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平齋集 > 平齋文集 11


[011-1a]
平齋文集卷第十一
  箴
    緝熈箴并序
臣 月正元日 皇帝陛下御大慶殿受朝朝
退中出奎畫詔増講讀官夫天下之務衆矣而
學爲大故二典莫先於若稽古 陛下道佩德
堯矩舜履端於始典學是崇豈特漢丗重席於
正旦以華觀聽哉虚心遜志日再御緝熈延見儒
臣峩冠垂紳魚雅就列凢皇王帝霸之所以治天
地民物之所以立莫不聚辨居行以進乎罔覺臣
寡陋不足以望日月之末光躐升勸誦榮燭縑簡
[011-1b]
退惟恭在責難敬在陳善輙効虞人官箴王闕謹
拜手稽首裁减一篇昧死塵獻于進讀之始文詞
骫骳而毣毣寸忠日以髙明光大望 陛下伏惟
聖慈特垂采擇其辭曰
灝穹生民作之君師中立一身宗主兩儀仁在自
弘敬在自約剛在自克明在自覺蓋尊莫尊於德
性微莫微於道心正能養於蒙則如泉之始逹慾
不窒於損則如澤之彌深是以大學止於至善中
庸必謹其獨凖繩規矩檢百爲於將動盤杅几杖
収一念於未逐惟定可以澄萬化之源惟虚可以
來萬善之益惟博易可以培人材之氣惟寛静可
[011-2a]
民生之力五事乃饗帝之本九經實用丗之
則關雎麟趾之意存則王政舉常棣葛藟之義明
則天彛植此帝王所以正心而脩身齊家而治國
彼惠而姣臨春昭陽豈不爾思伐德之鋩彼醲而
郁糟隄肉林豈不爾思傷生之鐔况淫樂者志必
荒沈湎者氣必昏前靡顧乎太華之壓後遑恤乎
滄溟之翻以四海大命供方寸之侈以百丗惡名
易一息之懽胡不思天命之不易王業之至艱欽
哉母謂天髙厥鍳匪近相在爾室莫見乎隱母謂
民卑其聽易欺鼔鍾于宫莫顯乎微故清燕而居
必如駿奔在廟之頃嚮晦而息必如辨色眡朝之
[011-2b]
時所觀貴大母梏於隘所慮貴逺母局於淺母功
之徼維莠驕驕母利之涸維木濯濯母名之慕而
實之棄母才之尚而德之遺母任賢而貳母去邪
而疑母愛直而䟽母喜正而違事母輕於舉而中
畫令母易於出而遽移優游則威權遷姑息則紀
綱壞牽親故之私恩則𧇊人心之公玩左右之小
慧則累君德之大以至舟偏重則失平藥泛試則
徒快朝不和何以和於野内未治何以治乎外是
皆有國者之通患願治者之深戒於戯道自學而
入治自學而出思王度於祈招知稼穡於無逸惡
旨酒好善言三王四事之樞要放鄭聲逺佞人四
[011-3a]
代禮樂之根極行必力行積必眞積小臣詔讀敢
告執㦸
    好軒箴
典午稱好不與物忤其圜外方中者歟稽之三代
直道則未也子斐名軒之意不可不箴
人心如面醜妍異姿譽醜爲妍嫫突西施丗道如
樂雅淫異曲指淫爲雅韶遜桑濮离婁師曠惟明
以聦阿邑莫辨塗耳目同如好好色大學所貴懷
我好音詩人取義理有攸當孰謂其誣而或反之
非欺則䛕以言餂人君子不予隱惡揚善聖人所
許侯魯男子善學展禽欲師德操斯軒斯箴
[011-3b]
  銘
    可齋銘
子斐佳公子篤學好脩詞葩而履方以可名齋玉
堂老仙記之某贅爲作銘
仕止乆速始終條理中清中權我則異是繄聖之
時天地相似賢希乎聖考祥視履謟驕不作端木
所喜簡以自將子桑伯子事稽厥冝不啻足矣欲
進乎道尼母以柅樂而好禮如金就砥敬以行簡
如弓矯矢任重致逺其謂斯士盤洲有孫玉雪蘭
芷垂髫拱立一語提耳挾山超海不可則止我與
聖賢相去半跬爲所可爲如詘伸指勿謂僅足稅
[011-4a]
駕旋光昭前聞銘在齋几
    三研銘
瓦得之梓潼令端得之五羊醫子石得之天目黄
冠叄銘之
艮其埴坤其閾坎其洫蔡而墨之離其食
金聲而方玉紺而章洸洸乎泱泱乎三代禮樂之

龍之膽剖玄鵬之卵霆耶風耶此其筦
    蠖室銘
室在聞復閣衡維摩方丈五去一從半之三面禇
屏闢左牖以受朝陽之光孜禪作也余爲名以蠖
[011-4b]
今二十餘年矣而閑居讀書其中似非偶然者不
可不銘銘曰
天地四維八尺之璣日月兩燿八尺之表中立吾
身宇宙而人心統元識肧腪太極有室衡㝷此身
此心如璣之斡如表之臿屏宻牖明體舒氣平其
處也眇其運也杳萬古在前後千億年六合爲大
微一塵芥悉受以虚不欠不餘溥通妙用縱横錯
綜屈必有伸所致者神伸必有屈所養者德屈伸
相生天命流行維欽厥止青山在几
    端齋銘
王孫保之丞臨安有廉静稱與余篤相好也滿别
[011-5a]
爲言先大夫蚤以端人爲過庭訓荏冉四十餘年
矣心之所存身之所履未嘗不凖於端日營一室
父書其中將歸而熟讀益求所謂端者子盍爲
我發焉余然有感於切磋之義遂爲之銘曰
猗君子身端行莊以端爲符詔子直方義以方
外内主乎敬敬勝百邪何適非正容色辭氣所貴
者三日省厥身居與道參視聽言動所勿者四日
用其力欲仁斯至冨貴利逹孰無是心所不可爲
枉尺直㝷貧賤困苦夫豈其願所不可悔任重道
逺無餒則大無欲則剛萬鍾一瓢緼繡裳太山
積雪蒼松鐵色黄河怒濤孤峯斗立維古端人悠
[011-5b]
悠我思惟今端人尚其似之聖賢參前一室環堵
母貳爾心受天之祐
    阮逢時澹庵銘
人統氣形中涵太冲不將不迎虚静明通物誘而
遷逐外忘内天理人慾彼進此退有醴其醲勢利
之酣有飴其美聲色之甘飽心生疾快意起競能
寡其欲自還所性盎乎春融寥乎秋清靚乎深淵
汨乎大羮脫機削械未散之樸郤紛屏華可乆之
約朋來斯孚匪宻匪踈事至斯應匪亟匪徐左圗
右書前槐後竹明月在池白雲滿谷琴入希微詩
造和平神怡體舒赫胥大庭以此事先以此燕後
[011-6a]
鄙聞而寛薄見而厚噫委命則恬任理則眞收歛
則敬警省則仁方寸寜極萬象化醇味此無味名
其實賔
    龔時俌庸齋銘
顥穹生民秉彛好德本體明清實用平直耳目口
鼻此性形色仁義禮智此心知識父止父道子共
子職郷黨恂恂閨門翼翼是爲天常亦曰帝則無
哲無愚無今無昔雞鳴而起向晦而息夏葛冬裘
渇飲飢食順而循之如水就濕背而反之如木倒
植夙夜匪懈如穎斯栗旦晝或汨如皦斯蝕秩叙
諏謨信謹稽易學爲入門敬是居域無事而擾凢
[011-6b]
夫擿埴與時而中君子安宅體認要精踐守貴力
行著習察有舜無跖經名而廬慈湖名其母夫/人墓廬曰天經
名而室允蹈斯義勿問元吉
    鶴巖銘
東天目支峯曰雲鶴巖雲冒其顛輙雨鶴未嘗見
也壬戌春群鶴見某叨奉常第己卯秋再見子有
翁冠郷選夫豈偶然哉翁所居與巖直因以鶴巖
自命昻昻中林爲時瑞巖瑞翁耶翁瑞巖耶銘

天作髙山東西兩目虬潜西淵鶴盤東谷枕西之
沱宅東之阿與虬委蛇與鶴婆娑鶴禀乎陽維君
[011-7a]
子性清哉伯夷浩然鄒孟鶴遊乎隂維君子居顔
氏陋巷孔明草廬導陽而鳴九霄咫尺脫隂而升
萬里瞬息在易後天尻坎頂離葆此純白觀象玩

  賛
    老人壽容賛
徹也禪葆也僊静也淵全也天
    崔先生壽容賛
清獻之清忠定之定杭海健㠶燭天老鏡
    白李韓柳賛
壬午春行劒利萬山中乞漿野人家小憇見壁間
[011-7b]
唐人像四頗有思致扣所從來主人謂探籌得之
遂售于我四君子聲名俱震燿一丗俱以事貶香
山昌還爲名法從柳州竟爲蕉荔留太白且
鯨不返矣中苟無媿讎我者豈能終病之少餒焉
好我者不能翼而也人耶天耶戊子夏五西市
暴梅因太息爲之賛
忠南夜郎零陵潮陽地何凉凉人何堂堂如星在
天垂精耀芒隕而爲石桀立不僵如水行地茫乎
望洋激而之山歕薄淋浪不縮不張不軋不揚繄
人之鬰斯天之昌理有消息時有通塞禍同福殊
剛柔異則柔必有麗剛能自植剛窮斯返柔窮愈
[011-8a]
窒否終則傾屯終則泣剥終碩果坎終叢士寜
剛躓母坐柔踣吾以四子占終於易
    東山渡水布袋賛
半進半退是是礙且請老師放下布袋
    蜀繡轉經觀音賛
觀丗間音非丗間音非丗間音觀丗間音咦一卷
旁行𩀱㸃無人識得老婆心
    昭君賛
彼姝者子丰懷我好音之媛今夕何
夕而恍此見雖然賢賢易色可也
    莫愁賛
[011-8b]
美目盻清揚婉悠悠我思室而逺還予授
子之粲雖然好德如好色可也
    鍾冠之出山佛賛
聞何法來爲何事岀放妙光明作大饒益
    題子馨弟
髯星星而氣眉垂垂而意舒易足而寡求危坐
而深居此吾家之少游㓜輿也聽風雨於對床約
雲山之卜廬朝奉親而撰屨夕課兒而讀書吾其
歸乎
  雜文
    兩漢詔令緫論
[011-9a]
自典謨訓誥誓命之書不作兩漢之制最爲近古
一曰䇿書其文曰維某年月日二曰制書其文曰
制詔三公三曰詔書其文曰告某官如故事四曰
誡勑其文曰有詔勑某官此其凢也䇿有制䇿詔
䇿親䇿勑有詔勑璽勑宻勑書有䇿書璽書手書
權書赫蹏書詔有制詔親詔宻詔特詔優詔中詔
清詔手筆下詔遺詔令有下令著令挈令及令甲
令乙令丙諭有口諭風諭譙諭宥罪有赦訓諸王
有誥召天下兵有羽檄要詰有誓約延拜有賛以
致有報有賜有問有詰又有手迹手記詔記其曰
恩澤詔書寛大詔書一切詔書及哀痛之詔隨事
[011-9b]
名之此其目也䇿命簡長二尺短者半之以篆書
罷免用尺一木兩行以𨽻書遺單于書牘以尺一
寸選舉召拜亦書之尺一板古今篆𨽻文體曰鶴
頭書與偃波書俱詔板所用在漢則謂之尺一簡
詔書有眞草又有案案者冩詔之文一扎十行細
書以賜方國扎牒也孟康曰漢有三璽蔡邕獨
斷曰天子六璽皆白玉螭虎紐輿地志曰漢封詔
璽用武都紫泥故制詔皆璽封尚書令印重封唯
赦贖令司徒印露布州郡詔記緑綈方厎用御史
中丞印通官文書不著姓司𨽻詣尚書封胡降檄
著姓非故事詔書皂囊施檢報書緑囊宻詔或衣
[011-10a]
帶間丹書藏之石室策書藏之金匱此其制也漢
丗代言未設官王言作命厥意猶古而討論潤色
亦間有其人髙后令大謁者張澤報單于嫚書淮
南王安善文辭武帝每爲報書及賜常召司馬相
如視草光武荅北匈奴藁草司徒班彪所上至
永寧中陳忠謂尚書出納帝命爲王喉舌諸郎鮮
有雅材每爲詔文轉相求訪且辭多鄙固遂薦周
興爲尚書郎秦少府吏四人在殿中主發書謂之
尚書漢因之武昭以後稍重張安丗以善書給事
尚書囊簮筆事武帝數十年後漢始置尚書郎三
十六人主作文書起草月賜赤管大筆隃麋墨此
[011-10b]
其造命之原也詔御史大夫下相國相國下諸侯
王御史中執法下郡守制下御史御史大夫下丞
相丞相下中二千石二千石下郡太守諸侯丞相
從事下當用者如律令郡國長史上計丞相御史
記室大音讀勑畢遣以詔書部刺史奉詔條察州
所察母過六條守令則承流宣化使田里咸知上
意此其奉行之序也君能制命爲義臣能承命爲
信君不能以義制命則無以使人心丕應惟命之
承故夫夜下詔書決之亟也甲寅書報應之疾也
母下所賜書幾事宻也封還詔書渙號不容於輕
出也更報單于書辭令不嫌於修飾也六月甲子
[011-11a]
詔書非赦令皆蠲除之雖反汗猶愈於遂非而稔
惑也有司母得言赦前事所以示民信也䇿書泰
深痛切君子作文爲賢者諱所貴乎體之識也昧
死奏故事詔書二十三事所重乎祖宗良法美意
之得也璽書封小詔書獨下抑不可不慮其賈疑
而召激也案尚書大行無遺詔詔書獨臧嬰家及
安得詔書封三子事姦隱於倉卒詐售於危疑尤
有國者所當謹察而不可忽也知此則知所以造
命知所以造命則知所以奉行矣然有不敢奉詔
者有期期不奉詔者有以死争不奉詔者有詔數
彊予然後奉詔者猶或許之蓋所以養士氣也若
[011-11b]
其奉行不䖍則有常刑故廉問不如吾詔者以重
論敢有議詔不如詔者皆腰斬詐詔者當棄市格
詔者亦當棄市矯制者腰斬誤宣詔者應罰金令
下腹誹者論死誹謗聖制者當族謂詔書不可用
者丞相御史劾之無承用詔書意者御史奏之而
奉詔不謹者皆坐以不敬丞相䇿書則歩出司
農發詔書則鳴皷其嚴如此當時猶不能盡然始
而奉詔不勤終而遏絶詔命始而撟䖍終而擅詔
以至詐下詔書詐作詔板僞作璽書假爲䇿自書
詔以授廉級陵夷紀綱板蕩而國命之柄移大抵
外戚宦官之禍闔闥稱制實肧胎之有天下者可
[011-12a]
不鑒哉按藝文志儒家髙祖傳十三篇髙帝與大
臣述古諭及詔䇿文帝傳十一篇文帝所稱及詔
䇿當時㑹稡蓋有其書遷固必采取諸此先漢詔
遷多以上曰書固間因之一詔或二三出詳略及
用字亦有不同疑不能無刪潤髙帝未即位遷不
書詔惟重祠敬𥙊詔見封禪書景帝紀遷不書詔
其議太宗廟樂舞制詔附見文帝紀文帝於陳武
等議謂且無議軍見於律書當亦是詔固不書後
漢詔有以東觀漢記漢名臣奏等書見於注其改
詔爲制爲誥或謂避武后諱丗祖官王閎子詔附
見董賢傳曄書逸之大氐史遷所筆皆有深意固
[011-12b]
文贍而意不逮曄則文亦不逮乎固矣某假守龍
陽俗古事簡因得縱觀三史裒其所謂詔制書䇿
令勑諭報誓約之成章者凢若干通事著其略毎
帝以臆見繫之𨤲爲若干卷揔曰兩漢詔令以
續書之亡欲觀漢治者當有考於斯文
    八陣圗說
庚辰秋余以太少贅丞入蜀天台許才甫偕行小
至後維舟魚復灘下散䇿同訪武侯之遺跡霜風
凛晴寒浦縮潦平沙壘石歴歴可數知其原信出
於易八陣魁六十有四重易之卦也却月魁二十
有四作易之畫也畫起於圎而神故却月之形圎
[011-13a]
卦定於方以知故八陣之體方方居前而圎居後
卦自畫始方自圎生也壁門直袤曲折翼其旁則
隂陽二物握竒則有虚一之象焉丗之言風后握
竒經者徒知四爲正四爲竒餘竒爲握竒又徒知
數有九中心零者大將握之而不知握之在何地
余記歩入八陣深處細視魁間平沙之上沙隱起
如兩大帶直袤曲折具壁門之體而微竚立環睨
正居衆魁之心而虚其中餘竒所握其在兹乎况
壁門東向歸峽此則其門西向涪萬出機入機又
有不可測識之妙江流湯湯歳月浩渺彼石所壘
不爲衝波怒濤轉移巳非人力所及此特微沙相
[011-13b]
屬亦爾儼然如新抑異矣武侯之忠上貫三極下
洞萬古山靈川祇所以護存至此正欲後丗即其
虚實向背推見至隱而知侯之用心談古者按圗
而不及暏訪古者撫境而不及察往往能言八陣
之異同而大將中握遊軍外布曽莫得其指要余
每爲之太息才甫出蜀今十年考訂圗說用力乆
而功深天機地軸搜抉呈露莫不精確而有據依
其於壁門之設先出遊軍定兩端尤得諸賢未發
之藴展卷熟覽恍然如對鹽甲因發握竒居中之
義以表裏之且詡吾賔主西征之不爲徒行也
    漢磚考
[011-14a]
三代墓中欵識用銅偃師比干墓銅槃是也漢銅
禁嚴始易以磚至晉唐亦間用磚潜人耕鑿多獲
晉磚紹定已丑秋校長謝濟叔源治墓東塢得漢
磚七十六面橅脫螭虎文隱起上下爲字十有四
曰元康元年太歳在丙辰何遒貞立墓去今千二
百九十四年矣案史記歴書用太暦太元年
歳在焉逢攝提格甲寅也元康元年尚章大荒落
則癸已漢律歴志用三統暦太初元年歳在星紀
婺女名困敦乃丙子也推至元康元年則丁已惟
通監舉要暦與磚合磚其年造志後來追書以磚
證志當是元封六年冬改元用夏正建亥以後猶
[011-14b]
丙子建寅即丁丑越四十年至元康元爲丙辰
也或疑遒爲貞爲正謂漢仍周官置酒正周禮
酒正注音糟又子由反固不爲無據然周漢官
名有酒正宫正軍正宗正皆爲正不爲貞若月令
大酋是秦官正避政爲貞則秦紀注正月爲征不
爲貞漢𨽻之遶或從三㸃兼遒字下畫稍長非
明甚𨽻法用筆上出下鈎故與從艸𩔖其實名遒
字貞立也遒與貞立義頗相關以貞爲酒正鑿
矣塼徑一尺五寸廣五寸半髙二寸叔源以二見
餉因考之
    勸農文
[011-15a]
龍陽萬山環合控引氐隴去 朝廷無慮七千里
聖天子仁不異逺俾太守自東南來牧是太守
山中人也熟知爾父老安於山爲可樂然地勢峭
隘土脉磽瘠非刀莫耕非火莫種細民終歳勤動
不得一飽至煉 以續朝夕亦良苦矣故不患爾
農之不力而患乎爾農之蠧夏熟秋成公租私債
未暇問長于𦒿保者取之胥于邑里者取之雄于
閭黨者取之𨽻于坊場河渡者取之召集有定期
裒歛有定數怒攘𥬇攫不厭不止其獲登于爾瓦
釡土鉶有幾此農所以重苦也太守以牧養細民
爲職爾無患所以蠧爾者而益力于農冬至元正
[011-15b]
晴和臈未盡一日得雪立春開霽其占爲豐年于
耜舉趾母後爾時深耕易耨母愛爾力母徇小利
逐末母肆小忿啓争以荒爾業天時旣順人事又
力冝爾百榖穰穰有秋雞豚燕社歡浹隣里仰事
俯育優游卒歳又家推其秀子弟使力于學孝悌
修明風俗淳古太守與爾父老同此樂也可不勉

    大人里居上梁文
天目山前兩乳拱帝王都玉川城裏數間占神仙
府規摹仍舊氣象増新谷隱老人萬事任縁一生
守分焚香讀易老去之意已消把酒賦詩醉來之
[011-16a]
興不淺雖烟雲自足於别墅而風雨不堪於敝廬
乆懷問舎之心忽有肯堂之請拔貧作冨搜材杞
梓之林培下就髙拓址蘭荃之圃門前流水屋上
青山可容髙車駟馬之歸可受玉帶金魚之謁脩
梁肇舉好語讙傳
東家近祥雲杳靄紅千古溪山鍾秀氣一庭梧竹
貯春風
南水轉山回護蔚藍客有可人來剥啄掃花藉草
共春酣
西夭矯晴虹臥碧溪脚力好山俱不盡朝來佳氣
與雲齊
[011-16b]
北飛簷正與琁杓直槐邊消息我先知橘裏風光
誰解識
上積善有根天所相黄庭誦徧晝隂閑十二行
春盎盎
下老來倦學樊遲稼大兒鉏耨小兒耘萬頃心田

伏願上梁之後上慈下順内肅外雍里社歡聲之
交暢門庭慶事之常逢丹桂孫枝不断讀書之種
蒼松老榦長存好德之容
  䟽
    普信院重建佛殿䟽
[011-17a]
錦繡名山鳯鸞拱揖旃檀古刹龍象莊嚴幾年安
住道場一旦幻成魔境無量華樓閣謂與法身化
身報身而俱存推落大火坑乃至牛車羊車鹿車
而莫救勢炎炙手禍烈焦頭固知我佛欲放大光
明其柰𠇍時自墮熱惱苦風幡安在露柱俱空給
孤園千二百五十人赤躶躶以相顧毗盧藏五千
四十八卷令嵬嵬而獨存幸死中餘生意在有
能出一臂力便可成七寳林兠率宫天上移來妙
勝殿人間示現證無漏果歸有福人
    朱陀寳福院鍾樓䟽
華鍾鯨吼欲喚醒不識暁夜人老簴螭拏尚掛在
[011-17b]
莫庇風日處蘭若之規摹古矣蒲牢之氣象䬃然
要令聲外求聲直湏屋上架屋夜义木硬立脚起
飛跂雲霄金剛杵輕着手撞震動山嶽勿道爲髙
力士布施且請與朱頭陀結縁
    寂照寺佛殿䟽
菩薩福德智慧十種宫政自光明圎滿如來摩尼
清浄一切殿亦湏殊勝莊嚴睠我鳯凰山着此獅
子座星霜荏苒風雨侵凌左方撑而右欹東未
而西漏瞿曇彌勒巳是頂門撞破虚空迦葉阿難
未必脚跟踏着實地屢舉頭而太息欲臂以更
張仗衆福縁成妙法界古潜州三十六蘭若雄占
[011-18a]
上游舎衛城千二百比丘同祝聖壽
平齋文集卷第十一
[011-18b]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