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异体字字典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 艺部 | 医部 | 丛部 | 道部 | 佛部
     搜作品集     搜编撰者      搜卷章节      影印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平齋集 > 平齋文集 9


[009-1a]
平齋文集卷第九
  記
    饒州州學新田記
弁峯葉公司臬江左之明年某來庀楚泮一夕漏
過午曵屣脩廊齋廬燈半明滅聞有扣庭竹而歌
曰月連姢露垂木蘭厭浥蟬飲之朶頥
屬饜不如東湖洋洋可樂飢又歌曰露函月
相輝鶴鳴九臯止復飛屋漏尚不愧羗三月
不肉吾亦肥其思深而不迫其音悄而不怨甚
異之明發謁臺下爲公誦所聞公𥬇謂予得無與
廣文飯俱不足耶因問歳入之目予謝不與知獨
[009-1b]
數慶暦元祐以來幾豐碑以對而終以罪歳公又
太息㞐亡幾以番水下郷在官之田歸于學最五
頃有竒山稱是僦廬數十楹已而攝郡組且還續
食之布意尤未艾也夫教與刑同出而異用出教
則入刑皆以約人心歸諸譱公亭刑一道聽訟以
平鎮俗以静格姦暴以誠惻然念民力之窮而甘
苦同之民隱然恃爲太山而心不揺簿書期㑹時
午獨汲汲學官之是崇壽名教之命脉扶風
俗之元氣其深識輕重緩急之權度者歟饒學居
臺府鼎峙之地刺史二千石士皆能皂白之毎爲
予言三山李公珏握憲節時威名凛乎動人康山
[009-2a]
十頃舉以加惠于學視疇昔始廢告朔之禮
吾所有以肥杞者賢否何如也今李公平反
西道與公實共長江聲明風采彪丙交映詩曰矯
矯虎臣在泮獻馘江右以是期李公淑問如臯陶
在泮獻囚江左以是頌葉公公名簣字景山嘗任
太府少卿今直寶謨閣嘉定三年四月朔旦洪某

    重築采芹堤記
城東數百武爲泮宫貢士之闈冷官之廬附庸而
翼之督軍湖匯其右貫湖爲堤徑于學湖裂爲東
西西湖在堤北𠋣山瀦水植以蓮菱隄無風濤撼
[009-2b]
觸故不壞東湖在其南瞰湖有亭曰采芹夷曠虚
明莎蕪彌望潦水時至挾風鏖岸拍拍作聲不少
息日朘月圯闊不能半㝷歳大比縣編竹貯土
葺以苟目前事巳輙頽析如是婁矣余來分教毎
出擇地而履或夜㑹風雨寸跬不前毛髮磔立因
念士與民同出是塗可拱睨不問命絫石爲趾毎
五尺揵以石笋東爲層六西益一開級道以便下
上者三覆石甃以草墼根盤結不可動鱗次而上
以殺水勢廣十有七尺崇十有五尺脩一千二百
尺植楊護其趾且爲舉子繫纜地烏桕合抱垂䕃
下接景益深秀作門于西扁以泮水役始於去年
[009-3a]
十月甲子訖二月壬戍凢靡錢二百萬嗟夫物之
成壞也有時時之難易也有數堤昉於文正范公
再築於元祐之庚午余之増築又適當庚午之冬
周兩甲子所成僅爾謂之非數可乎更兩甲子陵
耶谷耶嘉定四年春社前五日錢塘洪某記
    東圃記
余旣結樓𪠘西偏以受兩湖之勝東偏有隟地數
百歩畦灌莽争長遂規以爲圃買梅數十本手
自扶植少長有序寒香冷蘂緑隂青子人所共愛
秋後木葉脫盡枯不枯欲蕾未蕾更自佳耳梅
有君子之德臭味同者必愛之或不好事析之不
[009-3b]
中薪斵之不中桷亦足自壽旁種竹數十箇忍者
𢦤饞者揠懼其不能與梅俱乆梅下薔整整就
列可編以爲屏萱菊成隱映陸續水仙芍藥必
火于秋分培其根使豐碩乃能多華金沙酴醿上
䕃惡木援昌條而升之萎蕤下飾庶幾惡者亦轉
而良因窪䟽沼輦淖毓蓮隨種即葩菂殊快人意
乆不雨則躬抱甕之勞壇有新安牡丹方苞湏籠
護以防鵲啅有庶蘖則搔去母使分正氣巖桂
移更數年乃盛小松髙不能㝷丈又當期之百餘
年後桃杏之繁葵榴之𧰟海棠之姝麗風日佳時
有矜色特未知松桂肯之否築亭其中表以百
[009-4a]
花頭上獨主梅而言者春秋書盟㑹之例也客𥬇
余名亭有舉子習氣余夜夢游屋觀榜帖則躍
然以喜習氣未除安敢諱異時士友藏脩之暇婆
娑梅隂采華摭實必有能爲我誦角弓之詩者嘉
定壬申仲春望日記
    楊州重修城壕記
廣陵淮挾海前頫大江槃槃爲一都㑹古蕪城
昉吴王濞而拓於隋俯仰千古岸移谷遷坡陀濔
迆隱起蒼莽間後周顯德中韓令坤相攸東南陬
别城以亢治所周二十里一百五十歩崇二十六
尺是爲今州城 國朝盛時南轅北輈走集旁午
[009-4b]
如奠枕堂皇無所事乎金湯之險六飛南駐郡爲
北門重鎮形勢控帶繕防日嚴培庳葺陋萬雉鬰
起矗如長雲望不可極而壕河堙陿日甚稍不雨
則褰裳可渉嘉定甲戍春金部郎崔公出鎮是
視事登陴臨眺進父老而問故謂役費夥繁
民壤綺錯且城東髙卬平衍虜嘗頓兵浚下増髙
守禦非冝坐是噤不敢輕議公然念天下事患
不爲耳度逺近凖髙下程廣狹量淺深圗成而鎮
江都統馮榯實來聮請于朝㝷報可屬時晏清弓
䩨矢箙戍兵湏暇售力相先植表作旗萬臿競
行行伍伍一無敢譁單車廵勞犒給有度蒐簡勤
[009-5a]
惰勸懲有章日出而作未昳戒休嘯篁坎皷歸營
驩動其施功自東徂西而終於南因地相冝河面
闊至十有六丈厎殺其半深五分廣之一環繚三
千五百四十一丈壕外餘三丈護以旱溝又外三
丈封積土以限淋淤又展地七丈以受土使與危
堞不相陵民地眡歳入庚其直事已俾復作業城
五門爲月河緫百十七丈而南爲裏河又八十七
丈呀然而淵沛然而川波光柳隂下上交映實墉
實壑深與髙稱賈航餫艘並㠶疾馳萬目驚盱前
所未暏西北曰堡寨城周九里十六歩相去餘二
里屬以夾城勢如蜂腰地所必守左右尤淺隘濬
[009-5b]
之槩如州城壕以丈計者七百三十有一且甓女
墻以壯其勢郡𠋣三塘爲固有邊遽則䟽陳公句
城塘水灌州城壕支河引水入九曲池合雷塘水
灌西城壕公先是封築閘柵斥大隄岸潴水益漭
𣻌兩壕告功試決而注之水僅落數寸而河流四
溢矣經始于八年八月訖于九年九月工一百一
十五萬四百二十五費 朝家緍錢三十四萬八
千七百五十六米石二萬一千八百四十七州家
激犒爲緍錢五萬一千六百市河貫城即古䢴溝
南距北五里六十歩外壕旣深水勢趍下市河涸
不可舟就加深廣三分廣一新輿梁五又費緍錢
[009-6a]
四萬有竒公以正大學問發爲政事所至聲迹章
灼擊楫東來恩信孚浹軍民歸命恃爲長城識者
以經濟事業望之斯役特細耳客謂孱虜垂亡機
㑹方集何規規守是爲公曰不然古人設險如弈
棋置子雖踈取勢欲廣楊爲根本要地控海沂而
引汴泗取勢爲獨多吾試與子馮髙而望中原故
壤一目千里強本折衝顧不在兹乎客領之去是
役也參議陳師文機冝何處禮提督通判髙惟月
鈐轄劉諶節度推官鮑克正受給統制孟顯仁緫
轄統制王明元眞統領韓亮王孝忠張健李進李
琮莊安國夏榮部役敢勇精銳武鋒神勇左軍強
[009-6b]
勇鎮淮則其役兵也公名與之字正子南海人
    利州通判㕔記
上更化十有三年南海崔公以名灋從出殿成都
柬其屬得宣城孫君蒙正叔爲成都宰與俱西
明年公盡護全蜀闢幕府于劔外緝忠裒益正叔
參焉又明年辟通判利州利以寧武冠其軍介梁
益拓表撑裏自昔號重鎮中興後臺閫鼎立又重
郡太守印綰以部刺史丞貳非它郡比也舊有廨
郡治東歳庚辰合爲大行臺郡治麗于漕郡丞倀
倀無與歸濡需而游寠藪而泊吾腹果矣它不暇
問正叔以爲大愧一日過南門綿谷故驛掖仆碑
[009-7a]
摩桫讀之皇祐中規置也秦蜀同軌利當孔道故
崇大其館以贏客使其後郡將兵鈐迭嘗匽薄近
復𨤲爲四五以廬僑士叢猥族紛左陊右壓庭下
老木數章突兀輪囷猶有百年文獻在正叔喜曰
可矣退而咨諸長長曰可哉翼衡以從張故以新
迪晦以明堂序有嚴官府具體旣表舊扁諸大夫
相與落之三邊無塵野無遺秉可信眉一釂矣書
來屬余以記余謂天壤間孰非傳舎閱人之地况
毀室於鴞取巢於鵲抑有甚不獲巳者未足爲正
叔書也憶疇昔過正叔抵掌劇談丗故節節中窽
郤其言利者怨之殖也名者忌之的也忿與慾損
[009-7b]
摩桫讀之皇祐中規置也秦蜀同軌利當孔道故
崇大其館以贏客使其後郡將兵鈐迭嘗匽薄近
復𨤲爲四五以廬僑士叢猥族紛左陊右壓庭下
老木數章突兀輪囷猶有百年文獻在正叔喜曰
可矣退而咨諸長長曰可哉翼衡以從張故以新
迪晦以明堂序有嚴官府具體旣表舊扁諸大夫
相與落之三邊無塵野無遺秉可信眉一釂矣書
來屬余以記余謂天壤間孰非傳舎閱人之地况
毀室於鴞取巢於鵲抑有甚不獲巳者未足爲正
叔書也憶疇昔過正叔抵掌劇談丗故節節中窽
郤其言利者怨之殖也名者忌之的也忿與慾損
[009-8a]
也氣壹動志者壯之蹶而得者老之蝕也天
下所謂磨之不磷灼之不焦震之不碎者惟一誠
實而巳身不行道不行於妻子苟誠其身則可以
順乎親信乎朋友而獲乎上眞者不可矯昭者不
可匿也余聞而然向知正叔之老於才今知正
叔之老於學故書嘉定十六年六月朔洪某記
    清約堂記
參天地而立者人包天地而運者心同是心也而
有人心道心之别道心性之存也人心情之動也
情動而百欲生故危之危而難安未至於亡也故
猶可及反反則危者平矣顔之復曽之省反身之
[009-8b]
謂也然省在復先能省而後能復顔子有不善未
嘗不知知之未嘗復行隨省而復也曽子則用力
於省者顔色之正容貌之動辭氣之出戰兢
警察精宻無一息之間斷而夫子之道竟以是得
三省之積一貫之入歟晉人張君承祖伯脩學博
而材偉氣明而膽壯舉天下禍福利害莫能壓之
試劇成都期年政成作堂以休扁以清約殆老於
丗故落其華而取實將以是志所省乎夫養心莫
善於寡欲其爲人也寡欲雖有不存焉者寡矣其
爲人也多欲雖有存焉者寡矣此心具清明之全
體人欲一萌清明隨蝕去其所以蝕清明者而清
[009-9a]
明還則本然之心得矣故天下之損莫大於欲人
心之所當損亦莫急於欲邑大夫公餘退食燕坐
深省曰夜氣之存其不爲旦晝汨乎雞鳴而起其
於利與善之間巳辨乎宫室之美妻妾之奉所識
窮乏之得我其不爲之動乎口之於味耳之於聲
目之於色四體之於安逸其知有命而委順乎内
以敬而直外以義而方敬義充塞於内外物慾無
自而入則民學道之澤矣董㓜宰不足進也詩
云蒹葭蒼蒼白露爲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西郷
舉酒爲伯脩賦之寶慶元八月旦日古潜洪某

[009-9b]
    洞霄宮施田記
洞霄距 行闕三舎而近翠華臨幸舊德典領廷
緌寺貂禜禱旁午望出璇臺珍館之右星冠羽衣
來游來處常不翅數百千指九霞八景晴霏濕翠
朝攬夕挹充然有得而主其徒者毎皇皇懼無鞅
數衆之弗克澹唐中葉嘗賜觀庄田一所國
氏籍以歸有司祥符中賜仁和田十有五頃除其
租政和中易賜膏田千畒逮紹興刱通明殿于宫
之東偏又歳有常餼以給齋𥙊 列聖涵育之恩
至矣賜田中更多故僅存磽瘠歳入不足支數月
都監宫事龔大明語其徒王思明王大年前是住
[009-10a]
山潘君三華尚能斥槖裝買曹橋田以繼粟吾徒
可坐睨寛郷上腴大家腐陳丐彼有餘輔吾不足
庶幾我疇我耕我我積以我後之人怡聲勸
相堅力經度其志卒以酬畏壘旣攘姑射且熟皷
腹升平稽首萬壽欲與是山相爲無窮來諗予爲
記夫道行乎天地之間日用飲食何者非道先王
以是生養天下一夫授田百畒于耜築有其時
紏笠趙鎛有其具堅好頴栗舂揄釋烝有其成墻
屋有桑疆畎有果蓏柵有雞豚沼有魚鱉身勤於
所養心安於所止一毫無待於人此王道所以爲
盛也丗降道裂始有食非其力者浮屠氏幻而辯
[009-10b]
能撼人以禍福塍陌綺錯鉢巾雲趍所至皆是而
爲老氏之學者大氐以清浄無爲爲宗湏於人者
狹故其廬聚不能十佛之一雖名山藏室大洞殊
庭號稱海内之望亦往往㣲常産以自殖其教然
也於其教清浄無爲之中而能謀長以殖其衆可
不謂難乎雖然樂與餌過客止道澹乎其無味視
之不可見聽之不可聞而用之不可旣爾師之
然也繼今不以口體爲心害冝有進乎澹而無味
者余家天目之陽去天柱爲近間當分半席叩之
施者生有祈死有薦其姓氏畒石附見碑隂云
    於潜丞𠫊續題名記
[009-11a]
吴門葉君𦬊丞吾潜諸臺交薦其材垂滿過余以
題名更端屬之記且曰官無崇職無簡繁事無
易難惟敬則行居是官而罔其思非敬也居是官
而出其思亦非敬也上不侵官以僣下不怠官以
曠心止於事靡他其如農有畔行無越思其斯
爲執事敬乎𦬊不佞何足以及此惟是常平義倉
之賦受丁口力役之簡稽曁上官所以奔走使令
之悉惟謹土膏脉凍解泉動出入阡陌程督坊
瀦日與臺笠襏襫相爾汝過此不問也有堂述六
面山而俯沼嘉卉美竹參伍布列暇時玩游鱗之
溶曵聽幽吭之啁哳弄柔芳而坐宻䕃以休其心
[009-11b]
丞不丞不敢知也余愛其言知敬於職業因
筆而𢌿之石且告來者
    奚疑堂記爲楊尚書/汝明作
太極運而隂陽生隂陽分而剛柔斷人具隂陽剛
柔之體而性太極者也氣禀則有不齊得陽剛之
粹者爲正直爲平易爲静定爲勇决得隂柔之偏
者爲便曲爲險躁爲多愛爲不果自昔聖賢所以
擇精而守一與道俱出與義俱入進不㤗驕退不
吝屈動以天而不牽於物剛實爲之夫剛者疑之
斧慾者疑之蘖慾則不能剛矣剛而無慾然後能
知天知天之所以命我者不容毫忽人力於其間
[009-12a]
則能安乎天凢利害禍福榮辱得䘮錯立乎吾前
不將不迎不掣不撓躍如脫矢如奏刀沛如决
千仭之隄而赴平川疑何有哉今寶章閣學士瀘
南帥尚書公表和而裏也剛其立朝不沽激以爲
異亦不媕阿以爲同惟時之中締知茂陵
用一日幡然請蜀麾而去築堂家山顯爽靚深志
將老焉間斯燕斯謂歸去來一詞指在末章先君
嘗欲以奚疑扁所居未暇也遂名之易之遯曰肥
遯無不利無所疑也見於上九之剛坤之六二不
疑其所行則動而剛也有是剛信道而踐實任運
而養胖處貧賤無患得之心處冨貴無患失之心
[009-12b]
遯與坤所以均於群疑之泮然見幾以用遯違丗
者之事故其剛著於外敬直義方而德不孤用丗
者之事故其剛動於中靖節違丗者也公用丗者
也違丗固安乎天用丗抑何往非天哉昔伯起傳
秉及彪四丗德業蟬聮相煇爲東京名族清白之
遺也公以安乎天者上承考下以詔子孫德業
庸可旣乎敢爲楊氏賀且爲楊氏勸
    著圗書所記
余誦天隨子杞菊賦愛之因取著圗書所名閑居
之室菊坡爲灑其扁廉頑立懦之風可挹也嘗言
曰結繩以前未有書有書自易三畫始易在天地
[009-13a]
之先而畫顯於一隂一陽之後陽竒爲乾隂耦爲
坤隂陽竒耦之畫交而文生焉故易者文之太極
也詩書禮樂春秋論語文之兩儀也諸子之有見
於道有於丗教者文之四時五行三辰也太史
之紀録先儒之訓詁文人才士之撰著騷人墨客
之賦詠公卿大夫之論奏百家異端稗官小
求自表於丗其融爲江河峙爲山嶽散爲風雲雨
露磔裂爲草木之華昆蟲之鳴不知其幾也而緫
之爲圗書其出於河洛者蓋其元也前代書皆禇
素傳抄至五季始有六經墨版 國又刋司馬
遷班固范曄諸史以幸學者猶未盡然也今則靡
[009-13b]
書不版矣手抄之得難版傳之聚易得之難則讀
之力聚之易則有書不讀如前輩之慮蓋多然亦
有由也士未一命晨䆫向白執編而長哦夜膏欲
涸掩卷而紬繹莫非所謂科舉之文書非不讀也
而讀非其書及旣一命矣日以司空城旦從事神
疲力瘁於簿書文墨中書不暇讀矣爲士而讀非
其書爲吏而書不暇讀勇於學問者顧不爾而力
與心違𩔖不能不爾故惟不士不吏而後可以力
於書余家合新故書亡慮萬餘帙放斥還山無
屋之冗無官府之勞書於此而不讀眞不讀矣郤
萬紛以保静揩𩀱眵而就明日課一編心領大義
[009-14a]
老退雖不能彊記如苗得漑生意亦新易曰君子
多識前言往行以蓄其德厚其入而不輕其出是
之謂蓄蓄之極而至於何天之衢亨則上逹矣未
蓋棺之日月尚勉之
    於潜登科續題名記
上科詔再頒之歳冬十月己未邑令池陽程君燾
修鹿鳴故事于宣化堂諸生作而言曰潜士登科
有題名自慶元 龍飛始閱三十年石且溢矣表
先逹以厲後進盍續諸令曰唯唯鳯凰鳴矣于彼
髙岡地之得也梧桐生矣于彼朝陽時之得也時
與地莫難乎兼得士生王國得其地矣雲風感召
[009-14b]
得其時矣其地得其時又得觀光利賔䇿名
以階顯庸顧不謂榮乎抑涵穹博擇精守固出
可以爲家之光萬民之望然後榮名氏之書志
榮也郷校群居藏脩餘隟相與摩挲題刻歴訂平
生非其研席之游從則家庭之詔語疇賢疇不
𩔖荃茅而品椒榝其榮也可不懼乎知所以懼則
榮至矣此賢大夫期属方來之意也邑人洪某記
    浮溪橋記
浮溪吴蜀往來之津始以略彴渡繼維以舟前令
邵紫微梁而亭之山潤川明彷彿垂虹宣霅分𣲖
南注潦水時匯雷轟電射橋莫克支乆趙帥卿來
[009-15a]
絫以石且屋其上規制堅宻而勢益雄前年秋洪
發諸山平疇廣隰漭爲一壑縱放横軼洶如濤江
直北之橋盡决順濟亦壞方令垂滿綿蕞艤度暴
漲斷綆渉者仍病焉池陽程君燾至之逾年間與
客行溪上愛風物之勝思䇿隊立壞如帥卿而重
於煩民遂一用紫微成摹釃水爲十三道巨植駢
峙脩䦨旁翼袤三百尺廣三㝷有二尺東西石梁
各一星兩亭壓岸猶舊先是紫微中橋着亭麗于
北坐挹兩天目以便遊息迎湍受激亭仆而橋隨
之改着于南勢相屬而不相麗異時亭或不力橋
庶幾保無恙市材僦工直與時平手畫目授匠與
[009-15b]
心謀不累朔而告功疊嶂危瞰漪漣涵碧霏開煙
合人冉冉行圗𦘕中潦無停輪冰無留屨相與夸
誦前邵後程不容口而君意猶欿然者謂凢物
廢興㳂革相循無窮壞必有由成必有漸橋凢幾
變矣今揆時度力所僅就爾他山可斵安知來者
之不復石乎士大夫之患莫大於吝與驕吝者拔
一毛利其民不肯爲驕者毫髪及其民則施施有
德色蓋無學問義理以養其心而氣爲之贏縮也
君廉平有精力得敬事愛人之意視可以興利除
害者不慮費而橋役其大橋成不矜爲巳惠而以
圗堅惠逺卷卷後之人加於人一等矣紹定己丑
[009-16a]
十月日里人記
    知心堂記
昔在 孝宗皇帝以盛德大業紹開中興仁不異
逺視坤維戚休如在陛枑間廼淳熈丙申秋七月
制詔晉原李公蘩以倉部貟外郎緫蜀賦望選也
未上首奏利路和糴爲民害假臣三數月可永除
五十年病根爲國爲民之慮目無全牛矣㝷奏易
之裒多益寡書之懋遷有無皆深寓理財至計臣
願於經費中揆盈虚歛散之冝酌緩急先後之序
通融排斡劑量取予盡變抑配舊法官自與農爲
市不𧇊豪忽之價不取圭撮之贏而軍不乏興民
[009-16b]
不加賦其條凢數十其大節目十有一反覆熟究
皆經乆實利惟少寛轡䇿俾得盡其愚上大竒之
詔制置范公成大同詳度又詔度支郎周嗣武就
覈利害悉奏所請可施行公以聖主難逢時幾易
失亦連上奏願任責辦集其議三閱歳而堅定案
全蜀餉道歳大約以石計者一百五十餘萬中六
十餘萬科之邊氓量家業以定均敷之數名和糴
實強取民不堪命怨咨轉聞 皇明洞燭萬里一
意任公以寛西顧奏始上非惟九重難之公卿大
夫皆難之蜀人之切於解倒垂者亦莫不難之而
公見定守篤慷論列不少折累書與同列辨難
[009-17a]
尤力汔如始議官糴民槩價與時爲低昻逺邇讙
趍輦繈屬聲氣不動而軍餉給九州數十萬户
踴躍呼舞始知有生之樂家祠人祝之迨范公入
參機宻上問蜀罷糴可乆行否范公奏以身保之
上恱曰是大不易得繇倉部郎再進太府卿且嚮
用遽以不起聞當宁悼惜特予遺表恩庶官所未
有也前是倉部綸言有心乎愛民朕實知之之語
越五十年其子昌州守瑀掇知心名所居堂侈聖
賢際遇之盛示丗丗萬子孫以無忘先烈書曰亦
越文王武王克知三有宅心灼見三有俊心以敬
事上帝立民長伯又曰文王惟克宅厥心乃克立
[009-17b]
兹常事司牧人以克俊有德夫知人以知其心爲
難人主之心存乎民而後能知人臣愛民之心知
人安民所以爲一事也方公領餉事上未嘗識其
面朝虚相位中莫有主之者蜀丗將怙勢吝權兵
竈虚實不容問而制閫亦未即孚是議章前後
上者十有三璽書下尚書報可者八變而通之以
盡利至于今嘉頼公獨恃上之明上獨知公之誠
也此誠感動豈一日之積哉自爲小官所至以惠
利著西憲邊防十事之奏榷牧馬政七害之奏興
元歳旱免糴關隘守兵之奏康濟一念動切諸身
指陳利病明白洞逹上久巳心屬至此簡知益深
[009-18a]
將詭辭沮撓而宸翰勞問至再洞然不疑君
臣之際毫髪無遺憾矣趙充國奏屯田便冝毎上
輙下公卿議臣是其計者什三中什五最後什
八宣帝旣報將軍計是猶兩從破羗彊弩之畫未
爲深知其心也上之知公曠千古而一遇者歟然
公之遇合天也非人也建議罷糴關内梁洋諸
郡旱而雨關外階成西和鳯皆大有年糴價大减
天知公之心矣此心上通於天而天知之君其有
不知者乎人臣患乎此心之不盡不患君門之逺
天之髙也某日宦于蜀賢士大夫多爲誦資政黄
公裳漢中行及罷糴行謂雪山可磨汶江可竭阜
[009-18b]
陵之德公之功不可諼且感今懷往未有巳也昌
州以廉寛守家法進進爲時用嘗寮有雅好輙爲
稡所聞以詔烝彛鼎吁王之藎臣無念爾祖丗光
顯冝矣夙興夜寐母忝爾所生尚益懋之哉
    於潜縣㕔題名記
六飛都吴邑加重令加選題名昉於隆興甲申續
於嘉㤗癸亥前後著見者四十有二人石近燬紹
定戊子續記自見大夫始舊聞放失矣九華程君
燾至精敏而峻絜大不弛綱細不漏目民隱吏慝
蒐獵幾無遺治行亹亹逼前獻垂滿討諸故府合
題名三爲一以存往而詔來且追書唐及 國朝
[009-19a]
全盛時賢令十一人于首髙山景行不以耳目所
接爲僅足也然著記未免於闕文遺風或得於
想東晉虞府君嘗爲吾長吏甚有遺愛志逸其名
託錢武肅乾山濟安廟碑以傳邑自漢𨽻丹陽以
來爲令者知幾人傳者能幾否固幸其不傳臧而
不幸不傳者可勝道耶夫士君子立於丗豈以傳
而爲善不傳而遂巳也未有爲善而必其傳也亦
未有善積而名不傳也其亦爲所可傳勿爲所不
可傳而自幸於無傳也雖自幸於無傳而根窳相
形其溢於之𦒿老俊秀牙頰間者未嘗不並傳
也書曰康乃心顧乃德逺乃猷乃以民寧司民
[009-19b]
社者尚監兹哉
    臨安眞相院修造記
佛以大圎覺爲伽藍非刼火所能壞也而麗於有
爲之迹者則有壞有興東天目之蘿山翼翥鳯
其下爲白佛院治平中賜今額開禧丙寅臈殿廬
堂廡院額僧牒俱火唯門閈存主僧清皎與其徒
智月收合餘燼集諸弟子詔之曰魔事至矣吾徒
能以佛事處魔事何不濟汝文禮禪學而儒行名
在諸公其往復吾額汝宗㑹銳於丗故其往復吾
宇汝藴湘其相㑹出丗間法不離丗間法一念精
進勝妙現前因相與信受而退明年冬禮部給額
[009-20a]
據嘉定庚午春僧堂及廊廡成巳卯春二月已未
佛殿成紹定戊子冬佛像成門閣鍾簴㝷一新近
者倡其役逺者勸其功亡慮爲錢三千萬㑹行乞
于兩淮者七湘亦再披攘經營空起有堅忍彊
濟越二紀廼迄于成而智淵募建善法堂亦就緒
佛氏願力歴三生如一日閱累丗如一人名山勝
壤塔廟之崇閎樓觀之傑麗切雲漢亘崖谷人力
窮矣猶以爲未足大抵非一手足之爲也皎之徒
五丗相承人人以飭壞植仆爲巳責志念之烈不
爲飢渇寒暑變穹如奥如繚如闢如燁如卒不愆
于素丗之貴家大室或不一再傳而臺傾池荒弗
[009-20b]
支弗治沈沈渠渠境變主移何肯堂之難耶㑹謁
余誌興造顛末因著所感如此若夫三十二相孰
相爲眞孰相非眞以是因縁而爲法有汝師滅
翁廣長舌相在余不能也癸巳春正月甲子於潜
洪某記
    竹洲記
盤洲野處之族子天成士龍蚤力學從予游頃因
肄業之舊治竹洲以其志洲與崧君山拱揖一
水縈紆琅玕萬箇著亭其中曰令寒曰吟風弄月
怪石森植効竒表其尤日雲根曰𠋣天曰華山孫
洲之外曰樵谿曰碧澗循澗而北行百許歩直王
[009-21a]
子峯之麓有泉甘冽曰石盆衡從可七八㝷泉旁
小山横陳斷厓絶壁勢敵千仭飛玉泉漱其左松
風巖敞其右髙槐老桂參錯蔽𧇊風雨晦明姿度
百出毎藏脩之暇坐清隂以數息頫寒泉而照影
春緑晴哢機觸神㑹無一不可人意而洲獨以竹
著右竹也竹之得於天者與君子同其直壓之贔
屭而不折也其剛暴之栗烈而不移也其虚飽之
風露而不盈也苞之寸茁而有干雲之勢則其氣
之不可遏叢之衆卉而無徇丗之容則其德之不
可狎也而於水石爲最冝因依暎帶魚魚翼翼如
家人拂髦櫛縰端鞸佩紛林立於巖君之側如冠
[009-21b]
者童子試春服於舞雩如子大夫射䇿于廷如百
辟鳴玉而朝御史執法之在旁屏氣不息如三
軍衿甲而陳大將軍旗皷中立坐作進退唯其令
也故有志於乆大者取焉淇奥之竹以猗猗言識
者謂即淇園之竹其詩曰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
琢如磨夫如切如磋道學也如琢如磨自脩也自
脩之與道學何取於竹士龍家有老斵盍以是質
之寶慶元中和節古潜洪某記
    此君軒記
軒舊麗寂照精舎東坡以倅行縣爲賦不可居無
竹之詩隆興徙于縣治衮繡堂之東開禧間嘗
[009-22a]
重建寶慶元避 上嫌名令桐江方侯熈易以
此君仍用坡詩晉王徽之語也君者有德位之尊
稱自萬乗至子男百里之國皆稱君以君名縣齋
之竹其尊與君百里等然竹之君以德言百里之
君以位言知君之所以爲德則優於君百里矣易
之震爲旉爲蕃鮮爲蒼筤竹其於時爲春春物之
生旉而蕃鮮莫竹孤根峭植不數歳山而雲
戴角蠒栗曽幾崇朝巳干霄而槊生意勃勃乎其
不可禦故觀造物生生之德亦莫竹也侯政成
心休日與君對念吾民生齒之數能如君之蕃乎
生養之具能如君之阜乎襁褓鞠育能如君日夜
[009-22b]
所息與沆瀣俱升黄髪婆娑能如君什伍相依少
長相扶老歳月飽風霜而無蕉萃之色乎以君之
生觀民之生侯於此不徒名也吁人未哺吾不可
以獨飫人方臞吾不可以獨對此大嚼奚心哉
詩者以意逆志可也紹定元年正月日里人洪
某記
    善圃記
余官太少時檄行青城道上夏氣淑清空無㸃
雲西望群巘巉碧雪山出其顛霽霏留滋朝陽映
明濯濯如白夫渠擢立萬葉間可攬也入山秀蔚
而邃古與廬阜琅琊相上下宿丈人觀規犂明登
[009-23a]
儲福挹三十六峯之勝雨不果迄今旁午于懷一
夕新崇寧丞楊君平叔過余玉泉山麓自言先吏
部墓距峯七八里而近現眞馬溪兩山夾峙小溪
中貫竝溪原谷曠平冝耕鑿因廬焉屋後竹可二
十畒左右臯壤鱗屬葺爲小圃摟溪山爲我有入
圃畦環小莊曰壠畒丗田可耕也稍行結屋三
間曰讀書處丗書可讀也又稍行瀦淪漪爲蓮沼
亭其中曰君子讀書求爲君子也又稍行桃李與
梅錯植小亭曰託根耻獨爲君子也出與丗接和
則易流屋篔簹深處曰節堂直哉清矣清易至於
隘必輔以通循曲水闢徑曰通蹊蹊盡海棠數十
[009-23b]
本堂曰天冨貴修其天爵非以要人爵也少折者
亭柳隂曰早歸來逹當知止窮亦不失歸根復命
之理也能如是然後不遺臭於丗築臺叢桂旁曰
垂芳以厚終也最而名之曰善圃志獨善兼善之
義丐爲我發之余方夢想西山聞君占勝其下喜
如從歩屧於煙畦露徑間回詹衆峯之𠋣寒碧燭
向跋不覺𦞃之促因爲言易九卦示所以善其身
十三卦示所以善天下天下者身之推也善天下
之難未善其身之難故於九卦反覆致意尤深
君躬耕力書汲汲君子之歸羣而思立介而思通
進而思反一朝夕而思百丗知嚮乎明善誠身之
[009-24a]
學矣然非名之求之貴而實之踐之貴非修之終
身之爲多而敗之斯湏之爲不少日用飲食之細
家人唯諾之常暗室屋漏之宻所謂獨善者在是
而兼善者亦在是夫豈可以異言哉吏部公蚤以
文墨表西南入爲名郎權臣曲意鉤致正色郤之
其於善身善天下之要體認熟矣而推行未究也
君能於著存之頃循而進之使充實輝光衣被丘
園花竹魚鳥生意相續九原之眉信矣平叔竦然
拱立曰敢不勉請書以爲圃記歸而刻諸石紹定
四年春正月甲午錢唐洪某記
    東山婆娑巖壑記
[009-24b]
婆娑巖壑者何郷先生吏部俞公讀書處也天目
下趍于臨安穹爲𩀱徑奥爲大滌洞崛竒明邃爲
九僊玲瓏及東西永安山其鍾爲人物唐季光啓
中錢武肅始以功名著越百二十餘年有郎工部
出又百七十餘年有公卓犖相望爲名法從山川
英靈之氣大氐屯固蒙鬰蓄極而後發夫豈易然
也哉公家西市距東山里所少時屏人事窮年藏
脩山中學成一舉冠天下後毎解官還里輙抱書
山房繹其業講索益精詣益深論著益雄古四方
秀艾摳請屨滿緇徒可與語亦泊然與爲莫逆交
軒宇佳處丐一語品題未嘗不𥬇領也公即丗忽
[009-25a]
忽二十年僧老死且盡獨主塔了仁應門業浄趣
明澹寂如止水撫風物之蕭䟽愴𦒿舊之凋落以
公平生最愛環翠之勝因葺閣下爲堂以祠公擿
疇昔所賦名之且悉䟽詩文于壁林巘蔽𧇊花竹
深映與窣堵相近逺儼猶昔也公儻雲馭風挾
僊人左元放之徒忽去倐來乎夫出處之義大矣
静者常得之艮爲山主静而動静不失其時其道
光明雖動未嘗不静也公方昌羊空谷燕坐而山
月上長嘯而林華墮閉風霆閣雲雨人莫窺其涘
及出而施之詩書仁義之澤滂葩淋漓而春萬象
風節所存殆有駭濤怒日夜舂撞所不能揺者
[009-25b]
身在禁闥乃心清泉白石間蓋處亦静出亦静也
綸巾一壑目擊道存山顧不重耶晉謝太傅髙卧
是山石室濬谷之趣自謂伯夷何逺悠悠千古此
意惟公識之故併圗其像以慰山靈之思云門人
洪某記
    餘杭重建縣治記
餘杭苕霅之津㑹故冬予老親行霅上諸山扁
舟循苕谿而下間登岸從牧翁漁媪語人人夸誦
吾令年方壯而識老政出清静民曽不省有官府
也因以野服謁訂所聞令肅客于丞舎起訊之故
曰縣治舊占溪南後徙于北宣和焚於睦㓂江令
[009-26a]
袤重建建炎焚於金㓂張令永嗣又建閱年百餘
浸淫穿蠧凛乎欲壓圗撤而新之治寺吏民之耳
目非他役比故不敢不勉予退而心念是邑近在
畿内地望非不枵然大也而土薄水淺十日晴則
告乾三日雨已相戒爲溢備民以故亡蓋藏而令
租督過者十七八彼芘于是豈漢無壓焉之
懼哉所壓有急於屋者也見大夫以朝士來寧乆
此苟可撑扶以了歳月何新爲新之寧不勤其民
而自爲紛紜耶未信潰于成也越數月苕人過予
門曰縣寺成矣治事之㕔退食之堂宴息之室崇
楹邃闥表裏中度發地得中霤遺跡位置面勢且
[009-26b]
還其矣屋後惡木冗莽鴟梟狐狸嘯醜舞恠之
地薙翦不留餘拓圃結亭松竹伍伍氣象一新矣
而田里晏然罔聞知嗟夫縣無劇易視令爲劇易
弱者以苟偷爲安皇恤我後強者惟力是矜一役
之興萬慼之乗也於此能於政休俗暇儲材庸力
以植壞起仆使吏治尊民詹聳而一毫不以勤其
民至斥圭田再歳之入以食功可表也巳惟昔聖
賢道化之盛有本末而無内外其用力自相在爾
室始蓋萬室之治不如一室之難也言偃宰武城
澹臺滅明非公事未嘗至其室是室之嚴所親必
直諒所講必正大所踐必誠敬詖辭詭行姦聲亂
[009-27a]
色無一得以揺吾之清明而弦歌之化行矣令其
進於是乎役起正月已未訖五月癸丑大尹詳定
户部侍郎余公佐其費爲多令公族名希磐以進
士試刑法中其科嘗爲大理評事云紹定癸巳秋
七月甲子潜山洪某記
    鎮江府學田記
三代學校與井田相表裏量地以制邑度地以居
民食足事時安居而樂業然後興學養在教先也
然比閭族黨聮合保受而教與養巳並行五家之
比積而至於二十五家之閭門側必有塾衆庶所
聚以里居之有道徳者爲之師是入於塾而學也
[009-27b]
春將出民里胥坐於右塾隣長坐於左塾畢出然
後歸是出於塾而耕也出於塾而耕則周旋乎同
并之田入於塾而學則薫浹乎同門之訓養之所
至教亦至焉未嘗去里巷違父兄以爲學而人
人有士君子之噐自塾升之黨庠遂序國學官而
禄之不勝用矣王道衰井田壞學校日廢漢除秦
禁士始散出以求師自是經生學士傳業寖蕃大
師衆至千餘人博士弟子貟之外未知何以爲養
東漢儒學益盛精廬所建贏糧動以千百𦒿名髙
義開門受徒著録毎不下萬人蓋人自養而自學
矣士生三代之時教且養一出於上生三代之後
[009-28a]
廼自養而自學是後丗之爲士難於古無恠乎人
材道化之不古也 國朝以崇儒右文爲一道德
同風俗之本上自太學下至郡縣學莫不教且養
田不井授而庠序之盛不减三代故其養爲難京
口郡學之田在金壇湖澤間爲多經界行於潦浸
之後以茭葑地定租畮出錢僅二十餘歳乆茭葑
爲膏而租猶故官沙諸莊在江渚者又日朘於
潮以故食常患於不續歳已丑今兵部侍郎趙公
范爲守有以金壇田告者檄官核其入毎畮俾量
岀斗租以澹士事未竟㑹邊遽移鎮維楊而軍噐
監丞韓公大倫實來視校官陊圯首經葺之民聞
[009-28b]
風欣然願輸大約山土田以畮計一萬五千一百
有竒歳増米以石計九百二十錢以緍計九百五
十四於是廪有繼粟而寢處有筦簟几席之安沙
田之可捍築者亦次第集事郡文學羅君闓慮異
時勢攘力刼乾没詆讕之無以爲乆請記之孟子
曰無常産而有常心唯士爲然士之異於凢民者
以是心不爲飢渇害也然非講學不足以窮理非
窮理不足以知命非知命不足以養心夫繫於天
而無所用吾力者命也循乎天而無往不惟天之
聽者所以致其命也吾知脩吾身行吾義而死生
禍福之在天者一不與知命自我而立也以此處
[009-29a]
貧賤雖禄萬鍾食方丈不足以易吾簞瓢之樂所
養豈不浩然矣乎而職於養人者不當以是論羣
吾民之秀於學欲使鳶飛魚躍於作成之下以長
治其民而壽吾國顧未免養之有不澹焉而曰士
有常心不爲飢渇害也其可哉然則二公封植學
校之意學者不可不承來者不可不嗣也
平齋文集卷第九


節孝集 歐陽文粹 樂全集 范忠宣集 嘉祐集 臨川文集 王荊公詩注 廣陵集 東坡全集 東坡詩集註 施註蘇詩 蘇詩補註 欒城集 山谷內集詩注 後山集 后山詩注 柯山集 淮海集 濟南集 參寥子詩集 寶晉英光集 石門文字禪 青山續集 畫墁集 陶山集 倚松詩集 長興集 西塘集 雲巢編 景迂生集 雞肋集 樂圃餘藁 雲溪居士集 演山集 姑溪居士前集 潏水集 道鄉集 學易集 游廌山集 西臺集 樂靜集 北湖集 日涉園集 灌園集 慶湖遺老詩集 摛文堂集 襄陵文集 浮沚集 東堂集 給事集 劉左史集 竹隱畸士集 洪龜父集 跨鼇集 宗忠簡集 龜山集 梁谿集 初寮集 橫塘集 西渡集 老圃集 丹陽集 浮溪集 浮溪文粹 莊簡集 忠正德文集 東窻集 忠惠集 松隱集 建康集 簡齋集 檆溪居士集 筠谿集 忠穆集 紫微集 苕溪集 東牟集 相山集 三餘集 大隱集 龜谿集 栟櫚集 默成文集 澹齋集 陵陽集 灊山集 雲溪集 廬溪文集 屏山集 北海集 鴻慶居士集 內簡尺牘 崧菴集 豫章文集 藏海居士集 和靖集 王著作集 郴江百詠 少陽集 歐陽修撰集 東溪集 岳武穆遺文 茶山集 雪溪集 蘆川歸來集 東萊詩集 澹菴文集 斐然集 大隱居士詩集 浮山集 橫浦集 湖山集 文定集 縉雲文集 嵩山集 默堂集 知稼翁集 唯室集 漢濱集 香溪集 小山詞 晁旡咎詞 姑溪詞_溪堂詞 東堂詞 片玉詞 初寮詞_聖求詞 友古詞 和清真詞 石林詞_丹陽詞 筠谿樂府 坦菴詞 酒邊詞 無住詞_漱玉詞 竹坡詞 蘆川詞 東浦詞_嬾窟詞 逃禪詞 于湖詞 海野詞_審齋詞 介菴詞 歸愚詞_克齋詞_龍川詞 稼軒詞 西樵語業_樵隱詞 放翁詞 知稼翁詞_蒲江詞 平齋詞 白石道人歌曲 夢窗稿 惜香樂府 龍洲詞 竹屋癡語 山中白雲詞 竹山詞 竹齋詩餘 梅溪詞_散花菴詞 石屏詞_斷腸詞 天籟集 蛻巖詞 珂雪詞 花間集 尊前集 梅苑 樂府雅詞 花菴詞選 草堂詩餘 絕妙好詞箋 樂府補題 花草萃編 御選歷代詩餘 第一冊 御選歷代詩餘 第二冊 御選歷代詩餘 第三冊 詞綜 十五家詞 碧雞漫志_沈氏樂府指迷 渚山堂詞話 西河詞話 詞苑叢談 御定詞譜 詞律 顧曲雜言 御定曲譜 中原音韻 經部考證 史部考證 子部考證 集部考證 資治通鑑外紀 御定康熙字典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大师》集成古典图书2万种28万卷约24亿字
沪ICP备15009860号