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平齋集 > 平齋文集 12


[012-1a]
平齋文集卷第十二
  奏狀
    復官申省狀辛卯
今月二十二日凖尚書省劄子勘㑹某昨因臣僚
論列乆掛責籍累經赦宥今又該遇慶壽霈恩合
議指揮七月十六日奉 聖旨洪某特與叙復元
官仍與宫觀伏念某曩以狂愚自速罪戾遭逢大
慶蒙寛恩特還舊階仍賦優仰戴天地生成
之造所有省劄除巳於當日望闕謝恩祗受外湏
至申聞者
    禮部郎官辭免申省狀癸巳十月
[012-1b]
今月十八日恭凖尚書省劄子備奉 聖旨洪某
除禮部郎官成命肇頒危𠂻震愓伏念某曩以狂
瞽自干譴何去國巳閱於九年奉祠且及於兩歳
委心丘壑絶望班行不圗大明昭掲之辰亦與衆
正彚征之㑹沉淪吐氣俛仰知榮第惟司馬位冡
宰之蘇軾儀曹之召詎容是選猥及非材欲
望朝廷特賜敷奏改𢌿在外合入小小差遣以養
偏親實出生成之造所有省劄見留臨安縣庫
未敢祗受謹具申尚書省乞賜敷奏伏候指揮
    辭免除監察御史申省狀
右某今月二十九日凖尚書省劄子三省同奉
[012-2a]
御筆洪某除監察御史日下供職者恩榮自天兢
懼無地以公議國家之命脉人材朝廷之精神
方其未出則望之如景星如鳯凰及其旣用則𠋣
之爲屈軼爲獬豸元祐王巖叟之召明道范仲淹
之來繄時所推皆此其選 皇上養晦於十年之
乆天下望治於踰月之間轉機括以作新厲搢紳
而更始紀綱所繫風憲可輕如某者積困窮途甫
還舊著學問不足以窺王猷之逺議論不足以扶
國是之公首玷親除必速官謗况未嘗作縣難以
入臺欲望朝廷特賜敷奏収非常之誤渥𢌿有望
之時髦庶使危蹤少安微分所有省劄某未敢祗
[012-2b]
受謹具申尚書省伏候指揮
    辭免殿中侍御史申省狀甲午四月
右某今月十五日凖尚書省劄子節文三省同奉
御筆洪某除殿中侍御史日下供職者渙𫾻異渥
震愓危𠂻竊惟柱後惠文之官尤重殿中執法之
選職修明於國是用整肅於朝綱粤從琴瑟之更
張𩔖多矛盾之並立邊帥之或和或戰正值兩強
廷臣之孰是孰非必求一勝决治亂安危之勢觀
抑揚進退之機疇副臺端盍掄時望如某者誤䝉
蒐抜濫厠紏繩謂車當主於可行何人心之擾擾
而舟必無於偏重乃王道之平平方包不稱之羞
[012-3a]
忽冒非常之擢周旋烏府供奉赤墀純仁之内出
姓名固誓圗於美報唐介之願解言職正恐
隆知欲望朝廷特賜敷奏光摩日月别求䕫龍接
武之英威厲風霜庶折犲狼當道之氣所有省劄
某未敢祗受謹具申尚書省伏候指揮
    第二次辭免
右某昨凖尚書省劄子節文三省同奉 御筆洪
某除殿中侍御史日下供職於當日具狀辭免今
月十六日凖尚書省劄子備奉 聖旨不允者聞
命知榮感恩思官卑不當再具辭免事有上關
國體難以黽勉供職蓋縁近者一再論奏邊事與
[012-3b]
外閫異同諸將方鳴劒皷行而前少有疑情必妨
大計欲望朝廷念中外相應之理力賜敷奏改𢌿
某閑慢差遣邊臣聞之亦將踴躍赴功而無後顧
一進退間足強國勢某下情不任懇切之至謹具
申尚書省伏候指揮
    辭免中書舎人申省狀
右某今月二十八日凖尚書省劄子三省同奉
衘筆洪某除中書舎人挾日再遷寸𠂻積悸伏念
某賦資至陋遇事最踈甫叨赤墀供奉之官遽劾
烏臺分察之士冝加誅斥廼襃除矧討論欲貴
於皇猷而封駁亦關於國論詎容冒處自速煩言
[012-4a]
欲望朝廷特賜敷奏収綸之新渥𢌿香火之叢
祠所有省劄某未敢祗受
    第二辭免狀
右某昨凖尚書省劄子三省同奉 御筆洪某除
中書舎人某於當日具狀辭免今月二十九日凖
尚書省劄子備奉 聖旨不允者某控辭誤渥尚
閟俞音恩重命輕不當再具免櫝重念某九年流
落一旦遭逢自郎分察執法殿中曽未踰旬忽塵
詞掖 聖上更新萬化収召衆正蒙寵眷未有
某之比者况判花演誥儒生至榮豈不願發揚九
重厲精更始之意使百工砥礪以承休德而某瓶
[012-4b]
甖噐溢潢潦源枯儻華要之冒居必顛隮之立見
欲望朝廷力賜敷奏亟収成命特賦叢祠或蒙矜
念係是招徠一人之數改授斗壘以慰偏親實出
望表所有省劄未敢祗受
    辭免兼同修國史實録院同修撰奏
右臣今月二十六日凖尚書省劄子三省同奉
聖旨洪某兼同修國史兼實録院同修撰者專官
演誥甫玷討論分職紬書忽參譔次蒙恩舄奕揣
分屏營竊㠯典謨所以記言春秋所以斷事六經
不作三史相承馬遷辨而不華猶坐是非之謬班
固詳而有體尚譏仁義之輕迨其下之紛紛徒
[012-5a]
傳之譾譾矧今脩明三館之制揚厲累朝之休在
國史則紀傳表志之纂裁在實録則日月時年之
編繫欲成萬丗之典冝得三長之材豈臣斐狂可
賛筆削伏望 皇帝陛下亟収寵渥别𢌿譽髦必
漬墨之得人庶汗青之有日所有恩命臣未敢祗

    乞祠奏
右臣藐然踈庸乆坐罪斥 皇帝陛下更新萬化
登崇衆正誤蒙簡記首預収召爲郎甫旬而分察
分察數月而執法執法踰旬而代言㝷兼史館仍
理還磨勘歴觀廷紳未有叨竊若臣之甚者遭時
[012-5b]
遇主冝圗報稱而性禀狷介學術迀拙但知以竭
慮爲忠不計以直情爲激天涵地育未賜譴何揆
之進退之出臺便當引去貪戀芻豆黽勉至今
廉耻道䘮朝夕芒况當衆賢和於朝之時獨累
皇極之治隆寛不誅公議莫貸欲望聖慈特賜祠
廪俾歸求君子時中之學以備異時噐使實戴終
始生成之造謹録奏聞伏候勑旨
    再乞外申省狀
照對某昨具狀奏陳乞賦祠今月十六日凖尚
書省劄子備奉 聖旨不允某蒙恩優異揣分賤
微不當再有陳請兼區區肝臆巳盡敷控前狀不
[012-6a]
敢更有陳述惟是某叨第三十有三年除奉祠外
未及十考四年蜀道父親以逺不克往前後就養
僅五六年閑居積乆菽水不給遭逢聖朝録用其
不肖子目睹恩榮踴躍自慶今春秋七十有六每
以足跡未到江湖爲不滿年當喜懼急於養志欲
望朝廷念人子事親之日短特賜敷奏陶鎔某一
小小合入差遣俾獲迎侍官遊以娛晚景實爲孝
治錫𩔖之仁湏至申聞者
    辭免兼權吏部侍郎申省狀
右某今月九日凖尚書省劄子三省同奉 聖
旨洪某兼權吏部侍郎蒙恩便蕃聞命兢惕
[012-6b]
詞垣四禁稽緩爲先選部三銓繁劇尤甚專掌尚
虞於弗曁兼官必至於多違伏念某學問空踈材
識譾陋領内史之職舉乎一而未能參小宰之聮
共其二以何有雖代庖而越爼將毁瓦而畫墁欲
望朝廷特賜敷奏念御馬不容於窮力而牧羊每
患於多岐俾塵舊官亟寢新命少安愚分實戴隆
私所有省劄某未敢祗受
    病乞外奏
右臣惟窮則呼天疾痛則呼父母方臣頻年擯
退窮莫之恤 陛下更新萬化不待呼天首加蒐
拔自閑外爲禮部郎如蘇軾不作縣爲御史如周
[012-7a]
必大以殿中執法出臺而陞詞掖如張震還乆廢
之磨勘如胡銓又渉筆史館攝組銓曹曽未逾年
徧歴華要遭時遇主若此豈不願周旋衆正之㑹
少効千慮之愚而臣分量易盈災蹇踵至悼亡未
幾忽得竒疾癰生上齶數醫更療累旬未愈痛連
牙頰飲食减少形骸雖具氣液潜泄斯皆素餐無
朶頥不節之所由致君父以體群臣爲心有疾
痛而不呼是爲欺隱欲望聖慈察臣知事君之
而非㓗身有垂白之親而非輕禄俯憐實病
飾詞特𢌿在外待闕差遣還家將理或可痊愈實
戴天地父母生全之恩謹録奏聞伏候勑旨
[012-7b]
    辭免兼直學士院奏乙未
右臣今月十五日凖尚書省劄子三省同奉 御
筆洪某兼直學士院自天渙寵控地包羞伏念臣
乆困投閑適逢更化市駿骨以致千里馬方共興
於斯文剖大瓠以爲五石樽獨無於當丗越從
言責猥玷從班危蹤坐口之愆竒疾示朶頥之
戒精神銷鑠翰墨荒蕪屢懇請於一麾忽進兼於
兩制且乗而知懼服不稱以貽譏伏望 皇帝
陛下察臣孤陋而寡聞憐臣早衰而多病俾從外
免冒中除庶幾少安斗筲之分所有恩命臣未
敢祗受
[012-8a]
    辭免兼侍講奏
右臣凖尚書省劄子今月十八日三省同奉 御
筆洪某兼侍講者疊寵私彌深榮懼伏念臣力
耕有素渉獵無多文淪巫史之微道昧聖經之奥
頃叨召對拱聽訓辭首明宣光綜攬之方繼論羲
文經綸之旨退深慙於謏聞難仰於清光政虞
汙玉堂之廬忽俾侍金華之席丘學山而莫及蠡
測海以奚堪伏望 皇朝俯垂英鑒肆别求於鴻
碩容自蓋於空踈所有恩命臣未敢祗受
    經筵乞祠奏
臣蕞爾庸陋饕榮過分朶頥致疾經年不愈嘗
[012-8b]
控祠壘之請邇來病證轉劇又再控祠請天聽遼
邈未賜俞允臣非不知 陛下待士之厚接下之
周當仰體眷遇力疾自効又非不知所領職事備
極清華有名儒終身企望而不得爲者印纍綬若
榮耀偏親豈應自取閑退維臣噐量淺狹病根深
固若一意營進不思還家休養形神離溘先朝
露此身永君親之恩矣扶憊經筵祈憐宸扆欲
望聖慈亟賜從欲俾収朝蹟歸佚叢祠息心將理
容可痊愈凢未正首丘之日皆駿奔王事之時中
庸九經曰體群臣 陛下蓋深得之故敢𥸤天請
命臣下情無任迫切之至取進止
[012-9a]
    辭免除吏部侍郎兼給事中奏
右臣今月十日凖尚書省劄子三省同奉 御筆
洪某除吏部侍郎兼給事中日下供職者渙綸舄
奕震魄正營臣竊以銓省者人材之權衡𤨏闥者
國是之綱紀裴行儉以知人之鑒顯張元素以回
天之力稱匪得譽髦當妙選如臣者背時渫辱
遇主光榮鳯掖代言兼儤鑾坡之直虎門勸講仍
紬石室之藏 井不可以汲深弊車尤難於任重
譾焉溢量竒甚纒痾屢退乞於叢祠忽進聮於法
從貳題才而旣重參批敕以尤嚴求閑獲遷服寵
知懼欲望 皇帝陛下官必懋德噐母假人念輔
[012-9b]
頰欲穿莫稱論思之職而精神已索難居閱讀之
司母拘反汗之嫌特徇祝𨤲之請用安愚分庶保
危蹤所有恩命臣未敢祗受
    再辭免奏
右臣昨凖尚書省劄子三省同奉 御筆洪某除
吏部侍郎兼給事中日下供職臣具奏辭免拾肆
日恭凖詔不允者寵命便蕃嘗伸控避綸言温厚
未賜矜俞在微臣不當更有懇陳而公議詎容弗
加祗畏靖惟弱質乆苦沉痾期息影於一祠致𤁋
忱於九䟽兹蒙誤渥更越常倫無清通之鑒而爲
小宰之眞無孤特之操而兼夕郎之重聮翩六組
[012-10a]
照映一時方退處之力祈乃進陞之狎至將疑矯
僞必速顛危伏望 皇帝陛下俯矜病悴之深亟
寢恩榮之茂俾叨閑免玷華塗緑給事中不容
虚職除已權冝一面閱讀外所有恩命臣實未敢
祗受
    辭免除給事中奏丙申正月
右臣今月一日凖尚書省劄子三省同奉 御
筆洪某除給事中日下供職兼職依舊者自天錫
命無地措躬臣竊惟朝廷命令之出在中書則許
舎人封還在門下則許給事中審駁尚書旣奉行
矣又許臺諌論列皆所以扶植紀綱而維國勢
[012-10b]
皇帝陛下親政日勤責治日切方一新臺諌舎人
之選搢紳想望其風采給事中冝得漢魏相唐李
藩者流以紏正違失顧以寵臣臣頃貳選部嘗攝
承𤨏闥批敕無夕郎之風論事乏回天之力正虞
幽黜敢冒真除矧當元㑹之辰爵人於朝而使彼
其之子不稱其服先之公議謂何伏望聖慈念左
省實喉舌之司名噐非假人之具博選一丗豪雋
有風力者俾專省閱容臣姑仍東銓徐丐閑廪以
全陳力不能之所有恩命臣未敢祗受
    再辭免奏
右臣昨凖尚書省劄子三省同奉 御筆洪某除
[012-11a]
給事中日下供職兼職依舊臣具奏辭免今月
五日恭凖詔不允者訓辭温厚德意丁寧螻蟻微
臣所當即祗成命第自濫吹朝列以來蒙隆知
夐無倫比而福薄噐狹苦竒疾者一年有半寢食
俱妨老形畢具方圗再理祠請夕拜真除從天而
下俯伏自揣榮懼交集蓋命令喉衿之地精神枯
涸則省閱有違見志氣銷耎則封駁無彊力鸞臺
廢職自臣養痾始臣將何所逃罪欲望聖慈爲官
擇人以振起朝廷之綱紀収還誤渥俾免顛隮實
戴乾坤之造所有恩命臣未敢祗受
    辭免兼侍讀奏
[012-11b]
右臣今月三日凖尚書省劄子正月一日三
省同奉 御筆洪某兼侍讀者便蕃䟽渥懾讋交
懷臣竊惟上聖以典學爲功諸儒以詔媺爲職執
經並列勸讀尤嚴間嘗起舊弼於内祠今亦進𦒿
英於書殿必深於道乃稱厥官如臣者猥繇法從
之聮濫厠細氊之講懷鈆無得呻畢何禆屬月正
元日之臨盛春王三朝之㑹首叨榮於𤨏闥仍陟
寵於金華四象八卦之陳未知源委五典三墳之
効㳙埃儻兼取於熊魚必重譏於鶉特伏望
皇帝陛下充能自得師之妙廣佛時仔肩之公察
臣潢潦之易除矜臣丘垤之難進俾安舊序别選
[012-12a]
名流所有恩命臣未敢祗受
    乞叢祠奏
右臣竊惟體群臣者人君之大經尸寵利者人臣
之大戒君體臣而閔其情臣事君而致其義斯合
乎進退出處之冝矣臣恭遇 陛下親事法宫之
始拔擢於留落之餘清塗要轍再歳幾徧廼正月
吉首叨宸筆進陞銀臺金華之峻至榮至耀群
臣莫能及臣亦罔知上膺睿睠之繇序髙而
瞰量盈而神害宿恙加進竒證迭出齒頰浮腫面
目可憎雖包羞茹痛牽強應酬寢食俱妨形神不
接反覆自揣詎容尚玷班綴臣非不知去歳以乆
[012-12b]
病冝去屢䟽塵瀆面蒙 聖訓諭留如待鴻儒宿
德所當國爾忘身少圗報稱而災迍迫逐無一日
寧若更貪戀寵利尸素養疢則是進乏獻替之益
旣仰於殊奬退失廉耻之節復上累於隆知將
何所容身宇宙之間欲望聖慈念臣形證皆 陛
下之所目擊特推體群臣之意賦以叢祠還家將
理俟病少間容續次陳乞斗壘勉効民庸頂乾踵
坤不外履育臣下情無任祈天請命之至謹録奏
聞伏候勑旨
    辭免除翰林學士知制誥奏
右臣今月二十四日凖省劄三省同奉 御筆洪
[012-13a]
某除翰林學士知制誥兼職依舊者内制䟽榮中
襲懼伏念臣山林樸朽場屋腐陳出逢日月清
明之進立雲漢昭回之下自濫竽於西掖仍越
爼於北扉狹量超踰竒痾間作方祠櫝聮翩之上
徹忽除書煥爛之中敷蠲塗歸之煩陞儤直之峻
駑駘千里斥鷃九霄荒虚不稱於摛文羸頓尤難
於就職伏望 皇帝陛下察臣饕寵爲巳劇祈閑
爲巳多特詔大臣檢㑹前後奏申賦以香火之廪
博選歐蘇増重鼇禁庶幾詔令有古風烈而名噐
不至假人所有恩命臣未敢祗受
    再辭免奏
[012-13b]
右臣昨凖省劄三省同奉 御筆洪某除翰林學
士知制誥兼職依舊臣具奏辭免四月二十九日
恭凖詔不允續凖省劄備奉 聖旨陞兼修國史
兼實録院修撰者臣竊惟正天下之動莫如給事
中鼓天下之動莫如翰林學士繇唐以來俱號妙
選學士尤爲貴重自非風裁峻㓗文詞爾雅
佐噐略罕有疊踐二職之眞者臣批敕乏李藩之
風力草詔無陸贄之法度誤蒙聖擢正序𤨏闈甫
閱十旬即專内命仍勸金華之誦讀進陞石室之
纂修變化而嬗未有速於臣者天施地生榮
象蟲鳴螽躍莫知稱塞兼自濫吹東曹以來苦病
[012-14a]
丐祠䟽至六七今乃於委惙之中叨深嚴之選而
扶病就職爲給事中則求去爲學士則留是舎魚
而取熊掌也何以爲出處之義用是傴俯控陳不
嫌再瀆伏望 皇帝陛下察巳試之罔功矜不能
之冝止俯從所欲特與祠廟差遣一次庶免以進
爲退上玷公議所有恩命臣未敢祗受
    第三次辭免申省狀
右某昨凖省劄三省同奉 御筆洪某除翰林學
士知制誥兼職依舊某嘗再具奏辭免今月
日凖省劄備奉 聖旨依已降詔不允不得再有
陳請者某重惟 神宗朝首擢司馬光翰林學士
[012-14b]
以不能四六辭其後王安石除知制誥自此不復
辭官光非不能四六安石非慕官爵者辭受之間
各有深意某待罪夕拜驟領詞𫟍材不稱官病不
任事在義當去昭如白日累䟽祈免非有他也而
俞音猶閟况今文詞之長不無其人趙汝談之古
㓗呉泳之典麗眞德秀無恙時甚推賞之内之陳
𦒿卿應㒡外之呉潜李劉陳塤參合輿論皆可次
第而當妙選某老矣病矣眢井不可汲矣欲望朝
廷特賜敷奏改𢌿香火之擁北門視草之名㝷
西崦投閑之迹雖即首丘百丗有餘榮也所有恩
命某未敢祗受
[012-15a]
    乞檢㑹八次奏申特𢌿閑
右臣自歳旦蒙恩拔擢待罪𤨏闈宿量坌盈沉痾
日進連上五䟽丐祠未蒙俞允間又叨詞𫟍之命
三控免櫝天聽愈髙旬日以來昏昏常如醉人四
肢浮腫百骸酸碎氣息迫促生意一綫欲望聖慈
詔有司檢㑹前後八次奏申特𢌿閑庶幾早還
故山杜門謝事或可攝理易曰拘係之乃從維之
詩曰縶之維之以永今朝 陛下方此藂天下之
賢而無容輕去者如臣窳陋亦在縶維之列命之
逢也貴賤有常夭壽不貳臣之去也亦命之不可
過也謹録奏聞伏候勑旨
[012-15b]
    辭免除端明殿學士在京宫觀奏
右臣今月十九日凖尚書省劄子三省同奉御
筆洪某除端明殿學士在京宫觀者臣聞名噐者
君道之所甚重分量者臣道之所當安臣蒙
眷超絶周行多病早衰屢嘗丐去俞音未報除目
又攽天道𧇊盈眷愈厚除愈峻而病愈進病愈進
而留愈篤正序禁林一草未視叨華書殿且領京
祠非𦒿儒宿德而兼取之晉如鼫䑕正厲臣之謂
也欲望聖慈念猿鳥冝歸於山林之中鷗騖徒多
於江湖之上収還成命俾返故廬銜戴天恩生死
肉骨以之所有恩命臣未敢祗受
[012-16a]
    再辭免奏
右臣昨凖尚書省劄子三省同奉 御筆洪某除
端明殿學士在京宫觀臣具奏辭免今月二十五
日恭凖詔不允又凖尚書省劄子備奉聖旨仍
舊兼修國史兼實録院修撰兼侍讀者臣竊惟端
殿之穹崇内祠之優佚經筵史館之清顯望不輕
屬恩無妄施親覽政柄以來崔與之之難進易退
之博物洽聞皆以𦒿儒當此殊禮臣實何人
病且死矣乃使接迹二賢之後續貂奚益諉鶴是
懼祠請屢陳俞音尚閟欲望聖慈憐臣乆病不差
察臣眞情不欺収還上件誤渥特𢌿在外一祠以
[012-16b]
養殘喘以待驅馳所有恩命臣未敢祗受
    乞將慶典一官改賜父親銀緋申省狀
凖尚書省劄子洪某該遇昨來慶典赦文轉一官
並不曽陳乞轉行十月二十二日奉 聖旨特與
轉行伏念臣脫身淹滯遭丗盛明巳蒙優恩理還
積年閑廢磨勘官至正郎此來又蒙特旨轉行塵
竊過分莫遑寧處惟是父親甘貧無營教忠有
訓春秋今七十有七雖累經恩封見通直郎致仕
服緑及十一年該賜章服之日尚逺喜懼交至
人子至情照得紹興中太常博士張九成乞以磨
勘一官與父伸賜五品服朝廷從之輙援上項
[012-17a]
事例欲將慶典轉行一官恩命乞與父親改賜
銀緋伏望朝廷敷奏特賜從欲用爲就養之榮式
昭錫𩔖之孝湏至申聞者
 小貼子 照㑹某父親昨以某在責降中不
 敢陳乞慶典轉一官恩例欲乞朝廷併賜指揮
平齋文集卷第十二
[012-17b]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