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平齋集 > 平齋文集 27


[027-1a]
平齋文集卷第二十七
 講義上
豫利建侯行師
豫有猶豫備豫和豫逸豫之義人能决猶豫而
 思備豫則見幾於吉之先安往而不和豫過於
豫則逸矣其義雖四而實一也豫承謙之後謙
 無凶悔吝則和豫可知震動於上坤順於下動
 必以順故建侯以親衆行師以動衆事雖至重
無不利大順則大利在其中也建侯而非順則
開國而用小人行師而非順則行險而毒天下
果何利之有哉其卦以一陽主五隂亦有比建
[027-1b]
國師蓄衆之互體
象曰豫剛應而志行順以動豫豫順以動故天地
如之而况建侯行師乎天地以順動故日月不過
而四時不忒聖人以順動則刑罰清而民服豫之
時義大矣哉
 六五以柔居上九四以剛應之剛宻比於柔不
 期應而自應也人君有柔中之德虚已以任大
 臣大臣有剛健之德自任以天下之重剛柔相
 應而相濟志所欲爲何往不克然志之所以行
 亦惟其順也以順而動用能致豫旣豫之後又
 以順動終始一順無有間斷天地所以妙不息
[027-2a]
 之運如此而已人君之建侯行師其能違乎天
地以順而動則日月四時無過忒人君以順而
 動則不待刑罰而民心服在我無所違乎理在
 人自無所違乎我也時者天運義者天理順而
 行之豫之時義豈不甚大茍或違道干譽咈民
 從欲是爲悖矣
𧰼曰雷出地豫先王以作樂崇德殷薦之上帝
以配祖考
禮極順樂極和順則和矣樂所以導和也方雷
 在地中動於至静而不露迨出乎地而乎天
群蟄啓户萬𧰼趍榮孰不同其和豫然聖人合
[027-2b]
震坤以爲𧰼不曰雷出地上而以言深閉乆
鬰之餘一旦震發造化妙用軒豁呈露施生訢
合動植昭蘇豫莫大於此先王觀豫之𧰼發揚
和聲褒崇先德如韶繼勺酌以侈祖考對天之
休盛薦之上帝如思文我將推而配之蓋謂治
至於豫皆祖考盛德之積非予一人所能致也
人君惟不以和豫自居則不至於以逸豫自安

六鳴豫凶𧰼曰六鳴豫志窮凶也
臣聞巧言者誤國之具佞人者危丗之本豫五
隂皆宗九四一陽四秉大臣之權以隂柔小
[027-3a]
人宻相應與極其趍和之意形爲邪謟之辭以
求容恱大臣亦恱其愛已而甘受之𧰼以志窮
致凶爲言志不自立惟用之於獻佞貢諛其窮
可知矣等而上之以此求容恱於君人材阨而
不進則曰野無遺賢民生困而不省則曰雨不
害稼積薪將然而曰已安已治朋黨方興而曰
太平無𧰼其發於聲音謟曲萬態而宦官女子
之言朝夕薫浹於耳者又相與爲表裏大厦就
頽同於一壓凶孰大焉
六二介于石不終日貞吉𧰼曰不終日貞吉以中
正也
[027-3b]
 臣聞天下之理非與物俱轉者所能察也人惟
 主中正於中然後能介然如石能介然如石然
 後能見幾而作蓋石質堅而體静静者見善必
 明堅者用心必剛一念不動萬理洞燭不俟終
 日巳盡見未然之幾區處先定應酬不差冝其
 正固而吉也蓋二與五爲應不與四爲應衆爻
 皆宗九四之大臣二獨居中得正介特自立以
 砥柱一丗可謂難矣然二五君臣雖爲正應而
 隔於九四其情不得以相親故介特之臣但能
 堅於守未能鬯於用其先見之逺先知之明萬
 夫之望已深屬之矣人主能不沉酣於逸縱不
[027-4a]
昏蔽於便佞好賢之心不衰求善之志不改則
介者終有時而親矣
六三盱豫悔遲有悔𧰼曰盱豫有悔位不當也
臣謂此人臣患得患失之𧰼三迫近九四當國
之大臣欲如六小人進爲容恱恐非正應而
不我與眄眄仰視逐逐營求是患得也欲如六
 二君子介特自守又利害禍福交戰於胷中躊
躇未决趑趄復前是患失也以不中正之人處
不中正之位而盱遲皆悔隕穫充詘情狀畢露
其悔而不凶者大臣不與爲應姦無所售故不
至凶使其姦得售則欺君賣國無所不至矣有
[027-4b]
國者安用是患得患失之臣爲哉
九四由豫大有得勿疑朋盍簮𧰼曰由豫大有得
志大行也
臣聞九四以一陽爲衆隂所宗材全而氣盛毅
然以天下之重爲已任下傾心而仰之上虚心
而屬之此天下之豫所由致也由我致豫建侯
而國勢尊行師而人心順其有得大矣然功業
之盛者必有信已太過之弊權任之隆者必有
專已自用之咎大臣當由豫之時苟驕吝一萌
不能開心與天下之賢以共治則豫之由致安
保其不爲亂之階得亦安保其不失也惟洞無
[027-5a]
 有我之私披胷臆以待賢忘勢分以下士疑豫
 一㸃不留於中則聲應氣求之下如簮聚髮何
材之不集而致君澤民之志遂得以逹於天下
 信於萬丗此正周公握髮吐哺時也蓋疑者德
 之莠事之賊大臣無疑心之累則足以合天下
之善斷斷乎知賢之當任知邪之當去不以疑
貳之心來䜛賊而啓惎間則百志惟熈矣
六五貞疾不死𧰼曰六五貞疾乗剛也不死
中未亡也
 臣聞疾非特六之疾凢足以爲吾心之害吾
德之累吾國之憂吾民之戚皆疾也人君處和
[027-5b]
豫之極而逸豫生𥊏慾好樂便嬖側媚之足以
蠱方寸者紛至於前於此能一念内固外邪客
氣不得以乗虚而干正則德性堅明元氣充實
旣壽其身又以壽其民壽其國則億萬年無疆
之休皆其功也𧰼以乗剛中未亡爲言蓋六五
柔中之君乗乎剛則有格心之大臣而内志不
可揺秉乎中則有閑邪之定力而外慾不能入
内外交相養此所以貞疾而安不死而壽也
夫德慧生乎疢疾鴆毒藏於宴安此爻在豫之
五當以無逸三宗享國之意參之
上六豫成有渝无咎𧰼曰豫在上何可長也
[027-6a]
 臣聞人孰無靈明虚徹之性有物蔽之則靈者
 和豫之極而肆逸豫此心瞽塞罔有知覺故
 豫以成成非一日之積也方此心清明之
 豈不知觀逸遊田沈湎耽樂之爲患及爲外物
 所移則勤者惰立者弛操者放日積月累性爲
 情鑠而頑不靈之豫於是乎成正以隂柔之
 資不能聞義而徙見善而遷以至此極也易卦
 未有窮而不變者故逸豫旣極必渝渝則亦可
 以无咎无咎善過前日之不善庶幾其可揜
 也茍旣極而不知變則危亡無日何長之有哉
 然豫旣成冝無可變之理聖人猶許之渝
[027-6b]
其未成而知變豈特无咎而止觀此則知唐元
宗之亂兆於開元成於天寶懵不知變禍亂四
起可爲萬丗之戒
隨元亨利貞无咎
臣聞隨者從也從之義無不該人之從乎我與
我之從乎人皆從也而隨以我之所從爲重外
卦兊内卦震震動而兊一念動於中隨所感
從之得所從則有大亨之理然動成體
易於轉移惟利乎貞則可以保其終之无咎况
人君宅民物之上一言而萬里響應一動而群
風偃致亨之大有不難者特懼乎所從不得
[027-7a]
其正爾從乎天理正也而從人欲從乎人心正
也而從已私賢人君子之從正也而從佞人忠
言嘉謨之從正也而從䜛儒生學士之從正
也而從宦官女子從非其正咎能免乎穆姜謂
有是四德隨而无咎似識此意其以隨元亨利
正同乾德之備非意也
曰隨剛來而下柔動而隨大亨正无咎而天
下隨時隨時之義大矣哉
臣聞易以上下無常剛柔相易成卦乾上九之
剛來於坤二隂之下爲震而上卦則兊動於内
於外也蓋隨自否來方否之時三陽位於
[027-7b]
 上三隂位於下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何隨之
 有隨之爲卦上下接而隂陽交故其動也臣言
 可從則而從乎臣民欲可從則而從乎民
 剛下於柔不惟已之徇也惟不徇乎已之私是
 以否之塞轉而爲隨之通大亨且正終保其无
 咎而與天下相安於時措之冝羲農黄帝堯舜
 氏十三卦之制作與夫子丑寅之建忠質文之
 尚析因夷隩作訛成易之序莫非與時而偕行
 上無戾乎天運下無咈乎人心其義至大而不
 可窮皆剛來下柔轉否爲隨之功也茍徒恃一
 巳之剛而不明下柔之義𫝑尊則亢氣盈則驕
[027-8a]
君子之言日踈小民之情日戾猶不免於無民
無輔又安保隨之不爲否乎
𧰼曰澤中有雷隨君子以嚮晦入宴息
臣聞静極而動動極而静造化自然之理也雷
動於春夏今潜伏於澤之中兊爲澤正秋之時
也雷収聲於正秋亦維當静之時隨時而安於
静且以養夫動也雷不養動於静無以出地而
豫君子不養動於静無以體天而行健龍蛇
之蟄以存身豈徒蟄哉故朝以聽政晝以訪問
夜以安身莫非惟時之隨使不安其身於夜神
過役則易竭朝聼晝訪烏能無憊是以嚮晦必
[027-8b]
 入處於内而宴息息蓋作之幾生之本也夜氣
存於至静之中湛然其清淵然其明渾然與太
 極同體嚮晦所養此凢旦晝所以泛應酬酢
 各中乎理而用之不窮者皆此其出也彼沈湎
 於長夜宴安於祍席安知瞬存息養之義
九官有渝貞吉出門交有功𧰼曰官有渝從正
吉也出門交有功不失也
臣聞隨以剛來下柔成卦重在隨之始
也所隨邪正是非當嚴之於始夫耳目之官不
思而蔽於物心之官則思人之一身耳司聦目
司明以至口鼻體莫不各有所司心則統之君
[027-9a]
 子治身之道當先治其心蓋此心不難於應事
 物之常而難於接事物之變境變於前感物而
 動官失其守遂與俱移能於紛至沓來之變操
 之常得其正則吉矣然必出門而交乃能有功
 出門即出門同人之義交於事物無親暱係吝
 之私也一私不立與天下爲公則旣吉而且有
 功豈非所交不失其正歟彼謂不見可欲使心
 不亂是必死槁木而後可其何以定而應寂
 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感而通天下之故
 而寂然不動者常自能如是則見可欲而心
 不亂然後可與論從正不失之義
[027-9b]
六二係小子失丈夫𧰼曰係小子弗兼與也
臣聞理無兩立心無兩用人無兩從隨以得所
從爲吉六二以隂從陽九陽之微爲小子九
五陽之盛爲丈夫小子剽輕而無逺慮丈夫静
重而有深識吾心所係苟屬於在下之小子則
必失在上之丈夫所與豈能兼哉大抵中人之
性趨下易趨上難小子狎而親便辟善柔如以
石投水丈夫敬而踈直諒多聞如以水投石言
焉舎忠而從佞事焉舎是而從非行焉舎正而
從邪得於此則失於彼曽不自覺也六二隂柔
牽於多愛故設此戒以勸擇善板詩刺厲王失
[027-10a]
 道老夫灌灌然輸其忱欵而不見聽小子則蹻
 蹻然得志而驕所從可不謹乎
六三係丈夫失小子隨有求得利居貞𧰼曰係丈
夫志舎下也
 臣聞同是心也操舎有存亡善利有舜跖一念
 之發所由分也故人心惟危六二本居中得正
係乃在於小子六三本不中不正係反在於丈
夫克念罔念之間狂聖易位此心界限烏可不
 嚴哉吾之所係旣能舎邪而從正舎非而從是
 則無求不獲人之善皆我之善也而猶以居貞
 爲利不正則雖擇善而從不能固執何益哉然
[027-10b]
所係得失當觀之立志之趨嚮髙明則上從
趨嚮卑汚則下從三欲舎卑汚而進髙明冝不
爲小子屈也君道亦然志在於下則係孟明而
失蹇叔係商鞅而失甘龍係林甫而失九齡係
盧杞而失陸䞇天下以之而亂六二六三兩爻
政相反玩易者可以𩔖推而知所擇矣
九四隨有獲貞凶有孚在道以明何咎𧰼曰隨有
獲其義凶也有孚在道明功也
臣聞仁者先難而後獲未嘗有獲心詭遇一
朝而獲十則有心於獲者也人臣之患莫大乎
 有心於獲獲心一萌則髙者徇名卑者逐利一
[027-11a]
 念外騖曽莫知返功與道始判而爲二臯䕫稷
 契伊傅周召道行而功自存乎其中管晏求功
 於道之外而功亦泯矣九四以陽剛之材居近
 君之位動於中而於外其心所隨惟在於獲
 急淺功近利之計昧至正大公之趍貞固守此
 冝其凶也是必順天命本人心以輔治而行其
 所無事惟知有道不知有功一忱所存終始無
 間則功自道出昭然大明於天下皆歸於仁義
 禮樂之中皥皥乎其不自知尚何咎之有夫子
 之得家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綏之斯來動之
 斯和足以盡此董仲舒謂仁人正其不謀其
[027-11b]
利明其道不計其功足以知此
九五孚于嘉吉𧰼曰孚于嘉吉位正中也
臣聞嘉者善也九五居中得正之君在隨之時
爲體聲色玩好一無動乎其中而惟善之
從言必善言動必善行發必善政用必善士其
推之四海散之兩間良心善性之感發祥風膏
 雨之霑何往而非嘉哉然其要在孚孚者出
 於中心之實而非僞表裏相應終始相續以不
貳不息之心而從乎善斷斷乎有諸巳之信以
 極乎充實之善輝光之大而進乎聖神之域吉
孰大焉茍惟矯揉於十手十目之地而放於宫
[027-12a]
 庭之淵邃勉強於一朝一夕之頃而怠於歳月
 之悠乆秉於中者非實意飾於外者皆僞爲善
轉而惡吉亦轉而凶一念之孚不孚其應蓋不
爽也𧰼以位正中爲言蓋有是位不可無是德
 九五之位旣正且中而德之正中又能㑹萬善
於一已位斯稱矣是知居天下之廣居立天下
 之正位必行天下之大道
上六拘係之乃從維之王用亨于西山𧰼曰拘係
之上窮也
 臣聞民至愚而神可以心感不可以力刼可以
道御不可以智籠隨之上六人心恱從有所不
[027-12b]
 容釋此非智力所能及也大玊居邠迫於狄不
 忍以養人者害人而去之民相與前擁後力
 攀強挽惟恐仁人之舎去旣拘係之又從而維
 之與詩白駒之留賢者縶之維之同意民之留
 大王者此大王終不爲之留而從者如歸市
 有人斯有土故用之亨于西山周家八百年之
 業於是乎肇迹矣𧰼以拘係之爲上窮蓋上處
 隨之極髙而無位大王爲狄所迫失位而去至
 於拘係之不可留遂邑于山之下豈非隨之
 窮乎易道窮必變窮上返下冝有亨之理也然
 則人心之所去秦雖刼之而不能止人心之所
[027-13a]
趍周雖逃之而不能郤有天下者可不深求撫
后虐讎之義而思所以固結斯民之心哉
蠱元亨利渉大川先甲三日後甲三日
臣聞大弊極壞之丗天所以開聖人也蠱取壊
亂爲義以爻言之自㤗來以卦言之繼豫隨之
後安則玩玩則媮媮則垢弊日積養成壞證與
 人乆宴溺而疾生於心其爲蠱一也而蠱無終
蠱之理故蠱壊之中有元亨者存何則飢易爲
食渇易爲飲大弊極壞易爲治方王道板蕩綱
 紀文章一切掃地英君起而拯之中興不翅反
掌是知蠱未有不可治治得其道而大亨雖江
[027-13b]
河至險亦利於渉特患乎安於蠱而無興起之
志耳然急於救弊者未免用意之太銳切於望
治者未免求功之太速險難在前徑渉不懼志
壯氣盈視天下事無足爲而易之易則難者
將至過懲前日之不事事適滋後日之多事未
保其不然也夫甲者十干之首而事之端旣先
三日以謀其始又後三日以圗其終反覆擬論
備極詳宻使治道日有趍新之功而無矯枉之
慮前弊可拯後患可弭矣夫如是然後謂之善
治蠱
曰蠱剛上而柔下巽而止蠱蠱元亨而天下治
[027-14a]
也利渉大川往有事也先甲三日後甲三日終則
有始天行也
臣聞戸樞不蠧流水不腐以其日運而不息也
故蠱壞常生於乆安不事事之餘人君亢然于
上人臣靡然於下截然其不相接且下以巽順
養諛無切劘正救之益上以逸樂養尊乏振厲
發之意於是紀綱隳於姑息制度弛於因循
道揆法守紊亂於私意之膠轕天下之治日入
於大弊極壞之境而不自知在卦艮之剛居上
九巽之柔居六巽順艮止而蠱以成正君臣
相與拱手安坐以致天下之亂也然蠱豈終於
[027-14b]
蠱哉有能以飭蠱爲已任力量大而規摹壯精
神全而風采立一斡旋間掃積壞之弊而興大
亨之治有不難者利渉大川必明之以往有事
蓋乆安不事事所以成蠱往有事所以濟蠱也
况作事貴果慮事貴精丗之賢君思欲爲天下
拯弊起壞而納之治豈非立志之美然或發強
有餘而宻察不足廣大已致而精微未盡故事
隨舉而隨沮令隨行而隨輟皆由未得先甲後
甲之義也夫先甲三日以謀始後甲三日以圗
終終而復始循環無間精義入神以致用何蠱
之不治其在天行如貞之復返於元艮之復出
[027-15a]
 於震非終之外他有所謂始也故觀天運則知
 人事
𧰼曰山下有風蠱君子以振民育德
 臣聞左氏傳風落山爲蠱風落於山下無物不
撓故蠱以取𧰼然致蠱者風之動治蠱者艮之
静蓋艮體重厚而篤實不爲物移屹乎山之止
也風能撓於一時使山下之物散亂不齊少焉
風止草木之髙髙下下自山何嘗加損哉君
 子觀𧰼於蠱以巽振民以艮育德育成君德固
 作興民心之本而德之育也必以山之静與山
下出泉蒙同吾能體中正仁義而主静挫衆紛
[027-15b]
而不擾應萬變而不亂動與静無非静外物孰
能蠱之吾心無所蠱則人心無所蠱而天下國
家之治無所蠱一静足以制百動也玩易者必
因𧰼而求意
六幹父之蠱有子考无咎厲終吉𧰼曰幹父之
蠱意承考也
 臣聞蠱自泰來具坤乾之體故諸爻幹蠱以父
母言父之行事一出於正作室而塗墍茨爲力
甚易不見其子幹治之功惟前人蠱壞有待振
 飭必其材足以植僵起仆使百堵偕作於室毁
 之餘則幹治之功見矣有子而考无咎正以子
[027-16a]
 能其過也不然生不之諍没不之改䧟父不
 義猶爲有子乎然聖門以不改父臣父政爲難
 六乃於繼父之始亟懲其蠱壞而飭治之必
 有甚不獲已者而於心終不安故必以惕厲處
 之事無輕舉舉之必當如此則可以終吉終不
 失其順也𧰼所謂意承考蓋前人之蠱自我而
 治不曰我之能而曰吾父之志欲爲而未遂者
 今特以我之意逆父之意而行之幹治非我功
 也是不特揜父之過又將父之名豈不俱有
 光榮哉元祐改新法斥姦臣皆推之 神考之
 志正得此意
[027-16b]
九二幹母之蠱不可貞𧰼曰幹母之蠱得中道也
臣聞九二上應六五爲子事母母有不及不可
不正正救或過則易至於傷恩怡聲下氣柔行
巽入使之浸潤而冰釋則蠱爲可治或以貞行
之隂柔之性吝執不回情有所激未必不重其
蠱也貞者事之幹而幹母之蠱不可貞不貞乃
所以爲中蓋闈閫之内聽其自蠱爲不及急於
治蠱爲太過無過無不及則中道得二居巽體
之中猶以是爲子道戒事母難於事父也詩凱
風母氏聖善我無令人痛自尅責幾無以自容
於天地間卒能回母心而成其志可謂得此義
[027-17a]
矣推之事君睽之遇主于巷未免委曲開陳隂
柔故也夫事剛明之主則王臣蹇蹇匪躬之
故惟恐其不克貞
九三幹父之蠱小有悔无大咎𧰼曰幹父之蠱終
无咎也
臣聞舜之齋慄曽子之養志莫非順乎親也子
以順感父以慈應家有蠱壞不治之事隨冝整
飭次第畢舉而閨門雍肅氣𧰼自如乃幹蠱之
善也九三處巽體而過於剛安得無悔然其才
足以克家與其嘻嘻失節置父於有過之地孰
三諌號泣納父於無過之域故所悔小而咎
[027-17b]
不至於大𧰼以終无咎言之迹非順心未嘗
不順也彼排闥引折檻輪之臣雖一時
以忤上爲咎而其心欲使國家動無過舉實存
乎愛君忠顯而咎泯亦猶是也然則子以剛幹
父之蠱而无咎恃父之慈臣以剛幹君之蠱而
无咎恃君之明
六四父之蠱往見吝𧰼曰父之蠱往未得也
臣聞德可以勉而進才不可以強而能丗之賢
子以起家爲已任如善弈者以一着救一枰之
敗非有過人之材不能也六四以柔居艮體之
下寛夷静厚有餘而材不足方家事之蠱壊非
[027-18a]
不思滌蕩振刷而一新之材不逮心詎容強揠
故其蠱僅止於者寛緩而不迫也事勢搶
攘弊端膠轕人情易於躁忿而能鎮動以静制
逆以順撫獷戾以柔逶迤容與不求快於一時
而磨以歳月終能使亂繩之自解而蠱亦徐飭
矣茍不量其材冒爲一决則往必見吝正以力
常奪於過髙變毎激於欲速不可以輕進也人
臣治君之蠱亦有隨材就功以爲者子産相
鄭修辭令以交於𣈆楚而外難紓主彊直以盟
於駟豐而内難解郷校議之而不怨輿人誦之
而不怒鄭頼以寧非於蠱者乎故孔子美其
[027-18b]
有君子之道而不稱其材茍材過於子産而道
非君子則盆成括之死又孟子所深歎
六五幹父之蠱用譽𧰼曰幹父用譽承以德也
臣聞愛敬者孝之始顯揚者孝之終人君出而
當遺大投艱之責仆者興之紛者理之壊者修
之彌縫前人之闕使天下後丗不得以議其過
如昭帝繼武帝與民休息已爲難事而况揚父
令譽於無窮者乎六五柔中之君得九二剛中
之臣爲之輔蠱壊之見於前者一意幹治不遺
餘力已往之咎與時俱化方來之善隨日加新
而父之譽用是暴白於天下後丗此無他承之
[027-19a]
以德故也承以材略則必求度外之功承以文
法則僅救目前之過惟承之以德則髙明光大
之懿緝熈於九重溥博淵泉之澤滲漉於四海
天下莫不以手加額賀吾君之有子後丗亦莫
不稱其爲天下得人之仁父之譽豈不充塞於
天地之間乎文王當商末蠱壞之丗志有未遂
武王以聖德繼之而文之聲益廣此爻應之
上九不事王侯髙尚其事𧰼曰不事王侯志可則

臣聞功名之士輕冨貴道義之士輕功名丗道
蠱壞少有抱者孰無趍事赴功之心而上九
[027-19b]
 乃不屑事王侯豈其恝然忘天下不與丗同其
 憂哉費惠公曰吾於子思則師之矣吾於顔般
 則友之矣王順長息則事我者也繆公亟見於
 子思子思不恱以位則子君也我臣也何敢與
 君友也以德則子事我者也上九居無位之地
 而道足以爲王者師茍其時上無明天子下無
 賢諸侯詎肯屈道而事之潜心太極之先獨立
 萬物之表髙尚其所行事外物無一足以動其
 心志如此其逺也百丗聞風猶將興起豈不可
 爲丗則哉雖然隱居求志正所以爲行義逹道
 之本一瓢非所憂則可以繼四代而興禮樂萬
[027-20a]
鐘非所慕則可以承三聖而正人心丗之興大
事建大業决非患得患失者之所能爲窮居不
損盛行不加則致君澤民恢乎有餘用矣伊尹
三聘而成格天之功孔明三顧而定興漢之計
道義重故也是知不以冨貴功名先入其心者
乃可與圗天下之事
平齋文集卷第二十七
[027-20b]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