合畨船前来廣東外洋及沿海鄊村肆行
刦掠殺虜人財拒傷官兵脱徃福建等䖏收納叛亡數千輳同陳老沈老
王明王五峰即王直徐碧漢即徐銓及方武等分宗流刦浙江嘉杭寕紹
台温一𢃄地方均受其害亞八等仍又遯向廣東地方打刦軍門督行廵
[043-25a]
海副使汪栢委指揮王沛黑孟陽等統領兵船分東西哨随徃剿捕王沛
擒𫉬何亞八等于廣海三州環共一百一十九名斬級二十六顆溺水燒
死不計餘黨駕船脱走四散刦掠新會賊首陳文伯等乗机崛起嘯聚千
餘随即撲㓕撫其脅従三百餘人而徐銓方武等又自福建流刦突至於
潮又為黑孟陽所破斬徐銓於海其各道守廵兵俻等官督併官兵陸績
于潮州柘林洲烏猪洋新會雷瓊等海靣擒斬賊黨共計一千二百餘
名顆俘𫉬賊属奪回擄人口各有差何亞八鄭宗興方武陳時傑等俱
觧軍門磔于市海島始平初海南栅有天妃廟凢放洋徃還皆敬事之且
降箕神騐亞八冦廣州城徃禱令二童子扶箕乆不降亞八躬拜告禱
乃降書一死字亞八大怒断神首併執二童子殺之其黨知其必敗矣比
行所居大舶包以牛革用防官軍潛鑿及是舶碇每聞鑿声曉霧溟濛天
明不霽及兵至猶以為所遣賊徒淂掠而歸遂至于敗亞八東莞人三十
[043-25b]
七年正月壬午倭冦自漳泉入揭陽縣刦掠官軍擊敗之攻刦饒平縣
破黄崗民鎮提督都御史王鈁至潮州調集漢達狼兵打手鄊夫副使林
舉僉事經彦宷叅將鍾坤秀知府李春芳各帥師大敗其衆俘馘無筭
倭㓂退走先是嘉靖壬子倭冦初犯漳泉僅二百人真倭十之一餘皆閩
浙通畨之徒翦頂前髪而椎髻向後以之然髪根不断與真倭素秃者
自别且戰雖同行退各宿食此其異也徽人王直五峯者始為倭經紀
後綂率徃浙破黄巖尚書黄綰家以報怨遂至寕紹蘇松大掠焚殺甚
總制集湖貴鈞刀手及廣州打手擊敗之直遂就擒其黨毛老許老等
遁入舟山至是犯潮州大船一十三艘其徒八百餘人大都皆漳泉温紹
産也突入掲陽縣大家井村刦財殺人房屋盡燬至蓬州千户所従崩城
擁入城中殺𣦸百户李曰芳等報至海道副使林懋舉先徃潮州提督都
御吏王鈁調集漢達狼兵并募廣州新會順德打手未至知府春芳豫集
[043-26a]
鄊夫禦之及僉事經彦寀叅將鍾坤秀統督官兵至共擒斬真倭倭关
一百七十名顆鄊夫之功居多狼兵沿途恣肆官目不䏻制禦張徒声势
而已十月甲子倭賊三百餘徒自焚其舟登岸攻刦塼頭北塔等村大肆
焚掠守備指揮楊簠被殺凡官軍斬𫉬必奪其屍去不淂杙功簠因杙功
致死報聞廣城戒嚴三司徃請軍門移鎮己而冦集海豊縣潭衝土賊
倭行刦洋尾四村楚掠男婦死者教千人哭声徧野舉彦寀多方禦之
民恃以無恐已而倭酋帥衆干餘自漳州突入饒平縣攻刦黄岡民縝破
其城入居之彦寀坤秀及春芳御夫與官兵併力擒新一百四十六名顆
三十八年二月適軍門駐潮州軍威大震府同知吕天恩與監督恊
謀沿海郷夫皆賈勇擒斬益多冦自饒平間道趋揭陽縣圍其城彦寀以
兵救之冦皆敗走南洋湾鄊夫勇斬倭酋金盔甲者一人其衆大敗俘
馘無筭㑹彦寀報罷僉事殷儉代之制禦乗勝每𢧐皆㨗黄岡鎮團聚
[043-26b]
者悉出遁走還閩於是軍門遂歸蒼梧奏以坤秀統師守之三十八年十
月乙丑倭冦入潮陽縣叅將鍾坤秀㑹按察副使張子弘嶺東分守叅
議馮皐謨僉事殷儉綂督官兵禦之屢敗其衆㑹提督王鈁擢南京都
察院右都御史兵部侍郎鄭綗代為提督即檄官軍嚴討三十九年二月
海道副使鄭維誠至四月殷儉報罷嶺東分廵僉事齊遇至又屡敗之
倭賊先在福建和平詔安二縣與饒平黄岡鎮隔界屯聚時守將鍾坤秀
領原調南丹州官族莫善日兵一千九百餘人指揮陳鶚領原調田州報
劾官族黄真囙兵一千人於饒平險要茅山分水立二營防截三十八年
六月倭報漸追會委百户朱龯領募兵五百人鎮撫羅萬麒領團操打手
三百人恊守俱以指揮馮良佐統之調俻倭指揮高拱部領官軍及鎮
撫余盛領募兵共七百餘人防守黄岡鎮城通行各縣諭令小民歸併大
村起集父子寸夫互相防守其附郭人民俱移入城内仍行饒平大埔各
[043-27a]
集鄊夫委官部領把截要害狼兵秋毫有犯僉事従儉即治以軍法所至
粛然十月乙丑蓬州所報倭船二艘約賊三百餘人従潮陽海口燒船登
岸刦掠錢岡村水哨偹倭栺揮孫敏擊斬倭級二顆十一月庚午又有倭
賊千餘招寕廵司河渡磊門登岸同海賊許老等三百餘徒攻海門所
城官軍用銃箭擊𣦸倭賊数多壬申目兵莫善等追至石牌水陸並進併
孫敏又擊敗之賊遁還和平丙子許老等自海門所至潮陽縣南縣丞范
楠卿等率兵壮鄊夫擒斬十九名顆併接濟陳 林世儼四名奪回
二十餘名口賊遁回和平合夥丁丑又有賊三千餘徒分三哨饒平分
水関至黄岡鎮城外高拱及府衛署印通判翁夣鯉指揮李荣知縣熊炅
林叢槐率兵截捕已夘賊屯于南洋湾馮良佐統目兵黄真莫善分為二
啃千户黄昇等領各募兵打手合為一啃南洋三湾諸鄉兵又恊𦔳之擒
斬三十八名顆奪𫉬接濟三名併虜人口賍伏馬驢等物乃搶船而奔
[043-27b]
聚于闢望港口官兵追主楓洋對岸甲午賊出掲陽蓬州都外沙村焚掠
官兵擒𫉬七名顆有陣亡者随募兵及烏汀背大家井村鄊夫恊剿之而
提督交代新令益𫿞守俻指揮陳學翦亦至武生詹弘道等亦督兵𫉬功
十二月己亥賊徃冦隴外莆都官軍斬𫉬二十名賴會庠生謝弋鳯家丁
一百名為軍門取用以千長蕭善文領之援例典膳秦金製造火藥子母
砲九龍鎗神枝箭各数百枚亦領兵至辛丑賊自和平营于赤寮村刦掲
陽棉湖寨軍門彂目兵五百餘人令學翦截捕丁未新倭賊自福建雲霄
突入黄岡余盛哨禦之至有殺傷賊遁徃東嶺戊申賊自闢望出营徃彩
塘官軍斬𫉬二十七名顆甲寅新倭合闢望大夥官兵营于源頭塘湖適
海道副使鄭惟誠至會督水路官軍指揮武尚文部領兵船亦至張子弘
回司己未賊自闢望出刦官軍目兵郷夫共斬𫉬併𫉬奸細共六十七名
顆秦全領鄊夫銃手一千人仍起集三湾鄉夫一千人多給薬銃恊同防
[043-28a]
捕甲子軍門彂日兵六百人打手三百人續至賊自棉湖寨突徃蘆淸官
軍生擒倭土賊二名并馬一匹三十九年正月癸酉賊移营徃潮陽貴
山都屯府縣督鄊夫及官軍斬𫉬十名顆秦金等官兵用銃擊死数多丁
丑武尚文水兵斬𫉬六名顆賊又移营于古埕官軍追之乙酉四鼓賊船
自闢望港口徃南灣登岸攻圍危急秦金兵及鄊夫用銃砲火箭擊死尤
多官軍急赴援恊力大𢧐自寅至午擒斬三百七十三名顆賊潰走渡河
官兵于英謝弋鳯及鄊夫邀擊之擒斬七十四名顆俘内有自嚼舌死者
餘俘及虜譯字小厮胡噐觧赴軍門戊壬賊出營祭江誓與南洋湾
讐武尚文等官兵擒斬五十二名顆于英等擒斬四十二名顆鄊夫斬𫉬
六級其在古埕者斬𫉬一級壬辰賊在關望者出營修船官軍擒斬二十
四名顆甲午賊自古埕出刦官軍擒斬二十一名顆二月戊戌賊回和
平沙嶺官軍斬𫉬一級奪回虜男婦數十人己酉賊遁赱至大橋目
[043-28b]
 兵邀擊之斬𫉬頗多戊午賊分哨四百餘徒乘馬百十餘匹守備兵擊之
 擒斬三名顆賊大潰官軍乃淂杙功凢俘馘八百有竒虜走回者二百
 餘人𫉬賊馬十餘匹器仗無等四月殷逆儉致仕䟽允適嶺東分廵僉事
 齊遇至與海道叅將會師擒斬三百六十名顆残賊悉遁
  按東莞南頭城古之屯門鎮乃中路也縣有烏艚船子弟兵者東西
  二路防守莫不用之舊規每春末夏初風迅之期通行督彂沿海府
  衞𫠦縣捕廵俻倭等官軍出海仿禦倭冦番舶撫廵㝎議動支布政司
  軍餉銀五千両給彂東筦縣貯支用雇募南頭福永西鄉等䖏驍勇
  兵夫與駕船後生共乙千五百名查取烏艚船每年三十艘分撥一千
  名駕船二十艘分兵於南頭海澳及佛堂門伶仃洋等䖏又彂五百名
  駕船十艘高雷亷等䖏𦂳関海澳俱聴各備倭官員部領防禦廵緝
  每月支給工食銀六錢口粮三斗于附近倉分関支若非調遣不給口
[043-29a]
  粮如不敷于潮州府民壮七百八十三名數内二百八十三名工食銀
  両徵觧東筦縣貯候雇募支用其五百石工食銀両行該府委官選募
  本處慣水𢧐打手與駕船後生共五百名工食口粮照前数就于大
  城𫠦関支查取海陽等縣艚船徃柘林等處海澳恊周東路備倭官軍
  防守前項船俱驗裝載如十萬以上給銀一両五錢十萬以下給銀一
  兩東筦縣雇募于軍餉銀内支用海陽等縣船隻于該府庫貯無碍官
  錢支領俱待九月終旬風迅寕息海洋無事方掣散嘉靖十四年按
  察僉事吴大本議以東路柘林澳為瀕海要害精選兵夫以中路海道
  咽喉用六百名東路為門户用三百名西路頗静用二百名四月初旬
  上班九月無事掣班㝎以柘林為堡以阻冦変盖兵貴精而不貴多食
  冝豫而不宜匱儲選有常而兵食必足𢧐守有據而要害必備則三路
  之海防不為盧設矣然前此柘林民吴大等已甞聚泉刦掠惠潮沿海
[043-29b]
  居民害甚嘉靖五年潮州衛指揮頼俊始督民兵驅㓕之是冦非
  外至也海濱獨信寕都黄芒諸村尤為僻逺居民接濟畨舶刦掠行舟
  遇荒甚嘗拒敵官軍𫝑甚猖獗方議大征分廵僉事雍瀾至乃行招
  撫之令檄知縣羅㣧凱徃開諭之置社學立保約擇其子弟十餘人聚
  于邑庠於是海表盗賊日消然海賊甞刦蕭廷昌矣擒𫉬大半皆潮陽
  之圡著也矧漳人先以糴榖為名而奸民囙之為市賄結軍哨以卯翼
  之而圡者豪强利其貨物交通啟釁豈䏻盡察哉中路佛堂門十字冷
  水角老萬山伶仃洋屯門鷄栖海澳最多故用六百名東路雖柘林要
  害而海豊長沙碣石等䖏亦宜廵緝故用三百名西路頗為僻静故用
  二百名若倭冦有警增募四百名以足一千五百之数潮州民壮工食
  于本府軍餉支給兵夫惟選三百名餘守城有警則雇增二百名以
  是原額五百之数每艚船四艘一官統之每月更替倣南京操江事体
[043-30a]
  將三路兵船編㝎甲使船水手教以接潮近風之法凡長兵短兵弓
  射弩射必常時演習使之出入徃来如神海道官𫿞加比練以行賞罸
  仍道行各縣責令沿海居民各于其鄉徧立船甲長船甲副長副不拘
  人数惟其船之多寡一依十門 内循序應當船上各懸字若無字
  號者長副鳴鑼追逐俻倭官毋淂多𢃄兵壮下鄉查㸃總小甲及捕魚
  船取執結以索銀両有假稱廵河總甲生事嚇騙者俱行𫿞䆒凡沿海
  居民量地随冝起盖敵楼互相防守一遇有警前後策應凡捕魚小船
  吝在本港不許駕出外洋若逺出不回者地方報官治以接濟之罪癸
  丑八月海賊数十艘已冦掲陽矣鄊夫追殺自桃山至大井僅馘十餘
  而虜男婦多溺死盖兵非素飬不淂地利敌也兵法曰置之死地而
  後存又曰無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之打手狼兵虗名而已烏艚船子
  弟兵昔自中路首擒何冦子弟兵俗呼莽仔其商販頗𩔗淮海塩徒而
[043-30b]
  無對障相刦之𢙣何亞八乱時詣縣報効盖因冦阻其啇販之路也知
  縣何价不許及海道用之素熟地利竟指揮王沛擒亜八成竒功南
  洋湾鄊夫今在東路屡勝真倭南洋湾鄊夫所居背水正如韓信背水
  陣置之死地而後存者不拚命敵㑶必爲冦𫠦殱故䏻徃徃取勝此東
  路𫠦用之兵也此皆所宜素飬者也編㝎甲更畨作息無事則随宜
  農啇以飬其財聼用則時使休閒以飬其力有警則豫給工食椎牛釃
  酒以飬其氣而威惠相濟務淂其心有不戰𢧐必勝矣此經畧之上計
  也
[043-31a]
[043-32a]
嘉靖八年八月两廣提督林富言邇者詔下廣東採珠臣聞祖宗時率數十年
而一採未有隔兩年一採如今日者也蓋珠之為物也一採之後數年始生又
數年始長又數年始老故禁私採數採所以生飬之也自天順年間採後至弘
治十二年方採珠已成老故得之頗多至正德九年又採珠一半老故得之稍
多至嘉靖五年又採珠尚嫩小故得之甚少今去前採僅二年珠尚未生恐少
亦不可得矣五年之役病死溺死者五十餘人而得珠僅八千八十餘两説者
謂以人命易珠今茲之役恐雖易以人命而珠亦不可得矣今嶺之東西所在
飢民告急申訴紛紛盗賊乗間發廼復以採珠坐𣲖府縣恐民愈窮斂愈急
將至無所措其手足而意外之變生矣臣聞内庫尚有扁小餘珠猶可備用未
至甚乏如少俟數年池蚌漸老民困少蘇徐取而用之其于愛民之仁用物之
節似為兩得
四十四年二月諭内閣曰累年詔户部訪取龍涎香至今未足三四數斤此常
有之物只不用心耳昔梁材誹爲世無之者皇祖永樂大典内有此品且昨斤
[043-32b]
 兩不足虗費價值燿嘗加恩如何似此怱諸於是户部尚書高燿皇恐特請遣
 使廣東福建趣撫按官百方購之上曰香品舊例用製萬嵗香餅非因齋修梁
 材誹慢爾等何為效之其實訪取真品每次以三五斤進用已燿先購一斤八
 兩進之按龍涎香岀蘇門荅刺西有龍延嶼峙南巫里大洋之中羣龍交戲
 其上遺涎焉國人駕獨木舟伺採之舟如龍形浮海靣人伏其中隨風上下傍
 亦用槳龍遇之亦不吞也每一觔值其國金錢一百九十二枚准中國銅錢九
 千文嘉靖三十四年下户部取香百觔遍市京師不得下廣東藩司採買部文
 至臺司集議懸價每觔銀一千二百兩僅得十一兩上進内騐不同姑存之亟
 取眞者部文𠕅至廣州夷 馬郍别的貯有一两三錢上之黒色宻地都宻
 地山夷人上六两白色細間狀云黑者採在水白者採在山皆真不贋㝷
 有宻地山商𠕅上通前共得十七兩二錢五分次年進入内辨驗是真許
 自後夷舶間上供稍稍抉来市始定價每一兩價百金龍涎之爲用也入香令
 和能收斂腦麝淸氣雖數十年香味仍在得其眞者和香焚 之翠烟䙚空不
[043-33a]
 散涎沬有三品曰汎水日滲沙曰魚食汎水則輕浮水靣善水者伺龍出取之
 渗沙則凝積年乆氣滲沙中魚食則化糞於沙磧惟汎水者可入香用又言魚
 食亦有二種海旁有花若木芙蓉春夏間盛開花落海大魚吞之若腹腸中先
 食龍涎花嚥入乆卽脹悶昻頭向上吐沫乾枯可用惟糞者不佳
 六年兵部題國初於閩廣兩浙設三市舶不徒督理貢事亦以牽制事權意固
 深遠㝷以浙江多故旋設旋罷惟閩廣二舶尚存而廣南畨船直達省下禁令
 易行福建市舶專𨽻福州惟琉球入貢一關白之而航海商販盡由漳泉止於
 道府告給引文爲據此皆沿海居民富者岀貨貧者出力懋遷居利積乆弊滋
 緣爲姦盗者已非一日今總督凌雲翼議將下畨船舶一一繇海道掛號驗其
 文書丈尺審其貨物當出海囘籍之候照數盤驗不許夾帯違禁貨物廵撫福
 建劉思問一謂漳州澳船須令赴官告給船繇文引并將貨物登記二謂泉漳
 商船無可辨查要行該有司將大小船編刻字號每船十隻立一甲長給文
 爲驗三謂沿海居民間有通賊接濟宜立保甲互相稽查如一家接濟則九家
[043-33b]
 報官敢有容隱則九家連生其中保長另行重豦四謂南日山寨新移吉了廵
 司之旁道里不均應接不及須移置平海衛南哨澳地方以便策應臣近日
 劇賊林道乾林鳯等遁迯島外尚漏天誅更有黠猾豪富託名服賈勾通引誘
 僞造引文收買禁物藉冦兵而齎姿糧為鄉道日而聴賊用誠有如督撫二臣所
 言者乞伏勅下閩廣該地方官查照前議斟酌施行得旨海禁事宜着該省撫
 按官會議停當具奏
 七年五月刑部題廣東珠池之盗有司因無律例㮣以强盗坐之似属過重今
 議捉𫉬盗珠賊犯俱比常人盗官物併𧷢論罪免刺仍分為三等持杖拒捕者
 爲一等不論人之多寡珠之輕重不分犯再犯首從俱遠戍若殺傷人爲首
 者斬雖不曾拒捕但聚至二十人以上珠值銀二十两以上者為三等不分初
 犯再犯爲首者遠戍爲從者枷號三月照罪𤼵落人及數而珠未及數者亦坐
 此例若其人與珠俱不及數或珠雖及數而人未及數者爲三等爲首者初犯
 枷三月照罪𤼵落假以盗珠爲由在海刼客商船或登岸刼人財物者各
 依强盗論依擬著為今
[043-34a]
沈懷逺南越志珠有九品大五分以上至一寸八分分為八品
有光彩一邊水平似覆金者名璫珠璫珠之次為走珠走珠之
次為滑珠滑珠之次為磥砢珠磥砢珠之次為官両珠官两珠
之次為税珠稅珠之次為 符珠 南方草木状凡採珠一旁
小平形似覆釜第一珠母正白人民以薑虀食之 徐𠂻南
方草木状凡採珠常三月用五牲祈禱若祠𥙊有失則風攪海
水或有大魚在蚌左右自蚌珠長二寸半在漲海中其一寸二
分其光色一旁小平形似覆釜為第一璫珠凡三品其一寸二
分雖有光色形不圓正為第二滑珠凡三品 萬震南州異物
志合浦有民善㳺採珠兒年十餘便教入水求珠官禁民採珠
巧盗者蹲水底剖蚌淂好珠吞之而出 雜記珠池居海中蜑
[043-34b]
人𣳚而淂蚌剖珠盖蜑丁皆居海艇中採珠以大船環池以石
懸大絙别以小䋲繫諸蜑腰没水取珠氣迫則撼䋲绳動舶人
覺乃絞取人縁大絙上前志所載如此聞永楽初尚没水取人
多𦵏沙魚腹或止䋲繫手足存耳因議以鐡為耙取之所淂尚
少最後淂今法木柱板口两角隊石用本地山麻䋲絞作兠如
状绳繫船两旁惟乘風行舟兠重則蚌滿取法無踰此矣
五金之礦生於山川重復髙峯峻嶺之間其發之初唯於頑石
中隠見礦脉㣲如毫髪有識礦者得之鑿取烹試其礦色様不
同精麤亦異礦中得銀多少不定或一籮重二十五斤得銀多
至三二两少或三四錢礦脉深淺不可測有地靣方𤼵而
者有深入数丈而絶者有甚㣲乆而方闊者有礦脉中絶而鑿
[043-35a]
 取不已復見興盛者此名為過璧有方採於此忽然不現而復
 發於㝷丈之間者謂之蝦蟇跳大率坑匹採礦如蟲蠧木或深
 数丈或数十丈数百丈隨其淺深㫁絶方止舊取礦携尖鐡及
 鐡鎚竭力擊之凢数十下僅淂一片今不用鎚尖惟燒爆得礦
 石不拘多少採入碓坊舂碓極細是謂礦末次以大桶盛水投
 礦末於中攪数百次謂之攪粘凡桶中之粘分三等浮於面有
 謂之細粘桶中者謂之梅沙沉於底者謂之麤礦若細粘與
 梅沙用尖底淘盆浮於淘池中且淘且汰泛颺去麤留取其精
 英者其麤礦則用一木盤如小舟然淘汰亦如前法大率
 淘去石末存其真礦以桶盛貯璀璨星星可是謂礦次用
 米糊搜拌圓如拳大排於炭上更以炭一尺許覆之自旦𤼵火
[043-35b]
至申時住火冷名窖團次用銀爐熾炭投鉛於爐中候化
即投窖團入爐用鞴皷扇不停手盖鉛性能收銀盡歸爐底獨
有滓浮於面凢数次爐 岀熾火掠岀爐面滓烹煉旣熟良乆
以水㓕火則銀鉛為一是謂鉛駝次就地用上等爐視鉛駝
大小作一淺窠置鉛駝於窠内用炭圍疊側扇火不住手
初銀鉛混泓然於窠之内望泓面有煙雲之氣飛乆不定乆
之稍散則雪花騰湧雪花既盡湛然澄澈又少頃其色自一邊
先變渾色是謂窠翻乃銀之笞煙雲雪花乃鉛氣未散之状鉛
性畏故用以捕鉛鉛既入唯銀獨存自辰至午方見盡
銀鉛入於坯乃生薬中薬宻陀僧也
採銅法先用大片柴不計叚数装疊有礦之地發火燒一夜令
[043-36a]
礦脉柔脆次日火氣稍歇作匠方可入身動鎚尖採打凡一人
一日之力可得礦二十斤或二十四五斤每三十餘斤爲一小
籮雖礦之岀銅多少不等大率一籮可得銅一斤每銅一料
用礦二百五十籮炭七百擔柴一千七百叚顧工人八百餘用
柴炭粧疊燒两次共六日六夜烈火亘天夜則山谷如晝銅在
礦中既烈火皆成茱茰頭岀於礦面火愈熾則鎔液成駝
冷以鐵鎚撃碎入大旋風爐連烹三日三夜方見成銅名曰生
烹有生烹𧇊銅者必碓磨爲末淘去麤濁留精英團成大塊再
用前項烈火名曰燒窖次将碎連焼五火計七日七夜又依前
動大旋風爐連烹日晝夜是謂成釽者麤濁既出漸見銅體矣
次将釽碎用柴炭連燒八日八夜依前再入大旋風爐連烹两
[043-36b]
日两夜方見生銅擊碎依前入旋風爐煉如銀之法以鉛
為母除滓浮於面外净銅入爐底如水於爐前逼近爐口鋪
細沙以木印雕字作䖏州某處銅印於砂上旋以砂壅印刺銅
汁入砂匣即是銅磚上各有印文每嵗觧發赴梓亭寨前再以
銅入爐煉成水不留纎毫深雜以泥褁鐡杓酌銅入銅鑄模
匣中每片各有窠如京銷面是謂十分净銅發納饒州永平
副鑄大率銅所費不貲坑户楽於採銀而惮於採銅銅
礦色様甚多煉火次亦各有異有以礦石竟燒成者有以礦
石碓磨為末如銀礦燒窖者得銅之艱視銀盖数倍云
[043-37a]
[043-38a]
[043-39a]
全州志
全在粤西稀警矣然非去兵國也戍籍日耗編民協防號曰打手
打手募不皆圡著之民受直則数存敵則勩寡舊五百零五
名今省其半𫝑亦单弱且建鄉逼白面諸猺先年時見侵侮西延
七里半多流寓今雖臨帖然猺性易煽而競細利議者欲移州倅
一員于今廵檢司以資弹壓廵檢改移義寜界此桑土之籌貴在
得人而已 灌陽之冦宻通恭城北鄉且与南江源𫝑江東寨青
水諸峒巢近故時時剽掠然㓂至必由東鄉入唐黄過陶川江
平原臺塘大畔源乃尋山徑肆害於灌百里曠圡裹粮有限㓂来
去無置足之地不過栖息草莽踪跡易露則 亦易追襲彼安敢
長驅數犯㢤聞之洪武初邑未有猺獞也永楽間邑人薛昌黄秉
[043-39b]
伸軰始招致二三耕作無敢冦害自正德乙亥賊大猖獗其徒占
㩀遂繁而㳟城田主潘欽軰廣為招集湖北諸種㡬遍臺塘灌之
富人又引占田獞夾板猺散布田間名則藉力耕種實隂通群㓂
為害不細今耕作既乆林翳漸盡山原曠土徧布藍種民饜山澤
之利結廬俟守遠近相望無復昔日梟獍之慮
峒寨 宋峒凡三十有一曰小車曰小地曰白竹曰木昶曰小喉曰麄
石曰茶坪曰半嶺曰侃塘曰大水曰滑溪曰上下白石曰蟾蜢曰
湛底曰扶水曰梅子根曰樓子曰水尾曰姑油曰黄嫩宅曰俸水
曰大木曰龍塘曰雄江曰歌陂曰盆田曰蓆源曰大小李曰橫溪
曰大小藏曰石家 寨凡七曰硤石曰磨石曰𫉬源曰長烏曰禄
塘曰香煙曰羊状 營堡國朝营二曰西関外營在城西二里/防守打手四
[043-40a]
十一/名北関外营在城北二里防守/打手四十一名堡十二曰板山堡在城西南/七十里防
守旗軍八名/打手十三名烈水堡在城西南八十五里防守/旗軍八名打手十二名里山堡在城南六/十里防守
旗軍二名打/手十四名魯塘堡在城西南九十里防手旗/軍二名打手十二名石塘堡在城南五/十里防守
打手十/二名蓮塘堡在城南八十里/防守打手九名源口堡在城西四十五里/防守打手十二名八十里
山口堡在城北八十里防守旗/軍四名打手十三名白塘堡在城西六十里/防守打手九名楊梅堡在/城
西二百里防守旗軍/十名打手十一名鎮湘堡在城北六十五里防守/旗軍六名打手十名羅口堡在城/南四
十五里防守/打手五名灌陽营二曰東関外营在縣城東一里防/守打手三十四名西関外
在縣城西一里防/守打手三十四名堡四曰獅子堡在縣城西二十里/防守狼兵十八名三峯堡在/縣
城南五十里防/守狼兵十八名新安堡在縣城西六十里/防守打手十九名栗木底堡在縣城北東六/十里防守打手
八名狼/兵四名新設寨五 岩寨 月山寨 春立寨 掛子寨 李
[043-40b]
 公寨 堡十 杉木堡 峯山堡 仁山堡 江東堡 傳山堡
  板橋堡 赤岩堡 文村堡 官庄堡 木老堡内峯山板/橋要害
[043-41a]
永寧州 州南三十里曰鳯凰有兵/營西南二十五里曰穿巖有兵/营
五十里曰桐木鎮有土漢/兵住守七十里曰富禄鎮有土/兵一百二十里曰
常安鎮有土/兵西三十里曰蓮塘有兵/营北十里曰安息有兵/营二十里
曰三隘有兵/营二十五里曰牛河有兵营官渡/一以濟徃來三十五里曰小蕩
有兵/营四十五里曰興隆有公舘為出州中大之所小蕩/大長江各撥兵一隊㸔守五十五里
曰大長江有兵营有公舘一所/今廢而营復遷扵此六十五里曰都狼本州徃省之路/与臨桂交界之
𫠦上七里下九里至都狼/㒦設公舘一所于其中
險要 都狼隘去州六十里本州徃省之路上七里/下九里嶺上有一泉水可食鳯凰巢賊首/韋銀
豹據/為穴張山隘 胡原隘 潮水巢猪羊隘 諸狼隘 盆峝隘
 火慱隘大晏嶺 擺嶺 搃甫嶺石城隘 鷄冠嶺 羊
[043-41b]
徑嶺 白藤徑 𩀱塘巢古望嶺 思鵝巢石村徑 古城
巢 高厄低厄 君師巢蓮塘隘 水頭巢 金龍徑 古底
巢 思馬巢王武巢 古洛巢石盆巢石低巢 隂山巢
 龍角巢三門隘 三千巢 橫山厄 木村徑 老莫巢
藤浪巢古洛巢 馬騮寨 思美寨 頭口巢 水頭寨 川
嵓巢 龍坑嶺 墩丨嶺 金竹嶺 火丨嶺 天鵞巢 苦累
巢 蔴行巢 扶䑓巢馬浪巢天堂巢 西洋巢以上諸
巢䖏多為先年蠻賊盤㩀巢穴
户口 論曰茲邑自宋元以来喁喁向風與他邑埒今之里獞非
其圡著也先是桞慶大祲有奸民者招諸猺就粟以千計既而
種落蕃衍遂驅屠居民䧺踞其境今雖就撫綏然鄙野狼戾難以
[043-42a]
卒化也顧一入編户即為赤子安問獞与民耶且獞之奉貢賦垂
七十餘年夷盡変而夏矣加意撫循夷漢同風是在司牧者㢤夫
生齒蕃息泰徴也亦姦薮也
兵防 見存狼兵一百名每名給田十五畆共一千五百畆該鎮/原田一萬五百畆今裁革除給狼兵外餘
田俱没官納木荒/田另召人開墾論曰今之議三鎮者輙云狼𫠦以制獞也愚
以為患不在獞而在狼官族皆夷種罔知漢法近皆罹網矣獞小
有釁或粗給衣食者輙統狼兵拘執之俗謂靴禁满其欲得釋
及至仰拘盗賊賄輙縱烏狼且虐于地方矣然未可議革也狼
子野心一有恫疑且肆不逞是當議流官一員扵桐木以司提
調至其耕田則當清出原額召募伍庶三鎮捍蔽不至单弱乎
夫何聼其乆侵而不問今没為䕶衞之用异曰催徴倘或未善尚
[043-42b]
有不可言者䏻不為𨼆
風俗 城郭軍民雜䖏俗頗淳朴民知力田士知向學郭十里外
俱獞夷椎䯻跣足間通漢音架棚為室䖏其上其下雜畜牛馬
犬豕不避腥疾病不事醫薬專信巫殺牲宰牛罄竭所有荅
為婚不禁同姓男婦事耕種無别生活秋収稍餘則鄰里親戚
日招呼徃還恣其飲啖逮春則啜糜以耕借貸度日少遇荒歉則
賣男鬻女苟活一時甚則盗刼掠無所不至性喜讎殺好闘
生其婦女專畜蠱毒殺人其男子出入帶刀自衞或遇忿争拘提
則用以格闘拒捕葢誠不容純以漢法治者也然其性猶朴魯畏
見官府詞訟稀簡錢粮亦肯完納惟守圡者加意撫緌行所無事
禁戢差役勿肆侵漁而各武職衙門亦無致多方需索騷擾則庻
[043-43a]
乎可保百年無事也若重懲十里積年包收錢粮之弊勿𦗟衙役
緝訪民間大小事情此二者最為喫𦂳 小民苟不遇歉萬無
敢欠錢粮者當清其弊藪弊薮伊何催徵時十里每差一催此
催者赤手而借重債賄官賄户吏賄差頭而淂票計一人𫠦
費二十餘金十人共費二百餘金倍利償債約有四百餘金矣至
于排年有包収里長有侵匿皆公家物也小民完納十分有加五
在内者有加倍在内者俱為包収者自飽而因以飽催及至正
項完納時催又侵収焉户吏又侵收焉其在庫者庫吏又侵收
焉且有那借焉層絫而上層絫而下所餘㡬何冝歴年之拖欠不
完淸此源頭催徴無難事矣 四里向有陋規承官府白米老
酒鷄鵝魚鴨及查盤禮官府偹酒備嗄程各項老人扵秋收時先
[043-43b]
期科𣲖禾把約有二百八十餘両而承值學齋捕衙不与焉夫日
用口腹所需㡬乎累此小民煩費兼爲奸人藉口漁獵乎余刋示
各里各户給炤永杜騒优願後之君子有同心焉 又愚獞畏見
官府一涉詞訟差人執票拘提匿不敢出扵是差人恣行魚
其欲而㱕間有與承行吏剖分者官票則置之高閣矣官府少察
則擬一罪名送官府原被干証無一至焉官受其汚名差飽其鯨
腹永俗徃徃如此司圡者湏扵此意以上三則皆平常無甚竒
異然推誠而力行之亦未必無於地方云馬光識
[043-44a]
梧州府志 郡事
宣德二年以都督山雲𠑽總兵鎮蒼梧 景泰二年㓂燬梧州城四
年總督都御史王翔檄廣東僉事李觀智撫五屯龍山諸賊平之天
順二年夏四月石康賊䧟愽白縣殺典史廵簡及軍民六十餘人擄男/婦千人廵撫都御史葉盛討平之
 四年藤縣民胡趙成作亂伏誅成先遣戍宥回造妖搆集大藤峽等/山猺賊攻䧟諸縣殺㯭官民掠去竇
家寨廵簡印廵撫葉盛督左𠫵將范信分廵蒼梧道副使雷/復都督指揮韓瑄指揮張錦王銘等進討擒斬成等𫉬印囘冦燬北流
縣城 六年冦燬愽白縣城總督都御史葉盛請設帥府於梧州初两/廣守
將不相統攝盛請建帥府命征蛮將軍總鎮梧州/两廣各設副總兵及𠫵將分守要害悉聼節制七年大藤賊䧟梧
州城蒼梧鄉紳布政使宋欽巷戰死之 大藤冦何敬䧟陸川城 成
化元年左僉都御史韓雍征夷將軍都督趙輔㳺擊將軍都督和勇等
[043-44b]
調两京江湖漢達兵討侯大狗克之先景泰中猺酋侯大狗作亂聚至/萬人墮城殺吏𫝑甚猖獗乆之欎
林愽白信宜興安馬平来賔響應所至丘起浙江左叅政韓雍爲左/僉都御史督諸軍討之至全州擊陽峝西延苗賊斬失機指揮李英等
四人軍威大振先破修仁窮至力山擒斬八千餘十月至潯州專擊藤/峡為左右二軍分十三道進以千户李慶隨沗將孫震結五屯截其奔
路雍等開府高振嶺以督諸軍以十二月朔並𤼵夾攻連破石門道/屋厦紫荆竹踏等巢賊遁九層楼㩀險立栅以抗滚木礧石而下毒矢
如雨雍麾死士刋山開路𤼵火箭焚其营柵聲震天地日色晝冥賊大/驚潰擒侯大狗等擣大小峝寨九百斬首四千有竒俘男女三萬餘而
逃墜凍死者無美群賊望風皆散先是峽中有大藤延亘两崖諸蛮蟻/渡故曰大藤峽至是断之改断藤峡刻石山頂以紀雍功明年二月班
師奏設東鄉等九廵司以土人李昇等為副廵簡又設武靖州于碧灘/以上𨺚州知州岑鐸掌州事設藤縣五屯千户所李慶掌所事土人覃
仲英世/襲吏目二年大藤賊鄭昻攻䧟容藤二縣總督韓雍四集兵追捕
之昻伏誅昻侯大/狗之黨六年始設總督府于梧州起復韓雍鎮之十六
年欝林州木頭等峒蛮賊叛總督都御史朱英總兵官平江伯陳鏡討
[043-45a]
平之十八年岑溪連城獞陳永受謝利等叛二十年猺賊黄公定
冦掠陸川副使陶魯討平之正德七年六青賊李通寳㓂掠欝林北
流陸川岑溪州縣知府曹琚偕𠫵將金鏜調容縣千户所覃德玉捕之
殺通寳於洞心山洞心容縣/水源里地八年討岑溪六十三山不克十六年
初置盤塩厰扵梧州 嘉靖元年老君峝焚家屯賊亂總督都御史姚
鏌以田州回師剿平之六年田州土目盧受與思恩王受等反上以
新建伯王守仁兼兵部尚書總制江湖四省軍務降之田州土目盧蘇/紏思思王受等
相以反两江皆震御史石金劾都御史姚鏌攘夷無䇿<折 t="33"/>上大怒/以璽書切責鏌落職而吏部侍桂公蕚言提督两廣非新建伯王守
仁不可<折 t="33"/>上從之勅守仁兼兵部尚書總制两廣江湖四省軍務公至/梧諸夷聞其先聲皆股栗而公益韜晦見田州事形未可猝㓕恐以其
故或捐兵餉乃以明年七月至南寕使人約蘇受降受許諾但言見時/必陳兵衞公許之受入軍門兵衞克斥公數其罪命杖一百杖時受不
[043-45b]
免甲諸夷皆驚竟莫測公秘美於是公乃上䟽言思田搆禍荼毒两省/已踰二年兵力盡於哨守民脂竭於轉輸官吏罷於奔走地方杌如
破壞之舟飄泊風浪覆溺之患不待智者而知之必欲窮兵雪忿以殱/此一隅未論不克縱使克之患且不守况田州外捍交阯内屏各郡深
山絶峪猺獠盤㩀盡誅其人異日改土為流誰為編户非惟自撤其藩/籬而拓土開以資隣敵非計之得也今岑氏世効邊功而猛獨詿誤
觸法臣謂治田州非岑氏不可請降田州為州治官其子相為判官/以順夷情分設盧蘇等為土廵司以殺其𫝑添設田寕流官知府以總
其權<折 t="33"/>上皆嘉納從之公既罷田州之役/遂移兵攻八寨賊破之至今地方藉以安九年石硯東鄉長行賊平
三巢界蒼梧封川地首賊盤古子等恃險固比乗思田/之亂益肆剽掠督府林富遣副總兵張佑督逹兵捕誅之十一年征
七山諸蛮悉遁去六埇思連佃古磊等七山壤接梧藤猺民唐宗欽/等恃其險衆出刼仁封湏羅等鄉督府陶諧調兵萬
餘分二哨進剿賊覺/先遁僅斬二百級十八年犬師征断藤峽諸蛮悉平之 二十一
年容縣塘仲山猺作亂刦掠六王等村千户覃德玉尋捕斬之 三十
一年征七山賊七山三十七巢㩀蒼藤岑之中周遭二百餘里屡征不/克督府檟與𠫵政張謙定計調兵以左𠫵將王寵右
[043-46a]
𠫵將朱昇分統之徉為征西兵至潯陽旋師兼程而進晨及賊境賊覺/始奔乃下令曰賊今㩀髙其氣方鋭不宜仰攻但謹守使不得逸俟其
敝擊之可破也賊果窘饑死强半/擒斬二百二十名顆籍其田廬三十二年七山猺酋盤宗昌叛時
分守鄭公綗討平之 三十九年兵廵僉事章熈䟽容江道容江當梧/郡西南孔
道逆自良而上有馬騮白馬三洲諸灘水涸石岀舟行最險而陀田古/稔山鷄等窠徭賊藏匿林箐襲人于水滸以迴流激石為羅網䖍劉鈎
刼無有已時間一創懲後復如故兵僉章𤋮按縣亷得其狀白督府選/師徒親詣各洲刋木掘根日坐江舸督之立三洲上等营汰馬
騮長岐古辣冗兵賊遂遠/遁徃來民啇咸頼八寨賊呉宗𩔰等襲容縣掠帑金去尋捕
𫉬之設城北营四十五年革梧鎮給事中歐陽一敬奏議裁革/兵用流官陞都督職
衘移/鎮萬曆二年設塩運提舉司于梧州以舊逓運所改建提舉署設/副提舉二員轉輸西粤官塩
逓運所附/府門驛容縣横山猺劉德厚暨冬瓜那留等山猺張刺等冦掠容
縣大营魚産三十餘村 四年老君峝諸猺復亂尋撫之五年七山
[043-46b]
下城連城北科諸猺歸順時諸猺愓羅旁兵威各願/歸就編民始計田入賦老君峝猺復亂
賊首李金亮引深埇等巢/刼掠東安鄉殘殺百餘人六年三月六十三山獞賊潘積善乞䧏許
之移潯梧𠫵將駐岑溪始置五鎮先是岑溪六十三山連城鄉猺賊潘/積善自平田王與北流之那留山
容縣之横山冬瓜蒼梧藤縣之七山平盤諸巢共七千餘黨互相紏結/為羅旁後户占㩀民田流刼两省適羅旁大舉士民詣督府凌雲翼言
状請征時以𫝑難即及遣官入山榜諭願撫者聴暫覊縻之俟羅旁事/定移師順剿積善等為先聲所奪率黨投赴軍門願出兵二千殺賊自
贖尋背約及羅旁班師督府檄蒼梧守廵會廣東嶺西道計議剿撫諸/巢聞風懼咸詣乞䧏督府乃免積善死以軍法責其調兵失信俯首
聼命願為徧户歸我侵田不敢復反復<折 t="33"/>奏請移潯梧𠫵將王德駐/岑溪彈壓選指揮千户五員提兵三千分設五鎮蒼藤曰七山容縣曰
六雲岑溪曰北科又曰/連城懐集曰五里蒼梧三丁甘世廣率六圍獞兵三百人破藥
埇等巢設岑溪大王营并左右两江營撫定九山二十八都六便
山横山那留山等䖏猺獞悉附編民七月岑溪左营兵陳進吕子和
[043-47a]
等作亂尋討平之 七年興業木頭峒冦亂尋討平之木頭峒枕近八/寨號曰八寨賊
聚衆数千流刼欎林富民撫康等鄉警聞督府劉堯誨命𠫵政王原相/討之會粤東司犄角並進賊殊死𢧐乃紿亡命入賊壘計縳其酋首
二人東粤統領將官見𢧐克欲徼首功深入其阻幾/圍困既乃東西尅期出其不意直擣巢穴賊黨盡縳八年置哨江
船募水兵從蒼梧知縣龎一夔請/也各于要害廵緝江道築大峒城招獞民屯種北科先征/羅旁
六十三山諸猺願受約束師還又復固不服乃議築城于大峝而以/潯梧𠫵將握重兵彈壓之又于四面要路分布官兵以䕶徃來城中為
𠫵將署前列中軍左右营/房田招獞民百餘人耕守大師征十寨蛮克之十寨本栁郡遷江縣/永安所地先止八寨
後殺龍哈咘咳二長官司擴為十寨𠋣山固抄擄司藏賊害藩臣聲/𫝑甚熾總督劉堯誨廵撫張任御史顧鈐暴其逆状討之分五哨並進
而蒼梧副使侯國治督夷江一/哨軍興糧餉舳艫悉取辦于梧十二年十一月懐集峝蛮𫿞秀珠鄭
明端等紏衆流刼討平之懷集與賀開建三縣峝蛮聮絡賊首𫿞秀珠/鄭明端等紏集三百餘黨掠寕峝下埠流刼
開建封川殺戮居民時方進勦府江總督呉文會廵撫呉善調選東/西精兵六千餘會梧鎮聲言西援令蒼梧兵廵僉事來濟嶺南兵廵
[043-47b]
副使王泮督諸軍以明年二月各哨並進𫝑如破竹克松鵞古/城深埇龍塘等峝俘斬𫿞秀珠鄭明端八百有竒餘黨悉定調大
峝兵戍守金鵞懐集縣峝蛮既平金鵞猺賊出入之區調/大峝营兵三百名戍守以百户一員統領十五年始
闢府江陸路府江一帶菁林亂石猺賊出没淵薮賊平三院會議開闢/陸路以通徃来蒼梧府江二道理其事自蒼梧抵昭平
界治道造橋建三公/舘漢埇簕竹児寨大峝營兵梁一貴等倡亂尋伏誅二十四年
岑溪七山猺冦亂兵備戴公燿討之時公備兵蒼梧㑹岑溪猺冦趙宗/亮等連結六十三山諸猺作亂奉
督府陳公檄徵各路精兵討平之㨗聞<折 t="33"/>上大悗擢公廵撫西粤尋晋/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總督两廣時思明叛目陸佑勾引賊
黨擄官刼印𫝑甚䲭張公請<折 t="33"/>㫖進勦一月間擒斬無𥮅元𠒋授首黨/與觧散未㡬交夷刼掠欽州殘公調土漢兵深入搗巢全師凱旋猶
慮戎心叵測議請固防禦重弹壓/復峝官禁互市/上皆嘉悗從之二十七年造哨船廵緝江防梧江/上接
昭平簕竹下抵封川思蒲南至平南白馬東自藤縣江口界至北流原/設哨堡乆玩弛守道朱東光議設船軍兵廵守委官統領
 二十八年添設羅山营抽兵防守藤縣羅山嶺路通三丫等六十三/山上至七山諸猺雜居盗賊岀没
[043-48a]
知府凌嗣音知縣劉炅之議抽哨船兵二十二/名凑同羅襖营兵十八名共四十名分立羅山議設三洲畨風堡
復於白花嶺立營容縣白花隘盗賊出没要區守道孫有敷詳畨風/营兵二十八名掣三洲堡一十六名復白花嶺立营
 四十八年設容縣西山水源廵江營哨源去縣逺于六雲鎮缺兵内/抽四十名設立二营仍修復
四/哨
兵防 國㑹城咸置衞所要害則置廵簡司在軍曰旗軍在司曰弓
兵皆食於官别置民兵萬户無事訓練有事以𢧐事已即休美哉寓兵
之良法也自旗軍脆弱不足恃而後資戍於湖廣永楽二/十一年借雄於達
成化七年韓㐮/毅奏留達官舎輪守於東粤之兵坐营司綂两/廣上班官軍自弓兵虗冐不可用而
後為打手之雇嘉靖間督府/張嵿議行撥田之狼成化/間始折銀𠑽餉之議𨺚慶/五年自民
兵隊五不復存而後為民壮之募正統十/四年為三丁之編嘉靖/四年為千百長
[043-48b]
保長門牌之法
營鎮 梧州府 守城营 茶山 靖夷營蒼梧縣 大塘营 府江
哨 沙牛营 七山鎮 藤縣 藤江哨 神塘营 安静營 浪口
營 容縣 六雲鎮 廵江哨 北門营 西山水源等营 岑溪縣
 北科鎮 竒营 大峝营 連城中軍营 懐集縣 金鵞营 五
里鎮 松岡營 欝林州 左哨 右哨 中哨 慱白縣 縣東营
 界排营 坡心营 蘇立营 東莞营 圓珠营 北流縣 六静
营 大車堡㜑廟营 陸川縣 六潭营 左哨 右哨 中哨
陸潭哨 興業縣 興平营 西營 橋
目兵 按粤志粤土司兵故精勁每遇警徴之 國家亦不愛名噐金
帛之錫以鼔舞其心自總督王文成公始議更畨戍守之法除戍桂桞
[043-49a]
外戍梧者四千名皆由泗城歸順都康思眀遷𨺚向武奉議上林安平
忠州龍英太平恩城萬承等土司各有差等一年一戍週而復始萬曆
十七年總督劉題减一千名三十二年總督戴題减一千名四十五年
左江道詳抽四百名防守上思州地方糧食仍在梧州府支觧四十
八年總督許議全撤尋復議調今戍梧正数止一千六百名每年不到
者常三四百名所從來遠矣其差等則有散兵馬上鎗兵歩下丫兵歩
下鎗兵腰牌兵弩手鳥銃手火兵散手旗手有𢧐馬有先鋒小頭目有
官族大頭目而總坐营司統之平時不隨操每操則于官兵外執一竿
排站名曰擺圍毎五日大小頭目赴道叩首以其出自土司故曰土兵
以其有頭目之曰目兵又以其多狼人亦曰狼兵其糧賞每月糧塩
大小頭目散各折銀一錢九分七厘五毫毎季犒賞大頭目每名八錢
[043-49b]
小頭目每名一錢散兵每名五分每年犒賞大頭目每名一錢小頭目
散兵每名三分俱于府貯餉銀支給其安挿地方昔一年散䖏郡城外
各山巔水濵今住大教塲垣外自盖茅屋数名共一間去則焚訖其自
萬曆三十二年題减一千名即于各土司前数内三分减一而左江道
所議抽四百名即于每年戍梧目兵過南潯時揀去本道近日所點乃
歸順都康土兵其歸順大頭目則岑康黄金桂都康大頭目則馮士剛
與各小頭目皆戎装通漢語其兵則有姓名者少無姓有名以畨父永
為姓者多畨父永亦上駟中駟下駟之義歸順有畨父無永都康有父
永無畨不通漢語通溪語者非真夷也其馬一匹則抵兵三名其噐械
有鎗有刀有弩有牌有銃無盔甲弓箭空拳者居多苐其捐室廬親戚
逺来窮年外䖏而月餉無㡬殷厚精壮者多不楽役其來也或以老弱
[043-50a]
具数或以犬馬抵数或不能足全数或不如期至或至中途病而逸
至梧則正数已縮註名後或逸去或病或死或雇前次之願留者
長戍或雇本地之願代者暫㸃或告不服水土或营工鄉間或
柴山中甚或有收宰盗牛者有為盗者有横行者居常不聼點㸃輙譟
而去其敝有長難言今欲為更新調停之法别府説焉
班軍 按成化間督臣韓開府梧州始議調撥廣東廣州等衞所官軍
一萬員名戍梧𣲖廣韶肇三府属糧五萬石觧梧以備行糧嘉靖間因
惠潮海冦議留碣石等衞所官軍三千九百餘員名兼以乆消耗逃
亡日多萬曆二十四年廣州等衞所戍梧官旗軍止三千零五十名分
春秋二班官雙月支本色米九斗軍四斗五升官单月支折色銀三錢
六分軍一錢八分俱于折糧銀内支給年終犒賞官每員三錢軍每名
[043-50b]
一錢俱軍餉銀支給二十五年御史章議免戍督臣呉覆两廣相為
唇齒梧郡實為咽喉論一統大同之則東西聮為一鎮戍守莫非王
土論輔車相依之𫝑則梧鎮之捍禦既周東省之藩籬自固論事體緩
急之宜則東省兵防已宻無庸撤囘梧州所軍虗弱不得不藉東軍還
以仍舊為便近來戍兵俱奉督院牌發多寡不一至萬曆三十九年尚
近三千名除三百名戍封川德慶外餘俱戍梧矣㝷以總督張議撤封
川德慶戍軍募兵防守遂减調四百餘名四十一年以留守城池復减
調廣州等衞每班二百名今每班尚存旗軍八百有竒奉督院牌撥大
畧半守梧鎮半守江道而所撥埠堡軍数或先班多後班少原無常額
余姑以天啓二年秋班見數志之
 陳熈韶曰目兵以文成始班軍以襄毅始當年作法慮自深長年来
[043-51a]
  習于承平遂成枝駢於是或議留或議去夫白面借籌談何容易因
  噎廢食將必傷生假令專主者時簡教檄驍勁而飽之勿論狼心可
  戢蔡人皆吾人即使猶然習弛而經百年勤王之土目不惮征繕以
  固吾圉亦告朔之羊也可輕去乎若班軍則有不然者班軍在 國
  初其用足恃沿至今日市人等耳其才不足于超距其伍無禆于干
  城計月而来更畨而去徒縻官錢数萬苟欲簡而練之何似以官錢
  募市人猶省徃還之僕僕也余謂班軍則去之便然要折衝尊爼安
  危布備母徒上陳言積弊日深捉見肘此其時也歟
 猺峒土狼附蒼梧縣猺獞七山東連下城南接岑溪藤/縣等猺精悍可千人大雍 平田
  古磊 六埇 大腦 三山 黎口俱在長/行鄉上鄧大爽白板
[043-51b]
 陳塘 孔宻 大倫俱在須/羅鄉埇漢 員塘 桂嶺曇朦 孔良
 埇企俱下城界以上諸猺先叛服不常今/輸賦齒編民又設七山大营以鎮之石硯居九山十二峒中/在蒼梧封川開建
界嘉靖年願来属/蒼梧約八百餘人羅峝思貸 思馬 歸源埇 三洲 都
平 都羅 萬埇 都混 迪田 料峝先年紏合焚家東安等流刦/嘉靖十年編立排甲耕佃
老君峝六寨連東安賀縣懐集賢時與深源焚/家北陀為害近立大塘营弹壓之大片 石坎 長水其/善
𢙣皆視老君峝今願/守把白鳩野狸二閘北陀 東岸 西岸在縣西北多賢思德鄉/原係獞賊今稍知歛六圍
與七山相近其獞多良所耕盡/下城界西廣交通路號險塞大圍 曇叠 顔村 曇特 零居若
空 藤縣猺獞大水 山木 突山 小山 滑石 盤石俱在永順/鄉猺坐落
二十一/二都雲野 饅頭 平盤三丫 蒙高古稔 六含 六篤
大水俱永化鄉猺坐落二十五二十八都/以上两鄉猺糧共五十两零三分大黎里 楊峝里大任里
[043-52a]
以上三里俱係五屯所十三/年新招納糧七十二石二斗容縣猺獞 羅龍一里 沙田 佛子
 六律以上皆六便山所属約四十餘家李/積藤最雄諸猺近議則賦頗馴服六肥 肚村 黄坭
月田 深 六喳 周村以上皆龍墳山所属約百餘家盤/朝壅最/近革心願効力𦔳守都盤
六王 山蔴六鵞以上皆鷄籠山所属約六十餘家駱/廷鳯𠋣山剽掠凢数年始克招服波羅里 河
頂 鴨谷 河口 六思以上皆六青所属約百餘家/尋服尋叛今革心知就童訓藤螺塘埇
石田以上皆東葉山約三/十餘家歸化已乆羅靣里 山心 馮塘 大埇 思頡以上/皆東
𤓰山所属約五十餘山巢﨑險萬曆六年曾/旺如叩縣庭願歸順今則入常賦興猺學矣慶垌 何木 大何塘
  六振 六奎 黃稍 燈盞以上皆石羊山所属㡬二百家生齒/視各山最衆萬曆六年叩縣入賦
塘 黨入以上皆横山所属約三十餘家道途𢙣險先年流刼𫝑甚悍/萬曆六年劉德厚始叩縣願編户入賦其長曰盤景容居
止弗常伐木自給木盡則/之他所謂刀耕近授以田岑溪縣猺獞 連城鄉上里平河等二
[043-52b]
[043-52b]
[043-52b]
 者與民雜居狼則因正德間流賊刼掠調狼人征勦鄉民流徙廬畆
 荒蕪遂使狼耕其地一藉其輸納一籍其戍守蒼藤岑容懐北等山
 多猺獞欝愽陸興多土狼中固有向化輸糧者要在御得其道狙詐
 作使豈有他焉
厰税 梧州盤塩厰每季委官輪抽收上下水客啇塩税雜税每年
額銀惟塩税無定不入額内其雜税額銀春季定二千六百八十两零
五錢六分四厘夏季定二千二百二十七两零二分七㢆秋季定三千
六百二十七两九錢六分三厘冬季定四千四百五十五两八錢二分
五厘共額銀一萬二千九百九十一両三錢七分九厘俱貯梧州府庫
專備梧鎮兵食其厰貨貴賤定有則例
塩政 按自宋熈寕間初置梧州啇務興癈靡常國朝正德十六年
[043-53a]
置盤塩厰于梧州迄于嘉靖今例已减其三之一舊志不載余特采之
較今于昔猶為寛政矣然猶自𥮅舟車𣙜子母也夫塩政則經國長利
邇以販公行課額䆮失昨年引滯而不來者約一萬五千餉且一
萬三千有竒概舉歷年將不下数十萬矣盖奸借東餉之名漁西郡之
利三百餘餉其䕶身之符也化州北流両埠其蚕食之窟也近當事裁
餉裁埠至詳且覈而奸啇猾胥猶不免掩耳盗鈴何也一舉而振刷之
在當事者㽞意焉耳 謝君惠曰郡州縣十始蒼藤容岑北流行梧塩
而懷集欝林慱白陸川興業俱食東塩然皆赴蒼梧道掛號而後𤼵則
猶然梧塩也后來議認引認餉又議増引増餉於是立化州埠立北流
埠已又北流併化州為一埠奸啇告訐日新月異而梧之塩額詘而餉
額亦詘矣夫梧属仰梧餉而不行梧塩非計也况潯慶南太皆仰梧餉
[043-53b]
 而不行梧塩非計也今日便畫無如聼各䖏分引行塩而總歸其餉
 於梧則不問化塩亷塩欽塩皆梧之塩亦不問舊餉新餉増餉皆梧之
 餉要在當事者從國家起見不從區域起見司塩者两粤視若一体行
 塩者六府恊為一心而后可然而難言之矣
[043-54a]
大學衍義曰左右两江地方二三千里其所轄狼兵無慮十數萬今設為府
者四為州者三十有七其府州正官皆以土人為之而佐貳幕職叅用流官故
今百餘年間未聞有屯聚侵掠者而所以為州縣害者皆是不屬土官管束之
人錯雜州縣間者其間雖或亦有有司𢃄管及設土官廵檢者然流官無權彼
知其不乆而輕玩之而所謂土廵檢者官卑力薄不足以相鈐制愚以為今
日制馭馴服之策莫急於立土官請用左右两江之例而微寓夫設立軍䘙之
意葢左右两江府州之設專以其地屬之一姓所謂微寓設立軍衞之意者
衆建官而分其權也凡今猺獞與編民雜居州縣之間但彼依山箐以居耳今
宜 特敕内外大臣躬臨其地召集其酋豪諭以 朝廷恩威將授以官如左
右两江土官例俾其子孫世享之意有能率其種類五百名以上内附者即授
以知州之職四百名以下量授同知判官吏目等官其官不拘名數亦如衞所
之制既授其投詞不湏勘實官給以冠服遣官屬以騶從鼓樂送歸所居徐俾
[043-54b]
 其擇地立為治所合衆立成之既成具 奏請印俾推其中一人為衆所信服
 者掌印則彼受 朝廷爵命必知所感慕而其同𩔗咸尊敬之有不伏者彼仗
 國威併力除之不難矣積乆成俗彼皆慕華風習禮教而知殺掠之為非况衆
 設其官𫝑分力敵自足相制不能為亂而其中不能無自相争訟者湏至申上
 司奏 朝廷則 國家之𫝑益尊不勞兵戈而一方安靖矣然所慮為後日患
 者地界不明異時不能無争耳宜乗其初即遣官㑹同土酋分立地界或以溪
 澗或以山阜就於界上立石為識大書深刻于上曰某至某為有司界至某為
 土官界其中民地有深入其境者即以外地無徵者與民易之隨其廣狹不復
 丈量其土酋所領地就俾其認納税糧定為額數日後不得有所加増如此處
 置庻㡬其永無患乎
[043-55a]
泿水岀武陵鐔城縣北界沅水谷南至林鐔中縣與鄰
水合又東至蒼梧猛陵縣為溪又東至髙要縣為大水又東
至南海番禺縣西分為二其一南入於海其一又東過縣東南
入於海員水又東南一千五百里入南海今按一統志考之辰
水岀三峿山南流為沅水谷則在鐔城縣北後為黔陽縣移溪
城一曰溪自黔陽南流至鐔中縣今之潯川也鄰水則潯水
也其逕靈川縣東北為泿江入灕水南歷鐔中注子潯水合繍
江水又東至藤縣北古之猛陵也合鬰溪亂流逕廣信縣是為
鐔江俗呼藤江大氐泿水岀自鐔城徃徃以鐔名之鐔又訛為
潯耳溪又合桂水為梧州大江東流至廣州番禺縣西其一
南注入於海者鬰水分泿南注即今之水靈洲乃南江也其
[043-55b]
一又東别逕番禺城下去廣州城南五十里漢建安末交州移
治于此呉分交州為廣州亦治于此漢書所謂浮䍧柯下灕津
會番禺盖乘斯水西入越者也今之沙灣紫泥港是矣泿水又
東逕懐化縣入于海則今之石門江合流溪諸水入海者也其
餘又東至龍川縣東江為涅水屈北入員水而泿水枝津衍注
自番禺東歷増城縣合增江又逕愽羅縣西界龍川左思賦所
謂目龍川而帶垌也員水如練東歷掲陽縣注于海此三江合
泿水之始終也泿與垠同水歷地埒崖岸之義世訛作浪又訛
皆非盖三江合一大浸連空廣州呼為西水以其自廣西
至故云然至必以春夏之交迄盛暑而後消消則髙要峽江旋
東為大水者留溢渦塘皆有魚牣躍其中人恣取之有鉅至数
[043-56a]
十斤者家累数百金而南海下流達于新會香山東筦通潮之
衝漁子髙下為泥筌竹罶其内者皆得蠏焉西水退盡亦退
殻拾之如圡芥然諺云西水漫漫魚滿盤盖澤國之利皆由
泿水不可不知
[043-56b]
[043-56b]


滏水集 滹南集 莊靖集 遺山集 湛然居士集 藏春集 淮陽集 陵川集 歸田類稿 稼村類藁 桐江續集 野趣有聲畫 月屋漫稿 剡源文集 剩語 養蒙文集 牆東類稿 水雲村槀 巴西集 屏巖小稿 玉斗山人集 谷響集 竹素山房詩集 紫山大全集 松鄉集 松雪齋集 吳文正集 金淵集 山村遺集 湛淵集 牧潛集 小亨集 還山遺稿 魯齋遺書 青崖集 養吾齋集 存悔齋稿 雙溪醉隱集 東庵集 畏齋集 默庵集 雲峯集 秋澗集 牧庵集 雪樓集 曹文貞公詩集 芳谷集 陳剛中詩集 秋巖詩集 玉井樵唱 蘭軒集 清容居士集 此山詩集 霞外詩集 申齋集 蒲室集 弁山小隱吟錄 續軒渠集 定宇集 艮齋詩集 知非堂稿 梅花字字香 中庵集 靜春堂詩集 惟實集 勤齋集 石田文集 榘菴集 道園學古錄 道園遺稿 楊仲弘集 范德機詩集 文安集 翠寒集 檜亭集 伊濱集 淵穎集 文獻集 圭齋文集 待制集 所安遺集 閑居叢稿 至正集 圭塘小藁 禮部集 積齋集 燕石集 雁門集 杏庭摘槀 安雅堂集 瓢泉吟稿 筠軒集 滋溪文稿 青陽集 鯨背吟集 經濟文集 純白齋類稿 圭峯集 蜕菴集 野處集 夢觀集 金臺集 子淵詩集 午溪集 栲栳山人詩集 梅花道人遺墨 玩齋集 羽庭集 不繫舟漁集 居竹軒詩集 句曲外史集 僑吳集 詠物詩 鹿皮子集 林外野言 傲軒吟稿 友石山人遺稿 聞過齋集 學言稿 青村遺稿 四聲全形等子 經史正音切韻指南 洪武正韻 古音叢目.古音獵要.古音餘 古音略例 轉注古音略 毛詩古音考 屈宋古音義 御定音韻闡微 欽定同文韻統 欽定叶韻彚輯 欽定音韻述微 音論 詩本音 易音 唐韻正 古音表 韻補正 古今通韻 易韻 孫氏唐韻考 古韻標準 六藝綱目 御制增訂清文鑑 第一冊 御制增訂清文鑑 第二冊 御定滿珠蒙古漢字三合切音清文鑑第一冊 御定滿珠蒙古漢字三合切音清文鑑第二冊 史記 第一冊 史記 第二冊 史記集解 第一冊 史記集解 第二冊 史記索隱 史記正義 第一冊 史記正義 第二冊 讀史記十表 史記疑問 前漢書 第一冊 前漢書 第二冊 前漢書 第三冊 班馬異同 後漢書 第一冊 後漢書 第二冊 補後漢書年表 兩漢刊誤補遺 三國志 三國史辨誤 三國志補注 諸史然疑 晉書 第一冊 晉書 第二冊 晉書音義 宋書 第一冊 宋書 第二冊 南齊書 梁書 全書 陳書 魏書 第一冊 魏書 第二冊 北齊書 周書 隋書 南史 北史 第一冊 北史 第二冊 舊唐書 第一冊 舊唐書 第二冊 舊唐書 第三冊 舊唐書 第四冊 新唐書 第一冊 新唐書 第二冊 新唐書 第三冊 新唐書 第四冊 新唐書 第五冊 新唐書糾謬 舊五代史 第一冊 舊五代史 第二冊 新五代史 五代史纂誤 宋史 第一冊 宋史 第二冊 宋史 第三冊 宋史 第四冊 宋史 第五冊 宋史 第六冊 宋史 第七冊 宋史 第八冊 宋史 第九冊 遼史 遼史拾遺 金史 第一冊 金史 第二冊 元史 第一冊 元史 第二冊 元史 第三冊 元史 第四冊 欽定遼金元三史國語解 明史 第一冊 明史 第二冊 明史 第三冊 明史 第四冊 明史 第五冊 明史 第六冊 竹書紀年 竹書統箋 前漢紀 後漢紀 元經 唐創業起居註 資治通鑒 第一冊 資治通鑒 第二冊 資治通鑒 第三冊 資治通鑒 第四冊 資治通鑒 第五冊 資治通鑒 第六冊 資治通鑒 第七冊 資治通鑑考異 資治通鑑目錄 通鑑地理通釋 通鑑釋文辨誤 通鑑胡註舉正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